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情芒:主角为沈雨晨, 庞昕的总裁小说

看不见的情芒:主角为沈雨晨, 庞昕的总裁小说

第1章 发现

懒散的阳光射进,强烈的光芒照射向那落地沙发,他们正卖力的向对方表现着,男人宽大的手掌是那么的有持无恐,就如空气中的尘土在那抹阳光下狂舞的狂妄一般。

宽大的沙发上,这脸红的一幕随着办公室那风格独特而华贵的门推开,而落在某人的眼中。

沈雨晨呆呆的看着那两张熟悉的脸,原本心底所有的热情在这一刻一点一点的变得僵硬。

结婚后第一次踏进丈夫的办公室,她是没有想过会看到这一幕的。

今天,踏进这高楼,也是为了找自己的好友才来的,听说她到总裁办公室去交报表,心想可以同时见见这两个心里念挂的人,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原来,她一直在心底最念挂的两个人,心里都没有她呢!

眼泪本该流出,可是呆站在那里,沈雨晨发现自己竟然连发声尖叫的余力都没有,只有身体开始慢慢的在发抖。

“啊!”

终于,万依岚在转身时发现了她的存在。

这大概也只能怪门太好,开门的时候都没有发出半点的声响。

几乎是立即的,万依岚伸手拉过一旁的衣服,弹跳到沙发后面,将自己那羞于见人的一切都掩挡住,可是双眼惶恐的看向站在大门边的好友。

“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此时同样注意到沈雨晨存在的庞昕眉心皱了一下,也同样伸手的将衣服取过去穿上。

只是,他是那么的淡雅,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一般。

这样的淡定,那般的自在。

咬紧了牙,沈雨晨忍着说话的冲动,她是那么担心自己若一开口,就会忍不住痛哭出声来。

她不能哭的,仅余的自尊不允许她在此时哭出来。

是啊!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跟庞昕结婚两年,她一直都乖乖的给予他足够的自由空间,哪怕是他的办公室,她都从来没有主动的前来过,害怕这男人会认为她的前往是刻意的查勤。

她一直那么小心翼翼的去当一个贤妻,却没有想到她的小心翼翼,只是给了这些人对她更无情的胆子。

“雨晨,我……”万依岚急促的穿好衣服,站起来想要解释,却又只是动着唇,说不出更多的字来。

沈雨晨死命的咬着牙,深吸了几口气后缓慢的转身,缓步的离开。

这时门没有关上,办公室的里面终于能听到那鞋子与地板亲吻时发出的清脆声响。

眼泪,也随着转身的一刻流出,咬着牙走,面对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秘书那错愕的眼神,沈雨晨宛如未见,一步一步的走,任由眼泪一滴一滴的流。

简洁宽大的厨房里不时发出不知什么在碰撞的声音,看着奶酪与淡奶油等均混后,沈雨晨重复的看过说明,确定最后的步骤才敢将那些奶酪倒回模具中,然后放到冰霜内。

这是她第一次做蛋糕,虽然不懂,可是也花了不少的心思,从网上找了许久才能找到这确保她不懂也能轻易做出来的DIY套餐。

是真的用了许多的心思啊!她多么渴望着庞昕看到她亲手做出来的蛋糕时那个惊喜表情。

可是现在,还真的只能是惊喜了。

失落的坐在厨房的椅子上,呆呆的看着前方,视线找不到焦点,刚才忙碌时能忘掉的伤感,在此时再次不听话的涌现。

她的眼睛肯定已经很肿吧!

今天,是庞昕生日,对她来说这一天比自己生日还要重要,为了这一天她可是暗暗的计划了许久,早一个月前就到网上看过许多DIY蛋糕的套餐,挑选了几数家,把那些评论一家一家的看,就担心会不好做容易失败,或者是做出来不好吃。

就是想要给庞昕惊喜,她才会想要找好友万依岚一起去逛街,看看还需不需要为今晚准备好的心思买点什么……却没有想到……

她一直打万依岚的电话打不通,所以只好直接到天胜集团去想在她下班后第一时间拉着她逛街去,到了万依岚的办公室,知道她在自己老公那里,就开心的跑过去。

她是抱着太信任的心,才会将万依岚送到了庞昕的怀中,而从不自觉。

不过就是一年,当初万依岚失业找不到工作,为了这个好友,她可是破例的主动去求庞昕帮忙。她多么的用心去对待这个所谓的知己,却从来都没有想到,原来她的用心,不过是将这个女人推到自己丈夫的怀中。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她最信任,最依懒,最好感情的一个姐妹,竟然会这样对她。

若说今天她去庞昕的办公室里撞破的只是他跟另一个女人在鬼混,也许她不会如此难过的,至少……不会像此刻这么的难过……

“嘭!”

是大门打开后又关上的声音。

不知道如此呆坐了多久,沈雨晨抬头时,看到窗外的天空已经全都黑了。

她刚才完成那芝士蛋糕后,就这么呆坐了大半天。

“你回来了?”快速的站起奔出厨房,看着那放下门匙的男人,沈雨晨低声的问。

也许是习惯了,每一次他回家,她都是这么的问。

只是这一次不同以往,庞昕并没有像过去那么淡淡的回她一声‘嗯’,而只是沉默不语的走到餐桌前坐下。

看着庞昕坐下,沈雨晨动了动,也跟着走上前,很本能的在他的面前坐下。

“今天的事……”

“我忘了煮饭,不过做了一个蛋糕,我去拿出来好吗?”看着那沉敛的墨眸微动,在庞昕的话还没有说完时,沈雨晨忽然开口,就想要站起。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间很怕,就好像害怕要从他的口中听到什么。

“不要逃避了,摆在眼前的事情,是逃避不了的。”伸出手,庞昕平静又无情的将人拉回去。

沈雨晨木然的坐着,心跳莫名的加快,眼又一次变得涩涩的。

“我们生一个孩子,好吗?”失落的抬起头,沈雨晨眨着希望的目光,盯着眼前的男人。

第2章 离婚吧!

这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从第一次相见,她的芳心就慢慢的为他而流失。

他有一双会吸人心神的眼眸,那黑白分明的眼眸就像藏着无数的话语,可是从来不会主动的向人透露。他有高高的鼻梁,让他那帅美的外面看起来霸气且气势迫人。他的唇很好看,淡淡的红润不同于大多数吸烟的男人那样黑唇,她总是在想,也许是因为宠昕不爱吸烟吧!

只是放下这外在不说,单凭庞昕的气质跟能力,就是会让她不能控制的迷恋吧!更别说贵为天胜集团总裁的身份,哪怕她没有过重的虚荣感,也难挡得住那少女的心思。

“你我心里都很清楚,当初我们会结婚,也只是因为那个意外的孩子,可能是我们根本没有缘份吧!那个孩子并没有保得住,忽然就走了。我们之间的婚姻也本该在那一天打住的,可是一直的拖,也就拖了一年多。既然今天让你撞到那一幕,也许是我们的缘份已走到尽头吧!那就散了吧!我们好聚好散。如当初签下的协议书一样,你并不会在这段婚姻中得到任何的财产。不过我也不是那种太无情的男人,这里你就继续住吧!我会安排时间将这房子转到你的名下,之于这两年来你从庞家拿到的家用,你也就存起来自己用吧!不需要上还,而关于离婚的手续,我会安排……”

“不,我不要离婚。”摇头,沈雨晨拼命的反对着。

她怎么能接受他在这一刻的说话呢?

离婚?明明错的就不在她,不是吗?这男人怎么能如此轻松的回来跟她谈离婚的事呢?

他怎么能?

“当初让你怀上我的孩子是我的错,是我亏欠你的,如果你还想要什么,就直接跟我说吧!”庞昕眉心微动,就好像没有多少耐性了。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了吗?你就一定要离婚?”深吸了口气,沈雨晨不能置信的问。

她知道,当初龚子鳄会跟她结婚的确是因为那个意外的孩子。

她也很清楚,那一天的那一个晚上,庞昕只是喝醉了,才会抱着她这个秘书助理……发生那样的事,完全不管她的反抗。

可是这两年多来,就算没有那个孩子,她也是那么努力的去尽着作为他妻子的责任,不是吗?

她多么的努力啊!她多么的用心!他难道都没有看到呢?怎么能说当初孩子没有保得住时,这婚姻就不该继续呢?

若他们之间只能靠孩子去牵动,她可以再为他要一个孩子的,只是他一直说还年轻,暂时不想要,不是吗?

“我并没有讨厌你,只是我跟你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我在你的身上没有半点的激 情,有时候回到家里,你的存在就不过像是一个佣人一样,可有可无的。我也许能继续跟你这样下去,可是你不会感到委屈吗?我不想勉强了自己,还要委屈了别人,既然今天都撞破了,那就直接一点吧!我们离婚,早一点离开,对大家都好。”直直的看过来,龚子鳄的目光是那么的淡然,清冷。

他就如真的什么都不在乎。

“勉强?”自嘲的一笑,沈雨晨感觉自己想哭,可是又哭不出来。

原来,跟她在一起,这男人心里的感想不过就是勉强二字。

“那么,你很爱依岚,是吗?所以为了她,你就宁愿与我离婚,是吗?”沈雨晨深吸了口气,流不出眼泪,却吞不下痛心。

她怎么能接受得了,跟一个男人两年的婚姻,换来的是他勉强二字的感想呢?

“我跟依岚的关系也不过就是这半年的事,对她谈不上有多爱,可是她的确给予我不少激 情,我不排斥跟她在一起的感觉。”仍是轻轻淡淡的,温雅的口吻听起来是那么的薄幸。

当初,她怎么就会觉得这男人的语气是温柔呢?

“是啊!”自嘲的轻笑,沈雨晨微垂下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离婚?这事情她能控制得住呢?

这两年来,庞家中并没有任何一人喜欢她的存在,若不是当初是庞昕坚持要娶她入门的,谁能容得下她这样一个出身平凡的女人进入庞家呢?

如今,同样是庞昕要她走的,她还能求谁来帮忙呢?

只要这是他的决定,谁都改变不了……

第3章 意外车祸

这是一个繁荣的城市,哪怕是夜再深,总有些位置仍旧热闹非凡。

一手提着亲手所做的生日蛋糕,一边慢步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沈雨晨没有去想为什么会如此的热闹,只是顺着前面的方向走,一步一步的走,漫无目的的走,并没有发现自己渐渐的在离开人群。

离婚,昨天她还沉浸在幸福之中,今天她要面对的竟然就是这一个可悲的结果。

离婚?也好吧!

本来这段婚姻就从来不被人看起,不是吗?

当初,若不是那个意外的孩子,庞昕怎么会娶她呢?

闪神间,记忆飘到了两年之前……

“我听子瑶说你最近总作吐,好像怀孕了,是怀上了吗?”接过她手上的文件低头签名,庞昕忽然意外的问。

沈雨晨呆了一下,木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脸不听话的通红。

“我记得那一夜你还是一个处的,是因为我吗?所以你怀的是我的孩子?”将签好的文件递回去,庞昕不慌不乱的问。

面对如此直接的询问,本来还一直想着要如何解决这事的沈雨晨只好乖乖的点头。

可是点头后她又立即害怕了,想到那可怕的后果后抱着自己平坦的腹部:“对不起,这个孩子不能打掉的,我可以不让任何人知道他是你的孩子,求你放过我们母子好吗?”

“你放心吧!那是我的责任,明天带齐所有证件回来,我们去注册结婚。”低下头,庞昕轻淡的说,就如并没有将她的害怕看在眼内。

结婚,这事他是如此轻易的决定下来。

从记忆中回来,回想当初的事,沈雨晨苦笑了一下,又想哭。

她想知,若是当初那个孩子保住了,她跟庞昕是不是就不会离婚呢?

他是不是就不会跟万依岚搞在一起了呢?

“啊!”不知从何处撞来的车,沈雨晨被忽然强烈的灯光吓得松开了手。

急速的刹车声响彻云霄,发出刺耳的声响。

可是那车刹得再急,刹车系统再好,还是控制不住那已被撞飞的人。

庆幸的是车并不算开太快,人也并不是撞得太远。

坐在车内的男人低头端看着平板电脑里面显示的数据,被这突然而来的刹车搞得撞上前面的车座背上。

浓密的剑眉紧皱,不太高兴的抬眸,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泽,高挺的鼻下那绝美的唇形微动,问:“发生什么事了?”

迅速的坐好的男人轻拉因刚才震荡而微乱的衣服,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眉宇间渗透出的帝主气度,无一不在张扬着那高贵与优雅的贵族气势。

“总裁,我好像撞到了一个突然冲出马路的女人。”司机惊魂未定,无助的转头看向自己的老板。

“冲出马路的女人?下去看看什么回事。”不以为然的低下头,男人对于这样的事仿佛毫不在乎。

“是。”司机应声,急急跑下车的人很快就折回来了:“那女人好像撞得不轻,流了许多血,怎么办?”

“嗯!”男人眉心一动,轻应了一声后走下车。

当他经过车头的时候,发现了掉在地上的一个蛋糕盒,放眼望去,前方的确有一个女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样子也许是晕过去了。

“她还没有死,不过昏迷了,我们要不要立即将她送到医院?若是等救护车过来也许会太迟呢!”撞了人的司机这下子是真的乱了,没有了平日的稳重,无措的问。

“将人抱到车上,然后送医院吧!”男人默许的点头,蹲下 身去将脚边的蛋糕盒子打开。

那盒子上并没有任何商家的标签,打开盒子后,里面的东西早已一塌胡涂,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不过没有任何的装饰,倒像是一个自制的蛋糕。

“总裁,可以走了吗?”司机的声音再次响起,是那么的急促,沈雨晨早已被他抱到了车上。

“可以。”目光清冷,男人缓慢的站起,重新回到车上。

看着那被放罢在后排,他旁边位置上躺着的女人,男人微微抿紧着的唇,讽刺的微扬。

盯看那红肿的眼,大概是一个失恋的女人,总不会是想不开才冲出马路吧?

第4章 回国

两年后!

晨光猛烈,平日VOB办公大楼的大堂里,这个钟数所有人都已经赶回到自己的办公岗位去忙碌了,只是今天有点例外。

宽大的大堂上,所有人男人都穿着正式的西装,一脸严肃的等候一旁,而所有的女人,几乎都特别的装妆过一番,穿着各有特色的,同样的等候一旁。

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只是他们的总裁大人要回国了。

自从一年多前,总裁收购了国外一间网络公司后就一直在国外打拼他的天下,还没有回来过呢!现在终于回来,不止是带着辉煌的成就,还有他们一群人期盼的心呢!

特别是女人。

“听说总裁现在更帅更有男人味了,两年前我没有机会握住他的心,现在回来,我一定不会放手的,我要争取这个机会。”一个浓妆的女人红唇微弯,信心满满的笑着。

“你的机会?你的什么机会啊?你看这里漂亮的女人有多少,你的年纪还大了那么一点点吧!若我是总裁,也要挑年轻的女人下手啊!新人这么多,谁会笨着挑你。”另一个女人无所谓的苦笑讽刺,她算是这群女人里最淡定的一个,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没有机会幻想。

“你就眼红吧!你还不是因为已婚了所以没有希望吗?我才不会放弃的。再说了,早些天我跟一位在天胜集团工作的旧同学见面,她还骄傲的说她们总裁如何如何的钻石王老五呢?说她已经升职到庞昕的秘书团去了,机会多的是。你看看,现在我们总裁回国了,我作为他的秘书之一,我改天也可以找她去炫耀去了,我才真正站在钻石级的王老五的身边呢!”红唇女人微哼,越说越兴奋的。

“来了,少说废话。”淡妆女人轻推她的手,看向门边。

她们二人站在两排人群中的最前面,不为别的,因为她们是VOB总裁在总公司里的秘书。

虽然总裁出国的时候并没有带上她们,可是现在人回来了,她们当然要站在总裁的最旁边,所以当然是在最前面的位置等候着。

红唇女人看去,的确是一辆名贵的房车停在大门口前,那长长的车才停下,前面一个像保安的男人走下车,然后走到车的中央将其中一扇门打开。

这黑色的名贵房车,正是他们总裁任凯拓的车。

车门打开,在所有人紧张又带尊重的目光下,先出现的却不是一双黑皮鞋,而是一双作为女人才穿的高跟鞋。

白色的十寸高跟鞋绝对优雅,那典雅的白色几乎是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特别是那女人已经走下车以后。

乌黑的头发扎在后脑,简洁的发型倒是有几份硬朗的韵味,只是这脸的五官怎么都不能与男人婆接上关系的,微弯的大眼眸就像会笑一样,浓黑的眼线让原本就深邃的眼眸更为夺目,让人几乎从第一眼就爱上她的眼,移不开目光。

虽然眼线很重,可是眼影几乎是裸色的,肌肤是上粉了,可是仍能看得出有多嫩,那水水的就像是揉出来的一样。

这女人不止外表漂亮,身段更是绝佳,玲珑多姿的身材,穿着虽是结实,可也刚好将身材的诱人线条表露无遗。

这女人不是谁,正是沈雨晨。

“你是谁?”红唇女人先从一群发呆的人中冲了过去,完全愕然的看着走下车的女人,又看了看车内,可是发现车内并没有别人。

“你干什么啊!”淡妆女人拉了拉红唇女的手低咒,才看向沈雨晨:“这位小姐你好,我们是任总裁的两位秘书,今天是我们总裁回来的日子,不知道这位小姐怎么会坐他的车回来呢?那我们总裁人呢?”

“哦!你们好,想必你就是任总所说的文雅姐吧!这位是何樱姐是吗?”沈雨晨微笑,抬眸看向大堂内的阵营,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了。

看来任凯拓并没有告诉VOB的人,他改了时间,要迟些日子才回来。

“是,我们是,那小姐是谁呢?你怎么都清楚我们是谁啊?”吕文雅微点头,弯起微笑慎重的问。

她已经能肯定,此时这个坐着他们总裁的车回来的女人并不简单。

“你们不用想太多了,其实是总裁并没有回来,他因为一些工作上的原因将回国的事情推迟到一个月以后。而在你们眼前的这位是沈雨晨小姐,她在美国是总裁的特别助理,这次是总裁授权她回来处理公司各项事务上的重要决定的,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她会直接面对大家,暂时接任总裁的所有事项,然后直接向总裁回报的。”温文的笑声,从大堂内响起,看起来才三十出头左右的帅哥走出,笑得可洒脱的,完全没有管他的话让这里多少女人的心都碎了。

“什么?你早就知道总裁不会回来的,是不是?你还让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欢迎他,守了半个早上的,你有病啊!”何樱生气的瞪着来人,一脸愤怒的就像恨不得要将那男人给掐死。

沈雨晨带笑的看向那男人,她知道这就是VOB的总经理刘威,这一年多来担起了VOB在国内公司的所有运作跟决策的,是公司里唯一直接跟任凯拓接洽办事的人。

当然,任凯拓虽然人在国外,可是每周都会坚持跟各个部门的头头视频开会的,所以大家才知道他今天会回来,这是他一周前的决定。

只是昨晚才临时改变主意。

“我也不想啊!总裁昨天晚上才打电话我说改了时间,会先派沈小姐回来,我回到公司以后都不见你们了,哪里知道你们早在这里守候啊!不过都守候了,就免得散队吧!大家欢迎一下沈小姐也好啊!她可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暂代总裁的职务啊!你们可以叫她沈总裁了。”刘威轻笑,站到沈雨晨的面前:“沈小姐,我们终于见面了。”

“你好,刘总经理,这一个多月就全靠你照顾我了。”沈雨晨微笑点头,伸出雪白的手。

刘威笑着,不客气的回握。

在场的人,除了傻了眼,也只能是傻了眼的接受这一个不可能的事实。

这位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沈小姐,就是他们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暂代总裁?

可……她是总裁的谁?这个问题相信许多人都问在心底。

第5章 久别重遇

“今天谢谢大家,为了表达我对大家的感激,今天的晚饭不如就由我来请吧!如何?”走出办公室,看了眼那围在秘书台前面的三个人,沈雨晨温和的弯起微笑,轻声问。

她知道,接下来这段任大哥还没有回来的时间里,就要劳烦这几个人来协助她的工作了。

“真的?那可真不能客气,要吃的话不如吃贵一点的,不知道沈暂总裁你可愿意?”何樱挑起眉,有点刻意为难般的问。

“当然可以,地方你们决定吧!反正我也刚回国,不清楚哪里吃饭好些。”沈雨晨笑意更深,轻点头。

她能感觉到这个何樱的态度不怎亲切,不过也不是那种表面亲切,心底却想着如何算计着的那种可怕女人。

思及此,脑海里不期然的闪过万依岚的脸。

那张脸,两年来仍无法从她的脑海里磨灭,她怎能忘得了那样的痛呢?

这一次若不是任大哥临时无法回来,而这边的公司有重要方案得人回来管理,她是绝对不会回来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那好,走吧!地方我决定,车就由刘总你来开。”何樱开心的笑着,立即拍响了手掌。

面对这种粗心眼的女人,沈雨晨笑容更深。

“怎么嘛?还要排队?有这么多人吃饭吗?那边不是许多桌子都空着吗?”站在餐厅的门口,何樱不满意的指向餐厅内那落地玻璃窗的一边。

那里,的确有几张桌子是还空着的。

“小姐,对不起,那些位置都已经被人订下来了。”守在门口咨询台前的女人客气的笑着解释。

“可是人家订了也还没有来啊!我们这么远赶来,怎么能说没有位置呢?你就帮我们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位置适合我……”

眼看着何樱有点生气的对着那咨客小姐骂,沈雨晨苦笑着本想开口劝止,却听到了背后传来耳熟的声音。

“雨晨。”

不,这哪里只是耳熟呢?原来不管分隔多远,分开多久,这把声音早就刻进她的骨肉之中。

她怎么能忘记,这自小学开始就一起玩乐,到毕业仍一直来往,结婚时还当她伴娘,却在最后夺她丈夫,毁她幸福的女人呢?

“沈暂总裁,这位小姐叫你吗?”何樱转头看向背后,然后又看了看脸色僵硬的沈雨晨。

“嗯!”随着何樱的询问,沈雨晨微点头,缓慢的转身。

当入目的人不止是万依岚,还有庞昕时,她差些有点站不稳了。

暗暗的屏住呼吸,才不至于让人看透她的凌乱。

这对狗男女,看来最后还是走在一起了。

而此时,他们怎么就能如此大方淡定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呢?

“发生什么事了?我听到你们好像在争吵。”万依岚是对着沈雨晨笑问的,可同时又看向一旁的那个女咨客。

“总裁,万小姐,是因为里面的桌子都已经被订了,这些客人来到看里面还有位置,所以想要我们安排位置给他们坐。”女咨客一脸恭敬的对庞昕点头,然后再小声的对万依岚解释。

“那你就尽量看看如何给他们安排一张桌子吧!她们是我跟总裁的好朋友。”万依岚轻声的吩咐,然后又转向一旁不说话的沈雨晨:“雨晨,我们好久不见了,你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就这么消失了两年。你可知道我一直在寻找你啊?既然今天相遇,不如你留一个电话给我,我们以后多点联系好吗?”

“联系什么?你是想要跟我说你当初是如何抢我丈夫,怎样背着我去勾 引我的男人吗?还是想要炫耀你夺了庞昕以后,你过得如何的快乐风光啊?”沈雨晨控制不住的微抖,弯起红唇故作淡定的讽刺笑问。

怒火不受压抑的燃烧而起,她知道这样的态度跟说话是不该当众展现的,只是眼看着万依岚到了此时还好意思在她的面前表演大度,摆出气势跟权力,就无法不生气。

她很清楚,这高级的全落地观光餐厅是庞氏的产业之一,她也曾经是这里的老板娘呢?而现在这万依岚帮她争取位置的做法就像是最血淋淋的侮辱一般。

咬唇抬头,沈雨晨直直的看向脸色难看的万依岚,跟旁边一脸平静无波的庞昕。

曾经的伤口,在此时才知道并没有完全的愈合,她是不是真的不该回来的呢?

第6章 我会去的

“抢丈夫?沈暂总裁你结过婚了?”何樱惊讶的瞪大眼,好奇的直觉问。

吕文雅闻言,立即用力的推了推何樱的手,带笑的上前一步,站到沈雨晨的旁边低声笑语:“既然这里没有位,沈小姐,不如我们换一个地方吃饭吧!我知道最近有一间新的法国餐厅开业,不如我们去试一试。”

“对啊!我也听说那里的味道不错。”刘威也接着说,上前一步。

“好啊!那我们走吧!”知道大家的用心,沈雨晨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轻点头,先一步走。

举步向前直走,在万依岚与庞昕之间越过。

她就是存心的,用力的撞向万依岚的肩膀,将人给撞开。

也顾不上自己的肩膀会痛,抬着头傲然的走向电梯。

她知道自己今天是有点失态了,可是她都被人伤害至此,谁还好意思盼望她与仇人见面的时候,能以德报怨,或云淡风轻呢?

离开那餐厅,到达了车内,气氛仍是怪怪的,大家都沉默不语的。

沈雨晨将头靠在窗边,无心去管大家此刻想的是什么事。

关于她的往事,哪怕是任大哥她也从不曾提起,更别说是对着这些并不熟悉的同事。

这两年来,她很努力的去提升自己,改变自己,却忘记了要收敛伤痛。

刚才那一刻,其实她真的很失败啊!

“到酒店了。”车开进煌朝的大门前,刘威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沈雨晨。

“谢谢你。”回头对着今天这位司机轻笑,沈雨晨接开车门下车前温声的道谢。

看着那落漠的背,刘威咬了咬唇,迟疑的开口:“沈小姐,其实何樱只是嘴巴有点冲动有些任性,可人不错的,你别跟她计较呢!今天她还是挺担心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今天我让你们都为难了,这顿饭大家也吃得很不开心吧!你给我替她们二人说一声,等哪天我心情康复好了,我会再请她们吃一顿好的。”想了一下,沈雨晨微扬那一字眉,秀气的一笑。

“你刚回国内,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找我们帮忙的。”刘威见此,放松的笑开。

看来这位沈小姐的确不难相处。

“好的,若有需要你们的地方,我不会客气的,再见。”沈雨晨再次点头,这下是真正的转身进入酒店。

她想,接下来最重要的事就是得找一个安置的地方吧!

抬头看向酒店的大厅,她忽然觉得,她真的该回来了。

这两年,她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

如今回来,要面对的就得要面对,这个世界不是什么事都能逃避的吧!

宽大的会议室内,长长的会议桌两边都坐满了人,各个部门的经理都卖力的表现着自己的能力,对于这个只是暂代总裁位置的女人都不敢轻视。

只因,他们都不太清楚这女人的来历。

才不到两天的时间,现在VOB所有的员工都在猜测,说这位沈小姐有可能会是未来的老板娘,大家对她是有敬又怕啊!

“好,不错,希望大家的业绩跟能力都会像你们今天所汇报的一样,不会让我失望吧!”靠坐在转椅上的沈雨晨浓浓的睫毛轻眨,坐直腰后紧闭着的唇展现着莫名的杀气。

这明明就是一张柔软的五官,可是当她认真起来的时候,好像又有点吓人。

“是。”

“对了,虽然我的职位暧昧,不过为了大家工作方面,以后大家还是叫我沈经理吧!不要再叫沈小姐了。”环视了一下会议室里的所有人,沈雨晨红唇微扬,轻轻淡淡的命令。

是的,是命令。

这两年来,任大哥可是很努力的训练她命令人的口吻跟态度。

“是,沈经理。”随着她的说话而出,所有人立即乖乖的应声。

“散会,在总裁没有回来之前,VOB所有的事务还是由我跟刘总经理二人管理,以后大家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们二人,有需要直接见我谈话的,可以找我的两位秘书安排。”将面前的电脑盖上,沈雨晨严肃的交代之后又露出微笑。

面对她似柔又刚的态度,大家是摸不到底,又不敢潜越。

“沈经理,刚才我收到了李家发来的邀请信,说想要请我们VOB的代表在后天参加他们举办的慈善竟拍宴。不过后天刘总经理可能已经在韩国了吧!所以我们要不要推掉他们呢?”吕文雅看向站起来准备要走出会议室的沈雨晨,恭敬的问。

“对,我明天就要上飞机了。”刘威苦叹:“不然可以去凑凑热闹,看看美人。”

“你就会看女人。”何樱冷哼的白了他一眼。

“那就由我代表去吧!”沈雨晨无奈的笑看着前面斗嘴的二人,低声说。

“可是……可是明天万依岚也可能去的,往常像这样的派对宴会,她较多会跟随庞昕而去。”吕文雅为难的咬住下唇,思索后只好直接说出顾虑。

她虽不知道沈雨晨的前夫是谁,可是能从前天餐厅里的交锋看出,沈雨晨对万依岚十分痛恨。

“哦!这么说,所有人都知道万依岚就是庞昕的女朋友了?”不着痕迹的低下眼眸,沈雨晨忽然觉得有点可悲。

她跟庞昕结婚近两年,可是都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存在。

可是万依岚还没有嫁进庞家,却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谁了。

原来,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而她当初竟然一直都不知道庞昕对她有多淡漠。

“虽然庞昕从来没有正面的承认或者承诺什么,不过大家都知道,万依岚就是他的女人。”刘威点头,又说:“而且万依岚也十分刻意的向所有人表现这一个事实,庞昕在这一点上倒是很放任她,作为男人的立场来看,我想他还算是蛮宠万依岚的吧!”

“不止是男人,女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呢!不过沈经理你跟那万依岚有仇恨的,那宴会就别去了,免得去看那让你讨厌的嘴脸,她现在攀上庞昕,可风光的呢!”何樱重重的叹,知道万依岚曾经跟沈雨晨争过男人,心里就替着宛惜。

不管当初的仇恨如何,人家万依岚现在可真不是一般的风光啊!

“没事,李家是城中的慈善世家,他们搞的慈善宴请到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既然李家如此给面子,我们怎么能不去呢?你就回一个信,说我会去的。”沈雨晨没多想便下决定。

她不愿想太多,害怕自己会又一次想要逃避。

可是这一次,她既然有足够的勇气回来,就是不想要再回避。

在这片她成长的土地里,她不想再当一个逃官兵了。

当年对不起她的人是庞昕跟万依岚,如今就算是想要逃避害怕的人,也不该是她的。

第7章 耀目的出现

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自己,沈雨晨目光渐沉,深刻勾人的迷人眼眸里,藏着许多的情绪,复杂而神秘。

两年,不过就是两年的时间,真的不算长的,可她竟然就变了如此多。

记得从前,她只是一个很简单,直接的小女生,她的世界是真的那么那么的小。她以为嫁人了,就要全心全意的去照顾跟爱护着另一伴,幸福会随着你的付出多少而得到多少。

她一直相信,这是一个一份心思,一份成就的世界。

而现在,她很清楚,这种心态对着人心是没有用的,因为人心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贪婪不知足,最可怕且难以猜测的。

两年了,从那天晚上的意外,到现在,她足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两年,这两年来她可从不敢去相信自己还会有回来的勇气。

而这份勇气,是任大哥给她的。

“你好漂亮啊!沈经理,我相信今晚会有不少男人被你勾去了魂魄呢!这绝对是真心话。”吕文雅已换好衣服,也化好妆了,从造型房里走出。

今晚,会由她来陪沈雨晨一起出席李家的那个慈善宴,由于下班的时候太晚了,所以她们就直接去买了衣服跑到这种造型屋来,做了一个发型然后化妆,好直接出发。

“文雅,我以为你是一个比何樱踏实的女人呢!怎么也会这么滑嘴啊!”沈雨晨轻笑,收起了眼中的各种情绪。

她,的确是漂亮。

身材高挑且比例均匀,五官也特别的深邃,有点像混血儿的五官让人从第一眼就不禁着迷,总忍不住多看几眼。

可偏偏她的外表就是特别耐看的,有一双会勾魂的桃花眼,也不知是不是眼线画得太好,这双大眼眸绝对是比任何女星的眼还要漂亮,一眨一眨的,长而弯的睫毛就像漂亮的蝴蝶一般勾人心弦,叫男人心动,叫女人羡慕。

更别说那高挑的鼻梁跟那樱桃小红唇,沈雨晨最让人羡慕的还有那能揉出水一般的肌肤,水水嫩嫩的肌肤也许只是擦了一点隔离霜,便已分外的白嫩,还泛着微红。

如此的漂亮,再配着这刚换上的V领黑色紧身礼服,这肯定会成为全场焦点美人之一的。

“我说的是真的,我是女人,现在看着你也忍不住心动了,多想一直盯着你不放啊!你看你的眼影色是那么淡,就好像没有擦眼影一样,可怎么就会让人看着你的眼不想移开视线呢?你今天实在是太美了。”吕文雅惊艳的睁开双眼,用力的点头,表示自己的说话有多真实。

“好了,我们出发吧!”桃粉色的唇微弯,沈雨晨转身先走。

她知道今天可能将要遇到什么人,也许不止是庞昕跟万依岚,还会有许多过去她害怕跟敬怕庞家人吧!

然而这一次,她不再怕了,因为他们已没有让她敬重的意义,他们再也不是她的谁。

水晶吊灯夸张的吊挂在大厅的中央,这是一个奢华而光辉的大型会所,而今晚的宾客还真的不少,所有人几乎都是盛装出席在这金光闪闪的空间中。

当沈雨晨与吕文雅出现在大厅的时候,果真招来不少好奇跟惊艳的各种目光。

闲坐在一旁吧台上的两个男人也同样注意到了。

“我好像找到了今晚的猎物了,你看那女人多漂亮,她身上那黑色的紧张礼服让她变得神秘而性感,还有点干练的霸气呢!只是……怎么好像这么眼熟呢?”一手拿着色彩灿烂的鸡尾酒,马俊驰目光一直盯着宴会的入口处,不时的评价着各个女人。

随着沈雨晨的进入,他越看就越觉得这漂亮性感的女人真的特别眼熟,好像在哪里看过,可是又记不起。

庞昕无声的抬眸看去,墨眸微动,不着痕迹的皱起剑眉。

的确是漂亮性感,低V领的黑色礼服如若限若现的透露着那属于女人的优美丰满,紧身的礼服有些像鱼尾的,却在其中一侧裂开,直到大腿。

这样的性感,这样的漂亮,是他完全陌生的沈雨晨。

“沈雨晨。”喃喃的,庞昕冷吐。

若不是早些天他跟万依岚巧遇上这女人,他现在肯定会更惊讶的。

第8章 女人就是女人

“沈雨晨?”马俊驰脑海里很快的闪过那张一脸温和纯洁的女人,那乖乖的微笑与此时冷艳的微笑来对比,的确是不太相近。

“不可能吧!”是不敢相信,这竟然就是那个失踪了两年多的女人?他眼前这好朋友的妻子?

“我也觉得不可能,她一走就是两年,这两年来并没有听到关于她的半点消息,现在她忽然就回来了,还这么高调的回来。”剑眉轻舒,说着说着又缓缓的眯起。

墨眸微闪,里面的情绪不多,可是又隐藏着几许好奇的意味。

马俊驰盯着好友,笑问:“她会不会是回来想要争夺你的?你们……还有可能吗?”

“她怎么想我不知道,之于可不可能……这以后再说吧!”庞昕避而不答,目光始终盯着进入的沈雨晨,盯着她胸前那若隐若现的丰满。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觉得那衣服是十分的碍眼,谈不上哪里不好,可是就是觉得她穿得那么一点……讨厌,好想让她换上另一套。

“沈经理,我带你去跟主人家打一声招呼吧!”吕文雅目光四处投放,很快就找到了人群中的耀目:“你看,那就是李家的长子,叫李铭深,他也是跟你一样,刚从国外回来的,最近城中的风云人物之一。”

“是啊!”放眼看去,沈雨晨微点头,随着吕文雅的脚步而去。

她能看到,站在李城旁边的那个男人,看起来也很年轻,意气风发的,一看就是名家贵族的出身。

“李董你好?我是VOB的吕文雅,你还记得我吧!我曾跟你一起吃过饭的呢!这位是沈雨晨小姐,是我们VOB的暂代总裁,在我们总裁回国之前,她会接任总裁的所有事宜,所以今天她代表我们VOB前来。”吕文雅走到地产大王李城的面前笑说,伸手指向一旁的沈雨晨。

“你好,李董,我一直都很崇拜你的本事,现在能见到你的真人,真的很开心。”礼貌的伸出手,沈雨晨微笑着说。

正在她说话的当下,一个艳色的身影往他们这边靠近,那是最熟悉不过的一张脸。

“李董,李公子,雨晨,你们好,不介意我来加入你们的话题吧!”万依岚妩媚的笑着走近,对着李城夫子轻举杯中的酒。

“当然不会介意,今天这宴会能有万小姐跟沈小姐两位美人的光临,可真的生色不少啊!哈哈哈,我真的很开心,也很希望能跟两位无论地位还是样貌都出众的美女多聊聊。不过今晚这里人太多了,我还得要应酬许多的朋友,不如就让我的儿子先跟两位美人聊聊,我去跟庞总他们谈点事情。”李城和善的笑着,说到庞昕的时候,目光有点深深的看了看万依岚。

这一切,都看在沈雨晨的眼里。

李城对于万依岚是尊重的,而这份‘重’全都是因为她是庞昕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份认识,她的心又一次有被刺伤的感觉。

明明就放下了,不是吗?

李铭深双手环胸,目光来回的在沈雨晨跟万依岚的脸上转。

从刚才万依岚的语气能听出,她们二人是熟悉的,可是他此时又看到,沈雨晨在看向万依岚的时候,从眼神到每一寸一分都能看得出来,沈雨晨讨厌着这位姓万的女人。

“李公子,那我们不防碍你们聊天了。”不想跟万依岚多面对一刻,沈雨晨转身欲要离开。

这一次,也并没有人开口阻止她,轻易就离开了。

抬着优雅的脚步,走到吧台前拿起一杯红酒,有些意兴阑珊的靠近在落地窗边上,扫了眼一旁的吕文雅:“我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我想若你跟那位万小姐真的有过节的话,你的不礼貌是可以被原谅的,不过……”吕文雅了一下唇,又说:“我能说实话吗?”

“说吧!”看着吕文雅的眼,沈雨晨微点头。

“不过别人并不知道你们之间的过节,我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或者不了解你们的人面前,沈小姐不防先收起你的刺,用更优雅来还击别人的恶意吧!再说恨意怎么深,也不必让外人知道,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吕文雅想了一下,又说:“我跟在总裁的身边多年了,他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

“是啊!任大哥的确是一个藏得很深的人,而我是有点小女人的,他总是说难怪我会被抛弃了。”沈雨晨苦笑,微垂眼眸:“可是我只是一个女人,有时候女人是很简单的,爱就爱,恨就恨,喜欢就是喜欢,寂寞也只能是寂寞。”

“其实沈小姐你也不必难过啊!你现在可是VOB的暂代总裁,我相信以后总裁回来了,你的职位也不是会低的。可是那位万依岚不过就是一个没有本事的花瓶,谁不知道她今天的荣耀只是庞昕给予的。若庞昕会娶她,她还算是高贵的,若庞昕不娶她,她将什么都不是,也不过就是一个出卖身体的女人。”吕文雅小心的看着沈雨晨的眼,忽然觉得沈雨晨是一个可以交心的人。

此时的沈雨晨,是这么的真实。

是啊!女人,不过就是女人。

看不见的情芒:主角为沈雨晨, 庞昕的总裁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3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