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八千年:一次意外,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流浪八千年:一次意外,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第1章 记忆复苏

江城东郊,盘山公路旁。

杂草丛中,一只脏兮兮的手从泥土中探出,紧跟着姜河从蓬松的泥土之中爬出。

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之后,姜河拍了拍身上沾的泥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处。

胸前衣衫处破了一个洞,些许的血渍残留其上。

一个小时前,就在心口的这个位置,姜河被人刺了一刀。

凶手对自己的刀法很有信心,一刀刺穿了姜河的心脏之后,就将他拖到这里掩埋了,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时候姜河竟然又活过来了。

非但如此,姜河心口上的那道伤口连疤痕都没有留下,完全的愈合了。

姜河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心口位置,微微一笑,喃喃自语道:“浑浑噩噩二十多年,本以为还得过几年才能复苏记忆,没想到这一刀竟然让这一切都提前了,天意啊!”

姜河,江城二流家族姜家的人,从出生的时候就体弱多病,心智弱于常人,从小到大都是呆呆傻傻的,没少被人笑话。

可是,没有人知道,姜河还有一个身份。

长生者!

姜河自三皇五帝时期存活至今,数千年的寿元,自始至终都是以红尘过客姿态静观世事变迁。

二十多年前,姜河准备好了一切,意欲离开这一界去追寻那缥缈的仙域。结果,在渡劫关头,被自己的九大弟子联手偷袭,导致功亏一篑差点魂飞魄散。

一缕幽魂诞生在了江城姜家,成为了姜家的痴呆儿。

今日的这一刀,刺激了姜河体内的那缕幽魂,曾经的记忆算是彻底的苏醒了,不再是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了。

九大弟子联手偷袭的那笔帐,姜河自然不会忘记,但是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曾经的记忆复苏了,等实力恢复一些再说。

至于今日刺杀自己的那人,姜河可以断定绝对不是自己的那几位弟子派来的,若是他们知晓姜河还活着的话,必然会亲自前来灭杀,不可能只派一个普通的杀手来的。

那么,这杀手是谁派来的?

姜河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的猜测,轻叹一口气,朝着江城方向走去。

傍晚时分,江城东城区,凯旋小区。

这座有些老旧的小区,就是姜河现在的家了。

自从一年前姜河和柳媛媛成为有名无实的夫妻之后,他就离开了姜家搬到了这里居住。

柳媛媛是江城柳家的人,在江城之中,柳家和姜家的地位势力差不多。柳媛媛是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女,姜河是出了名的痴呆儿,他们俩的结合,当初在江城之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让不少人为之错愕不已。

姜河回到小区楼下的时候,看到了一辆豪车停在了单元楼下,车旁站着一男一女两人。

那个身材姣好五官精致身着黑色套裙的女人,就是姜河的妻子柳媛媛。而那个身材高大看起来很是俊朗的男人,姜河也认识他,那家伙是江城李家的二公子李超群。

这个李超群,一直以来都是柳媛媛的追求者,即使知道柳媛媛已经结婚了,仍旧没有放弃,完全没有将姜河放在眼里。

“媛媛,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意的,只要你点头,其他的事情不用你过问,我自会处理好一切……柳家和姜家的联姻就是个笑话,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姜河……”

“李先生,如果您今天来找我仅仅是想说这些的话,就请回吧!”

柳媛媛平静的看着李超群,轻声说道:“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老公,我不会跟他离婚的!”

闻言,李超群的脸色有些难看了,沉声说道:“一个傻子,值得你这样维护?你知不知道现在其他人怎么看你的?姜家那边明显是已经放弃了那个傻子了,你何必要跟着他吃苦,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话未说完,姜河已经走近了。

看到姜河身上衣衫脏兮兮的样子,柳媛媛愣了一下,随后微皱眉头。

而那个李超群,则是露出了一副见鬼的样子,瞳眸猛地缩了一下,似乎在这里见到姜河是一件很意外的事情似的。

当看到李超群的那震惊错愕的神情之后,姜河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原本姜河心中仅仅是猜测而已,但是现在看来,不久前的那刺杀的凶手,极有可能和这个李超群有关了。

或许是做了亏心事的缘故,李超群眼神有些闪躲不敢直视姜河,似乎心神在这一刻有些慌乱了。

柳媛媛看了看姜河,然后淡声对李超群说道:“李先生,我老公回来了,就不跟你多聊了。我当初做出了选择,就不会后悔,您以后还是别来了,我不想让人误会!”

李超群脸色难看,没有回应,阴沉的瞥了姜河一眼。

柳媛媛微皱眉头瞥了姜河一眼,说道:“怎么搞的?”

姜河笑了笑,说道:“不小心掉沟里去了!”

“赶紧回家换衣服!”

说着,柳媛媛率先转头走进了单元楼内。

对于自己妻子这颇为冷淡的态度,姜河不以为意。

姜河没有随着柳媛媛走进单元楼,而是来到了李超群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李超群。

李超群经过了刚刚的心神慌乱之后,现在已经渐渐平复下来,看到这个傻子笑嘻嘻的看着自己,顿时生出了些许的火气。

“看什么看?该死的傻子……”

“我能活着回来,你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姜河直接打断了李超群的话。

闻言,李超群愣了一下,眼神有些变了。

姜河笑眯眯的拍了拍李超群的肩头,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这个人心眼很小,这笔账我记下了,咱们慢慢算!”

说完,不理会李超群满脸错愕状,姜河转身走进了单元楼内。

良久之后,李超群黑着脸上了车,拿着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李超群咬着牙说道:“姜河还活着,他怎么没死?”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不可能,我的刀已经刺穿了他的心脏,他没了呼吸心跳之后我才将他掩埋的……”

“刚刚我见到他了!”

李超群额头青筋暴起,抓着手机的手指骨都泛白了,很用力,嘶吼咆哮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只要他死,那个傻子竟然敢威胁我,他必须死。孤狼,如果你再失手的话,我敢保证你一分钱都拿不到,你的名声也得受损……”

“你威胁我?”电话那头那沙哑的声音阴测测的说道。

李超群愣了一下,随后心中咯噔了一下,刚刚怒气冲头忘了对方是什么样的存在了,有点失去理智了。

李超群急忙说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等我消息吧,这次会让他彻底的消失的!”

孤狼直接挂断了电话,李超群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恨恨的一咬牙,猛踩油门驾车离开了凯旋小区。


第2章 我有明珠一颗

家中,姜河换好了衣服,顺便冲了个澡。

客厅里柳媛媛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捏着眉心一副有些疲惫的样子。

看到姜河来到客厅之后,柳媛媛深吸一口气,说道:“明天家族聚会,你明天中午跟我回老宅子一趟!”

“好!”姜河回应的很干脆。

柳媛媛欲言又止,轻叹一声,说道:“如果明天有人找麻烦,你尽量忍一忍……”

这明显就是话中有话了,柳媛媛刚刚那疲惫的神态,很可能和明天的柳家的聚会有关了。

姜河咧嘴一笑,说道:“放心吧,谁会跟一个傻子多做计较,应该不会有人找我麻烦的!”

听姜河这样一说,柳媛媛怔愣一下,看着姜河,似乎有些疑惑。

今天的姜河,似乎有点不太一样了!

柳媛媛也没有多想,摇摇头,说了一声自己有些累了,直接回她的房间了。

看着柳媛媛那紧闭的房门,姜河也是轻叹一声。

这个女人哪都好,就是性子太倔了,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扛,姜河能够看出来,她太累了。

自从她的父母车祸去世之后,她一直想要证明自己,想要从柳家之中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这对于她来说太难了,毕竟她的那些叔伯都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现如今姜河的记忆已经复苏,若是有他帮助的话,别说让柳媛媛从柳家之中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了,就算是彻底的掌控柳家都不是难事。

这些不急,先解决了另外一件事再说。

今日刺杀姜河的那个凶手肯定和李超群有关,李超群知道姜河没死,必然还会有所行动的。

姜河有预感,今晚那个杀手必然会再来的。

姜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来到了窗边,盯着窗台上的那盆花。

那盆花,看起来很普通。

但是,这株花,姜河足足养了二十多年,也是姜河从姜家之中唯一带出来的东西。

姜河轻轻的抚摸着那株花,眸光柔和,轻声说道:“老朋友,该醒了!”

那株花枝叶摇曳,像是听懂了姜河的话似的,花蕾轻轻摩挲着姜河的手掌,像是个撒娇的孩子似的。这一幕若是被人看到的话,必然会惊掉一地眼球的。

夜幕降临,柳媛媛早早入睡,姜河轻手轻脚的端着那盆花离开了家。

姜河在单元楼下待了一会之后,察觉到了暗中有人盯着自己,姜河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快步朝小区外走去。

那个杀手果然来了!

姜河引他离开小区,没过多久来到了距离小区不太远的一处公园。

公园内冷冷清清,夜风拂过,树叶哗哗作响。

在公园的角落处,姜河端着那盆花,顿足转身。

一道身影,宛若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距离姜河十余米之地,冷冷的看着姜河。

这个人看起来只不过是三十来岁的样子,身形消瘦,一双眼睛宛若鹰隼似的,很凌厉的感觉。

“你故意把我引来的?”

孤狼冷冷的看着姜河,声音沙哑的说道:“你察觉到了我?知晓我会来杀你?”

姜河微笑,没有回应。

孤狼眼神更加的森冷,说道:“我很好奇,之前我明明已经刺穿了你的心脏,为何你还能活着?”

姜河依旧微笑,开口说道:“李超群为何要杀我?仅仅是为了得到柳媛媛?应该还有其他的什么目的吧?”

李超群或许真的喜欢柳媛媛,但是身为李家的二公子,真的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做出买凶杀人这么疯狂的举动吗?

姜河总感觉这件事的背后还有着其他的原因。

孤狼手一翻,一柄闪烁着寒芒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阴森森的说道:“等你死了之后,我会告诉你答案的!”

话音落,孤狼身影一闪,极速朝姜河那边冲了过去,手中的匕首宛若惊鸿,直接刺向姜河的脖颈。

但是,在那匕首即将刺中姜河的脖颈的时候,孤狼心生警兆。

常年游走生死边缘,对于危险的感知已经到了极其敏感的程度,孤狼没有丝毫的犹豫,身影猛地一扭,直接暴退。

退开数米距离之后,孤狼警惕的看着姜河,确切的说是看着姜河抱着的那盆看起来很普通的花。

刚刚的那种危机感,就是从那株花上面传来的,孤狼不会感应错的。

可是,这才是让孤狼感到很不可思议的地方。

一株花,能够有什么危险?

“你的感知能力倒是不错!”姜河微笑说道。

孤狼脸色阴沉,森声说道:“那是什么鬼东西?”

姜河没有回应,他只是轻轻的将那株花从花盆之中拔了出来。

当那株花脱离了花盆的时候,根茎枝叶宛若灵蛇般的抖动缠绕起来,伴随着那株花一起,萦绕在了姜河的掌心处。

孤狼也算是见过不少大世面的人,此时看到这样的一幕,也难免眼角抽搐瞳眸紧缩起来了。

“嗡~”

微微清鸣之声响起,那株花的根茎似乎在缓缓的融合,渐渐的散发出了微弱的妖异光芒,墨绿、鲜红之色交融,渐渐的形成了一颗眼珠大小的珠子。

看着手中的这枚妖异珠子,姜河的笑容更加的璀璨,喃喃说道:“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随后,姜河看向孤狼,轻声说道:“你应该感到很荣幸,除了我那几个不孝的弟子之外,你是第一个见到我这宝贝的!”

孤狼心中已经颤抖起来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

没有任何的迟疑,孤狼脚下猛地一蹬,使出了全力,想要急速逃离这里。

而就在此时,姜河的声音在孤狼身后响起。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而今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话音落的刹那间,孤狼身后毫光大盛,孤狼感觉自己像是突然间掉进了泥潭中似的,全身僵硬无法动弹了。他的身躯一点点的沉进了大地之中,孤狼惊恐想要嘶喊,但是口中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妖法邪术?

自己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

悔恨不甘,可是已经晚了!

仅仅呼吸间的功夫,在杀手界比较有名气的孤狼,生生被活埋了,至死他都不明白姜河那施展的是什么样的手段。


第3章 柳家老宅

孤狼的死,对于姜河来说只不过是个小插曲罢了。

姜河将那枚妖异的珠子直接吞进了腹中,转身离开了这座公园。

凶手虽然死了,但是幕后的那个李超群还活着,姜河自然不会轻易地放过他,这笔账慢慢算。

当姜河离开这座公园没多久,数道身影鬼魅般的出现在了之前姜河和孤狼所在的这片区域,皆是皱眉四下探寻。

其中一位扎着马尾的女生疑惑说道:“刚刚那道光就是从这里传出的,怎么察觉不到任何的异样?”

一位青年挠着头嘟囔说道:“奇了怪了,若是有宝物之类的出世,不可能这么快就消失啊!”

领头的那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来到了刚刚姜河所站立的位置,神色凝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不是什么宝物出世!”

老人沉声说道:“应该是某位宗师级别的强者在这里出手导致的!”

闻言,几位年轻男女皆是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老人。

那位马尾少女惊呼道:“周老,您老是开玩笑吧?宗师级别的强者?这怎么可能?”

周老没有回应,指了指脚下的位置。

姜河刚刚所站的位置,周边尺余的泥土变得有些焦黑,有点像烈焰炙烤后的症状,但是又有本质上的不同,若不是细心观察的话根本察觉不出来。

“内劲外放?!”

那几位青年男女满脸错愕,瞪大了眼睛。

普通人不理解内劲外放代表着什么,但是这几位都是修行武道之人,怎么会不明白呢!

真的有宗师境的强者来过这里?

偌大的江城,仅有两位宗师境的强者,是哪位闲着没事大晚上的跑这里来的?

不仅那那些青年男女疑惑不解,那位周老也是好奇不已。

“萱丫头,查一查这公园周边和内部的监控录像!”

周老眸中光芒闪烁,沉声说道:“这个时间段进出这座公园的人不多,看看到底是哪位前辈来过这里!”

“是!”马尾少女应声。

……

而他们所猜测的那位‘宗师境强者’,此时已经回到了凯旋小区。

回到家中的姜河,轻手轻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盘坐在窗边,沐浴着月光,吸收着月华之力。

当年姜河被背叛,一缕残魂携混天珠降生姜家,为了防止那几个背叛自己的弟子追寻到自己的残魂,姜河并没有携混天珠转生,而是将其栽种。

现如今,记忆苏醒,经历了这么多年,估计那几个叛徒早就以为姜河魂飞魄散了,姜河这时候融合混天珠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吸收月华太阴之力,混天珠开始渐渐的改造姜河的体质,想要恢复曾经的巅峰状态,估计得耗费一段时日。

那所谓的宗师境强者,在姜河的眼中,只不过是化劲级别的强者而已。

明劲、暗劲、化劲三大境界,迈入化劲之后,能够破金开石,内劲外放,打人如挂画,一掌下去能够将人定在墙上久久不落。

在普通的武者眼中,化劲就是最高的境界。

但是,对于姜河这样修仙的长生者来说,这只是修仙路的开始罢了。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姜河长吐了一口浊气。

这一世的身体过于羸弱,需要好好打下根基才行,虽然仅仅过去一夜的时间,但是姜河现如今的身体素质绝非普通人可比了。

清楚的感受到混天珠在自己的丹田内游走,感受着体内的温热劲气运转,姜河满意的点点头。

旁边房间内传来了些许的动静,柳媛媛已经起床了。

她敲了敲姜河的房门,姜河打开房门之后,顿时眼前一亮。

今日的柳媛媛略施粉黛,换上了一身比较休闲的衣服,看起来很是青春靓丽的感觉。平日里见惯了柳媛媛穿着正装的模样,此时见到柳媛媛换上这样的服装,难免让姜河有那么一丝的心动了。

柳媛媛看了姜河一眼,淡声说道:“洗漱一下,我带你去买衣服!”

姜河很干脆的洗漱一番之后,跟着柳媛媛出门了。

在江城的商业街逛了一圈,买了一身比较贵的衣服之后,姜河穿上新衣之后,顿时让柳媛媛也眸中闪过了一抹光芒。

人靠衣衫马靠鞍,加上姜河昨夜吸收了一夜的月华之力,整个人的气质有了些许的变化,有种和以前判若两人的感觉了。

如果他不是个傻子的话……

柳媛媛心中轻叹,眼神黯然,带着姜河离开了商业街,开车驶往柳家的大宅院那边。

柳家大宅院在临近东郊之地,占地面积很广,老宅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了。

老宅前有一座很大的广场,当柳媛媛和姜河来到这边的时候,这里已经停了不少的豪车。不少人陆陆续续的下车,朝老宅子大门那边走去,显得很是热闹。

这里不少人都不是柳家的人,而是柳家不少产业的一些负责人高层等。

名义上今日是柳家的家族聚会,实际上也算是对于柳家名下一些产业进行整合调整的会议,能够来此的人就算不是柳家的子孙,也是一些在柳家产业中占据很高地位的人。

姜河发现,柳媛媛的神情有些紧张,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昨日就发现柳媛媛仿佛很疲惫的样子,还提醒姜河今日可能会有人找麻烦之类的,难道今日在这边真的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柳媛媛深吸一口气,很认真的看着姜河,说道:“记住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今天不论谁找麻烦,你尽量忍着,我来解决!”

“好!”姜河点头回应。

随后,柳媛媛和姜河走下车,朝老宅大门那边走去。

一些人看到柳媛媛和姜河之后,皆是露出怪异的神色,刻意的和他们俩拉开了距离,甚至还有人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似乎一副等待着看好戏的样子。

柳媛媛没有理会那些人,轻挽着姜河的胳膊走进老宅大门。

“哟,媛媛来啦!”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哼哼着说道:“怎么把你那傻子老公也带来了?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说话的那个家伙,是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一副不屑厌恶的神情看着姜河。

这个家伙名为柳冲,是柳媛媛二伯的儿子。

当年柳媛媛的父母离奇车祸去世之后,遗留给柳媛媛的家产,有一部分就被她二伯夺走了,美其名曰代为管理。

面对柳冲的奚落嘲讽,姜河不以为意,不是姜河的脾气好,而是在他眼中这柳冲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懒得跟他计较。

“堂哥,说话注意点!”

柳媛媛冷冷的看着柳冲,说道:“这里还轮不到你当家做主,若是再乱称呼,别怪我跟你翻脸!”


第4章 找人投资

柳媛媛这么一说,柳冲哼了一声。

他斜眼看着柳媛媛,阴阳怪气的说道:“都说傻子会传染,刚开始我还不信,现在真信了!这家伙明显已经被姜家放弃了,真不知道你还这么维护他干什么?堂妹,别怪当哥哥的没有提醒你,你真该想想后路了,如果还是一意孤行的话,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的,你自己好好斟酌!”

这家伙明显是话中有话,柳媛媛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之后,拽着姜河与他擦身而过了。

身后,柳冲哼哼一声,像是自语又像是说给柳媛媛听。

“鸿翔公司资金链断了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出去了,不少人都已经跳槽了,公司现在还剩多少人?这个月的薪水还能发出来吗?死撑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番话,让柳媛媛身躯颤了一下,挽住姜河的手臂力度增加了一些,但是她没有回头,咬着牙往前走。

姜河转头瞥了柳冲一眼,看到了柳冲那得意的阴笑。

对于柳媛媛的那公司的事情,姜河稍微了解一些,那就是一个小公司,市值几百万而已。那是柳媛媛所有身家了,一旦那公司出问题了,柳媛媛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柳媛媛想要证明自己,并没有在柳家产业中任职,拿着自己的所有积蓄创办了这家公司。鸿翔公司出现问题,姜河感觉很可能和柳家这边的某些人有关。

柳媛媛没有将自身的困境告诉姜河,不代表姜河帮不上忙。

自己老婆的公司资金链断裂?

简单!

找人投资不就行了!

几十年前,姜河指点过一些人,其中有个人似乎在江城混的挺不错的,好像叫什么苏鹤鸣。

嗯,还记得他的联系方式,回头找他帮个忙。

快走到老宅子议事大厅的时候,姜河借口去一趟洗手间,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摸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与此同时,江城北城区,帝江集团公司所属的大厦内,正在召开董事大会。

帝江集团公司,隶属江城苏家。

和柳家姜家不同,苏家是江城的一流顶尖家族,不仅在江城名望很大,其很多产业在全国都是赫赫有名的,甚至还有不少的海外产业。

在江城之中,苏家算得上是龙头了。

今日,许久都没来集团公司的老董事长苏鹤鸣也来了,大大小小高层都有些紧张,对老董事长投以敬畏的目光。

诸多的董事,面对苏鹤鸣的时候也是恭敬不已。

这位老董事长的事迹,在江城内堪称是传奇了,凭借一己之力,将本已经败落的苏家生生的带到了现如今这般高度,其大魄力和高明的手段,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今日召开董事大会,是帝江集团公司对于海外一些产业的调整,会议进行的如火如荼,老董事长提议的一些事情和条款,没有人反对,尽数通过。

而就在此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在偌大的会议室内响起。

不少人身体一颤,顿时怒目皱眉扫视四周。

帝江集团公司明文规定,重要会议的时候,都是不准许携带手机的。

谁这么大胆?

几秒钟后,当看到老董事长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之后,在场的董事皆是一愣,随后急忙收起怒色,低着头全当没看见了。

苏鹤鸣也是疑惑,他的办公用的手机,一般都是放在秘书那边的,自己的私人手机号码只有极少一些人知晓。

这是个陌生的号码!

苏鹤鸣下意识的准备挂断的时候,鬼使神差的犹豫了一下,接通了电话。

“苏鹤鸣在不在?”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声音。

苏鹤鸣微皱眉头,沉声回应说道:“我是苏鹤鸣,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私人号码?你……”

“哦,我是姜河,四十年前咱们见过面,就在江城东河岸码头,你小子哭着要跳江,我拉了你一把……”

话未说完,苏鹤鸣噌的一下子站起身来,双眸圆睁,嘴巴张的都快能塞下两个鸡蛋了,全身颤抖不已。

“您……您是……”

苏鹤鸣老脸激动,剧烈喘息着,结结巴巴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来。

会议厅内,诸多董事皆是一副傻傻的样子,怔怔的看着苏鹤鸣。

就算是一些跟了苏鹤鸣多年的老人,都没有见过苏鹤鸣如此激动的样子,都是好奇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为何会让苏鹤鸣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苏鹤鸣的长子急忙来到了他的身边,扶着苏鹤鸣,有些担心的说道:“爸,您身体不太好,别太激动……”

“滚蛋,你懂个屁!”

苏鹤鸣激动的爆粗口,冲着在场的所有董事吼道:“散会散会,都出去……你也滚蛋!”

诸多董事一脸茫然,苏鹤鸣的长子也被踹出会议室,苦笑着看着紧闭的会议室大门,不知道自己的老父亲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诸多董事和苏鹤鸣的长子在会议室外等了几分钟之后,正在猜测着是谁跟老董事长打电话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打开了。

苏鹤鸣红光满面,宛若老树逢春似的,对他的长子说道:“召开记者会,对江城鸿翔公司投资五千万,后续视情况追加,以后那家公司就是咱们的战略伙伴……”

苏鹤鸣说的很快,完全没注意到那些董事和其长子都懵了。

鸿翔公司?

江城有这个公司吗?

主要是鸿翔公司实在太小了,帝江集团公司虽然也偶有投资,但是投资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大型的公司企业之类的,还从没有对这种小型的公司投资过。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件事竟然是苏鹤鸣亲口吩咐的。

刚刚打电话来的那个人,肯定和这个鸿翔公司有关!

在场的诸多董事心照不宣的看了看彼此,心中打定主意回头好好查一查这个鸿翔公司的底,能够被苏鹤鸣如此重视,以后在江城必然会有一席之地的。


第5章 我只借五百万

柳家大宅,挂了电话的姜河悠哉悠哉的朝老宅内的议事厅走去。

注资的事情搞定了,这事姜河也不打算现在就告诉柳媛媛,要不然的话实在没办法跟柳媛媛解释他是怎么认识苏鹤鸣的。

不管怎么样,搞定柳媛媛那公司资金链断裂的问题就行了。

至于苏鹤鸣会投资多少,姜河也没有过问,反正应该会有几百万吧!

而姜河没有想到的是,苏鹤鸣竟然直接投资了五千万,还为此召开了记者会,这消息一旦传出去,鸿翔公司得到的好处就真的数不胜数了。

来到议事厅这边的时候,议事厅中央那巨大的椭圆形长桌边已经围满了人,皆是柳家的产业的高层,柳老爷子坐在首位,听着各个高层汇报。

而柳家的年轻一代的很多人,则是坐在周边旁听,除了身为柳家长子孙的柳恒之外,其他柳家子孙在这时候是没有发言权的。

柳媛媛坐在角落处,她的身边没有其他人,她的那些堂兄妹似乎都刻意的和她拉开了距离,被孤立了啊!

姜河走了过去,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柳媛媛的身边,无视柳媛媛那些堂兄妹的嘲讽不屑厌恶等怪异神情。

对于那些正在汇报工作的高层所说的事情,姜河没有丝毫的兴趣,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柳媛媛,发现她正在攥着她自己的衣角,紧张担忧之色很明显。

姜河忍不住轻轻的拍了拍柳媛媛的肩头,低声说道:“别紧张,这可不像我认识的柳媛媛啊!”

闻言,柳媛媛愣了一下,怔怔的看着姜河。

这真的是自己的那个傻子老公?

怎么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过,因为姜河的这句话,柳媛媛深吸一口气,勉强的压下了心中的那种紧张和担忧。

不管怎么样,都要面对的!

柳媛媛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的话,破产就破产吧,大不了重头再来!

这一刻,柳媛媛心中莫名的对姜河升起了一丝感激和好奇。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柳家那些各个产业的高层离去了,偌大的议事厅内只剩下柳家的这些人,还有姜河这个外姓人。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比刚刚的气氛轻松了一些。

柳老爷子和子孙们说说笑笑,柳媛媛的那些叔伯和堂兄妹们恭敬乖巧,表面上看起来就是温馨的一大家子。

但是,实际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柳媛媛和姜河这边有点被孤立的感觉了。

“小冲这段时间的工作做得不错,一些不懂的事情要多向你大哥学习……”

“小煜也不错,听说你帮你父亲拿下了隆回水岸那边的那块地皮,很好,回头爷爷有奖励……”

“苗丫头,最近别偷懒啊!你刚刚接触水产业那边,多学习了解……”

……

基本上柳家的年轻一辈都被点名了,柳冲等都是一副乖乖受教的模样。唯独柳媛媛这边,柳老爷子似乎是忽略了。

“你们兄弟姐妹好久没有聚一聚了,趁着今天好好聚一聚吧!增进一下彼此的感情……”

柳老爷子说完这番话之后,就准备起身离开了。

而就在此时,柳媛媛站起身来,直视着柳老爷子,开口说道:“爷爷,我有事求您!”

闻言,整个议事厅内寂静一片,所有人的视线都关注到了柳媛媛的身上,神色各异。

柳老爷子深深的看了柳媛媛一眼,眼神复杂,特别是看到柳媛媛身边的姜河之时,柳老爷子微皱眉头,似乎对姜河不太感冒。

当年柳家有难,姜家帮了一次,柳老爷子许诺以后两家联姻共荣辱。

去年,姜家真的提出联姻的事情了,柳老爷子本以为姜家大少意欲和柳家联姻,很是赞成,毕竟姜家大少确实堪称是同辈中的佼佼者。

但是,没想到姜家玩阴的,竟然送来了姜河这个痴呆儿。

柳老爷子想要反悔,但是当年答应的承诺在这江城中很多人都知晓,若是在这时候出尔反尔的话,必然会让柳家名誉扫地的。

柳家年轻一辈的女性中,都不愿嫁给姜河,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真的嫁给姜河的话,那真是一辈子都完了。

而在那时候,柳媛媛主动站了出来,这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说实在的,柳老爷子对于柳媛媛这个孙女还是挺重视的,一直想将她安排进柳家的一些重要产业中任职历练,但是柳媛媛性子倔一直没同意,这让柳老爷子比较生气了。

柳老爷子也知晓柳媛媛想要证明自己,想要夺回属于她的东西,但是柳老爷子是不会同意的,对于家族的利益,他看的很重。

甚至,当初柳媛媛父母去世后,他们管理的一些产业被柳媛媛的叔伯夺取,这其中也有柳老爷子的默许因素。

“堂妹,爷爷累了,别不懂事!”

这时候,柳冲一副正色的模样看向柳媛媛,训斥道:“有什么事,等回头再说……”

柳老爷子摆摆手,打断了柳冲的话,缓缓的坐下身来,看着柳媛媛,轻声说道:“媛丫头,有什么事求爷爷?”

柳媛媛紧攥拳头,指骨都有些泛白了,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我……我想问您老借一些钱,五百万就可以了,一年之后连本带息偿还……”

闻言,在场众人怪异神色更加浓郁了。

柳媛媛的那些叔伯像是没听见似的,皆是低着头整理手中的文件,柳冲等堂兄妹皆是用幸灾乐祸等神情看着柳媛媛。

“为了你的那个公司吗?”

“嗯!”

柳老爷子看着柳媛媛,轻叹一声,说道:“丫头,你为什么这么倔呢?回来吧!以你的能力,咱们家那么多的产业,足够你发挥才能……”

“爷爷!”

柳媛媛打断了柳老爷子的话,很坚定的说道:“我只借五百万!”

看着一脸坚定的柳媛媛,柳老爷子仿佛看到了柳媛媛的父亲,自己的那个儿子,曾经也是如此的倔强……

不过,这样一来,柳老爷子心中也有些怒了。

怒的不是柳媛媛的态度,而是因为姜家,因为姜河这个痴呆儿。

自己的这个孙女,原本有更好的夫婿更好的前程,现在全毁了,都是因为她现在旁边坐着的那个傻子。

“啪~”

柳老爷子猛地一拍桌子,怒目圆睁,说道:“好,爷爷给你五百万,不要你还了。只有一个条件,你现在立刻和那混蛋小子离婚。爷爷这张老脸也不要了,姜家那边咱们以后也不搭理了,流言蜚语随他们说去吧!如何?”


第6章 老婆,有人给你公司注资了

若是在平时,柳老爷子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主要是柳媛媛的那份倔强,让柳老爷子心中的某块地方被刺激到了。

柳老爷子发火,把在场不少人都吓了一跳。

柳冲等一些人,看向柳媛媛的眼神,那种幸灾乐祸的神色更加的浓郁起来。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柳媛媛的选择。

柳媛媛的脸色有些白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柳老爷子,心中不免升起了些许的绝望。

和姜河离婚?

柳媛媛真的没有想过,并不是说她心中对于姜河有多大的情感,而是柳媛媛知道,一旦今天自己妥协的话,那么这么久以来她想要证明自己而所做的一切都要付之东流了。

当初她主动要求嫁给姜河,并不是看重姜河背后的姜家,而是不想被别人摆布。

身为柳家的女子,早晚要嫁人的,她不想成为那种只知道服侍男人的花瓶,她有自己的想法计划。嫁给姜河,至少姜河不会阻止妨碍她的工作。

若是和姜河离婚回到柳家任职,就算她做的再好,在柳家很多人的眼中她还是靠着柳家这座大山才做出的这些成绩。最关键的是,一旦她和姜河离婚,她敢保证,她的那些叔伯会很快帮她找到联姻的对象。

她不想出现那样的结果!

柳媛媛的手有些颤抖,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柳老爷子那坚定严厉之色,柳媛媛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

还要说什么呢?

在爷爷的眼中,家族的利益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啊!

这个时候,柳媛媛感觉自己的手被轻轻握住了。

这一刻,浑身冰寒的柳媛媛,仿佛感到了一丝的温暖。

她看到了姜河的那双眼睛,看到了姜河脸上温和的笑容,柳媛媛的心神在此刻轻轻的一颤。

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至少还有一个人在自己身边啊!

柳媛媛深吸一口气,不着痕迹的将手从姜河的手中抽了出来,看向柳老爷子,说道:“我不会和他离婚的!”

闻言,柳老爷子更气了,吼道:“你的那个公司,不要了?这个傻小子有什么好?丫头,你想清楚了,你……”

“爷爷!”

柳媛媛打断了柳老爷子的话,眼眶微红,轻声说道:“姜家和柳家的婚事,当年可是您答应下来的啊!”

一句话,让柳老爷子语塞了。

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柳老爷子当年答应了这门婚事,若是没有当年的许诺的话,也不会闹成今天这样了。

“自从我父母去世之后,柳家就变了!”

柳媛媛看了一眼那些叔伯,眼神复杂,轻声说道:“就算这次我的公司破产了,我也不会放弃的,我会证明我自己的,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咳咳……”

这个时候,身为柳家长孙的柳恒轻咳一声,轻轻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盯着柳媛媛,平静的说道:“小妹,严格来说,三叔三婶遗留的那些财产都是属于柳家的,不属于私人财产,你是没有继承权的!就算是有,也仅有很少的一部分罢了……小妹,大哥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别怪大哥!”

柳媛媛笑了,很凄美,眼眶更红了,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你们怎么说都可以,反正这些年我都已经习惯了,连我父母名下的产业都能被你们充公,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胡说八道,你有什么证据?”

“媛丫头,别空口白牙乱说话,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

“放肆,家族产业正常调整,被你说成什么了?”

“你眼里还有没有柳家?跟这个傻子结婚之后,你也变傻了?”

……

柳媛媛的一句话,仿佛揭开了柳家某些人的伤疤,那些柳媛媛的叔伯们皆是眉头紧皱冷冷的看着柳媛媛,呵斥不已。

柳老爷子脸色阴沉,看着柳媛媛,没有吭声。

当初的某些事,柳老爷子是默许的,虽然有些对不起柳媛媛,但是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

柳媛媛的一番话,让柳老爷子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柳媛媛对于这个家,已经彻底的绝望了,也懒得和他们扯皮了。

她想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她怕自己会在这里哭出来,在那些叔伯的训斥下,准备拉姜河离开这里。

但是,姜河却稳坐不动,低着头摆弄着手机,似乎在看着什么有意思的新闻。

“走啦!”柳媛媛的声音中有些颤抖,带着些许的哭腔。

再不走的话,柳媛媛真的要哭出来了,心中的委屈和愤怒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了。

姜河抬起头来冲柳媛媛笑了一下,说道:“老婆,有人给你的公司注资了!这下你不用求任何人了!”

闻言,不仅仅是柳媛媛愣住了,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会给鸿翔公司注资?

鸿翔公司只不过是个很小的公司,加上之前柳家的某些人已经放话出去了,这江城中还有谁敢给鸿翔公司注资?

柳恒微皱眉头,隐晦的看了柳冲一眼,柳冲察觉到了柳恒的眼神之后,有些茫然的摇摇头。

鸿翔公司那边资金链断裂,公司员工出走一部分,和柳冲有着很大的关系。在他的调查掌控下,鸿翔公司明明已经没有任何的翻身的可能了,怎么可能会有人在这时候注资?

“哈哈哈……”

这时候,柳冲突然大笑,看着柳媛媛,语气中带着些许嘲弄的说道:“堂妹,这种小把戏就别耍了,你这个傻子老公演戏太差了。不是哥哥看不起你那公司,谁会看中你那破公司?有钱没地方扔了?还是说,你从哪找来的金主,随手注资百八十万的,那也不够你公司运转的啊!”

柳冲的这番话,顿时得到了在场不少人的支持,柳家不少年轻人都是一副恍然的样子,用一种很异样的眼神看着柳媛媛和姜河。

柳媛媛的身材相貌都是上上之姿,加上姜河是个傻子,若是柳媛媛在外面找了个有钱的姘头,暂时帮助她公司渡过难关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不过,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柳媛媛的名声也就彻底的臭了。

可是,事情真的如柳冲他们所想的那样吗?

看着柳冲等人的嘲弄,姜河面色平静。

一群蠢货,等会脸疼的时候希望你们还能笑得出来。


第7章 柳家震惊

柳媛媛也以为这事不可能,但是当看到姜河手机上面显示的画面之后,顿时愣住了。

“江城午报……帝江集团公司……”

柳媛媛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不自禁的晃动了一下,喃喃说道:“这……这怎么可能?”

柳媛媛的话,柳老爷子等人也听到了。

柳老爷子紧皱眉头,随手打开了议事厅内的电视,换到了江城城市频道。

画面中,出现了帝江集团公司投资部总经理的身影,正在回应很多记者的话。

“这次帝江集团公司对鸿翔公司投资五千万,只不过是前期第一阶段的投资,后续肯定会追加的,以后鸿翔公司将会是帝江集团公司的重要合作伙伴……”

“鸿翔公司虽然只是个小公司,但是前景很远大,我们帝江集团公司对其很有信心……”

“和鸿翔公司的合作,并不代表和柳家的合作,据我所知这家公司只属于柳媛媛小姐,柳家在其中不占股份……”

“哦,我们帝江集团公司此次投资,只占鸿翔公司股份的百分之十左右,不参与鸿翔公司的管理,我们对柳媛媛小姐的能力很信任,认定最终我们会有双赢的局面……”

……

柳家议事厅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看着电视上的画面,皆是一副极度震惊不敢置信之色。

“哐当~”

柳媛媛二伯手中的茶杯掉落,茶杯破碎,茶水洒了一地。

没有人理会,因为这时候所有人的大脑都处于死机的状态中。

帝江集团公司,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就算是十个柳家加在一起,也不够人家一根小拇指粗啊!

鸿翔公司怎么会得到帝江集团的投资?

柳媛媛抱上了帝江集团公司哪位大人物的大腿?

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柳媛媛的身上,之前的那种幸灾乐祸等神情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皆是一种很复杂的神色。

咸鱼大翻身了啊!

能够得到帝江集团的注资,并且还盛大的召开了记者会,谁还敢说柳媛媛的那公司是破公司?

柳冲等柳家的年轻一辈们完全的懵了,不久前他们还等着看柳媛媛的笑话,等着落井下石嘲弄戏耍柳媛媛和姜河一番。

但是现在看来,这计划注定要落空了。

谁又能想到,柳媛媛竟然这么厉害,竟然能够搭上帝江集团那条线,完全的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不止是柳老爷子等人呆愣不敢置信,柳媛媛也是恍若梦中,怔怔的看着电视上的画面,不敢相信这一切。

一阵悦耳的铃声,打破了这里的死寂。

柳媛媛下意识的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欢呼激动之声不绝于耳。

“老板,您在哪呢?赶快回来啊!帝江集团公司来人了,说要给咱们注资,带来的文件需要您签字……”

这一刻,柳媛媛才回过神来。

之前的那种委屈和愤怒,在这一刻瞬间消散一空了。

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江城的龙头,帝江集团公司的人已经到了鸿翔公司那边,真的要给鸿翔公司投资。

柳媛媛激动的满脸通红,之前黯然绝望的眼神,此时变得明亮至极。

此时,柳媛媛的身体内,充满了无尽的活力,看着柳家众人脸上那复杂怪异的神色,柳媛媛笑了,笑的很明媚。

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姜河,走!”

“好嘞!”

这一次,姜河回应的很干脆,笑眯眯的站起身来,跟着柳媛媛大步离开了议事厅这边。

当夫妻俩离开柳家大宅之后,议事厅内依旧静悄悄。

“唉~”

柳老爷子率先发出了一声长叹,离开了议事厅,背影有些落寞。

老爷子有些后悔了,若是之前没有用那种态度逼迫柳媛媛的话,或许柳家能够借助这次机会搭上帝江集团公司那条线。

而现在,想让柳媛媛在其中牵线的话,基本上不太可能了。

天大的机遇,就这样错过了啊!

柳老爷子走后,柳媛媛的叔伯等人也跟着起身,边走边聊着。

“媛丫头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怎么会抱上帝江集团那条大粗腿的?”

“该不会是勾搭上了帝江集团某位高层之类的吧?”

“老五,说话注意点,咱们这侄女现在可不像以前了,有帝江集团那边给她撑腰,这些闲话以后尽量别说了!”

“大哥,柳媛媛毕竟是咱们柳家的人,咱们给那丫头一些补偿,也能尝试着接触一下帝江集团的人啊!”

……

柳家年轻一辈的人大都离开了议事厅,这里只剩下了柳冲和柳恒两人。

柳冲此时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电视上的画面和声音,此时显得那样的刺眼和刺耳。

“砰~”

柳冲直接拿起了茶杯,狠狠的砸向了电视那边,将电视屏幕砸了个稀巴烂。

发泄了火气的柳冲,看到柳恒一脸平静的样子,忍不住说道:“大哥,柳媛媛这次翻身了,咱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凭她的能力,加上现在又有帝江集团的支持,一旦坐大,咱们以后名下的产业,很可能会被爷爷收回给她打理,毕竟那些产业以前是她父母……”

话未说完,就被柳恒摆摆手打断了。

柳恒用手指轻轻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眸中闪烁寒芒,轻声说道:“柳家的产业不会落在女人的手上,这是柳家的老规矩……不过,这事也不能说的太过绝对,帝江集团这次注资,爷爷肯定也有些动心了,若是为了家族利益的话,爷爷就算将那些产业送还给柳媛媛,我也不感到意外……”

“但是……”

柳恒眸中的寒芒更甚,沉声说道:“我毕竟才是柳家的长子孙,商场如战场,正常的手段压制柳媛媛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用盘外招了!”

柳冲愣了一下,有些错愕的说道:“大哥,你要对堂妹……”

“不是对她动手!”

柳恒眯着眼睛说道:“她那个傻子老公,算是一个突破点吧!”


第8章 媚术?

姜河和柳媛媛离开了柳家大宅之后,柳媛媛开着车疯狂的朝鸿翔公司那边赶去,激动亢奋的心情到现在都没有平复下来。

这一次得到帝江集团的投资,柳媛媛感觉自己被一个超级大馅饼砸中了,虽然心中一直提醒自己冷静下来,但是根本控制不住。

柳媛媛已经想好了,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公司,哪怕帝江集团提出再怎么苛刻的要求,柳媛媛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的。

不管怎么样,现在帝江集团已经成了柳媛媛的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一路疾驰,还闯了一个红灯,等柳媛媛和姜河来到鸿翔公司这边的时候,已经有一大群的记者围堵在这边了。

今天中午帝江集团召开的记者会,让这些记者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似的,一窝蜂的涌到了鸿翔公司这边,都想着能够采访一下柳媛媛,争取得到第一手的资料新闻。

“柳小姐,请问贵公司以后和帝江集团合作,会不会涉足其他的行业?”

“柳小姐,您是柳家的人,您的公司和帝江集团合作,是不是代表柳家已经和帝江集团成为了战略伙伴?”

“柳小姐,能不能回答我两个问题?”

“前面的让一让,谁踩我的脚了?”

……

场面乱糟糟,鸿翔公司那边的工作人员都挤不过来,一些记者手中的话筒、录音笔之类的都快戳到柳媛媛的脸上了。

这个时候,姜河的手不着痕迹的轻轻一翻。

刹那间,一股柔和的无形劲气横推而出。

前方的几个记者脚步踉跄退后,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惊呼嘈杂不断,其中还夹杂着些许的骂娘之声,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趁着慌乱之际,姜河直接抓着柳媛媛的手跑进了公司。

鸿翔公司的员工急忙堵住了那些追来的记者们,不让他们纠缠柳媛媛。

“老板,您可算是来了!”

柳媛媛的助理激动地说道:“林秘书已经等您很久了,在会议室呢!”

“林秘书?”柳媛媛疑惑的看了助理一眼。

助理激动的回应,说道:“是林雪林秘书,帝江集团苏董事长的秘书!”

听到助理的这句话,柳媛媛瞪大了眼睛,吓到了。

帝江集团公司董事长身边的红人,林雪?

柳媛媛本以为帝江集团那边来的人是某个副经理之类的,没想到竟然来的是这尊大佛。

“快,快去沏茶!”

柳媛媛急忙对助理说了一声,然后还不忘看了姜河一眼,本想让他先回家的,但是一想想门口的那些记者,顿时有点头疼了。

“你先到我办公室等着吧!”

吩咐完了之后,柳媛媛急急忙忙的去了那间小会议室。

姜河来到了柳媛媛的办公室,房间不大,但是装饰的还算不错,这还是姜河第一次来柳媛媛的公司这边。

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姜河想着一些事。

这次柳媛媛的公司能够翻身,全靠帝江集团,全靠苏鹤鸣。

嗯,晚上和他见见面,道个谢。

还有,那个叫李超群的家伙,也得解决了才行。

虽然姜河现在不在乎那家伙的算计手段,但是姜河也不想有人整天暗中惦记着自己,被狗咬了一口,姜河不会反咬狗一口,绝对会将其一棍子打死。

正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不过进来的并不是柳媛媛,而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这女人容貌还算漂亮,身材挺不错的,勉强算的上是肤白貌美大长腿,一双黑色丝袜搭配高跟鞋,显得比较高挑。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丹凤眼,狭长魅惑,堪称是勾魂夺魄。

这样的女人,正常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但是,这样的女人对于姜河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虽然姜河是活了数千年的老处男,但是悠久的岁月中,诸多天姿国色都没能让姜河动心,更别提这样的女人了。

这女人进了办公室之后,先是冲着姜河媚笑,扭动着细软的腰肢来到了姜河的身边,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姜河的身边。

一股淡淡的幽香,传进了姜河的鼻中。

闻到这股幽香,姜河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这股香味,可不是一般的香水味道啊!

其中夹杂着一些迷魂香,加上这女人露出的些许媚态,勉强称得上是一种不入流的媚术了。

对于媚术这方面,姜河也算是了解颇深,这个女人竟然想用这种手段对付他,真的是找错人了!

“小弟弟,姐姐漂不漂亮?”那女人抬起手,媚眼如丝,轻轻的抚摸姜河的脸颊,声音有些飘忽,蛊惑心神。

“漂亮!”姜河故作呆呆的回应。

姜河那痴呆的模样,让那女人很满意,声音更加的轻柔,说道:“那你肯不肯听姐姐的话?以后姐姐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不好?”

“好!”姜河依旧呆呆的回应。

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来了脚步声,隐隐间还能听到柳媛媛和某人的交谈之声,应该是那位帝江集团的林秘书,她们正在朝办公室这边走来。

那妖媚女人脸上笑容更盛,看向姜河的眼神中夹杂着厌恶嘲讽之色,但是语气更加的轻柔,主动扒开自己的衣襟,对姜河说道:“来,抱着姐姐,不要松手……”

姜河也明白了这女人的意图,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在柳媛媛的面前出丑,亦或者是在帝江集团林雪秘书面前出丑。

这样一来,对鸿翔公司的名誉造成打击,让帝江集团重新考虑和鸿翔公司的合作?

太天真了!

姜河笑了,笑容很玩味,眼神清明,一改刚刚那副痴呆的模样,戏虐的看着那妖媚的女人。

那妖媚的女人愣了,下意识的说道:“你笑什么?”

她搞不明白,为何姜河没有中她的媚术,这样的手段,她之前从没有失过手啊!


流浪八千年:一次意外,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918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