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百日风华: 林危言, 苏简生精彩阅读章节

与你百日风华:她不过是他手里的一枚棋子

第1章 我诅咒你生不如死

泽海医院。

“苏太太,恭喜您,已经成功怀孕五周了……”金丝边眼镜后面的两双黑色眸子泛着精锐光泽,稍显苍老的手把B超报告往前一推。

“医生,这个孩子……”林危言纠缠在一起的手又紧了紧,像豁出去一般,语气异常坚定,“这个孩子,我暂时不想要。”

屋内的气温也异常的冷,冷到让人心底发寒。

“苏太太,您知道的这个孩子对您来说,意味非凡……”医生一脸错愕,又往前推了推检查报告。

乌黑长发顺着脖颈往下垂落,恰好遮住林危言半边小脸,戴着婚戒的手微微僵硬,最后还是覆上依旧平坦的小腹,她深知事到如今,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也没有临阵脱逃的可能性,所以,她唯一能做的,那便是下定决心……

“我想好了,不要。”用力咬着下唇瓣,猛地抬起头,跟眼前的医生四目相对。

面对她的坚决,医生轻叹一口气,“苏太太,您也知道距离上次手术没多久……要是再做掉,恐怕以后再想要的话,会有点难……”

听着医生的话,林危言的脸色稍稍一变,双肩在瑟瑟发抖,视线在医生的脸上细细打量,兴许医生是骗她的?

“我……我明天再过来。”犹豫许久,最后似逃般抓紧手提包,往科室外疾步走,要是再也怀不上,那她是不是彻底失去做妈妈的资格了?

她才25岁啊,还那么年轻,可……

嗡嗡……

搁在口袋里的手机发出震动声响,果不其然,按下接听键便传来男子低沉中伴随揶揄的欢快声,“林小姐,我相信你不会食言。”

林危言勾唇冷笑,半句多余的话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放心,我会按照你说的做,但你要是食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清澈的眼眸里多了一层坚定,她已经无路可退。

……

夜里的海城,气温要凉许多,昏暗的楼道里混杂着一股刺鼻的潮湿味道,小小的二十平出租房,拥挤中散发着淡淡的温馨。

站在门口,垂了垂眼睑,“吱嘎”伸手把房门推开,一眼便看到穿着圆领条纹睡衣的苏简生在键盘上,快速敲打着,从林危言所在的位置看过去,恰好瞧见他微微紧绷的侧颜。

“回来了?怎么手那么冰?”还没等林危言开口,苏简生便推开椅子,走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小手,跟往常一样放在嘴边呵气,“下次不许加班了。”

墨色瞳仁倒映着她苍白的小脸,他在心疼她。

“我买了点瘦肉,我去熬粥给你。”跟以往一样,笑着扬起手中的购物袋,转身就要往厨房走。却没想到,被苏简生圈住了。

他抱着她,节骨眼鲜明的手指轻轻扣在她盈盈一握的腰身上,温热的气息撩拨着她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心弦,“你今天状态有些不对,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林危言莞尔一笑,“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抬起的手在空气中微微僵硬,大手握住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与自己四目相对,“言言,你放心吧,我会加把劲让软件推广出去的,那样你就不用再出去上班了……”

“简生。”没等他把嘴里的话说完,她便打断他,巴掌大的小脸紧绷着,半点笑容都没有,说出口的话比毒箭还要致命。“我受够这种日子了,我们离婚吧。”

指甲深深抠入掌心,只有这样,才会让她更清醒些。

“你……”握住她肩膀的手,瞬间僵硬了,精锐的瞳仁染上一股不敢置信的光泽,“林危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苏简生,我爱上别人了,我们离婚吧。”避开他灼热的视线,用力从他怀里挣扎出来,连钥匙都没有拿就夺门而出,干脆利落,态度坚决。

在转身的一刹那,两行清泪顺着眼角坠落,苏简生,你要好好的。


第2章 疑是故人来

四年后。

赶到咖啡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

急匆匆的把电脑包往桌上一放,衣服都没换,就卷起袖子往厨房方向走。

“怎么过来了?”唐程刚卷起帘子,就看到林危言动作娴熟的清洗咖啡杯,看着她的手指被冷水刺激到发红,他的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很不是滋味。生怕她着凉,急忙把水龙头给拧了。

“今天周六……对了,怎么店里就你一个人?”一般周末,店里客流量都要比平时多出一些。

唐程有些无奈的耸耸肩膀,“小成请假回老家了,唉,今天确实有点忙不过来,等下还有几份外卖要送,要不你帮我看店,我先把东西送给客户?”

“你放心让我一个门外汉看店啊?也不怕搞砸了,我去送外卖吧,地址你等下发我。”当小跑腿,她还是在行的。

幸好就送到咖啡店对面的写字楼里,刚进了大堂的门,远远就看到电梯门正好打开,几位西装革履的男人迈步而入,为了节省时间,林危言急忙喊道,“麻烦等一下……”

然而站在最外边的男子分明已经看见她了,依旧不为所动的按了关门键。

“等一下……”林危言加快脚底的步伐,生怕电梯门真的关上,急忙伸出手,用力抵住快要合上的电梯门。呼,气死她了,什么人啊,也不怕得罪人,林危言直接冲着那男子狠狠翻了个白眼,并下意识后退。

“哐……”却忘记身后还背着一个大的外卖箱……

这不,一记闷响,吓得她连忙回头跟身后的人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二字还没说出口,她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凝固住了。

那张脸,就算是化成灰,她都记得……以至于掩饰不住的激动,直接脱口而出,“简生?”

苏简生……这个只有在梦里才会见到的男人,此刻正西装笔挺的站在她面前。但好像又不是他,因为眼前的男子面部线条明显要比她记忆中的苏简生,要生冷许多。尤其是对方那双幽暗的黑眸,更让她确定,眼前的人肯定不是苏简生。

意识到自己兴许认错人了,林危言脸上的表情慢慢冷却,有些不自在的伸手捋顺耳边的碎发,有些尴尬的低下头,声音细如蚊,“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但仍不死心的继续看着他。

面对林危言的主动搭讪,那名男子仿若未闻,淡漠的黑瞳没有半点波动,细细一看,不难看出他眼底涌现的那抹不容忽视的冷蔑。

呵呵,他并不是她的苏简生。

“老板?”站在另外一侧的男子暗自噎口气,才小心翼翼月打破僵局.

“半小时后,我要看到最终收购方案。”双手插袋,清冽嗓音能一击要害。

“可您不是说……”

“怎么,有难处?”颀长身影稍一顿,嘴角勾起的冷笑,让人不寒而栗。

“没有,我现在就通知他们加快速度。”额头全是冷汗,终于明白什么叫伴君如伴虎了。

跟在BOSS身边整整三年之久,钟名也头一次捉摸不透对方心里所想。

很快电梯门再次打开,尖锐声响也没能惊醒全身僵硬的林危言,而她又堵在电梯门口,眼看时间紧迫,钟名也顾不上那么多,客客气气的提醒一声,“小姐,麻烦让让。”

听着对方的话,林危言下意识的推至到一侧,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行人从自己身边经过,而她的视线未曾从那抹既熟悉又陌生的高大身影上移开过,苏简生,真的不是你吗?

渐渐的雾气沾满了眼球,模糊了视线,她怎么会忘记当年所发生的 事情?又怎么会忘记,自己所做过的事,跟所扮演过的角色。呵呵,当时的她肯定很可恶吧。

林危言,你快醒醒吧,当年是你当侩子手,往人家心上扎了一刀,现在你有什么资格,让他还记住你?

明明知道不能哭,但眼泪还是簌簌往下流淌,还真把自己当白莲花了?

林危言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善良。

“小姐,你认识我们BOSS?”原本要抬脚跟上队伍的钟名也犹豫半秒钟,又原路折回来,意味深长的看着林危言。


第3章 地狱般的凶狠

生怕被人看出自己内心的脆弱,林危言连忙抬手把脸上的泪花擦拭干净,“不认识。”

“哦,是吗?那抱歉,我多嘴了。”钟名也点了点头,然后给林危言递了包纸巾,这才走出电梯疾步跟上大队,而他的唇角几不可察往上一扬,心底笃定,事情没那么简单,说不准关系非同一般……

果不其然。

刚到会议室,BOSS就吩咐他,去调查一家名为时光的咖啡厅。

时光咖啡厅没记错的话,那女人身上的外卖箱,恰好标着那几个醒目字眼,呵呵,BOSS还真够厉害,直接叫他调查那个女人不就可以了?非得调查什么咖啡厅。

钟名也晃了下身影,继续装傻充愣,“老板,我知道还有一家咖啡厅比较出名……”

话没说完,就被BOSS阴冷的视线给震慑住,吓得钟名也即刻噤声。

“给你一天时间,我需要最详细的资料,记住不要糊弄我。”修长手指从口袋中拿出一包香烟,正想打开,眼前便浮现起一张苍白的小脸,手指一顿,香烟便被随意丢掷到一边,再也没有多瞧一眼。

……

翌日,下午三点。

钟名也手拿着一叠资料,敲开办公室的门。每往前走一步,他的脊背就不由僵硬半分。看着椭圆办公桌前的身影,他提着心脏把东西递过去。

“BOSS.”资料递过去,识相的他自动退到一边。

“时光咖啡厅位于兴中大道北,店主唐程,离异……前妻林危言……”

前妻林危言……

五个大字刺中他的眼球,眉宇紧紧拧在一块。

突然。

“啪”一声巨响打破屋内的静谧,吓得钟名也脸色瞬间泛白。

“老板?”明知道不能往枪口上撞,但他人就在屋里,早死晚死都是死……

“闭嘴!”苏简生冷声呵斥,绷着脸把桌面的一叠文件摔在地板上,“出去!”

“老板……”钟名也浑身都是冷汗,他细细端量一眼苏简生,才急忙退出办公室。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见到苏简生大发雷霆,果然如传闻中一样可怕。

等钟名也消失在办公室内后,苏简生的目光才再一次落在地面的文件上。

“四年前,唐程和林危言领证结婚,于第二年十月女儿降生,取名缘缘……”

沉默许久,才颤抖着双肩弯腰从地板上捡起那张纸,手因过于紧绷而青筋尽显,就连他的眸底也迸射着寒光。

四年前,才刚跟他办完离婚证,就急着再婚?次年还生下一名女婴?如果他没算错的话,是一离婚,就跟别的男人上床怀孕了?

林危言,你到底有多可怕?

枉他当年还一直埋怨自己没有好好保护她,没有给她一个安定的生活。

呵呵,每想到事实却是这样肮脏。

林危言,我宁愿从来都不认识你!

苏简生冷哼着想要笑,但那笑意却抵达不了他的心底,他的心脏就是像是被人狠狠揪住,痛到快要喘不过气。

“老板,你要去哪?”哐当,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守在门口的钟名也,一脸担忧的紧随其后。

他深知自己肯定闯祸了。

“去时光咖啡厅!”苏简生眯着眼,一字一顿,咬着牙说出那串字符……


第4章 她的苏简生明明温文尔雅……

下班后,林危言跟往常一样,率先去托儿所接女儿。

刚进了托儿所的门,就看到女儿端坐在护栏里边,像是囚犯般两只胖乎乎的小手紧紧抓着栏杆,眼巴巴的望着她。从老师嘴里得知女儿一整天都没有哭,真难得。

缘缘今年四岁。

由于是早产儿,一出生就在保温箱里,不但把林危言仅有的积蓄全部花光,更让她欠下一大笔债务,原以为挺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却没未料想孩子直到快周岁,看上去发育正常,但实际上孩子不要说牙牙学语,就连最普通的哭闹都鲜少有。

林危言带着孩子去了无数家医院,最后的诊断都一模一样:重度自闭症。

当时她手捧着诊断书,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她从来没想到上天会如此刻薄,刻薄到连个小孩子都不放过……

“危言,你今天的状态很不一样哦。”见林危言一直在晃神,作为好友的叶因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不想她一直在痛苦中挣扎,叶因适时找了个话题。

“哪里不一样?”低头亲了亲女儿圆圆的脸蛋,才抬头冲着叶因莞尔一笑,告诉她,自己没事。

“哪不一样啊?我看哪哪都不一样。”上下打量林危言,噗哧一声笑了,“依我看啊,你是遇到新桃花了。”

今天的林危言,跟平日里的她确实有些不一样。

“是吗?”林危言叹了一口气,眯着眼望着不远处的商家招牌,她也不大想瞒着唯一的好友,犹豫了片刻,便和盘托出了,“我遇到他了。”

他算不算是“新桃花”?

“谁?”叶因也跟着停住步伐,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错愕的张张嘴,有些不敢置信,“你是说苏简生?”

空气在凝固,而林危言又因听到那个人的名字,神情产生了微妙变化,呵呵,装了一整天的淡定,到最后才发现是自欺欺人。

苏简生这三个字对她来说,更像是一把尖锐匕首,死死的插在她心头,稍有不注意,她必定一命呜呼……

叶因的注意力全放在了“遇到”这件事上,她用手挽着林危言的手臂,小心翼翼的问,“然后呢?感觉怎么样?”

四年了,从来没有想到他们会再次相遇,叶因的心头突然有些发酸,她是该为林危言感到高兴,还是该担忧?她生怕危言再次受伤害……可一想到苏简生当年一往情深,她又希望他们二人能够再续前缘……

“你觉得呢?还能怎样?”林危言又叹了一口气,“四年不见,他变化很大,冷漠?冷血?或者我遇到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

她的苏简生明明温文尔雅……

所以,那个人怎么可能是她心心念着的男人?

“呵,我看啊,就是他!”叶因抿唇浅笑,“其实危言,你比谁都清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苏简生,还有,你跟他之间也是时候来个了断了,不然总拖着,那也不是个办法。”

一拖就是四年,哪个女人能熬过多少个四年?

“不,我跟他之间已经划清界限了。”林危言打断叶因的话,抱着女儿的手在收紧。

“来,缘缘,阿姨抱抱。”叶因瘪瘪嘴,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伸手把孩子接过来,自顾低语,“唐程后天生日。”

有些东西明知道不能说破,但她还是忍不住了。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唐程此生非林危言不娶,可林危言却……

唉。

“我知道。”林危言笑着回应她,刚好有辆公交车开过来,她连忙从叶因手中再次把女儿抱回来,临走前还不往把一封信封塞到叶因手里。

叶因还没来得及还回去,林危言就上车了。

不用想都知道,里面装的肯定是钱。

拽着信封,叶因气到脑袋发懵的直接打电话给唐程。


第5章 果然,孩子不是他的

冬季的港城太阳总落得早,才下午五点钟已经有斜晖映在半空中。而不远处正缓缓驶来一辆放着锃亮幽光的黑色高级座驾,最后减速停在时代广场前。

坐在副驾驶的钟名也偷瞄几眼后视镜里的人影,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

大冬天,苏简生身上只穿着一件立领深灰色衬衫,领口还微微敞开几粒纽扣,在冬日里这身行头,多少有些单薄。

“BOSS,要不我过去一趟?”透过车窗,远远便看到广场一楼北侧的那间标名为“时光咖啡厅”的小店面,钟名也把防寒的黑色手套戴上,准备下车。

但左等右等,都等不到苏简生的进一步指示。

钟名也可不敢擅作主张,只好僵在座位上,动都不敢动。

过了许久,后车厢才传来苏简生比寒冬更加料峭,更显冷淡的沉闷嗓音,“开车。”

开车?钟名也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嘴里支吾半天,最后还是壮着胆子,提出自己的疑惑,“BOSS,您不是说要去时光咖啡厅吗?”

“……”一句话就让苏简生的脸色又暗沉半分,颀长身影靠在座背上,修长手指在裤腿上无意识敲打着,摆明了不想跟钟名也继续这个话题。

钟名也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僵住了,暗自咬牙,唉,今天是走了狗屎运,什么坏事都让他遇着了,算了,反正破罐子破摔,他也不打算继续讨好后座的大魔头,便默默转头望向车窗。

开车的司机也嗅闻到车厢气氛非同寻常,想发动车子但又不敢真的扭钥匙、踩油门。

苏简生继续闭目养神,而钟名也继续看着车窗外千篇一律的景色,但很快视线就被不远处的身影给吸引住了。

“没想到她年纪轻轻,孩子真的那么大了。”顺着那抹清瘦身影,钟名也不由自言自语。

闻言,苏简生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往右侧车窗望去,只轻轻一瞥,他就像是被死死揪住全身神经线条,鬼使神差的伸手推开车门,一步步往前移,在跟她咫尺之遥的时候,蓦然僵住,可渐渐地,目光中的错愕被越来越多的失落给淹没了。

苏简生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孩子身上,可惜,孩子是圆脸单眼皮,跟五官硬朗双眼皮的他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果然,孩子不是他的。

也是,他跟林危言在一起那么久,都没有怀上,怎么可能一离婚就怀上了呢?苏简生,你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他想要笑,可怎么都笑不出来。

插在口袋里的手紧紧拽成拳头,他在极力的隐忍着,但稍有悲怆的俊颜,还是把他深藏的情绪给如数暴露了。

跟在后头的钟名也,内心也五味陈杂,想要上前去搀扶情绪有些不对劲的BOSS,但他又不敢多事。

只好远远的跟着。

“缘缘,冷不冷?”生怕冻着孩子,林危言边走边从手提包里翻出一条围巾,想要围在孩子的脖子上,兴许风太大了,稍不注意,刚围上的围巾便被吹落在地板上。

正准备弯腰去捡,余光恰好瞥见站在不远处的身影……

是他……

怎么会……

肯定是自己眼花了。

林危言顾不了那么多,颤抖着手去捡那条围巾。也下意识的搂紧怀里的女儿,她的手在发冷!她在害怕。

怎么会这样?林危言,你在怕什么?

但接下来的一切,完全超出了她的控制之内。她压根没想到,苏简生会上前跟她打招呼。

“又见面了。”对方双手插袋,表情冷酷。就连嘴里说出的话,也冷冰冰的。

她就该知道,苏简生不会轻易放过她。

而那天在电梯里遇到的人,摆明就是他本人。

不过当时他装作不认识她,也算是情有可原吧。当年是她先提出的离婚……

“呵呵,是啊,好久不见。”林危言深呼吸一口气,挤出一抹笑容,装作没事人一般跟他“叙旧”。


第6章 跟她抢孩子

明明寒风凛冽,林危言却觉得浑身很燥热,苍白的脸悄然爬上两朵让人浮想联翩的红晕。

尽管她已经做出让步,以笑容相待,可眼前的男人始终都面色冷淡,坚毅的脸庞波澜不惊,好似没有听到林危言的回话。

这让林危言觉得很尴尬,她轻咬下唇,嘴角的笑容也僵在那,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

四年了,整整四年,他们还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很快下唇瓣就烙下一排浅浅的牙齿印痕,但她一点都不觉得疼。

再痛也痛不过当年那个女人上门找她……

“他一直就这样对你们母女?”苏简生突然再次开口,只不过语调又比之前清冷许多。

林危言愣住了,他?指得是谁?

见她一脸错愕,苏简生低头冷笑,墨色瞳仁却如芒般精锐,他猛地抬起头,对视上她一直躲闪的视线,“唐太太,看来你过的也不怎么样。”

一字一顿,还夹带着丝丝嘲讽。

如同尖刀死死的扎在她的胸口上!痛到她,快要呼吸不过来,就连抱着女儿的手都在颤抖。

“所以,你是心疼我吗?”强忍住心头的痛楚,她笑了,笑得比刚刚还要灿烂,他想要侮辱她,她偏偏就不如他所愿。

按照她对他的了解,他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去挑战他的底线。

她的视线也一直没有从他的脸上移开,她在等,等他爆发。

可……

“心疼你?你林危言要是需要别人心疼,那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苏简生笑着又往前挪了一步,跟她的距离又近了些。

近到可以一眼就看到她鼻尖上那颗小小的黑痣……

记得以前他最喜欢趁着她快要熟睡的时候,便低头吻她的鼻尖,尤其对她的小黑痣爱不释手,在他眼里那颗痣很俏皮……

该死的,怎么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苏简生猛地伸手抓住她的肩膀!不同于刚刚的他,此刻的他很危险!就连眼底也全是血腥光泽!

“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啊!”嗅闻到他的不同寻常,林危言顿时吓着了。所伪装的坚强在他面前,全部溃不成军。

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苏简生嗤笑,薄薄的唇瓣抿成一条狭长缝隙,拽着她肩膀的指节泛着白。

“你会伤到我的孩子的!”感受到怀里的女儿也在颤抖,林危言急忙挣脱,她害怕会连累到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孩子?呵呵,给我抱抱。”苏简生的视线落在惜缘身上,在林危言开始挣扎的空档,突然空出一只手,要跟林危言抢孩子。

这一切都是林危言所始料不及的。

她完全没想到一跃摇身变成亿万富翁,只手遮天的苏简生会再次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她也完全没想到苏简生会来跟她抢孩子。

“不。”想都没想,林危言直接拒绝。

她绝对不能让他抱孩子。

“孩子是我的。”她情绪有些紧张的,又特意强调一遍。

“我自然知道孩子是你的。”面对她强硬的态度,苏简生也没有让步,不过他并没有去扯孩子。

孩子实在是太小了。


第7章 得罪

“苏简生,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为什么!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林危言的喉头有些哽咽,为了避开他,她特意搬离从小生活的城市,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原以为一切都是新开始,但结果呢?

结果还是遇到他。

林危言你真够没用的。

“不肯放过你?危言,作为前夫关心一下前妻,不也很正常?”苏简生覆在她耳边,咬着牙,把嘴里的话说完,尤其是提及到前夫二字,明显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有些凝滞了。

“我不需要你的关心,你走啊!走啊!”孩子是她的,谁都别想来跟她抢孩子,现在林危言的心里头,脑海里全被孩子给占满了。她紧紧的搂着孩子,揉的很紧。

最后,还是被苏简生给强行抱走了。

看着空荡荡的手,再看着苏简生怀里抱着的女儿,林危言快要崩溃了。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孩子竟然没有哭闹,甚至还抬起胖胖的小脸,望着苏简生。这一切让林危言很是意外,转而便是惊喜。

这么多年来,孩子从来不会用正眼看人,看那么长时间。

林危言的心头有些发酸,很快眼眶开始潮红……生怕被眼前的男人看出自己的异样,她急忙低下头,用手背把快要坠落的泪花,快速擦拭干净。

看着她的情绪又喜又悲,苏简生蓦地收回目光,抱着孩子转头就往不远处的座驾走去。

仅仅一个迈步动作,就把林危言给吓着了。

“你要把我的孩子抱去哪里?”她急忙跟上来,还张开手臂想要堵住苏简生的去路,却被对方轻轻松松拂开。

钟名也定在那,他完全没想到事情的走向会是这样。

不过他并不打算参与其中,望着林危言的眸光,也多了几分别样的神采。

看来,这个女人很有意思。

“上车!”苏简单把车门打开,率先抱着孩子上车,然后冷冷的瞥着林危言。

林危言也顾不上那么多,跟着钻进去。

“把孩子给我。”依旧是那句话,她只要孩子。

她快要急哭了,要是孩子出了什么差池,她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苏简生的对手。

加上现在的苏简生已经不是她当年所认识的那个文质彬彬,沉默寡言的理科生了。

现在的苏简生恐怕比魔鬼还要恐怕!

“开车。”苏简生没有搭理她,而是命令司机开车。

司机望了眼落在后头的钟名也,但他也不敢多耽误,顾不上钟名也还没上车,就启动引擎,按照苏简生的要求,直接往高架桥开去。

这下林危言更紧张了。

“你疯了吗?你这样会把孩子吓着的。”就算孩子不哭不闹,但也不代表着孩子不害怕。

“怎么,有能耐私通男人生孩子,就没胆量让我抱孩子?”苏简生一针见血,转过头,阴恻恻的看着林危言。

车厢内的气氛压抑到极致。

在前头开车的司机,额头全是汗水,孩子没被吓着,他先被吓住了。

“私通男人……我……我……”林危言张了张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她的耳朵里全都是苏简生刚刚那句杀人无形的话,他凭什么这样说她?凭什么?

“难道不是私通吗?”抱着孩子的苏简生整个人靠在座背上,微闭着眼,不耐烦的从口袋里翻出一包香烟,“孩子,是谁的。”

最终他还是问出了最想要知道的那个疑问。


第8章 你果然派人调查他了

原来纠缠那么久,就是这个?

林危言笑了,她也没有继续去抢孩子,“是谁的?你刚不是叫我唐太太吗?你觉得会是谁的?”她眯着眼望向身边的男人,红肿的眼睛里多了一丝媚光,“苏简生,你该不会以为,孩子是你的吧?”

“住嘴!”苏简生握着拳头,下颚紧紧绷住,“信不信我杀了你?”

他果真是世界上最可悲的男人,明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还去问,苏简生,你就是自找没趣。

“杀了我?好啊,那你杀啊。苏简生,我们已经离婚了,我跟你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一直纠缠不清,就别怪我报警。”她倒不怕死,生死对她来说,也仅仅是一个形式而已。

“你觉得警察会帮谁?”一听到她要报警,原本绷着脸的苏简生突然笑了,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会自然往上扬起一丝弧度,很是帅气。

想当年,她特别喜欢逗他笑,每次看到他笑,她的心都会甜滋滋的……直至到这四年来,她经常会梦见他对着她笑……

“我不想跟你争辩,要杀要剐,随你。”闭上眼,不想跟他对视。

只是如果她死了,孩子该怎么办……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苏简生的牙齿磨得咯咯响,他的手背上全是突兀青筋。

“你不敢。”林危言睁开眼,转过头跟他四目相对。

他要是真的想杀她,按照他的性格,肯定不会等到现在,也无需他亲自出马,所以,她断定苏简生不会动她半根手指。

听完她的话,苏简生没有回话,车厢又陷入沉默中。

林危言噎了噎喉头,正想乘机把孩子夺回来。

没想到苏简生忽地伸出手,勾住她的脖子,他手臂的力道很大,一下子就把她拉扯到自己跟前,而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孩子,林危言要是挣扎,恐怕会伤到孩子。

“你……”这是四年后,他们如此近距离的结束,只要轻微一抬头,便能感受到彼此的鼻息……

她睁着双乌黑大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他,她的黑瞳里印着他的身影。

苏简生也不甘示弱,低头,扯着嘴皮慢条斯理的开口,“唐程不适合你,你知道的。”他靠得近,说话的时候温热气息刚好喷洒在她白皙脸庞上。

酥酥的,麻麻的。

才一会的功夫,林危言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跳,再次砰然错乱,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苏简生一直都是她的克星。

“你果然派人调查他了,怎么,吃醋了?苏大总裁?”林危言故意附和的往前挪了挪,柔软的身体往前倾,葱白小手攀附在他的胸膛上,还故意缓缓画着小圈圈,吐气如兰,眉眼里也多了几层妩媚,“他就算再不适合我,都比你适合。”

她就不相信,他不会动怒。

“是吗?”苏简生换了个姿势,声音有些嘶哑,语调也跟着缓和些,“你变了。”

林危言不以为意,“哦?变了?那你要不要试试到底哪里变了?”

当年作为学校才子,众人追捧的他,会看上平淡无奇的她,恐怕是因为她足够安静吧,安静到他忙着搞程序的时候,她从不去打扰。

也安静到就算后面那个女人上门来找她谈判,她也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跟他摊牌,便退出成全……


与你百日风华:她不过是他手里的一枚棋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54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