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相遇的爱情:席遥, 殷修离全文阅读

不该相遇的爱情:席遥, 殷修离全文阅读

第1章 生下孩子?

“遥遥,我在EK酒店501室等你。”

……

席遥现在想想,自己看到这条短信时候那飞扬的心情是多么的讽刺!

身体内的热浪在不断的喷涌着,随时都能吞噬她的理智!

“赵青岳,为什么?”席遥倒在床上心痛的问道。

她爱她的未婚夫赵青岳,即使赵青岳只将她当做是一起长大的妹妹。

赵青岳面带痛苦的看着席遥,“遥遥对不起,你害的方雅流产没了孩子,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怀孕了!”

“所以呢?”席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我要你生一个孩子,过继给方雅!”

轰!

席遥的世界彻底的黑了,天,塌了!

她从未想过,她最爱的男人竟然会这么残忍!

“赵青岳我再说一遍!方雅的孩子不是我害的!”

席遥撕心裂肺的喊着!到底要说几遍才能相信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相信她?难道要她剜心吗?!

“遥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怎么变得这么恶毒!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喜欢的一直都是方雅,你怎么能因为嫉妒害的她流产,到现在还执迷不悟!”

心痛,硬生生被撕裂的痛!

席遥真是百口莫辩!

那颗飞扬的心,彻底的死了,蔫了……带着十八年来的热爱,死了。

“所以你引我到这里,还给我下药?”

天知道,席遥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喉咙有多酸涩。

“是,遥遥,你必须偿还方雅一个孩子!”

赵青岳再也不是她心中的温润如玉的青岳哥哥了,他的脸已经变得扭曲了!

“不!你放开我放开我!”

席遥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推搡着扑上来的赵青岳!

不!她不要因为这样恶心的理由被赵青岳糟蹋了!

死都不要!

“砰!”

席遥身上的重量摇晃着消失,赵青岳已经倒在地上,额头上还有血迹。

席遥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房间,眼前的一切面的模糊起来,体内的热浪不断的喷涌着,她控制不住了,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席遥跑进了电梯,随便乱按一通,一个人靠在电梯上才勉强站住,等到电梯打开的瞬间她就踉跄着出门。

席遥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只知道好像进了一个房间。

“救我……求你救救我……”

夜色正浓,热浪席卷,暖色的房间里面,大床上赤身男女正在疯狂的做着原始动作,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

一个月后,席遥讽刺的发现,自己真的怀孕了!

只是这个孩子不是赵青岳的,这是个父不详的孩子。

“医生,我想打胎。”席遥坚定的说道。

“对不起席小姐,你的血型是RH阴型血,不适合打胎,如果打胎会有生命危险,以后也可能不会再有孩子。”

席遥捏着手中的化验单,真心觉得这是老天在跟她开一个天大的玩笑。

……

“我们席家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

席振天拍着桌上的化验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瞪着席遥,仿佛席遥就是他们席家的耻辱!

第2章 孩子没了

“现在赵家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退婚了。”

朱芳在一边冷嘲热讽:“席家的脸算是给你丢尽了!”

然而,席遥只是盯着化验单问道:“这东西怎么在这里?”

她藏得好好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那是什么语气?要不是惜惜无意间发现,你还要满我们多久?要让我们席家成为整个申城的笑话吗?!”席振天气的直接一巴掌甩过去!

席惜!

她是无意间发现的?她看是故意找出来的吧!

席遥一声不响的看向坐在朱芳身边的席惜,柔弱的女孩子,她的姐姐,呵呵,好样的!

“去打掉!”

“这孩子我要生下来!医生说我不适合打胎,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你们不想失去我这个专属血库,那就不要想着打胎。”席遥坚定回答!

是的,她不是席家的亲生孩子,不过是一个和席家真正的公主席惜有着相同血液的孤儿,她的存在就是席惜的专属血库!

席振天和朱芳最终还是无言以对。

“在孩子生下来之前你不准踏出房间一步!”

席遥被关起来了,外界只当是席家的二小姐出国了。

十个月后——

“孩子,我的孩子呢?”

醒来的席遥紧紧抓着席惜的手问道。

“遥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孩子……”

“孩子怎么了!”

“孩子一生下来就没了,爸妈已经让医院处理了。”席惜看似悲痛的说道。

怎么会,她的孩子,怎么会就这么没了,在她还来不及看一眼的时候……

“遥遥你别伤心,孩子还会再有的……”

“滚!”

席遥狠狠的闭上眼睛,一行泪从她的眼角流出,最后没入头发。

“遥遥,你怎么能这么和姐姐说话呢~爸妈决定了,让你出国,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席家没你这个女儿。”

“你们找到我的替代品了吗?”席遥冷笑。

“对不起遥遥,席家不再需要你了,你的存在只会让席家蒙羞。”席惜悲伤的感叹道,只是她的眼睛没有半点伤情。

席遥冷笑,席家将她利用完后一脚踹开,只怕她会影响到他们在申城的声誉……

席家,赵青岳!

她席遥会回来的,一定!

席遥走了,带着满腔的仇恨和对孩子的遗憾,离开了这个让她失望的城市。

时光飞快,三年后。

虹地机场。

女人身穿米色风衣,一头波浪黑发被简单的扎成马尾,黑色西装裤配上一双职业高跟鞋,雷厉风行的走在机场上,高跟鞋和地面敲打出哒哒哒的声音,气场强大的让路人纷纷侧目。

席遥摘下脸上的黑超,望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申城,她席遥回来了!

席遥嘴角微勾,她回来报仇了!

“滴滴!”

车来了,席遥开门上车。

“遥遥姐,你刚才站在那儿气场好足啊!我都要被你掰弯了~嘤嘤嘤~”陆妮一脸崇拜的看着席遥,还煞有其事的咽了咽口水。

席遥微笑:“小妮子,等会姐让你看个够,现在去EK!”

席遥挑眉微笑,明天他们的订婚宴,作为妹妹的她怎么能不给他们送上一份大礼。

第3章 做我的解药

EK酒店,亚洲最大最豪华的酒店,是殷家的产业,当初她也是在这里失去了自己的清白……

来到EK,席遥的心就像是被生生撕裂一般,依旧会痛的无法呼吸!

这里有着她最不堪的回忆。

第二天是全城人民都非常瞩目的席家和赵家的订婚宴。

赵家在三年内突飞猛进,成功挤进了申城的前五名,也因此席振天才会愿意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赵青岳!

当初席遥之所以会和赵青岳订婚,只是因为赵家的长辈曾经救过席家的长辈,那时定下的婚约!

而当时的赵家并不是什么权贵之家,席家不忍心将席惜许配给赵青岳,因此才会将席遥这个非亲生的女儿推出去嫁给赵青岳!

呵呵,他们席家的算盘倒是打的很精明。

席遥通过陆妮弄来的请帖,成功的进入了酒宴。

这次的酒宴就在EK举行。

席遥漫不经心的喝着酒,慢慢的在角落晃悠着,却被一个人给突然拉走了!

是谁?

席遥抬头看去,男人留给她的只是一个高大的背影!

他是谁?

不等席遥弄清楚这个突然拉走自己的人是谁,她已经被压在一个黑暗房间的门后面了……

“你是谁?!”席遥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的男人。”

男人低沉的说完后,突然低头狠狠的咬住席遥的脖子,席遥每出一招都能被男人轻松化解,到最后她就像是蚕蛹中的蝶,被男人狠狠的束缚着,无法逃脱!

他很不正常!身上很热!

“乖,别闹,做我的解药!”

男人话刚说完,又炙热的吻住了席遥的唇,双手不断的在席遥的身上制造火热,席遥这幅青涩的身子几乎是立刻起了反应。

席遥想就当是自己嫖了一次鸭子吧!

“乖,让姐舒服了,姐不会亏待你的。”席遥魅惑的勾引着男人,她从来不会让自己吃亏。

殷修离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是个火辣的种!似乎比三年前更加有趣了~

“现在是你伺候我。”殷修离咬住席遥的耳朵,他就像是一张网,突然从天而降,将席遥牢牢的围猎。

席遥最厌恶的就是有人用这种命令的姿态跟她说话,她已经习惯掌控别人,而不是被人掌控!

“小伙子你快点,姐等会还有事。”黑暗中,席遥嗤笑着拍了拍殷修离的脸颊,双腿缠上了他的精腰。

殷修离黑脸,“快点能满足你吗?”

话音刚落,一枪到底!

“唔!”

该死,席遥的身子只被开发过一次,还是在三年前,这一刻殷修离突然的闯入,让席遥痛的一身冷汗。

而殷修离低咒一声,他差点就直接交代在她的紧致中。

“乖,我会温柔的。”殷修离很满意她的紧致,这说明这三年来她没有其他男人!

“闭嘴!要做就快点!”席遥最讨厌男人装模作样的温柔!她不会再被骗第二次!

热辣又带点敌意的氛围将黑暗的房间渲染的有些暧昧,席遥一直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来。

“咚咚咚~”

“殷哥哥你在里面吗?”突然,门外有人敲门,传来了一个娇柔的女声。

第4章 这些钱拿去补补肾

或许是因为外面有人的缘故,殷修离和席遥两人都觉得身体一紧,那致命温热的紧致感更是让殷修离无法抵抗!

“怎么,外面有人能让你这么敏感?”

殷修离的话露骨又暧昧,摇摆的动作也是非常的狂热,次次到底!

席遥这是第一次清醒着感受男欢女爱,她已经完全沉沦在这个男人给她制造的阵阵激浪中,只是要强的她不允许自己表现出来!

“我看激动的人是你吧,是不是已经把握不住自己的门了?”

魅惑的眼神,挑衅的语气,席遥的每一样都养殷修离想要狠狠的将这个女人吞掉!

外面的人是朱青青,是席惜的表妹。

她喜欢殷修离,所以刚才故意在他喝的饮料中下了药,原本想在殷修离药效发作的时候,两人能发生关系,只是现在她找不到人了!!

正在朱青青要走的时候,安静的门突然发出咚咚咚的声响,暧昧的声音让朱青青又气又羞!

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已经很清楚了!只是她到底为谁做了嫁衣?

一场性事结束,席遥浑身疲惫,但还是双手推开男人的胸膛。

殷修离被她推出去,因为黑暗的缘故,两人都看不清对方的脸色,但那暧昧的情欲气息更加明显了。

席遥收拾了一下自己后,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掏出了几张红色大钞,直接朝着殷修离的方向哗啦啦的扔过去。

“虽然姐并不是很满意,但你也辛苦了,这些钱去买点补品好好补补肾。”

席遥高傲的说完,转身离开。

黑暗中的男人,冰山一般的脸颊,突然勾起了一抹邪笑,有趣,竟然让他补肾……

从房间里面的席遥飞快的去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自己,随后才去了订婚主场。

订婚宴已经开始,来参加订婚宴的几乎都是申城最上流的权贵,当温馨的音乐响起,男女主人公含笑出场的时候,站在角落里面的席遥冷漠的笑了。

赵青岳,越来越帅了呢。

席惜,啧,没了她依旧活的很好。

正在赵青岳对席惜深情的告白时,原本放着他们两人恩爱照片的电子屏幕突然滚动起来,暧昧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礼堂,男人和女人让人作呕的律动,像是野兽一样的交缠,无一不放大在广大群众的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

“里面的男人是赵青岳吗?”

“这女人也不是席惜啊……”

台下的来宾已经开始互相窃窃私语起来,而台上的赵青岳和席惜已经苍白了脸色。

席遥满意的笑了,她的小妮子做事果然靠谱!这一段视频可不就是昨晚上赵青岳的杰作。

“这是怎么回事?赵公子请您解释一下?”

“请问里面的女人是席小姐吗?”

“赵公子你出轨了吗?席小姐你知道吗?”

因为是申城最受瞩目的一对,所以他们的订婚宴请了很多的记者,现在所有的记者都嗅到了八卦的气息,纷纷躁动起来。

席惜脸色难看的要死,但还是很有修养的忍耐着没有发作。

第5章 危险的男人

赵家和席家两家的家长立刻出来道歉,说今天的订婚宴到此结束,对不起的地方下次在一一赔礼道歉。

一场最受瞩目的订婚宴完全成为了笑话,赵家和席家都在天下人的面前丢了一个很大的人!

该走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寥寥几人。

“席遥?!”

席惜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坐在角落里面的妖媚女人,熟悉的眉眼却是不熟悉的气质,那大红色的唇,妖艳如烈火,将席遥衬托的犹如气场全开的妖精!

是她!她回来了!

“席遥,是你对不对!这件事是你做的!你嫉妒我?你是我妹妹啊,你怎么能这么做?”席惜立刻哭的梨花带雨,几句话就将这件事推给了席遥。

因为席惜的话,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席遥的身上,席家人的脸色立刻变得非常难看。

赵青岳看到了席遥,脸色也是变了变,但更多的是惊艳。

席遥微微一笑,优雅的站起身子,走向台上。

“姐姐你在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姐姐,我有什么理由这么做?你可是冤枉我了。”

席惜会演戏,难道席遥就不会吗?

席惜怒瞪着席遥,心里非常的恶心,但还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看着席遥:“遥遥,我知道你一直都爱着青岳哥哥,当初你离开了青岳哥哥你也有恨,可那是因为你自己不检点啊!你现在回来了,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还不承认吗?”

席遥冷笑,她淡定的看着席惜演戏,就好像是看着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席惜一直都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姐姐,说话可要拿出证据啊,你说我因为爱他而嫉妒你们,你说笑话呢。”

说着,席遥冷冷的瞥了一眼赵青岳,满脸不屑。

赵青岳被席遥忽略,心里很不好受!

以前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跟班,眼里只有自己的小跟班,突然之间变成了凤凰,突然视他如弊履,一般人都难以接受。

“遥遥,我知道当初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可以道歉,但是遥遥你不能因为个人情绪而不将席家和赵家的面子放在眼里!”

赵青岳痛心疾首的说道。

席遥第一次发现,她当初眼睛是真瞎啊!

“好了!都给我闭嘴!”说话的人是一只都没有出声的席振天。

席振天怒瞪着席遥,走过来二话不说直接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席遥的脸上!

席遥脑袋一歪,挑眉,这就是席振天给她的回国礼物?

“贱人!你怎么还有脸回来!在外面丢人现眼还不够,现在竟然还要拖着你姐姐一起丢人吗?!”

丢人?她永远都是在给席家丢人。

席遥回头,冷笑,“席先生,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刚才的那一巴掌我有追究法律的责任。”

“你!”席振天没想到席遥竟然敢顶嘴,气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还有,管好你自己的女婿,别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成为活寡妇。”

最后席遥魅惑一笑转身下台,刚好和拐角过来的男人撞上。

熟悉的味道……是他!

一身黑色的高定纯手工剪裁西装,每个小细节都可以看出这是个非常的有眼光的男人,奢华的黑钻袖扣,低调的金属领带夹……

再往上,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映入眼帘,五官如刀锋一般凌厉,高挺的鼻梁欧式双眸带着不同常人的浅灰,一个不经意间的眼神却带着让人神魂颠倒的魅惑。

这是一个危险的男人。

第6章 女人,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席遥微微蹙眉,随后微笑,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小伙子,肾很好啊,都追到这儿来了,是姐姐魅力太大么?”

说完,席遥涂满鲜红指甲油的修长手指魅惑的捏住他的领带,稍微用力就将人拉向自己。

“还是说给的钱不够?”

殷修离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小巧的脸颊非常的精致,加上她精雕细琢的妆容,红色的唇瓣就像是会吸血的女妖精一般,让他忍不住的再次热血沸腾。

只是那个巴掌印有些碍眼。

她对他有着不一样的吸引力。

“女人,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殷修离冷冷的说道。

席遥哼笑,双手将人推开,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手,“是吗?你以为我会怕?”

说完,席遥走人,只留下那一抹香还在殷修离的鼻尖缭绕。

席家人和赵家人看到男人出现的时候脸色就变了,看到席遥的一系列动作后,脸色更是难看的要死!

“殷先生您别介意,这个不孝女可能不认识您,刚才她有得罪您的地方请您见谅。”席振天连忙赔笑着说道,内心早就将席遥给骂死了!

殷修离恢复原本的冷傲,“无碍。”

席惜看到殷修离的时候,也忍不住的红了脸颊,殷修离这样的男人是所有女人的梦!

“殷先生真是抱歉,小女的订婚宴因为不孝女而毁了,下次席某一定亲自登门道歉。”席振天再次道歉,畏畏缩缩的样子一点儿都没有平时的威武模样。

席振天看着眼前的男人,忍不住的想着,要是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女婿,那该多好。

殷修离不悦的皱眉,他不是很喜欢席振天一口一个不孝女的叫她。

“不必,告辞。”殷修离根本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他今天会出现在这里,也不是来参加订婚宴的,而是看到了熟悉的背影才跟进来的。

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刚才的事情。

临走前,殷修离幽深的眸子看了一眼朱青青,愣是吓得朱青青浑身颤抖,不敢与他直视。

难道殷哥哥发现什么了吗?

席遥从订婚宴离开,拿出自己的手机刷了一波新闻,果然,赵家和席家的订婚宴丑闻已经被顶上了热搜,成为全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看着赵青岳被骂,看着席惜惨白的脸色还有席振天朱芳的气急败坏,席遥的心情就非常的棒!

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急什么。

这不过是开胃菜。

席遥脚步轻盈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却在房间门口接到了陆妮的电话。

“小妮子怎么啦~姐姐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你在哪儿?”

“姐,先别说谢谢了,你快救救我!”陆妮着急的快哭了。

“怎么了,慢慢说。”席遥立刻恢复镇定。

“我刚刚开车撞到了一个小孩子,他流了血,主要是他的血流个不停,呜呜呜,怎么也止不住……”

“别慌,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就来!”席遥立刻转过身子往电梯走去。

与此同时,殷修离也接到了电话……

“少爷,小少爷出车祸了。”

第7章 你就是小心肝的漂酿麻麻~

席遥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找到了陆妮。

紧张的陆妮坐在椅子上,整个身子颤抖的跟筛子似得。

“姐,你终于来了,呜呜呜……医生说那孩子有凝血障碍,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的血型特殊,是RH阴性血,医院现在短缺……呜呜呜,姐,你说他会不会有事,会不会死……”

“呸!不会的!妮儿,你别紧张,这件事交给我就可以了。”席遥双手抓住陆妮的肩膀,镇定的安慰着她。

“可是可是……”

“别慌。”席遥揉了揉陆妮的头发,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随后转身走向护士,“护士,我是RH阴性血,抽我的。”

席遥跟着医生进去了,因为情况紧急的缘故,立刻就被送上了手术台。

席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通过输液管到达帘子的另一边,不知道孩子怎么样了,希望不要有事。

他们这种血型的人都非常的珍惜自己的血液,那简直比黄金还要珍贵,而且这个孩子还患有凝血障碍……

席遥渐渐地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越来越……

好痒,是什么东西在她的鼻尖撩来撩去的。

“阿秋!”

席遥痒的打了一个喷嚏,意识回笼张开了眼睛。

一个小小的人儿撞入她的眼睛,小巧可爱,圆圆的大眼睛有着一双亮晶晶的大黑珠子。肉嘟嘟的小脸儿上还有几分苍白,他趴在她的胸口,正认真的看着她呢。

“小家伙,刚才是你在胡闹吗?”

看到孩子,席遥冰封已久的心瞬间就软了,软的一塌糊涂,她想要去摸摸他抱抱他,却又不敢……

如果三年前她的孩子还活着,也该有这么大了,会有这么好看吗?应该会有吧!

“漂酿姐姐,你是睡美人吗?”

啊!小家伙一开口就这么惹人爱,小嘴巴真甜!

“姐姐不是睡美人,姐姐只是累了。”席遥颇有耐心的回答。

“漂酿姐姐,粑粑说是你用你的血血救了小心肝,所以小心肝决定,你就是小心肝的漂酿麻麻~”

呃呃呃……

“小心肝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草率?你认麻麻难道不该经过你粑粑的同意吗?而且你麻麻不会吃醋吗?”

席遥有些难以理解小屁孩的想法,不过还真是单纯啊!

“嘤嘤嘤~小心肝儿没有麻麻~粑粑说小心肝的麻麻是天使,飞走了~小心肝好可怜的,只有一个好坏好坏的粑粑,粑粑天天关着我,天天不给我次好次的……”

嗷嗷嗷,饶是席遥再怎么坚硬的心,在看到小心肝豆大的眼泪珠子的时候也柔成了一滩水。

“乖乖不哭不哭,小心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

将脑袋埋在席遥胸口的小心肝儿露出了一个满意又狡猾的笑容,椰丝!他给粑粑找了个老婆了也!

“那麻麻~你会和小心肝住一起吗?小心肝很喜欢麻麻,想和麻麻一起住~”一抬头,小心肝又变成了委屈巴巴的模样,黑葡萄立刻水汪汪的惹人怜惜。

“额……这个……”

殷修离到门口的时候听了一圈,就知道自己的孩子又在胡闹了!

“殷子衿!”

第8章 漂酿麻麻,我粑粑单身哦~

突然闯入的高大男人,阴沉的声音一出来就吓得趴在席遥怀中的小心肝一咕噜的滚了下去。

“小心!”席遥紧张的要命,连忙扑过去要抱住孩子。

然而她自己却临空,随时都有可能从床上掉下来!

殷修离眉头一簇,飞快移动,伸出双手,一手勾住孩子,一手勾住女人的细腰……

席遥被人用力的搂住腰,一个旋转,她惊讶的抬头,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颊瞬间撞入她的眼睛。

熟悉的脸颊熟悉的味道,是他!

殷修离一手一个搂着,站住!

“是你?!”

“粑粑~”

席遥和小心肝儿的声音同时响起,席遥惊讶的看向小心肝儿。

“这是你口中那个很坏很坏的粑粑?!”

小心肝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恩恩~麻麻,我粑粑是不是很帅?”

小心肝完全无视席遥的惊讶,悄悄地凑到席遥的耳边,用自以为很“轻声”的对席遥说道:“漂酿麻麻,我粑粑单身哦~”

“殷子衿你够了!伤口不疼了就开始作妖了是吗?!”殷修离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小心肝双手立刻搂住了殷修离的脖子,将自己的小脑袋在殷修离的胸口蹭了蹭,“呜呜呜,好疼,伤口好疼~要粑粑呼呼~”

殷修离无奈,看向席遥的时候正好对上席遥惊讶的眼睛。

“怎么?不认识了?”殷修离笑。

认识,当然认识。

只是席遥没想到这位是有孩子的奶爸,她之前把人当做……牛郎来着。

“你……”席遥还震惊的说不出话,也许是因为输血给小心肝儿的缘故,她现在看上去脸色有些白,有几分柔弱之美,和之前的强势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小妖精。

“帅粑粑,这位以后就是我麻麻了,不管你同不同意,小心肝儿只要她,只要麻麻~”

小心肝生怕自己的粑粑要对漂酿麻麻不好,立刻一副小小男子汉的样子挡在席遥的面前。

殷修离瞥了一眼殷子衿,呵呵,他养了他三年,还不如这女人的血来的有用。

“你给我回去好好待着去!”殷修离将殷子衿放下来,要赶人走。

席遥蹙眉,一想到之前小心肝说他有个坏爸爸,在看到这男人现在这样子,忍不住的就维护孩子。

“你怎么当爸爸的,孩子生病了本来就需要人关心,你怎么还这么凶!”

殷修离挑眉,她这是在教育他?

“喝……你还真把自己当他的妈了?”殷修离轻声的对席遥说道:“女人,我们之间还有账没有算清呢!”

席遥想了想,车祸这件事也该和他谈谈,所以她就从殷修离的怀中挣脱出来,蹲下身子温柔的对小心肝儿说道:“小心肝儿你先回房间休息好不好?等会姐姐来找你玩儿,姐姐和你粑粑有事谈呢。”

“漂酿麻麻,我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说着,小心肝嘟着嘴凑上去,啵了一下席遥的脸颊,然而心满意足的蹦跶走了……

果然,粑粑被他完全忽略了!

殷修离黑着脸叮嘱道:“给我好好走路!还没被撞够是不是?!”

嘤嘤嘤,粑粑好凶~

不该相遇的爱情:席遥, 殷修离全文阅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6108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