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强剑尊:仙尊渡劫失败,重返青年时代

都市超强剑尊:仙尊渡劫失败,重返青年时代

第1章 重生

西岳华山,云雾腾腾。

一道刺目的光芒洞穿白雾,掠过峭壁,白雾凭空蒸发,山体晃荡几下就平静了,山上游客纷纷拿出手机拍照。

此时,一辆开往通州的客车,在山下的汽车客运站短暂停留。

而刚刚出现的奇怪光芒化为一道紫气,无声无息落在客车内的青年身上。

“我重生了?”沈玉寒伸出右手掌心向上,运转天道剑势,不过掌心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我回到十九岁那年。”

沈玉寒露出苦笑,现在的自己本来就是凡人之体,要是能运转仙法反而奇怪。

前世沈玉寒挑战宇宙最强大的混沌雷劫,被其余十位神尊偷袭,最后渡劫失败,好在沈玉寒用混元道果喂食的时空沙漏,在身形俱灭之前使他重生。

“我若是成功渡劫,到时宇宙大道便尽在掌握,不光是我紫霄剑尊,便是其他修士也能从中看到宇宙大道的造化,这是所有修士都能得到的莫大好处。”

“可是......”

沈玉寒发出一声叹息,可是十位神尊目光短浅,为了争夺地位,趁他渡劫露出的破绽,偷袭了他。

“如今我重生归来,待我寻得道果,便能再次踏入修仙路,什么狗屁神尊,看我用天道剑势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神尊,雷劫,待我全部斩破!”

沈玉寒露出一丝冷笑。

“滴滴滴。”手机有短信提醒。

“沈玉寒,你走哪儿了啊?过了华山没?我和我妈等你快一个小时了,通州汽车站快热死了,你倒是快点啊。”

沈玉寒看了眼上面的短信内容,眉头蹙起,眼中掠过一丝怒意。

陈小璐,这个名字沈玉寒太熟悉了。

前世陈小璐是沈玉寒的青梅竹马,她参加完高考后便举家搬去了省城通州,而沈玉寒高考成绩一般,为了追求陈小璐,去了通州之后就辍学打工,想要赚钱娶陈小璐。

可是后面迎接他的却是残忍现实,沈玉寒在通州见到了陈小璐,也见到了陈小璐的追求者秦乐。

秦乐是酒吧老板的儿子,有钱不说,更养着几百号小弟,秦乐百般刁难沈玉寒,甚至殴打!

而沈玉寒深爱的女人陈小璐,却是在旁边冷眼旁观,这也让沈玉寒伤透了心。

沈玉寒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冰冷的雨夜,秦乐和陈小璐将沈玉寒倒着绑了起来,把钱点着了火,在他脸上划过,硬生生烧出两道刺眼疤痕,丑陋的疤痕挂在脸上。

秦乐觉得还没玩够,让人去了沈玉寒父亲在老家县城的快递店,把店里砸了个稀巴烂,沈父想要阻止,不慎被人打到太阳穴,当场打死!

这件事到最后不了了之,不用猜都知道秦乐用钱摆平了一切。

等沈玉寒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晚了,看着父亲的尸体进入殡仪馆,那种痛苦和绝望的心情,沈玉寒永生难忘,他对陈小璐无比失望,钱会把一个原本单纯的女孩改变的那么彻底。

女友背叛,父亲身亡,沈玉寒心情沮丧之际,在华山机缘巧合得到华天神尊的宝物传承,一心证道,终成仙尊。

车上,沈玉寒深深吸了口气,眼中冷酷十分明显。

“这辆开往通州的客车,便是前世痛苦回忆的开始。”

“陈小璐,肖芸,你们这对母女俩绝对不会想到,我仙尊重生,怎会沦为你们的笑柄,我倒是想好好欣赏你们后悔的那一刻。”

“秦乐,前世你对我的手段,今生我要百倍千倍奉还给你!”

别看沈玉寒重生之后和普通人一样,其实不然,天道剑势诀作为他成名的神级仙法,哪怕不能施展剑法玄妙,也能让沈玉寒拥有本命神通,心眼!

沈玉寒默念天道剑势的口诀,同时感受体内元气流动情况。

很快沈玉寒体内一股火热传来,随后在身体炸裂,澎湃的能量灌入四肢百骸。

他猛地闭眼,等再睁开时,双眼已经不是凡眼,只见眼瞳中有雷霆紫火闪动,不仅如此,就连沈玉寒的气质在此时也得到极大的蜕变,超脱潇洒。

这一切变化,正是来自于沈玉寒的本命神通,心眼!

心眼能让沈玉寒透视,引导元气流通,可以说沈玉寒哪怕没有踏上修仙路,一身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能力范围。

同时心眼还有更重要的能力,让沈玉寒双瞳拥有一丝天道剑意!

沈玉寒走到车站外,遥望气势磅礴的华山,这是他去通州之前,最后一次遥望这座山。

就在这时一老一少经过,老者手上的石头引起沈玉寒的注意。

老者手中拿着的是一个玻璃盒,里面放着一块外形普通的石头。

突然少女目光一寒,扫了眼沈玉寒冷声道:“自打我们经过,你就一直在看,我忍你很久了,怎么?想抢不成?”

第2章 你被骗了

“一块破石头而已。”沈玉寒摇摇头,又不是仙丹妙药,我会抢。

“你说这是破石头?”少女平时可很少看到有人这么和她讲话,心里很是不舒服,让少女生气的并不是沈玉寒的态度,而是沈玉寒的言论让她很不舒服。

“看看你的穿的衣服,一身普普通通,也敢对翡翠评论一二,真是可笑,一百个你也买不起!”

少女火气不小,这块石头是她爷爷从华山寻得,可以说是慧眼识珠,石头价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赌石的心态。

“清清,我带你出来,就是为了磨练你的性格,怎么都快回家了,还这么暴躁。”老者叫徐华民,皱了皱眉,一路上少女的性格都很稳重,却在这个时候失了方寸,让他有些失望。

随后徐华民笑着问道:“年轻人,你说这是破石头,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这一老一少的穿着不简单,一身名牌,尤其少女手上的那个蓝色镯子市价都超过七百万,能买好几辆去通州的客车,家庭背景肯定非富即贵,然而这两人不坐豪车,却跑来坐客车。

有钱人也太无聊了,所以沈玉寒懒得搭理这一老一少。

徐清清见沈玉寒对爷爷爱理不理,再也忍不住了,想要找沈玉寒算账。

可接下来沈玉寒发出一声轻咦,先开口道:“你这石头有点意思,给我看看。”

“你装什么呢!”徐清清忍无可忍,正要发作,却见沈玉寒抬头扫了她一眼。

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徐清清感觉浑身上下被一股诡异杀机罩住,仿佛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一尊神祇,杀伐果断。

这道杀机锁定徐清清,一旁的徐华民却没觉得什么异常。

“你要看?”徐华民觉得意外,眼前年轻人表情凝肃,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而且还给他一种极为认真的感觉。

于是徐华民把石头给了沈玉寒,他也不怕沈玉寒抢,毕竟敢抢他徐华民宝贝的人,他还没见过。

“这石头是我花了九百万买的,你看归看,可不要弄坏了,呵呵。”

沈玉寒打量着石头,外表一层石皮确实普通,不过赌石玩的就是这一套,如何从“石包玉”中推断出石头内部的成色,是赌石行业兴盛的话题。

“你被骗了,这块石头不会出绿的,不过石头外面这皮层的成分倒是有点意思。”沈玉寒道。

“年轻人,话可不能乱说啊,你反复说这是破玩意,要知道这块石头可是我在华山偶遇一位老友,他将石头半价给我,你可知这块石头的市场价多少吗?”徐华民虽然年纪大了,但语气却是精神抖擞,言语间浮现一丝傲气。

沈玉寒的话让徐华民有些不太舒服,不过沈玉寒是小辈,徐华民没有发脾气。

“这块石头市场价一千八百万!而我那位好友,只是半价卖给我,我捡漏了而已。”徐华民笑道。

这一老一少背景确实不凡,有钱不说,尤其老者在讲出石头价格的时候,身体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一股气势。

“我说它是破石头,它就是破石头,你也不用拿回去检测了,想知道九百万亏了没有,我直接帮你看看就行了。”

“等等”徐华民来不及阻止。

沈玉寒右手犹如手术刀一样横切而下。

石头切开,没有看到一点绿。

赌石不出绿,和废石有什么区别?

徐华民看到这让他心头凉凉的一幕。

“我被骗了!”

要知道卖他石头的那位老友,可是和徐华民有四十年的交情,最初更是一起出生入死。

“嗯,你确实被骗了,看样子你那位老友,不过是见钱眼开的老东西罢了。”沈玉寒淡笑道,我前世被女朋友害的家破人亡,老友又值个几个钱?

“无知!我王叔岂能是你就能随便评价的!”

徐清清掌心出现一颗银珠,屈指一弹!

目标正是沈玉寒的膝盖,她要好好教育沈玉寒一顿,让沈玉寒站不起来,曾经徐清清可是用一颗银珠,废掉一个企图占她便宜的男人整条腿,自那之后,通州上层社会就没有男人敢再招惹这位性格火爆的辣椒。

“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对我出手?”

第3章 通州徐家

“清清,不得无礼!”徐华民生气。

面前这位年轻人单指碎石,如此能力肯定不是简单人。

徐华民想阻止徐清清,可还是晚了一步。

“哐。”

单指碎石,破风凌冽!

沈玉寒看都懒得看,食指一弹,那来势汹汹的银珠撞在沈玉寒食指上顿时化为齑粉。

徐清清丢了魂一样站在原地。

徐华民睁大眼睛,难以置信。

沈玉寒看向徐清清,徐清清只能感受到极致寒冷,仿佛身处在冰窖之中。

“再给我孙女一次机会吧。”徐华民是见过世面的人,他赶紧把手中的石头给沈玉寒,他知道沈玉寒对石头不感兴趣,只是对石头外表的那层石皮有兴趣而已。

“罢了,懒得跟女辈计较。”沈玉寒放过徐清清。

“快给别人道歉啊,还愣着做什么!”徐华民训斥徐清清。

徐清清后怕,沈玉寒如果对她出手的话,她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于是连忙低头道:“对不起,刚刚是我的错,如有怠慢,请不要放在心上。”

其实不止是徐清清感到震惊,就连徐华民自己,在沈玉寒出手的时候,也有一种毛孔发寒的感受。

假如沈玉寒想杀这爷孙两,也就是弹弹手指的时间。

别看徐华民年纪大了,他的实力和阅历远在徐清清之上。

沈玉寒如此年轻便有这等实力,绝对不是普通人!

想到这儿,徐华民顿先给沈玉寒道歉,随后自我介绍。

“我叫徐华民,来自通州徐家。”

“没听过。”沈玉寒摇头。

其实也不能怪沈玉寒不了解徐家,实际上徐家可是通州上层社会中最顶尖的豪门

“徐老”之名,更是通州很多权势人物想要结交的对象,说的就是徐华民。

有些势力只有踏入了圈子才会有了解的机会,否则一辈子可能都没有听过,前世沈玉寒在通州的遭遇太差,自然不可能听说过徐家这种级别的庞然大物。

沈玉寒的淡定一面,落在徐华民眼中,反而给徐华民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我叫沈玉寒,来自沙洋县。”沈玉寒道。

“沈先生,你让人刮目相看,如果有机会,还请沈先生来我徐家一聚,我一定好好招待。”徐华民立马换上笑呵呵的表情。

“爷爷,你这是......”徐清清刚刚根本不敢插话,爷爷亲自邀请这个家伙?

“能被爷爷邀请的人,可是被徐家迎为座上宾的存在,爷爷的眼光肯定看错了,一定是看错了。”

徐清清心里有些不服气。

可徐家家教严格。

徐家的座上宾,不可不尊。

“你这是想把我拉进徐家啊。”沈玉寒一下就看穿了徐华民的把戏,似乎还在考虑,没说答不答应,只是打量着碎开的石皮,随后把石皮还给徐华民。

“你只需要把卖给你石头的人给我说一下,让我见一面,我可以去一趟徐家。”

狂到没边!

要是以前徐清清肯定不相信这一幕会发生在徐家身上,徐家邀请的人,还要看那人的心情才行?

“沈先生,王叔我认识,等我们去了通州,可以把他带到徐家,让沈先生亲自询问。”徐清清恭敬道,丝毫不在乎沈玉寒年纪似乎还比她小几岁。

“可以,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我也不会亏待你们。”沈玉寒扫了眼徐华民,道:“你会一些养气的手法,元气确实比常人要浑厚一些,不过你的肾脏有结石,我猜的没错的话,每次你运行养气之法的时候,腹部都会感到疼痛,这很正常,因为那里堵住了。”

徐华民惊讶,连忙点头。

“沈先生说的没错,在我这个年纪,肾结石这个病,医学已经很难帮上忙了,要不是有位高人教我养气,我或许都撑不到今年。”

说完,徐华民小心翼翼道:“莫非,沈先生要教我养气之法?”

“养气算个屁。”沈玉寒不屑道。

徐华民脸色一暗,又听沈玉寒话锋一转道:

“客车还有两分钟发车,我直接帮你治好吧!”

第4章 初恋女友

沈玉寒一指按在徐华民的腹部,随后施展本命神通心眼,眼眸中紫色剑意开始跳动,仅仅闪了一下,沈玉寒的手指已经离开徐华民的腹部。

“肾结石已经被我清理了,回去后多喝点水,在家修养一个星期,老实点,别乱走动。”沈玉寒说完进站上车。

“这也太神奇了!”

与沈玉寒的淡然相比,是徐清清的震惊。

徐清清目瞪口呆,一秒不到就把肾结石解决了?那可是为难爷爷那么多年的老病啊。

“走吧,我没事了。”徐华民痛快大笑,他刚刚运行养气之法,果真没有感觉到腹部难受,浑身舒畅,像是年轻了不少岁一样。

“清清,沈先生的手段出神入化,他能成为徐家座上宾,对徐家是绝对好事。”

徐华民小声叮嘱道:

“未来一周,我会按照沈先生的要求在家休养,无论如何,我们绝不能亏待沈先生,一旦沈先生在通州需要什么帮助的话,你要立刻出面,这一次沈先生帮我辨石真假,还帮我治病,我们一定不能让沈先生失望。”

“知道了,爷爷。”

去通州的路上。

沈玉寒之所以会对石头外面的那层石皮感兴趣,是因为那层石皮来自‘神果’。

地球有神果和道果。

神果由曾经在地球上的强者飞升之前炼制而成,神果补充人的元气,对于修行的高手来说可谓是灵丹妙药。

而道果由日精月华凝聚而成,服下道果,可直接提升人的修为,比元气的增长要来的更加迅猛!

沈玉寒现在不能运转天道剑势,召出利剑,就是因为元气不足。

道果可遇不可求,神果却是有机会寻得!

世间神果那么少,能不能遇到全凭机遇,好在沈玉寒不急,既然重生归来,那就跟一些老朋友们好好算一算账。

路上和徐华民交流之后,沈玉寒得知这二人坐客车的原因,原来此趟华山之行,是徐华民要带徐清清一起体验生活磨练脾性,所以一切都要从简质朴,住民房,爬高山,坐汽车等等这些都经历过了。

客车快到通州。

徐家豪宅在郊区,依山傍水美不胜收,徐华民邀请沈玉寒前往徐家就坐,沈玉寒说不去,于是徐华民立刻改口下次。

盛情难却,沈玉也就同意了。

此时在通州汽车客运站。

烈日炎炎。

两位美女在出站口等着,俨然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来往的路人不自由自主的把目光放在两位美女身上。

从年纪上看,一大一小,大的保养得当,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穿着白色短裙,短裙下是蓝色的牛仔热裤,露出一双线条优美的腿型,浑身上下透露出成熟的味道。

年纪小一些的美女,一双眼睛犹如妙笔生辉,精致的五官犹如出水芙蓉般,穿着一身紧身的黑色连衣裙,将身段包裹的玲珑有致,她望着出站口来往的人群,似乎在寻找着谁。

年纪大的叫肖芸,年纪小的叫陈小璐,这是一对相貌过人的极品母女。

“急死我了,这沈玉寒怎么还没有来啊。”陈小璐急的直跺脚,“我一会儿还要去顺道接我闺蜜呢,妈,你快给沈玉寒打个电话啊。”

肖芸听了直摇头,一脸嫌弃道:“我才懒得给他打电话,县里的穷小子,都怪你找了这么一个男朋友,你说要是沈玉寒家里有钱就算了,可他家里也就在沙洋县开了一家快递店。”

“那可是快递店啊,知道那种店一年赚多少钱吗?就沙洋县那破地方啊,一年也才十几万。”

“十几万放在通州算什么?知道那个追你的秦乐一个月生活费是多少?人家私底下告诉我,一个月生活费就五十万!谁让人家家里开的是酒吧,而你男朋友家里开的却是快递店呢!”

“早说了让你高中毕业了跟他分手你不分,我还不了解你?你已经对他没有感情,不说分手只是为了不想打击那位青梅竹马而已。”

肖芸没完没了的说着,每次只要一提到沈玉寒,肖芸都会大吐苦水,埋怨女儿陈小璐的眼光有多差,现在谁还信青梅竹马这种说法啊。

金钱社会,人情社会,没物质的感情算个屁,至少这是肖芸的态度,这些年来,肖芸也一直在给陈小璐灌输这种念头。

陈小璐撇嘴,意思我明白,真要分手也是等沈玉寒来了再说吧,其实以陈小璐性格,哪怕她和沈玉寒真没有感情,也忍不下心说分手。

青梅竹马的友谊,陈小璐一时半会狠不下心。

“妈你别说了,沈玉寒来了。”陈小璐冲出站口的沈玉寒招了招手,喊了几声名字后,手臂又僵硬地放了下来,好像不认识沈玉寒一样。

沈玉寒穿的很普通,一身休闲衣,说好听点叫看似不拘一格,说难听点,在陈小璐眼里成了没风度没气质的那类人。

而且陈小璐不喊沈玉寒名字的原因,是沈玉寒向她走来的时候,周围经过的人们仿佛跟看怪物一样看着陈小璐。

似乎在说这哪儿家的姑娘,眼光怎么这么差,会看上这么一个小子?

难道是因为爱情?

在这种目光之下,陈小璐觉得丢人,恨不得钻个地缝赶紧走了。

“这就是你的土包子男朋友,要不你先带他买套衣服吧,我怕他脏了我家的椅子。”肖芸眉头皱着,眼里满是嘲弄的意味,只差没说沈玉寒穿着这身衣服,把肖芸的家里弄脏了。

说起来,沈玉寒还真没有去过陈小璐的家里,因为前世的这个时候,沈玉寒就是答应和陈小璐去买衣服,结果途中肖芸一个电话,让沈玉寒和陈小璐在外面吃饭,原因很简单,嫌弃沈玉寒。

自此,沈玉寒再也没机会去陈小璐家。

“谢谢肖阿姨的好意,衣服还是不买了。”沈玉寒脸上带着微笑。

你们家,我只去这一次。

第5章 冷遇

“呵呵,既然你说不买那就不买吧。”肖芸一副果真土包子的眼神,看向沈玉寒的眼神满是不屑。

再过两个月,陈小璐就要在通州大学上大一,肖芸的目的很简单,在今天彻底断了两人的男女朋友关系。

而且肖芸还听说,沈玉寒考的是通州的一家普通的专科学校,这次来通州就是打算辍学,然后打工养陈小璐。

“一看就是个土鳖。”肖芸越看沈玉寒,越是不舒服,然后把钥匙给陈小璐,“把我车开过来。”

陈小璐走了后,肖芸笑道:“沈玉寒,你家里的快递店的生意怎么样了啊?以前你说快递店刚开始的时候生意不行,这几年好了一些对吧。上次小璐还说你们一家一年能赚十几万呢。”

“还行吧,阿姨。”

“沙洋县那么小的地方,开个快递店能养家糊口就行了,毕竟不是通州,在通州一年赚十几万,想养活我们小璐可不行,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尽管向我开口。”肖芸象征性说了一些场面话。

“放心吧,不会麻烦你们的。”沈玉寒淡淡一笑。

肖芸还想刺激一下沈玉寒,奈何沈玉寒水火不侵,根本不上道,既然话不投机半句多,那就不说了吧。

过了一会儿陈小璐把车开来了,是一辆黑色的本田CRV,市场价二十万出头,车身外表镀了一层进口的黑色贴膜,这种镀膜价格不低,一般要好几万,看得出来肖芸是个好面子的女人,为了一辆二十万的车,选择这么贵的膜,毕竟一般人买二十万的车,很多会选择几千块钱的贴膜。

“小璐,车你来开。”肖芸坐上副驾位置,把后排留给了沈玉寒。

三人上车。

车上肖芸和陈小璐聊天,不搭理沈玉寒,好几次陈小璐觉得尴尬了,和沈玉寒还没说几句,就被肖芸把话题拉开。

不得不说,肖芸是一个极品母亲,前世陈小璐18岁,和沈玉寒哪怕感情变淡了,也不至和秦乐一起惩罚沈玉寒,这一切都怪肖芸这个当妈的,在后面煽风点火。

这时肖芸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沈玉寒眼睛一扫,手机上的短信内容他一眼就看到了。

“把秦乐喊过来,故意刺激我?肖芸啊肖芸,你做了这么多,就是想让我和陈小璐分手,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现在对陈小璐还有感情吗?”沈玉寒倒是期待重生后,和秦乐的第一次见面。

车子穿过几条街道,最后驶入一个小区里面。

小区名叫‘路岛花园’,建成有数十年了,而陈小璐一家也是早早就搬来了这里。

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场,所以陈小璐把车停在了小区道路一侧。

“沈玉寒,既然来通州上大学,以后有很多时间考驾照,通州的夜景还不错,等你考上驾照了,可以开着我的本田CRV带陈小璐多看看夜景。”

肖芸继续道:“哦对了,我这辆车可是高配,落地价二十六万呢,你平时在沙洋县肯定没有多少机会见到这么好的车吧,到时候你带陈小璐兜风的时候可小心点。”

肖芸看似好心嘱咐,说着玩笑话,实际却鸡蛋里挑刺,讥讽沈玉寒穷,没见过世面。

“妈!”陈小璐有些不乐意了,母亲一路上直接间接刺激沈玉寒,有点过分了啊。

沈玉寒一笑了之。

三人上楼,刚一开门,陈小璐的父亲陈田便从厨房出来,看到沈玉寒一身休闲服,甚至手里连礼品都没有带,陈田不高兴了。

本来第一次去女方家,确实要带一些礼品,烟酒茶必不可少,可沈玉寒手里空空如也,陈田不高兴很正常。

陈田没想过,对沈玉寒来说,这是第一次来陈小璐家,也是最后一次,至于陈田的情绪不高兴,沈玉寒完全无视,前世这个当父亲的,也没少在陈小璐耳边唠叨,说不要跟沈玉寒来往。

这一切沈玉寒都知道。

餐桌上。

“剁椒鱼头,麻辣烤鱼,香辣花甲,煎牛排”陈小璐下意识道,“爸,沈玉寒不喜欢吃辣椒,你做这么多,等会儿沈玉寒怎么吃啊。”

后面有句话陈小璐没说,这些都是秦乐爱吃的。

又看了桌上的几瓶五粮液,陈小璐撇了撇嘴,爸妈明明知道沈玉寒不吃辣椒不喝酒,却偏偏准备这些,这不明显给沈玉寒难堪嘛。

陈小璐还是很照顾沈玉寒的感受,虽然她自己也清楚,对沈玉寒早已没有那种恋爱般的感情,但哪怕不是情侣,至少也是朋友。

陈小璐觉得家里对沈玉寒态度太差了。

自从陈小璐来到了大城市通州后,她的眼界完全不同了,豪车豪宅大人物见多了,人也是很容易就产生变化。

陈小璐也不例外,所以她变了,只是没有变的那么彻底,对陈小璐来说,沈玉寒更多的像是一个朋友,一个同学。

虽然名义上,两人现在确实还是情侣。

但实际上,早已不是当初了。

“小璐,这你就不懂了。”陈田笑呵呵道:“一会儿秦乐也要来拜访,他喜欢吃辣了,所以我特意准备了这些菜,至于沈玉寒,你不用担心,那些素菜我没有放辣,他随便吃。”

这时一旁的屋子传来肖芸的声音:“明明秦乐要来,你却只准备五粮液,你当爹这么抠,我当年怎么会看上你啊!秦乐上次拜访送的几箱茅台呢?等会儿他来了我开几瓶茅台,你们喝个痛快。”

第6章 秦乐

陈田不高兴喊了一声:“在床下面。”

肖芸从床下面翻出装茅台的箱子,取出来放在饭桌身上,一脸嫌弃道:

“小璐,看看你爹有多抠门,秦乐来了,不准备茅台,却准备几瓶五粮液像什么样子,你可要给我记住了,男人不能穷,一穷就不靠谱!”

“人家秦乐就大方,每次来咱们家拜访,不是两箱以上的茅台,就是十条以上的软中华,这才叫大方!”

肖芸全程不提沈玉寒什么事,反而提到秦乐,言语间讽刺之意可见一斑。

那语气,仿佛现场的沈玉寒不是陈小璐的男朋友,而秦乐才是。

沈玉寒像没事人一样,他只是期待和秦乐的第一次见面。

“对了,你闺蜜洛思什么时候来?”肖芸问。

“她刚刚给我发短信,说暂时过不来,要处理一个案子,即使要来,估计也要很晚了。”陈小璐回道。

话音刚落有人敲门。

肖芸立刻去开门,反观陈小璐,则是脸上涌现一抹红云,有些害羞和紧张。

门开了。

到访的是一个经过精心打扮的年轻人,一米八的个头,穿着西服,左手右手各一箱茅台酒。

此人正是一直在追求陈小璐的秦乐,不得不说,秦乐确实帅气大方,一表人才,也难怪陈小璐会对这种男人产生爱慕。

沈玉寒把筷子放下,看向门口的眼神陡然变得锐利,前世就是这个人,把自己玩弄鼓掌之间,可谓是仇人!

秦乐一进门,陈田一家三人都起来了。

唯独沈玉寒没有任何动静。

肖芸有些不高兴,心里讽刺沈玉寒没风度。

“小乐也太客气了,这次又是两箱茅台,上次的都还没喝完呢。”陈田热情的走上去,把秦乐手里的茅台酒提着放回了旁边的屋子。

“小乐快进来,你叔叔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菜,都是你最喜欢吃的呢!”肖芸眉开眼笑,把秦乐迎了进来,“小璐,快招待小乐。”

陈小璐看了眼正在淡定吃菜的沈玉寒,心里莫名出现一丝怒火。

“秦乐一直在追我,现在他都来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就不怕把我弄丢了吗?你要是浪漫点,我也不会不喜欢你。”陈小璐很不高兴,看不起沈玉寒的表现。

可以说,这是陈小璐第一次对沈玉寒流露出轻视,以前是有,但没有表现过。

陈小璐的变化没有逃脱沈玉寒的眼睛,沈玉寒摇了摇头,陈小璐的变化他意料到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门口。

“阿姨,他是谁啊?”秦乐换了拖鞋后,才注意到饭桌旁已经坐了一个人。

“他叫沈玉寒,是小璐以前上高中的同学,这次提前来通州转转,小璐喊他过来吃饭。”肖芸道,“小乐,你每次来都上这么厚重的礼,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我昨天还跟小璐说,周末有一场电影,你们一起去看看电影倒也不错。”

“谢谢阿姨。”秦乐高兴道,他对陈小璐一家很尊重,也清楚陈小璐的妈妈肖芸是一个喜欢占便宜的女人,而且眼光很高,所以秦乐并不着急立刻攻下陈小璐,而是慢慢来。

现在肖芸松口同意让陈小璐和秦乐一起看电影,这是以前没有过的。

不过秦乐听到了沈玉寒的名字,眼里闪过一道精光,这个人以前听陈小璐提到过,似乎是青梅竹马的男朋友。

秦乐来到餐桌旁坐下,见沈玉寒穿着普普通通,便愈发瞧不起。

一家人相继坐下。

“小乐,酒吧生意最近还不错吧?”肖芸现在注意力都在秦乐身上。

“赶上通州学生放暑假,酒吧生意比以前好很多。”秦乐笑着道,“我今天拜访,是有两件事想和小璐说,第一件事是下周一枚叫做‘女帝之心’的钻戒,会在通州体育馆进行拍卖。”

“第二件事,大明星崔钱希会在下个月开演唱会,我已经提前联系好了崔钱希的经纪人,到时候我会和小璐一起去演唱会后台,和崔钱希合影,还会获得崔钱希的签名照。”

崔钱希是国内一线花旦,能歌善舞,出了好几张炙手可热的专辑,尤其今年拍了一部名气很高的电视剧,别说陈小璐是崔钱希的粉丝,就连秦乐也想有一天能让崔钱希在他的酒吧唱一首歌,到时候秦乐就有炫耀的资本。

陈小璐惊讶道:“崔钱希的签名照,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喜欢钻戒,还是崔钱希的忠实粉丝,我这么做都是应该的,或者说,这些都是小事。”秦乐道。

“这是小事,那什么才是大事?”

“当然是你穿上婚纱的那一刻。”秦乐真诚道。

陈小璐不禁脸红。

秦乐扫了眼沈玉寒,见沈玉寒依旧在淡定吃菜,愈发不屑,这个人不是陈小璐的男朋友吗,怎么和一个废物一样。

于是秦乐道:

“沈玉寒,你是小璐的同学,如果在通州大学遇到问题了,可以找我帮助,我想小璐也是很乐意看到我这么做的。”

“有的是机会找你,不急。”沈玉寒指了指饭桌上的菜,“先吃菜,不然等下都凉了。”

秦乐哼了一声,果真是个废物。

一旁的肖芸煽风点火道:

“沈玉寒,你什么意思?人家秦乐好心帮你,你就是这个态度?真不知道小璐怎么会和你成为朋友,我要是你,就赶紧给人家秦乐道歉,人家可是一番好心。”

“阿姨,没关系,我想沈玉寒也是无心的举动。”秦乐用和善的语气说着,他也确实没把沈玉寒当回事。

算哪儿根葱?

能跟我比?

抢陈小璐?

够资格吗?

沈玉寒食指一弹,一道无形的元气射入秦乐碗里的饭菜里面。

秦乐吃了几口菜,连说陈田炒的菜好吃。

可随后不知怎么回事,秦乐突然捂着肚子,面色古怪。

“怎么了小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肖芸第一时间觉察到秦乐的情况,深怕招待不周,连忙道。

“不是。”秦乐刚摇头,顿时一阵腥臭味从秦乐身体上面传来。

第7章 让你出丑

陈小璐立刻捂着鼻子,差点都快吐了。

陈田一脸懵逼,秦乐吃坏肚子?怎么可能啊,一桌几个人都没出事,就秦乐出事了?

沈玉寒则是好笑看着,什么话都不说。

“我去卫生间。”秦乐二话不说直接往卫生间跑去。

“等等”陈小璐站起来喊,“你走错位置了,那里是我的卧室啊!”

陈小璐说晚了,秦乐已经进了卧室,还没跑出来,只听有东西从秦乐的裤腿流下。

“啊,好臭!”陈小璐一看自己的卧室成了那样,一张俏脸吓的面容失色,指了指卫生间的位置,让秦乐别再闹洋相了。

秦乐往卫生间跑去,一路上流个不停。

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不可描述的味道。

等秦乐进了卫生间,肖芸用拖把打扫,本来一顿饭吃的还算高兴,结果弄成这样,实在没想到。

沈玉寒早就没吃了,他在一边看着秦乐出洋相。

“陈田,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在饭菜里下药了啊?”肖芸打扫完,气急败坏质问道。

“你胡说八道,我们几个人都没出事,怎么就他一个出事了?”陈田反问,“要是菜有问题,我们都有问题。”

“叔叔,阿姨,你们慢吃,我有点受不了,出去走走。”沈玉寒告辞。

至于秦乐,绝对不是简单吃坏肚子,沈玉寒弹出的那团元气,早就让秦乐的食物变质,不光会吃坏肚子,还会造成严重便秘,所以秦乐少说也要在陈小璐家的卫生间待个几小时,出尽洋相!

肖芸没心情留沈玉寒,见沈玉寒走了后,肖芸低声骂道:“真是晦气!沈玉寒一来就出这样的事。”

陈田不舒服道:“你说人家沈玉寒?我看是你自己的问题,如果你不邀请秦乐过来,就不会出这些事。”

“怎么,你要和我吵架是吗?”肖芸火冒三丈,“你也不看看你这当爹的,要不是你和沈玉寒父亲认识,陈小璐和沈玉寒也不会成为青梅竹马,这一切都怪你!”

一旁的陈小璐听的头疼,连忙找理由出门就追上沈玉寒。

沈玉寒往小区外面走,好几次陈小璐想说什么,到最后还是欲言又止,两人无话。

陈小璐回想,自从沈玉寒去了她家里后,一直都不怎么说话,哪怕秦乐挑衅他,他也没有激动生气过。

沈玉寒变了。

但是哪儿变了,陈小璐却又说不上来。

“沈玉寒”

陈小璐想开口道歉,就被沈玉寒打断。

“放心,你们家以后我不会来了。”沈玉寒直截了当。

“嗯。”陈小璐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沈玉寒手机响了。

徐华民打来的。

“徐老,什么事?”沈玉寒问。

“沈先生,之前在华山卖我假石头的那位多年老友,已经被我找到了,不过”徐华民欲言又止,“情况有点麻烦,还希望沈先生能够立刻过来。”

“嗯,我现在过去。”沈玉寒从电话里感觉,徐华民那边应该是遇到了一些问题,能够让通州徐家的徐老为难,看来事情肯定不简单。

“沈先生,你在哪儿,我派人去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吧。”

“好,那就麻烦沈先生了,徐家在通州郊区的虞山庄园。”

挂了电话。

沈玉寒在路岛花园的小区门口招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道:“去虞山庄园。”

“好的。”

司机虽然这么说,眼神倒是疑惑的看了眼沈玉寒,司机经常载客,对通州的一些势力有些了解,他不是没有带过去虞山庄园的顾客,可那些顾客都是穿着华贵,或是气质过人。

而后视镜中的沈玉寒外表普普通通,穿的也简单。

“真去虞山庄园?”司机嘴角露出一丝鄙夷之意,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报错位置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让你去就快去,我赶时间。”沈玉寒蹙眉。

“哦,呵呵。”

出租车带着沈玉寒扬长而去。

“虞山庄园?他要去虞山庄园?”陈小璐吃惊,和秦乐的交流时,也听秦乐提起过,虞山庄园面积极广,被通州一个大家族徐家占据。

那个大家族有多厉害,陈小璐不清楚,不过秦乐倒是说过,通州通往徐家的宾雁大道,便是徐家出资修建,宾雁大道的公路质量,和高速公路一样,每半年都会定期修护一次。

沈玉寒去虞山庄园,他能去做什么?

“他来自沙洋县,不可能认识什么富贵人物,现在还是暑假,通州大学还没开学,莫非沈玉寒去虞山庄园,是为了兼职?”

“既然是兼职,徐家会要沈玉寒?”

陈小璐想不明白,这时她手机也响了,是闺蜜洛思打来的。

“陈小璐,我这次去不了你家了,案子很麻烦,嫌烦逃逸,我正在追捕,你小心点,暂时不要出城,暂时不要来宾雁大道,这里很危险!”洛思说完挂了电话。

陈小璐呆了几秒。

又一个去宾雁大道的。

第8章 警花洛思

宾雁大道如临大敌!

警方在这里设立关卡,凡是出城离开宾雁大道的车辆都会停下,一车一车的检查。

一位女警员身穿制服,可能是制服尺寸太小的关系,将女警员浑身霸道的身材裹住,尤其是那对山峰,尤为惹人瞩目,仿佛再大那么一分,就会把制服撑爆一样。

再加上这位女警员精致到完美的面庞,唇红齿白,玲珑俏鼻,无论走到哪儿都是焦点。

女警员面色严肃,不停有警员过来向她汇报情况。

“洛队,宾雁大道的首尾都已设立关卡,根据情报,嫌疑犯强行挟持司机,已经向我们这里赶来,最多不要两分钟就会遇上,狙击手已经待命,随时等待陈队吩咐。”

被称之为洛队的女警员,名叫洛思,年纪轻轻便是警局中的小队长,能力过人,负责这一次宾雁大道拦截嫌疑犯的任务。

洛思说道:“嫌犯潘西,年纪二十九,为人狡猾,手段狠辣,手上沾染了九条人命,最近通州的连续杀人案,潘西逃不了嫌疑!我今天就会替那些冤魂,将潘西绳之以法!”

“所有人听令,潘西极有可能强行突破关卡,如果潘西真的这么做,全员立刻动用A计划,不惜一切代价,将潘西留在这里,甚至......杀了他!”

洛思语气里充满肃杀之气,周围的警员严正以待,不敢怠慢,别看洛思美貌动人,这位陈队一旦遇到了任务,铁石心肠比谁都硬。

关卡处,一辆辆车正被放行,由于审查过程要点时间,所以排起了长队。

车内,沈玉寒蹙眉,这么等下去,等去了虞山庄园都到什么时间了。

“没办法,通州出了大事。”司机说道。

“什么事?”沈玉寒心头一动,前世这个时候,似乎是听说通州发生了大事,和杀人案有关系。

“最近两个月通州出了连环杀人案,死者都是女人,九条人命,九个女人,最可怕的是死者的五脏六腑全部被掏出来,皮肤被剃下,成了没有皮的女尸,只剩下骨骼。这段时间通州人心惶惶,警察也一直在调查这个案子,看样子啊,现在应该有了眉目,警察在宾雁大道设了关卡,肯定是来堵截嫌疑犯的。”

司机看了眼周围拥挤的车辆,眼神特意在后时间看了沈玉寒几秒,意味深长道:“说不定啊,嫌疑犯就在我们这些车辆里面,不过你别急,我一定尽快带你去虞山庄园,最多二十分钟。”

说白了司机就是觉得沈玉寒可疑。

“连续杀人案?”沈玉寒没放在心上,这是警察的事情,和他没关系。

司机是个老手,说是二十分钟,其实只要了不到十分钟就把沈玉寒带到了关卡。

“你好,请下车接受检查。”一位男警员说道。

司机下车接受检查和盘问,随后小声对男警员说着悄悄话,还是被沈玉寒听到了。

“说我是嫌疑犯?”沈玉寒笑了,不想多事,便下了车和司机一起接受检查。

洛思一边巡视,一边观望通过关卡停下的车辆,她看到男警员向他招手,立刻走过来。

“洛队,交给你了。”男警员道。

洛思看向沈玉寒,发出一丝轻咦道:“你是陈小璐的男朋友吧,我在陈小璐的手机上,看过你们上高中的照片。”

洛思难得露出笑容,陈小璐不久前还说,今天会招待她男朋友沈玉寒去家里吃饭,为此洛思也说想去看看,要不是手上有紧急案子,说不定洛思现在已经在陈小璐家里了。

只是没想到,洛思却在这里见到了陈小璐男朋友。

“奇怪,你不去陈小璐家里,怎么跑宾雁大道了?”洛思想到手上的案子,顿时不由自主用一副审问犯人的语气,虽说这是洛思本能的警察举动,却让沈玉寒感到不太高兴。

“有事。”沈玉寒长话短说。

“什么事?”

“需要告诉你?”

洛思很不喜欢有人这么和她讲话。

“必须告诉我,每位经过这里的人,都要接受警方盘查,你如果不高兴,可以向警局投诉我。我现在怀疑你有牵涉杀人案的嫌疑,请如实回答我,你出城究竟是为了什么?”

洛思根本不给沈玉寒任何好脸色看,她平时就这习惯,要么老实一点接受盘问,要么就别怪我不客气,管你是谁的男朋友。

又不是我男朋友,凭什么好心对你?

“你真是好笑,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说我有牵涉杀人案的嫌疑。”沈玉寒懒得多说,“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是吧?可以,你直接给陈小璐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她会告诉你一切。”

“我让你说,没有让别人说。”洛思语气严肃。

沈玉寒皱眉,你是没完没了是吧?

就在这时,沈玉寒目光一闪,仿佛脑后有眼一般,他看向后方,那里是宾雁大道的空旷马路,一公里外的地方,一辆出租侧车正在迅速靠近!

沈玉寒道:“你们设立的关卡已经堵了六十多辆车,普通人超一百五十个,如果那个嫌犯发疯报复,以他的能耐,后果会很可怕,你们警方绝对不想承受那个代价。”

“当然了,你们怎么样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的目标是他,不是我,我没兴趣在这儿和你浪费时间,如果不信,你随时派人去虞山庄园抓我。”

说完,沈玉寒坐回出租车,司机那边也接受了盘问,回到了车里。

“我说你不能走,你就是不能走!狙击手待命,此人有重大嫌疑!”洛思语气凝重道。

都市超强剑尊:仙尊渡劫失败,重返青年时代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