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久情深:霍少太会宠:她怀了帝都最有权势男人的孩子。

婚久情深:霍少太会宠:她怀了帝都最有权势男人的孩子。

第1章 暗夜迷情

夜,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夏栀被继母带到酒店的时候,意识混沌不清。  

阖眸之前,眩晕的视线里,是继母不知道在和什么人说话的场景。   

晕过去的夏栀,被人抬到了楼上房间,继母杨惠芩站在门口,笑的开心。

刚出酒店,手机便响了,杨惠芩接起来,抑制不住的兴奋,说:“杉杉,你可以出国了!”

夏栀再次睁开眼睛,缭绕的视线里,是黄色的光线。

她扶着晕胀的头坐起身,正好看到一个秃了顶的中年男人走出浴室,圆滚滚的肚子上,只围着一条浴巾。

几乎是看到男人那瞬,夏栀便吓得一个哆嗦。

“你是谁?这是哪里?”    

鲁总不答,搓着双手爬上床,“我的小宝贝,不要怕,我会好好疼你的。”

看着靠近自己的男人,夏栀直摇头:“不要……不……”

男人扯掉腰间的浴巾,又开始撕扯夏栀身上的衣服。

不知是从哪来的力气,夏栀猛地推开他,男人肥胖的身体滚下床,半天都没能爬起来,夏栀就这么跌跌撞撞逃了出去。

笔直的走廊,在她脚下都变得扭曲,她猛甩着头,扶着墙朝前走。

“你个贱女人!让老子抓住你,你死定了!”

身后是鲁总暴跳如雷的吼声,夏栀苍白着脸色,摸到门就开始用力的拍:“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救救我!”

一连拍了几扇门都无人应答,她彷徨到近乎绝望。

倏地,其中一扇房门居然被她推开了!夏栀来不及多想,踉踉跄跄闯了进去。

房间很黑,有浓烈的酒气,冷气开到最低,直让夏栀打哆嗦。

“谁?”是个冷酷的声音。

夏栀刚要开口求助,下一秒竟被人扯了过去,直接压在墙上。

“先生……”

头顶的男人,整张脸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他压住夏栀,发出冰冷的笑声,可渐渐,笑声里融入了一丝悲伤。

“为什么要离开我?说,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夏栀不甚清明的脑袋,被他摇着更加迷糊了。

知道他认错了人,她努力想要解释,“先生,你听我说……”

门却在这时又被推开了。

鲁总带着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来,“那个女人在哪儿?”

夏栀身子一僵,小脸吓得煞白。

身上的男人,慢慢抬起头,尔后调转视线,冷冷凝住身后几位不速之客,一字一句,字字悍戾,“不想死的,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你是谁?”鲁总叫嚣道:“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就在这时,酒店经理匆匆赶到,一看对面的男人,吓得一头冷汗,赶紧拦住鲁总,“鲁总,快跟我出去吧。”

“不行,老子今天非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经理赶忙伏在他耳边,小声说:“他是……”

听后,鲁总变了脸色,再无之前嚣张的气焰,低着头,生怕被对方认出来似的,带着手下狼狈离开。

房间里又陷入一片沉寂。

夏栀总算松了口气,“先生,谢谢你!”

男人转回头,“为什么要离开我?”

他靠近她,酒气拂面。

倏地,她被一股强悍的力道给扯了过去,下一瞬跌到床上,一个坚实的身躯压了过来,身体与她挨得密不透风。

身下的柔软,让他彻底疯狂。

黑暗中,看不清男人的样貌,只能听到他一声声质问,还有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不要……”夏栀吓坏了,双手撑着他滚烫的胸腔,声音里带着哭腔:“求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根本不听,大手蛮横地撕开她的裙子

“不!”

她的尖叫声还没有冲破喉咙,身下猛然传来的剧痛,就已经麻痹了她全身的神经。

在男人发出一声低吼后,趴在了她的身上,耳边是他呢喃的声音:“菀然……”

待一切冷静下来,男人睁开眼睛,看清身下的女人时,他震了住。

夏栀早已晕了过去,长发遮住她素净的小脸,依稀能看到她尖尖的下巴。

“霍总!”房间外,有人敲门:“我们该离开了。”

霍怀琛清醒过来,皱着眉头抽身离开,一眼便看到了床上那一抹嫣红。

此时此刻,显得那样刺眼。

他眯起眸子,懊恼的低咒一声。

很快,他将自己收拾好,头也不回的推开门出来。

看着门外站着的助理连衡,吩咐道:“你搞定!”

连衡颔首:“是,霍总。”

不大一会儿,有人走进房间,看到床上的女人,给她注射了一支针剂……

第2章 你不许你动这个孩子一下!

夏栀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

雨停了,阳光明媚灿烂,透过窗纱照进来,在地上留下清清浅浅的光斑。

夏栀伸了个懒腰坐起来,身下不明所以传来一阵阵痛楚,让她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门推开,继母杨惠芩端着早饭走进来,见夏栀醒了,立马殷勤道:“睡醒了啊?来,小栀,快来吃早饭。”

杨惠芩观察着夏栀的反应,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不管怎么说,她也要顾及点自己丈夫,自己把夏栀卖了的事儿,要是让他知道,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可是, 她急需要一笔钱送女儿出国,刚好一个认识的姐妹,介绍了这桩买卖。

她总不能送女儿去卖初次吧?所以,只能让这个继女去做这样的事情。

夏栀蹙眉,格外狐疑的看着热情的继母,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谢谢阿姨,放在那里就好。”

见她还像往常那样,对自己态度不冷不热,杨惠芩心里也开始犯嘀咕,这丫头不声不响的,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夏栀走出房间,父亲夏剑锋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夏杉坐在客厅里,商量着留学的事。

“姐!”夏杉朝她甜甜一笑,说:“留学的事已经定下来了,我下个月就可以去英国了!”

夏栀不甚在意,只是淡淡地说:“那恭喜了。”

夏剑锋生怕大女儿认为自己偏袒,忙解释道:“钱是你阿姨借到的。”

夏栀对此并不关心,“我去上班了。”

直到出了门,她的脑袋始终都有些昏沉,有关昨晚的记忆,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

霍怀琛回到霍家,刚进卧室,身后就跟进来一个人。

“怀琛,你昨晚去了哪里?”

霍怀琛回过头,看向站在身后的女人,视线在她隆起的小腹上掠过,又缓缓收回,“和朋友在一起。”

“什么朋友,我认识吗?”

“大嫂!”

霍怀琛低低唤了一声,态度寡淡,“这些不是你该关心的,你照顾好自己和肚里的宝宝就好。”

霍怀琛那句“大嫂”,让唐菀然情绪彻底失控。

“我不要做你的大嫂!你心里明白,我爱的人是你!我知道,你也是爱我的!当初嫁给你大哥,都是因为因为我误会了你,我真的好后悔!怀琛,你大哥已经不在了,没有谁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霍怀琛转过身,声音沉得可怕:“就在因为我大哥已经不在了,我们才没有可能。”

唐菀然怔怔地望着他,“你嫌弃我怀了他的孩子?”

“不!”

霍怀琛否认,“恰恰相反,我还十分感激你怀了他的骨肉。至少这样,能减轻我的负罪感。”

唐菀然自嘲一笑,手指他,控诉道:“怀琛,你太自私了!你对你大哥的死心存愧疚,你就想用我来补偿?”

“……”

“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去拿掉这个孩子?”

“你敢!”

霍怀琛少见的对她动了怒,他上前一步,犀利的视线将她牢牢俘获,“你不许你动这个孩子一下!”

第3章 夏小姐,你怀孕了!

那是他大哥的骨肉,是他大哥留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血,他说什么也不会让她伤害这个孩子

唐菀然眼圈红红的望着他,她了解他,甚至比他自己更甚。

她知道,这个男人狠起来绝对是说到做到,即便对象是她,也绝不会手软。

她扑到他怀里,搂紧他的腰,脸颊贴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哽咽道:“怀琛,我知道你在乎这个孩子,可是我更在乎你!我想明白了,名分什么的都不重要,只要我们两个人彼此相爱就足够了。”

霍怀琛垂下眼眸,望着怀里的人,没有说话。

无论他有多爱,她始终都是他的大嫂,是那个为救他而死的大哥的女人。

楼下,霍老夫人端坐在沙发里,在她身边服侍多年的岚姨,从楼上走下来,“老夫人,大少奶奶在二少爷的房里。”

霍老夫人目光一冷,“这个贱/人!害死了我一个孙子还嫌不够!”

岚说:“可大少奶奶毕竟怀了大少爷的孩子。”

“哼,”霍老夫人冷笑:“是谁的种还不一定呢!”

岚姨一怔:“夫人,您是说……”

霍老夫人一记凌厉的眼神扫过,岚姨立即噤了声。

“春岚啊,怀琛的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成家了。”

岚姨秒懂霍老夫人的意思:“是,老夫人,我这就去安排!”

——

霍氏,新员工入职体检表,已经发到各人手中。

夏栀拿到后,悄悄松了口气。

这是最后一项了,只要检查过后,就算是正式入职了。

做为国内乃至全亚洲最大的零售商,无论是个人发展,还是福利待遇,霍氏都是帝都最好的企业,能进入霍氏总部工作一直是夏栀的梦想。

来到医院,做过一系列的相应检查后,夏栀就坐在椅子上等待体检结果。

终于,医生叫到她,“夏小姐,你怀孕了。”

夏栀愣了,随即失笑,“医生,你搞错了吧,这份体检报告一定不是我的。”

怀孕?

怎么可能啊!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夏小姐,你的月经推迟了多久?最近有没有感觉到恶心,嗜睡,或者是精神萎靡、食欲不振?”

夏栀被医生一连串的问题给问住了,脸色开始变得奇怪。

算算日子,一向准时的月经,的确推迟了两个月。

可她以为,那是因为找工作期间,精神压力太大导致的。

至于恶心和嗜睡,她更是没有多加在意。

如今听医生这么一问,她莫名心慌起来。

那种感觉很奇怪,就是你明明清楚事实,却被一系列假象给迷惑住,然后开始自我怀疑。

“夏小姐,报告没有错,你的确是怀孕了。我建议你去做个B超,检查一个胎儿大小。”

为了证明医生是错的,夏栀赌气做了B超。

结果,将她震惊得体无完肤。

怀孕了,她真的怀孕了,而且已经两个多月了!

可是,这根本不可能的啊!她忙着找工作,忙着赚钱,根本就没有时间交男朋友,更别说是和男人发生那种事儿了!

第4章 把孩子拿掉

夏栀颓然的坐在休息椅上,揪着头发,拼命的想要找出答案。

突然,她的身子僵了僵。

时间推前两个月……

莫不是她丢失记忆那晚?

夏栀的脸色徒然惨白,她腾地起身,立即赶回家。

推开家门,继母杨惠芩正在客厅里做瑜伽,见她回来连个招呼都懒得打,既然老公不在家,她也懒得做戏。

“阿姨。”夏栀声音紧绷的问:“两个月以前,你说我爸爸因为应酬喝醉了,要我去酒店接他,那晚是怎么一回事儿?”

杨惠芩脸色微变,回身皮笑肉不笑的说:“有这事儿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夏栀继续问:“可是,在那儿之后,你说我是独自回的家,为什么我会忘记这期间的事?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到她的话,杨惠芩先是一愣,这丫头不记得了?

随即,她总算是放下心了,一手掐腰,冷笑道:“你不记得了就要来问我?我又不是你的跟班,哪里记得了那么多事儿啊?”

“真的是这样吗?”夏栀盯紧她,孱弱的身子微微打颤。

杨惠芩不耐道:“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夏栀抿了抿滣,目光下移,落在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上,咬了咬牙,她说:“我怀孕了。”

杨惠芩大惊,心里顿时七上八下。

没想到只不过是一晚,这丫头居然就有了!

要是让老公知道,一定会打死她的!

但杨惠芩反应很快,既然夏栀忘了那晚的事儿,那她就来个抵死不承认!

杨惠芩立即惊呼一声:“哎哟,小栀,看你平时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怎么能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呢?”

“真的与你无关?”

夏栀想来想去,除了那个缺失记忆的晚上,她实在找不出其他的线索。

而眼前这位继母,无疑是最大的嫌疑人!

但可恶的是,她没有证据。

“你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却要栽赃到我身上?”

杨惠芩吃定夏栀没有证据,冷冷一笑:“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很快,杨惠芩打电话叫回老公,当着他的面,将夏栀数落一通。

得知女儿怀孕,还不知道是谁的孩子,一向疼爱她的父亲,这么多年,第一次打了她。

“啪!”

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夏栀的脸上,夏剑锋气到全身发颤:“打掉!立即打掉这个孽种!”

杨惠芩也在一边帮腔道:“是啊,还没结婚呢就大了肚子,这要是传出去,把你爸爸的脸都给丢尽了!”

夏栀咬了咬牙,回过头,目光冰冷得似陌生人。

“除了怕我给你丢脸,你有真正的关心过我什么?我说过了,我根本就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儿!”

要说真正慌乱的,其实是她!

可她的不知所措,她的彷徨,又有谁能理解?

“呵呵,别说得那么无辜嘛!这种事你会不知道?”

杨惠芩低笑着,说:“还是听你爸爸的话,尽快把这个孩子打掉的好,省得以后大了肚子,再想打掉,就不一定惹出来什么麻烦。”

第5章 你就不想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之所以这么说,杨惠芩也是怕,毕竟是做了不光彩的事,这个孩子就是唯一的证据!所以,她一定要让夏栀尽快打掉才行。

夏剑锋气到脸色发白,指着她怒道:“今天下午就去医院!”

夏栀盯着他,脸上的红印愈发明显,她一言不发,转身回到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

“小栀真是气死我了!”

夏剑锋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杨惠芩赶紧过来,体贴的为他按摩双肩,“老公,你也不要太生气了,孩子大了确实难管,你以为谁都像杉杉那么听话啊?”

夏剑锋抬起头,“这件事儿,你一定要帮我盯着点,那丫头看上去不声不响,其实脾气犟得很。”

“呵呵,老公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让她打掉孩子的。”

“哎,”夏剑锋将身子靠向倚背,沉声道:“小栀的妈妈死得早,我工作忙也没时间照顾她,对小栀真的挺抱歉的。这次的事儿,其实也怪我疏于管教。”

“老公,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小栀不是还有我这个妈妈吗?”

夏剑锋大受感动,握住她的手,动情道:“惠芩,我能娶到你,真是我的福气啊!”

房间内,夏栀趴在床上,一动不肯动。

脸上仍有些火辣辣疼意,却都不及她心里的伤,来得痛。

她从不认为现在这个家,是属于她的家,就连父亲这个唯一的亲人,现今看来,都跟陌生人没两样。

手不自觉抚上小腹,现在只有他,只有他是真正属于她的亲人。

可是……

她却没办法生下他!

——

霍家。

“老夫人,查到了!”岚姨将一份资料递过去。

霍老夫人打开一看,目光顿时放亮:“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人已经找到了,这是她的体检报告。显示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如果不出意外,孩子就是二少爷的。”

霍老夫人的嘴角,缓缓上扬了几分:“把她给我带回来。”

“是,老夫人。”

——

下午,夏剑锋特意跟公司请了假,和杨惠芩两人带着夏栀去了医院。

一路上,夏栀始终沉默着。

尽管讨厌他们的安排,但她没有别的选择。

她是不会生下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她不是怕承担责任,是不想他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因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缺失亲人的痛苦了。

来到医院,她刚准备接受手术,医生突然被人叫走。

独自躺在床上,夏栀心里纠结得好像打了个死结。

理智告诉她,应该拿掉这个孩子!

可是,这毕竟是一个小生命啊,她又有什么权利决定他的生死呢?

就在她犹豫不决时,门被推开了。

走进来的不是医生,而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她朝夏栀微微一笑,“夏小姐,我们家老夫人想要见见你,请你随我走一趟吧。”

夏栀坐了起来,盯紧她,狐疑的问:“你是谁?你家老夫人又是谁?”

对方不答反问:“夏小姐就不想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吗?”

夏栀浑身一震……

第6章 如果想留下这个孩子,你自己拿主意吧

霍家,宽敞奢华的客厅内,夏栀与霍老夫人面对面。

“所以……”夏栀沉默半晌才艰难出声:“那晚的男人是……”

“没错!”霍老夫人斩钉截铁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正是我们霍家的子孙。”

夏栀完全懵了,她没想到,自己肚里的孩子,竟跟霍家扯上了关系!

一切就像在做梦,而她此时仍置身梦中,难以清醒。

霍老夫人也不浪费时间,开门见山的说:“我霍家子嗣,绝不容许流落在外,所以,我会尽快安排你和怀琛结婚。”

“什么?!”

夏栀觉得自己听错了,她之前才接受了自己怀孕的事实,下一秒,居然就要嫁给了堂堂霍氏的总裁,霍怀琛!

“不!”

她立即拒绝道:“就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霍家的子孙,我也不可能和霍总结婚的。”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可以提出来。”霍老夫人沉稳发问。

夏栀直摇头:“我只想回去。”

霍老夫人垂下目光,不紧不慢道:“有样东西,你最好看一下再做决定。”

她命岚姨将一份文件递过去,夏栀疑惑的接过来,看后立即惊呼:“不,这不可能!”

“你父亲给朋友做担保借了200万,现在,那个人跑了,这笔债自然就落在了你付钱的头上。我想,他没有告诉你们,也是怕你担心吧!”这时的霍老夫人,精明的像只修炼千年的老狐狸。

夏栀木然瞪大了眼睛,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怪不得父亲最近一直都愁眉不展,原来……他是摊上了这么大的事儿!

同时,霍老夫人将另一个文件递上前,说:“只要你点头,这笔钱我会立即替他还上,另外,会再给他一笔创业基金。我不喜欢强迫别人,选择权在你,你想好了再做决定。”

离开霍家的时候,夏栀的眉头始终不曾舒展过。

200万对于她这个家来说,完全是个天文数字。

她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如果拒绝了,恐怕父亲永远都还不上这笔钱。

头很痛,脑袋里乱糟糟的。

她回到家,进门就看到夏剑锋坐在那儿,独自抽着烟。

“哟,还知道回来啊?”杨惠芩从厨房出来,见她就是冷嘲热讽。

“惠芩,你先进去。”夏剑锋闷闷的说。

杨惠芩哼了一声,一扭身子回了房间。

“小栀,你过来坐。”

夏剑锋叫着她,又狠狠吸了口烟。

夏栀慢慢走过去,坐了下来。

夏剑锋从怀里取出一张卡,放到了桌上,“这是我给你攒的,再艰难我都没有动过。本打算等你结婚的时候再给你,现在……”

他叹了口气,说:“如果你真的很想留下这个孩子,你就你就自己拿主意吧。”

女儿从医院突然消失,他以为她是舍不得。思前想后,夏剑锋也不想再逼她,索性让她自己做决定。

夏栀望着父亲,那一瞬,眼睛有些湿润。

“爸!”她咬了咬唇,许久才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她起身回房,没有动桌上那张卡。

第7章 勾/引小叔的女人

霍老夫人接到夏栀的电话时,并不意外,她微微一笑:“这件事,交给我来安排好了。”

晚餐,偌大的餐厅内,只坐了三人。

霍老夫人居中,用餐动作极为优雅。

她抬眸,看一眼左手边的唐菀然,又调转视线,凝向霍怀琛这边。

放下筷子,她拿起餐巾轻拭嘴角,见两人也吃得差不多了,她才说:“怀琛,之前替你找了那么多个姑娘,你没有一个能看上的,所以,我亲自帮你挑了一个,下个月我会替你们举行婚礼。”

话落,霍怀琛与唐菀然都愣了住。

“奶奶!”霍怀琛反应激烈道:“我说过,我现在以公司业务为重,暂时不考虑结婚的事情!”

“我知道,所以,奶奶替你做主了,你该感激奶奶才是。”霍老夫人仍是四平八稳。

“奶奶,我拒绝!”他果断道:“不管是谁,我都不会娶的!”

原本紧张的唐菀然在听到这句话后,目光渐渐放柔。

她的怀琛,终究还是爱她的。

霍老夫人看在眼里,一字一句道:“这次由不得你。”

“为什么!”霍怀琛咬着牙问:“为什么您一定要坚持?”

“因为……”霍老夫人抬起目光,优雅一笑:“她怀了你的孩子。”

霍怀琛倏尔愣了。

“不!这不可能!”反应最为激烈的,要数唐菀然。

她惊呼一声就站了起来:“怀琛,这是怎么回事?奶奶在开玩笑,对不对?”

霍老夫人视线扫过,淡然道:“菀然,你怀了孩子,还是不要太激动得好。”

“奶奶,我……”

霍老夫人瞥开目光,“春岚,送菀然回房间。”

“好的,老夫人。”岚姨过来,“大少奶奶,您还是回房休息吧。”

唐菀然不甘的看一眼霍怀琛,目光复杂难言。

随后,垂下头,随岚姨上了楼。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霍怀琛才愤然出声:“那晚,我喝多了!”

霍老夫人扬唇笑了,“想起来了?很好,那就负起你该负的责任吧。”

“我不能娶她。”霍怀琛冷声说。

“哦?”霍老夫人扬扬眉,“因为菀然?”

霍怀琛脸色微变,却是很快否认,“不是。”

“那就给我马上结婚!”

霍老夫人态度一变,厉色道:“我们霍家的男人,不能没有担当!你坏了人家姑娘名节,就该负责到底!如果你不娶,我就打掉唐菀然肚里的孩子!”

“奶奶!”霍怀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这是您的重孙!”

霍老夫人却是冷笑:“连孙子都管教不了,我要重孙又有什么用?”

霍怀琛太清楚奶奶的为人了,她说得出做得到。

年纪轻轻守寡,能独自支撑起整个霍家,手腕之硬,一般男人都比不了。

“我不许您动她!”

霍怀琛也发了狠,也间接证明唐菀然在他心里的位置。

“那就试试看。”

霍老夫人冷眼瞅着他,说:“一个勾/引小叔,不守妇道的女人,我霍家容不下!”

“奶奶!”因为愤怒,霍怀琛的胸口剧烈欺负。

第8章 孩子生下来,我会送你走

“我和菀然什么都没有,更没有做过对不起大哥的事情!”

“那就证明给我看!”

霍老夫人凉声道:“只要你娶她,我便不再追究唐菀然。”

霍怀琛咬着牙,好看的俊颜这会儿已变得扭曲。

良久,他也似下了狠心,咬牙道:“好,我娶她!但是,我希望奶奶以后都不能再为难菀然!”

“好,我答应你。”

——

半个月后,帝都五星级酒店,霍怀琛与夏栀大婚。

夏栀坐在化妆间内,呆呆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快到让她措手不及。

当岚姨上门提亲时,夏剑锋完全惊住了,唯独杨惠芩乐开了花。

以后若是能搭上霍家,她和女儿便都有享不尽的富贵!

不过想不到的是,夏栀那丫头竟然能搭上霍家这棵摇钱树。

夏剑锋私下曾问过夏栀,是不是有人逼她,或者是受了胁迫,夏栀否认,只是说因为孩子的父亲是霍怀琛。

知晓原因,夏剑锋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是直到婚礼这天,他的脸上都不曾有过笑容。

挽着父亲,夏栀走上红毯。

站在那头的男人,她没有什么印象,但那双犀利又冰冷的眸,却经常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如今触上,让人不寒而栗。

他伸出手,夏栀不敢抬头,默默地递了过去。

他的手没有温度,冷冰冰的,一如他给她的感觉。

她真的想不起来,那晚,她真的和这个男人……做了?

牧师说什么她没听清,因为站在身边的男人气场太过于强大,害她紧张得心脏都差点跳出来。

当她说出“我愿意”三个字时,一个充满憎恨又怨毒的视线,朝她笔直射过来。

霍家二少大婚,宾客满朋,座无虚席,媒体更是紧紧捕捉焦点不放。

夏栀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一场仪式下来,整个人浑浑噩噩。

身边的男人,始终都保持得体的微笑,她时不时偷看一眼,又蹙着眉别开视线。

夏栀真的做梦都没想到,她会嫁给霍氏总裁,自己的老板。

如果他知道,其实自己是霍氏的新晋员工,会做何感想呢?

婚礼总算是结束了,夏栀悄悄松了口气。

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夏栀坐下来,蹬掉高跟鞋,又动手扯了扯笑得僵硬的脸。

这时,霍怀琛走了进来。

一身黑色礼服的他,身材比例完美到令人生妒,他气质微冷,深邃的五官似被一层薄纱覆着,总有点失真的感觉。

站定在她面前,夏栀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这场婚礼于两个人而言,是场意外,她知道,他不想娶她,又因为自己有所图,对他就更加不公平了。

他终于肯将目光落在她身上,盯着她,缓慢出声:“我的责任,已经尽到了。我可以给你霍家二少奶奶的身份,不过,也仅限于此。孩子生下来以后,我会送你离开霍家。”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夏栀抿紧红唇,自嘲的笑了。

就算他不送她离开,她都不可能继续留下。

这一/夜,注定是她一个人的夜晚。

婚久情深:霍少太会宠:她怀了帝都最有权势男人的孩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