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宠豪门替身妻:尚楚萱, 苏溪宸全文阅读

强宠豪门替身妻:尚楚萱, 苏溪宸全文阅读


第1章 故意上错床

洋城海边别墅。

夜深人静,我在黑暗中屏息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定身边的男人的确睡熟了,然后像猫一样从床上悄无声息的爬起来。

房间里除了男人轻微的鼾声就一点别的声音都没有了,我轻手轻脚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快速的往身上套。

浑身的骨头像是被拆过重组一样的酸痛,但现在我顾不得身体上的难受,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房间,就像我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顺利的穿好衣服来到门口,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但我高兴的还是太早了,手刚搭到门把手上,从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冷厉的声音:“站住。”

我浑身一颤,他怎么醒了?

但站住是不可能的,我飞快的拉开门就往外面跑……

却被门口的保镖拦了回来。

房间灯光大亮,我很不适应的眯起眼睛。

苏溪宸赤果着身子向我走来,精壮的小麦色皮肤,八块腹肌上被我刚才抓出的三道血痕格外显眼。

“说,你是谁?” 看清我的容貌,他脸上的表情闪现一丝吃惊。

但吃惊马上就变成盛怒,苏溪宸的大手突然掐在我脖子上,瞳孔骤然一缩,浑身散发出凛冽的寒气。

我一下子就感觉喘不上气了。

“松手,我说不出话。”我费力的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

两只手拼命的掰他的手指,只是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挣脱不了丝毫。

渐渐的我眼球凸起,冷汗顺着额头不停的滴落,甚至我都能听见骨头被挤压发出的“咔咔”声。

我会死在这里吗?

不,我不想死,我还年轻还没有活够,还有母亲需要我的照顾呢。

就在我以为自己马上就会被他掐死的时候,苏溪宸突然松开我,厉声道:“说。”

“咳咳……”

我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好不容易平稳了呼吸,我怒瞪苏溪宸:“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瞪什么眼睛?我没有喊你强*就不错了,你一个大男人占完便宜还凶我?”

我低垂着头,故意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我不能说实话,我妈妈性命还在她们手里攥着呢,我受制于人不得不投鼠忌器。

我今天能出现在这里,都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尚楚婉安排的。我叫尚楚萱,面前的男人却是我妹妹尚楚婉的未婚夫!

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苏家对儿媳妇的第一条标准就是纯洁!

但尚楚婉却早就没有了这个资格——而我有。

于是我就成了我妹妹最佳的替身,替代她完成这次的“任务”。我付出的代价是童贞,得到的报酬是足够付母亲手术费的钱。

我们同样都是尚宇航的女儿,但我没有尚家大小姐的名份,甚至洋城的上流社会很多人都不知道尚家还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存在。

因为我是我爹尚宇航的私生女,尚宇航和我妈快要结婚的时候,被他现在的夫人崔艺玲横刀夺爱,我就成了私生女!

全洋城的人都知道我妹尚楚婉是尚家大小姐,洋城第一美女,名媛。

却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有我这样一个和她长的有九分相像,从小仰仗妹妹和继母鼻息生活的姐姐。

尚楚婉说话总是温温柔柔的,仿若永远都不会生气的样子。

于是我学着她的样子,声音,委委屈屈道:“阿宸,我是你未婚妻啊,你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第2章 事情败露

苏溪宸没有跟我废话,大手重新掐上我的脖子:“最后一次机会。”

我把心一横,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我要赌一把,赌他不会掐死我!

明天就是苏溪宸和我妹尚楚婉订婚的日子,请柬已经全部都散发下去了。在这样大喜的日子,他应该不会让我死在他的房间里。

我赢了!

苏溪宸松开手:“捡起地上的衣服——又扔了回去。

刚才我在他的衬衫上留下了口红印。

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出哗哗的水声,我趁这这个机会赶紧从包里拿出电话,给我妹发出一条信息:任务完成,门口有保镖,你老公在洗澡,快来。

这是我俩约定好的,事成后我悄悄离开房间到隔壁的房间,换尚楚婉过来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一次对换!

不过计划临时有变,我们的计划里面没保镖!

而现在计划外的保镖守在门口,我根本就出不去。

信息发出去我就不急了,现在最应该心急的不应该是我,应该是在门外同样也做不到悄悄进来的尚楚婉。

“叮咚——”

短信提示音响,我打开电话看,尚楚婉回复:我不管,你马上出来。

我被气笑了,尚楚婉还是那副刁蛮任性的样子。你不管?好,你都不管我自然也不管。

出去就出去,谁怕谁?

反正闹到不可收拾倒霉的人也不是我,但我都是按尚楚婉的要求做了,到时候我也有理由理直气壮的要求我爹把我妈交给我。

我站起身刚往门口迈一步,信息提示音又响:你在房间里等着,马上把这两条信息删除!

尚楚婉临时改了主意,于是我又坐了回去。

这时候苏溪宸从浴室出来,没穿衣服光着脚,只在腰上围了一条浴巾,乌黑的头发还往下滴着水滴。

脸色依然很难看,鹰隼般的眸子紧紧盯着我,仿若这样看着我就能看出答案似的!

我没有躲避,反而对着他的目光迎上去,我把手臂缠上他的脖子,身体也像蛇一般缠上去:“不放我走,是不是不舍得?”

我媚眼如丝,频频放电,嘟起猩红的嘴唇凑过去……

我满以为他会将我推开,并且十分气愤的给我赶出房间,结果没有。

而是吻上了!

眼前骤然一张放大的脸,虽然英俊的让人移不开眼,但这却不是我设想的样子。

我想逃,刚离开一点点,突然男人大手按住我的头,苏溪宸态度强硬的又和我吻到一起!

我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全洋城谁不知道苏溪宸有洁癖?

平时都是一脸的生人勿近!

现在竟然主动跟我索吻?还是在确定我不是他未婚妻的事情后?

我受宠若惊,拼命的挣扎,双手使劲往外推他,试图拉开彼此的距离。

开玩笑呐?

尚楚婉是让我过来当替身的,现在任务完成我没义务再陪他演戏,本姑娘卖身不卖艺!

“松开,你放开我。”

我含糊不清的抗拒,男人的臂弯却如同铁箍一样结实,桎梏住我根本就动弹不得,情急下我尖锐的十指在他前胸后背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苏溪宸突然停下——外面传来争吵声,好像是有人在门口和保镖争执。

须臾——“咣”。

房门被大力踹开,呼啦啦闯进来不少人!


第3章 倒打一耙

带头冲进来的人是记者,紧接着后面就是哭的梨花带雨的尚楚婉,还跟着怒气冲冲的崔艺玲。

怪不得不让我出去呢,原来还有后招。

我心里冷笑,却面露惊恐:“谁让你们进来的,出去,出去。”

根本没人搭理我,几名肩扛摄像机,手拿麦克的记者进来马上四处散开,拍照。

各处寻找最好的镜头,闪光灯不断的闪烁,几乎亮花我的眼!

我依偎着苏溪宸,把头埋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苏溪宸轻轻拍下我的背,大概算是安慰?

其实我不是害怕,而且根本控制不住满脸的笑意,我想不到尚楚婉这样蠢,居然会想出这样的办法企图蒙混过关!

全洋城的人都知道苏溪宸最重视脸面,从来都没有绯闻出现,现在她却把记者叫来了。虽然尚楚婉是为了自保,但最后谁倒霉还不一定呢。

“溪宸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尚楚婉小声的哭着,声音温柔中杂着伤悲。

我则粗暴的一把从苏溪宸怀里被拖出去,崔艺玲手臂高高扬起就要扇我耳光:“尚楚萱,你还是人吗?四处勾三搭四抢男人不算,现在还抢到你/妹妹头上来了?”

但她手臂高高扬起,却久久都不落下,只是用手臂挡住别人的视线,用只有我们俩人能看见的目光对我使眼色。

我读懂了,是让我承认。

果然,这是把脏水都泼我头上,让我把全部的责任都背下来啊!

我还没说话,马上就有几支长短不一的麦克风就伸到我面前:“尚小姐,请问这是你第几次勾/引有妇之夫了?”

“尚小姐,你父亲听说这件事住院了,现在气的要跟你断绝父女关系,你怎么看?”

“尚小姐,你处心积虑的勾搭自己妹夫,良心就没有一丁点的不安吗?”

“尚小姐……”

记者很明显不怀好意,句句都给我下套,坐实我勾/引男人的事实。

我不说话,看向苏溪宸。

他的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冷冷的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滚出去。”

“好嘞!”

我答应着就要往外面走,胳膊却一把被苏溪宸拽住:“不是你,是说他们。”

他把我拽在身后,然后面对记者,目光如炬:“谁让你们来的?”苏溪宸声音不大,却让记者们包括那对母女都吓的噤若寒蝉。

苏家掌握着全国的主要媒体,现在记者见苏溪宸挡在我面前,为我说话,也不能不考虑到这来是对还是错了……

没人说话,大家都面面相窥,甚至有人已经悄悄往门口撤了!

崔艺玲见事不好,马上站出来讪讪的还带着讨好:“溪宸,今天的事情阿姨知道不能怪你,都是那个死丫头……”

苏溪宸寒冽的目光让这女人住了嘴。

苏溪宸大手揪住一名男记者的脖领往上提:“我再说最后一遍,谁让你们来的?”没看他用什么力气,那个男人双脚已经离了地:“是尚,尚夫人让我们过来的。”

“胡说,我没有!”

崔艺玲大为光火,冲上来就要发飙,却被记者们团团围住:“明明是你给我们打的电话,怎么现在要不认账了啊?”

“你这老女人太可恶了,让我们来的时候只说捉奸却不说捉谁的奸,老子要是因为你丢了饭碗,就跟你没完……”

……

记者们临时倒戈,都对着崔艺玲发难。

“溪宸,你快去帮帮忙,她可是我妈,你岳母啊!”

尚楚婉泪眼婆娑,楚楚可怜的抓住苏溪宸的胳膊,焦急的恳求道。

苏溪宸戏谑:“哦?现在需要我帮忙了,但他们不是你们找来的吗?”

“不是的,溪宸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尚楚婉说是解释,却避重就轻开始打感情牌:“溪宸,从我见你第一面开始我就爱上你了,认定你今生是我一辈子的爱人……”

记者见苏溪宸被缠住,也不和崔艺玲对峙了,一个个的都悄悄的溜走了。

我也想趁机溜走,然而刚迈出一步,却被苏溪宸一把拉住。

他拉着我的手带到尚楚婉面前,指着我对她道:“这个女人是谁?明明是你跟我回到房间,然后从浴室出来的人却换成她,你不觉得需要跟我解释一下吗?”


第4章 颠倒黑白

尚楚婉神色闪现一丝慌乱,但转瞬即逝,很快就换成一副委屈的样子:“溪宸,这件事隐瞒你是我的错,你就算生气也是应该的。”

“可是,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和你说……”

说着眼泪就扑簌簌的滚落下来,满脸的委屈,欲言又止。

“我不能说,她是我姐姐啊……”

尚楚婉故意把话说的吞吞吐吐,语留半句。从小到大,尚楚婉这个办法一直都好用,屡试不爽。

大概她满心以为苏溪宸会主动询问为什么吧?

然后下面的话就能很自然的说出口,会更有信服度。

其实不只她,就连我也是这样想的。

但是没有……

苏溪宸并没有“配合”她,只是用没有任何温度的眼神盯着尚楚婉看,锐利的眸子一眯,仿若一眼就能看进人的心里去。

尚楚婉不由自主打个寒颤,心虚的移开目光。

但还是咬牙继续说下去:“溪宸,你就算误会我也不能说的,我不忍心……她,她是我爸爸的私生女……我姐姐倾慕你很久了,她说我若是不同意她就要自杀……”

“我知道这样做违背我们的爱情,可是,我总不能看着姐姐死在我面前吧?”

说是不能说,但也都说完了。

不只说完了,还脸不红心不跳的胡说八道。

尚楚婉的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仿若承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眼中水汽氤氲,我见犹怜。

尚楚婉楚楚可怜的样子,很能勾起男人的保护欲。从小到大她就用这一招对付我,我都算不清吃过她多少次的亏……

但这次她失算了,苏溪宸根本不为所动。

他转向我,鹰隼般的眸子紧紧盯着我的眼睛,惜字如金:“是这样吗?”

我还没等说话,崔艺玲已经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既是提醒也是警告对我道:“敢做就要敢当,楚萱你就承认吧,婉儿这么善良,她是不会怪你的……”

后面的话没说完,就被苏溪宸冷冽的眼神阻止了。

我在心里冷笑,却一脸的无所谓,甚至我还故作随意的撩了撩头发,风情万种的对苏溪宸抛个媚眼,嘟起红唇:“没错,她说的都是真的,没有一个字是假的。”

我妈还在她们手里呢,我还需要自己的卖身钱给母亲做心脏病手术,这时候我根本就没有选择 , 只能“配合”尚楚婉母女,和她们一起把脏水都扣自己头上。

苏溪宸似乎有点意外,须臾就戏谑的对我到道:“你还挺坦诚的,那我就如了你的意!”

他突然一把搂过我,毫无征兆吻上我的唇。

我微愣,然后顺势就搂住他脖子,主动靠了上去……

我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尚楚婉母女对我的敌意,若是眼神能杀人,估计我现在已经被杀死几百次了。

但我不怕,既然想让我背黑锅,我背就是了!

尚楚婉都这样说了,我若不在她们母女面前主动“勾/引”苏溪宸,岂不是不配合她?

一个深深的热吻吻了很久,差点没憋死我,滋味一点都不好。

但旁边那对母女要吃人的眼神射过来,却让我感觉到无比的畅快。

我目光迷离,媚眼如丝,极尽我的本事攀附在苏溪宸身上:“妹夫,刚才的滋味好不好?”

没有回应,苏溪宸狠狠的给我推开,从嘴里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第5章 无处可逃

“好嘞,我马上就滚。”

滚就滚,我求之不得!

我愉快的从苏溪宸身上下来,迈着猫步往外走两步,然后回过身对苏溪宸莞尔一笑,嘟起红唇送过去一个飞吻!

我故意做出一副轻浮的样子,就为了能让他讨厌我。

我只想尽快拿到卖身钱救我妈的命,至于这个被尚楚婉当成宝的男人——我没兴趣。

很显然,我的目的应该算达成了,苏溪宸的脸色很不好看。

但这些我不管,包括我在他身上留下的抓痕和吻印,这些我都管不着。只要能顺利离开房间,剩下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顺利走出别墅,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拨通尚宇航的电话:“喂,我已经出来了,你现在将我妈送回我家,别忘了答应我的钱,半小时后我就到。”

尚宇航是我亲爹,但我从来都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

“事情成功了?”

“嗯,都按你们的要求做了,我警告你别想赖账,否则我就把事情都给你们抖搂出去。”

“你这丫头怎么跟爸爸说话呢?都怪你妈没有教育好你。”

虽然是责备,但尚宇航的声音相当愉悦:“好,半小时内我准把你妈送回去。”

尚宇航答应的很痛快,我强硬的态度大概让他觉得这个计划成功了,他很快就能顺利成为苏溪宸的岳父,并且以后高枕无忧了。

挂断电话,我快步走到别墅后面,这里停着一辆黑色的别克。这也在我们的计划之内,方便计划完成后我神不知鬼不觉的撤退。

现在计划虽然失败,但是车在!

打开车门坐进去,车钥匙就在车上插着呢,我拧动车钥匙正要启动,突然一只大手伸进来给我拽了出去。

“对不起尚小姐,我们大少爷吩咐您不能离开这里。”

面前站在两名穿黑西服戴墨镜的男人,我认出来了,这俩人是刚才守在门口的保镖。

只怪我离开心切,却没有注意到后面是不是有人跟着。既然他能这样快出现在我面前,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刚才打电话的内容都被保镖听去了?

面对一脸公事公办的保镖,我发飙:“你们一直在后面跟踪我?”

这件事怪我,我刚才太想离开这里,以至于都忘记往后面看有没有人跟踪!

“请您跟我来。”

话说的挺客气,但俩人干脆一左一右架着我往里面走。

“放开我,你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做?你们这是绑架,放开我……唔唔……”我被捂住嘴,双脚都腾空了。

我不停的蹬踹,拼命的挣扎,心急如焚。

我不知道苏溪宸不让我走想干什么?

并且也不敢兴趣。

现在我只想快速的离开这里,回到家带上我妈,带着钱尽快的离开洋城,以后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到这个地方。

可惜我根本就挣脱不了保镖的桎梏,这俩个人的手像是铁钳一样坚固。

很快,我在离开别墅没有十分钟的时间后,又被押回了这里。他们给我推到一间屋子里,然后就关上门离开了。

我往前踉跄了几步,扑跪在地上!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双穿着黑色男士皮鞋的脚,然后顺着脚踝往上看……

苏溪宸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尚楚萱,现在你打算说实话了吗?”

“说什么实话?该说的刚才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还要抓着我不放有意思吗?”

我从地上爬起来,心急火燎的就要往外面走。

尚宇航已经答应把我妈送回家了,眼看我马上就要脱离尚家人的控制,这可是我等着盼着多少年的事情了。

而现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苏溪宸却不让我走,我有点沉不住气。

拉开门,外面两名保镖像是门神一样守在门口——我根本就不可能从俩人的面前跑的出去。

又重新关上门,我垂头丧气的回来:“尚宇航利用我妈威胁我,逼着我跟你上/床的,我若是不同意他们就会对我妈不利,这就是事情的真相,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第6章 姐代妹嫁

苏溪宸的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看向我的目光不带有一丝好感,说出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明天订婚的对象换成你,到时候你若敢不来,就看着办。”

“什么?”我震惊的瞪大眼睛,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我听错了吧?或者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

苏溪宸很严肃:“跟你开玩笑?你不配。”

“走吧!”

他终于同意让我走,但我却不能就这样离开:“苏溪宸你有毛病是不是?你缺女人吗一定要让我嫁给你?”

苏溪宸笑容邪魅,上前一步挑起我下巴,揶揄道:“我从来不缺女人,但你这女人……我用过,味道还不错。”

说完对外面拍了两下巴掌。

外面的保镖马上进来给我“请”出去,请出去的方式和送进来的时候一个模样。

我被带出别墅,塞进尚家的车里,崔艺玲和尚楚婉都在,尚楚婉眼睛肿的像桃子一样。

“开车。”

崔艺玲冷着脸下了命令。

到家后,刚走进客厅我就挨了崔艺玲的一个耳光!

“啪”。

脸上火辣辣的痛,左脸颊快速的肿了起来。

“死丫头,跟我玩花样,你早就觊觎你/妹夫了是不是?”

一贯在人前都是温婉贤淑的崔艺玲,现在横眉竖目,怒不可遏,看向我的眼神都快冒出火来了。

尚楚婉也愤怒的扑向我:“贱人,我这样信任你,你却揭穿我?你就跟你那个贱人妈一样的下贱……”

“啪。”

同样响亮的耳光,我将它扇在尚楚婉的脸颊上。

我厉声道:“闭嘴,你再敢骂我妈一句,我就撕了你的嘴信不信?”

尚楚婉从小没有奶水,我圣母一样的母亲放下大人间的宿怨,只为了尚宇航那个负心汉的一句话:“婉儿身体弱,吃奶粉不好消化。”

于是我这个“好消化”的亲生女儿被迫断奶,我妈去给尚楚婉当了一年多的免/费奶妈,然后又做了十几年的佣人老妈子,尽心尽力的给她伺候大。

尚楚婉不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侮辱我的母亲?

“好啊,你从小就跟你妈在我家混吃混喝,现在你翅膀硬了居然敢打我耳光?尚楚萱,我跟你拼了……

从小到大,尚楚婉一直都是占上风,说上句。

她已经习惯了,现在冷不防被我打了一耳光就像受到什么了不得的冤屈一样,张牙舞爪的就冲我扑上来!

崔艺玲急忙从后面抱住她:“宝贝女儿消消气,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

现在客厅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所以崔艺玲也不用假惺惺在我面前扮“慈母”了。

崔艺玲皮笑肉不笑:“尚楚萱,你是真没把你妈放在心上,是吧?不如我把你妈也叫过来,咱们三头六面的对峙,让她给评评理怎么样?”

……

这么明显的威胁我听出来了,我纵然心里再恼怒,也不得不放低姿态,忍着怒气解释:“崔姨,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你也是看见的啊,真不关我的事,我很配合你们在演……”  

“闭嘴。”

尚楚婉愤怒的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压低声音恶狠狠的对我道:“你不要在装无辜了,这件事情若不是你在中间捣鬼,溪宸怎么可能看的出来?”

对,我想起来了。

临走的时候我以为苏溪宸在熟睡,得意的说了一句:妹夫,再见……

应该就是这句话暴露了我的身份。

但我是不会承认的,毫不退缩的迎上尚楚婉的目光:“我妈还在你们手里,我怎么可能捣鬼?就算是捣鬼我也不会在这时候捣鬼,我又不傻。”

我这句话成功的打消了尚楚婉母女的顾虑,她们看向我的眼神不再那么犀利,尚楚婉甚至还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小贱人,想必你也没有那样大的胆子。”

“婉儿,说话要注意点。”崔艺玲用眼神示意女儿不要在激怒我。

“萱萱你也累坏了,现在回房间去休息,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在商量这件事情怎么补救。”

“好。”

我乖巧的听话回房间休息,十分钟后又悄悄打开门回到客厅……


第7章 谁的亲妈

天还没亮,但客厅里灯火通明。

尚宇航也坐在沙发上,一家三口压低声音在商量事情。

我/靠在走廊的墙角,这个角度他们看不见我,我却能将几个人说的话听的很清楚!

……

天刚蒙蒙亮,我被佣人叫到客厅里。

尚家一家三口的态度和昨天晚上大不一样,几乎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尚楚婉亲热的抓住我的手:“姐姐,你我可是亲姐妹,血浓于水的关系。昨天的事情搞砸了我也不埋怨你,但你得帮我……”

“对呀,楚萱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女儿,但只要这次你能帮婉儿度过难关,以后我保证怎么对婉儿,就怎么对你!”崔艺玲附和。

我在心底冷笑,昨天晚上若不是我多个心眼,偷听了他们的计划,说不定我还真以为她们在求我。

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借机提出条件:“帮你们可以,但先把答应钱给我。”

崔艺玲曾经答应给我三十万,这笔钱足够给我妈做心脏手术了。

“钱呀——”

崔艺玲拉长声音:“我现在手里没有这么多,但你放心事成后钱一定给你,我是长辈,还能答应了你的事情不作数嘛。”

“就是啊姐姐,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帮了妹妹这次我一定会报答你的,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

每次尚楚婉惹祸,需要我背黑锅的时候,她们母女俩就都是这样的台词和表情!

“你们想让我怎么做?”

尚楚婉见我松口,马上来了精神:“姐姐,其实这件事特别简单,只要你在订婚中听我们的安排就行了。”

“那多麻烦?不如把钱给我,我带着我妈连夜离开洋城,不是更省心吗?”

尚楚婉怒了:“尚楚萱,我警告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让你怎么做你照做就是了,哪那么多废话?”

她们当然不会让我走了,在他们的计划里就是把我“塑造”成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来保全尚楚婉的名声和苏家的面子。

只要计划成功,牺牲掉的人只有我一个,苏溪宸却不得不为了面子娶尚楚婉!

崔艺玲悄悄怼了尚楚婉一下,不让她再继续说下去。

她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楚萱,明天的事情就辛苦你了,事成后我给你加十万块辛苦费。你妈我会派人好好照顾的,你放心。”

放心?

根本不可能。

“先把钱给我,并且我要跟我妈通电话,若是不答应也行,明天的订婚你们就自己去吧,本来跟我也没有关系。”

我有恃无恐,笃定这对母女一定会答应。

这次我赌赢了,虽然三人的眼神都恨不得给我吃掉,但崔艺玲还是从包里拿出一张金卡给我,说话也好听:“这里有四十万,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我把卡放进包里,然后崔艺玲将电话递了过来:“和你妈说话吧,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用我提醒吧?”

我刚说了一句:“妈,你现在好吗?”

尚宇航趁机对电话咆哮:“你养的好女儿,惯会阳奉阴违的,我只让她帮她妹妹一点小忙,她就故意使坏……”

母亲:“萱萱,你是不是又惹你爸爸生气了?快给你爸道歉,请求他原谅你……”  

……

“妈信号不好,我挂了。”

我赶紧挂断电话,只要知道母亲现在平安就行了。

可不能任由尚宇航胡说八道,说的好像是我十恶不赦一样。明明是他们利用我母亲要挟我,却被他说的义正言辞!

然后我妈还会不分青红皂白,立场坚定的和人家一家三口站在一起!

我还能够说什么?

憋气加窝火,我却不得不忍下来,毕竟她是我妈啊。虽然给我的是私生女的身份,但也是给我生命的人。

我就不明白了,明明当初是尚宇在我妈怀我六个月的时候,移情别恋和崔艺玲结了婚,为什么我妈还能坚定不移的认为是自己对不起他们?


第8章 天价礼服

挂断电话,尚楚婉不无得意:“现在放心了吧?你妈好好的,她那条贱命且活着呢,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婉儿怎么说话呢?好歹她也是你姐姐的母亲,说话注意点。”崔艺玲急忙对她使眼色。

“楚萱别往心里去,你/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她就是有口无心的性子,连你一半的聪明劲都没有。若是你/妹妹能有你一半机灵,我也不至于为她操这么多的心。”

崔艺玲说到这,甚至还假惺惺的从眼角挤出几滴眼泪。

尚宇航:“只要明天的事情顺利,你就算大功一件,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再说这件事不用你费心,只要你什么都不说十万块就到手了,赚的好轻松……”

呵,这也是我亲爹!

……

第二天中午。

化妆师准时到了,给我拉到镜子前化上精致的妆容,然后捧过来一套精美的订婚礼服让我换上。

尚楚婉在旁边酸溜溜的道:“这套礼服可是我提前半年就在法国定制的手工礼服,五十多万呐,居然便宜你了。”

“其实你完全可以自己穿。”

我轻轻从唇中吐出几个字,气的尚楚婉干瞪眼。她心疼自己的礼服,其实我心里也很不舒服!

尚楚婉一套订婚的礼服就花了五十几万,而我要从尚宇航手里要给母亲手术的救命钱,却需要用我的童贞来换!

都是他的女儿,差距却是这样大。

我换上这套价格高昂的礼服,镜子里的自己美的像是换了一个人。

高贵,冷艳的气质让化妆师都赞不绝口:“尚小姐真是太美了,您这身打扮只要出现在婚宴上,我保证会让准新郎惊艳的移不开目光。”

因为我和尚楚婉长的很像,所以化妆师应该是认错了人。

“赶紧滚,妆都画完了还不走?”

尚楚婉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吓的化妆师赶紧走了,这个马屁没拍好,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尚楚婉哀怨十足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哭着跑了出去。

很快,尚宇航就满脸焦急的跑进来,用看敌人的眼神看着我:“尚楚婉你真是个白眼狼,你/妹妹为了你已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了,你怎么好意思还让她伤心?”

……

“真巧,我和您的想法一样……不如这样吧,她的订婚仪式还是她自己参加,省的我为人帮忙反而落个恶名。”

“吃力不讨好,何必呢?”

我摆弄自己猩红的指甲,漫不经心的回答。

甚至我的内心都没有一点的波澜,都是一样的爸爸,但是从小就是天差地别的待遇。我早已经习惯了,不习惯都活不到现在!

“你……”

我爹丝毫没觉得他对我说的话有任何的不妥,反而对我顶嘴而不是道歉气的嘴唇发抖:“你是不是觉得钱到手就翅膀硬了?就可以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啊?”

“我也不怕明白的告诉你,别看钱先给了你,但你今天敢在耍花招,你妈就一定活不到明天!”

“我不敢。”

“你不敢?你现在惯会阳奉阴违,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的?”

我正要怼回去,崔艺玲也推门从外面进来:“好了,苏家马上就要来接人了,你们父女俩还在这吵什么?”

说完拽了尚宇航一把,崔艺玲大度的开始装贤妻良母:“宇航消消气,楚萱还是个孩子,你就不要跟孩子计较了嘛。”

说着对尚宇航使眼色,又把他拉到一旁小声道:“这种时候你惹她干什么?”

然后声音就越来越小,再说的什么我听不清,但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就是变着花样的算计我而已。

尚宇航不发火了,态度大变并且立即转换了话题。

和颜悦色的夸赞我漂亮,好看。继而就开始喋喋不休的叮嘱我今天一定要听话,断不能再出现一点的纰漏!


强宠豪门替身妻:尚楚萱, 苏溪宸全文阅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4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