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武之尊:星亦无光,却有阴风风阵阵。

绝武之尊:星亦无光,却有阴风风阵阵。

第1章 电影技能开启(1)

残月暗淡,星亦无光,却有阴风风阵阵,使人瑟瑟。

间或一两声夜枭的鸣叫,将这夜的寂静撕破,竟凭空多了几分恐怖之意。

放逐山下,一个少年在拼命的奔跑,在他身后,三骑追的正紧,马上,三个汉子,阴沉的脸上,杀意正浓,但难掩深处,那一抹贪婪之火。

少年逃命的同时,嘴里还不忘吐糟:书上都说穿越后享受锦衣玉食美女如云,我倒好,穿越了十几年,刚开始享受,就被弄到这地方来,还被追杀,这他女马的是什么运气。

老子就是一个喜欢看动作电影的80后,现在却成了他女马的一个放逐少主,还得天天逃命,真没天理啊!

少年虽然忙于吐糟,但脚下却不慢,只是再快,又怎么及得上健马。

眼见三骑追上了自己,少年倒也光棍,一把便将自己手上的戒指扯了下来,捏在手中,在月光下,发出幽幽的森寒光芒,便是毫无见识的人,也能看出这枚戒指的不凡。

少年眼中明显有着一抹不舍,毕竟这是父亲留下的遗物,而且内里自有空间,足有三亩地大小,十几人高下,这东西,未尝听闻,价值更是无从估计,只知是叶家的传家之宝。

这些人拼命要这枚戒指,却并不知晓这枚戒指的秘密,只是因为有人出了高价要拿到这枚戒指而已。

三位大哥,你们不就是想要家主戒指吗,我给你们就是。

三骑看着那枚戒指,目光中均流露出贪婪之意,却无一人上前,良久,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开口:叶飞,你、你真愿意把戒指交出来?

当然,命都没了,要个劳什子戒指干什么,何况便是有这戒指,我也不是家主了叶飞说着,声音竟是越来越低,说不出的黯然神伤。

马上三人修为是八星武者,虽然比自己高了两星,但如果自己从小就愿意修炼,不是那么惫懒,或者自己还是叶家家主,不是被二叔叶晓落陷害放逐,又怎会如此落魄。

想到这儿,叶飞心中恨意更浓,恨自己以前太懒散,恨二叔翻脸无情,父亲刚死,就把自己这个父亲指定的家主,放逐到这儿送死。

却更加明白,自己死不得,纵使这枚戒指再重要,也不及自己的性命重要,留得命在,一切都可以重来。

手指轻弹,戒指在空中划出了一条优美的弧线,啪嗒一声落在了三人身后的草丛中,叶飞更在戒指抛出的同时,脚下急掠,瞬间便消失在大山之间。

黑暗中,一人兴奋大叫:哈哈,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远处李言二人目光中突然齐齐闪过一道阴狠,瞬间便掠至他的身旁,二人似有默契,一声不出,齐力攻向先前喊叫那人。

啊你、你们声音越来越弱,显是不得活了。

李言一把抢过那枚戒指,另一人的手也堪堪伸到,二人目光一接,均看到了对方的阴狠与贪婪。

二人似有默契,竟是同时出手,手中兵器更不客气,在瞬间便招呼到了对方的身上,血,喷溅而出,溅的对方满脸都是。

二人眼神中透着不甘,看着那枚缓缓落下的戒指,眼中,最后一抹光泽也变得暗淡。

草丛中,叶飞慢慢的走了出来,看着三具尸体,冷漠的脸上透着一丝怜悯:何苦呢?

接着,弯下腰,将那枚浸染了鲜血的戒指捡起,月光下,依旧发着幽幽的冷光。

突然,叶飞身子感觉一冷,缓缓回头,看着一个方向:朋友,既然来了,为何要躲着呢?

巨树后,一个黑衣人走了出来,胸前,赫然是一个金光闪闪的者字,后面却缀了九颗星。

冷漠的脸上,满带杀机,神态甚是倨傲:好一个一桃杀三士,看来你还值得我动手。

九星武者,看着来人,叶飞瞳孔微缩,缓缓将戒指套在手指上,脚尖前驱,将李言三人落在地上的一柄链子枪挑起,拿在手上,这才感觉安稳了些:阁下不是来抢戒指而是来杀我的?

第2章 电影技能开启(2)

那人似是不屑说谎,也或许是感觉根本没有必要,看向叶飞的眼神中毫无感情可言:正是,要借你的头颅一用。

叶飞心中瞬间千思百转,最想看到自己的死的,就是自己的二叔,叶晓落,莫非此人是他派来的不成?

你是叶晓落派来的?

黑衣人摇了摇头,上前踏了一步:你废话很多,该上路了。

既然不是叶晓落,那是谁?可是黑衣人回答他的是他的一双拳头,带着呼呼风声,转眼已经到了身前。

叶飞看他拳势威猛,知不易对付,赶紧侧身闪过,因为没有习过链枪的武技,所以当做长鞭横扫了过去。

黑衣人右手一翻,一把将链枪拍落,也不晓他手上练的是什么功夫,与链枪相碰时,竟是丝毫不惧,还擦出了点点火星。

左手却突然间化为掌刀,直削叶飞当胸。

叶飞身体急退,并在急退之时,手腕轻抖,落在地上的链枪枪头如毒蛇般乍起,咬向黑衣人脚踝。

黑衣人小腿微抬,在链枪尖上轻轻一点,但手上却并不停歇,化刀为掌,猛然间拍向叶飞当胸。

叶飞退无可退,只得伸掌与他硬碰了一掌,六星与九星,在元力上,相差虽然不敢说巨大,但差距却非是一点,这一下硬碰,直直将叶飞震的后退了几步。

胸中气血翻涌,喉头发甜。

黑衣人那里肯放过这等机会,欺身而上,双掌一合,用上了全力,再次拍向叶飞胸口。

叶飞仓促间想要躲避,已是不及,只得勉强调动元力,用双掌相迎。

四掌相交,轰的一声巨响,叶飞的身体被震飞出去,咚的一声,摔在地上。

哇的一声,叶飞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各处无一不在酸痛,便是胸前肋骨,也似断了几根,可见黑衣人这一掌之威。

眼见黑衣人一步步走了过来,脚步声似是催命鼓,一点点的迫近。

叶飞努力站起,但全身疼痛欲裂,一口元力根本提不上来,死亡的威胁就在眼前,迫在眉睫。

我不甘心,不甘心啊!叶飞感觉胸中血在燃烧,灵魂在咆哮。

恨,我恨啊!如果不是叶晓落,如果不是被放逐到这放逐之地,自己又怎会落到如此下场,恨在心中,双手握得链枪喀喀直响。

我要活,我要报仇!双眼,似有火在熊熊燃烧。

近了,更近了,死亡的气息,越来越近。

天上,残月突然如泣血,竟是带了一抹暗红,四周,阴风四起,似有一种力量正在被开启,一道可怖的气息突然自叶飞身上透出,便是正走向他的黑衣人,也被这种力量所束缚,不能动弹。

我要活,我要报仇!

恨!恨!恨!

杀!杀!杀!

叶飞眼中,一片血红暴戾,灵魂在燃烧,全身血液在沸腾,脑海中,深处的记忆突然被打开,天地间似轰然一声巨响,周围的夜幕也在这种力量下,为之震颤。

呼似是什么力量被打开,似是身上的束缚被挣断,叶飞仰天大喝:我的命运,我要自己掌握!

这一声呐喊似对上天的宣言,是那样的桀骜不驯,似将夜幕月光都震得粉碎,化为了丝丝黑气,肉眼可见,全部都涌进了叶飞的身体之中。

一个巨大急速旋转的光球,带着一股即熟悉又陌生的气息突兀的出现在脑海中,光球上,有着无数个门,突然光球停了下来,其中一道门缓缓打开

一个全身浴.火的身影突兀出现,恶灵骑士,自一片火海中走了出来,火云锁链、摄魂眼、裂焰之径三种武技一一在眼前展现。

突然一种明悟与心,叶飞全身一震,黑色的火焰突兀的自身体外周腾腾升起。

恶灵骑士的武技叶飞着火的眼中,带着一抹明悟后的清澈,看向面前还被刚刚那股力量所束缚的黑衣人,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微笑。

火云锁链

火焰中,突然有一条火蛇伸出,正是刚才的链枪如今的火云锁链,一枪便洞穿了黑衣人的胸膛。

黑衣人突然感觉束缚自己的力量消失,能动了,可是他刚要动,却发现,一条着火的锁链,已经透胸而入。

手捂着胸膛,惊愕的看着包裹在黑色火焰中的叶飞,眼中的恐惧越来越浓。

这、这是什么力量?

叶飞嘴角微动,冰冷的声音似有一丝怜悯:地狱!

接着那条链枪,便突兀的又缩了回去,黑衣人也在同时轰然倒地。

叶飞抬头望天,眼中,暗红渐渐的褪去,心态却已经不同。

那个光球的出现,还有那道门的打开,让他看到了里面丰富的世界,更让他可以展望自己的未来。

看过多少动作电影,已经数不清楚,但叶飞知道,在这个武技最最珍贵的异界,自己已经站在最上层,甚至还要更高

活下去,已经不再是目标!

叶飞在黑衣人的身边蹲下了身子,从他的怀中,摸出了一块黑色的令牌,上面雕刻着一个大大的九字,背面,却有一个小小十三。

第九城么叶飞双眼微眯,望向了放逐第九城的方向,突然之间,嘴角飘起了一抹微笑:既然现在还出不了放逐之地,那么便去第九城看一看吧。

将黑色的令牌放进怀中,却看到了在月光下,散发着幽幽光泽的家主戒指,突然一声冷笑,眼神,飘向了更远方。

声音似带着无限感慨,但又略显空洞悠远:叶家,总是要去的。

第3章 第九城、珍宝阁(1)

眼望无尽苍穹,叶飞的目光变得悠远而深邃。

天启大陆倘武成风,便是普通百姓,也都会个三招两势,只是能入得品级的却少之又少。

按修为强弱可分为:武者、武士、武师、武将、大家、宗师、尊者、王、皇、帝、圣、至尊。从尊者开始,进入到一个新的层次,每加一层,寿命开始有所增加。每一级分九星。

成为武者,才算勉强有了品级,而自己,便是一个六星武者,也可以说是最低等的存在,想到这儿,叶飞不由更恨以前的惫懒。

不过,现在自己有武技,想到这儿,遍布苦涩的嘴角,顿时有了一抹笑意。

武技:就是如何调动使用自己的力量,使之发挥出最大的威势,小者,可以调动元力形成罡风,杀人摄物;大者,所爆发出的能量足已毁天灭地。

而武技由高到低又可分为:天、地、玄、黄、人五阶,每阶又分九品。

而自己得到的三种电影武技,应该是光球中,最低级的,但全都是人阶二品以上,想来以后出现的武技会更高。

想到这儿,叶飞突然自信的一笑,目光越发的深邃悠远

叶飞从三匹马中随便拉了一匹,但手一与健马接触,却猛然间有一种欢呼雀跃的感觉从心底升起,顿时眼前一亮。

恶灵骑士。没坐骑又算是什么骑士,更不要说恶灵骑士了,所以恶灵骑士的武技中,自然便与坐骑有关。

叶飞心中一动,试着将自己的元力输入到了健马体内。

健马顿时前蹄高抬,仰首向天,竟是冲天嘶鸣,一层薄薄的黑色火焰自健马身上突然出现。

随着这层薄薄的火焰出现,健马似是突然之间身上迸发出一股气势,虽然很弱,但叶飞明显有种感觉,这马,与之前,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

身上火雾渐渐收敛,到最后,只是在健马的四蹄之上,有着四朵黑色的火焰,栩栩如生,似正在无声的燃烧。

叶飞跨上恶灵坐骑,往前飞奔,才行了不久,便看到前方不远处,正有七八骑快速迎面跑来,马上,一色的黑衣,但修为却并不高,只是六星武者。

那七八人在月下看到了叶飞,为首一人,目力超人,竟是在黑夜中,看到清了叶飞,大笑:兄弟们,咱们运气好,竟然是在此处,看到叶家那小子了。

叶飞面色阴冷,却在心中对于刚刚领悟的武技有些跃跃欲试,却心中一动,忍了下来,大声问道:你们也是第九城的人吗?

为首那人轻蔑的一笑:正是,嘿嘿,怕了吧?然后回头冲着身后的兄弟大笑:兄弟们,还以为咱们这最后一拨连个汤也喝不到呢,谁知道,他们如此没用,这样的好事,竟然让咱们碰上了,上,快围了他。

叶飞嘴角突然扯起一个邪邪的微笑:好,既然是最后一拨,那我就不客气了。说话之间,纵马就冲了过去。

为首那人眼中满是不屑,伸手指着叶飞,回头看向自家兄弟:兄弟,你听到他说什么了吗?哈哈真是笑死人了,他竟然说不客气了?

是呀,他一个六星武者,真当自己是谁了,不怕别人笑掉大牙。

哈哈

不屑的嘲笑声中,几百米的距离,叶飞骑着恶灵坐骑瞬间便到,直接冲进了人群中。

你们,去地狱中号叫吧,死亡吧!

裂焰之径,十字杀,爆!

呼火云锁链狂舞而出,如两条火龙,劈开了茫茫的黑夜,在大地上,划出了一个大大的十字,将七八人全部都圈进了毁灭之火中。

燃烧吧,毁灭的力量,肆虐吧。

大喝声中,毁灭之火烧的更旺,火势直冲天际,迫人的气势,扑面而来,让包裹在火中的七八人,都心生战栗,似地狱的门,已经打开。

啊!我不要死。

这、这怎么可能?他不是才六星吗?

啊不要!

无尽的惨叫,让黑夜都为之颤栗,叶飞在一旁冷冷的看着,眼神却透过黑夜,望向了远方。

第4章 第九城、珍宝阁(2)

良久,才猛地一夹恶灵坐骑,在黑夜中,坐骑燃烧的四蹄如一团火云,绝尘而去。

天近黎明,残月暗淡,漆黑的夜空下,第九城更显恐怖阴森,叶飞有一种错觉,这儿,将是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或许是明悟,或许是心境的不同。

灯下黑的道理,活了两世的叶飞,心中更懂,因此,他选择回到第九城,心念动处,恶灵坐骑已经驮着他走了进去。

**************

一夜无梦,叶飞真真是睡了个好觉,精神也非常之好,一大早,他便换了一身衣服,还戴了一顶斗笠,遮住了相貌。

珍宝阁。

天启大陆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可得罪阎罗王,决不招惹珍宝阁。

由此可见,珍宝阁的地位与超然,便是那些个大殿与世家,也都会礼让三分,更别提一些小世家小门派了。

原因无他,道理很简单,就是珍宝阁掌握着整个天启大陆一大半的修炼资源命脉。

正所谓穷文富武,修武之人,谁也不可能一直无求与人,武修,需要的资源尤其多,如功法、武技、兵甲、丹药等等,所以,得罪珍宝阁,那可真就没得混了。

当然珍宝阁做为天启大陆第一商行,他们的信誉非常之好,为顾客保密,这一条更是做的尤其到位。

叶飞身为一家之主,也只不过是珍宝阁中的银卡会员,这还不知是托了多少关系。

守门的二人看到叶飞一个小小的六星武者,居然还要将马带进珍宝阁内,顿时十分居傲的拦下了他,面带鄙夷:站住,这、是你能进的地方吗?

叶飞面色不变,做为地球人,他更明白,大官易见,小鬼难缠的道理,所以直接也不费话,便将银卡亮了出来。

一道极为炫目的亮彩,由着银卡折射而出,映花了两个守卫的眼睛。

银卡!

两个守卫顿时吸了一口冷气,看这人虽然遮住了面貌,但年龄应该不大,竟然手执银卡,一定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这样的人,一句话,就能直接要了自己的命,想到这儿,两人真恨不得往自己这脸上抽几巴掌。

这眼睛,真他女马的白长了。

还好,二人中,年龄略长的那个见机快,赶紧一脸陪笑,直比见了自家亲妈还要恭敬亲切:大人,您里面请。

叶飞也不理会他,直接牵了马,径直走向里面,与这些守卫置气,那真个是没必要。

可是这马便在叶飞刚走进去,另一个守卫用手指了指叶飞的马,刚说了半句,便直接让他的同伴用手捂住了嘴巴。

兄弟,我说你是新来的吧?这人拿着银卡,一句话,就能要了咱们的命,你懂吗?你自己如果嫌命长,可别害我。年长的守卫心有余悸,还在冒着冷汗。

但他本来想说,这珍宝阁是不允许普通马匹入内的,可是再次被打断。

兄弟,我真怕了你,规矩是给咱们这些人定的,对人家,没用。说着,一脸羡慕的看着消失在门的叶飞,暗暗叹息。

内厅,接待叶飞的是一位老者,还有一位少年看来是他的徒弟,跟在他的身后,看到叶飞牵在身后的马,二者面上均是露出了怒气,这地,是普通马可以进来的吗?

正要喝斥,老者却突然看到了叶飞手中拿着的银卡。

银卡!老者眼角一抽,他做为第九城中的珍宝阁供奉,非常清楚,第九城有几张银卡,那绝对不会超过五张,可眼前这人,居然就拿着一张。

老者马上意识到了这个人的身份,赶紧上前,可是还未等他示好,跟在他身后的徒弟就已经大声嚷嚷了起来:我说你这人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这儿不能带马进来的吗?

还没有等叶飞回答,他接着又再次趾高气扬的冲着外面大喊:我说,你们是怎么看门的,不想活了吗!

声音很大,以至于好多正准备参加拍卖的人都一起看向了这边,少年了隐隐中有点得意,看向叶飞的眼神越发的鄙夷与不可一世。

自己可是珍宝阁的人啊,这地位,隐隐中,似乎有些飘飘然。

啪一声轻脆的耳光,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白晰的脸上,有着五根清晰的指印。

少年一阵错愕,震惊的看着平常爱惜自己如亲子一般的师父,用手捂着高高肿起的脸颊:师、师父,您、您?

老者眼角抽搐,打了少年之后,心里也有着一丝后悔,但手持银卡的人,是他能得罪的吗?还是年轻啊,这样想着,竟是不再看他,径直走向叶飞,双手一揖,恭敬诚恳道歉:小徒年少无知,还请贵客见谅,别与他一般见识。

少年看到老者居然对一个六星武者如此恭敬行礼,还道歉,顿时怔在那儿,白痴一般的眼神,再无神气,大脑一时间根本不够用,这、这是怎么了?

对那少年,叶飞并无好感,但见老者诚恳道歉,倒也不好不卖个人情,何况自己现在,也实在是不方便太过招摇,于是冷冷的一挥手:此事就算了吧。

声音清淡,似乎发生的事,只不过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小事,根本不值得一提。

老者赶紧冲着少年使了个眼角,并悄悄的拉了他一把,压着声音提醒:还不快给贵客道歉。

茫然间,少年听从师父的安排深深揖首。

叶飞根本没有理会少年,径直将马拉到了前面,径直冲着老者笑道:我是来卖马的,你看下,这匹马值多少钱?

也并非是叶飞舍得卖马,实在是他囊中羞涩,急需修炼的功法,虽然武技他不愁,随着修为的提升,武技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可是这功法,他却真是没有。

以前修炼的功法,自是不能再用,因为自己就有一层,而去叶家拿,根本不可能,这放逐之地,就无法出去。

功法,是修炼提升修为的法诀;武技,是如何使用自己修为力量的战技,所以,这功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更何况这马,只要是他愿意,多少匹他也能造出来,所以,卖了也不心疼,而且,这马,只要是在五百米内,他便可以……

第5章 卖马

扑哧……旁边一位正喝茶的青年,刚刚喝下去的茶水,在听闻叶飞居然要卖他那匹马,不由喷了出来,给对面那位洗了个茶水澡。

这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一匹普通的马,居然要到珍宝阁来卖?

嗯,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练武练疯了,唉,原谅他吧。有人非常的同情的在一旁点着头。

刚刚挨打的少年,此时眼神中,带着一抹幸灾乐祸,嘲弄的看着叶飞,心里暗自高兴,恨不得叶飞这人丢得再大些。

老者看了一眼那匹马,面带不悦,只是一匹普通的马,却硬要拿到珍宝阁来卖,这把珍宝阁当什么地了?

可是老者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银卡,虽然心中不愿,但也不好表现出来,脸上笑着,看不出丝毫不愿:小老儿高洪,在珍宝阁做了多年供奉,这马,咳、咳,我们这儿实在是不经营普通马匹买卖,如果贵客想卖马,还请到外面市场上去试试吧。

高洪感觉自己这话说的已经非常客气了,也点明了要害,更是抬出了珍宝阁,这面子,已经给的够足了。

叶飞却好似没有听明白,而是将马牵的更近了些:高前辈,你仔细看下这马,再做决定如何?

高洪心中微怒,心道这人怎么这样不识抬举,如果我直说了这马不值钱,那你不是更难堪吗?这给你留面子,你却还不领情了,这人哪!

当下没好气的张口,正欲

却突然将眼神停在马蹄上,一朵黑色的火焰似是正在无声的燃烧,这马蹄怎么长的这样,心中一紧,连忙将身体一侧,仔细的看了看四只马蹄,居然全是如此。

不由将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直憋得满脸通红,慎重的伸出手,放在马身,微微感知之下,脸上顿时一阵惊愕。

灵兽?高洪忍不住低声惊呼了出来。

但旋即,他便察觉到自己刚刚的异常,不由得讪讪一笑,双手对着叶飞一揖,越发的恭敬:公子,里面请。

叶飞微微一笑:前辈,请。

便牵着马,与高洪一起进入了内堂。

静、死一般的静。

良久

啊!他、他居然被请到内堂去了?刚刚喷茶的那位仁兄,率先这份静,大叫起来。

外面,一众等着看热闹的人,也从惊愕中醒转,此时不由好奇起来,相互打听:他怎么可能被请到内堂,要知道那里面可都是大人物才能进去的。

不,如果拿出好东西,一样也可以进去,莫非有聪明人猜出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于是立马有人围住了刚刚挨打那少年:小哥,刚刚高供奉说什么了?怎么就把那人领进去了?

少年刚刚被打了脸,想要报仇,却发现叶飞不但没丢了人,竟然还被请里面去了,余下自己站在这儿,怎么看怎么像个柱子。

正烦闷的很,却见一众人围住了自己,本想不理会,但看到这些人中,有好多个,都是第九城中有名的公子,也不敢得罪,只得说道:我师父好像说了句灵兽。

灵、灵兽?马王?顿时有人开始急剧的抽搐,这、这怎么就错过了呢?

天哪!灵兽马王!我、我不是做梦吧?有人开始用力的狠掐自己大腿,痛苦不已

少年看到众人如此,心里一阵抽搐,刚刚的郁闷终于有了少许缓解,啥时候见过这些人如此失态,于是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实际上,他也是挨打之后,才看到的:好像,他拿在手里的,是一张银卡。

扑通!有人再也忍受不住,晕倒在地。

这几位,可都是自命不凡的公子哥,每一个在第九城,那也都算是个人物,可谁混到个珍宝阁的银卡了?便是他们老子,也没有。

话说,手持银卡的人,哪一个不是跺一脚,便可以让第九城晃三晃的人物。

刚才,我好像还嘲笑过他,这、这可怎么办?他不会

想到这儿,再也开心不起来,只感觉四周都是冷嗖嗖的风,在吹。

扑、通。再次有人摔倒。

**************

内堂,高洪双眼痴迷的看着面前的灵兽马王,眼角又开始抽搐,这,这是马王啊,这一生,总算亲手摸过一回马王,不容易啊。

做为天启大陆最重要的交通工具,马,历来便是每个武人的所爱,只是良驹难求,而灵兽马王,更是少见的很。

要知道,马因为几乎每个武人都喜欢,便是普通人,也不例外,所以马的需要求量非常之大,也因此,马成为灵兽的机会远比其他动物要难得多。

叶飞见到高洪的样子,知他心意,顿时笑道:若是高前辈喜欢,不如骑上溜一圈试试脚力,可好?

高洪眼前一亮,对叶飞又高看了一眼,双手连摆:这个前辈可不敢当,小兄弟莫要折杀老朽。接着话锋一转,却是极为诚恳的笑道:若是小兄弟看得起,老哥哥我便托一回大,你喊我一声老哥,如何?

叶飞心知他是与自己拉关系,但自己何尝不需要珍宝阁,只怕以后这用到珍宝阁的时候还多着呢,倒不介意多一个朋友。

既然如此,那叶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叶飞笑着,却是将马绳直接递了过去:洪哥,你便试一试,看这马,到底能值几个钱,兄弟我可是急等钱用呢。

高洪兴奋的接过马绳,直接一跃上了马背,满带感激的看着叶飞:那老哥哥我就先试试。

内堂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厅,而是一个很大的庄园,平时来珍宝阁交易灵兽的也有不少,但灵兽马王,却仅此一匹,不过这个跑道,还是有的。

高洪不亏是到了大家级别的武人,双腿一夹恶灵坐骑,顿时如箭一般,直射出去。

在高洪将自身元力输入到马身之后,恶灵坐骑四蹄那四朵火焰更是燃烧了起来,速度更加快速,直如一道轻烟,留下了无数残影在跑道上。

瞬间便跑完了几圈,叶飞见状,心意动处,恶灵坐骑自有所感,立时便停在叶飞身边。

马背上,一脸愕然痴迷的高洪,似是意犹未尽,也似是还没有从震惊中醒来。

面上,一片痴迷茫然,良久,才重重一声长叹:小兄弟这马,莫非是……

叶飞不待他说完,便轻轻点了点头。

呼高洪倒吸了一口冷气,用手温柔爱恋的摩挲着马的脖子:真的是魔兽,没想到,没想到……

第6章 魔兽马王

那位少年,不知何时已经走进了内堂,看向叶飞的时候,更是面带敬畏。

他早已没有了初时的不满,一想到,那些个平常趾高气扬的公子爷,都被叶飞骇成了那个样子,何况自己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呢。

人往往就是如此,如果一个人,强自己一点,多数会妒忌,但当一个人强自己太多,那就只有羡慕与崇拜了。

少年不解的问师父:师父,什么是魔兽?

高洪痴迷的看着恶灵坐骑,眼神越发的悠远,似激起了他心中某样美好的回忆,也或是触动了他某种神经的敏感:魔兽马王,这好像只是传说中的存在,居然亲眼看到了,老夫这一生,值了。

高洪喜马,这也是他唯一的爱好,做为一个在武道上,再难有进展的老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爱好在他生命中占的比重,便越发的重要。

可是他虽然喜欢马,却真真没有见过一匹灵兽马王,最多只见过,将要开启灵识,有可能突破到灵兽的马王。

便是那样,也还是在放逐之都的时候,见总部来人骑来的,而他,也只是离的老远看过一眼,摸也没摸到,但那已经让他激动了好多天。

可是如今,他不但见了,而且还骑着溜了一圈,而且还是魔兽马王,这、这一切都仿佛是在做梦。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将心中翻涌的气血压制下来,看到徒弟正一脸求肯的看着自己,而旁边叶飞也似是不急,他便悠悠开口:妖兽,一旦开启了灵识,便称之为灵兽,这个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可是如果灵兽开启了某项特殊的能力,那么又称为什么呢?

少年不是笨人,不但不笨,而且很聪明,要不然高洪也不会收他做徒弟,之前碰上叶飞,那只是意外,当然隐含,也多多少少还有些妒忌,所以才会发生那些事。

听闻师父说话,很快便反应过来:师父,开启某项特殊能力的灵兽,便是魔兽,是这样的吗?

是的。高洪手掌轻扶少年的头,充满了爱恋,对这个徒弟他还是非常满意的,微微一笑:但在魔兽之上,还有一种,那便是异兽,这个,都是天生异禀,难得一见,为师就不多说了,呵呵。

叶飞在一旁,听着也是受益非浅,他虽然融合了前身的记忆,但对魔兽,却也所知不多。

公子这匹马,如果老哥哥没看错,应该是开启了火元力,而且火元力爆发的时候,可以让它的速度更加倍增,只是这种火元力,素老哥哥眼拙,竟是看不出来属于哪一种。

这、这属于哪一种火元力,这事叶飞能解释吗?不能,因为这可是他的秘密,如果一旦暴露出来,他丝毫不怀疑,马上便被人圈养起来,这让他不由想起了实验室中的小白鼠。

我也不清楚,我得到它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叶飞打了个突突。

哦,是老哥哥糊涂了,这种魔兽马王可遇不可求,这火元力想来也是如此,岂是能轻易认出的。高洪自嘲的笑了笑,显然感觉自己刚才问的有些荒唐。

叶飞含笑不语,于是便直接将这事错开了去。

这、这一直还未请教小兄弟大名,真的是太唐突了。高洪自己说着,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他根本就是忘了,一见到魔兽马王之后,光顾着欣喜去了,压根忘了这档子事。

叶飞微微一怔,脑子中百转千回,突地一笑:晚辈叶落,这马?

叶飞可是急等钱用,见高洪一直不提,禁不住先问了出来。

高洪顿时老脸一红,不由得轻咳一声:这、这个叶老弟,还请你稍等,像这等大事,我可做不了主,容我见过刘掌柜可好?

叶飞却并不急在一时,闻言只是微微一笑:好,那恭候高老哥佳音。

高洪暗中对着自己的徒弟使了一个眼色:你招待好叶公子,我要带着魔兽马王去后堂。看着徒弟年青幼稚的脸颊,心道,傻孩子,这何况不是你的一个机会,伺候好了叶公子,对你以后,好处可是不少,但能不能把握住,却要看你自己了。

高洪牵着马,突然转头:叶老弟,老哥哥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叶飞也并不是托大不懂事体的人,别人如此示好,他也不能故意不理,于是双手一揖,笑着谢过。

少年见到师父都对叶飞如此恭敬,而且还隐隐有讨好之意,那里还敢惦记着之前的事情半分,照顾得自然是无微不至。

直让叶飞感叹,这个少年,也的确是个人才,能在这样短的时间,便将自己的位置放正,以后前途也一片光明。

*****************

什么?高供奉竟然牵了解匹马来找我?他是不是脑子让驴踢了?一个红脸老者,微皱双眉,显是带了不耐烦,大声骂道。

过来传话的下人受了训,却并不敢有丝毫怨言,这无论是高供奉还是刘掌柜,自己都得罪不起:大掌柜,这个、高供奉说,你见了那匹马,便明白了。

哼,真是越活越长进,我看他是爱马成痴了。刘掌柜气愤的大叫着:你去和他说,我没时间,一会拍卖会就要开始,我得去主持一下。

下人心里这个郁闷就别提了,这回去和高供奉一说,那直接又是一顿骂,不过没办法,这是大掌柜的意思。

但正要走,却突然听到后面

嗯,你让他进来吧,真是拿他办法

我说你不知道这后堂不准把马弄进来吗?你这是、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刘掌柜正准备借这个机会好好的给高洪上一课,但看到恶灵坐骑之后,却突然被它的四蹄吸引住了目光。

高洪原本还有点小想法,那就是让刘掌柜出个丑,等他认不出来的时候,这个将此马非彼马说出来,可谁知刘掌柜很快便发现了这马不同寻常。

不由得心里一声长叹,这老家伙,眼光还真是比我毒辣啊!

难道这匹马是灵兽马王?刘掌柜目光炯炯,紧盯着恶灵坐骑。

不是。高洪见他没认出是魔兽马王,也长舒了一口气,虽然比自己高些,但、也有限哈。而且难得有一回机会,看刘老头出丑,这没看到,他不甘心啊。

不应该呀,这看着刘掌柜看着魔兽马王喃喃自语。

这马是魔兽马王。高洪感觉是时候了,于是直接说了出来。

啥?是魔兽马王?这、这怎么可能?刘掌柜身体猛地一晃,差点摔倒,看向恶灵坐骑的目光更加不同。

高洪心中那个乐啊,值,值,真他女马太值了,有多久没看到过刘老头这样失态了,这一回,总算是看到了,呜、呜,真他女马的开心!

第7章 炼神诀

刘掌柜双眼紧盯在恶灵坐骑上,哪里还顾得上高洪是不是在偷笑:这、这匹魔兽马王,你老家伙是什么时候淘到的,好东西啊!

但还没有等高洪回答,他直接就非常霸道的将马一引:不行,这样的马王给了你这个老东西,那真是糟贱了,得放我这儿。

高洪嘴角急剧的一抽,这话说的,给我就咋地了,话说,这马是我的吗,但看到他这个样子,顿时来了兴致,能打击到刘老头,他可是不放过这种机会。

咳、咳,这魔兽马王不是我的,他是叶公子的。

叶公子?他在哪?快带进来见我。刘掌柜心里一喜,还没主,好,这没主好啊。

但话刚出口,却猛然感觉不对:不,还是我亲自去见他的好。

不行,你老东西刚不是吵着要去主持拍卖会的吗?怎么能为这点小事耽误了呢,还是我去吧。高洪一幅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阴阳怪气的说着,但心里早就乐得那个飘啊。

刘掌柜老脸一红,但好在,他的脸本来就红,倒也看不出异常:这个拍卖会有李供奉主持就行了,咱们快走吧,让贵客等久了,不好。

说着就要拉高洪往外走,却发现高洪反而不急了,刘掌柜这个气,老脸往下一拉:老东西,你去不去?如果不去,等买下这马王,我直接就送总部去,让你见也见不着。

啊!这回轮到高洪惊了,直接就跳了起来:老哥哥,咱们这关系,你看

得了,快带路吧,等买下来,先让你养个三天,这样行了吧。刘掌柜虽然和高洪一直闹,但二人的关系却是亲如兄弟

我想要一门修行的功法,还有一把武器,锁链。叶飞虽然已经是六星武者,但却还没有选修具体的功法,在天启大陆,进入武士等级之后,功法才算选定,所以在武士之前,可以将以前的功法替换。

因此在听闻刘掌柜让自己提条件的时候,就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

功法?刘掌柜的眼角不由抽搐了一下,这手持银卡的人,不是一方大佬就是世家核心,接触到的功法,不敢说是最好的,但一定都是顶尖的,这比顶尖的功法还要好的功法,这、这去哪儿找?

不过他倒也不动声色,微微一笑:好,既然如此,那我便引小友去看一看,能否找到小友中意的功法与武器。

珍宝阁,藏宝楼中,叶飞看着面前摆放着的琳琅满目的功法,心动不已,暗叹,这珍宝阁,真不亏是天启大陆最大的商行,光这气势,就不是别家所能比拟的。

高洪在一旁暗暗叹息,老伙计这一回可真是有魄力,居然直接开了藏宝楼,这示好之意很明显啊,难道是看中了叶飞的潜力,还是他背后的势力?

正妄自猜测中,刘掌柜已经大声笑道:叶小友,这本功法,可是天启大陆非常有名气的,辅助方面更有六成的可能开启火元力。

高洪在一旁看着老友指着的一本古朴功法,心里微动,六成机率开启辅助技能,而且还是火元力,这可真是大手笔啊!

叶飞看了一眼那本功法,却只是微微一笑:刘掌柜,我想再看看其他的功法,你不用陪着我了。

刘掌柜见他居然不为所动,顿时心中暗暗称奇,不过却认为他是一时间看到这么多种功法,眼花缭乱,所以也不以为怪:那好,叶小友随便看。

这些功法,少说也有百十种,且每一本下面都有一行小字,介绍着开启会开启什么技能,有多大的机率。

终于,叶飞的眼神停在了一本功法上,这本功法很是古旧,书面正中,写着三个大字炼神诀,书页看上去,已经略有些残破,但里面的书页不知是何物所制,却并没有损伤。

在它下面,有一行小字。

炼神诀:修炼此诀,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获得开启灵魂深处的记忆技能,一旦开启成功,则随修为加深,而逐渐开启,直至全部开启,神诀大成。

开启灵魂深处的记忆?叶飞眼睛一亮,这门功法不正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吗?只要自己能成功开启,那么电影武技将多不胜数,自己看过的电影有多少,这个数目,还真难统计,这得有多少武技啊!

一旁刘掌柜看到叶飞停在那儿,两眼放出闪亮的绿光,顿时轻咳一声:叶小友,可是看中了哪本功法?

叶飞被他从暇想中唤醒,脸上一红,好在有斗笠遮挡,于是将那本炼神诀拿了起来:就这本吧。

这本?刘掌柜看清楚叶飞所选的功法,一阵错愕。

高洪感觉出了异常,看到叶飞选的是炼神诀,赶紧轻轻的一捅他:老弟,你再重新选一本吧,这本、这本……

叶飞心里一怔,看着二人表情古怪,心中越发忐忑,刚刚在外面不是说好了,可以让自己任意选一本功法再送自己一把武器,难道这么快就反悔了?

还是这本功法太过逆天?价值过高?

两位前辈,小子就看中了这本功法,你们可不能……

啊!叶小友,不是我不同意,实在是,实在是这本功法太刘掌柜想要说太垃圾,但终于还是忍住没说出口。

你想,谁没事开启那个自己的记忆干什么?那不是没事打抽吗?这个辅助技能,那真就是鸡肋,还万分之一,这摆明了就是坑人。

如果不是想要交好叶飞,他倒巴不得叶飞选中这一本呢,都放这儿不知多少年了,从自己一接手第九城的珍宝阁,这本功法就放在这,一直到现在,别的功法,都已经换过多少回了,就这本,一直没动弹过。

前辈,我真的看中了这本功法,还请叶飞在看到可以开启的辅助技能之后,便在心里已经有了决断,无论如何也要拿到手。

刘掌柜与高洪对视一眼,二人也看出来了,叶飞这是误会了,不由得眼角又抽了一回:这个功汉的辅助技能实在是有点太、太那个,所以,我怕你选了会后悔。

叶飞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到了这时,那能看不出来,这二人分明是真心为自己考虑,赶紧揖了一礼:多谢二位前辈爱护之意,晚辈就选这本了。

刘掌柜深深一叹:好,既然你选了这一本功法,那么到时候,在钱上,我再补充你一些,不让你吃亏就是。

高洪在一旁看得直摇头,微叹:唉!可惜了,可惜了……

第8章 上趟厕所就突破了

在选武器时,刘掌柜与高洪看到叶飞居然选了一把锁链,还美其名曰火云锁链,顿时二人又感叹了一回,这个年青人,真是啊,处处都是与众不同,难道这就是高人?

看不懂。

便在二人叹息的时候,叶飞却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凑近二人:两位前辈,这个厕所在哪?我、我好像是吃坏肚子了。

更在说话的同时,叶飞的肚子还真就非常的争气,为了迎合主人的话,还扑的一声,真就

二人那个郁闷啊,这、这都是哪儿跟那儿,可是又不好意思捂鼻子,赶紧往着厕所的方向指了一指。

待到叶飞转身去了厕所,二人这才飞快的跑了开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个味道还真是臭,这年青人,还真,真是与众不同啊!

厕所内,穿越后的叶飞,也一样保持住了穿越前的良好习惯,那就是入厕喜欢拿本书看,当然,他现在看的是那本功法。

炼神诀,欲求天道至极,当从炼神入手。

神者:神识意志是也,世人称之为灵魂,统全身之机能,非神不明

叶飞蹲在那儿,看着炼神诀,竟是不知不觉间,体内元力按照功法上所写,开始运行,这货,居然在厕所里开始了修炼,这只怕是整个天启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人!

叶飞这姿势虽然不雅,但却丝毫不妨碍元力运行,他竟然是在此时,进入了顿悟状态,不得不说,这定力之高,实在是骇人听闻。

刘掌柜与高洪在外面等了良久,还不见叶飞出来,二人心中着急,刘掌柜与叶飞接触的时间更少,所以率先开口:老东西,你说,他会不会找不到厕所?

不至于吧?这厕所挺好找的。高洪往着厕所那边看了一眼,便是在他这个位置,也一眼能看得到。

嗯,那怎么这都半个时辰了,还不见他出来?这便是那啥,也不能这么久吧?

便在二人焦急等待中,突然厕所方向轰的一声巨响,直震的天地共鸣,大地晃动。

二人一惊,这、这是怎么回事?

但看那道紫气,直冲天际,分明是有人突然了修为境界,而且还应该是才修炼了一种新功法,并开启了辅助技能,要不然,可没这阵势。

二人望着厕所的方向,正自疑惑,这会是谁呢?不但成功修成了新功法,突破了境界,而且还开启了辅助技能,这运气也太逆天了吧?

厕所方向,叶飞一手提了裤子,一脸尴尬的走了出来,心里腹诽不已,这上个厕所,用得着这样吗?

幸亏那一下是轰在对面的墙上,如果是轰在屁股下面,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刘掌柜与高洪看到叶飞,正要打招呼,却突然齐齐的怔在了那儿,眼角抽搐不已,这两人今天这眼角,可真是不幸,都快抽肿了。

这、这还有天理吗?上个厕所,居然也能突破,而且还是开启了辅助的突破,还让不让人活了!

刘掌柜,高老哥,你们这是怎么了?叶飞看着二人,在那儿一起抽,很是不解,更加纳闷,有点搞不明白,难道抽这东西还传染?

看着叶飞这种表情,刘掌柜与高洪这心里,当真不是滋味,话说,他们当年,那选功法修炼的时候,那个难,而且二人选的还是那种三成机率成就辅助的功法,居然都没成功开启辅助技能。

但叶飞选的万分之一,居然,这差距怎么就这样大呢?

而且看他还一脸不在意,没一点开心的样子,这难道就是大家族子弟的风采吗?

打击,从来未有过的打击,硬生生的砸在了刘掌柜与高洪这两位老人的身上。

恭喜叶小友突破到七星武者,并成功开启辅助技能。但这礼节却不能失,二人回过神,赶紧恭喜叶飞。

叶飞对于突破和开启辅助技能,也是相当的欣喜,只是发生在那种时候,多少还是让人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将开心冲淡了许多,也是他更明白,做人要低调,因此看起来,才非常的平静。

眼见二人恭贺自己,心想不能失了礼节,赶紧谦虚一下:啊,不值一提,二位前辈过奖了。

二老又一起抽了一回,这还不值一提,那我们当年修炼的时候,那不是直接就

不敢再想下去,二老相互对看一眼,均看懂了眼中流露出来的意思,这个人,一定要交好,如果能成朋友,那更好,如果不能,那也一定不能得罪,此人前途不可限量啊!

***************

李二只是第九城一个普通的七星武者,只到有一天,他偷听到了一段谈话,却在瞬间改变了他的生活,使得长久压抑的贪婪,被完全释放出来。

这段话,正是关于叶飞的,只要拿到了他手上戴的家主戒指,就可以换到一本黄阶七品武技。

黄阶七品武技,让多少武者为之心动,要知道,便是许多世家豪门,也绝对不多,在放逐之地,更是罕见。

李二此时正躲在一间茶楼里悠闲的品茶,他约了自己的两位朋友,莫大与黑子,这件事,他也告诉过他们,原因无他,他知道自己一个人,很难吃得下这口肥肉。

自一坐进茶楼,他的两眼一直没有离开过街道,他心里无比渴望找到叶飞,毕竟黄阶七品武技,那是多么让人向往的东西。

正当李二刚刚端起茶碗,将要喝茶的时候,对面街道上,一个头戴斗笠的少年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个人,看体型,还有走势,都与叶飞很像,只是,他是七星武者,这让李二有所怀疑,难道才一天的工夫,他就突破了?

他身上一定有天材地宝,或者是丹药,要不然根本不可能这样快突破。

而人从珍宝阁出来,应该是去买提升修为的丹药,这样说,此人应该便是叶飞,几乎是瞬间,李二就确定下来。

天材地宝,丹药,武技,这些东西,无一不叫人眼红,李二很聪明,但他也比别人更贪婪,于是他没有按约定通知莫大和黑子,而是选择了自己跟在叶飞身后,想要吃独食。

如果自己得到了叶飞身上所有的东西,那修为一定会

李二似是已经想到自己站在人上的风光,面目带笑,他可不认为,叶飞一个刚刚突破到武者七星初期的人,是自己这个在武者七星巅峰呆了很久的对手。

便是有人阶二品的武技又如何?那一日只是自己大意,被他先吓了一跳,所以才会大意,让他逃脱。

而且自己也不是没有后手,这后手,李二一直藏的很深,那就是他拥有着人阶三品武技,这个秘密,便是莫大与黑子也不知道。

这样想着,脚下却跟在斗笠人身后,不知觉间已经出了第九城。

绝武之尊:星亦无光,却有阴风风阵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7827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