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之良婚有约:薛素媛, 慕容南瑾小说精彩试读

嫡女之良婚有约:薛素媛, 慕容南瑾小说精彩试读

第1章 重生

冰冷刺骨的河水,河水和鲜血混合的气息,撕裂的疼痛,苦苦哀求的宏儿,还有溺死的孩子……

撇开沉重的身子,薛素媛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孩子,我的宏儿……”不知置身于何处,薛素媛还是大声喊了出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粉色的纱帐,薛素媛一头雾水,她不是被护卫推入河中,淹死了吗?冰冷、浑浊的泥土味道还在脑海里盘旋,撕心裂肺的剧痛历历在目……

抬头一看,眼前却是一陌生的男子背影。

男子转过身,薛素媛一下子就震惊了。

这男子看着十分眼熟,难道是?

薛素媛隐隐中记得自己十六岁那年,自己和丫鬟一行人春游过后迷了路,昏倒在路边,被一男子救下。那男子跟眼前的这个男子好生相像!

只是眉宇间多了一份年轻,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醒了!”男子低沉的嗓音传来,带着丝丝的磁性,夹杂着一种让人安心的温和,薛素媛的心中却突然传来一种不祥的预感,男子声音虽温柔,双眼却正凌厉的看着自己,似是要把自己的灵魂看透一般。

午后的阳光照在床榻上有些刺眼,薛素媛不自觉地用手去遮挡住,看向自己的手时,纤细而白嫩,透过床边的铜镜,薛素媛不禁吓得连连后退。

这模样,这面容,明明就是自己十六岁的时候!

难道是……

男子看着薛素媛,脸上又是一抹慵懒的浅笑,“莫不是一个哑巴?”

“敢问你是……”薛素媛不敢造次,只能怯怯地探问道。

“我?一介凡人罢了,前几日见你昏迷在路上,只好把你接了回来。”薛素媛仔细看了男子一眼,只见这男子一头似墨的黑发垂在肩头,没有束冠,也没有别簪,狭长的凤眼虽好看,却一点情味也没有,直挺的鼻子下面有着一张薄薄的红唇,似在说着男子的薄情。

薛素媛不敢再看,男子容貌虽让人看一眼就不忍再离去,可毕竟男女有别。

男子气质宛若天际间的雄鹰,高贵无比,双眸深邃不见底,薄凉之气溢于周身。

一袭宽大的黑色长袍,穿在他的身子,恰到好处,浑然天成。

“素媛陋质,给公子添麻烦了,公子恩情素媛来日必当携带家父登门道谢……”

“这倒不必,你且藉以在这好生歇息。”

男子说完这话却突然匆匆离开,薛素媛来不及说道谢的话。

男子刚走,薛素媛直直拿起铜镜盯着自己,此时她穿着一袭青色的对襟长裙,外面披着白底蓝花的披风,头上挽着一双丫髻,点缀几颗流苏步摇在发髻中间,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地流光溢彩。

难道是浴火重生?

这光景俨然是未出嫁之前的装扮,薛素媛透过那铜镜看了看自己的模样,不由地大惊失色,手心冒汗,那模样正是自己十六岁之时,面红齿白,娇嫩如花,肌肤如初生婴儿般吹之即破,凤眸如水,抹着一层雾气,胸前已是凸起,只是身形略显纤细。

薛素媛良久才缓下来,竟然又重新回到少女之时,莫非是老天开眼,自己的怨气挥散不出,给了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

想到这里薛素媛心里大喜,前世宿命如此被糟践,这一世必定要一一报仇。

死前受到的屈辱统统都要还回去,想到这里薛素媛竟是痴笑出声,她心里的狂喜不是一般人所能体会,若非亲身亲历,谁又能那般绝望,现又如此欣喜。

双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薛素媛的唇边忽然扯出一抹冷意,老天开眼,万万没有想到,她还会有这样的机会。

死之前,薛素媛曾经发下毒誓,现在她已是回到十六岁,自当会卷土重来。

既是上天可怜自己,重新有了一次生命,薛素媛定然不会再委曲求全,活生生被溺死的孩子,一直苦苦乞求的宏儿和奶娘,这些都不会再发生。

想着死之前顾雪儿的丧心病狂,薛素媛眼中倏然闪过几道血光,犹如罂粟一般的灼灼,此生一定要统统报仇!

顾家和薛家本是世交,早在两家老爷还未婚配时,两家就结下姻缘,倘若各自嫡出一双儿女,必当联姻,只是碰巧都是嫡出千金,这联姻没联成,倒是把两家的千金顾雪儿和薛素媛凑成一对姊妹,对外也是亲善的不行。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小姐,您可是醒了……”

“不碍事,快快进来。”门被推开,进来一个跟薛素媛年纪相仿的小丫头。

“小姐,这是我们公子专门为小姐熬的参汤。”小丫头面容清秀,穿着一身嫩绿色的衣裳。

阳光正好闪耀在薛素媛脸上,薛素媛长而翘的睫毛挡住了剪水般的双眸,浑身却散发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冷冽,令刚刚凑上前的小丫头不自觉地退后了几步。

“小姐,您……”

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薛素媛正正色,道:“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小姐且请趁热喝了这参汤吧。”那小丫头不敢造次,只是做她该做的事。

“敢问这是在哪里?”薛素媛微微一笑,十分谦和。

“小姐,您只管好生休养着就行,待到您身体康健了,我们公子便会把你送回去。”

“你们公子?”

“小姐放心就是,我们公子绝对不会加害小姐,小姐还是趁热把这参汤喝了吧。”那小丫头这会儿眼角都是笑意,倒显得十分实诚。

薛素媛记得自己上一世的时候,本是想带着顾雪儿一同出去春游,奈何顾雪儿称自己身体不适,素媛只能一人前行,万万想不到半路迷路,也不知道怎的素媛就昏倒在半路,现在想想这必是顾雪儿的阴谋,只可惜那时候薛素媛天性单纯,压根就没怀疑过任何人。

但是上一世薛素媛醒来的时候,只在马车上匆匆见过这男子一眼便被送回了府里,为此薛素媛心里一直心有愧疚,想要报答这男子。

可这世为什么自己会在这停留?

第2章 神秘男子

薛素媛端起那汤,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起来,环顾了四周一圈,这屋内摆设很是高贵,一派古色古香,淡淡的梨花木香却不香腻,四处都是镂空的雕花窗,细细打量一番,家具上精致的雕花装饰很是不凡,一看就是达官贵族的屋舍。

薛素媛侧过身,一座古琴立在屋内,铜镜置在木制梨花木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带着一种贵气,自当是豪门贵族。

她稍稍动了动身子,浑身却没有想象中传来痛楚,身子竟然格外的轻盈。

薛素媛冷笑一声,自己已是重生,自然身体没有受到那样的伤。

离开床榻,薛素媛回头一看,床单是苏杭的缎面轻丝做成的,看起来细腻入水,分外让人安心。淡雅的环境清新怡人,自当是休息的好住处。

夜初上,府邸已是一片寂静。

此刻花园的亭子中央却好似有悠悠的笛音传来,竟是亦真亦幻。

月色皎洁,迷离的夜色中,却有一个身着一身黑色锦衣的男子安静地吹着笛子,双眸里带着一丝纯净,棱角分明的脸上一丝神色也没有,或惆怅,或神秘,那双晶莹的眸子独独望着浩瀚的星空。

夜笼寒纱,男子纤细修长的手握着那玉笛,美妙的声音如同天籁一般传进了卧房,屋内的薛素媛侧卧在床榻正百无聊赖,却在这个时候猛的睁开了双眸,这声音,让她不自觉地就想要去一看个究竟。

这么晚了,已是午时,这笛声是从哪传来的,悠扬淡雅,像是穿透经年空灵,犹如古老的铜钟,极其富有穿透力。

轻轻推开了房门,薛素媛没有一点胆怯,那笛声如同天籁般让她不由自主地跟着声音就走了出去,找寻那吹笛之人。

顺着声音,薛素媛在亭子的一旁停了下来。这府邸果真宽敞巨大,如不是夜晚,薛素媛定要看个究竟。

此时男子的墨发正在微风的吹动下翩翩飞起。听到有声响以后,笛声倏然停了下来。

“鬼鬼祟祟的,为何不光明正大地出来。”男子冰冷的声音传来,薛素媛看着男子的背影非但没觉得胆怯,却平白无故里觉得这男子有些落寞。

“公子,可否告诉我名号,救命之恩断然不能相忘。”

沉默半刻,那男子终于开口,“这些你自当不必知道,救人之事在下也只是尽一个庶人的本分而已。”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虽客气,但冰冷的语气却让人不敢接近,如果换在前世,薛素媛定不敢再出声,但显然现在的她已不再是原先那个怯弱之人。

“既然有心帮人,为何不落落大方地说出来。”

男子并没有理会,“你的身体可是康健了,这晚风寒凉你就不怕伤了身子?”

“有劳公子惦念,已是恢复的差不多。”

“如此甚好,明日一早我便送你回府。”

回府?说道这两个字,薛素媛的眸中立刻闪过一道冷光,这一世的自己定不会再毁在顾雪儿身上。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既是公子无心想说,他日如果能报答公子的恩情定不会推却。”

薛素媛心想这样一个眉目如画的男子,为何这般肃穆倨傲。男子并没有说话,空旷的花园里又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笛声,像是总能涤去世俗男男女 女心头的烦闷。

男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着偌大的庭院,薛素媛痴痴看了男子几眼之后欲言又止,但随即还是离开。

不知怎的,薛素媛总能感觉这美妙的笛声里带着一丝凄凉。

第二天卯时刚过,薛素媛就早早起床,今日回到那个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学士府,定要重改历史!

薛素媛稍稍收拾了一番,刚刚推开房门,正好迎上了昨日那男子冰冷如铁的眼神,不等薛素媛说话,男子最先开口,“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薛素媛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但随即转为平和。

昨日还是大好的晴天,今日却阴沉无比,不多时,有一小厮驾着一架马车停在了门口,薛素媛处于好奇,还是抬头看了看那大门的上方。

竟是一块没有字的牌匾。这等豪华的府邸竟然如此低调,不得不让人心生好奇。

小厮低头俯身冲着薛素媛行了一个大礼,“小姐,这边请。”

八宝璎珞的马车,宽大尚重,帷幕是上等的锦缎,四个角也是一层镶着金边的挂饰。不难看出,男子家底殷厚。

待到薛素媛坐到马车内时,男子已然还是一脸笃定,在清新怡然的清晨依旧淡雅飘逸,薛素媛本想再开口道谢,马车已经行走。

待到马车转弯,薛素媛撩起帷帘来看了男子一眼,一双眸子,深邃地看不清一点愉悦之意,如同暗夜里那些傲骨的点点星辰,超凡脱俗中却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冷意。

只是此时男子刚要回头,去突然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起来,薛素媛刚想开口,那男子已经屏退左右,独自回到府内。

薛素媛断定这男子绝不是等闲之辈,看那府邸,足可以跟自己生前嫁的将军府可睥睨,可是那男子无端咳嗽,又像是有什么痛疾一样。

薛素媛心系这些,一路无言,不多时已是被送到学士府的门前。

如此府邸,前世竟没有听闻半些讯息,不得不让人遐想。

那些个护卫眼见是薛素媛,都不由地大惊失色,这几日学士府因薛素媛的无故失踪护卫们都叫苦不迭,郭老太君吩咐下命令来找寻薛素媛,护卫们表面答应,心里却是怨声不断,且不说偌大的京城找一个人好似大海捞针,但凭这薛素媛在薛家的地位而言,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姐,但凡稍微有点眼力的护卫都明白大夫人不待见这位小姐,作为主子这些护卫自然不敢去得罪,只不过是老太君下了命令,不好推辞罢了。

刚走到门口,就见一妇人匆匆忙忙地赶过来,“素媛,你可是回来了,娘亲都几天几夜没合上眼了……”妇人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这妇人乃是赵氏,是薛素媛的生母,前一世薛素媛十八岁那年病逝,郁郁不得终,虽说是薛府里第一个夫人,却根本不得势。

第3章 口吐鲜血

薛素媛当下心里一急,就要掉出眼泪,想不到还能见到母亲,看着母亲苍白的脸,满脸都是殷切,当下更是揪心,上一世自己为讨得父亲的喜欢没少疏远生母,母亲就自己这一个女儿,自当没什么好结果。这一世定要好好照顾母亲,好生补偿才是。

薛素媛拉着赵氏的手,“娘亲,媛儿回来了,让母亲为媛儿担心了。”泪水一下就涌上了眼眶,没想到还能这样看着母亲说话。

赵氏见女儿哭泣,当下心急如焚,拉着女儿的手道:“媛儿,你可是受什么委屈了?跟为娘好好说说……”

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薛素媛竟是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母亲手里的温暖悉数传了过来,薛素媛一下就钻到赵氏的怀里,失声大哭起来,似是要把自己上一世受的委屈都要和盘托出。

“孩子啊,可别让为娘的着急了,倒是怎么着跟娘亲说道说道,娘亲为你做主。”

看着赵氏那样着急,薛素媛擦了擦眼泪,“娘亲,媛儿好着呢,只是迷路了被一妇人救起,方才身子好了,这就马上回来了……”

“可知是哪家的人,咱们应该好好谢谢人家……”赵氏生性善良温和,吃斋念佛,不曾当家,地位算不上卑微,也算不上多高,很多仗势欺人的丫鬟平日没少欺负赵氏。

母女正亲热着,诉说着这两日在外发生的事情,这时候薛素媛突然惊觉心口一疼,不由地皱起眉头,赵氏一看赶忙扶起薛素媛,却见薛素媛已是脸色煞白,不由地一惊,几个丫鬟匆匆地赶过来……

“小姐,小姐……”薛素媛只感觉身边有人在拼命呼喊自己的名字,好不容易有了点意识,刚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身体正剧烈地疼痛,像是被人活生生鞭打了一般。

“啊……好疼……”薛素媛吃疼地喊出了声,这一声让一屋子的人都凑了过来,“媛儿,我的孙女总算醒了……”

薛素媛慢慢睁开眼睛,看了四周一眼,不禁惊讶地说不出声,这房间就是之前自己的闺房。因为一直处在前世的回忆里,薛素媛醒来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老太君,我……”薛素媛强忍着身体上的钻痛吃力地说道。

这时候一个妇人凑了过来,“莫不是风寒严重,头脑不好使唤了。”妇人头戴一支金钗,上身身着一袭青色对甲,下身是一身百褶裙,周身首饰,看其装扮应该身份不低,只是脸上胭脂涂抹的厉害,这一说话一下就露出一副尖薄的样子。

此人乃是这府里的大夫人,其实按辈分是在赵氏之下,只是当家了不少年就落了个大夫人之称,加之赵氏不善与人交流,偌大的后院就交给她执掌,久而久之,这大夫人的称号就喊起来了。

“修得胡说,哪有为人长辈这样无端端地诅咒自己儿女的,媛儿,倒是怎么了?”老太君把自己的龙头拐杖递给身边一个丫鬟模样的人,握住薛素媛的手说道,样子很是急切。

薛素媛稍稍正正色,“媛儿好多了,有劳老太君挂念。”这时候门被推开,一个约莫十几岁的女孩匆匆走了进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薛素媛的陪嫁丫头萍儿,萍儿在老太君耳边耳语了几句,老太君脸色一改,“还等什么,还不赶紧请进来。”

“媛儿,大夫这就来了,你可莫怕,老身可是答应过你父亲要好好照顾你的,切莫吓祖母……”老太君说着眼泪就掉落了下来,众人看了顿时鸦雀无声,整个房间也随之静了下来。

薛素媛却默不作声,直直盯着萍儿。

这萍儿和自己去到将军府后,和顾雪儿俨然成了主仆,前世没少坑害自己,薛素媛只感觉自己身子颤颤发抖,要不是自己那么轻信顾雪儿,也不会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愤恨让薛素媛紧紧咬着贝齿,前世死之前顾雪儿嗜血的狰狞模样一下子就在薛素媛脑海里浮现,历历在目。

她竟然蛇蝎到连一个刚降生没几日的婴儿也要活活溺死,这种行为着实让人发指。

只见萍儿眼眸一转,露出一笑,看不出所以,“小姐可是好点了?”

话一说出,薛素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当下决定不动声色,见机行事。

她强忍住心里的愤恨,凤眸侧转,微颌浅笑,“拖老太君的福,已无大碍了。”

“媛儿,切不要吓祖母,那日突然失踪,祖母的这心就没放下来过……”老太君听了薛素媛的话更是呜咽起来,老泪纵横的样子让薛素媛有些心疼。

听着这话的时候,薛素媛突然觉得胸口一闷,一口鲜血竟是吐了出来。

“这丫头莫不是失踪以后受了什么鬼怪魔怔,怎么吐起鲜血来。”说这话的还是大夫人,丹凤眼里带着一些轻蔑,似是幸灾乐祸。

老太君更是大惊失措,一直握着薛素媛的手不松。

说来也怪,薛素媛吐完这血,身子竟是舒畅起来,看向周围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薛素媛心生一种不好的想法,恐怕这一屋子的人就没个和自己齐心的,都眼巴巴盼着自己回不来才好。

这时候门被推开,“大夫来了……”

众人统统闪开,萍儿眼疾手快,把床纱匆匆放了下来。

那老太君见大夫来了,急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陈大夫,快来瞧瞧这丫头怎么了?怎么一开口竟然口吐鲜血,莫不是失踪以后留下了什么病根……”

“好……”大夫见老太君心急,自然不敢怠慢,急忙匆匆坐下为薛素媛把脉。

这老太君乃是学士府的元老夫人,因为祖上是侯爵,传到她这一辈子虽没有承袭,但是学士府频频出状元,又是嫁的官宦之家,因此得到先皇龙头拐杖的赏赐,自然相当于皇权的象征。

加上老爷本又是极其孝顺之人,因此众人不敢怠慢也就不足为怪。

那大夫慢慢斟酌了一番,众人都是屏住呼吸,直直地看着那大夫,不出半刻,那大夫迅速地站起来,向老太君行了一个大礼,“怒奴才愚笨,小姐脉相平和,气脉稳妥,应是没有大碍。”

第4章 重新开始

老太君捂着胸口松了一口气,只是眉宇还没有舒展,“只是这丫头一开口竟然口吐鲜血,这是什么病?”

大夫伸出衣角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老太君切莫着急,小姐怕是前几日中过毒,方才这血应是排毒之血,老太君不必放在心上……”

老太君正无比着急,听见这话方才放下心来,“陈大夫,给媛儿开几幅安神的剂药,这孩子身子一向弱。”

薛素媛听完大夫的话后,脸上一片巨冷,那日顾雪儿口口声声建议自己出去游玩,怕是早就设计好圈套,等自己往里面钻,那日自己无端昏迷,原因恐怕就在那日早上她送给自己的燕窝上。只是如果中毒的话,谁替自己解的毒?

思来想去,应是那府邸的男子。

老太君一听这话,赶忙掀开床纱凑了过来,“媛儿,你是真真的确定没事了吗,怎么无端就会中毒?”说着老太君又在抹泪。

“祖母,都是媛儿的错,让祖母跟着担心了。”薛素媛随手拿起一旁的手帕递给了老太君,这就要替老太君去擦眼泪。

老太君当下心里一疑,这孙女怎么醒过来性子大变,搁在以前,莫不说薛素媛会说些让人宽心的话,这样递帕子的事一准也是不会发生的,但转念一想,兴许是孙女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变得懂事了,便不再多想。

老太君安抚了好一会才离开,这时候萍儿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把薛素媛的被子弄了弄,掖了掖被角,“小姐可要好好休息,都怪雪儿小姐非出那馊主意把小姐弄丢了……”

此时萍儿穿着倒是很朴素,也没有带什么稀奇的首饰,头上单单只带了一支银簪,模样虽算不上什么惊艳,但也十分清秀。作为薛素媛的丫头,主子不受待见,下人自当也没有什么好的待遇。

“你伺候老太君去吧,我这里不用人。”薛素媛冷冷说道,对于这个迫害自己的人,薛素媛恨不得现在就要她偿命。

可是她不能,至少现在不能。

萍儿见状只好讪讪的离开,薛素媛身边只留下一个小丫头,唤作百合。

再回到深宅,薛素媛第一感觉就是这府里的水,深的很,自己绝不能像以前那样轻信任何人。既然重新有了生命,就要好好地活下去。虽说自己是这学士府里的嫡女,母亲也只是一个不得势的夫人,也就依仗这老太君疼爱,才勉强活到现在,这宅邸里别的人对自己都相当冷淡,只是萍儿比起别人来,似乎跟自己亲近不少,这才让薛素媛错把她当成亲人。

薛素媛的身子并没什么大碍,只是老太君心疼,吩咐着多休养几日,且薛素媛重生而来,对前世的经历一时无法忘怀,也懒得见人,便应承下来。

过了两日,薛素媛在房间里呆的心闷,便披了披风出了门。初春时候,外间还有些凉意,薛素媛不禁伸手紧了紧自己身上的披风。

老太君喜爱花卉,便在学士府隔了个极大的花园,种植各色花卉。春季本是百花争艳的时候,只是春意未浓,花园里还是萧瑟意浓。

绕着花园,走过一处处熟悉的场景,薛素媛的脸色愈加阴沉。:“也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想的,如此清楚的事,竟是一点看不穿。还将贱人当做姐妹。”

“姐姐在说什么?”

薛素媛回过神,顾雪儿正瞪着她俏皮的脸,注视着她。看到顾雪儿的脸。无数的画面在薛素媛的脑海中闪现。

薛素媛猛然往后退了几步,将手放在胸口,平复自己的气息:“没什么,自言自语罢了。”

见薛素媛神情有异,顾雪儿拧紧了眉头,心中暗想:莫不是那日的事被薛素媛发现了?

顾雪儿上前几步,伸手挽上薛素媛的手臂,一副很是亲昵的样子:“姐姐身子还未好透,怎么站在这风口吹风?莫要再受了风凉,让老太君担心。”

薛素媛看着搭在自己手臂上的纤纤玉手,嘴角泛上一抹冷笑:“还是妹妹想的周到,是我错了。不过妹妹,我还问一句,那日一同相游,妹妹和萍儿是去了哪里?可让姐姐我好找。”

“姐姐说什么呢,不见了姐姐,妹妹自然是带着萍儿去找啊。”顾雪儿说着话,垂下了眼眸。她未曾想,薛素媛竟会主动提起这件事,且,从她话中听来,似乎是在怀疑什么。

沉默间,薛素媛感觉到顾雪儿的手抓的越来越紧。看着顾雪儿紧张的模样,薛素媛脸上笑意更甚:“妹妹在想什么?姐姐不过开了一个玩笑,妹妹可不要当真。”

“开玩笑吗?”顾雪儿露出一抹苦笑,眼眸中满是怀疑,“妹妹不知,姐姐何时变得如此幽默了,一时间还真有些不习惯呢。呵呵。”

薛素媛冷哼一声,转眼看向一边树上枝头的花苞:“妹妹啊,你看,枝头上又有花苞了呢。又是一个新的一年开始了,所有的一切都会重头开始了。”

薛素媛让顾雪儿有些一头雾水,只能扯嘴陪着笑。两人在花园中转悠了一会儿,顾雪儿便借口离开。

百无聊赖,薛素媛想起了那日救起她的男子。前世记忆里,薛素媛与那男子不过一面之缘,并无深交。

今生似乎有些不同。

风华绝代的男子,绕梁三日的笛声,还有富贵府邸的无字碑。如此不同寻常的一切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虽他说自己是凡人,却也只是妄自菲薄。

顾雪儿离开之后,薛素媛又在花园中转悠了一会儿,便到了老太君的院子。老太君性子喜静,晚年之时,独僻了院子单住,院子在大学士府一角,离薛素媛的住所路程不短。

薛素媛一路匆匆赶来,且不择路而行,踩了几个水潭子,倒是湿了鞋。若是前世的薛素媛,定然会不嫌麻烦,会自己的院子换了鞋,再来。

前世习以为常的事,如今想来,薛素媛只道自己傻。在这学士府里,薛素媛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老太君而已。若是好好把握,薛素媛只怕自己会重走前世的老路。

老太君疼爱薛素媛是阖府上下都通晓的事情,伺候老太君的丫头见了薛素媛自然是喜笑颜开,将她引了进去。

第5章 又见尉迟荣轩

进了屋,薛素媛才知道大夫人也在屋里,陡然愣了一愣,才屈膝向大夫人请安:“不知道大夫人也在这里,素媛莽撞了。”

大夫人斜眼受了薛素媛的礼,一脸不耐的模样:“无事,只是老太君毕竟是长辈,还是通报一声的好。”

“自家人,将这些虚礼做什么。”老太君一脸和蔼的笑容,朝着薛素媛招了招手,“快来,到我这来让我好生看看。”

薛素媛应了声,朝着大夫人微颔了颔首,快走几步,在老太君跟前站定,牵上老太君的手,露出一脸乖巧的笑容。

老太君上下打量了薛素媛一番,眼光瞥到了薛素媛略湿的鞋子,更是慈眉善目,让薛素媛在自己身边坐下来:“身子还没好透,怎么就出来了?莫要再伤着身子。”

“这次流落在外,才知道家里才是最好的。”薛素媛笑靥可人,说话声轻轻的,却让老太君听着舒服,不住的点头。

“平日里倒也不见你常来,如今病了,倒是来了。还是去养着吧,别再病了。”看着老太君和薛素媛亲昵的模样,又想起自家女儿的无用样,大夫人心里很是不舒服,说出来的话酸溜溜的,难以入耳。

薛素媛一直垂着眼眸,不出声。见了薛素媛的模样,老太君只以为大夫人方才的话伤了薛素媛的心,对大夫人更是不悦:“既为人长辈,说出的话,也好好过过脑子。别有什么话都往外蹦,扰人清净。”

老太君的话丝毫未给大夫人留面子,大夫人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坐在一旁不好说话。老太君看了大夫人许久,叹了一口气转而看向薛素媛。

“后半句话倒也没有说错,你看你,这脸色这般苍白,是该好好补补。”老太君顿了顿,继而道,“既是你主家,这件事便交给你。以后按一日一次,炖了补药给素媛送去。素媛刚中了毒,下毒的歹人还没有抓到。这补药便由你院里负责,莫要出了什么岔子。”

大夫人虽不喜薛素媛,但老太君这里却还是只能乖乖应下,略坐了坐,便起身告辞。薛素媛本也想一同离开,但老太君留她下来用膳,薛素媛也不好推辞。

午膳时分,薛素媛与老太君一同用膳。因着薛素媛在,老太君特意添了不少菜。用膳席间,老太君吩咐着丫头给薛素媛布菜,自己倒是没顾得上吃多少。

看着老太君慈眉善目的模样,薛素媛心中有些悲伤。这样好的人,前世自己为何没有好生珍惜?

用过午膳,老太君拉着薛素媛闲扯了许多事情才去午睡。薛素媛守在老太君身边,直到她入睡才离开。

薛素媛的母亲在大学士府中并不受宠,府中后院中的事宜又都是大夫人在料理。而她又不喜争抢,渐渐的,府中众人也不再重视这个失宠的孤冷女人。若是没有老太君的照拂,只怕母亲根本活不到今日。

前世,薛素媛只在乎顾雪儿的小恩小惠,却忘记了一直守候在自己身边,伴着自己的成长缓缓老去的老太君。前世错过的事,弃过的人,今生不能再错,不能再弃。

回到青石园已经是午后,薛素媛刚进门,萍儿就匆匆跑到了她跟前,眉头深锁,一副担忧的样子上上下下把薛素媛打量了一番,确认薛素媛完好无缺后,深深呼出一口气:“小姐,你去哪里了?萍儿一早醒来就没有看到你,可让萍儿担心死了。”

萍儿是一个好戏子,这一出关心主子的戏码可谓是演的有血有肉。如此好的演技,也难怪前世单纯天真的薛素媛会对她深信不疑。哪怕是现在,若是没有前世的经历,只怕薛素媛还是会相信萍儿。

薛素媛冷冷一笑,不着痕迹的躲开了萍儿的手,一派冷漠的样子:“在府里能出什么事?早起去了趟老太君那里,老太君留我吃了午饭才过来。”

薛素媛说罢走进青石园,萍儿跟在她身后,眼眸中闪过一丝犹疑:“小姐下次若是要去老太君那里,便把萍儿也带上吧。省的萍儿在这院子里等着小姐,忧心小姐。”

听了萍儿的话,薛素媛停下脚步,抿了抿嘴唇,一脸戏谑:“若是嫌烦,你可以不必忧心我,大夫人那里,应该不会怕多养一个丫头。”

萍儿被薛素媛的话惊了一下,微张了张嘴唇, 一时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发出几声笑声。笑声传到薛素媛耳里,只觉干冷的很。

“开开玩笑罢了,不必这么当真。”薛素媛扯嘴露出一抹高傲的笑容,大步走进房间,不等萍儿走进,重重关上了门。

萍儿不知今日薛素媛为何处处刁难她,似乎从那日中毒后,她的行径便和平日里有异。

察觉薛素媛情况有异,萍儿连忙找了个借口出了大学士府。萍儿一路匆匆赶到了顾家府上,这一路上萍儿虽是小心翼翼,但并没有发现跟在她身后的薛素媛。

重生而来,薛素媛一直很好奇,萍儿究竟为何投奔顾雪儿。虽说薛素媛在大学士府中一直不受宠,但对萍儿一直是以姐妹相待,且萍儿与薛素媛从小一起长大,也算是感情深厚。

也正是因为从小一同长大的情分,薛素媛才会对萍儿毫不设防,最终被她所害。

手缓缓握紧成拳,薛素媛的眼眸中投射出深深的不忿。原来,在入将军府之前,她便已经不再是我的姐妹了。

薛素媛看着萍儿走进顾府,冷笑一声,转过身正准备离开,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薛素媛不禁停下了脚步。

男子一身白衣裹身,傲然立于马上,颜如玉,眸如冰,黝黑的发丝高高束起,用一鎏金发箍绑在头顶,一丝不苟。

那男子出现在薛素媛的视野中,她的视线便不自觉跟着他流转。对尉迟荣轩,薛素媛不能说对他无情。

七年的朝夕相处,说无情,只怕也无人会信。只是,再深的情,在他冷眼看着薛素媛和,孩子溺死与水中时,便已经没有了。

如今再见到尉迟荣轩,薛素媛有的,只剩下恨意。前世所发生的事,虽是顾雪儿和萍儿一手策划。

第6章 处置萍儿

但若是尉迟荣轩肯信她一点,或是念在七年的夫妻情分上,查上一查,她便不会落得如此下场。那可怜的孩子,也不会小小年纪便被溺死湖中。

薛素媛转过身背对尉迟荣轩,缓缓合上眼睑。尽管已经重生为人,前世的事却仍旧如同发生在昨日。

想起那个与自己一同被溺死的婴孩,还有她的宏儿,薛素媛的心便不可抑制的悲伤。

尉迟荣轩,前世你不信我,不顾念情分,我虽恨你,怨你,但不愿再多做计较。只盼,你我夫妻情分,到前世便止,今生不必再续。

傍晚时分,萍儿才匆匆赶回大学士府。刚走进青石园,萍儿就看见薛素媛正坐在石凳上,喝着茶,一副闲情逸致。萍儿顿了顿脚步,深呼一口气走到薛素媛身边,接过薛素媛手中的茶壶,替她倒满了一杯茶。

“小姐,坐在这儿做什么?”萍儿将茶杯拿起,递到薛素媛的面前。

薛素媛斜眸瞥了一眼正冒着热气的茶水,轻哼一声:“方才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许久也没找到。”

萍儿心头一紧,生怕薛素媛发现自己的异常,手不禁抖了一下,好巧不巧,薛素媛的手正巧伸到了茶杯旁。

滚烫的茶水从青瓷茶杯中倒出,只一瞬间,薛素媛的手便被烫的通红。

“没用的丫头!”萍儿还来不及反应,就听到一声怒喝。

萍儿转过身,只看到老太君杵着拐杖,疾步走到自己面前,还不等她有所反应,甩手给了她一个巴掌。

老太君这一巴掌打得极用力,萍儿又未做躲闪,硬生生挨了这一巴掌,跌倒在一旁。

老太君走到薛素媛跟前,拿起她的手,很是心疼的细细查看:“我可怜的孙女,这般没用的丫头,怎么能伺候好你,难怪你向来身子那么孱弱,都是这些下人不长心。。”

“老太君,不必动怒。”薛素媛一脸怯懦的看了一眼跌坐在一旁的萍儿,眉头轻拧,“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她也不是故意的。”

“老太君,老太君。”萍儿爬到老太君的跟前,已经是泪流满面,脸颊上还留着老太君的掌印,“老太君,萍儿真的不是故意的,还请老太君不要怪罪。”

老太君轻哼了以上,提脚将萍儿踹到一边,转眸对一旁的丫鬟道:“没脑子的东西,还不赶紧去请大夫来。”

丫鬟连忙应下,匆匆出了青石园。

大夫匆匆赶来,替薛素媛上了药,连连向老太君保证薛素媛并无大碍,老太君才放心。

“这茶盏还是你十岁时我送你的生辰礼物,没想到你还用着。”老太君看着地上碎成几瓣的青玉茶盏,眼眸中流露出心疼。

察觉到老太君的不忍之色,薛素媛伸手握住了老太君布满皱纹的手:“本也不舍得用的,近日想起来,才拿出来用,这般碎了,也是可惜。不过也无碍,素媛便厚着脸皮,再向老太君讨一份了。不知道老太君可还舍得给?”

“你这小妮子,何时变得这般会说话了?”老太君被薛素媛的话逗得直笑,不再在乎那碎掉的杯子,“给给给,既是你,我又如何会不舍得?”

“那素媛便谢过老太君了还有一事,素媛还得劳烦老太君。”薛素媛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转眸看向一直跪在地上的萍儿,“萍儿毕竟是随我一同长大,虽,她如今做事不尽心,但那份情意总还在。还请老太君,不要重罚。”

“你这孩子,就是心太软。”老太君说着薛素媛的眼光,看向一旁的萍儿,眼神中多了几分嫌弃,“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就不重罚了,将她赶去后厨充做杂役吧。”

老太君说罢,便有人上来拖萍儿走。萍儿自是不愿走,朝着薛素媛呼救。

看着萍儿痛哭流涕的样子,薛素媛心中忽然有些不忍。她们也有过无话不说的时候,只是时光流转间,分离了。

“老太君,素媛还有些话想和萍儿说,可否让素媛稍后再将萍儿送去后厨?”

老太君本想拒绝,但看到薛素媛一脸真诚的模样,便也应了下来:“罢,随你吧。”

老太君拍了拍薛素媛的肩膀,杵着拐杖离开。

薛素媛走到摔碎的杯子旁,将碎片一片一片从地上捡起来:“萍儿,你可知道老太君今日为何如此生气,将你充做杂役?”

萍儿连忙快走几步,在薛素媛身边跪下,泪流满面:“奴婢不知,但小姐,奴婢真的是无心,还请小姐将奴婢就在身边。”

“因为你摔碎的是一片心意,是六年前,老太君对我的生辰祝意。”薛素媛将手中的碎片放在石凳上,伸手扶起了萍儿,“萍儿啊,你摔碎的,又何止这一份心意?”

“小姐……”薛素媛的眼神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让萍儿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待你如亲妹。虽处境不好,但自问对你无愧。”薛素媛伸手,一把抓住萍儿的手腕,眼眸中燃起了怒火,“你呢?这么多年,你扪心自问,可能说从未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小姐,小姐。。”萍儿从未见过这样的薛素媛,不断扭动着手腕,试图挣脱。

“其实我也不想说什么,我只想问一句,为何背叛我,为何帮着顾雪儿想要置我于死地?”

薛素媛的话让萍儿楞在原地,停止了挣扎:“你,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

“也是,比起跟着我这般无用的主子,自然是帮顾雪儿做事的好。”薛素媛放开萍儿的手腕,拿起石凳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递到萍儿面前,“既是多年主仆,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再自作聪明。喝了这杯茶,你便走吧。我与你,再无瓜葛。”

萍儿犹豫许久,伸手接过了薛素媛递过来的杯子,嘴角浮上一抹苦笑:“其实我也不是嫌你无用,只是,不想再被他人任意欺凌罢了。”

萍儿说罢,仰头将茶水一饮而尽,薛素媛想要阻拦,手伸到半空,复又收了回来。眼眸中有一丝不忍。

第7章 薛素兰

看着萍儿离开的背影,薛素媛缓缓合上了眼帘。之所以和萍儿说那些,一是不忍,二是因为知道,萍儿不可能再有机会将这些告诉顾雪儿。

茶壶中下了哑药,萍儿喝下,便不能再开口说话。萍儿太过了解自己,薛素媛无法知道,萍儿告诉了顾雪儿几分。唯有让萍儿再不能说话,才能永绝后患。

薛素媛不是没有犹豫过,萍儿与薛素媛身边长大,薛素媛性子懦弱,被人欺负时,总是萍儿挡在薛素媛跟前。

可薛素媛不能因为不忍,让这次重生,走上前世的老路。为了报仇,她只能选择对不起萍儿。或者说是,选择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重生本就是为了报前世之仇,心这种东西,早就该丢弃的。

今日的事不过是一个开始,她要将她承受过的一切苦难全部奉还。只是,薛素媛不得不再次利用老太君。尽管她并不愿意。

薛素媛本不想第一个对付萍儿的,只是萍儿太过了解薛素媛,不过几日,便看出了端倪。

薛素媛如今还不能和顾雪儿撕破脸,为了不让顾雪儿知道自己的计划,萍儿留不得。

送走了萍儿,百合也不再薛素媛的身边,青石园便只剩下薛素媛一个人。孤单的夜里,薛素媛翻来覆去无法入眠。

薛素媛取了酒,毫无节制的痛饮。薛素媛酒量并不好,为多久便醉了。喝了酒,便觉得头昏昏的,薛素媛拿了一个酒壶,走到院中。

夜间有些微凉,薛素媛抬头看天,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真不知道,能够重生是幸还是不幸?将已知的生命重来一遍,耍尽心机去逃避本该经历的人生,实在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天空忽然旋转起来,薛素媛猛地摇了摇头,却只觉得更加晕眩,身子不听使唤,缓缓朝后倒去。薛素媛倒下的瞬间,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屋顶一边飞身而下,伸手接住了薛素媛。

薛素媛微微睁开眼睛,对着来人轻笑了笑,陷入了沉睡。白衣身影将薛素媛送进房间,好生安置在床上,伫立在床边一脸温柔地注视了薛素媛许久,才转身离开。

次日正午,薛素媛才醒来。挣扎着从床上起身,薛素媛只觉得头疼欲裂,对于昨夜的事情却是全然没有记忆。直到看到桌子上散落的酒壶,薛素媛才记起昨夜竟是喝酒了。

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母亲都教导薛素媛不可饮酒。酒会误事,也会让人在不经意间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比起前世,重生后的薛素媛更该远离。

薛素媛从地上捡起酒瓶,正想要到屋外扔掉,屋门忽然被打开,百合一身青绿色旗装,端着脸盆只能在门口。

看到薛素媛呆立在那里,百合咧嘴一笑,上前几步将脸盆在桌子上放下,拿过薛素媛手中的酒壶:“小姐快洗漱吧,百合来收拾这里。”

薛素媛轻应了一声,去了毛巾擦了擦脸:“昨日 你去哪里了?都不见你。”

“百合家中弟弟有些事,向管家告了假,回了趟家。因着还有萍儿姐姐伺候小姐,便没有和小姐说。没想到,”百合顿了顿,神情有些黯然,随后又露出了笑脸,“不说那些了,小姐快洗漱吧。”

百合忙碌的身影在薛素媛的面前晃来晃去,薛素媛取了毛巾洗了脸,便取了一本书坐在一旁翻看起来。百合的手脚很是利落,未过多久,被薛素媛弄乱的房间就重新变得整洁。

收拾完房间之后,到了午膳时候,百合净了手,将早早准备好的午膳送到薛素媛面前,替她布菜:“小姐,请用午膳吧。”

“嗯,你不用在这里伺候,也去吃饭吧。”薛素媛拿起手边的筷子,看着摆在桌子上饭菜,却没什么胃口。薛素媛又将筷子放回到桌子上,叹了口气:“我没什么胃口,都撤了吧。”

“是。”百合虽担心薛素媛的身子,但仍旧乖乖应下,“那百合准备些点心,小姐等下有胃口了,可以用些。”

“嗯。”薛素媛站起身,觉得浑身疲乏,重新趟回到床上,伸手拉过一边的被子盖在身上。

刚闭上眼睛,薛素媛的脑海中就浮现出昨夜见到白衣男子的场景。薛素媛猛然睁开眼睛,紧咬住嘴唇,轻拧眉头。

薛素媛昨夜没有看清楚这个人究竟是谁,而前世的记忆中,也没有关于这些人的记忆。她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今生的事似乎同前世全然不同了。

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醒来时是被院中的嘈杂声吵醒。薛素媛十分不耐的睁开眼睛,竖耳听着门外的动静。

未听几句,薛素媛便知道在外吵闹的人是谁。她的这个姐姐极少来青石园,每次来总会把青石园闹得鸡飞狗跳。

薛素媛虽不愿对付这个姐姐,却又是得应付不可。若是让她不悦,告到 她娘亲大夫人那里去,又是一件麻烦事。

薛素兰是大夫人独女,自幼被大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长大。性子泼辣些,心地倒是善良。也正是因为她心地善良,许多事都狠不下心肠,在大学士府中并不受宠。

薛素兰与薛素媛虽然是姐妹,但是两人的关系并不好,加上薛素兰受大夫人的影响,一直不喜欢薛素媛,因此两人并没有多少交集。

薛素媛轻叹一口气,起身从衣架上取下披风,披在身上,走出了门。出了门,薛素媛只看到百合伸手挡在薛素兰的面前。

薛素兰见到薛素媛出来,伸手将百合拨到一旁,上前几步走到薛素媛跟前,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冷笑一声:“这不是挺好的嘛,何苦让娘亲天天炖了补品给你送来,真是浪费。”

薛素兰缠着身后的丫鬟招了招手,丫鬟应声上前,将手中的东西递到薛素媛的面前:“这是你的补品,既然你要,娘亲便给你送来,只希望你吃的舒心,别噎死才好。”

薛素媛示意百合接过东西,脸上露出一抹勉强的笑容:“还劳烦姐姐送来,真是不该。下一次,便让绿袖替素媛送来吧,也就不劳烦姐姐这一趟趟的跑了。”

第8章 补品

“呵。”薛素兰一脸轻蔑的看着薛素媛,很是不耐,“好像我很想来这个破院子一样,好了绿袖我们走吧,省的受了这里的寒酸气。”

“是,小姐。小姐还请小心,别脏了您的衣服。”绿袖一脸轻蔑的看了薛素媛一眼,随着薛素兰离开了青石园。

看着薛素兰和绿袖离开的身影,薛素媛的嘴脸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就在方才,薛素媛已经决定了下一个她要报复的对象。

绿袖是大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心灵手巧,且为人圆滑,在大夫人身边多年,一直十分受宠。都说是狗仗人势,大夫人掌势多年,绿袖跟着大夫人,虽是也偷,但在这大学士府中的地位比一般的丫鬟要高上许多。

前世,薛素媛的性子一直十分软弱,加上又不受宠,地位是比绿袖都不如。绿袖依靠着大夫人的势力,一直欺负薛素媛。前世薛素媛最后的悲剧,绿袖绝对也脱不了干系。

大夫人主管大学士府中事宜多年,势力根深蒂固,虽然有老太君帮着,但老太君已多年不管府中事,想要靠着她对付大夫人,现在还不是时候。

既不能对付大夫人一畅心中恨意,那便从她身边的爪牙下手。就只有将大夫人身边的爪牙一颗一颗清除干净,将来对付大夫人才能够手到擒来。

“看到了吗?看清楚了吗?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若是你无法承受这样的日子,就给我赶紧离开,别给我添麻烦。”薛素媛瞥了一眼百合手上的鎏金罐,一脸无奈的模样,“将这东西扔了吧,以后每日送来的都一样。若是有人问起,你只说我每日都用了就好。老太君那里也一样,若是连这点你都做不好,便给我赶紧走。”

“小姐,放心,百合定会守口如瓶。”对于薛素媛的话,百合没有做任何的回应,只是按着薛素媛的话将大夫人送来的补品埋在了土里,又将鎏金罐送回给了大夫人。

次日午后,薛素媛用过午膳,感觉身子有些疲乏,正想着去午睡,便听到屋外百合的声音:“小姐,大夫人身边的绿袖姐姐送补品过来。”

听到绿袖的名字,薛素媛的眼眸一紧,轻轻扯起嘴角:“让她进来吧。”

薛素媛话音落下,百合轻应了一声,推开门,将绿袖带到了薛素媛面前。绿袖朝着薛素媛轻轻屈膝,态度很是高傲:“参见素媛小姐,这是大夫人让奴婢给送来的燕窝,还请素媛小姐好生享用。”

薛素媛抿唇一笑,朝着百合招了招手:“那就谢过大夫人了,百合,还不快收下?”

“是。”百合上前一步,从绿袖手中接过托盘,转身对薛素媛道,“小姐刚用过午膳,许是吃不下,百合先拿去小厨房热着。”

“嗯。”薛素媛轻应了一声,笑着对绿袖道,“大夫人近日身子可好?听说前几日夫人着了风寒,现在可好些了?”

“多谢小姐关心,大夫人如今已经痊愈了。只是,”说到这里绿袖顿了顿,露出一抹满是轻蔑的笑容,“小姐中毒醒来之后,似乎惹出了不少的事情,让大夫人很是烦心呢。烦请小姐不要再让大夫人为你如此烦心了。”

“呵,绿袖你倒是真为大夫人着想。”薛素媛轻抿嘴唇,转眸看到重新走进房间的百合,朝她招了招手,“百合,快过来看看人家绿袖,多能干,主子交给她什么事情,她就能把事情做好。”

“是百合的不是,百合以后一定多向绿袖姐姐请教。”薛素媛的语气满是嘲讽,百合在薛素媛身边伺候多年,绿袖欺辱薛素媛的事情,百合也见了不少,一直替薛素媛鸣不平,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替薛素媛出口气。

如今薛素媛这般讽刺绿袖,百合自然会把握机会,好生配合薛素媛,下下绿袖的面子。

绿袖虽一直很是蛮横,但本就十分聪颖,薛素媛话中的意思她听得明明白白。薛素媛的话明里虽是在称赞绿袖做事得力,实际上却是在讽刺绿袖不过是个听主子命令办事的狗腿子。

绿袖虽心中窝火,但又无处宣泄,只能生生应下薛素媛的所谓赞美,朝着薛素媛行礼告辞,离开了青石园。

“好了,送走了她,我也就可以安心午睡了。”薛素媛起身,在床上躺下来,闭上了眼睛。百合见薛素媛一副疲惫的模样,便轻声退了出去。

百合离开之后,薛素媛就陷入了梦乡。梦境中,薛素媛再一次来到了那个无名庄园,悠扬的笛声在庄园中回响,似水流淌。

伴着悠扬的笛声,薛素媛一觉睡到傍晚,直到百合进门,薛素媛才醒转过来。薛素媛麻利地起了身,换了一身衣服,坐在梳妆台前,手中拿着木梳梳理自己的长发。

“让百合来吧。”百合上前一步,从薛素媛手中拿过木梳,小心翼翼的替她梳理长发,“小姐,方才老太君派人来请,说是让小姐过会儿去老太君那里用晚膳。”

“知道了。”看着百合替自己绑好头发,薛素媛起身走到书桌前坐下来,拿起书桌上的书轻轻翻看起来,“今日绿袖送来的东西怎么样了?”

“已经处理掉了。”百合替薛素媛整理好了床铺,伸手打开了一旁的一扇窗户,“小姐,其实大夫人这几天送来的东西,百合看了,也都是些珍贵的东西。”

薛素媛抬起眼眸,看向百合,许久露出一抹笑容:“也是,那从明天开始就不要浪费那些东西了,都送进来吧。”

百合没有想到薛素媛会就这么回答,在原地愣了愣,随即轻轻应了一声,走到桌子边,拿起茶壶替薛素媛倒了一杯茶,送到她面前。

薛素媛顾自翻看着自己手上的书,没有去搭理站在一边的百合。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薛素媛抬眸看了看微暗的天色,合上了书本:“时辰差不多了,去老太君那里吧。”

嫡女之良婚有约:薛素媛, 慕容南瑾小说精彩试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