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爱中迷失了自己,为了墨江,愿意做尽一切,可到头来却是百转千变的劫难。

她在爱中迷失了自己,为了墨江,愿意做尽一切,可到头来却是百转千变的劫难。

第1章 难道还不够吗

夜色微凉,皎洁的月光,将二楼的主卧室照的发亮。

姜小暖,睁开了闭了许久的眸子,腿上有些丝丝的凉意,低头捡起了落在地上的薄毯。

抬头的时候,视线落到了墙上挂着的时钟上,发出了脆脆的滴答声。

那时针,此刻正指着三点一刻。

她习惯性的摇了摇头,竟然又等的睡着了。

三年了,墨江似乎就没有准时回家过。

她敛起了眼底生出的无奈,难道自己就那么令他讨厌吗?

她的拳头不由的紧了,手心里拿着一张化验单,上面赫然的写着壬辰周期十二周。

手不由的摸向小肚,她有了墨江的宝宝。

可是这个孩子,她却....不被期待。

闭了闭眼眸。

为了得到这个不被期待的孩子,事后即使被迫吃药,她都会背着墨江,用各种方法,使劲儿的吐出来。

她以为再次失望的时候,竟然有了宝宝。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着,姜小暖坚定的目光,看着挂在墙壁上的时钟。

她板着手指,一下一下的数着,再数到八百下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她还没有起身,门就被打开了,迎面扑来的是一股浓浓的酒味,似乎还夹杂了淡淡的医院的针水味儿。

“墨江,我能够和你....”好好的谈一次,这几个字还没说完…..

姜小暖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走近墨江,闻到熟悉的针水味儿时,让姜小暖的心里忍不住的一紧。

他这是又去医院了吗?

使劲儿的压着心里的酸涩,姜小暖走到了墨江的面前,想要伸手接过他手里的阿玛尼西服,却被头顶传来的冷冷的声音刺激的心头一颤。

“明天和我去医院。”墨江清冷的声音,在冷冽的夜晚,显得越发的寒了。

姜小暖,呼吸重了,她以为墨江多少会在意她,哪怕就一点…可此刻...她平复许久的心,却因为他这句话再次的掀起了波浪。

“为了她,你就要这么对我吗?”她语气带着心痛,黑白分明的目光,紧紧的锁向墨江,要他直视着自己的眼神。

正在解着领带的墨江,他的眼底带着一抹深不见底的情绪,冷哼道:“姜小暖,这三年我过的生不如死,你要的一切我已经给了,你还想怎么样,享受了三年墨少奶奶的生活,然而若欢,却在医院遭受着本该你受的罪,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他的语气突然的拔高,带着压抑的怒火。

“你不仅仅让我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还让若欢失去了站在舞台上的资格,再也不能跳舞了,如今我不过就让你失去一双腿,这有什么不可以吗?”

姜小暖脸色瞬间煞白无比,嘴唇在这一刻失去了血色,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这个,他爱了整整一千二百多个日夜的男人,如今竟然说出了如此残忍的话。

她一直都明白墨江恨自己,可她却还傻乎乎的在心里想着,用三年多的陪伴,融化他那颗冰冷的心。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难道真的要把三年前,安若欢的事故算到自己的头上吗?

这对自己并不公平。

那次的事故,只是让安若欢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可她却活了下来,但是自己失去了双亲,唯一的哥哥,也成了植物人,难道这还不够吗?

第2章 有没有一点点的爱

“手术,明天就做,若欢她的身体,再也拖不下去了。”墨江冷漠的道,神情十分的不耐烦,越过姜小暖的身边,他便直接走进了浴室。

被墨江这句话刺激的混身冰凉的姜小暖,她紧紧的咬着下唇,什么都说不出来,脑子也顿时一片空白。

她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会变的那么彻底,让她猝不及防。

在冷冷的月光下,她脆弱的身影让人心疼,整个人显的无比的孤寂。

心一点一点的沉了。

真的是她期待的太多吗?

还是她一开始就做错了,不管自己怎么解释,在墨江的心里,她都是一个最坏最恶毒的女人。

一旦认定了,她就被判了死刑了吗?

他可知道,那场意外,最心疼的并非只有他,还有她....

然而,为了不让他心烦和讨厌自己,她从未在他的面前,露出过自己的脆弱,哪怕就那么一点点,她都不敢在墨江的面前流露出来。

爱他,几乎成了姜小暖的本能,付出了全部的身心。

在失去了亲人之后,原以为自己能够过的很幸福。

可未曾想到,得到的却是如同炼狱一般的婚姻,此刻早已经千疮百孔。

然而,为了那可笑的执着,她却同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一般,整日的等待,日复一日,最后成了深深的失望。

她带着水雾的目光,望向了浴室,听着哗哗作响的水声,她拧着好看的秀眉。

心思又被搅乱了。

身心俱疲!

手里捏着的化验单,此刻被捏的已经有些变形了。

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腹,这是她和墨江的孩子,也可能是唯一的孩子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如今势同水火,唯一还能够有交集的,也就是这个孩子的存在了。

可是....墨江,他巴不得自己和孩子都死吧!

想到明天的事儿,姜小暖的心阵阵的抽着疼,也就那么一会儿,她握紧了拳头。

旋即,眼里充满了坚定,那个手术,她现在绝对不能够做。

这是她血脉相连的孩子。

看着墨江从浴室出来,拿过今天的财经报纸,径直的走到了窗边,将站在他面前的姜小暖,彻底的无视。

那专注的眼神,就好像整个房间就只有他一人的存在。

“墨江,我们....”声音里的气势不自觉的降了。

在墨江的面前,她似乎就从来没有硬气过,他的一个眼神,就能够让她害怕上好几天。

而此刻的他,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回应自己,那目光依旧紧紧的注视在报纸上,久久之后,他才冷冷的从嘴里扔出了几个字,“明天,九点。”

短短的几个字,却砸的姜小暖的心生生的疼。

她浑身颤抖的厉害,看着这张无比熟悉的脸,冷漠的让人遍体生寒。

姜小暖深深的闭了闭眸子,捏紧了拳头,她沙哑着嗓音说:“那件事和我真的没关系,你堂哥的死和若欢的腿,真的和我无关,你不能够这么对待我….”

她觉得自己喉咙痛的厉害,再也说不下去了,眼里的泪水控制不住的不断的溢出来。

带着浓浓的鼻音,缓和了一会儿,她才继续问出一直藏在心底的问题:“这么多个日夜,难道你就真的….感受不到我的一点好吗?对我就没有那么一点点的爱吗?”

第3章 我的种,你不配生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紧的盯着墨江,期待着从那双冷冽的墨眸深处,得到自己期待的回答。

只见他修长的手指一扬,将财经报纸放了下来,当皎洁的月光扫过他冷清的脸颊上时,墨江的表情依旧冷的如同寒冬一般。

他语调微变,随即冷哼一声,“不准提我堂哥,姜小暖你简直令人发指,现在你还在狡辩,你凭什么觉得自己配的上说爱,连属于别人的幸福,都挖空了心思,一心想要夺过来的恶毒女人,你怎么还能够天真的觉得我会爱你,这三年如果不是为了若欢,你觉得我能够忍受吗?”

姜小暖听了,身子顿时有些颤颤巍巍,脚下的步子也有些不稳了。

她紧紧握着的手指,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陷入了肉里。

可她却丝毫不知疼痛,竭力的想要稳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

墨江的心,果然够狠,他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凛冽的刀,一寸一寸的割裂着自己的心。

即使不愿意承认,可这会儿她还是感觉到了彻骨的心凉。

答案如此的明显,可却依旧不愿意轻易的相信,她执着的想为墨江找借口,证明他是爱自己的。

甚至颠倒黑白,盲目的认错。

姜小暖满眸通红,此时的她就好像被什么驱使一般,她鼓足了所有的勇气看着,那个令他心痛的男人。

“墨江,你告诉我,我究竟哪里不够好,你说出来,我都改好吗?只要能够让我留在你的身边,而且这三年以来,我们不是一直相处的很好吗?”

墨江听到三年,刺激了他敏感的神经,他的神情陡然骤变,黑眸冷的似凛冽的寒冰,直直的瞪向了姜小暖。

他起身,周身散发着诺大的威压,欺身靠近了姜小暖,在眨眼的瞬间,他就紧紧的掐住了姜小暖的脖子,满眼仇恨的瞪着她,“别在和我提三年,这会让我忍不住的想要掐死你,若不是你还有那么一丝的用处,别说三年了,就是三天,我都觉得那是莫大的痛苦。”

话落,他便狠狠的推了一把姜小暖。

看着她眼里那抹晕开在眼中的泪水,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落在墨江的眼里,只觉厌烦至极。

墨江扭过头,语气嘲讽的说道:“姜小暖,你这梨花带泪的模样,不去做戏子还真的是浪费了,不过这对我而言却一点作用都没有,只会让我更加的恶心。”

墨江的话,太狠了,压倒了姜小暖心里最后的一丝期待。

她终究还是没能忍住,放肆的在墨江的面前大声的哭了起来。

无助的让人心疼。

她将一直捏在手心的化验单,递到了墨江的面前,带着哭音的说道:“墨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不快乐,那么你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即使不爱我也没关系,就再给我九个月的时间,或者七个月也行,让我把孩子生下来,你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她真的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

墨江的爱,她放弃了,可孩子她是无辜的,是她唯一活在世上的精神寄托,只求能够保住这个孩子。

怀孕了?

这个敏感的时期?

墨江的眸子一眯再眯,那极为深沉的眸子里,揣测不出半分的意图来。

空气在这一刻,有些凝滞,他棱角分明俊美的脸上,瞬间染上了一层寒霜,看着姜小暖紧紧的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的种,你不配生....”

第4章 你要的不过是我的骨髓

“…..”姜小暖瞳孔骤然放大,一脸的煞白,她直觉脑子嗡嗡的咋响,整个人傻了。

她满眸的不可置信,泪眼蒙蒙的看着墨江,捂着自己的耳朵好一会儿。

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心碎的声音,刮的她好疼。

她不断的在心里问着....

为什么?

为什么要那么残忍,把她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给彻底的打破。

一瞬之间,什么都变了。

她真的傻。

墨江那么的厌恶自己,甚至恨不得杀了自己,可她为什么还会觉得他能够愿意把孩子留下来呢?

她绝望了,哭到脖子沙哑,内心的情绪瞬间奔溃,忽然她放声大笑了起来,可她的声音里却带着浓浓的悲凉和痛苦.....

她亦步亦趋的走到墨江的面前,顾不得满脸的狼狈,就这么痴痴的看着他,“如果不是为了若欢,你是否会愿意在我的身边,哪怕一天?”

墨江的眼神冷的没有一点温度,回答的声音也是无比的冰冷,“三年前的那场车祸,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你不该是最清楚的吗?最亲的堂哥死了,若欢的腿,也被那场蓄意的车祸再也站不起来,而你为什么还活的好好的,当初死的为什么不是你....”

“你不是最大的受害者,我的父母也在那场意外之中没了,唯一的亲人,也成了植物人,你还要怎么样?”姜小暖的声音突然的拔高,失控的吼道,全身绷的紧紧,她的眼里迸发着无比的痛苦,“那次的意外,究竟是怎么来的,我相信你也应该是最清楚不过,如果不是你堂哥车震,会发生两车相撞的事儿吗?这责任并不在我父母的身上。”

姜小暖的情绪彻底的崩塌了,她大声的控诉着,“这些年,你只觉得自己是最痛苦的那个,可你知道吗?那一天还是我的生日,只要看到烛火,我的心里都无比的愧疚,而你呢?心里只有若欢,可曾想过我一点....”

这三年,她究竟怎么过来的,没有任何人知道。

无数个夜里,她都是哭着醒来。

她一直在墨江的面前狠狠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可此刻,她再也控制不住了,有些话,如果再不说出来,她觉得自己要被折磨疯了。

她活的太累。

活的太卑微。

那些过往,以及车祸时发生的那一幕,就好像走马观花一般的,时不时会冒出来,在脑海里转悠着,折磨着姜小暖。

可墨江,他的眼里永远是冷漠和仇恨。

“墨江,你能够明确的告诉我....”姜小暖忍不住咬了一口唇,顿了顿,眼睛被泪水模糊了视线,“为什么会愿意娶我?是因为我的血液是难得的熊猫血,可以给安若欢提供不断的新鲜血液?维持她的生命,还是你想要看到我痛苦,拿了我的双腿,剔除我的骨髓,就是为了让她重新站在舞台上。”

墨江丝毫未多加考虑的回答,再次的刺伤了姜小暖。

只见他一字一顿,“对,这是你真正存在的价值.....”

姜小暖的脚步,向后不住的倒退了好几步,她听到了心碎的声音,泪流满面的笑了,“哈哈,你心里只有她,从来没有爱过我,可我却为你傻了整整三年,付出了所有,得到的....是你的厌恶,而你要的不过就是我的骨髓.....”

第5章 又在耍手段

她笑的眼泪飞出了眼眶,悲伤的难以自制。

三年了…..

她竟然才认清楚,身边的人,他竟然是一头狼,无比凶狠的狼。

她做了那么多,不过就是一场笑话。

她所有的以为都是错,娶她不过就是一个报复。

她那么的卑微,放弃了所有,让尊严就在他的脚下被狠狠的践踏,而她却甘之如饴,她在他的眼里得多贱啊!

心在这一刻,痛的让她揪心….

眼泪顺着眼角的方向滑落,但是此刻,她却笑了。

突然,她走近墨江,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在他薄凉的唇瓣上重重的咬了一口,“原来和我在一起,那么的痛苦,而我却一直都不知道,真的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

墨江皱着眉,对于姜小暖的靠近,极其的不喜欢,他想要狠狠的推开她,可此刻的姜小暖,力气却是十分的大,怎么都无法推开。

“墨江,你不是觉得我害了安若欢吗?欠了她一条腿吗?现在,我就把这条腿给你,我们之间就不拖不欠了。”

姜小暖猛然的拉过墨江的手,不知道在何时,她竟然递给了墨江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慢慢的靠近自己的大腿根部,冰凉的刀口抵着。

“如果一条腿能够让你心里舒坦,那么你就亲手把这条腿拿去,快点动手,为你心爱的女人报仇…..”

这些话她几乎使劲儿了全身的力气,才喊出来,带着一股生无可恋的姿态。

姜小暖,现在的心死了,她只有一个想法,既然墨江如此的恨自己,那么就让她拿了自己这条腿,彻彻底底的让自己断了,对他的想法,这也很好。

那么她的余生也就不会那么的痛了。

爱他真的已经心力交瘁了,此刻的她只想放过自己,也放过他….

墨江的脸色阴沉至极。

姜小暖,她这是疯了不成。

他沉着一张脸,狠狠的甩开了姜小暖的握着自己的手,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彻骨的伤人,“要死,给我滚到一边,别脏了我的眼睛。”

毫不客气的一把将姜小暖给狠狠的推开。

姜小暖,在听到冰冷透骨的话之后,她笑的眼泪四溅。

原来不管自己做什么?在他的眼里都是错的,不被信任….

她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擦了一把迷糊视线的眼睛,看着墨江,情绪慢慢的稳住了,“你的要求,我会一一的做到,明天我会依约来医院,但是我希望从今以后,和你永远不再相见…”

她会离开?

这样的认知,让墨江的眉头微微一皱,可想到姜小暖的性子之后,他便觉得可笑至极。

她的手段还真的是层出不穷,为了让自己心软,还真的是什么谎话都说的出来。

想当初她对自己疯狂的迷恋,无所不用其及,买通佣人,抢别人的成果,各种卑劣的行径,她都做了,甚至不顾廉耻的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表白,明知那时的自己只爱若欢,她还是穷追猛打的靠近。

这样不堪的她,会轻易的离开?

打死他都不信,他可没那么多的时间陪着她玩这些可笑的把戏。

清冷的眸光落到那张化验单上,大概也是她弄虚作假的花招。

怀孕?

事后,他可都看着姜小暖吃下避孕药,怎么可能会怀了。

如此低劣的手段,她竟然也敢用。

墨江的脸色暗沉的厉害,他一刻都不想和姜小暖,那么恶心的女人在一个房间里,转身便离开了主卧。

第6章 不死就行

“砰!”

卧室的门被狠狠的关了起来。

姜小暖,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视线尾随着墨江决绝的背影,直到被厚重的大门隔绝。

她的眼泪再次的涌了出来,哭的不能自己。

她觉得自己真的太没出息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还会为墨江流眼泪。

三年了,她为他流的眼泪已经够多了,在他身边的日子过的无比的心累,永远是伤心多过欢笑,她真的该离开了。

她即使心痛的无以复加,可她的心里始终是爱着墨江,想要为他做最后一件事儿。

如此情绪反复的她,姜小暖都觉得讨厌。

…..

墨江第二天起来,下楼的时候,以为姜小暖真的会如她昨天所说的一般,有骨气的离开。

可眼前坐在饭桌上的女人,那么的平静,把一切都当做没发生过。

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昨天的一切果然是在耍手段。

这个恶毒且自私的女人,会离开自己,放弃了她使尽了所有手段得来的婚姻,他昨天还真的是眼瞎了,竟然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女人是良心发现,准备离开了。

但此刻,看着一脸平静的姜小暖,墨江的心里莫名的感觉到烦躁,他嘴角掀起了一抹嘲讽,“九点,我要在手术台上看到你。”

“好。”姜小暖回答的很干脆。

墨江听到姜小暖的回答,有那么一瞬间的愣住了,眉头紧紧的蹙起,她竟然如此的配合…

若江医院

这是按照安若欢和墨江,两个人的名字,所取的名字,姜小暖来到准备好的手术台,这次是换血。

本该安排的是换骨髓,可因为安若欢的身体,还不是最佳状态,昨天半夜出现了反复,导致休克,就换成了临时换血。

“墨总,姜小姐现在的身体指标,若是要抽大量的血,恐怕这身体受不了,且安小姐的状态,她还可以再等等。这时若是强行的做换血的手术,恐怕会让姜小姐的身体受到极大的损害,这事儿你们要不要再考虑考虑,这手术的风险极其的大,一旦在途中出了不可预料的事儿,恐怕会全身瘫痪….”

医生看着姜小暖送来的体检报告,眉头紧皱。

出于对病人健康的考虑,他不得不提醒,手术一旦进行,就无法终止。

她的身体状态很差,而且这个时候还怀孕了,实在是不宜做如此大的手术。

“只要她死不了,这手术就必须做。”见医生还要再继续说些什么?墨江一脸冷漠,斩钉截铁不容置喙的说道,他的决定不容许任何人更改。

“好吧!”医生见墨江的态度如此的坚决,也不好再继续的说些什么,很快的就让姜小暖换了病号服,躺到了手术台上。

然而,墨江的目光却一直都停留在在一旁的安若欢身上,那深情款款的模样,在自己的身上未曾出现过,瞬间刺痛了她酸胀的眸子。

死不了?

多么的讽刺,字字句句都往自己的心上捅刀子。

在他的心里真的不曾为自己考虑过,哪怕就那么一点点,都不曾有过,她的心彻底的寒了,温热的眼泪,从眼角缓缓的滑落,顺着脸颊落到了嘴里,让她尝到了苦涩。

由于这次的手术存在一定难度,换血的安若欢,状态时好时差,为了能够观察到安若欢换血后的反应,姜小暖必须全程都得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中途晕了几次,可却都被强行的弄醒。

第7章 离婚协议书

姜小暖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转移到了普通的病房了,环顾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到期待的那个人,心里顿时空了。

怎么还能够期待,她的嘴角边浮现出了一抹苦涩。

她真的该醒了,不能够再放任下去了。

掀开白色的被子,正准备从床上起来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姜小暖看到了带着口罩的护士向着自己而来,“墨太太,你的身体还需要休养,不该这么快就下床。”

“若欢小姐怎么样了,她醒过来了吗?”姜小暖淡淡的问道,其实她更想要问的是那个人….

“安小的身体适应能力弱,墨先生一直在无菌病房陪着。”

护士如实的回答,看着她脸上奇怪的神情,没做过多的询问。

一直陪着?却从为来看过自己,她真觉得自己该彻底的醒了,在护士的劝说之下,她执意离开了病房。

医院出来之后,姜小暖断绝了和墨江的一切通讯,没给墨江打过一个电话,彻底的消失在了墨江的面前。

墨江一直都陪在安若欢的身边,只要她稍微的有那么一点不舒服,他这心里就忍不住的担忧。

他依旧在医院和公司两边来回的奔跑着,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一个星期之后,姜小暖的代理律师来到了办公室。

“墨江先生,我是姜小暖小姐的代理律师,这是姜小姐让我交给你的离婚协议书。”江律师将一份协议书递到了墨江的面前。

指尖微动,墨江看了一眼之后,脸色越发的暗沉。

当看到协议书上的内容,他的心里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拽着一般,姜小暖这个女人,她竟然什么都不要,选择净身出户。

这是她的手段?

还是再一次的欲情故纵呢?

墨江半眯着黑眸,态度随意的让人觉得他是在看一份普通的不相关的文件,“她还有其他的条件吗?”

“没有,姜小姐只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你给她七个月的时间,七个月之后,彻底解除你们之间的所有关系。如果你不能够满足姜小姐的这个要求,那么你们之间就会长期耗着,且这份离婚协议,也不会生效。”

墨江皱着紧紧的眉头,这个女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为什么要七个月?

可此刻,看到那协议书上的签字,在心里想了想,不过就一面,何须纠结,去不去都是自己说的算,到时候。

他便毫不犹豫的在协议书上签字了。

她什么都不要,那是她觉得对自己愧疚极其的深,那是对自己的补偿….

可这辈子,他最无法原谅的就是她,这样的赎罪,太轻了。

墨江毫不犹豫的行为,让站在一旁的律师,都忍不住的皱眉,这样的夫妻,他还是第一次见啊!

那么干净利落,甚至是不拖泥带水,丝毫不问一问对方,现在是不是过的好,就那么签字了,冷酷的态度,有那么一瞬,让他感觉是在扔嫌弃的垃圾。

虽然经手过不少的离婚案例,可却没有一起像墨江那么的无情,江律师忍不住的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可这是他们当事人之间的事儿,她作为旁观者无法说,只是淡淡的公式化的道:“墨先生,七个月后,我会通知你去见姜小姐,希望你能够抽出时间,配合一下。”

第8章 如此夫妻

墨江厌烦的挑了挑眉,看着收回协议书的江律师,突然冷漠的说道:“这一面我认为没有什么必要,如果可以,此生不愿意再见。”

江律师顿时愣住了。

这是夫妻还是仇人啊!

他想到姜小暖几日前来找自己时候的,那种心酸和无奈,看的她频频皱眉。

眼里流露出深深的绝望和了无生趣的模样,以及她对自己说出来的那些话。

她说,“她的婚姻就是一场最大的讽刺,爱一个人爱到辛酸,爱到尘埃,放弃了一切,只为他能够好好的看自己一眼,可到头来她才发现,那些不过就是他的奢望。在他丈夫的眼里,她不过就是一个罪人,恕罪的人。”

她说,“在离婚协议书可耻的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无非是把自己最后仅有的尊严,踩在脚底下罢了,他看到自己的签名,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只会开心,自己这个最令他厌恶的恶心女人,终于离开了。所期待的七个月,无非就是她…..刻意的强求……但是…..这是她最后的期待了。不管他是否情愿见到自己,她都要和他见上最后一面…..”

江律师还以为,这世界上不会有那么绝情的男人,可这会儿他是彻底的相信了。

果真是男人绝情起来,真的没女人啥事儿。

甚至还更狠!!!

见一面,都不愿意的男人,他的心大概也是冷的。

收好离婚协议之后,江律师抬头看着墨江,神情十分的笃定,“不可以,我的当事人说了,这是她愿意离婚的唯一要求,如果你做不到,她不介意继续的拖着你。”

墨江拳头紧紧的握着,他死死的咬着后槽牙,嘴里愤愤的说道:“行,我会去。”

这才是真正的姜小暖,什么事儿都算计的错无遗漏,就算离婚,也可以做为一种手段。

姜小暖爱墨江爱了整个青春,和他结婚三年,如今在这一刻,她才彻底的缓和了一口气,把属于他的自由彻底的还给了他。

她说爱他爱到失去了自我,因为对方是墨江,她宁愿变成他喜欢的样子,现在她没有变成墨江喜欢的样子,仿佛让墨江极其的厌恶自己,甚至恨不得杀了自己,那么她又何必在墨江的面前出现呢?

爱不得,求不得,心痛的无以复加,这样的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着姜小暖的心,那么她宁愿离开,离的远远的…..

用这巧取豪夺的七个月,让她为自己而活。

姜小暖离开的这些日子,丝毫不能够影响到墨江一点半点的,他的作息时间过的极其的规律,可以说他的生命里似乎就只有医院和公司,对于姜小暖,他从为在意过,如同他的世界里,从未来过。

…….

半月之后,墨江收到了好兄弟单御风的电话,他提前回国了,两人准备见一见,顺便叙旧。

他对这种事儿,向来就不愿意参于,想要拒绝,可身边的若欢,却满满的支持,她拉着墨江的手臂,笑嘻嘻的说道:“你不用一直都在医院陪着我,这些天,看着你那么的累,让我很心疼,去好好的放松一下吧!”

“不了,把你一个人放在医院,我不放心,而且你现在….”墨江的话还没说完,她便极快的打断了,摇了摇头,“都已经观察了小半月了,不会有事儿,如果合适,我都想让你带着我一起去。”

她在爱中迷失了自己,为了墨江,愿意做尽一切,可到头来却是百转千变的劫难。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792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