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王盛宠:轻狂医妃 主角: 谢千亦, 楚君佑

残王盛宠:轻狂医妃 主角: 谢千亦, 楚君佑

第1章 经历了什么

什么?不过是睡了一觉,睁开眼一看自己竟成了这幅模样!

谢千亦微微抬眸,眼前的一切让她目瞪口呆。

小小的木头车里,她瘫坐在上面,只有一件薄薄的纱衣,衣衫褴褛,头发蓬松。

瘦弱的身板好像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仿佛随时要倒下去一样,白皙的皮肤上一道一道痕迹,似乎证明着她经历了什么。

不仅如此,更可恶的是,整条大街上的人都围观着她,嘴里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在说她什么。

谢千亦疑惑的扫视着四周,各个穿着粗衣布匹,周围的房子亦是透着古代的风格。

她依稀记得自己完成了一个任务后进行了一场较大的手术就累的昏迷过去了。

可是,这是哪里?她的同伴在哪?她的特工队在哪?

突然,脑海里不断涌出一些画面,像放电影一样一个一个画面闪过。

这都是什么乱去八遭的?

她又怎么会在这里?

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幅鬼样子?

“好疼!”谢千亦揉着额头,声音有些沙哑。

不对——

这声音也不是她的!

还未搞清楚状况,便听到囚车外,那些人嘴里嚷嚷着:“像这种女人,真该拿去浸猪笼,未婚便去勾搭人,简直是不知羞耻!”

“说的对,虽然是个世家嫡女,痴痴傻傻的,能做冽王妃是已她高攀了,居然和一个下人混到一块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呀!”

“你们看看她身上那一道道吻痕,渍渍,昨晚肯定没少被疼爱。”

刚醒,就听到这些叽叽喳喳的声音,好吵!

“都闭嘴!吵什么吵!”谢千亦有些恼火的低吼道,打量的眼神扫视着众人。

这一吼,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各个噎了噎,说不出话来。

谢千亦看着这具满是伤痕的身体,这明显就不是她的身体!

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身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就连嗓音也变了。

这也太奇怪了吧?

突然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蹦出她的脑海——

她穿越了!

而这具身子也说明了,她是魂穿,还是穿在一个小姑娘身上!

不过她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是特工,遇事比较淡定,既来之则安之。

“嘶……”谢千亦稍微扯动了一下身子,细嫩的胳膊上便传来一阵撕痛,谢千亦看了一眼,才发现这纤细的胳膊上一道大大的伤疤,上面的血液刚凝固。

谢千亦伸手摸了摸额头,果然感觉到黏稠的已经凝固的血液,好大好深的伤口。

“哟,原来她真的没死?”

“你看看她额头上的伤,不就是因为羞愧自己撞得吗?”

“估计是,看来她还是舍不得死。”

周围的讨论声越来越大,可谢千亦却没时间去管那些。

谢千亦活动了一下身子,整个身体除了伤痕带来的痛,还有麻木的痛。

疼死了!

虽然这还是夏日,但从一大早开始就是这幅模样,身子早就被冻得麻木了。

谢千亦将裤腿上的寝衣撕下来几块,熟练的手法将额头上的伤处里干净,包扎起来。

随后将额头的碎发用手梳起来,长长的头发用一块布系起来,整个人比之前都清爽多了。

第2章 沉冤得雪

而围观的群众们看到她的举动个个无疑不是一脸惊讶的表情,这个肮脏的女子上一秒还在哭着喊着说冤枉,这一秒却坐在囚笼里淡定的处理着伤口,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唉,这个傻子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什么吧,死到临头了还打扮自己,又是想去勾搭谁呢?”

“这傻子真是作孽,放着好好的冽王妃不当,偏要跟一个下人作践在一起。”

“就是,要是早就羞愧的自杀了,她现在居然还有心思梳头打扮。”

周围的骂声不断,谢千亦抬了抬眸,清澈明亮的眼神朝众人望去,这一眼,竟望的众人有些心虚,看着她请如止水的眼神,原本骂咧声不断的几个人都乖乖闭上了嘴。

谢千亦却一如既往地静坐在囚笼里,慢条斯理的处理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和衣服。

而这时,脑海里又不断闪出刚刚那些画面,这次倒还没像之前那样头疼。

谢千亦知道,这是原主的记忆。

原主很狗血的与她同名,也叫谢千亦,是楚月国文国公府的嫡出大小姐,而这个谢家也是举世闻名的百年世家。

谢千亦的娘亲是正一品左相的妹妹,因身份高贵,与楚月国五皇子楚君冽,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冽王从小定下了娃娃亲。

原本冽王与她母妃都很赞同这桩婚事,原因就是谢千亦不仅是世家嫡女,外祖家又是一品左相,如此大的权势能给楚君冽带来不少好处,至少以后立太子皇上看在谢家和左相家的面子上,几率也大一些。

可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谢千亦六岁那年,谢家后院起了一场大火,她的母亲为救她葬身火海,从此谢千亦便失去了生母的庇佑。因为接受不了母亲的死亡,谢千亦自此变得痴痴傻傻、不学无术,更是不精通什么琴棋书画,变成真真正正的傻子一个。

而楚君冽和她母妃也是对这桩婚事越来越不满,堂堂冽王妃总不能是个傻子吧,想要退这门婚事,却碍于皇命在上,又不敢明目张胆的退,只能想办法逼谢家退婚。

却没想到谢千亦早已对楚君冽情深意重,不管楚君冽使出什么招,说设么话,她都不愿退婚,她只想一生一世伴他左右就够了。

所以,在大婚前夕,她还是逃不过这一劫。

就在今天早上,谢千亦还未醒就被人捉奸在床,她的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谢府的一个下人,而两人都是衣衫不整的搂在一起!

不过,既然谢千亦现在借用了原主的身子,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谢大小姐,放心吧,既然我占用了你的身子,日后便会替你讨回这些债,让你沉冤得雪!

谢千亦的眼底闪过一抹寒光。

“是冽王来了!”人群中发出一个声音,众人闻言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楚君冽一身黑色的四爪金龙朝服,二十四颗珍贵的东海龙珠镶嵌龙身,金龙栩栩如生盘于云端。

他大步走到囚笼前,倨傲的仰着额头,眼角的余光看着谢千亦,如同一个人居高临下的王者。

第3章 没想到还活着

楚君冽将手中的一张休书丢进囚笼里,眼底闪过一抹得意。

这么多年,他终于有理由摆脱这个女人!

虽然损失有点大……不过也值了!

谢千亦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那张休书,淡淡的抬眸看向楚君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多谢王爷成全,不过王爷也真是的,想要将千亦休了直接说一声即可,何必唱出这么大一出戏,不仅有损皇家颜面,也有损王爷的颜面不是?”

谢千亦特意将“戏”咬重,她今天就让这些围观的人们看看,他们眼中的冽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而众人听到她这句话也纷纷都有些疑惑。

戏?

什么戏?

“你什么意思?你今日做出这等事情,难不成还想扣在本王头上?”楚君冽有些慌张的看着她,难不成她知道了?

楚君冽打量的眼神看着谢千亦,仔细一看,竟觉得眼睛猛然一亮。

他以为他看到的谢千亦会是头发蓬松,衣衫褴褛的样子,至少羞愧的不敢面对他,躲在角落里向自己求饶,却没想到她不仅自己处理撞破的伤口,竟自己梳起头来悠闲自得的打扮自己,还能笑的出来!

明明是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可她嘴角的笑却像冬日的暖阳,春天里绽放的花朵,让人心头为之一怔。

他从来没有见过谢千亦的笑容能这么美丽,甚至想都没想过,心里猛然一怔,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千亦什么意思王爷应该最清楚不过了,不过王爷既然想要个明白的答案,千亦今天就把话说明了,千亦知道王爷嫌弃千亦痴痴傻傻,软弱无能,厌恶千亦,厌恶这桩婚事,恨不得千亦去死,而千亦以前也是眼瞎了才会一直扒着王爷不放,王爷今天既然使出这种招来,千亦以后自然也不会再缠着王爷,今日起,千亦就与王爷恩断义绝!”谢千亦靠在囚笼里,眼角带着笑意淡淡的说道。

这话一出,众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向楚君冽的眼神有些微妙。

“你,你胡说什么,今天的事与本王有什么关系?你休要血口喷人!”楚君冽气的咬牙,指着谢千亦骂道。

“王爷何必如此激动?难道王爷做事前就不考虑清楚?千亦以前瞎了眼一直心系王爷,怎能可能会在大婚前夕做出通奸之事,再说那只是一个下人,论什么也比不过王爷,千亦又怎么会去做那种捡了芝麻丢西瓜的事呢?”谢千亦勾着嘴唇,语气轻佻。

丢?

她谢千亦把他当什么了?

他是她能丢的?

要丢也是自己不要她才对!

“谢千亦,本王不知你今天在胡说些什么,你今日既然做出那等事来,清白已毁,你就不配做皇家的媳妇,你若还有一点羞耻之心就该已死谢罪!”楚君冽控制不住情绪,指着她吼道,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两眼谢千亦额头包扎好的伤口上。

没想到她撞得那么大的伤口,留了那么多血,却还能活着。

只是嗓子听起来有些哑罢了。

而谢千亦自然没有放过他眼角的余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第4章 这个女人变了

“我谢家一心为国为民,奈何千亦不争气,不能变成王爷喜欢的女子,不能与王爷完婚,今日谢家嫡女女儿在此遭人陷害,蒙受冤屈,却因皇权和舆论而不能为他女儿申冤,谢家这般为国为民又是何苦?”谢千亦说到后面便小声的抽泣起来。

众人一听这话,微微都有些震惊,甚至对谢千亦起了同情的心。

谢家是百年世家,对朝廷和百姓们都做过不少贡献,是一直受百姓爱戴,皇上器重的世家。

感情这冽王嫌弃谢千亦是个傻子,想要退婚却因为皇命不可违,便想了这么一出,毁人家姑娘的清白!

都说皇家无情,果然是这样。

真是够狠啊!

只是面前这个女子,真的是谢家嫡女吗?

即便她现在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却给人和之前的感觉完全不同,之前的她懦弱狼狈,而现在的她即便哭起来,身上却透着一股傲然与高贵!

众人打量谢千亦的目光又略微有了些变化

而楚君冽更是气的跳脚,想立即上前封了谢千亦的嘴,可碍于这么多人在他又不好动手,狠狠的瞪了一眼谢千亦,那眼神似要将她凌迟。

“你简直是满嘴胡话,按照楚月律法,未婚失贞都是要浸猪笼的,来人,立刻行刑!”楚君冽大手一挥,身后的侍卫立刻准备动手。

只差这最后一步,只要谢千亦被浸了猪笼,他救能永远摆脱这桩婚事,并能将此事的真相永远藏在心底。

“慢着!”谢千亦出声拦住几个侍卫的动作,“冽王一口一个楚月律法,那么就该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千亦的清白并未毁,王爷凭什么将我拉去浸猪笼?”

她自己是个医生,而且是华夏外科第一刀,自己有没有失贞她岂会不知道?

而楚君冽安排的这一切应该只是想唱出戏,他没想到自己会活过来,所以就没有真的让那下人破了自己的身子。

而楚君冽应该是清楚这一点的,只见他身形一顿,回过头来看向谢千亦。

“你休要耍什么花招,你要知道你身上的那些吻痕就是最好的证明!”他怎么可能让谢千亦沉冤得雪,既然谢千亦今天走到了这一步,就必须死!

“吻痕也能伪造,王爷说话最好拿出证据!”

楚君冽狐疑的眼神盯着她,他总觉得这个女人变了!

不只是以前那个唯命是从,胆小懦弱的她!

只是为何性情转变这么快?

难道是逼急了,爆发了?

“废话少说,来人,将她带走!”楚君冽不给她狡辩的机会,越拖危险就越大。

“慢着!”人群中,一个清脆的如同琴音般的声音响起,沁人心扉。

众人的目光纷纷朝他看去,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

他的袍服雪白,一尘不染,连日光都不好意思留下斑驳的树影。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俊美;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谢千亦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好似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第5章 举手之劳

“既然这位姑娘说她有冤,在下看来,就该为她申冤,难不成堂堂楚月国的皇子,连做这点小事都权力都没有?”男子嘴角勾着,淡淡开口道。

可这随性的语气,听在楚君冽耳朵里,更多的却像是质问。他这样说,自己申冤也不是,不申冤也不是,可当下的情况是谢千亦必须死!

谢千亦有些狐疑的眼光打量了一眼那个男子,想不通他为何要帮自己说话,印象中,自己与这个人并不认识。

“她能有什么冤屈,沦落至此都是她自作自受,本王的事还轮不到你管!”楚君冽有些气愤的说道,这个人,他记住了!

男子轻轻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嘲讽,“刚刚的事我都已明了,这位姑娘说她是清白之身,何找个人证明一番,看看这个姑娘是否真的有冤,难道楚月国律法都是屈打成招?”

他这话一出,立即引起了围观的百姓的共鸣,他们都是平民小百姓,被官府屈打成招的人不在少数,自然是气愤不已,立马齐声说道:“这位公子说的对,咱们楚月国向来有冤申冤,就应该给谢小姐一个申冤的机会!”

知晓了谢千亦是受楚君冽陷害,众人的态度明显发生了转变,叫谢千亦的称呼都变成了谢小姐,而看楚君冽的眼神也是充满了仇恨。

而楚君冽此时却气的脸色涨红,他今天要是不申冤,就得引起百姓的公愤了!

“找人证明?如何证明?本王又不会冤枉她!”

男子嘴角勾了勾,一脸淡然的说道:“在下今日游历楚月国,刚好碰到举世闻名的孙神医,孙神医的医术有多高明想必是家喻户晓,不如就请孙神医为这位姑娘看看。”话落,男子回头看向身后的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老头儿。

谢千亦闻言,双眸一亮,穿越第一天就能碰到神医?也挺值得的嘛!

而百姓们更是激动不已,没想到在今天这种情况下还能看到举世闻名的孙神医!

孙神医与男子对视一眼,从人群中走出来,他只穿着一件浸着药草味儿的麻衣,却显得高贵无比,让人不敢忽视。

走到楚君冽面前,俯身向他行礼,不等他有所反应,便又走到囚笼旁边,看向谢千亦。

谢千亦乖巧的笑了笑,俯身道:“多谢公子,多谢孙神医为千亦主持公道。”说完,伸出一只手递到孙神医面前。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男子轻轻应到,声音如琴声般悦耳。

而一旁的楚君冽,看到这一幕恨不得杀了那个孙神医,只可惜在场这么多人,他只能拧紧眉头盯着,犀利的眼神似要将谢千亦撕碎。

看着谢千亦嘴角的那一抹笑,他竟觉得有什么东西似乎发生了变化,心头猛然一动,很不是滋味。

半响,孙神医收手,有些高兴的笑了笑,看着白衣男子道:“回王爷,这位姑娘确实是清白之身。”

此话一出,人群里像炸开了锅一样,孙神医家喻户晓的医术,他说的话他们当然信得过,个个鄙视的眼光看向楚君冽,这个冽王,居然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来!

第6章 索要赔偿

“原来谢小姐真是被冤枉的,我就说嘛,出身世家的女子断不会做出那种事来,谢小姐受委屈了。”

“是啊是啊,还好事情查明,还了谢小姐清白,否则又是一个被权势冤枉的可怜人。”

人群里的议论声都将矛头指向楚君冽,同时也在庆幸,谢千亦还好没有含冤而死。

楚君冽站在一旁脸色极为难看,他在乎的不是这些百姓的议论,而是面前这个白衣男子。

“你到底是谁?”孙神医竟然尊称他为“王爷”,可这又是哪位王爷?

男子微微一笑,双手作辑轻声道:“在下宁辰轩,天璃国四皇叔。”

宁辰轩?

楚君冽身形一顿,这可是一个身份比他高贵的多的皇叔,天璃国皇帝最宠爱的弟弟,还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合作对象,如果攀上了他,自己势力就能增添不少,可偏偏自己刚刚得罪人他!

楚君冽低头,有些羞愧,向宁辰轩俯身道:“今日的事属实误会,不知四皇叔来我楚月国,有失远迎。”

“嗯,既然是一场误会,是不是就可以放这位姑娘离开了?”宁辰轩回头看了一眼谢千亦,嘴角勾了勾。

楚君冽皱了皱眉,扫视一眼周围的人群,百般无奈的道:“既然是误会一场,当然可以放人。”楚君冽挥了挥手,示意手下的人放人,否则得罪了宁辰轩,他可是吃罪不起的。

宁辰轩是天璃国除皇上外最尊贵之人,他不仅不能得罪,还要想着怎么讨好他,巴结到了宁辰轩,他竞争皇位才会更有把握!

谢千亦从囚笼中走出来,感激的看了一眼孙神医和宁辰轩,眼底有些激动,毕竟碰到了神医,她定要找他好好聊一番!

只是,并没有想过这么简单的放过楚君冽,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谢千亦可不是哑巴,不会讨债!

翘了翘眉,走到楚君冽面前,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冽王,你今天冤枉了我,差点让我含冤而死,难道就没有一点儿赔偿?”

听到这话,楚君冽立马怒了,正准备出声吼她,可看了一眼宁辰轩,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赔偿?什么赔偿?”

“当然是精神损失费,还有我这一身破烂不堪的衣服,身上的伤还要给医药费,孙神医为我诊断也要给诊金吧,嗯,我的名誉,还有我的时间,算了我也不要太多,就一千两吧!”谢千亦说的很顺口,好像理所当然一样。

而楚君冽却是听的想要吐血,赔偿?他今天什么都没捞到还要赔偿?

可是眼下的情况,他不赔都不行。

“给她一千两银票!”他就当打发一个要饭的。

“我要的可是黄金!一千两银票能干嘛?”谢千亦勾着嘴唇坏笑道,要宰就多宰点,反正银子是必不可少的。

“你!”楚君冽忍不住吼了一声,这个女人还狮子大开口了!

“咳咳。”宁辰轩低声咳嗽了两声,眼睛盯着谢千亦笑。

这个女人,好不简单!

楚君冽顿时有些沮丧,表情抽搐,看了一眼众人责备的目光,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好,一千两黄金本王会送到谢府!”给她黄金,也得有那个命花才是。

“有百姓和皇叔作证,千亦就勉强信冽王一次。”谢千亦得意的轻笑道。

随后转身看向宁辰轩,开口问道:“不知皇叔住哪里?明天千亦亲自登门向皇叔和神医致谢。”

更重要的是和那位神医交谈一番!

第7章 传遍整个皇城

“谢小姐明天去轩逸楼找我和孙神医就行。”宁辰轩也不客气,他倒是对这女子很感兴趣。

“好,那千亦就先告辞了,冽王请便。”谢千亦对着楚君冽福了福身,像个没事人一样,笑着转身离开。

留下楚君冽愣愣的站在原地,拳头握紧,有气却没地方发泄。

看着那一抹欢快离开的背影,即便一身肮脏也遮不住她身上的美,楚君冽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她原来有这番魅力,心里闷闷的,很不好受。

他甚至,竟有些后悔退婚,如果没有今天这一出,他就不会得罪宁辰轩,也不会失了那一千两黄金!

宁辰轩勾了勾唇,和孙神医一起追上离开的人群,他很好奇,谢家的人这个女人又该如何应付?

楚君冽好久才回过神来,气愤的冷哼一声,拂袖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谢千亦能逃过这一劫,接下来还有一手等着她!

凭着记忆,谢千亦一步步往谢府的方向走去,毕竟那是她的家,况且她还有仇未报,想要将今天的事查清楚,就得回谢家!

谢千亦一身单薄的寝衣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一群看热闹的百姓,这小姑娘虽是逃过了冽王那一关,他们也好奇谢家那一关她又如何挺过去呢?

谢千亦高傲的骑在马背上,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队伍”,他们实则是来看戏的,此时看上去却像谢千亦的仆人,她就像高高在上的女王,游街观光。

她谢千亦今天就是要风风光光、光明正大的回府!她倒要看看,是哪些人非得致她于死地!

即便身上衣衫褴褛,也遮不住她此时的风华!

一群浩浩荡荡的队伍涌向文国公府,也就是谢家,今日皇城的街道上,空前绝后的热闹,即便是皇帝游街也没有如此大的阵势!

一时间,谢家大小姐街头救人的事传遍整个皇城。

不远处的茶楼内,靠窗的雅间里,男人坐在凳子上,眼观河边的一切。

从这个角度来看,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王爷,这谢家大小姐倒是很特别。”站在楚君佑身后的太监说道。

不管是言行举止,还是她身上的那种气质,亦或者是她救人时的样子。

“嗯。”楚君佑眼神凝聚在那一大堆人马上,脸上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的表情。

“只是冽王这样做,真是苦了这谢家大小姐。”那太监感叹道。

“闭嘴!”楚君佑闻言冷声呵斥,“回府。”

他坐在轮椅上,行动不是很方便。

谢府门口,高高挂起的门匾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可大门却紧闭着。

谢千亦看着那关着的谢府大门,不由得觉得好笑,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她还真是穿到一个好家族了,自己的女儿出了事,父亲的第一想法不是尽全力保护她,而是听信众人的话,将她浸猪笼!就连事情的真相都不知道去查!

车夫上前将门打开,没让下人通报,谢千亦直接走了进去。

一路上,丫鬟奴才们看到她都少不了对她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把她当做大小姐看。

正厅内,谢振明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捂住胸口,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逆女啊!居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来!”

“老爷,您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办啊!这种事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千亦她……她太不争气了!”一个身着浅蓝色裙装的妇女,头上斜插一支镶嵌珍珠碧玉步摇。

她便是谢府的二姨娘何敏秀,一手抚摸着振明的背以示安慰,一手拿着帕子拭泪,以此掩饰她眼中那抹得意的笑。

第8章 逆女

这些话,刚好入了进府的谢千亦的耳中。

谢千亦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向正厅,从容不迫的样子让众人不经觉得害怕。

“见过爹爹。”她嘴角带着笑容,礼貌的向谢振明行礼,却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正厅里,众人都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声音下来一跳,好奇的目光纷纷看向厅外。

谢振明看了一眼,眼中的怒意更甚。

而当何敏秀看到她时,顿时脸色吓的苍白,躲到谢振明身后,“老……老爷,千亦她……”

她害怕这是谢千亦的冤魂,回来为自己申冤的。

谢千亦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这个何敏秀绝对有问题!

谢振明微微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作为一个百年世家的传人,他自然不会相信这些鬼神之说。

抬手就往谢千亦脸上一挥,嘴中怒吼道:“你这个逆女!竟然还敢回来!”

瞬间,谢千亦的脸上泛起五指指印,嘴角一丝血丝流出。

她微微抬眸,嘴角的笑意反而更甚。

“父亲怎么这样说话,谢家是我的家,我如何不敢回来?”

还不等谢振明开口,何敏秀便答道:“你做出如此不知羞耻之事,谢家如何能容你,你可知你给谢家带来了什么!”

婚前失贞,这对于一个书香世家的人来说是多沉重的打击,百年美名就毁在了这个谢千亦身上!

“哈哈!”谢千亦冷笑两声,“身为谢家嫡女,却比不过外面那些流言蜚语,旁人说什么便去做什么,父亲可曾查过事情的真相?”

“为父都亲眼所见还如何去查?”

“谁告诉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劝父亲还是查明真相再来定我的罪吧!”谢千亦冷眼看着他,眼中没有一丝情感。

“够了!此事我会追查到底,今日之事不许再提!谢千亦,你还是好好想想如何面对冽王府吧!”他冷声吼道,心里却没了底。

“原来父亲最关心是那场婚事?”谢千亦自嘲的笑道。

她和楚月国五皇子楚君冽从小就定了亲,而如今,出了这等事,估计冽王府也不会要这样的王妃了。

谢振明微微一愣,不知如何作答。

“你!”谢振明捂着胸口,气的想打她,“从今天起没有命令你不能踏出谢府半步,看来我真得好好教教你这个逆女!来人,送小姐回去!”

身为书香世家的女子,能是她这副德行,实在是失败之极!

“多谢爹爹教导,女儿先行告退。”

她倒是无所谓,只要他们能禁的了她的足,随便禁就是。

转身离开,留下谢振明和几个姨娘在原地。?

“老爷,您别生气了,小心身子。”何敏秀是最为殷勤的一个。

“是啊老爷,谢府女子不止一个,老爷何必生这么大的气。”说话的是七姨娘。

想她女儿如此优秀,却永远败在庶出二字之下,她就觉得不甘心。

“闭嘴!”谢振明冷声呵斥。

若谢千亦是个庶女还好,可偏偏是府中唯一的嫡女!

谢千亦跟在一个丫鬟后面,往自己院子里走去,她对这谢府还不是很熟悉。

她所居住的院子在东院怡园,是她生母生前所居住的院子,当时在谢府是最好的小院,生母过世后,虽然何氏掌权,但碍于名声只能将谢千亦留在怡园,可这些年来对谢千亦的苛刻,怡园也没有了昔日的辉煌。

残王盛宠:轻狂医妃 主角: 谢千亦, 楚君佑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