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霜红叶情遣火:夏瑜, 云祈风在线阅读

染霜红叶情遣火:夏瑜, 云祈风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第1章 暗夜的逃离

夏瑜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昏昏沉沉的,身体像是正在炭火上烧烤一样,灼热,难受。

努力睁开眼睛,夏瑜发现自己是在一间废旧的停车场,看上去已经很久都没有使用了的样子。

她不是在酒店的房间里等着铭辰来迎接她的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和脏乱的地面相比较,纯白的婚纱显得那样的圣洁!

脑子里混沌一片,却怎么也记不起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起来铭辰会因为找不到自己而焦急,深深地懊悔就萦绕在夏瑜的心尖。

正准备爬起来,一个蒙面的神秘女人突然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穿着十公分的红色高跟鞋,贵气十足。

“你是谁,想要做什么?”夏瑜抬头,虚弱的开口,心中却是一团乱麻。被绑架了吗?难怪会在这种地方,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我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至于想要做什么……”女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故意装出来的。她停顿了一下,拿出一个相机在夏瑜的面前晃了晃。“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夏瑜愣了一下,就看到女人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三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还没来得及思考现在的处境就看到男人面上猥琐的笑容。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夏瑜忍不住发抖,挣扎着坐起来,想要逃离。“不要,别……”

女人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夏瑜叫喊,不等她开口,已经有两个男人上前抓住了夏瑜的肩膀。一左一右,将夏瑜包围。

“放开我,放开我……”

夏瑜叫喊着,却被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用匕首抵住了脖颈。男人猥琐的看着夏瑜,色眯眯的阴声开口。“老实点,不然你这漂亮的小脸蛋可就要……”

男人的声音停顿,用匕首在夏瑜的脸上比划着,意图很是明显。夏瑜被吓得瑟缩着,却只能用那双布满惊恐的眼睛看着男人,再不敢叫出一个字。

“最好别指望顾铭辰来救你,现在的你,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那带面具的女人邪笑一声,将照相机给了其中一个男人,对着夏瑜的腰狠狠踢了几脚,尖细的高跟鞋狠狠地踢在夏瑜的身上,入骨的疼痛让夏瑜痛呼出声,同时也让已经濒临极限的头脑因为剧痛得到了一丝清醒。

“给我好好的招待她,记得把照片拍好了。”女人阴冷的目光看着夏瑜,得到满意的答案,女人往后面退了一些。坐进事先准备好的车子里,打开车窗,准备欣赏接下来的一场大戏。

三个男人盯着女人风情万种的身姿,眼珠子都直了。

“尝不得大餐,尝尝这个开胃小菜也是好的,再怎么说也是顾铭辰的女人。”一个男人猥琐的看着夏瑜,说话间已经在拉扯夏瑜的衣服。

夏瑜惧怕着,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身体后退,却刚好帮助男人将身上的衣服扯下。因为穿着婚纱,所以夏瑜里面只穿了一件贴身的紧身衣,姣好的身形勾勒出来,看的三个男人血脉喷张。

“TMD,怪不得顾铭辰会要她,这小婊子身材还真是勾人,你们两个一起上,赶紧快点。”拿着照相机的男人紧紧盯着夏瑜的胸口,看着那白如凝脂的肌肤,猴急的开口。

另外两个男人也顾不上笑话他了,猴急的扑了上去……

男人的手在身上摸来摸去,夏瑜只觉得体内的灼热感再度吞噬自己的同时,一股恶心反胃的感觉侵袭着她。

就在一个男人将手放在她白皙的大腿上的同时,胡乱挥舞的手被利刃碰触。

手指的疼痛将夏瑜唤醒,摸到刀柄,狠狠地刺向男人……

夏瑜脑子混沌,眼前的景象越发的模糊。后面追赶的声音不断的紧迫,她不得不拼进全身的力气奔跑。

车子!

夏瑜像是在无尽黑夜之中看到了一抹曙光一样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车辆。胡乱的拍打车窗,却在不经意间拉开了没有上锁的车门。不经主人允许,夏瑜爬上车子,将车门关闭。

“滚下去!”冰冷的的足以冻死人的声音在夏瑜的耳畔响起。

第2章 掠夺、妖孽的男人

抬头,当看到那个俊美如天神一样的男人,饶是当初连风靡全市的顾少也不放在眼中的夏瑜都有一瞬间的愣神。

刺鼻的酒精味道让夏瑜更觉难受,刚想开口,就听到外面一阵乱响。

“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抓住面前这个俊美的男人,尽管他尊贵的让自己有种从骨子里生出来的卑微感,夏瑜仍然不愿意放弃这个能够救自己离开的唯一的稻草。“只要你肯救我,我什么都可以做。我未婚夫很有钱,他会支付你很大一笔酬金的。”

夏瑜身上的衣服凌乱,全身上下尽是青紫的痕迹,看起来就像是刚刚被慢热蹂躏过一样,而身上沾染的血污,更是把她肌肤衬的越发的雪白。

男人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耐,刚想开口拒绝却闻到女人身上散发的一阵清冽的香味,为他因为醉酒快要炸裂的头注入了一股安定剂。

车窗外的声音仍然不断,男人烦躁的打开车窗的同时,将夏瑜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用敞开的黑色西服将她罩住。

男人冷眼看着现在他车子前不断拍打车窗的男人,凛冽如寒风一样的眼神让男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有事?”邪魅的声音响起,满满的都是不耐。

被男人震慑住忍不住直打哆嗦的照相机男连忙摆手,只不过头还是往车厢里看了一下,却只看到女人趴在男人怀里正在起伏的头,根本看不清女人的模样。

“滚!”被怀里的女人小手触摸,男人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升起一股火气,冷冰冰的开口,关上车窗,将怀疑怀中的女人拉出来,却看到女人被欲望侵蚀而涨红的脸,和迷蒙的双眸。

男人的眸子暗了暗,一股火热从下腹传来,震慑四肢。

“既然是你来招惹我的,那就别怪我了。”说着,将女人身上少的可怜的布料一把扯下。

冰冷的空气侵袭夏瑜的身体,让她有了一丝理智,看到男人充血的双眸,她愣了一下,胡乱的挣扎。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会给你钱的,会给你钱的。”大叫着,男人身上浓烈的男性气息充斥她的鼻息,身体的灼热几乎快完了将她吞噬,夏瑜已经分不清自己的处境,只能无力的叫喊着,渴望男人能够饶过她。

男人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比起来你承诺的那笔钱,我对你才更加的有兴趣。”说完,拉过女人的脸,狠狠地吻了上去……

透过没有关严的车窗,妖艳女人听到从车窗里发出的细碎的呻吟之后,勾出一抹邪魅的微笑。然后,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名为“铭辰”的联系人,拨通了电话!

……

“铭辰,铭辰……”夏瑜失魂落魄的坐在狭小的车厢里,身上的衣服像是破布一样,外面罩了一层男人的宽厚的西装。

云雨之后的男人也清醒了不少,他的心情似乎很不错,没有再为难夏瑜。“小东西,真想不到你那个所谓的未婚夫还没有碰过你。”

他说的邪魅,就好像是碰到了什么令他兴奋无比的事情一样!

夏瑜像是被抽离了灵魂一样,双眸空洞。

“要去哪里?我送你回家?”他从来不曾讨好过一个女人,哪怕是对女人说一句这般体己的话。不过,这个女人……

回家?哪里还有什么家?早在这个男人将自己的衣服撕碎的时候她就已经连最后的一线生机都没了。

脏!真脏!这样的自己,怎么可能配得上铭辰呢?

甩开男人想要拉住自己的大手,她推开车门跑了出去,不顾小腿上已经干涸的血迹和自己狼狈的模样。她踉跄的向前!

失魂落魄地小跑了一段路,她终于体力不支,双腿软下累倒在地,意识渐渐模糊,后来朦胧看见,前方追过来的绑匪,一脸的凶神恶煞。然后,她在打斗声哥求饶声中昏睡过去……

夏瑜醒来时,发觉自己坐在一辆豪车里,危险早已远去。而掠夺过她男人漫不经心的勾起嘴角,“回去吧!我很期待将要上演的这场好戏!”

第3章 热闹的婚礼现场!

夏瑜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衣着整齐的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而身上穿的,正是那件据说是世界著名设计师欧诗漫设计的长款婚纱!

夏瑜愣了一下,难不成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是一场梦?

“小瑜。”男人身着白色礼服,迷人优雅?

“铭辰!”夏瑜唤她,却在动作间感觉到身体的不适!

不是梦,是真的!

惊恐的瞪大眼睛,在男人靠近她的时候,她不断的后退。

男人不满他的退缩,直接上前抓住她,将她搂在怀中,感觉到怀中人儿的颤抖,他心疼的开口,“小瑜,今天你是我的新娘,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的。我只要你,只要你能够在我的身边就足够了,其他的,我都不介意。懂吗?”

男人的话让夏瑜忍不住落下眼泪,想到那一幕,越发觉得自己有多么的肮脏,十指抓紧男人的衣服,恨不得将上面的布料扯下来一块。“可是……”

“没有可是。”男人看着她,目光真诚!“只要你能够在我的身边,我什么都不介意。没了你,才是对我最大的伤害!别让爸丢了脸面,好不好?”

夏瑜泪眼朦胧,疼痛的心因为男人得到了治愈,在男人真挚的目光下,她终于点头!

……

优美的婚礼进行曲弥散在教堂里,夏瑜穿着洁白的婚纱挽着自己父亲张智勇的胳膊,一步步走近男人。

顾铭辰手里拿着花束,目光落定在女人的身上后,再也无法转开,今天的她,的确很美!

那双清亮的眸子被头上的纱缦微微遮掩,虽看不到往日的灵动,却凭白增添了几分魅惑。他看着她,俊颜上满是不可抑制的狂喜。而那狂喜的背后,却暗含一抹不易察觉的伤痛!

夏瑜看着他,心中满是愧疚,暗暗发誓要用尽一生好好的对待这个男人!

顾铭辰从张智勇手中接过夏瑜,当握到那柔若无骨的芊芊玉手的时候,心,蓦然就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放心,一切有我!”

一句放心,就那么轻易的抚慰了夏瑜还有一点焦躁的心。

他低头,与她对视。眸中满是真挚与坚定!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都将在未来成为他唯一的女人。至于昨晚的事情,那不怪她,他知道……

神父说着彼此爱的誓言,“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顾铭辰眉眼温润,看着含着泪水紧张不已的小女人,轻轻一笑,勾起嘴角!

正要开口,就听到教堂门口一阵骚动!

众人疑惑的转头,却看到一个像是神衹一样的那人就那么出现在了教堂的门口。精致的面容让人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词汇。所有的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他,甚至忘了这个男人是突兀的入侵者,忘了他打断了正在进行中的婚礼。

他稳步向前,每一步都极尽优雅。眉宇间是傲人的英气,深邃迷离的墨眸如同暗夜中的明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却又神秘的让每一个人都生出了向往之心。

“顾叔,对不起,我来晚了。”不卑不亢,甚至有种与生俱来的傲气。

顾廉连忙招呼着让他坐在自己的旁边,谁也不曾想到堂堂Z市市长竟然带着些许讨好的意味面对一个人。

夏瑜脸色苍白,竟然是他!那个救了她也害了她的男人。十指收缩,神经瞬间绷紧。

都成了他的女人竟然还妄想嫁给别的男人,既然这样的话,他很期待她接下来的的表现。

男人唇角上扬,笑意却未及眼底。

神父怔了怔,想他这辈子见过多少人,却第一次在这么郑重的时刻失神了。

轻咳一声,他再次开口。“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顾铭辰吗?”

夏瑜转头,看着顾铭辰的眸子满满的都是犹豫,她真的配得上他吗?“我……”

“那你愿意给我肚子里的孩子当妈吗?”就在夏瑜犹豫之间,教堂的门口,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与这个圣洁的婚礼现场,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第4章 被打断的婚礼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集中在教堂的门口,但是,这次却不是惊艳。

夏瑜皱眉,看着门口的的那人。咬了咬唇,她转头看向顾铭辰,可是她没想到,在顾铭辰的眸子里,她竟然看到了慌乱。

对,就是慌乱!

“这个女人不是祝家大小姐吗?什么孩子?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不过孩子,难不成是顾少爷的?”

“谁知道,不过祝家也是不好惹的,今天这婚礼,真是热闹了。”

戏如人生,真的到了演出现实版戏剧的时候,除了当事人之外的所有人,多多少少都是有几分抱着看戏的态度的。更何况,顾市长家上演的大戏,不看白不看。

那女人缓缓走近,姿态优雅。

夏瑜皱着眉,眸中的幸福已然冰冷。“祝怡?”

云祈风挑眉,饶有趣味的看向夏瑜。等待着即将上演的好戏!

听到夏瑜略微冰冷的声音,顾铭辰的心中一惊。连忙拉住夏瑜的手却发现她的指尖冰凉,“小瑜,你要……”

“小瑜,求你成全我!成全我的孩子!我和铭辰我们两个已经有孩子了!”顾铭辰刚刚开口,面前的祝怡竟直接跪在了两个人的面前,祝怡眸中满是泪水,跪倒在地上,在洁白的婚纱的衬托下,显得是那么的楚楚可怜!

夏瑜冷笑,好讽刺的画面。

在她结婚的这天,她最好的朋友大着肚子恳求她的成全。

成全?她要如何成全?

怪不得他会不介意,原来,他也一样的……

“混账东西!”顾廉对着顾铭辰怒吼一声,他面色涨红,脸上满是怒意“保安,把这个女人拉出去。”

“不,你们不能赶我出去,我怀了铭辰的孩子。我不出去,我不出去……”尖叫的声音那么刺耳,同样,也刺痛人心。祝怡紧紧的抱住顾铭辰的腿,像是寻求一个羁绊。

祝怡低垂着头,眸中满是阴冷。抬头,已经又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模样。“铭辰,我只问你一句,你真的打算就这么抛弃我和孩子吗?”

夏瑜木讷的砖头,紧紧的盯着顾铭辰,不放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她期盼着,期盼他能够坚定的回答祝怡他要的只是自己。可是,当看到顾铭辰倒映着祝怡楚楚可怜的脸的眸子里满是不舍的时候,她,失望了!

她握拳,不发一词。

看到顾铭辰眸中的不舍,祝怡暗笑,她就知道。这个男人舍不得,就算她爱着夏瑜又怎么样,他的孩子可是在自己的肚子里。

夏瑜看着两个人的互动,更加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任人目光宰割,毫无还手之力。

目光不经意间看到那个男人,只见他用口型对她说了一句话,夏瑜震惊之余,眸中满是悲戚……

泪水落下,祝怡眸中满是绝望。“好!铭辰,既然这样的话,我走,我走!打掉这个孩子,永远不再出现在你们的世界里。”

说完,祝怡猛的甩开楚颖的手,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就在即将到达教堂门口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狠狠的摔了出去……

第5章 抛弃,与被抛弃

“祝怡!”顾铭辰大叫一声,松开你他住夏瑜的手,紧张的跑到祝怡的身边。

血,已经从祝怡的身体里缓缓流出。

“孩子,我……我们的孩子……”满是痛苦之色的祝怡紧紧的抓住顾铭辰的衣服。

“别怕,有我在,有我在呢!”顾铭辰一边安慰着祝怡,一边抱着祝怡站起来。“我们去医院,现在就去。”

“站住!”顾廉大吼一声,眸子几乎要喷出火来。“让林安送她去医院,你给我留下。”

听到顾廉的声音,祝怡看着顾铭辰的眸子里满是乞求。“不要,不要……”

“别担心,我不会离开你的。”安慰完祝怡,顾铭辰转头看向顾廉。“爸,祝怡现在很危险,我必须马上送她去医院!”

夏瑜看着满是慌乱的顾铭辰,将头上的纱缦摘下。她缓缓走向顾铭辰,看着顾铭辰焦急又带着欠疚的眸子,夏瑜冷笑。

刚刚还温声细语的哄着自己,转眼,角色就转变了!

“小瑜……”顾廉开口,却又不知道这时候,还能说些什么,张了张口,最终却只是叹一口气。这个不肖子,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

夏瑜不顾众人的目光,径直走到顾铭辰的面前。缓缓开口,“铭辰,你确定要这么离开吗?”

夏瑜脸上满是温柔的神色,嘴角勾起的笑容也是那么的温柔,软软的声音,平淡的语气,就像是在进行最普通不过的聊天一样。

“小瑜,对不起,我不能放祝怡不管。婚礼我们改期好吗?”顾铭辰愧疚的开口,眸中满是不安。他不确定夏瑜的选择。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女孩儿,性子却是和外表完全相反的执拗!低下头,顾铭辰的目光转开,“而且,那件事,说不在意是假的。”

夏瑜摇头,当顾铭辰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必要了。

她眸中满是伤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怀中的人儿更加痛苦的呻吟让顾铭辰终于回神。

他连忙转身,不再看夏瑜,因为他害怕,夏瑜眸中的决绝会让他没办法离开。然而却不知道,之后接踵而来的后果,是他无力承受的。

看着顾铭辰离开的背影,眸中的泪水终于落下!“顾铭辰,你会后悔的!绝对!”

为了别的女人离开她的男人,她不要,更加不屑!她配不上他,他又怎么配得上她?

顾铭辰脚步停顿了一下,却疾驰离开。

夏瑜冷笑,一瞬间,脸色苍白的可怕。

“小瑜,你放心,等他回来,我一定好好教训这个不肖子,给你出气!”顾廉紧张的来到夏瑜身边。对于夏瑜,他是第一眼看见就是满满的喜欢,却没想到,满心欢喜张罗的婚礼没想到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夏瑜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张智勇,当看到他铁青的面色,心中不仅更加苦涩。

张智勇感觉到夏瑜的目光,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不用了顾叔叔,已经没关系了。对不起,顾叔叔,我又给您添麻烦了。”

云祈风挑眉,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夏瑜还能这么平静的在这儿和顾廉寒暄!

顾廉想要再说什么,可是却已经来不及,因为夏瑜已经含泪,转身离开。那个娇小的背影,孤独而决绝。

夏瑜昂首挺胸的离开这个让她的梦破碎的殿堂。本以为这种情节只会在电视上出现。这会儿才知道,原来就是也可以成为苦逼的悲情女主角。

云祈风看着夏瑜离开的背影,那个瘦瘦小小却很是坚强的背影,是那么的让人心疼。

心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缠绕,那种紧致的包裹,却让他觉得内心更加的空虚……

第6章 扫地出门

“金苑花园”Z市富豪区之一。

夏瑜站在自家大门前,却迟迟不敢推开门进去!

这里是一个家,却不是她的家,她从来就不属于这个地方!如果不是母亲去世前的遗言和那若有若无的一丝关怀,她只怕早就离开了。

想要拿出钥匙开门,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带钥匙。低头看了看已经从银白变成金黄色的锁。

夏瑜冷笑!

今天上午她才被抛弃,这不过才过了两个小时,家里的锁竟然就已经换了。

正犹豫要不要按门铃,门却开了。

夏瑜愣了一下,看到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的眼神在看到她之后变得恶毒,夏瑜无奈又苦涩的笑了。

开门的是夏瑜同父异母的妹妹张钰,看到夏瑜,她也有一瞬间的微怔。

夏瑜身上还是那件雪白的婚纱,因为之前跌倒过的缘故,婚纱上沾染了些许污泥,头发也乱了,看起来十分狼狈。

“夏瑜,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脸回来,你不是骨头硬吗?还回来干什么,又能耐不能忍受顾铭辰养小三就别让他劈腿啊!”哼,当初装的一副多喜欢夏瑜的模样,理都不理她张钰,现在这出又是什么意思?想起来自己当初被顾铭辰酷酷的场景,张钰更加的恼怒。

“小钰,怎么了?”门里传来继母舒文的声音。

“也没怎么,就是有只流浪狗找错了地方,跑到咱们家来了。”张钰冷冷的说着,狠狠地瞪了夏瑜一眼。却是把门打开了。

夏瑜抬头,看到门开之后继母舒文的脸色在看到她的瞬间从微笑转换为厌恶。

“哼,丢了那么大的人,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回来。不过来了也正好,刚好把你的衣服都带走!”转头,舒文看向旁边的吴妈,“吴妈,收拾好的东西呢?还不赶紧拿出来?”

夏瑜冷笑,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自己赶走吗?连东西都收拾好了。

吴妈面露难色,看夏瑜苍白着脸现在那儿心一阵一阵的抽疼。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将那个收拾好的皮箱拿出来,送到夏瑜的面前。

拧了拧眉,张钰满脸的不高兴,“怎么,你那副表情是舍不得还是怎么回事?要是舍不得就和她一起走好了,我们张家也不缺你一个做饭的。”

“我……”如果不是因为夫人,她怎么可能还会在这里带着,整个张家早就被这对母女弄得乌烟瘴气的了。

“别说了。我这就走。反正有你们母女两个在这儿我也过不安生。”强忍着涌上来的泪水,夏瑜倔强的开口。离开,却只是因为看到楼上的窗帘微动了一下,然后又立即掩上。

呵,在婚礼现场被抛弃的女儿,不只会给他带来许多负面的影响,就连能够和市长结亲这种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都没了。他看着自己也是闹心的吧,不然也不会这样默许舒文母女的行为了。

低下头,夏瑜从吴妈手里接过行李箱。“吴妈,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努力让自己微笑,却发现泪水就是不听使唤的落下来,看到吴妈也红了眼眶,她连忙转身。不然,她真的害怕自己一气之下会把吴妈也带走。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她有能力了,一定回来把吴妈接走。至于这个家,已经真的不再是她的家了。

洁白的婚纱上,在太阳底下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钻石那么的刺眼。

“等一下!”张钰突然叫住夏瑜。“夏瑜,好歹在我们家也过了小半辈子了,就这么走了?连点生活费都不打算给吗?”

夏瑜回头,眸中闪过一丝诧异。看到张钰的目光落到自己婚纱上的钻石上,她冷笑一声,直接将婚纱的系带解开!

洁白的婚纱落地,伴随着夏瑜苍凉的声音!

“喜欢吗?那就给你!”

这,是她夏瑜对张家的施舍!

第7章 损友!

一路走出小区,甚至顾不得门卫大叔奇怪的目光。

夏瑜拉着皮箱,踩着水晶凉鞋,高傲的走出“金苑”。

她很狼狈,狼狈的身上只有一件贴身的白色背心和一个短的不能再短的贴身超短裤。

她很高傲,高傲的让人忽略了她脸上的泪痕,只能看到她的淡漠的高贵。

这一刻的夏瑜,不是她最狼狈的时候,却是她从出生以来,最潇洒,最傲气的一次。

黑色的林肯房车里,男子摇晃手中的高脚杯,杯中的红色液体泛着异样的光彩。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蝶翼之下,是一双深邃如海,漆黑如墨的眼眸。

他透过车窗看向那个穿的惹火的小女人,扬起一个让人琢磨不清的微笑。

没想到,她身材比想象中的好!

“云致,户主名字改一下,换成她的名字。”云祈风指向夏瑜,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种想要护着她的感觉。

云致顺着云祈风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微微愣了一下,没想到连一根针都吝啬于送给女人的少爷一出手就是这么大手笔,而且还是一个没什么关系的女人。

正想开口,云致却诧异的捕捉到云祈风眸中似乎有一种势在必得的强硬。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他保证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云致邪魅一笑,点点头,决定还是不要多嘴。

“那,需要再买一栋吗?”云致开口。

“你觉得我没钱到了只能住这种地方的地步了?”勾唇,眼神却仍旧没有离开那个落魄骄傲的背影。本来是因为知道她在这儿才过来的,既然她被赶出来了,那么他也不必委屈自己。

云致语噎,金苑花园,没有上亿资产,根本住不起的地方好吧!虽然对他来说,的确是不值一提。

再抬头,却见云祈风看向窗外的目光突然变了,那个样子,就像是自己盯好的猎物被抢走了一样。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是刚才那个落魄的女人进入一辆车子的情景。犹豫了一下,云致再次开口。“云少,那栋房子还要送给……”

“我的决定有更改过吗?”看着那辆启动,然后缓缓驶离,云祈风的眸子深邃的可怕,只是嘴角的笑容却更加的迷人。

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云致再不敢多嘴,少爷每次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都会有人遭殃,而他,还是聪明一点,明哲保身比较好。

又过了一会儿,加长的房车也重新启动,离开。

而空气中留下的是男人略微清冷的声音。

“我要她全部的资料……”

……

“谭伊,你怎么知道我会被……被赶出来的?”本以为谭伊只是让马坤来接她,上车之后才发现谭伊也在,看着好友,夏瑜的气势也若了下来。

谭家,Z市四大家族之一,从谭伊她爷爷的爷爷时候好像就是Z市富商,只不过,那个时候的z市还不叫做z市罢了。

“你啊,就你家里那点破事我还不清楚吗?出了事都不知道告诉我的,非要去睡马路边才好对吧?”谭伊满脸不高兴。“你上次可是说了,再有下次你可是任我处置的。这次又被我抓住了,你说,该怎么办?”

夏瑜撇嘴,一脸的委屈,“我的大小姐,我这次可是彻底的被赶出来的,你不救济我一下也就算了还要处置。”想起来自己之前说的话,夏瑜又垂头丧气的开口,“算了算了,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反正都落魄成这个样子了。

“既然这样的话,陪我一醉方休怎么样?”谭伊眨眨眼,长长的睫毛将眸中的眸中的一丝算计遮掩。

夏瑜愣了一下,刚想开口,却被谭伊又出来的一句话给弄得彻底无语。

因为谭伊毫不留情的对她这个即将一穷二白的人说——你,请,客!

第8章 夜猫帝国

一直到吃饭的时候,夏瑜还是撇着嘴的。只不过这也怪不得夏瑜,谁让谭伊的要求太过分了呢。

让她请客也就算了,还偏偏要去“夜猫帝国”,真把她这种瘦皮猴当成大肥羊了?

直到谭伊无可奈何的说了一句,“以后你吃喝玩乐我全权承包。”她这才缓和了脸色。不过她脸上的痛心还是很明显!

这真的不怪她,实在是因为夜猫的消费水平完全不是她能够支付的起的。在那儿待着的每一秒都是用钱来计算的!

换上谭伊送给她的衣服,夏瑜随着谭伊朝着夜猫进发!

衣服是比较保守形式的,但是却恰巧完美的将夏瑜的身形勾勒了出来。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禁欲的美感。和妖艳型的谭伊站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和谐。

夜猫帝国,Z世,甚至可以说是全国最大的娱乐场所,只有你玩不了的,没有你想玩却没有的,是有钱人最爱的消遣场所。

看着这犹如七星级酒店一样的豪华装饰,夏瑜忍不住感叹的同时,更加痛心自己像流水一样往外跑的毛爷爷。

外面是七星级酒店的装饰,而进入里面,竟然是有着古韵风格的咖啡厅,直接给人一种古色生香的感觉。

夏瑜感叹,也那么的酒吧原来是这种调调的吗?这简直就是带着你穿越一遭的咖啡厅。

好奇的打量着咖啡厅里的装饰,夏瑜却没有发现,在咖啡厅侧面上层的餐厅上,一双充满兴趣的眸子紧紧的锁住了她。

“云少,你看什么呢?美人可是在对面呢。”看到好友偏离的目光,谭锡侧身往下看,谭伊和夏瑜却刚好被服务生带着离开了。

云祈风哪里理会他,本以为只是朋友间的聚餐,却没想到好友竟然还带了个女人。拧了拧眉,云祈风一脸的不悦,

“我还有事,就不多陪了。”说完,起身准备离开。“还有,下次这种场合就不必叫我了。”

“云少,你能不能知趣点,何大美女可是都等了你好久了,你倒好,刚来就要走。”谭锡说完一脸奸笑的看着他,“我说云少,你该不会是对女人没兴趣吧!”

谭锡和云祈风是真正的不打不相识,当初因为一个合同案两个人争的你死我活,最后最后还是谭锡的妹妹谭伊突然生病,谭锡才不得已放弃。可谁也没想到,两个人最后竟然成为了好朋友。

云祈风勾唇,扬起一个神秘的微笑。轻佻的勾起谭锡的下巴。“比起他们,我对你更有兴趣。”说完,不顾被吓傻了的好友,潇洒走开。

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云少……”对面一直饱受冷落的何莲开口,叫住云祁风。

云祁风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淡漠的走开。

何莲怔住,她没想到自己从国外追到国内的男人竟然只是给了她一个如此冷淡的眼神。谭锡又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只知道自己的脑海中满满的都是云祁风那个冷淡的眼神。

想到这里,何莲眼中浮现一抹恶毒......

云祈风发现夏瑜的时候,夏瑜已经弄清楚了夜猫的内部环境。原来,这里都是分区的,不同的娱乐场所都有各自不同的服务。每个地方的服务,也都是五星级以上的标准!

谭伊看着面颊红润,眼神迷离的夏瑜。感觉到四周传来的灼热的视线。她放下酒杯,决定还是好好的做一回护花使者。

看夏瑜一杯又一杯的往肚子里灌酒,谭伊却没有阻止的意思。虽然借酒浇愁不是什么好事儿,不过如果能够让夏瑜醉的颠三倒四的说一说心里话也是好的。

可是,谭伊等啊等,就是等不到夏瑜醉的晕晕乎乎的对她说说心里话。她平时怎么没有发现,这丫头还是千杯不倒型的?

“云少,可以请我喝杯酒吗?”何莲站在云祈风面前,挡住了云祈风的视线!

染霜红叶情遣火:夏瑜, 云祈风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9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