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逆妃平烟云:柳花溟重生复仇。

庶女逆妃平烟云:柳花溟重生复仇。

第1章 陷害重生

外面艳阳高照,祠堂里却阴冷无比。

“畜生,当初就应该把你溺死在马桶里,赵姨娘待你如亲女,你竟然下毒害她!赵姨娘侥幸没死,成了形的男胎却活不成了,这是让我柳家绝后啊。”

柳花溟刚睁开眼睛,尚未适应祠堂里火烛的光芒,就听到柳青晖愤怒得无以复加的话。

旁边,是阴森着脸的族老们。

“老爷,还好我没事,想必大小姐没了亲娘,对我们这些姨娘也是,也是嫉恨的,只是可惜了那个成了形的男胎。”赵姨娘梨花带雨的哭道。

旁边,柳花溟的丫鬟青儿立马惊呼道:“我说小姐怎么递给姨娘那碗粥的时候,手抖得那么厉害。”说着,就捂着自己的嘴,好像是不小心说错话了一般。

赵姨娘表面上是给自己求情,实际上越发的勾动了父亲的怒火,那青儿也推波助澜,柳花溟早就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了,历经了那么多磨难,怎么会听不出来?

“畜生。”果然,柳青晖一脚踹中柳花溟的胸口,柳花溟哇的一声吐出来一口血。

有些惊讶的看向自己抬起来擦血的手,干枯的如同树枝一样,更重要的是,这手分明小小的,完全不像自己的手。

接着,柳花溟惊觉,这不是自己十二岁的时候发生的事么?

十二岁时候发生了什么?那是自己真正厄运的开端。

自己母亲本是嫡妻,是父亲还没发迹时候的糟糠妻,为父亲劳心劳力,父亲才能成为金陵同知,不想父亲发迹后却和自己的表妹有了首尾,声称要抬为平妻,母亲一气之下和离,却不想腹中已有了孩子。

赵姨娘是母亲在柳府时父亲的第一个妾室,和母亲原来就不太对付,现在母亲去了,自己独自被接来金陵,赵姨娘更是百般陷害。

看柳花溟愣神不说话,柳青晖更加生气,抬起一脚又要狠狠的踢过来,被柳花溟稍微一偏,躲过了。

改变自己上辈子悲惨命运,就从这件事开始。柳花溟暗暗握拳。

“畜生……”柳青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柳花溟打断了。

“父亲,女儿冤枉啊。”上辈子柳花溟在这柳府小心翼翼,生怕行差踏错,因此显得格外木讷,更不会求饶讨好。

这次不一样了。

只见柳花溟脸上都是泪痕,抬头,一副隐忍,委曲求全的样子,跪的笔直的,对柳青晖哭道:“女儿对着上天,对着列祖列宗发誓,若是女儿有半句谎言,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死无全尸,女儿若是真的下毒害赵姨娘,那女儿就喝下毒药自尽,绝无二话。”

誓言太重,族老们一下子都有些愣住,柳青晖本想出言训斥,碍于族老们的态度,只是阴沉着脸瞪向柳花溟。

赵姨娘和扶着她的亲女儿柳凡霜对视了一眼,立马哭道:“老爷,妾身也愿意发下重誓。”

“你们二人各说各理,拿出证据才是正经。”一直沉默的族长发话。

柳凡霜眼带阴狠说道:“族长,有毒药为物证,又有柳花溟贴身丫鬟青儿为人证,谋害柳家子嗣,这柳花溟就该浸猪……”  

柳花溟没等她说完,抢先一步道:“敢问,鉴定出来毒药的是哪一位大夫?”

一个白胡子老者满头大汗的从祠堂外面走进来。

柳花溟表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暗叫不好,原因无他,来人正是金陵名声最大的林大夫,此人虽然声名在外,却最是爱钱,五年之后被人爆出收钱下毒害人而被打死,可是此时的他,却是金陵最有公信力的大夫。

“大小姐莫不是怀疑老夫的医术?”林大夫眼神微眯说道。

柳花溟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小女子不敢,林大夫医术高明,不知可否识得此物内里药材?”

柳花溟从自己身上解了一个平安福。

那林大夫接过一闻,脸色大变。

“林大夫,怎么回事儿?”赵姨娘见状忐忑不已。

柳花溟冷声说道:“林大夫可否告诉我,赵姨娘深中素草散,闻了这天浮子为何还能活着?”

林大夫手脚颤抖,半天说不出话来。

祠堂众人不知情况,柳花溟猛然冲到林大夫身前,犹如地狱恶鬼声声质问:“你身为金陵名医却收受钱财,陷害他人,天浮子素草散合在一处,不用半刻就能让人七窍流血而亡,你如何解释?”

林大夫连连后退,踩到石子摔倒在地,“你竟敢诬陷我……”

“诬陷?”柳花溟转身朝柳家族长跪下磕头,硬声说道:“族长,此乃是药理常识,赵姨娘此时在此,难道是恶鬼还魂不成?”

族长还未反应,柳慕辰走过去抓起柳花溟就是一巴掌,“贱人,你竟敢诅咒我姨娘!”

柳花溟脸被打得歪到一边,脸上当即肿了。

“哈哈哈哈……”柳花溟突然疯狂地笑着,一把将柳慕辰推开,看着祠堂众人,一个个的都是要她死罢了。

那番样子,令人心酸。

“不就是要我死吗,好!”

柳花溟猛地向一旁地柱子撞去,族长反应过来大喊:“拦住她!”

一个族人正好在一旁,赶紧拉住她,可是头已撞柱,血流而下,看着十分恐怖。

柳花溟躺在地上,虚弱说道:“我柳花溟孤女一个,遭人陷害,以死证清白,只求来世再不为柳家女!”

族老们被柳花溟的死志吓到,族老们纷纷和族长说道:“族长,柳花溟才认祖归宗不过几日就被逼死,传出去,柳家名声怕是有损。”

族长也是觉得如此,为防止事情闹大,想了想说道:“此事错综复杂,一时半刻也没个答案,今日先到此为止,来日再查。”

赵姨娘急了,“族老们,柳……”

“闭嘴,族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小妾插嘴!”族长适才已经看得清楚,这柳花溟分明就是被陷害,不追究赵姨娘已经是看在那个成型的男胎份上了。

柳花溟被人扶着起身回去,经过赵姨娘身边时,低声阴阴说道:“赵姨娘,欠我的,你也该还了!”

赵姨娘瞪大双眼,当即朝着柳青晖喊叫出声,“老爷,她刚才都是装的,她根本就没有要自杀,她……”


第2章 恶奴欺主

族老们厌恶地看着赵姨娘,又看了一眼柳青晖。

柳青晖当即喝道:“还不住口,嫌不够丢人吗?”

赵姨娘还想说话,却被柳青晖的眼神吓到,不敢再说了。

回到了玉清居,赵姨娘将屋子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气得不行。

桂嬷嬷安慰她,“姨娘,您正做着小月子呢,可不能动气。”

“我能不气吗,那小贱蹄子就和她娘一样,天生就是贱到骨子里,不想竟然敢假装自杀,白费了我一番心思。”赵姨娘吼道。

赵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停止发育,本就是保不住的了,才想着要借此将这柳花溟弄死,却不想被她就一个撞柱就逃过了。

柳花溟回了自己的院子,胸口还是很疼,刚才柳青晖一脚踢下来,可半点没有念什么父女之情,也对,他自幼就没有养育过自己,哪里来的什么父女之情,想当初娘病重写信让他来接自己的时候,他还不肯认自己,是娘拖着病体到柳家族人那里闹,硬逼着柳青晖滴血认亲,才让柳青晖不得不认了自己。

关上了门,青儿哼了一声,说道:“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竟然躲了过去,可是你就等着吧,得罪了赵姨娘,你以后还有什么好日子过,别忘了,老夫人不在家,这段时间可是赵姨娘掌府。”

柳花溟回头看了一眼青儿,青儿迎上了她的眼神,骂道:“怎么,你还敢瞪我,你信不信我打死你,老爷都不会说我半句,你别指望我把你当千金小姐一样供着!”

青儿是她进府当日赵姨娘给她的贴身丫鬟,自她回府的那一天就一直虐待她,她能吃上饱饭都是好的了,更别说什么让她服侍自己了。

柳花溟也是觉得累了,所以不想和她计较太多,自己默默地走到了梳妆台前,梳妆台已经缺了一个角,索性镜子还能看,柳花溟坐下来看着镜中的自己,果然现在的她就是她十二岁时的模样。

柳花溟摸着自己的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在心中告诉自己,老天爷让她重活一世,可见也是看不得那些恶人将她害那般地步,柳花溟,这一世,你一定要将他们欠你的一一都拿回来,还有孩子,孩子们,你们放心,娘一定会为你们报仇雪恨!

“柳花溟,快去厨房拿饭,你还在等什么,本姑娘都已经饿了。”青儿一根掸子就想打在自己的身上,柳花溟快速一躲,避了开来。

青儿只有在人前的时候才会装装样子,实在在人背后多有虐待。

整个院子里的人都是赵姨娘安排的,她回府才不过五日,赵姨娘就想着对她下手了,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一出。

“你个小贱蹄子,你以为今天老爷放过你了,你就是小姐了是不是,赶紧去!”青儿怒声喊道。

柳花溟想着,现在还不是时候,能忍就忍了,柳花溟默默地走出房间,身后的青儿得意地笑了一声,然后回自己的房间去,这房间真是破烂,还是自己的房间舒服一些。

柳花溟走到院子,一整个院子的丫鬟都在谈天说笑,见着柳花溟来了,也不过就是瞥了一眼,然后继续自己的谈天说地。

“咦,她去哪儿?”丫鬟小莲看了一眼柳花溟问道。

和她聊天的另一个丫鬟小红笑了,说道:“你管她去哪儿呢,估计是青儿姐姐肚子饿了,让她去厨房端饭呢,青儿姐姐也真是聪明,她第一天回来的时候,青儿姐姐就到厨房说什么大小姐素来喜欢自己的饭食亲力亲为,不愿让丫鬟端的,这样以后她可都没去厨房端过饭菜回来。”

小莲也笑了,“青儿姐姐可是赵姨娘的人,她一个说不定是谁的野种的人,青儿姐姐怎么会懒得服侍她,就是我,也想早点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办差才好呢。”

“这里可是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用看人脸色还能那月钱,我可不想走,要是什么时候不高兴了,还能捉弄捉弄这个大小姐,才是真有趣呢。”小红想想都觉得美。

两个丫鬟一说一笑的,柳花溟走的不远,可是将这话都听到了耳朵里。

柳花溟,你前世怎么活的这么窝囊,竟然连丫鬟都不将你放在眼里。

柳花溟到了厨房,那厨娘看到柳花溟一个小姐来端饭都已经不觉得奇怪了,直接指了指,说道:“呐,就是那个食盒,你拿走吧。”

柳花溟默默拿了那个食盒回去,回去之后,老远的就听到了青儿的喊叫声:“你是腿断了,还是瘸了,怎么这么久,都饿死我了。”

这浅云居虽然名字好听,但是确实偏僻,别说青儿这么大声喊了,就是再大声一些夜没有听得到。

柳花溟嘴角微微上扬,青儿,你不是肚子饿了吗,那便吃个够吧,柳花溟眼神阴阴,如果青儿走近了看,一定被吓到了。

青儿走出院子一把将柳花溟手里的食盒抢了过来,打开食盒,很是满意,然后从里头拿出两个馒头丢给柳花溟,“呐,这是你的。”

青儿对厨房说柳花溟喜欢吃馒头,所以每餐都要备下两个馒头才行,其实柳花溟只能吃这两个馒头,其他的饭菜都被青儿这个恶奴给抢了。

柳花溟也不说话,拿着两个馒头回了房间,一边吃着一边数着数。

“三、二、一!”

“哎呦,我的肚子,哎哟,我的肚子。可疼死我了……”只听到旁边的房间青儿的声音喊道,然后匆匆的脚步声,就跑出了房间。

柳花溟吃着自己的馒头,觉得心中一口气总算是呼出了一点,然后就听着外边的丫鬟在说道:“青儿姐姐的肚子怎么突然痛了起来,这一定是那个女的做的手脚。”

柳花溟眸光一深,这一整个院子的丫鬟都不能留了。

这一天晚上青儿都没有空理会柳花溟,就是因为她拉了一天晚上的肚子。

这一天晚上,柳花溟也没有闲着,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青儿怒气冲冲来找柳花溟的时候,一打开门,竟然发现柳花溟没有在房间,又怒火冲冲地走了出去去找柳花溟。

青儿终于在一个凉亭看到了柳花溟,柳花溟同时也看到了她,青儿二话不说走过去就是一巴掌,柳花溟被她打到在地上,这一幕正好被经过的柳青晖看到了,柳青晖当即就黑了脸,“真是个刁奴!”


第3章 被关柴房

青儿顺着声音看过去,当即脚就软了,跪在了地上,惊恐万分,“老……老爷……”

柳青晖皱着眉朝着两人走了过去,瞥了一眼青儿,转头看柳花溟,“你怎么样?”

柳花溟很是害怕地看了一眼青儿,然后往柳青晖地身后躲,“父亲,疼!”

青儿心头一震,这个小贱蹄子,竟敢装出这个模样,以为这样自己就会怕她了吗?

青儿很是关切地说道:“小姐,您怎么了,刚才您不是说让奴婢打您脸上的蚊子吗?”

柳花溟看了看青儿,又看了看柳青晖,低着头捂着脸显然是害怕得身子都有些颤抖,但是又不敢说话。

柳青晖只看到了青儿打了柳花溟一巴掌,其余地都没有看清,所以青儿这样说,柳青晖也不知道情况如何,“花溟,可是真的?”

柳花溟猛然抬起头来,一副很想说,但是又不敢说的样子,最后还是放弃了,只是将手放了下来,带了一点点隐忍的哭腔说道:“青儿说的是,是我让她打……打我脸上的蚊子的。”

柳花溟的手放下来了以后,脸上的红印很是明显,加上这微微的颤抖,柳青晖怎么会相信青儿只是打蚊子而已。

柳青晖想着虽然自己对这个女儿并没有什么感情,到底也是自己的骨肉竟然被一个下人如此欺负,他的面子往哪儿搁,转头就对青儿斥道:“你当我是蠢的,还是瞎的?!”

青儿赶忙解释说道:“老爷,青儿该死,一时控制不了力道,青儿干惯了粗活,所以才会失了力道,求老爷恕罪。”

柳花溟暗恨这个青儿当真是伶牙俐齿,再看柳青晖竟然有些相信了,不由心凉,前世就是如此,这个柳青晖压根就没有将自己真的当做女儿看待。

柳花溟瞥眼看了一下周围有意无意看热闹的下人,要是今天就这样算了,青儿会更加欺负她不说,她在府中的威严别说立起来了,压根就不会有人再将她当回事儿了。

柳花溟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抱着柳青晖的大腿哭道:“父亲,求父亲为女儿换一个大丫鬟吧,女儿……女儿实在是怕青儿的紧,青儿总是……”

“大小姐,自您进府一来奴婢就尽心服侍您,您为何要换了奴婢,难道是因为刚才奴婢打了您,可是刚才确实是因为您让奴婢打您脸上的蚊子啊!”青儿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样子说道。

柳花溟摇摇头,流泪说道:“不,女儿没有,刚才她一冲过来就打了女儿一巴掌,女儿实在是怕了。”

青儿还要辩解,柳青晖看着柳花溟脸上的那道红印实在是觉得打蚊子一说太过滑稽了。

“来人啊,将这个刁奴关入柴房,让赵姨娘处理。”柳青晖沉着脸下令。

于是青儿就在叫喊着冤枉中被拖了出去,柳花溟却没有半点高兴,原本意味柳青晖会直接将青儿逐出她的浅云居,没有想到只是关进柴房。

柳花溟还想说什么,柳青晖就直接开口说道:“没事就不要出来乱走,好好的院子不呆,大早上的出来干什么。”

柳花溟抬头,见柳青晖显然脸上的神情是不耐烦的,柳花溟想要解释两句,但是柳青晖已经离开了。

原来她错了,她以为柳青晖就算不喜欢她,但是也不至于就讨厌她了,但是今天看来,柳青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当做自己的女儿来看。

柳花溟一边回浅云居,一边想着,青儿现在只是被关入了拆房,赵姨娘现在掌管着府中的中馈,青儿是赵姨娘的人,柳青晖交给她来处理,青儿又怎么会有事,一定得想了办法才行。

柳花溟就这么想着想着走回了浅云居,浅云居里的丫头见着她都有了些恭敬,“小姐,您回来了,您饿不饿,奴婢去端了早餐过来给您?”小莲问道。

柳花溟看了一眼小莲,果然这府里的消息传得是真真的快,她还没有回来,这消息就已经回来了,小莲的这个态度怕是因为青儿因为自己的设计被关进了柴房吧。

但是则小莲做戏也不做个全套的,这面上恭敬,这眼神还是一样的瞧不起。

柳花溟淡淡说道:“去吧,我也是有些饿了。”说完走向了房子里。

小红走向了小莲,不悦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作甚要讨好她,仔细赵姨娘扒了你的皮。”

小莲笑了,“赵姨娘才不会拔了我的皮,青儿之前也是实在嚣张了些,老爷都注意到了,我也是赌一把,要是青儿不中用了,我又得了那个人的青眼,赵姨娘一定会看重我的。”

小红瞥了一眼小莲,也笑了,说道:“想不到,你还挺有心思的。”

小莲仰着下巴,“那是,今天青儿的事情我算是明白了,这柳花溟也不是个完全没刺儿的主,不过只要我们面上好过就成,到底不过也就是一个和离女生下的庶女,比不得二小姐她们,折腾不出什么。”

小红眼神一深,她知道小莲说的不错,但是这样好的机会为什么要让给小莲,这柳花溟好歹也是个小姐,她身边的大丫鬟的月钱可是不少,加上赵姨娘那边,真真的是个好捞油水的地方,就算青儿出来了,也只不过就是一个大丫鬟罢了,这还有一个大丫鬟的空缺呢。

小红如此想着,却笑着奉承着小莲说道:“哎呦,看你想的如此之远,就知道你以后定然是能混的好的,以后可一定不要忘了我啊!”

小莲被说的飘飘然,好像现在已经是柳花溟身边的大丫鬟了一样,用食指勾了勾小红的下巴,挑眉笑道:“看你和我感情如此好的份上,要是我有肉吃了,还能少了你的汤喝不成?”

小红面上笑着,心里却鄙视着小莲痴心妄想。

柳花溟关上门之后就停在门口,小红和小莲的对话她可是一句都没有落下,也是她们之前惯了,说话没有一点顾忌,这个意识就算今天青儿被关进了拆房,他们也不会当回事儿的。

柳花溟坐下来仔细想了想,如何能够让青儿永远也回不了她的身边,还有院子里的那几个。

赵姨娘正吃着早饭呢,一个婆子来告知说道:“姨娘,青儿被老爷关进了柴房。”

赵姨娘当即放下了筷子,青儿可是她千挑万选出来放在柳花溟身边的,折磨人很是有一套,怎么会被关起来了。

“可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赵姨娘就不相信是青儿自己惹恼了老爷。

那婆子仔细说了,赵姨娘怒拍桌子,“昨天的事情我还没有跟她计较,今天就敢算计我的人了,这个小贱蹄子,我不出招她是当我是死的不成,走,我们去柴房。”


第4章 青儿出来

昨天柳花溟戳穿了赵姨娘的腹痛与自己无关之后,柳青晖很是一番斥责了赵姨娘,最后还是赵姨娘使出了一个眼色给那个大夫,那个大夫才认错说自己把错脉了,柳青晖才将矛头对向了那个大夫,事后却要赵姨娘多花了许多的银子才能堵住那个大夫的嘴。

“吱呀。”

柴房的门被打开了,青儿一见到赵姨娘,当下就哭了,跪在地上抱着赵姨娘的大腿哭道:“姨娘,您要为我做主啊,那个贱人竟然敢算计我,就是不将您放在眼里啊。”

赵姨娘嫌恶地俯视着青儿,随后装着很是关心的样子,摸了摸青儿的头温柔说道:“放心,我怎么会让人如此欺负你呢,尤其是那个贱人,这一次我就要让老爷直接将她丢出府去,不过是一个野种罢了,也敢就回来和我的凡霜抢位子,哼!”赵姨娘眼神阴狠,旁边的丫鬟见了都不得打了一个寒颤。

下午的时候,柳青晖出门回来了,要说柳青晖,也是个尴尬的人物,在这金陵城里,他不过就是一个五品的同知,但是家中的两个哥哥却是混的不错的,都是京城中的任职,算得上是大人物了,在柳府,他本是应该被称为三老爷的,但是因为前头两位哥哥都不在金陵城,府里的人慢慢的就将三老爷改成了叫老爷了,老夫人起初觉得不好,但是后头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柳青晖一进门,赵姨娘先是亲自到门口迎接,然后将柳青晖领到了自己的院子里,九月,秋老虎还是厉害的很,赵姨娘让人端上了一碗酸梅汤,着实是让柳青晖解渴了。

赵姨娘又张罗着说道:“老爷,妾身央人到街上买了些葡萄回来,妾身给您剥了吃吧。”

这葡萄可是贵物,这平常人家可吃不起,柳青晖被后头的丫鬟按摩按得舒服呢,囫囵的应下了,赵姨娘剥了一个葡萄正要给柳青晖,却看柳青晖闭着眼睛。

小手摸上了柳青晖的胸口,娇声媚眼地嗔道:“老爷,今日妾身特特穿了这件纱衣,您怎的也不看看,闭着眼睛作甚。”

柳青晖被赵姨娘这一身娇嗔都弄得整个身子都苏了去,睁开眼睛,赵姨娘将刚才穿的外衣已经脱了,现在穿的可不就是半透不透的桃红色纱衣嘛。柳青晖当下就被赵姨娘的这身衣服给迷深了眼,哪里还顾得上吃葡萄啊,胯下之物就已经是硬的不成样子了,再加上赵姨娘胸前已经半露不露了,更是撩人。

柳青晖嘴角一扬,一下子就将赵姨娘给扑倒在榻子上,那按摩和伺候的丫鬟们都是看的脸红了,识趣地默默退下了。

也就是老夫人不在府里,不然让老夫人知道了,可就真的是的一件大事了,这白日宣淫的事可是大忌讳。

一番云雨以后,赵姨娘的纤柔的手不断地在柳青晖的胸口打着圈圈,娇声说道:“老爷,中午的时候妾身才知道大小姐身边的青儿被老爷关进了柴房,可是青儿伺候的不妥当?”

柳青晖正是被赵姨娘伺候的舒服了,心情大好,“那个丫鬟打了花溟一巴掌。”

赵姨娘恍似惊了的样子,捂着嘴巴半起身说道:“老爷,这怎么可能,青儿之前在妾身这处服侍的时候,实在是个好的,半点不规矩的事情都不敢做,惯是个尽心服侍的,所以妾身才让了她去大小姐那处,会不会是老爷误会了?”

柳青晖听赵姨娘这么说着,想到之前来到赵姨娘这处拿青儿确实是个尽心的,再想到今天早上,那青儿说的,有些怀疑了,喃喃道:“难道真的是我误会了?”

赵姨娘见有戏,接着说道:“老爷,这下人尽心服侍,我们做主子的就算是不能日日赏赐,也不好冤枉了不是,老爷……”

“好了,你看着办吧,如果冤枉了就将她放出来,多给半个月的月钱就是了。”柳青晖不耐烦说这些庶务之事。

赵姨娘笑了,趴在柳青晖的胸口上,娇声嗯了一声,想来是赵姨娘这一声实在是太过勾人了,柳青晖将其一把压在下面,又来了一次,真真是将赵姨娘的身子都弄得有些散了才肯罢休。

赵姨娘得了柳青晖的许诺,很快地就将青儿给放出来了。

青儿跪在地上,很是感激地朝赵姨娘磕头,“赵姨娘,奴婢一定会尽心办事,不会辜负了赵姨娘的看重。”

赵姨娘蹲了下来,将手上的一只玉镯子褪了下来戴到青儿的手上,青儿看着那只成色十分好的玉镯子,一双眼睛都发光了,心里喜欢的不得了,但想了想,却作势要将玉镯子脱了下来。

“姨娘,青儿办事不利,竟然还被那个贱人给设计关进了柴房,还劳姨娘搭救,实在是不好受了姨娘的玉镯子。”青儿说道,但是手上的玉镯子却是脱了半天都不见脱下来。

赵姨娘早就看透了,面上拍了拍青儿的手背温声说道:“不妨事,不过就是一支玉镯子,给你了你就收着就是了,自然是有事让你做的。”

青儿一听,哪里还会脱下来,忙问道:“姨娘有什么计划?”

“计划?”赵姨娘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对付那个小贱人哪里还用什么计划。”

赵姨娘身边的桂嬷嬷皱眉嘱咐道:“你且先回去,姨娘之后自然会通知你。”

青儿又磕头应是才回去了。

桂嬷嬷看着青儿的背影,对赵姨娘说道:“姨娘,不过就是一个丫鬟而已,哪里用的了给她那么贵重的赏赐,那青儿本就是个贪财的,这样下去惯了她,以后还怎么喂饱她?”

赵姨娘摸了摸头上新打造的黄金簪子,满不在乎地说道:“不就是一个丫鬟,要是真是个不知足的,用完了以后寻个由头,将她屋子里的钱都掳了回来,再卖了就是了,现在还有些用,让她尝些甜头也不妨。”

桂嬷嬷听了点头,“还是姨娘高明。”

赵姨娘笑了,“走吧,今夜还得准备呢,老爷多半是在我院子中休息了。”

赵姨娘在柳青晖的一众女人中,因为生下了儿子柳慕辰,这地位是仅仅低于正室乔云的,要说这乔云也是一个讽刺,当年未出嫁就和柳青晖有了首尾,进了柳家的门之后生下了嫡女柳若熙,竟然就再也没有生了,如今柳青晖只有一个庶子柳慕辰,故而赵姨娘在金陵城柳家的地位也算是稳固了。

桂嬷嬷笑了,“姨娘如此容貌,当然不是那些个凡脂俗粉能够比得上。”已经是近三十的年纪了,还保养得跟个十几岁的姑娘一般,再加上这眉眼含波,确实不是哪一个男人都能受得了的。

可是到了晚上,赵姨娘却将身上穿的那件特意制作的纱衣给脱了下来一剪刀给剪了,“紫苏,又是紫苏,那个狐狸精,果然是伺候过那个老女人的,都是一样的不要脸,勾得老爷魂都没有了!”赵姨娘气得不行,心里嘴里早已经将紫苏诅咒上百遍了。

这紫苏原本是柳花溟母亲叶白薇的丫鬟,可是叶白薇死了之后,柳青晖去接柳花溟,这个紫苏却爬上了柳青晖的床,被柳青晖带了回来当了这柳府的有一个新的姨娘,柳青晖对她的热乎劲还没有过呢。


第5章 扎小人

桂嬷嬷赶紧安慰说道:“姨娘,您别气了,不过就是一个下贱人,等老爷热乎劲一过,还怕收拾不了她吗?”

赵姨娘如何能够不气,想到柳花溟之前在老爷面前差点拆穿了她,让她被骂,这紫苏也是伺候过叶白薇的,便所有的气都怪到了叶白薇的身上了。

“前世一定是个狐狸精变的,不然怎么跟她有关的人都这么下贱!”赵姨娘连着骂了半个时辰,才算是解气。

而柳花溟的浅云居中也是十分的不安宁,青儿已经回来了,这次她可是学乖了,没有像之前那样再那么明目张胆地使唤柳花溟了。

话说青儿回到了浅云居,不是去柳花溟的房间请罪告安,也不是直接报复,而是直接回了房间睡上一觉,睡饱了以后打开了门,小莲和小红就在门外候着呢,小莲早上还是想着讨好柳花溟呢,下午青儿一回来就变回了那个只会拍青儿马匹的丫鬟一样。

“青儿姐姐,这是终于睡醒了?要不要奴婢去唤那个人去厨房端饭菜给您吃啊?”小莲自以为这样的态度很是好了,定然能像以前一样得了青儿的一个笑脸,谁知道青儿瞥了她一眼。

“你说什么呢,那可是大小姐,我们当丫鬟的自然是要伺候好大小姐了,怎么能让大小姐伺候我们当丫鬟的,真是不知道规矩。”青儿白着眼说完这话就往着柳花溟的房间去了。

小莲的笑脸都僵在了脸上,待看青儿真的进了柳花溟的房间以后,才低低地呸了一声,“呸,说的跟自己如何尽心服侍了一样,最折腾大小姐的还不就是她,现在倒是想要装好人了。”

小红扯了扯小莲的袖子,低声说道:“行了,当心被她听到,人家可是有赵姨娘当靠山的。”

小莲想了想也是,不敢再说,和小红一同回了自己的房间。

柳花溟已经在房间等了许久了,看到青儿终于进来了,也没有说话,青儿将的柳花溟从上打量到底,心中想着,还真是想不到,原本以为你不过就是一个没有靠山的软柿子,没想到竟然敢算计她。

青儿吊着眼睛说道:“大小姐,今日打蚊子的时候打重了是奴婢的错。”

柳花溟瞥眼回来看,想笑但是却笑不出来,如此刁奴,柳花溟要是不能将她从自己的身边弄走,也别谈什么报仇了。

“你不必多说了,我知道,你在府中已经多年,而我才进府不过几日,你是不将我放在眼里的。”柳花溟淡淡说道,但是言语中透着冷意。

青儿讽刺的笑了,“不敢,奴婢只是一个奴婢,以前那样伺候小姐,还以为小姐是喜欢的呢,到底也不见小姐说过一声不喜欢,奴婢就妄自下了定论了,以后一定改。”

这改字拖了很长的尾音,显得十分的意味儿深长。

柳花溟这下是终于笑了,“你既然知道错了,我一个主子,也不好跟你计较不是,我饿了,你去端了饭食过来吧。”

这本是丫鬟的本职了,青儿却好像很是怨气一般,“是。”

柳花溟,你一定要在府里站稳脚跟,你要一步步地爬上去,才能报仇雪恨,不然一切都是空谈。柳花溟对自己说道。

不一会儿的功夫,青儿就端着饭菜回来了,“哎呀,小姐,奴婢真是该死,去的晚了,这会儿厨房只有一碗米饭还有一些青菜了。”

柳花溟分明已经闻到了,青儿说话时嘴里飘出的烧鸡味儿。

柳花溟不说什么,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吃完之后,就说自己要睡觉了。

青儿暗哼了一声,就算设计了我又如何,还不是被我攥在手心里。

柳花溟确定了青儿已经出去了,暗夜中摸着下了床,刚才已经快要弄好了,幸好动作快,听到了小莲说青儿起床的声音就赶紧将东西藏了起来。

这药膏已经做好了,只要涂在身上一个晚上过去,效果定然是让她满意的。

这一天晚上,青儿也没有乖乖睡觉,她得了赵姨娘的信,让她子时过去。紫辰院的紫苏第二天一早醒了,摸了摸床边,却不见了人,起身穿好了衣服,丫鬟进来说道:“紫姨娘,老爷已经出去了,老爷说您太累了,让我们不要吵醒您。”

紫苏嘴角上扬,柳青晖对她是真的好,“好,我知道了,上早饭吧。”

那丫鬟却犹豫着说道:“姨娘,您要不要去一趟玉清居?”

紫苏顿了顿,“为何要去玉清居?”那不是赵姨娘的院子吗,虽然赵姨娘是府中的贵妾,还是如今的掌府姨娘,但是同为妾室,可不需要去向她请安。

那丫鬟说道:“大小姐今天一大早就被抓了去玉清居,老爷原本今日是要去找知府大人的,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大发脾气,已经在玉清居了。”

这个丫鬟是紫苏进了府里以后,柳青晖让她亲自在众丫鬟里挑的,不得不说,挑的还不错,这几日也是用的不错,紫苏知道这丫鬟不会无缘无故这样说,忙问道:“秋巧,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跟我有关?”

秋巧点点头,说道:“奴婢想着还是告诉了姨娘的好,青儿今天一早收拾大小姐房间的时候,搜出了一个小人,上头写着赵姨娘的生辰八字,还扎了好多针,青儿将这个小人拿去了玉清居,赵姨娘一气之下就让人将大小姐抓了去,还请了老爷前去,赵姨娘身边的桂嬷嬷说……说……”

“说什么,你倒是说啊!”扎小人不是小事儿,要是牵扯上了她,那可就惨了。

秋巧被紫苏这么一吼,忙道:“桂嬷嬷说大小姐虽然已经十二岁了,但是到底也算是个孩子,说不准是有人教的,府中跟大小姐关系亲近些的能教大小姐的可是没有多少。”

紫苏大惊,也顾不得吃什么早饭了,赶紧换了衣服就跑到玉清居。

玉清居里,柳花溟正如同前两日一样跪在了柳青晖的跟前,柳青晖将那个小人丢在了柳花溟的面前,“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柳花溟抿着嘴唇,不发一言。

青儿眼珠子转了转,哭着说道:“大小姐,奴婢昨日还在想着大小姐为何要污蔑奴婢打了大小姐,明明是大小姐让奴婢打脸上的蚊子的,今日才算是想明白了,昨日奴婢想着为大小姐将房间收拾妥当,大小姐如厕回来看到了,将奴婢赶出了房间,这是以为奴婢看到了这个小人了。”

柳慕辰和柳凡霜看着那个小人对视一眼,也是装作十分气愤的样子,先是柳凡霜气愤的对柳花溟说道:“大姐姐,自你回来,我姨娘对你可算是很好了,你为何要这样,竟然用这种下作手段来害我姨娘?”


第6章 牵连

赵姨娘红着眼睛,朝着柳青晖说道:“老爷,您看,您问了她这么多,她一句话都不说的,不就是不将您放在眼里吗。”

柳慕辰也说了,“大姐,我姨娘好歹算是你的长辈,你竟然做了一个小人扎她,父亲问你话,你还做听不到的样子,像个什么样子。”

柳慕辰作为柳青晖唯一的儿子,地位自然不同,柳青晖听了,自然是更加气了,“你哑巴了,话都不懂说!”

柳花溟抬起头来问柳青晖,“爹,您让女儿说什么?”眼神十分的忧伤,是了,是忧伤,纵然柳花溟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从来不把自己当做女儿的,但是在这个时候还是不免为自己忧伤了一把。

柳花溟的眼神让柳青晖顿了顿,但是看到了那个小人又骂道:“你好装傻是不是,这小人在你房中被你的丫鬟发现拿出来,难道你还想不承认吗?”

柳花溟看向了那个小人,“这个小人上头写着赵姨娘的生辰八字?”

柳慕辰皱眉,“这当然是我姨娘的生辰八字,难道你还想说是别的什么人的吗?”

柳花溟笑了,这一笑将满室的人都弄得奇怪了,柳青晖更是愣住了,毫无疑问,柳花溟是长的十分像她的母亲叶白薇的,这一笑,猛然就让柳青晖陷入了回忆里,想到当初柳青晖见到叶白薇的第一眼时,叶白薇也是这样笑,让人一看就忍不住陷了进去。

柳慕辰以为柳花溟是在笑自己,怒道:“你笑什么?”

“我只是很奇怪,青儿怎么就知道这生辰八字是赵姨娘的,难不成赵姨娘竟然将自己的生辰八字都随便告诉了一个丫鬟不成?”柳花溟淡笑说道。

青儿心头一愣,看向赵姨娘,赵姨娘使了一个眼色,让她赶紧想个由头糊弄过去。

青儿吞了吞口水,“奴婢自然是不知道赵姨娘的生辰八字的,但是这上头也写了赵姨娘的闺名,奴婢却是知道赵姨娘的闺名的,故而猜想着上头写的是赵姨娘的生辰八字,所以才拿了给赵姨娘看。”

柳慕辰指着柳花溟气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

柳花溟就等着青儿说那话呢,“弟弟不用急,青儿一个近身服侍过赵姨娘的人都不知道赵姨娘的生辰八字,我一个刚回府几日的人,又是如何得知赵姨娘的生辰八字,难道我还能和青儿一样,胡乱猜的不成?”

柳青晖显然也已经因为柳花溟的话有了些动摇,赵姨娘身边的桂嬷嬷这个时候,可就逮着机会了,“大小姐可能是派人去打探了也不得知呢,不过大小姐到底还小,可能想不得这么许久,兴许是有人想要害姨娘,所以刻意花钱打探好了,告知了大小姐也是不一定的。”

“谁,是谁如此恶毒,竟然连赵姨娘也敢算计,还敢利用柳府的小姐?”柳青晖怒问。

桂嬷嬷忙跪了下来,说道:“老爷,奴婢有几句话不得不说了。”

赵姨娘掉着眼泪哭道:“桂嬷嬷,闭嘴,我和她都是服侍老爷的人,这不过就是误会罢了。”

柳花溟看着这主仆演戏,估摸着这是将她害了还觉得不够,还想着借机拖人下水了。

柳青晖沉着脸,“有话就说。”

“老爷,之前老爷带了紫姨娘和大小姐一同回来,奴婢帮着安排,就听到紫姨娘对大小姐说……说……”桂嬷嬷犹豫纠结着,又好像是害怕一样。

“说什么?”

“说赵姨娘不过就是一个小妾,要是叶氏不和老爷和离,大小姐现在就是正经的嫡女,赵姨娘连给大小姐提鞋都不配,还说什么她才是叶氏身边的人,只要她在府中站稳了脚跟,大小姐以后都是不用愁的。”桂嬷嬷像模像样的说着这些话。

柳青晖脸色十分难看,柳青晖对叶氏有多怨,众人都是知道的,当年叶氏和他闹和离,让外面的人很是一番笑话他,这多年以后又逼着柳青晖认回女儿,让族里的人都指责了他一遍,他如何还能喜欢她。

“柳花溟,你说,紫苏是不是曾与你这样说过?”柳青晖怒声问道。

柳花溟听到了外头有了声响,转身看过去,只见紫苏匆匆赶来了,这个紫苏来的可真是时候啊,前两天她那样被人冤枉,却不见她出来一刻的,现在知道自己也牵连了,这才过来。

紫苏挣脱了玉清居里丫鬟阻拦,进来了,跪在了柳青晖的面前,“老爷明察,这小人的事情,妾身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妾身不知道桂嬷嬷为何要如此污蔑妾身,妾身这几日一直都在想着如何服侍好老爷,将大小姐照顾长大,哪里还能想着别的。”

柳花溟笑了,紫苏说话还真是好听,恐怕想着如何服侍好柳青晖得了柳青晖的欢心是真的,但是这将她照顾长大的话,听听就好,倒是比戏曲儿都唱的好听。

柳花溟看了这一个个要说的话都说出来了,也该是时候自己说话了,柳花溟仰着下巴,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样子,说道:“父亲,女儿并不知道桂嬷嬷说的是什么意思,自从父亲将女儿带回了府里,女儿就再也没见到紫苏,更别说紫苏和女儿说这些话了。”

这话一说出来,紫苏和桂嬷嬷都有些脸色不好,桂嬷嬷还想说什么,柳花溟压根不给她机会,继续说道:“青儿所言更是无稽之谈,青儿说在我房中搜到了小人儿,且不说这生辰八字除了亲近之人能拿到,其他的人很难拿到,我一个刚回府的小姐更是难知道,就说青儿实在是一个刁奴,她从未尽心服侍过女儿,对女儿更是动辄打骂,这话就不能相信。”

动辄大骂?紫苏和柳青晖都惊了,柳青晖道:“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青儿则是急了,解释说道:“大小姐,奴婢知道奴婢将这小人拿过来给赵姨娘,您生奴婢的气,可是您也不能这么冤枉于我啊,我怎么会敢打骂您呢?”

赵姨娘也跟着说道:“对,青儿是个好的,脾气最是好,大小姐,你这报复也报复得太明显了吧。”

柳青晖看柳花溟的话好像并不是随意说的,坐在了椅子上问道:“你说青儿对你动辄打骂,可有什么依据?”


第7章 恶奴被卖

柳花溟看了看这屋子里的人,除了丫鬟姨娘这些女眷,就是柳青晖和柳慕辰这两个男子了,不过倒是不妨事,柳花溟将自己的袖子一下子就撸了起来,房子里一阵整齐地吸了一口冷气的声音。

柳花溟的手上竟然大大小小的布满了伤痕,有深有浅,又鞭子抽的痕迹,有绣花针扎的痕迹,还有小木棍打,很是恐怖,在柳花溟将袖子撸了起来的瞬间,柳花溟的泪水也滴落了下来。

“父亲,女儿知道自幼不在父亲身边长大,但是女儿却是无时无刻都不想着父亲,女儿知道,只有父亲能将女儿保护长大。”柳花溟垂泪说着这些话,柳青晖再是铁石心肠,也动容了。

“你身上的这些伤痕莫不是都是青儿打的?”柳青晖冷声问道,看向了青儿。

青儿还没有从震惊中回神过来,不对,她虽然有打柳花溟,但是她都有控制好力道,绝对不会留下这么多的伤痕,更何况还有流血的伤痕。

青儿摇头,“不,我没有,老爷,我没有……”

柳青晖气得一脚踢向了她,“你没有,你没有那花溟身上的这些伤痕是怎么回事儿?”

柳花溟身上的这些伤痕着实恐怖,就是赵姨娘也被吓了一跳,心里怨怪着青儿实在是没有分寸了些。

紫苏想了想,跪趴着过来将柳花溟一把抱住了哭道:“大小姐,都是妾身不好,妾身答应过大夫人要好好照顾您的,可是妾身到了柳府以后,也是自顾不暇,竟然就忽视了大小姐,没想到却让一个丫鬟打成了这个样子。”

紫苏的眼泪说来就来,柳花溟都不得不说一声佩服,柳花溟想着也好,于是也对着紫苏哭道:“紫姨娘,花溟好怕,好怕不能及荆就在这府中死了,紫姨娘,你帮帮花溟好不好,求求您了。”

紫苏心中暗喜,看来这个大小姐现在终于不那么蠢了,知道自己的暗示了,紫苏放开了柳青晖,朝着柳青晖磕了一个头,“老爷,大小姐无论怎么样都是老爷的亲生骨肉啊,青儿竟然如此虐待,这将老爷放在何处啊!”

紫苏是何等人物,能在柳青晖去接柳花溟的一个短短的时辰内就勾得爬上了他的床,那哭得更加是梨花带雨,再加上柳花溟手上的伤痕实在是太过刺目,要是不将青儿处理了,这府里岂不是都不把他当回事儿了。

“来人啊。”柳青晖对着外头喊道,当即就有几个婆子进来了,“将这个青儿拉出去,此等恶奴,也不用留在府里了,直接卖了。”

青儿脸色一白,不敢相信,她今天明明是要将柳花溟处理了的,怎么会是这样,青儿看向赵姨娘,赵姨娘转过了头,如果是一道两道伤痕,这她还好说是柳花溟自己摔倒蹭到了哪里,可是这满手的伤痕,身上还不知道有多少呢,赵姨娘怎么说啊。

桂嬷嬷满是失望的说道:“青儿啊青儿,枉费赵姨娘如此信任你,认为你是个好的,没想到你倒是个欺弱怕强的,以前在姨娘的面前尽都是装的,也就是今天老爷将你给揪了出来,不然以后要是将心思动到了少爷的身上可如何是好。”

柳青晖眼神一深,不错,这样的女子,说不准以后就有敢将主意打到了柳慕辰的胆量,如此心肠歹毒的女子,说不准将他的儿子勾得怎么样呢,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万万不能让这个丫鬟给毁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她给我拉出去卖了?”柳青晖又对那几个婆子怒吼。

青儿不敢相信地看着桂嬷嬷,这竟然是桂嬷嬷说的,青儿用力挣扎,竟然让她给挣扎了,青儿走到桂嬷嬷的面前,桂嬷嬷吓得连连后退。

“为什么,桂嬷嬷,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都是为了赵姨娘做事,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你们都忘了我帮你们做过什么了吗?”青儿崩溃地说道。

赵姨娘怒斥说道:“青儿,你将大小姐打成这样不够,你现在被拆穿了假面目,你还想将我拖下水不成?”

柳花溟冷眼看着,这狗咬狗的戏份可真是好看,柳花溟看了一眼青儿手上戴着的玉镯子,一个丫鬟竟然也能够带的起这样名贵的镯子,柳花溟少不得要好心提醒一句了。

“青儿,你手上的玉镯子怎么看得如此眼熟?”柳花溟喃喃说道。

于是众人的眼神都看向了青儿手上的手镯,青儿立马想了起来,将手上的玉镯子除了下来拿到柳青晖的跟前说道:“老爷,是赵姨娘,奴婢做的事情都是赵姨娘指使的,这个镯子就是证据,赵姨娘收买了奴婢,奴婢的屋子里还有不少赵姨娘赏给奴婢的东西,不信,老爷可以让人去搜。”

柳花溟等青儿说完了之后,不敢相信地看着赵姨娘,“赵姨娘,花溟回府的那一日,您说过大可将您当做亲生姨娘一般,花溟一直两这话记在心里,您为什么……”

赵姨娘哪里会承认,起身就给了青儿一巴掌,说道:“怒胡说八道什么,难怪了,我之前就说我的东西怎么一样一样不见了,没想到竟然是你给偷了,青儿,我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对我?”

“不,赵姨娘,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竟然就将我推出来,难道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是你将我安排到大小姐的身边,是你说的,不过是一个贱人之女,随便怎么折腾,您还说要是能将大小姐悄无声息地折腾死才是最好的,不是吗,赵姨娘,你为什么不敢承认?”青儿大声地喊道。

柳慕辰将青儿一脚踢开,说道:“你个贱婢,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姨娘最是宅心仁厚,她走路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怎么会如此毒辣让你去害大姐姐,分明就是你自己是个恶奴,想着欺负大姐姐呢。”

这么一折腾,好像大姐都忘记了扎小人的事情了。


第8章 姨娘被罚

青儿还要说,柳青晖暴怒一吼,“好啦,都聋了是不是,我说了,将这个刁奴拖下去,先打三十大板,再卖出府去,不收银钱,直接将她丢到青楼里去。”

青儿浑身一颤,“不要啊,老爷,不要啊……”那几个婆子拖着青儿出气了,青儿的声音越喊越远。

屋子里的丫鬟都打了一个寒颤,不敢抬起头来,柳花溟流着眼泪说道:“多谢父亲,如果不是父亲,怕是女儿在府中活不过一个月的。”

柳青晖虽然将青儿处理了,但是对柳花溟依旧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你既然被一个丫鬟欺负成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我?”

柳花溟低着头说道:“女儿不敢,赵姨娘说过,父亲事情很多,没有空理会女儿,让女儿有事找她。”

柳青晖看了一眼赵姨娘,赵姨娘下意识的想要低头,但是想着如果现在低下头去的话,那岂不是有心虚的感觉了,于是迎上了柳青晖的眼神说道:“老爷,妾身想着大小姐或许是怕生,想着如今夫人和老夫人都不在,妾身是掌府的姨娘,无论如何都应该照顾好大小姐才是,所以想着大小姐多多过来找妾身,也好培养感情不是。”

柳青晖对这个解释还算是满意,于是又问柳花溟,“那你为何没有来找赵姨娘?”

柳青晖难道是已经将刚才青儿说的那些话都丢到了脑后了吗,如果是忘了,那自己少不得是要提醒一番了,“父亲,女儿不敢。”

柳凡霜起身说道:“你为何不敢,是不是因为你一早就想着要害我姨娘,所以心虚不敢来找我姨娘帮你。”

柳凡霜这一说,大家又记起来了,是啊,柳花溟被抓到这里可是因为小人的事情。

柳青晖看着地上的小人,刚刚对柳花溟产生的一点怜悯之心又消灭了,“是不是这样?”

柳花溟怎么可能会承认,“父亲,女儿孤身一个人回府,赵姨娘是掌府姨娘,女儿在府中没有半点根基,女儿如何敢这样害赵姨娘,再说了,昨日青儿因为打女儿被父亲发现了,被关进了柴房,回来的时候就对女儿多番谩骂,这说不准就是青儿报复陷害的。”

对了,报复陷害,只要是这样,桂嬷嬷就没有好能扯上自己的了。紫苏想到。

“老爷,大小姐的性子妾身是最清楚的,惯来是个少话善良的,不会是这种心肠歹毒之人,难道老爷忘了,老爷去接大小姐的时候,大小姐是如何地开心地叫您父亲的吗?这小人一定不是大小姐的。”紫苏试图说服柳青晖。

柳青晖被紫苏一个媚眼看着的,果真就信了些,赵姨娘见事情不妙,忙问柳花溟:“那青儿如此欺负大小姐,大小姐为何不告知了我?”

柳花溟低着头,有些颤颤不说话了。

柳慕辰最是不喜欢柳花溟这个样子,“你有话就说,低着头不说话倒像是我们都欺负了你一样。”

柳花溟抬起头来委屈说道:“不是不找,我找了,但是玉清居的人不让我进去。”“不让你进去?”柳青晖不相信地看向赵姨娘。

赵姨娘否认,“大小姐,你是不是记错了,我从来都没有听下人禀报说你来过。”

柳花溟又垂下了头,说道:“赵姨娘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花溟怕痛,不敢乱说了。”这话意有所指,柳青晖听了出来。

“花溟,你说,我给你做主。”柳青晖竟然一下子父爱爆棚了。

赵姨娘看情况不对,给了一个眼神一双儿女,柳凡霜走过去挽着柳青晖的手说道:“父亲,姨娘是怎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怎么要听别人来说。”

“是了,我是别人。”柳花溟抓住了这句话喃喃重复了一下。

柳青晖带着柳花溟回来的那一日就当着柳府上下说过,柳花溟是他的亲生女儿,是柳府的大小姐,下人们要好生服侍,主子们也要将其当成一家人,不能有排斥之举,柳青晖虽然心里并不把柳花溟当回事儿,但是面子还是要注重的,柳凡霜的这话看来是让柳青晖觉得自己说的话没有了威严。

“什么别人,那是你大姐,你胡说什么?”柳青晖劈头盖脸地就是对柳凡霜说道。

柳凡霜眼睛红红的,柳青晖竟然为了这个柳花溟这样骂她,柳凡霜如何能够接受的了,“父亲,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一双眼睛含着眼泪当真是楚楚动人,柳花溟想着,柳花溟抽泣了一下说道:“父亲,三妹妹说的对,我不过就是一个别人罢了,我才刚回府,原本就不奢望什么的。”

柳青晖如何能够接这话,要是族中的那些老人知道了,岂不是又要将他斥责一番了,“你三妹糊涂了,你也是糊涂了吗,你是柳府的大小姐,这件事从你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

柳花溟很是感动地点点头,“父亲说的是,女儿记住了。”

赵姨娘不想柳凡霜竟然如此蠢,说出的话这么不注意,说道:“老爷莫要生气,凡霜也是一时口误罢了。”

紫苏趁机说道:“往往一时口误都是真心之言,怕是在三小姐的心中,我和大小姐都算不得是家人吧。”

柳凡霜瞪着紫苏,但是却不敢说什么,因为柳青晖也在看着她。

柳花溟叹了一口气,朝柳青晖磕了一个头说道:“女儿求父亲,让女儿回了叶家吧。”

柳青晖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什么叫回叶家,你姓柳,你的家是柳府,不是叶府,你只能呆在柳府。”

柳花溟很是做了一股子勇气的样子说道:“求父亲成全,在叶家,女儿至少能够吃饱穿暖,住的不用怕有蛇虫蚂蚁,可是现在在家中却做不到,女儿的屋子下雨了甚至会漏雨,住的尚且比不得一个丫鬟,一个丫鬟也能将女儿欺负如斯,女儿真的有些受不住了,求父亲了。”

柳青晖不明白柳花溟说的意思,“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少你吃穿住了?”

“父亲自然不会少了女儿,只是女儿确实有苦难言罢了。”青儿搞定了以后,就轮到赵姨娘了,赵姨娘,你以为你有一双儿女护身,就能潇洒自在了吗。

柳青晖斥道:“有苦就说出来,你做这个模样作甚,传出去还以为是我这个父亲无用少了你的吃穿。”

“父亲既然问道,那就请随女儿一道来吧。”柳花溟站了起来,领着众人一同到了浅云居,这浅云居是当真偏僻的很,要走上许久才能到的。

柳花溟和柳青晖都出去了以后,柳凡霜和柳慕辰忙问赵姨娘,“姨娘,我们去不去?”


庶女逆妃平烟云:柳花溟重生复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