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古武圣:重生儿时,借其秘宝之力,手刃仇敌。

    <a href="https://c88596.818tu.com/referrals/index/13987923"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textvalue="点我阅读全文" style="color: rgb(255, 0, 0);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span style="color: rgb(255, 0, 0);"><strong><span style="color: rgb(255, 0, 0); font-size: 24px; font-family: 微软雅黑, &quot;Microsoft YaHei&quot;;">点我阅读全文</span></strong></span></a><span style="font-family: &quot;Microsoft Yahei&quot;, Arial, tahoma;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color: rgb(255, 0, 0);">&nbsp;&nbsp;&nbsp;</span>

第1章 重回儿时

“死!死!死!叛徒们,都给我死吧!”

充满不甘和怨恨的嘶吼声中,秦观逐渐醒来。

“观儿,你怎么了?你快醒醒!不要吓娘啊!”

刚睁开眼,秦观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妇人声音在抽泣。

他浑身一机灵,“骨碌”坐起来转头看去,就看到床边坐着一中年美妇,眼眶通红,满眼血丝,正以手掩面抽噎不止。

“娘?!”秦观浑身一僵,整个人都惊得有些傻了,这美妇正是他的娘亲秦杨氏,早逝去几百年了。

眼珠微微转动,他满脸呆滞的看着周围熟悉的场景:“这,这里是秦家?我少年时生活的地方?”

随着脑海记忆的不断浮现,秦观越来越疑惑。

“妖魔大劫”末期,人族覆灭在即。

身为人族仅存的“准武圣”级武道强者,他带着一帮好兄弟,深入人族神圣秘境,寻找神灵遗宝,希望能牟取一线生机。

历经艰险,在秘境的最深处,他们开启了一座极寒永冻的冰封墓冢。

秦观也得到了神秘至宝,可他还没来得及细看,一柄突如其来的“魔神之剑”,就从背后向他刺来!

他万万没想到,出生入死上百年的兄弟,会向自己出手。

危急关头,秦观的挚爱舍身一跃,为他挡住了这蕴含魔神致命力量的一剑,并最终死在了他的怀里!

秦观这才发现,自己这群兄弟早就沉沦黑暗,投靠了魔族,利用他来寻找神灵至宝!

面对恐怖的妖魔大劫,他本来没打算活下去,可他绝不能容忍自己死在叛徒手里!

暴怒的秦观,燃烧生命施展禁术,换来了可怕力量,将背叛之人斩杀殆尽!

那一战苍天崩裂,大地陷落,整个神圣秘境破碎在空间乱流中!

那一战所有叛徒身死魂灭,永世不得超生!

那一战,秦观也焚尽寿元,当场陨落!

“我竟然……竟然回到了两百多年前?!”随着脑中莫名浮现的信息,秦观眼中充满震惊。

“观儿,娘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家族那些庸医根本没想救你!随便诊了诊,就说你肯定醒不过来了,简直一派胡言!我才不信!”

秦杨氏看他起身,胡乱抹了下脸上泪水,破涕为笑道。

秦观见状,心里顿时一酸。

俗话说母凭子贵,可他觉醒的战灵,不仅是最差的一品,还是一品中最垃圾的。家族元老会断言,秦观终生都不可能突破到武士二阶,连秦家看门的奴才都不如!

因此他们母子两人在秦家受尽欺压,日子过得无比困窘。

“观儿,到底是谁把你打成这样?你就算战灵再差,那也是秦家的少主,你爹身为前任家主,更在兽潮中为守护家族,力战而死,他们现在怎么能这么对你?!这件事就算闹到你大伯那,娘也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秦杨氏心疼地摸着秦观身上的伤口,愤怒的声音都微微发颤。

她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弱女子,但此刻为了秦观,却爆发出无比惊人的勇气和决心,就像护犊子的老牛,纵使面对凶残的猛兽,也绝不退缩!

秦观闻言却没说话,只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旋即闭目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自从他爹战死后,秦家对他的态度日渐冷漠,取消所有修炼资源供给不说,每月的月例钱也不断克扣。

临近年关,家中甚至连肉都吃不起,御寒衣物都没法添置!

秦观气不过,去找家族主管财物的二伯理论,对方直接避而不见,秦观强闯二伯住所,被其子秦川一通殴打赶出。

秦川下手没有轻重,再加上秦观实力弱小,近些年家中贫寒,又吃不饱穿不暖,身子骨弱得很,所以直接被打成重伤,昏迷多日。

等他被抬回家时,几乎奄奄一息!

可家族派来的大夫,根本只是走个过场,都没认真看,只是探了下鼻息就断言他没救了!

“欺人太甚!”秦观“咔”地攥紧拳头,漆黑的眸子中爆出一缕惊人寒光。

旋即他平复心情,对秦杨氏道:“娘,大伯虽然是代家主,但这些年一直照顾我们家,引得族里很多人都不满,这件事你不要麻烦他了,我自己能解决。”

“嗯?观儿真是长大了,竟能想得如此全面。不过……你真的没事吗?”秦杨氏有些欣慰地笑了笑,旋即担心道。

秦观闻言心里反而一惊。

他现在的年纪,说出刚才那番话有点唐突了,而且和他往日懦弱自卑的性格也很不符。

“我没事,娘,今天我有点累了,想早些睡,你也早点休息吧。”秦观道,同时心里暗想以后要注意点,别表现得和以往太过迥异。

“好,观儿你好好休息,明天娘去当掉玉簪,给你买只老母鸡炖汤,补补身子!”秦杨氏笑了笑,起身离开了房间。

秦观看着母亲的背影,鼻子又是一酸。

他知道那只玉簪,那是他爹送给娘的定情信物,后者一直十分珍惜,平时甚至都舍不得戴,现在为了自己居然毫不犹豫当掉……

秦观想起这段时间的事,眼眶隐隐泛红。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这次昏迷了三天三夜。但因为家族大夫的草率诊断,娘亲秦杨氏第二天就忍不住到处求医想救自己。

可二伯秦德海野心勃勃,一直觊觎家主大位。他当然不想秦观这个少家主活着,因此在秦家内部,秦杨氏处处碰壁。而整个青岳城的名医药师,也得到暗示,不予治疗。

走投无路下,秦杨氏孤身闯入城外迷雾山脉,寻找传闻中能向天夺命、生死人肉白骨的灵药“夺命玄参”!

然而迷雾山脉凶险异常,连武士四阶以上的高手都不敢轻易进入,秦杨氏一个弱女子又会有什么好下场?

秦观醒来后听闻娘亲消息,发疯般闯入迷雾山脉,最终找到了秦杨氏,后者却已身中剧毒,化为一具冰冷尸体,手中还死死攥着一株夺命玄参!


第2章 恶客登门

秦观满脸血泪地将秦杨氏安葬,带着玄参回到秦家,立誓苦修武道,继任家主,将秦德海等秦家毒瘤手刃复仇。

可闻讯而来的秦德海直接夺走玄参,并在年底秦家祭祖大典上,借口修为低下有辱家门,将他赶出秦家!

从此秦观流落他乡沦为乞丐,受尽欺凌!

若非后来有所际遇,别说成为准武圣强者,他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

“娘,你放心,上天让儿重活一世,儿绝对不会让你出事!定要让你健康长寿,享尽一世荣华!”秦观攥紧拳头,坚定道。

“要想改变命运,必须拥有实力!不能浪费时间,赶快修炼!”

秦观盘膝而坐,脑海浮现出修炼之法,闭目凝神,开始调息吐纳,吸收元气。

武道修炼,分为武士、武师、大武师、星辉武师、月华武师、日曜武师等境界,每境界又分为一阶到九阶!

秦观前世就是九阶巅峰日曜武师,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圣境,成为武圣强者!

这一切还多亏他的战灵!

战灵乃是武者修炼的基础,凡人唯有觉醒战灵,才能吞吐天地元气,修行武道。

战灵由弱至强分为一到九品,每提升一品,吞噬炼化元气的速度翻倍,因此战灵品级越高,修炼速度越快,将来武道成就越高。

前世秦观流浪多年后,一次奇遇意外发现,他那别人口中的垃圾一品战灵,居然另有玄机,能够吞噬天材地宝进化!

靠着寻找宝物吞噬,秦观的战灵最终进化为六品,这才让他在武道上突飞猛进,成就惊人!

“嗯?我的战灵呢?还有元力呢?”秦观看着空空如也的丹田,大惊失色。

前世这个时间,他虽然实力差,但好歹也有武士一阶,现在怎么什么都没了?!

轰隆!

就在这时,秦观突然感到脑海一震,无穷无尽的古老文字和画面,山呼海啸一样,疯狂冲击着他的灵魂。

眼前一黑,秦观失去了意识。

……………………

不知过了多久,秦观悠悠醒来,眼中满是惊喜之色。

他身上早就不再疼痛,反而舒适无比,之前被秦川打出的伤势,莫名恢复。

秦观正在体会自身的变化。

一闭目内视,就能看到丹田内蓝光涌动,缠绕着一尊神骏异常、鳞甲如玉的小蛇!

“霜冻寒蛇!”秦观自然而然知道了小蛇的名字。

他能够感到,这小蛇看似不起眼,其中却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可怕力量,如果爆发出来,恐怕整座黑山镇都要毁于一旦。

他尝试用意念去接触、沟通霜冻寒蛇,顿时就感受到一股宏大悠远,恍若穿越了光阴长河的气息,神秘、强大,如同天上神灵,威震诸天。

嗡!

小蛇突然张口吞吐元气,化为一股淡蓝气雾,沿着一种复杂玄奥的路线,在他的经脉中循行。

噼啪!噼啪!

连续几声轻响,秦观只感到浑身血肉筋骨都在蠕动、震荡,一身修为从无到有,瞬间连跨三重,达到武士三阶!比他前世这会儿还要高两阶!

不等秦观从惊讶中回过神,霜冻寒蛇微微一震,爆发出一股莫名波动,瞬间传入了秦观脑海。

居然是一门武功的修炼方法。

《冰狱极寒劲》!

“混沌之初,有龙族始祖‘冰狱龙祖’,为万界巅峰大能,行走亿万世界,纵横寰宇星空,力能冻结宇宙时空,将万物炼化为寒能吞噬,补益自身。传闻其一念之间,镇压诸天,碾灭万界……”

“龙祖无数年感悟,创立‘冰狱极寒劲’,吞噬炼化万物,纯化自身血脉,最终化身龙祖,可纵横诸天……”

这部武功进入秦观的意识中,惊得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原来如此!神圣秘境内藏的不是什么神灵至宝,而是’冰狱龙祖‘的传承龙晶!”

秦观回过神来,不禁面露恍然之色。

他现在才明白,前世自己之所以会冒险闯入神灵秘境,不是或者说不全是为人族牟取一线生机。

更多的,还是因为他原本的“垃圾”战灵,拥有一丝龙祖血脉,而他则受到了血脉之力的牵引!

“前世我战灵能吞噬宝物进化,看来也是龙祖血脉的缘故!”秦观喃喃道。

他现在得到龙祖传承,战灵已经进化。

丹田内的霜冻寒蛇,就是冰狱龙祖的初生体。

而霜冻寒蛇,可是高大四品的强悍战灵,这意味着秦观的天赋大幅提升,将来至少也能成为星辉武师级的大高手!

在最强者不过是武师的黑山镇,这种天赋,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

当然以秦观现在的眼界,不会为此窃喜。

拥有着龙祖传承的神功冰狱极寒劲,秦观相信,今世的自己,未来将远比前世精彩无数倍!

不过他也明白,这一切都不容易。

前世的他,战灵吞噬诸多至宝,最终也才进阶到六品。

而今世,更是融合了龙祖龙晶,才进化到四品,以后再想进化,就不是那么容易。

另外,冰狱极寒劲这门功法,单纯吞吐元气修炼也很慢,唯有大量吞噬宝贝才能突飞猛进。

可以预料,今世秦观将会是个资源消耗大户!

“本来我想夺取家主之位,只是为了讨个公道,制裁二伯等人的罪行,现在看来这家主我必须得当了!不然我一个人又要修炼又要资源,哪来那么多时间?”

秦观暗道一声,心神凝聚开始修炼冰狱极寒劲。

嗡!

秦观丹田内的霜冻寒蛇突然震颤起来,不断张口吞吐滚滚元气,炼化为神秘的寒能,灌注到秦观的肉身内,不断锤炼、改造。

渐渐的,随着修炼加深,秦观感到自己的实力不断精深。

而且浑身每一寸血肉,都精炼强悍,身躯内部,一股股澎湃无比的力量,不断激荡,稍微爆发,都将产生可怕的威力。

他现在比过去强大不知道多少倍,甚至他感觉,虽然自己才晋升武士三阶,可寻常武士三阶,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实力提升,秦观的感知变得无比敏锐,耳朵微微动弹,就听到院外一些下人的议论。

“咱们秦家出大事了!你们听说没?那秦观毫无自知之明,居然强闯德海老爷院子闹事,结果被川少爷狠狠教训,打成重伤,被抬回来时奄奄一息,随时可能断气!家族的大夫都断定他活不了多久!”

一个八卦碎嘴的侍女,绘声绘色说着,虽然压低了声音,却透出一股子幸灾乐祸。


第3章 互相对峙

“唉!前任家主德峰老爷英明神武,想不到儿子这么不争气!德海老爷总管家族财物,自身实力在家族也说一不二,秦观居然如此莽撞去招惹……”

一个忠厚仆人叹气,“不争气就算了,还这么不自量力,德峰老爷若是复生,恐怕也要气得吐血……”

声音渐渐远去不见,想来是下人们远去了,屋内的秦观却微微凝眉。

“族里的下人们,都已经这么清楚族内派系了么……看来秦德海夺权的准备工作差不多要完成了,都已经懒得做一些表面遮掩工作。”秦观神色凝重。

按照记忆,前世大概就是这个时期,秦德海勾结外族,掌握了强大力量,对秦家内部进行血腥清洗。

秦观没记错的话,前世自己被赶出家族那会儿,秦德海早就执掌了秦家大权。

结合今天耳闻,留给他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好在我如今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秦观眼睛一眯,眸中闪过一缕寒光。

前世这会儿,秦德海的实力大概是武师一阶、二阶左右。

秦观此时和他的差距简直天堑鸿沟一样,换做别人,绝对没有丝毫反抗之心。

但冰狱极寒劲和四品霜冻寒蛇战灵,给了秦观极大的信心。

四品战灵,意味着他的修炼速度远超常人,给他一段时间,修为绝对还能大幅提升。

秦观不知道秦德海具体什么时候发动清洗,但大概估计,还有一两月时间,这足够他提升一定实力。

而他最大的倚仗,就是冰狱极寒劲的神奇功效。

秦观现在刚开始修炼,还没有太多妙处,一旦他练成第一重,立刻能掌握一杀手锏般的秘法“霜冻寒域”。

这是冰狱极寒劲寒能,结合霜冻寒蛇战灵共同凝聚的特殊秘法,能够释放一方圆十米大小的特殊领域。

在这领域中,一切其他力量遭到排斥,可以压制其他战元力量无法释放。且制造零下十度的低温空间,还有一定几率导致生灵神智混乱,胡乱攻击。

有了这招,突袭之下,秦观未必不能重创秦德海!

“说一千道一万,还得拳头大才行。”嘀咕一句,秦观不再多想,心神沉入体内,全力参悟修行冰狱极寒劲。

日沉月升,月落日腾,很快一夜过去。

随着大日渐渐腾空,光芒洒遍大地,寂静的秦府渐渐喧嚣起来,下人们纷纷起身劳作,诸多秦家族人也前往演武场习练拳脚,修为高深的,则是面向大日盘坐,修行武功心法,凝练元力……

秦府西院一角,寒酸破败的屋子内,秦观也睁开了眼睛。

“吁……冰狱极寒劲果然厉害,一夜苦修,顶的上以前好几天了。”攥了攥拳,感受着体内澎湃奔涌的元力,秦观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秦废物呢?给我滚出来!”

“观儿昨天受了重伤,还在静养,不便起身,你有什么事儿,不妨和我说说。”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秦杨氏和一个倨傲的少年声音。

“秦川?来得正好!”秦观眼中闪过寒光,起身朝外走去。

秦川是秦德海之子,也是秦家如今的第一天才,年仅十四,已经是武士四阶高手,力达四千斤,更拥有二品战灵“巨石”,实力强横。

不过秦观虽然才武士三阶,但一来他有前世数百年记忆,生死搏杀经验无比丰富,远胜秦观,二来他现在战灵进化为四品,又有冰狱极寒劲强大寒能元力相助,真打起来可未必怕了秦川。

秦观一向奉行报仇不隔夜,就算目前实力不如对手,拼命也要撕下你几块肉不让你好过。

何况他现在未必比秦川弱,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小院内,此刻站着两拨人,互相对峙。

一边是一群牛高马大的少年,以锦袍华服的秦川为首,人多势众,虎视眈眈。

另一边则是身形瘦弱的秦杨氏,形单影只,气势微弱,不过她面色冰冷,目光沉凝,丝毫不见畏惧。

“秦川,你不要太放肆了!观儿已经被你打成重伤,你还想搞什么鬼?”秦杨氏怒视秦川,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恶。

“萍姨,可不是我要搞鬼,秦观他目无尊卑,强闯我父亲住所不说,还敢对我出手,甚至将我这家族第一天才打伤,这可是大罪!家族刑堂已经做出审判,责令他赔偿一千银元,否则直接逐出家族!”秦川冷笑连连。

秦杨氏原名杨萍,跟了秦观父亲秦德峰之后,才改为秦杨氏,不过族内小辈们称呼她,还是叫一声“萍姨”。

秦观修为低下,前途昏暗,和母亲相依为命,在秦家生存都十分艰难,如果被逐出家族,失去家族庇护,可以预料,他们孤儿寡母,未来境遇将会何等凄惨。

而且秦杨氏早就了解事情经过,深深明白,这一切不过是秦川故意报复秦观的毒计,顿时气得脸色发白,颤声道:“秦川,你,你好狠毒的心思!你德峰叔在位时,不止一次帮过你们家,对你恩重如山,现在你就是这样报答我们母子的?”

“我呸!”

秦川不屑的吐了口唾沫,倨傲道:“秦德峰当初帮我,不过是看重我的天赋,也是在家族规矩下,给予我资源优待罢了,算个屁的恩情!”

他顿了顿,冷笑道:“何况他给秦观的资源远远超过我,结果呢?秦观不过是一武道无望的废物,完全是浪费!说到恩情,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你们以为,你们还能在秦家死皮赖脸跟米虫似的混到现在?”

“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简直不可理喻!要不是德峰,秦家哪能有现在的地位?”

秦杨氏气得浑身哆嗦,“而且你分明没有半点伤势,却用刑堂命令要挟?!你别忘了,你父亲秦德海还不是家主!这件事要是闹大了,我倒要看看,秦德海他能不能一手遮天!”

“嗤!叫你声萍姨,你还真喘上了?说到底你不过是个没权没势的破寡妇罢了!”


第4章 敲诈勒索

秦川终于没了和秦杨氏纠缠的耐心,撕破脸皮,“我有没有伤,难道你会比我自己还清楚?你最好搞明白,秦观他就是个废物,没有半点价值,而我却是秦家第一天才,我的重要性远超秦川!”

顿了顿,他冷哼道:“这件事,别说闹大,你就是闹到元老会,倒霉的也是秦观不是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倚仗什么?不就是靠代家主大伯秦德山照顾么?可他不可能违抗元老会的意志!”

秦杨氏脸色唰的一下煞白,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喃喃着“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等等。

因为她深刻明白秦家元老会的作风,那是绝对的利益价值至上,为了培养一个将来的高手,现在的天才弟子,牺牲没有前途的弟子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做法。

“说一千道一万,你的倚仗不过是自己是天才,价值比我大罢了。”

秦观大步走来,面色冰冷。

秦观和秦川的仇怨,可以追溯到秦观父亲,前任家主秦德峰去世之前。

武道修炼,武士是第一个大境界,但在此之前,还有名为“武徒”的筑基阶段。

武徒还没觉醒战灵,修炼的武功,也是锤炼肉身筋骨血肉为主的基础拳法。

那个时候,秦观的天赋其实优于秦川许多。

同辈弟子里,他筑基最快,对基础拳法的掌握,也是最全面最好的。

秦川天赋虽然也不差,却比秦观落后一点。但这“一点”却成了天堑,让他始终不能超越秦观,实在是名副其实的“万年老二”。

另外秦川父亲秦德海虽然实力高深,但却不及秦德峰。

身为前家主的秦德峰,一身实力高深莫测,冠绝黑山镇,据传至少也是武师四阶。

所以秦德峰光辉笼罩下的秦观,是标准的豪门二代,家族内所有小辈甚至下人巴结的对象。

与他相比,秦川的身份自然没什么优越的。

再加上秦川为人纨绔嚣张,喜欢欺男霸女,所以在族内,尤其是小辈弟子间,他很不得人心。

本来这也没什么,但秦观幼时性子单纯良善,看不惯秦川作为,多次出手阻拦秦川行事,两人也因此爆发许多冲突。

当然,每次交手,都是以秦川被暴揍一顿落幕。

次数多了,秦川在深明自己不是秦观对手的同时,心里也越来越怨恨。

不过他学会了隐忍,一直按捺心中怨毒,明面上对秦观却避让退缩,不再招惹。

这一切,止步于战灵觉醒。

当秦家小辈都晋升武士,觉醒战灵后,战灵的品质,成了评定战力和前途的唯一标准。

作为仅有的几个觉醒二品战灵的小辈,秦川瞬间崛起,成为家族炙手可热的天才。

而秦观则由天堂坠入地狱,沦为废人。

不久后秦德峰的意外去世,更是让秦川成为小辈第一人。

到了这时,秦川也不再掩饰心中怨恨,不断找秦观的麻烦,明里暗里各种欺辱打压。

曾经的秦观大概看不透这点,但重生的秦观,却心里门清,所以才有刚才那一番话。

“能意识到这一点,你还不算太笨。”秦川得意一笑,并不掩饰自己的行为。

“秦川你怎能如此卑鄙!观儿可是和你留着同样血脉的兄弟!家族不许同门自相残杀,我要到刑堂告你!”秦杨氏闻言,愤怒地看着秦川。

“笑话,我父早就掌握刑堂大权,我爷爷也位列元老会,你尽可去刑堂试试,看家族是会宽恕秦观,还是严惩不贷!”

秦川不屑一笑,“他这种废人,对家族没半点价值,反而平白浪费资源。我却是家族天才,未来也会成为家族高手,我打压他又如何?家族高层不会在意这一点。”

“你!”秦杨氏气得脸色涨红,可却知道秦川说的是实情,一时间无言以对。

“好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交出一千银元赔偿,一切好说。”秦川目光冰冷:“否则我亲自出手,打断你手脚,再逐出家族,那下场就凄惨得很了!”

“一千银元,你还真开的了口。”秦观面色冰冷。

普通三口之家,一年花销也才十几银元,一千银元绝对是一笔巨款。

当然,对武者,武道家族来说,一千银元没这么珍贵,却也不廉价。

如秦观现在这样,武士前三阶的武者,一年花销也才几百银元罢了。

秦观是秦家少主,父亲是前任家主,家里的积蓄不少,但这么多年,家族一直克扣他的月钱和修炼资源,家里积蓄早就花光。

“别说我拿不出这么多银元,就算拿得出,我也绝对不会赔偿给你这混账!倒是你来了正好。”

秦观神色一冷:“秦德海恶意克扣我月钱,我找他理论,他避而不见就算了,反而纵容你把我重伤!要不是我还有点本事,恐怕早就一命呜呼,咱们今天就好好算一算这笔账!”

“找我算账?你是没睡醒还在做梦吧?”秦川讥笑一声,身躯微震,体表就流淌出来如烟似雾的土黄元力,激荡起无形劲风。

武士已超脱凡人层次,精神凝练,举手投足,释放自身的意志,形成强大威压。

秦川现在激发出元力,整个人目光所至,就被一股沉重如山的压力笼罩,众人难以抵挡,纷纷退避。

但是秦观就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冰狱极寒劲,乃龙祖大能无数年光阴所创,吞噬诸天一切物质化为寒能补益自身,这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可怕宏大?

与之相比,秦川这点气势简直毛毛雨,不能动摇秦观分毫。

“嗯?居然忽视我的气势?有点门道。”秦川眼里流露出惊讶,不过转瞬就消失不见,不以为意。

“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竟敢向我挑衅。”他阴冷一笑,突然伸出手掌,气浪翻涌,长臂前伸,轰碎空气,五指张开,猛然罩向秦观,像是山岳从天而降。

“山岳大擒拿!”

秦川身后的少年里,有识货的人立刻惊呼道。


第5章 初试极寒劲

这是一门强大无比的武功,五指象征五座山岳,巍峨高大,沉重无比,从天降落,就可以镇压一切敌人,不得翻身。

以秦川的修为,当然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但是手指也挤压空气,产生强大重压,如同是巨大囚牢,将秦观牢牢锁困,不能逃脱。

秦观双目闪烁精光,脸上神色平静。

如果是之前的他,面对这一招恐怕无能为力,但是现在他就怡然不惧,冰狱极寒劲运转,一股爆炸性的力量,瞬间弥漫周身。

轰隆!

似乎某种可怕存在降临,吞噬一切的意志笼罩四方,秦观一个踏步,瞬间挣脱重压,地面猛烈晃动,青石碎裂,草木震颤,劲气横飞。

他抬手挥拳,气浪翻卷间,一拳轰向秦川。

砰!

沉闷巨响中,一股可怕的劲气爆发出来,形成巨大旋风,呼啸而行,搅碎方圆数米的青石地面。

而秦川整个人,手臂“咔嚓”折断,口吐鲜血,倒飞出十多米才坠落下来。

“嘶!”

四方皆惊,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相信这一幕。

早就晋升武士四阶的秦川,居然被武士一阶的秦观,一拳击退,甚至身受重伤?!

众人满脸惊骇,感到不可置信。

“怎么回事?!”秦川也满脸震惊:“你的肉身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力量?我感觉远远超过了千斤,根本不是武士一阶该有的力量!”

“这就不用你操心。”

秦观冷哼一声,走到秦川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你之前打的我重伤垂死很爽吧?你之所以敢肆无忌惮欺压我,不过是仗着自己是武道天才,价值超过我,我现在就废了你的武功,倒要看看,变成废人后,家族还会不会支持你!”

“你敢!我是家族第一天才,你敢重伤我,信不信刑堂立刻将你捉拿,严刑惩戒后逐出家族!”秦川铁青着脸吼道。

他自信满满过来,想要教训秦观。结果自己反而栽了,这一幕还落入周围众人眼里,他心中当然无比恼恨。

秦观听到秦川的话,感觉如一盆凉水浇在头顶,整个人一下清醒过来。

“看来我突然重生,又获得惊天奇遇,心神震荡之下,差点堕入魔道。”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以往他虽行事果决,恩怨分明,但做事还不至于如此暴戾冲动,不计后果。

秦川现在是家族第一天才,他父亲秦德海又是家族大高手之一,以秦观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跟对方抗衡。

他如果废了秦川,倒霉的肯定是他。

而秦川借助许多灵药,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到头来他就是白忙一场。

“现在还不是对付秦川的时候,等我修为深厚,解决了秦德海,正式继任家主大为,再来处理秦川,那才名正言顺,没有人能够挑刺。”秦观权衡利弊,默默思索解决之道。

“怎么,怂了?怂了就给我跪下,老老实实磕个头认错,然后交出赔偿,我还可以既往不咎,”秦川看他不说话,以为他怕了,顿时得意洋洋道。

“聒噪!”

秦观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扇的秦川牙齿横飞,头晕眼花,几乎昏死过去。

他顾忌的是秦川身后之人,至于秦川,在他眼里跟四处蹦跶的蝼蚁没什么区别。

秦观蹲下身,随手在秦川身上翻弄几下,掏出一支大肚玉瓶。

他打开一看,其中竟然是九枚滚圆丹丸,散发莹润青光,弥漫沁人心脾的药香。

“竟然是草元丹!采集百种灵草精华炼制,蕴含精纯元力,无需炼化即可吸收,能大大加快武士境弟子修炼速度!”秦观面露惊喜,“不错,此物我就收下了。”

他暂时不能动秦川,但收点利息就不是问题。

“你!”

秦川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毫无反抗之力,顿时气急攻心之,吐出一口鲜血,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看什么看?还不带着这畜生滚?难道要我亲自动手起请你们走?”秦观环视一眼周围少年,目光微寒。

众人吓得浑身一抖,冲过来抬起秦川,转身就拔腿狂奔,如同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一样,发狂逃命。

“观儿,你,你的实力怎么……”秦杨氏满脸惊讶地看着秦观:“你突破了?”

“这次重伤,孩儿有所领悟,实力提升了些。”秦观微微笑着,“娘,您以后就放心养老,我的事情,家族里的事情,您都不必操心,孩儿一定整理的妥妥当当!”

“太好了!我就知道子观儿你是最棒的!”秦杨氏满脸高兴,旋即神色一黯,有些悲切道:“可惜了,你爹却没能看到这一天……”

“娘……”秦观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行了,娘没事,只是一时感概罢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只要你能好好的,娘就满足了,想必你爹也是这么想的。”秦杨氏收拾心情道。

秦观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心里却活络起来。

人死不能复生,以前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但获得龙祖传承后,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人死,可以复生!

当修为强大到惊天动地,甚至扭曲、掌控这天地规则,死而复生不过是随手可为的事情。

他的记忆中,冰狱龙祖,就能轻易行走在光阴长河之中,寻找到逝去的生灵神魂,令其复生!

“现在想这些太早了,我如今不过是个武士三阶的蝼蚁罢了。”

摇摇头,秦观甩去心中杂念,和秦杨氏招呼一声,回到屋内修炼去了。

但内心深处,他未尝没有留下一个念头,当自己强大到堪比龙祖时,可否闯入光阴长河,找到父亲的神魂,将他复生呢?

……………………


第6章 霜蛇炼

十天后。

秦观立于悬崖之巅,任凭高空罡风呼啸冲撞,泰然自若地修炼绝学。

只见他辗转腾挪间,时而如狼奔豕突,时而如猿跳鹤打。

简简单单的招式打出,没有丝毫风声,空气却如同牛油一样被切开,随后砰的一声闷响,又合拢起来,似大坝截断水流。

十天前,秦川狼狈离开后,族内突然平静下来。

倒不是秦川不想报复,只是一来,元老会的元老们,常年闭关修炼,一般情况下,他也别想见到身为元老的爷爷。

二来么,他父亲秦德海,正好有事离开黑山镇,到青罗县县城去办事,还没回来,没法为他主持公道。

三来,两人一战的结果传出后,得知秦观的战力,族内以往对他十分巴结的弟子,态度突然变得微妙起来,虽说没有就此离开秦川,却是不愿意随随便便被他当枪使,帮他报仇。

所以秦川一时间,居然找不到报复秦观的办法。

不过他也放出话来,绝对不会放过秦观,一旦秦德海回来,他立刻会上报此事,并且捅到刑堂,捅到家族高层面前,严惩不贷。

秦观对此当然是一笑了之。

前世数百年经历,他经历丰富,深切明白,如秦家这样的武道家族,对传承、对家族实力、对未来的发展,极其看重。

所以任何弟子,一旦表现出足够的价值和潜力,那么只要不是犯下欺师灭祖背叛家族的大错,一切都是可以商量的。

他与其担心秦川的报复,不如抓紧时间苦修,以便在秦川报复来临之际,可以爆发出更多的潜力和价值,迫使家族改变态度。

所以这段时间,秦观直接离开家族,来到附近的山岳之巅苦修武道。

唰!

秦观突然一收拳,浑身扭曲,摆出来一个诡异玄妙的姿势。

一瞬间,他整个人似乎化为一头大蛇,浑身密布着凶戾可怕的气息。

周围的温度都急剧降低,甚至有霜花飘洒弥漫。

秦观体内,更是蕴藏一股爆炸性力量,随时爆发出来,冰封粉碎一切。

“呼……吸……”

他吐纳着,身躯一震,如同是鲸吞牛饮,就爆发出来一股可怕的吸力。

哗啦啦!

空气一震,凭空出现无数彩色气流,其中蓝色最多最凝实,几乎占据九成九!

这些气流,都乳燕归巢海纳百川一样朝着秦观扑去,缠绕在他的身躯外面,形成一层厚厚的浓雾,翻滚不息。

这些都是浓郁的天地元气,各属性都有,而水元气最多!

若是有其他弟子看到这一幕,恐怕立刻要瞠目结舌。

因为这种声势,恐怕四阶武士都做不到,起码得七阶武士修行才有可能。

秦观却是昨天才晋升武士四阶。

滚滚如潮水元气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不过他猛一吸气,所有元气就化为缕缕幽光,被他吸进口中。

咯吱咯吱!

秦观就感到,体内诸多力量左冲右突,浑身的皮膜、血肉、筋骨、脏腑,都微微收缩震颤,发出来异响。

不过随着冰狱极寒劲练出的“寒能元力”流转,各种异力就纷纷消散,化为精纯的能量,滋养、壮大着肉身。

唰!

秦观张开了双目,眸中有刺目精光闪过,口中吐出一道浊气,竟长达一米多!其中夹杂许多灰白色、暗红色的脏腑杂质,全被清理出体外。

“冰狱极寒劲,号称吞噬诸天万物,炼化为寒能壮大自身,进化血脉。不过人体先天脆弱,先得锤炼肉身,‘打造一副能够承受任何力量的强大躯体才行。”

秦观喃喃自语着。

他刚才修行的招式,是冰狱极寒劲第一重的精髓,叫做“霜蛇炼”。

这招主要是吸收天地元气,尤其是霜寒水性元气为主,如锻造千锤百炼折叠压制的精钢一样,把人体不断淬炼,最终化为“霜蛇宝身”!

一旦练成宝身,秦观爆发所有力量,就能化为可怕的凶兽霜冻寒蛇,并且躯体无比坚硬,足以硬抗元器之威!

后面还有“雪蠎炼”、“寒蛟炼”、“冰龙炼”等诸多玄招妙法,铸造“雪蟒宝身”、“寒蛟宝身”、“冰龙宝身”等等……

当然,这一切却就不是秦观现在能想的。

“哈!”

秦观吐气开声,突然间握拳凌空一捣,就如滚烫刀刃切开黄油,一下撕裂空气。

隐隐约约,就有一道透着蓝色的蛇形劲气,瞬间冲出体外十多米,落在一块水缸大的坚硬山岩上面。

轰隆!

一声巨响,山岩爆开成无数拇指大的碎块,四溅横飞,如同暗箭劲矢,在地上、树上,留下一个个蜂窝似的坑洞。

“这块山岩,常年伫立山巅,历经风雨,何等坚硬!但是我现在隔空一拳,仅仅附带一丝寒能元力,就搅动大片气流,甚至轻易将其崩碎,力量得有多大?”

秦观看到这一幕,瞳孔收缩,心里顿时浮现出一股震惊,同时还有一丝惊惧,对冰狱极寒劲,对冰狱龙祖的惊惧。

要知道,武士层次的武者,撑死了在体表形成浅浅的元力防护层,战斗时更多还是依靠拳脚武功,对元力的粗浅应用。富有之辈当然也有元器,但威力都很有限。

可秦观就不同。

他现在一拳打出去,寒能元力波动,掌控大片气流,随意就能破空攻击。

武道之中,这样的本领,至少得武士七阶才能掌握!

另外秦观察觉,自己的力量也远超武士四阶,恐怕突破了五千斤,比武士五阶还要强横!

而且他霜蛇炼有所进益,虽然不能化身霜冻寒蛇,但战灵加持后,血肉之坚硬,已经能初步抵挡钝器类元器的攻击!

“好好好!本来我虽然修为进步神速,但对将来破坏秦德海阴谋还把握不大,但是按照现在的进度,再给我一两个月,我就可以无惧秦德海!”秦观微笑道。

不过旋即他就皱起眉头:“我之前没猜错,冰狱极寒劲虽然强横,但对资源的消耗也十分巨大。”

神功虽强,但对资源的消耗也无比恐怖。

要不是从秦川那夺来九枚草灵丹,短短十天,秦观根本不可能再上层楼,晋升武士四阶。

但踏入四阶后,草灵丹也消耗殆尽,而简单吞吐天地元气炼化的寒能元力,却是毛毛雨一样,对他修为的提升促进作用,十分微小。


第7章 兴师问罪

“观少爷!观少爷!不好啦!”就在这时,远处一个惶急的声音突然传来。

秦观转头看去,却是一个青衣小厮打扮的少年。

“小丁,什么事慌慌张张的?”秦观皱眉道。

这少年小丁,父辈受过秦观父亲恩惠,一直忠心耿耿,秦观父亲意外过世,家族内部暗斗不断的时候,他虽然明面上碍于秦川、秦德海等人,不敢太过帮助秦观母子,暗里却是悄悄派小丁,时常到秦观家帮忙。

十多天前,秦观和秦川一战结果传出,小丁在父亲命令下,更是毫无顾忌,直接来到秦观家里帮忙做些琐碎事情。

“不,不好了少爷!”小丁慌里慌张跑过来,大口喘息着道:“德,德海老爷回来了!”

“哦?秦德海回来了?慢慢说,到底怎么了。”秦观淡淡道。

“德海老爷拜访了德山老爷,召集了家族高层,据说是要审判少爷您之前打伤川少爷的事情,已经在家族议事厅召开会议,让您立刻过去。”小丁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说道。

德山老爷就是秦德山,秦观的大伯,现在的秦家代家主。

“那就走吧。”秦观淡然一笑,不以为意,缓步朝着山下走去。

十天苦修,他晋升武士四阶,单论修为都不弱于秦川了,真实战力恐怕远超秦川,何惧秦川的报复?

就像他之前说的,只要他表现出更强的价值和潜力,秦川对他的嫉恨报复,不过都是笑话罢了。

秦观很快来到议事大厅。

秦家是黑山镇三大武道豪门之一,因此府邸占地极广,议事大厅自然也小不了。

整座大厅不仅空间极为广阔,内部装饰也古朴不失贵气,其中摆放的桌椅家具,更都是名贵檀木制成。

秦观走进大厅一看,发现周围已经坐满秦家高层,而正对大门的主位上,正坐着一名目光沉稳,面色肃然的方脸中年,正是代家主秦德山。

而看到秦观出现,秦德山脸色顿时舒缓许多,起身笑道:“观儿,你来了。”

“大伯。”秦观微微拱手一礼,问道:“不知找我来是为了什么事?”

“哼!”

一声冷哼突兀响起,声音不大,却传遍整座大厅,显示出其人深厚修为。

秦观抬头,就看见秦德山身侧,一名面容阴鸷,目光锐利的黑袍中年,正冷冷盯着他。

正是秦川之父,执掌秦家诸多权力,地位不下秦德山的秦德海!

秦德峰过世后,秦观母子在家族的地位跌落之快,境遇之惨,未尝没有此人在幕后推波助澜的原因。

“你还有脸问什么事?”

秦德海面色冰冷,“你将我儿打成重伤,四肢筋骨俱断,要不是有灵药及时治疗,我儿将就此沦为废人,你这种行为,无异于蓄意谋害家族天才,你还问什么事?!”

“什么?秦观小儿竟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我秦府以武立族,武道天才可谓家族根基,他差点废掉秦川,简直罪大恶极!”

“也不能偏听偏信,秦德海什么为人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也许另有隐情。”

“我呸!不管有什么隐情,秦观敢谋害家族天才就是大罪!我早就说过,这种废物应该逐出家族,秦德山就是太妇人之仁,优柔寡断!”

大厅内骤然一静,随即许多秦德山一辈的高层,都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不时扫向秦观的目光,也淡漠冰冷,甚至隐隐泛着鄙弃厌恶。

秦观见此,面色平静,丝毫不为所动。

如果他还是那个十四岁的秦观,恐怕早就受不了这种污蔑,大怒驳斥,但这样不仅无济于事,反而只会拉低家族高层对他的评价。

好在现在的秦观,有着前世两百多年人生经历,心灵之坚韧非常人能想。

别说他现在实力远超秦川,无论价值潜力都不是后者可比,就算他还不如秦川,也不会将喜怒流露于色。

“观儿,你德海叔说的是真的?”秦德山面色凝重,眉头紧皱。

虽然他清楚秦德海父子一向打压秦观,他内心也是偏袒秦观的,但如果秦观真的意图废掉秦川,这就触犯家族的大忌了,他也很难保住秦观。

毕竟家主之上,还有元老会凌驾一切把持家族大权,何况秦德山还只是个代家主,不是真的家主。

“如果他说的是秦川不自量力向我挑衅,被我击败的的事情,那就是了。”秦观淡淡道。

“什么?!”秦德山大惊失色,“观儿你,你怎么如此莽撞!”

而周围一众秦家高层,看向秦观的目光则是更加厌恶起来。

十多天前的事情,他们也有所耳闻,但在他们看来,秦川可能是大意之下败给秦观,算不了什么。

毕竟秦观的战灵是最垃圾的一品,就算他现在实力堪比秦川,将来潜力也不如。

所以他重伤秦川,差点废掉后者的行为,绝对是极其恶劣的。

“现在各位还有什么异议么?如果没有,就将此子交给刑堂,废掉修为逐出家族吧!”秦德海将众人反应尽收眼底,嘴角微动露出一丝残酷冷笑,随即淡淡道。

“德海,观儿也许是一时冲动,而且也并未酿成大错,这惩罚太重了!”秦德山沉声道。

“大哥,你念在德峰面子上,一直关照这小子,但现在该醒悟了!这小子就是个废人,一无是处!他的战灵注定他将来没有成就!另外两家豪门,都已经涌现天赋惊人的弟子,家族再不抓紧时间全力培养川儿,我秦家将来就危险了!”

秦德海冷声道。

“这……”秦德山闻言,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好了,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吧,德明,你是掌管刑堂的,顺便把这小子带走直接惩戒吧!”秦德海瞥了眼秦家高层中一人,漠然道。


第8章 四品战灵

“是。”秦德明立刻起身,大步朝着秦观走来,就要动手擒拿。

“等等。”秦观突然开口,“各位,你们之所以认为我触犯家族大忌,不过是因为秦川的价值潜力看似比我大,将来对家族的作用比我大吧?”

“那又如何?另外你说错了一点,不是看似,秦川的的确确,有着远超你的价值和潜力,你身为家族废人,老老实实度日就算了,竟敢对家族天才下毒手,简直找死!”

不等其他人说话,秦德明就冷哼道。

他早就归附秦德海一系,准备等他们上位之后,也好接秋风过上想要的生活,因此对于向秦川下毒手的秦观,他深恶痛绝。

“如果我比秦川更强,价值和潜力比他更大,那他来挑衅我,我教训他似乎也没什么吧?”秦观淡淡道。

大厅内骤然一静,随即响起剧烈的哄笑声。

“哈哈哈!这小子迷糊了吧?”

“这不是逗我呢么?一个垃圾一品战灵的小子,也敢说自己比秦川更强?”

一群家族高层顿时讥笑起来。

“少说废话,跟我去刑堂听候发落!”秦德明冷笑一声,大手一伸,直接朝着秦观抓来。

唰!

没想到秦观身形微微一动,居然闪避开来,让秦德明抓了个空。

“怎么,我说的不对?那你们凭什么给我定罪?”秦观淡淡道。

“行了,秦观,你也不要狡辩了,如果一品垃圾战灵,都能比二品战灵强,那先辈给战灵分级评定强弱,还有什么意义?”

秦德海不耐道,看向秦观的目光,高高在上,似乎在看一只蝼蚁。

“谁说我是一品战灵了?”

秦观冷笑一声,体内寒能元力摧动,背后气流翻滚扭曲,瞬息之间,浮现出一尊神骏无比,鳞甲如玉的蓝色小蛇。

“秦德海,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小爷的战灵是四品霜冻寒蛇,不是什么狗屁一品垃圾战灵!”他斜睨一眼,冷哼道。

“四,四品战灵?!”

“真的是霜冻寒蛇!这怎么可能?!”

“这,秦观的战灵竟然不是一品,而是四品?!”

“四品战灵,整个青罗县都屈指可数啊!这样的天才,我秦家该大力扶持才对啊!”

一群秦家高层目瞪口呆之余,也都议论纷纷,对惩戒秦观的事情,却是绝口不提了。

秦德海此刻面色铁青,满脸难以置信:“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虽然嘴里说着不可能,但以他的修为,哪里判断不出秦观这战灵绝无半点虚假,是再真实不过的?

“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秦观冷眼看了眼众人,又冲满脸惊愕的秦德山微微一笑,便转身朝大厅外走去。

“站住!”就在这时,一声厉喝从他身后传来。

秦观转头看去,正对上秦川冰冷的目光。

“秦观,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妖法,居然把垃圾的一品战灵,伪装的和四品一样,但你绝不可能有四品战灵!我绝不相信!”

秦川冷冷的看着他,满脸不屑:“废物始终是废物,绝不可能成为天才!”

“可笑,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废物,那十多天前,被我打的跟死狗一样的你,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秦观平静道。

“可笑!我是四阶武士,力达四千斤,一拳就能砸碎水缸大的顽石,何等强大?虽然不知道你的力量为何超过一阶武士,但你绝非我对手?那天不过是我毫无防备罢了!”

秦川冷哼一声,目光阴毒,甚至不忘污蔑道:“我念在同族情分上,不想和你动手,谁知道你不依不饶,还辣手偷袭我,否则你怎么可能是我对手?”

“颠倒黑白的功夫玩的不错,可惜战灵是不是真的,不是你说了算,各位长辈都有眼睛,自己会看。”秦观淡淡道。

“四品战灵的确不太正常。”

秦德海目光闪烁,突然开口,“先不说青罗县四品战灵都屈指可数,可谓是百年难出的天才,我秦家评定战灵的法门,也是夏国通用的,如果此子真有四品,当初怎么会测错?”

他这话一说,一群家族高层又议论起来,看向秦观的目光,也逐渐流露怀疑之色。

“好了德海,是不是四品战灵,以你我的修为难道判断不出来?我看大概是当初评定的元老疏忽了,可怜观儿吃了这么多年苦,平白浪费许多修炼时间。”

秦川一看秦德海似乎又有什么心思,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不满道。

“大伯,您可千万别被秦观蒙蔽了!他那天偷袭我就爆发出远超武士一阶的力量,谁知道他还会什么莫名其妙的妖法?说不定就能伪装出以假乱真的战灵呢?”秦川不遗余力的抹黑秦观。

“你废话真多,既然不信,大不了再打一场就是。”秦观淡淡道,“到时候谁强谁弱,到底谁是真的废物,自然一目了然。”

“正合我意!”

秦川闻言,冷笑一声,满口答应,“不过你若是失败,废掉修为逐出家族不说,别怪我心狠手辣,好好报答你十多天前对我的’厚待‘!”

这段时间,他恢复伤势后,一直苦练武功,暗中做足了准备,早就想好了要报仇雪恨,秦观这话完全是说到他心坎上了。

“慢着。”眼看秦川拉开架势准备交手,秦观再次叫停。


    <a href="https://c88596.818tu.com/referrals/index/13987923"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textvalue="点我阅读全文" style="color: rgb(255, 0, 0);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span style="color: rgb(255, 0, 0);"><strong><span style="color: rgb(255, 0, 0); font-size: 24px; font-family: 微软雅黑, &quot;Microsoft YaHei&quot;;">点我阅读全文</span></strong></span></a><span style="font-family: &quot;Microsoft Yahei&quot;, Arial, tahoma;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color: rgb(255, 0, 0);">&nbsp;&nbsp;&nbsp;</span>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