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是一朵情花:任晴溪, 穆烨绅的5万字小说

岁月是一朵情花:任晴溪, 穆烨绅的5万字小说

第1章 泄恨

任晴溪的手还未触到卧室的门,已经听到了房间里旖旎泛滥的春潮涌动。

任晴溪纤眉紧蹙,把手收回身侧,抬脚踹开了门。

房间里两具交织缠扰的身体让她顿觉恶心,掩住口鼻嫌弃的转过头。

床上颀长俊美的男人停止了动作,冷眼瞟了瞟门口的不速之客,在身下女人丰腴上拍了一巴掌,“出去。”

女人娇娆的贴上他的身体,“烨绅,不要赶人家走嘛……”

男人没了耐性,声音变得冷厉无情,“滚!”

女人不敢再多说一个字,拾起自己的衣服胡乱裹了,跌跌撞撞的跑出去。

任晴溪粉薄的双唇紧紧抿合,看着自己的丈夫,良久,冷冷地说:“我坏了你的好事?”

穆烨绅冷冽的眸光里闪着深深的鄙夷,“扫兴是你的专长。”

他连衣服都懒得穿,直接靠在床上看着任晴溪,“回娘家也不多待几天,晦气!”

他就那样赤裸裸的面对她,问的那么理直气壮。

“穆烨绅!”任晴溪努力压制的情绪还是有些失控了,“你连遮羞布都不挡了吗?你这幅样子,真恶心。”

“恶心?”穆烨绅的声音低沉而阴冷,脸上写满冷漠,猛地站起来,毫无遮蔽地走向任晴溪。

那冷至冰点的眼神让任晴溪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还未得顾及疼痛,单薄的身子就被人拎起来,他死死住箍她的手臂,捏得她生疼,“像你这样为了钱拆散别人的女人,也配说我恶心?”

任晴溪努力忍住眼眶中酸涩的泪水,“我没有拆散你,那是长辈订的婚约……”

那纸婚约,让穆烨绅失去了他挚爱的苏梦雅,娶了任晴溪。

任晴溪至今还记得,她知道婚约时有多么欢喜,少女时便心心念念的梦中人,竟然真的要成为她的丈夫。她笑着披上婚纱,忙不迭的走进他的世界,而迎面走来的他,冷如千年寒冰。

他以为,是她设计逼走了苏梦雅。

任晴溪说世事无常,可穆烨绅更愿意相信事在人为,他认定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痴爱了他多年的女人。

下巴被人毫不吝惜地捏起,任晴溪终于还是没有防住泪水的决堤,“穆烨绅,我真的没有故意要拆散你……”

这句话让穆烨绅原本冰冷的气息此时更是如阴诡地狱般凛冽,“是啊,你怎么会故意呢,你这样的女人多清高,当初穆逸晨上了你的钩,肯定也是他一厢情愿的,是吗?”

“我真的没有……”

“够了!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你才是真的恶心。”

男人声音就在她耳畔,一字一字都像刀子戳在任晴溪的心上。


第2章 真是没教养

她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一个字,只有泪水一滴滴落到穆烨绅的手上,冰凉凄冷。

男人的薄唇划出一道讽刺的冷笑,转身把任晴溪丢到床上,高大结实的身体欺在她纤柔的身躯上,压迫得她极近窒息。

“听说妓女就喜欢和有钱的男人睡,你今天坏了我的好事,我们正好,各取所需。”

他说着,伸了长臂取出钱包,砸在任晴溪的脸上“你这样的贱人,这么多,抬举你了”。

任晴溪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他,“穆烨绅,你混蛋。”

穆烨绅一言不发,毫不留情的撕开她身上的屏障,将她的尊严全部撕破。

对于任晴溪,他从不介意用恶毒的方式去羞辱伤害,他要的,就是看着这个拆散他爱情的女人遍体鳞伤。

任晴溪蜷缩在他压迫下,已经连喘息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困在无边的痛楚里。那痛似乎并不源于身体,而是从心里,一滴一滴泛着血色。

不知过了多久,任晴溪垂在清醒与昏厥的边缘,恍惚感觉到穆烨绅顿住了身子,然后起身离去,未留下一丝怜惜。

于他而言,说是泄欲,不如说是泄恨。

任晴溪再次勉强睁开眼时,一缕晨光打在房间里。

天亮了,该去上班了……

她露出一丝艰涩的苦笑,有些佩服自己对于工作的热情。勉强支起被汗水浸透的身体,拖着虚飘的腿爬起来梳洗。

小腹阵阵绞痛,浴室的地面上竟然绽开了小小的血花。

看着手里的检查单,任晴溪整颗心茫然失措,她居然怀孕了。

怀着一丝惆怅,任晴溪忍不住摸了摸肚子,里面一个小生命正在孕育着,穆烨绅并不爱自己,这个孩子他会喜欢吗?

想到医生的建议,她在回家的途中走进一个餐馆,服务员款款走来并递来菜单。

“小姐,请您点餐。”

任晴溪翻了翻,带着询问的眼神问道,“请问,有乌鸡汤吗?”

服务员上下扫视了一眼任晴溪,“小姐,如果您是要滋补身体,可以试一下店里的燕窝,本店没有乌鸡汤的。”

因为出门匆忙,任晴溪并未带许多现金,便小声地问道,“请问燕窝的价格是?”

“小姐,您今天真是幸运,店里新进了一种珍品燕窝,不含一点杂质,只要680元一克。”

任晴溪彻底呆住,别说她没带钱,就是带了恐怕也不会奢侈到一顿消费上千,只为吃一碗燕窝吧?

见到服务员依然在旁边等着回复,任晴溪起身说道,“不好意思,我不点了。”

正要离开时,门口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苏梦雅亲热的挽着穆烨绅的手臂,正笑意盈盈的为他开门。


第3章 别管她,小心伤了你。

这个温暖的笑容,却在见到任晴溪时瞬间僵住。

“晴溪,好巧啊,你也来吃饭吗?”

手里的化验单逐渐变得烫手,任晴溪有那么一瞬想把它变成透明,一旁的服务员像看到救星。

“这是您的朋友吧?您可以借用一下您朋友的钱来付账。”服务员看出穆烨绅非富即贵,正一脸花痴地看着他。

苏梦雅听完,娇媚的翻着精致的藕荷色皮包,“晴溪,没关系的,我借给你。”

任晴溪心里闪过一丝嫌弃,这么爱演戏的女人她陪不起,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她转身朝门口方向走去。

苏梦雅见状立刻委屈地撅着小嘴,似乎被人欺负了一般,“晴溪不理我……”

隐隐的泪光勾起了穆烨绅的怒火。

“站住!”

服务员吓得抖落了手里的菜单,连带着苏梦雅的娇嗔也被吼停。

任晴溪也停下脚步,她惊讶地看着捏住自己手腕的大手,苏梦雅的喜怒有这么大影响力?不过今天她真的不想太委屈自己。

眼神扫到苏梦雅梨花带雨的脸颊,任晴溪当下一阵恶心,干呕了几声,不小心弄脏了穆烨绅的衣服。

“找死!”

穆烨绅厌恶的推开任晴溪,任由她朝身后的桌子撞去,餐厅传来一声重物相撞的声音。

“晴溪,你没事吧?”苏梦雅满眼焦急地问着任晴溪,随后欲走过来扶她。

“别管她,小心伤了你。”穆烨绅及时揽住苏梦雅的蛮腰,还欲往她的脸上亲下去。

任晴溪冷眼看着一切,她一向不喜欢看活春宫,更别说主角是自己的丈夫。

门被猛然打开,任晴溪努力装出一副气势恢宏的样子踏了出去,似乎她完全没有受到伤害。

被无视的滋味并不好受。

穆烨绅不顾苏梦雅正拉着他,用力抽回手臂,朝着那道惹怒他的人影走去。

“不知好歹的女人。”

恶魔一般冰冷的声音过后,任晴溪彻底失去了自由,整个人随着男人的力道,直至被甩进车里。

等到再次恢复自由时,她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手腕处是一片狰狞的青紫。

“我和梦雅已经完成了订婚,这样的婚姻我想你也不愿意过下去,这是离婚协议书,签了它吧,我会给你一笔钱。”

说着,穆烨绅从怀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笔,连带着离婚协议,一起丢到任晴溪的眼前。

“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呢?你也依然要跟我离婚吗?”任晴溪一字一顿的声音里难掩颤抖,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种类似威胁的口吻与他说话。

穆烨绅的脸色迅速暗淡下去,他上前一步,一把扼住任晴溪的脖子,怒气顺着指尖传散开来。


第4章 说到你痛处了?

“敢拿孩子做文章,你活腻了?”穆烨绅加深了手里的力道,直到任晴溪脸色变得通红才松手。

“我没有骗你,为了孩子,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任晴溪拿出已经皱巴巴的孕检报告单,任凭它顺着茶几滑落到地上。

目光扫到红色的“阳性”时,任晴溪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本是幸福的消息,她心里却无比忐忑。

多说无益,她不会再自取其辱,况且今天已经够狼狈了。

回到卧室很久,客厅的灯始终亮着,不知他看了心里会怎么想?直接丢进垃圾桶?任晴溪合上窗帘,躺回床上沉沉的睡下。

夜色中,一辆劳斯莱斯的尾灯逐渐消失在别墅门口,穆烨绅心烦意乱,任晴溪如果有了孩子,那他与苏梦雅在一起会更加艰难。

按照约定,苏梦雅提前来到两个人最喜欢的咖啡厅,随着旋转门,进来一位气宇轩昂的男人,苏梦雅立即起身迎了上去叫了一声。

待穆烨绅坐定,苏梦雅直接切入主题。

“烨绅,你怀疑任晴溪的孕检单是假的?可是如果她真的怀上你的孩子呢,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苏梦雅楚楚可怜地依偎在穆烨绅的怀里。

"不管孩子真假,我都会和她离婚。"说话间,穆烨绅爱怜地牵住胸前的小手。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能跟你在一起,我还不如死掉算了。”苏梦雅替穆烨绅斟了一杯酒,抬手喂他喝下。

等到穆烨绅将苏梦雅安全送回家里,路上还在回味着她冲他摇手告别的样子。

男人有心事,要么找香烟,要么找女人,看着穆烨绅的豪车消失在视线里,苏梦雅得意的笑了,显然,这个男人心一直在她这。

回到别墅,已经是凌晨两点,穆烨绅慵懒地解下衣服,走进浴室沐浴。

梦中的任晴溪睡的极不安稳,冷汗越聚越多。

堕胎?任晴溪心脏漏了一拍,穆烨绅一声命令,医护人员便冷着面孔将她推到了手术台上。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求你们。”任晴溪徒劳地推搡着按住她的一只只手。

眼看冰冷的器械就要朝着她的身体袭来,一股刺鼻的酒味令任晴溪噩梦及时终止。

还好,只是做梦而已,任晴溪默默祈祷着。

浴室门很快打开,穆烨绅围着洁白的浴巾走出。

微弱的灯光中,穆烨绅的眼神和梦中一模一样,任晴溪再次紧张起来,她瑟缩地朝后面挪去,直到贴到床壁,穆烨绅的周身都散发着令人不安的气息。

他扫了一眼床上蜷缩的娇小,眼神里没有任何感情,倒是桌上的可疑物吸引了他的注意,看完后,他整个人僵住。


第5章 别碰我!

该死的女人,居然真的怀孕了。

保胎药的说明书被人撕个粉碎,他不信酒醉那次,居然令她怀孕了。

“这个孩子是谁的?”

就像一盆冰水从头上浇下,穆烨绅的口不择言,令任晴溪快要失去理智。

“穆烨绅,你什么意思?”任晴溪因为激动,整个身子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穆烨绅听见后冷哼了一声,直接迈上了床,跨坐在她的双腿上,手指用力的扼住她的下巴,冰凉的触觉令任晴溪结结实实打了个冷颤。

绝美的轮廓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迷人,任晴溪难以相信他就是梦中的恶魔。

“任晴溪,这个怀孕单花了不少钱吧?做的很逼真。”好听的声音像来自山涧,说出的话却像来自地狱。

任晴溪心里冷笑着,他怀疑孩子是子虚乌有?

“穆烨绅,你尽管去查,我还没有卑贱到用假怀孕去讨好你。”任晴溪不甘示弱地扬起下巴。

穆烨绅的眼神充满了鄙夷,“为了穆家少奶奶的位子,你什么事做不出来?”

污蔑令任晴溪呼吸开始急促,她努力推搡着穆烨绅,可是却被人压的更紧。

柔软单薄的衣料因拉扯而变得凌乱,惹的穆烨绅轻蔑的看着,“这种衣服,穿和不穿有什么分别?”

说话间,穆烨绅扯开缠系在她身前的睡带,轻轻一拉,睡衣便被分在两侧。

“别碰我!”

医生的嘱咐此刻令她心急如焚,她不想因为眼前男人的兽欲,害她失去肚子里的生命。

装什么清纯?穆烨绅厌恶地一把扯开碍事的被子。

任晴溪想要阻拦,却被男人粗鲁的吻住后面的话。

一阵剧痛,随后伴随着咸涩蔓延,穆烨绅眉头深锁,他注视着指腹的红色,心里逐渐升起火焰,这个女人差点让他变成哑巴。

“任晴溪,你知道我最讨厌你哪点吗?”穆烨绅的低吼声令任晴溪微微一颤。

“欲擒故纵。”

甩下一句话,穆烨绅便将任晴溪彻底占有,心里却想着,一切都要怪这个女人的居心不良。

任晴溪感觉最后一丝自尊也被人踩在脚底,她在他的眼里,一直都是如此不堪。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穆逸辰的关系吗?”穆烨绅边系着纽扣边说。

“穆烨绅,你不愿意承认就算了,我并没有强迫你抚养这个孩子,只是在他长大成人之前,我会努力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任晴溪蜷缩着身体,心里涌起一丝绝望。


第6章 原来是为了报复

桌子上的安胎药被某人直接丢进了垃圾桶,做完这件事,穆烨绅心里才算出了一口气。

“真是勾.引男人的祸水。”

听完这句话,任晴溪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原来这么卑劣,穆烨绅的语气坚定的像是陈述一件事实。

穆烨绅紧了紧腰间的浴巾,上半身赤.裸地倚在墙壁上,眼神极具戏谑地看着任晴溪。

他怀疑自己勾.引他的弟弟?被他的想象力折服的同时也令她感到无比的难堪。

接踵而来的奚落令卧室的温度一直在下降,任晴溪不由的将被子抱紧。

她奢侈地以为孩子的到来可以令他回心转意,如今看来真是天大的讽刺。

如果是苏梦雅有了他的孩子呢?完全会是另一种结局吧?他一定会很高兴,至少不会质疑孩子的父亲是谁。

“到底想要什么?”穆烨绅不屑的问道。

任晴溪微扬起头,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多少钱,说吧。”

任晴溪感觉自己产生了幻听,“你以为我是为了钱和你结婚?”

“不然呢?”说完这句话,穆烨绅慢条斯理的坐在摇椅上,晃动着笔直修长的腿。

钱他有的是,只要她开个价,他立马提笔开支票,叫她滚蛋。

从来没有被人设计过,这个女人居然骗了他的婚姻。

不屑的神情令任晴溪所剩不多的自尊开始瓦解,穆烨绅目光如炬,像是恨极了她。

“你以为只有你得不到心爱的人吗?”任晴溪的眼泪悄然落下。

虽然她与穆烨绅成了夫妻,现在看来,她从未拥有过这个男人。

还记得结婚的第一个晚上,穆烨绅烂醉如泥,俯身吻着她,嘴里却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从此她将这个苏梦雅三个字烙印在心底,原本以为名字的主人会离穆烨绅很遥远。

没多久,她便发现自己成了天底下最大的傻瓜,穆烨绅与苏梦雅更像是新婚燕尔。

任晴溪的反问,令穆烨绅脸色陡然暗沉下去,眼神愤怒的可怕。

穆烨绅逼近那张娇嫩白皙的脸,手毫不怜惜地捏上她的下巴,手指泛白也没有放松力道。

不只他得不到心爱的人是什么意思?看来,任晴溪脸上的单纯,确实是假的,她的伪装几乎骗过了他家里所有人。

眼前却突然浮现出穆逸辰的模样,穆烨绅逐渐收起冷凝的目光,随后厌恶地松开了手。

他实在不喜欢这个女人眼神里的倔强,做出见不得人的事,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

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愿意认,穆烨绅,你是天底下最狠心的父亲。

任晴溪因心寒而变得沉默。

穆烨绅收敛起怒火,语气重新变得调侃,“婚内出轨,我可以随时终止这段婚姻。”

她出轨?在他的世界里,原来也有出轨这个词?


第7章 别再装清高了

“穆烨绅,你和外面的女人莺莺燕燕的时候,可记得你是结了婚的人吗?”任晴溪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居然直指穆烨绅的短处。

穆烨绅眉头锁紧,似是找到答案一般。

“所以,你是因为报复?”

见任晴溪不作声,他继续说道,“只要你同意离婚,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穆烨绅不屑的想,或许在结婚前开一张巨额支票,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可惜他到现在才看清她的企图。

“你错了,为了孩子,我是不会离婚的。”任晴溪用低的几乎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说着,但还是被穆烨绅听了个真切。

“别再装清高了,你只是为了一己私欲,如果你非要坚持,那就等孩子生下来,总之婚一定要离。”

任晴溪听着这句决绝的话,心像跌入冰冷的湖水中,原来即使怀了孕,她也依然改变不了穆烨绅对她的看法。

卧室似乎变成了冰冷的刑场,任晴溪起身想要离开,刚站立在床边,晕眩感随之袭来,好在一把抓住了稳固的栏杆,睁眼一看,却是抓在穆烨绅伸出的手上。

他脸上的不屑神情,分明意味着他是出于本能才会伸手将她拉住,因为她刚一站稳,穆烨绅便急忙抽回了手。

“任晴溪,你不过才一个多月的身孕,有必要演的这么逼真吗?”

任晴溪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胸口更加憋闷不已,房间里压抑的气氛令人急需换一种空气,她小心的扶着门朝外面走去,脚下一滑,地上洒落的水让她身体失去了平衡,直直的朝地面摔去。

穆烨绅冷眼看着任晴溪摔倒在地上,没有一点想要伸手去拉她起来的意思,

“就我们两个在,你做戏也不用做的这么逼真,就算你从楼梯上滚下去,我也不会碰你一下。”

任晴溪只觉得小腹有一点绞痛,眉毛皱了起来。

穆烨绅低头看着她,眼睛里只有厌恶,“你和穆逸辰那点破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明明就是个婊/子,还非要在人前装作一副纯情小白兔的样子,每每看到你,都会刷新我的三观。”

任晴溪忍着痛抬头看着他,“我跟穆逸辰什么都没有,收起你那些龌龊的思想。”

穆烨绅不屑地轻哼,“人都会狡辩,你肚子里这个不知道是谁的野种,我穆烨绅也不是一个为别人养孩子的孬种。”

任晴溪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穆烨绅不管对她说再难听的话,她都可以忍,没想到,他竟然说自己是个不干净的女人,还一口咬定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任晴溪低下头,委屈的眼泪终究还是没忍住,“啪嗒”的落在地毯上,顿时就浸湿了一小块地毯。

穆烨绅看她越是这副样子越是来气,大步走上前禁锢住她的手腕,粗暴地把她扔到车里,任晴溪心里涌上一股不详的预感。

声音中不禁带着一丝颤抖,“你……你要带我去哪?!”


第8章 我们离婚吧

“呵!”穆烨绅一声冷笑,“你怀了不该怀的孩子,当然是打掉,我说过,我不会养别人的孩子,别到了以后,落下一个被绿了的帽子。”

任晴溪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一把捂住自己的小腹,“你不能这么对我,这就是你的孩子,你不能打掉他!!”

穆烨绅对于任晴溪说的话充耳不闻,只开着车。

任晴溪急的眼泪直流,她才刚刚体验了有一个生命呆在自己身体里的奇妙的感觉,才刚刚准备好要做一个好妈妈,穆烨绅绝对是一个十足的恶魔,凭什么敢这么对自己,“我说过的,孩子你不认没有关系的,我可以自己养,你不能拿走他!”是太害怕了,任晴溪说话时一边用力的护住自己的小腹,声音也是止不住的颤抖,“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别这么对我,我求求你了,穆烨绅!”

从后视镜里撇了一眼后座的女人,眼泪流满了一脸,脸上也带着害怕的神情。

穆烨绅并不觉得她可怜,“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穆烨绅强硬地把任晴溪拖下车,带到妇产科,把她扔给护士,“给她堕胎!”

任晴溪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大喊到,“你没有资格!穆烨绅!你没有资格打掉我的孩子!你这个恶魔!”

穆烨绅狠狠地瞪了旁边的医生护士,“还不快去,难道要我把你们全部炒了?!”

奈何穆烨绅的势力在全市都是没有人敢惹的,区区几个医生护士哪里敢违背他的意思,只好慌忙给任晴溪打了麻醉剂,带进了手术室。

任晴溪醒来的时候,她的继母站在病房里,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任晴溪绝望地闭上眼睛,眼泪掉了出来。

身旁传来一声轻笑,“你呀,你们都结婚三年了,现在才怀上第一个孩子,本来还以为你是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呢,没想到到是看错了你,只可惜哟,就算是只会下蛋的,怀上了别人也不认呢,连肚子里的东西都护不住,真是太可悲了哦。”

任晴溪不想让继母看自己的笑话,忍住眼泪,睁开眼睛看着站在病床前的这个妆容精致的女人。

“阿姨,本来我们都是想晚几年再要孩子呢,结果没想到这个孩子来的这么突然,我也没想到呢,我都没做好当母亲的准备,怕带不好这个孩子,只好不要了,反正孩子嘛,我们都还年轻,孩子总会再有的,我还想多孝顺您和爸爸几年呢。比起孩子,还是老人更需要照顾呢,您说是吗?”

任晴溪的继母也不想在医院和她闹得太僵,便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毕竟公共场合,形象才是最重要的。


岁月是一朵情花:任晴溪, 穆烨绅的5万字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