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与曾经不问归情 主角: 莺歌, 洛凌

第1章 猎物

我被关在这里已经是第三天了

这里密不透风的,让人感觉喘不过气。

“啊!!不要!!”突然耳边那撕心裂肺的哭叫声传来,“我求您,求您放了我。”

我往冰冷的墙角瑟缩了一点,紧紧抱住膝盖强忍着哭泣,不用想就知道又有姑娘被糟蹋了。

这时,吱嘎一声,门开了。

我心里一颤,有种不好的预感……

“今天洛少爷会来,他喜欢新鲜的。”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高跟鞋的声音蹬蹬的在我的耳边敲响着,我的整根神经全都绷紧了。

女人进来以后,我们几个被迫排成一排,就好像是商品一般的让人选择。

那个叫芳姐的女人在我的身边打量了一番,她指了指我:“就这个吧!”

在她说完之后,我感觉周围投射来的,都是羡慕的目光,可我心里却很害怕,我不知道我即将要面对的是不是会比现在更可怕的地狱。

她说要给我换身漂亮的衣裳,带我去个美妙的地方。

听她这样说,我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至少好像不会太坏的样子。

我小心翼翼的问芳姐:“姐姐,我们接下来去哪?”

她的脸上露出了高深的表情:“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紧跟在芳姐的身后,穿过那长长的走廊,我看到那个金碧辉煌的大厅。

也不清楚现在是几点了,大厅里面站了好些人。

我微微探过头,当我看见在最中央跳着脱衣舞的那三个女人的时候,我惊呆了。

她们本来穿的就很少,随着那劲爆的音乐,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犹如抽丝剥茧一般的被剥去了。

最后,她们裸着上身,伴随着台下那起伏迭起的叫声,柔媚的往下走。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感觉我的脑子轰的一下就炸开了,一股子恶心感涌上来。

“呕!”

在那一刻,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快点离开。

我转身就想逃,芳姐快步走向前,她直接扇了我一个耳光。

“贱东西!居然还敢跑?”她高抬起手,又要打我。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什么货色惹得芳姐这么动怒?”

男人身上透着冷冽的气息,矜贵的样子气势逼人。

芳姐在看清楚男人之后,她立马收回了收,声音立刻变得谄媚:“洛少,您今天怎么来的那么早?”

“新来的?”他却没理芳姐。

突然,我感觉到我的头皮一阵的疼,我忍不住的叫出了声:“啊!!求您……松手……松手!”

男人揪住我头发手没有松开,反而饶有兴趣的凑近了一点看着我。

我疼的泪珠子滚落,被迫抬头与他对视。

这男人长得真好看,可是,却是个恶魔!

他问芳姐,我的价码是多少。

芳姐陪着笑,说伸出三根指头。

男人微微挑眉:“三百万?就要她了!”

他那双眼睛看着我,忽然扬起微笑,很暖,暖的像是冬日里那灿烂的阳光。

在我耳边说道:“愿意跟我走吗?”

我哽咽了一下,说:“先生,先生你带我走吧,只要能出去,做什么都可以。”

那个叫洛少的男人眯起眼瞳,他的目光变得有些狡黠:“什么都可以?”

“恩……”说这个的时候,我其实心虚的很,我就这样把自己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真的好吗?

男人跟芳姐说了几句话,然后他把我带了出去。

弯弯绕绕的坐了很久的车,最终在一栋豪华的别墅门前停了下来。

第2章 被踢下水

他很绅士的帮我把车门打开,牵我的手:“宝贝,我们走吧。”

那句宝贝叫的销魂,我的心扑通扑通的,疯狂的跳了起来。

他带我到了一个游泳池的旁边,停了下来。

闪耀的灯光下,我看见那里站了好些人,男男女女的,什么都有。

旁边有个男人大声的叫了洛凌的名字:“洛少爷,今天又带了什么好玩的过来呀。”

洛凌的嘴角勾勒起一抹清冷的笑:“当然是好玩意,等会你就见识到了。?”

说完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叫莺歌。

他点点头,修长的手指轻刮我的脸颊,亲昵得让我有些羞赧。

“莺歌,待会儿乖一点。”他看着我那漆黑深邃的眼眸染上温柔。

在那一刻,我的心里忽然浮现他扯着我头发冲我笑的样子。

这时候,我听到噗通一声,有人跳进了游泳池。

现在虽然不是寒冬腊月,但气温一点都不高,谁这么大胆,居然在这个天气跳游泳池。

好像才一会,跳下去的女人扑腾着又钻了上来。

我听到有个人说:“才坚持了三十秒,淘汰!”

紧接着,又有个女人跳了下去。

她比刚刚那个还要不济,大概是因为太冷了,刚下去,又钻了上来。

“莺歌,你看清楚了吗?等会,给我多坚持一段时间。”站在我身旁的洛凌忽然开口。

我吓得发抖,我对他说:“洛少,我不会游泳。”

“放心好了,淹不死的!”他冷漠的笑了笑。

这就轮到我了,那些年轻男女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我的身上。

我真的很害怕水,我小的时候就差点淹死过,我不能碰水。

我不断的祈求,我求他放过我,除了这个,做什么都行。

但是,洛凌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他身边的那个男人直接朝着我的胸口踢了一脚,我整个人一轻,跌入到了泳池之中。

芳姐给我挑选的那件薄薄的短裙根本抵不住那无边的寒冷。

我哆嗦个不停,手脚僵硬,我不会游泳!

“救!救命!”我不停的伸手,我想要他们看见我在挣扎,我想要有人来救我。

我无助惊恐的哭喊着,水顺着我的嘴巴猛的往里面灌。

他们在岸上放声大笑,我就像是一条将要死去的鱼,我直直的沉了下去。

在那一刻,我真的以为,我已经死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硬邦邦的小床上,有个女人坐在我的旁边。

她笑盈盈的对我说:“莺歌,恭喜你了。”

恭喜?恭喜我什么?

在我诧异的时候,芳姐走了进来。

她比刚刚那个女人夸张,笑的合不拢嘴:“莺歌啊,你真是走大运了,想不想知道这次赚了多少?”

我嘴唇发白,喉咙发堵,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我又被送回了这个鬼地方...

“两万,你有两万的抽成,啧啧,没想到都还没训练你,就能卖这么高的价钱了。”

芳姐又跟我说了些话,无非就是叫我好好的养着,她说大老板给我放了十天的假,这十天,我可以安安静静的待着,没人会打扰我。

十天后……我不敢想十天后我会不会又要面对那些女孩一样的命运。

“莺歌你好好歇着,有什么需要的呢,就直接跟外面的说,或者告诉我也可以。”大概因为我接了单大生意,芳姐对我好像特别的好。

她又在屋子里坐了好一会,这才的离开。

我裹紧了被子,可还是觉得像坠入冰窖一样,抖个不停。

第3章 继父来了

这几天,我都虚弱的倒在床上,一直到第五天,我才勉强能下地。

傍晚,我靠在小床上吃饭,房门被敲响。

“莺歌啊,有人找你。”

我收拾了一下,不明白谁会在这时候来看我...

“进来吧。”

门打开,我的继父踱步进来,阴测测的看着我:“思语,现在不得了了啊,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我听说你这次挣了不少钱。”

“我……我没有钱……你……你来这里做什么!”见到他,我的身子不由的颤了颤。

“没钱?你他妈糊弄谁呢?”他一个不高兴,直接过来给了我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下来,我直接被他打翻在床上,饭菜也被他给打翻了,汤汤水水的,全都倒在了我的床铺上。

我继父恶狠狠的盯着我看:“小贱蹄子,还不快把钱拿出来。”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就要搜我的身,撕扯我的衣服。

我尖叫着想要躲开,“放开我!你这畜生!啊——!”

他按住了我的头,重重踢了我一脚。

那一脚刚好踢在我的后脑上,剧烈的疼痛袭来,我倒吸了一口气。

整个人脸贴着地趴在地上,那双恶心的手还在我身上摸索,我想挣扎,可是半点力气提不起来。

我的眼泪滚落到地板上,从小,我就没少挨打,现在他把我卖了,还来打我?

他一边打我,一边叫我把钱交出来。

夜场也会打人,但是夜场教训人的方法通常都只是打在你的身上,绝对不会在你的脸上留伤痕,因为他们清楚,你的脸是挣钱的工具。

但是我继父不一样,他凶狠起来才不管什么,他一下又一下耳光往我的脸打,打得我耳朵里嗡嗡的响。

我觉得,再这样打下去我肯定会被他给打死的。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我尖锐的喊着,声音越来越无力。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他忽然就停住了手。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来管老子的闲事?”继父骂骂咧咧的说道。

我听到那邪魅的声音响起:“凭她是我的女人。”

洛凌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的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继父高抬起的手,他很轻易的就把他撂倒在了地上。

继父还要耍横,但是,洛凌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动手,并且,是为了我。

他的动作很迅速,只是一下,继父就躺在哪里鬼哭狼嚎的大叫。

他不再管他,伸手弹去了外衣上的灰尘。

“还好吗?”洛凌问我。

我吓坏了,而且,继父下手下的很重,我伏在地上没有一点力气回答他。

他的手稳稳的托住了我的腰,让我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洛少爷,是我们的疏忽,求您原谅。”芳姐带着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她让人把我继父拖走了,自己留下来不停的道歉。

洛凌看都没有看芳姐,他直接把我横着抱了起来。

芳姐惊讶的叫:“洛少爷,您这是要去哪?”

“我去什么地方,难道还需要你来管着?”

“可是洛少,您知道的,她是我们夜场的人,不能带走。”

“不就是要钱?开个价!”

“您看莺歌都病了,要不我换个姑娘来伺候您,这两天来了几个漂亮的小丫头,长的可水灵了呢。”芳姐跟在洛凌的身后。

他冰冷的笑了起来:“滚!”

第4章 特殊的照顾

此刻,我躺在豪华又柔软的大床上,我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床,住过这么好的房间。

这一切,都是洛凌带给我的。

他把我带出了浮沉,把我带进了宅子。

而现在,他就坐在我的旁边,很体贴的照顾我。

那修长的手抓着碗的边沿,另一只手轻轻的舀起汤,他还吹了吹,然后递到我的嘴旁。

“小乖乖,你要多吃一点,吃的好了,身体才能快点康复。”

“洛……洛少,我……我自己来吧。”

“你怕什么呢?我会吃了你吗?”那漆黑的瞳仁里,透着让人看不穿的光芒。

在领教过洛凌的厉害之后,我根本不敢反抗,他想怎样,就怎么样。

一口一口的汤送进我的嘴里,送的急了,呛得我咳嗽起来。

他就拿起纸巾,细细的帮我擦去嘴角的汤渍。

我原本以为,在我爸妈离婚,我妈跟李丰结婚之后,我的世界就永远都是漆黑一片的了。

长那么大,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对待过我。他给我的温暖,就好像是从细缝里面漏进来的阳光,我贪婪的接受着,好到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早晨,我站在那里照镜子的时候,洛凌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连回神的机会都没有,他的手就很自然的穿过了我的腰,他紧紧的搂着我,下巴垫在我的肩膀上。

他的举动,让我有些呆滞。

洛凌很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我:“不错,这几天脸圆了。”

边看,还边伸手去捏,捏完了以后,他还告诉我,我的脸现在挺有弹性的,软软的,很好玩。

我觉得我就好像是被他养起来的一个玩具,我很不自然的说:“洛少,我已经在这里打扰您很多天了,我也该回去了。”

“回哪?”

“浮……沉。”我是被卖进去的,要是没有人帮我赎身,我这一辈子都得在里面当小姐,替大老板挣钱。

当然,我不会天真的以为,洛凌想买下我。

我很清楚我自己的身份,我不过就是一个下贱的小姐,一个玩物罢了。

洛凌松开手,他很自然的说:“我照顾你那么多天,你难道不准备报答我?”

报答?他想要我如何去报答?

我的视线对上了他的眼眸,我发现,他此刻靠我靠的很近。

他的鼻尖,仿佛都要贴上了我的脸。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就连我的心,也砰砰的跳起来。

他的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修长的指尖在我的脸颊上轻轻的划过,他在我的耳边呵着气:“莺歌,如果我有事情让你帮忙,你会帮吗?”

他的声音酥酥麻麻的,撩/拨着我的心弦。

我脱口而出:“会!”

薄薄唇角上的弧度上扬的更大了,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吧。”

他从衣柜里面拿出一套女人的衣服,丢给我让我赶快换上,他还说,时间快要来不及了。

看他那焦虑的样子,我还真以为,他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我帮忙呢。

我也是天真,我这样一抓就一大把的女人,能帮的上什么?

第5章 心跳加速

换好了衣服之后,洛凌带着我去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那是个很偏僻的,比郊区还要偏远的地方。

一眼望过去,都看不见有人烟。

要不是洛凌在我的旁边,我都有种要被卖到山里面去的错觉。

我坐在副驾驶上,不时的看着他。

终于,我忍不住开口问:“洛少,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会开车吗?”

我摇摇头:“不会。”

“认路,你总认得吧?”他的声音,已然有些不悦了。

我看了一眼,那杂草丛生的地方,我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

之前在养伤的时候,我好像听到别人提起过,像凌洛这样真正的豪门公子哥,平时玩的都比较开,平常的玩意儿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该不会他打算在这里……

我的脸顿时就羞红了,我都不敢再看洛凌。

洛凌却没有看我,修长的手指稳稳的握住方向盘,他对我说:“待会比赛开始的时候,你只要认清楚路,那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

“比赛?什么比赛?”我心一紧。

洛凌微微侧过脸,那双深谙的眸子仿佛像看着他心爱的玩具一样,看着我:“放心,有我在你的身边。”

他的脸庞一如往昔那般的俊美,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说起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背脊一阵阵的发寒,我又想起那个令我差点淹死的泳池......

等开到目的地的时候,我看到很多豪车停在那里。

洛凌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叫我下车。

我犹豫了一会,然后缓缓的开车门,走了出去。

这时候,一个高瘦高瘦的男人走了过来,他打量着我:“小妞,我看你挺眼熟的,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男人的脸上带着痞痞的笑容,他伸手就要来搭我的肩膀。

但是,洛凌却移开了他正准备放上来的手,洛凌直接搂住了我的腰,他对那个男人说:“沈嘉,人都到齐了吗?”

沈嘉点点头:“这不,就差你嘛,现在齐了。”

“可以开始了。”

沈嘉看向我:“知道游戏规则吗?”

之前洛凌只是跟我说有个什么比赛,具体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傻站在那里摇头,结果,周围的人发出了阵阵笑声。

距离我很近的一个女人捂着嘴巴笑,鄙夷的说:“哪里来的乡下丫头,没见过世面就不要来这里混,丢人现眼。”

“看她那傻样,等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沈嘉清了清嗓子说:“既然各位都到齐了,那就选车上去吧。”

看着他们一个个都上了车,我有些慌了,我小心翼翼的拉了拉洛凌的衣角:“洛少,我们怎么办?”

洛凌没有回答直接拽起我,把我往车上拖。

这我才刚下来没多久啊,又上去了。

正当我准备系安全带的时候,洛凌忽然说:“帮我把眼睛蒙上。”

“什么?”我惊呆了。

洛凌看向我,他的眉毛轻轻的皱了皱,然后,他指向了我旁边的抽屉。

我忙拉开抽屉,从里面找到一块黑色的纱巾。

第6章 我想要活着

我颤颤巍巍的帮洛凌把眼睛蒙好后,洛凌对我说:“上来。”

“什......什么?”

洛凌没有废话,一把将我拽到他身前做好。

他双手穿过我腋下,问问抓住方向盘。

“坐好了!!”

洛凌居然就已经踩了油门,轰的一下,车子飞了出去。

我感觉我的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疯了!疯了!……

我吓的魂都要飞出去了,我的手胡乱的动着,都没有地方可以让我抓住。

洛凌的声音传来:“看好路!”

“洛少,我求求您,您放过我吧,钱我不要了,你放我走好不好,我们不玩了。”

“洛少,我们会死的!停车!你疯了!停车!”

他语气中的兴奋掩藏不住:“死?没那么容易!指好路,听话。”

他的声音很大,虽然眼睛被蒙住了,但我能够感觉到,他那锐利的目光。

惊恐中,车子抖了一下。

我忙朝车窗外看去,我看见车子已经开到了边缘,都快要掉下去了。

“往右,快往右!”我大声的冲着洛凌喊。

我生怕洛凌没有听见似的,我还手舞足蹈的对他说。

我看见洛凌熟练的把控着方向盘,车子慢慢的往右边拐去。

总算是逃过了一劫,我像是劫后逢生那般,汗水瞬间湿透了背。

而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忽然我感觉有个炙热坚硬的东西抵住了下边!

我惊得想要起身,“洛少!你...!”

“宝贝儿!你不觉得很刺激么!”

话音刚刚落下,车子又剧烈的抖了抖,树枝高高低低的树枝刮到车玻璃上,弄出了很大的声响。

我惊叫一声,拼命抓住上方的拉环稳住身子。

“往左,再过去就是林子了,不能再往前开了。”

“往前往前,笔直往前。”

在那刹那之间,我的理智战胜了恐惧,我很清楚我的命现在由我自己掌控,一定不能方寸大乱!

远远的,我看见那里好像飘着一面彩色的旗。

“洛少,到了,前面就是!”我激动的对洛凌说,紧紧抓着他的手臂。

可是,洛凌并没有停下,而是发了狠的一脚踩下油门!

“洛少!我们到了!洛少停下!”这车速比刚刚更加爆裂!

他的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我的手腕,“抓好方向盘”。

“你,你要做什么?”我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了。

在他松手之际,我两只手拼命抓住方向盘!

而同时,洛凌一把撕开了我的裙子和底裤。

“不!不要!洛少!停下!”

我不傻,我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虽然我是小姐,但我根本一点经验都没有。

洛凌根本就是一个疯子,那滚烫的坚硬瞬间将我撕裂……

没有任何的前戏,几乎只是为了发泄,他蛮狠的掐着我的腰撞击我灵魂深处。

车子还在一直往前,时不时的磕到石头或者撞到一些东西,而剧烈的晃动起来。

等他发泄够了,才猛地踩住了刹车。

我的头直接往玻璃上撞,额头上袭来了一阵剧烈的疼。

他松开了抓着我腰肢的手,抚上了我的额头:“疼吗?”

第7章 交易

这么重重的撞了一下,我感觉我的头都快要撞破了,他居然还有心思问我,疼不疼。

我咧了咧嘴,没有说话。

而此刻,车里面弥漫起了一股,让人感觉到有些羞羞燥燥的气味。

我想起我和洛凌的下半身好像还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我的脸顿时涨的通红。

我结结巴巴的说:“洛……洛少,我们该……该下车了。”

洛凌让我先下车,可是我的底裤都被他给撕裂了,我怎么走?

我扭扭捏捏的,不愿意下去,洛凌又推了推我。

这时候,沈嘉也来了。

他敲了敲车窗,听到那砰砰的声音,我的心快要跳到了嗓子眼。

如今我跟他这副样子,要是让人看到了,那该怎么办?

我心乱如麻,但是洛凌却很淡然。

他降下车窗,主动和沈嘉打招呼。

沈嘉的目光停在了我的脸上,他有些暧昧的说道:“凌,你可真厉害啊,又被你拿了个第一,而且我看你,挺有闲情逸致的嘛,要不要我帮忙?”

他回答:“不用。”

沈嘉好像粘上了:“凌,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还要跟我客气?”

洛凌淡淡的说:“那我把她让给你,你看怎么样?”

说完,他还真打开门,把我往外推。

我的脸皮就算是再厚,我也不敢在人前这样,我真的很害怕,害怕我们两个这副样子展露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

不过,门还没有推开一半,沈嘉立刻挡住了,他讪讪的说:“我跟你开玩笑,规矩大家都懂,她是你的女人,我不会夺其所好。”

“把东西拿来。”

“什么东西?”

洛凌伸出手,停在了半空。

“愿赌服输,不用我教你吧?”

“行,我输了,给!”他摸出了一串钥匙,放到了洛凌的手上。

我才知道,他们赌的不是钱,而是车。

因为我让洛凌赢了这次的赌局,也哄得的他挺高兴的,临走前,他给了我小费。

那薄薄的卡摁在了我的手掌上,我惊讶的看着他。

洛凌说:“不用看我,这是你应得的。”

末了,他又添上一句:“不用给上面的人,这是我给你的。”

“洛少……我……”我望着那灿金色的卡,我感觉我的手心发烫,我本能的想要收下这笔钱,可是我的内心却有些拒绝。

我和他原本就是皮肉交易,他光顾我的生意,然后再给我钱,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却不想这样。

大概是见我久久没有反应,洛凌靠过来,他贴近我说:“还真是第一次?”

“恩?”我惊诧的抬起头。

等我看向他的时候,洛凌的身影已经逐渐的远去了。

回去之前,我特地去ATM机上查询了一下。

他的出手真是大方,居然给了我三十万的小费。

这么多的钱,我要在夜场里赚上多久才能赚到。

最后,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把这笔钱还给洛凌。

也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只是,我不想让他看轻。

我循着记忆中的路寻找,找了很久,我才找到洛凌的别墅。

还没有走进去,我就已经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下了。

第8章 只是玩物

保安跟我说,没有洛凌的允许,谁都不能进去。

我就扒着门外喊:“洛少,洛少,我是莺歌。”

我喊的嗓子都快哑了,而且保安还在一直撵我走。

我感觉,他们都快要动粗了。

就在这个时候,洛凌出现了。

他穿着真丝睡袍,神情似乎有些不悦:“你来做什么?”

“洛少,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保安很为难的看着洛凌:“少爷,这个女人一直在外面,怎么撵都不肯走。”

“算了,放她进来。”他转身就往里走。

我很快的跟了上去,但是,我没能跟上洛凌的脚步。

他已经坐在沙发上等我,我才匆匆的跑进来。

刚刚喊的嗓子疼,现在说话都有些沙哑:“洛少,我来找你是为了……”

“什么事。”他好像有些不耐烦。

我连忙从袋子把那张金卡掏出来,我双手递到洛凌的面前。

他的眼睛扫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解释说:“洛少,我回去想了想,我不该收你这个钱。”

“哦?你是嫌少?”

“不不,你给的实在是太多了,我不能收。”

他饶有趣味的看着我,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

不过,他没有收回那张卡。

他说:“我洛凌给出的东西,还没有收回的道理,再说,这么一点钱,没有那个必要。”

也许这些钱对洛凌来说,可能就是几顿饭,或者是几身衣服的钱,但是对于我,我一个穷乡僻壤里面走出来的小丫头来说,这已经是巨款了。

而且揣着这些钱,我良心难安。

看着他翘着腿,眼中透着深暗的光,我忽然有些胆怯了。

洛凌说:“你做这行不就是为了要钱吗?给你你还不要,那你想要什么?”

“我不是不要钱,就是这个金额……”

我的话音都还没有落下,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忽然在我的身后响起:“凌,这大晚上的,谁啊。”

听到那个声音,我的身体僵了僵。

我没有想到,洛凌的家里面还有别的女人。

洛凌招了招手:“丝丝过来坐。”

高跟鞋的声音笃笃的响起,那个叫丝丝的女人直接略过了我,坐在了洛凌的旁边。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女人的样貌。

她长的很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汪汪的,而且她的身材很棒,双腿又细又长。

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她怎么穿着黑色的蕾丝睡衣。

丝丝旁若无人的把手绕在了洛凌的脖颈上,她大胆的在他的唇边印下了一个猩红的吻。

然后,她问我:“你是哪里来的?”

我刚准备解释,洛凌先开了口:“不用理她,就是一个玩物。”

“凌,你不是说你最爱我的吗?你还让别的女人进来。”

“是她自己要跟进来的。”他笑着看了看我。

他的目光本来应该很柔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忽然感觉到很扎眼。

我咬住了唇,心中微微的疼着。

他不再管我,而是抱了女人上楼。

他都已经做得如此明显了,我再留在这,也是多余的。

只与曾经不问归情 主角: 莺歌, 洛凌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