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爱时光难渡 主角: 林爱, 秦临

此爱时光难渡 主角: 林爱, 秦临

第1章 结婚前的变故

我跟秦临第一次见面,是在我跟未婚夫的婚床上。

结婚前夜,我多年的好闺蜜梁安安为了庆祝我结婚,特地在酒店帮我举办了最后一次单身趴。

当天夜里,梁安安像有心事一样,一杯接着一杯的跟我喝,我被她灌得七荤八素,而后就被她架到了我跟秦升酒店房间的大床上。

当时我摸到身边有个男人,本能的以为是秦升。

很快,男人就将我压在身下,不停地亲吻我的脖子,脸颊。

订婚前,我一直拒绝秦升的求欢,我想把最美好的,留到新婚夜。

没想到明天婚都要结了,他还这么猴急。

不过也罢,既然他想要,我也就不再矜持什么了。

很快,他将我身上的衣服退去,一路从脖颈吻到下~面……

可能因为是喝了酒的关系,我的身体也变得异常的敏感.

虽然是第一次,但秦升的动作也十分轻柔,除了挺进去的时候让我觉得有些疼,其他的时候,我都觉得很舒服。

我醉意朦胧,他又一直低着头跟我唇舌交缠,所以我一直没有睁开眼。

只依靠触觉来判断身上男人是谁。

第二天醒来,已经上午十点多,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看到卫生间里有一个男人的背影映在玻璃门上,便喊道:“老公,我先去化妆室换婚纱,你也快点,不然婚礼该来不及了。”

男人低沉的“嗯”了一声,这声音听起来跟秦升的有些差别。

然而时间紧迫,我就没多想。

毕竟昨晚他吻我的方式,以及玻璃上映出的身形跟秦升几乎是一模一样。

我快步走向化妆室,宿醉未醒让我的脑壳有一种快要炸裂开的痛感。

换好婚纱,化好淡妆,我又急急忙忙地向婚礼现场赶去。

但是当门打开,我看见秦升拉着穿婚纱的梁安安一起站在台上的时候,我一时楞在原地。

“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祝福这对新人,秦升,梁安安!”

司仪的话音刚落,台下的亲朋好友就报以热烈的掌声。

“等等!”我的声音,回荡在婚礼大堂上方。

婚乐暂停,台下的亲朋好友也开始窃窃私语。

我从门口走到台上,跟秦升还有梁安安四目相对。

“秦升,麻烦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好闺蜜会穿着婚纱,站在这里?”

秦升看到我上台后,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他侧头皱眉看了梁安安一眼。

梁安安马上一副做错事的委屈模样低垂下头。

“林爱,这件事回头我再跟你解释吧。”秦升意图将我安抚。

他像往常那样伸手过来想拉住我的胳膊,然而我却一把将他的胳膊扯开,提高嗓门跟音调,“我问你为什么我的好闺蜜,梁安安!会穿着婚纱出现在我们的婚礼上!秦升!今天明明是我们两个人的婚礼!”

第2章 不堪入目

秦升默不作声,梁安安却在一旁冷笑说道:“呵,林爱,我劝你别在这丢人现眼。今天不是你跟秦升的婚礼,今天,是秦升跟我的婚礼!你一个结婚前出轨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我出轨?

我什么时候出的轨?

“秦升,我们昨天晚上才在一起,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不说话的秦升。

他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梁安安将他一把拉过去,而后一脸得意的笑意:“林爱,既然你想知道秦升为什么离开,那我就满足你。”说完,她抬手一按,舞台大荧幕上突然开始播放一段视频。

视频是从俯视的角度拍下来的,画面上很清晰的看到一男一女。

男人卖力地在女人身上驰骋着。

而在男人身下,一脸享受表情的女人就是我!

男人背对镜头,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看身影,那就是秦升啊!

“梁安安!你在这里放这种视频,你还要不要脸!”

“我不要脸?不要脸的人明明是你!”说着,大荧幕上拍摄的视角一个转变,我这才发现在我身上动作的男人根本就不是秦升!而是一个我见都没见过的男人!

瞬间,台下哗然一片。

我抬手捂住嘴巴,惊讶地眼泪都快掉下来:“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昨晚明明是秦升在我身上的!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不可置信的说道。

“好了,林爱,我不想跟一个临结婚之前还在出轨的女人结婚。而且之前我就发现,其实我心里更喜欢梁安安。只不过你一贯强势霸道,我才没跟你说。”

秦升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刀刀宛在我心上。

“秦升!不!你听我解释!昨晚是她把我灌醉的,她把我送到我们的房间。我以为那个人是你!所以才下决心把自己给你!你不要相信她,这一切一定都是她设计的。”我极力挽回秦升。

我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临门一脚了却被多年的好闺蜜给截了胡。

这让我怎么能甘心。

然而秦升似乎并不想继续跟我纠缠,他指着大荧幕上男欢女爱的画面对着我骂道:“林爱!要点脸!你跟别的男人上床的视频,都被我们两家的长辈看到了!你还有什么脸跟我结婚!”

我被秦升的话,噎得无法反驳。

我捏紧双拳,整个人傻站在台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此时,台下一个低沉的男音响起:“如果不爱她,就该早点跟她分手。先出轨的人是你,却要栽赃在一个爱过你的女人身上,秦升,你真的给秦家人丢脸。”

那声音我认得!就是早上在卫生间里淋浴的男人。

刚才视频上的,也是他!

秦升听了他的话,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然而他却并没有反驳什么,只是一直坚持说不会跟我结婚。

听到这,我也有些心灰意冷了。

就在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男人忽然走上台,来到我面前。

这次,我终于看清他的脸。

第3章 你很好

他长得是那种很硬朗的帅气,坚挺的鼻梁以及脸上的轮廓勾勒出生人勿进的模样,走近的时候,我能注意到他的眸光幽深不可测。

我刚想质问他昨晚为什么要睡我,男人的话却让我目瞪口呆。

“女人,昨晚你伺候的我很舒服,嫁给我,如何?”

我抬眼看了看秦升,又看了看站在一旁一脸嫉妒的梁安安。

输人不输阵,于是我便干脆的回应道:“嫁!”

“好!不愧是我秦临看上的女人!我们现在就去登记。”说着,男人来到我面前,拉起我的手。

临走的时候,他还刻意带着我来到秦升跟梁安安面前:“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二叔祝你新婚快乐。”

只见秦升一脸愠怒,但又不敢发作,耐着性子道:“谢谢二叔,我跟安安也预祝二叔新婚快乐。”

“哦,还有呢?”秦临转过头看了看我。

秦升跟梁安安的脸色就更加难堪:“婶婶……预祝你跟二叔……新婚快乐。”

我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婚礼现场,只记得在秦临的车上哭得稀里哗啦。

一路上秦临一直没说话,直到他将车子停靠在我家楼下。

打开车门,我刚想对他道谢。

秦临却说:“回去拿好户口本,我在这等你。”

什么?户口本?

我有些发懵,我以为刚才他只是想帮我解个围,没想到他要跟我结婚的事,是真的?!

“秦临是吗?我想我不能答应你……”我为刚才自己冲动之下做的决定有些后悔。

然而秦临却根本不给我反悔的机会。

“我秦临说过的话,没有人可以改变。走吧,你自己不想上去,我陪你!”

我心底十分懊恼,刚才就不该惹上他才对。

虽然当秦升跟梁安安叫我婶婶的时候,我心里有一丝暗爽。

但这种报复的快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久。

我心里难过的要命,还被只有一夜情缘的男人逼婚,我简直都有想死的心。

上到一半,我觉得还是不妥,便让他在楼道里等我,我一个人回去。

本来心情就已经够糟的了,谁知刚一推开门,我就看到继母邵秋云的大女儿林朵儿。

本想直接回放拿户口本,却不想林朵儿一把拦住了我,落井下石的说道,“啧啧,嫁入豪门的梦破碎了?秦升把你踹了,呵,我还以为你真的要野鸡变凤凰了呢。”

我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并不想跟她说话,自顾自地翻找着户口本。

然而林朵儿却不依不饶,继续道:“别以为你不说话就牛气了,说到底你不过就是个被人抛弃的烂货,在我面前拽什么拽!”

林朵儿的话,彻底激怒了我!

我直接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脸上。

第4章 你这个赔钱货

林朵儿反应快,我拍到她脸上的力道并没有很大,然而这个戏精的眼眶里瞬间就溢满了泪水,被从屋内走出来的邵秋云撞个正着。

“你个小兔崽子,你凭什么打我闺女?”邵秋云冲出来,站在我面前指着鼻尖骂我。

然而我却目光阴冷的看着她:“她嘴巴不干净,我替你教训教训她。”

“什么?你个没大没小的兔崽子,你跟你妈真的是一路货色!老林真是惯你惯大了!你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说着,邵秋云冲到我面前,一手拉着我的衣领,另一只手抬起来就准备照着我的脸拍过来。

邵秋云并不是第一次打我,之前我觉得她毕竟是长辈,所以从来没顶嘴,打我也忍着。

但是她骂我可以,她骂我妈就不行!

我双手直接在邵秋云的肩膀处一推,直接将她推出了几步开外的距离。

邵秋云没想到我会还手,加上她听到门口有门锁扭动的声音,本来站的好好的,结果“噗通”一声,一下就跌坐在地。

而我爸林傲,刚打开家门就发现林朵儿跟邵秋云一起坐在地上,哭天喊地的。

我则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我爸见状,怒目而立,和声问道:“怎么回事?”

邵秋云就指着我说:“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林傲,你看看你的好闺女!她今天被秦升拒婚,回家就拿我跟朵儿撒气!你看看,你看看,她都把我们娘俩推到地上了,还打了朵儿一巴掌!”

不等邵秋云哭诉完,我刚转过身来,想跟我爸解释。

谁知我爸却听信了她的话,直接一巴掌拍在我脸上。

我捂着脸,紧抿着嘴唇,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

“怎么?不服气?”林傲的声音就像一股魔咒,可以瞬时间激起我全身愤怒的细胞。

我梗着脖子,把字音咬的死死的:“她骂我妈,就不行!”

林傲被我的态度完全激怒,他直接按着我的脖子,一脚踢在我的膝盖窝,迫使我跪在邵秋云面前……

“我告诉你,林爱,你别以为我今天没去参加你的婚礼,就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从今天开始,你妈的医药费我不会再出一分,攀不上秦家,我没必要再供你妈高额的医药费,反正也救不活!养你已经是个赔钱货。”

我紧紧地攥着拳头,真想一拳就挥上去。

我本来以为林傲救我妈,是还有一点人性,却没想到是因为我能嫁给秦家!

林朵儿在旁边咯咯的笑起来,添油加醋。

“你攥拳是什么意思,还想打爸爸吗?”

我扬起的拳头又放下来,强迫自己笑了。

“你们听消息都听半句吗?我确实是和秦升没结婚不假,可是我嫁给了秦临!”

说完这句话,我看到林傲脸上的表情就变了。

而后,我迅速地拿上户口本,打开了家门。

第5章 期许感

林傲问我要去哪,我说要去跟秦临登记。

临走的时候,我看到邵秋云跟林朵儿一脸难以置信地在阳台上看着我上了秦临的车。

我刚上了车,林傲的电话打了过来,如我所料,电话里林傲说什么不给我妈医药费是一时生气说的,他不可能不管我妈,还会给我妈换个好点的病房。

我装模作样的同意,挂了电话,叹了口气。

我只能和秦临去登记结婚了,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我怕如果没有他这个靠山,林傲就不管我妈了,那我妈只能等死。

我一直看着窗外,没有再和秦临说话。

和秦临登记结婚之后,他没问我意见,直接开车把我带到了他西郊的别墅。

进了门,我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准备和秦临约法三章。

“我和你没有感情,咱们这个婚结了之后,我不会干涉你的自由,你也别干涉我的。”

秦临脱着外套,没理我。

我继续说道,“我希望咱们能够在一年后离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和我结婚,但是我和你结婚是形势所迫。”

给我妈预约的专家要在五个月后才能做手术,加上半年的恢复期,这中间都得花很多钱,我只能扒着秦临,林傲才会给我花钱。

“还有,我不和你住在一起,我要出去……”

“去洗澡!”

我还没说完,秦临就打断了我,指着浴室的方向让我去。

“干嘛?”

我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天还没黑,他不会又要跟我做那件事吧……?

“再废话,我就让人拔了你妈的氧气罩!”我真没想到,秦临会凶残到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

我被他推进浴室,伸手在脸上肿胀的地方揉了揉。

刚才秦临一定看到我脸上有伤了,可他急于泻~欲,愣是逼我来洗澡!

这男人比秦升也没好到哪去。

甚至,他比秦升还要难搞。

秦临这个名字,之前我就从秦升的嘴里听到过。

秦升对他的评价,皆是凶残霸道的描述。

也难怪刚才在婚礼现场的时候,秦临只是说几句,秦升就不敢有任何反驳。

想到这,一股深深地无力感涌上心头。

虽然我觉得自己攀上秦临,算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但也不好说他日后会不会是我跳进的另一个火坑。

我乖乖地洗好自己,从卫生间里出来,到大床上等着秦临。

秦临进来,眯着眼睛看着我,嘴角噙着一抹笑。

“这次怎么这么主动?”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也没得选吧。”

说完这句话,我就把身上的浴袍解开了,闭上了眼睛。

我能感觉到秦临靠近了我。

他温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我的脸发烫,身体竟产生一种熟悉的期许感。

第6章 被撩到

他的唇落在我唇上,很凉,但是又有点舒服。

我正以为他要继续的时候,他却只是蜻蜓点水了一下,就离开了。

我急忙睁开眼,看着秦临。

我看见他的样子我就知道我被他戏弄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披了浴袍就想下床!

秦临却一把把我按住,让我乖乖待着。

他拿出了医药箱,从里面找一下拿了药膏出来,涂了一些靠近我,他手的动作触到我的脸上的时候,我没反应过来,往后退了退。

秦临瞄了我一眼,“这么怕我?我有这么可怕吗?”

“不是,就是不习惯和不熟悉的人接触。”

我吞了吞口水和秦临说,结果秦临就笑了。

他捧着我的脸,帮我涂着药膏,一边和我说,“咱们都负距离接触了,还算不熟悉?”

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谁打的你?你打回去了吗?”

“没有。”

“我可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所以下次要还手。”

秦临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去收拾医药箱又放回去了,我感觉我的脸简直是发烫。

真是不能忍!这个秦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俩明明没什么感情,但是他这两句话,一直在撩我!

而且我竟然不讨厌!

我就一直盯着看着秦临,等他把医药箱放好转过头来的时候,我还没移开眼,就被他抓了个正着。

“没人告诉过你,这么直勾勾的看异性是在做某种邀请吗?”

“什么邀请?”

没等秦临回答,看他那眼神我就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了。

我直接下床就穿鞋要出去。

一边走,一边说他,“龌龊,下流。”

“我怎么龌龊,怎么下流了?我和我妻子调情不应该?”

他一边说着,伸手就把我抓回来了。

因为刚刚走的比较急,他一抓我一个重心不稳就和他一起栽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我想要翻身起来,就在他身上扑腾了两下。

然后不小心就摸到了某个不可描述的东西,我一下就慌了。

秦临忽然就封住了我的唇,吻了我。

在我耳边和我说,“你把它唤醒了,它想亲近你。”

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带着一种很别扭的不好意思,但是秦临解开我浴袍的时候,我的身体又有一种异样感。

他抚摸着我的时候,我竟然还觉得很舒服。

理智挣扎了几下就完全被吞没了。

秦临在前面的时候很温柔,后来又很有力道,满满的征服欲,让我整个身体会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节奏,让人沉迷。

等结束之后,我趴在床上,简直累瘫,下不了床就直接昏睡了过去。

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

秦临给我准备的换洗的衣服,但是他人已经不在了。

我看了一眼时间,赶紧找了点钱,换上衣服,就直接去学校参加毕业典礼。

去学校的路上查了一下,秦家公关做的很好,基本上没有任何我和秦临结婚的消息,就连梁安安和秦升的结婚报道也是寥寥。

但是我刚走到毕业典礼的小礼堂门口,就听见一个女生说,“林爱这种贱货,活该被人甩!”

第7章 眉来眼去

那里围着一小撮人,在传我和梁安安是闺蜜,秦升喜欢梁安安,却被不要脸的我提前陪了睡,秦升才和我在一起的。

结果我们两个人都要结婚的时候,我这个人太浪荡,在结婚前一天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被发现了。

现场换新娘,大快人心,让我这个婊、子出尽丑。

我本来也没有理,可是,刚一坐下来,就有一个男生径直朝我走过来,把一瓶果粒橙倒在了我的头上。

他是一个很喜欢梁安安的备胎。

“你疯了!”

我恶心赶紧去擦头上的果粒橙,结果对方却又扇了我一巴掌。

“如果不是大家都在传,我都不知道安安被你欺负的这么……”

我都没有听完他说的话,直接就一巴掌扇了回去。

“万年备胎你打我?你脑子进水了吧你!”

正好梁安安走了进来,男生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往梁安安的方向拽,“我就是要维护安安!你个婊。子,赶紧给安安道歉。”

我被他抓的丝毫使不上力气,一直到他把我拽到了梁安安的面前才把我放开。

梁安安也能演,她轻蔑的看了我一眼。

“谢谢你,朱迅,我不需要道歉了,我很好。我和林爱以后还是朋友。”

“呸,我哪配和你这清新脱俗的莲花当朋友!最佳婊脸艺术家!”

梁安安被我一骂,瞬间装成了要哭的样子。

男生气急又想打我,可是他挥起的拳头没落在我的身上,就被一个人挡了。

那个人是李伽洛,隔壁管理班的同学,我们有过几面之缘。

李伽洛看着梁安安,一想温和的脸上有些冷漠,“昨天的婚礼,虽然没有媒体在场,酒店还是会有记录的,如果你再这样污蔑别人,我会调动酒店的监控录像给你看。”

我不知道李伽洛说的真假,竟然梁安安没有再反驳。

“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吧,你的手受伤了。”

李伽洛转身对我说,然后就把我带出去了。

在路上的时候,我问李伽洛,“你怎么想到调酒店监控录像这一招的?竟然唬住了梁安安。”

李伽洛却笑着告诉我,“昨天我也在婚礼现场。”

如果李伽洛在现场的话,那肯定也看到那种视频了。

挺不好意思的。

我赶紧转移话题,让李伽洛先回去参加毕业典礼,我可以自己去医务室。

李伽洛却说让我一个人去不放心,坚持陪着我。

医生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李伽洛就在一旁等着我,医生还误以为他是我男朋友,拿了药之后给李伽洛交代了一堆注意事项。

李伽洛也没反驳全都应下了,我就更加觉得对李伽洛不好意思。

其实我和李伽洛不太熟,除了知道他的名字以及他是隔壁管理班是学霸之外,其余都不清楚。

所以我就和李伽洛说中午请他吃饭。

我们两个回到小礼堂的时候,毕业典礼已经开始了,我俩从后门往里溜。

本来想着直接溜进去就好了,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刚进门,主持人就报我和李伽洛的名字让我上去领毕业证。

我们俩就一起上的台。我才发现秦临竟然是我们毕业典礼的嘉宾!

而且我上台的时候,他旁边做的女嘉宾正冲着他眉来眼去,他还在笑,一副没看到我的样子。

第8章 约他!

我很不爽,领了毕业证就下去了。

等毕业散场,我看见秦临站起身来往周围看了一下。

我直接就表现的很欢心的约李伽洛去吃饭。

经过秦临的时候,我正好听见旁边和她一起的女嘉宾在约他,“秦总,我家里有瓶90年的罗曼尼康帝想邀请有时间来我家品一下。我本人对酒没什么研究。”

我心里很不开心,故意和旁边的李伽洛说了一句,“你喝酒吗?要么咱们中午喝点?”

秦临忽然叫我的名字。

我装没听见,没搭理他,结果他一个快步就走到我面前,抓住了我的手。

“抱歉,这位同学,我要和我妻子有话说,中午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

秦临说的很强硬,李伽洛礼貌的笑了一下,和我说下次有机会再吃饭就走了。

“哎哎,别走,我很快聊完就可以吃了!”

我还想招呼李伽洛。

秦临直接用手隔出我俩的空间,问我,“林爱,你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我挑眉看了秦临一眼,“秦总刚刚不也要和别人去喝什么90年的康帝吗?”

秦临深沉的目光紧紧的锁定我,没回答我的问题,只问我,“你喝那个男人什么关系?”

“秦总不会在吃醋吧?”

我也没回秦临,转而问。

“当然不是。”

秦临这才忽然把我放开,忽然很正常的说了一句,“晚上回家吃饭,通知你一声。”

“哦。”

“我不回家吃了,咱们俩还是各过各的好,我一会就回林傲那整理一下衣服,出去租房,开始毕业新生活。”

我竟然有点失落。

“老爷子要见你。”

秦临情绪听不到任何感情,说道。

我下意识的就想拒绝秦临,如果跟他去见秦老爷子,势必会遇见秦升和梁安安,我实在是不愿意。

“不去。”

可是秦临像是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我问过这句话很久,他都没有回答。

只是伸手就朝着我的脸颊方向摸过来。

“做什么?”我连忙躲。

被秦临控制的空间太小,没有躲过。

秦临捏着我的脸皱着眉头一脸不悦,“你的脸是怎么回事?今天早晨明明消肿了的。”

秦临又扬起了我的手臂问道,“这伤是怎么回事?”

“刚刚和人打架弄的。”

伤口不深很长,药水多少露在外面的,有些丑,我不想被秦临看,连忙的抽回了手。

“这么生性好斗?”

我本来被梁安安他们搞了这么一出就不爽,结果秦临却用了生性好斗这个词弄的好像是我主动找茬似的。

“怎么是我生性好斗?是别人主动挑衅我的!”

“那我晚上更不会去秦老爷子那吃饭了,不想见梁安安和秦升,避免你们家发生凶杀案。”

我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是梁安安和秦升做的,你晚上就更该过去吃饭。”

我不想搭理秦临,从他壁咚我的那个胳膊下面钻出来。

就往外面走。

秦临在我身后问道,“不想报仇?”

我转身看了秦临一眼,秦临和我说,“我帮你报仇。”

“就咱们两个人的时候,没必要表演恩爱的,不过还是谢谢你。有帮我报仇的想法。”

秦临笑了一下,“你晚上准时赴约,就知道我是不是在表演恩爱。”

此爱时光难渡 主角: 林爱, 秦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