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冷妃 主角: 冷离, 赫连轩

重生之将门冷妃 主角: 冷离, 赫连轩


第1章 弃丑毒女

“五哥,把这杯酒喝了,你便可以回去找你的王妃了。”赫连绍此话明显是在唬弄,眼底的嫌恶讥讽清晰可见。

赫连轩沉默了片刻,随后慌张的摇头,脸上佯装极为惊恐的神色让其他三人厌烦无比,赫连绍已经有些不耐烦,面色开始变得难看,“这是你自找的!”语气也甚是生怒。

赫连绍将杯中之酒强行灌入赫连轩的嘴中,力道很大让赫连轩的嘴唇都有些生疼,不得已将酒咽下腹中,其他三人见赫连轩已喝下酒皆是冷笑一声,他们在这酒中早已放好了合欢散,赫连轩喝下此酒必定把持不住,延国王爷已有家室却到青楼淫乱循环,到时赫连轩便是丢尽了皇家颜面,他们再禀告父皇,赫连轩的地位只怕是更加卑微了,说不定他那王妃也会大闹一番,如此一来便自然而然的将赫连轩杀掉。

三人嘱咐清影定要好好伺候赫连轩,清影表面答应的稳妥,可就趁三人不注意却将视线望向赫连轩,眼中的担心却是真切的,赫连轩也察觉到清影的视线,面色突变的有些阴沉,眼色中似是在示意清影什么。

合欢散药效挥发的较慢,但药性极强,常人难以抵挡,现在只见赫连轩脸色已有些发红,但还是极力隐忍着,三人见赫连轩药效已经发作知晓不宜久留便要离开。

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在三人将要离开房中之际被突然来人打乱,房门被大力一脚踹开,三人皆是一惊,随后便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竟是,冷离?!

赫连尘一见是冷离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有些惊异,他今早便受到来报说冷离被冷将军召回冷府,所以才趁着这个时机让赫连轩赴宴,怎知冷离竟会突然出现在此!

另外两人也是一惊,他们已见识过冷离的手段,想起赫连楚脸上的那些怪状心中便是莫名的慌乱,都将目光放在前面的赫连尘身上。

而赫连轩见冷离突然出现更是惊异,随后竟凭生出一股安心的念头,不过数日而已便是如此依赖于她了吗?!想到此处心中也不免自嘲一笑。

冷离刚进房间便瞧见了赫连轩一脸隐忍难受的躺在地上,而一旁还有一名美貌的女子,不用细想也知道这三人居心叵测,而她本就是擅长用毒,区区的合欢散她又怎会不知道?!只是想不到这三人如此有心计,心中怒意顿起。

看到赫连尘的一瞬新仇旧恨便是一涌而上,心下只想将这人碎尸万段,以解心头只恨!

“三位王爷身为延国皇裔,竟也使得出这等下流手段!”冷离表面强装镇定,但还是瞧得出来极为生怒,今日便是绝不会轻易放过了。

赫连尘面无表情,对冷离的话倒是不以为然,反倒是身后的赫连墨和赫连绍两人显得有些怯色,但转念一想自己身为延国王爷岂能被区区一介女流唬住,也强装无谓,心下却还是有些惧怕。

“哼!五王妃口气倒是颇大,你何时见到我伤五弟了?什么合欢散更是无稽之谈!今日我们不过是担心五弟旧疾而已,王妃怕是多虑了!”赫连尘语气镇定,毫无波澜,装的十分无辜,硬是将所有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只怪五哥自己酒量不好,喝多了几杯而已,又贪图美色让我们招来嫣红阁头牌,一切都是五哥自己所为,与我们有何干系,王妃可别含血喷人!”见赫连尘如此说道赫连绍也在一旁帮忙附和,说的甚是真切。

冷离不屑的冷哼一声,眼底尽是寒意,纵然与赫连轩相处不久,但他的性子却是清楚的,这三人今日摆明了是来欺辱他,寥寥数语倒是把责任都推得干净!

第2章 重生

延世四十六年,镇国将军府内,初秋风起。

别院厢房中,一名面容绝美清丽的女子躺于榻上。

阿弃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尽是陌生的摆设装饰,头还昏沉的厉害,努力的坐起身,扫视了周围一遭,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慌忙向胸口看去,完好无损,匕首刺入心口的痛楚仿佛只是一场梦,全身上下也不见一丝伤痕。

连忙起身走至梳妆台前,双手止不住的微微颤抖拿起铜镜,只稍一眼便叫阿弃大惊,这副面孔她从未见过,但此刻却真切的依附在她的身上!

赫连尘要取她之心给云璇做药的话语还犹在耳畔,本该芳魂消散,一朝醒来,却变成了这副美貌模样?!

或是上天怜悯她上一世活得太过窝囊,所以这一世让她重新活过!

如若是此,她便绝不会辜负这次重生的机会,当初所有负她欺她辱她害她之人必定百倍还之,剜心做药之痛皆要拿命来偿!

阿弃心中震惊还未平复便听到一阵推门声骤然而起,快速转头看向门口,一名穿着素朴的女子手中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满脸的嫌弃鄙夷。

“喂!喝药了!”女子语气甚是嚣张,将汤药一把甩在桌子上,碗中立即洒出了大半。

阿弃眉心一拧,女人的态度这般轻狂片刻便让她明白了这具身体的原本主人想必身份定是卑微至极,惹人欺凌的,心中喟叹,她上一世为弃女受尽欺凌,而这具身体恐怕也因此遭了不少罪!

女子见阿弃迟迟没有动作,心中不耐更盛一分,“快点!我可没时间跟你耗!”

阿弃眼底寒光疾闪而过,身影敏捷的快速绕到女子身后,单手迅速扣住女子的咽喉位置,微微一使力女子便像快要窒息般猛烈咳嗽起来。

女子双眸惊恐的瞪大不敢轻举妄动,神色极为震惊,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厉害了?!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敢骗我,性命难保!”阿弃语气冷淡,扣住女子的右手也随之加重力道,她现在必须马上弄清楚所有事情!

“是,是....我知道了。”女子被吓得手足无措,只得唯唯诺诺的应声道。

“这是哪儿?”

“镇国....将军府。”

阿弃暗暗惊诧,镇国将军府?!她虽对朝廷之事不甚清楚,但也知道镇国将军冷绍的名号,并且冷绍和她上一世的父亲延国宰相云燕青来往密切,一文一武皆为皇帝心腹之人!

“我是谁?”

“将军府的四小姐,冷离!”

女子对冷离的问话十分惊讶,暗想莫不是被石头砸失忆了?!

但随着咽喉的疼痛加重再不敢多想一分,生怕失了性命。

“既我是冷府四小姐,你怎敢对我这般态度?”阿弃虽已猜到大概,但想着还是问个明白最好。

“将军因小姐你的娘亲是青楼女子身份低微所以对你并不喜爱,她生你之时便因难产而亡了,自此后将军便吩咐过将你安在这别院之中禁止外出,派我来伺候小姐你,看着你不许踏出府门一步!”女子见冷离现在这副样子哪里还敢对她不敬,一五一十如实说道。

原来如此!这也竟是个不受宠爱的庶女而已!

“小姐,红鸢所说句句属实啊!”见冷离喉间的手一直没有放下又一言不发,红鸢以为她不相信自己,连忙求饶道。

阿弃冷冷一笑,缓缓放下右手,随即走到红菱跟前,双眸直直看着面前的人,“我失忆之事,不许与任何人提起!”阿弃知道红鸢肯定以为自己失忆,干脆将计就计。

“是,小姐!”红鸢语气颤抖,还未从刚才的恐惧中脱离。

阿弃不再与红鸢多言,转头看向桌上的汤药,然后用一种极为不解的眼神看向红鸢。

红鸢见冷离这样看着自己,突然像想起什么似得连忙解释道:“前日三小姐来找.小姐,结果小姐您不小心被巨石砸中了头,身子还需要用药调理才行。”

冷离微微皱眉,心中暗道,这三小姐来找自己自己便这么不小心被巨石砸中了头?只怕其中另有原因吧!

“我平日与她关系很好?”冷离端起汤药拿在手中,语气随意的询问道。

听到冷离的问话,红鸢却是一副甚是为难的样子,犹疑了片刻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小姐和三小姐关系并不好,和府中的其他人也来往甚少,前日三小姐来也是....也是来寻小姐开心的。”红鸢说完之后便不敢再看向冷离,生怕冷离迁怒于自己。

冷离心中冷笑,果然如此!看来不止上一世,就连这一世也有人想要加害于自己。

第3章 嫁入王府

突然门外一阵异响,像是脚步声,红鸢看了冷离一眼见冷离没有反应,便战战兢兢的走向门口,之后冷离便只听到红鸢的一声惊呼:“三小姐!”

冷离转头看向门口,只见一名身着玫色纱裙的女子身姿妖娆的走进房中,面容娇艳俏丽,一双秀眸倨傲漠然,含着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

冷霜玲进房之后便看见冷离坐在房中,面无表情的端着一碗汤药,嘲讽一笑,缓缓走到冷离面前,伸手一挥便将冷离手中的汤药狠狠摔落在地,之后相当自在的坐在旁边,丝毫不觉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妥。

“哼!死了便死了,还喝药作甚,真是浪费我府中的药材!”冷霜玲语气极为嘲讽,话毕还恶狠狠的瞪了冷离一眼。

冷离看着那一地的残渣碎片,脸上始终不见一丝表情,只是那眼底的怒意再清楚不过,但冷霜玲并未发觉,反而是站在一旁的红鸢察觉到冷离的变化,心中暗怕却不敢多言一分。

“我今日来是告诉你你已被太后下旨选中,要嫁入五王府了,若不是那五王爷蠢笨愚昧,怎会轮到你这贱.人,你倒是该好好谢谢你那早死的娘亲,保佑你讨了个王妃的头衔来!”冷霜玲话语极尽刻薄狠毒,丝毫未留情面。

今早便突然有人前来传旨要从冷府中挑选一名女子嫁入五王府,延国谁人不知那五王爷生性软弱愚笨,生母茹妃因与人私通被打入冷宫后不久便自杀而亡,虽被过继给柳贵妃但毕竟不是亲生,而且柳贵妃当时已有了三王爷,自然不会对一个外人太过上心,又不得皇上宠爱,还未到成年之时便被下旨在宫外居住,尽管有王爷头衔却丝毫没有王爷的模样!

皆无一人愿意接旨,但忤逆之罪又如何担当得起?!这下自然就想起了那无人问津的冷离!

冷离刚刚重生还未到一日便被告知要嫁做人妇,心中顿时有些惊异,又从话语中察觉到这五王爷定是极不受宠的,欺她无知便如此放肆吗?她的事岂非是他人做的了主的!

冷霜玲见冷离并无反应,心中略有些烦躁,眸中厌色愈发深重,随后单手高高举起竟是想向冷离面上挥去,只是霎时却突然被一阵大力拦住!

冷霜玲还未反应过来只觉脖颈被一阵温热挟住,紧接着便被一阵大力狠狠摔在了门框上,背部疾来的一阵疼痛,随后便是是喉间一阵腥气急涌而上。

一旁一直惊惶不已的红鸢看到这个场景被吓得惊叫一声,随即慌张的跑出小院。

冷霜玲难以置信的看向已经刚才动手的冷离,眼中难掩震惊,思绪已经被刚才的重重一摔全数打乱,下意识单手抚上胸口,另一只手则是撑在地上,努力想站起来,却被剧痛牵扯住动弹不得。

冷离眼眸寒光一闪,缓缓走进躺在地上的冷霜玲,右脚抬起毫不留情的踩上冷霜玲用手抚住的胸口,冷若冰霜的神色让人背脊发麻。

“我嫁何人岂是你们能做主的?!”冷离语气寒意极深,听得人心底发憷。

正当两人对峙之时,一道银光忽然疾闪而来,直直向着冷离射去,冷离一惊迅速闪到一旁,连带着踩着冷霜玲的单脚也顺势离开,银光倏地陷入门框之内,生出一道极深的裂缝,看得出下手之人并未留情!

“冷离!你竟至亲姐妹也想杀害,简直大逆不道!还不束手就擒,与爹认罪!”突然而来的一声大喝带着十足的怒意。

冷离偏头看向院中来人,为首的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虽两鬓斑白但依然身躯挺拔,不用细想便知是冷府之主镇国将军冷绍了,在冷绍身旁的年轻男子神色不善,表情狠厉,腰间要别着数枚飞镖,这便是冷府大少爷冷锋。

冷离扫视众人一遍,心中冷笑,刚才这一镖分明是想取她性命,如今看来这冷府之中想置她于死地的人还真不少!

“我这姐姐今日前来寻我开心,讨我麻烦,方才出门之时不小心摔了一跤,与我何干?!”冷离一句话将事情推得干干净净,她可不是当初那娇弱无力的庶女,任由他人陷害摆布!

冷锋见冷离说话傲气十足,神色也不似从前那般畏惧,心中暗怎的突然之间变化如此之大?!若是如此那便更要早早除掉,以绝后患!

“你刚才明明将脚踩在霜玲身上,还想狡辩?!红鸢也证实你把霜玲摔于门上,还妄想推脱罪加一等!”

“我前日被巨石砸中意识还未完全清醒,偏巧她又言语相激妄想打骂于我,我一时气愤做事难免鲁莽,难道她身为我至亲姐妹就可对我任打任骂吗?!”冷离声音不大却字字如石,压得人不敢反驳!

冷锋气极还想说话却被一道沉稳男声打断:“峰儿够了!”冷绍一声大喝,面色极为难看。

冷锋不敢再多言,退至冷绍身后,双眼依然直直注视着冷离,极为气恼!

“红鸢,把三小姐扶起来!”

红鸢得到冷绍示意不敢怠慢,从人群中走出前去搀扶冷霜玲,一直未敢再看冷离一眼。

“离儿,今日我让霜玲前来告诉你赐婚一事,她若有错我自会处置,你是将要嫁入王府之人,也最好守些本分,不要再生事端了!”冷绍神色不见一丝波澜起伏,口吻掷地有声,三言两语便将此事化解。

冷锋本想再说些什么但看到冷绍眉头一皱也不敢再多言,只得狠狠瞪了冷离一眼。

“爹,冷离说她嫌五王爷愚笨不肯接旨,还对太后不敬!”冷霜玲心中怨愤难当,开始颠倒是非的诋毁冷离。

冷离心中冷笑,暗道这冷府众人都是一丘之貉,既是如此,她又何必执着于此!

“离儿,你当真说过此话?”冷绍眉头紧皱,表面还在询问冷离,其中眼中已有怒意。

冷离不以为然的淡淡一笑,“姐姐莫不是刚把头摔坏了,我何时说过此话,太后旨意我又怎敢不从呢?”

冷绍见冷离这么说略感欣慰的点点头,又转身对冷霜玲怒瞪一眼,似是指责与她,冷霜玲也未料到冷离会忽然改口,心头更为气恼,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好!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不许再提,你便好好休息罢!”冷绍不再多说,嘱咐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众人见冷绍一走自然也跟着离开,冷锋和冷霜玲则是怨意颇深的瞪了冷离一眼才走。

冷离看着又恢复安静的小院,眼中却是一抹凌厉掠过,今后,无人再能左右于她。

第4章 洞房之夜(1)

大婚之日,本应该张灯结彩人声鼎沸的五王府却丝毫不见喜气,府内众人也并无欢喜之意,除了门柱上敷衍的贴了几个喜字之外实在看不出这是王爷要成亲的架势,前来道贺的也只有寥寥几人,说完贺词后便急忙离开,由此可见,这五王爷实在是不受待见!

花轿从冷府出发约莫一刻钟后到达五王府,本该在门口迎接的五王爷却不见踪影,冷离虽不在意但旁人却是有了碎语,最后还是府中仆人将冷离送到厢房之内。

察觉到屋中没有外人之后冷离才撂下头纱,一双美眸将房间四周扫视了一遍,房内并无太多贵重摆设,只有墙壁上挂了几幅山水图画,桌椅也显得有些斑驳,像是许久没有换过了,这王爷是太过勤俭还是故弄玄虚?

正当冷离疑惑之际,一阵开门而起的声音蓦然响起,冷离看向门口,一名穿着大红锦衣的男子正站在门口,男子相貌平庸普通,丢于人群之中也难以发觉,身躯虽高大挺拔但却是一副维诺之相,神色略显慌张惧怕,不过那对双眸倒是深邃神迷,煞是好看!

冷离对着男子相貌并不在意,也未见嫌弃之意,她上一世的相貌可比这要丑陋多了!唯一让她略微讶异的是男子身上的喜袍,今日成亲王府中除了五王爷还有何人敢穿红衣!

男子见冷离一直看着自己便痴痴一笑,却不敢上前,表情也甚为怯懦。

两人相对沉默了半响,冷离一直没有说话,心中暗想:这五王爷果真是没点王爷架势!

五王爷自然不知冷离心中想法,疑惑的瘪瘪嘴,然后像是下了极大决心一般迈脚走到冷离面前,眉眼之间尽是懦色。

冷离尚不知他要做些什么,只是对生人的突然靠近极为敏感,本想后退一步,嘴唇却突然被一股温热覆上,唇瓣细细被摩擦着,冷离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弄得大惊失色,下意识的使力挥掌,随后便是一声惨叫。

冷离眉头紧皱,脸色阴沉,依她来看这五王爷不仅不愚笨,而是还是个好色之徒!

而被冷离一掌打倒在地的五王爷则是一脸惧色,强忍住疼痛颤巍巍的站起身,不敢再接近冷离一步,甚至连看一眼都不敢再看了。

“没想到愚笨痴懦的五王爷竟是这般下流!”冷离一时气恼将此话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都发觉有失分寸,自己和他已有夫妻之名,亲近也是平常之事,自己刚才实在太过鲁莽了,或许是冷离实在有些气极,并未注意到她刚刚那一掌使力极大,平常人根本受不住,但五王爷却是还能站的起身来。

五王爷听冷离这般说辞脸上露出些许慌张,着急的辩解道:“不是的,我听府中下人说成亲后的男女就要有肌肤之亲才可,不然会被别人取笑的,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做便是了,你别生气!”

冷离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神色也不像说谎,刚才自己便是误解他了!心中略显愧疚,刚才一时冲动说出了“愚笨痴懦”四字怕是伤着他了,上一世自己没少受过这般欺凌,滋味自然是不好受的。

“刚才是我鲁莽了,只是我身有染疾,不能与人亲近,怕传给你而已!”冷离随便找了个理由便搪塞过去,而且这般说辞也可避免了今后的床弟之事。

五王爷见冷离这么说脸色霎时变好了不少,对刚才冷离对他动手一事并不介意,硬生生扯出一抹笑意,有些自嘲般说道:“我知道你不愿嫁我,我不受父皇宠爱,相貌平常,又懦弱胆小,你若心中不快说出来便是,我不会强迫你的,等过几日我向父皇请旨让你回冷府,不会怪罪到你身上的!”

冷离心中微顿,这五王爷竟是什么都明白的,看他神色不像在说谎,还如此为她着想,心头竟是凭生出一股愧疚,那冷府她却是再也不想回去的了!

“我嫁你是自愿的,以后我便是你的王妃了,你性子温厚纯良不善嫉妒也很好,比那些道貌岸然之辈不知强上了多少!”冷离许是想安慰五王爷一番,但后面一句话却是不由想到上一世的种种。

五王爷这下则是真心笑了出来,随后又像想到什么似得开口道:“你饿不饿?”

冷离本来还不觉得,被他这样一说竟真是有些饿了,于是略微点了点头,只这一个小动作便让五王爷笑开了花,刚才的拘谨怯懦也不见踪影,拉着冷离的手就坐了下来,炫耀似得的指了指桌上的糕点,随即说道:“我们府上师傅做的绿豆糕很好吃的,你尝尝吧!”

冷离拿起一块糕点缓缓放入嘴中,甜而不腻,入口即化,确是上品。

待两人将面前的糕点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冷离才想起她还不知道五王爷的姓名,见对面那人一脸天真无辜的看着自己,语气也不由放轻了几分,“你叫什么?”

五王爷对冷离的突然问话呆愣了几秒,随后坐正身姿一字一句的认真说道:“我叫赫,连,轩。”

第5章 洞房之夜(二)

赫连?!虽表面不漏声色但冷离心中却是一声惊雷,不过转瞬就镇定下来,赫连乃国姓,那人也贵为延国皇子,自然和五王爷是同姓的,赐婚之时自己只想着快快离开冷府,竟忽略了这件事!

“我知道你叫冷离,是冷绍将军的女儿,我叫你离儿好不好?”赫连轩见冷离没有说话,又接着开口道,询问的语气也大胆了不少。

冷离眉心一拧,相当果断的拒绝,“不行!”她和他似乎还没熟到那个地步。

赫连轩见冷离想也不想的就拒绝先是微楞,然后脸色一垮,紧紧咬住下唇,这模样竟像是要哭出来了似得。

冷离见赫连轩这副样子双眉皱得更紧了,赫连轩长得本就不算好看,又是个高大的男人,现在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实在是别扭的紧!

“随便你!”冷离轻叹一口气,不耐的说道,反正一个称谓而已,就由着他去好了。

见赫连轩刚才还哭丧着的脸霎时又恢复成痴笑的模样冷离无奈,今日倒腾了一天身子也乏了,不再与赫连轩多言转身便向床榻走去,冷离转身一瞬却并未发觉背后的赫连轩早已敛起了那副愚傻模样,唇角勾起一抹狡猾之色。

冷离刚走到床榻前便突觉脑袋一阵昏沉,眼前意识也模糊的紧,眼皮愈发沉重,冷离一惊,这分明是中了迷药?!趁着还清醒冷离快速转头瞧向身后,只见赫连轩早已晕倒在地不省人事,视线蓦地转向桌上,难道是那绿豆糕?!

冷离眉心紧皱,她刚才居然未察觉到这糕中放有迷药,除非下药之人的用毒之术和她不分上下,不然以自己的本事怎会瞧不出来,只是还未等她再细想身子便已完全瘫软在床榻之上了,紧接着意识也逐渐消散。

房间内一片寂静,约莫半响后,一抹高大的身影慢慢站起身来,本是昏迷不醒的赫连轩却突然清醒,双眸紧紧注视着躺于床榻之上的冷离,面无表情的凌厉神色和刚才完全判若两人。

窗前突然一阵冷风掠过,赫连轩并未在意,只是在眨眼之间便有一名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出现在房中,黑衣人刚一进房便径直扑向冷离之身,单手使力捏上冷离脖颈,似是想杀死对方,只是还未动手却被另一股大力拦住,赫连轩左手拉住黑衣人的手腕,面色阴沉至极。

“你太放肆了。”赫连轩的语气已全然不像刚才的怯懦畏惧,毫无起伏却是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黑衣人将手快速抽回,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身子却是突然半跪在地,极为恭敬,“主人恕罪,这冷离是冷绍之女,将她留在身边只怕会有祸端,清影只是想帮主人除去大患而已。”黑衣人语气略显慌张惊畏,声音仔细一听竟是个女子!

赫连轩双手负后,未看地上人一眼,反而是瞧了冷离片刻,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她可不是祸端,我自有打算,若有下次,清影,你知道后果!”

“是,清影今后定遵照主人旨意行事,只是主人可否告诉清影这冷离到底有何用处?”清影知道赫连轩一向不喜欢有人问他心底之事,但这次却是冒险想一探究竟。

赫连轩双眸微低,后缓缓说道:“朝中现在属冷绍和云燕清两人最为有势,我那三哥已有了云璇,云燕清自然会帮衬着他,冷离虽不受冷绍喜爱,但毕竟是冷府小姐,以后自然对我有用,至于剩下的事,你就不必知晓了。”

“主人深谋远虑,今日是清影逾越了。”

“行了,起来吧,我让你查的事呢?”赫连轩没有过多表情,面色一直阴寒的紧。

清影得到赫连轩示意后便站起身来,但身子还是微微躬着的,“已有眉目了,冷绍和云燕清两人前几日均被柳贵妃召见,后面便有了赐婚一事,想必是柳贵妃像皇上请的旨意,冷绍将冷离嫁给主人也是柳贵妃示意的。”

赫连轩心中已料想到了此事,所以心中并无太大起伏,那柳贵妃说是给自己赐婚,其实只不过是想借冷府之力牵制住自己,就算平日里自己如何装的胆小懦弱她还是一心想将除掉自己。

“恩,你下去吧,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休得碰她!”赫连轩说此话时眼底一抹凌厉疾闪而过,他最讨厌别人忤逆他的意思。

清影自然知道赫连轩口中的她是指冷离,纵使心中不快也不敢多言,只得应承一声之后离开房间。

房间恢复安静后赫连轩走至床榻边,嘴角勾起,眼底却是一片寒意。

夜色正浓,王府内一片寂静。

第6章 重遇

次日一早,初晨鸡鸣,天色大亮。

冷离睁开双眸后只觉得头还是昏沉的紧,脑中闪过昨晚之事,眉头骤然紧皱在一起,昨晚被迷晕之后自己便不省人事,但那下药之人又未伤自己半分,实在令人生疑,随后又忽然转头看向一旁,床榻上只有自己一人,赫连轩也不见踪影。

此时,门口突然响起异声,冷离快速看向门外,只见赫连轩正推门而入,脸挂笑意,似是对昨晚之事未曾在意,赫连轩见冷离已起身也不拘谨了,但还是站在门口不敢靠近。

“离儿,你醒啦!快点穿好衣服,我们待会儿要进宫去!”赫连轩对冷离说道。

冷离还在思考昨晚被下药的事,对赫连轩的话听得不甚清楚,只是下意识的重复了“进宫”二字,且带着些疑惑的语气。

“恩,今早母妃派人来通传说想见见离儿,所以让我带离儿进宫。”赫连轩一直注视着冷离的神色变化,表面不漏声色,心底却是在盘算着什么。

还未等冷离说话门口又传来一声响动,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口,男子表情严肃木然,先是瞧了赫连轩一眼,随后便说道:“马车已经备好,还请王爷王妃快些吧,莫让贵妃等急了!”

王府中本是王爷最为尊贵,但男子见到赫连轩后并未行礼,口气又略显不敬,冷离注意到赫连轩见到男子时明显有些怯懦,似是很怕对方一般,心中更是生疑。

男子说完话之后便径直离开了,看样子丝毫不把赫连轩放在眼里。

“他是何人?”冷离看着男子消失后向赫连轩询问道。

“他是王府的管家,于图。”赫连轩对冷离的问话连忙答道。

冷离眉心一皱,心中暗定这人并非善类,以后需多多提防着才是!

离开王府之际一路上冷离都甚少看见王府中的婢女仆人,就算遇上了也都是匆匆而过,对赫连轩这个王爷视若无睹,但是却对于图唯命是从,十分恭敬,纵然疑惑但毕竟刚来王府冷离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想着回来之后再仔细盘问。

一刻钟后冷离和赫连轩坐上马车开始向皇宫而去,一路上冷离都未曾主动说过话,神色严谨像是在思衬着什么,倒是赫连轩不停的与冷离搭话,还时不时撩起车帐往外看,弄得冷离一直清静不下来。

冷离第一次进宫对于礼数禁忌还不甚了解,心中不知为何总觉不妥,想着待会儿一定要小心行事!

而一进宫赫连轩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与人说话也不玩闹,一直低着头往前走,一听到任何响声便如同惊弓之鸟,神色畏惧,似乎这宫中对他而言犹如虎穴狼巢一般。

绕了许久才到了柳贵妃的承和宫,宫殿装饰摆设皆是奢贵华丽,各处都有名贵的物件装点,侍女太监也不在少数,看得出来这柳贵妃应是极受皇上宠爱的!

初次见到柳贵妃,冷离心底一惊,这柳贵妃的眉眼之间竟和赫连尘有几分相似!

“这便是将军府的四小姐冷离吧,果然姿色出众。”柳贵妃坐于榻上,手中端着一盏热茶,并无太大表情,瞄了冷离一眼便不再多看。

冷离走到柳贵妃面前,努力镇定下心绪微微躬身道,“冷离见过贵妃娘娘。”

行过礼之后柳贵妃却是不发一语,对一旁的赫连轩竟是理都不理,只是不时地向门口张望,似是在等什么人似得!

冷离站在赫连轩身旁也觉有些奇怪,她知道柳贵妃只是赫连轩的继母并非亲生,虽不太上心但如此冷淡确是有些过分了,莫不是瞧赫连轩生性懦弱愚笨所以便放任不管?!想到此处冷离竟微微心生怒意!

赫连轩见柳贵妃对自己的态度早已是习以为常,安静的站在一旁不敢说话,心中却是明白今日柳贵妃召见自己和冷离不过是想给个下马威而已,现今时机还未成熟不能与她正面对抗,只得装作唯唯诺诺的样子让她不至于这么快除掉自己!

门口一众的脚步声让冷离知道来了不少人,顺着柳贵妃的视线望去。

为首的男子剑眉星目俊美如玉,一身华服锦衣更显气质不凡,冷离瞳孔迅速睁大,那人竟是,赫连尘?!

冷离突觉心中一阵巨浪掀起,重重打在身上,全身瞬间一股寒意袭来,那人的脸,那人的笑都一如往常,但,他却早已认不出她了!

再顺着旁边看去,陪在赫连尘身旁的女子一身水蓝色的纱裙,面容娇美脱俗,两腮几缕碎发随意的落下平添一分风情,朱唇微勾,一双秀眸轻波流转,如此绝美的女子除了她上一世那受尽宠爱的妹妹云璇之外便无他人了!

赫连尘牵着云璇的手眼中盛满柔情,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实在羡煞旁人,只是这画面落在冷离眼中却是觉得心中生疼,上一世的种种尽数涌入心头,眼底的一股恨意慢慢浮现,表面却强作镇定。

“儿臣参见母妃(云璇参见贵妃)。”赫连尘和云璇二人径直来到柳贵妃面前恭敬的行礼道。

柳贵妃一见这两人倒是欢喜的紧,连忙起身拉过二人,神色亲昵,和刚才对赫连轩和冷离判若两人。

“璇儿见外了,快让本宫好好瞧瞧!”柳贵妃拉过云璇的手握在掌心,甚是亲热。

冷离面色阴寒冷冷注视着这一幕,随即忽然像想起什么似得转头向赫连轩看去,却见他的神色比之前更为畏惧,身子也不自觉的往后退,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惊恐的状态!

冷离这才注意到除了赫连尘云璇两人,对面站着的还有三名男子,个个穿着华贵,相貌不凡,冷离不用细想也知道这是延国的其他几位王爷,他们看向赫连轩的神色倨傲不屑,眼底的嫌恶显而易见,冷离心中微有不悦,对他们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不过令冷离疑惑的是赫连轩竟与这几位皇子长相并无半点相似,一胞所出相貌怎会差别如此之大,若赫连轩的母亲长相平凡皇上又怎会临幸于她,冷离对此疑惑并非是瞧不起赫连轩,而仅仅只是略感奇怪而已!

第7章 解围

赫连尘向柳贵妃请安后眼色一闪,便瞄到了一旁的赫连轩,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却又在看到冷离时神情一愣,心中暗想这冷离怎和传闻中的模样似是不太一样。

赫连尘双眉微皱,心中想着需试她一试,随即端起刚才柳贵妃未饮尽的热茶,眼底一抹狡诈疾闪而过,缓缓走向赫连轩和冷离两人。

冷离见赫连尘往自己这边走来表面虽无波无谰,但心中早已是波涛汹涌,强装镇定的迎着赫连尘的视线毫不畏惧,但双手却是紧紧握成拳状,指甲陷入掌心也未松动一分。

赫连尘走到两人面前站定,虽面带笑意却未达眼底,单手举起热茶说道:“前日本王因身体不适未能出席五弟和王妃的大婚仪式,实则过意不去,今日既五弟和王妃都在,本王便以此茶敬五弟一杯,还望五弟莫要对本王心存芥蒂才好!”

赫连尘字字谦貌,神色也尽为惋惜,表面虽是给赫连轩赔罪,但延国传统只有平民夫妇新婚之初才饮茶代酒以此来说明此户家境寒酸,身份低微,而此时赫连尘在赫连轩新婚不久便敬茶给他摆明是诋毁赫连轩身份下贱,就算赫连尘一时忘记,但故意将柳贵妃喝剩下的残茶敬于赫连轩,也并非善意!

冷离脸色已然变得甚是难看,她对赫连尘本就恨意颇深,此时她已身为赫连轩的王妃见自己王爷受辱纵使无情心里也略感怒意,再看一旁的赫连轩也是一脸畏惧,不知所措。

“五弟难道嫌弃本王敬的茶吗?!”赫连尘的语气咄咄逼人,已不似刚才谦和。

而一旁的几位皇子看到此番情景只心中嗤笑,等着看赫连轩出尽丑态,丝毫没有要上前解围的意思,柳贵妃则是一脸淡然的坐在榻上理也不理,任凭自己的儿子作为,云璇虽心中不忍但又不想让赫连尘因此对自己心生不满,所以只装作不加理会。

赫连轩被赫连尘的一声低喝吓得微微一颤,下定决心刚想伸手接茶却被另一只手捷足先登。

冷离趁赫连轩犹豫之际快速端过赫连尘手中的茶,却并未要喝下之意,沉默了几秒后缓缓走到赫连尘面前,勾唇冷笑随即举起茶杯,朝面前人说道:“三王爷前日身体不适本就该在家中静养,我和我家王爷却因大婚仪式繁琐未能前去看望三王爷,实则过意不去,今日三王爷即在我便以此茶向三王爷赔罪,还望三王爷莫要怪罪!”

冷离也是语气恭敬,硬是将茶水重新还给了赫连尘,众人在一旁皆是一惊,冷离所说句句都是理所应当,找不出半点逾越之意。

赫连尘见冷离此番动作心中也是一愣,刚才猜测也得到了验证,冷离并非传闻中那般痴傻,反而聪慧有谋,若是如此那他这位五弟却是更加要好好‘照顾’了!

冷离和赫连尘对峙之时前世的数些片段一一掠过脑海,他们初次相见也是这般他站在她面前笑意盈盈,她却因相貌丑陋不敢抬头,今日再见却早已是物是人非,当初的浓浓情意也早已化为满腔的愤恨怨悔!

赫连尘面色阴寒的注视了冷离半响之后便转身离开不发一语,冷离站在原地面无表情,赫连尘转身之际她竟暗暗松了一口气,手中茶水还丝毫未动,却只有冷离一人清楚她刚才端过茶水之时做了什么,她擅长用毒,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之法也早已熟练,但下毒之后她便后悔了,不是因为对赫连尘还有情意,而是若让赫连尘如此不受苦难的就死去了岂不便宜了他?!

赫连尘走回云璇和柳贵妃身旁,但眼色却是往旁边的三位王爷看了一眼,之后便不再动作。

一旁一直未发一言的三位王爷面面相觑,皆是冷冷一笑,随后其中一人走向赫连轩,男子虽相貌堂堂但眼色奸诈面容嘲笑叫人看了有些反感,这便是延国的四王爷赫连楚!

赫连楚的母妃乃是惠嫔,长相在宫中只属中等,但生性喜静不爱外出,皇上去她那儿的次数也寥寥可数,赫连楚不能凭母亲赢得父皇宠爱,只得日日跟在赫连尘身旁,趋炎附势。

赫连楚走到赫连轩面前,比起刚才赫连尘的故作姿态则是更要来得赤.裸一些,双手负后丝毫不掩饰对赫连轩的厌恶之色。

“五弟成婚之后倒是胆大了不少,三哥敬的茶都不肯喝了?那我们这些兄弟你岂不是更加不放在眼里了?”赫连楚直直看着赫连轩,面色极为不善,唇角一直勾着嘲讽的笑意。

赫连轩其实比起赫连楚长得还要高大些,但现在却是不敢抬头,身体还有些微颤,紧紧咬着下唇看上去很是紧张。

“四....四皇兄,是我不好,你别生气,我这向三皇兄赔罪!”赫连轩说着便想往赫连尘那儿走去,谁知却被赫连楚伸手拦住。

“五弟何必着急,三哥大量不会怪罪你的。”赫连楚挡在赫连轩面前,刚才还字字带刺,现在又突然倒戈只怕另有所图。

果然,只见下一秒赫连楚便伸出一只脚,神色倨傲的朝赫连轩说道:“刚才进宫太过匆忙,鞋上不小心沾上了泥土,以往五弟不是最喜欢帮四皇兄擦鞋的吗?今日想必也不会让四皇兄失望。”

赫连楚一脸无谓的将脚伸在赫连轩面前,丝毫不觉有何不妥,而一旁的赫连轩听见赫连楚的话却是僵在原地,不发一言,神色畏缩。

冷离见赫连楚此番举动摆明是想羞辱赫连轩,心中怒火迭起,她上一世本就因貌丑受尽欺凌,这一世看到赫连轩因生性懦弱被他人辱骂自然心头不悦!

第8章 用毒

赫连楚见赫连轩迟迟没有动作面色霎时变得难看,“五弟莫不是还要让我帮你一把?”

一旁众人除了冷离以外皆是幸灾乐祸,甚至还有人已经发出了低低的笑声,赫连尘也是勾唇冷笑,对赫连楚的过分举动不予理会。

“五哥可要快点啊,我刚来时鞋子也脏了,可还要麻烦五哥了!”又是一个声音响起,说话之人相貌比起其他几位稍显稚嫩一些,这便是延国六王爷赫连绍。

赫连绍在众位皇子中年纪最小,也最贪玩,母妃清妃颇得圣宠,所以整日在宫中戏弄他人,见众位兄长经常欺辱赫连轩便跟着一起,对赫连尘更是言听计从。

赫连轩在原地愣了几秒,一张平庸至极的脸孔布满了慌张畏惧,眼底却是不易察觉的狠厉冷硬,对赫连楚的话未作出任何反应。

赫连楚见赫连轩对自己的话充耳不闻,眼底怒意更盛,脸色也已经变得阴沉吓人,赫连楚忽然收回脚随即冷冷一笑,趁赫连轩还未反应过来时伸脚便往他身上狠狠一踢。

赫连轩一看赫连楚有所动作,正欲防备但想到柳贵妃和赫连尘都在场,若是反击定会引起两人怀疑,身形略微一闪,赫连楚一脚擦过对方胸口并未击到要害,但赫连轩却是眼色一变忽然佯装疼痛的摔倒在地,做出十分难受的样子。

赫连楚这一脚并不打算留情,对刚才赫连轩的躲闪虽有所察觉,但此时对方受伤难受的样子却并不像作假,暗想应是自己多心了,随即便冷笑一声极为得意。

众人虽惊但却都未上前劝阻,皆看向柳贵妃和赫连尘,只见两人都是一脸淡然,事不关己的坐在一旁,丝毫没有要理会的意思,既是如此其他几位更是不会多言了。

而冷离站在一旁早已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怒意,面色也变得极为阴寒,她对赫连轩虽无情爱之意,却也任不得旁人这般羞辱于他!

在众人视线聚集在两人身上之时,冷离走向赫连轩将他扶起,拍了拍他衣上的灰尘,之后用极为心疼的语气问道:“疼吗?”

赫连轩见冷离关心自己不禁痴痴一笑,扶住胸口故作隐忍的回道:“不疼的,离儿别担心!”

冷离见赫连轩强装镇定更为不忍,朝他盈盈一笑之后便转身面向赫连楚,神色霎时变得阴寒怵人,赫连楚见冷离这副表情止不住的一颤,心中竟突然有些害怕。

冷离端起刚才放下的茶水,温度早已变得透凉,犹如此时冷离表情一般凉意逼人,冷离走到赫连楚面前站定,将手中茶水蓦地泼向赫连楚的脸,随即又朝赫连楚的左腿狠狠一踢,赫连楚还未反应过来便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紧接又是左腿上传来的一阵痛楚,措手不及的摔倒在地。

宫殿气氛瞬间变得压抑安静,本来在一旁等着看好戏的众人无不震惊,都没料到冷离居然会如此大胆?

站在冷离身后的赫连轩也是心中一震,他也没料到冷离会为了他不惜与赫连楚公开作对,随即嘴角又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只是众人视线都在冷离身上,没有一人发现赫连轩的变化。

首先从这局面中反应过来的是柳贵妃,她呆愣了片刻后突然站起身,朝冷离大声喝道:“冷离!你胆敢在本宫宫中放肆,你可知这是死罪,来人!把她给我擒下!”

柳贵妃看上去好似怒气大发,刚才还端庄美丽的脸孔此时却是怒目圆睁,双眉紧皱,狠狠注视着冷离的方向。

侍卫听到柳贵妃的示意纷纷上前把冷离围住,一旁的六皇子赫连绍匆匆走到赫连楚旁边将他扶起,却在看到赫连楚面容之时吓得硬是后退了几步。

“四哥,你...你的脸!”赫连绍的一声惊呼将众人视线重新放在赫连绍身上,只是在看到赫连绍时皆是瞳孔睁大,又惊又怕!

只见赫连绍脸色发白,皮肤上布满了密密麻麻凹凸的血红小点,其中几个破裂之后便流出可怖的血水,看上去实在瘆人!

“这个妖女!把她给我抓起来!用极刑逼她交出解药!”赫连楚见自己的脸变成这副人鬼德行,心头暴怒,大声嘶骂着。

柳贵妃和赫连尘云璇三人离得最远,却也是看得真切,柳贵妃一惊未平又看到赫连楚这副模样吓得不轻,好似快要晕过去一般。赫连尘则是未发一言,目光紧紧注视着冷离,眼中情绪不得而知,云璇坐在柳贵妃身旁,早已被惊得说不出话,看了赫连楚一眼便不敢再瞧!

赫连轩却是对赫连楚这副怵人模样毫不在意,只是心头生疑,茶水早已放凉,泼在人脸上按理说并不碍事,只是赫连楚却变成这副样子实在奇怪!忽然赫连轩像想起什么似得蓦地看向面前的冷离,刚才冷离端起茶水之时的细微动作未能逃过他眼,莫非.......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大感震惊的时候,冷离在侍卫的包围中缓缓走到柳贵妃面前,神情平静淡然丝毫没有慌张恐惧之色。

“贵妃娘娘,四王爷刚说我家王爷不肯喝三王爷敬的茶,我想必是四王爷未喝过三王爷的茶心中不快,于是将茶水敬于四王爷,只是不小心泼在了四王爷脸上,无心之过而已。至于四王爷的脸为何会变成这样,恐怕还得问三王爷吧!茶是贵妃娘娘喝的,三王爷端过来的,我不过借花献佛,若真要追究,三王爷和贵妃娘娘只怕都脱不了干系!”

冷离此话一出赫连尘和柳贵妃皆是一惊,明明是明目张胆的对四王爷不敬,众人都看在眼里,但现在却是把责任全权推在了柳贵妃和赫连尘身上!最可恶的是他们竟无言可驳。

重生之将门冷妃 主角: 冷离, 赫连轩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