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仙君溺宠萌妃:主角为青梧, 温越的小说

腹黑仙君溺宠萌妃:主角为青梧, 温越的小说

第1章 哪里来的小野猫

“嘿咻嘿咻……!”稚嫩的声音从涯底传来,漆黑一片的若浮山,唯有清泠的月光洒在崖壁上,一只嫩白的小手从山崖攀了上来。

只见一个翻身,一个三四岁模样的孩子爬了上来。一头及肩的银色头发,一身白色短装,袖口束着,露出肉乎乎的手臂。

擦把发髻边的汗珠,青梧一个翻身仰躺在山崖边,“好累好累……比修炼还累……呼!”要知道,这崖壁可是有一千多米啊!幸亏她不是人,不然早就累死了!

她眯着眼睛,放松了身体躺着,任由月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功法运转间,身上的疲惫就开始慢慢的消散。

若浮山上只有一座若浮山庄,在天下人看来,这若浮山庄的主子是和神仙谷里的人一样神秘的存在,而上山的路有着重重把守,外人难上,若浮山庄内守卫更是严密,所以外人难窥其真颜。

念及出来时师傅说的话,青梧没有在原地休息多久,掐了个遁术潜进了若浮山庄,即便这些侍卫看不见自己,青梧还是吓出了一头的细汗,她第一次离开师傅出谷,仗着自己会点小法术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差点就被人发现。

好不容易走到一处没什么人的院子,她才松了一口气,伸手抹了一把虚汗,小小的身子轻巧的落在屋檐上。

哗!

屋子里忽而传出一阵水声,青梧的动作一僵,眨了眨眼睛之后,眸子一亮,下一刻就熟练的倒挂在了屋檐下,探头往屋子里看去。

屋子里没有点烛火,只是在四壁上镶嵌着照明用的珠子,照得屋子里亮堂堂的,青梧陡然看见的时候,不适应的眯了一下眼睛。

“出来。”不紧不慢的声音响起,带着低哑的磁性,让人心口有些酥酥软软的。

青梧却是一愣,她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的人长什么样子,突如其来的危机感就让她差点炸毛。

勾着屋檐的脚一松,看起来肉呼呼的小身体却很灵活的躲开了攻击。

嘭!

一滴水珠打在刚刚她挂着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小坑,而青梧落地之后,就势一滚,回身就看见了这一幕,顿时瞪大了眸子,心里惊怕的同时又有些庆幸。

幸好她躲得及时。

青梧伸手拍了拍小胸脯。

让她炸毛的危机感还没有退去,她就又听到了有人往院子里赶来的动静。

“哪里来的小野猫?身手倒是不错。”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带上了几分兴味。

青梧心里一动,快速掐了个法决,眨眼间,小孩变成了一只不过巴掌大的白猫。

白猫甩了甩尾巴,刚伸了个懒腰,屋子里的男人就推门走了出来,一低头,正对上她的眼睛。

“真是一只小野猫?”温越挑眉,表情有些意外。

青梧见男人果然被自己骗过了,低头舔爪子的时候猫瞳里闪过一丝得意。

就算这个男人再厉害,也想不到她的本体不是人吧~

附近听到些声响的侍卫都赶到了院子里,看见突然多出来的白猫也有些奇怪,却没有人敢多问,收敛了心思恭敬的站着。

“庄主。”

“嗯?”温越扫了侍卫一眼,视线又落回青梧身上,神情不定。

第2章 勉强入眼

青梧心里还是有些悬,她答应了师傅不能用法术伤人,如果这些人硬来,她就要想办法脱身。

那些侍卫对她的威胁不大,真正让青梧不安的还是温越,尤其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他也不让人来抓她或者赶走她,就这么盯着她。

“喵呜~”青梧站起身,在原地转了几圈之后,见温越没有动静,才带着几分试探的往院墙那边走,她小心的迈着猫步,走几步就要回头看一眼温越,发现他没什么反应之后才继续往前走。

眼看着到了院墙边,青梧眼睛一亮,后腿用力往上一跃,她下意识的以为,只要上了院墙,她就能离开这里了。

可一只手拦住了她。

“当若浮山庄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温越拎着她的后颈,桃花眼微眯,似笑非笑的。

青梧心里一跳,差点就以为他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好在温越下一句话就打消了她的惊疑。

“既然来了我若浮山庄,勉强入了我的眼,那就留下来吧。”

青梧还没有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整个身体就落在了他的怀里,鼻尖闻到的是一股药香。

“喵?”什么意思?青梧呆呆的仰头看着他,对上温越垂头看过来的眼睛。

温越一手将她抱在怀里,一手放在她的脖颈上轻轻地揉捏着,力道恰到好处,舒服得青梧只想翻身将肚皮也露出来,好让他帮忙揉了揉。

“喵呜~呼~”被顺毛顺得舒服极了,青梧都忘了去想温越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就这么乖顺的被他抱在怀里,在舒服的时候发出呼噜的声音。

温越垂眼看着怀里不过巴掌大的一小团,他刚才出来的时候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长衫,此刻怀里多了一只青梧,青梧的体温就透过衣衫传到他的胸口。

淡淡的暖意,还不错。温越微微扬起唇,对于这个偶然闯进院子里的小家伙更加觉得满意。

等温越抱着猫进了屋子,那些急忙赶来的侍卫们相视一眼,又像来的时候那样轻跃着消失在了黑夜里。

“我夜里浅眠,小家伙可别闹腾,否则罚你去睡院子。”温越将白猫放到自己的枕头边,唇角微微的挑着,像是开玩笑一样说着。

青梧翻了个身,就看见温越穿着单衣在旁边躺了下来,脸就凑在她的头边,进入他的领地之后,那股药香又浓郁了一些。

“喵~”青梧伸了个懒腰,半眯着眼趴在温越的枕头边上,看着他闭上眼后,开始偷偷地打量他。

她这时候已经明白了温越之前那句话的意思,他把她当成普通的猫,想要将她当宠物养着。

青梧想了想,觉得暂时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更有利于她找东西,等找到了她再离开。

今晚已经惊动了山庄里的人,已经不适合再行动了,青梧也闭着眼睡了过去,可能房间里的药香有安神的作用,青梧这一觉睡得很香,甚至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在山谷里。

直到被人抱了起来。

第3章 温小喵

“小家伙倒是睡得挺香。”温越伸手在她的后颈轻轻地揉捏着。

舒服的青梧又开始发出呼噜的声音,猫瞳微微眯着,躺在他怀里,一脸的惬意。

然而下一刻温越一句话就让她清醒起来,尾巴都立了起来。

“我昨晚给你想了个名字,以后你就叫温小喵,有没有很喜欢,嗯?”温越捏着她的尾巴尖,有些爱不释手,他一边问着,一边往外面走着。

“喵喵喵?”你昨晚不是躺下就睡了?什么时候想的这个名字?青梧叫了好几声,一只肉垫搭在他的胸口,微微仰头看着他。

对于他说的名字……实在提不起喜欢。

真幼稚!还是师傅给她的名字好。

“看来你很喜欢,温小喵……我也觉得很不错。”温越松开她的尾巴,捏着她的肉垫,微微眯了一双桃花眼,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诶?”青梧瞪着他,“喵?喵呜!”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了?我不喜欢!不喜欢!

青梧抬爪子,想要表示自己的不满,可抬了几次都没能将爪子从温越的手里抽出来。

温越理解错了她的意思,将她往桌上一放,挑眉:“就这么饿?饿还睡懒觉。”

在青梧的身后是准备好的早膳,有一碗鱼汤放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温越伸手就能够到,他将鱼汤拿过来一些,往青梧的眼前推了推,语气有些无奈:“吃吧。”

青梧看着眼前的鱼汤,粉粉的鼻子动了动,有些心动,可她没有动,而是仰头看着温越,爪子在桌面拍了拍,决心要和他好好说说名字的事情。

“喵呜~”这个名字不好。青梧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让他知道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她今天真的答应了这个名字,等她回了谷,一定会被谷里那些小妖嘲笑的。

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这么草率。

就算是鱼汤的贿赂也不行!

青梧又动了动,鼻子,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看那碗鱼汤,可身后原本还气势汹汹扬起来的尾巴,已经将盛着鱼汤的碗给圈住了,完全暴露了她真正的心思。

温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竟真的从温小喵的脸上看出了她的严肃,也看到了她尾巴做的小动作,可爱的让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不喜欢温小喵这个名字?”他微微挑眉看着她,总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青梧一听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顿时有些激动地叫了一几声:“喵呜!”当然不喜欢了!这么幼稚的名字!怎么配得上她灵猫的身份?!她可是六界中仅有的一只灵猫!

“不喜欢……”温越微微眯了眼看着她激动地样子,视线扫过她仍旧牢牢圈着鱼汤碗的尾巴,故意放慢了语气说道:“不喜欢也没用,我是主子,我说了算,温小喵,你敢不听话以后就别想喝鱼汤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伸了手要去端她的鱼汤。

青梧尾巴一紧,直接转身用身体圈住了整碗鱼汤,瞪着他:“喵呜!”我的!鱼汤是我的!

鱼汤的鲜香就飘在鼻尖,青梧又嗅了嗅,没忍住低头舔了一口,动作快速,似乎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似的。

第4章 品味不如师傅

有了一次就会有二次,鱼汤太鲜,比她在谷里时偷喝的还要好喝,没一会儿青梧就只顾着喝汤,至于名字的事情,已然被她抛在了脑后。

直到后颈忽然被一只手提着,她粉嫩的舌头还半伸着,仰头不满的看着打扰自己喝汤的人。

“喝了我的鱼汤,你就必须要接受我给的名字,温小喵,你已经失去抗议的权力了。”温越笑眯眯的看着她,心情似乎极好。

他说完话就放下了青梧,开始慢条斯理的喝着自己面前的粥。

青梧蹲坐在碗前,看看他,又看看眼前的鱼汤,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下就低头继续喝了起来,心里自我安慰着,反正谷里的那些家伙不出谷,那就不会知道她有一个这么幼稚的名字。

等喝完了鱼汤,青梧将空碗推开,身后的尾巴一甩一甩的,她舔着爪子,偶尔抬眼看向还在不紧不慢吃着的温越。

一碗粥温越就喝到现在,青梧闻到了粥里奇怪的药味就不想靠过去了,从昨晚到现在,不管是温越身上,还是屋子里,或者他吃的东西,都带着一股药味。

青梧昨晚就打量过他,发现他眉宇间确实有着一股病气,但脸色又不像重病那样苍白,有点奇怪。

她还在想着温越为什么会这样的时候,就又被他伸手提了起来,塞进了怀里,一只手伸到她的肚子下面轻轻揉了揉,青梧懒得动,只是意思意思的用爪子搭在他的手上。

说不清是拒绝还是让他继续。

温越唇角微微上扬,眸光微闪突然问了一句:“温小喵,你是姑娘还是爷们?”

“喵?”什么意思?青梧刚刚吃饱,脑子有些迷糊,下意识的歪头不解的看着他,露出几分天真。

“如果你是姑娘,就叫一声,如果是爷们就叫两声。”

“喵?”青梧叫了一声,低头又舔了一下爪子,她当然是姑娘了。

温越眯眼笑着:“还好你是个姑娘,如果你是个爷们,我就要叫你温大喵了,温大喵……不好听。”

“喵喵……”青梧用肉垫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一脸的认同,其实温小喵也不好听,你的品味真的比不上我师傅。

她微微仰着头,轻声叫着,眼神干净,让人一眼就能看清她的心思。

“外人都说我若浮山庄多妖怪,你这么人性化,难道是妖?”温越抱起她,凑近了眼前打量着。

青梧身体一僵,很快就歪了歪头,故作懵懂的看着他,嘴里发出“喵喵”的叫声,像是根本就没有听懂他说的话,什么妖啊?妖是什么?她只是一只可爱的小猫,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好在温越也只是玩笑似的说了这么一句,伸手挠了挠她的下巴,看着她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就将这个话题抛在了脑后,抱起她往外面走去。

“带你熟悉一下若浮山庄,免得你跑出去就找不回来了。”

温越的话正合了青梧的意,哪怕吃饱了之后懒意上来,让她很想睡觉,这时候也要打起精神,认真的看着温越带她去的每一个地方,这样她日后自己来找东西了,就会方便得多。

第5章 一个和尚住的

而她探头往外看的样子,落在温越的眼里,就自动被理解为她是对所见的好奇,明知道她只是一只猫,还是一边走着,一边轻声给她说着这些地方的名字和用来干什么的。

他说的仔细,青梧也听得仔细,偶尔还会轻叫一声,像是在应和他一样。

走到一处竹林的时候,青梧忽然察觉到一股灵力波动,她心里一惊,转头往那个方向看去,看见的只是隐在竹林后的一栋小楼。

“喵?”那里是做什么的?有人住吗?她看着温越,一只爪子抬着指向那个方向,朝着温越叫着。

温越将她的爪子握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揉捏着,抬眼看着隐在竹林后的小楼,眸色沉了沉,语气的兴味突然就淡了下来,似乎并不想多说那栋小楼的事情。

“一个和尚住的地方,你少去那边,他可不会喜欢你。”温越抱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

青梧听见那是一个和尚住的地方,微微一愣,探头往温越的背后去看,随着温越一个转身,那栋小楼就再也看不到了,她才收回身体。

如果住在那里的是个和尚,那灵力的事情就说的清了,就算温越不说,她也不会轻易去那边的,哪怕她身为灵猫,并没有所谓的妖气,可归根到底还是不喜欢和这类人打交道。

温越不知道青梧心里所想,抱着她慢慢的走着,只是因为小楼的事情,到底还是淡了几分兴味,没走一会儿就抱着她去了一个湖中央的亭子里。

“累了,不走了。”温越将她放在石桌上,一手支着头,半眯着眼说道,眉眼间确实带着浅浅的疲累。

只是这么走走,就好像耗费了他诸多心神。

青梧站起来,走到石桌边上,歪头看了一下,轻轻一跃就落到了地面上,小跑着到了亭子边上,又跳上旁边的座位,前爪搭在护栏上,探头往湖里瞧。

这个湖不深,也没有种什么莲叶之类的,就这么一眼就能望过的水面,低头就能看见湖底的鹅卵石,还有不少的鱼游来游去。

青梧趴在栏杆上,认真的数了数,一共有十七条鱼,大小都差不多,一条刚好够她吃一顿。

她和师傅住的谷里有一个瀑布,瀑布下是一个水潭,水潭流向谷外,形成一条小溪,那里的水也很清,里面鱼很多很多,大大小小的,甚至都带着或多或少的灵气。

青梧一直很垂涎那里的鱼,可惜师傅看得太严了,她每次想要偷嘴吃一条的时候,都会被师傅及时抓包。

这一直是她心里的一大遗憾,青梧觉得自己历劫失败的很大原因其实是因为心事未了,只要让她成功的吃一条那水潭里的鱼,说不定她就能度过心魔,历劫成功了,哪用像师傅说的啊,特意跑来这若浮山,就为了找那什么上古神器若浮刀。

一把刀能帮她历劫?青梧有些怀疑,可因为这话是师傅说的,她就来了。

现在看着湖里的鱼,青梧就想谷里的鱼她吃不到,那这里的鱼她总能吃吧。

大概是青梧的食欲太明显,湖里的鱼都游到了那一头,远离了这个亭子。

第6章 误以为她落水

青梧看着,猫瞳微微一眯,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爪子,眼里满是兴奋,下一刻,她就跃进了湖里。

噗通!

温越听见水声看过去的时候,就只来得及看到溅起的水花,而一上午都乖乖趴在他怀里的小白猫正在水里扑腾着。

他第一反应就是小宠物贪玩,失足落水了,眉心微微一拧,也没有叫暗处的侍卫帮忙,自己脚尖轻点跃了过去。

爬树游泳,这都是青梧在谷里常做的事情,她在水里游得欢快,扑腾着四肢,猫瞳盯着水里的鱼,很快就选好了目标,她所有的心思都在捉鱼上面,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温越。

直到被温越一手从水里提了起来。

原本还有巴掌大的小猫,这会儿沾了水就更加的显小了,毛发湿漉漉的贴在身上,看起来狼狈又好笑,还有点丑。

温越拎着她回到亭子里,微眯着眼打量了一下,薄唇微动,吐出一个字:“丑。”

可眼里分明是带着笑意的,青梧愣愣的回头看着他,听见他说丑的时候,也顾不得想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拎上来了。

“喵呜?!”说谁丑呢?!不管是本体还是人形,她在谷里都是最好看的,大家都喜欢她,青梧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自己丑的,她本来想说你才丑呢!

可看着温越那张脸,她就有些说不出口。

温越挑眉看着她,“我好心救你,你反倒对我发脾气?”一边说着话,一边将她放到了石桌上,看着她一身水狼狈的样子眼里就带起了笑意。

“去拿块锦帕来。”他朝着亭子外伺候的下人说道。

青梧眨了眨眼睛,身上黏的有些难受,鱼也没有捉到,可她没有错过温越说的话,救她?

“喵~”谁让你救我了,我会游水,又淹不死!青梧冲着他叫道,可显然的温越听不明白她的话,拿过下人手里的锦帕就盖在了她的头上。

她的身子小,一整块锦帕就把她完全的盖住了,青梧眼前一黑,一只手隔着锦帕不轻不重的揉搓着,青梧乖乖的站着没动,知道他是在替自己擦水。

透过锦帕的缝隙往外面看的时候,看见湖里的鱼,她心里还是惦记着,可万一温越也像师傅那样舍不得湖里那些鱼怎么办?青梧压住了蠢蠢欲动的心思,打定主意以后找个机会偷偷的来,这样就算吃了鱼,也不会有人知道。

温越不知道她惦记的是湖里的鱼,等替她擦的差不多了,才将锦帕拿开,看着没有之前那么狼狈了,可整只猫身上的毛都是蓬起来的,乱糟糟的,反而有些说不出来的可爱。

青梧还在想着鱼的事情,眼神有些放空,温越只当她是被吓到了,本来没有打算再抱她,毕竟就算擦了水,可还是湿的,但看着她这时候呆呆的小样子,抿了抿唇,就有些心软。

于是又拿了一块干净的锦帕,将小猫一裹,抱在了怀里。

“知道怕了才会长记性,以后不要轻易去这湖边了,知道吗?”温越抱着她往外面走,嘴上教导着。

青梧回过神来,听见他的话,抬头朝他叫了一声:“喵呜~”她还要来湖里捉鱼呢,才不会乖乖的听他的话,再说了,她也不怕水。

第7章 不许动我的鱼

青梧得意的叫着,可惜温越没有低头看她,也就没有看到她眼里的得意,更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误以为她是乖巧的应着自己,于是对于这只听话的宠物愈加觉得满意。

一人一猫各有各的心思,两个都挺愉悦的。

离开了亭子,温越没有再带着她去其他地方的意思,走了没多远,就将她递给了自己的贴身侍卫,叫人把她带回他住的院子里。

青梧看着他转身离开,等看不到人了,就一改之前乖巧的模样,从侍卫的怀里跳了下去,

她在前面慢慢的走着,侍卫就跟在她的身后,一直到跟着她进了温越住的院子。青梧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做的,径直爬上了院子里的一颗梧桐树上,趴在枝叶间,外人看来她是趴在那里睡着了,可实际上她正在修炼。

从被师傅带回谷中,她修炼了千年,好不容易可以历劫飞升了,却历劫失败,还丢了一条命,等伤养好了一点,就听了师傅的话,来这若浮山庄找能帮她历劫的若浮刀。

若浮刀要找,青梧的伤也要养,对于她来说,一样都不能松懈。

温越本来要在书房里就把午膳用了的,只是突然想起自己养的小宠物,于是特意跑回来院子里,从侍卫口中得知青梧一回来就趴在树上睡觉,现在也还没有醒的时候讶异的挑眉。

温越走到树下的时候,青梧就睁开了眼睛,她没有急着往下面跳,依旧趴在树上,懒懒的往下面看,正对上温越微微仰头看过来的目光,她身后的尾巴漫不经心的甩动着,说不出的惬意。

可怜他在书房处理了一上午的事情,临吃饭的时候还惦记着这只猫,可她倒好,就在这树上懒了一上午,悠闲自在,日子过得比他好多了。

“温小喵,下来。”温越站在树下,朝着树上的青梧张开手,等着她跳下来。

青梧不紧不慢的站起身,往前迈了几步,又歪头往下看了看,似乎在找落脚的位置,她透过树叶间隙看着底下的温越,想起了谷里的师傅。

师傅对她挺好的,却总有些疏远,还比不上温越来得亲近,就算是在她最顽皮的时候,有一次她真的在树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见站在树下的师傅,可师傅没有像温越这样,朝她张开手,让她放心的往下跳。

青梧歪头想着就有些出神。

温越在底下张着手等了一会儿,看见她竟然在树上发起呆来了,忍不住出声喊她:“温小喵,还想不想吃鱼了?你再不下来,我就让人撤了你的鱼。”

一听见鱼,青梧立刻回过神,朝着温越叫了一声:“喵!”不许动我的鱼!然后轻轻一跃,就落进了温越的怀里,前爪趴在他的衣襟上,瞪着他。

温越拢了手,将猫抱在胸口,抬步往吃饭的地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倒是睡得惬意,下午就陪我一起去书房吧。”

“喵呜~”去书房干嘛?多无聊,她还想抓紧时间修炼,好快点恢复伤势呢,青梧一脸的不愿意。

温越可不管她愿不愿意,吃饭的时候端着装鱼的碗,故意在她的面前晃着,可就是不给她:“想吃鱼?”

第8章 先睡一觉,别吵

“喵~”给我鱼!青梧抬起爪子去够,她一抬爪子,温越就抬手,就是不让她够到。

“先给我坐好。”温越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她头上一点,看见她乖巧的蹲坐好,微眯了眼露出满意的笑。

“想吃鱼下午就要陪我去书房,知道吗?”

青梧蹲坐在桌上,抬头看着他,听见他的话,几乎想也没想的就点头答应了,“喵~”给我鱼。

看见小猫若有其事的点头,一脸乖巧的模样,温越心里满意,也不为难她,把手里端着的鱼往她面前一放。

终于得到鱼的青梧屁股一坐,尾巴将装鱼的碗圈住,背对着温越吃的欢快,又提防着他再把鱼端走。

只要有鱼吃,去书房就去书房,到时候他可别赶她走。青梧得意的想着。

要知道,在谷里的时候,师傅可是从来不让她进书房的。

温越看不出青梧心里的小算盘,吃完自己的午饭之后就一手撑着头看着青梧。

青梧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本着不浪费粮食的原则,她正在一点一点把鱼骨上剩下的肉卷进嘴里,她的脚边有着一堆鱼刺,都是她拨到那里的,而碗里也是一副完整的鱼骨。

倒是吃得细致完整,鱼刺和鱼头她都不吃。

温越心里想着,伸手在她头上挠了挠,“你之前的主子是谁?也像我这样惯着你?”

“喵~”我才没有主子呢,只有师傅。青梧懒懒的回了他一句,一边舔了舔爪子和身上的毛,她是一只爱干净的灵猫。

“啧,不管你以前的主子是谁,既然你进了我的若浮山庄,入了我的眼,那你就是我的,如果你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温越微微眯着眼,语调平淡的说道。

青梧舔毛的动作一顿,抬头看着他,对上他的眼睛,莫名的就相信他后面那句话不是开玩笑的,如果她真的敢逃走,温越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打断她的腿。

光是想一想,青梧就险些炸毛,她晃了晃脑袋,才赶走脑子里那些恐怖的想象,不敢再去看温越的眼睛,低头继续舔毛,心里安慰着自己。

到时候如果她真的要走,温越根本就拦不住她的,更别说打断她的腿了,只要她一走,温越也别想再找到她,他们之间的缘分就算是尽了。

这么一想,青梧就没有再把温越的话放在心上。

而温越看见她刚刚晃脑袋的动作,正觉得好笑,也没有再提她会不会跑掉的事情了。

“先陪我睡个午觉。”温越一边说着一边抱起她往书房去。

书房里有个软塌,和他处理事情的地方隔了一扇屏风,温越以前睡午觉的时候,就是在这软塌上睡的,他抱着青梧进书房的时候,有侍卫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走了进来。

那侍卫才一靠近,青梧就被那股气味刺激的叫了一声,挣扎着要逃开,被温越一手按在了怀里。

“又不是给你喝的,你怕什么?”温越轻笑一声,出声安抚了她之后,伸手接过那碗药,面不改色的一饮而尽,喝完之后顿了顿,拿起托盘里的茶漱了口,确认口里的味道淡了,才拍了拍怀里的青梧。

“陪我睡一会,别吵。”说着就抱她走到软塌那里躺下,将她放在心口。

腹黑仙君溺宠萌妃:主角为青梧, 温越的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