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朋都市王:张朋成为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经理。

张朋都市王:张朋成为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经理。

第1章 原因

宋金莉的妈妈,认真地对大家说:“有个小伙子,带着女朋友逛街,女朋友突然说自己有点口渴,他就应该立即到商店买饮料。如果他买不起这瓶饮料,那么会有什么后果?”

听到这话后,张朋感到奇怪。爸爸张伟和妈妈向娟,也不明白。

她接着说:“我和宋金莉的爸爸,都希望宝贝女儿和张朋分手。”

宋金莉笑着说:“张朋大哥总是不去工作,所以爸爸妈妈要求分手。”

宋金莉说得很直接,所以他们都明白过来。

向娟面带笑容,亲切地说:“真的不能再商量吗?我们可以指导张朋,让张朋去工作。”

宋金莉的妈妈已经下定决心,对着向娟摇头,让向娟感到绝望。

他们继续谈话。十几分钟的时间,转眼就过去。宋金莉和妈妈,觉得自己已经达到目的,就和他们打招呼。向娟和张伟,只能把她们送出自家的大门。

张朋悄无声息地坐在沙发上,好像很难过。

向娟说:“我家张朋是帅哥,以后可以找到更加漂亮的女朋友。”

张伟激动起来,大声地说:“如果他不去工作,连一条母狗都找不到!”

张朋感到痛苦。因为不想再遭到攻击,所以张朋不敢说话,走进自己的房间。

张朋在自己的房间上网。这时候,爸爸妈妈都在邻居家里聊天。

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谁打电话呢?张朋查看手机,看到这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张朋立即接听电话,在电话里面听到这个男子的声音。

张朋礼貌地说:“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他烦躁地说:“如果没有事,我给你打什么电话啊?”

“那你就直接说吧。”

“我现在就在火车站,你必须在两个小时内赶到这里,和我见面。”

“如果我拒绝,会有什么后果?”

他怪笑两声,然后说:“如果你不听话,你和你的爸爸妈妈,都会死在家里!”

这位陌生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张朋准备细问,却发现通话已经结束。

张朋冷静地思考几分钟后,决定再给他打电话,但是发现他总是不接听电话。他为什么拒绝接听电话呢?到底有什么事?

因为很担心,所以张朋只能按照他的意思做。

张朋来到火车站的广场,看到这里有许许多多的陌生人。在广场旁边,有几条宽阔而且漂亮的街道,街道里面有很多正在行驶的汽车。

张朋觉得自己很难把他找出来,因为火车站真的很热闹。

取出手机后,张朋给他打电话,结果他说自己穿的是白色的西装,现在在男厕所旁边。

张朋知道男厕所在哪里,所以快速地往前走。

片刻时间过去后,张朋已经接近男厕所,发现旁边果然有个穿白西装的陌生男子。张朋仔细地观察,觉得陌生男子很帅气,身上的白色西装,好像是名牌货。

张朋不想耽误时间,也不想显得软弱,所以直接走到他面前。他看到张朋后,露出奇怪的笑容。

张朋大声地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和爸爸妈妈,真的要死在家里吗?”

他面带笑容,对张朋说:“这是吓唬你的话。你们不可能有生命危险。”

张朋的表情仍然显得复杂。

“我想和你沟通,怕你不到这里见面,所以这样吓唬你。”

“朋友,你是不是想戏弄我?现在必须说清楚。”

他怪笑着说:“宋金莉曾经介绍情况,所以我知道你叫张朋,以前是宋金莉的男朋友。”

张朋没有感到奇怪。

“我在宋金莉面前撒谎,所以她还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我可以方便地给你打电话。我要警告你,宋金莉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你不能再纠缠她。”

张朋感到痛苦,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表明态度。

“如果你同意彻底地放弃宋金莉,我就应该表示谢意,给你两万块钱的分手费。”

张朋痛苦地说:“我不可能再纠缠宋金莉,也不可能收下你的钱。你以为我是狗啊?”

“你是不是嫌少?到底要多少钱?可以直接告诉我。”

“但是我真的没有要钱的打算。”

“你别摆出清高的架子。到底要多少钱?开价吧!”

张朋开始憎恨他,所以脸色显得可怕。

张朋看到他已经把袋子递到面前,就知道袋子里面有大量的钱。张朋把袋子接在手里,好像有收钱的打算。他看到这样的场面后,露出满脸的笑容,但是这种笑容很快又消失。

这个袋子,被张朋扔到地板上面。张朋用脚狠狠地踩,好像这些钞票是特别可恶的东西。因为张朋的力气很大,所以大量的现金被踩出来,周围的人都能看到现金。

张朋在他面前转身后,快速地往前走。

他害怕现金被陌生人抢走,所以开始收拾地板上面的现金。

他抬起头后,大声地对张朋说:“你给我回来!我可以给你十万块钱的分手费!”

他把现金收拾好后,准备找到张朋,却发现张朋的身影已经消失。他立即给张朋打电话,但是张朋不可能接听。

他怪笑着说:“你果然是个君子,有资格做宋金莉的男朋友……”

张朋想到附近的市场买皮鞋,所以独自从家里出来。街道里面总是显得吵闹,因为有大量的行人和车辆。

张朋上公交车后,没有找到座位,只能站在人群中。

有位老奶奶,突然重重地倒在公交车的甲板上。离老奶奶近的几位乘客,都紧张起来。

有位乘客大声地说:“她为什么突然晕倒?是不是发心脏病?”

“她有可能死在车上!”

“我们应该怎样帮助她?怎样把她送到医院?”

因为感到害怕,所以几位乘客喊叫起来。

张朋听到喊叫的声音后,觉得明显不正常。张朋开始观察,看到老奶奶躺在甲板上面。张朋焦急地接近她,对着她喊叫,但是她没有任何反应。

现在应该怎样行动呢?

张朋焦急地对司机说:“老奶奶有可能死亡,所以你应该把车开到医院!”

司机立即按照张朋的意思做,果断地改变行驶的方向。乘客们明白情况,都认为这辆车应该开到附近的医院。

几分钟过去后,这辆车已经开到医院的大门前。

张朋喊叫两声后,几位乘客立即动手,把老奶奶扶到张朋背上。

张朋背着昏迷的老奶奶,直接冲进医院的大门。叫张朋感到失望的是,乘客们都没有继续帮忙的打算。

张朋喊叫着往前跑,结果几位医生快速地出现在张朋面前。医生们了解情况后,立即开始抢救。

老奶奶会不会死在医院里面?张朋感到害怕。

半小时过去后,有位医生从病房里面出来。张朋立即走到这位医生面前。

张朋紧张地说:“她现在怎样?医生赶快告诉我。”

医生轻轻地点头,然后说:“我们的抢救工作很成功,所以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张朋突然有浑身轻松的感觉,用手擦额头上面的汗水。

“她很快就会被送到普通病房,所以你现在可以去交医药费。”

张朋感到为难,对医生说:“但是不应该让我为她交医药费。”

“为什么呢?”

“她在公交车上晕倒,所以我把她送到这里。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你照样应该交医药费,因为她是你送来的。”

张朋没有继续反对,因为医生的做法好像有道理。张朋对着医生点头,医生就从张朋面前走开。

取出银行卡后,张朋来到医院的收费窗口。张朋问清楚后,快速地支付五千块钱。

张朋来到这间病房,看到老奶奶躺在床上,眼睛仍然没有睁开。

作出决定后,张朋准备离开医院。几位护士突然走过来,亲切地和张朋打招呼。

几位护士和张朋谈话,要求张朋留下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张朋明白她们的意思。如果老奶奶醒过来,她们就会把地址和电话号码告诉老奶奶,让老奶奶把钱还给张朋。

张朋完成书写后,微笑着从她们面前走开。

张朋走出医院的大门后,突然想起买皮鞋的事。因为银行卡里面已经没有钱,所以张朋没打算赶到服装市场。

回到家里后,张朋应该怎样行动?如果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妈妈,会不会被骂得很惨?张朋感到害怕,所以有撒谎的打算。

张朋走进客厅后,看到爸爸妈妈把目光投过来。

妈妈对张朋说:“你买的皮鞋是不是真皮的?赶快拿出来,让妈妈看看。”

张朋故意露出笑容,对妈妈说:“我接近那个市场后,遇到卖保险的朋友,突然有买保险的打算。”

“所以你用你的钱买保险,没有把皮鞋买回来。是这样吗?”

张朋很害怕,只能对着妈妈点头。

爸爸大声地说:“你是不是想骗我们?赶快把真话说出来!”

张朋更加害怕,觉得爸爸的智商很高,自己没有欺骗爸爸的本事。张朋没有说话,露出痛苦的表情。

爸爸看到张朋的反应后,知道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爸爸吼叫起来,想对张朋动手。如果没有妈妈拉住爸爸,那么张朋难免要挨打。

妈妈焦急地说:“那些钱是怎样花掉的?你赶快把真相告诉爸爸妈妈!”

张朋感到痛苦,准备坦白。

“那么我就说真话吧。”

爸爸大声地说:“你赶快说!”

张朋低着头说:“我把晕倒的老奶奶送到医院后,又垫付五千块钱的医药费。”

爸爸更加生气,大声地说:“你还想撒谎?如果你再不说实话,我今天就要打断你的腿!”

张朋已经把真话说出来,为什么爸爸不相信呢?

张朋看到爸爸越来越激动,当然不想挨打,所以慌慌张张地跑进自己的房间。

张朋在房间里面静坐。张朋总是仔细地听,听到爸爸妈妈在客厅里面说话。因为说话的声音不算大,所以张朋认为爸爸已经很冷静。

爸爸妈妈突然听到敲门的声音。

打开大门后,爸爸看到这位陌生男子站在面前,脸上有亲切的笑容,手里还有很多礼品。

爸爸妈妈感到奇怪,都认为男子有什么事。

他告诉爸爸妈妈,自己的母亲曾经在公交车上晕倒,幸好有位名叫张朋的朋友及时帮忙,把母亲送到医院。

爸爸妈妈明白过来,知道张朋说的是实话。他走进客厅后,把这些礼品放在桌子上面。他怀有好意,继续和爸爸妈妈谈话。

他也是通情达理的人,知道张朋垫付医药费的事,所以把五千块钱交到爸爸手里。

几分钟过去后,他和爸爸妈妈打招呼,说自己要回到医院照顾母亲。爸爸妈妈把他送走,然后开始商量。

张朋走出房门,然后走到爸爸妈妈面前,眼睛总是注视着爸爸。爸爸露出奇怪的表情,好像是想向做好事的儿子道歉,但是又不知道怎样道歉。

妈妈对张朋说:“你做得很漂亮,为什么对我们说出那样的谎话?”

张朋已经有浑身轻松的感觉,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走进自己的房间……

第2章 自杀

张朋在房间里面上网的时候,经常感到害怕,因为知道爸爸妈妈有怎样的心理。爸爸妈妈的意思是,张朋已经有二十五岁,应该到外面找工作。

张朋又在房间里面上网。

张朋突然闻到奇怪的味道,觉得有什么东西已经着火,就开始检查。张朋看到电脑的主机在冒烟,顿时就紧张起来,快速地切断电源。

几分钟过去后,张朋接上电源,结果发现没有冒烟,但是显示器上面什么也没有。张朋告诉自己,这台主机已经报废。

如果不上网,就有各种各样的痛苦。张朋想买新电脑,但是手里没有足够的钱。应该怎样解决问题呢?张朋开始思考。

张朋认为自己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向爸爸妈妈要钱。会不会被爸爸妈妈教训呢?张朋有点害怕。

走进客厅后,张朋看到爸爸妈妈在看电视,就笑着和爸爸妈妈打招呼。

张朋对他们说:“那台电脑的主机,刚才冒出大量的烟雾,已经损坏。”

爸爸很快就明白过来,对张朋说:“所以你想找我们要钱,然后去买新电脑。对吗?”

张朋不敢说话,只是轻轻地点头。

“但是我们没有给钱的打算!如果你有本事,就自己解决吧!”

张朋明白爸爸的意思,暗暗地感到痛苦。

“你可以到外面捡垃圾,把垃圾卖掉,然后用得到的钱买新电脑!”

妈妈露出不自然的笑容,然后说:“你总是在家里上网,不觉得自己很罪恶吗?”

“我们手里有大量的存款,不要你养老,但是你仍然应该去工作!”

“你已经有二十五岁,很快就要找女朋友。你和女朋友结婚,不花钱吗?”

爸爸感到痛苦,诚恳地说:“爸爸和妈妈的意思是,你必须去工作。”

张朋很为难,在他们的注视中说:“我可以把我的道理告诉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注视着张朋。

“大学毕业后,我在那家小企业做仓库管理员,因为工资低,所以只能放弃。”

“第二份工作,是在车间里面搬运材料。我觉得很简单。”

妈妈说:“那你为什么没有坚持下去?”

“因为工作很辛苦,所以我的腰部开始疼痛。我到医院找医生,医生说我的体质相当差,好像不能做这种辛苦的工作。”

张朋露出不自然的笑容,然后说:“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只能到领导面前辞职。”

他们明白张朋的意思,暗暗地觉得张朋可怜。

“我的第三份工作,是在汽车销售公司做销售员。”

他们知道张朋做汽车销售员的事,但是仍然想听张朋细说。

“那位同事找我借钱,被我拒绝后,用难听的话骂我,结果我和他打起来。”

妈妈说:“妈妈觉得你没有明显的过错。”

“虽然我没有明显的过错,但是仍然被公司的经理辞退。”

爸爸说:“这是为什么呢?”

“那位经理的意思是,无论有什么理由,都不能在公司办公室里面打架。”

爸爸突然用力地叹气。

张朋认真地说:“因为我遇到这些挫折,所以只能作出决定,不再到外面打工。”

爸爸突然就恼怒起来,扑向张朋后,抬手就是两个响亮的耳光。张朋感到痛苦,只能用手捂住自己的脸。

妈妈怀疑张朋还要挨打,所以立即抓住爸爸的手,让爸爸不能接近张朋。

爸爸大声地说:“过马路有可能被车撞死,所以你永远不过马路!喝水有可能被水呛死,所以你永远都不喝水!”

妈妈焦急地说:“你的思想是错误的思想!你想想吧!”

张朋觉得他们的话很有道理。

张朋不想再挨打,露出痛苦的表情后,走进自己的房间。

买电脑的钱没有要到手,还在爸爸面前挨打,所以张朋很难感到高兴。张朋悄无声息地坐在房间里面,细想自己有怎样的过错……

因为已经有问题存在,所以爸爸和妈妈在房间里面商量。

妈妈说:“我觉得应该把钱给他。我们是他的父母,当然应该为他着想。”

爸爸没有说话,因为心里有各种各样的痛苦,所以用力地叹气。

爸爸的手,突然拍在自己的大腿上。爸爸站起来,露出满脸的笑容,好像已经想到什么好办法。

爸爸大声地说:“我已经想到好办法。如果我们配合得很好,就能让张朋去工作!”

“你赶快告诉我!”

爸爸突然把目光投向房门,发现房门处于关闭状态,就有放心的感觉。

爸爸很聪明,害怕张朋听到自己的话,所以让自己的嘴巴贴近妈妈的耳朵,小声地说话。妈妈很快就明白爸爸的意思。

妈妈笑着说:“咱们就这样做!你赶快到外面买安眠药吧!”

爸爸和妈妈,到底要使用怎样的手段?原来是想使用骗术,把张朋逼上工作岗位。

爸爸和妈妈打招呼后,匆匆忙忙地出门。

妈妈没有做其他的事,取出笔和笔记本后,开始认真地写遗书。妈妈有聪明的头脑,要写出这样的遗书,肯定没有问题。

十几分钟过去后,爸爸已经回家。爸爸走进房间后,把安眠药取出来,妈妈就开始查看。妈妈仔细地数,结果发现安眠药有十五瓶。

他们都没有失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的安眠药呢?

爸爸小声地说:“我已经把里面的药扔掉,所以这些药瓶是空的。”

“那么我们应该继续行动。假自杀虽然不高明,但是应该能解决问题。”

爸爸感到妥当,就对着妈妈做手势。妈妈立即躺在床上,闭上两只眼睛。

爸爸看到妈妈的行动后,用这些空药瓶压住妈妈写的遗书,然后从房间里面跑出来……

怀有打算的爸爸,跑向张朋的房间。

爸爸推开房门后,焦急地对张朋说:“妈妈故意自杀,已经吞下十五瓶安眠药!”

张朋顿时就有痛苦的感觉,大声地说:“那么我们应该赶快行动,把妈妈送到医院!”

张朋跑进房间的时候,爸爸已经在打急救电话。

爸爸打完电话后,回到房间,看到张朋在对着妈妈哭泣。爸爸的感觉是,在这种情况下,妈妈不可能睁开两只眼睛。

爸爸把遗书拿起来,然后交到张朋手里。

张朋细看遗书后,很快就明白妈妈自杀的原因。张朋的感觉是,自己总是不去工作,妈妈对此感到不满,所以吃安眠药自杀。

“你看到遗书后,应该知道妈妈自杀的原因。你必须改正错误!”

张朋哭着说:“如果妈妈被救活,我肯定去找工作,让妈妈满意!”

十分钟过去后,他们听到救护车发出来的声音。爸爸跑出自家的客厅后,和几位医生打招呼。

他们和几位医生配合起来,把妈妈抬到担架上面,再抬上救护车。

救护车正要前进的时候,张朋突然喊叫起来。司机怀疑张朋有什么打算,所以救护车没有往前开。

张朋说:“我应该回到房间,把空药瓶准备好!”

张朋慌慌张张地跑进自家的大门,然后在房间里面找到这个空药瓶。张朋的打算是,把空药瓶交给医生,防止医生在抢救时走弯路。

张朋钻进救护车后,又开始哭泣。司机听到这样的哭声后,自然要加快前进的速度……

第3章 奇怪

救护车回到这家医院后,张朋和大家配合,转眼就把妈妈抬到病房。张朋的感觉是,这里是大医院,有许许多多的医生,医生们肯定能帮助自杀的妈妈。

张朋立即取出这个空药瓶,交到医生手里。张朋告诉医生,妈妈吃的就是这种药,并且吃掉的药有十五瓶。

医生觉得张朋的做法很难得,对着张朋点头。

几位医生走进去后,麻利地把门关起来。

张朋站在门前。因为总是在流泪,所以张朋经常用手抹自己的面部。

半小时过去后,病房的门突然打开。张朋立即走到几位医生面前。

张朋焦急地说:“抢救有没有成功?我妈妈现在怎样?”

这位医生轻轻地点头,然后说:“病人真的已经吞下十五瓶安眠药吗?”

爸爸大声地说:“这还有假?我们为什么要欺骗医生?”

“我觉得很奇怪。不知道是为什么,她的症状不明显。”

张朋感到高兴,眼睛里面又流出大量的泪水。

爸爸在旁边说:“既然症状不明显,她就不会死在里面!我们应该感到高兴!”

“我妈妈真的没有生命危险吗?请医生说清楚。”

“确实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医生又说:“病人不能急着离开医院,因为我们还要观察病情。”

张朋真的有放心的感觉。

“三个小时过去后,如果病人还没有出现严重的症状,那么我建议你们回家。”

张朋对着这位医生点头,几位医生就从张朋面前走开。

张朋和爸爸谈话。爸爸总是注视隐瞒。张朋查看手机后,说三个小时已经过去,可以找医生商量。

他们正要走开的时候,看到病房的门打开。几位护士把病床推出来,妈妈向娟就在病床上面。

妈妈被送到普通病房后,张朋开始和妈妈说话,但是妈妈没有睁开眼睛,总是没有反应。

张朋对这位护士说:“抢救已经成功,我妈妈为什么还不能说话?”

这位护士说:“暂时不能说话,应该是正常的,因为她吞掉的安眠药有十五瓶。”

护士长在旁边说:“我们觉得她的运气很好。如果运气不好,早已经出现可怕的后果。”

张朋觉得她们的话有道理,所以笑着向她们表示谢意。

张朋哪里知道,躺在病床上面的妈妈,头脑是完全清醒的,现在是假装昏迷。

爸爸暗暗地担心,生怕妈妈突然睁开眼睛。如果张朋知道妈妈是假自杀,那么他们很难达到目的……

医生们在什么时间上下班呢?爸爸想知道,所以专门来到服务台,在几位护士面前细问。

爸爸打听完毕的时候,查看自己的手机,发现医生下班的时间很快就要来到。

爸爸怀有什么目的,快速地离开医院。

爸爸回到医院大门前的时候,手里有几条高档香烟。爸爸没有抽烟的习惯,为什么要买这样的香烟呢?

爸爸站在大楼的门口,盼望看到这位医生。

几分钟过去后,这位医生走出来,爸爸就露出满脸的笑容,走到医生面前。爸爸早已经想清楚,说自己需要医生的帮助,现在要把几条高档香烟送给医生。医生干脆地告诉爸爸,很快就要帮忙。

医生到底要帮什么忙呢?

下午两点钟,是医生们上班的时间。

这位医生回到办公室后,发现爸爸张伟站在里面。医生明白爸爸的意思,也没有细说,只是带着爸爸走出办公室。

爸爸把医生带到这间病房,出现在张朋面前。

爸爸对张朋说:“爸爸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既然医生已经来到这里,你就应该细问。”

“没有细问的必要,我可以简单地把病情告诉你们。”

张朋笑着说:“那么请医生指导。”

医生说:“因为病人吞掉的安眠药有十五瓶,所以有可能出现后遗症。”

“有怎样的后遗症?是不是很可怕?”

医生露出复杂的表情,然后说:“应该说,不是很可怕。”

“但是我要提醒你们,如果要治疗后遗症,就需要大量的医药费。”

“每个月的医药费,要多少钱?”

“两万左右!”

爸爸在旁边说:“如果我们放弃治疗,会有什么后果?请医生告诉我儿子。”

“放弃治疗,显然不是明智的做法。如果病情继续恶化,那么后果很可怕。”

张朋说:“感谢医生的指导。”

医生对着张朋点头,然后走出病房。

张朋哪里知道,爸爸曾经和这位医生商量,要求医生在张朋面前撒谎。其实妈妈不会有后遗症,回到家里后,连药都不用吃。

爸爸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爸爸对张朋说:“如果每个月要两万块钱的医药费,我们就会有缺钱的感觉。”

张朋没有说话,好像是感到痛苦。

“看来我们以后要过穷日子!什么叫坐吃山空?你明白不明白?”

张朋更加痛苦,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在安静中前思后想……

张朋和爸爸谈话的时候,突然听到妈妈在说话!天哪!妈妈竟然已经能说话!

张朋立即接近病床。张朋看到妈妈已经睁开两只眼睛,精神好像是正常的。妈妈正注视着张朋,好像有很多想法要告诉张朋。

妈妈说:“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已经听到。每个月真的要两万块钱吗?”

“只要妈妈能平安无事,花再多的钱,也是应该的。”

妈妈露出不自然的表情,然后说:“但是我们家不是特别有钱,总会有感到为难的时候。”

张朋没有说话。

“如果你想让妈妈得到帮助,就应该去工作!”

妈妈哭着说:“爸爸的想法有道理。如果你不同意去工作,妈妈就跪在你面前!”

张朋正要说话的时候,妈妈麻利地爬起来,果然跪在张朋面前。叫张朋感到意外的是,爸爸也跟着跪下来。

不管张朋怎样劝说,他们都不站起来,所以张朋急得厉害。

张朋大声地说:“我同意去工作!你们赶快起来吧!”

爸爸妈妈都有惊喜的感觉,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妈妈说:“你说的是不是真话?如果你没有工作的决心,妈妈绝不站起来!”

张朋焦急地说:“我保证说到做到!如果我说话不算数,就让我被车撞死!”

他们看到张朋的表情后,知道真的能说到做到,所以有达到目的的感觉。张朋把妈妈扶起来后,又把爸爸扶起来。

妈妈突然说:“我发现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精神也特别好,所以应该节约医药费。”

爸爸对张朋说:“既然你妈这样说,我们就应该离开医院。”

张朋轻轻地点头。

妈妈笑着说:“如果妈妈的运气好,那么身体有可能彻底地还原,连药都不用吃。”

张朋和他们往前走,准备离开医院。

爸爸和妈妈配合得很好,所以张朋仍然不知道妈妈是假自杀……

第4章 朋友

张朋和爸爸妈妈,在家里吃早饭。爸爸妈妈怀有好意,盼望张朋去找工作,所以说出各种各样的道理。

妈妈露出笑容,对张朋说:“你必须说到做到,尽快找到工作。”

“如果你说话不算数,我们只能再跪在你面前。”

“爸爸妈妈放心吧。我已经和这位朋友联系过,他很快就会帮忙。”

他们突然听到敲门的声音。敲门的是谁呢?张朋怀疑就是好朋友蔡光。

张朋立即放下手中的碗筷,然后跑向大门。张朋打开大门后,果然看到蔡光站在门前。

张朋亲切地说:“看到你,我真的很高兴,因为你是我的好哥们儿!”

蔡光露出笑容,对张朋说:“你给我打过电话,所以我要帮忙,让你得到上岗的机会。”

爸爸妈妈有点急,总是注视着蔡光。

“既然你要找工作,就应该到我所在的公司尝试。那里的工资不低。”

张朋轻轻地点头,然后说:“如果我们都在那里工作,就可以互相照顾。”

他们继续谈话。爸爸和妈妈注意观察,发现这个蔡光很诚恳,怀有好意,真的有帮助张朋的打算。

半小时过去后,他们已经商量妥当。

蔡光显得稳重,对张朋说:“如果你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我现在就能把你带到我们公司。”

张朋明白蔡光的意思,对着蔡光点头。

“如果你要到公司应聘,就应该准备好自己的身份证。”

爸爸觉得蔡光的提醒很难得,就快速地跑进张朋的房间。片刻时间过去后,爸爸已经把身份证交给张朋。

妈妈作出决定后,把一千块钱的现金递到张朋面前。张朋明白妈妈的意思,立即把钱接在手里。

两个小时过去后,蔡光和张朋,已经来到这家公司的办公区。

蔡光带着张朋,走进这位主任的办公室,然后笑着打招呼。蔡光的意思是,主任负责做招聘工作,现在应该接纳张朋,让张朋在公司上岗。

主任问话后,知道张朋是蔡光的好朋友,所以真的有照顾张朋的打算。

主任提出要求,张朋就开始填写简历。

主任突然想到什么,对张朋说:“你打字的速度快不快?使用的是什么软件?”

张朋笑着说:“虽然我经常上网,但是很少打字。我的意思是,我打字的速度很慢。”

主任明白张朋的意思,立即把目光投向蔡光。蔡光知道主任在想什么,只能暗暗地感到为难。

主任对蔡光说:“你也知道,我们公司的所有员工,都是打字的高手。”

蔡光注视着主任,轻轻地点头。

“如果张朋的打字能力不理想,那么很难得到上岗的机会。”

蔡光说:“这样行不行?我们可以给几天时间,让张朋快速地学会打字。”

“我同意这种做法。张朋获得良好的打字能力后,我随时可以安排张朋上岗。”

张朋看到蔡光在点头,就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蔡光把张朋带到公司的宿舍区,很快就把住的地方安排好。

张朋表示谢意后,提到学打字的事。张朋的意思是,如果要学打字,就应该学五笔字型输入法。

蔡光突然想到什么,决定找到公司的总经理,把学打字的笔记本电脑借回来。蔡光的感觉是,总经理手里应该有备用的笔记本电脑。

蔡光走进总经理办公室,看到总经理坐在里面,就笑着打招呼。

蔡光对总经理说:“我的朋友要学打字。总经理能不能把电脑借给我们?”

总经理什么也没有说,轻轻地点头后,从柜子里面取出这台笔记本电脑。

蔡光已经得到电脑,向总经理表示谢意后,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蔡光把电脑交给张朋。张朋也感到高兴,准备努力地学习。

如果张朋获得良好的打字能力,那么随时可以上岗,得到各种各样的好处……

早晨八点钟,蔡光来到公司的办公区,准备做自己的工作。因为这家公司是大公司,所以有许许多多的漂亮的办公室。蔡光的感觉是,在漂亮的办公室工作,是难得的享受。

蔡光的手机响起来,电话是总经理打来的。蔡光立即接听电话。总经理直接提出要求,所以蔡光准备出现在总经理面前。

蔡光走进总经理办公室,礼貌地和总经理打招呼。

蔡光亲切地说:“总经理有什么吩咐?”

总经理说:“因为公司没有备用的电脑,所以我作出决定,要买几台笔记本电脑。”

蔡光露出笑容,对总经理说:“总经理的意思是,要把买电脑的任务交给我?”

总经理轻轻地点头,然后把这个包放在桌子上面。蔡光明白总经理的意思,知道包里面有买电脑的钱。

“里面有两万块。如果你觉得没有问题,就立即动身。”

“我明白总经理的意思。保证完成任务。”

总经理对着蔡光点头。蔡光把这个包抓在手里,也没有数钱的打算。蔡光打招呼后,带着包走出办公室。

因为要做的是这种事,所以蔡光作出决定,要带上张朋。为什么要带上张朋呢?在遇到问题的情况下,蔡光可以得到张朋的帮助。

蔡光用手机联系,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张朋,结果张朋立即同意。

张朋来到公司的大门前,和蔡光打招呼。他们开始往前走,准备赶到附近的电脑市场。应该注意什么呢?他们自然要商量。

他们来到电脑市场后,在里面到处走到处看。这些销售电脑的营业员,都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

因为犯错的后果很可怕,所以他们在市场里面到处看。蔡光的意思是,充分地了解情况,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把不合适的电脑买回去,蔡光就要被总经理责怪。

蔡光看中这台笔记本电脑后,决定完成交易,就要求老板交出五台同型号的电脑。

老板把电脑取出来后,他们准备付款。蔡光突然露出痛苦的表情,因为装钱的皮包竟然不在手里!

皮包现在在哪里呢?里面有两万块钱,是千万不能丢失的。

蔡光说要在市场里面到处找,张朋就按照蔡光的意思做。他们在市场里面到处寻找,但是不可能把皮包找回来。皮包为什么丢失呢?也许是在挑选电脑时丢失的,也许是被可恶的小偷弄走的。

张朋准备继续寻找,但是蔡光露出不自然的笑容,要求放弃寻找。

张朋焦急地说:“总经理得到消息后,会不会急得喊叫起来?”

蔡光说:“喊叫就喊叫吧。我承认自己倒霉,现在应该回到公司。”

张朋看到蔡光在往外面走,就跟在后面。他们走出市场的时候,蔡光竟然在吹口哨。张朋觉得蔡光很强悍,应该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第5章 痛苦

他们回到公司的办公区后,直接来到总经理的办公室。在进门的时候,张朋非常担心,因为总经理有优秀的智商,有可能露出生气的模样,把蔡光骂得不敢抬起头来。

蔡光露出不自然的笑容,然后对总经理说:“有个坏消息要告诉总经理。”

总经理注视着蔡光。

“我们在市场里面挑选电脑的时候,把那些现金丢失。”

总经理听得很清楚,顿时就露出可怕的脸色。张朋更加担心,但是蔡光竟然露出笑容。

总经理烦躁地说:“钱真的是在市场里面丢失的吗?”

蔡光露出不自然的表情后,对总经理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总经理的脸色,已经有点可怕。

“我和我的朋友,都没有恶劣的作风,不可能私吞总经理给的钱!”

总经理说:“但是我不能完全相信。”

“那么我应该怎样证明呢?请总经理改变态度,不要把我们当成狗!”

“你已经出现这样的过错,和狗有分别吗?”

蔡光痛苦地说:“总经理的话真是不好听。我要把自己的钱取出来,然后赔给总经理。”

蔡光又说:“但是我要提醒总经理,在面对我的时候,必须注意态度!”

“你也应该注意你的态度!”

蔡光的眼睛瞪着总经理,显然是感到不满。

总经理烦躁地说:“如果我把你辞退,你就没有领工资的机会!”

蔡光急得厉害,大声地说:“那么告诉你吧,老子现在就要主动辞职!”

总经理本来就感到不满,听到这样的话后,怎能没有反应?总经理瞪着蔡光,竟然把口水吐到蔡光身上。

蔡光想扑向总经理,但是张朋立即起作用,拉住蔡光的手,让蔡光不能接近总经理。

总经理大声地说:“你把两万块钱赔给我后,可以立即滚蛋!”

蔡光露出奇怪的笑容,然后说:“老子总是努力地工作,肯定能为你创造很多财富。”

总经理注视着蔡光。站在旁边的张朋,也在暗暗地害怕。

“既然老子有这样的功劳,现在就有拒绝赔钱的理由。”

总经理痛苦地说:“如果你真的不赔钱,就要想到后果!”

蔡光怪笑着说:“是什么后果?你可以告诉老子。”

“我有可能去报案,或者直接把你告上法庭!”

“那么咱们就在法庭上见吧!”

总经理真的有无法容忍的感觉,作出决定后,竟然扑向蔡光,好像要打死蔡光。蔡光从桌面抓起这个烟灰缸,然后狠狠地砸向总经理,结果正好砸在总经理的额头上。因为烟灰缸是坚硬的东西,所以总经理的额头开始流血。

总经理非常痛苦,用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后,直接坐在地板上面。

蔡光准备继续攻击,但是不能接近总经理。张朋不想看到可怕的后果,所以总是抓着蔡光的手。

几位保安突然跑进办公室,原来已经发现异常。保安们查看后,怀疑总经理伤得不轻。保安们听到总经理的吩咐后,立即把行为狂躁的蔡光控制起来。

总经理站起来后,又对保安们提出要求。保安们按照总经理的意思做,要把蔡光和张朋送到派出所。保安们带着他们,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虽然蔡光不想到派出所接受处理,但是没有打败几位保安的能力。

半小时过去后,保安们已经把他们送到派出所。因为总经理刚才给所长打过电话,所以所长没打算在他们面前细问,只是在几位公安面前指挥。

张朋被几位公安带到这间办公室。几位公安提出要求,张朋就开始细说,还把爸爸的手机号码告诉几位公安。

几分钟过去后,张朋已经被几位公安送到囚禁室。张朋知道,自己要被关几天。到底是几天呢?张朋竟然不敢细问……

爸爸张伟和妈妈向娟,在客厅里面看电视。他们都为张朋担心,怀疑张朋要放弃那里的工作。

爸爸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爸爸查看手机后,看到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爸爸立即接听电话,听到这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男子说:“我是青松路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有件事要告诉你。”

爸爸突然就开始担心,紧张地说:“到底是什么事?您说吧。”

男子说:“你的儿子张朋,曾经在那家公司胡作非为,虽然张朋没有明显的过错,但是仍然要受到处理。我们的决定是,把张朋关五天时间。你是张朋的爸爸,应该注意教育张朋。”

爸爸急得厉害,准备细问,但是发现通话已经结束。这位公安随意地挂掉电话,好像有点不礼貌,所以爸爸的恐惧更加强烈。

爸爸大声地对妈妈说:“他在公司闹事,要被关五天时间!他真的是个畜生!”

“就算他有过错,我们也不能憎恨他,因为我们是他的爸爸妈妈。”

“我真是不想做他的爸爸,甚至想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妈妈说:“这种话说出来,有什么好作用?”

妈妈又说:“我们赶快到派出所想办法。”

爸爸明白妈妈的意思后,没有表示反对,但是面部总是带有痛苦的表情。

这辆出租车,停在派出所的大门前。爸爸和妈妈下车后,都开始细看。爸爸妈妈没有走错地方,这里就是囚禁张朋的派出所。

他们走进派出所后,来到这间办公室,在里面看到所长。他们觉得所长的目光很锐利,就觉得所长肯定有优秀的智商。

他们没有拐弯抹角,介绍自己和张朋的关系后,把目的说出来。

开始的时候,所长不同意,但是他们说出各种各样的好听的话。沟通几分钟后,所长已经改变态度,对着他们点头。所长的意思是,他们总是有良好的态度,所以可以把张朋放出来。

他们亲切地和所长打招呼,然后走出办公室。

他们站在派出所的大门前,盼望看到张朋的身影。他们谈话的时候,突然听到脚步声,把目光投过去后,果然看到模样儿可怜的张朋。

爸爸顿时就恼怒起来,大声地喊叫。如果没有妈妈拉住爸爸的手,那么爸爸会快速地接近张朋,然后攻击张朋的身体。

爸爸大声地说:“我们把你养到二十五岁,是不是不容易?你就这样报答我们?也许我们不应该把你生出来!你是该死的东西,如果再回到家里,就是不要脸!你不要回家!”

张朋明白爸爸的意思,觉得这样的反应很正常。张朋真的很痛苦,因为不想挨打,所以只好从他们面前走开。

走到这条街道后,张朋突然想到什么,不知道自己应该走到哪里去。

张朋把手伸进口袋,把里面的钱掏出来,结果发现已经少得可怜。如果张朋手里没有钱,就不能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遇到苦难,肯定是正常的。

现在应该怎样行动呢?张朋感到痛苦,只能作出回家的决定。

张朋回到这条街道,然后回到自家大门前。

张朋用钥匙打开自家的大门,正要走进客厅的时候,看到爸爸冲过来。爸爸大声地吼叫,把张朋按在地板上面,好像要打死张朋。

妈妈哭着跑过来,抓住爸爸的手后,把爸爸拉开。

看到这样的场面后,张朋心里有强烈的痛苦。张朋爬起来后,急急忙忙地走进街道。

张朋仍然能听到爸爸的吼叫声,突然回头看,看到爸爸用力地把大门关起来。张朋知道爸爸是什么意思。

张朋往前走,痛苦地告诉自己:“我真的不能回家!如果不想饿死,就应该想办法……”

第6章 医院

张朋躺在旅社的房间里面,暗暗地感到后悔。后悔什么呢?张朋想在这里过夜,所以已经交出五十块钱的住宿费。因为张朋没有钱,所以感到后悔是正常的。

天刚刚亮的时候,张朋就从旅社里面出来。

张朋有什么打算?张朋已经想得很清楚,认为自己必须到朋友面前求助。如果得到朋友的帮助,张朋就可以正常地生存下去,甚至可以在什么地方站稳脚跟。

张朋的朋友很多,现在应该向哪位朋友求助呢?张朋已经作出决定,认为林东风是最可靠的。如果林东风拒绝帮助张朋,那么非常奇怪。

张朋知道林东风的家在哪里,因为曾经到那里做客。

走进林东风家的大门后,张朋看到林东风。张朋正要打招呼的时候,林东风突然站起来,往房屋的深处狂奔。林东风为什么这样呢?张朋感到奇怪。

张朋大声地喊叫。林东风听到喊叫声后,知道来者是张朋,所以立即停止狂奔。

林东风走到张朋面前,露出亲切的笑容。

张朋对林东风说:“我的好兄弟,你为什么看到我就跑?我会把你吃掉吗?”

林东风笑着说:“真是对不起!”

“如果你知道我有怎样的难处,就会觉得我的反应很正常。”

张朋说:“那么我洗耳恭听。”

林东风痛苦地说:“因为遇到流氓,我的眼镜公司被迫关门。我欠着很多债,暂时没有还债的能力,所以经常有朋友到我面前要钱。我刚才发现你,还以为你是要钱的朋友,所以立即逃跑。”

张朋露出复杂的表情,眼睛总是注视着林东风。在这种情况下,张朋能向他求助吗?就算张朋说出来,也不可能有好结果。

“我真的很为难,你能借给我两万块钱吗?”

听到这话后,张朋更加痛苦,但是仍然能露出笑容。

“因为我已经被爸爸赶出家门,所以没有帮忙的能力。希望你不要怪我。”

林东风亲切地说:“我怎么会怪你呢?我知道你有怎样的作风。”

“我觉得自己已经遇到很多麻烦,所以不能在这里久留,现在就要走。”

林东风拉住张朋的手,然后说:“现在是吃午饭的时间,我应该把你请到酒楼,但是真的没有这个能力。我可以请你吃方便面。希望你不要嫌我寒酸。”

张朋知道他怀有好意,不可能嫌他寒酸,所以对着他点头。

他走到柜子旁边,要从柜子里面取出什么东西。片刻时间过去后,他找出这个纸箱子。张朋开始细看,发现纸箱子是装方便面的箱子。他打开箱子后,张朋看到里面有很多方便面。

他准备的方便面,为什么这么多?张朋的感觉是,这段时间,他很为难,经常在家里吃方便面。

他们吃完方便面后,坐在客厅里面谈话。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张朋突然想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准备离去。张朋和他打招呼后,走出他家的大门,然后走进热闹的街道。

张朋对自己说:“我的朋友很为难,所以我不可能提出求助的要求……”

张朋手里没有钱,不想回到家里,也不方便在朋友面前求助,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张朋想得很可怕,怀疑自己要饿死。

如果要维持生活,就应该付出努力。张朋觉得自己有维持生活的能力,所以作出决定,要到附近的职业介绍所找工作。

打工好像不是高明的做法,但是世上还是有许许多多的打工者,这能说明什么道理?难道他们都是傻子?

张朋暗暗地告诉自己:“别人能打工,我为什么不能?难道我比别人差?”

张朋很想找到合适的工作单位,那么应该怎样做呢?张朋曾经在附近活动,知道那条街道里面有个职业介绍所。

张朋准备赶到介绍所,然后在里面碰运气。

半小时过去后,张朋终于来到介绍所的大门前。张朋看到介绍所的招牌后,在痛苦的感觉中露出笑容。

张朋走进大厅后,取出自己的身份证,然后找到工作人员。张朋听到工作人员的讲述后,知道自己可以方便地找到工作,但是必须交一百块钱的介绍费。

虽然张朋舍不得,但是仍然规规矩矩地交费。

张朋告诉这位女性,自己对工作单位没有什么要求,对工资也没有什么要求。这位女性明白张朋的意思,很快就把这家医院的资料找出来。张朋得到资料后,开始仔细地看,发现资料上面有医院负责人的姓名,还有手机号码。

走出介绍所的大门后,张朋准备找到这家医院。张朋知道医院在哪里。因为想达到省钱的目的,所以张朋仍然没有坐出租车。

张朋走到医院的大门前,发现自己的脚在疼痛。这是长时间行走的结果。

张朋走进医院后,来到办公区。张朋知道不能轻易地打电话,所以在医院里面到处问。几分钟过去后,张朋来到这位主任面前。

张朋面带笑容,礼貌地说:“您就是王主任,对吗?”

王主任轻轻地点头。

“我刚才在介绍所求职。我想在这里打工,您能不能安排我上岗?”

王主任显得冷静,对张朋说:“我们医院,需要的是清洁工,就是专门处理垃圾的。你是年轻人,外表也非常优秀,好像不适合做这种工作。”

“我被爸爸赶出家门,连吃饭喝水的钱也没有,所以什么都能做。”

“既然你有难处,我就应该照顾你,现在就安排。”

张朋发现自己想哭出来,但是拼命地控制自己,没有哭出来。

王主任说:“我要带着你,在医院里面走两圈,让你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张朋听到这话,知道求职好像已经成功。张朋立即跟在王主任后面,面部总是带有笑容。

他们在医院里面到处走到处看,很快就来到住院部的五楼。因为王主任说得很清楚,所以张朋已经明白情况。张朋知道医院里面有很多清洁工,自己负责的,是三楼到五楼的清洁工作。

张朋看到王主任已经走开,就知道自己应该完成今天的工作。张朋带着王主任给的工具,开始工作。

张朋的手接触到垃圾的时候,觉得垃圾真的是世上最可恶的东西。张朋很聪明,只能强迫自己接受这种工作。如果放弃清理垃圾的工作,张朋能在哪里找到新的工作?是不是要活活饿死?

因为张朋经验不足,所以工作起来很困难,也很缓慢。张朋完成工作的时候,发现天空里面已经没有亮光。

夜晚应该在哪里睡觉呢?张朋想到这个问题后,真的感到为难。

张朋想解决问题,所以给王主任打电话。王主任说自己还在办公室,可以到办公室商量。张朋怀有希望,转眼就来到王主任的办公室。

王主任对张朋说:“我们医院是不包吃住的,你不知道吗?”

“我确实知道。我可以在外面买饭吃,但是暂时没有租房子的能力。”

“如果王主任明白我的意思,就应该为我想办法。”

王主任轻轻地点头,然后说:“我知道你有怎样的痛苦,确实应该帮助你。”

张朋亲切地说:“那么我应该表示谢意!主任的帮助很宝贵!”

“那间仓库是存放工具和材料的地方,我可以把钥匙给你。”

“主任的意思是,让我住在仓库里面?”

“虽然仓库里面没有床铺,但是你可以暂时在里面过夜。”

张朋感到高兴,亲切地说:“主任的安排有道理,我应该按照主任的意思做。”

好像已经商量妥当,所以王主任没有继续言语。王主任把这把钥匙找出来后,直接放在桌子上面。张朋把钥匙拿在手里,知道自己已经有过夜的地方。

王主任的智商很高,好像容易显得烦躁,所以张朋不敢长时间地谈话。张朋和王主任打招呼后,走出这间办公室。

张朋已经得到钥匙,但是没有急着到仓库里面查看。张朋饿得厉害,有头晕的感觉,所以准备到外面买吃的东西。

张朋在超市购买饼干后,快速地回到医院。

张朋走到仓库门前,用王主任给的钥匙打开锁,然后走进仓库。张朋开始观察,发现里面有许许多多的杂物。

如果没有床铺和被子,怎样睡觉?张朋知道自己不能有较高的要求。张朋突然看到几个麻布袋子。张朋把这些麻布袋子铺在地板上。张朋的意思是,自己可以睡在上面。

张朋开始狼吞虎咽,很快就把饼干吃完。

张朋躺在麻布袋子上面,有不舒服的感觉。

因为工作很辛苦,所以张朋准备睡觉。张朋把眼睛闭起来后,很快就睡着……

张朋在仓库里面醒过来,查看手机后,发现现在是早晨七点钟。既然张朋要在这里打工,就应该让王主任满意,如果总是迟到,王主任怎样感到满意?

张朋没有吃早饭的打算,走出仓库后,准备做好今天的工作。

因为住院部有大量的垃圾,所以张朋总是忙得厉害。

上午十点钟,张朋正在工作,手脚不停。王主任突然走到张朋身边,表情显得奇怪。张朋立即和王主任打招呼,但是王主任的脸色越来越可怕,好像已经遇到什么麻烦。

张朋礼貌地说:“我总是努力地工作,主任满意不满意?”

“但是我不可能感到满意,认为你必须离开我们医院。”

张朋痛苦地说:“这是为什么?”

“你昨天睡在仓库里面,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张朋觉得很奇怪,没有回答问题。

主任说:“刚才有两位电工找到我,说存放在仓库里面的电线已经被盗。那些电线很贵,所以我们至少要损失两千块钱。”

张朋更加痛苦,焦急地说:“主任怀疑我是小偷?这种怀疑肯定是错误的!”

“你有可能就是小偷,但是可能性不大。”

主任接着说:“就算可能性不大,我也应该辞退你,什么叫亡羊补牢?”

张朋明白主任的意思,焦急地说:“我是无辜的,不应该被辞退!”

“你离开我们医院后,也许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我祝你成功!”

张朋真的很痛苦,正要讲道理的时候,主任已经走开。张朋明白主任的意思,很不甘心,但是只能劝自己接受现实。

张朋走出医院的大门后,痛苦的感觉更加强烈。张朋把口袋里面的钱掏出来,发现少得可怜。

张朋在心里问自己:“我应该怎样做?会不会活活饿死?”

张朋前思后想,觉得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回到那个职业介绍所……

第7章 工地

张朋在街道里面往前走,来到介绍所的大门前。张朋的脚在疼痛,头也晕得厉害,但是只能坚强地走进大厅。

张朋找到工作人员,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工作人员告诉张朋,如果交一百块的介绍费,那么还可以找工作,要得到上岗的机会,是可以做到的。

如果不交介绍费,那么很难得到帮助。张朋只能把钱交出来。

因为张朋对工作没有较高的要求,所以工作人员按道理做事,写出这个工地的地址和负责人的电话号码。张朋细看纸张上面的文字,觉得没有问题,就匆匆忙忙地走出大厅。

张朋打算找到这个工地。如果能在工地上工作,那么张朋肯定要努力。

半小时过去后,张朋已经找到这个工地,站在工地的大门前。工地上有没有完工的大楼,显得特别复杂,所以张朋觉得很难找到包工的老板,只能给包工老板打电话。

通话很快就开始,张朋听到老板的声音。张朋直接说明来意。老板没有反对,说自己很快就会到大门前接张朋。

张朋把手机放到口袋里面,在大门前耐心地等候。

几分钟过去后,有位男子走到张朋面前。张朋知道他就是包工老板。张朋露出笑容,和他打招呼,但是他并没有露出笑容,模样也显得很强悍。张朋能明白很多道理,知道自己不能在老板面前犯错。

老板对张朋说:“这里是建筑工地,每天要工作很长的时间,你受得了吗?”

“就算我受不了,也要坚持下去。如果我害怕吃苦,那么能做好什么?”

老板对着张朋点头,然后说:“希望你能说话算数。我很快就要安排。”

张朋跟着老板往前走。老板走到这块空地上面,没有继续往前走。老板把这个小斗车推到张朋面前。老板用手指着身边的这些瓷砖,然后把目光投向张朋。

“我们近期的工作,就是在大楼里面铺设瓷砖。那些师傅在十七楼施工,工作进度很快。我的意思是,你的工作任务就是运送瓷砖。”

张朋微笑着说:“我明白老板的意思,觉得自己能做得相当漂亮。”

老板觉得自己已经说清楚,稳重地说:“再说一次,那些师傅在十七楼,你应该把瓷砖送到十七楼。你现在就开始工作吧。”

张朋看到老板已经走开,就开始工作。

张朋把瓷砖搬到小斗车上,发现这些瓷砖是沉重的东西。

这个小斗车装满瓷砖后,张朋把它推到施工电梯上。施工电梯把张朋和瓷砖送到十七楼后,张朋推着小斗车,从电梯里面走出来。张朋推着小斗车往前走,能清楚地听到师傅们说话的声音,就立即接近这些师傅。

师傅们不认识张朋。张朋露出亲切的笑容,礼貌地介绍自己。张朋的想法是,日后应该和他们做朋友。

下班的时间来到后,包工老板找到张朋,说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可以休息。

张朋露出笑容,礼貌地点头。

包工老板看到张朋浑身都是汗水,觉得张朋很可怜。包工老板告诉张朋,吃完饭后,应该赶快到厕所洗澡。

张朋和师傅们来到食堂,很快就得到饭菜。

张朋洗完澡后,来到师傅们睡觉的地方。这地方其实就是个棚子,里面有很多床铺。

张朋很快就发现问题,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睡觉。

张朋看到老板走过来,就把自己的难处说出来。老板也感到为难,正要表明态度的时候,有位师傅在旁边喊叫。这位师傅的意思是,自己很想交朋友,可以让张朋睡在自己的床铺上面。张朋感到高兴,就向师傅表示谢意。

早晨七点钟。张朋和师傅们,已经吃过早饭,开始工作。

张朋的手脚没有力气,心里也有痛苦的感觉,但是只能劝自己努力工作。张朋继续运送瓷砖。

两个小时过去后,张朋发现手脚都在疼痛,真的很痛苦。张朋用手抹掉额头上面的汗水,突然就有天旋地转的可怕感觉。张朋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用手抱住自己的头,然后直接睡在地面上。

张朋有生不如死的感觉,怀疑自己要死在这里。

因为很痛苦,所以张朋只能睡在地面上,没有爬起来的能力。五分钟过去后,张朋还睡在地面上。

张朋突然听到喊叫的声音,知道是包工老板在喊叫。

老板的喊叫声很响亮,好像已经作出什么可怕的决定。张朋仍然没有爬起来的能力,虽然很想露出笑容,但是真的笑不出来。

老板烦躁地说:“我刚才在附近观察,发现你总是睡在地上。”

张朋怀疑自己要遇到麻烦。

“你有偷懒的行为,我感到不满,所以希望你立即离开工地!”

张朋痛苦地说:“但是我没有偷懒!我刚才突然头晕,只能睡在地上!”

“没想到你还有理由!你赶快走吧!”

张朋急得厉害,继续劝说,但是老板不可能改变打算。老板对着张朋吐口水,然后烦躁地走开。

张朋看到这样的场面后,知道劝说不可能有好结果,只能放弃劝说。

张朋没打算找老板要工钱,因为有可能遇到麻烦。如果老板恼怒起来,张朋的身体就要受到攻击。

张朋走出工地的大门后,仍然有痛苦的感觉。失败就失败吧,张朋只能接受现实。

张朋对自己说:“我必须重新找工作,让自己活下去……”

张朋来到介绍所的大门前。张朋露出痛苦的表情,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张朋手里只有五块钱,这回真的没有交介绍费的能力。

张朋告诉自己:“就算没有交介绍费的能力,我也要找工作,也许他们可以给我机会!”

张朋走进大厅,然后找到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可以提供服务,但是必须交介绍费。张朋劝说几句后,发现对方的态度越来越强硬,只好放弃劝说。

张朋正要走出大厅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认为自己可以在领导面前求助。

张朋在大厅里面寻找,很快就找到领导的办公室。张朋走进办公室后,看到这位中年男子把目光投过来。

张朋礼貌地说:“我想在这里找工作,但是前两次都已经失败。”

领导对张朋说:“这里是正规的介绍所,如果你坚持下去,应该能顺利地找到工作。”

张朋露出好看的笑容,然后细声地说:“我的意思是,我现在真的很困难,没有交介绍费的能力。您能不能让我得到帮助?只要您和那些工作人员打个招呼,他们就会免费给我提供服务。”

领导已经露出烦躁的模样。

“你是外表优秀的年轻人,为什么说出这种话?”

“因为存在成本问题,所以我们必须收费。难道你连一百块都没有?”

张朋感到痛苦,不知道应该怎样介绍情况。

张朋痛苦地说:“但是我被爸爸赶出家门,现在手里只有五块钱!您帮帮我好吗?”

领导露出难看的脸色,对张朋说:“如果你实在是没有钱,那么应该从我面前消失!谁也不会拉住你的手,你可以走得非常潇洒!”

张朋明白领导的意思,虽然感到痛苦,但是面部总是带有笑容。张朋继续劝说,盼望领导改变态度。领导不想继续纠缠,快速地接近张朋后,竟然把张朋往办公室外面推。

张朋看到领导已经把办公室的门关起来,就开始用手拍打。

在大厅里面工作的这位保安,已经听到拍打的声音,就急急忙忙地跑到张朋身边。保安怀疑张朋有捣乱的打算,抓住张朋的手后,直接往大厅外面拉。

因为保安很有力气,所以张朋被拉到大门前的空地上。保安露出可怕的脸色,然后开始说难听的话。

张朋突然有头脑清醒的感觉,认为自己应该及时放弃。张朋开始往前走,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去。

现在能回家吗?如果张朋真的回到家里,就可以得到爸爸妈妈的照顾,不为生活发愁。

张朋告诉自己:“我宁肯饿死在外面,也不回家!”

如果张朋不回家,那么怎样维持生活?张朋不能得到帮助,手里只有五块钱,好像很快就要成为乞丐。张朋连乞丐也不能做,这是为什么呢?做乞丐也是有学问的,张朋没有这样的学问。

张朋往前走的时候,看到这个网吧的招牌,突然想到什么。张朋的意思是,可以到网吧里面上网,在网上寻找有用的招聘信息。

正要走进网吧的时候,张朋突然想到问题。张朋手里只有五块钱,怎样在网吧里面上网?张朋不想在收银员面前做狗,所以只能果断地放弃上网。

张朋继续往前走,身体有痛苦的感觉,心里也有痛苦的感觉。应该走到哪里去?怎样把吃的东西弄到手?张朋总是在思考。

张朋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张朋立即查看,结果发现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妈妈肯定很急,但是张朋头脑清醒,不可能接听电话。

张朋作出决定后,把爸爸妈妈的手机号码设为拒接号码。

天黑的时候,张朋来到这条街道。街道里面应该有招工信息,但是张朋运气不好,总是不能找到。

如果哪家店铺门前有招工的广告,张朋就应该找到老板,和老板商量。就算工资很低,张朋也应该接受。

张朋看到前面有个饭馆,饭馆门前有个垃圾桶。张朋怀疑垃圾桶里面有吃的东西,就准备接近垃圾桶。张朋突然停止行走,原来是想到什么道理。

张朋的想法是,哪怕饿得很厉害,也不能干这样的事,因为下半辈子有可能后悔。

没有办法的张朋,只能继续往前走。

张朋突然有天旋地转的可怕感觉,就用手抱住自己的头。因为头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所以张朋只能倒在地上。

张朋睡在马路旁边,总是纹丝不动。这条街道有点热闹,有较多的行人,但是没有谁理睬张朋。

可怜的张朋,好像要死在这地方……

第8章 绊倒

张朋现在在哪里呢?原来睡在白云酒楼的大门前。白云酒楼的大厅里面,有明亮的灯光,因为现在是夜晚。

这位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走出白云酒楼的大门。他就是白云酒楼的高老板。

高老板准备到附近的商店买香烟,却突然跌倒,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张朋睡在地上,高老板是被张朋绊倒的。

爬起来后,高老板仔细地看,结果看到睡在地上的张朋。

高老板焦急地说:“你是谁?为什么睡在这里?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

高老板注视着张朋,发现张朋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而且总是纹丝不动。高老板很快就明白过来,知道张朋已经昏迷。

“看来我应该把你送到诊所,让医生解决问题。”

怎样把昏迷的张朋送到诊所呢?高老板开始想办法。

这辆出租车开过来,高老板就对着出租车喊叫。出租车停下来后,高老板和司机打招呼,然后麻利地把张朋抬进出租车。

他们来到附近的诊所后,高老板把情况告诉这位医生。医生查看片刻时间后,发现张朋的心跳和呼吸是正常的。医生告诉高老板,自己不知道昏迷的原因,但是可以对症治疗。

高老板对着医生点头,医生就继续工作。医生把药配好后,开始做静脉注射。

高老板经常把目光投向张朋,觉得张朋随时有可能醒过来。

“他会不会死在这里?”

医生露出笑容,然后说:“可能性很小。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把他送到大医院。”

高老板没有反对,对医生说:“静脉注射结束后,我再把他送到医院吧。”

高老板坐下来,准备耐心地等候,不知道张朋已经睁开眼睛。原来张朋已经苏醒,有说话的能力。

张朋突然说:“谢谢你的帮助。我觉得不应该进大医院,因为我没有交费的能力。”

“年轻人,你怎能这样想呢?你怕不怕自己突然离开这个世界?”

张朋没有答话,只是露出笑容。张朋笑得有点痛苦,所以高老板感到奇怪。

静脉注射完成后,高老板准备把医药费交给医生。高老板突然想到什么,就想趁机试探张朋。

高老板对张朋说:“医药费不能不交,我手里也没有钱,所以你应该把钱掏出来。”

张朋感到痛苦,对高老板说:“我真的没有交医药费的能力,但是可以想办法。”

“到底是什么办法?”

“我可以把我的手机押在医生手里,如果以后手里有钱,再把手机赎回来。”

医生好像知道张朋有难处,所以对着张朋点头。张朋取出手机后,准备交给医生,却听到高老板在旁边笑。

“年轻人,既然你有困难,我就应该帮助你。”

“我的意思是,现在可以帮忙,痛快地为你交医药费。”

张朋很感动,对着高老板点头。

高老板付钱后,带着张朋走出诊所。张朋不知道自己应该走到哪里去,所以没有往前走。

高老板微笑着说:“你是哪里的人?刚才为什么睡在白云酒楼的大门前?”

张朋痛苦地说:“我被爸爸赶出家门后,遇到苦难,但是绝不回家。”

高老板又露出笑容。

“我的身体出现问题,痛苦地倒在马路旁边。如果我不能得到老板的帮助,那么有可能死在那地方。”

高老板轻轻地点头,然后说:“我知道你已经走投无路,所以可以继续帮助你。”

张朋激动地说:“请老板细说。”

“我是白云酒楼的老板,大家都把我称作高老板,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到我的酒楼打工。”

张朋明白高老板的意思,认为这样的安排非常难得。张朋有惊喜的感觉,眼睛里面流出许许多多的泪水。

高老板用手拍张朋的肩膀,然后说:“看到你的反应后,我知道你已经同意。”

张朋说:“张朋不想活活饿死,所以肯定同意。”

“我要把你带到白云酒楼。希望你有良好的表现。”

张朋用力地点头,所以高老板知道张朋有怎样的态度。高老板带着张朋,准备回到白云酒楼。

高老板和张朋走进白云酒楼的大厅,突然听到这位女性在喊叫,然后看到这个年轻男子在往外面狂奔。张朋明白过来,知道年轻男子是歹徒,刚才在这里偷盗财物。

张朋立即行动,接近男子后,麻利地把男子按在地板上面。男子不想被捉住,所以拼命地反抗。张朋看到男子已经站起来,就拼命地搏斗,转眼又把男子按在地板上。

几位保安跑过来,帮张朋的忙,所以男子不可能得到逃跑的机会。

名叫汪百万的保安,是保安队伍的管理人,现在当然应该起作用。汪百万取出手铐后,把男子的手铐起来。

汪百万和高老板打招呼后,说要把男子送到公安局。

汪百万和几位保安,带着男子走出白云酒楼的大门。大家看到这样的结果后,都觉得麻烦已经消失。

高老板显得稳重,对张朋说:“我应该向你表示谢意,因为我是白云酒楼的老板。”

“为高老板出力,是应该的,因为我要在这里打工。”

“我要继续安排,让你知道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在哪里。”

半小时过去后,高老板已经安排妥当。

张朋可以住在宿舍区,还可以在食堂吃饭。在白云酒楼,同事们能获得什么待遇,张朋就能获得什么待遇。

高老板对张朋说:“我能看出来,你肯定比其他的员工厉害,好像有领导才能。”

张朋笑着说:“感谢高老板的欣赏。高老板打算让我做什么工作?”

“你可以先在这里打杂。我们酒楼出现什么问题,你就解决什么问题。”

张朋诚恳地说:“我已经明白高老板的意思。我会处处注意,尽量让高老板满意……”

程罢是白云酒楼的电工,无论做什么工作,都非常认真,所以大家喜欢程罢。

昨天下午,名叫黄芳的女服务员,专门给程罢打电话,说有间客房的电灯不能正常工作,应该处理。

程罢把黄芳的要求记在心里,一大早就来到这间客房,准备解决问题。程罢仔细地查看,发现是开关出现问题。程罢准备更换开关。

程罢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查看手机后,发现电话是叔伯哥哥程元打来的。

接听电话后,程罢听到程元的声音。

“我正在酒楼工作,没有时间。半个小时过去后,我再给哥哥打电话。”

“但是我已经来到白云酒楼的大门前。你能不能出来接我?”

程罢感到意外,立即表示同意,然后从客房里面跑出来。

程罢来到白云酒楼的大门前,果然看到哥哥程元。程罢跑到程元面前后,和程元打招呼。程元的衣服为什么这样脏呢?好像几天没有换衣服。

“哥哥为什么突然到这里来?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

“我敢通知你吗?如果那些公安知道,就会到这里抓我!”

程罢感到奇怪,认真地说:“哥哥为什么这样说?是不是已经惹出什么麻烦?”

“在几天前,我和你嫂子到外面买手机,结果和卖手机的老板发生矛盾。”

程罢突然想到很多道理,对程元说:“所以你和老板打起来,对不对?”

程元说:“虽然他脾气大,但是力气不大,我转眼就把他放平。”

“你怎么总是这样呢?”

程元痛苦地说:“因为不想被捉到派出所,所以我准备躲几天时间。”

“哥哥想躲在我这里吗?”

程元微笑着说:“我就是这意思。听说你在这里混得很好,所以我要提出要求。”

程罢露出复杂的表情,很想知道程元有什么要求。

“你能不能和酒楼的老板打招呼?如果老板同意,我也可以在白云酒楼打工。”

程罢没有说话,好像心里有很多想法。

程元大声地说:“我和你是叔伯兄弟。如果你不帮哥哥的忙,就是逼哥哥去自杀!”

“虽然哥哥作风不好,但是我仍然要帮忙。”

程元感到高兴,在程罢面前哈哈大笑。程罢看到这样的反应后,知道程元真的有找工作的打算。

既然是这样的事,就应该和高老板打招呼,看看高老板有什么想法。

程罢带着哥哥,走进酒楼的大门。

他们来到高老板的办公室。程罢露出亲切的笑容,在高老板面前介绍情况,并且说出自己和程元的关系。

高老板毕竟是做领导的人,心里有各种各样的怀疑,但是并没有直接反对,只是要求试用几天时间。

他们走出办公室后,程罢把程元带到职工宿舍,安排住的地方。

程罢对程元说:“你肯定知道,在试用期内出现明显的过错,非常不好。”

程元笑着说:“我肯定要努力!好兄弟放心吧!”

程罢对着程元点头,然后匆匆忙忙地走开。程罢准备回到那间客房,解决开关不能正常工作的问题……

张朋都市王:张朋成为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经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1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