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情字最伤人 主角: 季如璟, 叶牧白

唯有情字最伤人 主角: 季如璟, 叶牧白

第1章 一群白眼狼

暮色四合。

手术室外的等候区内坐着几个人,全都低眉顺眼,不发一语,气压低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他们偶尔偷瞄站在窗边的女子,互换着眼神,几分忌惮,更多的是冷漠。

季如璟就那么双手环抱着站在窗口,仿佛一尊刀枪不入的铜像。

从接到弟弟出车祸消息的那一霎那,她便一直沉敛着气息。

她心里很清楚,她背后的那些人,有多么希望看到她垮下,她不能如了他们的心意,不被看穿才是活着这个现实冰冷的世界中最为强悍的盔甲。

此刻她,一身干练的黑色套装,青丝一丝不苟的盘起,妆容是精致,没有一点偏差的,一如她的人生,从父母去世后,残酷的现实就不允许她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她就仿佛生活在非洲大草原,要时刻警惕,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周围的豺狼虎豹撕扯着骨肉渣都不剩。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手机在她的掌心中震响。

仿佛平地放出的一声惊雷,吸的季家的其他人纷纷朝着季如璟望去,眼珠子呈现爆出的姿态。

一个小时前,季如璟放话说要找出事故的原因。

纤细的手指划开手机,放到耳边,她镇定的开口:“查出来了吗?”

对方在说,季如璟仔细的聆听着,指骨一寸寸的泛白,仿佛要刺破皮肉,手机亦是被握的快要碎了:“辛苦你了,先挂了!”

手垂下,她转过身体,眸光犀利的剐过自已的家人。

一群人集体被她看的后颈发凉,心虚的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她难道这么快就查出来了?

“噔噔瞪……”

踩着黑色的高跟鞋,季如璟一步一步朝他们走去,脚步踩的很用力,此时,她恨不得将脚下的高跟鞋化作尖锥,从他们的天灵盖上钉下去。

她身上有一种气场,表情越是静如止水,就越是让人心慌,自乱阵脚。

坐下那里的季家人坐立不安起来。

姑姑季云烟,表妹郭美琪跟表妹夫赵子萧。

大伯季靖江,婶婶钟青芳,堂哥季华中,堂嫂邱灵悦。

这七个人就是她所谓的亲人,可血浓不于水。

季如璟站定在他们面前,审视过他们每个人的脸,沉静的开口:“事故的原因出来了,车子的刹车系统被人为的破坏了,根据调查,在此之前有人在他车上动过手脚,这个人是个偷车惯犯,在他的账户里发现了一笔巨额的转账,而开出支票的人--”她将指尖指向季华中:“就是你!”

“你开什么玩笑,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偷车贼。”季华中表情大变,矢口否认,表情中也透出了慌张,她怎么可能查到呢。

季云烟豁然的站起来:“如璟,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有把我们当成家人没有!”。

“家人?”季如璟冷笑:“就是你们这群白眼狼么?”

“你骂谁白眼狼--”婶婶钟青芳也一下站了起来:“你说话可要讲良心,你爸妈死的早,要不是我们帮你们姐弟俩打理支撑着季氏,这估计早就易了主了,还能有你现在的锦衣玉食。”

“所以你们就能理直气壮的瓜分?”季如璟愤怒的反问,眼神凌厉如刀。

多年来他们鸠占鹊巢,私自把产业转移,这些她都忍了,没想到,今天他们竟然对逸希下这种毒手。

这群以照顾为名的强盗,终于露出了狼子野心。

季靖江缓缓的站起来,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睛:“谁都知道逸希他不适合当这个董事会主席,华中更适合,我们已经一致决定,推举华中。”

季如璟缓了一口气,收敛起情绪,表情坚毅:“适不适合不是由你们说了算,半个月后,我一定会让逸希顺利继承季氏的,谁敢阻止,我就送去见我爸妈!”

原来坐在椅子上的人全都豁然起身,那一张张的嘴脸,一如电视里谋朝篡位的奸臣所展现出来的丑陋面貌。

“如璟,这也是为了季氏的未来所做的决定,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都无法更改这个事实。”邱灵悦说着一口软绵绵的话,看似温柔,实则刻毒。

“公司法定的继承人是逸希,我会守护他走到最后。”季如璟勾起冷笑,黑白分明的美眸中有无限的沉着,他们若真是有十足的把握,就不会对逸希下手了。

“表姐,嘴巴上逞强是没有用的,你要是真有本事就把叶牧白拉来为你撑腰,那还有可能扭转乾坤,不然你就乖乖让表哥继承公司吧。”郭美琪一直都害怕季如璟,今天仗着大家站在同一阵线,也大起胆子来讽刺她。

“郭美琪,你扯叶牧白干什么。”赵子萧吃醋的捅郭美琪的腰。

“打个比方嘛,叶牧白怎么可能会帮她。”郭美琪说起叶牧白,眼睛里头满满的爱慕。

叶牧白!

这个名字仿佛一道石子投入了季如璟平静的心湖,荡漾出一张倨傲的脸。

难道真的要去找他?

第2章 接近叶牧白

手术室的灯在这个时候灭了。

门开了,医生跟护士里面走出来。

季如璟疾步的赶过去:“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

她试图让自已的冷静不要那么急,可是话问出口还是显示了她内心的脆弱。

“大腿骨折,没有生命危险。”手术的主刀医生如实的告诉她患者的情况。

季如璟听到弟弟没事,悬在半空的心才放了下来,苍天总算有眼。

而后面的人一听季逸希只是大腿骨折,全都露出失望的表情。

生怕他们再对弟弟不利,季如璟连夜将还在昏迷中的季逸希转移到别处静养,除了她之外,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夏夜的风中,带着醉人的栀子花香。

裙摆摇曳的香肩美人,轻轻托着红酒杯,如美人鱼般妖娆灵活的穿梭在宾客间,一袭乌黑的青丝倾泻在白皙的锁骨间,裸色的拖地长裙,勾勒出她曼妙清瘦的体型,自然没有痕迹妆容,清新圣洁的像一朵盛放在水底的白玫瑰。

外貌是女神,气场却似女王,没有小家碧玉的含羞带怯,也没有模特明星的妖艳夺目,她有自已独特的味道,吸引着每个男人的目光。

而她,却不动声色,静待今晚的目标出现。

大门处有骚动传来。

所有人的头想转了过去。

今天绝对压轴的重量级客人,大家都在等待着的叶氏国际掌舵人--叶牧白。

华灯闪耀处,叶牧白一身做工精致的酒红色的西装,衬衣的扣子颗颗都是钻石,把酒红衬得仿佛都透了妖气。

面容俊美,气质尊贵,毫不夸张的说,见过他,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俊美的男子了,深刻立体的欧式五官配上中式的飘逸柔和,粉薄的唇,蓝宝石般的眼睛,漆黑如墨的发丝,不笑的时候,冷酷的让人惊艳,轻笑间,蓝眸微合,更是倾城。

这样一个倾城男子,28岁就掌控了全球最大的传媒帝国,房地产更是做的风生水起,投资的七星级酒店,娱乐城,眼光独到,行事果断,从未失过手。

他步伐优雅慵懒的走进来,下颚习惯性的扬起,对投来的各种目光视如无睹,神情倨傲的朝着某一个方向走,如入无人之境。

他走动过的地方,就会有人给他主动让开。

“叶少--”

“叶少--”

“叶少--”

不断的有人跟他打招呼,无论是名媛还是富商,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无论是老的还是少的,都想跟他搭上关系,因为他满足了女人对爱情的一切幻想,也满足了男人的权利的一切幻想。

季如璟悄然逼近。

她心里有点紧张,不,是很紧张。

自那天郭美琪无意中提及了叶牧白,她便开始留了心,原本他是她绝对不会再去靠近的人,今天来,也是说服了自已很久。

只要她答应跟他合作,她的筹码就大大的增强了。

叶牧白在那里端起来酒杯,跟今天宴会的主人王老随意的聊着,一旁王老的女儿,则是挽着父亲的手臂,对叶牧白一个劲的暗送秋波。

季如璟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等待时机。

在这期间,几个男人上来搭讪,都被她打发了。

约过了一刻钟,只见叶牧白放下酒杯,朝着僻静的楼道方向走。

季如璟随即提步跟了过去,抢在了其他企图靠近他的人之前,她亦步亦行的跟着在他身后,跟着来到二楼的阳台。

他扶着墙壁停顿了脚步。

她趁机快步上前,来到他跟前:“叶少,你好!”

叶牧白抬起色彩沉重的星眸,呼吸急促的打量站在他眼前的女人,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不过她色泽诱人的嘴唇,倒是让他体内的火烧的更旺了。

不知是哪个活腻了的狗杂种,竟然敢在他身上使阴招。

他不记得她了!

季如璟心里微微的失落了,好在这也是她意料中的事,所以也并非很失望,她还是借此机会,赶紧表面自已的来意比较好。

“叶少,我是季氏集团营销部的负责人季如璟,我手上有一份企划书,我保证叶少你看完之后会感兴趣的。”她说着从随身携带的手包中拿出一分被折叠起来的文件,递向他。

她做好了被了他拒绝的准备,也做好锲而不舍的准备。

这个女人的幽香不断的钻入他的鼻息,她喋喋不休的小嘴鼓动着他的神经。

他快把持不住了。

第3章 该不该去找他

季如璟举的手的快酸了,他还是不来接,到现在更是没有吭声半句,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这么的目中无人。

“叶少,如果你不看我这份企划书,将是一大损失,你我都是商人,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吹牛,你就更应该看看,到时不满意,你就撕了扔在我脸上好了。”她镇定自若的再次开口,大胆的将手中的企划书又塞过去一分。

更为浓郁的幽香,击垮了叶牧白的耐性,他伸手拽住她的手腕,用力的将她推到墙上,目光邪魅的勾笑:“看企划书好是不是?好,我给你这个机会,跟我来--”

季如璟隐约感觉不对劲,他的眼神……佛一头饿极了的狮子。

正在思索间,身体便被他粗鲁的扯走了。

“叶少,你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里?”

叶牧白揉着昏眩的额头,身体里的热浪泯灭了他的理智,他不顾她的挣扎,将她的手腕钳制的更紧,推入一扇门内。

这是一间书房,他不由分说的把她压到了书桌上。

季如璟傻了:“叶牧白你干什么,让我起来,让我起来--”

“别惺惺作态了,这不是你最想的嘛,我成全你,就坦然的接受这份荣幸吧。”他撩高她的裙摆,瞬间摧毁了她的礼服。

“啊--”季如璟奋力的抗争:“去你的荣幸,叶牧白你这只野蛮的猪--”

“表演的不错,可演的过头了就失真了!”

昏暗的书房里,衣衫飘落,他硬生生的夺走了她的贞洁。

身体像被劈成两半,痛的她差点窒息,他发泄着药力,把她当成他的解药。

他力大无比,无论她怎么逃避,而已躲不开他的攻击。

狂风暴雨持续进行,浮浮沉沉,没完没了,最后,她实在难以承受的的昏厥了过去。

阳光从百叶窗内射进来,被切割成一条条金灿灿的光束。

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被单的女人睫毛轻颤,拢着眉头,挣扎的张开眼睛。

身体动了动,酸楚的像是被人拆过了骨头又重新安装上一般,腿间的异样更是让她太阳穴突突直跳。

思绪慢慢汇拢,昨天晚上发生的每一幕都回到了她的脑海里。

她猛地从沙发上坐起,被单从肩上滑落,凉意入侵,白皙的肌肤布满了痕迹。

怔怔的坐了几分钟,她并不要死要死的哭泣自已的失身,因为哭也没有用,她只是沮丧的低头抓住自已的头发,没有谈成合作,倒是让他占了便宜,叶牧白你这混球,十年前那么羞辱她,昨晚拽着她就拖进房中欺凌,他把她当什么了?

瞥眼,她看到放在茶几上盒子,上面放着一张纸条。

她按捺住翻腾的情绪,捻起纸条,上面苍劲飘逸的写了一行字:“星期六来我办公室,来领取你的酬劳。”

酬劳这两个字深深的刺伤了季如璟。

若非他不是叶牧白,她的心是不会那么伤,揉紧了那张纸条,她身体微微颤抖着,尊严被践踏到了脚底,可她不会哭的。

眼泪这种东西,自父母去世时,她就流干了。

穿上盒子里的衣服,她双腿发颤的走出书房,扶着墙走下楼,匆匆离开。

午后的花园里,季如璟给弟弟削着苹果,边想着,该不该再去找叶牧白。

一旁的轮椅里坐着一个男子,白色的毛衣,黑色的头发绵软如丝,五官清秀俊雅,有一种说不出病态风流。

第4章 有备而来

他静坐在一旁,翻看着手中的书。

刀子一歪,切到了手指。

“嘶--”季如璟痛的缩了手,鲜红的血快速的渗了出来,染红了洁白的果肉。

季逸希放下书,看到姐姐的手受了伤,赶紧抽了纸巾给她:“怎么这么不小心!”

季如璟笑着接过,压住伤口:“不碍事,可能是这里的水果刀我用不惯。”

在弟弟面前,她永远都是坚强开朗的,从来不在他面前愁眉苦脸。

“是不是大伯他们又为难你了?姐姐,不如我们放弃吧。”季逸希并不想当什么董事会主席,他对经营公司没兴趣。

季如璟脸色一正:“你怎么又说这种话,季氏是爸爸妈妈的心血,我们绝对不能放弃,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在这里静养,我一定会让你坐上董事会主席的位置。”

季逸希略微无奈的轻笑:“姐姐,其实你比我更加适合继承人。”

“季逸希,你这是想要气死我吗?就是因为你这么软弱,所有他们更加肆无忌惮,他们也说你不适合,你怎么就不给我争一口气呢。”季如瑾扔下纸巾,起身朝外面走,她不想对他发火。

“姐--”

身后,弟弟在叫她,季如璟却仿佛没有听见,走的更是快。

她努力的打拼,加班加点,在季氏被大伯还姑姑侵吞了一大半的情况下顽强的站稳了脚跟,这几年来她累了不敢多睡,每天睁开眼睛就是工作,工作,再工作,昨天她还像应召女郎一样的被欺凌了一夜,这些她全都忍了,现在他还这么不争气说要放弃,她真的觉得好无力,很多时候,她也想要大哭一场,可干涩的眼睛,什么也流不下来,因为她已经习惯了隐忍。

站在一颗树下,她望着远方,让自已静下来,生气跟沮丧帮不上她任何的忙,该面对的还是面对。

她决定要去找叶牧白。

星期六上午十点,她出现在叶牧白的办公室。

季如璟一身利落的职业装,带着公文包坐着他的对面。

今天的叶牧白已经披起华服,衣冠楚楚的坐在那里,没人那日的疯狂下流。

“准备要多少?”叶牧白手肘弯曲,闲适优雅的靠向一边,尊贵之气,浑然天成。

他喜欢直截了当。

正好,她也不喜欢绕弯子。

季如璟把合同书推给他,眸光沉定:“签了它!”

叶牧白往合同上垂了一眼,轻佻起浓密的长眉,这女人今天可是有备而来,直接拿合同来给他签。

“季小姐做生意的手段,还真是放得开!”他低笑,磁性的嗓音如罂粟般魅惑,带着十足的嘲讽。

季如瑾指尖发凉,还是从容的微笑:“叶少不用管我做生意的手段,签了合同,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以后我们就合作愉快!”

“季小姐认为自已的身体能值这么多钱?”叶牧白随手翻了翻合同,漫不经心的问。

“我值不值这么多钱我不敢断定,但是叶少你的声誉我想一定值。”季如璟藏起被践踏到破碎的心,明眸中闪出狠意。

“你威胁我?”叶牧白笑,蓝眸阴的让人不寒而栗,这女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季如璟顶住压力,不在他的骇人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与其说这是威胁,不如说说协商,那晚你的行为可以定义为强~奸。”

叶牧白笑面诡异:“弄不好这全是你的圈套。”

到目前为止,那晚对他下手的人还没有查出来,看这女人的胆子,是她的可能性很大。

“我圈套设的再好,也要你叶少愿意才行,裤腰带可是你自已松的。”季如璟没想他会反咬一口,试图把事实扭曲,一时间怒的有些失了方寸。

“那晚我只把你当成一头母猪!”叶牧白恶毒的说道,敢挑战他,她是活腻了。

“正好,我也只是把你当成一条公狗而已!”季如璟立刻漂亮的回击。

第5章 重磅炸弹

她的话说出来之后,偌大的办公室,急速的降温。

叶牧白傲慢的扬起下颚,拿起桌上的合同,手一扬,将合同扔在她脸上:“学会了如何摇尾乞怜再来跟我谈吧!”

纸张重重的打在季如璟的脸上,她闭起眼睛,那一张张的纸纷飞的落下,飘在她的腿上,膝盖上,白花花的撒了一地。

敢跟他叫板,他就必定让她匍匐着来求他!

季如璟握了握拳头,此刻比起尊严,更加重要的是她必须要让他签约,不谈今天她就白来一趟了。

她飞快从地上捡起合同,低下头推到他面前:“叶少,我只要想要得要一次合作的机会,这对我真的很重要,关于那晚的事,你要怎么定义都可以,若是你觉得需要考虑,可以明天在给我答复。”

她刚才是脑子不清醒,跟这个男人强硬,等于自找死路。

叶牧白神情冷凝,傲然的半垂着眼帘,眸光中满是鄙夷,这期间季如璟一直低着头,等着他的答复。

不知是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已整个人都快要僵掉了,他才终于开了金口:“放着吧!”

季如璟闭合了眼睛,吁出了一口气,他简单的三个字救活了她,尽管是用卑微换来了。

抬起头,她沉着的说道:“好,我等你答复,今天就告辞了。”

她起身往外走,脊梁骨挺的很直,仿佛这样已经失去的尊严就能够回来。

叶牧白望着她的侧影,若有所思的拢起眉心:“季小姐,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季如璟心中猛地一顿,停下来脚步,回忆的潮水涌入她的脑海,她苦涩的笑笑,侧头,果决的回答:“没有!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

“哦--,那是我记错了,你跟以前追我的一个牙套妹挺像的。”叶牧白也不知为何,过去这么多年都还记得那个女孩,可能因为她实在是太丑了,所以记忆才那么深刻。

“是吗?叶少放心,我不会是那个牙套妹!”季如璟说完转正了脑袋,开门出去,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那个傻乎乎,单纯可爱的牙套妹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再也不会爱他了。

清晨起来,她洗过澡,挑了一套职业装放在床上,然后去梳妆台化妆。

于此同时,在城市另一端的叶牧白也刚刚起床,在一楼健身房挥汗如雨。

女佣们站立在一旁伺候,端茶的,拿毛巾的,拿衣服的,分工明确,对她们而言,最大的福利就是能免费欣赏到少爷完美的身材跟神邸一般的容颜。

十五分钟之后,他们两的手机同时响起。

季如璟刚画完了眼影,听到手机铃声,她放下眼影刷去接电话。

叶牧白调慢了跑步机的速度,按了一下耳边的蓝牙耳机。

“喂--”

“喂--”

三分钟后,他们同时接到了一枚威力不亚于原子弹的重磅炸弹。

他们合拍的“辣照”今早出现了各大报刊上面,网络上面也疯狂的转载,仿佛有人一夜之间悄然的把炸药埋好,等到天亮便一齐点燃一样,之前没有透露半死风声。

季如璟挂了电话,飞速的点开手机的新闻拦,她跟叶牧白纠缠在一起的照片,赫然跃入自已瞳孔。

脑子又是轰的一声,一朵蘑菇云从头顶升华了。

怎么会这样的!!!

第6章 娶了人家吧

跟她不同,叶牧白听完电话后的第一时间不是去看新闻,而是打电话回收报纸,删除网上的新闻,最大的限度的削弱消息传播的速度。

他从跑步机上下来,表情极度阴沉的快步走出健身房。

女佣们面面相觑,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少爷的脾气本就喜怒无常,极为难猜。

叶牧白出了健身房,第二个电话打给了季如璟。

穿着浴衣,还傻坐在梳妆台前的季如璟听到电话第二次响起,她才回过神,接起电话:“喂--”

“听着,不管你现在人在哪里,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接任何人的电话,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不要现身。”

“叶牧白--”

“不出半个小时,记者就会蜂拥而至。”他对记者的丧心病狂再了解不过了。

“我们该怎么办?躲起来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

“你认为还澄清的了吗?难道你要告诉他们,那晚我们脱光了衣服玩摔跤?”

“……”

“先躲起来吧,想到解决的办法我会再打给你的。”叶牧白冷冷的说完,利落的切断电话。

“叶--”季如璟还想说什么,电话已经被她挂了,真是个独断独行的家伙。

到了九点钟,记者已经打爆了叶牧白跟季如璟的手机。

叶家跟季家更是被团团包围。

虽然记者进不了叶家这座固若金汤的宫殿般的华宅,可是记者们把商务车横着挡在叶家门前,叶牧白有本事出来,想逃除非从他们身上轧过去。

叶家大厅,空气凝滞。

叶老太太坐在正中间,一头的银丝,极为雍容华贵。

两旁坐的是叶家的其他成员,一边是老太太的两个弟弟,叶牧白的叔公,还有叔公的子女们,他的叔叔以及堂姐堂弟,另一边则是老太太的两个女儿,叶牧白的姑妈,以及表哥表弟表妹,洋洋洒洒的,总共有十几号人。

叶牧白是老太太唯一长子生的,不过儿子不愿接管公司,带着媳妇满世界去探险,她只好培养孙子,这小子从小便有王者之气,是天生的掌权者,孙子是她最大的骄傲。

此时,叶牧白坐在老太太的身旁,叠着长腿,气定神闲。

“这事该怎么解决,你自已说说吧!”老太太喝了一口茶,悠然的问道。

她不去责骂他,只问他怎么解决,孙子年轻气盛,不找女人那才不正常,可是偷拍了这样的照片,总归是有损身份的。

“目前还没有想到。”叶牧白直言不讳,眸光精锐的从每个人脸上扫描过。

他知道,放出这条消息的人,就在他们中间。

老太太笑笑,放下茶杯,料准了孙子会这么回答:“我打听过这位季家大小姐了,人品好,漂亮,能干,没有恋爱史,既然你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就娶了人家吧。”

“奶奶你不要开玩笑了!”叶牧白轻扯嘴角,不以为然。

“谁跟你开玩笑,我已经命人出去放消息出去了,等会你去一趟季家提亲,下午召开记者会,宣布你们的婚讯。”老太太不紧不慢的说道。

“什么?”叶牧白一改那悠闲的姿态,表情僵硬。

“赶紧的准备一下去季家吧,机会给你们了,别第二次搞砸了。”

“奶奶--”叶牧白简直要疯了。

老太太年是虽高,却思维仍旧缜密,料事如神,一招先斩后奏就摁住了这两个小家伙在她的局里按部就班,姜还是老的辣,叱咤一生的铁娘子,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叶牧白纵然心里是十分的不愿意,可眼下被奶奶这么一折腾,他有一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而且还是不得不上。

第7章 亲爱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季家那边,如今也是翻了天。

记者堵着门外,季家的人在里头也跟疯了似的攻击季如瑾,这么好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会错过。

“如璟,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你怎么能做的出来,以后谁还会要你?”钟青芳讽刺道。

季云烟直接冲到了她面前,指着她的头责骂:“季如瑾,我们季家的脸都让你都光了,你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这下面是书桌吧,你到底有多糟践自己,连张像样的床都不找,直接就把腿分开了。”

“你以为叶牧白真的喜欢你吗,会娶你么,别做梦了,他只能把你当成一次性的玩物!”郭美琪从看到报纸起,就嫉妒的失去了理智,她不知试了几次,可每次连他的身都近不了,而季如璟竟然跟他睡了。

季如璟心里烦的很,没空去应付她们的唧唧歪歪。

她在窗边走来走去,一个劲的看手机。

不知道叶牧白想出了处理的办法没有?

骂了半天,全被当成空气,钟青芳她们心里更是气的牙痒痒。

季家大门外,传来一阵骚乱。

佣人匆匆忙忙进来回报:“叶……叶牧白他来了!”

原本骂声不止的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叶牧白来了!!!

这个风口浪尖上去,他怎么会来她家?

在季如璟左思右想,季家其他人表情难看的时候,叶牧白一身深蓝色西装,华丽登场!

剪裁严谨细致的西装,非常合体的包裹他颀长健硕的身躯,左边胸口侧袋里的白色丝绢折叠成了整齐三角,让他多了一份飘逸的儒雅,俊美英挺的顶级容颜,轻笑间,足以偷走每个女人的心。

可这个男人并不是天使!

季家的女人已经看的呆了,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郭美琪更是看的如痴如醉,平时只能在杂志上,各大富豪派对上才能见到的人物,此刻笑意盈盈的朝着季如璟走去,这让郭美琪不能置信的同时,嫉妒的能把牙齿咬断。

季如璟却丝毫不觉荣幸跟开心,她大脑清醒的很。

他靠近,她却警惕的后退了一分:“你想到办法了?”

叶牧白还是第一次遇见能抵御他魅力的女人,心里不又升起小小的挫败,于是便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再次靠近,他迅速搂过她的腰,将两人的距离缩减为零。

“你干--”季如璟突的睁大眼睛。

只吐了两个字,他便不顾她反抗的扣住她的后脑勺,强迫她扬起,接受他的热吻。

季如璟惊吓的心脏都快飞出来了,他的唇是温热绵软的,带着一股诱人的清香,从理智的顽强抵抗到最终的身心沉沦,脑子好像不是她的,嘴巴也不是她的,仿佛有另一个灵魂操着她,让她身不由己。

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表演。

到最后连叶牧白自已也分不清几分真几分假,这女人的味道还可以!

季家人早已经看的呆的呆,疯的疯,这两人怎么可以这么的肆无忌惮。

叶牧白松开已经被吻的晕乎乎的季如璟,亲昵的搂抱着她,对季家人笑道:“事实上我跟如璟已经秘密交往有一段时间了,照片上那天,我们正好都喝了一点酒,接下来的事情,你们懂的,原本我想到夏天在来季家登门提亲的,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只要提前的行动了。”

他说着,转向季如璟,笑容魅惑的像蛊惑人心的妖孽:“亲爱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第8章 演好这出戏

“我……”季如璟现在舌头打着结,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反应能力也是愣生生的慢了一大截。

“我知道你会说我愿意,亲爱的,那就这么愉快的定下了。”叶牧白趁她清醒前,抢先说道,万一她说不愿意,他会很没面子的。

当然,这只是万一,但凡是个女人,都不会拒绝他的求婚。

季家的那些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季如璟竟然钓到了叶牧白这尊金佛。

这预示着未来她将有一个不可撼动的大靠山,到时就更难把她们姐弟俩驱逐出公司了。

季如璟清醒了,意识到叶牧白说了什么,很是诧异,结婚?他们?

下意识想要反对,可是当她看到那群“豺狼”们难看的表情,她改变主要了,他们在害怕,他们在恐慌。

叶牧白也隐隐察觉出了季如璟跟家人之间暗藏的剑拔弩张,不过他没兴趣管她的家事,他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温柔的说:“现在,你要跟我一起去召开记者招待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夫妻亲热,总没有犯法吧!”

季如璟配合的圈住他的腰:“说的是啊,那还磨蹭什么,走吧!”

两人“恩恩爱爱”,“如胶似漆”的离开了大厅,一路的出了大门。

守在铁门外的记者已经接到了婚讯的消息,现在看两个以如此亲密的姿态现身,更是把手伸进铁门里头一通的猛拍。

叶牧白体贴的为季如璟拉开车门,怕她撞到头,还细心的用手挡在她的头顶,护送着上了车,温柔的任谁看了都是羡慕嫉妒的。

他在记者轰炸时的狂拍下,从另一边上了车。

车门一关,他的表情就全变了。

从温柔体贴变为冷漠傲慢。

“开车--”他冷冷的命令道。

车子缓缓的开出铁门,行驶上公路。

“怪不得说当演员很累,这话果然没错!”他从脚边的冰箱里拿出一瓶水来。

季如璟以为他是要给她喝的,没想到他拧了开来,往自已的嘴里倒去。

这是她见过的最没风度的男人!

她也不客气,弯下去自己拿了一瓶,神情自若的打开来喝。

“你该知道刚才的一切都是演戏吧,若是当真,你会很累的。”叶牧白“好心”的告诫她。

“这个你放心,我一分一秒都没有当真过。”季如璟回答的很是干脆。

她的直接与理智,让叶牧白感觉自已像是在自作多情,这让他心里莫名的不爽。

“那最好了,不然我真的会很苦恼。”他嘴上说的很轻松,心里越是不快。

“我们真的要结婚?”季如璟转头看他,神情冷静。

“你不愿意嫁给我?”叶牧白蹙眉。

他以为她激动的像是中了六合彩,可她丝毫不兴奋的表情也在告诉他,这女人不稀罕他,他的魅力在这个女人身上遭到滑铁卢了。

“难道你就愿意娶我?”季如璟反问他。

他根本就是为了应付这场风暴,可是真结婚之后,他们要真的一起过日子吗?他们对彼此都那么厌恶,怎么可能生活在一起。

叶牧白斜靠向一边:“OK!那你能想到更好的方法吗?”

季如璟泄气的回答:“没有!”

“眼下我们的婚讯已经传出去了,不止你身不由己,我也一样,我们就通力演好这场戏,把眼下棘手的问题解决了再说。”叶牧白下了结论。

季如璟进行了理性的思考,若是以自身作为考量,她是万万不能嫁给他的,可以公司作为考量,跟他结婚不是坏事,加上现在也没有退路了。

“好,就依你说的,通力的演好这场戏!干杯!”她表情变的轻松,拿起手中的矿泉水瓶,跟他手中的瓶子碰了一下。

唯有情字最伤人 主角: 季如璟, 叶牧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1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