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劫恨长妒 主角: 林微微, 季燃

情劫恨长妒 主角: 林微微, 季燃

第1章 坦诚相见

我和季燃的第一次见面可以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坦诚相见。

没错,就是坦诚相见。

其实我当时是去捉奸的,我最好的闺蜜陶馨告诉我她看到我的准未婚夫欧明和一个穿着暴露的妖艳贱货去开*房了,还把房间号码告诉了我。

当时我脑子一热,也没想想他们去开*房,陶馨是怎么知道的房间号码的,就怒气冲冲的冲到酒店。

进了酒店找到房间门口,我就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了,这对狗男女门都没有关,他们就这么忍不了吗?

可是,当我愤然推开那房间虚掩着的门的时候,才发现,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任何人。

我正在纳闷,就觉得头部传来一阵剧痛,然后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再一次被一阵疼痛给惊醒的时候,一个男人正伏在我的身上,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发现自己全身酸软无力,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挣扎了几下,我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情,我居然被下药了。

我看到了一双迷离的醉眼还有紧抿的嘴唇,我竟有一秒看呆了,这男人居然出奇的好看。

就在我呆住的时候,他已经欺身上来。

我好不容易才发出声音,但是却并没有阻止男人的进攻。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占有了我第一次的男人就是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季燃。

我也不知道,在酒店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欧明设计好的。

因此,当我第二天早上一早醒来,看到床头的一沓钞票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崩溃了,那个男人把我当成了什么?出来卖的吗?

我身上的药劲儿还没过,只能勉强支撑着站起来,看着满床的狼藉我不敢回想昨晚的那些细节,也不敢看床上那滩红色的血迹,我的第一次,就这样没有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羞愤。

默默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全身都要散架子了。

刚把衣服套上,门口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没等我反应,房门被砰的一声推开了,进来居然是欧明,他看了看床,又看了看床头的那一沓钞票,最后把目光定格在我的身上。

“林微微,没想到你真的可以这么不要脸,我平时亏待过你吗?你居然出来卖!像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我们完了。”

我没想到这样无情的话会从平日里满嘴甜言蜜语的欧明的嘴里说出来。

“欧明,我……”我还没有开口解释,却看到站在欧明身后的陶馨,正拿着手机对着我狂拍。


第2章 咱们完了

“陶馨!你干什么!别拍了!”手机的闪光灯刺的我眼睛都睁不开,我只能捂住眼睛冲陶馨喊道。

“薇薇,你还真是不要脸啊!”陶馨一边咔嚓咔嚓的拍着照一边语带嘲讽的说道。

“你,你不是告诉我……”我抬起头,勉强睁开眼睛,看着昔日的好友和曾经的男友,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林薇薇,你不是冰清玉洁吗?你不是说要把第一次留在我们结婚那天吗?平时我摸一下都不行,背地里却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搞过了,我真是瞎了眼。”

欧明的声音很大,周围几个房间的门纷纷打开,人们探出头来,好奇的朝我们这边张望着。

“不,不是这样的,欧明,你听我解释。”

我伸手去抓欧明的衣角,可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厌恶的神色:“离我远一点,贱女人。”说着他居然一脚就踹在了我的胸口,我躲闪不及,被他踹倒在地,只觉得胸口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呵呵,真不要脸。”陶馨冷笑着。

我猛然抬起头,感觉热血都在往我的头顶上涌:“陶馨,是不是你,是你害我的?是你把我骗到这里来的,这一切都是你!”我死死的盯着这位我的昔日好友,眼中差点喷出火来。

陶馨被我一瞪,身子往后一缩,不过她的脸上却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薇薇,你就别狡辩了,你本来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这种女人,怎么配的上欧明呢,我实在不愿意再看到欧明被你欺骗了,现在证据就在这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得意地晃了晃手里的手机,那里面是她刚才拍下的照片。

“贱人!给我!”我伸手去夺陶馨手里的手机,却被她一把推开,头也撞在了门上。

好不容易扶着墙站了起来,我感觉到头上有温热的液体,我流血了吗?我摸了一把头顶,发现真的是血。

我一只手捂着额头,一只手抱着衣服,在欧明和陶馨冷漠的目光下,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凉透了。

“欧明,证据我都存好了,这回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耳边传来陶馨的声音,语气欣喜,像是在邀功。

周围满是恶毒的目光,人们鄙夷的目光,咒骂的话语,我的全身上下无处不疼,然而肉体上的痛,却远远比不上我心里的疼,我的头还在流着血,鲜血流下来,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不在乎,我只是看着欧明。

而那个曾经我哪怕是掉一根头发都要大惊小怪的欧明,此时却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冷漠的看着我。目光中有憎恶,有嫌弃,甚至还有一丝得意。

“你真的不相信我吗?”我看着欧明颤声问道。

欧明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丝冷笑,狠狠地在我的脸上啐了一口,他的态度,终于让我死心,我匆忙的穿好衣服,拿起包,撞开陶馨,在众人的指点中逃离了那里,而直到我跑到电梯口,我仍然听到身后欧明冷冰冰的声音:“林薇薇,咱俩完了。”


第3章 所谓的闺蜜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有上班,爸妈问起我,我就说身体不舒服请了几天假。

这几天,我一直试图想要找到欧明,可是,我给他打电话,他不接,发短信,他不回。我去他家找他,没人应门,去他的公司,却被他的保安拦在门外。

无计可施,我只好去以前他经常跟我提过的一家酒吧,想要撞撞运气。

没想到,我没有等到欧明,却遇到了另外一个人,那就是陶馨。

我看到陶馨穿着暴露的从酒吧的门口走了进来,刚好从我的身边走过。

她在打着电话,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我。

“我不管,反正现在没有林薇薇这块绊脚石,我要你马上就娶我。”

陶馨娇嗔的说道。

“我不听,我不听,欧明,我告诉你,你明天就得带我回家,否则,我就自己上门去见公公婆婆。”

“陶馨!”我冲了上去,拦住了她的路。

陶馨看到我,吃了一惊,挂断了电话。

“微微啊,怎么,还有脸出来呢?听说你这几天整天去找欧明,像你这种残花败柳怎么还有脸去找欧明。”她故意将残花败柳四个字咬的很重,引来周围诧异的目光。

“你放屁,事情是怎么样的,你比谁都清楚!”

我上前一把揪住了陶馨的领口,陶馨惊叫了一声,周围马上出现了几个男人,这几个男人一身酒气,一把就把我给推搡开。

“陶馨,怎么回事?有人找你麻烦?”

看来陶馨是这里的常客了,这些男人都和她很熟。

“没事,一只丧家犬罢了,我自己能处理。”陶馨脸上带着媚笑说道,那几个男人看了看我,然后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在陶馨的耳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陶馨拍了一下其中一个男人的屁股,男人们哄笑着走开了。

“你骗我,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对不对!”

“看来,你还没蠢到家,没错,是我骗了你,不然,怎么能让欧明甩了你呢?”

陶馨从吧台上拿起一杯酒,喝了一口,慢悠悠的开口说道。

“你卑鄙,无耻!”我一把夺过那杯酒狠狠的摔在地上,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

“朋友?你想多了,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哪里配和我做朋友。要不是当初你是最好借钱的那一个,我会找你吗?”

陶馨冷笑了一声说到。

“贱人!”我再也忍不住,伸手朝她的脸上打去,可是手还没碰到她,就被抓住了,我回头一看,是刚才那些男人中的一个,他紧紧的钳制住了我的双手。

“啧啧啧,你看看你,一脸怨妇的模样,你怎么也不想想,欧明怎么可能和你结婚。”

陶馨说着,慢悠悠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我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在嗡嗡作响。

“我想这么做很久了。”陶馨说着又扬起手,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把脸侧了过去。

啪的一声,奇怪的是,她的手却没有落在我的脸上。

于此同时,我的耳边传来了陶馨的尖叫。

“你是谁?神经病啊!”陶馨大叫着,我抬头去看,却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睛,那双眼睛也正在看着我。

我看着眼前这个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你……居然是你。”


第4章 今天,我喝酒了

打了陶馨一个耳光的人,就是季燃,他穿戴的如此整齐我差点没认不出他来。

好在他的那张脸辨识度太高,让人想忘都忘不了。

再一次见到他,我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想逃跑,可是想了一下,好像不对,我又没做错什么事,干什么要逃。

身后的男人见到季燃,马上就松开了我的手,往后退了几步。

陶馨被打当然不能善罢甘休,大叫大闹了起来。后面来了几个男人都围了过来,问她怎么了。

当他们一看到季燃,就都像是见了鬼一般,原本嚣张的气焰一点都没有了,不仅如此,他们还把陶馨都给拽走了。

这下,就剩下我和季燃两个人了,气氛一时之间变得非常尴尬,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兜里掏出了一沓人民币,没错,就是那天季燃留在床头的那一沓。

我一把把那一沓人民币摔在了季燃的脸上,大声喊道:“还给你。”

马上从季燃的身后就冒出两个人高马大穿着黑色西服的家伙,把我团团围住,看上去,应该是保镖。

“你们要干什么!”

我看着两个小山一样的人,这时候才有些后怕。

“把她带到楼上。”季燃冷冷的声音响起。

两个保镖点了点头,架起了我就往楼上走,任凭我如何挣扎喊叫,却根本没有人理我。

我被架着上了二楼,二楼是一排排的包间,他们把我扔进了一个房间,就关门离开了。

我被两个保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房间有点那个。

整个房间的基调都是粉红色的,粉红色的床,粉红色的墙,一面墙上还摆着各式各样的道具和服装,虽然我是个菜鸟,但是也大概清楚了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干什么的。

我刚从地上爬起来,打算找一件趁手的东西防身,身后的门就被推开了。

我脚下没有站稳,直接就扑倒在了床上。

“你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上我的床。”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

我转过身来,只见季燃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你,我……”我看着他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解释。

可是他却已经弯下腰来,一只手撑着床,一只手开始解自己的领带。

“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怎么?是在和我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吗?我没那个兴趣,你还是自己脱吧。”

脱你妹啊,这人张的挺好看,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啊,他是占我的便宜上瘾了还是怎么样。

我伸手就想反抗,谁知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你这个色*狼。”

“林薇薇,23岁,白领,家住本市,欧明是你的男朋友吧,为了帮男朋友上位,爬上了我的床,怎么?这会儿来跟我装贞洁烈女是不是晚了一点?”

他居然调查我,不过他说我为了帮男朋友上位是什么意思,我明明也是被陷害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欧家需要我家的一个项目支持,他们居然为了让我同意往我床上送女人,欧明也是搞笑,他是对你多没信心,居然还对我下药。”

“下药?就算那天你也中了圈套,那你今天这又算是什么意思?”

我被季燃压在身下,已经感受到了他的意图。

“今天,我喝醉了。”季燃说着,就吻上了我的唇,唇齿交汇我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火热,和一股浓烈的酒味。

我拼命的挣脱,但是却无济于事。

季燃几下就把我身上的衣服剥了个精光,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我,我抱着自己的胸,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屈辱。

一会儿,他忽然笑了一下:“看来,欧家的担心真的是多余了。”

我还没有想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已经又俯身上来,我知道这一次,自己是逃不掉了。


第5章 你的眼光真够差

一夜屈辱,这一次,我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接受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折磨。

到最后,我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早晨,当我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有点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一转身,就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在我的眼前。

“啊!”我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季燃慢慢的挣开了双眼。

“醒了?”他淡淡的开了口。

“你,你怎么在这?”我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胸口。

“这是我包的套房,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季燃换了个姿势用一只手抵着枕头,侧过身来看着我。

我这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和他盖着同一条被子。

“啊!”我一脚踢开被子,跳下床,可是脚却一软,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我赤身裸*体的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季燃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怎么?这是你的新把戏吗?”

我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戏虐。

“神经病啊。”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抓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套在身上,整个过程,季燃就这样一动不动的靠在床上看着我。

“你能不能先把脸转过去。”

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感觉,对他说道。

“你还怕看吗?”

季燃挑了挑挑眉,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抱着肩膀,靠在床上,慵懒惬意,他健硕的胸膛坦露在外,我慌忙将目光移开。

就这样,我在他看戏一样的目光下套好了衣服,这个男人的目光就像一把刀子一样,我在他面前根本无处遁形。

我匆忙的穿好衣服,就想往外走。

身后季燃却凉凉的开了口。

“等等,拿着。”

我一回头,一沓钱就砸在了我的脸上,看这沓钱的厚度,居然比上次的还多。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给你的,不过你最好和欧家说清楚,以后如果再敢在我的背后搞小动作,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那你还是自己和欧家人说去吧。”

一听到欧家,我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事发至今,欧明都没有出现,我已经对这个男人不报任何希望了。我只希望,自己能够远离他们,因为一想到欧明看我的眼神,我就觉得浑身发冷。

“你挑男朋友的目光,可真的是差的可以。”季燃眯着眼睛说道。

“他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我用尽全身力气对季燃喊道,然后转身冲出了房间。

走出了夜店,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薇薇,你现在马上回家一趟。”电话是我妈打来的,电话里她的语气很严肃。

我妈天天除了打打麻将聊聊八卦,其实平常很少管我,今天居然破天荒的给我打电话,这让我很奇怪。

“妈,我现在还有事,回不去。”

我现在这样实在是没有心情去面对家里的两位老人。

“不行,你现在马上就回来,薇薇,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你知不知道,人家欧家找上门来了。”

“什么?”我差点没把电话扔了,欧家人居然还敢上我家的门。

“欧明现在就在客厅呢,他说要和你退婚,我告诉你,你现在马上会来,不管用什么办法,把他给我哄好!”

“我现在马上就回去。”

“这才像话,我和你爸把他留住,你赶紧回来。”

我妈听我这么说,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欧明,他居然还敢上门来,我真是低估了他脸皮的厚度了,这些天,我一直都没有去找他,是因为我还没想好究竟要怎么样面对他,没想到他居然还敢上我家的门。

我风风火火的赶回家中,果然看到欧明正坐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到我推门进屋,他居然眼皮都没撩一下。

“你来干什么!”一看到他,我心里的那些屈辱和愤怒都涌了上来。

“我今天来,就是想要通知你一声,林薇薇,咱们的婚约解除了。”


第6章 欧明上门

“欧明啊?你和薇薇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没有误会,你们的宝贝女儿干了些什么,我想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的女儿跟别的男人上*床,被我抓了个正着。”

欧明冷笑着说道。

“什么?薇薇,这是真的假的啊。”我妈一听这话立时坐在了地上,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我爸则阴沉着脸,一脚踢在我的腿上,我膝盖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跪下,你这个不省心的孽障,赶紧给欧明道歉。”我爸怒吼道。

“爸妈,事情不是这样的,是他和陶馨,他们……”

“林薇薇,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证据确凿,怎么,你想让我把你的那些照片拿出来给你的父母看吗?”

欧明抱着胸,看着跪在地上的我说道。

“你居然还有脸来我们家,你怎么可以!”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恨不得把我的拖鞋拍在他的脸上。

“你们能不能出去一会儿,让我和林薇薇单独说两句。”

欧明看向我爸妈说道。

“好好,欧明啊,你千万别动气,我一定会好好替你教训这个丫头。”我爸边说边拉起坐在地上的我妈。

“林薇薇,你可以啊,不过让你和季燃睡了一次,你居然真的就搭上他了,本来我只是想借此来威胁他一下,没想到,他居然会为你出头。”

看到我爸妈出去后,欧明愤愤的说道。

“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装出一副清纯的样子,没想到你在床上还挺有手段的。”

“你明知道不是这样的,欧明,我们在一起也有两年了,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从来都没有看清过你这个人。”我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哼,你少来这一套了,你说,你到底和季燃说了什么?现在他不但停了我们家的标,而且还把和我家的一切合作都给切断了,你敢说这一切和你没关系吗?”

哈,原来如此,我说欧明怎么敢找上门来,原来是恼羞成怒了。

没想到季燃把事情做的这么绝,我简直要拍手叫好了。

“怎么?弄巧成拙了?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和季燃说过什么,不过我现在很后悔,我为什么什么都没说。”

我冷笑着,看着昔日的情人。

欧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贱人。”欧明说着站起身来,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这一巴掌要比陶馨狠的多。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你打我。”我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冷冷的看着这个让我觉得无比陌生的男人。

“打你怎么了?以前不过是哄一哄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小公主了?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

欧明恶狠狠地说道。

“你就是把我说的再不堪,也比你和陶馨这对狗男女要强。”

我看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林薇薇,你的好日子,才刚开始。”欧明说完,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哎,欧明别走啊,咱们有话好好说,我们帮你教训薇薇。”我爸妈站在门口看到欧明要走,赶紧拦住了他,欧明冷哼了一声,一把把他们推开。


第7章 我在这个家算什么

爸妈留不住欧明,就转身回来怒气冲冲的看着我,他们根本没有看到他们女儿脸上的伤,而只是指责着我。

我冷笑着,到这个时候了,爸妈居然还在维护着外人,我知道,他们就是害怕欧明和我解除婚约,这样他们就少了一个可以依附的大树。

这么多年来,我在这个家从来没有感受到一点家的温暖,从小看着爸妈对妹妹的百般宠爱我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她们亲生的。

长大之后,更是把我当成了老爸往上爬的工具,给我介绍各种老板。

直到我把欧明领回家,我爸妈才像是捡到了宝一样。

其实欧明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就是在家里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司,不过这个对于我爸妈来说就已经够了。

因此,从没毕业,我爸妈就老是催着我和欧明结婚,像是生怕欧明跑了一样。

现在知道我和欧明玩完了,他们比我这个当事人受到的打击还要大。

我坐在冰冷的地上,半边脸火辣辣的,耳朵里面嗡嗡直响。

头上,爸妈正指着我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感觉自己的头都快裂开了。

“够了,我不是你们的工具。”我大喊一声,站起身来,跑回自己的屋里,重重的把门关上了。

我靠着门坐在了地上,没有去管门外的敲门声。

一点不心痛,是不可能的,短短的几天之内,我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和情人背叛,我不过是个普通人,怎么能承受得住这么多。

门外,我妈还在唠叨:“薇薇,你马上去跟欧明道歉,万一他真的不要你了,可怎么办?”

“你真是把我们林家的脸都丢尽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孩子,真不知道欧明看上你什么了!”

我爸干脆就骂了起来。

听着爸妈的这些话,我的心都凉了,我才是他们的女儿,可是在他们的心里我却没有一个外人重要。

他们从来不问我受了什么委屈,却只担心我真的和欧明分手了就找不到这么有钱的男朋友了。

爸妈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我回到自己的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才觉得安全了不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有睡醒,门口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薇薇,你快起来,你爸啊,给你介绍个新的男朋友。”

“什么?”我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以为自己听错了。

“薇薇,快起来。”我妈见我没有反应把门敲的砰砰作响。

不得已,我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

只见爸妈正站在我的房门口,神色居然十分的平和,就好像昨天恨不得杀了我的两个人根本不是他们:“快把衣服穿上,赶紧走吧。”

我看到我妈的手里拿着一条裙子,这裙子我见我妹穿过几次,我根本就穿不出,前胸和后背都露在外面。让我穿着它,我真不知道我爸妈是让我去相亲还是让我去卖肉。


第8章 相亲

我妈一边让我换衣服,一边给我介绍这位相亲对象,说是我爸的一个同事的朋友,和我爸也有点头之交,家里有还几个超市,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配我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我简直对这个家绝望了,在这种时候,他们居然还想着怎么样把我推销出去。

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相亲,我当然是极力反对,可是爸妈已经认定了我被欧明甩了,如果再不赶紧找个人嫁了,那就真的砸在他们手里了。

百般推脱,我还是被我妈推推搡搡的推进了屋子里,看着那件衣服,我叹了口气,心知今天是躲不过了,我现在真的没有力气再和他们理论,也懒得跟他们解释,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

如果我今天不跟我爸去,他们两个是不会罢休的。

索性去混一下,到时候,找个借口推了就行了。反正这种事情,我不同意,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可是,我实在是太低估我爸妈了,我穿着那件别扭的衣服,跟在我爸的身后到了约定的酒店。

老远就看到一个和我爸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在跟我们招手,当时我还以为那个就是我爸的同事,谁知道,坐下来才知道,这个和我爸年纪差不多大的男人就是我的相亲对象。

我爸似乎和这个人还很熟络,两个人聊得火热朝天,我坐在一旁偷偷打量着我的这个相亲对象。

他说自己姓金,今年四十二岁。可是,我看五十二岁不止,头顶的头发都已经快掉光了,还非要做一个中分的发型。

一口的黄牙,带着几只金色的戒指,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一样。

最要命的是,他的目光实在是太猥琐了。

虽然他一直在跟我爸说话,但是目光却一直在我的脸上,身上打转。

我下意识的掩住我的胸口,他居然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我爸跟他说了几句话,看他一直在看我,就知趣的站起身来:“那个你们聊,刚才来的时候,车子好像出了点问题,我去修一下,薇薇啊,好好和人家聊,晚上一起吃个饭,不回来也没事。”

我简直要钻到地缝里去了,我爸他在说些什么。

“爸,我……”我刚要站起身来,和我爸一起走,就被我爸重重的按在了座位上:“听话。”

我爸走后,那人的目光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薇薇啊,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漂亮,我还以为老林在跟我开玩笑。”

“金叔叔,我想也许我爸真的是在开玩笑,其实我有男朋友了。”我尽量让自己不保持着礼貌,而不是将桌子上的就泼到他的脸上。

“别叫我叔叔嘛,这样显得多有距离。”

男人也不恼,他本来坐在我的对面,现在我爸走了,他直接就从对面挪到了我的旁边,往我身上凑着。

他一靠近,我问到了一股浓烈的烟臭味,忍不住把头往旁边侧了侧。

“你的事情,我都听你爸说了,不是已经分手了嘛,现在的年轻人懂什么,还是我们年纪大一点的,知道疼人。”

他说着,手就伸了过来,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

我只觉得自己被他拍过的半边身子都起了鸡皮疙瘩,这是从心到身的抗拒。

“你干什么!离我远一点。”

我忍不住大喊道,身子赶紧往旁边躲。

“好了,你既然都来了,就别装模作样的了,实话跟你说了吧,你今天要是能让我满意,我就把钱借给你爸,不然的话,免提!”

可是我退一步,他就凑近一步。

“你说什么?我爸跟你借钱?”

“怎么?你不知道?”

“怎么可以这么样……”我说他们怎么会忽然态度转变这么多,原来是把我当成了还钱的工具,他们这样,和卖女儿有什么区别。

趁我愣神的功夫,那老头又凑了上来。

“钱呢,我有,我今天见了你,觉得还挺满意,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可以把你娶回去。”

老头的双手把着我的肩膀,在我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来回的揉搓着。

我感到无比的恶心,刚想推开他。

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呵,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林薇薇。”

我回过头去,只见季燃正站在我的身后,眼神中满是嘲讽和不屑,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也都是一样的表情。

“怎么?欧明不要你了,你就马上另寻出路了吗?你,还真是不挑啊。”

他看了一眼我身边的那个男人,意有所指的说道。


情劫恨长妒 主角: 林微微, 季燃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3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