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霸王:医术,他熟用草药,一针见效。

京都霸王:医术,他熟用草药,一针见效。


第1章 人吓人

盛夏之初,星开北斗,明月悬天,微风过,夜色正好。

“老子几个兜兜转转一大圈,就属这里可以毫无保留的承接到月光的沐浴,是干此等好事的不二之选。”

东江市外断头山,一处凸起的松软土丘上,一个二十好几的青年,把自己肩上扛着的女孩放在地上,其余两人在一旁嘿嘿淫笑。

女孩手脚被缚,嘴上被胶布封死,面色潮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惊惧之色。

三个青年看着眼前如此精致可人的小美人,咧嘴露出满口白牙,甚是猥琐,想到接下来就可以和如此绝色成就雨水欢好,几个青年身子都是燥热难耐。

抗来女孩那个青年蹲在女孩身前,把她嘴里上的胶带扯开,道:“小美人,这里可是东江市的断头山上,现在凌晨三点有余,绝对不会有人打扰哥几个跟你的好事,你乖乖配合,我们保证让你爽,要是你不配合,小心我们辣手摧花。”迹夜店也有十之八九年,可谓悦美无数,就从来就没见过

“臭流氓,死混蛋,刚才你们给我吃了什么,我怎么浑身无力?”

“呵呵,小美女,无力就对了,那可是我们哥几个在网上买的好货,专门对付你这种小美人的。”

“你!你们都是畜生,禽兽,放开我,不然我报警抓你们,到时……”

“闭嘴。”蹲下那个青年眼睛一瞪,脸色阴沉,“老子几个自认混你这般清丽脱俗的国色美人,既然我们今晚决定要做,就肯定不会放弃。”

“求……求求你们了,你们放过我,我可以给你们钱,你们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们。”

此时站在后面的一个青年乐了:“呵呵,看来哥儿几个今天是遇到小富婆了,你的钱,我们要,你的人,我们同样不会放过。”说着后面两个青年也蹲了下来,开始撕扯女孩身上的衣服。

“畜生,你们今天真的敢对我做什么,我保证你们不得好死!”

女孩拼死反抗,不停的扭动身体,大眼睛中满是热泪,心中绝望与愤恨。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啊,一般从来不去酒吧这种地方,这次图个新奇,第一次去喝点酒,就被下了迷药,带来了这里,现在竟然要便宜这几个混蛋禽兽流氓。

如果自己真的被玷污了,那自己也不活了。

“救命呀!救命呀!”女孩无助的哭喊。

几个小青年也不阻止她哭喊,终于把女孩针织的小汗衫撕开口子,满脸的兴奋:“叫吧,叫吧,这里荒山野岭的,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

“死流氓,臭变态,我陈嘉发誓,今天要是被你们玷污了,我就算死,做鬼也会找你们的。”

“嘿嘿,那敢情好呀,要是能被你这样美丽的女鬼缠着,那也是福气不是,求之不得。”

几个青年迫不及待的将汗衫撕成一条条,就在此时,突然土丘下的松土内伸出一直惨白的手臂,上面丝丝布满血痕,穿过陈嘉的腋窝,一把卡在一个青年的喉咙上。

那个青年心中一凉,等到几人看清那真真切切是一只手臂,几人同时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妈妈呀!鬼呀!这个世界真有鬼。”

“放开我,放开我,放……”被扼住喉咙的青年一口气没喘上来,摔倒在其他两人脚下,一阵抽搐,口吐白沫,瞳孔放大,直接昏死过去。

“啊!跑呀!”其他两人此时那里还有其他心思,见到自己同伴死掉,吓得屎尿齐流,连滚带爬逃下山去。。

陈嘉同样看到了穿过自己腋下的那只手臂,也是吓得一声尖叫,然后昏死过去。

她刚失去知觉,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便从土丘下面钻了出来。

“麻痹的,真尼玛操蛋呀!老爷我居然穿越了,最扯淡的是,居然附身在了这么一个废物身上。”

青年叫云栋,星云大陆御龙宗的少宗主。

因为恰逢师姐生日,他知道师姐喜欢探险,带着师姐偷偷进了一处远古的秘境,最后一步不慎,触发了秘境内的禁制,在千钧一发之际,自己把师姐推出禁制,自己被射成了肉泥,只有一律残魂逃了出来,稀里糊涂就附身到了这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青年身上。

云栋此时已经跟这具身体完成了融合,更是完全得到了他的记忆,这个废物云栋更自己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大反差,他虽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云家子弟,但因为生的草包,又不是嫡系子弟,一周前,终于被他那个失踪很久的骚包老爹害的被家族抛弃。

第2章 陈嘉

五天前,落魄的他被京城第一美人舞柔找到,拿出自己骚包老爹多年以前,已经泛黄的娃娃亲书,扯淡的要跟他结婚。两天前,他跟舞柔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当天,这根废材就被带来了东江市。

如果说这根废材唯一一点点优势,那就是从基因上完全遗传了他记忆中那个骚包老爹的基因,生的一副小白脸的模样,帅气到掉渣。

所以,虽然他知道自己落魄到了臭水沟里,对如此美女舞柔还会主动拿出他都不知道的婚书,找自己结婚,他心里美滋滋的认为是自己长得太帅,迷住了那个美人,心里那个欢喜,就等着月黑风高,跟美人滚床单,造小人玩呢!

殊不知,到了晚上,人家美女根本都不让这根废材上床,按照这根废材的草包性格,肯定气氛万分,出来想要泡个小妞解解闷,结果被一群陌生的汉子打了个半死,然后给活埋在断头山上。

云栋为人一向积极向上,弄明白了现在自己的处境,也不郁闷,既来之则安之。

刚才自己的手抓住了一个人的脖子,他在低底下出来的晚,但是还魂这功夫还是对地面上的事情请的清楚,知道是些不知羞耻的流氓,转头看到一个昏死过去的青年,还有一个手脚被绑的小美女。

他走到那美女身前,蹲下来,拿起一只白皙如玉似藕的胳膊,探探脉搏,还好,只是受了惊吓,昏死过去,没有大碍。

貌似,这位美女还中毒了。

云栋好人做到底,抱起那名美人,让她靠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单手滑入她的小腹,轻轻按着周天方位,按动了十几下,化解掉她身上的毒素,然后手掐人中,等她苏醒过来。

趁着美女还没有醒过来,云栋不禁好生打量几眼这美女,眉似新月,琼鼻高耸,小嘴性感,身材婀娜,温滑似玉,当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

看到如此美人,云栋脑中想起自己的师姐。从小自己跟师姐就是青梅竹马,天造地设,只为自己一时失误,没有仔细调查清楚那处秘境的情况,也不知道师姐现在是否安全了。

更然云栋感到悲催的是,他感受了一下这颗叫做地球的地方,他妈的严重被重工业污水肥料污染,还有个蛋蛋元气呀,没有元气,别说回去见自己的师姐,就是成为一名修仙者都不现实。

“真尼玛坑呀!老子怎么就重生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

云栋心里无比酸楚,抽抽鼻子,差点嚎啕大哭一顿,就在此时,他怀里的美女幽幽的睁开眼睛,待看清云栋的脸孔,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疯狂的扭动身子,想要远离云栋。

“美女,不要刚醒就鬼叫好不好?你不觉得吵吗?”云栋皱眉,有些不耐烦。

陈嘉看着眼前这个浑身张兮兮,有着伤痕的男人,颤动的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你猜?”云栋白了她一眼,道:“动动你的脑子,你见那个鬼身上冒热气的?难道你一直贴着我,都没感觉到?”

确实热乎乎的,触感也是人肉,但是说到底他还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陈嘉不明白,一个大活人,为什么会从地底爬出来?

对了,刚才自己不是吃了那几个混蛋的毒药吗?怎么现在自己浑身充满力气,没了先前虚弱无力的感觉。

云栋心里很烦,但是貌似此时不给这美妞一个解释,她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自己。但貌似说什么也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呀?要说自己是盗墓的?但看看这鸟都没有几只的断头山,风水不好,有个蛋蛋坟墓!

“你也看到了,我是被人活埋的,我得罪了仇家,他们以为我死了,就把我埋了,大难不死,我又挖了上来。”云栋掀起衣服,给陈嘉看看自己身上的伤痕,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真的?”

“你没看到?”

“看到了,像是真的!”

“擦!美女,不要卖萌好吗?你已经很萌了。”

看到眼前的美女平静下来,云栋看她的手脚还被绑着,浑身单薄的衣衫被刚才的几个混混扯破,裸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月光下晶莹剔透,折射出有人的光泽,看的云栋不由得一呆。

等云栋反应过来,他收了心神,伸手脱自己的T恤。

“你脱衣服干嘛?”陈嘉大惊,一双美目再次带着惧意,心道:“这个外表看起来帅气的青年,难道也跟看是那几个很淡一样,见自己美丽,生了轻薄之心?”

第3章 温华苑小区

云栋无语,也懒得跟她多去解释,脱去上衣,直接套在陈嘉的身上,才道:“你虽让长得漂亮,要是平时,说不好我还真像尝尝你的味道,只是现在老爷我没那心情。”

云栋说完,帮她解开手脚的束缚。

陈嘉愣了一下,看着云栋如此体贴的举动,心里不禁感动一下。再联想到他比自己还要凄惨,居然会被人活埋了,要不是命大,恐怕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一时陈嘉心里可怜,要是让她知道云栋不仅仅被活埋这么简单,更是来自地球外,现在思乡难归,恐怕她可能直接献身安慰这位小美男了。

“这位帅哥?”陈嘉试探一句,也是觉得这样称呼不好,再看云栋年纪明显比自己小,改口称呼道:“这位弟弟,谢谢你刚才救了我,我叫陈嘉,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云栋,白云的云,栋梁的栋。”

说话云栋已经帮她松绑,起身来到中年人身旁,看看此时面部已经出现紫色的中年人,云栋不屑的一撇嘴,知道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对于这种人渣,他前世那是遇到多少,就杀多少的。

“这种人典型就是亏心事做多了,心里有鬼,才会被吓死。”云栋不屑一顾,飞起一脚,把尸体一脚踢进山沟里,然后起身道:“这位嘉嘉姐,我们也走吧。”

“弟弟,他真的死了吗?”陈嘉见那人死了,有些惊慌。

云栋哼哼道:“死了就死了,这种人渣,少一个都是对社会的贡献。”

“那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那?那他尸体呢?”

“喂野狗吧,我可没心思给他搞个坟坑埋了,走了,你要是不走你自己给他埋了,我可要走了。”云栋说完,迈开脚步准备下山。

开什么玩笑,这荒山野岭的,要是自己真把这混蛋埋好了,估计自己也要被活活吓死,陈嘉想想心里都打冷战,看到要走的云栋,赶忙几步追上他,抱住云栋的胳膊,一对酥胸完全按在他的手臂上。

胳膊被她抱住,陈嘉胸前那对大白兔摩擦的云栋心神一荡,感觉太美妙了,云栋扭头一看,月光下的美女显得分外美丽。

云栋并非不解风情,只是他现在真的没有多余的心情跟眼前美女调.情。

陈嘉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因为心里一直害怕,身体一颤一颤的,一对大白兔不停起伏在云栋的胳膊上蹭来蹭去。现在云栋的T恤在她身上,赤.裸胳膊,这种感觉的传递就异常的强烈。

此时心情乱的可并不只有云栋一人,陈嘉偷偷抬头不时的瞄几眼云栋,看到他是一个帅气的青年,身材匀称,谁然她比云栋的年龄大,但还没有谈过恋爱,更不懂得爱情,此时她胸口小鹿乱撞,一颗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两人贴的很近,陈嘉的变化,云栋自然感觉的一清二楚。

心说这位姐姐不会是看自己长得帅,今天有巧无巧的救了她,半吊子也算是个英雄,她对自己一见钟情了吧?

“弟弟,你是东江市的人吗?”陈嘉打破两人见得平静。

“不是,我是京城人。”

陈嘉一听云栋居然是京城人,赶忙问一嘴:“那么弟弟你在东江市有住的地方吗?接下来你是要回京城,还是要留在东江市?”

“多谢嘉嘉姐的关心了,我在东江市有住处。而且我会回京城的,不过不是现在,我准备在东江市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安定下来。”

“恩,云栋弟弟,今天你救了姐姐我,以后我就把你当做亲弟弟,你在东江市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姐姐一定会帮助你。”

云栋看看贴着自己,一副娇俏可人模样的陈嘉,心里一动,现在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举目无亲,此时有个姐姐,似乎是一件很好的事。

云栋眼神柔下来,看着陈嘉神情的道:“嘉嘉姐,谢谢你。”

“傻弟弟,姐姐都说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亲弟弟,姐姐对你好也是应该的。”陈嘉美目流波,煞是美丽。

两人下了断头山,断头山本来就是在市里的一座秃山,所以下了山,就是来往笔直的大陆,因为此时已经凌晨快到四点,所以好不容易,云栋才跟陈嘉打到回家的车。

两人上了车,云栋问陈嘉,道:“嘉嘉姐,你住哪里?先让司机送你回家。”

“姐姐住在温华苑小区。”

云栋微微一惊,不会这么巧吧,自己那个便宜媳妇的别墅,也在温华苑小区。

第4章 巧!真巧!

“弟弟,你想什么?”看到云栋愣神,陈嘉不解。

云栋也知道自己走神了,略带歉意的笑笑道:“没事。”然后对司机道:“师父,去温华苑小区。”

“俩位,温华苑小区可大了,又分别墅区跟住楼区,你们能给我一个具体地址吗?我也好把你们送到家门口,不然你们在小区门口下车,估计回家还有走好久的路。”

云栋看这司机师傅到是好心,陈嘉张口道:“碧玉别苑,五号别墅。”

“好嘞。”司机明显是对那里很熟,得了地址就开车,而此时云栋的心里却不淡定了,十分惊讶的问道:“嘉嘉姐,你说你住在碧玉别苑,五号别墅?”

“是呀!怎么弟弟?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而且问题还大发了的事,他记得自己那个老婆住的地方貌似就是碧玉别苑,五号别墅的,自己也正是从那里出来的,才被暴打一顿,拉去断头山上活埋了。

自己可没听说自己那个老婆还带着一个美女一起住的,难道她也是今天才到的?姐姐?不可能,明显不同姓呀,唯一的解释只有闺蜜了。

云栋试探的问一嘴道:“嘉嘉姐,你认识舞柔……吗?”

“柔柔姐我当然认识了。”陈嘉没想到云栋也认识舞柔,疑惑的问道:“弟弟,你是怎么认识柔柔姐的?”

擦,她果然认识自己那个老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意,自己老婆不让自己上.床,自己出来泡妞倒霉到被人活埋,这无巧不巧就救了她的闺蜜,马蛋的,这个世界真尼玛的扯呀!

“嘉嘉姐,那个?其实呢?舞柔是我老婆。”

“什么!……”

“你先别吃惊,嘉嘉姐,我也没想到会碰到认识我老婆的人。”

“你说的是真的?”陈嘉有些不信,舞柔结婚,自己这个闺蜜会不知道?

“哎,一切尽在不严重,嘉嘉姐,等回家,你亲自问我老婆吧。”

陈嘉点头,一张俏脸慢慢的不可思议。

就在云栋跟陈嘉车上闲聊,司机的车已经来到了他们住的五号别墅。

云栋从自己挂满尘土的裤子里摸出一只钱夹,付了车费,带着陈嘉下车。他看到别墅此时灯还亮着,过去按响门铃。

很快,房门打开,一张倾城的绝颜出现在云栋眼前。

女子二十四五岁,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乌黑秀发披散,身着意见黑色真事睡衣,一双如雕如琢的小脚踩着拖鞋里,晶莹剔透,身材完美,眉目如画似仙,却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冷气息。

这就是京城的第一美女,云栋现在的妻子,舞柔。

云栋好生看了舞柔几眼,别的不说,自己老婆长得真是漂亮,跟自己的师姐比起来,也不遑多让,只是此时云栋没有那份心思多加欣赏。

“老婆,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大门被打开,最震惊的反而已经不是陈嘉,而是舞柔,她如何也想不通自己的好姐妹怎么会跟云栋搞在一起的。

再看看他们此时的模样,云栋赤.裸上身,裤子更是沾满了泥土。而自己的姐妹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说身上的风尘,就单凭她上身套着云栋的T恤就有点说明事情了。

不过舞柔十分相信陈嘉的人品,要说云栋这个好.色的货有歪心思,陈嘉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她很保守。

而此时陈嘉也是震惊,没想到云栋真的是舞柔的老公,这个世界怎么有一种被颠覆的感觉。起初云栋说舞柔是他老婆,她还不信的,因为她跟舞柔从小就关系很好,所以在舞柔当年被安排来此收拾烂摊子的时候,她就跟着过来帮忙,两人形影不离,好的跟一个人一样,自然也就住在一起。

在陈嘉心目中,舞柔除了是自己的好姐妹,也是自己最为敬佩的一个人,不光光因为她长得倾国倾城,更是才华横溢,还有着经商的极致天赋,接手公司后,她仅仅用了三年时间,居然让一个濒临破产的公司起死回生,公司效益更是呈现数十倍的增长,可谓恐怖之极。

前几天舞柔确实离开东江市一段日子,她说京城家族内出了一点事,要她回去处理一下,这一回来怎么就结婚了,还带了一个小老公回来?

陈嘉心中满是问号。

云栋看看自己的老婆,又看看陈嘉,两人都在发愣,说道:“我今天很累,进屋洗漱就要休息了,有疑惑你们两个自行沟通一下,实在不明白的明天早上我自跟你们解释。”

说着云栋进屋,没走几步转头道:“嘉嘉姐,老婆,你们也早点休息。”

第5章 挡箭牌

说完,他不再理会二女,进了别墅一楼的卫生间冲了个热水澡,披上浴衣,准备上楼睡觉。

不过他刚走到大厅,却被坐在沙发上的舞柔叫住。

云栋一边用毛巾擦头,一边走过去,坐在舞柔对面的沙发上。

舞柔对身旁的陈嘉笑笑道:“嘉嘉,今晚你也受惊了,先去洗个澡,也早点睡吧。”

“奥。”陈嘉刚才把今晚的遭遇跟舞柔说了一遍,语气中还带着丝丝后怕。

其实舞柔自从看到云栋出了别墅就没睡着,毕竟云栋这个原本的局外人是自己硬生生给拉进来的。身为世家的子女,难免会沦为各大门阀的联姻工具,她舞柔也不能幸免。为了拒绝联姻,她无奈只得翻出当年她父亲跟云栋父亲的一纸婚约,加上云栋本就好色,自然乖乖跟自己领了结婚证。

她知道,京城童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此番对云栋会有危险也是必不可免,所以她心里对云栋很内疚的。

舞柔看着陈嘉进了卫生间,轻声对云栋道:“云栋,对不起。”她语气诚恳。

“对不起?你对不起我什么?”云栋微微不解,自己这个便宜老婆这又是怎么了?

“云栋,陈嘉都跟我说了,你被人活埋在了断头山上,差点……差点一命呜呼。”

云栋看着舞柔。

舞柔一张俏脸布满了无奈,露出哀伤,声音幽幽道:“其实那纸婚约早在几年前,你的父亲还没有始终的时候,我就已经给退了,只是留下了那张黄纸。这次因为同为四大家族的童家三公子童明宇想我提亲,家族有心跟童家交好,但是童明宇纨绔成性,如何我也不愿嫁给那种男人,这才……这才无奈跟你结婚。”

云栋听后表情平静,没有舞柔预期那样的愤怒。

“这么说我是被你拿来当挡箭牌用的了?”

“对不起,我也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没事。”云栋轻笑一声,“不论在哪里,大家族联姻的事都是小辈的痛苦,我很欣赏你敢于反抗的精神,我命由我,这是一种向往崇尚爱情的高贵品格。”

舞柔:……

“只是,老爷我就要倒霉了,被人当了挡箭牌,更甚至差点送了性命,其实依我以前那个草包性格,你实话说了,也会答应,毕竟你舞柔可是京城第一美女,到时候我因为害怕还不会乱跑。”

舞柔:……

“好了,要是你就为这事向我道歉,我现在就原谅你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互扶持一把,正是我等江湖儿女该有的性格。”

舞柔深深看了云栋几眼,她突然觉得,云栋跟之前的他判若两人,难道是因为这次大难不死,收了刺激?

“云栋,你能这么想得开,我很高兴,也很感谢。”

“感谢什么的就不用。”云栋摆手,然后道:“既然我们只是在逢场作戏,那么我们就该有各自的私生活,是吧?”

“什么?”舞柔不太明白。

“老婆,既然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其实我们依旧各过各的,是这个意思,是吧?”

这次舞柔点头。

云栋淡淡一笑道:“那就好,这样吧,我们就把话说开了。以后呢?我依旧做你的挡箭牌老公,搪塞你家族的逼婚,而至于你,你要供我吃住,供我日常消费用度,但却不追干涉我自己的生活,我想泡妞就泡妞,我有着自己的人身自由,这个你可以答应吧?”

舞柔:……

她现在严重怀疑,眼前的云栋还是不是以前那个云栋。

以前那个云栋不禁纨绔,还很草包,更加的好色,自己就因为今晚不让他碰,这货就跑出去把妹去了。但是眼前这位,虽然言语中已经裸露出好色的本性,但是却很大气,很上档次的那种,说的更是条条在理。

舞柔想到自己现在本就是拿他当做挡箭牌,没有理由干涉他的私生活,所以也就点头答应道:“可以,我答应。养你,但不干涉你的生活。”

“OK,我就喜欢老婆你这种痛快人,行事干净利索,利弊了然于胸,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回房休息了。”

“等等,还有点事。”

“什么事?”

“你以后能不能不叫我老婆?”

“好的,媳妇。”

“媳妇也不行。”

“难道你想让我叫你娘子?这个貌似不是挡下流行呀?”

舞柔俏脸一黑,道:“我的意思是,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叫我老婆,但是平时,你跟嘉嘉一样,叫我柔柔姐就可以。”

第6章 灵石

云栋愣了一下,难道这也是问题,他到是无所谓的道:“怎么称呼倒是无所谓,只是所谓习惯成自然,这个若是不形成习惯,恐怕不准几时就出了岔子。”

舞柔心里一寻思,云栋说的到也在理,明里暗里肯定都会有人调查,在这种细节上漏了马脚,反而划不来。

看她性感的嘴唇颤动几下,有些不情愿的道:“那好吧,还是叫我老婆。”

“呵呵,我就说嘛。好了乖乖老婆,我上楼睡了,你也早点睡。”

云栋嘿嘿一笑,转身上楼,留下俏脸微红的舞柔,美丽不可方物。

走到一半,云栋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告诉舞柔,让她帮忙处理一下死去那个小青年的尸体,便回了房间。

至于把他吊打一顿,然后活埋了的那一伙人,现在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一定是京城童家人指使的。而且现在就算云栋不去找他们,想来他们知道自己还活着,一定会主动来找自己。

关上房门,云栋没有睡觉,因为他不可能睡得着。

盘膝坐在床上,感觉自己屁股下面一片松软,整个身体都下陷一些,他皱皱眉头,干脆坐在地毯上。

运起御龙宗的修炼心法《太乙真诀》,利用身体为数不多的真气,准备强行打通自己的气海,是自己可以成功纳气,准备筑基修仙。

要是云栋失败,连纳气都做不到,无疑更别提筑基,最多比普通人强上一点。

而现在他自己又身陷泥泽,童家的人会对自己出手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后患无穷。

云栋本就是修真之人,成天面对各种生死的考验,所以生与死,他看的很淡。但是他崇尚生命的只有,我命由我,他十分不喜欢自己的生命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

云栋也不再多想,《太乙真诀》在体内运转,气走奇经八脉,最后汇于丹田气海。

“奶奶的,给老子开!”

噗!

云栋一大口鲜血喷在地摊上。

马蛋,真是无奈无处不在,在这里果然没有足够的元气冲破气海,难道自己真的就没有办法再踏修真界,有早一日可以重返故里,跟师姐团圆吗?云栋心里有些绝望。

“咦?”云栋放开心神,仔细感知周围。

“那个行李箱!”云栋赶忙跑过去,打开行李箱,一通胡乱翻腾,最后终于在最底部的一个放杂物的盒子里找到了一块通体晶莹的石头,是的,就是石头!

看到这块石头,就不得不提一嘴他的骚包老爹了。

因为他的骚包老爹并不是云家的人,而是因为小白脸长得俊俏,被云家女招了上门女婿,这才有了他云栋。

五年前,他的骚包老爹匆匆找上自己,把这块握在手里的破石头给了他,并郑重的交代,告诉他要好生包管,千万不可以丢了。

之后没几天,他的骚包老爹就没了踪影。

云栋这根废材又懂什么,子随父贱,但如何那骚包也是他自己的老爹,所以就算再不喜欢,他还是把这块破石头保留了下来,没有扔进河里。

在看到此物之前,云栋认为自己体内的元气那是云栋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现在开来,估计是这块石头留存在他体内的。好生翻看几遍这块石头,云栋差点激动地跳脚大叫起来。

这,这竟让是一块极品灵石。

在星云大陆,天地间充斥着元气,孕育出无数的灵石矿脉,普通武者借助元气修炼,神功大成,成就后天巅峰至尊,再踏一步便可以境界先天境界,有资格使用灵石练体。

而修仙者,灵石则是他们修炼的至宝,可谓必不可缺。灵石可分为极品灵石,上品灵石,中品灵石,以及下品灵石。

灵石品阶越高,内部含有的元气越是雄厚与纯净,所以即使是在星云大陆,极品灵石那也是极度稀少的,只有大的灵矿主脉中,会有稀少的产量。

云栋以前是御龙宗的少宗主,因为他的老爹就是当今宗主,在宗内的地位不可谓不高,但是一年下来,他能分到一块母指大小的极品灵石,那已经羡慕死了无数修仙者。

而现在云栋手里拳头大的白玉石头,正是不择不扣的极品灵石,而且还是比之拳头犹大三分,可见就算是放在星云大陆,也算是一等一的宝贝,更别说这个已经被重工业严重污染的地球,这是多么难能可贵。

见到这块灵石,云栋奔来快要死了的心瞬间燃起熊熊烈火,这就是希望。他相信,有了这一块极品灵石,他绝对可以恢复到自己巅峰实力,凝婴期,并且地球能够存在极品灵石,就说明地球一定也存在着灵石矿脉,到是自己找到矿脉,回到星云大陆指日可待。

第7章 小姨子来了

还有就是这根废材的那个骚包老爹,可见他如此宝贵这块晶石的样子,应该是多少认出一些,他日有机会一定要找来问问,也许这个星球也有修仙者说不好。

“马蛋的,这个世界真是处处充满希望呀!”云栋感叹一句,兴奋地赶紧盘膝坐下,手握极品晶石,运转《太乙真诀》开始吸纳元气,冲击气海。

有了灵石帮助,冲击气海自然无比顺畅,很快就冲破了最后的屏障,开辟气海内容纳欲拿起的空间。等到天已经大亮,云栋才缓缓睁开眼睛,此时的他神清气爽,体内七海中更是容纳一部分元气,如何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咚咚咚。

房门传来敲门声,一个温柔的声音喊道:“弟弟……弟弟,起床了,现在已经快要到八点了,下楼吃饭。”

如何云栋也是柔柔姐的老公,所以今天陈嘉叫云栋弟弟就没有昨晚的自然,有点别扭。

“好嘞,我这就起床。”

云栋应了一声,然后从新把灵石放进自己的行李箱中锁好,穿好衣服,打开房门。

“嘉嘉姐,早啊。”云栋看到亭亭玉立站在自己门口的陈嘉,心情本就打好,看到美女,更加是爽快的很,跟陈嘉打招呼。

此时的陈嘉因为今天要上班,所以穿着一身职业女装,上身穿着短袖白衬衫,胸前那一对巨物,仿佛要撑破她前面两颗纽扣一般,十分惹眼。下身穿着黑色短裙,笔直的美腿上套有一条丝袜,制服诱惑,性格中带着一丝腼腆,看的云栋心动不已。

以前在星云大陆,自己每天只顾着忙着修炼,都没真正好好陪陪自己那美丽的师姐,奈何自己有心博得美人一笑时,天降横祸,把自己轰的只剩渣渣,可谓一个惨字了得。

“早。”陈嘉发现云栋打量自己,微微有些害羞。

而且今天的林东没了昨晚的狼狈,洗去脸上的泥土,更加光彩照人,心中一时小鹿乱撞,砰砰直跳,难免犯点小花痴。

“嘉嘉姐,家里来人了?我怎么听见有陌生女孩的声音?”云栋实力大曾,自然听力也变强了无数倍,不由得问道。

陈嘉点点头道:“柔柔姐的妹妹一大早过来了,带你去学校报到。”

小姨子来了?云栋听前半句,心里还激动来着,小姨子跟姐夫,很轻易就会有点摩擦的,嘿嘿。但是听到后半句话,云栋的脸色却是黑了下去。

“什么!”云栋顿时懵了,自己忙着修炼都闲时间不够,难有心思去学校配一群小孩子玩?

“弟弟?你哪里不舒服吗?”陈嘉看着突然变了脸色的云栋,还以为他身体那里疼呢。

“奥奥,没事,没事,我们下去吧,嘉嘉姐。”云栋也知道自己的失态,微微一笑,这件事他还要下楼跟舞柔商量一下。

“对了,嘉嘉姐?你跟我老婆是什么关系呀?”走在楼梯,云栋回头问道。

“我是柔柔姐鸿翔药业的总经理。”

“奥奥,原来是总经理呀?那么嘉嘉姐你那里缺不缺男秘?”云栋脱口而出,这才是他的打算,他要去给陈嘉大美女做秘书去,有机会搞个办公室OL,那才叫生活,上个狗屁学呀。

陈嘉俏脸一红,轻轻摇头。

“哈哈,那好呀,嘉嘉姐,不介意我去给你当小秘吧?包办一切,陪吃陪喝陪睡觉,我样样精通。”

陈嘉此时明白了什么,白了他一眼,脸红道:“没正经,快点下去吧,若曦妹妹该等着急了。”

两人下楼,云栋就看到,出了老婆外,客厅还坐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小美女。

这个小美女长相酷似自己老婆,只是稍显的稚嫩了些,十七八岁,打扮的颇为清纯,身体发育已经十分有模有样,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一个祸国殃民的尤物。

就在云栋打量这位小美女,小美女也是抬头打量自己这位姐夫,不时还跟一旁的舞柔说些什么。

“你好若曦小姨子,姐夫这厢有理了。”

噗!

小美女看着滑稽出场的云栋,被他逗得一乐,捂住性感的小嘴娇笑,跟云栋打招呼道:“姐夫好,我叫舞若曦,不过姐夫你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吧?”

第8章 男秘

“呵呵,你看也是对吧?姐夫这是长的不着急,永葆年轻态,其实我今年已经二十五了。”云栋存心逗小美女玩。

若曦小美女转头看看自己的姐姐,一脸不信的道:“你真的有那么大吗?”

“当然,这个我骗你做什么?”云栋笑道,然后改道去卫生间洗漱。

吃饭时,这位小姨子对他这个姐夫那是十分好奇,一早上叽叽喳喳问个不停,而云栋也乐得跟美女玩,口若悬河,把方圆几百公里的牛全部吹上天,挂着等月亮,看星星。

吃过饭,云栋跟着舞柔上了二楼书房。

“是要跟我说去学校的事吗?老婆。”云栋先开门见山。

舞柔虽然不太适应云栋张口闭口叫自己老婆,但是也没有办法阻止,点头道:“是的,云栋,考虑到你现在的安全,我决定要安排你去若曦的班级念书,上下学一起,晚上由若曦将你送回来,你有意见吗?”

“当然有了。”云栋想都不想就举手反对。

“说。”舞柔皱起眉头。

“在这里,老婆的心意,老公我领情了,很谢谢老婆的关心,但是我真的不想上学。”现在修炼才是正事。

当然,他不去学校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修炼,但是貌似现在舞柔根本就不可能放心留他一个人在家,所以他早就想好了,要去做陈嘉的男秘。面对拥有两个祸水级别大美女的公司,跟一个拥有一个祸水级别小美女的学校,这个选择完全不用考虑。

“云栋,你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吗?昨晚你被活埋没有死,那是你的运气,以后不会再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舞柔沉下脸色,这件事由不得他。

“老婆,话不是这么说的,是非因果,冥冥中自有定数。昨晚若非我被埋在了断头山,也不可能救的了嘉嘉姐,这就是因果关系,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云栋笑盈盈的看着她,接着道:“我知道我若是留在家里,老婆你一定会不放心的,这样吧,我去你的公司,那里有着你在,总是安全的吧?”

“去公司?你跟我去公司做什么?”

“去给嘉嘉姐当男秘就不错。”

“男秘?……”

“额,男秘书,嘿嘿。老婆,我这个人做事有着自己的原则,做的决定,就不会改变。”

舞柔皱眉。

云栋盯着她,无比认真的道:“你是查过我的,我上学科科不及格,何必还让我去寻那份耻辱。”

舞柔心里寻思着这货看起来机灵的很,以前都是不用功,现在上学,只要用工,哪还会跟以前一样,但是看云栋如此坚决的样子。

“云栋,你真打算跟我去公司?”

“恩。”云栋点头。

舞柔心里还是想让云栋去念书,毕竟他现在的年龄适合念书,犹豫一阵后道:“既然你这么想要跟我去公司,我到可以让你做陈嘉的秘书,但也只是象征性的,实质不用你做任何事,你只要保证不影响陈嘉工作,也不在公司叫我老婆,你就可以跟我进公司。”

“这个没问题,我可以保证。”云栋喜笑颜开。

本来云栋就对美丽温柔的陈嘉图谋不轨,现在得到自己老婆大人的许可,那还不是光明正大的泡她呀,更方便勾搭自己的好嘉嘉姐了。

果然好日子都是朝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呀。

商定好这些,云栋就做这老婆的玛莎拉蒂,跟着陈嘉,老婆一起去鸿翔药业上班。

至于云栋的小姨子,她心里不解为什么自己这个姐夫不跟自己去学校呢?要知道她读得可是东江戏曲大学,美女如云,他不学习,跟着自己来看看美女也是好事呀,真是一个怪蜀黍。

到了鸿翔药业,云栋没有直接跟舞柔乘电梯上楼,而是跟陈嘉一起去了一趟人事部完成登记,然后跟陈嘉去了她的办公室。

她的办公室是一间独立的屋子,少说也有五十几平,平日就陈嘉一个人,到是显得冷清,现在云栋在这里设了办公桌,才稍稍不显得那么空旷。

在她的办公室,云栋到是很老实,毕竟她作为公司的经理,自然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而自己也乐得清闲,在电脑上查查中药。毕竟这里不是星云大陆,星云大陆的很多药材这里都没有,还有很多药材相同,但是两个世界的名称不一样,所以云栋要抓紧时间熟悉一下地球上的药材。

顺便他是在找出跟星云大陆相同的药材,活着功效相同的,他要炼制几枚丹丸,准备筑基的不时之需。

当然,云栋此时牙根就没对能够在地球上筹齐筑基丹药材抱希望,他准备靠着强大的极品灵石,冒点险,强行筑基。

京都霸王:医术,他熟用草药,一针见效。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