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爱总裁多情怨:沈佳何, 陆天铭小说全文

隐爱总裁多情怨:沈佳何, 陆天铭小说全文

001.久别重逢

夜晚十点,东城繁华商业街的“忘我”夜总会,奢华、糜烂。

三楼走廊的尽头,刚刚梳理完头发的沈佳何踩着十多厘米的高跟鞋从洗手间拐出来,她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短小的旗袍包裹下的身体玲珑有致,韵味十足。

“百合呀,你怎么还在这儿,2012包厢的客人点你出台,你再不露面,经理都要把我大卸八块了。”

年过四十的李秀华扑着一脸的浓妆从走廊另一边跑过来,远远的就招呼着,跑到沈佳何跟前时,还扬起手数落着,一脸无奈。

沈佳何一边帮着李秀华理顺气,还有些不解,“华姐,我都小半个月没出台了,谁点我呀?”

“一群年轻的公子哥,大部分都是生人,瞧瞧你,来我们夜总会也就三个月都名声在外了,要是攀上个好的就飞黄腾达了。得了,我也不跟你唠叨了,你赶紧去吧,有钱人,可没那么大的耐心。”

沈佳何点点头,坐着电梯直奔楼下而去。

夜总会还真的不是一个好混的地方,来这里的人还真的是都不怎么好伺候,有一个算一个,变态起来比精神病院的疯子都恐怖,如果不是经理的照顾,她保不齐现在得在哪里养伤了。

有力的高跟鞋着地,包厢前,沈佳何还特意整理了一下衣服,收拾妥当,嘴角挂上了一个招牌式的笑容,推开了那扇门。

“各位哥哥们,百合来晚了。”

谄媚的笑容,沈佳何已经推门走了进去,昏暗的灯光下随意的扫了一圈,没看清脸,不过年纪都不大,估计能好应付一些,就笑着迎了上去,还没有坐下来就听到身侧传来了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你这架子挺大呀。”

“百合对不起各位哥哥了,刚才去了趟洗手间耽误了,这样,我自罚三杯。”

沈佳何的声音娇滴滴的,已经自顾自的倒酒了,三杯痛快的下肚,嗓子火辣辣的,不是多么的好受。

包厢里已经有不少的姐妹伺候在这边了,沈佳何不动声色的朝着一圈的沙发环顾了一下,寻个空处正想要坐下来,耳边却幽幽的响起了一阵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坐到我这里。”

“哟,温兄,刚才那么多女人你都赶走了,合着是直奔着我们百合来的呀。”

“对,我就是冲着她来的,不行吗?”

“行,你不端着,我高兴着呢,来,百合,还不赶紧坐过去。”

沈佳何一脸谄媚的笑,不得不朝着最边角的沙发走过去,可每走一步都觉得有些沉甸甸的,她认出了刚才说话的人是谁,这算是狭路相逢吧?

沈佳何丝毫都没有注意到,自从她进入包厢后,一抹诧异而又温柔的眸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不曾转移,将她举手投足的动作全部都收入了眼帘。

紧挨着坐下的身体,沈佳何的脸上依旧挂着那谄媚的笑容,手臂已经缓缓抚上了身旁男人的肩膀,整个人似是无骨般的靠过去,“这位哥哥看上去很帅气呀,我为你倒杯酒。”

沈佳何握着醒酒器试图倒酒的手却直接被按住了,对面的那双灼灼的眼神落在了她的身上,眸子中包裹着几分隐忍的怒气,他开口的声音刻意的压低。

“佳何,你不认识我了吗?”

第2章 我不要离开

“佳何,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等我回来。”

“佳何,我不在,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佳何,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一定要接我的电话。”

……

两年前的最后一次见面,温施南千叮万嘱沈佳何要好好照顾自己,可他走后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温施南的母亲就用尽手段的把她送入了精神病院。

沈佳何晃神,以至于手指都颤抖了一下,她瞬间恢复正常,“哥哥,这酒都该醒好了,我给你倒杯,我一定陪你一醉方休。”

她不留痕迹的推开了温施南的手,为他倒了一杯酒,送到了他的面前,可得到的只是温施南那灼灼的眼神。

“哥哥,难道你不喜欢这样喝,不然我喂你好了。”

沈佳何笑的很媚,低头抿了一小口,身体前倾,嘟起的粉唇慢慢的凑近。

下一秒,温施南突然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拽住了沈佳何的手,拉着就往外走,“你跟我来!”

沈佳何一个没有反应过来,差点被一口酒给呛着,哆哆嗦嗦的就是毫无缚鸡之力的被温施南给拖出了包厢。温施南走的很快,踩着十多厘米高跟鞋的她跌跌撞撞的,有些踉跄。

“你慢点,我跟不上了。”

沈佳何叫苦不迭,她对于高跟鞋这个东西驾驭能力还不怎么好,眼看着就要崴脚了,到时候还真的就麻烦了。

好歹,温施南没有再继续走下去,他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可握着沈佳何的手却是始终都没有松开,那么的用力,那力道在一点点的传递着他的生气。

“沈佳何,我走之前让你好好照顾自己,你就把自己照顾到这种程度了?”

温施南特别的生气,怒看着沈佳何,说话的声音都好像是在哆嗦,他太过于生气,以至于沈佳何看到那双原本是那么温柔的眼睛变得怒火中烧时,都怀疑下一秒温施南会直接甩给她一巴掌。

“你如果需要钱,可以跟我说,我让人打给你,可你,怎么能够这样作践自己,让这些人这样糟蹋你?!”

握着的手臂,沈佳何感受着他颤抖着的力气,她使使劲,想要甩开温施南的手,却是无济于事。

收起那招牌式的笑容,只能低着声音开口,“温医生,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

沈佳何说的风轻云淡,余光中却瞥视到温施南手臂上青筋暴起,整张脸更是黑的要命,“我不管,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你走上你母亲的老路?”

“我说过,不用你管!”

这次沈佳何也生气了,因为温施南提到了一个她不想提起的人,因为是一个舞女的女儿,所以她一直都被瞧不起,所以,温母把她当做是毒药,所有人都觉得她晦气。

“你的事情我管定了,你跟我走!”

温施南似乎懒得再跟沈佳何继续理论下去,拉着沈佳何就要进入电梯,不管沈佳何怎么反抗都没有任何一点的作用,她只得另外一只手死死的抱着一旁的柱子。

“我不走,死活都不走!”

沈佳何执拗的抱着柱子,一只腿还环在柱子上,整个身体更是直接贴上去了。

两个人闹腾的厉害,不知是谁将经理给领来了,沈佳何远远的看到救星来了,就开始大喊,“经理,经理,救救我,这个男人要将我从夜总会带走,不让我在这里上班了!”

温施南也是明事理的人,放开了沈佳何的手,哪知道没有束缚的沈佳何下一秒就躲到人高马大的经理身后了。

温施南眉头紧锁,只能轻叹了口气,“经理,你开个条件,到底怎么样我才能带她从这里离开?”

还不待经理说话,躲在经理身后的沈佳何就露出了小半个脑袋,“经理,我不愿意跟他离开!”

“这位先生,你也听到了,既然百合不愿意离开,不管我们开出什么条件,你都不能把她带走。”

充当着沈佳何保护伞的经理一脸严肃而又恭敬的回复着,温施南气急却也一点办法都没有,讪讪离开前还留下了一句话,“佳何,我还会来的!”

温施南离开了,沈佳何松了一口气,回头的经理却是微微的摇头,“你这小妖精呀,每次出台都得弄的惊天动地。”

沈佳何只是呵呵的陪笑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她知道经理不会找她的麻烦。

经理摇头离开,心想着沈佳何这个女人到底是有些能耐,他只知道是上面派下来的人,听说背景很强大,连他的上司对她都要恭恭敬敬的,所以他是半分都不敢得罪,生怕头顶上的乌纱帽保不住了。

他只是好奇,背景如此强大的女人,好端端的干嘛要来夜总会当小姐呢?

第3章 陆大总裁是座冰山

因为温施南的出现,沈佳何顿时有了头疼的事情,原本觉得夜总会的生活虽然并不算是多么的轻松,可好歹要比待在精神病院好多了,可是,这温施南三天两头的要来点她的台,到底是要做什么呀?

休息室里,沈佳何拄着下巴发呆,虽然每次都让华姐给推了,可心里总还觉得不舒服。

身后的那扇门被推开了,沈佳何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了一脸愁容的华姐。

“百合呀,今天那温公子可跟我们经理闹腾半天了,说什么都要见你,我都给你打听过了,这个温施南是温家的独生子,未来温氏集团的准接班人,正儿八经的钻石王老五,还是黄金单身汉,听说刚刚留学归来,你说,你怎么就看不上呢?”

华姐走过来,一屁股坐到了沈佳何的身旁。

“这要是换成其他的姐妹,早就眼巴巴的贴上去了,你倒好,多好的机会呀,即使当不上温太太,那好歹也能飞黄腾达呀,干什么非得在这里伺候别人呢。”

“华姐,我对他没感觉,而且他可不好对付。”

沈佳何依旧拄着下巴,温施南是好,人也算是体贴,可是最多这温施南也就是她的恩人,干嘛非得要将她从夜总会捞出去呢,她可没有灰姑娘情节,自认为温施南这样百里挑一的好男人不会看上他曾经的病人。

“要感觉干什么呀,这年头,有了钱,感觉都会慢慢来的。”

华姐还在极力的劝说,沈佳何却是半句都没有听进去,倒是华姐的话提醒她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沈佳何找个借口将华姐给送走了,转头就拿起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听着听筒里的音乐声响起来时,她用力的深呼吸一下,先平复了一下心情,每次给陆天铭打电话都觉得整个人会心跳加速,过度紧张,甚至下一秒可能窒息而死。

“有事?”

响了好久的电话终于被接通了,电话的另外一段传来了冰冷的两个字,冰冷的如同是空调一样,让沈佳何觉得整个人都降了几度,差点被冻短路。

“哦,”她有些迟钝的应了声,“我突然想起来我两年前还欠了一笔不小的债务,你能不能先帮我还一下,算我借你的,以后我一定想办法还给你。”

“把账号发给我!”

说着,声音变小,电话立马就要给挂断了,沈佳何急忙追上了句,“等,等,等一下。”

跟陆天铭通了几次电话,她也算是琢磨出他的习惯了,打电话从来都不会征询一下别人的意见,向来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就干脆利索的挂断了,好像多说一个字都会损失几个亿一样。

“那个陆总裁,你能不能给我开张支票?”

沈佳何试探着问,商量的语气很轻巧,虽然明明知道陆天铭看不到,脸上却还不自觉的挂上了一个陪好的笑容。

“自己过来取!”

毫无温度的五个字,然后“啪嗒”一声,电话就被挂断了,沈佳何瞅着那已经黑屏的手机,想起陆天铭那低沉的声音,现在心里还觉得凉飕飕的。

望着手机,沈佳何的心里还在嘀咕着,嘴里嘟囔着,琢磨着应该跟陆天铭借多少钱时,休息室的门砰的被踹开了。

第4章 瞬间高大上

“呀。”

沈佳何一哆嗦,差点将手机给扔掉,看过去,那好端端的木门愣是被踹了一个大窟窿,门内,站着一脸怒气的温施南,还有那追上来按住他的保全。

“佳何,你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在你的眼里,我难道还不如你要陪的那些客人?”

温施南说话的每一个字都好像是带着熊熊的火焰一眼,整个人恨不得立刻将沈佳何给灼烧了一样,看的沈佳何不舒服。

她还在想着,这温施南到底得发多大的疯才会连经理都拦不住他了,难不成这就是当医生的天职,非得要解救病人于水火之中?

“那个,温医生,现在是我上班时间,不太方便,这样吧,后天上午你来夜总会找我吧,我跟你好好聊聊。”

沈佳何没敢上前,怕温施南像上次那样趁机拽住她,握着手机的她只是远远的朝着他喊话,温施南这才安静了下来,在保全的保驾护航之下,从夜总会离开了。

追上来的华姐安排人去修门了,沈佳何却是不停的摇头,在她的印象中,这温施南也算是一个沉稳冷静的人,那个时候作为医生的他多沉着呀,面对着她这样半疯不疯的病人都能够照顾的头头是道,现在怎么整的好像他自己是个病人了呢。

今晚上没接客,沈佳何早早休息了,想着第二天要起个大早,还要面对着一张随时能够将她冰冻的脸,她这个觉睡的不怎么的踏实。

陆氏集团坐落在东城最好的地段,高耸入云的大厦好像要直直的切入云端一样。

沈佳何站在楼底,挪了挪架在鼻梁上的墨镜,眯着眼睛看上去,垂下头时,用力的感叹了一声:果然是财大气粗呀。

虽然有两年时间没有跟外界接触了,可这三个月来她也算是了解到了不少的东西,比如知道了这个地段的租金贵的要命,一般的小公司只能租到个别楼层,陆天铭倒好,整个人霸占着整整一座大厦呀。

“我找你们的陆天铭,陆总裁。”

前台处,沈佳何笑嘻嘻的说明来意,可前台的服务人员比她笑的更具有招牌性,“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但我跟你们总裁认识,你告诉他,我叫沈佳何,他就让我进去了。”

沈佳何还在极力的解释着,可得到的只是一句,“不好意思,如果没有预约,是不能够见总裁的。”

沈佳何嘟嘴,一脸不满,倚着前台的她拿出手机,查找到陆天铭的电话,怀揣着紧张的心情按了下去,电话响了很久并没有人接,沈佳何不死心,一遍又一遍不停的拨打着。

顶层的会议室,陆天铭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不停的闪亮着,虽然调在静音上,可昏暗的会议室里一个部长正在做报道,除了幻灯片上的光亮,就只剩下陆天铭的手机发出的很不和谐的光芒。

站在陆天铭身旁的首席秘书都特别好奇到底是哪个没眼力劲的竟然一直打个不停,还隐隐的替这个人担心,以他们总裁的性格,绝对有可能将这个人给生吞活剥了。

大小经理、部长大气不敢出,依旧全神贯注的观看幻灯片、听报告,倒是陆天铭瞄了几眼手机,暗想着这小丫头片子还真的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沈佳何这电话打了有足足的十几分钟,从最初的自信满满到后来的整个人全焉了,心想着这堂堂的陆大总裁应该不差钱呀,至少不会因为钱躲着她吧?

大厅里有茶水桌,沈佳何站累了,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两眼看着这一路进进出出的职员,同情他们整天在这样一个冰山脸手底下干活,还真的是不容易,感觉哪天做梦都能被冻醒。

她百无聊赖的坐了也得有二十分钟了,手机才响起来了,一瞄,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第一次在看到陆天铭的电话时放亮光,不假思索的接起来。

“陆”总裁。

“上来!”

沈佳何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干脆利索的打断了,就冷冷的两个字,然后电话就被挂了,真是史上最短的一次通话了,不过沈佳何很开心,经过前台时,都觉得前台的小姑娘用诧异而又羡慕的眼神看着她,走路都觉得轻飘飘的,瞬间觉得自己高大上了。

不过,她却是怀疑戴着墨镜兴许是看错了,难道不应该是同情的眼神吗?

第5章 市侩的商人

顶层,就一个感觉,冷。

顶层是陆天铭的专属办公层,除了他自己也就只有几个美艳的秘书跟助理如此不幸的跟他同层办公。

沈佳何十分同情她们。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她跟陆天铭只见过一次面,可是这一次就是印象深刻。

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陆天铭那双冰冷的透着寒气的眸子,还有那深不可测的神情,让人觉得这个人不可捉摸。

绕过秘书科时,她总觉得那些女秘书看她的眼神怪怪的,那眼神中还透露着八卦的气息。

待在精神病院的这两年里,她也并不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至少学会了看人的眼神,从那简单的眼神中她可以读到很多的信息,所以,这两年,跟一群疯子待在一起的两年,她不仅没有变疯,反而能够时而的充当着心理医生引导着这群人。

在陆天铭的其中一个秘书的带领下,直奔陆天铭的办公室。

门前,沈佳何调整了一下呼吸,才推门走了进去。

远远的,她看到陆天铭低头批阅着手中的文件,就轻声轻步的慢慢走过去。

他的办公室里太过于安静,安静到只能听到陆天铭翻动着手中文件的声音,她直到靠近了,那双脚才稳稳的着地。

“陆总裁?”

沈佳何试探着喊着,陆天铭才从文件中抬起眼来,瞬间一股冷气直接射到了沈佳何的眼睛里,他用那犀利的眼神盯着站在不远处的沈佳何,一小会才开口,“多少钱?”

“我差不多算了算,加上我之前欠下的利息的话,也就四十万。”

沈佳何故作轻松的说,心里却还在犯怵,她看着陆天铭的头再次低下去,从抽屉里抽出了一张支票,一挥手,潇洒的开始写着,从她的角度,仅仅能够看到陆天铭那修长而又好看的手指。

“拿走!”

依旧是两个字,松开的笔,一张支票已经推到了沈佳何的面前。

“哦,”沈佳何拿起的动作很快,好像是担心陆天铭下一秒就会后悔一样,瞄了一眼,确定好钱数,“那个,谢谢你。”

沈佳何转身,抬腿,正打算离开,却听得耳边又幽幽的响起了一句,“算你三分利。”

她没有站稳,差点被自己绊倒,原本雀跃的心情跌落谷底,叹气离开,果然是大资本家呀,市侩的商人,这么有钱还跟我算利息。

回去的路上她嘀咕了一路,想着果然是利滚利,以她在夜总会的收入,怕是连利息都赚不出来吧,这算不算做是拆东墙补西墙?

拿着那轻飘飘的支票,沈佳何心情极为沉重的返回到夜总会,刚进门,就碰到了打着哈欠走来的经理,手里还攥着一份报纸,他喊住了沈佳何。

“百合呀,咱‘忘我’因为你都上头条了,人生头一遭呀。”

经理还摇晃着手中的报纸,沈佳何好奇的接过去,慢悠悠展开的报纸,整张脸都要埋进去了。

“温氏准接班人夜夜出入夜总会,疑似看上某小姐!”

第6章 被“封杀”了

拿着报纸的沈佳何不自觉的念出声,底下还配上了一张巨幅照片,还有那懒得看的小字,她将报纸叠好,重新塞回到经理的手中,“经理不用感谢我,瞧瞧连广告费都省了。”

她说的坦荡荡,经理却觉得头疼,最近整个人都差点要被温施南给烦死。

像是他这样的小经理哪敢得罪他们这群公子哥,可偏偏既要拦着温施南还不能做得太过分,他觉得自从沈佳何来到“忘我”之后,他的工作任务都加重了,这经理的地位简直都要岌岌可危了。

转身时,见沈佳何乐呵的离开了,他现在都觉得这沈佳何都有些像是他领导了。

沈佳何落得清闲,却不知温氏那边,刚开完会的温母看到这则新闻,气的差点心脏病发作。

“去,去去,给我把温施南绑过来!”

温母指挥着公司里的保全去家里绑人,一手掐腰的她转身按下了一个电话,“你给我调查一下,施南到底是被哪个女人给迷惑了。”

挂断电话的温母气的手指头都在哆嗦,她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儿子,留学回来才几天的功夫,就被一个女人给勾去了,让外人看笑话,想想都觉得气的要命。

报纸连同着互联网传递消息的速度比闪电都快,仅仅是一天的时间,温家出了一个风流儿子的事情传遍大街小巷,富二代的生活大部分人不懂,反正说温母教子无方的倒是大有人在,甚至连温氏集团的声誉都受到了一部分的影响。

各大股东纷纷打电话找过来,无疑就是表达了一下日后不太赞同温施南接管公司的事情,不仅如此,甚至还有个准备要签的合同突然打水漂了,原因竟是对方觉得从温施南的身上看不到温氏的未来。

温母作为温氏集团的现任董事长觉得疑惑,不过就是一则新闻,除非有人暗地里操作,不然的话,不至于闹腾的这么厉害,总之这件事情对温氏的声誉影响很大。

温母一生气,将温施南给禁足了。

所以沈佳何待在夜总会的前台等了一上午,夜总会里白天里冷冷清清的,除了打扫卫生的进进出出,愣是也没有等到温施南的半个影子。

起身时,她伸了个懒腰,还觉得有些奇怪,不见他的时候上杆子往这边跑,要见他了连个人影都没了。

沈佳何转身上楼,刚巧碰上了要下楼的经理,就乐呵的凑上去了,“经理,跟你商量点事呗。”

她双手托着那笑脸,一副讨好的样子,她那笑眯眯的样子惹得经理不自觉的皱眉,“小妖精呀,你又要干嘛?”

“就一件事情,要是以后有比较好伺候的客人,你就点我去出出台吧。”

“还是别了,”经理抬步就要走,“我可不敢让你主动去出台,一个温施南就折腾的我要命,再要多来几个,我这经理也就不用当了,我说百合呀,我干这行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发现你这样难管理的小姐,你可真是货真价实的大小姐呀。”

“经理,我真的很好管理的。”

沈佳何一脸无辜,经理却是脚步匆匆,任她在后面喊来喊去都没有再回头。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没有人点沈佳何的台,结果沈佳何哭丧着脸在半路上截住了李秀华。

“华姐,你就让我出台吧,我这好端端的,你们别都封杀我呀。”

沈佳何拖拽着华姐的胳膊,撒娇、卖萌、讨好,能用的手段全都用上了,可偏偏华姐只能摇头,“百合,我就只是个领班,有心无力,你求我,还不如去求求经理呢。”

沈佳何无奈,她倒是也想去求经理,可这几天经理都在躲着她,远远的只是看到个影子的经理掉头就走,她连追都追不上,弄得她好像是个瘟神一样。

坐在休息室里的沈佳何垂头丧气,她好端端的没招谁也没惹谁,怎么就被封杀了呢,没出台费,连充电话费的钱都没有了。

琢磨来琢磨去,为了不成为身无分文的人,沈佳何决定找一下夜总会的终极大老板——陆天铭陆大总裁。

第7章 胆大包天的小丫头片子

陆天铭还真的是个大忙人,沈佳何打过去十个电话就只有一个能打通。

“陆总”裁。

“什么事?”

跟以往一样,陆天铭还真的是习惯性的喜欢打断别人的说话,他冰冷的语气突然插进来,冷的沈佳何原本酝酿好的话都忘记该怎么说了。

“陆总裁,你别让夜总会封杀我,我现在连接客的机会都没有了,再这样下去我都要流落街头了。”

沈佳何委委屈屈的演上了,只差在脸上抹上两行泪水抽泣几声了,结果还没准备好,就被陆天铭一盆冷水浇灌灭了。

“我记得夜总会对你包吃包住!”

“哦,”沈佳何真的抽泣了一下,“虽然是这样,可我不能一点零花钱都没有,陆总裁,你想想,我好歹也是个女人,有很多生活必需品需要买,所以怎么能够身上一点钱都没有呢,你说,是吧?!”

“那四十万难道不够你买一辈子的生活必需品?”

“……”

沈佳何仰头看天花板,简直是无语问苍天,心里虽然将陆天铭上上下下祖宗八代给好好的问候了几遍,嘴里却依旧好像是抹蜜一样,开口的声音都要甜到化了,

“陆总裁,你让我来夜总会上班,我也不好意思吃白食呀,你就跟经理说声,让他主动塞几单活给我呗。”

“夜总会的事情我不管!”

陆天铭丝毫都没有妥协,沈佳何却觉得他说话的声音好像听得不怎么清楚了,好像是把电话放远了。

“陆总裁,夜总会是你的,你当然得管呀。”

沈佳何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好像是担心陆天铭听不到一样,喊的嗓子都不怎么的舒服。

可任凭沈佳何怎么喊,陆天铭都不为所动,他只说了一句话,气的沈佳何差点吐血。

“我要是养条狗,难道连狗粮都得自己去做?”

“吧嗒”。

为了扳回一局,沈佳何第一次先陆天铭一步挂断了电话,心里还在咒骂着陆天铭。这算是个什么比喻,她又不是条狗。

虽然陆天铭算是她的半个救命恩人,将她从那暗无天日的精神病院里捞出来,可她直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陆天铭这样做究竟能够得到什么好处。

那端手机突然黑屏,正在看股票走势的陆天铭垂眸瞄了眼,他想他最近真的是对这个小丫头片子太好了,竟然都敢挂他的电话了,印象中,还从来都没有人敢挂他的电话。

如今他给她管吃管住,好像也惯出胆量来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颤颤巍巍的,现在却好像是不怎么怕他了。

陆天铭没再理会沈佳何,可沈佳何只要到了上班时间就在夜总会上蹿下跳的。

“华姐,今天还没人点我的台吗?”

“华姐,你把我塞进去吧,凭我的能力,不该没人看得上呀。”

“华姐,我是咱夜总会的未来,你给我透透气,让我去出台呗。”……

李秀华每从一个包厢里走出来就被沈佳何吓了一跳,这小姑娘简直就好像是从天而降一样,叽叽喳喳的缠着她不放,她只得无奈的摇头,“百合呀,你就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咱夜总会谁有你命好,不仅不用出台还白吃白喝白的,你现在过得简直就是阔少奶奶的日子,你就偷着笑吧。”

“华姐,哪有我这样身无分文的阔少奶奶呀。”

沈佳何不死心,华姐也万分无奈,“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自从上次温家少爷的事情登上新闻后,就没人敢主动点你了,至于经理为什么也不给你派活了,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了。”

华姐还忙着带姐妹们去包厢匆匆走了,留下沈佳何一个人站在原地琢磨着,这温施南原本是她的恩人,现在倒好,把她的饭碗都给砸了,这算是要账来了吧。

第8章 这客人面子挺大

因为经理对沈佳何极为优待,所以夜总会上上下下没人敢太过于针对沈佳何,她在“忘我”的日子倒是过的风生水起,唯一无奈的是没钱。

除了那张准备还账的支票,还真的就是身无分文了。

小半个月下来,不仅经理躲着她,甚至连华姐都躲着她了,全夜总会上上下下好像都拿她当瘟神了一样,偏偏陆天铭还不接她的电话。

她不信,不信陆天铭费了大力气把她从精神病院里拯救出来就是为了到夜总会来吃白食的,可是现在,明显所有人都在晾着她。

“花儿,你说我到底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不高兴呢?”

沈佳何望着面前的百合花自言自语的,拨弄着百合花的花瓣,还以为这样的日子要将日复一日的进行下去,身后休息室的门却被推开了。

沈佳何转头,一惊,一向是躲着她的人却突然出现了,该是有好事吧,她整个人一个激灵站在起来,“华姐,是不是要我出台?”

“我在夜总会干这些年就没碰上你这样的,”华姐数落着沈佳何,“想出台都想疯了啊,来机会了,你赶紧准备准备吧。”

“好来。”

沈佳何高兴极了,想想自己又要赚钱了,简直乐开花了,可华姐却在身后泼冷水。

“我跟你说,这次来的可是个大人物,经理都亲自去伺候着去了,你小心点,别惹祸上身。”

“放心吧,华姐,我可是百合呀,”沈佳何头也没回的应了一句,她想着连精神病人她都可以制得妥妥当当的,难不成还应付不了这些脑袋正常的人。

沈佳何从衣柜里选了一个旗袍穿在了身上,一个个的扣子十分费力的系上,从肩膀到裙角只是扣子就有十多个,她就是喜欢穿旗袍,安全性比较高。

沈佳何真的是太高兴了,跟在华姐的身后朝着包厢走去的时候,只差要欢声笑语了,可是电梯通往四楼的时候,她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不对呀,华姐,不是说四楼没包厢不接客的吗?”

华姐只是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以前一直都是闲置着,好像是给谁预留着一样,今晚上是第一次用。”

“哦,看样子,这客人面子挺大。”

从电梯走出来时,沈佳何还啧啧嘴,想着今晚是不是能多要点小费,至少把这些日子欠下的这些都能够补回来。

她扫视着整个楼层,四楼的装潢跟下面的楼层多少不同,看上去更为奢华、高档一些,只是也比下面安静很多,透着几分跟夜总会有些格格不入的气息。

“百合,进去吧,等着你了。”

门前,经理陪着笑脸,陌生而又熟悉的笑脸让她觉得里面很危险,她狐疑的看了经理一眼,将视线转移到那扇门上时还希望能够从门外窥视到什么,可是什么也看不到。

“经理,这里面是谁呀?”

沈佳何担心有诈,眨巴着眼睛问了问,可经理却是一本正经,“你不是想着出台吧,大好的机会,还犹豫什么,赶紧进去吧。”

“不是,我这得。”得考虑下啊

沈佳何的话还没有说完,经理打开门,一把将她给推了进去,她这弱小的身体那里经得住经理那大力气,跌跌撞撞的就进去了,最后几个字落下的时候,人已经站在门内了。

“啪!”

身后的门关上了,转过头的沈佳何慢慢的抬起脸来,望着坐在远处沙发里的人,眼睛睁的大大的,有些吃惊。

隐爱总裁多情怨:沈佳何, 陆天铭小说全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47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