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陷阱 主角: 楚瑜, 蒋乔婚恋情感

婚情陷阱 主角: 楚瑜, 蒋乔婚恋情感

第1章 买醉

我怀孕了,我老公看到我的化验报告后,要求我一定要生下来,可我却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我老公的……

我叫楚瑜,今年二十六岁,是一个很典型的家庭主妇。

我老公叫许俊威,样貌还英俊,事业小成且温柔体贴,儿子也健康可爱。

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以后也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那天,我想给老公一个惊喜,提前抱儿子从娘家连夜回来,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鞋架上多了一双银色镶钻亮眼的女人的高跟鞋。

放眼望去,客厅里没有人,不等我疑惑,我房间里传来陌生女人的嘻笑声。

“你轻点,你对你老婆也这样吗?”

“她哪里有你这个小狐狸这么风骚漂亮身材好!我早就对她提不起兴致了……”

听到许俊威的声音,我简直懵了,我以为我在做梦,我下意识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很疼!

我听到我的床在咯吱作响!

我发疯的想冲进去,但儿子忽然发出稚嫩的声音,“妈咪,爹地在干什么?”

看着儿子懵懂的小脸,清澈的眼睛,我于心不忍,只好忍着心中的痛楚,先将儿子带回他的房间。

我把儿子放到他房间里,随意给他找两个玩具,就立刻出去。

可没想到,这时,许俊威已经穿睡衣站在客厅里了,这时,门口那双鞋女人的高跟鞋已经不见了。

“不是明天回来?”许俊威很自然的问我。

“如果不是今天回来,我能知道你的真面目吗?”我恶狠狠的瞪着许俊威,气的浑身发抖。

“你在说什么?”许俊威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我简直不想在看到他,直接快步朝房门口走去。

“你去哪?”许俊威连忙追问。

“怕我去追那个女人吗?”我回头便呛声。

“说什么呢。”许俊威不敢看我的眼睛,小声回应了句。

我痛恨的咬紧牙根,“你放心我不追她,我自己管不住自己的男人,跟她没关系!”

“老婆,你肯定误会什么了,你听我说……”许俊威眼珠子在眼眶里打了个转儿,立刻就想到些许什么似得,上前来跟我解释。

“不要跟上来,我要一个人静静!”我立刻转身出门,我很了解他,他有这个本事,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

我在家附近的酒吧买醉,喝着酒,想着四年的婚姻,情绪在崩溃的边缘游走。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喝酒,原来喝酒的滋味是这样的。

给他机会,让他给一个所谓的解释,然后忘了这件事?

想到他对那个女人说,对我提不起兴致,我就更难受了。

我犯了很多女人都会犯的错误,婚姻里,女人不修边幅,不辞辛劳照顾公婆,照顾孩子照顾老公,就是忘了照顾自己……

泪眼朦胧时,我眸低映入许俊威的身影,他正抱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音乐中狂嗨……

我激动的拿起酒杯走过去,一杯酒泼到了他的脸上,“你这个背叛我的混蛋!”

刹那间,仿佛时间定格,音乐像是约定好了般跟所有人的肢体动作停止。

“你把外面的女人都带到我们的床上苟且了,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儿子吗?你对得起当初对我的誓言吗?你就是渣,无耻下流卑鄙……”

我醉醺醺的哭着,无法控制的边咒骂边伸手去扯他的头发,他一直没有反抗,任由我抓扯,我就像一个没有素养的泼妇,我从未想过,我也有这样的一面。

可当他咬牙切齿愤怒的吼声传来,我才恍惚明白自己认错人了。

“你他妈的再不放手,我当众把你衣服扒了!”

我下意识放手,歪着脑袋醉醺醺的打量了他。

对方是一个身形修长高高大大的年轻男人,脸长得很是好看,是那种女孩子们见了都会春心荡漾的类型……

可我哪有心思欣赏好看的男人了。

我没有心情道歉,带着满满的醉意,转身摇摇晃晃的往自己位置的方向走。

不料,我被两个陌生男人拉出了酒吧,身后黑压压的跟出来许多人。

“知道你刚刚打的是谁吗?蒋乔!蒋二少,乔小爷,我看你是疯了!”其中一个男人抓起我的头发,抬起手臂,便欲打我。

我并没有在意,发狂似得大笑起来,觉得他们台词好幼稚。

冷冷的风肆意席卷我单薄的身子,没想到盛夏里的风竟这也般寒凉,我在恶男们中间冷的发抖,竟莫名其妙的想挨揍,想知道身体的疼痛能否盖过心里的痛……

意外的是,蒋乔忽然出现从他们手里把我拽进他怀里,“行了,算了。”

“这就算了?”

似乎所有人都向蒋乔投来诧异的目光。

“我看上了。”蒋乔懒得解释,搂着我便往他车的方向走。

我在他怀里,几度险些跌倒,但他都没有放手,直到给我强行塞进他的车里,他直接开车带我离开……

在他怀里,我竟感觉到了暖意,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儿又一会儿,不知怎的就到了酒店的套房里。

蒋乔似乎已经酒醒,随手拿了酒柜里的红酒和红酒杯递给我,我醉意正浓,还想喝酒,想都不想拿着酒瓶直接往自己嘴里倒,瘫软在他怀里……

我抱着他的身子仰头用含着泪带水的眸子望着他,“我是不是很不堪,所以老公都对我没了兴致?”

“没有,你很美……”蒋乔伸手搂住了我的腰,修长的手指慢慢向下……

我看着他眸低燃起的炙热,呼吸变的急促……

“你想做什么。”我后知后觉的才发觉情况不妙,我跟了一个陌生男人来了酒店!

蒋乔躬身吻了我的脸颊,我试图躲开,“不要,我有老公,我有儿子!”

蒋乔抱紧我,柔软的舌尖在我耳边游走,发出及其酥麻的声音,“你老公外面偷腥,你还忍什么?就当作报复他,你也应该对自己好点,你看看你自己都渴成什么样了,女人需要滋润……”

第2章 被赶出家门

蒋乔的声音酥了我的身体,整个身子似乎更软了,许俊威已经很久没有碰我了,我平日里都当作他工作忙,他累了……

“去洗个澡。”蒋乔轻佻的抱起我进了浴室。

我望着他,看着他脱掉他的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膛,我蜷缩着蹲进角落里,十分紧张的双手紧抓自己的衣服,本能的低下头……

我很迷乱,我好像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正迷乱着,蒋乔将我拽进了花洒下,打开了开关。

清凉的水,从我头顶倾泻而下而下。

他抱着我,亲吻我,动作有些粗鲁……

我不由的颤抖着,努力去克制自己乱乱的思绪!

是的,我试图去接纳这个陌生男人,想陶醉进这似梦幻的感觉里,报复许俊威对我的不忠……

可与此同时,我被冷水慢慢浇醒,我想到了太多太多,这种事情,应该只跟爱的人做!如果我也做跟许俊威相同的事情,那么我所痛恨憎恶的不就是我自己吗?

即使再痛心,我也不能对不起他,我还是个有家的女人,有道德底线的女人,对婚姻一贯忠诚的女人!

“放开我!”

我猛地惊醒一般,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蒋乔,他还来不及反应,被我突然推开,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

我没理会他,怕他来追我,拖着湿漉漉的身子慌张的跑出了浴室,跑出了套房,离开酒店……

赤脚在街头走着,哭着,撕扯自己湿漉漉的发丝,给自己两个耳光……

大概是我没有想离婚的原因,还有年幼的儿子。

刚刚真的醉了,疯了。

在街头游荡了一个晚上,衣服都干了,我回到了家里。

已经想好,给许俊威一次机会,然后接受他的解释,用言语告诉他,婚姻不易,孩子还小,希望他珍惜。再然后,我要学着照顾自己,让他从新爱我……

可万万没想到,刚进家门,我婆婆面目狰狞的朝我走来,二话不说直接赏了我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我半张脸都麻了。

“贱货,一分钱不赚,还有脸干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我婆婆一副恨不得我死的模样,双手交叉抱着胳膊。

我下意识看向坐在沙发上冷脸的丈夫许俊威,“怎么了?”

我茫然的走过去,没等走到地方,许俊威站起身,将一叠子照片狠狠的甩到我的脸上。

“你自己看!我朋友路过都能撞见你,你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不知道?”

我低头看着散落一地的,那昨晚我和蒋乔一起的照片,整个人都不好了。

从酒吧,到酒店,我一直在他怀里。

“受不了寂寞?”我婆婆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瞪着我咒骂着。

我没理会我婆婆,连忙向许俊威解释,“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对不起你,我只是因为昨天撞到你和一个女人在我们床上,我心情不好出去喝酒喝多了,什么都没发生……”

“没发生?你当我们是傻子!小白脸长得挺好看啊,你这个贱货贴了多少钱给他?拿着你老公的血汗钱养你野男人?”我婆婆一句不落,继续接话咒骂我,自行脑补了一系列的连续剧出来。

我怔怔的摇着头,心里说不出的委屈,这几年,我对她真也是够了,“妈,我什么为人你不清楚吗?”

“现在是清楚的很,狐狸尾巴露出来了,竟然还污蔑我儿子?”我婆婆很恼怒,脸红脖子粗的。

“我没有污蔑他,宝宝都听到他爸爸在房间跟女人……”我立刻辩解,但许俊威立刻把一个H色光碟甩到地面上。

“我昨天看片呢,我许俊威自认为对得起你!”

我的头忽然很痛,真是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继续指责他,揭穿他的谎言?还是去辩解自己昨晚那个伤痛的过程?

没等我理清楚自己的思绪,许俊威直接大声道,“离婚!我的财产,还有儿子,你都别想带走,你净身出户!”

我傻眼了,很是痛心,“你这么轻易就说出离婚?”

不等许俊威回应我什么,我婆婆将我推到房门口打开了门。“少废话,我儿子没有问题,是你不忠出轨,赶紧滚。”

“宝宝呢,你不能这样赶我走。”我完全乱了,拼命的抓着房门,不肯出去。

可我婆婆却来撕扯我的头发,硬生生的将我往外推,她推不动,许俊威竟然也来帮忙,直接一脚给我踹了出来,紧接着房门就被无情的关了上。

我想到若就此与儿子分别,根本受不了,爬起来便去敲门,“妈你听我解释,俊威你把门打开……”

可门再次打开时,两个旅行袋被扔了出来,里面装着的是我的衣物,我那些还能穿的旧衣服……

“等着收律师信吧,再不走,我就告诉邻居们你不要脸下贱的糗事!”我婆婆甩下话后,狠狠的关上了房门。

我没有离开,怎么舍得儿子,怎么甘心没了清白。

我就坐在旅行袋上,昏昏沉沉的等待着,等了好一会儿,我听到开门声便立刻站起身。

许俊威拎着公文包走出来,我伸手去拽他,“俊威,我什么都没做过,你不是说你朋友拍到的照片,那拍到这些照片的人应该知道,我很快就从酒店出来了。”

“你在酒店里逗留了三个多小时,别以为我不知道!”许俊威狠狠的甩开我。

我摔倒在地上,头昏脑涨的发蒙,实在记不起自己在酒店逗留多久,终于捱不住亮眼一黑晕倒过去。

我醒来时,已经是深夜,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陪在我身边的是我弟弟。

原来我晕倒后,许俊威叫了救护车后就没理会我了,只是打了电话给我在县城的弟弟。

更没想到的是,我婆婆竟然在一早就把照片发给了我妈,我妈看到那些照片气的咳血进了医院……

我头痛,心更痛,有种要疯了的感觉,他怎么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他很清楚我妈身体不好,且自命清高。我爸死后她一个人把我和弟弟拉扯大,年轻时县城里做过教师,对我的管教也是非常严格,对于这种事她完全没办法接受。

“姐,你自己看到照片没有,真是脸都被你丢光了!”我弟弟也觉得我很不堪。

再次提到那些照片,想到照片的画面,我浑身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加上我婆婆的那些话,我似乎明白了一切。

第3章 做梦也没想到

因为担心我妈,我没有立刻去找许俊威证实我的猜测,跟我弟弟连夜坐车回了县城,但想不到医生给我看了我妈的病例。

“你母亲在半年前就检查出肺癌,现在已经是肺癌中期,再不转院去大城市好好治疗,怕是命不长了。”

原来我妈怕连累家里,怕让我这个家庭主妇伸手跟婆家拿钱为难,心想癌症早晚会死,就隐瞒了这件事……

我直接帮我妈办理了转院手续,转到我和许俊威所生活的还算可以的公立医院,预备重新检查好好接受治疗,可昂贵的医药费成了难题。

家里根本没有什么积蓄,为了先缴一部分费用,我已经厚着脸皮跟多年不联系的亲戚开了口,勉强凑了一万块钱,但根本不够,医院催促再缴纳五万块的押金,还要准备好后续费用,不然无法正式开展治疗……

我妈就剩县城里不值钱的小房子,我弟弟想做抵押,我反对后,自行去想办法。

结婚后,我整天围着许俊威一家转,根本都没了朋友,我曾经银行办理信用卡透支的钱根本救不了急。透过小广告去私人财务公司借贷,说是要考虑下就在没有音讯了……

医院多番催促,我只好去许俊威的公司准备跟他好好谈谈!

到许俊威公司时,许俊威在他办公室对面的小会议室开会,公司的人还以为是我老板娘,便对我没有任何防备,我趁人不注意偷偷进去了他的办公室。

等了一小会儿,没想到门外传来女人的声音,这声音刺耳极了,就是那天我听到的。

“许总还在开会?那我进去等他。”

此刻的我,下意识的动作,竟是钻进了许俊威的办公桌底下,可怜又可悲……

我看着那女人穿着那双我见过的高跟鞋走进来,我不争气的掉了眼泪,但我立刻就抬手狠狠的将眼泪抹掉。

告诉自己不哭,钻出去,微笑面对她,看看她到底长什么子,再好好言语刺激她这个小三!

我正准备出来,这时,许俊威开门进来了。

我本能的又缩了回去,心跳加速。

“都好几天了,离婚手续到底办好没有?”那女人看到许俊威,便很不高兴的口吻的质问。

“已经让律师准备了,这两天律师会找她的,马上我就摆脱那个女人了。”

“最好快点!”

“你这么急着嫁给我啊?是不是又想我了,来……”许俊威连忙拉着她到旁边的沙发边,迫不及待的推倒她,便在沙发上与她缠绵,仿佛随时都要脱衣服在这里苟且。

我的心很疼,曾经,我在这里向他索吻,他会一本正经怕被人看到。

“讨厌了。”那女人推开许俊威,“事情不会出纰漏吧?那晚我们找的男人没机会接近他,是另一个男从酒吧带她走的,床照都没有,如果打官司,官司会不会出问题?”

听到这个,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不是蒋乔,还会有别的男人出现,甚至……

那些照片,近镜头,远镜头,像素清晰角度专业,根本不是偶然被撞见随手拍的。

我之前就怀疑是有人刻意跟拍,那个人八成是许俊威,不然他又怎么会把事情做绝!

目的就是为了离婚,让我净身出户!

但我做梦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隐情,他如此不堪的想让别的男人搞我!

“你怕我一无所有啊?”

“当然怕,你一无所有,还是已婚,我爸能同意我们在一起吗?我为了你,可是委屈了大半年。”

“哎哟,宝贝,我以后会待你好的……”

“许俊威!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我再也按耐不住,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抬手怒指许俊威。

正想看看那女人的样貌,不料她却用杂志挡住自己的脸,做贼心虚直接溜出了许俊威的办公室……

她是谁,这么怕被我看到?

我立刻想去追,许俊威敏捷的移步拦住了我的去路,面红耳赤怒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有今天是我妈给你投资的,你还怕你出轨的事情减分,法院把财产儿子统统判给我,然后你可能会一无所有!所以那天我离开家,你没有追我,而是让人偷拍我,并且还找了男人,预备让其他男人跟你的老婆上床!”我对他此刻简直失望到了极点,心如刀搅。

四年多前,他一无所有,我嫁给他。

为了帮他做广告公司,我妈拿出一辈子的积蓄。

到今时今日,他公司小有成绩,买了两套房子,买了车子,还有我不知道数目的存款……

“少再这里发疯,谁能证明我出轨了?谁能证明我是靠那笔钱才有今天的,我是靠我自己!”许俊威激动的上前一把推倒我,“不要脸的贱货!现在证据是你出轨,你签字离婚,大家相安无事,我也不会让你妈没脸见人!”

“我可以签字,但是儿子要给我,钱也要给我!”我激动嘶吼道,真是后悔刚刚没有把她们的对话拍下来。

“可能吗?”许俊威感觉甚是好笑,十分鄙夷的回头扫了我一眼。

好像不可能,像他说的,我有什么证据?目前看,打官司我是打不赢的。

我只好退一步,“儿子我一手带大,我不会让步,还有我妈当初给你拿的二十五万你给我就行,我妈病了,肺癌,在医院很急需用钱救命!”

我还期盼他会心软,看在我妈的份儿上拿出钱来,可没想到他一点情面也不留。

“儿子不可能给你这种女人,钱,也一分也没有!缺钱找你的野男人要,能住得起那种酒店,不差这个钱,除非你在人家眼里也一分不值,就是让人家白白享受快感的公共厕所!”

我崩溃了,这种话再他嘴里说出来,竟然毫无违和感。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爬起身便抬起手臂想给他耳光,不成想我被他抓住手腕,反手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一巴掌很重,我脑袋都被打蒙了,站不稳再次摔倒在冰凉的地上。

许俊威整理了下西装,挺直腰杆露出狡诈的笑容,“想跟我斗,你省省吧,贱货!”

我痛哭流涕,已经无法言语此刻的痛楚,他完全不是我心里的那个老公,我恨不得死在这里跟他同归于尽!

这时,门被打开了。

我本能的看向房门口,模糊的视线里,一个熟悉的修长高大的身影缓缓走进来……

第4章 人争一口气

竟然是蒋乔,那个险些跟我有一夜情的男人。

一身很有格调的暗花纹灰色西装,黑色的皮鞋格外亮眼……

等我看清楚他时,他已经走到我身边,慢慢转身面对我,向我狼狈不堪的我伸出手来。

看着他似乎泛光的轮廓,我的心在这一刻跳动异常……

我鬼使神差的把手伸给了他,被他扶起。

“你是……”许俊威并没有立刻认出蒋乔,只是觉得他眼熟似得上下打量他。

蒋乔撇嘴一笑,并没有回应。

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走进来,十分恭敬的做出请的手势,请蒋乔坐沙发上最中间的位置。

蒋乔抬起手,用小拇指挠了挠耳屎后,才慢慢坐过去,翘起二郎腿歪着脑袋高傲的看着许俊威,什么也没说,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是林永晨,这位是蒋乔,蒋二少。”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待蒋乔坐下,才转身向许俊威介绍。

林永晨这个名字我许俊威念叨过,是蒋氏集团的总经理。

“林……总……”许俊威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不禁看向坐在沙发上的蒋乔,立刻露出神贱的笑容对他卑躬屈膝,摇尾乞怜的像个哈巴狗,“蒋二少也大驾光临,快来人,倒茶……”

“不好意思,突然到访,真是打扰您了。”

林永晨态度十分谦卑,这下把许俊威搞的不知所措。

“上次与您的助理接洽过,说对我们的设计很感兴趣,这两天会联系我,没想到您竟然亲自大驾光临。”

“既然考虑合作,当然要亲自来看一下您公司的情况。”

“考虑合作,好好……”许俊威笑的嘴巴合不拢,曾经他提过做梦都想接蒋氏集团的这份大单。

许俊威发现我还站在那里,立刻移步到我身边,“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少给我丢人,赶紧滚,不然你的事情,我让你们县城都知道。”

我轻蔑的看了一眼许俊威,不禁偷瞄了一眼蒋乔,短短几秒钟,我心里萌生了邪念,似乎老天爷都在帮我……

“愣着干什么,赶紧走!”许俊威再一次小声恶狠狠的驱赶我。

“蒋乔。”我没有理会许俊威,上前一步看向蒋乔。

蒋乔不禁笑了,得意的冲我挑了挑眉梢,“嗯?”

“我在外面等你。”我没多说,扔下这话,直接转身离开。

许俊威有些发愣,林永晨很好奇的询问,“这位小姐是……”

“这个是我老婆,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她不懂事,跑公司里来闹,让二位见笑了。”许俊威连忙解释,不禁也好奇的打量蒋乔,“你们怎么会认识。”

“见过。”蒋乔咧嘴一笑,不禁瞄了一眼已经走到门口的我,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笑容越发的坏了。

走出许俊威的办公楼大厦,我没有等蒋乔,直接坐公交车回了医院,那句话不过是说给许俊威听的。

终于,当天晚上七点钟,许俊威主动打电话约我见面,在我的要求下,我们约在追我时他第一次请我吃饭的餐馆。

小餐馆人很多,我们坐在角落里,我吃饭,他看着。

“吃完没有,是不是该说清楚了?”许俊威终于按耐不住。

我放下碗筷,微笑抬头看他,“你还记得这里吗!没想到这么多年,还开着呢。”

许俊威显得有些不耐烦,但也不得不回应我,“记得。”

“谢谢……”说出这两个字,我心难过的眼眶里泛起了泪花儿,哽咽着忍不住问他,“宝宝好不好?他有没有想我?我可以……”

“别说这些废话!”许俊威绷不住打断了我。“儿子以后跟你没关系!”

“好,不废话!”我忍住内心所有的痛楚,开条件,“二十五万我现在就要,我妈等着钱救命,离婚后儿子跟我!”

许俊威冷笑一声,“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

“你说呢?”我扬起唇角,傲娇的抬起头,“你主动打电话约我的原因,就是资本!”

萌生这个想法时,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把握,只能凭猜测和对他和情况的了解,试上一试,他果真很快就主动来电话了……

许俊威会害怕他的生意因为我出现变数,他是做梦都想跟蒋氏要口饭吃。

而蒋乔今天只不过是带个人来耀武扬威,玩玩罢了,不管以后会不会产生合作关系,至少今天应该还未敲定,他应该是确认过,照片里的男人是蒋乔,然后权衡利弊打电话给我……

然后接下来,我只要挺住,理性跟他谈判!

“你这个臭婊子,你就是个贱货,蒋乔那种人会看上你这个残花败柳的烂货?”许俊威火了,拍桌子站起身。

“注意下你的形象,我的模范丈夫!”我冷笑着提醒他,说到模范丈夫四个字时故意加重了语气,继而又保持着优雅的姿态道,“不管他是跟我玩玩还是怎样,像蒋乔这种小孩子,很好哄的,你不想我干扰,就给我钱,不对,是还我钱!”

许俊威忽然间想到什么似得,露出一抹狡诈的笑容,还算从容的坐回原位,“蒋乔勾引已婚妇女,这个照片很值钱的!”

“你不怕你拿着照片找他,给他惹急了?你不怕这样做你自己先玩完?”我不禁瞪圆了眼珠子,十分惊讶的看着许俊威,表情夸张。我了解他的,他做事稳妥,思维缜密,不会冲动。

许俊威身子一抖,顿时败下阵来,气呼呼的瞪着我。

见许俊威又欲开口说些什么,我立刻退让迂回道,“是,你说的对,我和他一样,也怕我们的事情被大家知道嘲笑。我们和你一样,都想相安无事的解决问题。所以,离婚我也不会打什么官司争财产,把他抖出来也不好看,我只要我妈当初给你投资的二十五万,这对你来说小数目,目光放远些,不要因小失大,要知道,你失去的不仅仅是这一单生意,小心失去所有能跟蒋氏合作的机会!”

“二十五万,蒋乔吃顿饭的钱吧?”许俊威冷笑着,此时看我的眼神说不出的鄙夷。

听到这话,我又想起他那句对我公厕的侮辱,心痛如刀割,咬牙切齿回应,“我就是要跟你要回这笔钱,人争一口气,树要一张皮!”

“好,钱我现在就给你!别说我许俊威对不起你,我等着看你他玩够狠甩掉的下场,还有请你也转告蒋乔,这单生意做不成,我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许俊威直接给我转账。

我收到钱,下意识再提及,“还有儿子……”

“离婚的事情,等我谈完生意!”许俊威气愤的扔下这话起身离开。

许俊威走出餐馆的门,我整个人都瘫了,端起面前的水杯咕咚咕咚的喝光了水,从未想过我可以这般!

都是他许俊威逼的!

我恨透他了,拿到这些钱,并没有让我感到痛快,如果可以,我要他后悔一辈子!

回到医院,交了费用,我便乘着电梯上楼,预备回我妈的病房,但不成想,刚到我妈所住病房的楼层,电梯门打开的瞬间,蒋乔的身影映入我眸低。

第5章 你到底想怎样

我因为心虚立刻按下电梯关门键,可蒋乔已经伸手卡住了电梯的门。

“耍了我,就想跑?”蒋乔强势走进电梯,按下电梯一楼的键后,看向我,嘴角爬上一丝诡异。

我紧张的低下头,嘴硬道,“我哪里耍你了。”

“不是说在外面等我吗?真是让我好个找,敢他吗的放我鸽子,你还是第一个。”蒋乔带着诡异的笑容步步紧逼,将我逼退至角落。

“不好意思,我弟弟找我,说我妈不舒服,我急着回医院,没办法联络你,就只好先走了。”我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无法正视他,忽然间明白,这家伙不是好惹的,他能找到许俊威的公司,又能找到这里来。

“喔……”蒋乔努努嘴儿,似乎并没有相信我。

这时电梯到了一楼,蒋乔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很粗鲁的把我拽出电梯,丝毫不在乎医院打厅内来往路人的眼光,强势的将我拽出医院的大门,他的车边。

“你干什么,神经病啊。”我到他车边,趁他开车门才能甩开他。“我是已婚的,你就不怕惹什么流言蜚语。”

“我蒋乔的字典里,没有怕这个字眼儿。”蒋乔拧了拧脖子,态度傲慢的跟什么一样。

我不屑的轻嗤一声,真是懊恼当时还为他考虑,没有在林永晨面前直接戳破我和他是许俊威捉奸照片的男女主角,对他真是莫名的讨厌!

“我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更何况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蒋乔又带着一丝火气补充了句。

“你有没有点道德,我有丈夫,有儿子!不管我和许俊威现在怎样,都还没有离婚!”我很气恼的怒怼,有些怕他会纠缠不清……

“道德?跟我有什么关系?爷我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很卑鄙。我只知道,那晚是你他吗的投怀送抱,撩的我七荤八素,然后人跑了?”蒋乔很不爽的回应我,仿佛招惹他是我的错。

“你到底想怎样?”

“很简单,没尝过你这种女人,想尝尝。”蒋乔轻浮的冲我眨了眨眼睛,简直把恬不知耻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一刻,我简直被他恶心了,但后来……

“尝过之后呢?就不在纠缠了吗?”

蒋乔努努嘴,稍微思索了下才点点头,“差不多……”似乎,他也不太肯定,大概是因为没想过。

我顿时面红耳赤,气恼至极,想到的都是许俊威对我公厕的描述,“不好意思,不是所有人都会屈服。”

“跟我玩套路?吊我胃口?”蒋乔不禁笑了。

我也笑了,“你当作套路也好,什么什么也罢,我就是没心情跟你玩玩,不信走着瞧,你看看你不理我,我会不会坐不住主动送上门吊你这个金龟!”

蒋乔反应很快,脸色瞬间变的极差,“婿呢?你他吗的骂我王八?”

“我看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长得也人摸狗样的,嘴巴怎么这么不干净?”我轻蔑给了他一个白眼。

蒋乔怒火中烧,正想说些什么,我立刻抢话道,“不走着瞧,你想得到我,只有一个办法,绑架我,强奸我,然后避免坐牢,杀了我,然后在不停的为了掩饰罪行而伤透脑筋……”

“激我?”蒋乔不禁又笑了,表情说不出的诡异,忽然伸手用力抓住我的手臂,将我拽到他身前,发出阴邪低沉的声音,“这种事我还真没干过,听上去很刺激啊!”

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他说的口气给人的感觉就是,逼急了,他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我还以为他会打怵的,毕竟他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我怕的立刻推开他,心跳剧烈,“自己考虑清楚,为了我,值不值得!”

蒋乔暴怒,想说些什么,却也不知还能说什么似得。“你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没事我先走了,不再见。”我心乱蹦乱跳,转身快步往医院大门口的方向走,他这个人实在让人有些恐惧。

“139XXXXXXXX”蒋乔大喊出了他的电话号码,是一个很好记,一听就能记住的。

我不由的加快脚步,恨不得立刻逃离蒋乔的视线,这个人真的变加态潜质,少惹为妙,走一步看一步……

静静的过了两天,我对儿子的思念越发的强烈,打电话给许俊威他都不接,发信息也不回。

没想太多的我,只知道许俊威和我婆婆不会让我见,便偷偷去儿子所在的幼儿园,只是没想到,我儿子已经好几天没去幼儿园了,我只好回那个我这辈子都不想回的家,碰碰运气。

我婆婆开门看到我时很不高兴,直接用身体将我拦在门外“你还有脸来。”

“我想接宝宝去看看他外婆,下午就给您送回来。”

“见孩子,现在不可能,等法院判!”我婆婆立刻拒绝。

这时,我听到了我儿子的哭声,我想冲进门,却被我婆婆退出房门,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了。

只听我儿子的哭声更大了,声声喊着找妈妈,我急的敲门大喊,“妈,我求你开门,我不带他走,我哄好他我就走。”

可我婆婆还是没开门,我竟还听到我婆婆咒骂我儿子的声音,“哭什么哭,那个贱女人不是你妈,她已经跟别的男人去生野种了,你再哭,我打死你……”

我从孩子的哭声判断出,我婆婆真的对我儿子动手了!

我心疼极了,“妈你开门。”

“都是你来闹的,你赶紧走,再不走我直接打死他算了,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还敢喊找你这个贱货!”

听到我婆婆的大喊声,我不得不离开,我害怕我儿子无法安静,我婆婆继续打他。

感觉的到,每次我儿子喊着找我,可能都会被暴力遏制!儿子我亲手带大,一天都没离开过我身边,幼小的他,怎么可能掩藏对我的思念,这样下去,他的心灵难保不会受到创伤……

我越想越心痛,简直受不了这煎熬,终于我又想到了蒋乔,不管对他有什么恐惧,为了儿子我都要勇敢的试一试……

第6章 想上天啊!

踌躇过后,我决定不告诉蒋乔原委再求他。

我担心我求他,他会卑鄙的要求我陪他睡,为了儿子这种屈辱我若是忍了,他对我侮辱完再卑鄙的来个拍怕屁股走人,天亮不相识?那岂不是钓鱼不成反沉塘!

而且这种事任谁也不愿意牵扯其中,只会想尽办法躲避……

更何况,如果求他,他就算答应他怎么帮我?很难的……

于是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深夜,我拿着手机,在医院走廊尽头的窗口,拨通了蒋乔的电话。

我很紧张,听着电话一声声响,终于他接听了。

“喂。”电话里蒋乔的声音有些疲惫。

“我是楚瑜,我想跟你谈谈。”我鼓足勇气发声。

“跟我谈?”电话里蒋乔的声音有些许精神了。

“嗯。”我紧张的发声回应。

“来找我,上次那个酒店,1306房间。”

“喂……喂……”

不等我说什么,蒋乔就挂断了。

我没有去找蒋乔,而是将手机暂时关机。

打了个这个电话,他应该会因为没等到,而更心烦。

然而我没想到,蒋乔性子这么急,!

天刚亮,他就出现了,脸色不太好看,似乎没睡好,站在我妈病房门口,透过门玻璃,歪着脑袋看着我……

我在病房内看到门口站着的蒋乔,不由的紧张起来。

我下意识与我弟弟对视一眼,赶忙站起快步走出去,引蒋乔来到了无人的安全门内。

蒋乔跟着走进来,毫无预兆的将我的身子逼退至墙角,试图壁咚我。

我侧过头去,“干什么!”

他高大的身子几乎贴上我身前的柔软,我的脸不由的发热,脑海里竟忽然浮现出他一丝不挂的身体……

“好玩嘛?又放我鸽子!”蒋乔将眼睛笑成了两条缝隙,话音却夹着说不出的火气。

“这算什么放鸽子,我也没答应你去酒店找你,是你自己说要去酒店。我又不傻,我去酒店跟你孤男寡女的能干嘛?”我暗自深呼吸还算镇定的抬起头,微笑看向他。

“好。”蒋乔咬紧牙根,齿缝里挤出这个字,很是火大,但也说不出别的,只好又问,“你找我谈什么,你妈生病,许俊威不给拿钱?你想我拿钱给你换你的身子?”

“我的身子,钱是换不来的。”我推开蒋乔,从他腋下钻出来,尽量躲开他。

“那到底要谈什么!”蒋乔失去了耐心。

我发现了安全门外,我弟弟的身影,下意识移步引蒋乔的视线看向他方,深呼吸后,我小心翼翼试探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一样,没得到的就是好的,得到了就不珍惜?”

蒋乔努努嘴儿,眉心顿时紧拧,有些摸不着头脑似得反问我,“你想跟我诉苦,说你老公得到你不珍惜?”

“说别的男人,你会不高兴?”我连忙又反问。

“不知道。”蒋乔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你他妈的怎么怪里怪气的。”

“是啊,我神经病,如果你非要跟我睡一次,才甘心不纠缠。那也行,等我离婚后,我不想对不起我的婚姻,准确的说,我这辈子还只有许俊威一个男人。”

“这么说,你在现在这个社会里,还算是个纯洁的孩子娘喽?”蒋乔不禁笑了,挺起胸膛,傲气道,“别玩这些套路,你跟几个男人睡过跟我没关系。现在是我要睡你!你就开条件吧,怎么样跟我睡一晚!不用假矜持,十万?二十万?你可以狮子大开口一下,谁让我蒋乔对你有意思。”

“你就这么固执?我们没见过几次!第一次见面我喝多了,不知怎么就被你拐进酒店,我好不容易逃了!你却跑到许俊威公司找我,现在又跑到医院来闹,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多少女孩你不追,你纠缠一个已婚女人?”

“对,我蒋乔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废材,闲的无聊,干点缺德另类的事情,得不到睡不好……”蒋乔带着说不出的火气回应我,刚刚说到这里,蒋乔发现了拿着手机正拍视频的我弟弟。

我弟弟看到蒋乔看向他,立刻收起手机,拔腿就跑。

蒋乔顿时恼怒,立刻去追,我手疾眼快的一把抓住蒋乔,“喂,还没说完,你干嘛去。”

“有人偷拍我!”蒋乔怒火冲天,大概他也知道,刚刚的视频对话,对他来说多么不堪。

蒋乔甩开我,跑出安全门时,我弟弟已经不见了。

我紧张的呼吸都不平稳了,“你好像有事,我这边没事了,就想和你聊聊而已,我先回去了。”

“等等!”蒋乔下意识回头不友好的看向我,“是你?”

“我什么?”我立刻打马虎眼。

我以为蒋乔会一口咬定我,但蒋乔却迟疑了,“难道是……”

蒋乔思索几秒后快步走进电梯。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生活有多么艰难凶险,并不像表面来的这么光鲜……

回到我妈的病房,楚飞慌张的偷看我身后,没看到蒋乔松口气,但仍旧心虚,“他刚刚应该没看清楚我吧?”

“手机呢?”

“喏。”楚飞把拍摄视频的手机递给我。

“放心吧,我们也不做坏事。”我接过手机,手都在发抖,我究竟在干什么?这不算坏事吗?是不是有点对不起蒋乔?

没什么对不起的,他不过就是个公子哥,想玩已婚少妇的缺德东西!

我安慰自己后,心越来越平静了,接下来就等许俊威跟我打离婚官司!这个婚,我一定要离!要许俊威后悔!

可事情发展,根本不由我一个人控制……

傍晚,我和我弟弟吃过饭回医院的路上,忽然几辆车停到我们身边,紧接着是蒋乔带着几个人从车上走下来,直奔我弟弟楚飞。

“就是你了,没错。”蒋乔抬手指向楚飞。

我赶忙上前拦截,楚飞趁势向相反的方向跑去,蒋乔的手下我拦不住,纷纷快步跑去追,幸亏楚飞动作敏捷一溜烟就钻进夜市喧闹的人群……

“乔爷,没追上,小子跑的比泥鳅还快。”蒋乔的手下们气喘吁吁的回来报告。

蒋乔冷笑一声看向我,我一直低着头,不敢说话,身子都怕的瑟瑟发抖。

蒋乔走到我面前,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我问,“你想干什么?”我没有回应,他猛地就冲我吼了一嗓子,“想上天啊!”

这吼声几乎把我的耳膜震碎,就连他的手下都显露出不安之色。

第7章 这笔账怎么算

我浑身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更不敢说话了,缩着脖子低着头不安的偷瞄他。

“视频交出来,不交出来,就弓虽女干你!”蒋乔指着我的鼻子大声道,声音又冷又狠。

“我已经删除了。”我本能道,心底怕的要死。

蒋乔冷笑一声,并没有多言语,直接给手下使眼色,我随即被抓上了其中一辆车。

我想开口大声呼救,可身旁男人狰狞的面容也把我吓的缩了,呼救也是无用,便任由他们拉着远离繁华地带……

我被蒋乔带去了郊区的一栋小别墅,进门时有两个男人正在喝酒,客厅很凌乱,茶几上酒瓶外卖盒子东倒西歪。

看到蒋乔进门,其中一个,身形还算魁梧,手臂上有纹身,面目凶悍的中男人抬头看了蒋乔一眼,“乔儿,回来了?”看到我时,有些惊讶,“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带个美女回来?我弟妹啊?”

蒋乔冷脸坐到沙身形还算魁梧的男人身边,“何哥,帮我好好伺候她,她偷拍我,现在视频还不肯交出来!”

“喔,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何哥憋着笑容站起身,给手下们使眼色。

我被两个男人架着胳膊,强行弄进了旁边的卧室的床上。

我立刻从床上爬起,慌张的看着几个男人,“你们要干什么!”

“拍片子啊,你不是很喜欢拍片子嘛?”何哥拿出手机,将摄像头对准我,“来来来,开始吧,我也当一把导演,拍个年代爱情动作暴力片,留口气别弄死就行了啊,以后她丫的不听话,就给网友们发福利。”

几个男人淫笑着走过来,伸手便撕扯我的衣服,我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

我极力反抗着,他们像逗狗那般,魔爪时不时朝我伸来,看到我大惊失色的样子又收回手讥笑不止……

我不经意发现床头柜上的水果刀,我立刻伸手抓住,将刀锋对准他们,“别过来,过来我就跟你们一起死!”

“啧啧啧……”何哥不禁笑了,“你也不打探打探,我老何是什么人,什么场面没见过,还怕这小刀子?”话音落,他把他的心口袒露出来,两道深深的疤痕映入我眼帘,难以想象当时的伤口有多深。

我着实被吓着了,“视频就再我手机里,我给他!”

听到这话的蒋乔,从外面走进来,与老何对视了一眼。

我以为这就停了,没想到老何露出一抹坏笑,举着手机摄像到我面前,“给?那我也的先玩玩,你说,你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我顿时崩溃了,吓的哭了起来,双手跟着身子忙乱发抖,不知该怎么办了。终于,最后刀柄也没能握住,我跟着刀子一起摔下床,躲进墙角身子蜷缩着抱着自己的双膝,“我求你们了,不要乱来。”

意外的是,蒋乔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子,笑眯眯的看着我,“跟我上楼?还是留在这里?”

我咬紧牙根,心底莫名的气了一丝愤慨,恶狠狠的瞪向他。“卑鄙!”

蒋乔无奈的叹息一声,慢慢站起身,“好吧,这头母驴就给你们玩了,我上楼睡觉去喽。”

听到这话,我顿时吓的快尿了。

这时,我并不了解蒋乔,完全混乱着,尤其是面前这些男人,给我的印象就是不三不四的下三滥!

“滚,我今天就死在这里,你们都是杀人犯!”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再次摸到刀柄,站起身便将刀锋对准自己的小腹,眼睛一闭,把心一横,狠狠的刺下去……

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一股未知的力量拦住了我,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蒋乔煞白的脸颊,是他血淋淋的握着刀刃的手……

尽管这样握着刀刃,但他却不动声色,感觉不到疼似得,眼神又是那么的刚毅无所畏惧!

蒋乔将刀子从我手里抽离后,嘴角牵起一抹阴邪,发出低沉而又冰冷的声音,“给我弄上楼!”

我被人强行送到了二楼的一个卧室,卧室很大,却很空很干净,跟楼下客厅,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卧室里没什么摆设,很是冷清,一张床一个沙发一个茶几,还有一个酒柜,酒柜里陈列了各种各样的酒……

他们丢下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将房门反锁,蒋乔包扎好掌心的割伤才进门来找我。

“给你!”我立刻把手机给他,“你自己删除。”

“没有备份?”蒋乔看了一眼我的手机撇撇嘴儿。

“没有,还没来得及。”我心里“咯噔……”了一声,越发的紧张,心虚极了,当然我早就做了备份,我弟弟手机里也有。

蒋乔在我手机里找到视频,删除后,将我手机扔到沙发上,自己也坐过去,翘起二郎腿,歪着脑袋看着站在他面前紧张的我。

“拍这个要干什么?”

“我老公要跟我离婚,他有我和你去酒店的照片,他想我净身出户,所以我要证明我的清白,拿到我应该拿的!我没有想过害你,这个视频肯定不会流传出去,我发誓,若有假话,就让我不得好死!”

蒋乔听到后冷笑一声,并没有在意我其他重点,“钱,都是为了钱。”

我不想跟他争辩什么,便没有作声。

蒋乔思考了几秒钟,忽然又笑了,很疑惑的抬头问我,“我蒋乔还真破坏了别人的家庭?”

我听到这话真是觉得冷,“我早就说过我已婚,有孩子!”

“算了,跟你说话说不到一块去。”蒋乔一副懒得解释的样子,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手后,将受伤的手抬起来,微笑看向我,“你说,这笔账怎么算?”

“这……”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小声试探着问,“医药费,我出?”

蒋乔冷笑一声,“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我顿时对他更加轻视,不想言语。

“别的女孩子,再讨厌我,都喜欢我这句话。”蒋乔看着我,有些烦躁,“懒得跟你墨迹,赶紧脱衣服,我干完就放你走!”

我顿时面红耳赤,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你是禽兽吗?只有禽兽才会在发情期,才有你这种思维!”

第8章 感到暖

刚刚咒骂完蒋乔禽兽,我心里一阵懊悔,我是不是疯了?我现在情况如此,竟然还……

蒋乔的脸色简直沉进了寒潭,看着我的眼神像是一把刀子,锋利无比。

我怕的连连后退,慌乱的解释,“那个,我有口无心,我的形容可能过份了一点,但是……”

“但是你不知道!”蒋乔忽然发出阴冷的声音打断我,站起身慢慢走向我,“你不知道禽兽是不会过问母的同意不同意,会直接硬上!”

他话音落地,已然走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腕。

我浑身不由的一抖,整个人都懵了,本能的向后坐去,用力挣扎。“放开我……”

蒋乔不理会我,直径将我拽到床上,高大的身子直接将我身子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喘息都觉得困难。

我只得侧过头去,防止他亲我的唇,“我求你了,放过我吧。”

“我他吗的想让你看看禽兽的样子……”

我痛苦的崩溃大哭起来,努力用手抓住自己的衣衫,身子紧绷如尸。

“跟我睡一下就这么痛苦?别的女人可都是在我身下欲仙欲死,爽的发疯。”蒋乔有些失去了兴致,起身双手掐腰,弓着脊背烦躁的看着我。

我赶忙爬起身,跌跌撞撞的滚到床下,躲到窗口尽量离他远些,不想激怒他,边擦眼泪,边试探着解释,“我不是跟你才痛苦,跟任何人,我现在都不想,我做不到!”

“然后呢?还要说什么?”蒋乔恼火的瞪着我,完全看不出他对我的解释有没有动容。

“如果我不是已婚有丈夫的,如果我已经离婚,如果我……总之,你很好,身材好,长得好,又有钱,社会开放,性生活自由,女人跟你总不会亏!只是我现在真的很难过,请你给我时间……”我战战兢兢的很混乱的又这样道。

“思想真特么的守旧,老公那个德行,你还给他守贞操?还想继续?你脑子让驴踢了吧!”蒋乔很无语的来了句。

我这才明白,他的思维里,我已经不算有男人的女人,跟婚姻无关……

正当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之时,蒋乔忽然走向门口,开了房门,“下楼吃东西。”

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有些不安,但竟鬼使神差的跟着他下了楼。

到楼下时,客厅竟已经被收拾过了,虽然不是一尘不染那种,但看得出几个大男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尽力了。

看到我,何哥和几个手下偷笑着窃窃私语,我本能的低下头去,不想看他们。

蒋乔直奔餐厅的方向,全新的酒菜已经摆放好。

“我已经吃过了。”我很想直接离开,可却被人推着到了餐桌边。

“哎呀,别害怕,刚刚蒋乔跟你开玩笑的。”何哥粗声粗气的憨笑对我道。

我不禁看向蒋乔,他拿起碗筷,不拘小节开始大口吃饭吃菜,只是还冷着脸。

“你怕什么,乔儿就这样,我看着长大的,小子心眼儿好着呢。放心吧,只要别给他真的惹急,他是不会发疯变态的!”何哥看到了我的眼色,连忙发声,不禁又坏笑着补充了句,“你一进门我就知道,肯定不是回来教训,而是回来疼的。真的要给你点教训,你是进不来这个门的,这可是我们的家!”

我顿时尴尬了,一时间无法理解这种思维!但同时,我竟也好奇,蒋家的二少爷,怎么跟这种人混在一起,还有这样一个家……

蒋乔顿时不满,回眸瞪着眼珠子怒视我,含着满口饭菜怒吼,“坐下,吃饭,吃完送你回去!再不坐下就立刻弓虽女干!”

我吓的浑身打了个激灵,但竟莫名的觉得此刻的他,有些许可爱的萌态。

何哥赶忙给我使眼色,要我坐下,我也立刻就坐下了。

何哥等人喝酒吸烟聊天划拳我看着,蒋乔也一直不说话,似乎喝酒时,何哥等人都当蒋乔不存在,没人跟他喝,他手边放着的是矿泉水……

不知道为什么,从未接触过这样乌烟瘴气环境的我,竟在这种氛围里感觉到了暖意,竟时不时的也偷瞄几眼蒋乔,他好像对我没有太多质疑,很相信我……

真如蒋乔所说,吃过饭,何哥就安排人开车拉我回了医院。

回到我妈的病房,我还昏昏沉沉的,刚刚像做梦一样。

我弟弟没有回来,我给他打电话,他只告诉我在安全的地方,明天一早就回医院。

可我万万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我弟弟是跟许俊威一起回来的。

原来昨天,我弟弟害怕的躲去了许俊威那里。

许俊威拎着水果花篮,进门便亲切的到我妈病床边,“妈,身体好些了吗?这两天忙,一直没来看您,您可不要生我气。”

一直因为我出轨的事情不理我,前期多番对我驱赶,驱赶不成只好任由我在她眼前晃的我妈,终于对我开口说话了,“楚瑜啊,愣着干什么,俊威来了。”

我没有言语,冷冷的看着许俊威。

这时,我弟弟走到我身边小声提醒我,“我都告诉姐夫了,姐夫知道误会你了,你们快出去单独谈谈!”

我不想在我妈和我弟弟面前与许俊威争吵,便转身出了病房的门。

许俊威没有立刻出来,而是很殷勤的又跟我妈说了句,“妈,您放心,我刚刚也去问过医生,只要再观察一下您的情况,动手术,配合治疗,您的病是可以痊愈的。”

“欸,欸……”我妈很激动,赶忙提醒许俊威,“快去跟楚瑜聊聊,可别闹的不愉快,上辈子多少缘分,这辈子才能结为夫妻,宝宝还那么小。”

“嗯,我这就去。”

我的心揪了起来,这一刻看到他如此,并没有像曾经那般感到幸福得意,感受到的都是他的虚伪……

许俊威走出病房,跟着我到了楼梯口。

“老婆,我知道错了,是我误会你了。”

许俊威开口便这样道,神情很是紧张,一副还很爱我的模样,简直跟之前派若两人,好似又回到了曾经,那个爱我的他的模样。我怀疑我是不是嫁给了一个有精神分裂的老公,戏怎么可以这么好!

婚情陷阱 主角: 楚瑜, 蒋乔婚恋情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0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