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崽也养你:“其实他们都是你生的。”

养崽也养你:“其实他们都是你生的。”

第1章 你逃不掉

疼。

浑身上下都疼。

就好像是被重型机车碾压过……

苏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亮如白昼的灯光让她下意识用手遮挡。

她眯了眯了眼睛,从指缝的空隙中看到了一个男人。

他穿着纯黑色的衬衫,每一颗纽扣都系的板板正正,五官精致的像是从画里走出来。

或许是感受到她的视线,男人用一双死寂、漆黑且阴冷的眸子盯着她。

阴沉、颓废、迷离最后又恢复到死一般的冷漠。

苏果的身体莫名的颤了一下。

她很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阴鹜到死寂的男人。

他是谁?

这里,又是哪?

苏果记得她刚下飞机,身后就好像有什么人打了自己一棍子。

她猛得紧绷身体,难道是房泽……?

突然。

危险的男人好像一道闪电,将她压在身下。

“你可真让我好找。”

低沉、暗哑不带任何温度的声音让她灵魂都在颤抖。

她惊恐的看着男人,结结巴巴的问:“你……你……你是谁?”

男人伸出粗粝的拇指摩擦她的下颚,用指腹紧捏她的下颚,强迫她与他对视。

“不认识了?”

“呵!”

“没关系,我可以让你重新认识一下。”

苏果痛的无法思考,只能低喃:“你……你……你到底是谁?”

“你男人!”

话落。

她被一双冰冷的薄唇包裹。

唇齿搅动。

苏果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瞪着眼前贴近的俊脸。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直接亲她!!!

苏果重重地对着他的唇重重的咬了下去。

男人唇瓣吃痛,那双漆黑的眸子染上血红:“苏果!”

低沉、暗哑又带着万年寒冰的温度让苏果身体骤凉。

她像是受了惊吓的小鹿,动也不敢动。

“嘶……”

锁骨突然传来疼痛,苏果抖了一下身子。

他磨着洁白的牙齿,阴恻恻瞥着她。

“这是对你的惩罚!”

在男人如野兽般凶狠的眼神下,苏果软下声来。

“先……先生,我好像真的不认识你,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你说什么?”

他指腹用力,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

苏果心脏突突跳个不停。

粉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樱花色的唇瓣更是没有一点血色。

“我,我真的不认识你,你就算是掐死我,我也不认识你!”她硬着头皮喊出。

男人扯了扯黑色的衬衫领口:“没事,我会带你重新回忆。”

男人撕扯苏果一副。

苏果尖叫出声:“啊!这个你混蛋!”

“别撕我衣服!”

“你离我远点!”

“不要碰我!”

……

再次睁开眼睛时。

窗外滴滴答答的下着小雨。

空气里是泥土混合青草的清甜味。

浑身酸软的苏果盯着头顶纯白的天花板,心情稍微有些放松。

还好昨天晚上的那件事只是一个梦。

“醒了?”

腰间骤然收紧的手臂让刚放松下拉的苏果瞬间紧绷,心脏紧张到了喉咙。

那不是梦,那是真的!

她真的被一个男人强女干了!

“别再想逃了。”男人说。

苏果一下子来了脾气。

她扬起手腕冲着男人的脸重重地打了过去。

很不幸,她的手被男人紧紧攥住。

“你松开!”她冷声。

男人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冷削的唇紧抿成线:“几年不见,你的翅膀倒是硬了不少。”

苏果用力挣脱:“谁跟你几年不见,你到底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她要快气死了!

这个男人不仅把她吃干抹净,现在还强跟她套近乎!

做梦!

想都别想!

她要报警!

找警察,收拾这个强女干犯!

“还不认识?”男人手上用力。

苏果的手指被他当做棉花捏在一起,咯吱作响。

她疼的眼泪打转:“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放了我,我保证绝对不报警。”

面对男人强大的压迫感,她连反抗的本事都没有。

“还不认识我?”他重复刚刚的话。

苏果疼得蜷缩身体,眼泪顺着眼眶流出:“认,认,认识,我认识了。”

房间的门被不合时宜的推开。

“爹地,现在是早上六点,你们不用上班,我还要上幼儿园。”

床上的两个还保持着男上女下的姿势。

苏果朝门口看过去,发现一个长得很像洋娃娃的小女孩。

小家伙穿着浅粉色的连衣服裙,手里抱着一个很小的泰迪玩具,脑袋上还扎了两个可爱的小揪揪,就像迪士尼里的小公主。

最让人羡慕的是她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就像是把夜晚的整条银河揉碎再塞进她眼睛里般耀耀生辉。

“六六,你先出去!”男人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

“爹地,这是你新找回来的小女友?嗯,还挺漂亮的。”小女孩边说边打着哈欠。

这一句爹地将苏果拉进现实!

这个男人,有老婆,长得帅,还出来强女干她!!!

他是变态吗?

“叫妈咪。”男人脸不红心不跳的拿起床边的睡袍披在身上。

“妈咪。”门口的小女孩脆生生的叫了一句,叫完,她又补充:“爹地,咱家的门不太隔音,你明天换个门。”

男人系好睡袍,又朝床上的女人瞥了一眼,扫到苏果粉到绯红的脸又说:“以后这种事情偷偷告诉爹地就好,你妈咪害羞。”

苏果嘴角抽搐!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他不仅强女干了她,还在他女儿面前谈论这么十八禁的话题!

第2章 钻狗洞

窗外的小雨停了。

男人将小女孩送下楼吃饭。

苏果悄悄的爬下床,她走到窗边观察,发现这个别墅很大,四周还是茂密的树林。

荒郊野地。

这个这个时候不跑,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果从窗户二楼的位置跳下来,贴着别墅的围墙转了整整一圈。

人都快累死了,却只发现了一个狗洞。

正门是不可能走的,苏果想要出去,就只能钻狗洞。

她犹豫了整整三分钟。

最后咬牙、跺脚,还是钻了。

她都已经被禽兽睡了,钻个狗洞又能怎么样!

只要她今天活着出去,她不说,就没人知道她钻过狗洞!

说做就做。

苏果俯下身子,整个脑袋往狗洞里爬。

这个狗洞比苏果平时见过的狗洞都要小,但好在她身子娇小……

幻想很美好,现实往往都在打脸。

她上半身是出去了。

但是屁股卡在了狗洞中间,想出也出不去,想退回去。

甚至还觉得围墙的石头硌屁股。

……

别墅餐厅里响起沙沙沙的翻报纸声。

阳光在男人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气质里带着说不出的优雅。

等了许久的男人,优雅的敲了敲桌子:“你妈咪怎么还没下楼吃饭?”

六六干净素白的娃娃脸仰起,她看了一下儿童手表,又瞬间耷拉下脑袋。

“可能新妈咪不太喜欢你。”

男人修长的手指微顿,漆黑的眸子眯成一条线。

“管家,去看一眼。”

“是。”管家在一旁回话。

管家还没出去就和花艺师撞了个满怀。

花艺师在管家的耳边小声嘟囔了几句。

管家原本正常的脸瞬间变得毫无血色。

他挥了挥手让花艺师下去,又一脸为难的看向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说。”男人合上报纸。

“先生,太太,太太她……”管家将身子压低,生怕看到男人阴沉的脸。

“她怎么了?”

“太太她……她卡在花园的狗洞里。”管家吓得不敢抬头。

“狗洞?”

男人合上报纸,漆黑的眸子眯了眯。

十分钟后。

苏果趴在狗洞里无比尴尬的看着那突然出现的一大一小。

此时。

她心里已经把那个花艺师骂了千百万遍。

如果她还能活着出去,一定刨了他家祖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苏果被他们俩盯了足足有五分钟。

这俩人一句话也不说,跟木头一样,戳在她前面。

苏果实在忍不住了,她扬起脖子,倨傲着脑袋。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赶紧放我出去!”

她已经没脸了,甚至到了破罐子破摔的地步。 

就没有她这么惨的人,钻个狗洞都能因为屁股大卡住。

男人没理她。

他不紧不慢的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手绢,然后蹲在苏果面前。

巨大的阴影将苏果笼罩,想到昨晚男人的暴行。

苏果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她甚至觉得这个男人会用手绢勒死她。

她害怕地闭上眼睛,扯着嗓子大喊:“救命,救命啊,杀人了,杀人了!”

男人悬在半空的手微微一顿。

那张本应该给苏果擦脸的手绢被他丢在了女人脑袋上。

“这么喜欢当狗,以后就拴在这!”

手绢很大,盖在苏果脑袋上更像是喜帕。

唯一和喜帕不同的是男人的手绢是银白色的。

忽略掉场景,这手绢更像是盖在死人脑袋上丧事帕。

苏果直接就急了。

她大喊:“你这个禽兽赶紧放开我!我家里人找不到我一定会报警的,不然让警察知道你做的那些龌龊事一定不会放过你!”

男人阴沉着脸,漆黑的眸子宛如一潭死水朝四周放射。

苏果即使脑袋上盖着手绢,身体还是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就算不看到他的脸,苏果也能感受到他的怒意。

那股怒意从她的头顶直冲脚底板,吓得她浑身上下都是凉飕飕的。

她不知道这个神秘男人是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卑微的像只蚂蚁,感觉随时都能被眼前的男人踩死。

“景洲,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清亮柔美的女声打断了他们。

苏果看不清外面什么情况。

唯一能看到的是自己的前面多了两双鞋子,一大一小。

不是那个神秘男人和他的女儿,而是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小男孩的鞋子。

苏果心脏突突地跳个不停,这该不会是他的妻子和儿子吧?  

第3章 狗洞惊魂

“谁让你来的?”男人的声音更冷了。

“景洲,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奶奶让我送小十二回来的。”。”叶思思连忙解释。

手绢下的苏果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在她的记忆里只有一个人的名字有景洲俩个字。

那就是星辰娱乐的总裁

传说他的资产遍布全球,势力强大到黑白两道上的人都怕他,那个狠戾阴郁的男人不会真的是星辰娱乐的总裁吧?

“景洲,地上的这个女人是……?”叶思思清澈如水的眸子闪了闪。

这个身影看起来很熟悉,可她又不记得从哪里见过。

突然被点名的苏果紧张到了嗓子眼。

这个女人怎么哪壶不提开哪壶!

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是韩景洲,那她这辈子都别想进演艺圈。

男人讳莫如深的眸子微微扬起波澜,他忽略掉叶思思,直接吩咐助理。

“找几个人在这里看着她,没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让她离开狗洞。”

叶思思听到韩景洲这样说,对地上的女人更感兴趣了。

要知道这五年韩景洲的身边除了她,再也没有其他的女人。

难道他已经忘记了当年那个女人?

即使心里有怀疑,叶思思也不敢这个时候去掀开女人头顶手绢。

她笑着落落大方:“景洲,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韩景洲眸色深沉的看了一眼狗洞里的女人。

他将女儿抱起来,另外一只手牵着儿子。

三个人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朝别墅走去。

助理一头雾水的看着狗洞里的女人。

他记得苏园别墅这里没有女佣,难道是进贼了?

十多分钟后,叶思思去而复返。

狗洞旁边除了杂草,还有十多个铜墙铁壁的男人像栅栏一样将苏果围在中间。

“几位大哥能让开一下吗?我耳钉好像不小心掉了,我能在这里找一下吗?”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至少顶着手绢的苏果是这样想的。

那个男人也真是的,身边明明有一个大美女,怎么还强女干她!

倒霉,真倒霉。

就在苏果还想嘲讽自己倒霉的时候,叶思思将她头顶的手绢掀开。

刺眼的阳光晃了一下苏果的眼睛。

她下意识的半眯,眯缝时她看清了女人。

她穿了一条淡紫色的扎染长裙,乌黑的卷发随意的散在肩上。

她的长相不是很美,但胜在舒服,就像是雨后的荷花、清新淡雅。

下一秒,她瞳孔放大。

这,这不是星辰的国民影后叶思思吗?

我靠!

苏果直接爆了粗口,她竟然睡了影后的男人!

苏果大脑彻底凌乱。

奇怪的是叶思思看到苏果,脸比苏果的脸还要白,就像是看到了惊悚的鬼脸!

苏果整个人都玄幻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思思才开口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果。”她有些尴尬。

叶思思身体摇晃,险些摔倒在地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你不是!”

叶思思皙白纤长的手紧紧攥住苏果的衣领。

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有些癫狂,手上的动作恨不得将苏果掐死!

苏果怒了!

打晕她、带走她、强睡她、现在还想毁尸灭迹掐死她?

他们一家人也太不把她当人看了!

她被困在狗洞里的双手忍住剧痛抽出来,布满血痕的手朝叶思思抓过去。

“管我屁事!是你男人昨天抓我来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你凭什么在这里掐我脖子!”

她打不过韩景洲,她还打不过叶思思?

可笑,他们一家子都当她是出气筒,想揍就揍?

没门!

叶思思被吓了一跳,她仿佛看到当年的那个女人朝她扑过来,向她索命!

叶思思想都没想就压在了苏果身上打她。

苏果对着叶思思的腿就咬了过去。

她打不过叶思思,那就咬死她!

你老公睡我,我咬你一口都算便宜你了!

等站在一旁的十多个保镖反应过来时,她们已经扭打在一起了。

此时。

别墅客厅。

两个小家伙像是霜打的茄子站在韩景洲面前。

韩景洲的手里拿着两份退学通知书,一份是六六的,一份是小十二的。

“说吧,这事该怎么解决。”他双手交叉,修长的腿随意翘着,冷削的脸上带着一抹沁人心脾的冰霜。

两个小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瞬间将脑袋耷拉了下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韩景洲将报告放在茶几上,双手在合在腹部,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他半眯着眸子。

“如果你们想去爷爷那里,我不介意。”

“爹地!”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的喊出,生怕男人做出出格的举动。

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手指轻敲着手机,慢条斯理地阖上眸子。

“说吧,怎么解决。”

“韩总,不好了,叶小姐和狗洞里的女人打起来了!”保镖气喘细细的跑过来。

韩景洲寒眸挑起,眸底漾起嗜血般的杀意。

第4章 痛不痛

保镖跟在韩景洲身边也有四五年了,韩总身边只出现过一个女人那就是叶思思。

虽然大家都没说,但也心照不宣的承认叶思思是六六和小十二的继母。

而现在,叶思思正被狗洞里的女人欺负。

众人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直接朝苏果揍了过去。

要知道叶思思以后可是他们的当家主母,要是韩总怪罪下来,他们一个都别想活!

苏果见他们以多欺少,心里别提有多气了。

他们踢的越狠,她咬的越用力,无论他们怎么踢怎么打,苏果像是被拧了螺丝,怎么都不松口。

叶思思倒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揪着裙角。

泪光闪闪的脸上透着宛如林黛玉般的苦凄凄模样。

看得众人一阵心疼,也对苏果下手更狠了。

他们将苏果从狗洞里硬生生拽出来了。

苏果何止是痛,简直痛不欲生。

五年前她遇到过一次意外,做手术的时候没有用麻药,导致她对痛觉特别敏感。

现在她的整个屁股都被石头刮伤了,感官痛觉被扩大了十倍!

身上的疼让她忍不住惊呼,嘴巴直接松开了叶思思的小腿。

没有了叶思思,众人对着她疯狂踢打。

苏果蜷缩着身体,眼前的景物一点一点变得模糊,脑袋也昏昏沉沉。

不知道为什么。

她好像看见叶思思在笑,那种笑就像是计谋得逞后的得意。

是错觉吗?

那个被誉为清纯女神,善良到一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的女人,真的会有这种表情?

“谁让你们动手的!”

一身黑色西装的韩景洲朝众人走来,他走的很急,额前的碎刘海都有些零乱。

苏果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身体,这下完了。

叶思思的老公真的是韩景洲!

他过来一定是为了叶思思来找她报仇,看来她今天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个问题。

苏果心里发酸,嘴角弥漫着苦涩。

她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

她有些不甘心……

叶思思见韩景洲来了心头大喜。

她耸了耸身子,裙摆上提将腿上的牙印露出来,眼中汇聚的眼泪,她委屈巴巴的喊了一句。

“景洲。”

这一句,道尽了无数酸楚,就连在场的保镖也跟着心疼。

“谁让你们打的!”

韩景洲站在原地,巨大的身影像一张巨网将苏果包裹。

他的脸在阳光的衬托下更黑了。

那冷削的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如寒冰的眼神如针般插在她身上,冷如冰窖。

苏果即使心里不甘,还是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谁叫叶思思是他老婆,卑微如蝼蚁的她根本对付不了他们。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在苏果耳边响起,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只听到了脆生生的声音。

她拧了拧眉,又不敢相信的将眼睛掀开一条缝隙。

她看到叶思思捂着脸,韩景洲一脸戾气的剜着叶思思。

“你让做的?”只见韩景洲冷冷的开口。

叶思思被韩景洲这巴掌抽的脑子嗡嗡地响。

她在韩景洲身边五年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他怎么可以为了一个长得像那个人的女人来打她,即使心里不爽,叶思思脸上还是没表示出来。

她哽咽着声音:“,不是你想的那样,刚刚……”

“马上离开,别再让我看见你!”韩景洲边说边朝着苏果走去。

苏果懵了。

这个时候韩景洲不应该是教训她吗?怎么会教训叶思思?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正在朝她走过来了?

他该不会是想打完叶思思再打她吧?

想到这里苏果全身都细胞都开始进行防御,身体也害怕地朝后蹭了蹭。

“把这些保镖都处理了。”韩景洲停在苏果前面,话却是对一旁的助理说。

保镖听到处理两个字纷纷跪在地上。

苏果更害怕了。

处理这个两个字涵盖量太广了。

他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掌握着所有人的生杀大权,轻易的主宰所有人的生死。

“景洲!”叶思思急了:“,你不要被这张脸骗了,她一定是苏逸派过来害你的。”

韩景洲脚步微顿,他扭头扫了一眼叶思思:“你的话太多了。”

苏果被他们的对话搞得一头雾水,但她还是捕捉到了一个名字,苏逸。

“把叶小姐给我送回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再来苏园!”韩景洲在苏果前面蹲下来。

“痛不痛?”

他冰冷的的声音忽然变柔,就像羽毛落在心头,在她的心尖挠痒痒。

那双被寒霜覆盖的眸子更是布满柔情。

柔情?

这个想法把苏果吓到了,这个禽兽怎么可能会对她有柔情。

他们认识才不到二十四小时,不可能存在任何柔情!

“景洲!”叶思思嫉妒的发狂:“你不要被她的外表骗了。”

“难不成要被你的外表骗?”韩景洲如利剑般的目光射向叶思思。

叶思思一下慌了,她满脸委屈地看着韩景洲说:“不是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怀疑她是假冒……”

“闭嘴!”男人打断了她的话,他看向助理:“吩咐下去,立刻停止星辰和叶思思的所有合作!”

“不要啊,景洲。”叶思思顾不得面子连滚带爬的拽住韩景洲小腿:“我真的没有打她,我过来只是找丢掉的耳钉,不信你可以问这些保镖,刚刚也是她先咬我的,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动过手。”

“你胡说!”六六被助理抱着跑过来:“你没有打妈咪,那妈咪身上的伤是哪来的?”

“保镖,是保镖,是那些保镖看见她咬我,为了救我才打的她,六六你可以问那些保镖!”

叶思思心里何止是慌,她沉浮了五年。

原本以为马上就可以嫁给韩景洲,没想到会因为这个女人的再度出现而失败。

这个男人无论何时都知道拿什么羞辱她!

“爹地,妈咪身上好多伤口呀,一定很痛,我记得哥哥上次摔倒,疼了整整一个星期,新妈咪这样,岂不是要疼一个月?”  

叶思思苍白的手紧抓裙摆。

眸光瞥向小腿的牙印,含泪的眸子若有若无的哭诉,心里恨死韩六六了。

这个死丫头平时就阻止她和韩景洲在一起,现在又来帮这个女人!

早晚有一天她要收拾这个死丫头!

第5章 剧情和她想的不一样

韩景洲眯着危险的眸子,对一旁的助理吩咐道:“梁飞,雪藏。”

雪藏?

叶思思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

韩景洲如果不再为她提供资源,那就相当于变相的告诉整个娱乐圈她被韩景洲放弃了。

就算她是国际影后又能怎么样,背后没有靠山她就什么也不是。

叶思思紧紧拉住韩景洲小腿,慌忙求助:“景洲,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不能没有那些资源,你看在……”

“砰!”

叶思思重重的摔在地上。

韩景洲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女人:“丢出去!”

“是,韩总。”助理梁飞指挥着保镖将叶思思抬走。

苏果傻眼了。

这剧情和她想的不一样,不应该是她被叶思思和韩景洲打走吗?

怎么轮到叶思思被赶走?

“啊!”

在苏果愣神的时候,韩景洲将她抱起来,直接进了别墅。

等她完全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十多个医生围住了。

苏果咽了一口唾沫,饶是她经历的多也被眼前的阵仗吓到了。

十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整装待发,每个人手里拿着大小不一的医用工具。

她吓得退到角落里,脸色惨白的看着众人。

“我,我可以自己处理伤口,请你们先出去!”

苏果本来就怕疼,要是再被这些医生给她处理伤口,那还不如让她疼死。

“韩太太,你身上的伤口需要赶紧处理,不然会发脓。”一个女医生好心提醒。

这声韩太太差点没把苏果送到西天和如来佛念经。

她屏息凝神,调节呼吸:“我要见韩景……”说道一半,感觉直接叫他名字不太好,她又改口:“见韩总,我要见韩总,你们先把他叫来,我再处理伤口。”

“我一直都在。”男人的清冷的话从角落传来,那无法让人忽视的眼神好似勾魂索命的利剑,将她死死扼住。

苏果身体一滑,差点摔在地上:“韩,韩总,对对不起,我不是要忽略你的。”

她看到医生太紧张了,紧张到忘了韩景洲的存在。

苏果缓了缓神情,稳住呼吸,让自己看起来尽量没那么慌。

“韩总,我身上的伤我可以处理,谢谢您今天为我出头,能不能请你先送我回家,我弟弟还在家等我。”

自从知道自己惹了韩景洲,苏果已经不奢望报警了。

她一个平民百姓怎么可能跟身价多亿的大佬能比?

要知道叶思思可是国际上有名的大红人,红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被韩景洲一句话就封杀了。

她连叶思思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面对韩景洲,他何止能封杀她,他能杀到她灰都不剩。

“弟弟?”韩景洲声音微沉,双腿随意的翘起。

苏果直接瘫软在地上,脸色惨白:“韩总,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

她弟弟才上大一,本来就身体不好,要是再让她弟弟知道她的事情,那她弟弟就完了。

韩景洲朝房间里的医生挥了挥手,众人离开,热闹的房间瞬间变得安静。

他沉声:“想让我放过你们也可以。”

男人声音有些蛊惑,苏果的心咚咚跳个不停。

她看着男人俊美深邃的五官,有些期待接下来那些要放她走的话。

“嫁给我。”男人薄唇轻吐,嘴角若有若无的弯着。

苏果脑子咣当一下,像是被巨石砸中。

她僵在原地,木讷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嫁给他?

让她嫁给一个强暴过自己的男人?

就算是给苏果十个亿,苏果也做不到!

无论这个男人有多优秀也改变不了他强女干她的事实!!

苏果紧张的心情莫名的冷静下来,她看向韩景洲。

“韩总,我很确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也很确定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我们……”不合适  

“除了你,我不会娶任何人!”韩景洲打断了她的话。

男人漆黑坚定的目光好似一汪古井,在她的心底泛起层层波澜。

不知为何,脑子里有个声音,一个很强烈的声音,告诉她,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可真要让她嫁给这个强女干犯,苏果干不出来!

苏果使出全身力气推开靠近她的男人,强迫理智占据大脑:“不行,绝对不行!”

韩景洲被她推到在地上,他目光阴冷充满戾气的眸子射向苏果:“你确定?”

冰冷又刺骨的声音让苏果心都跟着发颤,可眼下她要是不答应,韩景洲绝对不会放过她。

她苍白的脸上扬起一抹微笑:“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彼此多了解了解,现在谈结婚太早。”

“你身上哪一个地方我没了解过?”男人扬眸,漆黑的眸子越发深邃。

苏果脸蛋燥热,身体红的像只煮熟的虾子,她结结巴巴的说:“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先从谈恋爱开始。”

“谈恋爱?”韩景洲带着疑惑。

苏果怕他不同意,赶紧解释:“我对你的家庭情况不是很了解,你对我的家庭情况也不是很了解,我们真的没办法直接结婚。”

韩景洲盯着她,晦暗不明的眸子像是在思索。

苏果怕韩景洲不同意,又赶紧补充道。

“我说的是真的,今天的很多事情都让我很懵。

尤其是你和叶思思的关系,外面不都说你们结婚了吗?你刚刚为什么要帮我,明明她才是你老婆啊?”

第6章 整个瓜地都是我的

冷风吹过。

苏果本能的抖了一下,她能很明显的看到韩景洲眼中的冷光朝她射过来。

“韩……韩……韩总,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她不是。”韩景洲居高临下的瞄着她。

“额?”苏果一时间没没明白韩景洲的意思。

“我和叶思思没有任何关系!”男人朝她靠近,强大的威压逼近,那双摄人的眸子好似利箭将她射挂在墙上。

苏果怔住。

她没想到韩景洲会跟她解释叶思思的事情,因为在她看来这根本就不重要。

“嘶…”

手背突然传来刺痛,苏果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

这个男人,竟然,竟然在帮她擦药?

苏果赶紧将自己的手抽出来:“韩总,谢,谢谢您了,这点小事就不劳烦您了,我可以自己来。”

“我们是夫妻。”韩景洲冷声提醒她。

那锋利的眼神瞬间让她看清了现状。

苏果琥珀色的眼珠转了转,随即挂起了谄媚的微笑: “韩总,强扭的瓜不甜。”

“我不需要强扭,整个瓜地都是我的。”韩景洲说。

苏果脚下一个趗趔,差点摔倒。

她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呼吸,然后朝一脸阴沉的男人走去。

下一秒。

柔软的唇瓣覆盖在男人微凉的唇上,又迅速的撤离。

苏果脸红红的,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你…你…你确定不喜欢吃甜瓜?”

男人五指收紧,漆黑的瞳孔骤然紧缩,那眸中的光比任何时候都要幽深。

苏果被男人盯的头皮发麻,她退到五米开外,小心翼翼的嘟囔。

“我……我……我是真的不了解你,我一次恋爱都没谈过,你上来就让我做你的妻子……当两个孩子的妈,我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逃跑……

其实以您的地位和颜值想让我喜欢上你不是难事,就算韩总您就算不答应和我谈恋爱,也应该给我一个适应阶段。

就算你不让我适应你,也应该让两个孩子适应一下我的存在。

我知道整个瓜地都是你的,但也你不希望吃的全是苦瓜……

其实心甘情愿的小甜瓜挺好养的。”

苏果说完,偷偷的用眼睛瞄韩景洲。

她看到男人不慌不忙地坐在床上,甚至还换了慵懒舒服的姿势盯着她看。

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苏果被他的动作搞得一头雾水。

就在苏果快要坚持不下去时,她的耳边响起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好。”

苏果愣在原地,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韩景洲答应了,他竟然真的答应了!

“这是真的吗?”苏果琥珀色的眸子亮晶晶的,甚至还有些不敢相信的问。

男人看着异常兴奋的女人,冰冷的面色恍惚间竟柔和了许多:“真的。”

苏果激动的扑了上去,她在韩景洲的脸颊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那我今天晚上是不是也可以回家?”

早知道韩景洲喜欢听软话,那她刚开始就不该反抗这个男人。

“不可以!”

苏果的脸变成了猪肝色,流光溢彩的脸瞬间耷拉了下来。

“我为什么不能回家?”

被大佬豢养的感觉确实很舒服,可她不想做金丝雀。

她是鹰,鹰就该翱翔天空。

苏果失魂落魄的样子将男人的心牵动起来,韩景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眸中闪过一丝哀伤。

“不过,你可以去回去上班。”

“真的吗?”苏果灰色的眼睛立刻变得晶亮。

“嗯。”男人应了一声,又站起身,理了理西装上的褶皱,边朝外面走边说:“我今晚要出差,有事你可以打电话给梁飞。”

“好。”苏果压下心底的雀跃。

只要她可以出去,就一定能逃走。

……

夜幕悄悄降临。

韩景洲和两个孩子不知道去哪了,苏果吃过晚饭后一个人在别墅里闲逛。

“你就是害思思被韩景洲雪藏的女人?”温润又有些不屑的声音从苏果的身后传来。

苏果回头。

她看见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靠在白色的兰博基尼旁边。

他银白色的头发微卷,稍长,皮肤精致的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

苏果认识这个男人,他叫陶冶,也在星辰娱乐。

如果说叶思思是星辰的女王牌,那这个男人是当之无愧的男王牌,甚至热度和资源都不再叶思思之下。

他这是为了叶思思来出气的?

苏果手指微微蜷起。

想到自己还没进娱乐圈就惹到了娱乐圈的两大巨头,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乱。

“你是哑巴吗?没听见我再跟你说话!”

原本,苏果心里是紧张的,但听到男人的语气,她心里莫名的不爽起来。

“对啊,我就是哑巴,你能把我怎么样!”

“刚爬上韩景洲的床就开始狗仗人势,你就那么确定能在韩景洲身边圣宠不衰?”

陶冶磨着牙,一双自带风情的桃花眼满是冰霜。

“所以,陶大明星是过来提醒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苏果挑眉。 

“你是个聪明人,我劝你赶紧去找韩景洲,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陶冶回。

“不客气?”苏果勾唇:“你能怎么不客气,是打我一顿还是告诉韩景洲让他甩了我?”

“伶牙俐齿!”陶冶黑着脸。

“谢谢夸奖。”

“你……”陶冶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我很棒,陶大明星就不用在阿谀奉承了。

夜深了,如果陶大明星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苏果边说边故意打着哈欠。

“为了钱爬上男人的床,你家人知道吗?”

黑暗中,陶冶那双自带桃花的媚眼,如刀似箭。

苏果微顿,琥珀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冷光。

“巧了,我爸妈都死了,陶大明星想告诉不如去地底下,顺带着帮我问问他们最近过得什么样。”

“你……”陶冶再次被苏果气得说不出话。

“我叫苏果,不叫你,如果陶大明星真的想救叶思思,就该明白这个时候不要来惹我,毕竟那个三十年河东的人是我!”

第7章 她是我妻子

“是吗?”一身黑色西装的韩景洲站在苏果身后。  

苏果浑身一震,熟悉的声音让她脊背发凉。

她不知道韩景洲听到了多少,只觉得自己接下来的处境有些不妙。

“苏小姐,您刚刚的话可是一字不差的都被韩总听到了,也不知道现在的韩总会作何感想。”陶冶有些得意。

苏果低头沉默,她很清楚叶思思和陶冶对星辰的重要性,更明白自己是怎么来到苏园的。

如果真的要选择,韩景洲一定不会放过她!

陶冶嗤笑:“怎么,害怕了?”

苏果头皮发麻,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死在这里,心里除了不甘心还是不甘心!

“过来。”韩景洲冷戾的声音响起。

苏果本就拔凉的脊背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慢悠悠的转过身子,短短的几秒,她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有什么可怕的。” 韩景洲从西装外套里拿出丝质手绢,温柔的擦掉她额头的汗珠。

苏果仰头,一双琥珀色的眼中满是迷茫。

他动作很轻,就像是夏日的凉风。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极度紧张,或许她都感受不到男人的温柔。

“韩景洲,你到底在干什么!”陶冶咬牙切齿瞪着男人。

韩景洲不疾不徐地将手绢递给助理,一双黑眸冷冷的瞥着陶冶。

“你逾越了。”

“我没有逾越!是你,是你韩景洲!你怎么可以辜负思思?思思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可以为了这个贱人把思思雪……”

“砰!”

一声巨响。

苏果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陶冶倒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肚子。

“她是我的妻子。”韩景洲踩着锃亮的皮鞋走到陶冶身边:“你说她有没有权利?”

强大的威压感扑面而来。

陶冶脸色惨白,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低头,态度诚恳的朝苏果道歉。

“太太对不起,刚刚是我冒失了,还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能够原谅我的无知。”

“还不快滚!”一旁的助理踢开陶冶。

男人连滚带爬的钻进兰博基尼里,速度快到苏果来不及反应。

苏果不敢相信。

这个接触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男人,为了她不仅雪藏了叶思思,还踢走了陶冶!

这两个可都是星辰娱乐的当家王牌,韩景洲竟然一点都不在乎?

“作为我韩景洲的妻子,你不需要怕任何人!”

路灯下,男人目光灼灼。

那双漆黑的眸子好似沉寂了万年的星辰大海,让人不自觉得深陷其中。  

……

次日清晨,韩景洲已经走了。

苏果急匆匆的吃了个早饭,就拿着包从苏园跑了出来。

她是悦乐旗下刚出道的艺人,悦乐和星辰也算不上敌对公司。

悦乐只是一个很小的公司,唯一一个最红的明星还是个三线女明星。

前天是她去隔壁市接的第一个广告,刚拍完回来就被韩景洲掳走,也不知道老板今天会不会训她。

苏果小心翼翼的推开工作室的大门,蹑手蹑脚探头进去。

“啪!”

一本杂志结结实实地砸在她脑袋上。

苏果僵住,身体还保持着推门的动作。

“苏果你可真大牌,我头一次看到还没出道的十八线艺人,第一次拍完广告就敢给我玩失踪的!”

赵丽华坐在门口旁的椅子上,就像是在专门在等她。

“赵姐,我前天出了点意外,没来得及告诉你。”苏果说。 

“确定是出意外而不是傍上了大款?”赵丽华的视线在苏果的小白裙上飘来飘去。

白色的小洋裙设计简单大方,领口的位置有EG独特的复古logo,logo旁边还有一个亮闪闪的红色宝石。

阳光下,红色的宝石闪烁夺目,这条裙子一看就不是高仿。

苏果心里咯噔一下,她没想到赵丽华的眼睛这么毒。

她原来的衣服被韩景洲撕坏了,早上没衣服穿。

只能穿韩景洲让助理准备的衣服,却忘了韩景洲买的衣服不是她能买的起。

“被我说对了?苏果你还要不要点脸,你看看哪个刚出道的艺人像你这样?”

苏果张口解释:“赵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前天真的……”

“呦,苏果平时看着你挺纯情的,没想到能干出这么疯狂的事。”公司里最红的三线艺人冯冉插话。

“赵姐,我看苏果是嫌咱们这庙小,所以给自己找了个大树。”又有人说。

“看苏果这身行头没有个五六十万下不来,苏果你该不会找了一个又矮又挫的暴发户吧?”

众人哄堂大笑。

“都给我闭嘴!”赵丽华气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她问苏果:“苏果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被包养?”

苏果沉默。

赵丽华一脚将身边的椅子踹开,转身进了办公室。

没两分钟,赵丽华拿着一沓厚厚的资料摔到苏果面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既然选择了走捷径,必然要为公司创造利益,苏果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

”苏果目光冰冷的看向赵丽华:“赵姐,我沉默不代表我默认!”

“赵姐你想让苏果扶摇直上,人家还不愿意。”冯冉在一旁轻笑出声。

“你以为我是你?” 苏果琥珀色的眼睛射出冷光。

冯冉脸色一白。

赵丽华一脚踹在苏果腿上:“苏果,你瞎说什么!”

苏果毫无防备的倒在地上。

她拍了拍身上的土,毫不在意地站起来。

“这一脚,算是这半年多您对我的照顾,我还了这个人情。”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离开悦乐?”赵丽华气得火冒三丈。

“原来不太想,现在想了。”苏果说。

赵丽华将苏果的合同摔在地上:“好,很好,既然你不想,那就让你的暴发户把一千万给我打过来!

什么时候钱到账了,什么时候你给我滚蛋!不然的话,你就等着被雪藏一辈子吧!”。

苏果淡淡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合同,嘴角带笑。

“赵姐,摔合同的是你不是我,我只是想离开,又没有说真的要走。就算我真的要毁约,毁约金也只有一百万,您狮子大开口就不怕我去法院告你?

也对,您肯定不怕我告,毕竟打官司还能给咱家的艺人招点粉丝,就是不知道我这张嘴,到时候会不会说点什么不该说的。”

第8章 崽崽找她玩过家家

冯冉的脸瞬间白了,她赶紧握住赵丽华的手。

“赵姐您先别生气,果果这么据理力争,也许是我们真的错怪果果了,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先原谅果果这次。”

赵丽华怎么不知道冯冉的意思,为了冯冉的面子和公司的利益,她还是忍了下去。

“苏果,别在让我找到你小辫子,再有一次你就等着滚蛋吧!”

苏果笑眯眯的点头,她不怕事也不会故意去挑事,但别人来故意找茬,她也不是做个软柿子!

只不过从今天开始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难……

日暮西坠。

星星悄悄爬上夜空。

苏果没选择去韩景洲的苏园,而是回到了自己家里。

理由很简单,就是她不想上韩景洲那条大船。

还有就是她想知道叶思思口中的苏逸到底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苏逸!

正准备走进小区时。

苏果看到苏逸将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穿着黑衣服的女人送了出去。

苏果赶紧躲了起来。

那个神秘人走后。

苏果迎了上去,问向弟弟:“你刚刚在和谁说话?”

苏逸眼神明显的慌乱了一下,他故作镇定的说:“是同学。”

“什么同学会在夏天戴鸭舌帽和口罩?”苏果问。

“姐,不说了,我学校还有事,先走了。”苏逸也不等苏果回答,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苏果看着苏逸的背影,神情复杂……

苏果一个人回了家。

刚坐下,就听见外面咚咚咚的敲门声。

推开门,她看见六六会和小十二都站在门口。

“你们怎么来了?”她好奇的问。

“来陪妈咪吃螃蟹。”

六六绷着脸,两只小手放在背后,严肃的样子像是老干部来视察工作。

小十二则是虎头虎脑的四处张望,如好奇宝宝般的打量苏果的家。

苏果琥珀色的眸子闪了闪,她颇为无奈地看着两个小家伙:“我家里没有螃蟹,你们…”

梁飞晃动着手里的网兜: “太太,我不仅带了螃蟹还带了厨师。”

“额,那你们用厨房吧。”

既然有人愿意做,苏果也乐得轻松,毕竟她还有事要问这两个孩子。

小十二一脸幽怨地撇着嘴:“妈咪这里好像地下室,你住在这里不会难受吗?”

一旁的六六冷声警告小十二:“笨蛋哥哥,就算觉得妈咪住在地下室也不能直接说出来,你这样说会让妈咪伤心的。”

苏果:“……”

你这样提醒,我不止伤心还扎心……

小十二噘嘴,一脸不满的看向苏果:“妈咪,你真的会伤心吗?”

苏果轻声咳了咳,这个问题她没法回答。

“笨蛋哥哥,妈咪是大人,大人伤心了也不会告诉你。”六六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指责小十二。

苏果有些忍俊不禁,这对龙凤胎的性格差别好大。

六六是妹妹却更像个小大人和她爹地一样又酷又冷,而哥哥蠢萌蠢萌的,又甜又可爱,看样子应该是像他们的妈咪。

说到妈咪,苏果佯装严肃的看着两个孩子:“六六你以后和小十二能不能叫我果果阿姨?”

“不能!”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的说:“妈咪就是妈咪,怎么能和阿姨一样!”

额,看来双胞胎还是有相同的地方,比如拒绝她……

苏果顿了顿语气:“阿姨不是那个意思,阿姨的意识是阿姨还没和你爹地结婚,阿姨觉得你们这样叫不太合适。”

“哦,没关系。”六六将自己的电话手表打开,边拨韩景洲的电话边说:“我现在就叫爹地回来和妈咪领证结婚,很快的,妈咪你别着急。”

苏果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她赶紧握住六六的手腕:“别打电话,你们想叫什么就叫什么。”

六六和韩景洲的性格太像了。

她还真怕六六对韩景洲说:‘爹地你快点回来,妈咪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和你结婚了。’

重点不是六六说了什么,重点是韩景洲要是真的拉她去结婚怎么办?

她还不想那么早踏入婚姻的坟墓,尤其那个坟墓是属于一个强女干了她的男人。

“妹妹,那我们来玩芭比娃娃好不好?”小十二亮晶晶地眼睛里充满期待。

六六一脸鄙夷的看着哥哥:“真幼稚,你都五岁了就不知道该玩点大人该玩的?”

养崽也养你:“其实他们都是你生的。”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