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途谋爱:苏末离, 连哲予全文阅读

末途谋爱:苏末离, 连哲予全文阅读

第1章 禁不住

海边别墅……

奢华无比的大厅里,大片大片的蓝色妖姬,妖娆地扑面而来。

璀璨的水晶灯下,殷红而芳香的美酒,缓缓地流淌在年轻而美丽的少男少女们的唇齿间。

在浪漫而轻慢的音乐里,一个一头亮丽葡萄紫的波浪长发,五官精致,画着紫色眼影,涂着桃红色红唇,身着紫色蕾丝公主裙的苏末离,带着一抹骄傲的浅笑,随着音乐,独自滑动着华丽的舞步,神态自若地跳着舞蹈。

她美丽的容颜,她绝世的浅笑,曼妙的舞蹈,在璀璨的灯光下,折射出一道道梦幻般的光影,美丽得让人目眩神迷。

当音乐嘎然而止,众人凝神着那如女神般存在的苏末离,迸发出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苏末离傲然淡笑,落落大方地说:“谢谢大家!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尽情HAPPY吧!只要能够尽兴,便是拆了这幢房子也没关系!”

说着举起手打了个响指,立即狂热的音乐大作。她的声音与动作充满狂野任性,霸气侧漏,这样的她,让人感觉与她的妆容打扮,有着剧烈的冲突。

方才安静的众人,像被人拧开了开关,立即欢呼热舞起来。

苏末离淡笑,转身正欲去楼上卧室,换另一套休闲一点的裙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突然停下,全场寂静得让她皱眉转身。

这才发现,所有的人竟然都站立在原地,头齐唰唰地朝着大堂的入口处转去。

苏末离皱着眉头,循着众人惊讶的视线,朝大堂的入口外看去,却看到一个身穿海盗服,带着一张银色面具,浑身散发着一股凌厉气势的男人,缓缓地从门口走来。

他身材颀长笔挺,脸被那张银色面具,几乎遮出了大半。

不过,仍然可以看得出,那泛着寒光的眸子,深遽而幽深,鼻子高挺,精致得就如手工雕刻的一般,而鼻翼下的那张薄唇,有着最最完美,最最性感的弧度。

即便不笑,也让人觉得性感得禁不住幻想,如果去吻这张唇,会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

尤其是他身上的那股凌厉而粗野的气势,像带着赤祼祼的欲望一般,给人一种随时随地都可能被他侵犯的威胁性。

从他出现的那一刹那,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他身上那强大的气场。

只觉得既想靠近,却又禁不住有几分畏怯。

几乎所有的女孩,都被这个从天而降如神衹般的男人深深吸引着,可是,却不肯轻易地上前搭讪。

当然,即便她们鼓足勇气上前搭讪,也不可能有结果。

因为此时此刻,这个男人正迈着矫健而优雅的步伐,带着一股无以伦比的压迫感,正一步一步地走向已经踏上楼梯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的苏末离。

苏末离仍然美丽而从容,淡定而骄傲。

但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被眼前的这个男人吸引了。

之所以敢笃定地这样说,那只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苏末离的目光从不会在任何一个异性的身上停驻超过两秒!

而她,自打他出现以来,眼睛便如磁铁一般,深深地吸附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众人的心里都禁不住一阵阵地嫉妒,但却又禁不住想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谁都知道,苏末离是出了名的骄傲,做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往往你以为你得到她的欢心了,可接下来你就会成为众人的笑柄。

历年来,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男人出糗,成为人们闲谈的笑资。

那么,眼前的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又会不会成为今年的笑柄呢?

男子径直穿过那自动给他让出的一条大道,手里优雅地端着两杯从一旁侍立的侍者的托盘上拿起的香槟,径直地朝苏末离走去。

第2章 吓她?

此时此刻,大堂里鸦雀无声,众人都禀息静气地看着他。

而男子的眼睛从一开始进来,就始终注视着苏末离那张清丽精致的脸上。

看着越走越近的男子,苏末离突然感觉到咽喉处有些干涩。

她悄悄地咽了口口水,滋润着咽喉,仍然一眼也不眨地注视着那个男子,仿佛在她眼里,男子只是一道优美却无法拨动她心弦的风景线。

男子走到苏末离面前时,他没有像众人以为的那样停下,而是继续往前走。

众人禁不住一阵哗然,苏末离也莫名地有些失望,但失望之余,却又禁不住悄悄地呼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气场真的太强大了,即便是她,也觉得被他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呢!

不过,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径直往楼上去?

难道真的是爸爸的朋友?

又或者只是一个暗恋她的男子故弄玄虚,想出其不意地引得她的注意?

正万分疑惑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传至鼻尖,皱眉转头,这才发现面具男子竟然并没有上楼,而是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旁。

距离很近,近得让苏末离皱了皱眉,刚想喝令他离自己站远一点,那个男人却用一种挑衅的眼神,不可一世地看着她,一杯酒递到苏末离的眼皮子底下,身子微微前倾,薄唇在她的耳边挑逗般轻语,“都说你大胆而泼辣,那么敢不敢喝我奉上的酒呢?不过,我事先声明,这杯酒,或许只是单纯的一杯酒而已,又或许,被我下了迷魂药,或者春药。”

他嘴角的笑容,邪恶而性感,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带着强烈的盅惑,迷人心智。

苏末离皱眉,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个男人是带着很强的挑衅意味过来的,而且矛头直指向她。

这么说,他今天果真是特地为她而来的吗?

呵呵!有意思!她欣赏这个有勇气的男人,更期待他接下来的行为!

今年的生日太无聊,她正想要寻求刺激呢!

再说了,她才不相信他说的那些鬼话!

这里这么多人,就算他真的下了春药,难道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掳掠到隐秘的地方,迫使她做些不齿的行为来不成?

哼哼!想吓她?想对她下药?

也不去打听打听姐姐是干什么活的?

不过她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话真的提起了她的兴趣。

天知道,她寂寞得快要疯掉了!

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正好就让他好好陪她玩玩吧!

但愿,这个男人不要那么快令她失去兴趣!

“有什么不敢的?”苏末离柳眉一挑,劈手夺过他手里的那杯酒,仰头将那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倒置,淡淡地斜睨着他,“一滴不剩!”

“你果然胆大!”男子淡淡一笑,头一仰也将自己手中的那杯酒喝尽了。

就这样?

苏末离瞪他,正觉得无趣之时,男子靠得更近了,手已经扶上了她的小蛮腰,唇更是几乎将她那圆润的耳垂,含进了嘴里,只听他轻笑,“实话告诉你,那杯酒里真的被我下药了!”

苏末离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见他没什么新招,不由有些厌烦了,更讨厌他的轻佻,当下伸手去推他,“快滚吧!趁我没叫人之前!”

手在触动他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自己明明是要用力推开他的,可是最后却变成了轻轻的抚摸,这样的举动在别人的眼里,无异就是一种变相的挑逗。

她大吃一惊,想质问他,可是却在关键时候,又发现自己失声了!

他竟然真的下药了!

太大胆了!从未有人敢如此设计她!

他难道不怕后果吗?

她愤怒地用眼神声讨着他,同时想转身离开他。

但男子的手,却如在她腰上生根了一般,紧紧地勒着她的纤腰。

第3章 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到底是谁!

“听说你新买了一艘游艇,不如,我们现在就去那里共度良宵吧!今天晚上,我一定让你度过一个比以往任何一个生日,都要紧张刺激的生日之夜!”男子不时地在她耳边低语轻笑的同时,已经用力地挟裹着她朝外走去。

人们用嫉妒而又羡慕地看着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能看到苏末离眼睛的几分愤怒几分惊慌几分害怕。

即便看到了,他们也会觉得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之中,没有男人可以将手放在她的腰上,更没有男人可以轻易地带着她走!

她跟着走,那绝对是出于她自己的意愿。

苏末离就这样被他明目张胆地,在众目睽睽之下带出了大厅,向那艘停泊在海边的白色游艇走去。

由于苏末离经常性地有古怪的举动出现,所以对于她的中途离场,众人并不稀奇,惆怅地目送着他们远去之后,众人又自娱自乐地狂欢起来。

没有她在场,众人反而觉得更放得开,这一大帮向来以玩乐刺激的少男少女们,是从来不会放过一分一秒玩乐的机会的。

而此时此刻的苏末离满心的惊慌,再也没有了方才那天不怕地不怕的骄傲,就这样无力地被男人毫无怜惜地,生拉硬拽着在沙滩上走着。

细碎的沙子涌进了她那双白色的高跟鞋里,硌得她柔软的脚底生痛。

她头一次感觉到了无助与恐慌,头一次害怕男人,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就是一匹任人宰割的小羊。

她不明白,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要给她下药?

为什么要带她去她刚刚才斥巨资买下的游艇?

难道他真的曾经被她狠狠地戏弄过?

可是,被她戏弄的人多了去了,不见有谁敢真的前来报复啊!

一个又一个疑问浮于心头,却苦于没有办法大声地问出口。

惊慌间,已经被男人拖着登上了游艇。

男人一把将她推倒在甲板上,冷冷地说:“我们开远一点吧!省得有不知趣的人前来打扰我们!”

说着再不理会她,自就钻进驾驶舱,开着游艇向大海深处驶去。

看着游艇离岸边越开越远,苏末离心里的恐惧越发地激烈起来,她不敢怠慢,挣扎着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朝甲板的边缘走去。

只要让她有机会靠近甲板,她就可以跳海逃生!

今天海面风平浪静,虽然自己被他下药弄得全身无力,但相信凭着自己卓越的技术,只要努把力,一定能够游回海岸的。

岸边四处都是巨大的岩石,如果来不及跑回去的话,任意地躲一躲也是成的!

等药效过去了,她不但可以大声呼救,甚至可以反击!

带着强大的求生意念,她一步一步地向甲板的边弦靠近,最后终于成功地站在了游艇的边缘。

看着那浪花阵阵的海面,她欣喜无比,正欲抬脚一跃,没想到突然一股大力从腰间传来,紧接着,自己就软倒在了一个全身都冒着森森寒气的怀里。

“怎么?游戏还没开始,你就害怕了?看来,你胆子并没有传闻中的大嘛!”男子邪魅地冷笑,低头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那样地不屑,那样地鄙视,仿佛她低贱粗鄙得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她极度愤怒,握紧了拳头去捶打他的胸口,可明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最后却只是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胸口。

那么轻,那么柔,哪里是仇人相见,分明是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

男子讥笑道:“别跟我来打情骂俏的一套!这根本不适合我们!”

她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最后嘴一张,一口唾沫就朝他脸上吐出。

唾沫重重地落在他的脸上,他不急不怒,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洁白如雪的手帕,慢条斯理地擦去了,冷笑道:“既然你来不及待地想让我品尝你的津液的话,那么来吧!”

第4章 谁来救救她?

说着伸出手,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迫使她高高地仰着头,而另一只手用力地掐住了她脸颊的左右两边,让她那红艳艳的水唇,不得不微微地张开了来。

皎洁月光下,红唇水嫩,贝齿散发着玉泽一般的光芒,那样的美丽,那样的诱惑,引得人禁不住低头浅尝柔吻。

他却粗鲁而又凶狠地吻了上去,像野兽一般粗暴地又啃又咬,完全没有半丝半毫的怜香惜玉。

她被咬得生痛,因这痛楚,因心里那从未承受过的羞辱,更因那不可预知的后果,而又惊又怕得浑身轻颤。

头一次,她觉得她没有力量保护自己,头一次,她的心里满满的全是恐惧,头一次,她见到了常常在小说里出现的撒旦!

眼前的男人,就如地狱使者要拖她下地狱,她害怕……

谁来救救她?

她想哭,可是内心早就深深驻扎的骄傲不允许她流泪。

就这样,她攥紧着双手,瞪大着双眼恨恨地看着这个可恶的男人,一眨不眨。

她要看看他到底要将她毁到何种地步!

今天之辱,总有一天,她会一一奉还的!

她要让他生不如死,要让他知道他惹错人了!

这种想要复仇的信念,让她坚强起来,虽然男人越来越用力,用牙齿撕咬着她的水唇,让她的口腔里充满了血腥的气味,可是她却慢慢地平静下来了,原本颤抖得厉害的身体也一动不动了。

良久,男人终于觉察到了她的不对劲,松开了她,低头一看,当对上她那仇恨而桀骜不驯的目光时,他淡淡地笑了,“我喜欢你这样!这样很具有挑战性!那么,让我们玩得更刺激一点吧!”

说着拉着她的身子一转,就将她压倒在了甲板之上,随着他的手随意地挥舞,她那价值十几万的紫色晚礼服,就如美丽的蝴蝶在皎洁的月光下纷飞乱舞。

很快,她就一丝一挂地躺在了冰冷的甲板之上。

月光下,她那有着完美曲线的身材显露无遗,洁白的月光在她的身上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美丽而深具诱惑。

虽然早就预料到一定有这一幕,虽然想着日后,她一定要将他大缷大块来解恨,可是当真正来临之际,她又害怕了,又绝望了,被潮湿的海风一阵阵掠过的身体,再度轻颤起来,起了厚厚的一层鸡皮疙瘩。

“真美!让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第一次?”男人坏笑着俯下身子,一只手悄悄地探了下去……

“啊!!!”苏末离痛得浑身直抽搐,脸色一寸寸地苍白了下去。

月光下,男人将沾满血液的手,缓缓在她眼前展开,“原来你真的是第一次!看来那你生日之夜会找三个牛郎来服侍你,并不是事实!可是今晚之后,你可以任性妄为了,因为有了第一次之后,便不在乎第二次第三次了!现在让我带你去享受一下那销魂的感官盛宴吧!”

说着身子一沉,就深深地真正占有了她整个身体……

苏末离美丽的身子,因为那无法承受的痛楚,而高高地挺了起来,原本是为了抵御那痛楚,谁知这样的动作,却让男人侵占得更加完整,痛楚再度加剧,让她嘴唇禁不住哆嗦起来。

她的咽喉处更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叫声,那是她无声而绝望的呐喊。

可这样的她,却让男人感觉到了一种极大的愉悦感。

第5章 她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她颤抖的身体,她眼角的湿润,她那因过于痛楚而有些变形的脸,都让他感觉到痛快。

为了让她继续痛着,他低吼一声,加大了力度与速度。

海浪拍打游艇及男女身体相撞的声音交相辉映……

苏末离已经记不起,自己被那撕裂般的痛楚弄得晕厥过去几次了,当再度醒来的时候,她看着男子那沾染上了滴滴热汗的面具,心思一动,牙一咬,就伸手朝他脸上抓去。

眼看手指尖就要触到他的面具,眼看她就可以记住这个毁了她清白的卑劣恶男,突然男子身子一阵猛冲的同时,伸手死死地扼住了她纤细柔弱的手腕,撒旦般的笑容,在他唇边缓缓绽开,“想知道我是谁?好好取悦我吧!或许我会大发慈悲的!”

绝望再度袭上心头,她终于如一只失去方向的小船,被惊涛骇浪打得只能在暴风雨中无助地打着圈……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放过了她,拾起甲板上的衣服慢条斯理地穿上了,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冷地说:“你表现太烂了!就像一条死鱼!”

说完之后,就悠闲自在地朝船舷边,一张手臂,如大鸟一般朝海面跳去。

苏末离如死鱼一般,瘫软在潮湿冰冷的甲板上,任由着突然降临的倾盆大雨,冲涮着自己的身体。

大雨就如长鞭,一下下地狠狠击在她布满痕迹而又酸痛无比的身上,闪电也如利剑一般一道道地劈着她。

她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她没有力气爬去船舱里躲避,哪怕只需要爬上三五米,她就可以坐在温暖干燥的房间里。

她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心想这样让雨水洗洗也好,或许这突然从天而降的雨水,是因为老天也觉得她太肮脏了吧?

又或者,觉得她不够惨,方才她的痛苦并不足以偿还从前欠下的债?

她真的有这么差么?差到人神共怒?

曾几何时,她是母亲最善良闻美丽的小公主啊!

脑海里突然闪现母亲临终时,那双恋恋不舍的眼睛,不由心痛万分。

有多久了?已经有多久,她不再记起母亲了?

她几乎花了十年的时间来遗忘母亲,而现在,那个可恶的男人,却硬生生地逼着她再度记起了那让她伤心欲绝的情景!

妈!您闭上眼睛吧!不要看我!不要看你女儿现在的模样!

她闭上了眼睛,眼睛炙热一片,酸痛得厉害……

雨下了整整一夜,到天际发白的时候,这才缓缓停住了。

苏末离全身又冷又痛,双手扶着墙壁慢慢地站了起来,腿间的酸痛让她连走路都走不了,只能靠着意志力,一步步艰难地挪进了房间,挪进了卫生间。

打开水笼头,让温热的水临头而下。

脸上水流蜿蜒而流,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单纯意义上的水而已。

昨天是她的生日,可是她爸爸却一直呆在纽约忙着他的生意,没有像往年一样大动干戈地替她筹备生日宴会,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即便在昨天晚上,她特意打电话过去想提醒一下他,谁知他却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接电话的是她的继母,一大把年纪了嗲着声音,拿腔拿调地问她有什么事,气得她当即就将手机一把掼在了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即使这样,又怎么样,她有得是引起父亲注意,引起继母肉痛的办法。

她花了几十万买了一只镶钻手机,斥了千万买下了一艘游艇,让人在游艇上写下‘末离公主’。

继母想作践她,想让她成为没人管没人爱的孩子,她却偏偏要让她失望,让她拿自己无可奈何。

她还花钱请了大批的人到父亲买给继母的那幢价值几千万的海边别墅庆祝生日,告诉他们只要他们高兴,哪怕把房子拆了都没关系。

更计划着带他们一起出海,搞个热闹浪漫的海上生日PARY。

可没想到,这所有的一切却成了她噩梦的起源。

由于没有佣人跟随,也没有真正的朋友,那个男人竟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掳到游艇之上,然后毫不留情地强暴她,蹂躏她!

那个男人,他走的每一步棋,一定都经过了精心的策划。

第6章 遍体鳞伤

他打探到了她的这次生日宴会会在哪里举行,身边又有没有像往日一样有保镖或者是佣人出现。

他更知道她个性骄傲,被她那内疚的父亲宠得无法无天,目中无人。

他戴了面具来复仇,更是为了让她吃哑巴亏,让她无法在人海里找到他!

可惜他错了!他大错特错了!

她一定会查清楚的!会查清楚的!

她会让他生不如死!

无论用什么手段!

想到那男人可恶的行为,苏末离又气又怒又悲,倏地睁开眼睛,举起拳头用力地捶在了墙上。

墙壁发出一声闷响的同时,她也感觉到了自己手背的剧痛。

低头一看,只见手背已经血肉模糊。

她竟然恢复力气了!

苏末离又悲又喜,将满是血水的手伸到水笼头之下,让温热的水将血冲得干干净净,露出殷红的肉来。

明明很痛,可心却是麻木的。

洗过澡后,苏末离换过了衣服,倒在床上闷头就睡。

她精神很痛苦,她身体遍体鳞伤,大脑还浑浑噩噩,即便不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形如鬼魅……

暂时,她还不想回到人群里去。

因为暂时,她还没有办法让自己尽快地复原,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那些满口满心都透露出虚伪的人。

她只是一头受伤的小兽,需要时间,像从前一样悄悄地躲在谁也找不到她的地方,独自地舔着自己的伤口,慢慢地复原。

对于她的失踪,所有的人都见惯不怪,没有人会担心她寻找她。

苏末离想如果那天晚上,那个男人想要强暴了她后再杀死她的话,只怕也要过上很长一段时间才会被人发现吧?

当被发现的时候,她的尸体会不会已经快要腐烂了呢?

想到自己变成一具臭哄哄被苍蝇爬满的尸体,苏末离忍不住一阵阵反胃,趴在床沿边对着垃圾桶,吐得几乎连苦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这一睡就睡得昏天黑地。

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今天的太阳很好很美,如鸡蛋黄一样黄黄的,冉冉地从海尽头升起。

苏末离眯着眼,漠然地看着这美景,无动于衷。

苏末离在海上独自度过了三天,第四天才把游艇开回了岸边。

一高一低地踩着柔软的沙子往别墅走,记起那天男子粗鲁地拖拽她的情形,她轻轻咬住了下唇,手紧紧地攥成了一团。

刚走进院子,苏末离便看到佣人们正提着大袋大袋的垃圾出来丢。

他们见到她,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只敬畏地叫了声‘大小姐’,然后低着头拔腿就走,仿佛她是一只长着满口獠牙以吃人为生的野兽一般。

而继母宋小慧,尖锐而高亢的声音,远远地从屋子里飘了出来。

“苏广昌!你必须给我个说法!你说过这幢别墅是买来给我,作结婚十周年的纪念礼物的!可是你现在看看,看看被你那宝贝女儿折腾成什么样子了?你再不肯好好管教她,她以后一定会成为小太妹的!到时候,你可别埋怨我没帮着你好好管教过她!不是我不管,而是她不受教,你也不肯让我好好管!”

“小慧!别着急!等孩子回来,我再好好问问!”苏广昌的声音极度地温柔,温柔得让苏末离心里头的怒火‘噌噌噌’地直往上冒。

她提脚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站在猛然看到她而明显瞠目结舌的宋小慧的面前。

“管教我?你有什么资格管教我?教我怎么去夜店坐台?怎么去耍手段勾搭上一个有钱的老男人么?”苏末离恨恨地冷看着宋小慧,看到那张如狐狸一般妖媚的脸气不打一出来。

当年,若不是这个女人利用工作之利,在上班的时候使手段诱惑了自己的父亲,自己的母亲怎么会舍得扔下自己的宝贵女儿去轻生啊!

那么薄那么锋利的刀片啊,只要一看到,便能想像当用它划破肌肤之后会有多痛啊!

可是母亲却全然无惧,刀口之深,像用尽全身力气恨不得将整只手腕都割下了!

第7章 都是她!

那是对爱情对生活的一种多么大的绝望,才会让一个柔弱温柔的女子对自己下了如此的狠手?

当时,她才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啊!

当推开卫生间的门,看到母亲苍白的脸色,绝望而不舍的眼睛,还有那血淋淋几乎只连着一层皮的断腕,对于她来说是多么的震骇啊!

她记得自己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听着母亲断断续续地叫着她的小名。

血哗哗地淌着,将整个浴缸里的水都染得通红。

她就这样呆呆地伫立在那里,看着母亲的血流尽,看着母亲的生命一点点地消逝,而全然不知道要跑到楼下去叫人来救救她那对爱情绝望了的可怜母亲……

而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眼前这个狐狸精造成的!

如果没有宋小慧的出现,她的母亲一定还好好地陪着她,宠着她护着她,不会任她自生自灭,她不至于故意叛逆,故意到处惹祸,做一切让人讨厌憎恶的事情,都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父亲感觉到难过愧疚。

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她也不会被人当众掳走惨遭强暴吧?

都是她!都是她!都是这个狐狸精造成的!

苏末离咬牙切齿地瞪着宋小慧,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面对苏末离不同以往的锐利,宋小慧有些措手不及,张了张嘴,想说话,最后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苏广昌没有像往常一样护着自己的女儿,他面色极度难看地瞪着苏末离说:“末离,你这是什么态度?有这样对妈妈说话的吗?”

苏末离此时此刻的模样很狼狈。

被那男人几乎咬烂了的嘴唇,结着一层厚厚的疤,裸露在外面的脖子上,手臂上全是被那男人又掐又拧又咬的淤青。

但凡她有个正常的家庭,当她这副模样回到家里的时候,身为父母的一定会又担心又难过地,抱她在怀里,关心地仔细询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可是现在,没有人关心她。

那个唯一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父亲,眼睛里只有生气的继母,只想着好好哄得继母开心,眼睛里完全没有她这个女儿的存在。

苏广昌的漠然像一把利刃,在她已经伤痕累累的心又划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看着他们,苏末离禁不住一阵冷笑,“妈妈?她什么时候成我的妈妈来了?我可不记得我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过!我只记得我妈是耶鲁的高材生,追她的人可以排满整整一条街!而她不过是一个坐台小姐而已!硬要将她们比较的话,不过是云泥之别而已!这个女人,可以做你的老婆,却不能做我的妈妈!”

“哇!苏广昌!你女儿太过分了!”曾经是坐台小姐的身份,一直是宋小慧心里的一根刺,从来不允许别人提起,如今苏末离却当着所有佣人的面再度提起,不由又羞又怒,‘哇’地一声哭出声来,抚着嘴巴疯也似地跑了出去。

“小慧!小慧!”苏广昌急得转身去追。

苏末离看着不由发笑,“不愧是个狐狸精,这么会做戏,怎么不去做戏子?说不定可以捧个奥斯卡奖杯回来了!何必去做小三惹人嫌呢?”

跑到门口的苏广昌猛然停住脚步,折转身冲到苏末离面前,举起手照着她的脸使劲地抡了一个耳光。

‘啪’地一声巨响,惊呆了屋内所有的人。

第8章 一把将他按到墙上

苏末离愣在当地,看着呆立在她面前的苏广昌一动不动。

惊慌失措的佣人赶紧都藏了起来,偌大的屋子,只剩下这对父女们呆愣而视。

当苏末离眼中的泪水,无法控制地盈出眼眶时,苏广昌惊醒了过来,手足无措地走上前,伸手想替她擦眼泪。

苏末离木然地急退几步,低下了头,苦笑道:“其实,你巴不得我当初一起跟妈妈一起去了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便没有谁会妨碍你的爱情了吧?”

苏广昌听得痛彻心扉,含着热泪不住地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末离!你知道的,我是爱你的!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小公主!我只是,只是想尽力地给你完整的一个家!我知道当初是我错,对不起你妈!可是事情已经那样了,我还能怎么办呢?我只是不再想对不起任何人了而已!尽力地让一切美满而已!末离,你别再胡闹了好不好?你乖一点好不好?你知道吗,每次看到你浑身是伤,看到你跟男孩乱来,我的心有多痛吗?还有这些天,你都做了什么啊?你怎么可以吸毒啊!你知不知道,毒品是会毁灭你的啊!”

苏末离原本无动于衷,可是在听到他说毒品的时候,猛然抬头,“你说什么?什么毒品?!”

苏广昌无力地说:“我们今天回来的时候,发现卧室里有一包K粉!正因为如此,你宋阿姨才气急败坏说要去报警,我一时心急也才想着要哄着她不这样做啊!”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吸毒!”苏末离头痛欲裂,只觉得有一张无形的大网,从头上罩下来一般。

苏广昌叹了口气,“我相信你。可是你也要保证这一辈子,不会碰那个东西!”

苏末离嘲讽地笑了,“你这是要我向你发誓吗?可是你难道不知道,誓言这个东西最不可信最不值钱了吗?”摆了摆手,精疲力尽地说,“我累了!”

说着转身就往外走。

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到一阵尖锐而悦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地响着。

不过一会,她就看到有三辆警车停在了别墅的院子里。

几个全副武装拿着枪的特警,带着猎犬冲了下来,二话不说地就往屋子里冲去。

苏末离惊悸地闪到一旁,及时地避开了那流着涎水凶相毕露的猎狗。

闻得声音的苏广昌看到这一帮气势汹汹的人,急忙挡住,想问出了什么事。

可是还未开口说话,那些人已经拿枪口对准了他,喝道:“举起手来!快举起手来!”

苏广昌急忙举起手,惊问:“什么事啊?出什么事了啊?”

其中一个武警走上前,不由分说将苏广昌的双手齐齐扭到身后,用手铐铐了,然后揪着他的衣领一把将他按到墙上。

而其它的武警则带着猎狗楼上楼下地转悠起来。

苏末离看得胆战心惊,想起父亲说的那包在卧室搜到的K粉,不由觉得大事不妙。

正心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之际,那负气跑了出去的宋小慧,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当看到满屋子里佩枪武警,牵着猎狗四下搜寻,而苏广昌则被武警铐了手,用枪指着头的时候,脸‘唰’地一下白得全无人色。

颤着声音对着苏末离轻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苏末离没有理她。

宋小慧举步正欲走进去,却被一个武警挡住了,“警察办案,任何人不得进去!”

宋小慧急忙问道:“什么案子?这里发生了什么?”

“有人举报苏广昌从境外偷运了一大批毒品回来,并且将毒品全都藏在了这幢屋子里!”武警冷冷地说。

末途谋爱:苏末离, 连哲予全文阅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