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却没有放过她,无数次的伤害让她心灰意冷,他却突然重新求爱……

可他却没有放过她,无数次的伤害让她心灰意冷,他却突然重新求爱……
第1章 离婚 

2016年,A市。

盛世别墅。

韩珺瑶浑身颤抖地握着手中的签字笔,久久不愿下笔。

四年,那个女人还是回来了么?

“你还有十秒!”一道冰冷低沉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响起,声音就如同大提琴一般好听,却又跟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

深呼吸一口气,韩珺瑶抬眸,段允安那张俊脸呈现在自己眼前。

段允安拥有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高挺的鼻梁,饱满的额头,一双如深海一般深不见底的墨黑色眼眸,还有感性的薄唇。

有人说,薄唇的男人很无情。

她今天也总算是见识到,四年的夫妻感情,竟然比不过一个前女友的电话。

心,仿佛被撕裂一般。

望着眼前的“离婚协议”四个大字,韩珺瑶只觉得自己的双眼被刺得生疼。

悠地,啪”的一下扔下笔,不断呼吸,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足以冷静,“我们之间只有协议?”

“你已经超时五秒!”声音依旧冰冷。

明明是六月份的天气,却让韩珺瑶感觉自己被扔进冰窖里面。

她低头,葱白的手指插入发根,挠了几下,再抬头,头发已然蓬乱,重重呼了一口气,“她回来了?”

“恩,下午来的电话。”段允安淡淡道。

再说这句话的时候,韩珺瑶一下就捕捉到他在提到那个女人时,独特的温柔。

韩珺瑶内心不禁掠过一抹悲凉,“所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跟我离婚?就连今晚都不愿意相安度过?”

四年了,她以为他们可以好好的一直下去。

却还是抵不过那女人的一个电话。

也对,契约婚姻总有契约期限到的时候,在四年前不都注定了吗?

现在,还在这里矫情什么?需要么?

段允安那冰冷的目光冷漠地扫在韩珺瑶的身上,“尽快签字,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我满足你。”

这话,让韩珺瑶的听的很不是滋味儿,愣了半晌,最终还是拿起手中的签字笔,在落款处写下自己的名字。

她最不喜欢的便是段允安这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居高临下的态度。

“啪”的一下放下笔,“我签字了,你满意了?”

不知为何,在看见落款处“韩珺瑶”那三个字的时候,段允安的心情很复杂,似乎是舍不得。

不可能!

他果断否决!

“提要求吧。”

“段允安,我告诉你,车子我不要,房子我不要,票子我不要,还有前夫,希望我们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这句话就好像是钢镚儿一样的噼里啪啦地从韩珺瑶的口中蹦出来,掷地有声。

等到段允安反应过来的时候,韩珺瑶已经提着自己的手提包来到玄关处,“行李我明天过来收拾。”

“你去哪儿?”段允安走过来,紧紧皱眉。

韩珺瑶冷冷一笑,“都离婚了,我还杵在这里干嘛?”

说着,就要去开门,谁知道竟然被段允安拦住 。

“干什么你?”韩珺瑶满脸冰冷地看着挡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越过段允安又把门打开,拎着手提包直接就走,蹬蹬蹬下楼,生怕动作稍微慢了一点被段允安看见她也想要哭。

而段允安呢,看见韩珺瑶离开的背影,也不由自主地自问,“你干什么!”

第2章 前夫的初恋

韩珺瑶从盛世别墅出来之后,直接打车回到自己以前住的小公寓,进屋之后,连洗脸都没有心情,趴在床上倒头就睡。

却是辗转难眠。

四年前的往事一幕一幕地浮现。

她跟段允安属于那种豪门契约婚姻。

四年前,段允安的前女友李欣茹出国留学,那时候两人约定好要等彼此,但是不久之后,段允安的父母去世,段允安就面临着公司的继承问题。

不过,在段家,想要继承股份就必须结婚,不然就不能,这个时候段允安就在开始狩猎结婚对象。

恰好,那时候韩珺瑶出现。

一个叫做杜思哲的男人喜欢韩珺瑶,但是韩珺瑶却不喜欢他,为了得到韩珺瑶,杜思哲不惜一起毁掉韩父一手打拼下来的公司,为了不让父亲的公司破产,韩珺瑶只有跟段允安约定结婚。

段允安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她听话的就好。

韩珺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瞟了一眼窗外,翻过身子,继续睡觉,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起床,洗漱,做早餐,这一切都水到渠成。

八点钟,韩珺瑶准时出现在韩式总裁办公室,把结婚的事情给韩父说了,韩父一惊,“离婚?你怎么回事儿!我们公司跟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们这以后肯定低头不见抬头见,怎么办?”

“那有什么办法,他前女友回来了。”韩珺瑶重重呼了一口气,“四年前就已经说好。”

韩父皱眉,“你说李小姐?留学回来了?”

“恩,昨天打的电话,段允安就迫不及待地跟我签了离婚协议,等会我回去收拾行李,晚上回家住。”韩珺瑶道,“还有,以后我跟他的联系就保持在工作的关系,没事的。”

韩父努了努嘴,想要说什么,却最后还是摆摆手,让韩珺瑶先出去。

以后见面的机会怎么会少,他这个傻女儿,干什么就是要同意离婚,这今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从办公室出来之后,韩珺瑶又到旁边的休息室睡了好几个小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最近就是嗜睡。

接下来的几天,为了平复离婚后的情绪,韩珺瑶一直都在父亲的公司工作。

这天下午,因为工作的需要,韩珺瑶必须要去一趟段氏取资料,出发之前,韩珺瑶告诉自己一定不要紧张。

车子就好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飞驰在宽广的马路上,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段氏门口。

段氏,段家产业,在A市是独一无二的大企业,涉足多个方面,段氏总裁段允安更是冷血,铁血手腕,为达到商业目的不择手段。

另外,段允安也是两面派,在外面,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对韩珺瑶 很好,在家却冷漠少言。

不过,最近段允安的前任回来,段允安跟韩珺瑶离婚,这件事情早就在A市人的口中被谈论的的沸沸扬扬,众说纷纭。

韩珺瑶在车子上坐了一会儿才下车,提着手提包就往公司进去,因为走路太快的原因,她一点都没有看到迎面走来的李欣茹。

李欣茹却看见了她,也一眼认出来这就是跟允安结婚四年的那个女人,拳头不经意间拽紧,眼神中充满怨恨。

李欣茹快步走过去,就在经过韩珺瑶旁边的时候,忽地,“哎哟”一下,李欣茹就已经倒在韩珺瑶的跟前,“你这人怎么回事儿!走路都不长眼睛。”

韩珺瑶这才反应过来,本来想要道歉,不过一看见是李欣茹,道歉的话就被口水给吞回去,“李小姐,我没有碰到你。”

在面对李欣茹的时候,韩珺瑶的语气淡淡的,脸上没有一点波澜。

“你怎么没有碰到我!你不碰我我会自己摔倒吗?”李欣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试着动动自己的脚,“哎哟——疼,你这人怎么这样.,

撞了人怎么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

再抬头的时候,早就已经是两眼泪汪汪 ,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韩珺瑶真心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明明就是她自己倒下的,现在非要装一个被害者的模样,韩珺瑶转身就走。

“呜呜——疼。”李欣茹哭的更大声,那眼泪哗哗的,就好像是洪水猛兽一般,根本止不住。

韩珺瑶无语,就这样的演技,不去好莱坞,那真的有点可惜。

她懒得搭理,正准备进大门去找段允安,恰好这个时候段允安就从里面出来。

第3章 李欣茹初恋

“段——”韩珺瑶刚想要开口说过来拿资料的事情,却被段允安一记冰冷的目光扫过去。

段允安越过韩珺瑶.来到李欣茹跟前,满脸温柔地把李欣茹拦腰抱起来,抱到公司大厅的凳子上坐下,这才刚一放下,李欣茹就抱着段允安哭了起来,抽泣道:“允安,韩小姐……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别怪她,你们怎么也有四年的夫妻感情。”

韩珺瑶:“……”

站在一边竟然都不知道要怎么挪动脚步。

而段允安就好像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人一般,低头,一脸紧张地给李欣茹揉着脚踝,“怎么样?还行吧?”

“有点疼。”李欣茹的脚是真崴了!现在脚踝处肿的特别大,压根动弹不了。

趁着段允安给自己按摩的时候,李欣茹望向韩珺瑶,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的弧度,耀武扬威的意思很明显.

韩珺瑶被气得咬牙切齿,“段允安,我来取一些资料。”

“闭嘴!”段允安呵斥道,这边还在给李欣茹揉着脚,紧张的紧。

尽管段允安的动作很小心,很轻,却还是听见“嘶”的一声闷哼,“允安,你轻点。”

“段允安,我来拿——”

“闭嘴!"把李欣茹放好之后,段允安起身,走到韩珺瑶跟前,目光森冷,“道歉!”

“人不是我撞得!跟我没有关系!”韩珺瑶固执道,本来就没有做过的事情,她没有必要承认,“是她自己撞上来的!”

闻言,段允安的表情更冷了,就好像是把人扔进冰窖里一般。

韩珺瑶不禁拢了拢外套,斜眼瞟了一眼一脸得意的李欣茹。

段允安怒,话也不想多说,依旧还是那两个字,“道歉!”

“允安,没事儿,韩小姐不是还有事儿找你吗?别耽搁人家正事儿,我不疼,我明天就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李欣茹在说话的时候动了一下,整个人一下就从凳子上摔下来……

“欣茹!”段允安一声惊呼地冲过去,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李欣茹就先开口,“允安,你就不要怪韩小姐,我回来让你们离婚,我都已经很内疚,再说我真的是自己不小心。”

李欣茹捂住脚踝,紧咬着嘴唇,看上去好像很疼的模样。

韩珺瑶给气的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蹬蹬蹬几步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李欣茹,“什么不要怪我,本来就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我根本就额没有碰到你一下,是你自己在我跟前摔下去,现在又在这里装白莲花,给谁看?段允安吗?”

她最受不了的 ,就是被人误会,没有就是没有!

这李欣茹在这里搞得自己跟圣母玛利亚是几个意思?

白莲花!

“韩小姐,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李欣茹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心疼。

韩珺瑶正想要回话,只见段允安回过头,森冷的目光扫过去,怒道:“韩珺瑶,你怎么回事儿!傻吗?欣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脚都那样了,还要帮你说话,你道个歉,怎么了!我怎么都没有看出来,你竟然是一个这么心狠手辣的女人!”

她傻?她心狠手辣?

在一起四年,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看自己的?

不错,很不错。

韩珺瑶抬头,紧闭双眼,好几秒钟之后,才睁开眼睛,目光闪烁,眸如星子,一开口,声音竟然有些哽咽,“恩,段允安,我心狠手辣,我傻,就是我撞得!怎么了!我开心可以了吧!”

扔下这句话,韩珺瑶转身上车,飞驰离开。

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韩珺瑶也绷不住情绪,趴在方向盘上嗷嗷大哭。

“段允安,你个王八蛋,你个混蛋!”

第4章 欲加之罪

这边。

段允安见李欣茹的脚肿的越来越大,弯下 身子把李欣茹抱上车,放在后座上,开车往医院的方向去。

“允安,不要怪韩小姐,她只是心情不好才会……你们毕竟四年的感情,不要离了婚,还搞成这样。”李欣茹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好像所有的错都是她一般。

段允安没有说话,却在心里面更加讨厌韩珺瑶,他没有想到韩珺瑶竟然会是那样的女人。

看见段允安眉头紧锁的模样的,李欣茹的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弧度。

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有什么大问题,最近几天尽量用毛巾敷敷,少走路,然后还开了一些消炎的药,叮嘱一些 注意事项。

李欣茹是被抱着从医院出来的,男的俊,女的美,这样的一幕引来好多人的驻足观看。

“允安,四年不见,我好想你。”李欣茹声音就好像小猫一般温柔,亲昵地勾着段允安的脖子,脸部轻放在脖颈处,呼吸浅浅。

段允安呼吸一紧。

温柔地看了一眼李欣茹,把她放在车上,开车去到盛世别墅。

段允安 把她抱下来,李欣茹看见这偌大的别墅,琥珀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阴冷。

她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想要成功夺回段家少奶奶的位置的。

抱走李欣茹走进别墅,刚一开门就看见韩珺瑶拎着行李箱从二楼下来,听见两人回来,韩珺瑶连头都没抬,继续拎着自己的行李箱。

段允安看着她,表情又冷了,“没看见人吗?招呼都不知道打一个!”

闻言,韩珺瑶手上的动作停滞了一下,不过仅仅是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她又继续自己的动作。

“韩珺瑶!”这三个字段允安 几乎是咬着舌头 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的,“做错事不道歉,还耀武扬威地干什么!”

韩珺瑶咬牙,抬眸,“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允安,别说了,韩小姐心里也不好受,医生不也说我这伤没什么事儿吗?”李欣茹体贴道,那样子真的是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

李欣茹越是这样,段允安就更加讨厌韩珺瑶,“搬着你的东西快走,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允安,你别这样,韩小姐自己会走的。”

韩珺瑶越听越恶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破口大骂,“李欣茹,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放心,我离婚了,就不会缠着他,你也没有必要给我上演白莲花的戏码,还搞得自己跟圣母玛利亚一样,恶心的很。”

这话一出,这情绪就好像是被发泄出来一般,噼里啪啦又说了一大堆,“李欣茹,你崴脚的事情怎么回事,你自己知道,不要搞得全世界好像都欺负你一样!”

要说这李欣茹真适合去好莱坞,这才多长的时间,眼泪又在眼眶打转,为了到达可怜兮兮的效果,李欣茹还故意死死咬着下嘴唇,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哽咽道:“韩小姐,我没有,真的是你撞得我,我怕允安生气,才把所有的罪责往我自己身上推的。”

这种女人,韩珺瑶都懒得说,拉着 行李箱越过两人,头也不回。

这个地方,她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踏进来一步。

别墅的门被关上,段允安抱着李欣茹上楼,放在床上,然后转身去卫生间拧了热毛巾出来,,敷在李欣茹的脚踝处,力度合适地用手按摩着,“今晚看看,要明天还肿成这样,就再去一趟医院。”

“恩,允安,没事儿的,就这么一点小伤。”李欣茹拢了拢被子,在段允安的帮助下躺下去,“允安,你睡旁边,陪我陪我好不好?

段允安僵硬了那么几秒钟,却依然还是坐在李欣茹跟前,大手把李欣茹搂在怀中。

李欣茹跟小猫咪一样,挤在段允安的怀抱里,拱了好几下,还学着小猫咪的模样叫了几声,喵喵喵。

“别闹,好好休息吧。”段允安有点心不在焉,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浮现出那个女人离开时候的表情。

那样的表情是那么决绝,那般苍凉。

段允安感觉自己的心中很不是滋味儿,回想起这四年来的相处,他总觉得韩珺瑶不是那样的人。

莫非是……

第5章 你爱上她了

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身边的李欣茹,段允安安抚性地拍拍李欣茹的手,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转身就打算出去。

“允安,你去哪儿?”李欣茹心下一紧,下一秒钟掀开被子,想要下床,脚一动,顺着就从床上滚下来,“允安,不要走,陪我好不好!”

段允安回头,此刻的李欣茹又是大眼泪眼婆娑。

“允安……”这样的李欣茹,让人一点都不忍心拒绝,包括段允安。

喟叹一声,段允安摇头走过去,把李欣茹抱起来,温柔地说,“傻女人,我就是出去站一会儿,你先睡觉。”

“真的?”李欣茹那柔软的小手死死地拽着段允安的衣袖,就好像是受到惊吓一般。

“恩。”

李欣茹依旧还是不肯放手,“允安,我问你个问题,你能说实话吗?”

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李欣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紧张万分。

“恩。”依旧还是这个单音节的字。

这样的态度让李欣茹的心中很不爽,却依旧冷静地把话问出来,“允安,我发现你跟 四年前不一样,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了韩小姐?”

女人的直觉一般都是很准的,她总是觉得这个男人跟在自己身边有些时候很是心不在焉,说什么都是在敷衍,说一句不好听的,就连那拥抱都是冰冷的。

段允安并没有直接回答她,墨黑色的眼眸盯着李欣茹,夹杂着一抹复杂的情绪,“你是这样想的?”

“不是,允安,我只想要你亲口告诉我,毕竟四年,你们在一起四年。”

四年,一千三百多个日日夜夜的朝夕相处,她怎么样都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见段允安冰冷着一张脸,李欣茹还是有点害怕,但转念一想到这个时候正是考验这个男人的好时候,也就硬着头皮继续问了,“允安,你告诉我,你有没有……”

“没有!”段允安脸上的表情略带不开心,“我要喜欢她,绝对不会在你回来的当天,就跟她签订离婚!”

扔下这句话,段允安转身离开,出了卧室的门,来到阳台边的小桌子边坐下。

心烦意乱。

允安……

李欣茹紧紧地拽着床单,床单都被褶皱成一团。

韩珺瑶,很好,你竟然也能让允安的心里有你。

她是一个敏感的女人,好多事情自然都能感应得到。

这一次,李欣茹什么都没有做,乖乖躺下来直接睡觉,不久便进入梦乡。

外面,段允安拿着手机胡乱翻了好几分钟,总算是给韩珺瑶播了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便被挂断。

段允安看着手机,竟然有一种不爽的感觉。

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挂他电话!

段允安一直都是骄傲的男人,这种时候一般他都不会继续打过去,扔掉手机,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米酒,浅镯品尝。

一直到后半夜,段允安才回到房间睡觉,紧紧地躺在李欣茹旁边,却没有李欣茹一下。

这边,韩珺瑶回到公寓之后,气的心肝脾胃全都不好了,趴在床上,头埋在枕头下面,用力地拍打着床,就那力气看上去似乎是想要把床给砸了。

“啊——”韩珺瑶一声尖叫,翻个身,鲤鱼打挺地从床上坐起来,胡乱挠了几下自己的头发,果断地鸡窝头。

又在床上坐了一会儿,韩珺瑶实在是气不过,从床上爬起来,随便套了一件外套穿上,拿上钥匙,手机,下楼。

不行,她受不了了!现在急切需要发泄!

第6章 替你讨回公道

打车,去了闺蜜林潇潇家。

林潇潇是韩珺瑶在A市唯一的一个闺蜜,跟韩珺瑶的小白兔的性格不一样,林潇潇是那种性感妖娆的熟女,夜生活特别丰富。

就他们这迥异的性格,别人都不敢相信他们竟然会是闺蜜。

但是,韩珺瑶说了,道不同不影响他们成为彼此闺蜜。

到林潇潇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韩珺瑶敲门好半天,林潇潇才出来开门,迷迷糊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韩珺瑶,说话都有点不清楚,“半夜?你跑我家门口来敲门?没病吧?”

林潇潇转身让韩珺瑶进屋,倒了一杯热水,坐在沙发上,哈欠连天,“韩珺瑶,你这是干什么?小姐,这可是半夜三点,你打了车从你那大别墅过来!”

刚才在外面,韩珺瑶没有看清楚,这下在明亮的地方韩珺瑶才看见林潇潇穿的竟然是黑色蕾丝的吊带,裙摆刚好在大腿根部,稍微动一下,就可以看见裙底下面的大好风景。

背部后面也是镂空的,露出好大一片雪白。

韩珺瑶一脸惊讶-,“莹莹,你自己在家也穿得这么性感?”

“你快说,你半夜过来干嘛!我真的好困啊!”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林潇潇又打了好几个哈欠,那模样,就好像只要一闭上眼睛就可以睡着。

“我跟你说,莹莹,段允安初恋回来了,我就跟段允安离婚,然后今天……”

韩珺瑶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明明就是李欣茹自己故意摔倒的,非要说是我,我就好奇了真的,那女人的心机到底有多重!为了陷害我,故意把自己的脚弄得肿的那么大。”

林潇潇淡淡地撇了他一眼,心中掠过一抹冷哼,表面上却跟一个大姐姐一样安慰韩珺瑶,“没事没事,李欣茹一个人成不了气候,关键是段允安,他怎么说的。”

说这句话,林潇潇就是故意的,她心中很清楚,半夜三更,韩珺瑶气冲冲地跑过来找自己肯定是在段允安那边受了委屈,不然肯定不会这样。

其实,她就是不甘心韩珺瑶明明什么都不如自己,却能嫁给段允安,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好多女人奋斗一辈子都得不到的的东西。

林潇潇见过段允安,那是一个神一样的男人,浑身充满光芒,不管站在什么地方,都会成为全场的 焦点。

她从来都没有说过,在见到段允安第一眼的时候,自己就喜欢上他。

这四年来,她就不断地看着那两个人出席各种场合,表面微笑,内心却狰狞到极点。

现在好了,这两人离婚了,真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一提到段允安,韩珺瑶更加电生气,恨得连牙齿都嘎吱地响,“别提了,段允安就是神经,我跟他在一起四年,我什么样的人他还不知道?一口咬定李欣茹就是我撞得,我真特么想要一巴掌过去。”

“好了好了,鱼儿,这件事情我给你讨回一个公道。”林潇潇实在是撑不住,她的每一个哈欠都在很明确地表示她想要睡觉,“这个事情,咱今天先不要说好不好?先睡觉。”

韩珺瑶嘟嘴,“我心情不好,睡不着。”

“可是,鱼儿,我想睡觉啊,这都已经三点半了,我明天还有事情呢!”

“哦,好吧,我今晚就跟你挤在一张床上。”见林潇潇回到卧室,韩珺瑶也跟在后面进了卧室,本来还想着上演一段姐妹知心话彻夜长谈的。

谁知道,林潇潇上 床没有三秒钟果断睡着。

韩珺瑶把手抬起又放下,放下又起来,最后叹气,也躺下来,逼着自己睡觉。

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天花板滴溜溜地转,精神好的不得了,心中也特别憋屈,心中一阵狂吼,“段允安,你大爷的 ,你大爷,循环一百次!”

韩珺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反正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的状态。

而旁边早就已经空无一人。

韩珺瑶在床上愣了几秒钟之后,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莹莹!”

林潇潇的房间不大,一室一厅,韩珺瑶没有找到,心中不仅有点担心,找到手机 给林潇潇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莹莹,你去上班了?"

“没有,我去段氏了,给你讨回公道。”

说话的时候,林潇潇已经到了段氏门口,也没有多说什么,挂掉电话踩着高跟鞋直接进去,也不管前台小姐的阻拦,直接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顺便还扔出一句惊天霹雳,“别拦着我,我是段允安他老姨!”

前台小姐愣了。总裁的老姨?

是这样的吗?

第7章 大闹总裁室

半分钟之后,电梯停在顶楼,总裁办公室,

出电梯之前,林潇潇还专门整理一下自己的妆容,故意拉了拉几下衣服,露出好大一片丰盈。

就这样,与其说是来讨回公道的,还不如说是来卖弄风 骚。

电梯门打开 ,林潇潇走出去,来到总裁办公室,也没有敲门,直接就推门进去。

恰好,段允安跟李欣茹都在,林潇潇瞟了李欣茹,一下就看得出来,就李欣茹这样的女人就是那种典型的白莲花。

脸上一直都在笑眯眯地看着你,实际上脚底下都不知道打算用多少姿势直接踩死你!

看见有人不敲门直接进来,段允安眉心一拧,想要看看来人究竟是什么人,这才发现是林潇潇。

“你来干什么?”段允安淡淡道,冰冷的俊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林潇潇也没有回答,直接进来,霸气地走到房间中间,看了看段允安,又看了几眼李欣茹,好几秒种才对着李欣茹说了一句,“李小姐,你是不是的感觉到自己特别牛逼?这才刚回来没有二十四个小时,就让人家两口子离婚,还上演白莲花的戏码。”

李欣茹都没有想好应该要怎么回答,林潇潇就坐在李欣茹的旁边,动作夸张地盯着李欣茹那红肿的脚,“哟哟,哟哟,李小姐,为了诬陷我们家鱼儿,你也真够拼命的,你也不怕脚给崴断了?”

李欣茹呆呆地看着林潇潇好几秒,然后那眼珠子转了好几下,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往下滑落。

那小模样,真的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林潇潇真心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而段允安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别哭,别以为流几颗猫尿你就委屈,不管怎么样,你就是破坏人家家庭的女人,用现在一个很流行的词语来说,就是小三。”

李欣茹那眼泪更加控制不住,抽抽鼻子,哽咽,“你误会了,我没有破坏,允安本来就是我男朋友,我们没有分开,他跟李小姐结婚也是为了家族,现在我回来了,允安就应该回到我身边,我才是允安应该娶得女人。”

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李欣茹偷偷用余光看到了几眼段允安,发现段允安依旧是冷冰冰的表情,胆子就更加大了一些,继续道:“再说了,允安喜欢的一直是我,跟韩小姐结婚完全是为了家族,现在我回来了,允安跟我结婚也是一样的。”

林潇潇摇头,用不友好的目光打量着李欣茹,“李小姐,你知道不要脸这三个字怎么写吗?你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腰的?”林潇潇继续,“说实话,真的不是我打击你,你跟段允安这么长时间,段家的人都没有让你们结婚,也没有接受你,你觉得你这次回来可以结婚?你省点心吧?"

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李欣茹的表情有那么一点点的撕裂,不过又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正常,“这跟你没关系,谢谢。”

这是李欣茹最大的膈应,她不清楚,段家的人为什么不接受自己的,偏偏就是要接受韩珺瑶!

当初她出国留学也是为了提升自己,好让段家的人接受她,但是一点都没有想到没过多长时间,段允安竟然跟韩珺瑶结婚。

“好好好,你这件事情的确是跟我没关系。”林潇潇一脸不耐烦地挥挥手,“我反正来也不是因为这个,我问你,你那腿明明就是你自己故意摔倒的,你干什么要说是鱼儿?”

李欣茹一顿,“本来就是她!我都说了不怪她的,只是一个意外。”

“本来就不怪鱼儿,但是你这样说搞得事情就是她做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林潇潇的视线落在一边的段允安的身上,琥珀色的眼眸中夹杂着一抹算计的情绪,“鱼儿不想见到你们,叫我过来叫我转达一声,段总裁跟李小姐你们两个必须亲自道歉!”

闻言,段允安的眼神中出现一抹不耐烦,却依旧还是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善于观察的李欣茹也看见了,心中不禁一抹冷笑,嘴角的笑容依旧浅浅,“好的,竺小姐,等我脚好了,一定会亲自上门道歉的。”

“不准去!”骤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房间的某个角落冒出来,两人同时回过头去。

此刻,段允安那张脸就好像是苦瓜脸一样,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该死的女人,什么时候这架子摆的这么大了?

还亲自上门道歉?做梦!

要说这个李欣茹也是一个特别会玩心机的人,看见段允安那一脸阴沉的表情,她就知道此时这个男人的心中到底是有多么的不耐烦,于是乎又开始上演绿茶婊的戏码。

“允安,既然韩小姐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我们就去道歉吧,没事的。”

“不准去!”段允安按下报警铃声,“过来,这里有女人闹事儿!给我扔出去!”

恰巧,这时候,韩珺瑶也刚过来了,-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几个人,本来还想问一句怎么回事-

保安却忽然进来,“段总。”

“把门口那两个女人给我扔出去!”

“是,段总!”

还没有等韩珺瑶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保安架起来,架着往外面走。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

“段允安,你个神经!”

第8章 各怀心思

就这样,韩珺瑶跟林潇潇被几个保安架着扔在公司的大门口,阳光刺眼。

在地上闭着眼睛呆了一会儿,韩珺瑶这才爬起来,顺便把一边的林潇潇拉起来,“潇潇,没事吧,快起来快起来。”

林潇潇也从地上爬起来,拍拍手上的灰尘,“没事,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我就想来给你讨回一个公道的。”

“谢谢你,莹莹。”韩珺瑶张开拥抱,抱着林潇潇,“他亲眼看见的,都没有相信我,你也不用为我怎么样的。”

两位姑娘从地上站起来,正准备走呢,迎面走来一个男人,钟桓尧。

钟桓尧属于那种穿着妖媚,长得又很干净的男人,最喜欢穿着的便是浅蓝色的西服,剪着细碎的斜刘海,刚好遮住半个眼角,给整个然都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钟先生。”韩珺瑶也没有心情,只是淡淡的打了一声招呼,准备离开,却被一只大手给禁锢住。

钟桓尧盯着她,“我跟你啥时候变得这么生疏?”

还钟先生呢!这个称呼他怎么那么不乐意听呢!

“没有,只是心情不好,我想回家。”韩珺瑶脸上的表情略显疲倦。

钟桓尧依旧还是没有她的手,一脸严肃,:“说,怎么了?”

“没什么,请你放开!”

“不放!”声音霸道而又充满坚定,韩珺瑶各种挣脱都挣脱不了,怒了,“钟桓尧,你脑子有病啊!”

“快说!”

“我……”韩珺瑶差点一口气上来不了,狠狠地瞪着钟桓尧,“老娘委屈!不行啊!”

钟桓尧这才放开韩珺瑶的手,“因为他?”

这个他,他们都知道指的是段允安。

韩珺瑶努努嘴,没有说话,拉着林潇潇的手索性离开。

钟桓尧双手插口袋进了段氏,直接奔向总裁办公室。

段氏的人全都认识钟桓尧,也没有多加阻拦。

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的时候,钟桓尧发现李欣茹也在,心中多多少少也明白了什么,一脸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欣茹什么时候回来的,也没有跟我说一声。”

“刚回来没有几天,这不刚回来脚就被扭着了。”李欣茹敷衍性的笑着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喜欢钟桓尧,总感觉这个男人把自己看透彻。

钟桓尧点点头,“刚才我在下面遇见了韩珺瑶,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了。”

“跟你没关系。”

“以前是没有,不过现在有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钟桓尧换了一个姿势,“听说你们离婚了?”

李欣茹抢先一步,“对啊,我回来那天韩小姐就跟允安签了离婚手续。”

“跟你有关系吗?”不知道为什么,段允安总觉得自己很不爽,那感觉就好像是小的时候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一样。

直到很久之后,段允安才知道,这叫吃醋。

钟桓尧邪魅一笑,“有关系,既然不是你老婆,我就可以追了。你难道一点都看不出来我喜欢她?”

“你敢!”

这边,林潇潇跟韩珺瑶找了一家甜品店,坐下来唠唠嗑儿。

两人都点了一份芋圆。

“鱼儿,他喜欢你?”

“你说谁啊?”韩珺瑶一脸茫然,谁喜欢她?

林潇潇翻了一个白眼,“你怎么这么后知后觉呢,就刚才那个钟桓尧,他喜欢你,肯定的,百分之百!”

韩珺瑶顿了一下,沉默良久,“没有的事,你别乱想。”

“是吗?”

“恩。”

后来两人就再也没有交谈,各自吃着东西,各怀心思。

接下来的几天,韩珺瑶一直都在父亲的公司上班,公司,家,两点一线。

也没有见过段允安跟李欣茹两个人,似乎久了都已经把这两人给忘记了。

这天早上,韩珺瑶吃早餐的时候,忽然就感觉到一阵恶心,跑到厕所吐了一阵,喝了好几口水才感觉稍微好点,不过她看见好多吃的都是一点没有胃口,就直接去上班。

这件事情,韩珺瑶也没有在意,以为就是最近因为那件事情心情不好,影响经期。

吃过早餐,收拾完东西,韩珺瑶就去上班。

也是这一天,段老爷子忽然来到段氏总裁办公室,一脸严肃地看着段允安。

 
可他却没有放过她,无数次的伤害让她心灰意冷,他却突然重新求爱……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488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