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意外恋人 主角: 离悠然, 闻人珩

穿书之意外恋人 主角: 离悠然, 闻人珩

第1章 剧本

深夜十点。

公寓内的某一层隐隐还亮着微光,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倏地发出震动的声响,原本正在打瞌睡的钟悠然倏地清醒过来,拿起手机一看。

是肖文耀。

“你收到剧本了吗?自己好好研读一下,试镜的时候表现好点,我可是费了不少关系给你争取到的机会。”对方一开口就直入正题。

钟悠然将视线再次落在桌面上那挺有厚度的一沓剧本上,点头应道:“好的,我知道。”

顿了顿,她还想要说些什么,可肖文耀紧接着就再次开了口:“行,那你看剧本,我这边还在拍大夜戏,明天我还有个国外行程,就不能跟你见面,直接从剧组去机场了。”

“哦,好吧,一路平安。”钟悠然有些失落地挂断了电话。

他们已经有将近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就连这个剧本也是托人送来的。

只是转念想想,再多的失落也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谁让她只是一个不温不火的小演员,而肖文耀却是现今娱乐圈内最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呢,因此直到现在她也想不通当初肖文耀为什么会主动追她。

翻看完剧本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钟悠然将这个角色的大致情感经历都有了一个了解。

紧接着她又搜索出原著,想着深切了解一下人物关系,就在她看得入神之际,桌面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这次是经纪人来电。

“悠然,你剧本看得怎么样啦?”那头关切地询问她。

钟悠然手下在电脑搜索原著的动作没有停下,漫不经心地回答:“看完啦,我正在搜小说再看看。”

“怎么样?你有信心通过试镜吗?”对方透着些担忧情绪。

钟悠然手下动作一顿,轻勾起自信的嘴角:“冬至姐,你就放心吧,你忘了我可是‘恶毒女配专业户’,这能有什么问题?”

对于这个,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然而那头的阮冬至却似是在犹豫些什么,隔了一会儿后才叹口气道:“悠然呀,听说你明天要试镜的导演是珩导,跟之前的那些导演都不一样,所以我才特意给你打电话,让你多注意下。”

听见这话,钟悠然看了看时间,很是无奈:“冬至姐,你大半夜不睡觉,就是特意来给我提醒这件事?”

“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就这么不上心呢?悠然,这个导演可不好惹,听说在国外得过的奖项无数,这是他回国来接手的第一部戏,媒体们可都关注着呢。”

“在国外得奖无数,回国来就接这样的戏拍吗?”钟悠然脱口而出笑了出来,“这大叔也太没眼光了吧。”

这真不是钟悠然自己贬低剧本,只不过这样的剧本确实是太多了,既狗血又常见,但凡有些傲气的导演哪能拍这样的戏?

闻言,阮冬至一愣:“什么大叔?人家珩大导演年轻得很,就比你大两三岁,你可别乱称呼。”

“这么年轻?”钟悠然这下确实是有些讶异,毕竟她入圈以来接触到的导演都年近中年,这么年轻就在国外得过那么多奖项的,她还真没怎么碰见过。

“是呀,听说珩导原本是在国外发展不想回来的,但似乎是家里原因,这部戏他也是被强行塞着接手的,因此听说他心里本来就不大乐意,对于演员试镜就更加挑剔了。”阮冬至将自己了解到的所有消息说出。

钟悠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吧,我会多注意的,冬至姐你早点休息,我再看一下原著。”

“好,你也别看太晚,保持充足的睡眠才有好气色去试镜。”阮冬至没再多说,嘱咐了一句过后就挂断了电话。

钟悠然将手机放在一旁,抬眼开始看起了小说。

小说名叫《琥珀之恋》,是比较常见的灰姑娘式婚恋爱情剧,总结起来就女主和男主经过重重误会好不容易确定心意,然后她饰演的这个女配就要跳出来搞破坏。

然而所有的主角总是有光环护身的,到最后,这种女配自然是没有好结果。

让她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女配的名字也叫悠然,简直就像是对她量身定做的角色一样。

只是看着上面“离悠然”三个字,她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涌上一种奇异的感觉……

不等她细思,随即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困意,紧接着便趴在桌上双眼一闭睡了过去。

睡梦中,钟悠然仿佛看见书里的文字一个个都跳动起来,而后只觉得一阵白光急速向她席卷而来……

半夜,钟悠然是被冻醒的。

冷是真冷,就像待在深秋时分的深山老林,耳边呼呼刮着风。

浑身也有些僵痛,极不舒服。

钟悠然忍不住动动双手裹紧了自己身子,心想:是冷气开太大了吗?

就在她抬手往旁边一碰时,手下的触感让她整个人都僵住,倏地,她睁开眼猛地坐起,惊恐地环视四周。

不对!她怎么会在荒山里?

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己的,周遭是草木树丛,透过细微的月光,能看清这一带都没有任何人影。

钟悠然沉下心来,不知这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不管怎样,当务之急是要走出这片荒郊野岭,才能去思考其他事情,不然不是饿死就是会冻死在这里。

月光并不明亮,钟悠然只能大致地辨识方向走着,脚下的路又是泥泞不堪,就在她依稀辨认到远处有人影微光的时候,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住,一个跄踉就摔倒在地。

剧烈的疼痛让钟悠然倒吸一口凉气,抬眼回头往绊住自己的那边看去,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啊——”


第2章 穿书

透过朦胧的月色,钟悠然隐约能看见自己脚边正躺着一个男人!

没有任何动静,也不知道是活人还是……死人!

钟悠然心脏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惊魂未定地深呼吸好几口,才让自己平复下心情,犹豫好久才鼓起勇气,颤巍巍地喊了一声:“喂!那边那位先生?”

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

等了好一会儿后,她小心地走到那人的身边,伸手去探对方的鼻息,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定,还好还好,还有气儿的!

“你醒醒,能听见我说话吗?”钟悠然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又喊了对方几声,没喊醒。

就在钟悠然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边忽地传来呼喊她名字的声音。

“悠然?你在哪儿?听得见吗?”

“悠然小姐!”

浩浩荡荡似乎人还不少,虽然这些人的声音对于钟悠然来说都是陌生的,但有人就是希望,她不多想,忙站起来就对着那边大声呼救:“我在这里!这边还有个人晕了过去!快过来救人啊!”

听见她的声音,随即从远处迅速赶过来不少人。

“悠然,你没事吧?你说你一个人怎么乱跑呢!”其中一位中年妇女满脸焦急略带责怪地跑到她面前,就是一个紧紧的拥抱。

钟悠然眉头微蹙,有些发蒙,什么?自己一个人乱跑?

最关键的是,她压根就不认识这些人!

“咳,那个我没什么事,你们赶紧看看地上这位先生吧,他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好。”钟悠然有些不太适应地推开中年妇女,忙转移了话题。

这时他们才将注意力转向地面上的男人,中年妇女一看见那人的面容,顿时睁大了双眼,“这不是闻人家的大公子吗?天哪这是怎么回事?赶紧送医院!”

闻人?

钟悠然微微一愣,这名字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悠然,别站着了,这么冷的天,回去洗个澡。”等那些人将地上那名昏迷不醒的男子抬走后,中年妇女再次搂住了钟悠然的肩膀,一脸心疼。

“呃,好、好的。”钟悠然脑子显然没有转过来,这场面让她觉得有些异常的不对劲,但具体又说不上有什么不对来,末了她还是问道:“不过,我的经纪人他们呢?你们是冬至姐派来找我的吗?还有,我记得我明明是在家里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话音落地,中年妇女骤然停下脚步,愕然地看向她,眼泪夺眶而出,抬手就摸向她的额头:“你这孩子怎么了呀?怎么说起胡话来了?什么经纪人?你连妈妈都不认得了吗?”

“什……什么?我不认识你呀。”钟悠然这下是彻底懵逼了,怎么回事?恶搞节目吗?

中年妇女抹了一把眼泪,忙带着她上车,着急示意:“赶紧开车!去医院!我的悠然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车身迅速往前驶去,钟悠然往座位旁边一缩,强颜欢笑:“你们在说什么?是跟哪个电视台约好的整蛊恶搞节目吗?冬至姐呢?别闹了。”

“孩子,你别怕,妈妈很快就带你去医院检查,没事的。”中年妇女却忽视掉她的话,试图再次过来搂住她。

钟悠然下意识抬手做出拒绝的手势,脑子里就跟一团浆糊似的,简直要濒临崩溃:“我说别闹了。”

“好好好,我不碰你,都怪妈妈,你要做什么都顺着你,我同意让你和闻人砚订婚,我不阻拦你,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别吓妈妈啊!”中年妇女哽咽着。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就……”钟悠然正欲再次反驳,脑中一道光闪过,突然捕捉到了对方刚刚提及到的一个名字,“闻人砚?”

听见她提及这个名字,对方正在哭泣的动作一顿,有些喜出望外地看向她,忙不迭点头:“嗯,对呀,闻人砚,就是闻人家的那个私生子,你不是说喜欢他,闹着要嫁给他吗?你记得?”

闻人砚……闻人家……私生子……

这些词汇在钟悠然脑中交集混杂,让她一时说不上一句话来,瞳孔骤缩,简直有些不可置信。

闻人砚是她即将去试镜的那个剧本里的男主角,而更凑巧的是,剧本里的闻人砚同样也是私生子!

联想到刚刚的场景,钟悠然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询问面前的妇女:“请问一下,我姓什么?”

“离,你叫离悠然,你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吗?”对方说完就有再哭一场的架势。

离悠然……

听到这个名字时,钟悠然目瞪口呆,这不是剧本里她要试镜的女配名字吗?

顾不得旁边还在抽泣的人,她慌张地从旁边的随身包里找到一面镜子,往镜面看去的那瞬间,钟悠然整个身子僵住,脑中一片空白——镜子里的是一张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脸庞!

下一刻,巨大的惊吓让她再次昏了过去。

“悠然!悠然你别吓妈妈!老王,你开快点!赶紧送小姐去医院!”

迷糊中,钟悠然还能听见那位自称是她母亲的人惊慌失措的喊声。

老天,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或者这肯定是一场梦!


第3章 BUG先生

然而她这微弱的侥幸没有成功,等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是在医院里,旁边守着的人依旧是昨晚的那位中年贵妇,一见她醒来,忙不迭紧张地询问:“悠然你醒啦?怎么样?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你认识我吗?”

最后那个问题明显带着些担忧。

钟悠然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很想思考出一个来龙去脉,最终无果,只正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似乎真的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了一个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的虚拟小说当中。

“我没有不舒服,没事的,你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钟悠然艰难地开口,为避免麻烦,顿了下,又补充了一句称呼:“妈。”

闻言,一脸担忧的贵妇总算是松了口气,转身就要离开,走到门口又突然回头:“对了,昨晚你幸好发现及时,不然闻人珩的情况在那里肯定后果难料,闻人叔叔他们可感谢你了。”

闻人……珩?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人物是一个炮灰,在剧本里一开始没多久就死了,也正是因为他这个闻人家的大公子意外死亡,才有男主闻人砚从私生子转正的戏码,这整个故事才算是真正开始。

而如今,她刚穿过来,就把本该死亡的人物给……救活了?

完蛋,她是不是创造了一个BUG?

既来之,则安之。

这是离悠然一向的行为原则,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到现实,那就只能先在这个虚拟世界里好好活下去。

以她这几天从离母口中套来的话来看,剧情发展应该是才刚开始不久,原作剧情是离悠然逼迫闻人砚与其订婚,离家因为闻人砚是私生子的原因不太愿意,没想到传来闻人珩的死讯后,闻人砚成为了闻人家的独生子,离家很快就松口同意两人订婚。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如今闻人珩被她失误给救活了,那么后续的一切是不是也就不存在了?

“悠然?你在想什么呢?”离母拿手在她面前挥了挥。

离悠然回过神来,扬起一个笑容来:“没事,妈,我想去看看闻人珩,可以吗?”

“看阿珩?行、行呀。”离母点点头,心里却有些疑惑,放在以前,别说昏迷,就是磕绊了一下,她也会去让人找闻人砚才对,怎么这次绝口不提闻人砚了?

琢磨不透自己女儿内心想法,离母也只能顺着她心意,生怕她再来一次离家出走。

闻人珩的病房在楼上的VIP监护室,离悠然跟着离母来到门口,透过透明窗口看去,隐约能看见对方半躺在病床上,正低头在看书,面貌看不太仔细。

离悠然一颗心砰砰直跳,又有些胆怯了。

这可是一个BUG呀,按剧情线来说,他已经算是一个死人了。

“悠然?进去吧,走。”离母在她还犹豫的时间里已经推开门将她带了进去。

离悠然心虚地低下头,简直不敢去直视对面的人。

偏偏她这个母亲跟她毫无默契可言,在这个时候,还自认贴心地跟闻人珩说上几句话后就出去了,将她单独留在病房内,面对着这个巨大的BUG。

“悠然?”前方传来磁性好听的男声,带着些许笑意向她道谢:“听说是你发现我才救了我一命,应该是我去道谢才对。”

“啊不不用,没事的。”离悠然有些结巴,心里却莫名有些跑偏地想着:这个BUG的声音还挺好听的。

顿了下,对方再次含笑开口:“我长得很吓人吗?怎么老是低着头,怕我?”

那可不,你是这个世界里最吓人的BUG了好吗?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离悠然表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轻抬起头来道:“哪里吓人了?你分明长得这么……俊朗非凡。”

本来是准备奉承对方的词汇在看见他的模样时,不由自主地转变成了真心的赞美。

不是她离悠然夸张,原来BUG长得这么好看的吗?

面前的男人有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好看的薄唇,五官简直完美得找不出一丝瑕疵来,完完全全就是那种只会存在于小说里的人物面貌!

想到这里,她反应过来,这本来就是在小说里面啊!

“咳,那什么,你你身体没事了吧?”离悠然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抬手抹了一把鼻子,确认自己没有流鼻血才放心。

话音落地,离悠然再次偷偷掀起眼皮往BUG……哦不,闻人珩那边看去,只见他唇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缓声回答:“没事了,多谢。”

“没事就好,那我就先回去了。”离悠然话音刚落,已经一溜烟跑出了病房。

直等回到她自己的病房内,那不正常的心率才算是恢复了正常。

离悠然靠着门板深呼吸好几口,这才往里面走去,一进门就看见自己床头坐着一名陌生男人,她狐疑地看了看病床前的名字,没错,是自己的呀。

“那个,先生你是不是走错病房了?”离悠然尴尬地出声询问。

只见坐立于她病床前的男人身板一僵,似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那人没回头冷声问:“离悠然,想不到为了订婚你还真是费尽心思!”

啥?什么跟什么?

离悠然一愣,这男人神经病吧?说的什么……等下?订婚?

想到这个,离悠然浑身一僵,这么说来这个男人难道就是这部小说的男主——闻人砚?


第4章 订婚对象

大概是没听见她回话,闻人砚也适时回过头来,略有些不悦地皱眉,脸色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之情,轻启唇:“不就是想让我跟你订婚吗?好,我答应你就是了,那么你答应我的事情最好说到做到!”

这个男主角说的话真是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离悠然下意识挑眉往对面看去,原本尚存的期待顿时落空,原本想着就连闻人珩这种炮灰都长得那么好看,那么闻人砚肯定是更好看了,没想到这一看是大失所望。

严格来说,闻人砚长得也不错,只是不知道是离悠然在现实生活中娱乐圈内见多了好看的,还是因为他给自己的第一印象不好,总之在离悠然眼里,他确实是比不上刚刚见过的闻人珩的。

也不知道身体的原主看中了这人哪一点,离悠然在心底腹诽着,默默地翻了一个大白眼。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闻人砚忽地加重了语气,低声斥问一句。

吓得离悠然一个哆嗦,总算是把思绪给拉回来,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轻哼一声走了过去:“你要跟我订婚?我现在还不乐意嫁给你了呢!”

笑话,她可是看过全剧本的人。

自从这个离悠然利用手段强行和闻人砚订婚以后,就被闻人砚彻底给记恨上了,到最后夺了离家的家产不说,还让离悠然暴尸荒野,连个墓碑都没有,可算是惨绝人寰了。

既然现在她是离悠然,就不会让自己走向这么一个下场!

要改变命运,就要掐断源头。

因此这个婚,她绝对是不能订的!不仅不能和闻人砚订婚,还必须能远离则远离!

显然对于她这个反应是在闻人砚意料之外,他倏地站起身来,眉头紧锁,似是看不透她的想法,狠声再次质问:“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样?说订婚的人是你,反悔的人也是你,耍我们玩吗?”

离悠然轻勾唇角,想要笑着反驳,只是还没等她开口,刚从外面进来的离母正好听到这句话,倒是比她先开口,略带着急:“什么?又不订婚了?”

这话是对着离悠然问得。

离悠然心虚地摸着鼻头,在床沿坐下,悻悻笑道:“妈,我是觉得自己太冲动了,突然不想这么草率地决定人生大事。”

“可我们已经把消息都放出去了呀,悠然,你这一句冲动,是让我们整个离家和闻人家都被人看笑话呀!”离母脸上满是惊愕,本来她还想着给女儿一个惊喜,却怎么都没料到是这么一个转变。

站在旁边的闻人砚冷笑一声:“行了,你们母女别演戏了,要不是因为你们提前放出离家和闻人家即将联姻的消息,逼得我无路可走,我会来医院吗?到这个关头了,离悠然你还演什么戏?”

说话间,闻人砚将放在床头柜的一份报纸狠狠地摔在了离悠然身旁,离悠然轻瞥一眼,看见了上面赫然写着些联姻的词汇。

“谁说我是在演戏?闻人砚你可别太自作多情,毕竟……”离悠然灵机一动,说到这里,拿起身旁的报纸,慢悠悠地勾起唇角,接着说到:“毕竟闻人家可不止你一个儿子,这上面只说离家要和闻人家联姻,可没说是谁。”

如她所愿般,看见闻人砚的脸色瞬变,离悠然满意地笑了出来,紧接着继续往下说:“再说,闻人企业内部唯一认可的,不是只有闻人珩一个人吗?”

话音落地,闻人砚脸色一黑,“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我要订婚的人,是闻人珩。”离悠然一字一句,将话说得清楚明白。

为了将来不惨死郊野,BUG先生,我只能拿你出来挡挡了。

“什么?”闻人砚和离母几乎是异口同声地惊呼出声。

离悠然转了个头,话已经说出来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接,因此梗着脖子坚定道:“是的,我要跟闻人珩订婚,不是跟闻人砚!”

总之不和男女主搅和在一起,后续的惨剧就应该不会发生了!

至于闻人珩,反正他是个BUG,到时候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闻人砚隐晦莫测的眸子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微张嘴好似还要说些什么,但转眼又看了旁边的离母一眼,最终只是冷笑一声:“你最好别再反悔,我已经答应过你的要求了,是你自己反悔的,到时候可别赖我。”

“绝对不赖你!”离悠然见有希望瓦解订婚,很是坚定地补充一句,恨不得闻人砚立马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好,那也希望你答应我的事也说到做到。”闻人砚意味不明地扔下这句话后,很快就迈步离开了病房。

送走了闻人砚,离悠然长吁一口气,仿若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不过,她答应了他什么事来着?

算了,能远离主角就好。

然而她刚松口气不久,离母就已经迅速凑上前来,“悠然,你刚刚这话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离悠然毫不犹豫地点头。

闻言,离母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又说道:“那这事,你跟阿珩商量好了吗?”

“那当……”离悠然话音戛然而止,呃,她临时起意将闻人珩拉进来,肯定是没商量的呀。

不过转念想到却才闻人珩那副待她温和的模样,想来应该也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吧?他一个BUG,能有多大话语权?

因而离悠然再次点点头安抚母亲:“那是当然的,阿珩肯定会答应的!”


第5章 你到底把洛琥珀带去哪里了

“我不答应。”

然而现实狠狠地打了离悠然的脸,次日得知这件事的闻人珩,穿着病号服直接就来到了她病房,一脸冷漠地拒绝了她,就仿若昨日那温柔和煦的神情从不曾存在过一样。

离悠然僵在原地,心里简直要抓狂:喂,你只是一个BUG而已!有什么立场拒绝我?

“为什么不答应?”离悠然委屈不已地抬眸询问。

闻人珩低头看向她,对视良久,总算是启唇说道:“离小姐,我记得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交集,平白无故让我跟你订婚,我为什么要答应?”

他这么一说,也是有点道理的。

离悠然收起自己委屈的表情,没再吭声。

见她不作声了,闻人珩也就松懈神情,缓声道:“那就麻烦离小姐去跟长辈说清楚。”

话音落地,闻人珩准备转身离开。

谁料才转身,下一秒离悠然的声音从身后再次传来:“我好歹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这点小忙都不帮,只是订婚而已又不是结婚,啧啧,我真是不该救啊,唉。”

闻人珩脚步顿住,回头嘴角微抽,“你当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吗?只订婚不结婚?”

“你知道的,我们两家都把消息放出去了,我这是骑虎难下,身为闻人企业的继承人,你也不想看见企业落人话柄吧?”离悠然继续循循善诱,顿了下又解释:“订婚后,我们再找个合适的机会解除婚约不就好了?”

“我……”闻人珩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些什么,却没往下说。

“行,我也不勉强你,反正我是明白了,你要感谢我这个救命恩人的话根本就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离悠然故作叹息。

闻人珩被她一噎,神情复杂地看向她,长叹口气:“你确定会找机会解除婚约?”

一听他这么说,离悠然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忙不迭点头:“当然当然了!”

“好,希望你说到做到。”闻人珩总算是答应下来,离开之前还不忘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不过你不是应该跟闻人砚订婚的吗?”

“嗯?什么?”离悠然没听清,追问了一句。

闻人珩却没再继续回答,轻摇头:“没什么,就这样吧。”

……

搞定了闻人珩,整场订婚典礼基本就没有什么阻碍了,一切都格外地顺利。

但都说了乐极生悲,离悠然怎么都没料到,在订婚典礼后的第二天,闻人砚会直接怒气冲冲地来找她。

“离悠然!”闻人砚的怒吼声震耳欲聋。

吓得正玩手机的离悠然整个人都一哆嗦,她惊恐地环视四周,也不甘示弱地跳起来:“你怎么进来的?这是我的房间!祥嫂!”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总有人在家的屋子这会儿怎么喊也没人应,看来闻人砚似乎是做好准备才来的。

闻人砚目光狠厉,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杀意,他冷笑一声,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就将她往外面带去。

“你做什么?闻人砚!我已经说了,不会再纠缠你!”离悠然从心底里涌上一丝惧意,另一手扳着门板朝他吼着。

“做什么?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闻人砚丝毫不顾她的抵抗,一使劲,将她彻底带离房间。

离悠然被他强行带着往地下车库的方向走去,奋力挣扎着:“你放开我!闻人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闻人砚的力气大得惊人,她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挣脱的机会。

一直来到地下车库,闻人砚一把将她推向车身,目光阴鸷:“说,你到底把洛琥珀带去哪里了?我要见她!”

离悠然的手腕被他攥得生疼,正低头揉着手腕,听到这个名字时,简直心里叫苦不迭。

洛琥珀就是这部小说里的女主角,可自从她穿越过来以后,她连洛琥珀长什么样子都还不知道,能对她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根本就没见过她!”离悠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准备从旁边离开。

不料才踏出一步,就再次被闻人砚毫不客气地推回了原位,下一刻闻人砚就已经倾身上来,单手掐上了她的脖颈,“你不知道?嗬,到底说不说?”

“我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离悠然下意识往后退去,然而后面抵住车身,已经无路可退。

话音落地,闻人砚就已经逐渐加重手下的力道,赤红着双眼:“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把洛琥珀带去哪儿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离悠然被他掐得面色通红,呼吸渐渐变得困难,连挣扎都没有力气。

听她依旧不松口,闻人砚微眯起双眼,大有真要将她掐死的架势,手下的力道愈发收紧。

就在离悠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要死在闻人砚手里的时候,灰暗的车库内照进一道刺眼的亮光。

闻人砚手下的力道突然松懈下来,趁他不注意,离悠然挣脱了桎梏,蹲下身子大口呼吸着,抬眼看去的时候,只看见从那亮光中走出来一个人,径直来到她面前,才皱眉询问:“你们在做什么?”

来人竟是闻人珩!

有那么一瞬间,离悠然仿若在他周身看见了天使般的光环,这个她亲手救下的BUG,简直是她的守护神吧!

她猛地扑过去,紧紧抱住对面男人的身子,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吓死了,你再晚来一步我就要死了!”

闻人珩身子一僵,本能地要推开她,可转眼看见旁边闻人砚的目光,想了下还是没有推开她,只是略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回事?”

闻人砚大概是本就心虚,深深地看了离悠然一眼,摇头:“没事,我走了。”

随即便拉开车门,启动车迅速驶出了地下车库。

看着车子开远,离悠然才后怕地长吁了一口气

“行了,放开我吧。”闻人珩见皱了皱眉头,立马往后退开,跟离悠然保持距离。

这变脸速度也太快了吧!

离悠然抹了抹眼泪,站直身子退开几步,算了,看在你这个BUG救了我一命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呀?”


第6章 剧情大BUG

闻人珩跟在她身后若有所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到:“你刚刚跟闻人砚是怎么回事?”

离悠然脚步一顿,默默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若知道是怎么回事还能被闻人砚给掐个半死吗?

不过,听闻人砚的话来猜,应该是洛琥珀失踪了?

“我也不知道。”离悠然叹口气,轻声回答。

闻人珩也没再继续追问,直到两人走出了地下车库,才开口解释自己来这里的原因:“我来找你是想跟你商量解除婚约的事情的。”

“我们才刚订婚两天,你就来找我商量解除婚约的事情了?闻人先生你是不是也太迫不及待了?”离悠然脚步一顿,面色无奈,深觉这个BUG并不如自己想象中来的好应付。

闻人珩径直往她家里的方向走去,轻笑:“我这不叫迫不及待,我只是来确保你说话的可信度。”

离悠然嘴角抽搐,上前拉住他转身往另一边走去:“那我们去外面谈,在家里被人听见了怎么办?”

虽然现在家里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但离悠然对于刚才的事情显然心有余悸,不想回去。

闻人珩倒是不甚在意,回转身继续与她并肩而行。

不曾料到,两人刚走到街边,正欲找间咖啡厅好好谈事,从转角处突然冲出来一个女孩子,直接扑到闻人珩怀里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珩哥哥!你去哪儿了?我找你找了好久!”

离悠然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场面,难怪要急着解除婚约呢,合着BUG早就有了心上人啊!

“愣着干嘛?帮我把她拉开!”然而闻人珩却是僵硬着身子,抬起双手,略有不悦地冲她示意。

离悠然摊手耸肩:“你自个的桃花关我什么事?”

大概是听到了她的声音,紧抱着闻人珩的女孩缓缓止住了哭声,退开来,却是以一种怨恨的目光瞪着她,几乎要用眼神将她千刀万剐。

离悠然后退几步,讪笑道:“那什么,我、我不打扰你们了?”

“离悠然!你故意的是吗?”女孩哭着就要冲上来。

闻人珩眼疾手快将她拦了下来,无奈地加重了语气:“洛琥珀你冷静一点!”

正欲躲避的离悠然听到这个名字时登时讶异地睁大了双眼,指着面前的女孩不确定地反问:“什么?你是洛琥珀?”

她居然是这部小说里的女主角洛琥珀!

电光火石之间,离悠然突然意识到了整部小说的来龙去脉,这个故事除了是以闻人珩死亡让男主上位开始以外,女主角洛琥珀也是跟闻人珩有关的。

在闻人珩没有死之前,洛琥珀是喜欢闻人珩的,之后就是因为洛琥珀醉酒将闻人砚认成了闻人珩,他们之间发生了关系,才有了男女主角相爱相杀的虐恋情深。

由于闻人砚很早之前就喜欢洛琥珀,因此对于洛琥珀拿自己当哥哥替身的事情表示十分愤怒,以至于他对洛琥珀的态度也时好时坏,就在这么相处之下,洛琥珀放下了死去的闻人珩,渐渐爱上了闻人砚。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闻人珩没死,是不是就代表着……洛琥珀不会喜欢上闻人砚?

完了,这是一个剧情大BUG啊!

女主角不爱上男主角,这剧情还有什么好看的!

想到这里,离悠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闻人珩拉到自己身旁,紧紧挽住他的手臂,俨然一副对待情敌的模样看向对面的女主角:“这大庭广众之下的,洛小姐对我未婚夫放尊重点,别拉拉扯扯的,不好看!”

洛琥珀站在一旁,看着些许聚集过来的目光,有些脸红,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望向闻人珩,“我、我不是故意的,珩哥哥我只是太激动了。”

不等闻人珩回话,离悠然已经露出自认甜美的笑容,道:“没关系,下次不要这样就好了。”

“离悠然,你为什么要一直跟我作对,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完全没想到,洛琥珀这个时候居然使出了白莲花女主角常用伎俩——装可怜!

“我怎么跟你作对了?”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呢!

离悠然真想这么说,然而想到很有可能这个原主之前确实对付过人家,硬生生就把后半句话给咽了回去。

洛琥珀被她这么一反问更为委屈了:“你做了些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你不是要跟闻人砚订婚吗?怎么突然就跟珩哥哥订婚了?”

离悠然一愣,登时有些无语,合着这女主角在意的竟然是这么一件事!

我跟你家珩哥哥订婚还不是为了好撮合你和男主角!反倒还怪起我来了?

“这个我似乎没有必要跟你解释吧?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离悠然反唇相讥,继而搂紧了闻人珩的手臂,同时在心里祈祷这个BUG可千万别拆自己的台。

好在闻人珩在这件事上还挺上道,没有推开她,反而顺手将她往自己怀里轻轻搂住:“琥珀,你是个好女孩,我一直都知道你的心意,但是很抱歉,我只把你当妹妹。”

好人卡、妹妹卡同时达成!

离悠然默默在心里给闻人珩比了赞赏的大拇指!

“是呀,你可以看看自己忽略过的人,哦对了,你赶紧跟闻人砚联系一下吧,他找不到你可担心了。”离悠然适时补上一句话。

洛琥珀一听到闻人砚的名字,整个脸色顿时变了,“他在找我?”


第7章 时空通道

“嗯,你赶紧给他打个电话吧,省得他又怪到我头上。”离悠然瘪瘪嘴,她可不背这莫名其妙的锅。

闻人珩一听说这事,神色微变,想到了却才看到的场面,心下顿时有些了然,略有深意地瞥了旁边的离悠然一眼后,唇角微勾,掏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不多久,一辆熟悉的车从转角处开来,径直停在了三人身边。

从车上下来的人自然是闻人砚,他几步冲到洛琥珀身边,将她上下打量着,确认没有事后才问她:“你跑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

“你找我做什么?你个混蛋!我说了我不想再看见你!”洛琥珀却反应激烈地往旁边一退。

闻人砚有些顾虑地看了看离悠然和闻人珩,继而上前再次扶住洛琥珀的双肩:“你冷静一点,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嗯?那天晚上?

离悠然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重点词汇,脑中灵光一闪,难道即便是有BUG的情况下,闻人砚和洛琥珀的感情线也还是按照原剧情在进行了吗?

可惜不等她再多听一会儿,闻人砚已经强硬地将洛琥珀带上车,一踩油门,瞬时扬长而去。

“有什么好看的?现在是不是该谈谈我们之间的事了?”闻人珩松开她,率先往马路对面走去,走了几步见她没跟过来,又停下来回头挑眉看着她。

离悠然回过神来,耸耸肩,正欲往他那边走去,余光却忽地瞥见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正径直朝着闻人珩撞来,说时迟那时快,她迅速跑过去伸手将他往自己身上一拉,“小心!”

闻人珩一个重心不稳直挺挺往她身上倒去,离悠然自然是承受不住一个成年大男人的重量,于是两人齐齐往路边倒去,最他妈神奇的是由于各种原因的阴差阳错之下,他们神奇而不小心地亲上了!

然而吸引离悠然注意力的不是这个,而是在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她分明看见自己上空缓缓聚集了一条巨大的黑色条状,仿若将这个世界撕扯开了一条裂缝,透过裂缝,她看见了现实世界里自己的房间!

时空通道!

离悠然惊喜不已,顾不得许多,直接推开身上的男人,就要往那里跑去,可是就在她推开闻人珩的一瞬间,刚打开的时空通道立马消失在了她的眼前,仿佛她刚刚看见的不过就是一场幻觉!

巨大的惊喜在一瞬间落了空,离悠然愣在原地良久,回想着刚刚发生的每个细节,后知后觉地摸上自己的嘴唇,将视线缓慢地移向了旁边在擦着嘴唇的闻人珩,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有回去的希望,离悠然自然是个行动派,她欣喜地跑到闻人珩身边,还没开口说什么,就被闻人珩一把顶着脑袋隔绝在他半米之外,“刚刚的亲吻不过就是个意外,我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不用解释,以及再次感谢你救了我一命,但是我们还是得谈解除婚约的事情!”

离悠然愤愤然瞪他一眼,咬牙放弃:“好,我知道,走吧!”

只要验证了她的猜想,回到自己的世界,才不管他们这些虚拟人物到底要怎么办呢!

两人就近选择在旁边的一家二楼咖啡厅谈事。

在闻人珩出于绅士风度在一楼替她拿咖啡的时候,离悠然坐在楼上楼梯口的餐桌前,慢悠悠地盘算着自己心里的小九九,眼珠子一转,就有了新的应对方式。

不多时,闻人珩端着两杯咖啡上了楼,不料却被突然窜出来的离悠然吓了一跳,往后稍退一步,微蹙眉头:“你做什么?”

离悠然双眼眯起,笑了起来,探头过去,趁其不备踮脚迅速在他嘴上轻啄一口。

“喂你——”哪知道闻人珩毫无防备地被她亲了这么一下,登时慌张地往后急退好几步,接着竟然一脚踩空,眼看就要摔下楼梯!

离悠然眼疾手快地拉住他的领带往自己身上一扯,余光瞥见旁边似乎在刚刚确实有出现时空裂缝的迹象,只是很快就关闭了,她欣喜不已,雀跃地看向面前的闻人珩,没错了!跟这个BUG接吻就会打开时空通道!

一定是刚刚她的亲吻不够深久,时空通道才没有完全打开!

这么想着,离悠然顺着角度,再次踮脚准备亲上去,可惜这次被闻人珩迅速躲开了,他双眼含怒,脸色黑如锅底,似是在极力忍耐着自己的怒火,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咖啡渍,“离悠然!你发什么神经!”

这么一吼,瞬间吸引了不少客人的视线。

离悠然再怎么厚脸皮,不免也有些脸红,算了算了,只要找到了机会,那就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她忙抽了几张纸巾装模作样地给他擦了几下:“呃,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什么,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应该也不好谈事,要不下次再约?”

“你不是故意的?我……”闻人珩简直都要被她气笑了,还准备说些什么,转眼看着各个好奇看戏的众人目光,也就硬生生忍下后半段的话,将咖啡放在桌面上,抖动了几下衣物,“好,下次谈,你最好别再给我耍什么花样了!”

防下话,闻人珩已经转身利落地下楼梯离开了。

离悠然站在原地长叹口气,无所谓地耸耸肩,也紧跟着离开了咖啡厅,心情已然愉悦了不少,本来她对于这个BUG还不放在心上,现在看来,这个BUG才是她能否离开这里最关键的人物,什么闻人砚洛琥珀的,全扔到一边去!


第8章 你让我一次亲个够呗

次日。

一大清早,离悠然就迫不及待地去找闻人珩,她已经急不可耐地想要勾引……咳不对,是打开时空通道了!

为了计划能够成功实行,离悠然还特意打扮了下,这具身体不管是面庞还是身材都特别完美,随意打扮一下简直就是回头率百分百的大美人。

她相信有这个外观的加持,闻人珩肯定会服服帖帖,任由她处置!

但没想到闻人珩看到她这幅打扮简直坐怀不乱,眼珠子都不带多转一下的,反倒是有些着急地再次提及了解除婚约的事情:“你等会还有宴会要参加呀?那行,正好,咱们把事情早点解决。”

离悠然在心里给他翻了一个大白眼,这么一个大美人在他面前,居然不为所动,还是不是男人啊!

“那我就直说了吧,闻人珩,我不准备跟你解除婚约了。”引诱不成,离悠然只好来硬的,开口就将话说了个明白,反正一天不让她回去,她就要缠着这个BUG一天!

闻人珩的动作一顿,显然对于她的耍赖皮感到无比惊愕,眉头紧皱:“你说话怎么出尔反尔?”

“我就出尔反尔了,怎么着吧?”离悠然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顿了顿,又道:“不过让我解除婚约也成,你再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闻人珩眉头皱得更紧了,心里突然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就看见对面的女人唇角上扬,狡黠地伸出食指放在唇上点了点:“条件就是,你让我一次亲个够呗。”

“不可能!”闻人珩“腾”得一下站起了身,对于离悠然这种不知羞耻的话语简直感到无比荒唐。

离悠然早就料到他会是这么一个反应,于是不甚在意地耸耸肩:“那就没办法了,咱们呀,就暂时别解除婚约了。”

“什么意思?离悠然,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我知道,你喜欢闻人砚,你们几个人的事情我不想掺和。”闻人珩深呼吸几口,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重新坐回原位,压低声音询问她。

闻言,离悠然低垂着眉眼思虑了一下,仔细想想,她如今突然的转变确实是令这些人匪夷所思的。

“人都是会变的,以前是我眼光不好,而且你也看见了,闻人砚眼里只有洛琥珀,我再纠缠下去也是自讨无趣,还不如趁早放弃。”离悠然这话说得极为诚恳。

哪知道闻人珩却误解了她的意思,眉头不悦地微蹙:“所以你是准备用我来报复闻人砚?”

离悠然面色一僵,对于这个说法简直无言以对,真想知道这个BUG的脑回路是什么样的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就不能简单地想成是她洒脱地放手了吗?

沉默好一会儿,离悠然才重新整理措辞解释:“不是,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闻人珩默默地抬眼看她:“……”

好的吧,这个理由似乎看起来并不那么可信,离悠然心虚地飘忽了下视线。

“行了,离悠然,既然你没有要跟我解除婚约的意思,那么这件事就让我去解决,我会跟双方父母说清楚的,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闻人珩慢条斯理地看着她,而后站起身来,已然是准备离开的架势,就像是跟她待在同一个空间都是煎熬。

眼看着闻人珩要离开,特意打扮过的离悠然自然是不肯就这么放过的,迅速跟着起身试图阻止对方:“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咱们再好好谈……”

“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谈的了。”闻人珩对于她的触碰已经到了避之不及的地步,余光瞥见她伸手的动作同时已经往旁边闪躲开去。

离悠然抓了个空,悻悻笑着收回手,开口试图再挽救一下:“也不至于吧,阿珩哥哥……”

“别喊我这么恶心的称呼。”闻人珩十分嫌恶地打断她的话。

“咳,那阿珩?”离悠然摸摸鼻头,试探地再次询问。

闻人珩对其翻了一个白眼,懒得跟她多做纠缠,临走之前还不忘警告她:“以后别再找我,我不会见你了。”

离悠然轻哼一声,没有挽留他。

反正同在一个世界里,哪有他想不见就不见的?要见面,她自己制造机会不就成了?

回到家后,离悠然率先给父母打了预防针,表示自己跟闻人珩最近在闹一点小别扭,对方很有很可能一时冲动对双方长辈说出要解除婚约这种傻话,希望他们别放在心上云云。

离家父母自然是欢喜的,他们原本就巴不得跟闻人家扯上关系,之前离悠然说要跟闻人砚结婚时,他们顾虑闻人砚的身份,还稍有些不开心,没想到如今那个订婚对象成了闻人企业唯一公认的继承人闻人珩,那么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高兴的?

只要女儿能哄得住闻人珩这个大公子,他们开心还来不及呢。

解决了自己家这边,闻人珩那边离悠然就不怎么担心了。

毕竟在这里,婚约可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尤其他们还是两个有头有脸的大家族,这种婚约是联姻性质,是两个家族之间的大事情,哪有说解除就解除的?


穿书之意外恋人 主角: 离悠然, 闻人珩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9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