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傲万界:来到修仙世界,获得神级系统!

凌傲万界:来到修仙世界,获得神级系统!

第1章 哥的金手指呢?

青涩的石苔入手有些湿滑,蝉鸣声让昏迷在草地上的叶承渐渐醒来。

刚醒来的他视线有些模糊,“什么东西?一手黏黏的!”

说话间他下意识伸手甩了甩手臂,无意间将头上挂在桃花树上的一件女子的亵/衣碰掉了。

白色古朴的亵/衣落了他一脸,一瞬间,泌人心脾的体香扑面而来,让他整个人的灵魂都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叶承下意识握紧了拳头,一不小心在白色亵/衣的胸口上按上了五个指印!

叶承摘下脸上的亵/衣嘀咕道:“我不是飞机失事死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了?这衣服……”

他一脸的还茫然,尚未明白自己为何死里逃了,一片空灵的歌声传了过来,“风雪依稀求白发尾……”

叶承闻声扭头望去,只见一女子正在一青池中洗漱身子,她明眸皓齿肌肤雪白!长的跟个仙女似得!

这一幕,让他瞪大了眼睛!脑中瞬间出现了无数个念头!

这是哪啊?桃花林?这是古代吗?

这……这民风也太彪悍了吧?

这么一盘顺条亮的姑娘,怎么连树叶都不穿一下?

我这么磊落轶荡的一个人,怎么能偷看呢,还是光明正大的看吧!

咦?我手中是她的衣服吗?怎么让我弄脏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呀!这仙女般的姑娘,两边屁股怎么不一样大呢?小仙女两边不一样大?

“噗!哈哈!”想到这里叶承没憋住笑出了声来!

不远处,仙池中众仙女身子一僵,然后……

“啊!谁?哪来的登徒子!”小仙女慌乱的捂住了自己波涛汹涌的胸口。

看到这一幕,叶承嘀咕道;“啧啧!没有常识啊,这个时候应该捂脸啊!”

“竖子,还敢看我,看我不挖了你的狗眼!”小仙女挥手一招,叶承手中的亵/衣“唰!”的一声就向着她飞走了!

我去,这是啥?仙术?

难道自己穿越了?这画面不对吧?真的仙女会两边不一样大吗?

就在叶承心中探索生命奥义之时,他的脑海中突然一阵嗡鸣!一股子与生俱来的又极为陌生的记忆在脑海中涌现出来!

猜对了,还真的穿越了!

等等,老子金手指呢?无敌项链小秘罐呢?随身老爷爷呢?可以睡的美女管家呢?嗯?都没有?无敌的传承记忆总有吧?

脑海中的记忆飞速的流转,让叶承可以用现代人的思维知道过去的始末!

这里是一个仙凡混杂的世界,有灵根的人,如眼前的小仙女是可以修炼法术的!

而这身体主人是天炎圣朝的长公主的童养夫!

他自幼被抚养,深陷的桃色交易……不不,是阴谋中!

他本是万中无一的火玲珑无上神体,本应该有一个仰望星空的梦想,一段惊心动魄的人生,全都是因为没有钱!

啧啧,不不,是因为自幼举目无亲,让他挣脱不了皇室阴谋的大手!

当年,他的降生时伴有天地异相,听闻将整个村子都燃尽了!

炎皇观此异相后大惊,不远万里、腾云驾雾来到焚毁的村落,只为将他接入皇宫中!

炎皇将他许配给长公主为童养夫!并耗费无数壮阳补肾的丹药,一补就是十六年!直接将其修为堆到了当世第四大境界——神魄境!

就这样,好端端的一个小新肉,被炎皇培养成了皇城内令人文丧胆的加拿大炮王!自幼通阶斗法无敌的存在!

但是,长公主本就大叶承六岁,正是肯卖力气的时候,从叶承十六岁大婚洞房花烛开始,竟然能一个姿势不知疲倦的玩了十天十夜!

原本这也不算什么,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当时的叶承打算奉陪到底的!

但是,颠软倒凤中,他发现自已经被采补一空了,连根……连体内的火玲珑无上神体的灵根都被掏空了!从此沦落为没有灵根的凡人,凡人能有多持久?也就一两个小时!

结束后,没有利用价值的他,被扔在了这荒郊野岭,任其自身自灭了!

想到这里,叶承满脸的愤恨,甚至是捶胸顿足,“哎,妈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啊!日了十几天啊,老子一天都没赶上啊,这小子太特么嫩了,换我,至少能解锁二百多种姿势,保证让那小娘们欲仙欲死、欲罢不能!还能让人家扔到这来了?”

这时,一声娇嗔将读取记忆中的叶承惊醒!

“大胆淫贼,胆敢偷看本姑娘洗澡,还……还弄脏了本姑娘一衣服,看我飞剑取你狗命!”

叶承定睛一看,真是那洗澡的小仙女喊的话,而其那胸前确实有自己的五指印!天地良心,那只是石苔啊!


第2章 诸天万界我最屌系统!

此时,眼见小仙女的满脸愤恨让叶承心中一凛!

下一刻,只见她手中白光一闪,一柄杀气弥漫的飞剑出现在手中,眨眼间就杀到了叶承面前!

呼啸的风从叶承耳边吹过,此时,飞剑距离叶承喉咙只有0.01公分,巨大的威压让他喉咙隐隐作痛,叶承大惊道:“且慢!姑娘请止步!”

小仙女听到叫喊停了下来,咬牙切齿道:“淫贼!你还有什么遗言?”

叶承脑中灵光乍现——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不行,可能要死了,高低也要装个清新脱俗的逼再说!

于是乎,叶承朗声说道:“小生不才,早已心有所属,桃花满天也好,一袭白衣也罢,我与姑娘,今生已无缘,告诉桃花,不用开了,何必让姑娘在此苦苦相逼呢!”

小仙女哪里见过这架势,顿时面红耳赤。

等等!

好像哪里不对?

微微一个怔楞,反应过来的小仙女立刻气的浑身颤抖:“你!你这无耻之徒!谁会对你……你拿命来吧!”

就在这时,突然一连串冰冷的系统提示音在叶承脑中响起,他周身涌起气浪,瞬间就将身前敌人,连人带飞剑都弹飞了!

“叮!”

“系统提示,恭喜小号叶承被系统诸天万界我最屌系统选中!本系统交你梳中分,你认我作大哥!”

“恭喜小号叶承,完成异界的初次装逼,获得1点装逼点,是否现在就要进入商城越换商品?”

“什么小号?什么系统?梳中分的段子你都知道……你去过地球?”叶承心中悍然道。

“叮!本系统去过诸天万界,当然也去过地球,至于小号之说,是因为本系统大号在这个位面已练废了!这才重新寄生在你身上练小号!”

“我……”叶承。

“不过请小号放心,本系统已经是经验丰富了,并在这位面留下了很多后手后,才选中了你的!”

“哈哈,那老子岂不是筋骨清奇、万众无一!才会被你选中的!”叶承在心中大笑。

“叮!检测宿主体质孱弱,在此位面,除了装逼,一无是处,并且很难生存下去!”

叶承:“……”

“叮!介于小号宿主是这个位面最会装逼的人才,特奖励装逼伴你行,四海八荒最牛新手大礼包!此礼包点击就送!”

“叮,系统赠送混沌初开灵根,可吸收转换灵力、斗气、灵气等诸天万界真元!”

下一刻,叶承觉得浑身一阵舒爽,如同做了马杀鸡一般,浑身三千大穴与毛孔全部张开,让他贪婪的吞噬着四周的灵气!

这身体的感觉他太熟悉了,新的灵根在灵气吐纳时,竟比炎皇看重的无上神体快了十倍不止!

“叮!小号在异世界强制觉醒武魂——昊天锤!”

“叮!武魂攻击力提升需要魂环,魂环属于奢侈品,可在系统商城购买,价格极其昂贵!世间魂环爆率极低,除小号外,其他修士得到魂环均为观赏品!”

“握草……这东西比复联3灭霸的无限手套还牛逼啊,这神器上居然有九个可以安放魂环的镶嵌槽,每装一个魂环都能牛逼一分啊,灭霸手套也才六个凹槽啊,没集齐六宝石就能干绿巨人和蜘蛛侠他们了,我要是集齐九个魂环,嘿嘿……“”叶承看着脑海中昊天锤的虚影激动万分。

“叮!十万经验丹已自动服用!”

“叮!当前人物突破到灵动境一层!”

“叮!当前人物突破到灵动境二层!”

……

“叮!当前人物突破到灵动境十层!若想要购买第一魂环泰坦之锤,请小号宿主自觉装逼!”

“咔吧,咔吧!”叶承骨头如爆豆般响起,灵力在经脉中奔涌,一次次冲刷,让经脉从小溪变成了大河,周围的事物在眼中越来越清晰,神识在扩大的同时脑海中出现的锤影也越来越凝实,他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越发的……咳咳,好吧,气质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装逼,那么屌!

短短数息之间,叶承从凡人弱鸡成为第一境界圆满的修士!距离第二大境界灵轮境只有一步之遥!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成为修士,资质必是万众无一的,而各国修士属性都是单一的,叶承的全属性在这世界上是对一无二的,而灵动十层,是普通修士五年,甚至是十年才能达到的境界,后面的灵轮境,神魄境,融天境等,修炼起来更是难上加难,哪有想叶承这样,领个礼包境界就突飞猛击的!

“哈哈,这样修炼下去,老子岂不是很快就是当世大能了,到时候,嘿嘿嘿……”不等叶承脑中出现更多的YY画面,耳畔再次响起系统提示。

“叮,属性礼包已自动打开,道具礼包已经自动然如背包格子中,请小号观看自身的属性面板!”

叶承眼前白光一闪,出现了只有他能观看的属性版!

“小号账号管理员:叶承,穿越者。

当前境界:灵动境十层/10级

武魂(普天之下叶承独有):昊天锤,无魂环

人物状态:心潮澎湃

升级经验:200/3000

装逼点:1

功法:暂无

地位:天火圣朝倒插门童养夫

背包格子:1/10已经存入2张初级随机传送符

……”

“哈哈,可以,可以,这诸天万界我最屌系统,简直就是我的私人订制款啊!”看完属性面板后,叶承仰天大笑。


第3章 吾乃常山赵子龙!

此时,被弹飞的小仙女慌张的从草地上爬了起来,看着身前折断成两段的飞剑惊叫道:“这,这不可能!”

此飞剑是小仙女师的傅赐予她的二星法器飞剑,二星的法器啊,就算是第二大境界灵轮期的师兄们也无法轻易将其折断,眼前这个灵动期的登徒子居然做到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假扮凡人!”小仙女震惊的说道。

实力突飞猛进的叶承,此时不装逼更待何时,他森然一笑,振臂高呼,“吾乃常山赵子龙!”

当然,叶承不是傻子,就是此时心潮澎湃,偷看人家洗澡也不能抱上真名不是?

“常……常山?赵子龙?”小仙女满脸迷茫。

叶承双手环与胸前轻蔑的说道:“怎么,没听过这么高冷耍酷、毫无温度的名字吗?”

小仙女:“……”

“叮!恭喜小号‘叶承’获得1点装逼点!”

果然,唯有装逼才是修炼的真谛!

叶承看了看小仙女,对方表情毫无变化!嗯?看来别人都应该听不到系统的声音!

叶承心思一动,“自己的武魂昊天锤真如斗罗中那般无敌吗?还是只是山寨货?”

转念间,叶承说道:“姑娘,你飞剑都断了,还有必要跟我打下去吗?再纠缠下去,小心我实锤你屁股一边大一边小这件事!”

“你,你敢,你以为我怕你啊!”小仙女下意识伸手捂住了屁股。

下一刻,叶承伸手一召,淡淡的黑色灵力从他掌心之中喷涌而出,光华瞬间凝聚,一柄通体乌黑的锤子出现在手中!

叶承觉得手中一沉,他侧头一看,此锤柄大约有半尺长,锤头是圆柱体,在那锤子乌黑的表面上,却有着一股特殊的光芒,圆柱形锤头上,盘绕着一圈忽明忽暗的花纹!

“哈哈,原装货,不过好像所有有锤子的小说里他都长这样啊,不会被和谐掉了吧!”他一边吐槽一边伸手一挥,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吓得一旁的小仙女连连后退,“淫贼,你,你要干什么?”

此锤子一出,让她大惊失色,连体内的火灵力都被彻底压制了!

“嘿嘿,明人不说暗话,让你叫了半天的淫贼了,我现在就来坐实此事!”叶承一阵坏笑,黑色灵力涌现,隔空就让小仙女的裙摆飘荡起来!

只见一双光洁修长的大腿出现在他眼前,下一刻,随之而来的是小仙女尖叫声:“不要啊!”

“嘿嘿!一般女人说不要都是想要,是这样吗?”叶承搓着手缓步向前走!

“啊!淫贼,别过来,再过来我死给你看!”小仙女捡起草地上半截飞剑横与颈前说道。

“喂!”叶承本来只是想吓唬一下对方,报一下飞剑刺喉之仇,没想到对方竟然要寻死,“好吧,姑娘,我不再上前了,刚才都是误会,你把剑放下吧!”

“淫贼,我凭什么相信你?”小仙女脸上有些动摇,断剑也离脖子远了些,但态度还是十分坚决,看着叶城的目光,也满满的都是不信任!

叶承赶紧收回了昊天锤笑道:“你看,我法器都收起来了!这样,刚才我们都有错,我用我家乡话给你道歉,你也用我家乡话跟我道歉,我们就算老乡了,看在老乡的份上,这事情就算了结了可好?”

小仙女明显有些不信,但是为了身家性命委曲求全道:“好,信你一次!你不可要食言!”

“嗯,很简单的,就是说亚麻跌,亚麻跌在我们那里是对不起的意思,嗯,我说完了,到你了!”叶承一脸真诚的说道。

“亚……亚麻跌!好了,说完了,你走吧。”小仙女说道。

“哎,对对,舒服,我接受你的道歉了,这小音调果然跟我们那里的妖艳货不同!”叶承一脸赞许道。

“嗖!”“嗖!”

就在这时,两道破风声响起,叶承抬头便看见前山上空,流光溢彩中有两道身影袭来!

“何方鼠辈,扰我后山清净,还不束手就擒!”

其厉呵声如洪钟,振的叶承双耳嗡鸣,识海翻涌,泰山般的威压瞬间降临,险些让叶承喷出一口血来!下一刻,叶承眼前白光一闪,出现了一老一少!

老者仙姿缥缈,脚踏一把鎏金飞剑,少年身子挺拔,站在一青铜玉马战车上,派头十足!

只见老者看了眼小仙女后,目光阴冷的戳向叶承。叶承顿时如堕冰窟,仿佛无形的大手捏在了自己的心脏上,一时间叶承觉得自己是站在巨龙面前的蝼蚁!

“叮,发现敌方实力高于小号叶承,系统馈赠人物实力检查功能!”

下一瞬间,老者和少年头上赫然出现只有夏凡可以看到的实力划分字幕,神魄境/21级;灵轮境/16级。

若说灵轮境是体内灵气凝聚成轮,灵气外放的话,那神魄境界更是分水岭般的境界,能够“炼化兽魄”,实力更是妈卖批倍数的增加!

眼前老头是神魄境高手!

我曾经也是神魄境啊!


第4章 一言不合就开车?

感受到两人身上境界上的巨大威压,叶承明白不可力敌了!

“师傅,殿下!呜呜……”小仙女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师妹莫怕!”少年一拉战车前缰绳,玉马活了般对着叶承一阵嘶吼,“大胆狂徒,胆敢欺负我师妹,今日后山便是你埋骨之地!”

说话间,他手拉缰绳火灵力灌入,玉马一阵嘶吼,迎面就朝叶承撞来!

“呼呼!”战车巨大的冲击力带起呼啸风,刺的叶承肌肤生疼!

“叮!介于敌人过于强大,小号装逼点只有两点,若不兑换身法,逃生希望不大!”

“换!赶紧他么的换,三千雷动,鬼影迷踪步,够什么换什么!”叶承心中大叫一声后脑海中白光一闪!

“叮!鬼影迷踪步初级篇消耗一点装逼点!”

下一刻,就在青铜玉马战车即将碰到叶承衣角的时,“呼!”叶承从原地消失,留下一个淡淡的虚影!

“太弱了!呃……”少年满眼猩红,他手中突然出现一碧绿的毒矛捅向了虚影,虚影破灭!

“嗯?”老者脸色闪过一丝惊愕,在他眼里这一击是必中的,但是,却被这个区区灵动十层的小子闪开了!

躲开的叶承倒吸了一口冷气,后背都被冷汗湿透了!

他怨气顿生,愤怒的咆哮道:“妈卖批,臭小子这么歹毒,一言不合就开车?你特么知道小爷我是谁吗?”

“殿下,此子身法古怪,境界很低,正好可以用于练手,我来为你督战,也好看穿他的身法!”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淡漠,并未理会叶承的话。

“好!我也是三天没杀人了,手痒得很!”少年灵力一催拉起缰绳提矛再上!

老子又没看你屁股,你这么拼命干什么?

身法牛逼就点玩命给你当陪练吗?什么世道?

叶承十分不爽,但是,他还要逃跑,境界差距这么大,不跑就交代在这了!

“嗖!”浑厚的灵力注入脚下,混沌初开灵根的十倍加成可不是盖的,叶承速度飞快,周身瞬间幻化出五六道鬼魅的虚影,奔跑路线更是让人捉摸不定!

一时间,笨重的战车,在他飘忽不定的身发下被耍的晕头转向!

“咚咚咚!”飞沙走石间,十多颗桃花树被战车撞倒,殿下多次挥舞手中长矛,竟然连叶承的衣角都没碰到一下!

旁边的小仙女满脸震惊,他心目中同阶无敌的殿下,竟然被叶承耍的团团转!

“这,这不可能,我灵轮六层足足高他一个大境界,怎会拿不下这小子?”少年扭头看向老者。

老者摸着下巴,眼角直跳,他仔细端详了半天,竟是看不穿这鬼影迷踪步,“咳,殿下莫急,这玉马战车本就是大开大合之物,不易转换方向,老朽的飞剑灵巧,这便借与你!”

说话间,老者屈指掐了个法诀,脚下飞剑,散发夺目金光,一股森然杀气弥漫开来,让周围的花草都枯萎了!

叶承看老者没有亲自动手的意思,他松了口,并直勾勾的盯着飞剑,咽了口口水!

这卖相,这质地,太特么拉风了,踩在上面一定比开兰博基尼还装逼啊!

叶承幻想自己脚踏飞剑的样子,不由的搓了搓手!

老者掐完法诀,大喝一声:“少主接剑!”

“且慢!”叶承抬手打断道:“我乃天火圣朝长公主倒插……呸,长公主驸马叶承大人,尔等胆敢在圣朝脚下与我为敌,是想翻造反吗?”

听到叶承是圣朝的人,三人脸上都露出一丝忌惮!

说话间,叶承取下腰间玉牌,灵力灌入,疯狂催动玉牌,玉牌毫无反应,“我现在没了火系功法,使用灵力,这玉牌不发光了!”

看叶承这副作态,老者回过神来,“不对,当朝驸马已经是神魄中期强者!我只是神魄一层,你若是驸马何用惧我?你区区灵动境的废物,竟然也敢冒充驸马!”

“师傅,他说他是常山赵子龙!”小仙女说道。

“常山?此山并不在我天火圣朝境内!长老他用的身法我感受不到火灵力,他定是他国的奸细!”少年恍然道。

“叮!小号叶承装逼失败,有生命危险,请快速撤离!”

“这要装逼不成反被打啊!”叶承暗骂一声,转身就逃。

“剑来!”老者大喝一声,飞剑虽然飞起,但是因为他刚才借剑的法诀影响,飞剑飞出有些许停滞,但是,神魄境强者一击,仍然恐怖如斯!


第5章 很装13的机缘!

这飞剑奔袭间竟是出现一青蛇巨影,“嘶嘶!”它摇头摆尾缠绕着飞剑一边转动一边吐着信子,飞剑未至,“咔啪,咔啪……”叶承周身十米内桃树齐齐折断,千钧一发之际,叶承抓住了飞剑停滞的时机,他突然身分三影,三影如同实体般无法辨认,朝着不同方向逃去!

原来,他与殿下对战时,鬼影迷踪步没有催发到极致,此时,爆发就连神魂强大的老者都无法锁定叶承!

“嘭!”飞剑刺破一个虚影落地,掀起数尺高的土浪,幸运的是没有击中叶承的本体!

“呼呼!”叶承站在一棵桃花树上喘着粗气,“妈的,老狗!今天小爷要是有魂环,一定毙了你!”

“什么?竟然没中?”老者目瞪口呆。

“不许骂我师傅!”小仙女吼道。

老者脸色铁青,法诀一掐飞剑再起,竟是一分为三了!

叶承瞳孔一缩,迅速取出随机传送符贴在身上,然后有恃无恐的说道:“三十年河西,三十河东,莫欺少年穷,若是再见面,老子让你们跪一排,齐声高喊亚麻跌!”

说话间,飞剑临近,老者看叶承不在逃避,嘴角露出冷笑,下一刻,“嗖!”叶承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飞剑没有了锁定的目标后,在空中无头苍蝇般乱转!

三人一脸懵逼!

“这,这遁术也太逆天了!”

“不,这是失传千年的神行万里符!”

“那,那岂不是追不上了?”

三人看着一片狼藉的后山,气的想要吐血!

殿下眼角直跳,他哪里受过如此欺辱,“找!”他咆哮起来,“将此人相貌拓印在玉简,发出去,我就不信……”

“好了!”老者一声大喝,“殿下,莫让此子影响了心智,修行之路,高低起伏,本就不是一马平川,你这样子,日后如何独当一面,我回去禀告你父亲,此事作罢了,长这么大输一次,未尝不是好事!”

“哎!”小仙女青霞,看着眼前丧失理智的殿下,脑中不由的想起叶承的身影,她赶紧摇了摇头!

……

与此同时,星陨阁一处充满禁制的药园中,被随机传送符送走的叶承就这样凭空出现了,他脚还未落地,系统提示就响起了!

“叮!小号叶承获得三点装逼点!”

“噗!”叶承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系统道具就是屌,装起逼来没烦恼!”

“叮,小号叶承误入神秘药园!”

“呀,神秘药园!”叶承激动的四下打量,眼前明明是个篱笆围成的小院子,药田也就一两亩,花花草草,一双手就数的过来,神识都不用扫,眼前一切就尽收眼底了,神秘在哪啊,这系统,瞎扯淡,白兴奋了!

“你……”叶承张口便要在说些什么,呼吸吐纳之间,立刻发现了不对!

这里的天地灵气的浓郁,竟然是外界的三倍不止,这简直是让人垂涎欲滴的修炼圣地啊!

“呼,呼!”叶承吸了两口气,脸上立马红了起来,肌肤滚烫,如同醉酒般摇晃起来!

此时,叶承是真的有些醉了,视线都有些模糊起来,他不知道,是他的混沌初开灵根救了他一命,如是寻常灵动境,那怕是灵轮境的修士到了这里,稍有不慎都会被这浓郁的灵气下撑的爆体而亡!只有他这种体制才能逐步适应!

叶承眼睛微眯,“嘿嘿,一不小来了人家的药园,我这种正人君子,怎么能偷东西呢?那多难为……”话音未落。

“叮!发现唐门仙草幽香绮罗!”

“叮!发现斗罗仙草望穿秋水露!”

“叮!发现斗破仙草万年靑灵藤!”

“叮!……”

微醺中叶承听着系统的提示音愣了一下,下一刻,他自觉酒醒了七八分,“我去,我这气运是多逆天啊!诸天万界系统加诸天万界的仙草,我岂不是要天下无敌了?哈哈!”

叶承屁颠颠跑到药田里,蹲下身子看着眼前淡粉色的五叶大花,花朵极大,直径足有盈尺,每一片花瓣看上去都像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特别是那花蕊如同紫钻石般闪耀!

叶承忍不住的激动,“这就是幽香绮罗吧,哈哈,百毒克星啊,宝贝,必须吃了!”

说罢,叶承抓起大花就往嘴里送,拽着大花就往嘴里送,田里只剩下一个三尺长光秃秃的长茎!

“嗯,真甜!”叶承边嚼边说道:“系统,快快,把这里的药草全收了,咱们打包带走!”

“叮!系统尚未开放存放活物功能,敬请期待!”


第6章 迎风装逼,宁死不屈!

“这么多仙品药材啊,拿不走不是暴殄天物啊,不行,兜不走咱就全吃了!”叶承骂骂咧咧转圈吃了起来,一种,两种,不多时就吃了八九种……

看的吃的差不多了,叶承起身拍了拍肚皮走出了药田,“来而不往非礼也,吃了你这么多仙草,嘿嘿,我留下姓名,以后牛逼了没准还能还你们!”

说罢他蹲下身子,曲指在地上写到:“六味地黄堂,灵犀一指陆小凤到此一游……”

“轰隆!”突然,院外禁制一振,一身穿玲珑花衣,头梳羊角辫,腰间还系着长鞭的小丫头走了进来!

蹲地写字的叶承一抬头,两人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

叶承率先回过神来,“大胆!你是怎么进来的!”

“啊?我……”小丫头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宗门内啊!再看看眼前一片狼藉的药园和蹲在地上臭不要脸发问的叶承,她的神情变成了愤怒的样子!

下一刻,她抽出了腰间的长鞭,“啪!”的一声打在了地上,奶声奶气的吼道:“你是谁?敢擅闯我星陨阁机密药园!”

叶承先在身后掏出第二张随机传送符贴在了背上,然后,定睛看了看小丫头头顶,咦?这个半人高的小丫头不显示等级,看来系统只显示比自己等级高的!

叶承起身指了指地上的字坏笑这说道:“小丫头,多大了还不认识字?陆小凤就是我喽!你傻看我干嘛?别大惊小怪了,这天下没有我灵犀一指陆小凤去不得的地方!”

“叮!小号叶承获得一点装逼点!”

小丫头歪着脑袋呆呆的问道:“这天没有你去不了的地方,那你不是天下无敌了?”转而小姑娘清醒了过来,“不对,哼,这天下无敌的是我们阁主,你这个大骗子,看鞭!”

清醒过来的小丫头,随即挥舞着冒火的大长鞭,冲了向了叶承。

叶承站在原地,看那笨拙的小身影,再看看那沿途被火辫烧黑的药田,不禁摇了摇头!

哎!要是这种小孩子我都拿不下,那我留下来种地算了!

叶承心中感慨,立刻催动灵力召唤昊天锤,可这一催动,却突然间发现体内灵力混乱不堪!

一股燥热登时间涌上四肢百骸,叶承只觉得体内的灵力宛若游蛇一般,在七经八脉中乱窜,所到之处,不由地带来一阵阵剧痛。

叶承只觉得浑身发软,双膝一屈,顿时倒在地上下一刻,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滑落而下,他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体内经脉的躁动平复了下来,但心脏却好似还有万蚁啃噬一般!

“啊——”撕心裂肺的叫声从满地打滚的叶承口中传出,惊的冲上前的小丫头脚步一滞。

“噗!”一口鲜血从叶承口中喷出,也成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萎靡不振!

“噗!”一口鲜血从叶承口中喷出,他周身的四经八脉都在剧烈的颤动!

这……这感觉,他为什么会这么熟悉?

不!

是这具身体熟悉!

当初,这具身体被抽出灵脉时便是这种感觉!

怎么会这样?

他不是穿越过来,还自带牛叉系统么?难道要和原主一样次沦为废人吗?

对了,是那些仙药!

一定是我境界太低,又太贪心吃了那么多,身体承受不了啊!

叶承心中不禁咒骂。

若不与这丫头动手,慢慢炼化这股力量,没准混沌初开灵根还承受的了,可是现在……

该死的,大意了!

小丫头看着叶承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不由得心里一惊。

“你这是……这里的药不会全是你一个吃的吧?我的天,吃这么多仙药都没撑死你?你,你……”

“叮,小号叶承无形装逼获得1点装逼点!”

叶承口喷血沫,在地上无力的喘息,已经无力去管这狗日的系统,更加没有力气去回答小丫头的问题。此时的他周身灵脉十倍吐纳速度全开,浑身皮肤渗血,仿佛下一秒就要被灵气撑爆炸一般!

而小丫头虽然没有得到叶承的回答,但是却完全惊呆了。

这里的药材可是阁主留下来给后代有缘人的,阁主吩咐过,要是千年不出现奇才,这些药材就赠与星陨阁历代最杰出弟子们。而放眼整个星陨阁,就算是太上长老都不敢染指此地一株仙药,现在却被这小子一个人全吃了,要知道,就算是阁主年少的时候,吃了这么多仙草也会死吧!

“叮,检测到小号体内灵气异常强大,异常紊乱,身体无法承受,是否消耗装逼点进行肉身修复?每全身修复一次需要一点装逼点!”

“修,快修,没看老子都要撑爆了吗?还有时间说废话,终于知道大号是怎么让你练废的了!”叶承在心中愤怒的回应道。

“……”系统。

“叮!自动修复成功,消耗一点装逼点!”

“唰!”随着系统的一次修复,叶承明显感觉到身体的痛感在大幅度下降,头脑也快速清醒起来。

“叮!由于小号叶承生命危在旦夕,建议迅速撤离此地!”


第7章 散功?炼体而已!

听到系统提示,叶承尝试着催动一丝灵力来触发背后随机传送符,“呲!”叶承肩膀再次飙血,符箓没有亮起,很明显,他失败了!

“嘶,啊!”灵力稍微运转,叶承就觉得有万千钢针扎在了身上,让他疼的只抽冷气,若不是毅力强大,恐怕早已昏厥过去了!

叶承痛苦的样子让小丫头不忍直视,“算了,你这样子是必死无疑了,星陨阁主后人不会像你这般胡来的,就算阁主老人家不在意这些药材,但若被门中长老发现了,估计你连全尸都留不下!还是我来送你上路吧!”

看着小丫头向自己走来,叶承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他在心中大吼道:“修!给老子再修复一次身体!”

“叮!开起自动修复,消耗一点装逼点!”

“快给老子亮起来啊!”叶承疯狂的催动灵力,背后的符箓猛然间亮起,叶承精神一阵说道:

“小丫头,你老提到的星陨阁主,是药老,名叫药尘吗?”

“不,不是啊,呀,你还可以动?”小丫头万分惊讶。

“哦,那他姓什么?”叶承谨慎的问道。

“嗯……看在你要死了的份上,让你瞻仰一下阁主大名也好,阁主叫高行古!”小丫头一脸虔诚的说道。

“呼!”叶承算了口气,心中暗道:“不姓叶就好,我以为多邪门呢,还跟我讲缘分!”叶承眼睛一亮说道:“小丫头,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姓高!”

“你,你什么意思?”小丫头一愣。

“嗖!”在小丫头惊讶的目光中,叶承凭空消失了!

“他……他居然,居然消失了,他真的是阁主后人吗?”小丫头目光呆滞的喃喃道。

少卿,小丫头回过神来,她咬了咬嘴唇,“不行,此事只能告诉高阁主一人!”

说罢,她重新关好了药园的禁制,迈着小碎步跑远了。

……

与此同时,叶承凭空出现在一条溪流边!

“啪叽!”叶承摔倒在满是溪水的岸边上,“嘶,疼疼疼!”嘶吼间叶承的身表渗出鲜血,将岸边的湿地都染红了一大片!

“叮!小号叶承获得一点装逼点!”

“叮!小号叶承生命危在旦夕!请不要再动用灵力!”

“叮!小号叶承生命垂危仍在装逼,获得‘生命不息,装逼不止’称号,奖励10点装逼点!”

叶承无奈的躺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心中默念属性面板,眼前透明光幕一闪后打开:

“小号账号管理员:叶承,穿越者

当前境界:灵动十层/10级

武魂(普天之下叶承独有):昊天锤,无魂环

升级经验:200/3000

装逼点:13

主修功法:无

身法:鬼影迷踪步

地位:天火圣朝倒插门童养夫

背包格子:0/10

人物状态:危在旦夕

……”

看到面板上危在旦夕的人物状态,耳边还回响着“生命不息,装逼不止”称号到来的巨额装逼点10点,叶承哭笑不得,这系统是在鼓励玩命装逼啊,以后的人生肯定刺激死了!

“系统,快告诉老子,13点装逼点有什么方法能解决我的身体问题!”

“叮!系统进入自动搜索状态!”

“叮!系统跟小号当前身体状态和装逼点数量,已找到完美解决的方案……”

听到这话,叶承放下心来,毕竟系统是练过大号的,做事还是有分寸的!

但下一刻,当看到眼前系统商城的面板上弹出一本《散功大法》时,叶承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

“叮!小号叶承请放心,系统绝对不会坑你的,其实这功法……”

听完系统解释,又在系统的再三推荐下,叶承不再犹豫,命都要没了,留着修为还有什么用!

“叮!小号叶承购买《散功大法》完本,消耗10点装逼点!介于小号身体状况特殊,系统将稍后自动为你运行功法!”

系统解释过所谓散功,并不是散去所有的修为,只是将体内吸收不了的斑杂灵力通过周身的所有毛孔释放出来!

修炼期间肌肉和皮肤会被灵气一次次冲刷撕裂,变得更加强韧,可谓是借助仙药之力在炼体!

此时《散功大法》自动开启,“嗯!还行,跟刮痧差不多!刚才你还解释了一大堆,其实也没有你说的那么疼啊!”叶承笑道。

“叮!请小号叶承放心,系统对功法描述都是真实有效的,散功的痛感是随时间增加的!”

……

一个人时辰后,“啊!”叶承躺在岸边的湿地上嗓子喊的都沙哑了,他觉得时间每分每秒都过的特别慢!

半天过去,溪水被完全染红,不会有人想到这一切,只是一个人造成的!


第8章 道姑小公主!

“叮,介于小号叶承是失血过来,附近上山有异兽出没,若是昏厥便不能自保,附近有行人路过,请小号及时呼救!”

“开什么玩笑,我一代逼王,你让我主动求救,不可能,能救我是他们天大的福分!”叶承腹诽道,可身体已经僵硬,大脑也是缺血的厉害,眼皮都睁不开了。

此时,叶承只听到,“呀!道姑姐姐,你快看,血葫芦啊,好稀奇!”一个熊孩子的声音响起。

“……”叶承。

“狗娃,别瞎说,呀,这溪水居然是因为他……好可怜,我们救救他吧!”一个温和动听的声音响起,语气中还显得很焦急。

“哒哒哒!”脚步声传来,叶承的身体被捅了捅,“道姑姐姐,他死了,身体都硬了!”熊孩子狗娃说道。

“这什么世界啊,民风也太彪悍了!这熊孩子,瞎咋呼什么呢!”叶承心中感慨。

“啊?好可惜,那我们回去叫人把他搬走吧,这溪水都不能用了!”小道姑说道。

“叮,小号叶承即将昏厥!”

叶承:“……”

“哒哒哒!”脚步声渐行渐远。

叶承用尽全身力气,沙哑的喊道:“等等,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说完,叶承晕了过去。

……

当叶承从昏迷中醒来,意外的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简陋的石室里,瘸腿的木案放着破旧的小香炉,上面的香烛还未焚尽,香烛飘散过来的味道,不由的让他精神一震!

“水!”干涉的喉咙让叶承挣扎想要起身找水喝!

“吱呀!”木床的床板不堪重负的响了一声,让叶承起身的动作小心了一些。

“嗡!”只是起床的动作就让叶承头晕目眩!

“嘶!”叶承发现身体并未痊愈,这一起身很多细小的伤口就崩开了,身上绷带被染红了一大片。

叶承低头一看愣了,这是谁这么有才,上草药就算了,上绷带怎么还把自己两条腿缠一起了?有没有点救人的常识?

叶承顿时恼火,体内灵气大患已去,这点皮肉伤,一点装逼点就解决了,还用给自己包的跟个粽子似的吗?腿都迈不开了,这叫我如何出去装逼?

“吱呀!”床对面不远处的木门被轻轻的推来,一个娇小可人的身影出现。

“呀,你醒了?怎么坐起来了,快躺下啊,都出血了!”悦耳动听的声音让叶承一下就响起了那天在溪畔旁的事情。

叶承看着门口一怔!

眼前的小道姑杏仁黄的道袍上虽然打满了补丁,但是,她姣好的面容,美目流盼,桃腮带晕,呃,咳咳,叶承绝不是颜值狗,是这小道姑,朴素出尘的气质吸引了他!

看到叶承发愣,小道姑先是小跑上前,把香炉中的香烛小心翼翼地吹灭后,才松了口气说道:

“啊,见笑了,这是凝神香,很贵的,我是怕你睡过去再也醒不来了才在上山仙人那买的!”

说话间,小道姑还露出了尖尖的虎牙和小酒窝,看着煞是可爱!

叶承依旧痴痴地看着。

我的天啊,这么善良的小姑娘,出家也太可惜了……这种制服诱惑,哪里让人把持得住啊!不行,既然是救了我的命,我怎么也要以身相许吧……

小道姑的手在目光呆滞叶承眼前摆了摆,“怎么,还头晕吗?”

闻讯,叶承清醒了过来了,他眼睛再次扫过简陋的石室,特别是目光看到那还剩小半根的凝神香,顿时,觉得心里一暖!

“你不用担心了,这里是永乐道观,很安全的!嗯,我们的道观看着陈旧些,可是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头了,周围的山上的异兽都不敢来这里,只要我们将香火钱交给山顶的仙人们,他们自然会庇佑我们的!”看叶承一直没有说话,小道姑还以为叶承是到了陌生的环境在害怕,她禁了禁可爱的鼻子,连忙摆手解释道。

叶承听闻后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看妹子归看妹子,心暖归心暖,但是,装逼这种神圣的事业,一定要持之以恒的干下去,决不能有丝毫松懈!

“担心?那是什么,在我叶承的生命中从来没出现过这两个字,我跟你说,那天,我在这山上被数万……嗯,是数十只异兽围攻!当时,我杀的昏天黑地,连战十天天十夜,一个姿势,哦,不是一招武技杀的满山溪水都染红了,异兽浮尸遍地!”

“嗯?后来我们救你的时候没发现异兽尸体啊?”小道姑一脸疑惑道。

“没有吗?嗯,我昏迷了好久,战利品一定是被路过的人捡走了,也不知道救我一下,真是的,还是你善良,我跟你说,我在我家乡有个传统,像我这样的猎人,若是在打猎中被人救了,恩人是男的要结拜为兄弟,恩人是女的要以身相许的,嗯,恩人啊,你怎么称呼?”叶承坏笑道。

“啊,不不不,我是出家人!不能,不能……”小道姑连忙退后摆手,脸红的像个苹果。

叶承看小道姑很有趣的样子,便起了捉弄之心,“道姑是吧,小道姑,你做道姑有什么意思啊?以后做我的小公主吧!”

“不,不,我不是小公主,我叫素雪,道号无忧!”说话间她害羞的的低下了头,脸上的红霞一直爬到了白皙的脖子上。

“没事的,小雪,以后你就我的无忧公主了,来做我的小公主只吃丁丁,不吃苦!”叶承一脸坏笑道。

“你,你这人怎能这么说话,我……我都说我是出家人了!”素雪又羞又急,最后捂着脸从石室跑了出去。

在道观中长大的素雪哪里听过这些话,向叶承这样的情话对于出家人那就是赤果果的调戏啊!

……


凌傲万界:来到修仙世界,获得神级系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