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天尊:无上天尊萧重阳转世归来

无上天尊:无上天尊萧重阳转世归来

第1章 风雨欲来

小武界,临江府,九曲荒城。

寒风卷动着风雪吹乱着街边光秃秃的枝丫,如柳絮般雪花在狂风中沉甸甸的压在枝头,不时,还有咯吱咯吱的声音传出,仿佛再多一片雪花,便要断裂一般,雪水在街面结满厚厚的冰凌。

一月初七,大雪。

风声哭嚎,雪如柳絮,纷飞而至。

萧家祖地,练武台上。

两个少年人相对站在台子两侧。

一名少年意气风发,颇为俊俏,脸上挂着笑意,双手握紧拳头,拳头上点点鲜血滴落在白色的雪中。

另一名,则是躬着身子,双手撑着自己的双腿,嘴角不断流出鲜血,染红身边的雪花。

猛地,重伤的这个少年扬起头来。

噗!

一口鲜血喷出,直直的倒在地上,稚嫩的面容血肉模糊。

演武台下一片寂静。

咔嚓!

天空传来一声闷雷。

沉甸甸的云层里,道道闪电仿若游龙在天穹中穿梭,一道匹练般的闪电骤然从高空落下。整个天地仿佛一滞,如柳絮般的大学落下,比之先前还要更胜一分。

雪花飘落,砸在少年的身子上,又融化成血水,洗去少年身上斑驳的血污。

“咳咳,哈哈哈!你个老皮肤,老子怎么没想到你还会出手暗算!”

“去你吗的,好好的天劫让老子过了不就行了!害的我准备这么久,我又不跟你抢天道!”

“不过这就不一定了!老子没死,等老子恢复修为,定要杀上诸天,将你们的项上狗头拿来祭酒,老匹夫们,等着我再次君临诸天,杀你个血流成河。”

萧重阳猛地正看眼睛,看着漫天的雪花落在自己的眼中,遮住天地,不禁大声的笑了起来,心中疯狂的叫骂起来。

九州十地,诸天万界,他萧重阳是无上天尊。

他一人仗剑,逆天而起,凭借手中冷锋,硬撼天劫,意图超出天道,自成轮回。

可没想到关键时刻,那掌道使者竟然害怕他夺取天道,出手暗算他,就在萧重阳即将闯过天劫的关键时刻不顾身份暗下杀手偷袭于他,萧重阳虽修为滔天,仍是受到重创,大劫落下,雷霆万钧。

却不想到,他还没死!

“唔,好疼啊!”

萧重阳正要撑起身子时,脑海中猛地钻进一股灵魂记忆,直击他的灵魂,融入其中。

半晌过后,萧重阳脸上的笑意更浓。

“好小子,到死还他妈没忘报仇,我喜欢!”

萧重阳缓缓地撑起身子,适应着这副满是伤痕的身体。

刚刚的那份记忆他已经完全消化融入他的本心之中,两者合二为一。

这少年同样叫做萧重阳,是三千界中一个名叫小武界的土著少年。

但可惜,这少年却没有萧重阳那般好运,出身九曲荒城中萧氏家族,母亲却因为难产去世,父亲萧明洞为家族征战沙场,浴血而死,没想到今天开窍大典,表兄便被舅舅指使,意图将他杀死,斩草除根,妄图谋夺遗产。

十五岁而已,承受的还真的多。

“萧重阳,给我去死吧!”

见萧重阳站起身子,台上的另一名少年眼神一凝,淡淡的杀气散开,再次冲向萧重阳。

“萧明玄?”

萧重阳抬头看去,认出来了,这就是他的表兄。

呵……

一个刚修炼武道的少年,在他的眼中,即便是现在如此不堪,也不放在眼中。

萧明玄刚刚近身,却看到萧重阳的脸上挂着一抹邪恶的笑意,心中一沉,只是为时已晚,身体已经接近萧重阳了!

“风月……”

“滚蛋!”

萧明玄一拳打下,还未喊出自己招式的完整名字,就被萧重阳抬脚就给踹回去了。

“我去,刚刚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就看到萧明玄过去了,然后回来了!”

“我去,萧重阳还能打?你看他身上的伤势!”

本来鸦雀无声的台下,被萧重阳这一手给炸场了,所有人都开始议论起来。

萧重阳却没有理会,只是调动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元准备出手。

在这孩子的记忆力,开窍大典中可以挑战一个人,除非一方认输,或者家长认输,否则不会停战,也不知道谁出的这个主意。

好在还未开窍,基本上都可以吸收灵元,怎么说也打不坏。

可今天就不同了,谁都没想到萧重阳这么硬气,没有父母叫停,自己一直硬撑,就是不认输,当然,萧明玄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嗯嗯,说到这儿我还要谢谢这小子,不然我重生还没准儿呢!”

萧重阳见萧明玄被自己一脚踢中了二弟,正跪在地上,头埋在雪中跟个鸵鸟一样颤抖的样子,缓步走过去。

“表兄?”

萧重阳一张嘴,一坨已经凝固的血吐出来,正好吐在他的头上。

萧明玄感觉到血诟,抬起头来,双眼血红,脸色铁青,腮帮子咬的紧紧的。

“萧重阳!我宰了你!”

一声怒喝,萧明玄猛地起身,萧重阳连忙后退两步,停下身子,任由萧明玄欺身而上。

啪啪!

众目睽睽之下,萧明玄刚刚冲向萧重阳,就被狠狠地扇了两个耳光!

“你?”

“再会!”

萧明玄瞪着眼睛,他不相信自己的动作在对方的眼中就像是慢镜头回放,只是话还没说完,他便后悔了,在他眼中,萧重阳的右手捏成拳头,发出淡淡金光,还未等他准备躲闪,那一拳已经打过来了。

砰!

噗……

萧明玄毫无悬念的挨了一拳,那一拳正中他的小腹,要是萧重阳估计得没错,这耗尽剩下灵元的一拳,稳稳的能打裂萧明玄的丹田,不说一个月,他至少要在床上躺十五天。

“萧明玄出场!萧重阳胜!”

裁判见萧明玄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出了场外,连忙上前大声的叫喊着。

“我去,这萧重阳这么厉害?”

“那可不,他父亲当年可是战死的,据说死了都是站着的,死了很久了都没人敢上前一步!”

“唉,我记得他沉默寡言,很难相处的,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实力啊!”

裁判的叫喊再次惊起了台下看众的议论。

在他们的议论声中,萧重阳缓步走向了自己宅邸,这宅子,要是今天他没重生在这儿,就要改名了!

没多久,萧重阳就走到门口了。

全身上下的伤口都在传出剧痛,但他眉头都没皱一下,在他眼里,痛了,你才能清醒!

吱呀~

萧重阳推开门,望向门内。

小院里,一个女孩儿十五岁光景,正坐在院中的凳子上。她穿着朴素,一身麻布长群,虽然穿着并不鲜亮,但却难以遮掩她的容颜,一双幽黑的大眼睛,黑白分明,如同宝石一般闪闪发亮。

此刻,这少女双手不断地揉搓手中的方巾,愁眉紧锁,似乎在想些什么。

第2章 逆天弑神决

“以素,我回来了!”

萧重阳盯着这小妮子不禁出了神,上一世他专注修炼武道,遇到的美艳女子不是贱货便是蛇蝎,何时见过这样忧愁的美人儿。

“少爷?少爷,您没事吧!”

那小妮子一听叫喊,回头望去,眼中的忧愁瞬间消散,转为喜悦,可见到萧重阳一身鲜血后,又转做更深的担忧。

“以素,我没事,我先回房!没事的话不要打扰!”。

萧重阳脑瓜子里瞬间就冒出来这句话,想法到了嘴里却变成了一句。

那小妮子也不恼,拿着方巾,不停的给萧重阳擦拭着脸上的血诟。

只是刚擦试了几下,萧重阳便拉开了她的手,拖着剧痛的身子,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宅邸便是他父亲给他留下的唯一的遗产,地方并不大,曾经父亲萧明洞在世的时候可谓是车水马龙,来访之人络绎不绝。

只可惜,萧明洞战死,只留下萧重阳这一遗孤。萧重阳这一支直接衰败,只剩下以素这小妮子,她是被父亲从战场上抱回来的,这些年做什么都无怨无悔,甘愿当个下人。

回到房间,萧重阳关上了门,转身坐在床上,转世重生?

他萧重阳一人逆天而行,不是没见过这样的人!

曾有一次就是他亲手斩杀对方,不为别的,就为了搜魂得到前世功法,正因为他那一次搜魂,修炼的功法改成契合度极高的天阶功法,他也如虎添翼般的从人群中脱颖而出,最终天道之下,万人之上。

“唉,没想到这样的好事还被我撞上了,可要小心了,不能漏了马脚,要是被人发现,死在别人手中,可就真的委屈了!”

“不过也好,天道还算有情,哈哈哈哈!反正天道老子要定了!一个使者?掌道殿我都要给你们端了!哈哈哈!”

萧重阳盘坐在床上,从之前的小声的笑意变成最后癫狂的笑意,以至最后没有了声音,只剩下狰狞的面孔。

足足半晌。

萧重阳才吐出一口浊气。

“这一世,我注定要登上最强宝座。我倒要看看这一世,你们又如何能够挡我。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重活一次,我的修为还是太弱,还是先本功法练练吧,不然的话,要是被人咔嚓了我就完蛋了!”

笑容过后,他的脸上又变得平静,闭上眼睛,沉入心神专注于在自己的脑海中寻找功法。

对他来说,重生,最大的优势就是这几千年的记忆,这就是一处宝藏,要什么有什么,穷尽世人想象!

并且……

能人所不能!

“我记得,当初正是因为肉体不强,我才耗费了很多精力准备东西应对天劫,现在有机会重修了!”

不多时,萧重阳便在脑海中寻找到了一部功法—《逆天弑神决》。

这功法本就没有名字,不知道哪儿飘来的,那年他一人在虚无空域征战魔族,这功法出现在战场上,引来万人争夺,不巧的是他正好突破一阶修为,屠杀万人,一人得道这功法,也没有第二人知道他有这本功法。

不过,当年这功法他没修炼很大的原因就是……

灵魂力量不够,这功法三大条件,。

第一点是看透生死;

第二点则是逆天而修;

第三便是灵魂力量冠绝天下。

换做之前,这部功法萧重阳不是没动心过,只可惜以前,他就是第三点不够,说到底,你都是一世灵魂力量,比什么比?比来比去都有比你强的,但是现在不同了,他两世灵魂,自然冠绝天下!

挑出功法,萧重阳便开始炼了起来,这功法不同于其他功法,其他功法都是吸收天地灵元,顺着经脉游走,这功法却是由身体吸收,再由身体散出,如此三次才能运行一周天,麻烦,并且,灵元在肌肉与骨骼中游走时…

剧痛难忍。

但是这些他都无所谓,修炼武道的。

炼体也修心。

要是被区区痛楚击垮,那还修什么道,练什么武?

一夜无事。

翌日一早,萧重阳便站起身子,钻进了旁边的小房子,里面放着一个大木桶,每天给他烧水做饭已经是以素的日常了,尽管萧重阳一家从未把她当过外人,她还是坚持这样做。

萧重阳见水还冒着热气,便脱下已经沾满黑色污秽的衣服,跳了进去。

干干净净的水,一瞬间便变成了乌黑发臭,萧重阳知道,这都是他昨晚修炼排出来的身体杂质。

“啊!”

正在他洗的正爽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以素站在门口张嘴大声的尖叫。

“你怎么来了?”

这一瞬,饶是萧重阳重活一世,面皮堪比城墙也是不禁老脸一红,他俯了俯身子连忙往下卧一点点,只露出来一个头,看着以素。

“少爷,你今天怎么起来的这么早,洗澡也不给我说!以前你都会说一声的!”

以素平静下来后,红着小脸,转过头去,背对着萧重阳,端着盆子满满的埋怨。

“那个,昨天赢了,再加上修炼有点儿进步,有些高兴!哈哈哈,忘了……”

萧重阳只好尴尬的解释了几句,然后将以素支走,洗干净身子,再次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修炼。他并不像浪费一分一秒,可是萧重阳刚刚沉下心神,门外便传来一阵骚乱。

“以素小姐姐,笑笑嘛!要不给我大哥吧,你看我大哥来了多少次了!”

“你别动我,萧少爷可是天等资质,要是他告诉……”

“别整天说这个,他就算是天王老子资质也没用,人家萧明玄少爷家大业大的,也是天等,切,来来来,跟了我,我跟了萧明玄少爷,咱们岂不是就吃香喝辣的了?”

萧重阳皱了皱眉头,眼中划过一丝冷芒。

这些声音的主人他知道,而且记忆犹新。都是萧明玄手下的人,说到底不还是找个理由过来想教训一下自己的,昨天自己在台上将萧明玄打成那样,几乎断了萧明玄的武道之路。

这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萧重阳用屁股想都明白,看来萧明玄是要跟他斗到底了,先前想抢自己家的遗产,现在还想着毁了自己,这就不要怪萧重阳心狠手辣了!

吱呀~

“要不我跟了你吧!?”

萧重阳靠在门上,一脸的冷笑,配上他的面容,倒也有点儿意思。

“呦呵,萧少爷,还真是主仆情深呐。大爷我正愁寻不见你,没想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识相的就滚一边去,等到大爷爽够了你的美人儿侍女,再来和你谈谈昨日你重伤我家少爷的事情。”

“我若不呢?”

萧重阳面色不变,淡淡道。

“不乐意?这可由不得你了,来啊,给我上!”

带头者狞笑一声,他一挥手,手下的四五个奴仆便掏出棍棒冲了上来。

有趣!

萧重阳眼中骤然闪过一抹冷光。

他脚下一踏,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

砰!

一声巨响。

带头冲向萧重阳的人在剩下几人还没反应过来的一瞬便倒飞出去,砸在地上,翻滚好几圈才停下,那人胸口陷下去三指深,想来,也没有救的必要了。

第3章 连杀数人

等剩下几个人缓过神来,转头看去,只见萧重阳又靠在了门上,一边揉自己的右手,一边挑着眉毛看着他们。

“上不上?”

“不上?不上等着回去被萧明玄少爷宰了啊!上!”

几人对视一眼,小声讨论几句,硬着头皮便冲了山去,只是每个人都手都看得出来,还在颤抖着。

“转过去!不许看!”

对这几个人,萧重阳好像都不在意,盯着已经看傻了的以素,张嘴轻声的呵斥一声。

以素连忙转过去,但是萧重阳也忘了,那边那个还在不断吐血的尸体。

嗯,也很吓人……

不过萧重阳倒是没有关心那么多,至少这两个对手还都是已经修炼到了血气中期的人。

修炼等级分为三大阶段,第一阶段分为血气、外发、内敛;第二阶段分为踏天、遮天、无形;第三阶段分为明万物、辩天地、无求。每一小境界又分为前中后三期。

至于后面还有没有,萧重阳不知道,当年他达到了辩天地前期,即使是这样,天下间可辩天地者只寥寥几人,屈指可数。

那几人本来就受到了惊吓,这时候出手又是全力打出,每人手上都带着金光,这是入门者都能能达到的境界。

“咳咳,你们这样动手,会不会把我打死?”

拳头已经达到面门上来了,萧重阳还是动也不动,站在原地,淡淡的说道。

只一句话。

瞬间他们的动作就像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的静止在原地。

其中一个人的拳头与萧重阳的脸只相隔了一指远的距离,还是不敢打下去。

萧重阳说的不错,他们确实没人敢真的动手伤到他!

地位尊卑,主仆有别。

他们奉命而来,要捉拿萧重阳。

不过却没人胆敢下死手,说到底,萧重阳都是萧家的子弟,他们只是萧家的奴仆。

“怎么不动了?”

萧重阳望着他们,嘴角轻扬,半晌之后,说道:“那我可要动了,主仆有别,恶怒欺主,当五马分尸,身首异处。不过本少爷心善,就留你们几个恶奴一个全尸。”

话音一落,还未等几人反应过来,萧重阳的手已经打在几人的脸上。

啪啪啪!

随着几声响亮的耳光声,那几人径直飞了出去。

每一个耳光,萧重阳都是蹦足了劲扇出去的。

那几人落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之后,直接没了呼吸。

“以素,找人把这些人抬到萧明玄少爷的府上,就放在门口,就说我让抬过去的,问问是不是萧明玄少爷手下的人,说这些人要来刺杀我,被我打上了!”

说完,萧重阳自己先跑了出去,也不管以素怎么想的。

出了萧家的门,萧重阳直接钻进了一处小胡同中,挥手之下, 一道灵元从他的右手中飞出,几经变化,最后化做一张薄薄的灵元层,覆盖在了他的脸上。

他的脸也在这灵元覆盖上去之后,出现了变化,原本俊俏洁白的脸现在漆黑,并且由左眼到左下颚,一条伤疤很是骇人。

“这城中丹房倒是有不少,但是我没那么多的钱去购买,前世又自持修为通天,从不研究炼丹,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啊,要是当初能学点儿,现在就不用这么冒险去卖什么药方了!”

一边吐槽着,萧重阳脚步渐渐的加快起来。

这也是没办法,毕竟炼丹都是要有一定的修为基础才能练的,再加上炼丹都需要有精准的灵元操控,对于灵元很敏感的。

走在路上,萧重阳不断地在脑子里找丹方,什么丹方又能卖钱,又能够不引人注意?

左思右想,他还是决定了,随便吧,挑个厉害的吧,这样人家多少不会敢动他。

“你知道吗?最近后山开了新的矿!”

“是吗?怪不得我听说那个炼器大师好久前就来我们城里了!”

“等等,别说了!”

萧重阳正走在路上,迎面走来两个男子,低声讨论着什么,见到他了,其中一人抬手示意对方不要再再说了。

知道两人都走远后,这才笑了起来。

“真是有趣的紧!没想到这里还有炼器的!上辈子炼丹我倒是没学会多少,但是炼器我实在是太精通了!”

萧重阳知道这里有炼器的差点儿没跳起来。

要知道当年他修为低下的时候靠的就是一手炼器绝活儿才活的好好的,也在人情事故中学会了很多的心机。

“看来,要先改改了!炼丹就让别人炼吧,先弄点儿钱再说!”

萧重阳说着,便一扭头,走向了另一边。

不多时,他已经站在了一个店铺的门口,说是店铺,但是店铺屋檐上是一把巨大的铁锤悬在上面,要是胆小的还不敢站在这门口,要是那玩意儿掉下来,说不准砸死多少人。

站在门口想了片刻,萧重阳抬脚走进门去。

“哎,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

那迎客的小厮一见萧重阳脸上的疤痕,顿时萎了,连忙跑过来,笑眯眯的说着。

“我要见你们的掌柜!”

萧重阳看着面前的小厮,微微一笑,只是这一笑,脸上的疤痕更加骇人。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想见我家李老?”

萧重阳话音未落,一个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他回头望去,一个白衣少年站在他面前,手持折扇,挂坠千年玉,皮肤如少女般白嫩,仿佛吹弹可破。

“我家李老可是我的师尊,你这小东西,也配吗?”

少年见萧重阳不说话,以为吓到了萧重阳,一边说着,一边缓步走向萧重阳,眼神轻蔑,一看就是个公子爷。

“那我今天就见不到喽?”萧重阳也不在意,转身就走,嘴里小声嘟囔,道:“本以为能谈个生意,切,早知道这样我就去找别人谈,反正五阶器核的制作方法他们也不在意!”

“站住!”

还未等萧重阳前脚迈出门去,少年便突然窜到他面前,拦住他的去路,道:“你说什么?五阶器核?”

第4章 前倨后恭

“没什么!我走就是了,反正我又不配!”

萧重阳直接推开了少年,说着就要往外走。

这下那少年就不依了,一把抓住了萧重阳的手,转头看着小厮吼道:“去把我师尊叫出来啊!看什么看!”

小厮连忙转身钻进里屋。

其实这少年的反应萧重阳是才得到的,五阶器核,可是用在五阶法器上面的,有了制作方法,你就可以做了啊!只要你能承受那么强的灵气,你便能够做出来超过你等级许多的法器,这就是器核的用处。

要知道,器核对一个炼器师来说就是心血啊,一般是不会出售的。

“松手!”

萧重阳猛地回过头来,眼中迸射出一股杀气。

少年一惊,连忙松开手,低下头不敢与萧重阳对视。

“道友且慢!”

正在这时,一个老者从里屋出来,轻笑着,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叫我道友?”

虽然老者脸上挂着笑意,萧重阳却没给他半分面子,转头就是一句。

老者先是一愣,接着,双手紧握,手中的拐杖狠狠地插在地上,咚的一声,吓得少年与小厮连连后退。

噌~

几乎就是在老者拐杖砸在地上的瞬间,一声轻响传出,一道银色光芒飞向萧重阳。

萧重阳却躲也不躲,冷冷的看着飞来的银光,挥手间便是一道灵气,直接打散了银光,“铛铛~”两声轻响,银光消散,只剩下一把小小的匕首掉落在地上。

这下,老者、少年、小厮,以及在场的所有顾客都傻了,呆呆地看着萧重阳。

“那不是李老的家传法器吗?怎么被直接打散了?”

“这人是谁啊!”

“走走走,我们先走吧!要是打起来我们肯定受不了!”

许久之后,在沉默中,一些客人带头先离开了,不多时,整个店铺中只剩下了几个人站在那里,这些都是对自己的修为有自信的人,等待着看戏。

“道……前辈此次前来有何用意?”

沉默之后,老者一改之前的冷漠,挂上笑意,轻声问道,仿佛之前的事情不存在一样。

说到底还是做生意的,城府之深,可谓可怕。

“有个生意而已。笔墨!”

萧重阳说着,一挥手,一个小厮连忙端来纸笔。

接着,萧重阳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挥笔开始画图,那笔在他的手中放入有了灵智,挥舞间便出现了一半图纸。

画完,萧重阳退开身子,李老连忙上去看。

仅一眼,李老的身体仿佛触电了一般,差点儿摔倒在地上,还好少年眼疾手快,扶助了李老。

“前辈,您稍等!”

李老说着扔下了拐杖,瘸了多年的腿仿佛好了,拿起图纸就钻进里屋了。

不多时,李老跟在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出来了。

“这是你要卖的?”

老者扫了一眼萧重阳,不屑地说道。

“不是我画的是你画的?垃圾东西,整天戴着一块破手坏装的不行,三阶法器还把你得瑟成这样!”

萧重阳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留情面,毕竟他对这里没有丝毫的好感。

“哼!你想卖多少?”

老者虽然生气,但是并没有发飙,还是把话题转移到生意上来。

“这东西是无价的,我要一整套的三阶法器,还有一千万灵石以及法石!”

萧重阳见他这样心中更是不爽,狮子大开口一般,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你这是明抢!”

老者一下气急了,随手拍在身边的桌子上,桌子瞬间粉碎,上面的法器掉了一地。

“我就是明抢,你给不给?我相信有更多的人愿意出比这更好的价钱!我等你十息!”

萧重阳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转过头不看老者,脚尖在地上点点点的。

“五息了!”

两息之后,老者还在思考利弊,萧重阳却张嘴催了起来。

又是三息,萧重阳直接转身准备离开,这图纸只有一半,留给他们也不碍事。

“等等,我答应了!”

还未等萧重阳出门那老者便叫住了萧重阳。

“完了,现在要一千五百万了!”

“好!”

萧重阳转头便是一句抬价,却没想到老者一口答应了,看来是害怕萧重阳再次提价。

交易达成后,萧重阳静静的站在房间中,那些看戏的见这样的炼器大师也不敢招惹他,自然是不敢与他对视,每每眼神相撞都会躲开。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之后,老者从里屋出来,带着两枚戒指,一张黑金色的卡片,递给了萧重阳。

萧重阳也不客气,接过来之后直接再次挥笔画下剩下的一半。

走出了店铺,萧重阳并没有走向家中,而是冷静的看着感受着周围的灵气波动,害怕被人跟踪,好在并没有人跟上来。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萧重阳一步步的走向城外的山林中,今天的任务就是要让这副身体熟悉之前他使用的各种武技。

出了城,进了山,萧重阳深入山中几十里,正要拿出装满法器的戒指时,停下了动作,转头看着身后,冷冷的说道:“这位朋友,跟上来为了什么?”

这时,一个男子缓缓地幻化出身子,一身的白衣,面容还算上佳,透着儒雅的气息。

“小兄弟,你打伤了我的弟弟,我总要来问点儿什么啊!”

男子话音落下,身子已经动了,眨眼见便出现在萧重阳的面前,一脚下去,将萧重阳踢飞十多米。

“你是萧明玄的哥哥萧天华?”

撑起身子之后,萧重阳冰冷的看着男子,男子也不客气,点了点头。

“呵呵,我就知道,小的不管用,大的就会出来找事,真是没用的一家人,除了会找人撑腰,别的什么都不会,整天只会装疯卖傻,不好好的修炼!”

萧重阳一边说着,暗下戴上一枚戒指,另一只手盖在上面,防止萧天华看到戒指发出来的微凉。

“说吧,你想怎么死!”

萧天华见萧重阳跑也不跑,以为他放弃了抵抗,满脸的鄙夷,问道。

“怎么死?如果我真的能选择,我希望我能够直接老死!”

萧重阳却冷笑一声,话音刚落,身体上散发出来一股巨大的光亮。

第5章 萧天华

尽管是在白天,这亮光依然照亮了周围。

亮光消散,只见萧重阳的身上包裹着一层层的铠甲。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猛地冲向了萧天华,一脚踢过去。

萧天华眉头紧锁,脚下发力,地面瞬间裂开,他抬起脚直接踹向萧重阳,两脚相撞,砰!一声门响。

萧重阳并没有像萧天华想的那样冲向自己,而是借力反方向逃跑,冲向森林深处。

只见他的脚下一双黑色的长靴散出黄色光芒,速度极快,几乎就是眨眼间冲过几里地。

这速度,就连已经是内敛中期的萧天华也没有想到。

“跑的挺快!”

萧天华双眼微眯,嘴角扬起,叹出一句,脚下突然发力,冲向了萧重阳逃离的方向。

修为的差距虽然不大,但是足矣。

十息不到,萧天华已经追上了萧重阳,两人仅仅相差十三里的距离。

“完了完了,对了,法石还在!”

萧重阳见萧天华快追上自己,心中一紧,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法石,连忙停下身子,拿出来一些法石,灵气钻入其中,又将法石扔在地上。

“不跑了?”

萧天华见他停下身子,不再逃跑,也停下脚步,望着萧重阳,轻蔑地问道。

萧重阳也不答话,双手背在身后,法石不断地扔在地上,法石掉落到地上后瞬间融进地面中,消失不见。

“怎么了?不说话了?还是对你的战甲自信的厉害?”

萧天华紧盯着萧重阳,双眼透着戏谑。

“我不是怕,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萧重阳一边说着,双手加快速度,只恨时间不能过的慢些。

“因为你是个贱种,去死吧!”

萧天华并没有上当,直接冲向萧重阳,双手掐诀,猛地挥出一掌。

呼~

一道掌印凭空出现,直接飞向萧重阳,掌风吹动树木,一些小树直接被掀飞出去。

萧重阳心中一沉,对方的修为比自己高了一整个小阶级,自然是不能用硬抗的。

“吹风诀!”

只见萧重阳随着双手一挥,一道掌印也飞向了萧天华。

掌掌相撞,奇怪的是并没有发生爆炸,而是直接打散了一部分萧天华的掌风,本来憨实的掌印被这一掌打中之后变得透明了一些。

萧重阳见状,再次挥手,一道道光芒 凝聚在他的面前,所有的光束仿佛经过了什么的东西的指引,化作了实质,化作光盾挡在萧重阳的面前。

其实不是萧重阳不想躲开,只是这种招式都是能够指引的,就算是你躲开它也能追到你。

轰!

一声巨响,气浪袭天而起,卷向四周,萧天华在这气浪中屹立不动,冰冷的看着面前漫天的灰尘,直觉告诉他,萧重阳不只是这一点点的能耐。

转瞬间,灰尘似乎是被一只大手按压,消散,露出一个身影,那身影似乎顶天立地,哪怕天崩地裂也不会倒下,这就是萧重阳。

“咳咳,你就这一点儿能耐吗?说实话,真的让我有些失望啊!”

萧重阳咳出一口鲜血,扬起嘴角,双眼如蛇般,紧盯着萧天华,冰冷的眼神让萧天华心中一寒。

其实,虽然萧重阳的嘴上很硬,受的伤却是很重的,三阶的胸甲被直接打碎,露出满是伤痕的胸口,光影盾被完全打碎。

说实话,萧重阳是真的没想到这个萧天华竟然战斗力如此强悍,作为一个内敛初期的修炼武道者,随手挥出来的掌印竟然能够达到这个地步,实属难得。

要知道萧重阳施展的两招可都是踏天境的招式啊。

若不是萧重阳是重生之人,明白其中的运行规则,别人根本就施展不出来的。

“失望吗?那我就让你不失望吧!”

萧天华见他还在嘴硬,冷笑一声,猛地冲上前去。

两人瞬间站在一起,萧重阳的肉身强悍,加上战斗经验极为丰富,每每在萧天华的攻击即将发起的时候就能够做出预判,躲开攻击。

但是两人的修为差距还是挺大的,萧天华的一拳一脚打出去都是带着极为强悍的劲道,刮起的拳风掌风都刮得萧重阳的肌肤疼痛难忍。

尽管大多数的攻击都被躲过,但是还是有少数的拳头实打实的打在了萧重阳的身上。

仅仅是半柱香的时间,两人便打完一小场战斗,在又一次的拳拳相撞之后,萧重阳借力拉开距离,喘着粗气,紧盯着萧天华。

这一场战斗,他简直就要被生生打死,双手骨头不同程度的骨裂,胸骨碎开几根,左腿的大腿被打折了,要不是他肉身可以,再加上意志极强,现在都倒下了。

“闭上你的眼睛!”

萧天华冷哼一声,喝道,他真的怕了,怕的不是达不到的萧重阳,而是他的眼神。

他的眼神就像是一条毒蛇看着自己的猎物,享受着游戏的乐趣,可明明萧天华才是猎人啊!

“看你的实力!”

萧重阳冷笑一声,颤抖着的右手再次拿出来一块法石开始注入灵气,扔到地上。

萧天华呆住了,那儿有人明目张胆的来这样施展阵法的?何况,家族的课堂中还没开始讲解这些啊!

“你在干什么?”

萧天华有些紧张,问道。

“触发阵法!”

萧重阳直截了当的回了一句。

萧天华心头一惊,不管在他的认知中 萧重阳能不能实战阵法,这都是不能让他完成的,他必须要打断萧重阳的动作。

“你给我去死!”

随着一声暴喝,萧天华的身影如同一把射出的利箭冲向了萧重阳。

萧重阳也不躲开,静静的看着重过来的萧天华,将手中的最后一块法石按在地上,轻声的喝道:“三仙绞杀!”

话音落下,萧重阳面前的一整片区域开始散出光亮,一道道花纹在地上出现,相互连接,相互沟通,灵气在这一块区域中孕育,仿如有人将灵气塞进了这里。

噌!

忽然间,一声刀剑出鞘的声音响起。

萧天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胸口便被直接贯穿,一道由灵气凝聚的长剑,在他的胸前出现。

第6章 杀人越货

说时迟,那时快,仅仅是三息的时间,也萧天华的身上已经插满了灵气化做的长剑。

“你……咳!”

濒临死亡的萧天华双眼无神,抬起右手想要抓住面前的萧重阳,嘴角颤抖的发出声音,想要知道为什么萧重阳会这种阵法。

可是萧重阳并没有完成他最后的遗愿,只是一挥手,手刀带着锋利的灵气,直接割断了萧天华的喉咙,顿时萧天华身首异处。

“我是你爸爸!”

萧重阳望着地上逐渐冰冷的尸体,身体猛地一软,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这一场战斗实在是太消耗精力了,不是萧重阳的战斗力不强,而是这副身体不太适应这种战斗。

时间流失的很快,也许过去了一刻钟,或是一个时辰,本来还未暗下来的天空转眼便被黑暗侵袭。

“唔!”

萧重阳缓缓地睁开眼睛,盯着满是星辰的天空,狠狠地喘了一口气伸展了一下身子,还好这幅身子的还算是不错,到现在为止还能动,就是有些不适应,毕竟之前受伤的地方都还么有回复,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肿胀。

“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撑起身子之后,萧重阳缓缓地爬到了萧天华的尸体旁,开始在他的身上摸索着。

一刻钟之后,萧重阳扒下了他的所有衣服,确定除了一枚戒指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之后,萧重阳这才挥手召唤器火焚烧他的所有衣服,接着,便开始在他的戒指中搜刮东西。

其实并不是搜刮什么,他现在要其他的也没有用,只需要丹药,治疗自己的伤势,剩下的什么药草、法器、无聊的功法,他都不需要,他只需要将它们彻底的毁了就行了。

寻找片刻之后,唯一能够入眼的就是一枚破元凡,这是用来提升修为等级的丹药,据说在内敛境的人吃下之后,能够无任何副作用的提升一阶。

“看来她是想要留到内敛境后期,用来突破到踏天境吧!不过既然他吃不到了,那我就代劳了!”

萧重阳看着手中的丹药,轻笑一声,将手中的丹药扔进口中。

丹药下肚,磅礴的灵气瞬间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萧重阳的身体瞬间膨胀起来,瞬间的肿胀产生的剧痛,让他的青筋暴起,汗水瞬间浸透全身上下。

而他身上的伤口也在身体膨胀的时候快速的愈合起来,断裂的骨头仿如有一只手在拨弄着,将他们快速的连接起来。

喀喀喀!

一阵响声之后,他的身体这才恢复原状,修为也到达了外发中期。

见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萧重阳这才松了一口,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挥手便出现一道火焰包裹住了尸体。

持续燃烧了接近一个时辰之后,萧天华的尸体只剩下了一个骨架,萧重阳这才转身离去,这具骨架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了,现在要做的就是若无其事的回家,睡觉。

修为的提升也让萧重阳的速度提升了不少,之前尽全力跑了很久的路程,在一个时辰的时间里,萧重阳已经回到了家中。

此时已经是深夜,以素早已经睡下了,萧重阳也没有吵醒她,自顾自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中,盘腿坐下,开始修炼。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萧重阳活动了一下身子,身体中传来如同抄豆般的响声。

不是他不想休息,而是他很清楚,修为提升的太慢的话,在萧天华的事情暴露之后,或者在他卖了器核的蓝图之后,他面临的将会是家族的审判。

对于家族,他倒是没什么想法,到时候只要能够不伤人的离开就行了,别的也不多求。

倒是对于以素,好像是因为之前的这孩子很喜欢她,导致现在的萧重阳也有些想法, 好在他意志坚定,也还能够忍耐。

“咚咚咚!”

正在萧重阳洗漱的时候,门被敲响了,只见以素站在门口,很紧张的看着萧重阳。

“怎么了?”

萧重阳问道。

“少爷,您昨晚回来的很晚吗?”

以素的两只小手搅在一起,轻声的问道。

“是啊,我去修炼去了,我看你已经睡下了,也就没有叫你起来!”

萧重阳心头一紧,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哦哦,萧明玄的哥哥昨晚失踪了,家里的长老叫您过去呢!”

沉默片刻之后,以素这才缓缓地说道。

萧重阳只是点了点头,随手拍了拍以素的肩头,擦过她的肩头,往长老堂走过去。

不多时,萧重阳便到了长老堂。

推门而入,原本吵闹的长老堂瞬间安静下来。

“萧重阳,你个小王八蛋,我儿子在哪儿?”

还未等萧重阳走进房间,萧天华的父亲,萧挺元一掌拍在木桌上,大声喝道。

“嗯?他在哪儿我怎么知道!”

萧重阳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锁眉答道。

“哼,他昨天说要去找你,直到今天都还没回来,你昨晚也回来的很晚,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萧挺元见萧重阳这副模样,更是生气,大声的呵斥着,仿佛下一秒钟就要上前动手。

可是萧重阳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只是冰冷的看着萧挺元,沉默之后,反问道:“那你说十五年前我父亲出征的那晚,你也跟着一起出去的,我父亲去哪儿了?是不是跟你有关!”

一语惊人,便是这样,仅仅是一句话,整个长老堂再次陷入了寂静,静的一根针掉下也能被听到。

“你!”

萧挺元双手紧握,可是无言以对,他还真的不知道萧重阳竟然这么会说。

“萧挺元长老,你稍稍息怒,让我来问吧!”这时候,萧家大长老萧寒上前一步,打个圆场后,又转头看着萧重阳,轻声道:“那你昨晚去哪儿了?这件事情必须要给一个交待,毕竟萧家的人失踪了,我们还是要调查的,要是被查明了,就不好说了!”

“那就查吧,反正我问心无愧!我也不想多说什么,要是没有别的是,晚辈告退!”

萧重阳却丝毫不给面子,冰冷的回了一句,拱手行礼之后,转身就要离开。

第7章 迫在眉睫

“哼,萧重阳!你不要得寸进尺!”

萧重阳话音刚落,一旁平时与萧挺元交好的三长老上前一步,喝道。

“得寸进尺?呵,你们一群老东西,明知道萧挺元要杀了我,你们做什么了?明知道他企图吞食我家的家产,你们说过什么?现在他们家失踪个人你们就想到我了?好事怎么不想到我?一群老东西!”

三长老还未在说什么,萧重阳瞬间暴怒,指着他破口大骂,气到深处,双手紧握,青筋暴起,好像下一秒就会爆发。

“萧重阳!你个白眼狼!白瞎了我们对你的培养!”

萧挺元见萧重阳竟然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恼羞成怒,大声呵斥。

“来啊!大不了就像我父亲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群狗东西,要不是我父亲,你们谁还能坐在这里跟我讲什么家族道义,你们都是一群白眼狼!”

萧重阳不甘示弱,上前一步,一副漠视生死的样子。

一时间,萧挺元和三长老瞬间语塞,不知道该在说些什么。

其实萧重阳也只是猜的,要是真的这孩子的父亲那么强,如果战死,那就真的是被家族出卖,不可能不会脱身的,不过他只是猜的,没想到真的猜中了。

“萧重阳,话不能这样说,你父亲也是为了家族才牺牲的,我们也是很清楚的,尽管这些年来你受了不少的委屈,但是萧挺元不是没有真的这样做吗?说到底还是为了磨练你啊!”

这时候,依旧是萧寒来打圆场,一边说着,一边瞪向萧挺元,眼神如剑。

仅仅是一眼,便让萧挺元话都不敢在说什么。

萧重阳也知道,火候到了,不能再说了,虽然他并不惧怕与萧挺元撕破脸皮。

但至少,目前还不是时候。

萧重阳假装心神失守,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冰冷的看了一眼众人,轻声的说道:“萧挺元,要是你真的敢,我就敢杀了你,还有你们,都一样……昨晚我去修练了,你们想查,尽管来查!”

说完,萧重阳转身便离开了。

等到萧重阳离开很久之后,寂静的房间中,萧寒轻咳一声,转头看着萧挺元,轻声的问道:“真的跟他说的一样?”

萧挺元低下头来,不敢说话。

萧寒又转头看向了三长老,道:“你也知道这件事情?”

三长老也低下头来。

“好,很好,你们都有能耐了啊!欺负自己家人!很好!”萧寒冷笑一声,双手突然散出一道灵气,狠狠地带向了三长老与萧挺元,两人的身上顿时一颤,接着,萧寒说道道:“罚你们受寒冰之苦三天三夜!”

而萧重阳却是一脸的淡然,往自己的房间走回去,一路上不管遇到谁也不打招呼,我行我素。

回到家中之后,萧重阳见以素在清洗衣服,自顾自的回到房间,关上房门之后,萧重阳愤怒的脸上瞬间化作了谨慎。

“这样不行,他们一定会派人查什么的,那天萧天华那边的痕迹都已经清楚了,但是我这边还没有任何的修炼的痕迹,一定要准备些什么!”

见事情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萧重阳心头开始快速的盘算起来。

很快,他便有了一个想法,走出房门直奔书库。

萧家的书库建立数百年,多以阵法为主。

萧重阳快步地走进去,随手打开一本书,看了几眼之后记下几种阵法,转身准备离开。

只是门口却被人一个人堵住了,那少年脸上挂着恶心人的微笑,看着萧重阳说道:“怎么了重阳表弟?你在忙什么啊?”

“滚!”

萧重阳只是站在原地,盯着少年轻声的说道。

“嗯?萧重阳,不是我想动手,是你骂我,逼我的哦!”

少年愣了一下,接着,冷笑起来,正要走进书库,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了,停下了脚步。

“我以为你忘了啊!不过没事,书库斗殴而已,也就是十天的禁闭,再说了,你进来我又不还手,你也算是欺负新生,顶多一个月的禁闭,有什么的,反正你的时间很长!你还年轻!”

见他不敢再进来,萧重阳直接坐在一旁的桌子上自顾自的开始翻书。

“萧重阳,你个孬种,你给我再说一遍,有能耐你出来,你看我不打死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萧重阳一直在看书,只有很少的时间才会抬头看向少年,而门外的少年则是张嘴叫骂着,将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的脏话都说出来了,可是萧重阳就是不理他,险些气炸了肺。

四个时辰之后,晌午将近。

萧重阳这才合上手中的书本。

“哈哈,小东西,你还得瑟?午时就要开始封闭书库了,我看你往哪儿逃!”

少年仿佛小人得志,奸笑起来,萧重阳却没有理会他,一直看着时间。

又过去了半刻钟左右,萧重阳突然抬头看向了少年,声音不大,说道:“我是你爸爸!还和你妹妹同过床!”

“嗯?”

少年一愣。

萧重阳见状,再次重复一边。

“你个狗东西,我宰了你,你看我不拔了你的舌头!”

少年一听,勃然大怒,双手握拳,也不管这里是不是书库了,直接冲向了萧重阳。

“你要拔了谁的舌头?”

就在少年靠近萧重阳的瞬间。

嗖。

一个男子突然出现,一把抓住了少年的后衣领,将他提了起来,问道。

“武师?”

少年一愣,但是一想起刚刚萧重阳说的话,又抬头,双手舞舞渣渣的,仿佛要撕了萧重阳。

“书库内意图斗殴,再加上大声喧哗,禁闭十五天!”

男子看着少年,许久之后,摇了摇头,轻声的宣判着少年的罪名,转身准备离开。

噗!

正在这时,萧重阳突然一张嘴,吐出来一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双瞳开始涣散,接着,一头栽倒在地上。

第8章 暴打萧挺元

“嗯?”

武师一愣,站在原地呆住了,那个少年也傻眼了,盯着萧重阳半天没说话。

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怎么了?”

武师连忙扔下少年,一步跨到萧重阳的身边,焦急的问道。

要知道萧重阳可是天等资质的天才啊, 出点儿什么幺蛾子就算是把他赔进去家族都不会放过他。

“是他……”

只见萧重阳仿佛每动一下都忍受着巨大的痛苦,颤抖着右手抬起来指了指少年,垂下了右手。

“你个小杂种,给我滚!去除学籍!滚回去给我种田去!”

武师一时焦急,连忙伸手做简单的治疗,转头对这少年大声的呵斥着。

但是萧重阳却制止了武师的动作,麻利的站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说道:“不用,去除学籍就行了,如果我记得没错,同门相残,驱逐门外,这应该没问题吧!”

说完,就在武师与少年惊讶的眼神中走出书库。

少年见他如此做事,正要张嘴大吼,却被武师一掌打晕。

现在的情况是少年就是被动的,就算是说破天,萧重阳已经吐血了,这就是最简单的证明,就算是搞上去,萧重阳只要说自己的治疗能力很强,这件事情就算是完了,毕竟谁都不知道萧重阳到底会什么。

走出书库,萧重阳还没走几步,又遇到一个人,熟悉而又陌生,还让人讨厌的人——萧挺元!

“你有什么事?”

在让了几次路都被对方堵住之后,萧重阳冰冷的看着他,问道。

“我儿子呢?”

萧挺元忍住心中的愤怒,轻声的问道。

“死了吧!我怎么知道?”

萧重阳随手扯了扯衣服,回到。

“你!萧重阳,我待你不薄,你可不要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萧挺元正要大吼,又想起这是闹市街头,强行忍住愤怒,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不是萧挺元吗?”

“还有萧重阳!他俩不是亲戚吗?怎么要打起来的样子啊!”

“你知道什么,据说今天早上萧重阳在长老堂发飙了,就是因为萧挺元想要夺取萧重阳的家产,不得不说啊,天等资质就是好,这样闹都没事!”

见到两人马上就要打起来了,周围的百姓瞬间激动了,站在一边指指点点,有的耳朵长的,开始小声的讲解着两人的恩怨。

“萧挺元,你不要给自己丢脸,你一个外发后期的老东西,没你儿子萧天华,你现在什么都不是!”

萧重阳见人群凝聚的越来越多,望着萧挺元,冰冷的说道。

“哼,你不是说你昨晚在修炼吗?来,让我看看你一个废物也配修炼武道!”

萧挺元被这样一说,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猛地冲向了萧重阳。

萧重阳眉头一锁,正要躲开,却又停住了身子。

砰!

一声闷响。

萧重阳的身子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直接被打飞出去。

只是很快,萧重阳便在空中调整身体的方向,稳稳地落在地上。

“这一拳,你我关系断绝,萧挺元,你为人狡诈!你不是想看修炼的成果吗?我就给你看看!”

落地之后,萧重阳眼中灵气旋转,盯着萧挺元,摇头喝道。

两人眼神相撞,一瞬间,萧挺元怕了,他后悔这样做了,但是很快他便恢复了心神,因为不管怎么说,萧重阳也只是刚开始修炼的,不可能超过他的!

秉着这一想法,萧挺元冷笑一声再次冲向了萧重阳。

右手抬起就是一拳打向萧重阳,萧重阳没有丝毫的犹豫,同样的动作,脚下生根,腰部旋转发力,右手一拳打过去。

拳拳相撞,砰!

一声重击。

萧挺元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直线后退。

还未等他停下身子,萧重阳已经欺身而上,又是一拳,这一拳打在也挺的左脸,一拳下去,只听到咔咔两声,萧挺元嘴角溢出鲜血向右倒下。

可是这样的动作,还是慢了,他的身体刚刚倾斜,萧重阳的另一只手又打上来,打在他的右脸,这下子,直接 将他打飞起来了。

萧挺元的双脸瞬间肿胀,发紫,倒在地上,指着萧重阳唔唔唔的说不出来话。

只是萧重阳已经站到他身边了。

“住手!”

正在这时,一个人从人群中快速的穿过,大声的叫喊着。

萧重阳头都没有回,手中猛地发力,一拳打在了萧挺元的小腹,丹田瞬间尽毁。

一拳之后,那个人才到场,正是三长老,只见他紧咬牙齿,眼神似箭,盯着萧重阳,冰冷的声音说道:“萧重阳,你竟然对同族人出手如此重,你这辈子都不要想去工会了!”

三长老见自己还是来晚了一步,大声的呵斥着。

只是萧重阳还是不吃这一套,转头不屑地撇了他一眼,说道:“我这是正当防卫,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他先打的我!难道说我就只能挨打?”

“你这是强词夺理!”

三长老大声的喝道。

“他就是三长老啊!好大的架子!”

“别这样说,他很记仇的,不过话说回来,萧重阳下手真的黑啊!”

“可不嘛!你看看,三拳直接废了他的亲舅舅啊!”

这时候,这位的人不买帐了,小声的开始说起来了。

三长老见自己被百姓张嘴议论,心中自然升起不悦,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只能狠狠地瞪了两眼萧重阳,轻声的说道:“你跟我来!”

“你算是什么东西,我跟你去?你要是今天也想躺在这儿你就说一声,我不拦着你!反正你也想看看我的修炼成果对吗?”

萧重阳依旧不给他面子,张嘴轻声的说着。

话音落下,三长老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是了!

萧挺元可是被萧重阳直接打废的,刚刚怒火太盛,已经忘了这件事情了,现在想起来,要是萧重阳跟自己动手那会是什么结果,是不是依旧是毫无悬念的被打废?

不,他承受不起。

他混了一辈子才有今天的这样的地位的。

“萧重阳,你可要想清楚,不要为了这样的小事情不能进学院!”

想到这里,三长老一改之前的口气,带着劝导,轻声的说着。

无上天尊:无上天尊萧重阳转世归来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7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