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同归:不忍你落泪 主角: 鲍墨染, 薛沐炫

第1章 机场相遇

“铃铃”寂静的房间内突然响起的铃声格外刺耳,一直大手摸索着握住床头的手机,睁开朦胧的睡眼,薛沐炫按下接听键‘boss您要的信息已经查到了,发到您的邮箱了。’电话里传来查理的声音。

“嗯!”薛沐炫淡淡地应了一声,准备挂断电话。“boss早就过了上班时间,您……”后面的话查理没敢问出来。

“知道了!”应了一声没有犹豫薛沐炫切断电话,怀里的鲍墨染已经不满地开始抱怨了,收起手机瞧着怀里像只猫一般和自己撒娇的鲍墨染,哭笑不得。

两个一起三个月了,三个月在纽约机场见到她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意外,“FromNewYorktoXXvisitorsandfriends,youride***flightsstarttoboardcraftnow,pleasecarryyourpersonaleffectstoboardtheairplaneby*departuregates,wishyourha/veapleasanttrip,thanks!”燥热的阳光被纯白色的大理石墙壁,通明的玻璃阻止在机场外,喧闹的机场里广播一边一边的重复着登机信息,提醒着来往的旅人,行客不要错过各自航班,本就喧闹的机场在从宽大的门口奔入二三十个一身纯黑色职业西装,耳边塞着耳麦,板寸头,脸上罩着墨镜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机场中央尤为醒目吸引着过往人群的目光。

那天薛沐炫身边跟着来送行黛丽丝,是他这次谈判到美国谈判财团赫本家的小姐,要不是嫌麻烦他早把人丢到一边去了。

“喂,死小鬼,你长没长眼睛!”黛丽丝尖锐的叫声在引来众人的侧目,一个女孩抱着果汁委屈地望着浓妆艳抹的黛丽丝。

被骂的有些呆怔的女孩,无错地望着黛丽丝。“不好意思小姐,我帮您擦擦。”说着一只白皙的小手在黛丽丝粉丝的衣裙上乱摸,把果汁的面积扩大。

“啊!你这个女人,赫兰给我教训她。”瞧着自己精心打扮的妆容被弄花,黛丽丝尖锐地叫着。

“是,小姐!”旁边瞠目结舌的赫兰赶紧上前,抡起手臂准备教训眼前的女孩。“啪!”赫兰手还没有挥出去,脸上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险些栽到地上。

“你!”从小到大没被人这么忤逆过,黛丽丝吓的往后退了两步,手臂摸到一直在看热闹的薛沐炫。“炫,你要帮我教训这个疯女人。”此时薛沐炫地目光正落在地上,瞧着刚刚打人的女孩甩出来的行礼包,掉出的证件,赫然写着‘鲍墨染’三个字。

“帮你,凭什么?”目光落到黛丽丝握着自己的手臂上,冷酷的语气吐出的字同样冷酷无情,站在旁边的查理暗暗擦汗,boss有洁癖最讨厌陌生人触碰了。

“炫!”隔着墨镜瞧不起薛沐炫的样子,却被薛沐炫看的打了一个寒颤,只突出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其它了。

“滚!”见黛丽丝不动薛沐炫蹙眉冷酷吐出一个字,满身的厌恶,说话的时候已经动手解/开西装外套,猛地一甩黛丽丝和衣服都被薛沐炫甩出三步远去,查理暗暗叹息,一副就知道的表情!“查理,别让我在看到她。”说完弯身在鲍墨染捡东西的时候,快一步拿起鲍墨染的证据。


第2章 带你走

“你要干什么!”一头长发扎成马尾压在白色的鸭舌帽里,让她看起来根本就不想25岁,就像一个大学生,已经安抚好小女孩的鲍墨染准备溜走的,签证却被薛沐炫拿走,自己刚刚打过他的女人吧!一脸防备地盯着薛沐炫。

“你是柒家的人,父亲叫鲍景渊!”玩味的声音从那边薄厚适中的唇中吐出来,带着一股子冷意。

“你怎么知道?”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追鲍墨染的人已经搜索到这边来了。

“我为什么知道?呵!”薛沐炫讽刺一笑。“那些人是找你的?”随时疑问口气却是肯定的。

“你想怎么样?”见越来越近的人鲍墨染心底焦躁,却不敢像刚刚那般,理直气壮。

“不怎么样!我可以带你走!”瞧着眼前像是斗鸡一样鲍墨染,薛沐炫突然有了兴趣,10年前妈妈就是随着柒月到了美国才会出了意外,水若秋那个女人说过,妈妈是被鲍景渊害死的,那个女人他不会百分百相信,却是唯一的线索,只是鲍景渊隐藏得太深了,从他女儿这下手到是一个不错办法。

“你说的是真的?”瞧着他手里的签证,鲍墨染防备地问,无事献殷勤准没好事。

“当然我从来不会白白浪费时间,帮别人。”瞧着鲍墨染谨慎的模样,薛沐炫勾了勾唇,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报告大卫,我这边没有!”过来搜查的人望着安监处的人群,回复道。

“小姐不会跑远,到她乘坐的飞机上去查!”就在鲍墨染犹豫的时候,身边传来大卫的声音。

“好,只要你带我走,你要怎么样都行!”一咬牙,鲍墨染想着随着他走,总比被外婆抓回去要好的多。

“聪明的丫头!”压低声音的同时薛沐炫也压低身子,把鲍墨染搂到怀里,看起来像极了亲密无间的情侣。

“看来你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了!”搂着怀里的小丫头,进了安检薛沐炫露出讽刺的笑容,不愧是鲍景渊的女儿,脑子还是不错的。

“所以请您一定要带我走!”站在他身边的鲍墨染进了安检输出一口气,想到登机后肯定会人外婆派来的人抓住,慌忙地伸手拉着薛沐炫的衣袖,在薛沐炫的身后呼喊着,已经处理好黛丽丝赶回的查理瞧着两人的样子,心底一紧,怀疑眼前的丫头到底有没有脑子,刚才的事情她忘记了吗?

站在她身前的薛沐炫转头,隔着墨镜顺着扭着自己衣服的小手缓缓地望上去,对上鲍墨染那双澄澈如水,楚楚可怜,晃动着惊恐的目光后,胸口一震,瞧着那张白皙的小脸满是无助与委屈的模样,胸口的恼火不知怎么地轻易散去,原本想要甩开揪住自己衣袖的小手,顿住。“嗯?”薛沐炫望着鲍墨染的手,像是在斟酌到底要不要卸掉她。

鲍墨染揪着他袖子咽了咽口水,眼底露出些许胆怯,深呼一口气后仰着下颚露出雪白的脖颈,迎视着薛沐炫的目光。


第3章 报答

“你不是要回报吗?那你要是这么丢下我你就带上我吧!外婆从小就叫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越说越有底气,原本只是揪着薛沐炫袖子的小手改握着薛沐炫的胳膊,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她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好不容易逃出来,她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伤心地了,她要回中国,远离这些纷纷扰扰,要重新开始生活,至于眼前这个人,虽然不太讨喜,还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跟着他总比困到这里好得多。

“呵呵!好啊!”

原本还想这么把这丫头困在身边,为后续的事情做准备,既然她自己送上门来了,他又何必拒绝,如果真是柒家和鲍景渊千欠了他的,就让她的女儿来还这笔债吧!

不知道薛沐炫打算的查理,却在暗暗心惊,自家boss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他早就知道,刚刚还以为眼前只是一个小丫头,现瞧清楚这张倾城倾国的脸后,他可不敢说这是一个小丫头了,试问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瞧的他一阵慌神晕眩呢!

要不是boss开口,他现在还慌神中呢!看来这次boss是遇到对手了,不知道为什么查理这次不仅不担心boss吃亏,反而有点期待这个小丫头!不对应该叫美人与boss之间能擦出点什么火花与八卦来。

听着跟前的小丫头这么说,薛沐炫扯了扯唇露出一丝一丝笑容,又像是嘲弄的弧度。“好!既然你要报答我,我要是不答应你岂不显得我太不近人情了。”

薛沐炫饶有兴趣地瞧着了一眼鲍墨染,明知道她是在胡说八道,他却突然有了兴趣陪着她一起演这出戏。

“嗯!所以你带我走吧!”望着薛沐炫的目光,鲍墨染心底总觉得怪怪地,却不知道怪在哪里,或许是这个男人气场太大了吧!

“你男朋友哪里去了,怎么就你一个人跑出来不怕他担心啊?”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瞧着鲍墨染的年龄,薛沐炫云淡风轻地问着。

“我没有男朋友!”握着他手臂的鲍墨染听到男朋友这三个字像是被马蜂蜇到了一般,这句话脱口而出,澄澈如水的眼底划过一到疼痛瞬间被她掩盖到平静的眼波里,斩钉截铁的口吻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薛沐炫侧目瞧了一眼勾着自己手臂的鲍墨染撇了撇唇,站在他们身边的查理下巴差点掉下来,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刚刚boss是在打探别人的隐私,一项视女人如衣服的boss竟然会问关心一个女人有没有男朋友,这简直是司马昭之心啊!

果然一山更比一山高,boss从来不是吃亏的人,刚刚被这小丫头罢了一道,现在就要连本大利地赚回来,要说套路深他家boss称第一,绝对不会有人敢称第二。

“是吗?”捏着护照扫了一眼,薛沐炫并不在意地应了一声,撇了一眼身后的查理。“查理!”


第4章 机上相助

“是!”查理接过薛沐炫手中的护照,boss想要英雄救美,他这个助理也能跑腿了,结果鲍墨染的护照和机票已经知道怎么做了,把护照和机票交给查理之后,薛沐炫身后勾住鲍墨染的纤腰转身登机去了,可怜的查理只好拿出电话找人帮鲍墨染该机票。

薛沐炫把签证递给查理后搂着鲍墨染上了飞机,两人走的过快,没有看到身后,刚刚鲍墨染帮忙解围地小女孩,身边跟着一位贵妇正望着登机口走,见到鲍墨染后,小女孩伸手指着鲍墨染的背影,兴奋地说道。“妈咪,刚刚就是那位漂亮姐姐帮我赶走坏女人的!”

“嗯!妈咪记住了。”望着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贵妇的脸上露出一丝轻柔的笑意!不管这个人是谁,帮了她女儿的恩情她一定会记住的,还有赫本家那位小姐,也该让他们家人好好教育一下了,免得丢了他们贵族人的脸!

已经登机的两个人没有看到身后的人,也不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薛沐炫把鲍墨染放到靠窗的位置,自己坐到她的外面,坐到椅子上的鲍墨染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这么多年了追在他身后跑的男人不计其数,竟然因为身边人一个拥抱,就脸红,这也太逊了吧!

就是当年追在自己身后的……想到那个人鲍墨染慌忙地摇头,不对要忘记这个男人,以后都不要在想起他,是他先背弃她们的诺言的,先离开,还拿走了送给她的东西,她才是被抛弃的那一个人,等她回国之后就要重新开始不要在想她了。

“一个一个座位的找!”沉寂在自己思绪中的鲍墨染被机舱里传来的惊呼上换回心神,眼见身后的人找过来,鲍墨染正想着要怎么躲一抬头刚好对上眼前放大的俊脸,摘眼镜后的薛沐炫本来在欣赏着旁边神情瞬息万变的鲍墨染,通过这丫头的手段足见她不笨,算是聪明的,可一个聪明的人不该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吗?这样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可这丫头刚刚得单纯表现,哪有一点心机可言,瞧着她脸上的变换,不用深思就能知道她在想什么,看的入神的薛沐炫没有防备鲍墨染会突仰头,当那张柔软的樱唇擦过他的唇瓣,落到他的唇上,温柔与酥麻的触感从唇边一直延伸到心口处,这样的震撼在他第一次碰触女人的时候都不曾发生过。

神情有些许恍惚地望着身前的鲍墨染,迎视着那双含着呆怔与惊恐的目光后,薛沐炫先回过神来,唇角上扬勾出一丝邪魅的笑容,漆黑的眼底闪过一抹兴味,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明亮,就像是一个漩涡吸引着顿住其中,勾去人的心神,望着薛沐炫的鲍墨染似乎听到胸口传来‘碰、碰’的心跳声,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跳又开始乱了节拍,意识早自己被轻薄之后,鲍墨染伸手想要推开眼前人。


第5章 有趣的她

“别动!”低沉的声音没有太多情绪,就是让人不敢轻易的违抗,摘下眼镜后鲍墨染可以一样望到薛沐炫黝黑深邃的眸子,明明是平静无波地,却瞧的鲍墨染呼吸一顿,这么一张祸国殃民,蛊惑人心的脸已经够让人垂涎的了,在瞧见薛沐炫眼底泛起的温柔波澜后,她的少女心简直碎了一地,怎么捡都捡不起,她都能听到自己耳边噼里啪啦地烟花爆炸声,覆在她身前的薛沐炫望着身下脸颊染成霞红色,眼底含着雾气一副单纯模样的鲍墨染,心弦一动,原本只是一个意外,后来听到身后传来的说话声,他本想着借此来掩饰鲍墨染不被那些人发现,刚刚寻找鲍墨染的黑衣人已经从他身边离开了,他却舍不得放开唇瓣下,甘甜,轻柔的唇瓣。

“boss!”已经调换好座位回来的查理在瞧见如此香艳的画面后,面色一红,意识到四周传来的探寻目光忍不住轻唤出声,拉回薛沐炫与鲍墨染的神色,被薛沐炫压出后脑的鲍墨染打了一个寒颤,慌忙地伸手推开身前的薛沐炫,转过头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忍不住伸手摸上自己泛红的脸颊,老天她是在做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被一个登徒子给如此轻薄,她不仅不懂得反抗,还沉浸其中,这要是传出去了,她还要不要活了。

坐在她旁边的肇事者比起鲍墨染神色淡然的多,好似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侧头瞧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查理,黝黑深邃的眼里闪过一抹精锐的冷光,查理忙垂下头,避开薛沐炫的目光,心底淌着眼泪他一个助理容易吗?既要考虑主子的形象还要被欲求不满的boss恐吓。“票……票已经调好了。”一刚堂堂七只的大男人竟然被薛沐炫看的头皮发麻,说话都结巴他真是丢人啊!宝宝不要,宝宝心里苦啊!

“嗯!”薛沐炫冷淡地应了一声,接过鲍墨染的签证,淡淡地应了一声完全没有发现身边的查理已经被他吓的后背发麻了。

“大卫,没有小姐的下落!”在喧闹的机舱里传出黑衣人声音,坐在薛沐炫内侧的鲍墨染呼出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坐在她身边的薛沐炫挑了挑眉,看起来鲍墨染身上还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可以让他去发掘,毕竟这么一个小丫头能让这么多人追这跑,她还能躲过去,足以证明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孩,追她的又是些什么人呢?有这丫头在身边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太无聊,想着薛沐炫忍不住勾唇,完全没有意识到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已经引来众人的侧目,经过的空姐险些掉了手中的茶杯,看的查理忙伸手擦汗,自己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遇到这么一位我行我素不知收敛地主子。

而在另外一面已经下飞机的黑衣人重新聚集到飞机场门口,大卫拿出手机给柒老夫人打电话请罪。


第6章 到了中国

“继续找!直到找到墨染为止!”听到大卫的报告,住在柒家别墅内的年近八十,目光依旧精明,身体硬朗的柒老夫人淡声吩咐着,面色平静没有一丝恼火与担忧,站在她身边的老管家,萝丝瞧着放下电话的柒老夫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老夫人放心吧!墨染小姐天生聪慧,从小得您教育肯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柒老夫人望着窗外的目光有些许恍惚。“那孩子从小就是有主意,她能这么走了也好,白家那些人不是好对付的,加上她一直不知道景渊的身份,要是景渊真的和白家起了冲突,她能回国有人照顾也好。”想到自己的女婿,染老夫人忍不住摇头,他和白家的恩怨情仇迟早要算清楚,若不是因为景渊和白家的过节,她也很是欣赏白家那孩子,只是这段感情注定是不被两家人相容的!能早点断了也好!

“小姐人长的漂亮,聪明又有才华,想要疼她宠她的人,都能绕着地球赤道一圈了,离开了白家人,肯定能遇到更好的,老夫人就不用担心了。”想着小姐为何离开,罗斯心底也是一片唏嘘以小姐的脾气要是知道这件事和姑爷与白家的恩怨有关系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程度呢!现在她只希望小姐能找到一个对的,早点忘记白家的人,白家的人多是人面兽心,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早点离开白家人对小姐也是好的。

“希望吧!”从圆圈梨花椅子上缓缓站起来的柒老夫人怅然若失地感叹一声,准备到外面去走走,希望这边的事情能够早日了解,这样她们一家人也能早日重逢,让墨染一个人在外生活,她这个做外婆的怎么能不担心呢!

被柒老夫人担忧的鲍墨染已经安全的到达目的地,站在出口,鲍墨染的心情很是复杂,无论是谁想要重新开始生活就表示要抛弃过去的一切,站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这一刻她才觉得自己如此渺小,当初离开的时候只是赌一口气,站在这里心底莫名觉得凄凉,澄澈如水的眼中已经透着湿润,站在她身边又戴上墨镜的居高临下俯视这鲍墨染的薛沐炫瞟了一眼神色忧愁,眼底含泪的鲍墨染摇了摇头。

“怎么要不要我帮你预订返程的机票!”低沉的声音里带车嘲弄,从来没安慰过女人,自然不懂得如何安慰女人,薛沐炫只是不想见鲍墨染眼眶含泪的模样,瞧着她的样子心忍不住心疼,站到她身后凉飕飕地开口。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听出薛沐炫捉黠与嘲弄的意思,鲍墨染不屑地冷哼一声,原本凄凉的心境竟然不翼而飞,只剩下满肚子怒火了。

“既然这样就不要挡路了,赶紧走吧!”说话的时候薛沐炫手上微微用力推着鲍墨染往前走。

“我自己会走,你的手拿开啦!谁要你这么多事!”反正已经到中国了,不担心被外婆派出来的人抓回去,大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嫌疑的鲍墨染不满地抗拒着薛沐炫的靠近,嘴上更是不满地嚷嚷着。


第7章 祸国殃民的脸

要是被人抗拒一下就改变主意那他就是不是薛沐炫了,鲍墨染越是抗拒,薛沐炫就越想逗弄她,原本只是推着她走的手,该环住她的腰,不是推着她走,而是搂住她走。“你要是在嚷嚷,我不介意帮你堵住嘴巴!再做一次直播。”瞧着不满地鲍墨染,薛沐炫半是玩笑半是威胁地说道。

“流氓!色狼!”瞧着薛沐炫勾起的唇瓣,鲍墨染骂了一句,从小到大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不计其数,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骂他,薛沐炫心底不爽地蹙眉,故意低下要用嘴堵住鲍墨染嘴巴的时候,鲍墨染赶紧伸手捂住嘴巴,睁着澄澈的大眼睛惊恐地望着薛沐炫,可爱的模样逗得薛沐炫笑了出来。

本来就长的祸国殃民,薛沐炫这一笑简直就是诱人犯罪,尤其是那张薄厚适中的唇瓣勾起的弧度,性感又诱人,就是她这种见惯了美男的人也忍不住看的失神。

“怎么你也被我的美色迷糊住了,我不介意你直接扑上来,牺牲点美色作为你的安慰。”瞧着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己的鲍墨染,薛沐炫很是好心情的和她玩笑道。

“你变态啦!”听到薛沐炫捉黠的声音,鲍墨染羞红了脸,又气又恼地骂道。

“炫哥哥,我在这里!”

“沐炫!”两个人刚走到接站口,远远地就听到大厅里传来,娇嫩与娇嗲的呼喊声同时传来,像是捏着嗓子发出的声音吓的鲍墨染身子一震颤抖,忍不住用手搓了搓包裹在运动衣的套装,薛沐炫就站在鲍墨染的身边,手臂还勾着她的腰身,她这么大的动作自然会引起薛沐炫的注意,和鲍墨染天生甜美的声音比起来,无论是表妹东方菲媛还是水曼依的声音听起来的确有点刺耳,不过鲍墨染这表现也太有意思了吧!

“我就说嘛!长了这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不招惹点苍蝇蜜蜂就太对不起你这张脸了。”抖落掉一身的鸡皮疙瘩,鲍墨染双手环胸斜睨一眼近在咫尺的学沐炫幸灾乐祸地感叹道,眼底闪耀着兴味的光芒。

“感谢鲍小姐得夸奖,不知道我这张祸国殃民的脸有没有吸引到你呢?”搂着鲍墨染手臂的手微微用力,拉近两人的距离,凉飕飕的声音从鲍墨染的耳边划过,低沉的语气里透着警告,隔着墨镜对上薛沐炫的目光都觉得心底发麻背脊发凉,“你最好老实点,不然我不介意让查理帮你订回去的机票。”这句话薛沐炫说的云淡风轻,好似在说飞机上的东西太难吃了,回去我们吃好的一样。

却听的鲍墨染压根都痒痒,恨不得一口咬死身边的薛沐炫,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的护照还在薛沐炫的手里,“您说笑了,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在您跟前我那敢不老实呢!”鲍墨染差点把薛沐炫的祖宗都问个边,脸上却露出讨好的笑容,眉眼含笑的说着,说完把脸转到一边,懒地看薛沐炫这张祸国殃民的脸.


第8章 不折不扣的心机女人

一转头刚好瞧着对面两个人,一个萝莉大大的眼睛,娇艳的脸蛋,顶着一张没张开的娃娃脸,穿着淡粉色的公主裙,烫成大波浪的长发披散在脑后,闪闪发光的眼睛就像是看到鱼猫一般,那只鱼就是鲍墨染身边的薛沐炫。

另外一个就含蓄不少,一张瓜子脸,脸上镶嵌了一双大大的眼睛,够准着浓重的淡紫色眼装,涂抹着不知道多少层的白面脸上,涂抹着眼红的唇瓣,根本就看不出本来的面貌,一身碎花收腰A字裙,衣摆直到大腿下面,脚下踏着一双十里高的高跟鞋,瞧的鲍墨染啧啧称叹,只需一眼她就能肯定,这女人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心机婊,而且还是心机婊中的高手,“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非我族类啊!”悠悠地叹息一声,鲍墨染可以确定她和这两个人女人八字不合。

“你说的对,的确不是我们的菜,我们先回家吧!”听完鲍墨染的感叹,薛沐炫神色淡定,随着鲍墨染感叹一句,说完侧目看向身后的查理。

“boss一个我已经头大的很了,这两个人……明年的今日您要记得给我送就送肉!”苦着一张脸的查理,望着前面的两尊大神,悲凉万分,万分悲凉,可怜巴巴地望着薛沐炫,不值得自己与这两位姑奶奶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么折磨他,要是一般的女人,他到是可以三言两语得把人打发掉了。

可眼前这两个,一个是自家老太爷,薛瑞续娶的夫人,也就是现在家里的夫人,水若秋的侄女水曼依,这女人和她的姑姑一样,心怀鬼胎对boss垂涎三尺,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得,好在boss对这个女人没有兴趣一直对她冷淡厌恶,可这女人脸皮比城墙还要厚,根本就不懂的‘要脸’这两个字怎么写,总事缠在boss身边,却苦了他这个助理,赶苍蝇赶的手都软了。

另外一个女人就更让他头疼了,水曼依你还能疾言厉色,连恐吓带吓唬地赶人,这位姑奶奶自己是什么招数都没有,只能哄着劝着,谁让人家是东方家现任东家东方越的掌上明珠,这还不是最让他头痛,欲哭无泪的,和薛家比起来东方家还是稍稍地挫了那么一点点啦!但是东方家的现任主母可就厉害了,这位夫人可是出自薛家,是薛沐炫都要尊称一声姑姑,恭敬又顺从的薛家大小姐‘薛玹。’有这位姑奶奶在,这东方家的小公主,他是打不得,骂不得,吓不得,惹不得,在东方菲媛面前他要谨遵三从四德。

东方菲媛说的话他要听从,东方菲媛要走他的跟从,东方菲媛下的命令他要遵从,东方菲媛的咒骂他要忍得,东方菲媛动粗他要受的,东方菲媛撒泼他要哄得,东方菲媛要找boss他要骗得,试问面对这样的两位难缠角色,谁能不头疼,谁能不想回农村。

“噗!呵呵!”瞧着身后一脸菜色的查理,被薛沐炫搂在怀里的鲍墨染很是不道德的笑了出来,对上查理投来得哀怨目光,鲍墨染讪然一笑。“我会记得的!”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