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劫爱相随 主角: 宋茜, 陶凌峰

情劫爱相随 主角: 宋茜, 陶凌峰

第1章 祸不单行

阳光温好,清风吹面。

一缕丝发被一双细长白皙的大手绕在指尖,宋茜刚有感觉之时,耳边便传来一温柔低沉的声音。

“你醒了。”

语气淡淡,似是相识多年的旧友,抑或是相爱相守共此一生的情人。

宋茜轻轻睁开眼睛,阳光并无刺眼之感,蔚蓝天空给了她无尽的舒畅。

视线中探进一颗脑袋,定睛一瞧,宋茜猛然清醒过来。

此人眉目清明,五官精致,眉眼之间蓄满柔情,重要的是宋茜从不认识这个男人。

刚想挣扎,却被男人往软椅上一按,“别动,等我。”

男人说罢,起身,尽管淡定如常,宋茜仍旧在他的语气之中感到了一丝惊慌,“医生,家庭医生!”

三个白大褂,围着宋茜检查了三四遍,聚到一堆不知讨论了什么,一会儿便转头总结。

“尽管脑部额叶处受到了点伤害,其它地方目前来说已无大碍,可日常行动,但需要小心加小心。”

男人听后,转头看了眼宋茜,继而回头说:“麻烦了,各位的诊金随后在我的经纪人那里领取。”

三个白大褂走后,男人长舒一口气儿坐到宋茜身边,却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你还记得我去学校接你的事儿吗?”

宋茜无奈,什么问题,便摇摇头,“你在说什么?”

男人抬手,舒缓表情后便是一阵儿欣慰,“这样也挺好的。”

他给宋茜的感觉像是他们之前之前甚是熟悉,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脑海中仍旧搜寻不到有关这张脸的一点儿记忆。

“你怕是不记得我了。”男人说着,表现出一丝失落,“那天我去接你,赶到的时候才知道你被送进了医院,是车祸,肇事人逃逸。”

说到这,宋茜发现男人尽管一脸失落,但一双墨黑的瞳孔中看不到一丝的愧疚和真意。

“茜茜你放心,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那个人,赔你的记忆。”

听闻前因后果的宋茜,心下一惊,原来她因车祸记不得从前了,心中甚是明朗。

“那我们?”

男人脸上是一闪而过的惊讶,随后温柔一笑,“瞧我这记性,看来我们两个人要重新认识一次了。”

说罢,捏了捏宋茜的小脸蛋,“这次记好了,我是你男朋友,王晨。”

宋茜没有抗拒,没有质疑,也没有高兴,只有默默地默许和努力接受。

车祸,失忆严重到连自己都记不得了,男朋友王晨,此时是个她全然不认识的人。

脑海中仅存的记忆翻涌而来,眼眶红了红,不免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

大雨滂沱,十岁的宋茜脑袋昏昏沉沉地被一个风姿绰约,眉眼清秀的女人抱在怀中。

大雨冲刷掉了宋茜的快乐,因受凉发了场高烧,醒来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她独独忘不掉的,便是雨中一脸焦急,担忧到满面泪水与雨水混杂的漂亮院长。

那个给了她新生命,新生活的女人,她是她的妈妈,是福利院所有孩子最好的妈妈。

十年来,宋茜根本记不得亲生父母是谁,直到现在也不愿去找。

第2章 车祸

不过她倒是要感谢那对狠心之人,不然她也不能遇到待她如同亲生女儿般疼爱的院长。

福利院的成长环境,压抑,孤独和隐忍,铸就了她现在的独立与坚强。

在别人眼中,宋茜是个性格颇好的大美女,能力强,会交际,不做作。

但宋茜从未向任何一人提过她的家庭,她的福利院,她内心的孤独彷徨。

收回冗长的思绪,如同碎片般的记忆再次袭来。

车流不断的十字路口,是宋茜心底的惧惮,过滤掉路人鄙夷的目光,厚着脸皮往那车流中走去。

刺耳的鸣笛声儿在耳边绕来绕去,时不时有司机将脑袋探出车窗骂上几句,宋茜具充耳未闻。

与马路对面的距离在慢慢缩短,行至而来的车辆纷纷停住,宋茜心急,撒开丫子跑起来。

黑色的迈巴赫似乎未意识到路口的情况,在身影闪过之时,终是来不及刹车。

被撞得七荤八素的宋茜,根本来不及从突发情况中清醒过来,只觉天地一阵儿眩晕。

那一刻,宋茜似乎看到了走马灯。

一幕一幕,是她在福利院的生活,有欢笑,有苦恼,有满腹的委屈,也有坚定变强大的忐忑决心。

即便如此,宋茜心中仍还残存一丝不甘,默念之时恍惚看到一极瘦的黑色身影朝她奔来。

记忆被碾成了碎片,无论宋茜怎么努力,总是无法拼凑起来。

这几天,宋茜被王晨转到了S市最好的一家医院,开始了漫长的住院观察。

也正是这段清净的日子,宋茜知道了被自己忘了的男朋友王晨的身份。

国内大火的一线男星王晨,拥有千万粉丝,炙手可热的新时代代言人。

说实话,宋茜是震惊的,看着镜子中面色略苍白的自己,对比一下手机屏幕里那个帅到窒息的男人,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是男女朋友。

叫王晨这个男人,是眼瞎了吗?

不过,让宋茜感到震惊的,却不仅此这件事儿。

王晨刚在病房陪她吃完午饭,便因为通告,跟着陈经纪人赶工作去了。

王晨走后不久,病房门却被敲响,进来的是个看起来已经五十多岁,一身板正蓝色西装的男人。

男人将手中香气扑鼻却毫无浓烈的桔梗花,轻车熟路地往病床头一放,声音浑厚,底气十足,“宋小姐身体可大好了?”

宋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皱眉表示不解。

男人一拍脑袋,似是记起什么,“瞧我,张叔年纪大了,宋小姐不要介怀,竟忘了宋小姐……”

自称张叔的男人突然停住,脸上一尴,继而老练的一笑,“少爷最近忙了点儿,便让我来看望一下宋小姐,不过放心,少爷对宋小姐可是记挂得很。”

宋茜一个头两个大,少爷又是什么鬼,她什么身份,竟让这个看起来气度不凡的男人称自己为宋小姐?

折寿了折寿了,宋茜小心翼翼地问:“我记不得什么了,不知您说的少爷是哪位?”

张叔眸子一怔,到底是个见过世面的人,面对宋茜的问题,却笑而不语。

第3章 失忆

紧接着看了眼时间,“宋小姐刚好,不急出院,少爷的意思是让您彻底养好了再带您出去玩,告辞。”

宋茜陷入迷蒙彷徨之中,看着张叔潇洒离开的背影,着急而又微弱地说了一声儿,“唉?”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宋茜下意识抬手掐了把大腿,顿时龇牙咧嘴地痛了起来,讶异这一切竟然真的不是梦。

不知从哪里从何时突然冒出一个自称是她男朋友的人,紧接着她似乎又跟一位少爷关系甚是亲密。

尽管她清楚自己现在捌玖不离十是真的失了忆,但这一切给宋茜的打击还真是大。

桔梗花绽放的十分夺目,但与此时的宋茜却截然不同,她已经几近到枯萎了。

高尔夫球场上,张叔恭敬站在栏杆后面,抬头看向绿茵场上那道高大身影。

男人挥杆自如,动作如行云流水,张叔微微一笑,一脸慈爱,看不出丝毫的别样。

“现在,少爷可以放心了吧?”

“张叔?”

男人额头一层细密的汗珠,见到张叔,眸光一亮,“她还好吗?”

“少爷心里其实比张叔还要清楚,既然担心,少爷何不自己去看看呢?”

被张叔称作少爷的男人面容淡定如常,拿起旁边的一条白毛巾,手指修长白皙,“罢了,现在还不是时机。”

张叔刚想劝说点儿什么,兜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后,张叔便离开了高尔夫球场。

男人换下一身运动装,走进底下车库,驱动车子去了医院。

男人步伐平稳,稳中却带着点忐忑,脚步停在病房门前,帅气而安静的面容上时再也掩饰不住的激动与喜悦。

多年来,这还是他头一次以这种姿态出现在她面前,不知道她还能不能认得出他来?

男人终究还是转身,他好像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她,几次的犹豫过后,男人却再次转身重新来到了病房门前。

正巧从病房内走出一名护士,通过半开的病房门,男人能够看到里面的样子。

男人长舒了一口气,放慢了脚步走了进去。

床上的人儿五官精致,眼睫毛浓密卷翘,一束清香的桔梗花被男人小心放在床头。

伸手抚莫上宋茜柔嫩的脸颊,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她倒是很怀念从前的时光,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随即而来的一抹淡淡忧伤,让男人清醒过来,他们回不去了。

转身离开,只留下了一束久违了的桔梗花。

自从中午王晨走后,宋茜在接下来的两天内并未再见到他,也并未接到他的一个电话……

宋茜伸手在枕头下摸了摸,并未摸到臆想当中的那个理应存在的手机。

惊慌而起,忽然清醒过来,她一个忘却了前尘旧事的人,又怎能记得那只被遗忘了的手机此时正被她放在了哪里。

这时候,病房门被‘吱呀’一声儿推开,宋茜伸着脖子往门边看去。

只见一护士打扮的女孩,推着车子走进来,在见到宋茜之时,显然是愣了一下。

宋茜收回目光,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半,往常日常检查通常在六点左右,不免感到奇怪。

第4章 奇怪的护士

护士将车子推到宋茜面前,愈发开始紧张起来,眉头紧锁,“3床的宋茜?”

宋茜被这个她从未见过的小护士生硬的语气给吓了一跳,随即便没放在心上,显然是个刚实习的毕业生,情有可原。

“是我。”

护士在得到宋茜的肯定之后,却从身后拿出手机对着宋茜一顿狂拍,未有一丁点儿的准备。

宋茜一愣,正不明所以的慌乱之下,就势拿起手边的枕头砸了过去。

如此蛮横无理的做法,让宋茜这火爆脾气冒上上来,“你是什么人!”

小护士全然不在乎宋茜的话,前后几分钟便丢下了车子跑出了病房。

屋内被宋茜扔的杂七杂八,闻声赶来的护士长见此大惊失色,询问完情况之后便出去调监控。

等候在病房的宋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和恐慌。

那个嘴上分明说着爱她的男人,却轻易为了一个通告两三天不来看她。

这些她都无所谓,都不在乎,因为她对他没有多少的印象和感情付出。

她害怕的是那种无依无靠的失落感,害怕的是无家可归的孤独,而这种感觉莫名的在宋茜的心底引起了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宋茜在病房等了两个小时,护士长火急火燎赶到病房之时,发现宋茜已经睡着了,而病床边正坐着一个丰朗俊秀的漂亮男人。

男人对护士证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而那护士长是个花痴严重且家庭极度缺爱的三十来岁的少妇,见到如此妖魅的男人心中自然小鹿乱撞,以至于男人颁给她什么指令,她都全然听从。

宋茜眉头紧锁,侧身蜷缩在不怎么舒服和不足够柔软的病床上。

男人认为她正做着一个不怎么好的噩梦,抬手将宋茜紧锁的眉头慢慢推开,脸上,眸中满是担忧。

宋茜似乎感觉到了额上的异样,翻了个身,男人见此,却起身离开,没有留下一句话。

房门被轻轻关上,宋茜猛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似梦非梦,她总觉得刚才有人来过。

面对空荡荡的病房,宋茜此时才慢慢接受了自己病了这一事实。

她想,或许自己正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记忆丧失这一事实,才会对身边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有了排斥,抑或是臆想心理。

宋茜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想找回曾经的那个自己,必须去适应眼下,就像从头开始一样。

王晨是第二天一大早回来的,那时候天才刚蒙蒙亮,宋茜阖着双眼似醒非醒。

突然感觉床边一陷,宋茜翻身回头,只见王晨身着一身潮牌,脸上带着妆容,霎是帅气。

不过宋茜除了惊讶之外,没有情人该有的激动和热情,淡淡看了眼王晨,“你来了。”

王晨有些意外,随即便侧身躺在宋茜身旁,害得宋茜还要将本就不大的病床让出一块地方,心中有些不甘。

但细细想来,住院的钱是这个男人出的,衣食似乎也是这个男人出的。

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

宋茜觉得自己就是那鬼,王晨让她往东她不能往西,王晨让她笑她不能沮丧。

纵使心有不甘地挪到床边,但心中仍旧有着一丝别扭。

第5章 刻意的温柔

王晨似乎感知到了此时这尴尬的气氛,勾起嘴角对站在门边的陈经纪人使了个眼色,陈经纪人会意,离开时替二人将门带上。

“茜茜,这几天我工作太忙了,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陪你,所以索性我多赶了几个通告,挤出两天的时间回来陪你,你说好不好?”

听到这里,宋茜没有同一个合格女朋友一般转身扑进男友的怀里撒着娇,诉说着近几日来的孤独和害怕。

反倒是两个相识不久的陌生人,宋茜对王晨的做法感到了一丝愧疚和不过意。

“其实不用的,这几天我打算多出去走走,主治医生很倡导这么做。”

王晨一笑,起身下床,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到桌边将陈经纪人留下的早餐打开来。

“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京南路尾那家包子铺的虾饺,快来尝尝。”

宋茜闻言起身,走至桌边坐在沙发上,同王晨有着一定的距离。

王晨似乎一直没有察觉宋茜的刻意和疏远,对一切都置若罔闻,将打包盒里的虾饺,一只只夹到宋茜的碗里。

宋茜夹了一只虾饺咬了一口,鲜甜的味道瞬间充斥于唇齿之间,但对宋茜来说,她并不喜欢这个感觉和味道。

可是,他说这是她最爱吃的。

任务一般吃完虾饺,王晨又将一杯豆腐脑推到宋茜面前,同样,是一种宋茜并不喜欢的食物。

“阿晨,严阳影视公司一导演打来电话,看来咱们一直以来争取的那部电影有好消息了。”陈经纪人不知何时走进来,适时打断了二人,令宋茜于心中舒缓畅快开来。

王晨听后,将目光投向宋茜,一脸的歉意,“茜茜,原谅我不能陪你了,这个电影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宋茜巴不得,跟这个家伙在一起要多闷就有多闷,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不用管我,怎样我都能找到玩的,你放心好了。”

王晨宠溺地揉了揉宋茜的小脑袋,“等我回来。”

“好的。”

目送王晨离开,宋茜心血来潮的走至窗边向医院大门外看去。

不多时,王晨同陈经纪人的两道身影果真出现在大门,与此同时等候在路旁的一黑色保姆车车门被人从内打开。

车上走下一金发碧眼的外国妞,在见到王晨的那一刻,像个得了美味胡萝卜的小白兔,一蹦一跳进王晨的怀里撒着娇。

让宋茜感到意外的是,王晨竟没有拒绝外国妞,搂着美人上了车。

震惊之余,宋茜感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不爽,心下一惊,猛然摇摇头。

医院的生活,让宋茜这种享受和向往自由蓝天的自由人,头一次感到了窒息。

是那种慢慢吸完封闭空间里氧气的濒死窒息,再多一秒都难以支撑下去。

索性,宋茜换下肥大的病号服,趁护士长不注意溜出病房,直奔医院后面的大花园。

医院的花园很大,像是个私家拥有的一片绿化地,宋茜明白,这是一种自然治疗法,医院的一处别有用心之地。

第6章 闹事的粉丝

果然,吸了清新的空气,看了葱绿繁茂的生机,这段时间来心中的苦闷和压抑一扫而光。

宋茜感到前所未有的一种身心畅快,抬脚便朝着一长廊走去。

未走几步,便见前方人群聚集,似乎有着什么热闹,向来爱凑热闹的宋茜,不假思索地便凑了上去。

人群中不知是哪个眼尖的吃瓜群众,惊呼一声儿之后,便指着宋茜,“王天王的女朋友,她怎么在这里?”

此话一出,数道炙热的目光带着火辣辣的醋意,投射到了宋茜身上。

宋茜哪里见过这阵仗,面前一堆女人像似一堵密不透风的墙,给她一种无路可逃的强烈感觉。

“果然是,跟网上照片一模一样!”

“也不怎样,王天王怎么看上这种类型的,妆也不化!”

“……”

“喂,就你?宋茜?”

宋茜连连后退,心中十分明白惹不起躲得起这个道理,但刚想避开,却有一个女人抢先一步挡住去路。

“你以为我们会轻易放你走吗,说,是不是你先勾引我们王天王的!”

气势咄咄逼人,宋茜无路可退。

脑中混沌一片,她自认为并未做错过什么,王晨不爱她,她能感觉得到……

手腕突然被人抓住,宋茜下意识地一颤,人却被一道大力拉入了怀中。

猛然抬头,那人却用另一只手盖住了宋茜的双眼,刻意为之不让她看清他的脸。

“这里是医院,烦请大家看看头顶的监控,再决定要不要闹事儿?”

声音浑厚有力,低沉温柔,令宋茜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安和欢喜。

男人的大手至始至终不曾离开过宋茜的眼睛一刻,耳边传来接二连三的难听话。

但这些,在此时已经全然对面前这个男人吸引住的宋茜来说,完全充耳未闻。

声音渐渐淡去,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睁眼的那一刻,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宋茜不无否认,气氛是尴尬的。

缘故全在于她自己,一副典型的花痴连,嘴角还勾着淡淡的不太怎么要脸的傻笑。

张凯放开怀里的宋茜,心中略发的忐忑,但面上却看不出丝毫的异样来。

“你没事儿吧?”

宋茜摇摇头,心里开始默认自己的痴傻是不无道理的,任谁面对这个一等一的大帅哥,是全然不动心的。

宋茜看着张凯傻笑着,全然没有收敛的意思,张凯被宋茜看得有些愠怒。

“外面风大,赶紧回去吧。”

说罢,似乎才意识到宋茜身上的衣服,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没有忍住,脱口而出,“以后不要再随便跑出来了。”

宋茜听完此话,心中感到十分惊讶,连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跑出来的?你也认识我?”

张凯似有千言万语,但到了嘴边,却不得不硬生生咽下。

淡然道:“像你这种我见得多了,这里是医院,不难看出。”

宋茜若有所思点点头,回过神儿来,“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能知道你是谁吗,家住哪里也行?”

宋茜向来不是个花痴之人,自然也不是个心甘情愿不假思索的倒贴鬼。

第7章 化解恩怨

但是面对眼下这个男人,心底一直有个急切又坚定的声音大叫着:留下他,留下他。

自然要留下,宋茜还是遵循了自己心中那让自己不假思索的正确声音。

张凯似乎未曾想到宋茜会这般说,淡然着一张脸,根本看不出任何能够代表内心的表情来。

只见他拿出手机,转身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随即看向宋茜,“你要见我,不急于这一时。”

宋茜还未从刚才的话里思忖明白,眼下之人已经拖着长长的背影,马上就要消失在视线之内了。

宋茜心中闪过一丝失落,很快,便被从身后匆忙赶来的护士长给捉了回去。

医院的生活枯燥乏味,宋茜是深有体会,王晨时不时会来看她一会儿,但也只是全程尴聊,以通告和工作草草收场。

不过,这几天宋茜总能时不时想起那个曾替自己解围的男人,从思绪中挣扎出来,紧接便在心中骂着自己。

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宋茜想明白后,立马逼着自己将脑海中那张与她和王晨之间不和谐的面孔给剃了出去。

这日,隔壁病房的一位阿姨因为错进了宋茜的病房,被护士长一顿臭骂。

想来是因为几天前宋茜接二连三受到了的人身威胁,护士长又在领导那里受了气,这几天自然对宋茜所在8082病房格外敏感。

阿姨因为护士长的态度激烈,差点气的昏厥过去,但病房内的宋茜此时却浑然不知。

直到下午六点左右,护士长带着几个护士进来给宋茜做检查的时候,偶然从她们口中得知了这件事儿。

第二天一早,趁着护士们还未上班,宋茜早早起床,在病房内转了几圈,猛然看到了张叔送来的桔梗花。

抱起仍旧娇艳欲滴的桔梗,转身去了隔壁房间。

阿姨因为冠心病,暂住在了隔壁的VIP病房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了,同宋茜来到这里的时间差前不后。

阿姨年岁看似已经将近六十岁了,在见到宋茜的那一刻,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显然转瞬之间,阿姨便有了释怀,“难为你还记挂我,昨天的事情也是我的不对,但……”

宋茜将手里的桔梗花欲要往阿姨病床头上放时,却在床头桌上看到了一束同她手里一模一样的桔梗花。

不免打趣道:“可真巧,阿姨可是半夜偷偷去我房间复制了花束?”

“你这丫头,原来是个机灵鬼。”

阿姨原本情绪两难抉择,在宋茜这句玩笑话中,化作了床头的桔梗花,绽放在空气当中。

宋茜心里一稳,“阿姨看起来好年轻,可有什么保养秘诀,能不能也告诉我一下,等我老了也要学阿姨这样?”

面上覆上宽慰笑容的阿姨,十分满意宋茜的那张小甜嘴儿,“哪里来的丫头,嘴巴抹了蜜似的。”

笑声爽朗的老太太,一点儿也不像宋茜所知道的那个得了冠心病的老人。

“我已经六十五了,这辈子就想要个女儿,可老天偏偏不肯对我让步,接二连三生了三个儿子。”

说罢长长的叹了口气儿,没有丝毫虚掩的成分。

第8章 医院热闹

“女儿要嫁人,承欢膝下也只是几年的时间,阿姨不必想太多,只要儿女孝顺,不分性别也能安享晚年。”

此话一出,老太太的脸上多了一丝宽慰,但闪过的不被人轻易察觉的失落和难过却还是让宋茜捕捉到了。

宋茜连忙将话锋一转,“我听小护士说,医院东面建了个活动中心,屋里也闷得慌,不如咱俩出去散散心?”

老太太对这个甜嘴的小女孩颇为满意,点了点头,二人便相约出了门。

下了八楼的贵宾病房,宋茜才体会到了医院的‘热闹’。

来往看病求医之人均面色凝重,能微笑身心畅快的是少之又少。

一路上,宋茜感到自己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那种目光让她心下发痒,别扭至极。

好在去活动中心的路并不太远,加之老太太腿脚也挺利索,二人不出十分钟便来到了活动中心。

活动中心是专门针对住院部的患者建造的,为了营造医院不那么单一肃穆的环境,也为了能够让患者保持舒心愉悦,有利于病情的好转,故此建造了这么个寻开心的活动场地。

孩子们欢声笑语着,在大人的看管下穿梭于七彩斑斓的滑梯之中。

许多老年人也活动着腿脚,同一群孩子形成了鲜明对比,似在对逝去的岁月表示着抗议。

但在宋茜眼中,大家均身着宽松自在的蓝条纹病号服,再欢快的笑声也掩盖不住大家心底对未来的惆怅与难过。

老太太似乎很高兴,反倒拉着宋茜往一处无人的滑梯走去。

“阿姨危险。”

老太太刚坐上顺滑的滑梯口,宋茜连忙将其扶住,生怕摔着这老太太的老胳膊腿儿。

“没事儿,阿姨小时候可没这么多好玩的额,你们年轻人生逢的时代可真好。”

宋茜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想要迎合今天这温煦的日光,也贪心地想要暖化身边的所有人。

被激发了童心的宋茜,手心里发痒,三下两下便爬上了滑梯,玩得好不畅快。

老太太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一堆老年人队伍之中,宋茜看着他们的笑容,心中有些无奈。

果然,每相差一代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增加一点代沟。

滑梯玩得有些腻了,宋茜却发现不远处一个小女孩蹲在地上正看着什么,眼睛一动不动。

出于无聊加好奇心,宋茜便走上前去。

只是刚走过去,蹲在地上的小女孩在见到宋茜之时,猛然拿起地上一个装满了黄白色浓稠的液体,朝宋茜泼来。

宋茜一时之间未反应过来,眼瞅着液体被小女孩扬在空中,呈一张大网状像宋茜飞来。

眼疾手快之时,宋茜扑倒在一旁的健身器材后,身上倒是幸免,但右脚却传来一阵儿刺痛。

小女孩见未得逞,神色有些慌张地看向不远处站在滑梯后一位满身风韵的女人身上,嘴唇下意识地煽动着,似是说出了“妈妈”二字。

宋茜来不及细究,面对如此天真可爱的孩子,她是没有防备的,就像王晨以男朋友的身份毫无防备的闯入她的生活中,直接给她下了判决书。

情劫爱相随 主角: 宋茜, 陶凌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3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