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笔落情尘 主角: 苏洛, 慕容衍

素笔落情尘 主角: 苏洛, 慕容衍

第1章 噩梦美梦

昏暗的房间,微红烛光映着苏洛白皙的脸颊,显得格外的柔嫩!一双紧闭的眼睛,终于动了动眼皮,双眉邹然紧皱,她想睁开眼睛,可又睁不开眼睛,这感觉像梦魇一样十分难受!

一些凌乱的画面在她脑海里回放着,美妇人给她梳妆,穿着大红嫁衣拜堂,还没看清新郎长什么样,他就倒了下去,然后她就被人五花大绑的关进柴房!

苏洛有些疑惑这个是她吗?为什么她觉得那么陌生?自己好像是医生?可是为什么想不起来半点跟医生相关的东西,这一幕幕回放的画面,为什么都好像不是她的记忆?

苏洛感觉自己像是被困在冰与火之间,一会儿感觉自己快被冻成冰棍,无论加多少衣服都感觉不到暖意,一会儿又好像浑身着火了,痛苦的灼热感令她想扒光自己!

她在这种幻境中挣扎着,突然耳边好像有人在叫她……她想睁开眼看看,可是眼皮好像长在一起了,根本无法睁开,此刻她就像一个梦魇的人,由着那些陌生的画面,一步一步把她拖进恐惧的深渊!

“苏洛……苏洛……”

“夫人……夫人……”

慕容衍看着好像在做噩梦的苏洛,轻轻的拍着她的小脸蛋儿想要叫醒她,可是手指触碰到她的脸,指尖传来一种奇怪的感觉,令他心头一颤!

就在他走神的这片刻间,苏洛好像很难受,她大口呼吸,胸口起伏的厉害,她一会儿紧紧的抱着自己,一会儿又狂扯自己的衣衫,慕容衍俊眉微蹙,难道是喜袍太紧勒得她不舒服?

于是连忙替她解开来透透气,果然,苏洛的反应好了很多,可是他却不那么淡定了!

慕容衍呼吸一紧,他打小体弱多病,为了他能活更长的时间,家人从未给他配侍女,当然为了更真实的扮演病人这个角色,他也一直未近女色。

为了能达到清心寡欲的状态,他还特地修炼了静心决,这个方法也一直挺管用,不管是府里的美女,还是外面的美女,从未让他的心性有过半点起伏,却不知为何,此刻他……

慕容衍看着苏洛大片雪白的肌肤,娇媚粉嫩的俏脸,心里一阵悸动,正在他犹豫要怎么救醒苏洛时,忽然一个邪恶的念头串入脑海,她是我的夫人,摸一摸应该不算过分吧?

大手一伸,他第一次发现他这辈子很多事情都努力学习,唯独取悦女人身体这件事无师自通!

苏洛猛然睁开眼睛,一汪清泉透着些空洞,显得更加无辜诱人。

慕容衍见她突然醒来,下意识的住手,只是他发现苏洛水汪汪的双眼瞪着自己,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苏洛好像刚刚跟死神做完战斗,睁开眼就看见这张在脑海中不断浮现过的苍白俊脸,整个人正在发蒙,丝毫没有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有多危险!

“唔!”突然,慕容衍低头封住了苏洛的唇!

被这种突来的异样感觉刺激了一下,总算让苏洛神归了,“唔……不……要……”

慕容衍松开她的唇坏坏一笑。

苏洛想要拒绝,可是她的力气根本敌不过对方,只得紧紧咬住牙关。

……

再醒来时,苏洛却发现自己睡在一间破旧的柴房里,什么情况?昨天晚上她明明记得自己不再这里的?难道自己做春梦了?

第2章 大难临头

她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满室旖旎增添无限风光,安静而静谧房间,只能听见他们彼此的心跳。

她抬头发现月光灼灼,正好借着未关窗户轻轻的流淌了一屋,洒在男人的脸上,刚刚做完运动的他脸色不在显得那么苍白,反倒是显得面容红润有光泽,再加上力挺的五官,剑眉星目,真是俊朗非凡!

让苏洛顿时也被他这张好看的皮囊迷惑,好看的男人她应该也见过不少吧?虽然不记得了,但是她感觉应该是的,可是很少能有人有他这样的气质!

他的五官一个个拆开来单独看很帅,合在一起看简直是此物只应天上有!帅气的面容透着一点硬朗,硬朗中透着一点温和,温和中透着一点英俊,英俊中透着一点不羁,明明感觉很复杂,但是放在他的脸上却显得那么的毫无违和感!

待她想开口问美男是谁时,可身体实在撑不住,太累了,眼皮不听使唤的合在了一起。

正在苏洛陷入错愕的回忆间,突然听见吵杂的人群朝她这个方向走来。

“砰——”简陋的柴门被粗暴的打开,来人丝毫没有顾忌苏洛是慕容衍的新婚夫人。

“夫人,您可要为可怜的少主做主啊,年纪轻轻就被害死了,她这是当我们慕容家没人了么,这么着急谋夺我们慕容家家产。”四夫人朱紫莹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罗帕都湿透。

“苏洛,我念在你是苏将军的爱女份上,你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谋害我家少主?可是受了谁的指使,你若实话实说交出幕后主脑,我还可以饶你一命。”二夫人钟秀玉双眉怒起,脸上暗沉如寒霜一般,落到苏洛身上的目光更是犹如能扎人的利刀子一般,就像是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苏洛可是一脸懵逼,完全不认识眼前的人,而且她们在说什么,她害了谁?“你……你们……”苏洛想说话,可是一张口声音哑涩难听,完全卡在喉咙说不出来。

但是她倔强的样子,在二夫人看来,就是拒不承认,她琢磨着看来要屈打成招了,“来人,给少夫人掌嘴,看她还嘴硬不……”

“啊……”一巴掌落在苏洛的脸上,疼的她差点儿背过气了,这个打人的婆子看着岁数也不小了,力气咋这么大,她转头狠狠一瞥,满目凶光。

“才过门就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以后指不定还要怎么祸害咱们慕容家。夫人,你可千万不能心慈手软。”三夫人李香莲向来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多的,捂着帕子在嘲讽的轻笑。

“你若是在负隅顽抗,可就别怪本夫人手下不留情面了。”二夫人盯着苏洛的眼神愈发阴冷,拍了拍手招呼着底下的婆子将苏洛绑到柱子上。

“唔……”

苏洛拼命挣扎,但是论起力气她怎么比得上长年做粗活的婆子。不过三两下,她立马就被捆了个结实。

“二夫人,看来这少夫人还真是硬气的很,死活都不肯供出这背后之人。您看……”

负责掌嘴的婆子呼呼几巴掌,打得她的手都疼了,可是这苏洛愣是一个字都没有吐露。她替二夫人负责刑法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硬气”的女子。

可是她哪里知道,苏洛并非不说话,而是说不出话。

在苏醒的那一刻苏洛就环顾了周围的环境,那啪啪几巴掌非但没有将她打懵,而是让她更加冷静了几分。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她应该是这个慕容府的少夫人,只是这这个少夫人究竟是个什么鬼,怎么什么牛鬼蛇神都敢这样欺负她?

“既然不肯开口,那就换鞭子抽。本夫人就不信了,她还能为了包庇别人而不要命了不成。”

二夫人一声命下,立马就有人将长鞭递上。

带着倒刺的长鞭落下,利索的将苏洛的外衣打破,在苏洛白皙的皮肤上打出一条条血痕,真真是狼狈的很。不用照镜子,苏洛都知道自己现在有多难堪。

什么少主,什么下毒,这和她苏洛又有什么关系!

“夫人,夫人,不好了!苏将军来了!”

第3章 欲加之罪

“什么,苏将军?他不是在外打仗吗?怎么这时回来了?”一听到“苏将军”三个字,二夫人的脸色瞬间变了。看向苏洛的神情也不复方才的张狂,反而有了几分忌惮。

这苏将军可不是她能够轻易招惹的,再说了为了爹爹的大计,在这个时候,她还是少生是非的好!

“家里来客人了,我们做主人的自然不能失礼。三妹,四妹你们在这里盯着少夫人,若是她不肯招供,就不必手软。”苏伯雄自是不能得罪的,但是苏洛她也不想轻易放过,她的目的很简单,要让苏洛这个人在从此消失在这世界上,一计不成,在来一计,直到找新人代替苏洛。

一个谋害少主的罪名,还不够她弄死她吗?就凭这个罪名想必就算是苏伯雄也不敢怎样吧!?

“夫人放心,这小贱蹄子敢谋害少主,妹妹会好好‘招待’她的。”三夫人讨好的笑出声,二夫人离去,她再看向苏洛的眼神之中透着浓浓的恨意!嘴角冷冷一勾,哼,苏洛落在她的手中,她绝对不会让她好过,她一定会让她说个幕后的人,不管有没有!

“嘎吱”一声之后,门内门外又隔成了两道空间。如果没有亲自踏进这间房,又有谁会知晓,在天下第一商行的慕容府中,会有如此肮脏的事情。

“就算是你爹来了又怎么样,难道他会救一个谋害夫君的女儿?”三夫人李香莲走到苏洛身边,将一把盐撒进水中,又将一把辣椒末撒进水中,对身边的婆子说:“来人,看少夫人身上都脏了,还不赶快给洗洗。”

盐水和辣椒水侵蚀着苏洛鲜血淋漓的伤口,带着钻心的疼,她紧紧咬着牙,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的话,苏洛相信自己不会手软。

自己已然失声,反正叫也叫不出来,叫了也会让人看轻她。不如,硬气一点,将这里每个人的面容都牢牢记住,今日千万别让她走出这道房门,否则他日她定加倍讨回!

“少夫人,你还是乖乖的招了吧。毕竟少主才是你的夫君,你最亲近的枕边人。为了一个外人,值得么?”四夫人秀眉微微一拧,一脸心疼的表情,赶紧凑到苏洛身边,用手里的罗帕替她擦着额头上密密的冷汗,苦口婆心的劝道。

虽看似好心,但字字句句,都坐实她谋害少主的事情。

李香莲走过去,一把推开四夫人朱紫莹,带着几分嫌弃的口吻,“要你在这婆婆妈妈的多管闲事,你还是把你自己管好吧,少主都被人害死了也没见你伤心、这会儿听说苏将军来,你到来关心这个杀人凶手了,你还真是会给自己找大树?”

李香莲一向不起唯唯诺诺,软弱无能的朱紫莹,对着粗使的婆子说:“她还不肯交代,去升个火盆来。”

粗使的婆子一听,这三夫人是真能下狠手啊,也不怕少主突然醒过来,找她麻烦,毕竟这个女子好说歹说是慕容衍的妻子,神色中带着几分慌张,并没人真敢去升火盆。

见没人,李香莲怒了,“你们都聋了吗?还是要本夫人亲自动手?还是你们都跟谋害少主有关系?”

第4章 博弈

“是,是,是,奴婢这就去。”其中一个婆子被她冷冷一吼,吓得都魂不附体了,都说二夫人狠,今日看来这慕容府最狠当属三夫人才是啊。

粗使婆子吓得腿都软了,蹒跚着脚步去升火盆,心下生怕她把自己也当成谋害少主的同谋处理了。

大厅之上,苏伯雄已经喝了三杯茶,可却还没等到慕容府的主子。

“爹,洛儿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您怎么能静得下心来?”苏家的嫡子苏安卿急的坐不住,来回在厅上走动。

从小到大他把这个妹妹当做是手心里的宝贝,旁人想要动她半根头发都不行。这才一嫁入慕容家,就听说她新婚之夜被关进了柴房。

“安卿,动为不动,不动为动。爹是怎么教你的?就你这幅性子,要是上了战场还不知道有几条命够你浪费。”苏伯雄抿了口茶,茶杯重重落到桌上,但却没有溅出一滴水,“我苏家的女儿何时愁嫁过,如果不是看在慕容家的那婚约份上,这门亲结不结还有待商榷。既然他们不把洛儿放在心上,我们把人接走便是。”

听爹爹这样说,苏安卿虽然安了几分心,可还是担心得不行,想要跟苏伯雄在说什么,就听见一阵轻快的笑声传来。

“不知是我们慕容府的茶不好,还是下人招待不周,竟然让苏公子不愿落座?”二夫人一副秋水含波的样子,姗姗来迟。明明是年过三十的妇人,却还依旧是媚态不减。难怪凭着妾侍的身份,能够成为这偌大慕容府的当家夫人。

风骚!

苏安卿在心中暗自嫌弃的啐了一声,但面上却未曾显露出半分异样。

“我们家洛儿在在哪,几日不见,做兄长的可是想念的紧。不知二夫人可否带出来让小妹与我们见上一面。”苏安卿可不想跟她多费唇色,见她终于露面了直接了当开门见山。

“苏公子这是哪里的话,苏小姐昨日才嫁入我们慕容府,不过一日,苏公子这话说得好像你们是小……”情人还未出口,她连忙掩口,假装说错话,“哎呀,你看我人,就是心直口快,差点儿玷污苏小姐和苏公子的清白,还请苏公子见谅。”

“少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这枫城谁人不知我苏安卿最疼爱的就是舍妹苏洛儿,我可是警告你,在不把舍妹请出来,我今日可能会掀了你们这慕容府,你信是不信?”苏安卿可不是一般的放浪公子哥儿,虽然他在外面有着风流不羁的名声,可是在护着苏洛这方面那绝对是不含糊的。

字字句句透着威胁,二夫人钟秀玉自然也不是傻子,她水袖下绞着罗帕,面上却还强装镇定轻轻一笑,“可苏公子有所不知,苏小姐她……”

“见过岳父大人,见过苏兄!”钟秀玉的话被突然传来的虚弱声音打断,众人的目光自然落到那个由侍从秦明搀扶出来的病态少年身上!

白色的云纹锦缎衬得他苍白的脸,少了几分病态之色,多了几分肌肤如玉的感觉,可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拱手作辑动作,竟然让他额上沁出一层薄汗,声咳不停。

这番虚弱的模样,自然是入不了身为武将的苏伯雄的眼,嫌弃目光从他身上掠过,鼻子里哼出不大不小的鄙弃之声。

“哟,妹夫来了,怎样身体还好吗?我妹妹呢?怎么没看到洛儿伴你左右?莫不是你们慕容家亏待了她?”苏安卿折扇轻摇,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似乎快要把慕容衍看穿,与刚才咄咄逼人的对二夫人态度不同的是,他的语气十分的轻佻,似乎一点儿也不把慕容衍找个妹夫放在眼里!

第5章 救命之人

慕容衍浅笑着点头回应,“我们慕容家怎么会亏待我夫人,二娘还劳烦你把洛儿请出来。”其实刚才他就知道二夫人一干人等在对苏洛用私刑,就算苏伯雄和苏安卿不来,他也会想办法救苏洛的。不过,此时他们来了也是极好的,只不过看这情况,免不了要受训了。

“少主……”钟秀玉本来想诬陷苏洛儿谋害少主的,哪知慕容衍突然醒了过来,这让她偷鸡不成还有可能蚀把米。如果现在去把苏洛叫来,恐怕……她的神色不由得闪过一抹担忧,连说话的底气都不足了。

这苏洛此时正在柴房中受酷刑,若是让苏伯雄看到苏洛那副模样,还不将他们慕容府给拆了。但,若是不交人出来,只怕依着这苏伯雄的性子,也是敢直接闯进府里去搜的。

“二娘?”慕容衍仿佛没把二夫人的走神看在眼里,只是虚弱的呼了一声。

钟秀玉立刻一脸谄笑,“呵,妾身的意思是,少夫人新婚羞涩,自然是要些时候整理妆容,这才方便出来见客。”

慕容衍若是不在此处,随着她如何给苏洛安罪名都行。可是现在人都好好的站在这儿了,再说谋害夫君倒也站不住脚了。

“我倒不知道,父兄何时都成了外人了。”看二夫人的神色,苏安卿就猜到这个二夫人一定有鬼。

钟秀玉自然也不敢在反驳苏安卿什么,连忙吩咐身边机灵的丫头,硬着头皮去把苏洛带出来,现在只希望三夫人下手别太快,别把苏洛弄死了,否则,可就难办了。

不一会儿,苏洛就被两个婢女搀扶着出来。身着淡蓝色长裙,看着没有什么异样,只是面色苍白了一些。

还好,洛儿看起来没受什么虐待。

“洛儿。”苏安卿连忙走上前去,想要与妹妹亲近,却发现苏洛似乎不太对劲。往常她见到自己这个哥哥,都会迫不及待的扑上来,今日却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苏洛没有应声,以手指喉。

“你怎么了?”苏安卿立刻把她从两个奴婢手里接了过来,才发现她脸色苍白异常,额头还不断冒着虚汗,他心下一惊,这是怎么回事?昨日嫁来慕容府的小妹,可还是一个活蹦乱起的人儿,今日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

苏洛看着这个急切的青年公子,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亲近感,她想也许是原身的原因吧!再加上刚才也听来接她的丫头说了,她爹和哥哥来了,就目前这样看来抱着她的这位应该是哥哥,那位威武的男人应该就是她的爹了。

“洛儿?”听到苏安卿担忧的声音,苏伯雄也连忙靠了过来,正好挡住原本站在他身前的白衣公子。

走进看到女儿一脸毫无生气的靠在苏安卿的怀中,当即怒火中烧,“退婚。”

“苏将军……”

“岳父……”

二夫人和慕容衍同时说话,当然还是慕容衍接着说:“岳父大人且息怒,没照顾好洛儿是小胥的错,小胥日后定当努力调整身子,好照顾洛儿。还请岳父大人不要退婚,否则昨日才嫁进我们慕容家,今日您就来退婚,至于我们慕容家被外人怎么说那都是活该的,只是恐怕有损洛儿清誉。”

慕容衍一席话不骄不躁、不矜不伐、有礼有节,只是身子似乎真的太虚,整个人都快靠在秦明身上去了,为了表示对泰山的尊重,还特意弯了腰,“小婿日后定会好好照顾洛儿,定不叫她受半分委屈。还请岳父大人在给小胥一次弥补的机会。”

如果真的退了婚,不管是传慕容家虐待新媳,还是传苏洛无德,都对洛儿的名声确实有很大的影响,毕竟洛儿是个女子。

苏伯雄转头看向慕容衍眼神淡淡,神色不明,他的话中也不无道理。没想到昔日的少年,竟然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思虑了再三,怒气退了几分,可仍然不客气,“不退婚,总可以让我们把洛儿带回家去小住两天吧?她出嫁了她娘可想她的紧呢!”

苏伯雄这话说得极为的隐晦,大家心里也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也没有人敢阻止苏伯雄的决定。

慕容衍步态有些飘忽的走到苏伯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礼,“本该三朝回门之时小婿陪同前往,奈何这身子骨着实不争气。劳烦岳父大人费心,替小婿照顾洛儿。”

“够了!老夫带洛儿回去了,等你有本事自己走来我将军府,在来接人吧!”苏伯雄不容分说的打断慕容衍。大手一挥指使苏安卿抱起苏洛,转身就走。

苏洛被苏安卿一下抱了起来,目光正好落在那个满脸苍白,尽显病容的男子脸上,那个不是跟她一夜春宵的男子吗?

她惊,原来她没有做春梦!

第6章 温暖

四月的天气,总是阴阴沉沉,不一会儿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苏洛被苏安卿抱上了马车,兴许是苏安卿身上的熟悉感觉,让她放下了防备,再加上被那些女人狠狠的行刑一番,她早已没了精力,忽然就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不是被外面滴答滴答的雨声吵醒的。而是床边不断传来一个女人哭泣的声音,那真是闻者伤心。

她动了动身子,感觉身上的伤口好像不那么疼痛了,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你……”

“洛儿,我的洛儿,你终于醒了。”

本想问床前人是谁,为何哭泣,却被这个端庄的中年妇人一把抓住手,着实吓了她一跳,连忙起身,抽回了自己的手。

不知为何,看到这妇人落泪,她的心竟然也隐隐作痛。

“洛儿,你怎么了,我是娘啊?难道你不认得为娘了吗?你哥哥请了大夫来给你看,说你伤得不轻,要是早知道那慕容家的人会这样对你,我当初也就不求皇上,履行当年我和婵娟的约定了。”妇人说着手指颤抖的抚上她煞白的脸颊,满是心疼的说:“都怪为娘,是为娘把你害成这样的,大夫说你还得了哑疾,这才嫁过去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还突然变成了哑巴了呢?”

苏洛一双明眸略带惊讶的看着美妇,原来她就是自己的娘,脑海中一些零零散散的记忆突然袭来,不是这个‘苏洛’的记忆,而是她原本的记忆,她好像是个孤儿,一个人孤独无依的住在深山里。

此刻,突然有一个美妇如此关心她,让她觉得心里一暖,好是感动。“娘……我……没……事……你……别……哭……”

苏洛想安慰她,可是她嗓子有问题,说出来的话,只能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她抬手,纤纤玉指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努力对美妇人绽出一丝笑颜。

“好了,洛儿,你嗓子不好,就不要说话了,为娘知道你心疼我。”美妇轻轻的将苏洛揽入怀中,在她耳边温柔道:“好了,你如今回来了,就好好休养,有爹娘还有你哥哥,没人敢到咱们苏家来欺负你。”

看她这么疼爱自己的女儿,苏洛对这份舐犊情深感动不已,可是她已经想起来了,自己不过是一抹从异世而来的孤魂,代替了她的女儿。若是让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不在了,如今这身体里住着的不过是一个陌生的灵魂,恐怕她会更加的伤心难过吧?

她知道自己是因为中毒才不能开口讲话,那也就是说原来的苏洛是被毒死的!可恨,她紧紧的捏住了拳头。可能太过愤怒,竟然令她身体微微发颤。

然而,抱着她的美妇人还以为她不舒服,连忙帮助她躺平,然后一脸慈祥的说:“洛儿,乖,你在睡会儿,我已经让你哥哥去给你买你最喜欢吃的鲈鱼,晚上娘亲亲自下厨给你做。”

苏洛努力挤出一个让美妇人放心的笑容,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她现在还真的很累,很虚弱,她是真的需要好好休息,只有尽快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了,才能查明自己这究竟是到了哪儿!

第7章 零散的记忆

不得不说,苏家的人对她还真是百般的宠溺,特别是苏安卿为了博她一笑,都扮成小丫头的模样,来逗她,希望她心情好,身体快快好起来。

不几日,她就渐渐的恢复了力气,当初被她们弄得浑身抽筋扒皮的疼痛,已经渐渐消失,她现在有多余力气可以下床走走了。

从房间的摆设来看,原来这个苏洛还真不是个一般女子,房间古色古香,清新淡雅!

还有这么大一个书架立在这儿,走过屏风的苏洛,一眼就看到摆放着窗边的书架,她走过去,随手拿起来翻了翻。

好像都是医书,她竟然认得这些复杂的文字。

“啊,嘶!”

突然头疼欲裂,脑海中又闪过很多画面,她读书的画面,采药的画面,做研究的画面,最后还有治病救人的画面。

她抓了抓头疼欲裂的脑袋,在书架边顿了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令她恨不得揪掉这个脑袋的疼痛感,终于消失了。

在看手上的书,她豁然明白了许多,原来自己以前就是个医生,可是医生不是治病救人吗?治病救人不是好事吗?那她怎么会短命的来到这里?

“啊!痛!”

算了,不想了,她只要一用脑子想以前的事情,头疼欲裂的感觉就又来了,不去想,反而没事。索性她就不想了,手里的书好像是一本民间杂集,也可以说是偏方!

她起身,靠在窗前,兴味盎然的读了起来。

“小姐,你自小喜欢就这些岐黄之术的书,如今身子骨刚好,怎么不多多休息一会儿,又看起书来了。”杏儿走过去,就夺过她手里的书,把她拉到卧榻上,让她休息。

经过这几日的接触,苏洛已经知道贴身照顾自己的丫头叫杏儿,她这房里一共有四个丫头,杏儿,桃儿,梨儿,萍儿。

把苏家的事情也基本上摸清楚了,哥哥苏安卿,相貌倜傥,温文尔雅,枫城四少之首,是北鸣国有名的才子,有塞温伯之称。

她爹则是北鸣国统领天下兵马的大将军苏伯雄,她娘更是北鸣国慈善药材商的女儿温雨婵,懂歧黄之术,这也是她为什么打小喜欢医术的原因。

当然她也知道了关于她夫君慕容衍的事情,慕容衍是慕容府的大少爷,慕容复有四位夫人,慕容衍正是大夫人所生,是慕容家唯一的孩子,天下第一商行的少主。可惜自小身体不太好,至于为什么,她暂时就不知道了。

不过,最有趣的还是她房里的这个四个丫头,她看着杏儿,嘴角微微一勾,浅浅的笑容就爬上了她的脸颊。她这个原身是有多爱吃啊,连照顾她的丫鬟的名字都全是吃的。

看到苏洛竟然笑了,杏儿给她一边沏茶一边说:“小姐,你现在笑起来真美。”

苏洛立刻假装阴着脸,怪声怪腔的说:“难道小姐我以前笑起来就不好看吗?”

杏儿连忙说,“小姐,哪里的话,我是说你比以前更好看了。”

“哦?”苏洛故意拉长了声音,一抹坏笑在她嘴边,隐隐欲现,“那是我美啊,还是我哥美啊?”

“小姐你真是的,公子是男的,能用美来形容吗?”杏儿想也没有想就脱口而出。

苏洛眉毛一挑,使坏的说:“哟哟哟,杏儿,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哥?”

第8章 往事如烟

“小姐!”杏儿被苏洛的话说得面色一红,这小姐回来后看似性子冷淡了许多,清冷的模样不爱说话,可是这爱拿她们逗趣的毛病,可是一点儿也没改。

看的出来原主就是一个性子豁达的人,这些丫头跟她说话,从不会低眉顺眼的阿谀奉承,都是实打实真心的对她。

苏洛想这么好的关系,出嫁为什么不带过去呢?古时候不都有陪嫁丫鬟的吗?以前或许觉得没什么,现在这样细细想来似乎有点儿不合理。

随即,她好像明白原主的用心,她索性就将苏洛的心思,借自己的口说出来,“你呀,害羞什么嘛,你们几个同我一起长大,如今我也算嫁人了,改天我得让娘亲替你们寻个好人家,好早日把你们嫁出去。”

“小姐,不理你了。”杏儿脸一红,将手上拿着的一块毛毯提溜在苏洛怀里,转身羞涩的跑了出去。

“大公子。”接着,苏洛听见杏儿害羞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然后就见一个明朗的蓝色身影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轻轻的摇曳着,苏洛最近一直在屋里坐着,也没觉得热啊。

可是好像每次见到苏安卿,他都在摇扇?

看到他温柔的笑容,恍如隔世,爹宠娘爱哥哥疼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她突然好羡慕苏洛有这样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惜自己是个现代人!不能拥有这份幸福!

“唉!”她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声,忘了房间里此刻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突然,一双好看的凤眸在她眼前放大,“唔”吓得她往后一仰。

“哥!”苏洛嘴上在娇怪苏安卿,心里却在责怪自己粗心,明知苏安卿来了,这个时候怎么还能走神呢!

“洛儿,在想什么?看见哥哥来了也不打招呼,莫不是你在思春?”苏安卿调侃的口吻在苏洛面前落下。

“哥哥,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思春,我思谁呀!?”苏洛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这个苏安卿是苏洛的亲哥哥吗,怎么能这样败坏妹妹的名声呢?

“你说呢?”苏安卿眉眼一挑,一双凤眸里充满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恶趣味。

“呵,哥你在想什么呢?难不成我还思……”苏洛说着,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张俊朗的病容,说道一半的话,就那样挂在嘴边,忘了继续说下去。

“看吧?我说你在思春吧,你还不承认!”苏安卿神秘的摇摇扇子,幽幽说。

这下可是被抓了个正着,苏洛已是面红耳赤的模样,可仍然嘴硬,“我怎么可能想那个快死的人。”

“那可未必哟!”苏安卿说着,在苏洛面前的茶桌对面坐了下来,自顾自的斟了一杯茶,端起放在鼻尖处嗅了嗅,闭着眼睛的模样,很是享受,然后品了品,啧啧的赞叹,“好茶,爹爹就是不公平,有好东西,总是给你。”

“你说什么未必?”

苏安卿放下茶杯,看着苏洛,答非所问,“未来事,未来再说。你呀好好的过好现在不好吗?想那么多干啥,就算慕容衍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不是还有疼爱你爹娘和哥哥吗?”

苏洛本来还陷入在自己的惆怅,矛盾中,却苏安卿的这番话一下子说通了,她顿时茅塞顿悟,对呀,未来事,未来再说,现在她何必想那么多给自己寻烦恼呢?

苏洛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背负过去,不管自己过去经历了什么,那都是过去,也不应该害怕未来,而是应该好好过好现在。现在她才是苏洛,将军府的爹疼娘爱哥哥宠的大小姐!她应该快快把自己治好,来守护这份幸福!

而不是一直患得患失,担心这担心那。再说了,她才来这里就在慕容府吃了那么多苦,没有报这仇,她又怎么能舍得轻易离开?

然后,忽然听见院子里传来的热闹声音,就问:“哥,外面为何这么热闹?”

素笔落情尘 主角: 苏洛, 慕容衍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668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