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大山般沉重 主角: 顾琛林, 曲瑜

第1章 死了

分开三年,曲瑜从来没有想到再次见到顾琛林,会是在他妹妹死了的时候。

而她千里迢迢的赶来,是为了救他妹妹。

听见脚步声,背对着曲瑜的顾琛林猛的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单手掐住曲瑜的细脖,双目猩红的盯着她:“曲瑜,你还知道来?”

瞬间,曲瑜感觉到窒息的感觉。

她瞪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怒气冲天的顾琛林。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么恐怖的顾琛林,浑身散发着炼狱的气息,冰冷的眸子刺激着她的双眸。

曲瑜憋红着脸,嗓子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曲瑜,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报复到小晴的身上?”低沉的怒吼声音里,透着悲伤,恨意。

报复?

她千里迢迢的国外飞回来,为了救他妹妹,竟然都成了报复。

这两个字犹如千金重一般,沉沉的压在她的心头。耳畔一直嗡嗡作响,她脑袋一片空白。

紧接着,她的身子被顾琛林重重的甩在手术室的铁门上,随即摔落在地上。

医院来来往往的人都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诧异的看着他们两个。

曲瑜低头,视线落在冰凉的地板上,眼眶的泪珠不受控制的低落在手背上。

她只觉得一阵寒风吹过,顾琛林一脚结实的踢在她的胸口。她闷哼一声,后背再一次结实的撞击到手术室的门上。

顾琛林缓缓蹲下 身,双目猩红,狠狠的揪着她的头发,轻蔑的看着她,咬牙切齿的开口:“曲瑜,小晴的事情,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曲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小手紧紧的捂住胸口,声音细弱的开口:“对不起……”

事到如今,除了对不起,她已经找不到任何词来表达内心的愧疚。

三年了,她无时无刻都在思念着顾琛林。

所以,顾琛林给她打电话时,她毫不犹豫的接通了电话,顾琛林绝望,无助的声音,刺激着她的神经。

小晴得了肾衰竭晚期,她的肾居然跟小晴的肾匹配成功。

那是顾琛林最爱的妹妹,就算顾母反对她跟顾琛林的时候,小晴也一直站在她的身边,支持着她。

她的一个肾就可以救活小晴,她怎么会不愿意!

所以,她放下了手头的一切,立马飞回国。可谁又能想到,她一回国,就被人绑架。

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她就马不停蹄的赶来医院。

可,还是晚了一步!

顾琛林双目猩红,脸上带着怒气,额头的青筋暴起,怒吼着:“既然不愿意救她,为什么还要给我希望?为什么?!”

闻言,曲瑜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她死死的咬住下唇瓣,不敢直视他带着恨意的眸子。

解释的话,她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她能怎么说,说她一下飞机就被人绑架,现在才逃出来?

这样俗掉牙的借口,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虽然这是事实。

“对不起……”

“啪!”这一巴掌用尽了顾琛林全身的力气,他浑身颤抖着,目光犹如毒蛇一般,死死的锁定在她的身上。

曲瑜被用力的扇倒在地,原本白皙的小脸上,显现出五个明显的巴掌印,嘴角渗处鲜血。她双手撑在地上,垂下头,艰难的扯动着嘴皮,可最后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顾琛林好看的眸子中透着浓浓的恨意,还有冷掉渣的寒意。

“曲瑜,我后悔此生爱上你。我要用毕生的时间,在你身上讨回代价!”

说罢,他便迈着长腿离开了医院。

第2章 玩物

过了一会,两个三大五粗的男人直接架起曲瑜就要离开。

曲瑜惶恐的盯着来人,她用力的挣扎着:“你们是谁?放开我!”

曲瑜的呼救声,引得医院的人,一个个投来视线。

可没有一个人上前一步,去解救曲瑜。

一个凶神恶煞的保镖,不知从哪里来变出一块布,直接塞进了曲瑜的嘴里。

曲瑜眼里露出恐慌,可惜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曲瑜在保镖的面前,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他们把她塞进车里,带回了那个她呆了一年的别墅。

保镖毫不怜惜的直接用力的把曲瑜扔进房间,用力的关上了门。

曲瑜吃痛的捂住后背,眼眶里泛着泪花,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顾琛林的房间?

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挣扎了,从那个恐怖的地方逃离出来,又被顾琛林两次狠狠的摔到门上。

屋内传出“淅沥沥”的水声,曲瑜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浴室。

是谁在里面?顾琛林吗?

“嘎吱……”浴室的门被推开,顾琛林下 身围着浴袍,原本温柔的眸子,此刻充满冰冷。

曲瑜朝着门边挪了挪位置,有些羞涩的看着顾琛林。随即心里的那股悸动被她压制下去,她呆若的望着顾琛林。

“你……你要干什么?”

顾琛林迈着步伐,眼里透着寒光。他嘴角露出若有如无的冷笑,讽刺的开口:“干什么?当然是找你要代价啊!”

顾琛林一步步逼近,曲瑜一点点的往后挪,直到后背接触到哪冰冷的木门时,曲瑜才知道,她已经无路可退。

顾琛林一把拽起她,狠狠的扔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曲瑜,既然你这般水性杨花,那我就陈全你!”

“嘶~”衣服布料撕裂的声音,刺激着曲瑜的神经。

“顾琛林……”曲瑜惊恐的尖叫着。

曲瑜的呼喊,似乎对顾琛林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洁白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梦的推开顾琛林,双手紧紧的扣住肩胛,害怕的朝着床里面退去。

他不再是那个疼爱她的顾琛林,不再是那个处处维护她的顾琛林。

此刻的他犹如一个恶魔,用力的击碎她记忆中的那个阳光男孩。

她猛烈的摇着头,嘴里小声咛喃着:“不要……不要……琛林,我错了!”

顾琛林看着受了惊吓的曲瑜,心底划过一丝奇异的思绪,很快就被他忽视掉。

此刻他脑海里,只有顾念晴毫无生气的躺在那冰冷的手术台上。

是她,是曲瑜……如果不是她,顾念晴又怎么会失去生命?

都是她的错,她的错……

顾琛林长臂一拉,曲瑜毫无反抗之力被他圈在怀里。

顾琛林低声在她耳边邪魅的一笑:“曲瑜,你这辈子,注定成为我的玩物……”

顾琛林冷酷无情的话语,在她的耳畔瞬间炸开。

她目光呆滞的盯着顾琛林,原来,他已经这般恨她了?

第3章 两个选择

她冷冷一笑,红着眼眶直视抓着顾琛林:“顾琛林,你真的要这样对我?”

顾琛林一把推开曲瑜,嘴角露出嗜血的笑:“你,只配我这样对待你!”

曲瑜彻底愣在了原地,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顾琛林,似乎想要从他的眼底找出什么。

可是迎接她的,却只是羞辱跟无尽的折磨。

顾琛林欺身而上,一把推倒在发愣的曲瑜。

他冰冷的唇覆盖上去,厚实的手掌在她的身上点起欲.火。

曲瑜僵硬的躺在床上,任由顾琛林摆弄。

见她这样,顾琛林莫名的恼火,他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挑眉无情的笑着说:“怎么,不知道配合吗?”

曲瑜红着眼眶,死死的咬着嘴唇。她扭过头去,不去看他眼底的戏谑还有无限的恨意。

她跟顾琛林,难道真的回不到以前了吗?

记忆中的那个他,阳光帅气,温柔体贴。而现在的他,用恶魔来形容,再好不过。

他眼底那些波动的情绪,是她从未见过的。

“琛林……琛林?”门外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而欺压在曲瑜身上的顾琛林似乎没了兴趣。

他黝黑色的眸子沉了沉,翻身而下,动作迅速的裹好衣服,一把扯过床尾的被子遮住曲瑜。

外面似乎要破门而入时,顾琛林打开了房门,站在门口,满脸阴沉的看着那些想要打算拿钥匙打开房门的佣人。

“琛林……”外面的妇人,想直接越过顾琛林,进入房门。

顾琛林微微动了一下,似乎不愿意让她进入房门:“有事吗?”

妇人微微的楞了一下,随即脸上堆满笑容:“妈找你当然有事啊!”

躲在被窝的曲瑜听见顾夫人的声音,整个人微微的颤抖着。

她答应了顾夫人,不会再出现在顾琛林的面前,可现在……

她的记忆瞬间飘回那个秋天,那个让她难以抉择那一天。

文登高级咖啡厅内,妆容华丽的顾夫人神情倨傲的睨着她:“说吧,你要怎样才能离开琛林?”

曲瑜怎么也没想到,顾夫人邀请她喝咖啡,居然是让她离开顾琛林。

她眼神黯了黯,不失礼貌的淡然一笑:“夫人,如果你找我来只是说这件事,抱歉,我先离开了!”

说着,站起来就要离开。

“啪!”顾夫人闻言,手中的咖啡杯,用力的一摔。

她怒气就腾腾的盯着曲瑜,眼底写满了厌恶:“曲瑜,我劝你不要不知好歹。”

“既然你不离开琛林,那么你母亲……”顾夫人怡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毒辣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曲瑜的后背。

曲瑜转过身,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顾夫人。垂下的手,紧紧的攥着。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在她小巧的脸蛋上。

从小她就跟着母亲,如果没了母亲,估计她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可——顾琛林就是另一个她活下去的理由。

她到底该怎么做?难道,她真的要放弃掉顾琛林吗?

可是,她真的很爱很爱顾琛林啊!

见曲瑜久久没有回话,顾夫人有些不耐烦了,挑眉语气犀利的命令着:“我没那么多的时间陪你在这里浪费,给你两个选择:一、离开琛林,我就放过你母亲,二、继续跟琛林在一块,你的母亲……”

第4章 佣人

顾夫人没有一次说完,可剩下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她说,曲瑜也能想到。

曲瑜低下头,鼻子微微的发酸,攥紧的手,松了又紧握住,这样来来回回不知多少次。

她无从选择,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她必须放弃掉一个。

良久,曲瑜眼眶微微泛红,明亮透彻的眸子沉了沉,肩膀微不可察的颤抖着,咬了咬唇,声音哽咽嘶哑的开口着。

“好……”

回答完之后,曲瑜再也不想待在这个让她无法呼吸的地方。

耳边响起的却是顾夫人开心的话:“不用担心,我会安排你跟你母亲离开。琛林哪里我会处理!”

曲瑜步子踉跄跑出咖啡厅,捂着嘴,泪水无情的滑落。

琛林,对不起。

“琛林,你会理解我的是吗?”曲瑜在心里默默的问着,可这个问题,根本没有答案。

直到曲瑜耳边响起顾琛林那厌恶,憎恨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

顾琛林随手扔了一件衣服给她,扬起下巴:“记住,你现在是我顾家的佣人,安排你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曲瑜视线落在落地窗上,小手紧紧的捏住那套衣服。

顾琛林转过身,打算离开,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哦,忘了告诉你了,明天我的未婚妻要过来,记住准备好玫瑰花。”

“换好衣服,立马离开我的床,床单全都给我换了!”顾琛林语气中全是嫌弃,厌恶。

说完,迈着长腿离开了房间。

独留下曲瑜一个人在房内,她紧紧的揪着衣服,眼泪不争气的掉落下来。

她双手紧紧的抱着双膝,埋头小声的抽泣着。

哭声越来越大,门外的顾琛林,眉头紧锁着,握着门把的手,青筋暴起。

曲瑜你这算什么,委屈流泪?想要博得他的同情?如果你及时回来,小晴就不会死。

他们之间,注定回不到过去了。

曲瑜哭够了,擦拭掉眼角的泪,换好佣人衣服,把床单被单还有枕套收拾出来,换上了新的被单。

一个跟她年龄相仿的女佣走了进来,阴阳怪气说道:“曲瑜,夫人给你安排了房间,跟我过去吧!”

曲瑜微微点头,整理好枕头,尾随在女佣的身后。

到了房间后,曲瑜礼貌性的开口问道:“你好,我该怎么称呼你?”

女佣冷声嗤笑一声,斜眼不屑的鄙夷着曲瑜:“一个第三者,有什么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我劝你,还是打消勾 引少爷的念头,少爷跟宁小姐才是郎才女貌!”说完,女佣转过身,抬腿离开了。

女佣的话,说的曲瑜一头雾水, 她勾 引顾琛林?

曲瑜还在恍惚之中,顾夫人走了过来,不屑的冷哼一声:“不要以为琛林把你留了下来,就可以代替茗浅的位置!”

“……”

曲瑜这才想起,顾琛林离开时说的那句‘帮我的未婚妻准备玫瑰花。’那现在发生的一切,就都可以解释清楚了。

曲瑜风轻云淡的笑着说:“夫人大可放心,我明白自己的身份。”她顿了顿,嘴角扬起礼貌的笑:“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离开了。”

说着,曲瑜抬起腿想要离开。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顾夫人,而曲瑜整个人保持着被打的姿势。

第5章 贱小三

她捂着被打的那边脸,死死的盯着顾夫人,眼眶隐忍着泪花。

“瞪什么瞪?跟我摆架子?”顾夫人凶狠的瞪着曲瑜,看着微微发红的手掌心,厌恶的说道:“贱小三,不要脸。”

众人离开后,曲瑜后退一步,眼神空洞的跌坐在床边,她苦笑着。

小三?

似乎所有人忘了,她才是顾琛林的初恋,三年前,要不是因为那件事,她怎么……

她低头苦笑着,摇了摇头。

曲瑜当年是你舍弃掉顾琛林的,现在,还在奢望什么呢?

她收拾好心情,去做顾琛林吩咐的事情。

晚上十点,顾琛林醉醺醺的推开曲瑜的房门。

曲瑜被开门的动静惊醒,还没来得急发出什么声音,冰凉的薄唇覆盖下来。

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男人的身上,曲瑜看到那她在熟悉不过的侧脸,怔住,忘记了反抗。

男人邪魅一笑,动作粗鲁的掰开她的大腿。

“曲瑜,看来你很期待嘛!”浓浓的酒味的热气喷洒在她的颈脖处,眼底都是讽刺。

没有前奏,也丝毫没有怜惜之情,在顾琛林的世界里,对于曲瑜就只是发泄。

身下传来钻心的痛,把曲瑜拉回现实之中。她眉头紧紧的拧着,额头冒着冷汗,嘴唇打着颤。

顾琛林回过神来,深邃的眸子黯了黯,她……是第一次?

顾琛林顿时有些像小孩子一般,开始庆幸着,心里升起丝丝怜惜。

可看见曲瑜脸上的表情,他心底仅存的怜惜,顷刻间淡然无存。

曲瑜紧紧的抿着嘴,不让自己发出令人遐想的声音,双手紧紧的揪着床单,闭上眼睛,死死的咬住牙龈。

不知过了过久,顾琛林退出。而曲瑜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顾琛林翻下穿好衣服,从兜底掏出一沓钱,用力的摔到曲瑜的脸上。

他微微弯下腰,语气不屑讽刺的笑着说:“呵,曲瑜,这些钱应该可以再让你做一次处.女膜修复了吧!”

轰!

顾琛林的话,犹如原子弹一般在她的心口,狠狠的炸裂开来。

她动了动眼珠,语气虚弱的开口着:“滚!”

顾琛林不以为然的继续刺激着曲瑜:“告诉我在哪儿做的。我让我未婚妻去做一张,这样多刺激!”

他的眼底尽是不屑还有鄙夷。

黑暗中的曲瑜的眼眶泛着红,她闭上眼睛,微微颤抖着冷笑着。

笑声中带着一丝悲戚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

顾琛林转过身,丝毫没有想要停留在这里的意思。

关门声,告诉着曲瑜,顾琛林已经离开了,似乎也在告诉她,她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翌日。

天还没亮,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一阵比一阵大。

曲瑜微微睁开眼睛,微微动了动身子,弄得浑身酸痛。

脚刚刚落地,大腿间传来的疼痛,再一次提醒着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曲瑜忍着腿部传来的刺痛,慢慢的挪到门边,抬手……

昨天的那个女佣,推门而入,视线落在曲瑜脖子上,瞧见那若隐若现的红草莓,眼底的厌恶也多了一层。

“你是来当小姐的?”女佣俨然一副老大的样子,训斥着曲瑜。

第6章 你有几条命赔

曲瑜微微低下头,低声道歉着。

女佣似乎故意跟她作对,用力的推搡了她一下,失去重心的曲瑜跌倒在地上。

女佣看见她跌倒在地,呸了一声,嫌弃的说:“真不愧是小三,随便推一下,就会跌倒。”

曲瑜扶着墙勉强的站起来,忽视掉她眼底的鄙夷进了浴室。

女佣冷哼一声,命令着:“动作快点,今天宁小姐要来!”

说完,女佣离开了曲瑜的房间。

曲瑜直直的站在花洒下面,任由热水洒在身上,她用力的搓着,似乎想要把这样让人误会的印记去除掉。

可一切都是徒劳的,那些吻痕,似乎就像是刻在她脖子上一样,怎么弄,都消不掉。

她紧紧的闭上眼睛,后退一步,靠在冰冷的墙上。眼角流出泪水,跟花洒的水混合在一块,溢入她的嘴角。

五分钟后,曲瑜收拾好心情,用粉底厚厚的打在脖子上,勉强遮住了那红色的吻痕。

整理好之后,她回到了岗位上。

顾琛林牵着宁茗浅走进客厅,曲瑜正好端着滚烫的粥,两人就这样对视上。

曲瑜连忙垂下眼帘,恭敬的呼喊着:“少爷,宁小姐,早上好!”

“让你准备的东西呢?”顾琛林深情款款的看着宁茗浅,声音透着丝丝的愉快。

这样的顾琛林,跟昨天的他完全不符合。

曲瑜僵在原地,脑海里回荡的都是昨晚的画面,绯红慢慢爬上她的脸颊。感觉到顾琛林的视线,曲瑜更是羞愧的想要找个缝钻进去。

“问你话呢?”顾琛林再一次的问着曲瑜。

曲瑜回过神来,慌忙转过身与身后的佣人相撞,手中的热粥准确的全都洒在她自己的身上。

一些零碎的粥向四周洒去,顾琛林一下子转过身把宁茗浅紧紧的护在怀里。

“啊!”曲瑜浑身剧痛,一下子松开了手。

躲在他怀中的宁茗浅紧张的看着顾琛林,带着关切的语气问道:“琛林,你没事吧!”

顾琛林松开宁茗浅,温柔的安慰着:“没事,你呢?”

宁茗浅摇头,微微的浅笑着。

顾琛林转过身,满脸阴翳的看着曲瑜,扬起手用力的甩在了曲瑜的脸上。

曲瑜怎么也没想到,顾琛林会突然给了她一巴掌。

她捂着左边的脸,震惊的看着顾琛林。

昨晚还在跟她滚床单的男人,现在为了其他女人,打了她?

还没等曲瑜说什么,顾琛林冷声呵斥着:“端个粥都端不稳?顾家白养你吗?”

“我……”

曲瑜看见顾琛林眼底的怒意,顿时不知该怎么解释?

告诉顾琛林,她在因为昨晚的事情走神了?

估计,顾家的佣人,肯定更加瞧不起她,也坐实了她勾 引了顾琛林?

“要是伤到浅浅,你有几条命可以赔?”

粥全都洒在她曲瑜的身上,怎么会伤害到他的浅浅?

现在受伤最严重的是她,而不是那个浅浅!

她小手紧紧的攥着,良久之后,她低下头跟宁茗浅道歉着:“对不起,宁小姐……”

“琛林,我这不是没事吗?就不要责怪曲小姐了,她昨天肯定没休息好……”宁茗浅连忙帮曲瑜求情着,眼神暧昧的落在曲瑜的脖子上。

第7章 看着他们拥吻

宁茗浅的话,引得其他佣人的猜测。

闻言,曲瑜缩了缩脖子,这个动作落入大家的眼底,让大家觉得她是在掩饰什么。

顾琛林转过头,怒吼着:“愣着干什么?”

曲瑜忍着手掌心传来的痛,步子踉跄的回到厨房,回来的时候,顾琛林跟宁茗浅已经不见踪影。

几个佣人,结伴过来朝着她吐了一口口水,咂咂嘴:“婊、子……”

骂完之后,扬着下巴离开。

似乎这里除了顾琛林之外,这些佣人也可以肆意的侮辱她。

她垂下头,鼻子微微的发酸,眼眶隐忍的泪水跌入水盆之中。

刚才打扫好卫生的曲瑜,垂下头,看着已经微微肿起的手背,无声的叹息着。

她打算去抹点牙膏,消一下肿,背后却响起了顾琛林的声音。

“去哪?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我知道了,少爷……”曲瑜唯唯诺诺的点头,转身离开。

看着疾步离去的曲瑜,顾琛林用力的捏紧了裤兜里的烫伤药,自嘲的冷笑,顾琛林你在干什么,给她送药?

他转过身,将裤兜里的药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抱着玫瑰花的曲瑜疑惑的看着顾琛林,她走到垃圾桶旁停了下来。

看到那盒烫伤药怔住了,随即,嘴角扬起一抹开心的笑,心头充满了欣喜。

原来,琛林还是担心她的。

曲瑜将药从垃圾桶里捡了出来,放在胸口。

似乎之前受到委屈瞬间消失,替代的只有浓浓的爱意。

曲瑜收拾好心情,抱着拿娇滴滴的鲜花朝着花园走去。

可下一幕,让她僵在了原地,手中的玫瑰花,失去重心的朝着地面下坠。

看着吻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曲瑜自嘲的看着手中的烫伤药,心里蔓延着无限的悲哀。

她有些怀疑,这盒药是不是给她的。

听到响声的宁茗浅推开了顾琛林,一脸娇羞的躲在他的怀里。

她娇嗔的捶打了一下他的胸口:“琛林,都说了不要在这里……你看……”

顾琛林攥住她的手,深情的轻吻在她的手背:“怕什么,她一个字都不敢说出去!”

他转过头,淡漠的看着曲瑜:“是吗?”

曲瑜颤抖着身子,麻木的点头,拾起地上的玫瑰花,递给宁茗浅。

宁茗浅看着已经摔坏的玫瑰,拧起眉头。

“琛林……”她抬眸,声音娇弱的呼唤着顾琛林的名字。

顾琛林微微低下头,视线落在那些花上,阴沉着脸:“曲瑜,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吗?我昨天怎么吩咐的?”

曲瑜抬眸看着宁茗浅怀中的花,低下头跟他们两个道歉着:“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

此刻,曲瑜内心无比的疼痛,仿佛手上的烫伤也没有那么痛。

看着她爱的男人,深情的望着另一个女人,看着她爱的男人,深吻另一个女人……

这世界上,还有比这痛苦的事情吗?

“下次?”

“算了,琛林,我想她也不是故意的……”宁茗浅眼里闪过一丝狠戾,她顿了顿,害羞的说:“不要因为她,耽误我们还没做完的事情!”

顾琛林伸出手,刮了刮她高挺的鼻梁,宠溺的答应着宁茗浅:“好!”

随即,顾琛林刚才的宠溺变成不耐烦:“滚,丢人现眼!”

第8章 晕倒

曲瑜耳畔回荡着宁茗浅的话‘剩下的事?’,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心里凄凉的一笑,她转身快步的离开花园。

曲瑜离开之后,宁茗浅送上她柔软的红唇。

顾琛林不着痕迹的躲开,他温柔的轻在她的额头,深情款款的说道:“浅浅,我带你去个地方!”

宁茗浅疑惑的看着他,紧紧的跟在顾琛林的身后。

送完花的曲瑜逃荒似的跑回了房间,她蜷缩在床上,泪水滴落在被褥上,湿了一片。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般侮辱她,为什么要让她内心燃起一抹希望的时候,毫不留情的熄灭它?

顾琛林,她到底应该怎么面对他?

她回来,到底是对还是错?

一个个问题,萦绕在她的脑海之中,陡然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小跑进浴室。

她打开花洒,任由冷水洒在身上。她蹲下 身子,肆意的哭泣着。

她多想跟顾琛林坦白,可——她的母亲,经不起折腾了。

曲瑜就这样蹲在冷水里,整个人保持着那个姿势蹲在哪里。

吃完晚饭后的顾琛林却想要看看曲瑜。

客厅花园找了一圈,都没看到曲瑜的声音,顾琛林的心揪了起来。他阴着脸叫来了管家:“曲瑜呢?”

管家诧异的看着顾琛林,疑惑的想着:少爷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找曲瑜?

“问你话呢?”顾琛林怒吼着,此刻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声音带着丝丝的颤抖。

“我这就让人去找她……”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恭敬的回答着顾琛林。

闻言,顾琛林迈着焦急的步子朝着一个地方走去,那就是曲瑜的房间。

没有他的允许,曲瑜根本离不开顾家,所以……

顾琛林一脚踹开了曲瑜的房间,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曲瑜的声音。

浴室亮着灯,里面传出花洒的水声,顾琛林胸口莫名的团起火。

他四处在找她,而她居然还有心情洗澡?

顾琛林拧开浴室的门,刚想要辱骂曲瑜,却发现曲瑜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着他。

他视线落在曲瑜身下的血水,瞳孔紧了紧,他慌乱的关掉水龙头,蹲下 身。他双手紧紧的环抱着曲瑜,大声的呼喊着:“曲瑜?曲瑜……你醒醒……”

闻声而来的管家,怔住了。

他居然发现顾琛林脸上露出了紧张,眼底更多的是焦急。

发现管家的存在,顾琛林抬眸,怒吼着:“愣住刚什么?叫医生啊!”

“哦,好……”

管家点点头,出去叫医生了。

“曲瑜,你不能死……我还没有报复够呢!”顾琛林把曲瑜用力的拥入怀中,语气带着哽咽。

此刻顾琛林的内心,丝毫没有那些恨意,心底全是害怕。

“曲瑜……”

十几分钟后,家庭医生慌忙赶了过来,看着穿着佣人服装的曲瑜,鄙夷对着管家说:“你让我救她?一个佣人……”

心如大山般沉重 主角: 顾琛林, 曲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