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爱随风的声音 主角: 庄潇潇, 顾逸晨

听爱随风的声音 主角: 庄潇潇, 顾逸晨

第1章 怀孕

“恭喜夫人,您已经怀孕两周了。”

电梯缓缓向上,庄潇潇手指紧紧捏着化验单,耳边不停的环绕着医生对她说过的话。

她怀孕了。

是顾逸晨的孩子,她最爱的男人。

虽然联姻嫁进顾家两年的时间,但因为身份悬殊婆家人总是对她鸡蛋里挑骨头,丈夫对她也是爱答不理的,但现如今她终于怀上了顾家的骨肉,她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就会改变的。

越想,庄潇潇就越觉得兴奋。

她从医生那里检查完后想找自己的丈夫分享这个喜悦。

不过顾逸晨已经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家了,她还是特意问了顾逸晨的助理杰森才得知他住这家酒店的,拿到了门牌号。

如果知道自己马上要做爸爸了,他应该也会很高兴吧。

庄潇潇第一次觉得电梯这么漫长,希望它能够更快一点。

“叮--”

终于一声响,电梯打开。

庄潇潇赶紧走了出来,因为太兴奋了,她的双腿都打着颤。

好不容易来到了顾逸晨酒店房间,庄潇潇将手放在了大门上,还未等敲,便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女人娇媚的声音:

“哦,亲爱的,你还没有洗完澡吗?我早就已经准备好在床上等你呢,我都快要等不及呢!”

房间里又传来了男人沉稳磁性的嗓音,“马上。”

轰隆!

庄潇潇脑中一阵轰鸣,脸色瞬间惨白。

就算是庄潇潇化成灰也认得,这个声音是谁的。

她不敢相信的摇着脑袋,想让自己清醒点,思索片刻她手用力的一推。

房间门被打开--

入眼,便是香~艳~刺~激的一幕。

女人很美,肌肤白皙,香栗色的长发,修长双腿诱~惑的交叠在了一起,眼波涟漪充满了风情。

庄潇潇脑子'轰'的一声便炸开了!

为什么他老公的房间会有女人?

见到庄潇潇的突然闯入的时候,女人皱起了眉头,“保洁员吗?进来之前不会敲门吗?”

保洁员?

庄潇潇一个激灵,不管不顾的朝着那个女人扑了过去,“你是谁?你凭什么在我老公的床上躺着?!”

“老公?”女人轻声呢喃着这两个字,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顾总的确是京都所有女人的梦中老公呢!”

“什么梦不梦的,他是我的老公,我们已经结婚了,你给我下来!”

庄潇潇像疯婆子一样用力撕扯着女人的胳膊,试图将她从床上拽下来。

就在这时,忽然她的手腕便被一股巨大的力度抓住,冷厉无情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庄潇潇,你在做什么?”

庄潇潇僵硬着脑袋回过头来,身后的男人身上无一件衣服,只在腰间的位置围了一条浴巾,水珠从那紧绷健硕的胸膛滑落,异常性感。

在这璀璨的灯光下,男人五官俊美如斯,秀长的眼眸敛着光华,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全身上下都极其考究且华贵,透着一股谪仙的气质!

见到他,庄潇潇的神采大亮,“逸……”

“顾总!”妩媚的声音率先一步插了进来,女人挣开庄潇潇的手,一下子扑到顾逸晨怀中,浑圆紧贴着男人的胸膛,委屈的告状。

“这个女人一进门就说是你老婆,她还动手打我,您看,我胳膊都被她掐红了,您可千万要给我做主啊!”

这女人分明是要先发制人。

“不……不是这样的……”

话还没说完,顾逸晨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抬手捏紧了她的下颌。

“庄潇潇你好大的胆子啊,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以后你尽量少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尤其是在外面!”说完,顾逸晨甩开庄潇潇,搂起怀中的女人,那爱惜的神情刺痛了庄潇潇。

第2章 野种

心脏仿佛被撕裂般,阵阵发痛!

她强撑住自己下一秒就要倒地的身躯,解释道,“逸晨,你先别生气,我这次找你来是有事情要跟你说的。”

她怀揣着最后一抹期望,赶紧从口袋里将化验单掏了出来,“你看,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

闻言,顾逸晨那清隽的眉宇紧皱,他连看一眼都没有,冷冷一笑道,“庄潇潇,你肚子里怀的哪个男人野种,竟然敢扣在我的头上?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

一字一顿都如匕首般扎进了庄潇潇的心脏里。

他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下一秒,顾逸晨推开怀中的女人从公文包内拿出一叠照片,'啪'的一声,用力的扔到了庄潇潇的脸上,照片散落在地。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别告诉我这照片上的女人不是你!”

庄潇潇麻木的捡起了地上的照片,看完之后,她的面色毫无任何的血色。

那一张张拍摄的都是她跟一个男人相拥走进酒店房间的画面。

庄潇潇想起,这个男人是顾逸晨的客户王总,匆忙解释。

“逸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她委屈的红了眼眶,“前段时间我听杰森说你对王总那单生意很感兴趣,我想帮你分担一点,便主动找他商谈,结果他喝醉了我搀扶他回酒店,我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呵!”女人冷笑一声,“都快要贴在一起了,这还叫没发生什么?谁信啊!对吧逸晨?”

“你闭嘴!给我滚出去!”

庄潇潇歇斯底里的怒吼。

“真正该滚出去的人是你!”顾逸晨如地狱里走出来的阿修罗,冷厉的气息要将庄潇潇吞没,“下午我们就去民政局办理离婚,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会对外说是你出轨导致我们婚姻的破裂,这些照片就是证据!”

他要跟自己离婚。

她为了顾逸晨,甘愿忍受顾家人对自己的刁难,为了顾逸晨,能做的不能做她都做尽了。

可他那么的无情。

庄潇潇有些承受不住的往后踉跄,身体如抖筛一般颤抖着,绝望到了极限。

“顾逸晨,我恨你!”

庄潇潇彻底崩溃的大喊,接着,她便疯狂的跑出了酒店。

她没敢在停留下来,只要在那里多呼吸一下,她就觉得心脏钝钝的疼!

……

她跑到了大马路上,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魂不守舍的她一时忘记了看红绿灯。

也就是一恍惚的功夫,一辆车子躲闪不及迎面撞上了庄潇潇。

“砰--”

只听见一声巨响,庄潇潇重重落在了地上。

“快来人啊!救人!出车祸啦!”

一阵刺目的光亮,肚子传来的紧缩和头上的疼痛让庄潇潇的意识一点点流失,她喃喃着,“孩子,我的孩子……”

那是她和顾逸晨之间唯一的联系。

她眨了一下眼睛,额上的鲜血一涌而出,肆意的冲刷进她的眸子里……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

五年后

维纳斯酒店

金碧辉煌的装饰,衣香鬓影的人群觥筹交错着。

每个角落都充满了笑声,门口车辆拥堵的不成样子。

媒体们兴奋的做着现场报道:

“顾氏集团总裁顾逸晨在今日上午于维纳斯酒店跟顾家二女儿庄可儿举行订婚提仪式,大家都知道五年前顾氏集团发布讣告前任少奶奶车祸身亡后,顾总裁自那后再无绯闻,而这场突如而来的婚礼成为了所有人好奇的焦点……”

酒店楼上

男人临窗站立,健美的身形挺拔修长,一米八九的凌人高度,气势逼人。

他面无表情的遥望着下方热闹的场景,眉宇间微凝,眸光幽深。

第3章 毫无意义的联姻

门缓缓被推开,助理杰森走进来禀告道,“顾总裁,您吩咐过在仪式开始十分钟前在通知您到场,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庄小姐那边在大厅里等您,请问您是否……”

男人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薄唇吐出了冷淡的两个字,“出发。”

“我这就去通知那边的人。”杰森恭敬的点头。

他走后,男人眼中的情绪逐渐转化为冷寒。

这是又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联姻。

而庄可儿她的命运和五年前的庄潇潇一样,悲惨,望不到尽头。

……

会场上,庄可儿一身精巧的婚纱,她完美的身材被包裹的淋漓尽致,精致的小脸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和来宾们说笑着。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天呐,是顾总裁!”

庄可儿回过头,望着朝着自己走来的男人,红唇勾起,“逸晨,你终于来了!”

顾逸晨目不斜视,连看她一眼都没有,冷冽的说,“进去吧,我不希望仪式的时间太长,等下我还有客户要见。”

庄可儿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这可是他们的结婚仪式,他不陪自己的妻子,还有心思见客户。

这对于她而言是一种屈辱。

但作为准娘她不能在这个时候闹脾气,没关系,毕竟五年的时间都已经熬过去了,还在乎这么一会儿吗?

当初她好不容易才铲除了庄潇潇,现在她已经是顾家认准的儿媳妇,她不信还捕获不了身边男人的心。

转眼,庄可儿又挂上了明媚的笑容,“好的逸晨,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进去吧,不然宾客等的时间长了,伯母又要不开心了。”

顾逸晨没说话,任由着庄可儿挽着自己的手臂,走近了会场。

面前的大门缓缓推开。

无数的闪光灯同一时间亮起,噼里啪啦的拍照声音响彻在每一个角落。

“哥,恭喜你喽!”

走到前方,一个男人端着酒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身材高挑,脸孔轮廓异常英挺,额角甚高,令一双剑眉更显飞斜入云,瞳仁乌黑,仿如潭水深不见底,鼻梁匀均而笔挺。

眉宇间跟顾逸晨有几分相像,他是顾逸晨同父异母的弟弟。

顾薄渊,不受宠的私生子。

“谢谢。”顾逸晨的脚步一顿,面无表情的回答。

“小嫂子!”顾薄渊对着庄可儿敬了敬杯子里的酒。

“承蒙二弟的关照,以后我随着逸晨入住到顾家来,还得二弟多多指教。”庄可儿说的大方。

“这是必须的!”顾薄渊好看的手指摇晃着红酒杯,话锋猛地一转,“不过小嫂子你未来的路可要小心喽,毕竟是二妻嘛!听说我上一任嫂子出车祸身亡,好像连尸骨都没找到!”

瞬间,庄可儿脸上温婉的笑石化般的僵硬了起来。

该死的,他明明知道庄潇潇是禁忌,他还非得在她的仪式上提一个死人,这到底安得什么心啊!

她赶紧对司仪做了一个眼神,司仪识趣的开口,“接下来欢迎我们这对新人上台,婚礼正式开始了……”

顾逸晨带着庄可儿上了台,先宣布完誓言,最后由两个可爱的花童上来送订婚戒指。

“吧嗒!”一声脆响,顾逸晨打开了红色盒子,耀眼的钻石静静的躺在那里。

庄可儿面带遮不住的微笑,朝着他伸出手去。

马上,就差这最后一环节了,她就会落实成为顾逸晨的妻子。

顾逸晨面无任何波动,就像是在完成了一个任务一样,接过了庄可儿的手。

“吱嘎--”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道悠长的开门声响。

大门不恰时机被推开,一道刺眼的光芒照射的人睁不开眼睛,随即,便瞧见一个女人站在门口那里。

第4章 白菊

一字肩的黑色小短裙包括着她性感的身材,肌肤白皙如凝玉,修长的双腿摆渡着,脚下踩着一双七公分的高跟鞋,鞋子上的钻石流光溢彩。

女人双手抱着一大束白菊,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她终于抬起了头。

刚才还吵闹的现场瞬间一片死寂!

庄可儿的脸色惨白如灰。

“庄潇潇!”

顾逸晨状态也没好到哪里,他咬牙切齿的说出来这三个字!

朝着她们走过来的女人拥有一张绝美的容颜,精致的眉宇闪过了一抹凌厉。

“顾总裁认错人了,我叫Lisa,你可邀请过我合作过呢!”女人冷艳的笑道。

Lisa,巴黎首席设计师,他欣赏她的能力,多次邀请她一起加入公司合作。

顾逸晨的脸色一变,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竟然是庄潇潇。

“大喜的日子顾总裁你都不给我发张请帖,真不够意思啊。”女人修长的手指玩弄着手中的白菊,“所以秉着我祝福的诚意,就冒昧的不请自来了!”

“你想要做什么?”顾逸晨冷声询问道。

“当然是给顾总裁这么盛大的订婚仪式送上我的礼物喽!”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白菊送到了前面台上放好。

顾逸晨和庄可儿的脸色更黑了。

那一排白菊摆放在一起压抑气息十分浓重。

就像是祭奠死灵般,无任何吉利。

此刻台下的嘉宾也反应了过来,交头接耳的议论道:

“天呐,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在婚礼上送白菊的,明显是诅咒新人!”

“我没看错吧!这个人不是庄潇潇吗?不是说她五年前就出车祸死了吗?”

“我还听说那个时候根本就有找到庄潇潇的尸骨,是顾家和庄家擅自发布公告,所以那只是片面之词,万一人家在那场事故当中没死,而是去养伤呢?”

庄可儿害怕失去顾逸晨的恐惧弥漫了她整个心间。

“都给我闭嘴!”她像是疯了一样歇斯底里的尖叫。

正在应酬的顾家人和庄家人匆匆赶了过来,看到女人那一刹那,他们齐齐大惊,尤其是顾家老夫人,更是吓得差点就晕了过去。

“庄潇潇,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女人像是慵懒的猫,柔软无骨的手指抚摸着自己娇嫩的皮肤,“老夫人这话可真伤心,您见过像我这么美的鬼吗?”

她的确够美,以前庄潇潇相貌就不差,只是更多时候将自己刻板的掩藏自己的优势,而现在却透着一股野性和高贵。

就像是一个女王,足够将所有人都踩在脚底下,俯视着他们。

“潇潇……”

夏凤在佣人的搀扶下缓缓走了出来,不敢置信的喊出了那已经生涩的名字。

而她身边的庄峰则是惊诧的说不出来话。

见到他们,女人眼波里的情绪闪过了一抹浮动。

但没保持多久,她又恢复了平静。

“啧啧,顾总裁这婚礼可真没意思,送完东西我就走喽!”女人说话之间潇洒的转了身。

“庄潇潇,你给我站住!”顾逸晨捏紧了双拳,厉声呵斥。

“都说了我叫Lisa!顾总裁你耳朵不好使赶紧去找个医院看看!”女人丝毫不见他的话当回事,挥手道别,“祝福你们白头到!早生贵!花好月!百年好!”

她如铃般悦耳的嗓音逐渐消失在红毯尽头。

白头到,没有老。

早生贵,没有子。

花好月,没有圆。

百年好,没有合。

顾逸晨的心上像是长了无数的藤蔓,紧紧缠绕着他,那眉头蹙在了一起就没松懈过。

庄潇潇这次的出现不仅仅的带着太多疑惑,更是狠狠在他心上挠了一下,骨子里那想要将她抓回来征服的欲~望强烈到了极致。

第5章 戴钻戒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找将她抓回来!”顾逸晨望向了保镖命令道。

“是!”保镖连忙应声,纷纷离开。

顾逸晨烦躁的扯了一下领带,可偏偏身边的庄可儿估计是被吓到了,忘记了看脸色,拉着顾逸晨的胳膊,“逸晨,刚才那个女人也只是长得跟姐姐一样的脸而已,姐姐都已经去世了啊!”

“我们不要再耽误了,继续婚礼吧,你还没有给我戴钻戒呢!”

顾逸晨哪还有这个心情,他直接随意的将钻戒扔到庄可儿的身上,冷冽的说,“你想要戴?自己去戴!”

说完,他便迈开了大步离开了会场。

“逸晨!”

“混小子你给我滚回来!”无论顾庄两家人如何挽留,他都不曾回头。

结婚仪式上,前任夫人来闹不说,新郎还丢下她一个人跑了,这对于任何一个女人而言都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庄可儿没承受得住,直接双腿一软,跌倒在台上。

她的双手紧紧抓着裙摆,哭的歇斯底里!

同时,她的眼眸里也划过了一抹憎恨。

她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

绝对!

……

顾逸晨下了全面捕捉庄潇潇的命令,五分钟后,助理颤颤巍巍的禀告,“不好了!顾总裁,公司东面的仓库不知道被谁放的火给烧了!”

“废物!”顾逸晨恼怒的抬起了长腿,重重的踹了过去。

然而这还没完--

蹭!蹭!蹭!

短短三分钟之内,南,北,西剩下的三个方向仓库也同时燃起了熊熊大火。

顾逸晨的脸色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仓库里都是存着多年的珍贵货物,损失起来的的钱恐怖到无法估计。

敢这么光明正大跟他作对的除了那个女人没别的人了。

很好,庄潇潇她这次回来有胆子了!

不远处掩藏在墙壁下的顾薄渊,看着顾逸晨的表情,薄唇擒起了一抹刺激的笑容。

他的脑海里回荡起了那只出现短短几分钟却震撼于全场的女人。

手中的红酒尽兴的一仰而尽!

看来以后的生活要有意思了。

……

重重浓烈的火焰下,绝美的女人穿着一身防火服大步的走了出来。

此刻的她像一只凤凰,双脚踩着烈火,涅槃重生!

女人的薄唇勾起了一抹邪恶得逞的笑容。

她就是庄潇潇!

只不过五年了,她彻头彻尾的变了。

以前的她,你爱理不理,现在的她,你得罪不起!

她以复仇的名义归来,替五年前的自己,更是替自己那个一出生就患有严重疾病的儿子。

……

清晨--

阳光穿透了薄雾,照耀在市中心最巍峨的办公楼上。

每一个身穿着职业装的员工都抬头挺胸的进入顾氏集团,能为它卖命绝对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刺啦--”

轮胎划过了地面,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稳稳的停在了公司门口。

超短职业装将庄潇潇身体的曲线包裹的凹凸有致,锁骨系着一条黑色蕾丝锁骨链,波浪大卷的长发被染成了褐色,披散在她的肩头。

性感又不失内敛,清纯又不失风情。

迎面走过来结实壮硕的型男。

庄潇潇眼含秋波,妩媚的看了他一眼,冷酷型男一脚踩空,重心不稳的跌倒在了地上。

庄潇潇把玩着卷发,嘴角带着几分讥讽和玩味。

果然男人都是的一个臭样。

玩够了,她正经起来,目光复杂的看着面前的顾氏集团。

这个她曾经来过无数次乞求顾逸晨回家的地方,每次被顾逸晨冷漠拒绝,都会遭受到公司人的耻笑。

而现在她要将这里踩到脚底下!

庄潇潇戴上了墨镜,下了车,走进了顾氏集团。

第6章 预约

来到了前台,望着那正在忙碌的前台小姐,庄潇潇的眼神一冷,以前就是她欺负自己最欢!

她直接命令道,“我要找顾逸晨!”

前台小姐对这个敢直呼他姓名的女人细细打量了一番,“你要找顾总裁?请问有预约吗?”

“预约?我这张脸就是!”

她伸手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

前台小姐双脚一个踉跄,震惊的喊,“顾夫人!”

虽然昨天顾总裁的婚礼被前妻破坏的新闻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但今天见了真人,她才肯相信这个世界还真有死而复生的事情。

庄潇潇伸手捏住了前台小姐的下颌,看似轻飘飘的,却蕴含了极大的力度,“乖孩子,听清楚,我现在叫Lisa!快点把门打开,让我进去。”

“不可能!”听着庄潇潇的话,想起她以前软弱的形象,前台小姐狠狠说道,“就算是你回来了又怎么样?你的位置早就被庄家二小姐顶了过去,总裁不可能要你了!”

“啪!”

庄潇潇抬起手来,一巴掌扇到了前台小姐的脸上。

“啊!”她惨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庄潇潇,“你……”

“最可恨的女人分为两种,一种是勾搭别人的老公,一种则是没有任何头脑嚼舌根!”庄潇潇女王般高高在上的看着前台小姐,“你给我听好了,我是来找他谈工作的!不是来找他这种渣男再续前缘的!”

前台小姐呆呆的看着庄潇潇,一时震惊的说出话来。

怎么会?一个人怎么会改变的这么大,她简直就是脱胎换骨,气质,性格,举止都不一样了。

忽然她的眼神一转,面带惊骇的低下头来,“顾……顾总裁!”

闻言,庄潇潇回过头,只瞧见顾逸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的身后,他不知道偷听了多少,总之一张脸黑如锅底,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生吞了。

“呦呵,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顾总裁怎么一大早脸色就这么差劲,莫非是昨晚新婚之夜性生活不和谐?”庄潇潇毫不客气的调侃着。

顾逸晨双手攥拳,眼中闪烁着几分火,“你给我滚进办公室里来!”

庄潇潇暧昧的低笑,“看来你的妻子是没满足够你啊,怎么?打算跟我玩3 P?!”

看着那一张熟悉的脸,顾逸晨却突然觉得生疏极了,以前的庄潇潇可说不出来这种话的。

刚才她说自己是渣男?很好!

现在的庄潇潇很成功的引起了他的征服欲。

“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进我办公室,要么给我滚出这里!”

冷冷的撂下了话,顾逸晨没在有任何停留直接朝着办公室里走去。

庄潇潇挑了一下黛眉,好不容易才进来,她当然不可能出去了。

看着前台小姐那一脸茫然的模样,她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职业证,讥讽的笑道,“看清楚我的职位,你放心好了,以后的日子我不会让你太好过的。”

说完,她跟上顾逸晨。

只留下前台小姐还沉浸在绝望的状态。

这几年火遍大江南北的首席设计师,竟然是庄潇潇!

……

进了办公室,便瞧见顾逸晨正坐在主位上,顶着一张难看的脸色等候着她。

庄潇潇走了进来,她将昂贵的包往肩膀上一放,笑道,“顾总裁我们之间的公事好像没沦落到在办公室里谈的地步!”

“你怎么会突然回来!”他沉声询问。

庄潇潇挂着美艳的笑容,她撩了一下白皙的大腿,“原来顾总裁是更想跟我谈情啊!”

顾逸晨额头的青筋猛地一跳,“庄潇潇我没功夫陪你玩哑谜游戏,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没死?这五年来你究竟去了哪里?我公司仓库的火是不是你放的?”

第7章 诅咒

庄潇潇神色一颤,“过来!”

她眨了一下剪水般的眼眸,对他勾了勾手指,风~骚极了。

顾逸晨心脏猛烈的一跳,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她靠近。

庄潇潇将红唇放到了他的耳边,温热的呼吸轻扫着他每一个毛孔,声音妖的像狐狸精,“你想知道啊?我就不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想得以安心!至于火?”庄潇潇一脸狡黠,“你有证据证明是我放的吗?”

她的话一字一顿像极了诅咒!

愤怒点燃了顾逸晨身体里的油桶,他用力捏紧了庄潇潇的下巴,戾气的黑眸紧锁着她,“你这是在找死!”

以前他都不用说话,光是情绪稍微不对劲,庄潇潇就会吓得跪地求饶。

但现在她就算是将顾逸晨激到了愤怒的最高对点,都没有任何的害怕,“有本事顾总裁你就弄死我!不过我可不敢保证,那在我手中关于顾氏集团春季发布会的设计图会不会就此就陨灭了呢!”

顾逸晨被她气的呼吸明显加粗。

当初他并不知道庄潇潇就是Lisa,只是在网络上和她的助理聊过,所以在谈下合作的时候,便将设计图的重脉交给了她。

没想到,现在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庄潇潇玩着指甲,咂舌道,“顾总裁,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滋味好受吗?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蠢了?”

“该死的女人!”

她的讥讽像是一双脚狠狠的踩在顾逸晨的心上,那强烈的占有欲又在暗暗作祟。

他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腰,一个翻身,轻而易举便将她压在了桌子上,另外一只手按住了庄潇潇的脑袋,低头,狠狠的堵住了她的唇。

庄潇潇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

顾逸晨像是一辈子都没有吃过肉,穷凶恶极的品尝她,男性火热的手掌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游走。

“砰--”

然而就在这时,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

门外站着的人是顾夫人还有庄可儿……

看着这幅火热的一幕,这两个人都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了一样定住了。

庄可儿目光呆滞看着这一幕,受伤的轻声喊道,“逸晨,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顾逸晨终于离开了她的唇,他根本就不在乎庄可儿的情绪,眼神始终在庄潇潇脸上停留,本以为会看到女人的慌乱,却发现她比他都还要平静。

“你想要说偷 情?”庄潇潇接上了谢可人的话茬,妩媚一笑,“我喜欢这两个字!”

她修长的手指整理了一下衣服扣子,本来很工整的,可她故意当着她们的面,就显得刚才她跟顾逸晨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庄可儿一双眼睛嫉妒仿佛能生起火来,她还没有说话,有一个人比她更快一步去找庄潇潇算账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顾夫人气势汹汹朝着她走了过去,就在她要抡庄潇潇一巴掌的时候,庄潇潇迅速的抬起手来,及时的抓住了她的手。

“你还想打我?也不看看现在的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庄潇潇声色俱厉。

她强悍的气势吓得顾夫人一个抖擞,她看着庄潇潇,“我不管你是怎么在车祸里活下来的,但是你跟逸晨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的儿媳妇叫庄可儿,可儿毕竟是你的妹妹,你不会想破坏她的家庭吧?”

呵……

庄潇潇的红唇扯出了一抹冷漠的弧度。

当初她带着腹中的孩子九死一生,他们却一句'过去的事情'就可以打发了?

她破坏庄可儿的家庭?真是有趣啊!

“顾夫人,刚才可是你儿子主动吻我的,我还没告你儿子非礼呢!”庄潇潇挑着眉头讥讽道。

第8章 来日方长

顾夫人被她气的不行,庄可儿平静的说道,“庄潇潇,就算是你说的是事实,逸晨也只不过是一时没忍住罢了,男人不都是这个样子吗?我能够理解他。”

庄潇潇:“……”

她的还真挺佩服庄可儿的大度。

来日方长,她决定下次在收拾她们。

庄潇潇耸了耸肩膀,重新戴好墨镜,准备走了。

这时,她的胳膊被拉住,冷厉的嗓音再次响起,“你去哪里?”

庄潇潇红唇微勾,“当然是回家喽?莫非顾总裁是舍不得我了?”

“我允许你走了吗?现在是上班时间!”

“顾总裁,麻烦你好好看看合同,我正式上班的时间是明天!”庄潇潇用力的拍开了顾逸晨的手臂,仿佛被他碰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

顾逸晨危险的蹙起了眉头,庄潇潇突然踮起了脚尖,距离顾逸晨脸的位置十分亲昵。

“对了,我忘记说顾总裁你的唇口感很不错,不过下一次别在这么粗鲁了,我们可以细细品尝!”

顾夫人气的手臂都在颤抖,“你……这个贱人,怎么可以说这么不要脸的话!”

庄可儿盯着她的目光赤 裸到恨不得即可将她生吞活剥了。

看这两人的表情,庄潇潇十分愉快的笑出声来。

真是有趣啊!

这不过是才刚刚开始而已!

她得逞的娇笑,随后拎上了包离开了办公室。

顾逸晨望着庄潇潇的背影消失,拳头用力的攥紧,额头上的青筋猛烈的跳动。

她果然变的不一样了,像凤凰涅槃。

这样的她足够讨厌,也足够吊起他的兴趣!

……

出了公司,庄潇潇便上了车,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眉眼隐隐闪过了几分着急。

她开动了跑车,将速度加大到了最快,来到了机场。

因为门口离接机地方有些远,脚上的高跟鞋有点阻碍,庄潇潇直接脱掉,拎着就开始跑。

“妈咪!”

就在庄潇潇到处巡视某个身影的时候,忽然她的耳边传来了一道稚嫩的童音。

她回头看着不远处的小男孩,之前高冷的脸绽放起柔和疼爱的笑容,“宝贝儿子!”

她撒开了腿,迫不及待的朝着小男孩跑了过去,伸手直接将他抱入了怀中,在他白嫩的脸蛋上使劲的亲着。

小男孩长得极其漂亮,乌黑的头发带着可爱的自来卷,眼睛狭长极了,瞳孔宛如漂亮的琉璃球璀璨耀眼,五官更是精致的仿佛娃娃。

“妈咪,你不要在大庭广众下亲我啦,很羞羞的哦!”小男孩戳了戳庄潇潇的脸颊,嫌弃的说。

庄潇潇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臭小子,你可是老娘生的儿砸,我爱怎么亲就怎么亲!”

“妈咪,我老太太都不扶,就服你的强词夺理!”

小男孩对着庄潇潇竖起了大拇指。

庄潇潇眉头一挑,她这个孩子从生下来就智商超群,平时里最喜欢搞搞网络科技,对武打和厨艺也有一番研究。

呦呵,几天不见她这个儿子是又学会网络新词喽?

“庄熠,你给我你妈身上下来,飞机上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又忘记了是不是?”

这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道磁性好听的男音。

站在他们背后,一位大约一米八五左右的男人手中拎着一大一小的行李箱,他上身淡蓝色的衬衫,下 身黑色西装小脚裤,手腕上戴着一枚江诗丹顿的手表。

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很玉树临风,低调有品位。

小家伙一看到男人,顿时扁了扁嘴,老实的从妈妈身上爬下来。

“江然医生。”庄潇潇红唇挂着一抹美艳的笑容,朝着他走了过去。

听爱随风的声音 主角: 庄潇潇, 顾逸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