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少甜宠一百分 主角: 齐俊飞, 白若澜

齐少甜宠一百分 主角: 齐俊飞, 白若澜

第1章 不想做你的秘书。

今天是白若澜毕业后的第一天,在她自己还没确定好人生方向之前,白老爷就已经替她做好决定,他拿出一张名片说:“你去这个地方实习吧!我已经安排好了。”

白若澜很不甘心的说:“爸,我自己的事自己看着办,你就不用操心了。”说完后,她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时,有人拿着一杯牛奶走进来说:“白伯伯也是为了你好。”

白若澜坐起来拿出一个号码给她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一直逃避也不是办法,这上面是我教官的号码,他一直在找你。” 说完后,白若澜就换衣服出门了。

白若澜来到名片上面的地址,她突然发现今天是个倒霉的一天,白老爷竟然把她安排到齐俊飞公司实习,于是她果断的打电话给白老爷说:“你为什么不能把我安排在你的公司?”

白老爷只说了一句:“我不想再让你祸害我的产业。”然后就挂电话了。以前学校每到期中考试完后,都会把学生派出去实习。

白老爷是彻底怕了这位祖宗了,每次学校闹实习,白若澜总能把全公司上下弄得鸡犬不宁。

听他这么一说,白若澜瞬间感觉心里平衡了许多,此刻,她脑子里浮现了许多奥特曼打小怪兽的场面,但是事实证明是她想太多,今天第一天上班,齐俊飞就拽拽的点名要白若澜做他的秘书,可是她一点也不想待在他的身边工作,于是,她挺身而出说:“齐俊飞,我觉得你的秘书够多了,根本就不需要我。”

齐俊飞看了一排的秘书,然后随便的点了一名女生说:“你可以去财务领工资了。”

那名女生很委屈的问:“总经理,你为什么要解雇我?”

齐俊飞冷冷的说:“你刚刚没听到那名秘书说的话吗?”

那名女生很委屈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跺了一下脚就离开办公室了,齐俊飞摊开手说:“还有什么问题?”

大家纷纷摇头,然后就跑出去工作了,白若澜很烦躁的说:“齐俊飞,我根本就不想待在你身边工作,难道你没听说过,强扭瓜不甜吗?”

齐俊飞一本正经的说:“我这个人就是不喜欢瓜太甜。”说完后,就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扔给她。

白若澜随便的翻了一下文件的内容问:“这个要做什么?”

齐俊飞想了一下说:“忘了告诉你,刚才我解雇的那名是英语翻译,祝你好运。”

白若澜顿时痛恨起自己的嘴巴,刚才就不应该跟他顶嘴,真是讨厌,虽然英语过了六级,但是一些公司的专用名词,鬼知道它代表什么意思!正当她想要问人时,只见那些人见到她全都绕道而走,白若澜很苦恼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头说:“救命啊!”

然后只能认命的回到办公室,继续埋头苦干,不知不觉午餐时间到了,而我还在绞尽脑子猜单词,只恨书读的浅,大脑一片空白,齐俊飞的办公室刚好是挨着她的,只要他打开窗帘就可以看到隔壁人的动向,他心情很好的穿上外套,走进白若澜的办公室说:“吃饭吗?”

白若澜放下手中的笔说:“我要吃饭也不和你吃。” 说完后,她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二十分钟后,人和外卖一起来到她的办公室,她很开心的说:“箫落恩,你终于来了,快来帮帮我。”

白若澜和箫落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在外别人都会喊他哥,但是只有她是连名带姓一起管上的,所以在箫落恩心里,这也是他印象中最深刻的回忆,箫落恩被她强制性的拉到办公桌上,看了一堆英文单词后,他笑着说:“你在这里实习?”

她很苦恼的说:“哎,别提了,这又是我的一堆伤心事。”

箫落恩在电脑前敲字,不到一会儿,文件就打印出来了,白若澜拿着文件很开心的说:“谢谢你啦,今晚请你吃饭,还有你今天带的寿司不错哦!”

等到快上班的时候,她连忙把箫落恩送出公司,碰巧在门口遇到齐俊飞,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冤家路窄吗?白若澜笑着说:“记得我们晚上的约定哦!”

齐俊飞看到她和其他男生互动,心里有怪怪的感觉,他走过去问:“那个男的是谁?”

白若澜看了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回办公室说:“先生,就算你家是住在海边的,你也不能管这么宽啊!”

齐俊飞生气的说:“你···,我吩咐你翻译的文件呢?”

她很有礼貌的双手奉上说:“在这里”

齐俊飞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问题,于是心情就更糟了,晚上,白若澜看到时针刚过下班那个点,她很开心的站起来说:“终于下班了。”

她走到门口,就被齐俊飞给拦截了,她好奇的问:“总经理,我不想加班,我还有约,麻烦,让开,谢谢”

齐俊飞依然不为所动说:“我爸叫你一起吃个饭。”

白若澜很为难的说:“可是我还约了人呢!”

齐俊飞指着天花板说:“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谁的屋檐下生存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白若澜还来不及反驳什么,就被他强制性的拖走了,去到他家,齐叔叔很热情的说:“小澜,在公司里待的习惯吗?俊飞对你好不好啊?”

她笑着说:“齐叔叔,都挺好的。”

齐叔叔笑着说:“这次还是俊飞主动提出邀你来家里吃饭的。”

白若澜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都是他的主意,吃完饭后,白若澜马不停蹄的赶回家说:“下次别再用这种幼稚的伎俩了,显得你智商很低。”

齐俊飞把不要脸发扬光大说:“我就喜欢,我高兴。”

这样的你,让她还能说什么呢?箫落恩听到门外有声音,他走出来喊了白若澜一声,齐俊飞心里很不爽的说:“你怎么把外面的男人带回你家?”

白若澜学他的口气:“我就喜欢,我高兴”

齐俊飞被她气的话都快说不清楚了,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于是他果断的开着车走了,白若澜勾着他的手臂说:“箫落恩,你什么时候找个女朋友啊?”

箫落恩笑着说:“我们不是说过,等没男人要你,我交不到女朋友时,我们凑活着过吗?”

白若澜一本正经的说:“话是这么说,但是你这么优秀怎么可能没女孩子追?你也要为自己考虑一下。”


第2章 空降未婚妻头衔!

箫落恩看着她微笑着说:“在还没遇到那个心动人之前,任何人都是将就。”

他们一起走进院子里,白老爷刚好在那里泡茶。于是就强行留他住了一晚,第二天,白若澜去到公司,发现大家看见她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四处逃窜,齐俊飞拿出一长串的菜单说:“你去给我

买早餐。”

白若澜很大牌的走进办公室说:“想吃早餐不会自己去买?”

齐俊飞倚在门口说:“我现在是你的老板。”

她看了一眼说:“我没说不是啊!”

这时,有个乖巧的秘书走过来说:“齐总,要不我帮你买吧!”

齐俊飞拿着菜单指着白若澜说:“我有叫你吗?我就要她买。”那位乖巧的秘书听到自己的上司发话,立刻识相的逃远了。

白若澜就像哑巴吃黄连一样,很无辜的看着那位秘书的背影,然后愤愤的拿起菜单说:“行,我去。”

齐俊飞很满意的看着她说:“早去早回” 白若澜出了公司坐着自家老王的车,到处奔波去给他买早餐,刚买完最后一份早餐时,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她坐在店里忽然回忆起读书那年,齐俊飞本是

大她两届的师兄,但是他们之间的过节和误会,却成为了他们认识彼此的最好机会。

这时,服务员拿着打包好的食物放到她面前说:“白小姐,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打包好了,请问你还有什么需要?”

白若澜猛然回神笑着说:“谢谢,不用了。”

她拎着各种餐厅的塑料袋回到办公室,齐俊飞刚好开完会出来,他笑着说:“这是白若澜请大家吃的甜点,大家不必拘束。”

那些人看了她一眼,瞬间掉头就走,白若澜很生气的说:“以前你对我的态度就很恶劣,没想到两年不见,你在这点上还是一点都没变。”

齐俊飞把文件交到她手里说:“翻译一下,十分钟后我就要。”

我的天啊!这整整有上百页纸,真当她是神啊?她生气的把文件摔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嘴里还念念有词:“没人性,丧尽天良的家伙,我诅咒你开车出车祸,喝水被呛死。”

齐俊飞拉开窗帘看到她这个反应,心情大好的喝了一口咖啡,白若澜很苦恼的和箫落恩网上视频,箫落恩很宠溺的说:“给我五分钟,我帮你搞定。”

哇塞,还真是逆天了,此时,白若澜正在很迷恋的看着电脑里,他专心做事的模样,简直帅呆了,齐俊飞看了一下时间,然后直接闯入白若澜的办公室,只见,她一脸花痴的表情的看着电脑,他

悄悄走过去看了一眼说:“上班时间不许乱用资源和别人聊天。”

白若澜听到他的话立刻回神,她连忙用手遮住电脑说:“你这个人有没有礼貌啊!不知道进来之前要敲门吗?”

齐俊飞很狂妄的说:“这是我的地盘,我想怎么样就怎样。”

箫落恩看到他们吵架的模样,不经意的皱了一下眉头,白若澜关了电脑说:“你给的资料不是十分钟以后就要吗!你现在在打扰我工作,你出去。”

齐俊飞淡淡的说:“今天同事聚会,你可千万别逃走。”

白若澜很烦躁的朝他挥手说:“知道你,你老人家小心台阶,慢走,不送,记得把门给我带上。”送走瘟神后,她打开电脑,把翻译好的文件全部打印出来整理好放在桌面上,然后看了一下时间

,发现还早,于是她拿出手机玩了一下游戏。

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李小菲发来的,她是白若澜上学期间最好的闺蜜,不过大二就出去外面留学深造了,白若澜也想跟着去,可是当时白老爷百般阻挠,最后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时隔两年她

们再联系,就感觉所有的回忆发生在昨天似的。

下班后,白若澜很开心的跑下楼打电话叫了老王过来接她,这时,齐俊飞把车停在她面前说:“我接你去聚会的地方。”

白若澜心情很不错的说:“我今天有约,要先走了,以后我一定补偿给大家。”

齐俊飞把我强行拽上车说:“你今天哪都不能去。”

她挣扎着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下班后,是属于员工的私人时间,你凭什么管我?”

齐俊飞强制性的帮她系上安全带说:“就凭我是你的上司,你在我公司上班。”

白若澜生气的说:“那我辞职不干了。”

齐俊飞大少爷的脾气瞬间上来说:“不行,这是命令,你只需要服从。”

白若澜被他强制性的拽到聚会点,他笑着说:“我们来晚了。” 白若澜很无奈的坐在他的身边笑着,她看准时机偷偷的在桌子底下给李小菲发了短信,说明不能去机场的原因。

可是最后还是被齐俊飞看穿了,他抢过白若澜的手机直接按关机说:“你休想再把陌生男人约到你家。”

这人还有没有点靠谱的内在东西?这时,同事们很好奇的盯着他们看,白若澜尴尬的笑着说:“他乱说的,你们继续吃啊!别客气,这顿我请客。”

有些女生放下筷子冷冷的说:“某人请客的东西就是看了没胃口,齐总我们就先走了。”

那些男的进退两难的坐在椅子上,齐俊飞突然开口:“全部给我回来,你们不是想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于是大家都很乖的坐回到位置上看着他们,白若澜小声的说:“别乱说话,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齐俊飞拿起红酒杯说:“她是我的未婚妻。”

白若澜瞬间不干的说:“我什么时候就成了你的未婚妻了?”

齐俊飞喝了一口红酒说:“我和我的未婚妻现在有点误会,所以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些女生听到这个惊天大消息时,除了内心感到惋惜,好像对她的偏见减少了许多,她们站起来笑着说:“白秘书,刚才是我们不对,我们向你赔罪。”

白若澜拿起酒杯笑着说:“我们以后好好相处。”

聚会结束后,齐俊飞把她送回家说:“我刚才只是帮你,没别的意思。”

白若澜笑了一下说:“那就谢谢你了,明天见。”


第3章 吃霸王餐?

白若澜看到他把车开走后,她笑着说:“明天不见了,拜拜!”

回到家里,李小菲气嘟嘟的坐在沙发上说:“你为什么不来接我,给我一个解释?”

白若澜很狗腿的帮她揉肩捶腿说:“我公司有点事,去不了机场,你怎么回来不先回一趟家啊?” 把行李这么光明正大的放在她家客厅,这成何体统啊!

李小菲哭着说:“小澜,我爸要给我安排相亲,我最近就先住在你家了,你房间在哪?”

她不可思议的问:“这刚毕业就忙着要结婚啊?”

李小菲生气的说:“反正我就是不回家,气死他。”

白若澜很无奈的把她带到房间里,然后叫佣人收拾出客房,她坐在床上翻了一下地图说:“小菲,我们两家人就住在隔壁,你要不要躲远一点啊?”

李小菲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听到她说的话,很认真的思考了一番说:“有道理,要不你陪我出去外面溜达?”

白若澜很为难的看着她,李小菲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说:“就当是给自己放假嘛!我想你应该不会见死不救的。”

她很为难的说:“我是怕我爸不肯,你还记得我们出国的事吗?”

李小菲无所谓的说:“当然记得,当时飞机都快起飞了,你爸硬是把你给拽下来,那个场面至今还记忆深刻呢!不过你放心,以前是我太稚嫩斗不过他,现在我有能力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她出去阳台打了个电话,第二天,刘诗语依旧给全家人做早餐,白若澜握着她的手说:“学姐,自从我大二找到你,你就一直在我家做保姆的活,凭你的本事不至于如此的。”

刘诗语很感动的说:“白伯伯不仅帮我还完父母欠下的债,而且还资助我读书,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这时,白老爷从楼上走下来说:“诗语,当初我帮你是希望你有出息,不是要你报恩,你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我这个老头子不用你照顾。”

刘诗语很感动的说:“谢谢白伯伯,我一直有个理想,我想去实现。”

白若澜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说:“祝你成功。”

李小菲很乖巧的走到白老爷身后捂住他的眼睛说:“猜猜我是谁?”

白老爷乐呵呵的说:“是小菲回国啦!”

李小菲撅着嘴说:“白叔叔怎么每次都能猜中。”

白老爷笑着说:“小菲,出了一趟国,有学到什么好东西吗?”李小菲在桌子底下踹了白若澜一脚,然后给她使了眼色。

白若澜心有领会说:“爸,先别说这么多了,先吃早餐,不然上班该迟到了。”

白老爷宠溺的看着她们两个说:“又想玩什么花招?好,吃早餐。”

吃完早餐,五分钟过后,白老爷陷入了沉睡,李小菲笑着说:“快点拿上你的行李咱们走人。”

白若澜拉着她的手问:“你给我爸吃了什么?”

李小菲拿出一个小药瓶给她说:“这是我从你房间里拿的迷药,我刚刚看了药效,最少后天才能醒,我们还是赶紧溜吧!”

她生气的说:“你疯了吧!要是给我爸知道了,是要杀头的你知不知道。”

李小菲一个人扛着两个人的行李来到机场说:“放心,你以为谁像你鼻子一样灵,只要有化学药物残留在空气中,你都能闻得到。”

白若澜不敢相信的说:“我感觉我快疯了,要是回来被爸发现,我肯定死的很惨。”

李小菲很果断的把她拉上飞机说:“等他发现,我们早就逃之夭夭了。”

在公司里,齐俊飞发现隔壁没人,于是他走进白若澜的办公室问:“白秘书今天怎么没来上班?”

大家一致摇摇头,齐俊飞打了一下白若澜的手机,发现已关机,他不放心的跑了一趟她的家里,最后都没找到人,几天后,她和李小菲的足迹遍布在巴黎的各个角落,这天。李小菲心情大好的输

:“今天我请你吃大餐,我们走吧!”

来到一家高级餐厅,我们吃完饭后,到了买单的时间,服务员告诉她卡刷不了,她很心酸的说:“小澜,我爸把我的卡给冻结了,要不用你的呗!”

白若澜翻了一下包包说:“我出门的时候有带钱包吗?”

李小菲紧张的帮忙一起找说:“不是吧!你怎么可以出门不带钱包呢?”

她很不好意思的说:“小菲,这几天一直在用你的钱,我好像真没带钱包。”

那名服务员听到我们的对话,脸色瞬间就变了,虽然他听不懂中文,但是看到她们的表情动作,大概就能猜出来发生什么事,李小菲很着急的说:“这怎么办啊?”

李小菲走到前台和经理说了半天,经理依旧不放人,于是她自作主张的拨通一个号码,晚上,李小菲很豪迈的再叫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白若澜制止她说:“你疯啦!我们午餐还没结清呢,你怎么又点晚餐啊?”

她笑着说:“小澜,你就放心吧!埋单的人很快就来。”

说惨曹操曹操就到,有名男子进门说:“小菲,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白若澜怎么听这个声音特别的耳熟啊!她回头看了一眼,连忙捂住自己的脸说:“你怎么把他给叫来了。”

李小菲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没钱买单,肯定是要叫熟人才可以啊!”

这下她可有理说不清了,齐俊飞坐在白若澜的身边说:“难怪我找你这么久都不见人影。”

李小菲笑着说:“师兄,我们过的可惨了,求求你借点钱给我们吧!”

齐俊飞冷冷的说:“借钱可以,不过她要跟我回国。”

白若澜生气的说:“我已经辞职了,不要你管。” 一天前。白若澜把早就打好的辞职信定时发送到齐俊飞的电脑上,他看到后,差点气出胃病。

齐俊飞强硬的拉她坐下说:“要么你跟我回国,要么你继续在这里待着。”

白若澜生气的翻了一下手机通讯录说:“你以为没有你地球就不转了吗?你不救,我照样可以找到人帮我。”


第4章 偶遇老同学!

齐俊飞一把抢过她的手机说:“商人是不会做亏本生意的。”

白若澜很生气的当众跟他抢手机说:“快还我手机。”

李小菲笑着说:“我有手机啊!”

白若澜和齐俊飞默契十足的同时说:“闭嘴,不关你的事。”

李小菲只能悻悻的坐回位置上,看着这场关于手机大战的后续,最后白若澜气喘吁吁的说:“我跟你回去,手机我也送给你了。”

齐俊飞把手机塞进她的包包里说:“这次你可不能再跑了。”

李小菲担保:“放心吧师兄,有我在,我保证她不跑。”

齐俊飞结完账后,他拿出一张卡给李小菲说:“这张卡没密码尽管刷,但是要还的。”

李小菲笑着说:“我知道了师兄,祝你们回国愉快。” 李小菲送走她们后,第一时间就赶去自助银行提款机取钱,她也不知道取多少好,于是就随便取了几万块防身,然后回到酒店解救白若澜

,此时白若澜很无助的坐在床上,没想到最好的闺蜜却敌不过钱的诱惑。

齐俊飞把吸管放进杯子里说:“你要不要喝水?”

白若澜很嫌弃的说:“你要绑人能不能找个好一点的绳子?你用西装领带绑着我算怎么回事?”

齐俊飞坐在椅子上说:“你放心,我领带多的是。”

白若澜很烦躁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本想来个眼不见心不烦,谁知他竟然开口说:“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最好乖乖待在这里。”

她看到他走出大门后,立刻变得活跃起来,她使命的挣扎说:“等你回来那才是真的傻瓜。”

这时,她听到有推门的声音,她连忙闭上眼睛,李小菲小声的说:“小澜,我来救你了,你在哪?”

白若澜真快被她笨哭了,她生气的说:“你不知道开灯啊!”那个坏蛋干嘛出门还要顺带把灯关上呢?真是搞不懂。

李小菲笑着说:“哦。我找一下开关。”

好不容易把灯打开了,却卡在白若澜身上,她们四处在寻找绳结在哪里,最后找到李小菲都烦了,她生气的说:“找不到就不解了,我们先出去再说。”

白若澜点点头,李小菲往她身上披了一件外套,她拖着两个人的行李,坐上最后一班不知飞到哪里的飞机,准备浪迹天涯,齐俊飞回到酒店,看到白若澜不在,就知道她会逃,于是,他开着私

人飞机,打开定位系统展开跟踪。

在飞机上,白若澜向空姐要了一把剪刀,解开身上的绳子小声的问:“你身上有多少钱啊?”

李小菲吃着水果说:“不多,才几万。”

白若澜想了一下说:“那我们准备怎么办?”

李小菲笑着说:“当然是自食其力。”

世界这么大,最神奇之处在于有缘的人总能通过相同的轨道,与另外一个人相遇,她们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逛着繁华的街道,却遇到了大学同学,早晨,米简樱像往常一样出去买菜做饭给公公婆婆吃,她走过十字路口时,忽然发现两个熟悉的身影,她连忙追上去说:“你好。”

当她们三人面对面都不禁惊呆了,白若澜不敢相信的说:“小米?”

米简樱笑着说:“是我,好久不见。”

她们三人刚找地方坐下来不久,米简樱的电话就响起来,她接过电话后,脸色很不对劲的说:“我还有事,我先回家了,我们改天再聚吧!这是我的电话。”

认识她这么久,第一次见她这么慌乱,于是她们两个悄悄跟上去,到门口时,就听到有一位妇女指着她破口大骂:“我儿子娶你进门求什么啊?要文凭没文凭。要钱没钱的,你既帮不了我儿子,还不好好在家里做饭,你这是要造反啊?”

米简樱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说:“我今天是有特殊情况,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后,她们就走进去了。

白若澜在一旁真心看不下去了,拉起衣袖就想上去打架,李小菲阻止她说:“打架的事情我来。”

正当她们要冲上去打人的时候,这时,有个男的搂着一个女人很暧昧的与她们擦肩而过说:“要是被你老婆看到怎么办?”

那个男人满不在意的说:“看到又怎样?她就是一个花瓶,她不会跟我闹的。”

白若澜看着那队男女走进别墅说:“看来小米已经结婚了,而且老公还不爱她。”

李小菲生气的说:“这种渣男我见多了,我有办法搞定。”

她们在米简樱的家门口,一蹲就是两天,基本上已经摸清她们一家人的必经地点,李小菲生气的说:“我现在就要去为小米讨回公道。”

白若澜拿着两根树枝挡住脸说:“打架我不在行,但是下药我在行,这个你拿着,你要是觉得还不够解气,就往他身上撒这个,我保证让他脱胎换骨。”

李小菲笑着说:“小澜,还是你懂我。”

晚上,她们敲了一下米简樱的家门,管家走出来说:“请问你们找谁?”

白若澜很严肃的说:“我们是你少夫人的朋友,麻烦请通传一声。”

米简樱走出来看见她们很疑惑的说:“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李小菲幸灾乐祸的说:“现在你家应该是很乱吧?”

米简樱皱着眉头说:“你怎么知道?”

白若澜心情舒畅的说:“我们就是为这件事来的,看你的丈夫好像对你并不好,所以就教训了他一下,这里是解药,我给他下的毒只要两天就会痊愈,而且不会留下任何副作用,你自己看着办!”

米简樱握着解药说:“他对我有恩,我不能见死不救。”

李小菲生气的说:“只要他难受两天而已,不会死的,你怎么就死脑筋了呢!”

米简樱很失落的低下头说:“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说完后,就跑进屋子里了。

白若澜搭着李小菲的肩膀说:“我看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绝配咯!”

回到酒店,白若澜很疲惫的说:“今天太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李小菲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说:“先去你房间帮我按一下。”

当她们打开房间时,里面传来一个男士的声音:“终于回来啦!”


第5章 家法伺候!

白若澜的第一反应是:“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走错房间了。”说完,她们退出房间看了一下门号,发现没走错啊!

接着,李小菲恍然大悟说:“里面那个该不会是我师兄吧!”

白若澜紧张的拉着她跑出酒店说:“那怎么办啊?”

李小菲笑着说:“要不使用美人计,把他收为己有?” 白若澜满脸戒备的样子看着她,李小菲把她拉去成人店,特地让店长给她讲解如何诱惑对象。

白若澜听的满脸通红的样子拉着她的手说:“你这个方法靠谱吗?以前你在学校每次出主意都会失败,这次该不会·······”

李小菲很诚恳的看着她说:“你相不相信我?”

白若澜很诚实的摇摇头,李小菲很果断了买了一件情趣睡衣,拉她酒店,李小菲把睡衣塞到她手里说:“你要是想回去就可以不穿。”

她很为难的说:“小菲,我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

李小菲很头疼的说:“是叫你演戏,不是真做!OK?”

白若澜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李小菲转过身快速的挤出几滴眼泪说:“小澜,难道你要看着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吗?”

她很难过的说:“小菲,你别哭啊!我去还不行吗?”

白若澜进去洗手间换上睡衣出来,李小菲惊呆了说:“哇塞,想不到你的身材还挺不错的嘛!”

她很兴奋的把白若澜推进隔壁房间说:“早去早回吧!”

白若澜推开门犹豫了一下,然后深呼吸了一下走进去,齐俊飞突然打开灯说:“你怎么回来了?不逃了?”

她笑着说:“那个,我来是·····”她边说边走进去。

齐君飞看到她穿的那么露骨,眼神暗了许多,他用力的把她拽到床上说:“谁叫你穿成这样的?”

白若澜很无辜的用手挡着他说:“这样不好看吗?”

齐俊飞简单粗暴的说:“脱了。”

白若澜扭捏的说:“我们这样不太好,不如我帮你按摩?”

齐俊飞也想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于是点了一下头,白若澜手法生疏的东按按,西按按,齐俊飞感觉浑身酸痛的说:“来,我教你按。” 白若澜很好奇的坐在床上给他按,因为太舒服,不到一

会儿就睡着了。

李小菲拿着扩音机抵在墙上说:“奇怪,怎么没什么动静呢?”

齐俊飞看到她已经睡着,于是很温柔的把她放到床上,为她盖好被子,第二天,李小菲一觉醒来,发现她身边躺着一个男人,她激动的把他踹下床说:“你····你,你怎么在这里,我···我··我们昨晚

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齐俊飞很无辜的从地上起来说:“就你想的那样。”

白若澜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发现还好好的,她的语气稍微软下来说:“那个,你不要把我们抓回去好不好?我们还想在这里玩呢!”

齐俊飞当着她的面穿好衣服说:“那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他们两个人一起走出房间时,李小菲立刻跑出来说:“师兄,昨晚怎么样?”

齐俊飞转动了一下脖子说:“不怎么样。”

白若澜很生气的说:“都怪你出的馊主意。”害的她名节差点不保。

她们跟着齐俊飞走进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说:“昨天的床睡得我很不舒服。”

李小菲两眼直冒金星说:“师兄,你真是太给力了。”

齐俊飞把钥匙交给她们说:“我有事,要先回国,你们玩够了就赶紧回来。”等他走后。

白若澜吐了吐舌头说:“这个人怎么突然变这么好了?肯定有阴谋。”

几天后,李小菲很生气的摔卡说:“什么嘛!师兄给的这张卡是有金额限制的,小澜,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白若澜很认真的说:“要么继续借钱,要么回国。”

李小菲想了一下说:“这个卡里面只剩回国的机票钱了,我想还是回去忽悠我爸比较好。” 说完,她们就收拾好行李登机了。

回到家里,司机老王小声的说:“小姐。老爷这几天心情不好,你要小心点。”

白若澜点了一下头走进去说:“爸,我回来了。”

白老爷拿着家法站在那里,然后拿起棍子就使劲往她身上抽说:“谁给你的胆子竟敢私自出国?”

白若澜全身很痛的趴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管家看不下去走上前说:“老爷,小姐皮娇肉嫩的,再打下去就要受伤了。”

白老爷生气的说:“走开,今天我就要给她教训,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离家出走。”

晚上,李小菲拿着礼物到白若澜家里说:“白叔叔,这是送给你的礼物,小澜呢?”

白老爷笑着说:“她明天还要上班,很早就睡了,谢谢小菲的礼物。" 李小菲走后。

白若澜从房间里走出来说:“爸,你为什么从来不肯我搭飞机出国?”

白老爷一夕间回忆起痛苦的往事,他闭上眼睛说:“没有为什么,明天你给我好好去上班。”

第二天,白若澜穿着长袖走进办公室,齐俊飞敲了一下她的办公室门说:“你身体不舒服吗?怎么穿成这样?”

她捂着衣袖说:“没什么,我突然觉得今天的有点冷。”

下午,箫落恩过来亲自帮她上药说:“你爸打的真狠。”

白若澜笑着说:“这只是皮肉伤,没什么关系,他没往我脸上打就已经很不错了。”

齐俊飞路过她办公室,碰巧看到箫落恩的手伸进她衣服里,他很生气的说:“你就这么豪放吗?”

她站起来说:“总经理,你怎么这个点回来了?”

齐俊飞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他能给你的,我也可以,你不如考虑一下我?”

白若澜转过身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齐俊飞抓着她的手说:“你跟我出来。”

白若澜感觉到手腕上的疼痛,挣扎道:“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放开。”

齐俊飞此时感觉心里有股火在燃烧,他生气的说:“他碰你就可以,我他妈拉一下你的手都不行?”


第6章 复杂的情感戏。

箫落恩直接挡在他们两个中间说:“放手!”

齐俊飞不服气的说:“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

箫落恩很无奈的拉起白若澜的衣袖说:“她挨家法了,我刚才是在帮她上药。”

齐俊飞不敢相信的拉高她两只衣袖,看到两边的伤痕清晰明显,他顿时发现自己错了,可是碍于面子,他只能愤愤说:“就算是这样,谁叫你离家出走?”

白若澜甩开他的手说:“反正也不关你的事。”

在李家,李小菲回到家里后,首先就是被禁足,她生气的掰着门锁说:“放我出去,爸,你不能把我锁在家里。”

李伯伯说:“今晚你的未婚夫就要来家里做客了,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李小菲连忙打电话给白若澜,白若澜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跑出公司,箫落恩在后面问:“小澜,你这么着急是要去哪?”

白若澜甩甩手说:“江湖救急,有什么事明天说。”

晚上,她戴着鸭舌帽爬上二楼阳台敲了一下门,李小菲把她拽进屋里说:“外面的人没发现你吧?”

白若澜很得意的拿出一个小瓶子说:“我有独家秘方,他们还不是我的对手,我们快走吧!等一下你的未婚夫就要出场了。”

李小菲把银行卡摆在床上说:“这些破东西关键时刻没点用。”

这时,门外传来车熄火的声音,白若澜摊摊手说:“哦!逃不掉喽。”

李小菲换了一身衣服像上战场的样子说:“我去会会他。”

白若澜看了她一眼说:“你确定要穿成这样?” 只见,她穿着连体的黑衣,好像是要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李小菲在原地转了一个圈说:“这叫专业,不用问你肯定是不懂的,我先下去了。”

她下去不过一分钟就很惊慌失措的跑回房间,她喘了一口气说:“小澜,你知道我的未婚夫是谁吗?”

白若澜好奇的看着她,李小菲边说边进去换了一身裙子出来说:“早知道我的未婚夫是古轩扬,打死我也不逃婚了。”

不会吧!这个世界这么小,白若澜惊讶的说:“你是说你的未婚妻是我们大学的教官?”

她很肯定的点点头说:“对,你没想多,他最后还是属于我的,走吧!你陪我下去。”

白若澜看着自己的一身装扮,一看就是要办事的人,她把鸭舌帽带好说:“我这样出去不好吧!”

李小菲很紧张的抓着她说:“我就是怕紧张,所以要你给我当陪衬。”

好吧!反正是你的未婚夫,又不是她的,白若澜表示很无所谓,古轩扬坐在沙发上再见到白若澜,内心竟然有点像情窦初开的少年,他强忍住心中的喜悦说:“好久不见。”

白若澜笑着说:“教官,好久不见。”

李伯伯笑着说:“小澜什么时候来找菲菲的?既然来了就吃了饭再走吧!”白若澜本想拒绝。

可是,李小菲却替她一口答应下来:“好啊!小澜,是吧?”

白若澜点点头说:“那好吧!”

一餐饭她吃的异常的不安,古轩扬时不时会抬起头看看对面的人,弄得白若澜浑身不自在,李伯伯给自己的女儿使眼色,可是李小菲浑然就是一副呆萌状,在大学的时候,李小菲就一直暗恋教官

,甚至还大胆的拉着白若澜去向他告白,可是他永远只有一句挂在嘴边:“你还太小,不可以暗恋师长。”

李小菲为了这句话,大二就开始出国留学,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快速长大,没想到上天竟然这么眷顾她,又把古轩扬派到她身边,李小菲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侧脸说:“教官,以后我可以叫你名

字吗?”

古轩扬很有礼貌的说:“可以。”

李小菲整个脑袋开始冒泡泡说:“轩扬,多吃菜。”

李伯伯很满意她的主动,然后笑着说:“你们慢慢吃,我吃饱了。”

白若澜连忙站起来说:“我也吃饱了,我爸还等着我回家呢!先走了。” 李小菲很赞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继续和古轩扬寒暄了。

不可否认,在白若澜的大学时光里,古轩扬也是她青春的一部分,那年李小菲拉着她去跟教官表白时,她意外的在李小菲手机上,看到教官的信息,他说:“我喜欢的是小澜。” 于是她很惊慌的

删掉这个信息,所以李小菲一直以为教官是喜欢她的。

白若澜推开房门,白老爷坐在床上等她说:“你回来啦!昨天我下手重了点,这些是药膏,记得按时涂。”

她很倔强的说:“爸,我还是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做飞机?”

白老爷叹了一口气说:“你只要照我的话去做就行。”

白若澜很疲倦的躺在床上说:“爸,这么多年了,你从来不会跟我解释任何事情,这样让我猜的好累。”白老爷听了她的话,默默的走出房间。

早晨,李小菲很激动的跑到她房间说:“小澜,教官主动约我们!”

白若澜很没兴趣的说:“我还要上班呢!你自己去吧!”她收拾了一下文件就去上班了。

齐俊飞看见她进办公室,然后拉开抽屉看着里面的药,不知道要怎么给她,正在苦恼的时候,白若澜突然闯进他办公室说:“总经理,这是你叫我整理的资料。”

齐俊飞连忙关上抽屉说:“以后进来之前,要敲门。”

白若澜翻了一下白眼,然后小声的说:“进我办公室门,怎么不见得你有礼貌?”

齐俊飞一副看穿她的样子说:“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呢?该不会是在骂我吧?”

白若澜巴结的说道:“我哪敢啊!我要出去了,资料就放在这里!”中午,她抽屉里突然多了一袋子的药,上面有留言,是箫落恩买的。

她把药抹在伤口上,感觉挺清凉的,效果好不错,这时,齐俊飞拿着药闯进来说:“昨天看到你受伤了,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员工,我应该要来关心一下。”

他走进来看到白若澜在抹药,他紧张的把药藏在自己的身后说:“你先处理伤口吧!”说完,他就退出去了,顺便把药扔进垃圾桶里。

白若澜把衣袖弄好说:“进来吧!”

齐俊飞板着脸说:“你别以为我是在关心你,我是来看你工作的进展。”


第7章 不让人留夜!

白若澜嘟囔着:“还有没有人性啊?我都这样了,你就不能给我请个假?”

齐俊飞板着脸说:“你要是请假了,这么多活谁干啊?”

白若澜小声的说:“说你黑心呢!还不承认。”

下午,齐俊飞拿着文件走进她办公室说:“跟我临时出个差。” 她在全然懵圈的情况下,被拉去上海临时出差,洗漱用品都是到那边才准备。

齐俊飞拉着她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里面的大堂经理笑着说:“不好意思齐总,我们只剩下一间总统套房了,您看?”

白若澜小声的说:“只有一间房间,我看我们还是去别的酒店吧!”

齐俊飞拉住她说:“就要那一间了。”

他强制性的把白若澜推进电梯,然后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她说:“你放心,你以你这个小身板对我没多大诱惑力。”

当她进到总统套房时,才明白是自己想多了,里面有三间房间,白若澜笑着说:“总经理,这间最大的给你吧!”

齐俊飞坐在沙发上准备资料说:“等一下你要临时当个翻译,这次是一个英国的客户,临时来到上海考察我们的工作范围,不许有失误。”

白若澜抱着抱枕坐在他身边,看着他不停的在弄资料,齐俊飞淡淡的说:“帮我去弄杯咖啡。”

她走进小厨房,发现有现磨咖啡,于是她好心的煮了一杯咖啡给他,当他伸手准备去接的时候,那咖啡不小心打翻泼在她的身上,白若澜被烫到的叫了一声,齐俊飞很紧张的看着她说:“是不是

烫到哪里了?”

她摇摇头说:“我没事,你继续忙你的事吧!”

齐俊飞看到她胸前一片咖啡渍,他伸手想解开她的纽扣,白若澜像一只受伤的兔子说:“你想干什么?”

齐俊飞笑着说:“现在知道害怕了,赶紧把衣服解开。”

白若澜很惊慌的往后退,没想到出师不利被桌脚绊了一下,于是两个人一起倒在沙发上,他伸出手说:“我看看你伤的怎么样。”

她紧紧的拽着胸前的衣服,就是不肯让他解,这时,有人敲了房门说:“齐总,宴会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

敲了半天,里面的人都没有回应,碰巧吴倩倩路过问:“俊飞来了?这些衣服我给他送进去。”

那些人把衣服交给她后,就离开了,吴倩倩拿起房卡一刷推门进去,就看到齐俊飞压着一个女生,她生气的说:“齐俊飞,你把我当什么了?”

齐俊飞冷漠的说:“谁叫你进来的?给我出去。”

于是,吴倩倩把衣服扔下哭着跑出去了,白若澜好奇的问:“吴倩倩?是之前我们大学时,校长的女儿吗?你什么时候和她搞在一起了?”

齐俊飞趁她出神连忙解开纽扣检查伤势,他很心疼的说:“红肿了,走,去看医生。”

白若澜说了半天没人回应,她听到这句话瞬间炸开了锅,她捂住自己的胸口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混蛋,我的清白啊!”

齐俊飞笑着说;“你忘了那天我们在酒店,还是你故意·····。”

白若澜连忙捂住他的嘴说:“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上了一趟医院回来,白若澜盯着那些五花八门的药说:“这些人开的药,还没我自己做的管用。” 我从口袋里拿出芦荟膏抹了一下伤口,简直舒服极了。

齐俊飞拿着礼服说:“把这个换上。”

白若澜换完衣服后,走出来说:“这样穿可以看到我的伤口耶!”

他想了一下说:“今天的宴会我自己去,你好好休息。”

晚上,她在电视机里面,看到吴倩倩勾着齐俊飞的手臂,在红毯上面走着,她走近电视机仔细看了一下说:“吴倩倩是不是去微整了?怎么和以前长得不一样了。”

凌晨,齐俊飞醉醺醺的回到房间,吴倩倩很开心的说:“俊飞,我就知道你会需要我,走,我们先进房间。”

白若澜被他们的大动作惊醒,她走到客厅说:“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了?”

吴倩倩看见她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俊飞不是一项不让人留夜的吗?”

白若澜瞬间清醒好奇的打量她说:“吴倩倩,你说这个世界还真小,我们都能在这里碰到,你什么时候跟齐俊飞在一起的?”

她好奇的看着白若澜,但是就是想不起来有这个人,白若澜笑着说:“你们动作小点,我要回去睡了。”

第二天,吴倩倩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然后去厨房准备了爱心早餐,白若澜和齐俊飞几乎同时坐在椅子上,吴倩倩像服侍上帝一般的帮齐俊飞夹菜,白若澜伸手要去抓面包的时候,吴倩倩笑着说:“不好意思白小姐,想吃早餐请到一楼。”

白若澜吐了吐舌头说:“小气。”

齐俊飞拿起西装拉着白若澜说:“走,我带你去吃早餐。”

吴倩倩很娇弱的说:“俊飞,这是我特地给你做的早餐。”

他冷冷的说:“留给你自己吃吧!”

他们走后,吴倩倩很生气的跺了一下脚,白若澜好奇的问:“昨晚·····?”

齐俊飞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就是你想的那样。”

她笑着说:“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们竟然会在一起,什么时候的事啊?方便说一下吗?”

齐俊飞很不耐烦的说:“不方便,再不吃就要去工作了。”

白若澜立刻投降说:“好,好,好,给我几首歌的时间,让我好好吃个早餐。”

中午,齐俊飞把她拉到会场,临时充当翻译,与其说是个翻译,不如说就是个摆设,每次外国人讲了一段话,她还来不及翻译,齐俊飞就接着下一句说了,弄得她特别没有存在感,谈完生意。他

就打算回去了,白若澜拿出手机搜了一下附近的小吃说:“别急着回去,我们去吃点东西。”

白若澜把他拉到小吃摊,齐俊飞不敢相信的说:“你还会吃这种东西?”

她笑着说:“你懂什么啊!其实一个城市的美味全靠这些人。” 她随便点了一些吃的,还要求让他尝尝,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周围哪有什么高级的餐厅啊!全部都是大排档,还记的李小菲第一次带她去大排档的时候,她也是和齐俊飞一个表情,但是多次尝试下来,逐渐也发现爱上它了。


第8章 对辣椒过敏!

齐俊飞还是不能接受的把东西推得老远说:“你自己吃。”

白若澜拿起食物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本来没觉得多饿的齐俊飞,这会儿肚子开始抗议了,她笑着说:“吃点吧!不会要你命的。”

他始终都是迈不出那一步,他嘴犟的说:“我不会吃这些东西的。”

白若澜拿着烤串笑着说:“有时候我发现我们挺像的,吃点吧!”

齐俊飞感觉挺没面子的,于是站起来直接走了,白若澜拿着吃的在后面跟着,在他开口正要说话的时候,白若澜往他嘴里塞了烤串,可是他一沾辣椒粉顿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他连忙吐出来,

然后看着红疹迅速蔓延,白若澜在一旁毫不知情的沾沾自喜说:“我没骗你吧!是真的很好吃哦!”

她话说完后,人也晕倒了,白若澜蹲下摇晃着他的身体说:“喂,你没事吧?你别吓我。” 摇了半天没反应,最后她请出租车司机把他扛回酒店。

吴倩倩在大堂碰到他们问了一句:“俊飞怎么了?”

白若澜气喘吁吁的说:“快··快点···请医生来。”

吴倩倩拉住她说:“俊飞到底怎么了?” 说完话,她去检查了一下齐俊飞的身体。

她很烦躁的说:“他刚才是不是吃了辣椒?”

白若澜仔细的想了一下说:“这人不能吃辣椒吗?”

吴倩倩着急的说:“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啊?大小姐,这里根本就没有家庭医生,快,送过去医院。”

她们就这样上了救护车来到医院,齐俊飞目前还在急诊中,吴倩倩很生气的推了她一下说:“要是俊飞有什么事,我一定跟你没完。”

这时,医生走出来说:“患者进食的辣椒不多,打完点滴就可以回去了。”

白若澜想进去病房看看他有没有事,可是却被吴倩倩挡在门外说:“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走吧!”

她朝里面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她上了出租车喃喃道:“人家女朋友在那里呢!关你什么事。”

第二天,齐俊飞醒来,他看向四周没有发现那个女人的身影,顿时眼睛里显露出失望,接着,吴倩倩买了早餐回来说:“俊飞,你醒啦!我给你买了清粥。”

齐俊飞面无表情的说:“白小姐呢?”

吴倩倩听到他这么生疏的叫着一个女生的名字,心里很高兴的说:“她回酒店了,明明是他弄伤你,可是跑的比谁都快,这几天都是我在照顾你。”

齐俊飞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说:“我要回去了。”

吴倩倩依依不舍的说:“俊飞,你就不能留在上海多陪我一会儿吗?”

他进洗手间换了衣服走出来说:“倩倩,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说的很明白,我不希望我再说第二次。”

吴倩倩很会看人的脸色说:“好,我不说了,我最近谈了一笔生意,在你的城市,我跟你一块回国。”

下午,他们三人就一起上了飞机,不过这座位的安排真心无语,白若澜竟然被安排坐在齐俊飞的旁边,吴倩倩很不甘心的瞪了她一眼,齐俊飞冷冷的说:“为什么不来医院?”

白若澜瞪了他一眼说:“你们在医院恩恩爱爱,我去干嘛?做电灯泡照亮整个地球啊?”

齐俊飞很认真的打量她说:“你在吃醋?”

她笑着说:“就你这样,有什么醋可吃的?”

齐俊飞很郁闷的看着她,他明明就是女生眼中的那种高富帅,怎么在她眼里就一文不值了,齐俊飞规矩的坐好闭上眼睛休息,几个小时后,他们下了飞机,吴倩倩很甜蜜的勾着他的手说:“俊飞

,我想去看看伯母!”

齐俊飞很不耐烦的看了一下时间说:“我还有事,你自己去我家。” 说完就开车走了。

白若澜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悠哉悠哉的走着,吴倩倩生气的把行李扔给她说:“你快点帮我拿行李吧!”

她笑着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吴倩倩很无所谓的说:“你不就是俊飞的下属嘛!我可是你未来的老板娘,你还不好好巴结我?”

白若澜在她身后吐了一下舌头心里想着:‘看在你是齐俊飞女友的份上,暂时忍忍。’

第二天,齐俊飞把吴倩倩带回家里吃饭,碰巧他的父亲也约了白若澜,三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当时的气氛别提多尴尬了,白若澜拿起筷子说:“大家吃饭啊?”

齐俊飞的母亲板着一张脸说:“我们家不是随随便便的女生都可以来的。”

吴倩倩小心的讨好她说:“伯母,我给你带了些美容的补品,一看你就显得特别年轻。”

他的母亲把礼物放到桌子上说:“俊飞,不给我介绍介绍?”

齐俊飞无所谓的说:“妈,就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带来吃了饭,没别的意思。”

吴倩倩强忍住心中的不快,好不容易吃完饭,他的母亲怂恿道:“儿子,等一下送小澜回去。” 吴倩倩听到这句话,瞬间炸了。

她走到他面前说:“齐俊飞,我在你心里究竟算什么?”

齐俊飞只是很客气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开车走了,白若澜在车上问;“你这样对你的女朋友真的没事吗?”

齐俊飞淡淡的说:“管好你自己。”

第二天,白若澜穿着工作服来上班,她走进办公室看见吴倩倩坐在她的办公椅上,她好奇的说:“你在我办公室干嘛?”

吴倩倩站起来说:“我就是来找你的。”

白若澜带着她来到休息室说:“长话短说吧!”

吴倩倩笑着说:“我想你在俊飞面前多提提我,这样吧!我直接说了,你要是帮助我当上齐家的媳妇,我会给你好处。”

她笑着说:“我不需要什么好处!”

吴倩倩很认真的看着她说:“那我给你钱?”

白若澜很淑女的说:“你认为我需要钱?” 说完后,她拿出自己的名片给她。

吴倩倩很惊讶的说:“原来你就是白若澜,你知不知道,你当时把我害的多惨。”


齐少甜宠一百分 主角: 齐俊飞, 白若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6293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