穹宇天尊:黄天玉魔灵儿历经无数凶险合为一体

穹宇天尊:黄天玉魔灵儿历经无数凶险合为一体

期限至正派毁约

某个阴雨连绵的初春时节,在一望无际的荒凉越野上,忽然出现了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留着几缕齐腰的黑色长须,长得相当威严霸气,且身形壮硕,看上去大概有,五十来岁的男人,看了看周围那些,荒凉的景致,忽然对他身边的那位,身穿一袭淡青色书生长袍,看上去四十来岁,长得相当帅气的男人说道:“老弟,看来咱们是找对地方了,应该是这里吧?”

他说完后,那个男人晃了晃手里的折扇,看了看周围,却冷笑了一声,相当不屑一顾地说道:“三千年过去了,八大宗和钟万隆那些家伙,竟然先后将这里的结界,换了几百次,最近这几年,竟在这里弄起了,这种荒芜结界,他们就不觉得麻烦吗?”

说完后他忽然飞到了空中,猛然瞪了下双眼,刹那间向那片地方,释放出了两道,非常诡异的,暗红色血光,轰隆隆的打在了地面上,顷刻间竟震荡的那片地方,很不稳定的晃动了起来,犹如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地震一般。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那片荒原竟从那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人的附近开始,逐渐的变成了一种,青山林立绿树成荫,水流涓涓的大山密林,且一直向远处绵延出了,几千里远,似乎没有尽头似的,且里面还出现了,一片片相当好看的轻雾。

那时候的那里,虽然不能说,是一片神仙居住的,仙境一般的地方,但绝对是一处,风景秀丽,鸟语花香的好地方。

刚才一直都漂浮在,距离地面,三尺左右的空中的,那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看到了那些变化,竟像是蛮欣赏似的,对刚刚落在了,他旁边的那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说道:“老弟,看来这三千年来,你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仅仅只动用了,你的妖眼迷光,就打破了这道结界,为兄真的好羡慕你哦!”

边说话他还一边捋了捋,自己的长须。

可那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却像是有点着急似的说道:“老兄,你要和我开玩笑,那也得等咱们,办好了咱们来这里的,那些事再说吧,今天这个日子,咱们可都已经,足足等待了整整三千年了,那些小子们,可都还被关在,那座破塔里受苦呢,咱们赶紧去那里,让那些家伙遵照约定,将他们先放出来吧!”

说完后他就朝,那片密林深处走去了。

看着他那个样子,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却不是很在意的说道:“欲速则不达,很多事情你我都知道结果!眼下咱们就是再怎么着急,也无济于事,毕竟这里,可不是咱们的地盘,咱们就是要让他们,将那些小子放出来,那也得一步一步的来。”

说完后他竟化作了,一片墨黑色的光芒,消失不见了,紧接着那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也化作了一片,淡青色的光芒,消失在了那里。

但时间不长,他们竟一起出现在了,那片大山,和密林最深处的一片,非常幽静的深谷中。

看着周围那些,乱石林立的山峰,和那些还在,下着的细雨,那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忽然向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说了句:“老兄,刚才我已经露了一手,现在你也该,施展施展你的手段,让那座东西现出来了吧?”

说完后他还看了看,他们前面那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山峰。

而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一边看着那座大山峰,一边捋着自己的胡须,忽然从双眼中,释放出了两团,一人多高的黑色骷髅头怪影,轰隆隆的环绕着,那座大山峰,爆射过去了,一道道黑色惊雷,顷刻间将那里打成了一片,白光闪烁黑气纵横,树木翻飞,乱世滚滚的可怕之地。

且还直接将,方圆一百多里的细雨,直接化成了一股股轻雾,快速而诡异的,向远处飘散了出去。

而且在以那片地方为中心的,方圆三百多里的范围内,还弥漫起了,滚滚的尘土,犹如一座巨大的喷泉一般,呼啸着将,一股股浓重的尘土,向远方激荡了出去。

而那两个男人,早就飞到了,一百丈的高空中,定睛看向了,那里的中心地带。

就那样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那些乱象,才逐渐的平复了下去,可刹那间却又一座,高耸入云,非常宏伟,且上面布满了铭文符咒,以及数不清的,黄金铃铛,和明灯宝珠,和一条条碗口一般粗细的,大铁链子的宝塔。

看着那座,最底下那层那座建筑,最起码也有,十几里方圆的宝塔,以及那座宝塔周围,环绕着的片片白云,和一道道虚实不定的灵光,和数不清的,猛虎青龙之类的灵兽的影像,缓缓地环绕着它飘动了起来,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忽然仰天发出了一阵阵狂笑,却又像是很期待着,什么似的说道:“三千年了,整整三千年了,坏小子们,你们受苦了。”

那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一边看着那座宝塔,一边却相当担心的,大声朝那边说道:“梦魔主,角魔主,虫魔主,害仙,毁坏,斩断,三千年了,你们在里面都还好吗?是不是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着,这座恶塔的攻击?你们都还撑得住吗?”

说话间他俩还缓缓地落在了,那座宝塔附近的半空中。

很快从那座宝塔内,竟传出了一个,相当诡异的声音,像是很愧疚似的说道:“尊上,妖皇陛下,我等让你们挂念了,实在罪过罪过,但您们放心,我们兄弟六个,都还撑得住,谁也没有被打回原形,更没有生命危险。”

又有一个,相当粗狂的声音说道:“我皇,魔尊陛下,我等兄弟六个,当年失手,被钟万隆那些家伙捉住后,被他们囚禁在了这里,那都是我们当年太愚蠢了,太轻敌了,现在我们都已经长了脑子,变得聪明了,且还知道以后,该怎么和他们过招了,三千年的时间,对于我们而言,虽然不是很长,但我们在这里也受够了,希望他们遵守约定,赶紧将我们释放出去。”

他的话刚说完,从那座宝塔,正东方的地底下,忽然飞出了一位,身穿黄金战甲,手持长槊,体型巨大的大将,挡在了那两个男人,和那座宝塔之间,相当震怒的说道:“何方妖孽?竟敢擅闯我地灵山,困魔谷,且还胆大妄为的,将这里的两道,幻象结界打破了,你们可知罪?”

在他说那些话的时候,从地底下,又相继飞出了一个个,身形魁梧,身穿金色战甲,手持大刀长矛,之类的兵器的大将,以及几千名,手持强弓硬弩,盾牌长枪的铁甲兵卒,像是按照某种阵法似的,林立在了那座宝塔的周围,杀气腾腾的看向了各方。

忽然又一个,相当渗人的声音,从那座宝塔里传了出来,怒喝道:“大胆的金甲将士,竟敢对我们尊上,和妖皇陛下无礼,你可知罪?”

听了他那些话,那座宝塔周围的所有将士,一时间都如临大敌一般,看向了那两个男人。

刚才说话的那位大将,更是攥紧了手里的长矛,却又非常礼貌的,向他们说道:“莫非您二位就是,魔尊枯葬,和妖皇死灭吗?”

说话时他竟不自觉的,朝后面飘动了一下,一下子竟退后了五六丈,且面色紧张的,几乎都不敢去直视那两个男人了。

其他的将士,也都毫无例外的,相继退后了一些,就像是很害怕,那两个男人似的。

看着他们那个样子,那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忽然很瞧不起的,冷哼了一声。

而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却捋着自己的虎须,很随和的说道:“不错,本座就是魔尊,我这位老弟就是妖皇,三千年前,你们和八大宗门,联手困住了,我们手下的六员大将,我们和你们的主子--五大天尊,还有八大宗门的门主,定下了三千年,不侵犯人间和天界,而你们不得害了,我们六位将军的性命的约定。”

说到了那里,他反手变出了一卷竹简,打开后让那些兵将,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又抖手收了起来,还很随和的说道:“现在三千年的期限以致,我们遵照和他们的约定,在今天来到了这里,希望你们能够守约,立刻将我们那六位将军,释放出来!”

在他说那些话的时候,从远处的东方,忽然飞去了一位,看上去四十来岁,身穿一袭亮紫色长袍,长得相当潇洒的男人。

紧接着从远处的西方,忽然飞去了一位,看上去四十六七岁,身穿一袭金色长袍,长得相当威严霸气的男人。

从南方的远处,也飞去了一位,看上去将近九十岁,身穿一袭暗红色长袍,长得相当魁梧壮硕,留着一头火红色长发,和一蓬乱哄哄的,红色长胡须的男人。

从北方的远处,飞去了一位,看上去四十岁左右,身穿一袭黑色长袍,留着几缕黑色长须,长得相当孤傲的男人。

紧接着从东南方,还飞去了一位,看上去五十来岁,身穿一袭青色长袍,长了一对,相当精明的双眼的男人。

从西南方也飞去了一位,看上去七十来岁,身穿一袭淡灰色长袍,长得还算可以的男人。

从东北方又飞去了一位,看上去将近八十岁,身穿一袭淡绿色长袍,目露凶光的男人。

从西北方也飞去了一位,看上去八十多岁,身穿一袭深棕色长袍,长得相当和善的男人。

他们去了那里之后,相继飘到了,魔尊和妖皇的对面,挡在了魔尊,妖皇,与那些将士之间。

看到了他们八个人,妖皇晃了晃手里的折扇,却相当高傲的说道:“紫云宗的云逸,浩渺宗的龙尊霸,朝阳宗的红天炎,玄晶宗的冷孤风,清灵宗的勾利益,太真宗的丰成功,武合宗的断浪,葵阳宗的白合纵,你们的多位师长,都已经死掉了,但你们这帮小子,今天却都来了,这很好,本皇非常欣慰,也算你们还守信用!”

听他说出了那些话,云逸却微笑着对他们说道:“今天是五大天尊,和我们八大宗,与你们约定的三千年之期,虽然当年和你们商定了,这三千年之约的,我们八大宗的各位祖师,都已经仙逝多年了,但我们身为,他们才传承人,肯定会信守承诺,秉承他们当年的意志,和他们与你们的约定,来这里和你们继续商谈,那些事情的。”

看着他那还算客气的样子,妖皇微微点了点头,却又颇为高傲的说道:“这就好,现在时辰已经到了,你们立刻解除,这里的所有阵法,打开那座镇魔锁妖塔,将我们那六位将军,全部释放出来。”

魔尊却微笑着,向云逸等人说道:“尽管我们和你们八大宗,以及五天尊,还有很多人类等生灵,都有过很多恩恩怨怨,但这三千年来,我们妖魔两族,一直都按照和你们各方,当年制定的约定,非常严格的约束了,我们的各位族众,令他们在这三千年当中,从没进犯过你们各方,也没有来人间闯荡,希望你们言而有信,立刻释放我们那六位将军。”

看着他们二位,那相当冷静的样子,勾利益却皱着眉头说道:“二位,我们都非常理解,你们希望将你们那六位大将,救出来的心情,且我们也很想遵照,我们各位师祖,与五大天尊,当年和你们商谈出的,那些事情的决定,但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是不是,还要再继续谈谈啊?”

听了他那番话,妖皇登时相当不高兴的,向他问了句:“你这是什么意思?”

说话时他还收起了,手里的折扇。

龙尊霸却微笑着说道:“妖皇陛下,你不要动怒,我们都没有恶意的,今天我们来这里,也是为了和你们商量,我们彼此都很关心的,这件事来的,但眼下我们,还不能将你们这,六位大将释放出来,还请你们多多见谅。”

他的话刚说完,魔尊一下子很不高兴的说道:“你这是什么屁话?我们妖魔两族,在这三千年当中,可是很守信用的,履行了和你们,约定的所有事情,从来没有进犯过天界和你们人间,现在期限以致,你们就用该守信用,将我们这六位将军,立刻释放出来,其他的事情,我们可以和你们谈,但前提是,你们必须,现在就将他们释放出来。”

看着他和妖皇都生气了,丰成功却微笑着说道:“二位,你们不要动怒,我们都很理解你们,但说实话,正是因为你们那六位大将,被我们安置在了这里,我们各方,才有了这三千年的和平安宁,为了我们各方,能够继续保持这种,和平安宁的局面,我们八大宗经商议决定,必须要将你们这六位大将,永远留在这里,还请你们多多理解!”

听了他那番话,妖皇一下子,杀气腾腾的看向了他们,而他们八个人和那些将士,也都凝聚起了自己的功力,看向了妖皇和魔尊。

魔尊妖皇有准备

看着勾利益等人,竟说要将他们那六位将军,永远囚禁在那座宝塔内,以确保他们妖魔两族,永远也不进犯天界和人间,妖皇一下子相当阴沉的,看向了他们。

但魔尊却毫不在意的说道:“丰成功,你们这些小子,不要和我们开这种玩笑,当年你们的祖师等人,可是奉了钟万隆,那些家伙的命令,和我们签订了那些事情,而钟万隆那些家伙,可是五天尊,是你们这些,所谓的正义之士的主子,你们现在说的这些话,应该没有得到,他们的允许吧?”

说到了那里,他微微看了看云逸等人,发觉他们的脸色,都有点不太对劲,又继续微笑着说道:“最起码天心蕊,肯定是不赞同你们这样做,甚或是不知道,你们要对我们做这种,毫无信义的卑鄙之事吧?”

那时妖皇也相当不满意的,朝云逸等人冷哼了一声,云逸却很平和的说道:“魔尊,妖皇,你们先不要管我们的事情,总之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你们能够明白,并且体谅我等,维护三界安宁的心意,并接受我们这个提议!”

他的话音刚落,从那座宝塔内,忽然传出了一个,非常震怒的声音,厉声喝道:“小子,你放屁!用我们来换取,你们那些所谓的和平,这种事情,你们也做得出来?且平日里还口口声声的,说你们这些混蛋,是什么正义之士?你们现在简直就是一群,背信弃义,卑鄙无耻的混蛋......”

听了他那些大骂,丰成功一下子,很震怒的说道:“毁坏,你们已经被囚禁在这里了,最好明白点事,要不然别怪我动用,这座宝塔内的机关,折磨你们。”

他说完后那座宝塔内,又传出了一个,相当高傲的声音说道:“小崽子,你少吓唬我们,三千年来,我们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着,这里面的很多攻击,虽然我承认,我们自己没办法从这里面出去,但这里面那些所谓的厉害攻击,已经对我们,没有多大的作用了。”

说到了那里,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又用一种更加强势的声音说道:“而你们应该是知道的,随着今天的来临,天心蕊那位最公,正且实力非常强悍的仙子,和钟万隆那个,很要面子的家伙,是不可能继续向这里面,施加任何法术和禁制了,单单只有白独尊,万火海和死难逃,那三个家伙,施加在这座破塔内的禁制,根本不能把我们六个怎么样。”

他说完后,云逸等人的脸色,一下子都变得相当难看了。

可以为金甲将军,却相当威严的说道:“角魔主,你休得猖狂,无论如何,在没有得到五大天尊和,八大宗的八位宗主,联合发出的,释放你们的命令之前,我们都决不会放你们出去的,你们就打消那些心思吧。”

他说了那番话,云逸忽然招手变出了一把,青云缭绕,紫光闪烁着的宝剑。

龙尊霸也招手便出了一把,上面有着一片片,很逼真的群山,和一头头很凶猛的猛虎的精镗。

红天炎还招手便出了一把,火光闪烁,大风呼啸着的长戟。

冷孤风也变出了一条,寒光闪烁着的玄晶长戟,紧紧地钻在了手里。

勾利益招手便出了一把,周围环绕着一片片,犹如如意一般的,灵宝影像的宝剑。

丰成功也张手变出了一条,周围环绕着一圈圈,白色大风的精镗。

断浪更是变出了一把,周围环绕着好多水汽的长剑。

百合纵也张手变出了一把,黄沙滚滚的精钢大铲。

与此同时,他们还相继变出了一支支,带有他们宗门标致的大旗,呼啸着飞到了高空中,顷刻间将那片地方弄成了一片,大战将至的气势。

看到了那些情形,环绕在那座镇魔锁妖塔,周围的那些将士,才稍微松了口气。

可妖皇却非常不屑一顾的,向他们说道:“云逸,你们这帮小崽子,最好别烦混!立刻按照约定,将我们那六位将军放出来,否则我们今天,一定将你们全部干掉!”

说完后他猛然,将手里的折扇变成了一块,妖气缭绕着的,巨大白骨令牌,嗖的一下子抛到了高空中,顷刻间从远处朝那边,快速的飘过去了一片,昏昏惨惨的暗红色妖云,没多久就飘到了那座宝塔附近,呼呼呼的从里面跳出了数万头,锯齿獠牙手持各种兵器,且体型巨大的妖怪,黑压压的包围住了,一大片地方。

看到了那些家伙,云逸一下子,非常震怒的说道:“死灭,看来你是早有准备啊,竟然让你麾下的,戮神和灭亡两大妖王,带着这些妖怪来到了这里,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的话刚说完,魔尊忽然招手释放出了一片,犹如洪荒魔兽一般的魔像,呼啸着爆射到了高空中,朝云逸等人的后方,发出了一声声,非常恐怖的大叫,眨眼间从那个方向,竟飘过去了一大片滚滚的魔云,黑压压的将一百多里的天空,全部弄成了一片,魔光闪烁着的恐怖之地,。

随着那道魔像的消失,从那片魔云中,忽然冒出了一个,体型犹如小山一般,锯齿獠牙红毛满身,周围环绕着好多,非常恐怖的火苗状魔像怪影,毫无规律的,上下翻飞着的妖魔,相当凶恶的,向云逸等人暴喝道:“小崽子们,立刻放了我们各位兄弟,否则今天本座就让你们,在本座的魔火中化为灰烬!”

他的话刚说完,从另一侧的魔云中,忽然跳出了一个,体型犹如一座,巨大的山峰一般,面容恐怖阴沉,周围坏绕着好多,相当硕大的水球魔兽怪影,坏绕着那家伙,毫无规律的,上下飞舞着的大妖魔,却像是在半开玩笑似的说道:“唉,火魔主,你可别吓唬这帮小崽子哦,我们怎么能,把他们化成灰烬呢。”

说到了那里,他一脸诡异的,看着云逸等人笑了笑,却又笑呵呵的说道:“我们最多也就只会把他们,全部化成那些,可以任由本座,随意驱使的魔水而已。”

说完后他还仰天发出了一声声,非常阴森的怪笑,一下子气的龙尊霸等人,都非常震怒的看向了他。

魔尊妖皇攻宝塔

看到了那两个大魔头,还有他们身后的黑云中,不停地跳动着的,一头头体型巨大锯齿獠牙,手持一把把尖刀利刃,周身火气缭绕,水汽滚滚着的恶魔,冷孤风忽然相当谨慎的,对云逸说道:“看来枯葬和死灭,这次是有备而来,不但带来了戮神和灭亡,还带来了火魔主和水魔主,以及他们身后,那数以万计的妖魔,我们千万都不能大意。”

也知道事态严重性的云逸,立刻点了点头,却又相当认真的,向魔尊和妖皇说道:“二位贵客,看来你们今天,是一定要和我们,以及诸位守护在这里的天兵天将,闹些不愉快了是吧?”

说话时他还凝聚起了,自己雄厚的内力,顷刻间在他周围,竟出现了一片片,闪烁着闪电的紫光祥云,登时震慑的一些小妖魔,都有点害怕的退后了一些。

但魔尊却微微一笑说道:“不不不,云逸你错了,我们不想和任何生灵,也包括你们,发生任何不愉快,我们只是希望,你们遵照约定,立刻将我们那六位将军,释放出来仅此而已。”

他说到了那里,妖皇收起了那块令牌,却冷冰冰的向云逸等人说道:“如果你们真的背信弃义,硬是不放他们的话,那我们一定,会将这里夷为平地,同时还会将你们,全部斩尽杀绝,将你们的三魂七魄炼化,让你们灵体俱灭从此消失,永远的消失......”

听了他们那些话,丰成功一下子,非常震怒的说道:“大胆的妖魔,竟敢如此恐吓我等,看我现在灭了你!”

说完后他猛然,挥起了手中的长镗,呼啸着向魔尊和妖皇,打过去了一股大旋风,可刹那间那股旋风,竟被妖皇散发出去的,一股股浓重妖气,吸收进去之后,变成了一股,血腥味浓烈的暗红色大旋风,更加迅猛的,朝他们攻击了过去。

没想到会发生,那种变故的丰成功,猛然挥掌迎着那股大旋风,打过去了一条,横向旋转着的大旋风,呼呼呼的和那股,暗红色大旋风,激战了起来。

龙尊霸一下子大怒着,挥起了手中的精钢镗,轰隆隆的朝魔尊和妖皇,打过去了一块块巨大的石头,却被魔尊周围,涌动起来的滚滚的魔云,全部打落在了地下,砰砰砰的打倒了,好几座小山峰。

那时魔尊,忽然相当威严的说道:“火魔主,水魔主,戮神,灭亡,你们和这八个小崽子玩玩,本尊和妖皇,一起攻击那座破塔。”

听了他的吩咐,那四头巨大的妖魔,立刻非常恭敬的,向他说了句:“谨遵魔尊之命!”

说完后他们就,率领着那些妖魔,朝云逸等人扑了过去。

就在那时,从四面八方忽然飞去了一些,手持刀枪剑戟等兵器,身穿一些胸口上绣着,紫云宗等八大宗标致的人,纷纷怒喝着,大胆妖魔休得猖狂,修的伤害我师尊,等等之类的话,快速的朝那天飞了过去。

火魔主等四大妖魔,立刻派出了一些小妖魔,朝他们扑了过去,很快他们各方,就落在了地上大战了起来。

看着云逸等人,被那些妖魔牵制住了,魔尊和妖皇忽然飞到了,那座宝塔附近的结界外面,当时守护在,那里的那些金甲将士,一下子都攥了攥,手中的兵器,非常谨慎的看向了他们。

妖皇忽然相当威严的,大声向那座宝塔说道:“我和魔尊,马上就要攻击这座破塔了,害仙,毁坏,斩断,梦魔主,角魔主,虫魔主,你们赶紧凝聚功力,保护住自己,以免被我们,释放出的灵力伤害到。”

听了他的话,被困在那座宝塔内的,那六个大妖魔,立刻非常感激的,齐声说道:“多谢陛下对我等如此爱护,请您和尊上尽快救我等出去吧,我等出去后,一定更加拼死向你们尽忠。”

他们的话刚说完,一位金甲将士,一下子非常震怒的说道:“你们这些罪恶滔天的妖魔,休要痴心妄想,无论如何,我们也不会让你们,从这里出去的。”

他的话音刚落,魔尊忽然很瞧不起他的说道:“如果没有天心蕊,和钟万隆那些家伙,布设在这里的结界保护着你们,在我们的妖气,和魔云的侵蚀下,你们早就化成飞灰了,现在还敢在这里口出狂言,看本尊如何将那座破塔,连同你们一起消灭掉。”

说完后他猛然,将双手一对,组成了一个三角形的手势,呼啸着震动着他周围的魔云,凝聚成了一个个,布满了獠牙,且个个都有,一人多大的三棱锥子,轰隆隆的打在了,一小片结界上面。

顷刻间不但将那道结界,震得非常不稳定的晃动了起来,还将那片大山,震得相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弄得那里成为了一片树木倒塌,山石滚落,尘土飞扬阴风肆虐,着的可怕之地。

紧接着妖皇,猛然将双手攥成了拳头,咔嚓嚓的朝那道结界上面,打过去了一道道,暗红色的惊天霹雳,犹如一把把血色大刀一般,轰隆隆的打的那道结界,更加不稳定的震动了起来,同时还逼得,正在附近大战着的,那些妖魔和红天炎等人,都相当忌惮的跑去了别处,继续大战了起来。

看到了魔尊和妖皇,那么厉害的攻击,守护在那道,结界里面的那些将士,一下子都极其紧张的看向了他们,同时还将各自的武器,也对准了他们。

而听到了那些巨大的响声,感受到了那些巨大的震动的,那六个被困在了,镇魔锁妖塔内的妖魔,也同时从里面,向那座宝塔上面的一点,发动了猛烈的攻击,砰砰砰的震动的那座宝塔,发出了剧烈的晃动,和一阵阵轰鸣之声,以及些许轻微的摇晃,引得好多金甲将士,又都相当担心的,朝那座宝塔看了过去。

但魔尊却相当威严的说道:“梦魔主,害仙,你们稍安勿躁,都冷静下来,不要在鲁莽形式了,那座宝塔有很多专门对付,我等妖魔之辈的,法器和灵符与铭文之类的东西,你们在里面,遭受了整整三千年的折磨了,肯定消耗了巨大的灵力,都静下心来,等着我等打碎它,救你们出来在说吧!”

说完后他猛然将双手一分,和妖皇对视了一下,同时向那道结界上面,打过去了两道,巨大的妖魔爪峰,咔嚓嚓的打的那道结界,犹如海浪一般,极其不稳定的震动了起来,虽然短时间内,不见得会被他们打破,但很显然,上面的防御力,已经大大的减弱了。

那时一位金甲将军,忽然手持一面,巨大的盾牌飞了过去,紧紧地贴在了,他们攻击着的地方,才总算暂时,稳定住了那道结界。

八宗门众妖魔战

看着那位金甲将士,拼命拿着那面,巨大的黄金盾牌,将那道结界稳定住了,妖皇一下子,相当震怒的怒喝了一声:“可恶!”

但魔尊却像是,蛮欣赏对方的说道:“不错,钟万隆那些家伙,正因为有了你们这些,不畏生死的忠勇之士,才配合我们作对了,若没有你们为他们卖命,为他们如此尽心尽力的效命,纵然他们领悟到了,多么深奥的天极之力,迟早有一天,也肯定会被我等打败,甚至是消灭的。”

尽管他说的,像是蛮友善似的,但他在说那些话的时候,却从身后凝聚起了滚滚的魔气,化成了一条条,布满了暗黑色魔头的长矛,犹如狂风骤雨一般,轰隆隆的打在了,那道结界上面,登时打的那道结界,上面的好多地方,都非常不稳定的震动了起来。

而他却又狂笑着说道:“但本尊这次,一定要救出我那几位大将,而原因就是,他们远比你们,对钟万隆那些家伙,还要忠诚于本尊和妖皇,本尊和妖皇,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位,对我们极其忠诚的生灵,哪怕是一个功力不是很高的生灵,只要他对我们绝对的忠心,若他遭遇到了危险,哪怕有一线生机,我们也都会搭救他的,现在我倒要看看,你们能防守住多少地方?”

说完后他猛然凝聚起了,更多的魔气,化成了一根根黑光长矛,更加猛烈的,打在了那道结界上面。

而妖皇却追到了地面上,碰碰的两脚,向地上释放出了,一道道暗红色的妖头恶气,顷刻间在他和魔尊的身后,组成了一道,非常巨大的血光妖墙,不但将他俩保护在了里面,还不断地向那道结界上,爆射过去了一把把,恐怖的骷髅头巨斧,轰隆隆的攻击的那道结界,相继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痕。

守护在那道结界,里面的很多将士,虽然都知道,魔尊和妖皇极其厉害,但他们也想不到,那两个家伙竟在很短的时间内,合力将那道结界,打出了一些小裂痕,一下子都非常震怒的,变出了一面面金光盾牌,奋力抵挡起了他俩的攻击。

当时正在和火魔主,大战着的云逸,看到了那道结界,又被魔尊和妖皇,打的犹如海潮一般,非常不稳定的晃动了起来,一下子非常着急的,向火魔主挥剑打过去了一道,紫光闪烁着的霹雳闪电,轰隆的一下子,和火魔主硬碰硬的对了一招,却借着那股反震之力,转身向魔尊飞了过去。

在中途忽然挥剑,向魔尊打过去了,一团紫光剑气,犹如一条条长龙一般,向魔尊的身后爆射了过去,可刹那间在魔尊附近,竟出现了一团团,非常诡异的魔火,呼啸着将那些剑气,阻挡住之后,又变成了一头头,火气森森的獠牙猛兽,怒吼着朝他扑了过去,一下子将他包围在了中间,和他展来了一场恶战。

那时火魔主,竟驾着一股魔云,飞到了他的不远处,相当戏谑的说道:“云逸,本主知道,你是你们八大宗,四大门的现任盟主,且你的实力也相当了得,对你们紫云宗的,养元朝天功的参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且你还自创了一种,其实力不亚于那种功法的,紫云龙象功,但说实话,以你那点本事,根本不够资格,向我们尊上发起挑战!”

他的话音刚落,云逸猛然收剑挥掌,呼啸着向周围,释放出了一道道,一人多高的紫光掌力,轰隆隆的将那些獠牙火兽,打成了一道道火光消失不见了。

可他却毫不在意的,张口朝云逸,喷过去了一片大火,顷刻间那些大火,竟变成了一盏盏明灯,犹如连珠炮弹一般,向云逸爆射过去了,一团团一人多高的魔火,气的云逸猛然张口,迎着它们喷出了一团团,一人多高的紫光云团,轰隆隆的和他展开了激战。

当时和一个,手持戮神骷髅镗的妖魔,硬碰硬的对了一招的龙尊霸,忽然飘到了冷孤风的附近,一边和他与那些妖魔大战着,一边相当着急的说道:“火魔主和水魔主,与戮神和灭亡,带着这些妖魔,来到了这里,肯定不是为了消灭掉我们,要不然以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调来更多的妖魔,运用人海战术,来很快把咱们干掉。”

当时正运用着玄冰之术,和一个手持灭亡妖火枪,大战着的冷孤风,向那家伙打过去了十几块,一人多高的冰块,趁着那家伙躲闪之际,也相当着急的说道:“这个我也很清楚,他们两大魔主和两大妖王,带着这些小妖魔,来围攻我们,就是为了,给魔尊和妖皇争取时间,让他们二位,能将那六大妖魔救出来,但我们和他们的实力,却不在一个层次上啊。”

他的话刚说完,挥掌释放出了十几头,凶恶的洪水猛兽,分别将勾利益和丰成功,包围住了的水魔主,却哈哈大笑着说道:“冷孤风,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但你说的也对,我们就是在戏耍你们,在羞辱你们,再用这种方式,来为我们尊上和妖皇陛下,争取时间呢,你们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说完后他猛然扑到了,红天炎的上方,砰砰砰的向红天炎,踢过去了一道道黑色水剑,登时气的红天炎,迎着它们挥拳,打过去了一团团,相当刚猛的烈火巨锤,轰隆隆的和他,大战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断浪和百合纵,却被几百头,凶猛的妖魔包围住了,不得不施展出了分身术,背靠着背和那些家伙大战了起来,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冲出它们的包围。

当时正在远处,和一些妖魔大战着的一个,手持一把绕云剑,看上去六十来岁的人,忽然对他身边的那位,手持一把大环刀,看上去将近六十岁的人,大声说道:“赵老弟,快和我一起率领着各位师弟,杀出一条血路,去相助我等的各位师尊,千万不能让那些妖魔得逞!”

说完后他猛然将手中的长剑,在胸口前面一竖,手捏法诀凝运灵力,顷刻间在他的宝剑上,凝聚起了一股股,快速旋转着的白云罡气,他忽然大喝了一声:“云卷飞叶!”

话音刚落他就横七竖八的,向他的前面,挥剑打出了一道道,气势惊人的白云罡气,快速旋转着,将几十头妖魔的脑袋,全部打成了一股股黑气,就在那些妖魔,倒下去的一瞬间,他猛然率领着,一些紫云宗的人,快速的冲到了,云逸和火魔主附近,和一些周身冒着火苗的妖魔,大战了起来。

看到了那番情形,他刚才所说的,那位赵老弟,猛然将手中的大环刀,横在了胸前,凝聚起了一股相当强盛的灵力,大喝了一声:“环刀劈魔!”

说话间他就挥刀,朝他的前面,劈过去了一道十几丈长,一丈多高的刀锋罡气,顷刻间将十几头妖魔,劈成了两半,而他趁着那些妖魔,倒在地上的时候,也不顾从那些妖魔的胸腹中,冒出来的恶心的内脏,释放出的那些,几乎令人窒息的臭气,猛然振臂一会,向他周围的那些人,大喊了一声:“走!”

话音未落他就挥刀冲了过去,很快就和一批人,扑到了正在和,龙尊霸大战着的,那些妖魔的附近,相当勇猛的和那些妖魔,大战了起来。

当时正在释放着一道道,犹如小山一般的魔拳,攻击着那道结界的魔尊,看到了有些人,冲破了那些妖魔的包围圈,去相助云逸等人去了,忽然很随意的大声说了句:“怎么样火魔主,水魔主,戮神,灭亡?你们还能对付得了,这些小崽子吗?”

妖皇也有点担心的,向戮神等妖魔看了过去。

火魔主张手向云逸,打过去了一道,犹如蟒蛇一般的火舌,轰隆的一下子,将云逸打落在地上之后,却笑呵呵的说道:“尊上,您和陛下都放心,我们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会败在,这些毛娃娃的手上,而且我们可不想被人魔主,变成他的僵尸玩偶!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这些小崽子,妨碍到你们的。”

那个手持戮神骷髅镗的妖魔,轰隆的一下子,和龙尊霸对了一招之后,也微笑着向妖皇说道:“我们也不想被诛心那家伙,吃掉我们的心脏,成为一群,任由他驱使着的行尸走肉!”

说完后他猛然挥镗,打在了龙尊霸,朝他打过去的精钢镗上,轰隆的一下子,向周围爆射出了一圈圈,猛烈的妖气,和一道道刚猛的罡气,轰隆隆的将他们附近的,几十棵大树,和好多块大石头,震得飞溅了出去,相继打死了一些人,和一些妖魔。

看到了他俩,硬碰硬的打了起来,担心会被他们,波及到的好多人,和一大批妖魔,猛然跑去了远处,继续大战了起来。

而妖皇却很放心的,点了点头说道:“很好,你们能有这些心思,本皇就放心了,继续和这些小崽子玩吧,等救出了梦魔主他们以后,本皇允许你们,好好地吃一顿人肉大餐!”

听了他那番话,那些妖魔一下子,都非常振奋的,发出了一声声怪叫,更加猛烈的向,正在和他们大战着的,那些人类攻击了起来,时间不长就打死了一百多人。

气的丰成功等人,都非常震怒的,飞到了半空中,挥动着手中的兵器,向那些妖魔,打过去了一道道,黄沙,白风,紫云,冰刀等法术,很快也消灭了,几十头妖魔。

可火魔主和水魔主,却都毫不在意那些事情,相继向周围的,大树之类的生命,释放出了滚滚的魔气,没多久竟侵蚀的那些生命,相继变成了一头头妖魔,继续向云逸等人,攻击了过去。

而他们两个家伙,却和那个手持戮神骷髅镗妖魔,与那个手持,灭亡妖火枪的妖魔,相继飘到了,魔尊和妖皇的身后,一边盯着云逸等人,一边守护起了那俩家伙。

看到了那番情形,魔尊忽然相当满意的说道:“不错,你们四个家伙做的很好,既然这些可恶的人类,背信弃义的不遵照约定,将他们六个释放出来,且还用心险恶的,企图把他们六个,永远囚禁在这里面,用他们来威胁我们,永远对他们与天界,那些混蛋有所忌惮,那我们就让他们尝尝,向我们背信弃义的后果!”

说完后在他身后,忽然出现了一道,犹如山岳一般的凶恶魔像,凶猛非常的挥起了那两条,长满了一根根暗黑色大犄角的,手臂和拳头,砰砰砰的打在了,那道结界上面。

紧接着在妖皇的背后,也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长舌长尾巴妖像,挥动着它那两张巨大的妖爪,砰砰砰的打在了,那道结界上面,很快竟和那道魔像,合力将那道结界,打出了一道道,逐渐明显起来的裂痕,同时还将正在里面,手持金光盾牌,拼命维持着那道结界,同时还抵挡着他们的,攻击的不少金甲将士,打的喷出了一口口白色烟雾,受伤不轻的摔在了地上。

看到了那番情形,妖皇登时相当高兴的说道:“魔尊,看来我们估计的没错,天心蕊和钟万隆,已经撤掉了,他们施加在这里的天极之力,和金钟之力,虽然这里还有不少,白独尊,和死难逃,与万火海的灵力,但以他们三个家伙,释放在这里的这些灵力,根本抵挡不住,我们的合力攻击!”

说完后他猛然挥拳,轰隆的一下子,打在了那道结界上面,顷刻间向上面,释放出了一片浓烈的妖光,将他对面那十几个,手持金光盾牌的大将,一下子震得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那座镇魔锁妖塔上。

砰砰砰的震得那座宝塔,发出了一阵阵猛烈的晃动,引得上面挂着的好多小铃铛,之类的珍宝和法器,相当不稳定的,发出了一阵阵响动,非常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同时还打的那十几个将士,穿着的黄金战甲,碎裂成了一道道金光碎片,哗啦啦的落在了地上,很快竟变成了一些尘土。

而那些将士也面容委顿,口吐白气的倒在了地上,看样子很快就要不行了,好多将士一下子都很担心的,围在了他们的身边,询问起了他们的伤势。

那时魔尊竟皱了下眉头,有点不高兴的说道:“可惜,如果那些小崽子是人类的话,那就太好了,把一些活着的人类的鲜血,洒在了那座破塔上,那座破塔上面的威力,肯定会大大的减弱的,那样一来,我们一旦打开了这道结界,肯定能够,较为轻易地将它打碎,把梦魔主他们释放出来的。”

他的话刚说完,水魔主就笑呵呵的说道:“尊上,您无需为这件事情劳心,要弄些人类这太容易了,现在这里不就有好多吗?而且他们还都是那些,背信弃义的,八大宗里的小崽子。”

说到了那里,他猛然招手,向正在和那些妖魔,大战着的一些人,释放过去了一圈圈黑色水流,顷刻间竟困住了几十个人,快速的飘到了他们的身边,而火魔主却在他们,和魔尊与妖皇之间,构筑起了一道魔火高墙,看样子应该是为了防止,那些人趁机暗算魔尊和妖皇。

地脉灵力被调到

正在和那些妖魔,大战着的云逸等人,看到了水魔主竟捉住了那些人,一下子都非常震怒的,杀掉了他们周围几十头妖魔,相继向水魔主,等四大妖魔扑了过去。

可那个手持,戮神骷髅镗的妖魔,忽然张手变出了一道,妖气森森的令旗,呼呼呼的晃动了几下,很快在他们的前面,竟冒出了滚滚的妖气,且还从里面跳出了好多,手持不同兵器的马头妖怪,相当凶猛的,和云逸等人大战了起来。

紧接着那个,手持灭亡妖火枪的妖魔,也变出了一面,妖气浓烈的令旗,呼呼呼的晃动了几下子,时间不长,在他们的前面,又冒出了滚滚的妖气,迅速蔓延开之后,从里面相继跳出了好多,手持不同兵器,长着一个个,巨大的羊脑袋的妖魔,发出了一阵阵,令人发毛的叫声,直接朝冷孤风等人,扑了过去。

很快竟将冷孤风等人,逼得退到了一些,山石树木之间,大怒着和他们交战了起来。

龙尊霸相当威猛的,打死了一些妖魔,猛然飞到了半空中,极其震怒的,向水魔主等家伙说道:“你们这些罪恶滔天的妖魔,立刻将我们那些门人放了,否则我们今天,一定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这里。”

说完后他挥掌向一些妖魔,打过去了一片,犹如猛虎一般的罡气,呼啸着将那些妖魔打成了齑粉,可其他的妖魔,却毫不害怕的,依旧非常凶猛的,朝他们扑了过去,很快竟砍倒了他们周围十几个人,气得他和红天炎等人,都越发火大了起来。

丰成功打退了一些妖魔之后,忽然非常震怒的,向水魔主等家伙说道:“你们这样做,是在逆天行事明白吗?降妖除魔乃是我等的本分,你们身为妖魔,就是上天安排,来被我们消灭掉的,现在你们竟敢反抗我们,且还敢屠杀我们,已经违反了天意,是要遭到天谴的......”

听了他那些话,正在和妖皇一起攻击着,那道结界的魔尊,忽然转身看向了他,阴沉沉的说道:“谁规定的我们就必须,要被你们这些混蛋消灭掉?还天意?我呸!天道公允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强者掌控一切,这才是最根本的天意,现在你们背信弃义,违背了和我们,三千年前的约定,那才是在违背天意呢,我们现在是在替天行道,代表上天惩罚你们呢,你们就认命吧!”

说完后他猛然转身,驱使着那尊魔像,更加猛烈的,攻击起了那道结界。

而妖皇更是向周围,释放出了一片,纵横交错的妖光,顷刻间将他们周围的,很多有生命的东西,都变成了一头头,獠牙长毛的妖怪,嗷嗷怪叫着,朝云逸等人扑了过去,登时弄得云逸等人,陷入到了更加艰难的苦战中!

随后他也驱动着那尊妖像,便出了一把血光大斧子,咔嚓嚓的劈砍起了那道结界,没多久就将那道结界上面,打出了无数道大裂痕,虽然没有完全攻破它,但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看到了那番情形,云逸一下子,极其担心的大声说道:“不好,魔尊和妖皇,马上就要攻破那道结界了,大家赶紧合力,将这些碍事的妖魔铲除掉,去相助各位金甲将士,无论如何也绝不能让他们,将那六大妖魔释放出来!”

说完后他猛然催动真元,犹如海潮一般,向周围横扫出去了一道道,霹雳不绝的紫光剑气,顷刻间将一百多头妖怪,打成了一缕缕黑烟,消散不见了。

与此同时冷孤风等宗主,也非常奋勇的,向那些妖魔展开了攻击,很快也消灭了不少。

但水魔主等家伙,却依旧没去在意那些事,毕竟在魔尊释放出的魔气,和妖皇释放出的,妖光的笼罩下,周围的很多,包括一些花花草草,山石苔藓之类的东西,相继被侵蚀成了,一头头巨大的妖魔,源源不断的向云逸等人扑了过去,就仿若永远都打不完似的。

在那道结界里面,守护着那座宝塔的那些金甲将士,看到了云逸等人,各个都非常奋勇的样子,一下子竟都非常振奋的站了起来,一位将士看了看,那道结界上面的裂痕,忽然相当傲气的大声说道:“魔尊,妖皇,虽然你们实力强大,足可以和我等的五天尊一战,我们在你们面前,连三岁孩子也不如,但你们也别太小瞧我们了。”

说完后他忽然将手中的长槊,碰的一下子,戳在了地面上的,一个很特殊的方位上,又相当傲气的说道:“这里是地灵山,困魔谷,此地有众多,专门困住你们这些妖魔的力量,以及很多可以克制住,你们的妖魔之力的力量,可以为我等所用,现在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这些力量的威力!”

说完后他忽然跳到了,那根长槊周围,非常严肃的大喝道:“各位将士,各位兄弟,维护正义,斩妖除魔的时刻到了,立刻列阵,困死这些妖魔!”

说完后他猛然将自己的功力,提升到了最高境界,紧紧地攥住了那根长槊,顷刻间在他的脚下,竟出现了一片,很特殊的金光法盘,伴随着一阵阵轰鸣声,迅速的扩散了出去。

那时其他的金甲将士,也纷纷手持各自的兵器,站在了一些很特殊的方位上,将自己的功力,提升到了最高境界,在他们的脚下,相继出现了一片金光法盘,迅速的组成了一座,很特殊的巨大灵光阵法,源源不断的调动起了,那里的地脉灵力。

不但顷刻间,将被魔尊和妖皇,打的几近崩裂的结界,修复的完好如初了,且还更加惊人的,向周围扩散了出去,轰隆隆的向周围,爆射出了一条条,犹如锁链一般的金色光芒。

时间不长,不但将水魔主等四大妖魔,打的招架不住的,退到了百里开外,且还将魔尊身后的那尊魔像,与妖皇身后的那尊妖像,打成了一缕缕黑气,消散不见了,气的他们都非常震怒的,释放出了滚滚的妖魔之气,轰隆隆的冲击起了那些金光。

那样一来,虽然那道结界上面的威力,相当强大了起来,但周围那些妖魔和八大宗的人,却因为承受不住那种些巨大的灵力,的袭击和侵扰,或受伤或惨死了不少。

就连云逸等人,也都承受不住那些金光的威力,相继飘到了百里开外,非常戒备的看向了,水魔主等家伙。

天象异变黄玉现

妖皇和魔尊,没想到刚才还被他们,攻击那道结界的时候,震得受伤不轻的那些金甲将士,竟调动起了那里,雄浑的地脉灵力,不但很快将那道结界修复好了,且还向他们发动了,那么猛烈而强横的攻击,且看样子他们受的伤也痊愈了,一下子都非常震怒的,张口向那些金光,喷过去了一颗颗,暗黑色的骷髅头,轰隆隆的和它们大战了起来。

没多久魔尊忽然皱了下眉头,相当震怒的说道:“钟万隆那混蛋,果然老谋深算,想不到他竟然传给了,这些小崽子这种,可以调动地脉灵力的,金钟镇魔的阵法,看来他在这件事情上,是早就和我们留了一手啊!”

那时妖皇张手,向那些金光劈过去了一道,巨大的暗红色枯骨妖光,轰隆隆的将不少金光灵力,打的向周围激射出去之际,却强档强横的说道:“魔尊,你说那些没有任何意义,虽然钟万隆那混蛋的实力,确实相当可以,足够和我们单挑,但他充其量,也就只能和你我,打成平手而已,现在这里很明显,可没有天心蕊的任何灵力。”

说到了那里,他忽然向周围,释放出了滚滚的妖云,咔嚓嚓的将好多金光灵力,逼得迅速的收缩到了,那道结界的附近,虽然没有完全压制住那些灵力,却也很强横的,弄得那些灵力,没办法向周围,继续发动猛烈攻击了。

看到了那番情形,云逸等人一下子,又都非常戒备的,看向了他和魔尊。

但水魔主等妖魔,却相继较为放心了下来。

魔尊更是相当满意的说道:“不错,妖皇,你说的很对!这里确实已经没有,天心蕊的任何灵力了,钟万隆虽说是,他们五天尊名义上的老大,且也高居天界的东西南北中,五方正位的中央天界,但他和白独尊,与万火海,还有死难逃的实力,可都比不了,身为他们当中老二的天心蕊,也只有天心蕊,才是你我稍微忌惮的强者,没有了她的支持,纵然是打上了天界,你我也丝毫不惧,钟万隆那些混蛋!”

说到了那里,在他的周围忽然出现了三尊,非常巨大的三头六臂魔像,相继张开了,他们那一张张巨大的魔爪,在一圈圈魔气,和魔兽脑袋的环绕下,猛烈非常的,打在了那道结界上,顷刻间不但将那道结界,打的非常不稳定的,震动了起来,且还将周围的好多大山峰,咔嚓嚓的,激荡成了一块块碎石头,犹如一颗颗天降流星一般,朝周围飞射了出去。

看到了那番情形,云逸忽然飞到了高空中,相当严肃的说道:“诸位弟子,你等暂且将,这些妖魔缠住片刻,各位宗主,和我一起使用八荒封魔阵法,引动这里的地脉灵力,将枯葬魔尊和死灭妖皇,一起封印在这里,保护三姐苍生......”

说完后他猛然飞到了正东方,将手中的宝剑立在了胸前,顷刻间向周围,释放出了滚滚的紫色瑞彩,引动着一股股强大的地脉灵力,呼啸着化作了一条条,很特殊的丝线一般的光芒,从他的脚下,快速的向魔尊和妖皇,正在猛烈的冲击着的,那道金光结界,爆射了过去。

看到了他做的那些事情,龙尊霸和冷孤风,与红天炎对视了一下,也相继将他们各自的兵器,立在了胸前,凝功释放出了滚滚的金色罡气,和一道道寒光冷气,与一条条赤红火气,呼啸着引动着很多地脉灵力,分别从,正西方,正北方和正南方,相继朝那座金光结界,爆射了过去。

紧接着勾利益,丰成功,断浪和白合纵,也相继将他们各自的兵器,定在了他们前面,三尺左右的地方,分别飘到了东南,西南,东北和西北四个方向,凝功施法调动起了滚滚的灵力,引动着一股股,强盛的地脉灵力,迅速的和云逸,龙尊霸,冷孤风和红天炎,引动起来的那些地脉灵力,一起组成了一座,巨大且轰鸣不绝的瑞彩大阵,顷刻间向周围扩散了出去。

正在看着他们的戮神,忽然有点担心的,向火魔主和水魔主说道:“二位魔主,八大宗门这些小崽子,施展出来的这座大阵,威力相当恐怖,我们是不是相助我等的主上,一起先将他们干掉啊?”

灭亡眼看着魔尊和妖皇,周围那些魔像和妖像,在那道结界释放出来的金光,和云逸等八人组成的那座大阵,释放出来的瑞彩的冲击下,已经几乎快要维持不住了,也相当担心的,向水魔主说道:“水爷,尊上和陛下,现在真的遇到危险了,我等赶紧施术,搭救他们吧!”

说话间他还举起了,手中的灭亡妖火枪,想要率领着一些妖魔,去冲击云逸等人,构筑起来的那座大阵。

可火魔主竟有些震怒的说道:“你等休要胡闹!尊上和陛下是何等强者?区区八大宗的小崽子,怎能奈何得了他们?都别去碍事,将八大宗门的这些门人,阻挡住就行了。”

水魔主也毫不担心的,看着魔尊和妖皇说道:“尊上和陛下,现在还没有恢复成,他们的妖魔之体呢,那就说明,这里的事态对他们而言,根本微不足道,他们完全可以以这种,仅仅是他们平时,一成左右的实力,来应对这里所有的事情。”

听了他们那番话,戮神和灭亡,看着魔尊和妖皇也确实没事,才较为放心了下来。

就在那时,整座天空忽然变成了一种,黄光闪烁,黄气滚滚的景象,包括魔尊和妖皇,与云逸和冷孤风等强者,在内的所有生灵,都非常惊恐的,抬头看了过去。

没过多久世间所有的一切,都被那些光芒和气团,包裹全部住了,就连三界中的最底层的地域,也都被那些光芒和气团包裹住了,万物生灵宇内一切都无一例外,很多生灵都非常,害怕那种异象的,四处奔逃了起来,都担心会被那些光芒和气团,折磨的灵体俱灭。

就那样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天空中忽然晃晃悠悠的,出现了一些很奇特的大篆字,当时正在使用魔眼看着天空的魔尊,忽然非常惊恐的说道:“苍天已死,万物无信,黄天降世,苍生应劫!”

他刚刚念出了那句话,所有的黄光和黄气,竟化作了一条条,惊天大旋风一般的气流,快速的在高空中凝聚成了一块,三十六丈方圆的,黄玉石一般的东西,宛若天降流星一般,朝那座裤魔锁妖塔,爆射了过去。

宝塔消失妖魔凶

看着那块巨大的,黄玉一般的东西,朝那座镇魔锁妖塔爆射了过去,云逸一下子极其惊恐的,大声向龙尊霸等人说道:“大家立刻施展全力,将那块玉石消灭掉,无论如何也决不能让它,破坏掉那道结界,伤害到那座宝塔......”

说话间他猛然挥剑,朝那块巨大的黄玉,打过去了一片,犹如一条惊天狂龙,和惊世大象一般的亮紫色灵光,轰隆隆的冲击起了那块玉石。

魔尊也非常担心的,向妖皇等妖魔说道:“决不能让那个东西,杀害了梦魔主,和害仙他们六位将军,快和本尊一起,将那个东西打碎......”

说完后他猛然一晃身,竟变成了一头,身高十丈以上,长得极其凶恶,周身魔气缭绕,魔兽影像上下翻飞着,右手拿着一条,巨大的恨念恶魔戟,脚下魔云滚滚着的巨大妖魔,挥动着手中的长戟,呼啸着向那块玉石,打过去了一派,非常凶恶的魔兽影像。

看到了他和云逸,都开始攻击起了那块,黄玉石一般的东西,妖皇立刻变成了一个,身高八丈左右,长得非常诡异,周身妖云盘旋,各种妖怪影像此起彼落,右手拿着一条,巨大的妖化苍生镗,的巨大妖魔,挥动着手中的巨镗,咔嚓嚓的向那块玉石,打过去了一派,非常诡异的妖怪影像。

而龙尊霸和冷孤风等人,也相继挥动着各自的兵器,全力向那块黄玉一般的东西,打过去了一些,罡风凶悍的狂风,或一道道犹如冰晶猛兽,之类的灵力。

而水魔主和火魔主等妖魔,也全力向那块东西,打过去了一股股黑水,和一片片魔火之类的灵力。

正在那道结界里面,守护着那座镇魔锁妖塔的,所有金甲将士,也挥起了手中的兵器,引动着一道道巨大的地脉灵力,向那个巨大的正方体,打过去了一道道,非常刺眼的金光之力。

可以说那时候,所有待在那里的生灵,都想要将那块东西打碎,甚至是立刻将它打的无影无踪,彻底消失了!

尽管云逸和魔尊,等高手的实力,都极其厉害,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向那个黄玉一般的东西,打过去的那些攻击,没一会儿工夫,竟全部消失不见了,且还有一种,极其雄浑的绵韧之力,犹如一道巨大的结界一般,无声无息的将他们,全部压落在了地下,几乎在同一时间,跪拜了下去。

从没想到会有那种事情的,魔尊和妖皇,一下子都非常震怒的,将他们的功力,提升到了最高境界,相继变成了一个,四头八臂,面容极其恐怖的恶魔,和一头三头六臂,面容极其诡异的妖怪,不断地向那块,黄玉一般的大方块,释放过去了,滚滚的魔气和妖云。

而云逸和龙尊霸等人,也都拼尽了最大的能力,想要站起来,继续向那块大方块发起攻击,可结果他们和,魔尊与妖皇等家伙,无论怎么提升自己的功力,都很快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制了下去,别说是向那块东西发动攻击了,就算是要站起来,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面对着那种事情,勾利益和丰成功,竟都越发害怕了起来,想要抬头去看看那块,已经冲破了那些金甲将士,引动着的地脉灵力,构筑起来的那道结界的,那块犹如黄玉石,一般的大方块。

可无奈的是,那时候的他们竟被一种,无形的强大力量,弄得连抬起头来,也都做不到,心中的恐惧,逐渐的增大了不少。

那些金甲将士,想不到他们拼尽了全力,引动着的好多,强大的地脉灵力,将魔尊和妖皇,很成功的阻挡住了,却没有阻挡住那块,犹如黄玉一般的巨大方块,一下子都非常震怒的,想要飞过去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住它。

但他们拼尽了最后的力气,却始终没办法飞起来,反而还被一种,无形的强大力量,咔嚓嚓的将,他们穿着的那些金色战甲,硬生生的震成了一道道金光,消散不见之后,还强行将他们,压制的跪在了地上,低下了头,一下子弄得他们感觉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一般,都非常愤怒了起来。

也就在那时候,从那块巨大的方块中,忽然飘出了几个巨大的篆字,晃晃悠悠的在半空中,飘动了起来。

当时勉强还可以,抬着头的魔尊,看到了那些字,竟非常惊恐的低下了头。

妖皇更是极其害怕的,念着它们说道:“违背天意者,亡!”

听到了他那句话,勾利益等人,一下子都非常害怕的,匍匐在了地上。

而那些篆字很快消失后,忽然从那块已经暴射到了,那座巨大的,镇魔锁妖塔上面的,那块巨大的方块内,爆射出了一道道,通天彻地一般的金光闪电,不但将那些金甲将士,全部化成了虚无,且还将那座巨大的宝塔,由上而下,一层一层的,打的打的消失了。

没过多久那座宝塔,被那些闪电霹雳,打的全部消失不见了之后,被困在里面三千年的,那六头巨大的妖魔,虽然也都被一种,无形的强大力量,压制的跪在了地上,连头也抬不起来,可他们却丝毫都没有,被那些金光闪电伤害到,一时间都感到,极其不可思议的,想要向周围看看,可结果他们却什么也做不了。

随着那座,巨大的镇魔锁妖塔,全部消失了,刚才被那些金甲将士,调动起来的地脉灵力,也相继安稳了下去,缓缓地散去了各方。

时间不长,就在魔尊和妖皇,与云逸等生灵,都非常痛苦的,承受着那种,无形的力量害怕之际,那块巨大的正方形的东西,竟缓缓地落在了,远处的一片,非常荒凉的山峰上面,与此同时那种无形的力量,也消失不见了。

想不到会发生那种事情的,水魔主和丰成功等辈,一时间都非常,无法理解的站了起来,向周围看了看。

但魔尊站起来之后,却哈哈大笑着,向云逸等人说道:“你们这些卑鄙的人类,都看到了吧?你们背信弃义的,不想将我们那六位将军释放出来,且在没有得到,我们允许的情况下,单方面撕毁了你们的祖师,和天心蕊等五天尊,当年与我们商定好的事情,那些混蛋而愚昧的金甲兵卒,更是极其混蛋的阻止我们,搭救那六位将军,现在上天都看不过去了。”

说话间和他一起,变回了刚才那种,人类状态的妖皇,也飘到了半空中,看了看远处那座巨大的正方体,相当强势的向云逸等人说道:“违背天意者,亡!那句话说的就是,那些金甲兵卒,和你们这些,背信弃义的混蛋,以前你们成天到晚的,总说我们违背天意,说什么上天早晚会消灭掉我们的,现在你们看到了吧,最适合那些话的混蛋,明摆着都是你们!”

说完后他和魔尊,与水魔主等妖魔,都非常狂傲的,看着相继站起来的云逸等人,大笑了起来。

可断浪忽然却气呼呼的,向他们喝到:“你们这些罪大恶极,卑鄙无耻的妖魔,少在这里故弄玄虚,欺骗我们,刚才那些混蛋事情,哪里是什么天意?分明是你们在捣鬼,使用了一些妖魔之术,不但将那六大妖魔救了出来,还破坏了我们那座宝塔,杀害了那些忠勇之士,很卑鄙很可恶的羞辱了我们,真以为我们,都看不出来吗?”

说完后他和百合纵等人,都手持兵器飘到了半空中,怒瞪着看向了,魔尊与妖皇等妖魔。

看着他们一个个的,都在怀疑刚才那些事情,是魔尊和妖皇弄出来的,龙尊霸却很不同意的说道:“段宗主,你说的这些事情,若是放在其他的,妖邪之辈身上,或许还有可能,但魔尊和妖皇,甚至是魔后和妖后,都绝不会做出那些事情。”

听他那么一说,断浪一下子很生气的说道:“龙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们那些妖魔鬼怪,向来诡计多端,且一直都想要,狠狠地羞辱我等,他们怎么就做不出,刚才那些事情了?”

丰成功和百合纵与勾利益,也相继相当震怒的,向龙尊霸提出了,一些类似的问题。

可冷孤风却相当冷傲的说道:“因为他们是魔尊,魔后,妖皇和妖后,他们都是极有实力的强者,那种下作的事情,他们绝不会做出来的。”

云逸也非常相信的说道:“不错!他们四位,虽然都是妖魔之辈,可他们都是超级强者,根本不屑于,做那种下作的事情,且刚才大家也都看到了,他们刚才也和我们一样,被一种无形的强大力量,压制的跪在了地上,那种礼遇,恐怕也只有他们,在面对着他们的,三大魔祖的时候,才会做出来,除此以外,哪怕是三大神官亲临这里,他们也绝不可能会屈服的。”

红天炎也很正派的说道:“我相信魔尊和妖皇,绝不可能做出那种,下作的事情,哪怕是为了救出,他们心爱的大将,他们也绝不可能,会自降身份的,向除了他们的三大魔祖,以外的生灵行跪拜大礼,更不可能会害怕任何势力,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用那些事情来欺骗我们。”

听了他们三人,说的那些事情,龙尊霸立刻很同意的点了点头。

但勾利益等人,却都很不相信的,看向了魔尊和妖皇等妖魔。

那时魔尊竟微笑着,向云逸等人说道:“云逸,龙尊霸,红天炎,冷孤风,虽然本尊很想消灭了,你们八大宗等势力,也和你们很不对付,但本尊也知道,你们四人都是坦荡的强者,方才你们四人说的那些事情,很有道理,本尊和妖皇,与我等的二位王后,是何等身份?怎会向断浪那几个小子,说的那么下作不堪?”

妖皇看了看已经飞到了,他们身边的那六大妖魔,也相当强横的,向百合纵等人说道:“你们这些混蛋的人类,平日里总说,我们妖魔鬼怪,诡计多端卑鄙无耻,阴谋诡计无恶不作,可其实你们人类,才是世间最混蛋的生灵呢,今天这件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是你们背信弃义的违背了天意,撕毁了和我们的约定!”

听了他那些话,云逸等人的脸上,一下子都挂不住了。

可丰成功却很震怒的说道:“你们这些妖魔鬼怪,少在这里指责我们,我们身为三界内的正义之士,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正确的,是为了保护,所有善良的生灵,是为了正义,本宗主不管刚才那些事情,是不是你们很卑鄙的弄出来的,今天你们都别想,从我们这里离开!”

说完后他猛然凝聚起了,自己的灵力,手持长镗,挥手令他们太真宗的门人,向那些妖魔扑了过去,紧接着断浪等人,也相继命令各自的门人,也向那些妖魔冲了过去。

看着他们那气势汹汹的样子,魔尊一下子,非常震怒的说道:“你们八大宗的混蛋,实在可恶,不但背信弃义的,想要继续囚禁我们六位将军,现在还敢如此狂妄,看本尊灭了你们!”

说完后他猛然变成了,那条恨念恶魔戟,和已经变出了那条,妖化苍生镗的妖皇,率领着水魔主,和戮神等妖魔,向云逸等人扑了过去。

可那个犹如一只,巨大的蝙蝠一般的妖魔,忽然飞到了他们的前面,笑呵呵的说道:“对付这些家伙,何必劳动尊上和陛下,与各位哥哥出手啊?我们兄弟六个,已经三千年,没有很好的活动活动了,还请尊上与陛下,将这件事情交给我等!”

站在灭亡身边的那个大妖怪,伸出了自己那条长舌头,舔了舔嘴唇,竟相当贪婪的,向魔尊和妖皇说道:“尊上,陛下,我们兄弟六个,已经被困在了那座破塔内,整整三千年了,几乎都快要忘掉,人肉是什么滋味了,难得八大宗的,这些小崽子们孝顺,自己跑来了这里和我们玩耍,还请您二位,与各位哥哥大发慈悲,不要掺和这些事了。”

尽管当时魔尊,很想干掉勾利益等人,但看着他们六大妖魔,都像是很想吃人肉似的,和妖皇对视了一下,相继点了点头,立刻示意水魔主,和戮神等妖魔,停止了向云逸等人的攻击,向那六大妖魔微笑着说了句:“六位将军,你们既然想和他们玩玩,那就放手去玩吧,在你们尽兴或遇到危险之前,我们绝不干涉,你们任何事情!”

说完后他和妖皇,就带着水魔主,和戮神等几个大妖魔,飞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

那六大妖魔一下子,都很感激的,向他们抱拳说了句:“多谢尊上和陛下!”

说完后他们猛然,驾着一片片魔云,和一股股妖风,扑到了云逸等人的面前,相继变成了一头头,巨大而可怕的妖魔,趁着云逸等八位宗主,被一些小妖魔缠住之际,张开了他们,那一张张血盆大口,呼啸着将八大宗门的好多弟子,吸入到了他们的嘴里,咯吱咯吱的生吃了。

有一个头上,长着一对大犄角的妖魔,还张手抓起了几个人,咔嚓咔嚓的插在了,他那对大犄角上,大笑着晃动起了,他那巨大的脑袋,不停的向周围,洒落了一片片鲜血,吓得一些人,相当害怕的躲到了远处。

脱困妖魔实力强

看着那六大妖魔,非常凶残的吃了好多人,云逸一下子非常震怒的,挥剑朝那头,长着大犄角的妖魔,打过去了一连串的紫光剑气,可那头妖魔,却毫不在意那些剑气,猛然晃身迎着那些剑气,打过去了数不清的长犄角,砰砰砰的和他大战在了一起。

且一边大战着,一边还骂骂咧咧的说道:“紫云宗的小崽子,你休得猖狂,虽说你还有点本事,而本魔主也被你们,囚禁了三千年耗损了很多灵力,但以你这种,区区的人类的资质和修为,根本无法和本魔主一战。”

说到了那里,他猛然挥掌向云逸,打过去了一道,犹如羚羊一般的魔光,轰隆的一下子,和云逸朝他打过去的,一派紫光炸雷撞在了一起,顷刻间将他们,附近的几棵大树,震得连根拔的,向周围爆射了出去,差一点打伤了,正在他们周围大战着的,那些妖魔和紫云宗的弟子们。

而云逸也毫不示弱的,接连掌剑联动,紫光闪烁的,和他在那里大战了起来。

冷孤风忽然飞到了那头,犹如大虫子一般的魔头附近,挥动着手中的玄晶方天戟,哗啦啦的向那家伙,打过去了一片片,犹如水晶一般的大冰片,顷刻间将那家伙笼罩在了里面,吓得他们附近的,不少小妖魔,都相当害怕的躲开了。

可时间不长,从那些冰片内,竟爬出了好多,冒着滚滚黑烟的大虫子,呼呼呼的向冷孤风,喷过去了一股股,散发着浓烈恶臭味的,黑色脓血和白色毒水,没多久不但将,那些大冰片全部融化掉了,而且还将冷孤风,周围的护身冰晶,融化掉了不少,逼得冷孤风,不得不暂时躲开了,它们一段距离。

随着一股股魔气,聚拢到了冷孤风的附近,冷孤风猛然挥起了,手中的方天戟,咔嚓的一下子,向那些魔气打过去了,一座小冰山,可顷刻间从那些魔气中,竟冒出了一张,非常怪异的的巨大魔爪,咔嚓的一下子将它撑住之后,呼啸着释放出了,滚滚的暗红色魔气,没多久竟将那座小冰山,全部吸收了。

想不到会发生,那种事情的冷孤风,登时有点忌惮的,退到了一座小山峰上,紧紧地盯住了那股魔气。

没过多久,那些魔气竟变成了,刚才消失不见了的,那头犹如大虫子,一般的妖魔,伸出了一条,挂满了倒刺的长舌头,舔了舔刚才撑住了,那座小冰山的那张魔爪,一脸阴笑的向冷孤风说道:“小崽子,本魔主知道,你是玄晶宗的现任宗主,冷孤风,在最近这五六十年里,你至少每年都会和,紫云宗,以及浩渺宗,里的那些小崽子们,来这里转一圈,很仔细地巡视一番,担心我们会从那座破塔内走掉。”

说到了那里,他忽然张手变出了好多,非常凶恶的大虫子,密密麻麻的,向周围扩散了出去,不停地攻击起了,玄晶宗的那些门人。

而他却又笑呵呵的,向冷孤风说道:“虽说我们很多虫子,是非常惧怕寒冷等气候条件,但你小子是不是犯傻了?本主可是蛊魔主,是实力强大的魔头,我和我的很多手下,以及我们的很多虫儿,可都不是你们人间的那些虫子,能够与之相比的。”

说完后他张口向冷孤风,喷过去了好多银白色的飞蛾,不断地向周围,释放出了一片片,犹如银粉一般的碎末,但凡接触到了那些碎末的人,很快就浑身痛痒难忍的,发出了一阵阵惨叫,相继倒在了地上,不断地呼喊着,化成了一滩滩脓血。

看到了那番情形,冷孤风一下子非常震怒的,挥动着手中的方天戟,释放出了一只只,犹如麻雀一般的冰晶,和他在那里大战了起来。

当时正在吃着人的那个,犹如蝙蝠一般的妖魔,注意到了红天炎和龙尊霸,朝冷孤风的方向飞了过去,忽然张口向他们,喷过去了两团,黑乎乎的骷髅头魔气,环绕着他们,呼啸着攻击了起来,一下子竟将他们二位宗主,周围的护身罡气压制下去了不少。

那时那头大妖魔,竟相当看不起他们的说道:“你们浩渺宗,和朝阳宗的混小子们,可是越来越不成气候了,三千年前,你们的各位祖师,和我们大战的时候,虽说也是败多胜少,但他们当中,却有几个能和本主一战,可你们看看,三千年之后的你们,都是些什么废物样子?连本主的骷髅魔像都消灭不了,你们还有什么脸,执掌你们两大宗门?”

说完后他忽然呼呼呼呼的,朝龙尊霸和红天炎,踢过去了一只只,凶猛的巨大蝙蝠,气的红天炎,挥起了手中的天炎烽火戟,呼啸着向周围打出了一团团,一人多高的大火球,轰隆隆的将那些蝙蝠,和那颗骷髅头,烧成了一股股黑气。

紧接着龙尊霸,也挥起了手中的金山猛虎镗,怒吼着向那头大妖魔,打过去了一道道,金光虎头飓风,呼啸着将那个大妖魔,周围的不少魔气,激荡的向他的身后,扩散了出去。

与此同时红天炎还施法,将那些大火球,也朝那头大妖魔攻击了过去,顷刻间那些大火球,竟和那些飓风融为了一体,变成了一条条,相当可怕的惊天烈火飓风,竟朝魔尊等妖魔的方向,卷动了过去。

可刹那间却被那头,大蝙蝠一般的妖魔,释放出的一圈圈黑光魔气,全部笼罩住之后,消失不见了。

想不到会发生,那种事情的龙尊霸,非但没有震怒,反而还颇为佩服的说道:“梦魔主,你不愧是你们魔族,十大魔主当中的老八,实力果然强悍,竟能以一敌二的,和我们两大宗主较量,看来本座以前,还真是低估了你的实力了。”

说归说他却挥掌向梦魔主,打过去了一团,犹如金光虎头一般的罡气,紧接着红天炎也挥拳朝梦魔主,打过去了一条,犹如灵蛇一般的烈火,相当威猛的,和梦魔主大战在了一起。

当时正在吃人的,另一头大妖魔,看着丰成功和勾利益,要去相助冷孤风和云逸,与正在和他俩,大战着的那两大魔头,对抗去了,猛然晃身朝他们二位宗主,打过去了两团,快速旋转着的魔气,出其不意的,将他们打落在了地上,气得他们都非常震怒的,大骂起了那家伙。

穹宇天尊:黄天玉魔灵儿历经无数凶险合为一体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