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当婚:刚被扶弟魔女友全家抛弃,就有美女上司赶来同居。

奶爸当婚:刚被扶弟魔女友全家抛弃,就有美女上司赶来同居。

第1章 被绿

好美味大酒楼厨房内,身材标致有点帅的洪天,正和几名厨师忙着准备午餐菜品。

“老公,不好了!

我弟弟刚撞死了个老人,私了要二十万,不然就得被抓去坐牢了。

你赶紧给他微信转钱,救救他吧!”

当容貌甜美、身材曼妙的文小柔跑进厨房,泪流满面说起后,洪天瞬间愣了:“文小武骑的是摩托车,也能撞死人?”

文小柔连连点头:“是真的!

老公,你转了钱,我马上请假,过去善后。

快点吧!

要是那边不私了,再花二十万也救不了我弟弟了!

求你了!呜呜呜呜……”

“可我只有十八万,那是为我们结婚新房准备的首付啊。”

洪天皱起眉头,犹豫着取出了手机。

看到文小柔双眼红肿,哭得梨花带雨,洪天于心不忍,叹息一声后用微信给文小武转了十八万过去。

“小柔,还差两万。

你找经理,就说我是借的。

我现在没法离开,你赶紧去帮忙善后吧!”

洪天催促后,文小柔感激的“嗯”了一声,赶紧出去了。

账户上只剩下了几千块,洪天心头瞬间空荡荡的。

但就要中午了,也没空多想,继续忙碌起来……

下午快三点,洪天回了在附近租住的,安兴小区E墥601号两室一厅的家。

刚进门,洪天就看到文小柔的爸妈,都坐在小客厅里磕瓜子看电视,声音开得很大。

洪天赶忙笑着招呼:“叔叔、婶婶,你们怎么来了?小武的事情处理好了?”

“洪天,你以为我们想来啊?

小柔职高毕业不久,就跟着你来了城里打工,现在都快二十二岁的老姑娘了,你打算拖到啥时候啊?”

文长运看着洪天,板着脸不满的问起。

“叔叔,婶婶,只要你们同意,把户口本给我们,我和小柔明天上午就可以去领结婚证……”

洪天还没说完,一脸刻薄的薛明凤,马上嫌弃的说道:“洪天,你想得倒美!

告诉你,没有百万彩礼钱,别想我把宝贝女儿小柔嫁给你!

还有啊!

你那个养女洪念念必须送人,不能再拖累小柔照顾!

小柔以后也是要养孩子的!”

念念是洪天的心头肉,洪天毫不犹豫的拒绝:“不行!

我捡到念念的时候,她刚满月不久。

我辛辛苦苦养了她五年,早就把她当亲女儿在看待。

她乖巧伶俐,也离不开我,我不可能把她送人!”

文长运冷冷笑道:“我说是吧。

我早就猜到洪念念,是洪天跟别的女人生的野种。

估计那个女人嫌弃洪天是个初中生,无父无母,还是农村的,又穷又没出息,生下来就留给他,自己跑了。”

“我没有!

叔叔,我跟小柔都是初恋!”

洪天急着辩解,薛明凤冷哼一声:“小柔的第一次自然是给了你。

但你的第一次给了谁,谁能说得清楚?

你带着洪念念这个拖油瓶,小柔就不能跟着你受苦。

丁光贵给了我们一百万彩礼,已经跟小柔好上了,明天就办证结婚!”

洪天瞬间握紧拳头,愤怒起来:“丁光贵?

那个在镇上为非作歹的祸害,他把小柔怎么了?”

他瞬间觉悟,文小武以撞死人的理由,找文小柔跟他要了十八万,又叫走了文小柔,绝对是个阴谋!

薛明凤冷笑道:“洪天,你就死心吧!

实话告诉你,丁光贵已经睡了小柔!

明天跟小柔办证结婚,他还要给小武在城里买新房,买好车,安排好工作。”

“丁光贵快四十了,人品极差,名声很臭,他配不上小柔!

他把小柔带去哪儿了?

我去找他!”

洪天估计被绿,怒火中烧,文长运一拍茶几,高声道:“住口!

丁光贵这几年搞砂石场发达了,身家上千万,你能跟他比?

只有他这样有钱有势的男人,才配得上小柔。

你这样抠门的穷酸,我看着就恶心。”

洪天瞬间不服:“我十五岁到好美味当学徒,十七岁正式做厨师,这几年热天夜里还卖烧烤。

八年来勤勤恳恳,陆续攒的四十多万,都用在你们家了,你们还不知足?

为啥要把小柔卖给丁光贵那个祸害?”

“洪天,你他玛还敢骂我?”

此时高头大马、满脸横肉的丁光贵,突然从洪天的房间走出,还搂着满脸泪痕,但还带有些红晕的文小柔。

“小柔,你怎么了?”

洪天一看情形,明白真的被绿了,他马上朝着丁光贵和文小柔走来。

丁光贵一掌将洪天推开,吼道:“滚开!

洪天你个龟孙,小柔已经是我老婆了!

以后不得用任何方式联系小柔,更不许见面,不然我弄死你!”

“洪天,对不起。

我带着弟弟回来后,喝了杯水,就很快昏迷了。

等醒来的时候,丁光贵还在对我……

呜呜呜呜……”

文小柔对洪天的称呼变了,虽然她在流泪解释,却改变不了洪天被绿的事实。

“丁光贵,你这是犯法的!

我要告你!”

洪天这话刚出口,丁光贵冷笑“傻比”,蒲扇般的大手一掌扇开,洪天赶紧避开,还朝着丁光贵踢出一脚。

丁光贵躲避不及,被踢到了裤裆,瞬间大怒:“兄弟们,都给我出来!

打死这个龟孙!”

文小武和十二个魁梧男人,很快从另一个房间出来,围住了洪天,开始拳打脚踢。

丁光贵和文长运夫妇,则强行带走了哭哭啼啼的文小柔。

洪天虽然反应灵活、有些力气,但一人难敌众人,很快就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带伤,惨叫着倒在地上。

“洪天,我姐的第一次和三年多的青春都卖给你了,你占了大便宜。

从今往后,你跟我家任何人互不相欠,更没任何关系。

不得再骚扰我姐,否则你必死无疑!

各位大哥,我们走!”

文小武嚣张说完,叫走众人后,“嘭”的一声,将门重重关上……

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经理施诗打来的,洪天挣扎着站起接通。

“洪天,文小柔上午请假跟我借了两万,刚才又跟我借了十万,说是你还……

你们是要准备结婚了吧?”

施诗冷冷问过后,洪天瞬间苦起了脸:“不是啊。

经理,小柔已经跟我分手了。”

“啊!?

这是真的吗?”施诗眼前一亮。

“真的。

经理,十二万在我的工资里扣吧。

但以后小柔再找你借钱,就不要借了。

我跟她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了!”

洪天长叹一声后,施诗马上大胆说起:“洪天,你在好美味八年了,我一直看你比较顺眼,只是大你五岁。

要是你觉得我还行,入赘我家,做我丈夫怎么样?”

“呃……”

洪天惊呆了:“经理,你别取笑我了。

我一个农村初中生,哪配得上读过名牌大学,还如花似玉的你啊。”

“洪天,我没开玩笑。

你好好考虑,今晚下班后,来我办公室。”

施诗放下手机,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第2章 难得的尤物

文小柔的所有东西早已被搬空,房间里还充斥着被绿的难受气味和好几团纸巾。

洪天含着泪,将被绿的寝具等,一律更换,对房间做了全面清理。

想着四点还得去接在附近城东幼儿园读书的洪念念,洪天冲了个冷水澡,好好冷静,决定从头再来,要活出人样!

换上体恤中裤凉皮鞋,洪天骑上带有幼儿座椅的自行车,到了城东幼儿园。

虽然只是养女,但洪念念的穿戴打扮,跟园里的其她小女孩相比毫不逊色。

当聪明伶俐的洪念念,到了幼儿园大门口,看到洪天之后,就瞬间心疼得哭了:“爸爸,你怎么了?

你的脸怎么了?”

“念念,爸爸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我们赶紧走吧!”

洪天抱着洪念念坐上自行车后,很快回了家里。

“爸爸,妈妈呢?”

洪念念没看到文小柔在,马上问起。

洪天笑道:“妈妈回了村里老家,以后不会回来了。

念念,我得知道你今天学了些什么。

都告诉爸爸,爸爸给你糖吃,好不好?”

“妈妈那么爱爸爸,怎么会不回来了呢?

爸爸,是不是你跟妈妈打架了?

每次她的爸妈、弟弟,都会找她跟你要钱。

还有他的弟弟,住在这里那么久,一直都是吃你的、用你的,还在背后骂你穷呢。”

洪念念说到这,洪天马上被提醒。

文小武有家里的钥匙,要是还来找麻烦,打他无所谓,但要是伤害到念念分毫,他也会很心痛。

“念念,你先在家里看电视,我一会儿就回来。”

“好的,爸爸,我先看书学习,晚饭后再看电视,八点我就睡觉。”

洪念念很乖巧的说起,洪天欣慰点头。

熬上洪念念晚上吃的益智健体肉粥,找锁城重新换了防盗锁,又开始清理文小武住过的房间和小客厅。

快到五点,洪天叮嘱洪念念在五点半后吃晚饭,就急匆匆的前往好美味大酒楼。

八点半后,洪天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脱下厨师服,出了厨房。

服务员走来通知洪天去经理室,洪天皱了下眉,很快上了二楼,在经理室外敲了几下门。

“请进!”

施诗冷冷的喊了一声,洪天随即走了进去。

“关门!”

坐在高级按摩椅上,戴着无框眼镜,一头短碎发,显得高雅熟美的施诗说起后,洪天赶紧将门关上。

“洪天,你过来!”

施诗没在乎洪天现在是个猪头,在她印象中洪天始终是个很上进、很勤奋、心地善良、学什么都专注的帅小伙,迟早能出人头地。

“经理,你找我有事?”

洪天到了经理桌旁,虽然旁边有椅子,但他不敢坐。

“洪天,你是不是被人打了?”施诗头也不抬的问道。

“没有。

经理,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洪天说完,施诗冷笑一声:“你这一跤摔得挺严重啊!

现在觉悟还不算晚!

文小柔那样的扶弟魔,迟早会害死你的!

怎么样,我对你说的,考虑如何了?”

“呃,经理,我不记得你对我说过什么了。

我还得回家看念念,还得摆烧烤摊,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洪天说完,赶紧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施诗马上吼道:“站住!

洪天,你不许走!

这按摩椅虽然高级,但还是不如你亲手给我按摩舒服。

过来给我按摩下,最近一直失眠,精神也不好。”

“可我还得回去照看念念,她睡着了爱蹬被子。”

洪天赶紧开门,却发现无法打开,估计这门有些古怪。

“念念那小丫头虽然才五岁,但智商远远高过普通小孩子,说话做事头头是道,就跟小大人一样。

也不知道你是如何把她培养出来的?

洪天,要是以后我们有了孩子,继承我们的优良基因,又有你的培养,应该会很优秀吧?”

施诗此时已经离开了按摩椅,踏着恨天高,一步步的朝着洪天走来,同时悠雅的褪去了真丝齐膝连衣裙,显出高挑傲人的惹火身材。

“洪天,你转过来,好好看看我!”

施诗双手将始终打不开门的洪天翻转过来,跟洪天四目相对后,瞬间俏脸绯红。

“洪天,我虽然比你大,但我会对你好,把你和念念都照顾好。

只要你入赘我家,我家的一切迟早都是你的。”

施诗说完,娇躯开始紧贴磨蹭起了洪天,还将粉唇凑在了洪天嘴上,特别有感觉。

“啊!疼!”

洪天苦着脸叫了一声:“经理,我现在不行啊。”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施诗微微一笑。

“没有,没有。

经理,我真的要回去了。

求求你开门吧。”

洪天要哭了,现在的他浑身伤痛,即便是绝世美女摆在他面前,也生不出一点感觉。

施诗虽然熟美动人,身材火爆,是难得的尤物,但跟不少男人谈过恋爱,还是个性很强势的母老虎。

他不希望刚离了扶弟魔,又入了老虎窝。

“那你也亲我一下,不然今晚别想离开!”

施诗很霸气的说起,再次将俏脸凑在了洪天面前。

“经理,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不像猪头?”洪天无奈问起。

“像又怎么样?

我看中的是你的人品。

即便你跟猪八戒一样,我看着也不会恶心!

何况,现在的猪,身价可是飞天了!

赶紧吧,亲了我,就可以回去看念念,还能去卖烧烤了。”

施诗的语气越来越温柔,噘着两片粉唇,还带着几分引诱,洪天横下心来,索性亲了她一口,但马上就被施诗紧紧抱住:“洪天,抱紧我!

我都好久没男人陪了!

我要你!”

“啊!疼!

经理,我真的要走了。

我还得卖烧烤挣钱,养家糊口呢。”

洪天惨叫着说完,有些兴奋的施诗这才缓缓松了他:“洪天,不好意思啊。

我主要是太高兴了。

对了,我给你买了正红花油,你今晚睡觉的时候好好抹抹。

要是不方便,我可以过来帮你抹啊。”

“经理,不用了。

请开门吧!”

洪天赶忙催促,施诗又冷起了脸:“洪天,以后只有我俩在,叫我施诗,记住了吗?”

“好吧。

施诗,你快开门吧。”

洪天无奈,施诗微微一笑,捡起连衣裙,到了经理桌后,按了下抽屉里的遥控器,门瞬间开了。

“我走了!”

洪天赶紧关门走了,施诗才想起正红花油还没给他,但还没穿连衣裙,只得赶紧捡起穿上……

第3章 肚子痛!

回到家,看到在他的房间里,洪念念正安静的睡在单独小床上,薄被单也盖得严严实实的。

洪天微微一笑,感觉女儿的确是个懂事的小大人。

虽然全身带伤,烧烤摊还是得摆开。

有一批喜欢吃夜宵的老主顾,经常在九点后光顾生意,每晚最少也能赚两百元以上,多的时候能赚五六百。

洪天的烧烤架和冷藏柜、简易桌椅等,都放在安兴小区大门左侧的旭东连锁超市安兴店内。

从没给过一分摊位费,包括电费都是旭东连锁超市出的。

主要还是洪天做的烧烤有特色,能在夜间为超市招揽来很多顺便买烟酒、饮料、冰品、零食等等的顾客。

他们是合作共赢,五年多来,一直相处融洽。

当洪天进了超市搬东西,闲着的年青女店员何欣、赵雪美都过来帮忙,将东西往超市外侧的人行道上摆放。

“洪天,你这是被谁打了啊?”

何欣问起后,洪天赶忙否认:“没有。

是我走路不小心摔伤了。”

“文小柔怎么没来帮你呢?”赵雪美又问道。

“她回老家了,应该不会再来了。

谢谢啊,你们想吃点什么?”

洪天在二女协助下,将东西摆放好后,就笑着问起。

“随便吧。

你做的烧烤好吃,进的货也正宗。

虽然贵了些,但口碑挺好。”

赵雪美笑着评价后,就跟何欣进了超市摆货。

熟悉的烧烤异香传进超市后,八名女店员都忍不住吞起了口水。

很快,洪天将二十多根有荤有素的烤串,都放在了纸盒里,送了过来。

“姐妹们吃好。

要是还想吃什么,我再给你们做。”

注意到有两辆熟悉的宝马车先后停下,洪天赶紧跑过去招呼。

“凌哥、龙哥,你们要吃点什么?”

“洪天,你这是被谁打了?

告诉哥,哥帮你出气!”

剃着锃亮光头的龙飞,看到洪天这样,随即关心的问起。

“没。

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过几天就好了。”

洪天这么说,是明显不想惹事,凌云和龙飞也不好主动帮他出头。

“洪天,你这有的品种,每种给我们烤十二串,歌城的客人还等着品尝呢。”

赌王发型的凌云说完,龙飞又道:“洪天,给我每种烤十五串。

我们浴城新来的客人,听女技师宣传,说你这烧烤好,都想尝尝。”

“好的!好的!

凌哥、龙哥,你们先坐,要不要也吃点喝点?

我请客!”

洪天说完,凌云点头:“洪天,随便来我来十串我喜欢的,烧烤肯定是你请客,但酒水我自己会买。”

凌云说完,就进了超市买了一条好烟,还有一提冰冻金装纯生。

龙飞就没进去了,也挑了十串烤串,跟凌云坐在简易餐桌旁,喝着啤酒,吹起了各自负责的生意。

洪天给二人送上烤串后,手脚更加麻利的忙碌起来。

半个小时后,龙飞、凌云拿上打包好的烧烤串,按约定的七折价,扫码给了洪天九百多块后,很快离开了。

看似少赚了不少钱,但按照百分之六十的烤串毛利润,这两笔大生意洪天还是能赚三百多。

陆陆续续的,有小区和周边几个小区的人来吃烤串。

只要买上五串,洪天就送一串素菜,买上十串就送一串鹌鹑蛋或肉串。

“小洪啊,你的烤串分几个口味,是很有特色的。

你要是开烧烤城,肯定比这个赚钱多了。”

四十多岁的老主顾杨明说起后,洪天咧嘴一笑:“杨叔,我没钱开啊。

而且我还得在好美味做厨师呢。”

杨明随即道:“在好美味能挣几个钱?

小洪,你要真没钱,我来出钱出店铺,你负责主理,我们合作,赚钱五五分咋样?”

洪天咧嘴一笑:“杨叔,当年要不是老板收留,培养我学厨师,我哪有现在的手艺?

所以啊,人要知恩图报。

虽然大酒楼只给我每月七千,但给我买了五险一金,年终还有上万的红包,真的很不错了!

真的要走,也要做满十年,才算对得起老板培养。”

杨明拍着洪天肩膀,笑道:“你啊,挺实在的。

人品不错,小伙子迟早会有出息。

我走了,你要是想好了,记得随时联系我。”

十点半后,烧烤摊逐渐冷清下来,冷藏柜里的烤串所剩不多,洪天也开始微信联系供应商,订了明天的货。

“老板,还有啥吃的,都给兄弟们烤上!”

此时三辆面包车上,下来了十几个小混混,在混混头蔡昆的带领下,坐在了四张简易餐桌旁。

“各位哥,只有几十根烤串了,你们这么多人,怕是不够吃啊。

要不,明晚再来吧。”

洪天皱眉说起后,蔡昆随即道:“简单!

你去超市买几十根火腿肠穿上,我们也能凑合吃一顿。”

“那行!

各位哥,要买什么烟酒饮料,你们也在超市买吧,东西都很实在!”

洪天帮着超市宣传了下,买了件美好火腿肠,继续忙碌起来……

快11点半了,超市也准备打烊了,但蔡昆等人还在喝酒。

“老板,再给我们烤一箱火腿肠!”

显得醉醺醺的蔡昆对洪天勾了勾手,大声喊起。

洪天皱眉道:“大哥,超市就要打烊了。

我这烧烤摊的东西也都要搬进超市。

而且要烤火腿肠还得耽误不少时间,还是明晚早点来,品尝各种烤串,好不好?”

蔡昆连连摆手:“不行!不行!

我们都没尽兴,你赶紧去烤,别耽误时间!

不然,我们都不给钱啊!”

“呃……”

洪天苦起了脸,他估计很可能遇到找茬的来了。

“大哥,那我给你们烤好了,你们在车上吃,好不好?”

洪天说完,蔡昆一拍桌子:“别废话,赶紧去!”

“哦。好吧。”

洪天赶紧进了超市,对女店员们说起后,除了收银员之外,七名女店员都帮他剥火腿肠皮、穿串,不到十分钟就将烤好的火腿肠送到了四张餐桌。

“哎呦!

肚子痛!”

一个小混混喊起肚子痛,突然倒在地上打滚后,又有几个小混混都捂着肚子喊痛,小混混纷纷起哄,说洪天的烤串有问题。

“这不可能!

我的烤串保证没问题!”

洪天赶忙做保证,但此时蔡昆已经带着七八个小混混,将洪天围了起来。

第4章 不要这样

“奸商!

你他玛不想活了!”

蔡昆一巴掌打在洪天的猪脸上,鼻血被瞬间打了出来。

“赶紧赔钱!

我得带这些兄弟们去医院检查治疗!”

蔡昆朝着洪天吼起后,洪天抹了下鼻子,发现全是血,反而冷静下来:“大哥,我被你打伤了。

我没得罪你,你也出气了。

今晚这钱我不要了,就当是交个朋友。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叫来的,但我也不想追究。

你看这事,就这么算了,行不行?”

蔡昆得势不饶人,嚣张的指着洪天的脸冷笑道:“那怎么行?

好几个兄弟吃了你的烤串,都肚子痛。

没有三五万,根本摆不平!

赶紧赔钱,废话少说!”

“钱我没有,你们打死我算了。”

洪天说完,蔡昆呵呵一声:“有意思!

从没见过主动叫我打死的!

兄弟们,给我打,砸了他的烧烤摊!

再敢摆烧烤摊,我要你的命!”

烧烤摊很快被砸了,冷藏柜、桌椅等也都被砸坏。

还在对打得倒地不起,护着头部蜷缩起来的洪天拳打脚踢,听到警笛声从远处传来,估计是超市报警,在蔡昆一声令下,小混混们都赶紧上车逃了。

就在女店员们纷纷围到洪天身边时,施诗已经从奥迪A6内走了下来,很快挤到了洪天面前。

“洪天,你怎么了?

我送你去医院!”

施诗焦虑的说起,洪天虚弱摆手:“我没事。

我不去医院,我要回家。

念念要是夜里醒来,看不到我,她会害怕的。”

“额……

洪天,你真的不去医院?”施诗皱眉问起。

“不去。

施诗,你送我回家吧。”

洪天要是不说这话,施诗肯定会毫不犹豫送洪天去医院。

但想到回家后的各种好处,加上还带了正红花油,施诗扶起洪天进了车内,开到了E墥楼下。

扶着洪天进了家门后,施诗给洪天倒了杯温开水喝下。

“谢谢!

我得去洗澡,身上太脏了。”

洪天站起后,弓着腰一瘸一拐的,进了卫浴间内。

一天内被打人打了两次,即便是铁人也受不了。

洪天忍痛脱下体恤,又开始脱裤子,双腿疼痛难忍,支撑不住,瞬间滑倒在地板上。

听到里面发出声响,施诗赶紧到了虚掩的门外,问道:“洪天,你摔倒了?”

“嗯。

施诗,我真没用,你帮我递个小板凳进来。”

洪天忍痛说完,施诗很快开门,递上小板凳,扶着洪天坐下后,随即道:“洪天,都半夜了。

还是我帮你洗,抹上正红花油后,你好早点休息。”

“好吧。”

洪天很狼狈,但也的确没办法,只得依着施诗为他褪去了中裤。

当施诗还想脱下他的平角短裤时,他马上双手阻挡:“不要这样。”

施诗俏脸泛着红晕说道:“我又不是没见过男人。

洪天,你那里肯定也有伤,过会儿还得抹正红花油,就别扭扭捏捏了。

一个大男人,别跟小孩子一样。”

“那,委屈你了。”

洪天还是顺从了施诗,任凭着施诗为他洗头,擦洗身子,之后还为他擦干全身,扶着回了房间。

“你辛苦了。

施诗,把正红花油给我,你就走吧,我自己来。”

洪天说完,施诗摇头:“不行。

你现在这样,我很不放心。

你躺下休息,我来!

听话!”

“呃……”

洪天犹豫了下,想着施诗也是一片好心,那就闭眼躺下吧……

十指轻柔,从头到脚,施诗几乎将洪天全身各处都涂抹上了正红花油。

虽然洪天浑身带伤,但没受重伤,施诗也放下了心。

正红花油的刺激过后,身心俱疲的洪天很快睡着了。

来时就洗过澡的施诗,再次看了几眼洪天的标致身材,为他盖上薄薄的被单后,就关灯褪去了全部衣物,紧贴上了他……

天刚蒙蒙亮,洪天已经习惯性的醒来,发现施诗完全光着火爆身子,紧贴抱着他。

入手温香软玉,跟文小柔是两种感觉,洪天瞬间有些头大。

刚将施诗的双手挪开,施诗敏感的睁开了眼,慵懒问道:“洪天,你好些了吗?”

洪天微微一笑:“好多了。

施诗,你再睡会儿,我去熬点滋补养颜肉粥。

你想吃点什么菜?”

施诗瞬间有了家的感觉,柔声道:“随便吧。

你现在身体不好,就别专门去为我买菜了。

等吃过早餐,我还得给你再抹正红花油。

你必须听我的话!”

“嗯。”

洪天点了下头,在施诗的协助下,下去穿上了睡衣,弓着腰缓缓走了出去。

不久后,施诗已经穿上衣裙进了厨房,看到洪天正弯腰做菜,忍不住从背后紧紧抱住。

“洪天,你给我钥匙,我去把睡衣、衣服什么的带些过来,好好照顾你和念念,好不好?”

“呃……

施诗,我配不上你。”

洪天对施诗还是不太接受,毕竟双方各种差距实在太大。

“等你好了,我们就能配上了。

快给钥匙啦,不然我要生气啦!”

施诗难得撒娇,像个小女孩般可爱,又勾起了洪天的爱怜,他赶忙道:“都还在卫浴间的裤子里。

施诗,那你赶到七点半之前,过来吃早餐,顺便在成包子那里买一笼灌汤鲜肉包,念念很喜欢吃。”

“嗯。

洪天,你小心着点。

今天就不要去好美味了。”

施诗说完,洪天随即道:“我拿了老板的钱,就得给老板做事,不能亏欠。

好美味生意好,又有老主顾点名要我做菜,我能动就得去,可以坐着做菜。

但你得在八点半前,帮忙把念念送去城东幼儿园,下午四点还得去接回来。”

“好吧。”

施诗取了把钥匙,心情极好的哼着歌离开了……

旭东连锁超市老板陈旭东,早上得知了洪天被打、烧烤摊被砸的消息。

他估计有同行嫉恨洪天为超市夜间招揽了不少客流,故意捣乱破坏。

虽然打的是洪天,砸的是烧烤摊,但也是打了他的脸,打了遍布整个剑西县城、镇乡,旭东连锁超市的脸。

他认为这不是小事,很快坐着大奔,到了旭东连锁超市安兴店外。

还在跟另一批女店员,察看昨晚的店外人行道监控视频,两辆宝马车先后停下。

凌云和龙飞,各自带着两名手下,也进了超市,看到陈旭东后,双方都打起了招呼。

第5章 外冷内热的女人

“陈总,请把昨晚打洪天的监控视频给我们看看。

我们要查查是谁那么大胆,竟然在一天内打了两次,我们董事长都看好的洪天。

还竟敢在我们的地盘上砸烧烤摊,简直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凌云脸色凝重的说起后,陈旭东点头,随即指着监控视频里蔡昆的画面,让女店员不断放大。

“这谁啊?

看着就欠收拾!

我怎么没见过这样的杂皮?”龙飞皱起了眉头。

凌云瘪嘴摇头:“我也没见过。

陈老板,索性你把从这些人来,直到他们离开的所有监控视频,都发到我们手机上。

我们一定要查找到这些人,还有他们的幕后主使!”

陈旭东马上跟二人握手:“多谢凌哥、龙哥。

我出十万辛苦费,一定要得到全部真相。

还洪天一个公道,也为我们旭东连锁超市讨回脸面!”

“行!

对了,陈总,洪天住在小区那栋楼?

我们还得去看望下。”

凌云说完,陈旭东皱了下眉:“我也不太清楚。

但洪天在好美味上班,每天都会步行经过超市,不如就在这里等吧。”

陈旭东随即让女店员拿来一条好烟,给六人都递上一包。

还在谈论中,专门给洪天提供烤串,几乎垄断了给剑西县大型餐饮店供应水产海鲜冻货的,世发商贸老总王世发,也从他的奥迪Q7上走了下来。

看到还没被清理走的烧烤摊摆设,他皱了下眉头。

“王哥,你也来了?”

陈旭东笑着迎上来,又给王世发递上了一包好烟。

王世发有些沉重的点了下头:“来了!

洪天这孩子怎样了?

他从小就很苦,但人很不错,很上进,我很欣赏。

我准备收他做义子,免得以后再被人欺负!”

“洪天!停一下!”

此时龙飞看到洪天坐在施诗车内副驾座上出了大门,赶紧高喊了一声,众人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

“洪天,昨天是谁打了你两次啊?

赶紧告诉我们,我们都给你出头!”

依旧是龙飞,大声说了起来。

虽然浑身还很痛,但这些有生意来往的人物,都亲自来看望他,还是让洪天很感动。

他赶紧下车,弓着腰到了众人身边,说道:“算了。

龙哥,我现在没什么大事,你们就不用管了。”

凌云凝重说起:“不行!

洪天,这不是小事。

要是你继续这么软弱妥协,下次恐怕连命都没了。

赶紧告诉我们!

我们这么多人,都可以给你撑腰!”

“说吧!

洪天,我在县里市里都有人!”

王世发说完,陈旭东也跟着说道:“我也有市县的人,一定要还你公道!”

“我们董事长在省里有人!

洪天,赶紧说吧!

大家都很忙!”

龙飞催促后,洪天想了下,缓缓说起昨天发生的事情,众人听得连连点头。

“也就是说,下午是那个污辱霸占文小柔的丁光贵,还有文小武,打了你。

但晚上哪些人,你也不知道是谁吧?”

凌云说完,洪天点头:“是啊。

但冤家宜解不宜结,只要他们不再欺负我,就算了吧。”

王世发一挥手,霸气说道:“不能就这么算了!

洪天,我要收你做我的义子,你愿不愿意?”

“呃,王叔,我哪有资格做你的义子啊。”洪天皱起了眉头。

“我要是有女儿都嫁给你了,可惜没有。

这事就这么定了!

你不用操心!

我们来办这些事情,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王世发说完,众人都纷纷说起要给洪天讨回公道。

洪天瞬间感动流泪,朝着众人一一鞠躬感谢,说起还要送女儿去幼儿园,这才跟众人道别,坐车离开。

“洪天,看到这么多人帮你,我感觉让你做我家上门女婿,是非常明智的。”

虽然施诗一直在车上,但看到王世发、陈旭东、凌云、龙飞这些人物,对洪天都很关心,她就感觉很幸运。

幸好文小柔离开了洪天,也幸好昨晚大胆主动跟洪天睡在了一起。

虽然什么都没做,但她已经带去了衣物什么的,算是开始正式同居了!

“呃,施诗,说真的,我配不上你。

只是你现在对我还有新鲜感,等新鲜感过了,你就会觉得跟我在一起没意思。”

洪天说完,施诗冷起了脸:“洪天,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

我对你是真心的,希望你也对我真心!

念念,你喜欢我这个新妈妈吗?”

“喜欢!

阿姨,要是你对爸爸说话,别那么凶的话,那我就更喜欢你了。”

洪念念只习惯了喊文小柔为妈妈,现在还没办法接受施诗。

施诗爽快答应:“好!

念念,你放心,我一定改。

其实我很爱你爸爸,只是他以往年纪太小不懂事,而我又忍不住青春萌动,早就……

算了,往事不再提了。

我们一家人,以后好好过日子。”

送洪念念进了幼儿园后,二人就到了好美味,洪天被施诗搀扶进了经理室内。

“洪天,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十点,跟我去休息吧。”

施诗开了休息室的门,就拉着洪天走了进去。

“洪天,你也躺下休息吧。”

施诗褪去连衣裙躺下后,洪天没敢脱,也躺了上去。

“洪天,我们这样躺着好没趣啊。

你亲亲我好吗?”

施诗柔声说完,洪天就明白她心思没那么单纯。

“施诗,我现在浑身都痛,亲了你也没什么感觉。

等我好了,再好好亲你,好不好?”

“嗯,好。

洪天,那我亲你吧。”

施诗是个闲不住的女人,随即将俏脸贴在洪天脸上亲了起来。

真的有些痛,但看到施诗那痴迷陶醉的表情,想着施诗都不嫌弃他的猪头样,洪天还是忍着痛,让施诗随便亲。

但施诗是个外冷内热,一点就燃的女人,很快就不安分的双手乱动起来。

“不要啊。

施诗,我真的还很痛。

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等过几天我一定好好满足你,好不好?”

洪天都这么说了,施诗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连连笑着点头:“洪天,我爱死你了!

你快点好吧,我真的真的好想好想,跟你痛痛快快的爱!”

第6章 我不是天才

洪天随即道:“那现在让我好好休息,你去忙事情吧。

你浑身都是正红花油的气味,我都担心同事们到时候会背后议论我们。”

施诗爽朗笑道:“当面说,我也不在乎啊。

洪天,等你好了,我们去办结婚证,好不好?

我想尽快怀上你的孩子……”

“呃……”

洪天愣住了,没想到施诗这么心急,但他对施诗都还没什么感觉。

“怎么了?你不愿意?”施诗瞬间冷起了脸。

“施诗,老板呢?

最近怎么没见他来了?”洪天赶紧转移话题。

“我们老家在搞旅游开发,正在修建好美味美食山庄,他跟我妈现在都忙得飞起呢。”

施诗快速说完,洪天又问道:“老板和老板娘,同意你跟我在一起吗?”

施诗微笑点头:“当然同意啦。

你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他们对你都很放心。

还夸我做得很好,要我好好照顾你,盼着我们早点结婚呢!”

“呃……”

洪天越发有些压抑,要是老板和老板娘不支持,他完全可以断绝跟施诗来往,毕竟也没什么感觉。

但两口子都支持,就让他骑虎难下了。

“又怎么了?

洪天,我就知道,你嫌弃我年纪大!”

施诗再次嘟起了嘴,有些黯然神伤。

洪天赶忙摆手:“没有!没有!

施诗,你误会了。

我只是觉得老板和老板娘,对我太好了。”

施诗回想了下,缓缓道:“当年我爸妈也是同情你,从小是弃婴,被你爷爷收养,可惜初中还没毕业,爷爷就去了。

小小年纪为了活下去,什么都愿意做,挺可怜的,就培养你学厨师。

但要是你没这个天分,不努力的话,也做不了一个好厨师。

但你表现很好,所以对你好是应该的。”

“嗯,施诗,你去忙吧,我想好好休息。”

洪天说完,施诗想到的确还有不少事情要安排,只得穿上衣裙离开。

刚下楼梯,施诗就看到了当年的高中同学,初恋男友梁志明,此时正捧着一束红玫瑰向她走来,瞬间冷若冰霜。

“施诗,嫁给我吧!

浪子回头金不换!

十二年过去了,我还是觉得你跟我在一起最合适。”

“额……

梁志明,你干什么?

我现在有男朋友了!

快滚开!”

施诗吼了一声,赶紧往二楼返回,但梁志明已经几个大步,在前面拦住了她。

“施诗,无论你有多少男朋友,我相信你还是最怀念我这个初恋,对不对?

当时我们的感情,那是多么的单纯,不夹杂任何私心杂念和利益。

而现在,你还能找到这样的感情吗?”

梁志明虽然说得很动容,但施诗现在心里只想着洪天,她冷冷说道:“梁志明,我告诉你!

那时候的我太傻了。

跟你去看了场电影,在电影院,就把第一次给了你。

现在你休想再来欺骗我!

你走吧,再不走的话,我报警了!”

施诗随即取出手机,冷冷的看着梁志明,就仿佛看着陌生人一般,对他已经毫无感情。

梁志明淡淡一笑:“那你好好考虑下。

你家投入几百万在搞美食山庄,还用这个酒楼抵押贷款了几百万。

但开发你老家那片景区的省旅游开发公司,是我表叔在负责这个项目。

旅游公路可以从好美味美食山庄经过,也可以不经过。

景区可以包括好美味美食山庄,也可以不包括进去。

你不嫁给我没关系,那就等着破产倒闭,回老家当村姑吧!”

梁志明说完,转身走了,都没看瞬间惊惶无措的施诗一眼。

施诗此时脑子一片空白,她感觉双腿有些发软,返回经理室后,就给父亲施良打去了电话谈起了刚才的事情。

“施诗,你别着急。

等我好好多方打听,问仔细后,我们再做商议。

另外,你跟洪天之间,想怎么来往,就怎么来往。

哪怕你明天就要嫁人了,今晚依旧可以跟他在一起。

这孩子不错,只是我们施家怕是没这个福分。

去忙吧,不要对洪天说起任何事情。”

施良这话一出,施诗瞬间流出了热泪,她有预感,梁志明说的是真的。

要是父母心不那么大,凭着这个酒楼,还有这些年积蓄的几百万,完全可以过好日子,根本没必要理会任何人的威胁。

但是现在,为了家里,为了父母的老年生活,施诗必须担负着应有的责任。

梁志明处心积虑想要得到她,说明对她的确念念不忘,应该还有感情。

从这方面来看,她嫁给梁志明不可能受欺负,只是不可能再有真正的爱情。

看来跟洪天同居的日子不会长了!

洪天,你快好起来,好好的爱我吧……

施诗抹干眼泪,补了个妆,又踏着恨天高,昂首出了经理室……

虽然坐着做菜很辛苦,但洪天还是坚持撑下来了。

快三点吃过午饭,洪天被施诗搀扶着进了车,回家又被施诗清洗干净,再次浑身抹上正红花油躺下了。

“洪天,告诉我滋补养颜肉粥和益智健体肉粥的配方和做法,从今天起,我来做!”

施诗说完,洪天点了下头:“那你录音,我告诉你……”

施诗记录下后,随即问道:“洪天,你怎么会做这些的?

我们大酒楼以往的大厨,可都不会这些呀。”

洪天微微一笑:“看书自学的。

我的柜子里,有很多从小到大,从旧书摊里买的药膳、食谱、宫廷秘方、民间偏方、气功、推拿书和杂志、报纸等等。

我都有过研究,自己亲自做实验,不断改进,确定效果可以,没什么副作用,才敢用的。”

“原来是这样啊。

洪天,你真是个天才!”

施诗对洪天越发爱慕,可惜洪天跟她最终会有缘无分。

“我不是天才,只因为我从小被抛弃。

不想被人瞧不起,就必须比别人努力,才能得到应有的……”

洪天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竟然是文小柔打来了电话,他皱了下眉,还是接通了。

文小柔流泪问道:“老公,你是不是报警了?

我弟弟被抓了,还有上午刚逼着我跟他办了结婚证的丁光贵,还有他的手下,也都被抓了。

他的砂石场,还有他的家、他的车都被查封了……”

第7章 不要彩礼钱

“文小柔,别叫我老公,我真的承受不起。

他们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我怕被丁光贵和你弟弟打死。”

洪天冷冷说完,就挂了电话。

施诗笑着竖起大拇指:“洪天,你做得很对!

这样的扶弟魔,千万不能再沾上了!”

洪天叹息一声:“唉!

施诗,其实我也不想这样。

但是,我辛苦八年,为了她竟然成了穷光蛋,还欠了你十二万。

只能等我好了,好好的对你好。

钱,我是肯定要还的!

没还清钱之前,我会肉偿,算是利息。”

洪天说完,施诗瞬间笑了:“洪天,你早就应该这样了。

人别那么拘束,要轻松面对人生。

等你好了,你一定要对我狠狠地狠狠的爱,越久越好!

我也会让你尝到我对你的爱有多深!”

洪天爽快点头:“好啊。

施诗,趁着现在还有时间,你去旭东超市看看,买些你爱吃的食材,我明天一早给你做。”

“好的。

你好好躺着。

那个扶弟魔再打电话过来,千万不要接了。”

施诗很快离开了,果然被她说中,文小柔又打来了QQ视频电话。

洪天犹豫过后,最终又接了,看到文小柔双眼通红说起:“老公,不好了,我弟弟的账户被冻结了!

丁光贵给我弟弟的一百万,还有你转给我弟弟的十八万,我转给我弟弟的两万,都取不出来。”

“还有呢?”洪天马上问起。

“还有?

还有什么?”文小柔不太明白。

“你昨天上午借了经理两万,下午又借了十万,没被冻结吗?”洪天冷笑问起。

“我只是借了经理两万,还有十万我真不知道呢。”

文小柔说完,洪天冷哼一声:“你看看你跟经理的微信记录,难道是你爸妈,又骗了经理十万?”

文小柔很快挂了QQ电话,点开看了跟施诗的微信聊天,果然还有十万转账。

莫非是爸妈用她的手机,诓骗施诗得到的?

文小柔又察看了后续的转账记录,发现十万果然到了妈妈薛明凤微信上。

文小柔有些慌,相信警方很快就会查到妈妈头上。

这样的话,不光弟弟被抓,妈妈也会被抓。

但要是爸妈合谋骗了十万,爸妈都会被抓的!

文小柔越想越害怕,但没什么主意,又赶紧给洪天微信视频。

洪天接通后,她就哭着说起:“老公,是我妈把钱转走了,现在怎么办呀?”

“趁着还没冻结,让你妈赶紧把钱还给经理,这样应该就没事了。

文小柔,你是丁光贵的女人,我惹不起,别再联系我了。”

洪天挂断后,想着现在有了施诗,就不能再三心二意,很快将文小柔和文小武的微信、QQ、手机号都设置为黑名单,并删除掉。

施诗采购了两大包东西回来,放好后就进了房间:“洪天,奇怪了。

扶弟魔竟然把昨天借的12万,都还给我了,还说明天要来上班。

但我不想她继续缠着你,没有答应。

等回了酒楼,我就让财务把她的工资都结清,你看怎么样?”

洪天点头:“可以。

以她的条件,不愁找工作。”

“那我去接念念了,你好好躺着。

你迟早会出人头地,千万不能再联系扶弟魔了,否则你这辈子都会抬不起头。”

施诗忠告后就离开了,不久后洪天接通了一个陌生本地电话。

“老公,求你救救我弟弟吧。

警方说了,我弟弟主要就是打了你,不像丁光贵是影响恶劣的黑老大,得坐穿牢底。

只要你找人说一声,我弟弟就能放出来了。”

又是文小柔在哭着请求,洪天瞬间怒道:“文小柔,是你弟弟给你下药,把你卖给丁光贵糟蹋,你不可能不懂。

另外,他还诈骗我十八万,要是算上以往骗我的钱,那就更多了。

他这些罪很严重,必须坐牢改造!”

文小柔越发哭得厉害:“不行啊,老公!

我弟弟不能坐牢,不然我爸爸妈妈会伤心死的。

老公,我求求你了!

看在我们三年多的感情上,你再帮我一次吧。”

洪天想了下,文小柔肯定不会告文小武下药,加上文小武都是通过文小柔来骗他钱,只凭着文小武打他这事,估计也关不了多久,索性卖个人情,也好一刀两断。

“好吧。

文小柔,我求人放文小武出来。

但你记好了,你是丁光贵法律上的老婆,跟我没任何关系。

不要再跟我有任何来往,更不要到好美味上班。

从此我们就是陌生人,即便偶遇我也当不认识……记住了吗?”

洪天郑重说起后,文小柔顺口“嗯”了一声,就催促道:“老公,你快打电话放我弟弟出来吧。”

“我不是你老公,这是最后一次帮你。”

洪天赶紧挂了,想了下就拨通了凌云电话:“凌哥,下午好,谢谢你们帮我。

能不能给说一声,把文小武放了?”

凌云忍不住皱眉:“洪天,你也太善了。

文小武害你这么惨,你还这样啊?”

“凌哥,你听我解释……”

洪天将之前想的对凌云说过后,凌云叹道:“好吧。

洪天,其实只要你坚持告文小武下药,配合丁光贵污辱文小柔。

让他坐牢十五年以上,没任何问题。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暂时放过他。

你好好休息,争取尽快重新开业。”

“谢谢凌哥。”

洪天休息没多久,银行账户上多出了十八万,施诗也带着洪念念回来了。

洪天还是起来了,在他的指点下,施诗熬好了益智健体肉粥。

跟洪念念玩到快五点,二人这才赶到了好美味。

刚下车,洪天就发现文长运一家四口都从附近一辆轿车里走出,双眼红肿得像灯笼般的文小柔还拉着行李箱,很快围了过来。

文长运满脸堆笑道:“好女婿,是我们两口子鬼迷心窍,做了错事。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

你跟文小柔都是初恋,你很爱小柔,小柔也很爱你,你们继续好好过日子,把念念好好抚养长大吧。

等丁光贵判了,到时候你们就可以结婚了,我们绝对不要彩礼钱。”

第8章 我要补偿你

施诗看到这个场面,瞬间很气愤,但她不好出面,冷着脸看向了洪天。

“泼出去的水,还能收回来吗?”洪天冷冷问道。

“能啊!”薛明凤厚着脸皮点头。

洪天吐出一口浊气,缓缓道:“收回来也是脏水了。

文小柔温柔漂亮,嫁给有钱有势的男人,别说一百万,就是五百万也有人抢着要。

我是抠门的穷酸,又穷又没出息,还养着个拖油瓶。

我不该带文小柔来酒楼上班,更不该跟她恋爱。

这三年多,都是我拖累了你们家,没有让你们大富大贵。

从现在起,我跟你们家任何人互不相欠,更没任何关系!

一口唾沫一个钉,我洪天要是做不到,就枉为男人!”

洪天激动的说完,弯着腰走向好美味,施诗赶紧扶着他,走进了大堂。

“姐姐,洪天给脸不要脸,我们走吧。

凭你的条件,丁光贵给一百万真的少了……”

文小武说完这话,文小柔再也忍受不住,一巴掌扇在了他的右脸上,大声道:“文小武,别想再卖我了!

从今往后,我跟你断绝姐弟关系!

要是你再敢动任何心思,我找洪天抓你坐牢!”

“呃,姐姐,你……”

文小武捂着右脸还没说完,文小柔又是一巴掌扇了过来:“你这个祸害,去死吧!”

“小柔,别生气了,先回去。”

文长运两口子随即拉上文小柔,上了轿车,文小武也赶紧上去……

快八点半,施诗扶着洪天回家,就看到穿着睡衣的文小柔迎了上来。

“谢谢经理照顾我老公,我来吧!”

文小柔对施诗的没以往那么温柔,就想着要搀扶洪天。

洪天随即甩开,冷着脸看着她:“文小柔,我换了门锁,你怎么进来的?”

“老公,是念念给我开的门。

念念现在还认我做妈妈呢。

为了念念好,我们继续在一起吧。”

文小柔说完,洪天冷笑道:“这不可能。

文小柔,我说过了,凭你的条件,不愁嫁个有钱有势的男人,你走吧。”

文小柔再次哭了起来:“我不走!

为了跟你在一起,我打了弟弟,还跟家里断绝关系,现在只能跟你在一起。”

洪天冷哼一声:“从你改口叫我洪天那一刻起,我们就不可能在一起了。

文小柔,我可以肯定,那时候你已经默认要抛弃我,难道你敢说没有?

现在丁光贵被抓,又看到我还有人帮,又想着回来,这是不可能的。

我可以原谅你被污辱,毕竟那不是你想要的。

但绝不会原谅,你被钱收买后,就抛弃我!”

文小柔依旧否认:“我没有!

洪天,你误会我了!

我只是不想你被丁光贵打死……”

“别说了!”

施诗忍不住怒了:“文小柔,你还要不要脸?

洪天被你害得这么惨,还要把他害死才甘心吗?”

“我没有!

施诗,你也不是好女人!

凭什么我刚走,你就来抢我老公了?”

文小柔不甘的争辩后,洪天怒道:“胡说!

我认识施诗八年了,她怎么样我很清楚。

文小柔,你走吧。

三年多来,我被你家人压得喘不过气,真的受够了。

我不可能再接受你,你也不愁嫁个好男人!

走吧!”

“洪天,你真的不爱我,要我走?”

文小柔又泪流满面,显得可怜楚楚。

“不爱了!走吧!”洪天挥手道。

“我衣服什么的都在这里,现在也晚了,不好找住的地方。

明天早上跟念念吃了早饭,我再走,好不好?”文小柔抽泣着说起。

“那我去洗澡了。

施诗,你来帮我。”

洪天不再看文小柔,拉着施诗,被搀扶着进了卫浴间。

“洪天,你还让她住在这里啊。”

施诗皱眉,开始给洪天解衣。

洪天叹息道:“唉。

好聚好散吧。

我现在也没办法赶她出门。”

“那我们今晚住哪儿?”施诗又问道。

“不跟她住一个房间就行了。”

洪天说完,施诗无奈点头:“好吧。”

给洪天洗过澡,看到客厅没人了,施诗随即看了两个房间。

发现文小柔还躺在洪天房间默默流泪,只得把洪天扶去了隔壁房间躺下,为他抹上了正红花油。

“施诗,委屈你了。

你也去洗澡,洗澡后我要补偿你。”

洪天此时已经横下心了,要想彻底摆脱文小柔,就必须跟施诗尽快发生关系,让文小柔知难而退,也能让施诗明白他的决心。

“啊!?”

施诗心中一喜:“洪天,可你还有伤呢。”

“比昨晚好多了。

快去吧,你如花似玉,我都快等不及了。”

洪天这话就跟催化剂一般,施诗瞬间热浪滚滚:“洪天,我爱死你了。

我去了,别睡着了哦。”

施诗哼着歌,好好的用沐浴露洗了又洗,擦干身上的水,就光着身子进了房间,随即将门反锁。

“施诗,我准备好了,你轻点上来啊!”

欣赏着施诗的火爆身材,洪天笑着招呼。

施诗只是看了一眼,就双眼放光的“哇”了一声,兴奋的贴了上去……

施诗欢乐的叫声越来越大,偶尔还带着洪天的低吼声,文小柔听得泪流满面,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本以为他们不会太久,哪知一直折腾到了半夜……

天还没亮,洪天就和施诗起来,先去看了洪念念,也没在乎还在睡熟的文小柔,就去了厨房。

在洪天的指点下,施诗做了滋补养颜肉粥,洪天也做了三道她和洪念念爱吃的小菜。

“施诗,还得去买灌汤鲜肉包……买两笼吧。”

洪天说完,施诗皱眉:“洪天,文小柔还在呢。

你可千万不能心软啊!”

洪天轻抚着她的俏脸:“我已经跟你这样了,她也没脸留了。

放心吧,我会对念念说清楚情况,她也没办法再缠着我了。”

“嗯。”

施诗很快离开了,洪天回了房间,看到脸色憔悴的文小柔,正在给洪念念穿衣服。

“念念,我要对你说个事情。

文小柔已经不是你妈妈了,你的新妈妈是施诗阿姨。

文小柔吃过早饭之后,就要走了,从此跟我们爷俩没任何关系了,知道吗?”

奶爸当婚:刚被扶弟魔女友全家抛弃,就有美女上司赶来同居。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6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