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恋伊人:一纸钟情: 夏沫, 莫逸风小说无弹窗

心恋伊人:一纸钟情: 夏沫, 莫逸风小说无弹窗


第1章 夏沫的执念

A市,市医院的骨科病房。

一身白色连衣裙,自带少许仙气的夏沫靠在白色的墙壁上,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手中握着一份病例,想着之前医生的嘱咐:夏沫,作为医生,我要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莫总的小腿肌肉已经出现萎缩,他若是在不配合锻炼的话,恐怕这辈子都只能够依靠轮椅了。

担忧、不安在她的心中掀起了千层浪!

两年前的意外,她用了两年的青春去偿还,本期盼着有一天莫逸风能够重新站起来,这样他们便两不相欠,她可以重获自由,可医生的这番话无疑是给她泼了一头的凉水。

清澈的美眸中夹杂着少许的无望,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推开病房的门。

莫逸风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听到门口有声音,缓缓的睁开双眸,侧头看向夏沫,平静的脸庞逐渐变得冷漠,周身散发着阵阵的寒意。

早已经习惯了莫逸风这份态度的夏沫,完全不将这一切当回事,走到莫逸风的床头,缓缓开口:“医生的话,你也听到了!你难道想要一辈子赖在这病床上当个废人吗?”

听到这话莫逸风神经变得紧绷,阴郁着脸,眸光嗜血的瞪向夏沫,言辞犀利的说着:“滚!”

夏沫无动于衷,站在原地冷冰冰的盯着莫逸风,情绪激动的说着:“起来!”

你可以任性,可我任性不起!两年了,欠你的总该还的 差不多了,只要你能够站起来……

莫逸风最讨厌的便是被别人呼来唤去!

随手抓起床头柜上的杯子,正准备朝夏沫扔过来。

却被夏沫早一步握住了手腕,强行的从莫逸风的手中将杯子夺了下来。

“你又要拿杯子砸我吗?莫逸风,你除了会这个,是不是没有其他的本事了?”

夏沫不卑不亢的怒视着面前的莫逸风,言辞犀利。

杯子被抢走,莫逸风怒气腾腾的向夏沫警告着:“滚出去!”

无视莫逸风的警告,夏沫紧抓住莫逸风的手腕,态度明确的说着:“起来!”

薄唇微颤,似在压制着怒火,向夏沫警告的说着:“放手!”

“不放,莫逸风我告诉你,我已经做了你两年的奴隶,你再这样自暴自弃下去,我可没有那个耐性陪你继续耗下去。”

莫逸风唇角扬起一抹冷笑,冷冰冰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夏沫,嘲讽的开口:“这才是你的心里话吧?”

夏沫没有否认,也没有去承认。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你希望我快点康复,然后你可以名正言顺的跟我提出离婚,永远的摆脱我对吗?”

这一次,夏沫并没有否认,眸光冷漠的瞪向莫逸风,毅然的问着:“难道我不该这样想吗?你我的这场婚姻本就是建立在你的伤情上,你若是康复了,自然可以去追求你的幸福,同时我也可以得到解放。”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挑起莫逸风的怒火。

莫逸风暴跳如雷的冲着夏沫反问着:“夏沫,你想的还真是天真,以为我康复了,你就可以抽身离开吗?”

第2章 闭嘴!

想到莫逸风有洁癖,只要是她碰过的东西,即便自己再喜欢,都会被当垃圾一样丢掉。

夏沫眼前一亮,经过一番心理挣扎后,牟足了力气,一个轻巧的翻身,将莫逸风掌控在自己的身下。

谄媚一笑,手臂扬起,将扎成马尾的乌黑秀发散落在双肩上。

紧接着,将连衣裙的拉链拉开,刻意将裙子退至胸前,给人一种朦胧的骚动感。

“你不是不想要下床运动吗?那就在床上动!”

对夏沫所做的这一切,莫逸风有的只是一份厌恶:“疯女人,你敢……”

“将你撞成这样,是我的错,而你也成功的毁了我的后半辈子,既然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何不将错就错呢?你我是夫妻,行个夫妻之实不过分吧?还是说你希望我守一辈子的活寡,又或者你是希望我给你戴绿帽子。”

夏沫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怕极了!

故作镇定的看着他,将莫逸风那张恼羞成怒的脸,直接选择忽视,犹豫着伸手去脱他身上的衣服。

两年了,她每天都会按照医生的吩咐,为他擦拭身体,按摩双腿,所以他身体的每一处都是看过的,即便如此,当她指尖划过他那健硕的胸肌时,脸颊还是会泛红,发烫.

夏沫,你能够做到的!等他康复了,你就可以不必在背负如此重的心理压力与他说拜拜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肮脏?”

莫逸风满是嫌恶的盯着夏沫。

将裙子退至腰间,身体前倾,靠在莫逸风的耳畔,故作镇定的说着:“莫逸风,你该不会是不行吧?”

“闭嘴!”

肌肤的贴近,但凡是正常的男人都会有所反应。

更何况是躺在病床上整整两年的莫逸风……

“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啊,你凭什么命令我?有本事,你自己让我闭嘴啊。”夏沫冷笑,眼睛中流露出来一丝对未来的无望。

“你很想要?好,我成全你!”

事情来了个大反转,夏沫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的一个决定,将自己害成这副天地。莫逸风如同一个雄狮,反过来将夏沫压在身下,没有任何感情的霸取。

夏沫痛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樱桃红的朱唇被咬破。

对莫逸风来讲,夏沫只是一个发泄物,没有任何的感情成分在里面。

“你的这个处是手术的产物吧?”

对于一个男人来讲,夏沫是不是第一次,他自然清楚的很。但他就是恨夏沫亲手毁了他的一切,所以他也会毫不留情的亲手毁掉她的一切。。

夏沫愤怒的举起手来,想要煽莫逸风一巴掌来弥补自己所受到的屈辱。

却被莫逸风事先洞悉,一把按住了夏沫的手腕,唇角扬起一抹冷笑,轻蔑的说着:“恼羞成怒了?有本事爬上我的床,就要有本事承担后果。”

话落,莫逸风无情的在夏沫的身上霸取着,夏沫如同一尊行尸走肉般,躺在那里,目光空洞的看着上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两年前她亲眼目睹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和自己的男朋友搞在一起的画面,情绪失控的她开车离开,却意外撞伤了莫逸风。

第3章 他是一个废物

事后,夏沫拖着即将散架的身体,面色苍白的走出了病房。

在病房外面,夏沫给莫逸风的主治医生打了通电话:“徐医生,我是夏沫,对,莫逸风能够下地走路了,你过来一趟吧!”

忍住想要哭出来的冲动,夏沫单手撑着墙面,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医院!

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般,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了她在本市唯一的避风港——出租屋。

本想要洗个冷水澡让自己冷静一下,却在抬头的那一瞬间,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林奕宸,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夏沫质问的声音,林奕宸缓缓的站起来,转过身看向脸色苍白的夏沫,眼睛中尽是一份关切。

走上来,想要搀扶夏沫坐下,却被夏沫无情的打掉对方的手,眉眼间流露出来浓郁的排斥,对林奕宸警告的说着:“滚出去!”

“夏沫,你我之间非得走到这个地步吗?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

夏沫只觉得林奕宸的这番话太过于搞笑。

面露嘲讽的瞪向林奕宸,眼睛中尽是一份受伤,反问着:“解释?你要解释些什么?解释你是如何勾搭上我妹妹?还是你要解释那晚我所看到的其实是一个误会?又或者是你想要向我解释,你是如何在床上与我妹妹厮混的?林奕宸,你不要忘记了,你和她的孩子还是我陪着你们去医院流去的……”

在夏沫的眼中,这对狗男女做事情还真是够奇葩的。

他们在一起厮混也就罢了,搞大了肚子,居然还要她陪着去医院流产,她那妹妹的用意就不用说了,而她爱了那么久的男人,居然也在帮衬着,这不禁让她有些怀疑那些年的感情都是假的!

“所以你为了报复我,嫁给了那个废物?”

夏沫说莫逸风是废物,那是为了让他能够重新站起来,但林奕宸的这声废物,贬低的成分是那样的明显。

“报复?林先生,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呢……另外,我要警告你的是:以后废物这两个字,最好不要再让我听到,他是我的丈夫,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诋毁他。”

“如果不是为了报复我,你又怎么会傻傻的嫁给那个半身不遂的男人?他能够给你幸福吗?”

夏沫不悦的瞪向林奕宸,言辞犀利的警告着:“你说够了吧?若是说够了,请你离开。”

两年了,夏沫从未给过他好脸色。

也从未主动联系过他,这令林奕宸心理很不舒服!

“夏沫,有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虽然莫逸风现在是个废人,但他毕竟是莫氏集团的总裁,不是你能够招惹的起的,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嫁给他的,但我看的出来,你并不幸福……”

“因为爱,林奕宸假如你我那几年的感情不假,你应该很清楚,没有人能够胁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另外,我必须重申一遍的是:与莫逸风在一起,我很幸福,因为他能够给我,你给不了的一切。好了,话已至此,请你滚出去,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林奕宸复杂的盯着夏沫看了一眼,有些生气的踱步而去。

第4章 康复?

直至林奕宸离开,房门被用力关上后,夏沫才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双腿屈膝,将头埋入双膝间,无声的落泪,像是一个霜打的茄子一般,

也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才愿意卸下身上所有的包袱,将心中所有委屈全部释放出来。

哭过,挣扎过,当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她又必须再次将自己伪装起来,去勇敢的面对现实中的一切。

经过一夜的彻夜未眠,夏沫早起准备了早餐,匆匆的来到医院的病房内。

看到徐医生认真的看着昨天的检查报告单,夏沫将早餐放到床头柜上,正准备走出病房,却被徐医生喊住,负责的向她陈述着莫逸风的病情:“夏沫,我刚刚为莫总做了套全面的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莫总小腿肌肉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有些萎缩,但这这不是问题,只要勤加锻炼就可以恢复,恭喜你啊,你这两年的付出,终于没有白费!”

也就是说:莫逸风真的康复了吗?

夏沫侧头看向站在落地窗前的莫逸风,高大伟岸的背影透着隐隐的伤感。

“徐医生,这两年真是辛苦你了!”夏沫很认真的向医生道谢。

“作为医生,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一些口头上的治疗,真正付诸于行动的还是你,如果不是你平日里对莫总的悉心照顾,我想今天应该不会有这样显著的成效。”

夏沫牵强的挤出一丝的笑容,与医生寒暄了几句,目送医生离开。

转身,思绪复杂的走到莫逸风的面前,缓缓的开口:“医生的话,你都听到了?从今天开始,你要记住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

莫逸风缓缓地转过身,俊逸非凡的脸庞上流露出来丝丝的冷意,眼眸如寒冰一般,盯着夏沫,淡漠的问着:“如何锻炼?像昨天一样吗?”

手指捏住夏沫的下巴,迫使着她与自己对视,力道有些重,夏沫痛的皱起了眉头,挣扎着脱离了莫逸风的钳制。

后退了几步,与莫逸风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之后,冷漠的瞪向莫逸风,尖酸刻薄的回应着:“算了吧,莫总像个猪一样在床上躺了两年,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昨天那么做,只是为了尽早的摆脱这个魔鬼不得已而为之,权当是被猪啃了,而今后,我不会在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怀揣着这样的一份想法,夏沫面露不悦,毅然的绕过莫逸风,往外面走去。

“如果你是想要利用怀孕,来稳固自己的地位,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因为你没有资格生下莫氏家族的继承人。”

不得不承认,莫逸风气死人的本事,绝对是一绝,只可惜他遇到的对手是夏沫。

毅然的转过身,与莫逸风四目相对着,浅浅一笑,肯定的说着:“放心吧,我比你更不希望自己怀孕,这一点我们倒是想到一块去了,因为在我夏沫的眼中,你莫逸风不配我用生命给你生孩子!”

第5章 中国好闺蜜

未等莫逸风发飙,夏沫傲然转身,毅然离开了病房。

走出病房的那一刻,夏沫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真怕刚刚自己会控制不住,想要上去狠揍莫逸风一顿。

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昨天在病房内发生的那一幕幕,如同噩梦一般缠绕着她,双手握成了拳头,刻意压制着心中的那团怒火。

正要离开,却在转身的瞬间,看到了最最不愿意看到的女人。

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夏薇

显然,对方是冲着她来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找你那位青梅竹马的旭尧哥哥啊!”

赵旭尧?夏沫秀眉微皱,茫然的审视着面前的夏薇。

“姐姐,既然你在这里,真是太好了,不如你陪我一起去见见你那位旭尧哥哥吧?我正好有事情要质问他呢?”

最后的这句话,夏薇是咬着牙从齿缝间说出来的。

凭借着直觉,夏沫料定此次夏薇找赵旭尧肯定没有好事情。

未等夏沫做出决定,夏薇直接走上前,跨着夏沫的一双手臂,强制性的将她带到了妇产科医生办公室的门口。

此时,赵旭尧刚刚查完病房,准备会医生办公室整理材料,意外撞见夏沫与夏薇的到来。

表情中难掩一份吃惊之色,显得格外兴奋的问着:“夏沫?你怎么来了?”

被赵旭尧如此一问,夏沫牵强的挤出一丝的笑容,正想要解释,却被夏薇给抢了先:“赵医生,一年前我的流产手术是姐姐介绍你给我做的吧?”

流产手术……她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的?

夏沫微微皱眉,小声的对夏薇质问着:“夏薇,你是哪根筋搭错了?”

面对夏薇的质问,赵旭尧仔细打量了眼夏薇,思考了片刻之后,肯定的走出了回答:“是。”

夏薇冷笑一声,淡泊如冰的说着:“这里是医院,你的旭尧哥哥是这里的医生,而我曾经是他手底下的病人,如今,我因为一年前的流产手术无法怀上孩子,你说我该来吗?”

听着这话,夏沫可以断定,夏薇找到她,并非是巧合,而是蓄谋已久。

而所说的这些,无疑是针对夏沫的,她在炫耀自己跟林奕宸相处的有多好,更是在无形的打击着夏沫。

这么多年过去了,夏薇还在这里傻傻的做着愚蠢的事情,自认为能够伤害到她。

“不能怀孕?”作为医生,赵旭尧倒也不气,心平气和的与夏薇沟通着。

“对,我跟奕宸每天都会在不做任何避孕措施的情况下做功课,可是整整一年了,我的例假每月都照常来,根本就没有怀孕的迹象,所以我很怀疑你,是受到了某人的唆使,在手术的过程中,对我的肚子做了手脚。”

受到某人的唆使?她怎么不直接说是我怂恿的旭尧哥哥,让他做了手脚让她永远无法怀孕的?

污蔑我也倒罢了,非得将旭尧哥哥拖下水,这不是毁掉旭尧哥哥的前程吗?

夏沫握紧了拳头,再也无法淡定了。

第6章 诋毁

本是她们之间的恩怨,如今夏薇胡搅蛮缠的牵扯到一些无辜的人进来,那么她这个做姐姐的,自然也不需要再给她面子了。

“夏薇,你犯贱的爬上我男朋友的床,搞大了肚子,哭哭啼啼的求我找旭尧哥哥给你做流产手术,现在怀不上了又反过来咬我和旭尧哥哥一口,你怎么不说是老天开眼了,看不惯你们这对狗男女,所以故意惩罚你们呢?又或者是你那宝贝男朋友在别的女人那里逍遥多了,那方面不行了。”

夏沫反应越是这样激动,在夏薇的眼中说明她越有问题。

冷笑一声,一步一步朝着夏沫逼近着,趾高气昂的问着:“奕宸那方面行不行,姐姐你的心里清楚的很不是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昨晚奕宸去找过你,你们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能够做什么好事?”

面对夏薇这番趾高气昂的指责,夏沫秀眉微皱,冷着脸审视着面前的夏薇。

猜测着昨晚林奕宸出现在她的公寓是巧合,还是他们两口子故意安排的,目的是为了给她抹黑!

毕竟,在过去的这两年,夏薇可是没少干这样的事情。

“姐姐,你该不会是为了报复我,所以勾搭上奕宸的吧?你可不要忘记了,你现在已经嫁人,哦,我明白了,姐夫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不能够满足姐姐的需求,所以姐姐找上了自己的前男友,想要解决一下那方面的问题,对吗?”

夏薇的这番话大胆露骨,同时又抹黑了夏沫的形象,将她缔造成一个荡妇的模样,令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私底下纷纷对夏沫进行着点评。

“夏薇, 夏沫是你的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诋毁她呢?”

赵旭尧有些气不过,站出来为夏沫打抱不平。

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仗义之举,到了夏薇这里,却成为了另外一种污蔑。

“诋毁?到底是谁在诋毁谁啊?你这么袒护夏沫,该不会是跟我的好姐姐有一腿吧?不过也难怪,有那样的残废姐夫,赵医生又在医院,姐姐过来找赵医生解决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你这个女人……”赵旭尧是真的被夏薇的胡搅蛮缠给气到了。

若不是这里是医院,赵旭尧或许会考虑一下好好教训这个口无遮拦的女人。

夏沫脸色也逐渐变得难看起来,她不介意夏薇去诋毁她,毕竟这是很经常的事情,但她绝对不允许夏薇去诋毁她的朋友,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给了夏薇一巴掌,挤出一丝的冷笑,淡定的说着;“抢自己姐姐的男朋友抢的如此理直气壮,你这个小三做的还真是厚颜无耻!”

显然,夏薇并未料到夏沫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更加没有想到,她会将矛头指向她,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眼睛中尽是一份愤怒:“姐姐这是恼羞成怒了……被我说中了对吗?你不甘心守活寡,不甘心寂寞,所以勾搭上我的男人,是向我报复吗?其实我是挺同情你的!嫁给那样一个废物。但姐姐,你不要忘记了,奕宸现在是我的男朋友,是你的妹夫,所以你最好离他远一些。 ”

夏薇三番两次的将废物挂在嘴边,一再的诋毁莫逸风,虽说他们没有感情,但终究是夫妻,她怎么能够容忍夏薇在外人的面前如此诋毁她的丈夫?

第7章 她是我的女人

目露寒光,言辞犀利的对夏薇警告着:“夏薇,请你记住莫逸风是我的丈夫,是你的姐夫,你若是再敢骂他一句废物,我不介意代替爸妈好好的教训你这个妹妹。”

听着夏沫的警告,夏薇情不自禁的捂着刚刚被打的脸颊,眼睛中尽是一份嘲讽,噙着一抹冷笑,讥讽的向夏沫叫嚣着:“是不是诋毁,姐姐心理应该清楚的很不是吗?我那个所谓的姐夫因为那场车祸伤重,躺在床上两年不能自理,形同于废人,姐姐为什么会嫁给这样一个废人,目的是什么?还用我说出来吗?”

见医生办公室外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夏沫的脸色也逐渐变得冰冷。

冷冰冰的盯着面前的夏薇,淡泊如冰的解释着:“妹妹,你这么说是在羡慕我与你姐夫的生活恩爱吗?你姐夫只是腿部受伤,在那方面不知道有多勇猛,你这样诋毁你姐夫,若是传到他耳朵里,恐怕……”

这句话的最后,威胁的成分显著了些。

但夏薇似乎并不愿意接受提醒,高昂着头,满是不屑的说着:“姐姐,你这样威胁我,是不是心虚了啊?现在外界谁不知道姐姐你嫁了个废物,整天守活寡,你现在这样袒护姐夫,岂不是有些欲盖弥彰?”

“夏薇,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赵旭尧有些听不下去了,站出来对夏薇呵斥着。

夏沫正准备开口,目光意外瞥见了门外的一抹身影,内心竟莫名的有了少许的慌乱。

原本趾高气昂的夏薇在注意到夏沫盯着外面瞧得眼神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眼便看到了莫逸风冷着脸,站在人群中。

紧接着,在她惊慌的注视下,莫逸风缓缓的朝着这边走来。

“姐……姐夫……”

莫逸风在商界是出了名的冰阎王,做事霸道、果断,对敌人向来不给他任何机会。

这些夏薇都是听说的,所以在面对莫逸风的时候,她的内心才会像现在这般惶恐。

“你是谁?”

果然,莫逸风这个家伙很记仇,气死人的功夫也是一流的。

夏沫静静的做起了旁观者,心理竟有一丝同情夏薇,要知道得罪莫逸风的下场可是很惨的。

一句你是谁令气氛陷入僵局!

夏薇不死心的噙着一抹笑,向莫逸风解释着:“姐夫,是我啊,我是夏薇!”

“夏薇?不认识,不过……我倒是看到了一个乱咬人的疯狗!”

低沉骇人的声音,传递到夏薇的耳畔,吓得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还未反应过来,莫逸风突然霸气的伸出手来,狠戾的掐住夏薇的喉咙,犀利的眼眸瞪向夏薇,一字一句的警告着:“我最讨厌别人在我的背后指指点点,哪怕你是夏沫的妹妹,但凡有下一次,我一定会亲手扭断你的脖子。”

夏薇是真的被吓到了,窒息感令她感到恐惧,侧过头求救似得看向夏沫。

第8章 羞辱

起初,夏沫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救人,即便夏薇再怎么坏,终究是她的妹妹,但听完莫逸风的这番话后,她省去了救人的心思。

因为她料定莫逸风不会让自己的双手沾上一条人命。

稍微给夏薇一个教训后,莫逸风稍微用力的一甩,夏薇便被甩到了门口处,整个人摔了个狼狈。

莫逸风嗜血的眸子瞪向夏薇,疾言厉色的开口:“滚!”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夏薇哪敢在做停留,整个人连滚带爬的逃走了医院。

“好帅啊,原来他就是莫氏集团的总裁莫逸风啊……”

周围人聚集的越来越多,莫逸风黑着脸,走到夏沫的身边,握住她的手,无视所有人,高傲的往外走去。

回到了病房,莫逸风一脸厌恶的将夏沫的手甩开,转过身,疾言厉色的向夏沫质问着:“昨晚那个男人去找过你?”

面对这份质问,夏沫没有否认!

莫逸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伸出手来,惩罚的握住夏沫的手腕,愤怒的质问着:“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投入前男友的怀抱吗?夏沫,我警告你,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你若是敢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我保证会将你撕得粉碎。”

夏薇误解她,那是因为妒忌!毕竟,夏薇没有工作,整天就知道黏在林奕宸的身边当个寄生虫,卖弄自己不劳而获。而莫逸风误解她,则令她莫名的愤怒起来。

挣扎着想要摆脱莫逸风的钳制,不悦的抬起头,瞪着面前的莫逸风,一字一句的说着:“莫先生,即便你被前女友抛弃受了伤,也用不着用你的思想去否定所有的女人吧?”

握着她手腕的力道明显加重,痛的夏沫秀眉微皱,情绪也逐渐变得激动起来,趾高气昂的向莫逸风宣布着:“离婚!”

简直就是个虐待狂,自从遇到了他,我就没有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

离婚?莫逸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握着夏沫的手再次用力了许多,言辞犀利的质问着:“离婚?夏沫,你竟然敢跟我提出来离婚?”

“为什么不敢?莫逸风,我欠你的,随着你能够站起来,都已经还清了,现在我们俩各不相欠,分开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夏沫不卑不亢的态度,无疑点燃了莫逸风心中的那团怒火。

莫逸风面露少许的狰狞,愤怒的将夏沫甩到了病床上。

“莫逸风,你要干嘛?”

近在咫尺的距离,让夏沫感到了少许的不安。

面露少许惶恐的盯着莫逸风,声音带着些许颤音的质问着。

莫逸风毫不留情的将夏沫的上衣撕得粉碎,凝视着她白皙、姣好的身材,低沉的说着:“当初是你招惹上我的,现在想要抽身而退?你觉得我会同意吗?毁掉我的一切,现在一句各不相欠便想要撇清楚一切?”

第一次,夏沫为了能够让莫逸风站起来,牺牲了自己的清白!

这一次,对于她来讲,更多的是一份羞辱!

心恋伊人:一纸钟情: 夏沫, 莫逸风小说无弹窗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5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