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情泪未眠:林萱和周宸本是一对情侣

殇情泪未眠:林萱和周宸本是一对情侣

第1章 哀求

“萱儿,跟妈回去吧!就算妈求你了!他都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啊,你还住在这里,像什么样子!”

林母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折磨得她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一样,如果不是最后一点的意识还支撑着她,她感觉自己就要倒下了。

“林萱!你要是今天不跟我回去,从此我们的母女关系,也就断了!”

背后的声音撕心裂肺,她没有回头,走进周家别墅,径直上楼进了房间,看着站在窗边的周宸回过头看向她,似笑非笑。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语气中的哽咽:“求你,把我妈送到医院去……”

周宸冷哼了一声,大步的走到了林萱的跟前,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看着她满脸泪水眼里闪过一丝阴郁,似乎夹杂几分嘲讽。

“现在知道求我了?林萱,为了你妈,你真是不知廉耻都要待在我身边啊?还真是孝顺!”

林萱的脸色一下子煞白,知道他是在羞辱自己,小声的祈求道:“周宸,你怎么恨我都好,可求求你把我妈送到医院去,她现在还在外面……”

林萱咬咬嘴唇,内心划过一片苦涩。

周宸冷眼看了一眼林萱,眼里不带一丝情绪大步走了出去,对着外面的人吩咐了两句便离开了。

没过一会儿,门外再次传来了脚步声,以及旁人恭敬的称呼,让摊坐在地上的林萱终于回过神来。

见着大步走进来的周宸,她的眼睛微动,握紧了拳头淡然道:“周宸,放过我吧……我不想再这样下去,该还的我都还给你了,你让我走吧……也算是,饶了……”你自己。

后面三个字她哑了哑嗓子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眼里带着几分痛楚与绝望。

她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了,她相信,折磨她的同时周宸心里的恨在滋养,也好不到哪里去。

周宸在听到林萱的这话眸子一沉,他猛地握紧拳头,下一秒又松开,他一脸阴沉地望着有些惶恐的林萱,不由得冷笑了几声,然后一把上前将她推倒在床上,恶狠狠地瞪着她。

“你觉得你有得选吗?”

“不……”

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林萱就被周宸堵住了嘴唇,他全然不顾林萱的感受,扯下她的衣服,恶狠狠地索取着她的一切。

疼痛袭击着林萱的神经,逼出了她的泪水,但这痛苦却远远比不上心中的绝望,她死死地握住拳头强迫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就连指尖掐进肉中泛出血痕都没发现。

她应该知道的……现在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都没有用,周宸根本不会放过她,她早已失去了主动权,在她放下尊严的那一刻。

身体上的折磨不知持续了多久,等到林萱都差不多麻木了的时候,周宸才慢悠悠地起来,站在床边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用带着轻蔑地口吻说道:“林萱,你觉得你还有选择离开的权利吗?呵,你可以继续挑战我的耐心,你那还住在医院的妈如果和你一起还债……”

听到这话,林萱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她有些绝望地闭上双眼,是啊,自己还有什么权利选择离开呢?当初要不是自己的过失,周氏集团就不会因机密泄露而面临巨大危机,周家父母就不会为了周氏匆忙从国外赶回来,就不会遇到那场爆炸……

如果不是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所以周宸恨她,也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周宸将一切的错都归于了她头上,而她,甘之若饴。

第2章 我要订婚了

她知道自己还债是理所应当,可她不能连累自己的母亲啊!这两年以来,她是知道他的手段,他已经变了,变得连她都完全不认识了,曾经那个对她温柔微笑的男人,已经再也不会出现了。

林萱只觉浑身冰凉,连身上的疼痛都麻木了不少,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怔怔地看着周宸整理好衣服。

她知道,他要走了,也感到了一丝悲哀。

周宸并没有理会林萱,他自顾自地打理好自己,临走前才舍得给她一个冰冷的眼神,他看到林萱一脸失魂落魄地躺在床上,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快意:“林萱,下周我就要订婚了。”

说罢,也不管林萱的反应,转身便离开了。

订婚吗?这件事都快要人尽皆知了,她又怎么会不知道?但这个消息无疑让她心里一阵抽痛,而且是从他的口中亲自道出,让她更加的难受。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是不是他的新娘就是自己了呢?可一切没有如果,她也不敢痴心妄想了。

林萱躺在床上一脸呆愣地望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直到周宸走远了,她才慢慢地从床上爬下来,颤抖着双腿十分狼狈地走进洗手间,她看着镜子里一身狼狈地自己,不禁自嘲一笑,而后她的视线慢慢移到自己的小腹上。

她想有些事是她一辈子都不敢说出口的,不是吗?只是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在雪地和她闹了那么久的林母。

母亲的脸色很不好,身体情况,着实令人担心。

林萱愣愣地看着镜子,思绪飘忽,突如其来的短信铃声唤回了她的神智,她急忙拿起手机查看。

——来希尔顿婚纱定制。

不容置喙的口吻,林萱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周宸。

婚纱,林萱当然不可能奢望那是给自己的。

林萱曾经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穿着一身美丽洁白的婚纱,身边站着和自己相许一生的爱人,两人手挽着手一起走向婚姻的殿堂,如今她的梦想实现了一半,却是可笑的一半。

她一脸麻木地站在镜子前,任由店员摆弄着自己帮自己穿好婚纱,丝滑柔顺的布料划过皮肤,却激不起林萱心中半点的涟漪,她在店员的示意下缓缓地走出试衣间,抬眼便看见了那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林萱勾了勾嘴唇,强迫自己露出一个淡笑来。

这里是一家高级的婚纱店,里面的所有婚纱都是私人订制的,由不同的设计师来接手,从布料到款式到装饰,都是经过设计师细心的筛选与设计。

周宸能够选择这家店,证明他是真的很看重这场婚礼啊。林萱木然地想着。

“如何?”

周宸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平静地问道。

“嗯。”林萱低头应了一声,视线落在了那华丽的婚纱上,双手不自觉地扯了扯裙摆,眉头微拧。

一旁的设计师看到,愣了愣,但很快便反应过来,赶紧上前帮她提了提裙子,叫店员拿了一个夹子过来夹住,让林萱腰身的线条更加突出。

林萱站在那里任由设计师摆弄,她仍然低垂着头,心中却已经痛到麻木了,她在设计这方面一向是不输于人的,如今周宸却让她来为别的女人设计婚纱嫁给他。林萱心中自嘲地笑着,换做以前,得多难啊?可如今……

“这件婚纱把平肩改成斜肩,也许会更好。”

林萱看了一眼周宸淡笑着开口,“还有这拖尾太繁琐,改成小拖尾轻便又不失俏皮,薄纱太过多余,去掉更好。”

“小姐您真厉害,同样的婚纱不同的人穿都会有不同的感觉,经您这么一改,真的更符合您的气质了,长得这么漂亮又有才华,老公又这么帅,真是郎才女貌啊!”

听了林萱的话,设计师不禁眼睛一亮,忙开口夸赞,林萱却听得心中一紧,不由得有些恐慌。

毕竟,和周宸结婚的人,并不是她。

没等林萱开口,周宸就直接否定掉了:“别随便乱说,这婚纱是为了我未婚妻定制的,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周宸冷冷地望了眼那设计师,看都没看林萱:“她?不过是个衣架子罢了。”

那设计师被周宸看得心中发颤,不禁有些尴尬地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气氛一下子跌到了冰点。

林萱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也没有再说一句话,心中已经疼得麻木了,又怎么会在乎再被捅一刀呢?她望着镜子里穿着一身洁白婚纱的自己,木然地想着,这一切都不属于她,不是吗?

经由这么一出,周宸也没有心思再试下去了,在林萱换回一身常服后,他就直接把她扔回了周家。

车里空气有点闷,在路上林萱就已经感到一阵眩晕,胃隐隐不舒服,眼前有些发黑,她死咬着下唇硬撑着,刚回到周家她便急匆匆地跑进卫生间去,也不理会一脸阴沉的周宸。

第3章 孩子

“呕……”

等林萱再没有想吐的感觉后,心里也开始盘算着什么,周宸是个精明的人,时间长了他不可能发现不了什么,可医院的妈妈又该怎么办……

林萱的眼里闪过一丝迷茫,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犹豫再三才给安之南发了一个短信,让他帮忙照顾母亲。

除了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她不知道还能求谁帮忙了。

一回到大厅,周宸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他正认真看着手中的文件,低着眉冷声问道:“怎么了?”

“有点难受,可能是吃坏了东西。”

林萱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不出感情,心里却揣着小兔子,见周宸没了下文便回了房间。

周家大厅偌大的让人感到空旷。许久,周宸终于放下手中的文件,抿了一口桌案上的茶水,冷声道:“秦伯,天气热了,告诉做菜的厨师要多加讲究,别太油腻。”

听了周宸的吩咐,秦伯马上点头,心里却充满了疑惑,林萱刚才的样子他看在眼里,她哪里是吃坏了肚子,明眼人都能看出她是……但他还是咽下了想说的话。

“周宸!”

一声娇美的声音传到耳边,周宸好看的眉毛紧紧锁在一起,无奈地看着扑到怀里的女人。他似乎是观察到了什么,凌厉伸手擎住她的腰,声音温润:“婷婷,你来了。”

沐雅婷眼神游离在她的小腹处,那里还很是平坦,近几日,她无意间从不少佣人多多少少也听说了一些事情。

她朝一旁的下人摆摆手,接过他们端来的两杯咖啡,朝周宸的方向走过去。

林萱后退两步,准备上楼。沐雅婷粉色的高跟鞋尖尖的。

她的脚腕只是轻轻一动,便把鞋尖轻而易举卡在林萱的脚旁,她尖叫了一声,神色里全是惊慌,手里的咖啡杯滑落在地,两人也顺势倒在地上。

“林萱,你怎么这么过分?看我不顺眼也不至于故意推倒我啊?”

她满脸都是委屈,清亮的眸里全是泪水。

还未起身的林萱脸上毫无血色,此时灼热的液体淌在她的腿上,让她疼的微微发抖,不过更大的疼苦是肚子里的一片翻江倒海的不舒服。

“起来。”

周宸面无表情,先是伸手想拉起沐雅婷,连头也不回地对林萱说,“你,出去吧。”

林萱动了动身子,却只感到要命的疼痛,她倔强地撑起身子,声音却软了软,“周宸,带我……去医院吧。”

暗红色的血液缓慢流淌,在地板上显得分外刺眼。

沐雅婷却是望着她,整个人都揽住周宸的腰,让他一动也动不了。她笑了笑,嘴角带着讽刺与鄙视,又望着周宸,瞬间神情变成了受伤的小兽,“老公,你看她这人真是娇气,这么说我也脚腕疼得厉害,人家也要去医院呢。”

“嗯。”

周宸温柔地抱起沐雅婷,连头也不回就要离开。

“周宸,你不能这样,我怀的,可是你的孩子啊!”

此刻她浑身都疼得厉害,最疼的却是心。

孩子?

周宸怔了一下,沐雅婷整个人摔在地上。下一秒,他转身抱起满脸苍白的林萱,心中骤然疼痛,因为他看到她裙子上刺目的红色和她倔强的眼睛。

她竟然,怀孕了吗?自己为什么不知道?

“周宸……”沐雅婷带着哭腔喊。

“你给我滚!”

沐雅婷不甘心地抱住他,却被狠狠甩开,他眼神中的暴虐和冰冷让她害怕。

她只有落荒而逃。

第4章 算计

病房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洁白的,干净而带着消毒水的味道。倒在床上的林萱睁大眼睛,里面却没有一丝灵气。

和周宸的所有的所有,此刻都随着孩子的消失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

都结束了。

如果说以前是她太过执着不知悔改,如今总算是画上句号了。

周宸静静看着眼前像布偶一样的林萱,眼里闪过几分迷茫,就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好好休息。”说罢他便转身仓促的离开了。

屋内有变得一片林静,林萱看着窗外生动的画面,心中却难受的要命,这一切是该结束了,可是心里为什么这么难过和舍不得呢?

她知道外面还有周宸的看守,她是逃不掉的,现在的她又陷入了一片死寂,该如何是好呢?

VIP病房有个好处,就是安装了电话,她犹豫了一番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没一会儿那头才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之南,是我,林萱。”她的声音略带了几分嘶哑,又刻意的压低了声音,“我有些事,需要你帮忙。”

走投无路之下,也只剩下安之南这个出路了。毕竟是从小到大的关系,安之南也应了下来。

离开周宸,她的何去何从都已经规划好了,只等着她一步一步的去实现……她要保护的人,她在乎的一切,她都会让任何人再也威胁不到自己!

一连着好几天,周宸都把自己投身在工作中,他没有去医院一次,生怕林萱会再一次说出离开他的话……

这一次,他自己也不懂自己了。

婚纱照的样片已经发到自己手里,看着里面看似和谐的画面,他的手有些颤抖,鬼使神差般的直接发送给了林萱,眼里迷茫一片。

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现在他在做些什么,可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而另一边,收到照片的林萱眼里闪过一丝痛意,缓缓的推开了阳台的窗子走了出去。

她不知道周宸是什么用意,是让自己看看自己的设计杰作?还是一味的讽刺自己?明明告诉自己不要难过了,可还是控制不了。

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深意,手抚在了栏杆上支撑着自己,不想“啪”的一声,还没等林萱回过神来便跌了下去。

“有人跳楼了!”

在林萱最后的意识下隐约听到耳边有人喊道,她的嘴角勾起一丝冷意,跳楼?她怎么会跳楼!可她根本无力反驳,只能沉沉的睡去。

这一次,她以为自己死定了。

可当她醒过来看到紧握着自己手睡在床边的周宸,心里猛地一颤,紧接着便狠狠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因为用力过猛,撕扯到她的摔伤,疼的她龇牙咧嘴的。

而周宸也因此醒了过来,看到苏醒过来的林萱,他的眼里带着几分激动,可下一刻便被林萱给浇灭了热情。

“我要离开,让安之南来接我。”

周宸嘴角的笑意一下子凝固,看着面色阴冷的林萱,心里的不安更加明显。

从接到消息他便像被人抽走了灵魂一般,他知道林萱想要离开自己,可不想她会偏激到自杀!如果把她圈在自己身边是让她死,他不愿意得到这样的结果。

复杂的情绪充斥着他的大脑,只能眼看着林萱拨通了安之南的电话,也只能眼看着安之南带走了她。

此刻,他才明白,折磨她,就等于在折磨自己。可他又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呢?

第5章 决绝

爱一个人无路可退,又无法前行的时候,我们只得选择决绝。

林萱淡淡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抽着烟的周宸,再看向站在一旁的安之南,嘶哑的嗓音开口道:“我们走吧。”

“恩。”

安之南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郁,努力的克制住内心的波动,上前揽住了林萱的肩膀,支撑着她虚弱的身子。

却不想刚迈出一步,便见一道身影闪过挡在了他们跟前,“林萱,谁也不能带你走。”

冷冽低沉的嗓音从周宸的口中道出。

“不能?呵,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安之南面色一沉,松开了林萱上前一把揪住了周宸的衣领,低声怒吼道。

他只清楚林萱待在周宸的身边,却不知道她现在的处境会是这样,那张巴掌大小的脸苍白得他都后怕。

周宸静盯着林萱,一把甩开了安之南,声音冰冷:“她是我的女人,谁也不能带走!”

林萱的浑身一僵,抬起头看向一脸阴霾的周宸,嘴角渐渐的化作了一丝讽刺,眼里带着痛楚,双手死死的捏紧了拳头。

“小萱当初选择了你,如今你就是这样对她的?你难道看不出她再待下去,会死吗?”

安之南恶狠狠道。

“不会!她……”

“周宸,我们已经两不相欠了,不是吗?”

林萱深吸了一口气打断了他的话,脸色清淡无欲,“你恨我的,我都还清了,这辈子就这样罢!”

这话一出,周宸的脸色便极其难看,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腕,眼眸湿润的看着她的眼睛,低压着嗓子开口:“什么两清?林萱,真的是这样吗?”

突然之间,他怕了,眼前的林萱他仿佛都不认识了,陌生得就要从他眼前溜走一般。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他们之间不是应该会幸福的走下去吗?可如今,为什么变成了这幅田地……

“是。”

林萱抬高了下巴,眼神里多了一分坚定回答道。

周宸握着她的手腕紧了紧,捏得她生疼,可她却没有哼一声,只是这样淡淡的看着他,不带一丝的留恋。

“呵,林萱,以前的事情哪能这么容易两清?”他惨然一笑,眼眸闪烁着泪花,心却乱做了一团不知所措。

“以前?以前伯父伯母的死也不能全权怪我……但他们因我而死,我难辞其咎。”林萱苦涩的一笑,“这几年的折磨,以及我孩子的死……都是补偿……”

“周宸,我不欠你了。”

说到最后这一句话的时候,她使劲的甩开了他的手,仓促的往后退了一步,心里一片冰冷,“我不恨你,你也无需自责内疚。毕竟你也要结婚了,我们之间无畏的纠葛也再无意义……”

终究,他们还是走向了两条路。

此时,林萱的脸色愈加的苍白,手微微的开始颤抖,好在一直站在一旁的安之南见状上前一把把她搂在了怀里。

周宸脸色一点一点的苍白,缓缓的走到了一旁坐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心好似被人隔开一般疼痛。

“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祝你幸福。”

林萱死撑着最后一点力气冷声开口,便死死的拽着安之南的衣服,眼里带着祈求。

安之南一把拦腰抱起了她,大步的走了出去。

第6章 恨

林萱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是自己亲口和周宸决裂。

夹在他们中间的裂缝太大,再也无法缝合,也正如现在的局面,他已经快成为别人的丈夫了,她也没资格再呆在他身边。

她任由着安之南抱着她出去,可忽然她想到了什么,便紧紧地拽住了安之南的衣服,虚弱嘶哑的声音开口:“之南,我妈在楼上的病房……你让我去看一看她……”

安之南眉头微拧,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开口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看伯母?何况你出了这种事情,如果让伯母知道了……”

林萱的心一紧,挣扎着便站在了地上,苦笑的开口:“无论如何我都要去的!现在我和周宸已经分开了,把我妈气成那个样子我也有责任……”

说着她叹了一口长气,眸子里闪烁着泪花,为了自己爱的人卑微成这幅样子,她还是林萱吗?

安之南见状,心里虽然担心林萱的身体,但又知道没办法改变她的主意,便也同意了带她过去。

可当二人到达病房时已经人去楼空,林萱愣了一愣,忽然想到了什么,便一声不吭的往回走。

可刚迈出两步,她的脚下便是一软,顺势跌落在了安之南的怀里。

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了出来,林萱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扑朔不明,贝齿紧咬着下唇,开口道:“一定是周宸,一定是!”

他都已经把她逼到了这个地步,却还不肯放过她,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非要自己死了他才肯对自己放手吗?

安之南眉头一拧,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抚摸着林萱的背安慰着她:“小萱,如果真的是周宸把伯母带走了,他肯定是有别的目的,伯母不会有事的……”

“他有什么目的?难道我失去了这么多还不够吗?为什么就连我对他的最后一点幻想也给抹灭……之南,他不再是以前的周宸了!”

想到这里,林萱的心仿佛被人挖开了一般,疼的她再没有半点力气,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所有的深情都变成了恨,纵然已经两清,他还是不愿放手吗?

林萱掏出了手机,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阿林。”

“周宸,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把我妈带到哪里去了?你说啊!”林萱此刻的情绪有些崩溃,但她却故作冷静的质问。

“周宸,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卑鄙!折磨我就是你的乐趣?还是你看我痛苦就达到了你的目的?”

她死死地握紧了电话,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倔强的不肯落下来,她惨然一笑,那边的人并没有回答。

“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让你放心了?”

这句话她问得十分轻松,似乎带着几分自嘲。

“你敢!”那头的声音有些薄怒,“林萱,你最好给我好好活着,否则你母亲……”

说罢那边挂断了电话。

林萱的泪水终于掉了下来,一滴一滴的砸在了地上。

第7章 催婚

看见瘫坐在地上的林萱,安之南的眸子里生起几分怒意,手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他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轻抚着她的头,柔声的开口:“我们先回去,伯母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林萱抬起了头看向安之南,泛起了一丝苦涩,缓缓点了点头。

现在的她没有一点能力能够对抗周宸,更何况现在她这幅样子哪有力气找他?想想真是可笑,有一天他们会走到这个地步……

而另一边挂断电话的周宸直接把手机扔在了一旁,揉了揉额角的太阳穴,嘴唇抿成了一条线,闭着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个女人居然求助安之南……看来她是真的铁了心要离开自己……那般有骨气的质问自己,看来还得把她找回来,约束起来……

阿林,不管发生什么,你怎么可以离开呢?

总裁,那边传来消息,说是苏夫人拒绝治疗。”

前面开车的秘书吴悠犹豫了片刻才开口道。

周宸眸子鹜的挣开,一双幽深的眼眸深不可测,只听他缓缓地开口:“告诉她,如果想林萱好好的,就乖乖的配合治疗。”

“是!”

车内又恢复了一片林静。

当周宸走到自己办公楼层,见助理一脸胆怯的看着他,让他眉头微拧,似乎想到了什么,眼里浮现出了几分讽刺。

他大步的走到门口,打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周宸,你回来啦!”

尖锐的嗓音响起,便见沐雅婷一脸雀跃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见到周宸,一双漂亮的眸子绽放了光芒。

周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大步走到自己椅子上坐下,随手把手机扔在了桌上,挑眉看向了沐雅婷。

对于这个女人,他根本没心思和她周旋。

沐雅婷见他一副清冷的模样,面色微汕,嘟了嘟小嘴走到了他跟前,直接开口道:“周宸,你都好几天没来找我了!”

“最近忙。”周宸抽出了一根烟点燃,眸子微眯的靠在了后椅上,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见周宸这么回答,沐雅婷只能干笑了一声,她当然知道这几天周宸都寸步不离的陪在林萱那个贱人身边,可她却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抿嘴一笑,“周宸,你说我们也拍了婚纱照了,是不是应该定时间结婚了?今天早上我爸还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

周宸眉头一挑,把手里的烟摁灭了,眼神一凛:“不是都说最近忙了吗?婚礼推迟。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

说罢便直接从一旁的架子拿出了一叠资料,一副生人勿扰的姿态。

沐雅婷的脸色微僵,见周宸根本不搭理自己的样子,心里是气得牙痒痒,手捏成了拳头,努力的扯出了一抹笑容开口:“那好吧,正好刚才我朋友约我逛街,我就先走了。”

说罢沐雅婷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整个办公室又恢复了宁静,周宸听到那关门声,终于抬起了头,眼底闪过几分阴霾,面色清冷。

第8章 讽刺

一连着好几天安之南都在替林萱查找她母亲的下落,可却一无所知,仿佛那个人从地球上蒸发了一般,没有半点音讯。

得到这个结果,林萱心焦如焚,恨不得直接跑到周氏集团找周宸要人!

可却不想正在这个节骨眼,却接到了沐雅婷的电话,这让林萱有些诧异,

她有些迟疑,不过内心的好奇大过猜疑,所以她还是打算赴约。

进入咖啡厅,她一眼便见到坐在角落里一袭红衣的沐雅婷,她的心中沉了几分,紧紧握住了拳头。不过她还是优雅礼貌地走过去。

这时沐雅婷也恰好转过头,两人对视了几秒,她眼睛里划过一丝阴翳站起身,嘴角挂着令人心寒的微笑。她扬起下巴,一脸精致的妆容满是骄傲与自满。

“想不到你真的会来。”

她的语气酸酸的,带着敌意与不满。

林萱却只是礼貌的笑了一下,声音冰冷:“你到底想说什么,不会只是找我喝咖啡吧?”

她扫视了一下桌子上摆好的两杯咖啡,眸子微眯,似乎沐雅婷很有自信自己一定会来。

沐雅婷嘴角弯了弯,坐到座位上盯着林萱的脸,举起杯子轻抿了一口手里的咖啡,好不容易才忍住不把这一杯咖啡泼到林萱的脸上。

要不是有她在的话,自己肯定已经嫁给周宸了。

“听说你最近闹了自杀,难道是因为听说了我和周宸过几天要结婚的事情?”她捂着嘴角笑了两声,继续道,“我和周宸这几天也刚好正在研究结婚宴请的事,我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愿不愿意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听到这话林萱觉得格外刺耳,她对上沐雅婷打趣的脸,眼帘下垂,又看到了那只修长的手上戴着一颗闪耀的钻戒,她的心骤然疼了一下。

她以为她早就不在乎了,可听到周宸就要结婚的消息,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是会难过,喉头变得紧紧的。

感受到林萱的目光,沐雅婷笑的更加得意,她举起自己的手炫耀般地解释:“你看我和周宸的订婚戒指,我们一起挑选的,眼光还不错吧?你当了周宸这么多年的情人这么多年,他对你何时这么上心过?”

听到情人这两个字,林萱神色瞬间难看了几分,她用力捏了捏手心,却开始明白沐雅婷找她是为了什么,心里开始冷笑。

“沐小姐,你说要是一个男人不爱一个女人,又为什么会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呢?”林萱一副感慨的表情,笑的满脸灿烂,“周总肯定没告诉你是他被我甩了这件事吧?”

听到这话沐雅婷的脸上僵了一僵,她咬住红艳的嘴唇,眼睛里全是怒火。

林萱却丝毫不在意她的怒火,只是拄着下巴声音慵懒,“不是自己的男人,我林萱怎么能瞧得上眼?”

“你!”

沐雅婷脸色更加难看,她再也按捺不住,站起身,气的神情都扭曲了。“林萱,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话?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周宸为什么和你在一起?他不过是为了报复你而已,是你害死了他的父母啊!”

她笑的更加疯狂,“我真是同情你啊,被利用了到头来都不知道!还傻傻以为周宸爱过你。”

林萱紧握着拳头,神色平静的令人心惊,她强忍住让自己声音不颤抖,努力笑了一下,“说完了?想不到你这么无聊!”

说完就起身打算离开这里。

沐雅婷却一下子站起身用力拉住她,继续冷笑:“怎么,害怕了吗?想要落荒而逃?林萱你要记住,从今天开始,就别再来找我们打扰我们的二人生活,周宸他的心中只有我一个人!”

林萱回过头打趣地看着满是疯狂的沐雅婷,一把甩开她的手,嘲讽道:“沐雅婷,你真是太搞笑了吧?”

说完她就大步流星地潇洒离开。

她也是疯了才会来听沐雅婷说这些无聊的话,就算她和周宸之间的爱恨交割,也轮不到她来指手画脚!

泪花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心如刀绞。

仿佛当年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那个噩耗同样击垮了他们经不起波折的感情……如今,天各一方,她也不想再踏进那个人的圈子了。

只是,她的母亲,还在他手里……

恰在这时,她的手机进来一条短信,她滑动了屏幕,眼神一跳,带着几分欣喜。

前天她投了一份简历给KEN跨国公司,本来她以为会得到拒绝,却不想如今接到了他们的OFFER!

要知道这可是她再一次拿起笔的希望,她怎能不高兴?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直接打了车去周家别墅,既然她要出国,那么她一定要把妈妈带走!

周家的佣人也都认识她,但是没有谁有那个胆子敢请林萱进去!

林萱静静的站在铁门外等着周宸回来,面色依旧清冷。

今天的天气有点热,她的一张小脸也晒得通红,好在这是快要下山的太阳,不至于太毒。

忽然轿车的鸣笛声传入了她的耳里,林萱立马回过头,便见那辆熟悉的兰博基尼朝着她开了过来,让她的心慢了半拍。

车门缓缓打开,那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依旧是挺拔的身姿,英气逼人,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与她擦肩而过。

“周宸!我想和你谈一谈!”

林萱咬了咬牙开口道。

却不想那人根本没有搭理她的打算,直接进了别墅。

“林小姐,刚才总裁在车上让我转达,说不想见你,你站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吴悠犹豫了片刻缓缓开口道。

不想见她?看来他是铁了心要把妈妈留在他身边了!

林萱紧抿着唇,抬起头看向二楼周宸的房间,便见他站在窗边看着自己,目光清冷。

这让她心口一震,忽然想起了沐雅婷的话,嘴角勾起了一丝嘲讽的笑意。

她紧握住了拳头,晒红的小脸看起来多了几分可爱,可她却毫不自知,只是冷眼看着周宸,莞尔一笑。

“吴秘书,麻烦你转告周总,请把我的母亲送回林家!不然我就只能去警察局报人口失踪案了!”

说罢林萱便转身大步离开了。

现在她要着手准备出国这件事,其次关于把妈妈接回来她还得逼一逼周宸!

而眼看着林萱远去的周宸,眸子幽深,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

殇情泪未眠:林萱和周宸本是一对情侣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98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