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婚情:天才影后太傲娇 主角: 顾凝千, 贺彦琛

一纸婚情:天才影后太傲娇 主角: 顾凝千, 贺彦琛

第1章 泣血

“水……水……”

无边的黑暗里,顾衿浑身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嘴唇干裂出血,喉咙也因为缺水而如火烧般疼痛。

她已经被关在这间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整整三天,滴水未进。

“吱呀”一声,地下室厚重的铁门被打开,微弱的光芒从外面传了进来。

这光芒虽然微弱,却刺得已经习惯了黑暗的顾衿眼睛生疼,干涩的眼中流出了两行泪水。

她拼尽全力地出声求救:“求求你……放了我……我给你……钱……”

来人走近:“哦?我倒想知道,你这条命,值得了多少钱!”

声音有些尖利,入耳却熟悉得让顾衿心中一惊!

她抬头,迷糊中看到了一张妆容精致,熟悉无比的脸:“于浅依!”

于浅依冷冷一笑:“哟,还能认出我,看来你还挺清醒的。也罢,总比到死了还做个糊涂鬼好!”

顾衿瞪大了双眼:“是你!你为什么绑架我?为了均宇哥吗?你以为你把我杀了就能得到他吗?不可能的!”

“顾衿,为什么你死到临头还这么天真?均宇哥?”于浅依眼神突然变得狠辣冰冷:“叫得这么亲热,你以为均宇他会管你的死活吗?”

顾衿不明白于浅依话里的意思,却执着地相信范均宇:“你不用挑拨离间,均宇哥一定会来救我的。”

于浅依一声冷笑,正打算说话,就听见地下室的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浅依,不要浪费时间了,看过了就走吧。”

顾衿浑身一震,目光中带着不可思议的震惊朝着门外看去:“均宇哥?是你吗?”

听到顾衿叫他,范均宇从门外转了进来,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地上如死鱼一般的顾衿。转而又温柔地对着于浅依笑道:“浅依,走吧。”

顾衿见自己深爱的男人竟然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跟她说,她挣扎着,用尽浑身的力气爬到范均宇的脚边:“均宇哥,我是衿衿,你的衿衿!”

却被范均宇一脚踹开:“真恶心。”

于浅依看着这一幕,脸上的笑意不止:“顾衿,你看见了吧。均宇爱的人是我,不是你!你不过是他拿到顾家家产的踏脚石罢了!”

“什么?”顾衿还没有从范均宇嫌弃的动作中反应过来,于浅依的话就如当头棒喝般将她打醒。

“不可能……不可能……”她绝望的,想要从范均宇的脸上看出他在演戏。

可是那个曾经对她情深似海,海誓山盟过的男人,却一眼都不愿意施舍给她。

“你和她说这些做什么?反正也是个要死的人了。”范均宇看着于浅依,眼神中是满满的宠溺。

“你都说她要死了,就算把这些告诉她又有什么关系?”于浅依得意地看着地上万念俱灰的顾衿:“你知不知道害死你父母的车祸是怎么发生的?你以为那只是一个简单的意外吗?”

“行了,别在这种废物身上浪费时间了,快点解决了走吧。”范均宇似乎并不想于浅依提到这些,有些不耐烦地催促。

于浅依见范均宇似乎有些生气,跟着范均宇离开了地下室。

只留下已经虚脱了的顾衿孤零零地躺在湿冷的地上,一双眼睛装满了排山倒海的恨意,似滴血般死死地盯着再一次紧闭的铁门。

直到干涩的眼球终于承受不住,流出了两行炙热的血泪……

第2章 都可以

顾衿觉得自己有些恶心,脑子迷迷糊糊的。她想要睡过去,但耳边有一个烦人的声音一直在吵她。

她猛地睁开眼,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正坐在她的身边。

“妹妹,你醒了!正好,不用浪费时间叫醒你了。”说完,男人一双手朝她伸了过来。

顾衿一阵恶心,伸脚朝着男人踢了过去,将男人踹下了床。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一阵头晕袭来。

强忍住想吐的感觉,环顾了一圈,发现自己似乎在一间酒店当中。

怎么回事?她不是在那个阴冷黑暗的地下室活活饿死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她没有死?却被于浅依和范均宇那对狗男女送到了这个猥琐老男人的床上?

被踹到床下的男人痛呼一声,站起身来,满脸凶恶地瞪着顾衿:“贱人!竟然敢踢我!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

眼见着男人还想扑过来,顾衿连忙起身从床上跳下。却在脚刚刚挨到地的时候腿一软,浑身无力地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顾衿才发现,自己身上似乎有些不对劲,浑身酸酸软软没有力气。脑袋昏昏沉沉,嘴里一股烈性酒精的味道。

身后的男人已经扑了上来,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嘴里骂道:“贱人,你还想跑!”

头皮传来的刺痛让顾衿清醒了几分,她积蓄了全身的力气,脑袋猛地朝后一仰,准确地撞上了男人的额头。

男人被顾衿撞得朝后仰倒,后脑勺正好撞在了床架上,直接晕了过去。

感觉到身后抓着自己头发的手松开了,顾衿几乎是跪爬着找到了房间门。门一打开,她就冲了出去,却正好撞到了门外经过的一个男人身上。

此时的她已经浑身软的如一滩泥般,没有丝毫的力气,只得犹如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抓着面前的男人:“救我……求你……救救我……”

男人弯下腰。

紧接着,一个有些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顾衿的耳边响起。

“我为什么要救你?”

“求你……救救我……我是顾衿,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已经被体内的燥热折磨得有些迷迷糊糊的顾衿,没有看到当她说出“顾衿”两个字的时候,被她缠住的男人脸色一变,幽深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暗芒。

顾衿被男人打横抱在怀里,只感觉自己被一阵冷清无比的怀抱所包围,那股感觉清凉舒适,如清泉般缓解了她喉咙里火辣辣的酒意。

她不由自主地搂紧了男人的脖颈,双手更是放肆地伸进了男人的领口之中,想要从他的身上得到更多的冰凉。

男人眸色一深,抱着她大步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间,打开房门后将怀中的女人扔在了床上。

失去了那个清凉舒服的怀抱,顾衿不舒服地哼了一声,无意识地扯着自己衣领。

站在床边的男人看着床上这一幕,一双幽深的眼眸危险的眯起,嘴角噙起一个邪肆的笑:“什么都可以给我?小妖精,是你先招惹我的……”

第3章 各不相干

眼前是无尽的黑暗,胸膛之中传来猛烈的窒息感,这股窒息包围着顾衿,让她犹如濒死的动物般完全喘不过气来。

她想要挣扎,想要呼救,可是喉咙里却像是被硬物塞住,无法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无尽的恨意在心间翻滚,直到眼前的黑暗变成了一片血红……

顾衿猛地睁开眼,目光触及之处是刺目的阳光。

她有些恍惚,分不清这一刻是梦是醒,自己正身处地狱、或是天堂。

“醒了?”耳边传来一个带着戏谑的低沉男声,把顾衿惊回了神。

她转过头,正对上一张放大了的男人的脸。

凌厉霸气的眉,幽深暗沉的眸,高挺的鼻,薄削的唇……

这张脸上的一切都仿佛被上帝精心雕刻过般,俊逸完美得不似凡人。

男人脸上挂着邪邪的笑容,伸出一只手在顾衿的脸上掐了一把,低沉的声音带着沙哑的性感:“怎么?喜欢我这张脸吗?”

顾衿终于回过神,从另一边滚下床,目光带着警惕看着正侧躺在床上,半裸着上身的男人。

“你是谁?”

男人没有回答她的话,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一圈,深沉的眸子里带着丝丝玩味。

顾衿才发现身上有些凉,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竟然只穿了一件透明的几乎可以忽略的丝绸睡衣!

她尖叫一声,扯起床上的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形。

这么一扯,就把男人原本掩在被子里的部分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男人被拿走了遮羞的东西,竟然淡定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薄削的唇里溢出轻轻的叹息:“看来,跟我的脸比起来,你更喜欢我的身体?”

顾衿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不要脸的男人,原本赤诚相对的尴尬莫名消退了少许。

也不再指望床上的男人能够和她正常地交流,她四处望了望,看见一条女式裙子被扔在床下,裹着被子捡了起来,急急忙忙去浴室换好了衣服。

从浴室里出来,余光见到那个男人竟然依旧光溜溜地躺在床上,一副等着人去围观的模样。

顾衿目不斜视地直接来到房间门,打开门正准备走出去,就听见后面传来了男人慵懒戏谑的声音。

“顾衿是吧,怎么?吃干抹净了就想走人?”

顾衿没有回头,冷冷地回了一句:“之前的事情是意外,你不用放在心上。出了这扇门,我们各不相干。”

说完,也不等房间里的男人回答,顾衿犹如躲避灾难一般逃了出去。

走在空荡荡的酒店走廊之上,顾衿终于有时间好好思考一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不是被于浅依和范均宇一起关在地下室里,活生生饿死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家酒店里?

想到昨晚那个肥头大耳的老男人,顾衿胸间泛起一阵恶心。

比起那个猥琐老男人,她倒是更宁愿自己是失身于刚刚那个暴露狂。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于浅依和范均宇!

那对将她关在地下室想要害死她谋夺顾家家产的狗男女!

想到她被关在地下室,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活生生被饿死的痛苦。

顾衿此刻就恨不得立刻找到那对狗男女,将他们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一点点,千倍百倍地还给他们!

第4章 她不是她

还有之前在地下室里,于浅依提到过的,她父母的车祸……

听于浅依的意思,父母的车祸似乎并不意外。难道这也是那对狗男女所做的?

想到范均宇和她从高中认识,那个时候她为了跟他在一起,悬梁刺股般地努力读书才能跟他考上同一所大学。因为父母的不同意,她还为了他用尽了一哭二闹三绝食的方法,去逼迫父母接受他一个穷小子的身份。

却没有想到!他早就和于浅依勾搭在一起,为了她顾家的家产,不惜害死她们一家人!

是她顾衿瞎了眼!引狼入室,害死了自己的父母!

因为强烈的恨意,顾衿眼中已经一片血红,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恨不得立刻找到范均宇和于浅依,让他们为自己的父母赔命!

“顾凝千!顾凝千!你是聋了不成!”一个身影挡在了顾衿的面前,对着她劈头骂道。

顾衿从仇恨中抬起头,一双满是血丝的眸子里的恨意没有丝毫收敛,直直地看向眼前的人。

挡在她面前的人被她的眼神给吓住,竟然禁不住地后退了两步。

“顾凝千,你这个眼神看着我,是想吓死谁?”

这是一张陌生的中年女人的脸,顾衿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她。

顾衿将眼眸中的恨意收敛住,冰冷地回道:“你认错人了。”

“哎哟,顾凝千你现在硬气了?连我冯姐都能当做不认识了?怎么?是翅膀长硬了要单飞是不是?”冯云从刚刚那股可怕的感觉中回过神,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刻薄模样。

顾衿不耐烦了:“我说了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冯云被气笑了。

她扯着顾衿,来到了酒店大堂的一根柱子面前,指着柱子上的镜子说道:“顾凝千,我从你五岁出道开始就是你的经纪人,你的这张脸,我比谁都认得清楚!你跟我说我认错人了?你就是化成灰了我也能把你给认出来!”

而被她扯着的顾衿此时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听她说了什么。

顾衿瞪大了眼睛,看着镜子里那张完全陌生,和她原本的模样没有丝毫相似之处的脸,久久无法回神。

镜子里的女孩长着一张艳丽张扬的脸,眉目精致美艳,和原本只能算的上清秀可人的她完全不同。

这张脸看起来还很是年轻,巴掌大的小脸娇俏美艳中透着青春的灵气,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少女模样。

可是原来的她,明明已经大学毕业好几年了,早就过了少女时代了!

这!这不是她的脸!

顾衿不敢置信地抚上了自己的脸,手下的肌肤嫩滑细腻,真实清晰的触感告诉她这不是一个梦。

冯姐见顾衿呆愣愣的,一把抓住她的手,拖着她往外走去:“怎么着?现在不给我装了?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现在去给我见李老板,跟他道歉。不然你以后就别想再在圈子里混了!”

顾衿像一个牵线木偶般,被冯姐一直拉到了酒店的门外,到了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前。

“上车啊!”冯姐有些野蛮地推了顾衿一把。

顾衿被这一推惊醒,终于反应过来,冲到副驾驶外对着后视镜再一次照了起来。

巴掌大的镜子里,显现出来的,依旧是那张青春靓丽,张扬美艳的少女脸庞。

只是那一双原本蕴含着青春灵气的眼睛,里面盛满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和空洞。

顾衿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她似乎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

她不是顾衿,而是身旁的中年女人嘴里的“顾凝千”!

第5章 原来的世界

“别以为你做出这幅样子,就可以当做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联系李老板是你求我的,不是我要把你推倒他的床上去!”

冯云语气激动,满是愤怒:“谁知道你胆子这么大竟然敢临时变卦,还把李老板给打伤了。你等下见了李老板给我好好表现,不然别怪我不讲情面!”

顾衿还没有从自己变了一个人的打击中回过神来,迷茫无比地坐在平稳行驶的保姆车中。

“你听见没有!”冯云看她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更是生气,长长的指甲戳上了顾衿的额头。

顾衿回过神,拉着冯云的袖子急切地问道:“我现在在哪里?今天是什么日子?”

冯云被顾衿突然的动作吓住,下意识回答:“你现在在车上啊,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怎么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看着眼前的人满脸惊讶的样子,顾衿激动的情绪冷却了下来。

她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清楚,不能这样贸贸然地暴露自己不是顾凝千的事情。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是死后借尸还魂重生在了现在这具身体里。

只是这个“顾凝千”到底是谁她却不知道,现在她是不是还身处于原来的那个世界也不清楚。

要是贸然被人知道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一个灵魂,不是什么好事。

这样一想,顾衿又坐了回去,恢复了之前的沉默。

她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机会搞清楚她现在到底还在不在原来的那个世界。

如果她重生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么她父母的车祸,还有她的死,就没办法找到那对狗男女报仇了!

“你要带我去见的李老板,是昨天的那个男人?”顾凝千清楚的记得,自己醒过来的时候是被下了药的,难道是眼前的女人给她下药送到了那个老男人的床上?

冯云正打算说话,就接到了公司打来的电话,让她马上回去参加紧急会议。

她挂了电话,狠狠瞪了顾衿一眼,才开口让司机调头回公司。

“算你走运!不过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不管你愿不愿意,李老板你都陪定了。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真当我冯姐是好耍的?”

听冯姐的话,似乎之前这具身体去陪那个老男人是自愿的?

顾衿突然感觉脑内传来了一阵刺痛,让她几乎忍不住叫出声来。

到了公司的地下停车场,电梯口此时已经有三名打扮十分靓丽的女人等着。

见到冯姐,为首的那名女人微微笑了笑:“冯姐,这大清早的,从哪儿把我们的大明星捡回来的?”

冯姐尴尬地笑了笑:“娜娜你这话说的,她这么一过气童星在你这个影后面前,算得上什么?”

原本低着头的顾衿听见冯姐这么说,抬起头朝着被她叫做娜娜的女人看了过去。

这一眼让她心下狂喜,这不是娱乐圈十分出名的大明星余娜吗?

她作为顾衿的时候还看过余娜演过的电影,有一部她很喜欢。

这是不是证明,她重生在了原来的世界?这个还有范均宇和于浅依的世界?

第6章 洗空气

余娜身边跟着的是一个二线方落明星和自己的生活助理,方落目光不屑地看了顾衿一眼,语气倨傲地说道:“冯姐你既然知道她在娜姐面前什么都算不上,就应该知道不该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不是吗?”

冯云算得上天行娱乐公司的金牌经纪人,手下艺人自然也不止顾凝千一个。余娜也是她手下的艺人,因为这两年发展不错,所以已经成为了公司的重点培养对象。

要放在平时,顾凝千的事情都是被冯云扔给自己的助手处理。也是因为顾凝千答应了她,和李老板睡过拿到新电影的投资,她才会分出一点时间去管她。

谁知这顾凝千这么不识趣,明明答应好好的事情竟然最后变了卦,还把受伤了的李老板扔在房间里消失了一整夜!

余娜面上淡淡的,但是冯云却清楚对方心里对自己不满,只不过因为自己金牌经纪人的身份没有直接表现出来罢了。

她也懒得理会顾凝千了,一心去安抚心有不满的余娜。

顾衿被几人完全忽视,到了会议室,也是沉默地坐在一个角落里静静思考。

她记得,她被绑架之前好像这个余娜还没有得到什么影后的头衔。这也就意味着,她现在所在的时间里,作为顾衿的她已经死了?

顾衿暗暗思忖着,没注意到有人端着一杯饮料朝着自己倒了过来。

冰冷的橙汁倒了顾衿满头,让她惊得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身后那名将饮料泼在她身上的人,明明就是刚刚余娜身边的那个助理!

那名助理手里拿着空杯子,眼中是明晃晃的鄙夷和挑衅:“哎哟,这不是顾大明星吗?你怎么坐在这个角落里?害得我不小心把饮料给撞洒了!”

身边有人帮腔:“什么顾大明星啊?不过是一个已经过气的童星罢了?能在这里有个位子坐已经不错了!”

“是啊,顾凝千,你昨天不是还放了狠话,说自己马上就要重新回到自己的风光时代了?怎么,这就是你的风光落汤鸡时代吗?哈哈哈……”

会议室里顿时一片笑声。

顾衿从会议桌上抽了几张纸,缓缓地把身上弄湿的地方擦干。

目光在会议室里看了一圈,将那些或是鄙夷或是不屑或是嘲笑的眼神深深地刻在了自己的心里。

最后,冰冷的目光定格在了依旧还举着空杯子洋洋得意的助理身上。

别说她现在是已经死过一回的人了,就是她作为顾衿的时候,身为顾家的千金大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原本还觉得十分得意的助理,一接触到顾衿冰冷狠决的目光,顿时感觉背后一凉,脸上的笑不由得僵住。

怎么回事?顾凝千这个自以为是的草包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顾衿看着明显被自己吓住的助理,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你是说,我坐在这里,害的你撞到我然后把饮料洒在了我的身上是吧?”

在她极具有压迫性的眼神之下,助理愣愣的点了点头。

顾衿淡淡地“哦”了一声,随手拿起原本放在她面前的那杯白开水,朝着助理那张脸上泼了上去。

助理尖叫了一声:“啊!你干什么!”

顾衿将玻璃杯放回会议桌上,语气平淡得犹如在闲谈一般:“你的那张丑脸和身上的臭味把我身边的空气给污染了,我泼水洗洗空气。”

第7章 他是总裁

“你这个贱人!你是故意的!”助理气急败坏。

“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我是故意的不是吗?不过,你嘴巴这么臭,是不是也想要我帮你洗一洗?”说完,顾衿又从一边拿起了一杯白开水,做出要泼出去的动作。

助理连忙退后两步,目光里闪着恨意:“顾凝千!这还是在公司你就敢这么嚣张,是不是不把其他人都放在眼里!”

说完,助理转头看向了坐在了会议桌上最前面的余娜。

自己身边的人被人欺负,余娜当然不会当做没有看见,温柔婉转的声音带着满满责备:“顾凝千,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故意欺负我的人给我看吗?”

“娜姐,你这话从何说起?我不过是想把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都洗干净。让公司里的空气更清新一些,有一个好的环境,对我们和公司都是好事不是吗?”

这一路过来,顾衿听了太多被人说成过气童星之类的话,她不知道顾凝千是什么性格,但是她顾衿却是不会受这样的气。

过气童星又怎么样?当红影后又怎么样?惹到了她的面前,她自然都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曾经,范均宇就说过她性子太过直爽不够圆滑,要不是从小家境优越父母宠爱,恐怕早就在外面吃亏了。

不过他也说了,最爱的就是她这份敢爱敢恨的直接果敢。

然而事实呢?恐怕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这样的她是好的吧?否则又怎么会处心积虑地在她身边伪装多年,只为了害死她和她的家人,得到顾家的家产?

一想到范均宇,顾衿只感觉自己浑身的鲜血都沸腾了起来,胸膛中似乎有一团烈火正在燃烧,烧的她满目通红,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就是太单纯,太容易相信身边的人,才被这条披着人皮的豺狼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余娜被顾衿这么一抢白,脸色顿时变了,她倏地站起身:“顾凝千,你是要公开和我作对?”

顾衿冷声一笑,正要说话。

一个低沉醇厚的声音从会议室门口传了进来:“这就是公司艺人的素质?公然在公众场合泼妇骂街?”

顾衿转过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正对上一双冷清深沉的深色眸子,那双眸子里冰冷得犹如万年冰川般没有丝毫的情绪,但是却能清楚让人感觉到从那双眸子里传出的冷意,仿佛能将目光所及的一切冻住一般。

好冷的一个男人。

只是当顾衿将目光放在这个男人的脸上时,不由得吃了一惊。

竟然是他!那个今早醒来时,一丝不挂地躺在她身边的暴露狂!

顾衿低下了头,莫名有些局促地避开男人冰冷无比的目光。

耳边传来身边人小声的议论惊呼:“我的天,好帅啊!他是谁?是我们公司新进的男艺人吗?”

有人嘲笑她:“什么男艺人?他可是我们天行娱乐的总裁,贺彦琛!”

“总裁?原来我们总裁竟然这么帅。好霸气好高冷啊!比那些一线小生帅多了酷多了好吗!”

此时的顾衿满脸通红,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明明早上她离开的时候还说什么各不相干,结果他竟然是顾凝千所在的娱乐公司的总裁!

第8章 差距实在太大

“你们怎么回事?在公司里闹什么!”贺彦琛身边的总经理没想到,竟然好死不死被总裁看到了公司艺人当众吵架,虎着脸呵斥了一声。

余娜最近是公司力捧的明星,一向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哪里想到今天竟然在顾凝千这个过气童星面前吃了亏,还被总裁看到训斥了。

她心中恨透了顾凝千,面上却挂起了温婉的笑容,向着贺彦琛道歉:“贺总,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贺彦琛却连一个目光都没有施舍给她,面色冰冷步履沉稳地走进了会议室之中。

余娜热脸贴了总裁的冷屁股,这让顾衿心中很是舒畅。

她暗暗抬头朝着贺彦琛看了一眼,发现他装面瘫还挺像。

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色西装将高大伟岸的身材包裹得一丝不苟,纯白的衬衣领口扣子整齐地扣着,透着一股禁欲的气息。

想起之前在酒店里,她睁开眼看到他的第一眼,他脸上挂着邪气十足的笑容,一丝不挂地躺在她的面前,语气轻佻无比的模样。

要不是两人长着一张完全相同的俊朗脸庞,顾衿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把此刻站在众人面前,顶着一张冰山般的面瘫脸的贺彦琛和那个轻佻痞气的暴露狂当成同一个人。

实在是,反差太大了吧!

虽然有些感慨,这总裁人前人后差距实在太大。

不过顾衿心中却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她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重生在了原来世界的某个人身上。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到范均宇和于浅依,将他们加诸在她身上的一切通通一样不落地全部还回去!

这一场会议,顾衿一直在走神,直到会议结束之后,才被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孩摇醒。

“凝千姐,冯姐让我先送你回家换衣服,准备一下晚上和李老板的见面……”女孩的声音怯怯的,似乎很害怕顾衿一般。

顾衿想摇头说不用,但是想到她现在对于自己死后,范均宇和于浅依做了什么,爸妈留给她的公司变成了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也就点头同意了。

顾凝千住的地方是公司安排的单身公寓,那个女孩把顾衿送到家之后的就忙不迭地离开了,只说晚上冯姐会派人来接她。

顾衿关好房门,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上网,搜索所有有关于自己还有顾氏娱乐公司的消息。

顾氏娱乐是顾衿的爸妈一生的心血,因为只生了顾衿一个孩子,车祸身亡之后留下的遗嘱将所有资产都留给了顾衿。

但是顾衿因为沉浸在爸妈的离世,又对公司的事情不感兴趣,也就全权交给了当时已经是未婚夫的范均宇。

范均宇虽然年纪和顾衿相当,但是却很有做生意的头脑,竟然也凭一己之力撑住了顾氏娱乐。在和顾衿结婚后的两年时间里,完完全全地稳固了自己在公司的地位。

然后,就一脚把她顾衿给踢开了。

顾衿聚精会神地浏览着网上的所有信息,一字一句也不敢错过。

顾氏娱乐千金身死的事情,曾经在半年前引起媒体大肆报道和各类八卦记者的各种推论猜测。

但警方给出的回复却是,绑架顾衿的绑匪在拿了赎金之后并没有把顾衿的被困地告知范均宇就逃之夭夭,导致警方找到顾衿时,她已经因为多日没有进食进水而脱水至死!

一纸婚情:天才影后太傲娇 主角: 顾凝千, 贺彦琛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97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