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神祖:万古天穹,我为神祖!

万界神祖:万古天穹,我为神祖!

第1章 龙雀刀

夏国,皇都,烈日炎炎。

群英会偌大的试练台前,此时已然人满为患。

檀木香桌前,着绛紫色长袍,执事一脸笑容,在其挥手间,一枚枚竹签被递到参赛者手中。

签子,那是所代表的序号。

不远处的看台上,已然坐满了人,而香桌前报名的人,仍旧多的数不清。

人群末尾,望着如长龙不见头的人群,林修叹气:“这么多人,得等到什么时候?”

嘶嘶。

缠绕在他的发间,银色的角蛇吐着信子,传递给他有些闷燥的念头。

“好了,不会等太久的。”林修安抚角蛇,随后他转过头去,看向了不远处的夏国宫殿。

金色的宫殿,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哪怕相隔较远,仍有厚重的历史气息扑面而来。

巍峨的宫殿顶,一尊大鹏坐落,威严庞大。

黑色的翅膀伸展,几乎有数十丈,赤色的眸子锐利,透着让人心悸的冰冷,唯有在掠过身下的时候,才会闪过柔和。

大鹏身下,那是一口天刀,散着浩荡威严,刀柄如龙与雀交错,刀柄下,三尺刀身雪亮,有寒芒吞吐,延出无尽锋利。

注视着天刀,林修漆黑的眸子有些火热:“这就是夏族镇国神器-龙雀刀吗?不愧是上古众神的五大神器之一。”

“愈是离得近,愈是能感觉到,那股内敛的锋芒,一旦爆发,怕是足矣致天地崩裂,山河逆流。”

林修舔了舔嘴唇,他有些渴望,若是能够执掌这口天刀,想必族内的那些老怪物,都不能在自己手下走过十招。

心思转动间,前方人群渐是变少,一个时辰后,林修站在了紫袍执事面前。

“参赛者,你是何等修为。”紫袍执事出声询问道。

夏族群英会,报名人数虽多,但却只有一百位参赛名额。

故而评判的标准,也就落在了执事的身上,需要认真筛选,决出最终参赛的人选。

闻言,林修脸色有些怪异,不过却还是回答道:“未感应丹田神海,俗子凡夫。”

紫袍执事微愣,旋即笑道:“少年郎,既然是凡夫俗子,那你有什么胆子,敢报名我夏族的群英选拔,要知道,这些前来报名的人,可是不乏二重天的翘楚。”

“群英会,非看修为,而看能力。”林修认真道:“执事大人应当知道,神州大地,不止有修士,更有肉身强横者,其内绝顶,足矣镇压天人四重天的强者。”

肉身强横?

执事目透疑惑,他仔细打量,却未发现林修身上,有肉身强横的迹象,不论怎么看,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对着执事的打量,林修丝毫不惧,他不过十七岁,一身黑衣,其眸若星辰,长发如瀑,有些俊秀的面庞上,显得云淡风轻:“执事大人,我有着你难以想象的依仗,所以允许我报名,绝对没错的。”

紫袍执事摇摇头,却是取出一根签子,递给林修:“少年郎,看你也不像空口之人,想必也有着自己的依仗,虽然我也看不出来什么,但我想,或许你确实有着一些能耐。”

第2章 三重天的高手

“这是自然。”林修微微一笑,修长的手指握起,拿走了执事手中的签,他撇撇嘴,道:“我来的目的很简单,那便是这次盛会的头筹。”

他低头扫了一眼竹签。

九十九。

这是他的编号。

“头筹?”执事微愣,继而,他呵呵一笑:“小伙子,怕是看上了头筹的仿品龙雀刀吧,这次国内拿出的头筹奖励,可是三品的仿品龙雀刀,人越强大,刀便愈强,达到极限,可以发挥四品器的威力。”

“三品巅的仿品吗?”林修若有所思,他视线移错,角蛇嘶鸣,一人一蛇,目光同时看向宫殿顶的大鹏鸟。

身下的龙雀天刀。

“我要的,可不止是仿品,那么简单啊。”

他喃喃自语道。

“不止是仿品那么简单?”执事有些疑惑,但仅是瞬间,他面上涌起一抹难看,强压着怒气,他一字一顿道:“难道--你是为了殿顶那口?”

“不错。”林修转过头来,看着执事,嘴角掀起一抹笑意,道:“我为夏族龙雀刀而来,那是我家的东西。”

其声音不大,却自有铿锵,彰显着他的决意。

“放肆!”

闻言,执事大怒,他一掌拍下,檀木香桌四分五裂:“我夏族龙雀刀,岂是什么人都可以痴心妄想的,看你仪表堂堂,本想也是一位俊秀,没想到,居然是个贪心我族重宝的鬼祟之人!”

檀木香桌碎裂,动静之大,使得一众参赛者纷纷滞留,目光聚集而来。

待得了解事情,周遭顿时哗声四起。

“这小子,谁啊?”

“夏族龙雀刀,乃是镇国神器,为远古真神鲲鹏的本命神兵,故而虽唤作龙雀,刀魂却是一尊大鹏鸟。”

“更有相传,夏族开国之初,曾仰仗龙雀刀,一刀破灭三大敌国,八万里疆域,瞬间化作焦土,余敌胆颤,自此奠定了大国基础。”

“三百年前,叱云国曾有一尊天人四重天的轮转境界强者,欲要偷盗龙雀刀,却被龙雀刀的气机震断一身气脉,更是唤醒了沉寂的刀魂大鹏,此后无论何人,都是无法再近龙雀刀一步。”

“而这等变故,使得当代夏皇大怒,将那轮转强者悬挂城墙七日,日受三百火雀啄食,最终灵力枯竭而亡。”

“随后更是举国进攻叱云,令的该国国主为了保全疆土,不得已低头跪拜,自此成为了夏国的附庸。”

“而在那之后,群英会便会每年举行,名义上是选拔英才,但实质上,却是为了取得刀魂的认可,让夏族重新能够执掌龙雀刀。”

有人窃窃私语,言谈举止中,透露出大量讯息。

“觊觎夏族龙雀,必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紫袍执事目透寒芒,他脸色通红,已然动了怒,有灵气涌动,不过眨眼,他的身后,便是出现了一根数十米长的灰色石柱。

石柱灰茫,有些虚幻的模样,但透着悠远气息,有心人能发现,这石柱的原型,与不远处宫殿的四根金柱,除了颜色不同,竟是一模一样的。

“天啊!没想到这执事竟然是个三重天的高手!”

有人艰涩开口,在压力下已然喘不过气来。

神州大地,道者万千,修天地灵力,聚于丹田神海。

其中境界,有天人十重天,一重一绝,步步难比登天。

一重神照,汇通丹田,感悟灵力。

二重罡气,灵气如臂使,附于肉身。

都不过是最为低等的境界。

但天人三重天,却已经沟通丹田深海,演化异象。

就算最弱的丹田异象,仍旧足矣镇压一切二重天,换而言之,此次群英会,可能无一人,是这紫袍执事的对手。

所以也就难怪众人惊呼。

第3章 我为刀来!

而周遭众人呼吸困难,身处异象中心,林修却面色如常,仿若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

“有点能耐,但今天你一样要死!”

紫袍执事目透一缕疑惑,随即便被凶光替代,他掌指翻转,石柱轰轰,朝着林修镇压而下。

轰!

石柱硕大,有着庞大的威势,带起凛风,长发飘扬,林修面色却古井无波。

他的肩头,那只银色的角蛇,吐着信子,看着石柱,目透一丝不屑。

但在执事看来,却觉得林修身处异象中心,已然被吓的痴傻。

“怕是认命了吧?狂妄之人,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放过你。”

见得林修的模样,执事冷笑连连,手下却自不留情,他催动灵力,石柱镇压的速度,愈发的快,下一秒,就要将林修碾成肉酱。

就在石柱到达林修的面门前这瞬间,异变突生!

碰!

仿佛遇到了屏障,一声惊响起,再也无法前进,古朴的石柱寸寸爆裂,化作碎屑纷飞。

“怎么回事?”

紫袍执事面露惊讶,而下一刻,银色的角蛇转过头,盯住了他,黄豆大小的眸子里,透着嗜血的渴望。

紫袍执事内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但是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声惊吼若龙吟,兀然炸响在他的耳边!

嗷!

如遭雷击,紫袍执事双眸大睁,他闷哼一声,瞬间跌倒在地上。

他面色通红,几瞬后,再也忍不住,张嘴吐出一大口血花。

再看周围,旁人无所察觉,这一声惊吼,单单只是针对他。

这蛇有古怪!

拭去嘴角的血迹,灰袍执事心下凛然,看向林修,目中隐隐有着畏惧:“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林修,我为龙雀刀而来。”

抚摸着角蛇,林修笑道。

“林修。”紫袍执事喃喃自语,他面上有着疑惑,似在努力在思索着什么。

林修见得执事的模样,也不出声打扰,却就是安静的等待着。

片刻后,紫袍执事面色忽的一变,有些讶异的看着林修:“你难道就是林族的人?”

“不错。”林修颌首道:“此来,为了带回龙雀刀。”

林修再次提到带走龙雀刀,紫袍执事的脸色瞬间有些难看,却也不好说些什么,他站起身来,最后一根竹签随意扔给林修身后的人。

“不好意思,请随我来,这件事情,我要知会王爷一声。”

即刻,他朝着林修一抱拳,而后步履匆匆,径直朝着看台,二层的内阁而去。

“父亲叫我自报家门,看来还真是有先见之明,本来还要打要杀的,现在却是安静了下来。”

见得执事的行为,林修咧嘴笑,他迈出两步,紧跟上执事。

紫袍执事与林修直奔二楼,试练台前,众参赛者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回事?这就结束了?”

“执事大人为何会突然口喷鲜血?难道是刚刚突破三重天,收敛不住,被自己异象反噬?”

“但也不对,他怎么带着那狂子去了看台的二楼,其中多都是夏族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啊,莫不是要将那狂子交予大人物们处置。”

“道兄这就看错了,决不可能,这狂子是自己跟上去的,方才我听执事大人说,这狂子是什么林族之人,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不得人知的故事……”

第4章 为刀来的

“就只因为这么一件事,就来打扰我?将这狂妄之人,打出夏都,不就得了,你做执事也有些年了,该怎么做事,还要我来教你吗?”

话至末尾,已然带了丝丝缕缕的寒气。

闻言,紫袍执事面露惊恐,他知道,王爷已然动了怒。

“我之前倒也试过,可是王爷,这人的身份,有些不一般,不然我也不会惊扰王爷。”

执事瞬间跪在地上,他连忙开口解释,生怕慢了一步,会惹来王爷的怒火倾泻。

“哦?不一般?”

有着讶异声,帘幕掀起,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了林修的身上。

“你,想要夏族的龙雀刀?”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身着蟒袍,面如刀削,眉宇间,一颗青痣显眼,却更添了几分威严。

而其仅是坐在那里,就有着一股如山填海的气势扑面而来。

这人,最起码也是天人四重天的高手!

林修心中惊叹,面上却不露分毫,他抬头看向中年男子,轻笑一声,道:“不错,正是为龙雀刀而来!”

“敢问阁下,可是夏族能够管龙雀刀去留的王爷?”

“自然,我是神威王。”男子淡漠道,有些发白的眼眶,闪过不快:“你说,我是否能决定?”

神威王赫连生?

闻言,林修露出喜色,他刚刚就有些疑惑,若是这位王爷,那便让他放心了。

初进城时,他就已经听过这位王侯的威名。

其身为四重天的绝顶高手,统御兵将更是一把好手,为夏国立下赫赫战功。

在朝野之中,更是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就连夏皇,在许多事上,都要听他的建议。

说其是大夏第一王,也毫不为过。

的确能够决定龙雀刀的去留。

一念至此,林修笑着开口道:“那请王爷将龙雀刀给我吧,我好回到家族中。”

“还敢讨要!你可知道,觊觎夏族龙雀,会招致什么样的后果?你身份不一般,难道就可以妄言讨要我国重宝?”

赫连生斥喝道,他目中闪过寒芒。

随后他看向紫袍执事,瞳孔不悦愈发浓重。

执事站在一旁,眼见赫连生的表情,他有些着急,然而还没有开口,林修的声音,却是先一步响了起来。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龙雀刀,非是夏族拥有,我此次来此,也正是为了这件事。”

“在下林修,来自隐世林族,而我林族,才是龙雀刀的主人!”

林族!

赫连生面色滞住,他瞳孔微缩,一瞬间,其内闪过剧烈的波动,却又很快的恢复平静。

厚重的手掌摩挲,玉扳指旋转,散着冰色的光芒。

只是他的心中,远不如表现的那般没有波澜:“林族的少年郎,果然守诺,来到了这皇都内。”

“提心吊胆了这么久,他们果然还是派人来了。”

“一千年前,我夏族太祖,将龙雀刀自隐世大族手中取走,并言之凿凿,千年后必会归还,但时代更迭,纵使林族记得,我夏族记得,也不会兑现这份承诺。”

“我夏族从未想过,要归还这龙雀刀,龙雀刀乃是众神遗物,威力毁灭天地,有此重宝,我夏族才可千秋万代。”

一念至此,赫连生心中有所决断。

他眼皮抬起:“先人的诺言,自然作数,我夏族一言九鼎,不过现在是群英会的时间,小友,可否让群英会进行,待得此间事了,再谈龙雀刀的事情。”

闻言,林修思忖。

料想神威王一方王侯,也不会出尔反尔。

那他便等到群英会结束。

随即,他点头应允:“好,我也有名额在身,那我也去参加群英会了。”

“小友慢走。”赫连生硬生生挤出笑容,却是显得有些难看。

林修自然不曾注意到,他转身走出内阁,朝着试练台而去。

“王爷,这,真的要让他带走龙雀刀吗?”

而在他走出内阁后,执事上前,小声询问道。

他有些担心,若是真的让林修带走了龙雀刀,接邻几国得知消息,会蠢蠢欲动。

“绝不可能,不过是哄骗而已。”赫连生冷笑一声,他看向执事,目中隐约有着赞赏。

“好在你是先找的我,若是带他见了夏皇,以夏皇的性子,怕是那龙雀刀,真的就被他带走了。”

“你有功。”

赫连生淡淡开口,令的执事露出大喜之色。

即刻,赫连生望着窗外,走向试练台的林修,他瞳孔中有寒芒闪过,若不是太多人都见到林修进了内阁,他早就将林修毙于掌下了。

随即,赫连生心思微动,有着灵力一闪而逝,而这一刻,试炼台中,众多夏族年轻高手的脑海中,赫连生的声音突兀响起。

“今有狂妄之人林修,欲要夺我夏族天刀,碍于身份,我无法出面,我夏族儿郎听令,当在这群英会上,将其击毙!”

话至末尾,已然一片肃杀之意。

“是,王爷!”一众夏族年轻高手心神回应,看向朝着试练台而来的林修,目中杀机迸现。

内阁中,紫袍执事站在一旁,没端由的,他觉得浑身一冷。

试练台前,林修前行的步子一顿,他身子微僵,这一瞬,他感受到了一股没由来的杀机浓郁,自八方扑面而来。

他看向试练台旁的众多参赛者,却是露出疑惑之色。

“这群人里,有人,想杀我?是那赫连生安排的?”

他内心瞬间升起警惕。

只是转过头去,内阁窗前,赫连生一脸笑意,还朝着他挥了挥手。

“怕是错觉吧。”

林修内心咕哝,暗道许是自己感觉错了,随即他快走几步,回到了试练台前。

试练台前。

有惊吼声起,台上,两名男子拳脚相接,力量刚猛,有拳风阵阵,如火如荼。

周围看众不时喝彩,令的台上的两人,斗争的愈发激烈。

试练台前,林修站在人群中,他侧目扫向四周,总觉得,愈发奇怪。

本以为察觉到杀机,是错觉,但回到这里,那感觉却是愈发浓重。

仔细感应之下,却是发现周遭有些人,看向他的目光,露出了隐约的敌意。

如针芒在背,让他浑身都不太自在。

虽然多数人都隐藏的较好,但还是有几个无法压抑住,被他清晰的捕捉到。

第5章 要杀人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修心内兀自疑惑,他百思不得其解,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原因。

而就在此时,试练台上,一场厮杀刚好落下帷幕。

胜者高声嘶吼,而败者则浑身是伤,被抬下台去。

随后两人退场,人群中,一名容貌俊秀的年轻男子,脚下一剁,他飞身上台。

而就在这男子站定之后,看台上,有着阵阵惊呼声起。

“居然是赫连山,夏族年轻高手中的翘楚之一。”

“听闻其天赋异秉,天生极尽大力,弱冠之龄,便是成就了天人一重的绝顶境界,在这众参赛者中,都是属于佼佼者。”

“据传,其八岁的时候,曾经生生击毙过一星荒兽,那可是相当于神照境的高手,而其当时,还未进入神照境界。”

“也不知道现在,又有多大的气力和手段,但是据说,一些二重天的高手,都曾败在他的手下。”

“怕是一出手,就要令的对手跪地求饶。”

听闻议论声,林修回过神来,他瞬间被吸引,朝着台上看去。

他在林族,也不曾见到过几次对决,来到这里,也算是大开眼界。

在他看去的瞬间,一名同样年轻的男子,踏身上台。

只是刚刚上台,却就对着赫连山一抱拳,道:“我认输。”

见得男子的行为,赫连山点头,有些赞许。

“我宣布……”

头发花白的裁判老者,颤颤巍巍走上台,就欲宣布结果,但赫连山却看着他,摇了摇头:“我还想打一场。”

这就令的老者露出错愕,还未曾开口赫连山已经转过头去。

继而他掌指点下,却是直直的对向了人群中的林修。

“我,还要和你打。”他一字一顿道。

“我?”见得那根手指指向自己,林修有些错愕。

他不过看看热闹,怎么就被人挑战了?

“我看你太过俊秀,刚才又敢妄言取得龙雀刀,想必有点能耐,所以不才想要讨教一番。”

赫连山淡淡道。

“虽然你说的有点道理,我也很想答应你,但这,有点不合规矩吧?”

闻言,林修嘴角微微扬起,他很是苦恼,自己确实太过俊秀,都是引来了对手的侧目。

只是他却有些为难。

群英会,自有着秩序存在,一百位参赛者,需要经过几轮,才能决出最终优胜的前几位。

故而每个编号,都有着对应的对手。

赫连山此举,却是有些不符规矩。

真是烦恼。

林修暗道。

他转过头去,对上裁判老者的目光:“老丈,不知道这能不能行?”

“既然两位都有心,那我便问一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老者缓缓开口,他向着二楼内阁看去,作出试探性的询问目光。

内阁中,赫连生缓缓点头。

老者示意自己明白。

继而他回过头来,看着两人,颤声道:“此举可行,不过台上,拳脚无眼,还请两位点到为止。”

“好!”林修点头,他提起步子,踏在试练台上,朝着赫连生一抱拳:“还请指教,我会留些力的,我很强大。”

“呵,好。”赫连山回应,却是有些不屑在他感应中,这人分明就是一位凡夫俗子。

怕是族内精壮一些的孩童,都能将其轻易打翻在地。

面对他这么一位一重天的高手,居然敢上台,当真是看不清自己。

果然如王爷所说,是个狂妄之人!

念动至此,他冷笑一声,看着林修,也懒得再开口说些客套话。

“请赐教!”赫连山断声道。

即刻,沟通灵力,他双足一蹬,猛然用力!

碰!

光洁的理石猛然爆碎一块,他的身子,迅速的冲出,而其本就刚猛的臂膀上,突兀爆出道道青筋,看上去,较之前大了好一圈。

“赫连山看来是动了真本事,一出手,便是用出了他的全部能耐。”

“那筋络暴起,是他已经用了全部气力的表现,他一身修为,却就这气力最为骇人。”

“对啊,虽然只是天人一重天,但那一身气力,却是达至一万斤,较之一些二重天强者,都不遑多让。”

“这小子,如何能够抵挡这万斤重力,我观他一身平寂,没有任何灵力的波动,却也不过是个凡人,若是赫连山收不住手,怕是他只一下,就要化作齑粉了。”

周遭看众并不看好林修。

站在台上,林修面上露出一丝笑意,他既然敢上台,便是有着依仗的。

“蛟!”

他轻轻开口,夹在人群议论中,显得微不足道,却自有信心。

发丝间,银色的小蛇瞬间消失,随即,再次出现在他的发丝间,安静的吐着信子。

消失的时间,不过一秒。

就在小蛇再度回来的刹那,正向前疾奔的赫连山瞳孔暴争,一副不可置信之色。

嗷!

他只捕捉到一阵银色的残影冲来,即刻,便是双耳轰鸣,感觉到了一股沛然巨力袭来,如巨山压落,势不可挡。

碰!

一声爆响,他来不及反应,如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去。

其嘴角更是喷出血花,甚是凄美。

他跌倒在地上,瞬间晕厥过去。

周遭看众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他们话都没有说完,前后时间不过几秒,他们甚至都没看清,赫连山就被打的口吐鲜血,再无还手之力。

甚至更是晕厥过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望向试练台上,一脸自信的林修,众人的眼神都是有些诡异。

林修不过是个凡俗,如何能一招便击败赫连山。

他们怀疑,这其中,有着猫腻。

但以他们的眼力,却是看不出来。

刚才的一幕发生有些太快,他们都是没有看清楚。

而林修见得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嘴角一撇,他自然是能看清,这些人,在怀疑他的实力。

的确,这里面,的确有猫腻。

但是……

他不以为然。

林修背负起双手,其容貌俊秀,看起来,颇有一副高手的气质。

“我很强大,刚才就说过了,让你们不夸我,打了脸了吧?”他淡淡道。

人群短暂的寂静了片刻。

片刻后,哄笑声起。

一道道充斥着怀疑的声音接连响起。

“唉哟,这个小子真的太逗了。”

“我还没有挑出他所用的手段,居然妄言自己很强大。”

第6章 我猖狂不

“我敢断言,那绝对不是他自己的本事,他就是个凡人,怎么可能打败赫连山。”

“依我看,他刚刚绝对是用了重宝,才能打败赫连山,他不过是一个凡人,若说他自己能够打过赫连山,我绝不会信。”

他们都不相信林修的实力。

对于众人的怀疑,林修不以为意,他轻轻抚摸小蛇,摇头叹了口气。

有的时候,依仗,也是实力。

他能依仗的,自然是这条小蛇。

或者说……

这是一条蛟,从家里带出来的。

不过他不打算明说,毕竟,这一群人,都没有看出来。

林修的心绪,自然是不会有人知道。

而在这当口,又一位负剑的年轻男子,飞身越上了高台,其样貌,与赫连生,隐约有着几分相似。

他也不说话,上台后,急忙来到赫连山的面前。

他伸手在赫连山的诸门命脉上探了一下,却发现赫连山不过是受了些伤,晕了过去,不消片刻,便能醒转过来。

他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即他侧头看了一眼林修,眼珠一转,内心却是琢磨起来。

“这小子,欲夺我族龙雀刀,王侯下令要当场击毙,如今连山虽然只是晕了过去,但我何不借题发挥,正好致他于死地!”

一念至此,他抬头看向林修,目中尽是一片冷冽。

林修望着男子的表情,他有些奇怪,还没待开口,那男子已经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长剑出鞘,直直对着林修。

“你竟然,将我族弟的五脏六腑都打的粉碎,当真是好生残忍,在下赫连海,也来讨教一番!”男子冷声开口,如玉石般的眸子中,寒芒凛冽。

“什么?五脏六腑都粉碎?刚才还说手下留情,却是下来这么狠的手,这小子果然好狠。”

“看来这小子,是将夏族给彻底得罪了。”

“就算打伤人,也不能如此过分,五脏六腑粉碎,那得需要多么宝贵的天地灵物,才能治愈,就算夏族肯拿出药物治疗赫连山,也会大伤筋骨。”

台下众人纷纷谴责,他们出离愤怒,比试出现伤者,本是正常,但这般致人重伤的,却也着实少见。

听着台下的声音,林修瞳孔微缩,他眉头一簇,看向小蛇。

小蛇露出委屈之色,细小的头颅轻轻摇晃,示意自己并没有下那么重的手。

林修眯了眯眼,随即他撇了撇嘴,却是朝着倒在地上的赫连山走了过去。

“我懂得一些医术,让我看看,说不定没有那么糟糕。”

他也是个哥哥,为了弟弟妹妹,也会关心则乱。

在他看来,或许是赫连海,太过着急,探错了。

至于小蛇,那是绝对不会出手过重的。

他很确定。

而赫连海见得林修的行为,他脸色青红交加,内心微慌,当下便是决定,绝不能让林修过来。

若是真的过来了,不管其会不会医术,自己污蔑的这桩事,都是会被发现,还是先下手为强。

锵!

当下,他长剑微抖,发出清脆的响声。

“就让我来教训你,这个下手不知轻重的狂子!”

他断喝一声,目中杀机无穷,扬剑砍去,有灵力淡淡,笼罩在他的周身,长剑飘忽,透着清灵之意,只是其内的锋芒,却格外摄人心魄。

在那一剑刺去的途中,他长剑抖动,更是突兀变成了五把,让人分不出真假。

“果然是好剑法!”

面对这一剑,林修赞叹一声,他不躲不避,看着那长剑贯刺而来。

“还敢猖狂!”

看的林修并不躲避,赫连海一声斥喝,只是他的目中,出现一缕得色,此子如此大意,怕是要被他一剑斩杀了。

虽然刚刚赫连山被瞬间击倒,让众人都是有些迷惑,但他却不觉得,这事情会再度发生。

因为他比赫连山强大太多太多。

而其眼中的杀机与得色,被林修清楚的捕捉到。

与此同时,周遭议论声再度响起。

“赫连海,是赫连生的亲身哥哥,一身实力,比赫连生强上太多,早就步入了天人二重天。”

“一手幻剑,更是使得出神入化,每把都为真,却都又为假,躲得过一把,却也躲不过两把。”

“上一届的群英会,就是藉由此剑法幻化三剑,冲进了前十的行业,如今一出手便是五剑,便是能看出,较之以往,精进不知道多少。”

“这小子不躲不避,肯定是被吓傻了,怕是要溅血了,不过却也是这小子自作自受。”

“倒也未必,刚才他就不曾躲避,赫连山不是直接被他打晕过去了,这话不好说啊。”

“你那是不知道,赫连海,抵得上十个赫连山。”

林修站在原地,听的议论,他颇为无奈。

仅这一日,他就听了太多对于他人的吹捧。

大人物,总是对小人物一无所知,而小人物,却总能对大人物如数家珍。

而比小人物强的,在他们眼里,便就都是大人物了。

不过这却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懂了,赫连海,完全就是在污蔑他。

不用再判断。

因为那一剑劈来,毫不留情,其目中,更是透着凛冽的杀机。

“你的弟弟,被我打的,五脏六腑都粉碎吗?”

“好。”林修淡淡道,目中渐是充斥上了一股冷冽之色。

他从未想过,下山要与人起争执,却被如此欺负。

虽然他单纯,却也明白,试练台上的污蔑,断不可能是没有理由。

而这两人,却是夏族子弟。

只要认真琢磨,便能明白,怕是神威王赫连生,要他们做的。

“果真是这样吗?”

林修思忖,他转过头去,看向二楼内阁,却是发现,赫连生坐在内阁中,正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试练台,其目中,满是杀机。

而在他注意到林修的注视时,却是微微错愕,旋即换上一个慈和的笑容。

林修冷笑一声,自己已经确定,变脸色又有什么用。

他心中此时已经知晓,赫连生的杀机,自然是对自己。

林修懂了。

怪不得,他会说出先试练的话来。

他回过头来,眼见得长剑刺来,目中冷冽,瞬间涌动起来。

夏族,果然是好不要脸,为了龙雀刀,当真是撕扯干净了面皮!

“蛟,你懂的,都打坏!”

第7章 打丫挺的

林修轻咳一声,他轻声开口,肩头小蛇摇动,再度消失不见。

而正冲来的赫连海,见得林修一直面色平静,便是有些不爽。

见得林修转头看向二楼,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他却是内心一喜。

只是,当林修当杜回过头来,那目中的冷冽,却是让他心头一震。

而待是见得那小蛇消失不见,更是从未有过的危机感,突兀出现在他的心中,令的他的汗毛都是炸束了起来!

“不好!”赫连海瞳孔一缩,却是见得一道银光烁烁,朝着他疾射而来,有心想要闪躲,但长剑刺去,无法收回,他亦无法躲避。

这一刻,他呼吸急促,眼中只剩下那银色的光影,挤满了他的视线。

轰!

银色光影瞬间撞击在他的身上。

噗!

如遭雷击,他闷哼一声,手中长剑离手,即刻张口,鲜血活着内脏,被一口吐出。

他瞬间跌倒在地。

这一切,说起来虽然漫长,但实际上,从剑刺去,到赫连海跌倒在地,却不过只有十几秒的时间。

看着赫连海,林修一脸温和,他嘴角扬起,银色小蛇已经再度回到了他的发间。

只是林修的笑意虽然温和,但在赫连海看来,却犹如魔鬼的笑意。

“你好狠!”他咬牙开口道,望向林修,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几乎疼痛的都是要晕厥过去。

“狠?”林修眯眼,漆黑的眸子里,有着冷芒缓缓涌动。

他从不觉得他狠,他自觉,他是个性情平和的人。

只是,林家子孙,一向不喜欢被人泼脏水。

既然他说赫连山已经五脏六腑粉碎,那自己便叫他五脏六腑都粉碎。

也算是对得起这污蔑!

“好个心狠手辣之人!”

“如此毒辣,群英会绝对容不下他!”

见得台上的景象,台下众人纷纷苛责起来。

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并未看清,只见到一道银光闪烁,赫连海便是跌倒在地,连内脏都是吐了出来。

这让他们觉得,林修着实太过毒辣,下手太狠。

有些不阳光。

而众人惊疑不定,又一位夏族高手飞身上台,但还没等众人振奋,“碰”的一声,银光飒沓,那高手竟然再度倒飞回来。

“放肆!”

斥喝声不断响起,数十道身影再次纵上试练台,林修目中寒芒便是愈发浓重。

看来这群人,是铁下心,要将他留在这台上了。

那他也没有必要,手下留情了。

“蛟!”他断喝一声。

银光飒沓,一道道身影飞出,皆是口喷鲜血,跌倒在试练台上。

试练台上,血腥味浓郁,一些离得近的人,都是有些恶感。

但这远不如他们的心惊。

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试练台上,已经躺了密密麻麻的数十人。

这让他们看向林修的目光已然起了变化。

不管是否依仗外物,此时的林修,已然证明了他的能力。

台下众人,已经不敢再嘲笑质疑。

毕竟,哪怕依仗外物,但外物足够强,也能够让他们闭上嘴。

“太可怕了!”

二层内阁中,见得试练场的情景,执事心惊,若是任由此子猖狂下去,少不得要生出一场大祸端。

念及至此,他朝着夏王侯拱手,道:“王爷,不如我就此出手,将他拿下,就说这林修扰乱群英会的秩序,想来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你有些急躁了。”夏王侯轻轻摇头,眸子间,闪动着莫名的光芒:“我夏族,从不以大欺小,何况刚刚已然点头允诺交战,他并未有错。”

“真正不顾秩序的,是我夏族男儿,之所以未曾有人说话,那是因为那林修不曾抗议,若是你就此出手,那么我们一定会落下话柄,在这一些人的手中。”

“免不得会被嘲笑。”

执事神思微动,便是知会了赫连生的意思。

“那王爷的意思是?”紫袍执事开口。

“轻柔。”夏王侯却不理他,反倒是自顾自的呼了一声。

有脚步声轻微,却自瞒不过执事,他转过头去,突然呆滞,闪过惊艳之色。

但见一名少女,不过十八年岁,容貌可说绝色,身子婀娜间,缓缓而来。

其绝美的脸庞上,却是涌动着冷漠,犹如万古不化的寒冰。

其一步步走来,更是有着寒气氤氲,如生在她的脚下,随着步伐逼近,哪怕此时处于酷暑,执事仍旧感觉浑身一冷,打了个寒颤。

回过神来,执事不由得惊喜出声:“有郡主出手,那贼子,必难逃被镇压的下场!”

夏轻柔却不看那执事一眼,她在赫连生面前站定,施了一礼,询问道:“不知道义父,找我有什么事?”

“小事,自然不会麻烦轻柔。”赫连生乐呵呵道,一扫往前的沉静既阴霾,看起来,犹若一位慈祥的父亲。

他转过头,看向试练台中的林修,慢声道:“轻柔,场中那人,唤作林修,跑来我族讨要龙雀刀,且已经打伤众多年轻高手,我夏族已然丢了脸面,所以,为父是想让你……”

然而他话却是还没说出口,却见得夏轻柔轻点榛首,道:“懂了。”

赫连生略有错愕。

下一刻,夏轻柔迈开步子,来到窗前,一步踏出。

她身轻如燕,又似一片落叶,施施然,飘向试练台。

“郡主,果然是绝代风姿啊。”见得夏轻柔的动作,内阁中,执事面透一丝沉醉。

“倒也是。”

赫连生笑笑,他摩挲玉扳指,虎目威严,却更有着让人看不透的深邃。

“的确风姿绰约,但可惜了,虽是夏族人,却不是自家的女儿……”

试练台前。

夏轻柔飘向试练台,自然躲不过一众人的视线。

毕竟,太过显眼。

“天啊,居然是夏轻柔!”

见得倩影飘下,台下顿时呼声四起,远不同与之前几名高手,没有吹捧,只有一声惊呼。

虽只是一句话,但其中含着信服,更有着迷醉。

林修蹙眉,他看向飘来的夏轻柔,眯起眼睛,细细打量起来。

“居然还是个美女,不过在我族内年轻一辈中,也只能排上中等姿色!”他内心暗暗道。

不过此女的实力,怕是要比姿色强上不少。

毕竟在数十人皆被自己瞬间镇压的情况下,周围的人还能起如此惊呼,林修心下了然,此女,绝对不简单。

他神思驰动间,夏轻柔已然落下。

第8章 夏轻柔

她足尖轻轻点在台上,不起半点烟尘。

甫一落地,望着周围弥漫的血气,她微微蹙眉,好看的琼鼻皱起,似是有些讨厌这股味道。

至于那躺在地上的数十位夏族高手,她却看也不看一眼。

视线挪移,夏轻柔直是看向了林修,这,就是要收拾的人。

“你,要我族的龙雀刀?”她冷冰冰的开口道。

“你族?”闻言,林修蹙眉,他开口解释道:“龙雀刀,是我家族之物,与你夏族无关。”

“不管是谁的,你都该好好商量,而不是贸然动手。”夏轻柔摇摇头,道:“现在你打了我族的脸面,就应该付出代价!”

最后一字落下,她,直接踏步而出。

她莲步挪移,足下如生出花朵,走过之处,花香弥漫,掩盖了试练台上浓郁的血腥味。

有灵力涌动,整个试练台上,仿佛突然置身池水之中,水波荡漾,一朵朵莲花开放,看上去有些虚幻,占据了整片试练台。

林修见得夏轻柔的行为,不由得苦笑一声。

这怕是又要开始打了,虽然这姑娘姿色不过中等,但他着实苦恼。

毕竟,对女人动手,着实不好。

而且,听夏轻柔的话,他却也不懂,这个姑娘,到底是否知道事情的缘由。

兀自思索着,他鼻尖一动,却是有股花香,侵入了他的口鼻之中。

让人好生陶醉。

“什么东西?”

林修回过神来,便见到夏轻柔素手清扬,有灵力涌动,不过眨眼,一朵朵莲花摇曳,出现在试练台上。

“夏族轻柔,不才讨教!”她轻喝一声,莲花朵朵,朝着林修移去。

还未反应过来,林修的脚掌,就已经被莲花缠绕,他死死挣扎,却根本就不能动弹。

“莲花异象!”林修目透一缕惊奇之色。

“莲花异象,在三千等异象中,排位第一百四十三,属于上等异象,有着迷惑心神的能力。”

“其更是有着杀伐之力,虽唤作莲花异象,却如罂粟,让人无声无息间沉醉,却不知道落入了致命的险境。”

“这异象,到了绝顶,一念起,莲花开满湖泊,就连四重天的高手,都要迷惑好一阵。”

“而若是有一位排位地一百二十一的青海异象,与之融合,两大异象完美结合,定会成为十大异象中的莲海异象。”

“届时,一念花开成海,就连天人五重天的高手,都能被轻易镇压!”

林修脑中迅速闪过关于这莲花异象的讯息。

他看向夏轻柔的目光有些吃惊。

没想到这姑娘,年纪轻轻,便已经达到了天人三重天,所演化的异象,更是如此强大。

怪不得,台下众人安静下来,想必是陷入了这异象天生的迷惑,所以才不言语。

林修警惕四周,这些莲花太过烦人,他根本无法挣脱。

而与之相反,银色的角蛇飘出他的发间,浮在空中,在整片试练台上,欢快的游走起来。

格外开心。

“你是高兴了,我现在就很惨。”林修撇撇嘴,看着角蛇,他苦恼的喃喃自语道。

“这是什么?”

见得角蛇的模样,夏轻柔粉眉微蹙,这是尊什么凶兽,怎的在她的神海异象下,丝毫不被影响,反倒是如鱼得水,自在非常。

兴许是水属的荒兽吧,所以才能不被迷惑。

夏轻柔暗道。

压下心头的不安,她双手掐决,口中喃喃自语。

哧哧!

有声响起,试练台上,突兀有水汽升腾,紧接着,仿佛置身冰窖,水汽凝结,化作了无数根锋利的刃,占据林修的四面八方。

“去!”夏轻柔纤纤玉指一点,那些水刃朝着林修飞刺而去。

噗噗噗!

水刃锋利,发出清脆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刺来,大有一种要将他刺得千疮百孔的势头。

林修看着铺天盖地的水刃,只觉得头皮发麻,若是真的被扎实了,怕是瞬间,他就会化作一只刺猬。

“这是要杀人啊!”

他嘶吼一声,丝毫不敢耽误,大声道:“是你出手的时候了,蛟,化作本体,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

“太吓人了!”

哧溜!

听见主人的召唤,银色的角蛇直接窜回了林修身旁,对着那铺天盖地的水刃,小嘴微张,发出细微的吼声。

“不过是头不入流的小兽,能起什么作用。”

夏轻柔如玉的脸上溢出淡淡嘲讽。

但是下一刻,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吼,兀然炸裂在所有人的耳边!

嗷!嗷!嗷!

夏轻柔捂住耳朵,这一秒,她觉得几乎头脑都要裂开。

周遭人种亦是如此。

而那漫天水刃,亦是不知为何,突兀滞在了空中!

片刻后,龙吼声渐弱,试练台上,却是一片烟尘弥漫。

待得烟尘散去之后,夏轻柔凝神,向着林修看去。

下一刻,她面色剧变,一直淡漠的绝美面庞,浮现震骇之色。

像是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开始坍塌。

“这……是什么!?”她喃喃自语道

但见场中,银色小蛇已经消失不见,林修身旁,一条数十丈的银色蛟龙盘旋,将其围在中央,龙须延长,龙角如天剑,耸入云霄,四只爪苍劲有力,光滑的身躯,泛着釉色的光芒。

待得夏轻柔目光扫去的那一瞬间,蛟龙目中有着一丝不屑,他尾巴轻轻一动,“呼啦啦”的声音响起,那漫天水刃,便是化作了碎屑,落在了地上。

“居然是……天人五重天的荒古蛟龙!”夏轻柔抿了抿嘴,看向蛟龙,她隐约有些敬畏。

且她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蛟龙一属,为龙族后裔,其大多天生既是三重天。

而像这条,头生赤角,身下延有四足的,最起码,也要是五重天的绝顶荒兽。

若是再进一步,生出鳞片,就是返祖成龙了。

但在这个时代,却是有些不可能。

故而五重天的荒兽,几乎,是这神州大地上,最为强悍的一类存在了。

夏轻柔有些疑惑,她扫一眼林修,却也没有发现,其有什么特殊。

除了长得好看点。

不过,能有着这样的一尊荒兽护卫,这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夏轻柔心头暗暗思忖。

而二楼内阁中,赫连生已然脸色铁青一片。

见得蛟龙,他便是再也忍耐不住,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碰!

他掌指用力,手中的茶杯化作齑粉,透过指缝哗哗飘落。

“他怎么会有一尊五重天的蛟龙守护,这让我怎么杀他!”

他暴跳如雷。

万界神祖:万古天穹,我为神祖!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