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命,她竭尽全力帮秦王解毒,谁知这一发不可收拾了。

为了保命,她竭尽全力帮秦王解毒,谁知这一发不可收拾了。
第0001章 噬骨之痛

“洛洛,到另外一个世界,一定要记得好好活着,记得要善良!”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眼泪摩挲的对着玻璃容器中的女孩子说道。

“爸爸,洛洛不想去另外一个世界,洛洛想跟爸爸在一起!”女孩子难过的说道。

“你不能跟爸爸在一起,洛家的人会来挖你的心脏,肾脏,取走你的眼睛,撕下你的皮肤!”说到这里,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再也说不下去了。

江城首富,洛家的小姐有天生的心脏病,洛家把他抓过来让他克隆一个人出来,然后用这个人的心脏来为洛家的小姐治病。

而玻璃容器中的女孩子,就是被克隆出来,养心脏用的。

可是当洛洛乖巧的站在他的面前,他却怎么也下不了手了,于是偷偷的研制出了新型时光机,要把洛洛送到另外一个空间去。

“哐!”门被撞开,来人大喊:“你在干什么?”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连忙伸手摁在了红色的按钮上,洛洛所在的玻璃容器,突然发出刺眼的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光芒之上有紫色蓝色粉色的交织在一起的光芒,并且有像萤火虫一样的东西渐渐的往上升。

洛洛在奇异的光彩中,随着玻璃容器往上升,她的身体渐渐的融化在了奇异的光中。

两分钟之后,那抹光不见了,白大褂的男人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亲手创造的人,他怎么舍得杀害她?

更何况,她的基因是改良过的,现在世界上的人,没有一个能优秀超过她的,他交给她的那些东西,即使是在异世,养活自己也绰绰有余。

只是她天性纯良,没有经过世事,前途怎么样,还不敢肯定!

洛洛随着奇异的光不断的升高升高,突然来到了一个彩色的隧道,有一种力量推着她快速前行。

“啊!!!!”身后的力道突然消失,她直直的坠了下去。

齐国秦王府后山的印月泉,齐沉渊浸在水里,暗暗的调理气息,今天是每月一次噬骨之痛的发病日,三年来他都是靠着印月泉度过的。

“噗通!”一声,空中突然毫无预兆的掉下来一个什么物件,齐沉渊突然被打断,气血突然乱蹿,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洛洛掉入湖中之后,像一条鱼一样一个优美的转身,却并没有露出水面。

这里的水好舒服啊,比爸爸那里的水更舒服!

洛洛正在水底享受泉水带来的舒适感,突然头发被人拎起来,把她拉出了水面。

“谁派你来的?”齐沉渊低沉薄凉的声音,像是三九天吹气的寒风一般,让人直哆嗦。

可是洛洛却自动忽略了他的不高兴,盯着他俊美无双的脸,说:“你好像比爸爸还好看一些嗳!”

齐沉渊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狠狠的摁在了水里,洛洛被闷在水里之后,觉得莫名其妙的,她只是说对方长的比爸爸好看,他好像很生气?

不过反正水里呆着舒服,她就不挣扎的闷在水里,一双大眼睛习惯了黑暗,异常的灵敏,她四处瞅,却不小心看到了齐沉渊的某个地方。

好奇怪啊,跟自己的不一样!

她好奇的伸手去捣了捣,齐沉渊的面色蹭的一下红了,她竟然……

不知羞耻!

齐沉渊一把把她拉了上来,眼眸里露出一股杀气,冷冷的问:“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那个,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拽我的头发,爸爸说我头发很漂亮,要是拽坏了太可惜了!”洛洛鼓着腮,扑闪着大眼睛看着他说道。

“……”

“你可以拽这里,这里肉太多,有时候还会痛,拽掉就不用痛了!”洛洛说着挺身把XIONG露了出来,爸爸说洛小姐心痛,把心脏挖出来就不痛了!

自己的XIONG也很痛,是不是拽掉就不痛了?

齐沉渊看到了她竟然大咧咧的把XIONG露出来让自己抓,羞的面部涨红,实在是不知羞耻至极!

他猛然转过脸去,一掌伸出,洛洛被他的掌风打到了几米开外,沉入水中。

他飞身上岸,隔空取物,衣服在空中扬起了一抹优美的弧度,再看去他已经穿好衣服,在空中旋转了一番,稳稳的坐在了腾竹轿子上。

“主子!”四个暗卫从四方蹿了过来,齐沉渊手一伸,制止了他们,他们又往四个方向蹿去,霎时不见了踪影。

洛洛跌入水中,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她胸口却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这个人好端端的就打人,她再也不要跟他说话了。

她从水里看到他坐在岸上,就是不肯出来。

齐沉渊垂眸看着水里许久,没有看到这个女人出来,心里诧异,但是也不着急,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洛洛本来坐在水底,坐着坐着犯困了,直接躺下睡觉了,她怕自己睡觉的时候飘上去,搬起一块石头压在自己的肚子上。

齐沉渊看到水里有动静,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终于藏不住了!就算是练过龟息大法,也不可能一直呆在水里!乌龟尚且需要露面呼吸,何况是人?

可是湖里短暂的动静过后,渐渐的又恢复了平静。一个时辰之后,齐沉渊看着平静的湖面,刚刚似乎没有女人出现过一样。

他双手轻轻往轿上一拍,纵身投到了水里,出来换了一口气,才找到了那个女人的身影,他伸手去拉她,才发现有一块石头压在她的肚子上。

他心里微微一沉,还没有问出是谁派来的,她竟然被一块石头压在了水底,也算是便宜她了!不过尸体不能留在水底,否则脏了印月泉!

齐沉渊伸手把她拉出了水面,她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继续闭着眼睛。齐沉渊心里微微一惊,这个女子到底是何人?竟然可以再水底安然无恙的睡觉???

他再一次伸手把她丢在水里,想要上岸看看她究竟能在水里睡到几时,未料想他的噬骨之痛突然发作了。

他伸手捂住胸口,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的冒了出来,浑身的血管因为疼痛而爆出,几乎要破裂!


第0002章 命中贵人

他伸手捂住胸口,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的冒了出来,浑身的血管因为疼痛而爆出,几乎要破裂!血液迅速的在血管内游走,冲击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他痛的连哀哼都没有了。

他红着眼睛,伸出手来一掌朝水里打了过去,一掌打出去,非但没有减轻他的痛苦,倒使他更加的痛苦,几近昏厥。

洛洛被他的声响给吵醒了,在水里翻了个身,突然闻到了一股不对劲,水里有一股毒药的味道,她顺着药味寻了去,没有想到竟然游到了齐沉渊的身旁。

“别动,你中毒了!”洛洛突然从他的背后抱住他,对他说道。

一股不知名的香味蹿入了齐沉渊鼻腔,他的疼痛像是随着香味的进入而渐渐的减轻,霎时间就歇了下去。

“你别打我,我帮你解毒好不好?”洛洛的脸蛋贴在他的脊梁上。

齐沉渊浑身一僵,痛苦被镇住,身后软软的触感就更加的明显了。

“你是何人?”齐沉渊凉薄的声音有些颤抖,刚刚剧烈的痛苦使他的身体非常的虚弱。

以往噬骨之痛发生之后,他经常两三天都下不了床,到后来他会昏迷,他甚至不知道哪一次发病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是洛洛,江城首富洛小姐要挖我的心脏,爸爸把我送到这个时空来了!”洛洛贴着他的后背说道,鼻子不停的探着他身上毒气的走向。

齐沉渊还在消化她的话,却觉得她的话没头没脑的,江城首富么?

“你身上的毒都在往你的心脏里聚集耶,这些毒在平常心脏往身体的各部分供血的时候,偷偷的损坏你的身体各个器官。

然后你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差,你这个人也会变成一个毒人,最后会演变到身边一个亲近你的人都没有,怕是跟你亲近的女孩子,都死了吧?”

洛洛肯定的说道,眼前的这个人浑身都带着毒,他身上有东西镇压着的,但是其他的人身上却没有东西可以镇压。

齐沉渊浑身僵硬着,所有亲近自己的女子都死了,就算是男子又有几个可以挨近他身体的?只是眼前这个女子……

他每个月的十五噬骨之毒必然要发一次,可是眼前这个神秘女子,却是一个变数!她不仅可以压制他身体的毒,而且还能靠近自己!

难不成,这个就是他命中的贵人?

洛洛跟他喃喃的说话,说着说着困了,闭上了眼睛,还不忘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整个印月泉充满了一股从来没有过的芬芳。

月过中天,齐沉渊慢慢的转身,在月光下打量这个神秘女子的脸,小巧灵动,皮肤细腻,看起来也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

他脱下外衣将她裹起来,自己也虚弱至极,靠在印月泉旁睡着了。

洛洛在他睡着之后,猛然睁开了眼睛,穿上了他的衣服,悄悄的溜走了。

“留下来帮你解毒?我才不呢!莫名其妙的打我,还想要杀我!”洛洛走在京都的大街上,心里狠狠的想着。

路过包子铺的时候,她闻到包子的香味,双腿迈不动了,好想吃啊!

“四小姐?四小姐在这里,四小姐在这里!”有人大喊一声,上前摁住了洛洛,洛洛连忙挣扎着说:“你谁啊?放开我,放开我!”

有人用手上前捂了洛洛的鼻子,洛洛突然晕了过去。

等到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一间闺房里了,她连忙坐了起来,气冲冲的问:“谁给我使用了安眠药?不知道会把人给刺激傻的吗?”

“四小姐,你小点声,今天是你和王爷大婚,千万不可像在洛府这么任性!”一个年约四十的嬷嬷上前说道。

“什么大婚?”洛洛瞪大了眼睛,嬷嬷见状连忙说:“坏事了,四小姐不仅脑子不好使,现在也不记事了!”

“四妹妹,秦王虽然病入膏肓,还是个残疾,但是好歹也曾经是我们大齐第一美男子,你一个庶女,嫁给王爷当王妃,是几世修来的福气!”洛大小姐上前安抚道。

她的美眸中闪过一些算计!

“谁是你四妹妹?病入膏肓,还是个残疾,要嫁你去嫁啊!”洛洛听到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知道她们没有说什么好话,立刻反驳道。

洛媛媛的眼眸微寒,当初订婚的时候,可不是就是她和秦王是一对,小时候她也渴望嫁给秦王。

但是自从秦王那一次和楚国交战之后,落下了半身不遂,只是半身不遂也到还可以接受,让她难以接受的是他中毒已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命呜呼,她可不想早早的当了寡妇。

“四妹妹,这不是谁嫁谁不嫁的问题,而是谁该嫁的问题!”洛媛媛使了一个眼色,有人上前来点了洛洛的穴道,洛洛瞪着眼睛,连话都说不出来,动一下都痛的不行。

京都百姓里三层外三层的站在大街上,他们都来看看今天秦王娶妃,秦王在大齐谁人不知?不仅是个残疾,还身染恶疾,几年都不出府门,大家都传言说这一次皇上钦定的婚期,只不过是为了给秦王冲喜。

“可怜了洛家大小姐,大好的年华就这样毁了!”

“这位大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秦王再不济也是王爷,人家身份在哪里隔着呢!”

“小心,祸从口出!”有人说了一句,两人连忙住了口。

迎亲的队伍从秦王府出来,前面鞭炮开路,后面紧随的是喇叭唢呐锣鼓齐喧,抬礼物的人跟在吹乐器的人后面。

秦王的侍卫黑面李壮穿着大红的喜袍,坐在高头大马上,高头大马之后是八人抬的大轿。

大轿前后左右有八个人护卫,在护卫之后,还有长长的队伍,那是搬嫁妆的队伍,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洛府去了。

洛府内,小厮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客厅,一边跑一边说:“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洛仁福听到小厮直接说个不好了,差点没有把茶杯摔在他的脸上。

“老爷,是秦王府迎亲的来了,好大的阵势!”小厮哆哆嗦嗦的说道。

“什么?”洛仁福伸手啪的一声拍了拍桌子,问:“难道逃婚的事,没有散布出去?”

他着急的背着袖子转来转去的,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什么对策来。


第0003章 桃代李僵

半个月前皇上突然下令要他把嫡长女嫁给秦王,可是秦王的情况,他怎么甘心把好好的闺女嫁给他,所以散布了大小姐逃婚的事,难道秦王不知道?

他料定秦王不会甘愿受到这样的侮辱,定会找皇上要个说法,他原本还等着秦王违背圣旨,谁知道他竟然还真的按照娶妃的阵势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爹~~~”洛媛媛过来拍着他的后背,说:“爹为何事心焦呢?”

洛仁福连忙拉着她说:“媛媛啊,爹不想把你嫁给秦王,可是圣旨已下,爹无法抗旨啊!”

“爹,不用这么为难,女儿都已经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洛仁福瞪大了眼睛,洛媛媛在他耳旁说了什么,洛仁福双手一拍,说:“我的好媛媛,就是聪明!”

说话之间,秦王府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洛府的门前,百鸟朝凤被吹的响彻云霄。

洛媛媛朝洛仁福点了点头,快速的退去,洛仁福带着洛府的人连忙出来迎接。

吹乐器的人到了洛府门口分两排站好,抬礼物的人前行到了洛府的宅院里,把礼物给堆满了院子。

李壮下马之后,喜婆连忙去把新娘子牵了出来。

“媛媛,以后你嫁到王府,凡事要以王爷为天,为秦王府开枝散叶,好好帮助王爷打理王府!”一位富态的妇人过来拉着洛洛的手,另一只手拿着帕子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

洛洛想说话,但是张不开嘴,动都给嘴皮子都痛的冒汗。

“夫人,让媛媛赶紧去吧,省得耽误了吉时!”洛仁福连忙拉过夫人,喜婆连忙上前来搀扶洛洛往外走。

洛洛极其不情愿的被送到了八抬大轿上,李壮看了看洛府,并没有什么陪嫁的嫁妆,眉头一皱,打马回府。

“洛府没有嫁妆啊!”

“对啊,怎么没有嫁妆啊?”

“不会是因为看不起秦王,所以连嫁妆都不给陪送吧?这让洛小姐到了秦王府怎么抬起头啊?”

“兴许人家秦王不在乎呢!”

众人看到洛家并没有陪送嫁妆,又议论了起来。

迎亲的队伍回到秦王府,秦王府的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李壮下马踢了轿门之后,喜婆挑起了帘子,把洛洛给拉了出来。

王府的门口放置一个火盆,喜婆牵着她走到火盆前,说:“跳了火盆,以后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洛洛从盖头里看到了前面有个火盆,直接从旁边绕过去了,留下一干众人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到了喜堂之上,秦王坐在特制的凳子上,正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抹渐渐靠近的身影。

洛媛媛,京都第一美人,他少年时就聘下的妻!

李壮牵着洛洛来到秦王面前,说:“王爷,王妃到!”

“嗯!”秦王接过李壮递过来的大红绸,转脸朝向高堂。

喜官高呼:“一拜天地!”

洛洛没有反应!

围观的文武百官,立刻交头接耳,这是怎么回事?皇上坐在上位上,见到新娘这边模样,也十分的不悦,只不过碍于这是秦王的大婚,也不好治罪。

秦王转眸看向洛洛,发现了有些不对劲,伸手在她的脖子和后背上点了几下。

洛洛的穴道刚被解开,那种走一步都痛的像针扎一样的感觉瞬间消失了,自由之后,连忙丢掉手里的大红绸缎,把盖头一扯。

众人看到新娘自己扯了盖头,都面面相觑,这、这……

这了半天,也无法说出他们内心的震撼。

在大齐还从来没有离经背道胆大妄为的女子,而且这还是当着皇上的面,于理不合,于理不合!

虽然他们震惊秦王妃的举动,更是震惊她的容貌,果然是京都第一美人!只不过,怎么看都觉得气质有些不一样,洛媛媛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可是眼前的这位嘛,一言难尽!

秦王看清楚了她的模样,浑身一僵,这女子不是洛家嫡长女洛媛媛,倒是像那夜在印月泉他梦中出现过的女子!

“那个秦王,我不是你的妻子,都是一场误会,现在你回去找你的妻子,我要走了,baybay!”洛洛说着,伸手提着裙子要往外跑。

秦王眼眸一深,这女子说话都跟那夜的女子一样,难不成那不是一场梦?

侍卫李壮连忙拦住她,说:“王妃请留步!”

洛洛看到他手里抱着的剑,心里一寒,刚刚那个秦王她看清楚了,就是那天晚上她好心救他,他却想要杀她的,留在他的身边还能安全?

可是眼前这个人,手里的剑……她哆嗦了一下,颤颤一笑,说:“真的是误会,我不是你们的王妃!”

“大胆洛仁福,竟然敢欺君!”皇上桌子一拍,低下的大臣吓的连忙跪下,齐声高呼:“皇上息怒!”

“七弟,这既不是你聘的妃,朕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谢皇上!不过臣弟娶妃,也不过是为了冲喜,是谁也无所谓。”秦王淡淡的说道,像是根本不在意娶过来的是不是洛家嫡长女了。

皇上见秦王不在乎,自己要是继续的难为人的话,倒像是自己故意捣乱了,于是深呼吸一口说:

“既然七弟无所谓,朕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只不过洛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臣弟谢皇上!”

洛洛瞪大眼睛看着他们,大概知道了刚刚那个皇上想要杀人,秦王求情了。

“秦王妃,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拜堂?”皇上龙颜不悦,洛洛缩了缩脖子,一咬牙走了回来,先拜堂,拜完了之后再跑路。

“你跑不了!”秦王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

“你怎么知道我要跑路?”洛洛的盖头被人盖住了之后,听到秦王的话,诧异的问。

秦王没有说话,倒是听到喜官高声喊:“一拜天地!”

洛洛从盖头里看着秦王,见他双手撑住凳子,慢慢的把身子转了过去,认认真真的转过身去,弯下腰去,洛洛也学着他的样子弯下腰。

“二拜高堂!”

秦王又用双臂撑着自己的身子,要把自己再转过去,他额头上微微有汗流出,面色也有些苍白。

洛洛看到了,有些心疼,只不过下一刻他又恭恭敬敬的弯下腰,洛洛也有样学样的弯了腰。

“夫妻对拜!”

秦王又要用双臂撑身子,洛洛连忙摁住他,说:“不用你费心的来转,我到你对面!”

秦王抬头看了看她,却见她抬步走到了他的面前,规规矩矩的站好,说:“站在这里可以了吗?”

“可以!”秦王咬牙切齿的说道,声音不大不小,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众人心里纷纷哀叹,王妃这种看似体贴的做法,实际上有辱秦王男子的气概,伤人自尊啊!

皇上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说:“七弟,王妃是真心为你,好福气啊!”

“啊哈哈哈,好福气,好福气!”大臣连连随着说。

秦王面色苍白咬牙切齿的慢慢弯下了腰,洛洛也学着他的样子弯下了腰,两人的头凑在了一起,洛洛小声的说:“那个秦王啊,刚刚我不是故意的,他们都是坏人,故意挑拨离间!”


第0004章 同病相怜

齐沉渊一愣,洛洛已经直起了腰。

“礼成!”喜官一声喊,喜婆上来把洛洛搀扶到新房去了。

“王爷,王爷?”李壮带着四个人过来,要把王爷抬到新房里去,不想王爷却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太医,太医!”皇上大喊,太医院首立刻站了起来,急急忙忙的给秦王请脉。

众位大臣看到秦王大婚当天就昏迷了,纷纷的揪心不已,不会是办了红事就要办白事了吧?

“太医,七弟他如何?”

“回皇上,脉象虚弱,气息混乱,急火攻心!”

“有何法可知?无论如何,今日都要让七弟洞房,为秦王府留一条香火!”皇上焦急的说道。

“待微臣替王爷扎上一针!”太医院首说着拿着针就要往秦王身上扎。

“住手!”洛洛突然跑了出来,张开双臂护在秦王的面前,说:“不准扎!”

“这……”太医院首为难的看着洛洛,又看向了皇上。

“秦王妃,秦王的身子不适,太医在治病!”皇上难得好耐心解释。

“我就是不准你扎他,你是要扎死了他,就是你谋杀!”

太医院首听到秦王妃这么大咧咧的把谋杀给说了出来,他连忙朝皇上跪了下去,说:“皇上明鉴!皇上明鉴!”

在座的文武大臣听到洛洛的话,纷纷低下了头。

刚刚皇上说的那句话,仔细想想,还真有别样的意思。

明面上是为秦王府好,想要秦王后继有人,可是再想想这分明不是看准了秦王的病好不了了么?

谁敢肯定洞房一次就能怀上孩子,谁又敢肯定一次怀上的一定说男胎?就算是男胎,谁有能保证这孩子平安长大?

而且据说秦王的身体都是有毒的,谁碰了谁死,这个王妃能不能活到明天早上还很难说。

皇上的面色难看至极,看病是他让看的,扎针是他让扎的,这个秦王妃不是明着打自己的脸,说他要谋杀秦王吗?

但是,现在他又不能治秦王妃的罪,文武百官谁不是人精?说不定能看出点什么来。

“秦王妃爱护秦王,朕颇为感动,相信秦王妃的一片真心一定能感动上天,让上天眷顾秦王!”皇上收了收心思,举目朝上,看似虔诚祈祷。

“皇上英明,秦王洪福齐天!”文武大臣连忙应和。

“秦王妃爱护秦王,朕必定重赏!”

“皇上英明,皇上英明!”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王爷抬到新房里!”洛洛没有理会皇帝的好意,对着李壮说道。

李壮连忙着人把秦王抬到了新房里,然后出来,说:“各位爷,王爷已经明小的为大家备上薄酒,还请大家移步!”

“朕还要回去批阅奏折,秦王明日不用进宫谢恩,好生养着便是!”

“谢皇上!”

“李侍卫,本王家里也有事!”

“老夫家中小妾生子……”

“老夫家中骡子要配种……”

皇上一走,其他的大臣都纷纷站起来告辞,李壮拼命的想要挽留,却没有人愿意留下来。

他懊恼的来到宴会厅,里面酒席丰厚,王爷还专门请了醉香楼的厨子来帮忙,没有想到竟然连一个人也没有留下来。

喜房里,秦王被人放在喜床上,洛洛早就把头上的首饰全部摘了下来,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他们都走了,你还睡?”落落转过头来,看着床上的人。

齐沉渊听了听外面偷听的人已经走了,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是何人?”齐沉渊面无表情的问道,刚刚她拼命的要救自己,可见她并不是皇上的人。

“我那天晚上见到你之后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我到这里来,不过是要保命而已!我们现在是同仇敌忾,以后不许动不动就杀我!”

齐沉渊抿着嘴,原来那晚自己不是做梦!而是真的有一位女子到了印月泉,没有想到她竟然以这种方式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看样子果然是命中贵人!

“你跟我还真是同病相怜,居然有人想要弄死你!你小心那个皇上,省得那天你死了都死的悄无声息!”洛洛同情的看着他,刚刚说什么给秦王府留后,怕是斩草除根吧?

齐沉渊听到洛洛的话,眼睛微微一闪,没有说话。

洛洛见他像个闷葫芦,洛洛不再跟他说话,而是把刚刚从被子里搜出来的花生红枣全部给捧了过来,问:“你要不要吃?”

齐沉渊不语,洛洛也不理会她,直接开始剥花生吃,吃着吃着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均匀的呼吸声传了过来,齐沉渊的眼眸微沉。

次日,一大早秦王府门口热闹了起来,百姓都指指点点的围成一圈,人群中有个老汉身上背着荆棘跪在秦王府的门口。

“何人在门外喧哗?”齐沉渊在书房里,不紧不慢的问。

“回王爷,外面来人自称是洛仁福,说他对不起王爷,负荆请罪,在王府门口一跪不起!”

齐沉渊挑眉,随即将书放下,伸手捋了捋袖口,说:“可有说为何?”

“据说是因为洛府四小姐洛千华觊觎王爷的……美……色,所以打昏了嫡长女洛媛媛,替嫁到了王府。

今早洛家老爷才发现四小姐不见了,四处寻找四小姐的时候,在柴房里找到了被捆住的大小姐!“李壮结结巴巴的说道。

“觊觎本王的美色?”齐沉渊沉了沉眸子,觊觎他的美色表现在被人点穴了送到王府?拜堂的时候要逃走,洞房的时候吃着花生睡着了?

“请王妃过来!”齐沉渊拿起了书,继续看。

“是!”李壮出去了。

洛洛这边睡醒了之后,脑海里混沌了片刻,随即把这两天的事给捋了捋,还真是有些头疼,刚被送到了这个世界,莫名其妙的就被嫁人了。

“王妃您醒了?奴婢伺候您更衣!”一个年纪约十二三岁的姑娘上前福了福身,过来给洛洛穿衣服。

“我自己穿!”洛洛哪里有别人帮忙穿衣服的习惯?伸手夺过衣服来往身上套,只是穿了半天也没有穿好,这里的衣服太难穿了。

“王妃,王妃的衣服样式和普通衣服不同,还是婢女来帮你吧!”灵歌连忙上前,帮她穿衣服。

“我叫洛洛,你叫什么名字?”

“婢女灵歌!”

“王妃,王爷有请!”黑面李壮站在门口豪壮的说道。


第0005章 负荆请罪

“知道了!”灵歌回复,快速的帮洛洛梳头。

洛洛有些紧张,那天在印月泉里,他身上透露出来的杀意,她有心理阴影了。

昨天晚上也没有说太多话,后来她不争气的睡着了,谁知道王爷今天一大早的叫醒自己,是安的什么心?

“王妃不用紧张,王爷看起来凶,实际上不凶,王妃多了解就知道了!”

“哦!”洛洛站了起来,拉着灵歌的手,说:“我们一起先去见王爷!”

“可是王妃……”灵歌还想说她的头发还没有盘,洛洛就拉着灵歌蹦蹦跳跳的跟着李壮往王爷的书房走了去。

“王爷,王妃来了!”李壮在书房门外禀报道。

“进来!”齐沉渊拿着毛笔的手微微一顿,面不改色的说。

“王妃,请!”李壮伸手请洛洛进去,但是洛洛却一直抱着灵歌的胳膊不撒手,灵歌又不敢进去,两人在门口拉扯。

“王妃,王爷请您进去,不是让我进去!”灵歌小声的说。

“可是他很凶,动不动会打人,你帮我看着他一点!”洛洛拉着她不丢,她刚刚只是扫了一眼,看到了秦王的脸好像下霜了一样,她有些害怕。

“王妃……”灵歌都快哭了。

齐沉渊听到她们之间的对话,眉头一皱,自己动不动就打人?

“啪!”一声,毛笔被放了下来。

门口的争执声也停止了,洛洛被李壮猛然推了进去,她一步三回头的看着灵歌和李壮,两人看到洛洛这副上刑场的模样,有点于心不忍,像是她这一去就不复还了一般。

齐沉渊广袖一挥,门哐的一声被关上了,外面两人吃了闭门羹,连忙远远的守着了。

洛洛见求助已经没了指望,只好笑眯眯的一蹦一跳的到了齐沉渊的跟前,说:“那个,王爷您找我?”

齐沉渊深不可见底的眸子看着她,这个女子披头散发,连最基本的利益都没有!

“见了本王不行礼?”

“啊?行礼?行什么礼?”洛洛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齐沉渊的眼眸一闪,问:“你爹在门口负荆请罪……”

洛洛听说爹在门口,撒腿朝外跑。

“来了,来了!”王府门口围观的人看到洛洛朝门外跑了过来,连忙说道。

“爸爸……爸爸……”洛洛一边跑一边喊,到了门口一看,纳尼?

爸爸在哪里?

她找了一圈没有看到爸爸,很失落的往回走,她这么一走不当紧,围观的百姓看不下去了,纷纷开口说:

“秦王妃,就算是你觊觎王爷的美色,也不应该打昏你大姐吧?”

“秦王妃,就算你现在是王妃,也不能忘本吧?你父亲跪在地上,你都没有正面看上一眼,百善孝为先,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家笑话?”

洛洛皱了皱眉头,伸手指着地上的洛仁福说:“我根本不认识他!说什么我觊觎王爷的美色,明明是他们把我从大街上绑了回去,然后逼着我嫁到秦王府!”

围观的众人听到不一样的版本,立刻议论纷纷,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谁知道呢?”

洛仁福听到话音不对了,连忙老泪纵横的说:

“千华,爹知道你一直喜欢秦王,可是你也不能因此作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啊!

你喜欢秦王,爹大可去求皇上,让你和你大姐一起嫁进来,可是你万万不能私自做主,为了霸占王妃的位子,把你大姐给绑了起来。

这皇上要是怪罪下来,谁能担当得起啊!”

洛仁福这么一说,百姓的风头又倒向了他,毕竟这事要是他做了什么假,欺君罔上,可是要杀头的,谁敢冒这个险?

“你这个老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洛洛听到这个老头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顿时不乐意了。

“千华,你竟然真的连爹都不认了吗?”

“秦王妃,你竟然这么不孝,连亲爹都不认了!”

“对,你羊跪乳鸟反哺,你竟然是这等不孝之人!居然直呼你父亲为老头?”

“秦王妃,我们大齐最讲究孝道,你竟然这般不仁不义不忠不孝,我等定会联名上奏皇上,让皇上取消你王妃的头衔!

书房内,齐沉渊听着属下回来的报告,眼眸一低,说:“出去看看!”

立刻有人抬着他到了王府的门口。

“秦王出来了!”有人说了一句,百姓连忙朝秦王下拜。

秦王一抬手,众人才站了起来。

“何事喧哗?”

“秦王,下官亲自来向秦王谢罪来了!”

“原来是岳丈大人,快快请起!”齐沉渊连忙伸手,洛仁福这才起身,把刚刚那一番话又重复了一遍。

说完了还不停的摸着眼泪,说:“秦王,都是下官教女无方,现在事已至此,还请王爷恕罪,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下官并非故意欺君!”

“呵,原来你是怕被皇上罚,所以故意来闹事的,假装自己是无辜的,好让皇上不惩罚你是不是?”洛洛听到了他的话,立刻说了出来。

齐沉渊看向了洛洛,众人等着看秦王如何治罪王妃,没有想到他却说:“洛大小姐不肯下嫁我这个残王,本王无话可说。但是要是有人随意污蔑本王的王妃,本王决不轻饶!”

“王爷,下官不敢,下官不敢!”

“本王八抬大轿迎娶王妃,礼物黄金百两,白银千两,玉如意一对,玉枕一对,珍珠链首饰一箱,织锦八百匹,丝绸三百匹,汗血宝马一匹,骡子十对,谷物千石!

然洛府让王妃净身出嫁,本王当洛府就此与王妃断绝关系,不予计较,不知洛老爷来此意下为何?”

齐沉渊伸手摆弄着自己的袖子,不紧不慢的说着,越说洛仁福的脑门上的汗越多,越说众人的表情越惊讶,渐渐的可以塞下鸡蛋了。

秦王的这些礼物,就是整个大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了。

洛家让王妃空手嫁过来,这事大家都知道的,昨天还在说洛老爷太抠门,没有想到竟然是秦王买断了王妃和洛家的关系。


第0006章 牛掀棺材

“这、这……”洛仁福的额头上都是汗,他怎么也没有算到秦王会拿聘礼来堵他的嘴。

“要不然这样好了,让他把聘礼全部都送回来,然后我再随他回去,这场婚礼就当做没有发生过!”洛洛看到洛仁福的表情,上前狠狠的踩了一脚。

齐沉渊转眸看了她一眼,面部表情有些微妙。

洛仁福一听要退聘礼,当下就急了,说:“千华,你已经和王爷拜了天地,生是王爷的人,死是王爷的鬼,你说的什么话?”

“拜天地又怎么了?我们又没有洞房!”洛洛毫不在意的说。

围观的众人听到秦王妃大咧咧的说没有洞房,顿时都羞红的脸。

也有些人暗暗的同情她的,看着秦王这么俊美的一个人,常年生病,那个不行也是在意料之中,可怜王妃注定要孤苦终生了。

齐沉渊脸上黑幽幽了一大片,这种感觉还真是酸爽,恨不得立刻掐死这个女人!

洛洛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转过头来看了看齐沉渊,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连忙说:“王爷说我太小了,心疼我,所以没有强迫我洞房!”

她飞快的补充道,齐沉渊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但是众人已经被雷的外焦里嫩的了。

“还有你,现在还不快走,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真的想退礼物吗?”洛洛连忙对洛仁福说道。

洛仁福本来只不过是出来要把事情闹大,以后皇上也不好治罪与他,没有想到却断了一门亲,本来他可以背靠秦王这个大树,然后好乘凉,今天看秦王的脸色,明显了不想跟自己有什么纠缠。

“那下官告退了!”洛仁福泪眼摩挲的看了看洛洛,说:“千华,以后在秦王府不比在洛府,一定不能再任性!”

他说着转身离开,洛洛毫不在意的看着他的背影,说:“嗨,有时间再来演戏啊,你演的很逼真!”

洛仁福听到洛洛的话差点没有一个趔趄跌在地上,连忙灰溜溜的逃走了。

众人见主角走了,也渐渐的散了去。

“回府!”齐沉渊冷幽幽的说了一声,洛洛浑身一哆嗦,怎么又惹到了这个冷面王?

洛洛随着齐沉渊回到了书房里,她垂着脑袋,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盯着自己的脚尖。

“抬起头!”齐沉渊冷冷的说了一声,洛洛连忙抬起头来,看着他,生怕抬的晚了他不高兴。

齐沉渊凝眸看着她,见她的眼眸纯净无比,如出生的婴儿,甚至连皮肤都如同出生的婴儿一般,鼻孔上细细的汗毛依稀可见,平白无故的添加了几分俏皮。

“王爷,我就在你这里吃个饭,睡个觉,你收留我,我帮你排毒好不好?我真的不认识那个老头子!”洛洛害怕自己会被赶出去,讨好的说道。

齐沉渊眼眸一沉,他们那夜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想到那天晚上,齐沉渊的脸色有些红了!她可以压制自己体内的噬骨之痛,就算是她不愿意,他也会把她留在身边,这个女子身上有太多的迷!

“你到底是何人?”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是爸爸送我来的,只是为了保命,你就行行好收留我好吗?”

齐沉渊眉头微微一皱,她确实不像这个世间的女子,竟然不知道自己王妃的头衔好用,在这里低三下四的求自己收留!

反正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的查到她的底细!

“嗯!”齐沉渊嗯了一声,洛洛听到了他几不可闻的嗯,连忙说:

“不打我!”

“嗯!”

“不杀我!”

“嗯!”

洛洛连忙跳了起来,比划了剪刀手,大声吆喝道:“耶!”

齐沉渊看着她的剪刀手,自己也比划了一下,问:“这为何意?”

“这个就是成功!”洛洛说完蹦蹦跳跳的往外跑,开了门之后突然感觉到异世的阳光都明媚多了。

灵歌和李壮听到了里面大声一呼“耶~~”之后,连忙跑到门口想要看看是什么个情况,没有想到他们刚到门口,门就开了。

洛洛看到了灵歌,一把搂住她,在她的脸上“muwa~~~”亲了一口。

灵歌像是被雷击了一般,李壮也被雷的里嫩外焦的,呆愣愣的看着她朝自己扑了过来。

齐沉渊的面色一黑,李壮连忙使用轻功朝身后退去数丈远。

洛洛看到了李壮突然朝后飞走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连忙蹦了两下,追着他跑了过去,说:“黑哥哥,黑哥哥,你带我飞!”

李壮内心叫苦连天,小姑奶奶哎,你饶了我吧!没有看到王爷黑了的脸么?他轻轻一跃,上了房顶。

“不得了了,牛顿要掀棺材板啦!”洛洛大叫一声,齐沉渊在屋里已经听到了。

牛要掀棺材板?牛为何要掀棺材板?要掀谁的棺材板?

许多的问题,在我们伟大的齐同志的脑海中不住的盘旋,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子有些蹊跷!

“黑哥哥,你下来,教我怎么飞~~~”洛洛仰脸看着李壮说道。

“那个,王妃,属下还有事,改天王爷有空了自然会教你!”李壮吓的腿都软了,王妃叫自己哥哥……

他连忙翻到了另外一个院子里去了。

“王妃……”灵歌追上来,伸手拉她,她却激动的对灵歌说:“灵歌,你会飞吗?像黑哥哥那样的?”

“……”

“哎呀,你不会飞,我去问问王爷!”洛洛转头朝齐沉渊的书房跑了过来。

齐沉渊还在黑着脸,王妃刚刚竟然亲了灵歌,还朝李壮扑了过去,大大咧咧的叫黑哥哥,看样子需要好好敲打敲打!

他正想着怎么敲打,没有想到眼前一闪,洛洛又跑了回来。灵歌也跟着她跑到了书房的门口,无端端的看到了王爷扫过来的目光带着彻骨的寒意,她浑身一个激灵。

“王爷,你会不会飞?”洛洛扑闪着大眼睛问道。

“本王行动不便!”齐沉渊的脸色更加的黑,他的腿三年前已经坏了,寻遍了名医都没有办法医治,他也因此跟皇位失之交臂。

“行动不便啊?”洛洛的脑子里开始动了起来,她连忙上前伸手去摸他的腿,齐沉渊面色刷一下红了,却没有制止她。


第0007章 不耻下问

“这里有知觉吗?”洛洛捏了捏他的脚踝子骨。

齐沉渊摇了摇头,她又捏了捏他的小腿肚子,小腿上的肌肉都松软了,看样子是使不上力,又摸了摸他的大腿,问:“这里有知觉吗?”

齐沉渊红着脸点了点头,洛洛抱着胸口,摸了摸下巴,说:“看样子,这双腿废了有一段时间了,要治疗起来,有些麻烦。让我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立刻站起来走路!”

齐沉渊浑身一僵,可以立刻站起来走路?

不可思议!

他已经三年了没有站起来过了,怎么可能立刻站起来走路?

不过,那天晚上噬骨之痛发作的时候,不可能的事也变成了可能,他的内心隐隐期待了起来。

洛洛不再说话,而是拿着他书桌上的毛笔,突然发现自己不会用毛笔,哭丧着脸,说:“你们的笔我不会用!”

爸爸教过她读书写字,也给她看各种各样的书,但是没有教过他用毛笔!

齐沉渊一愣,她那里的笔跟这里的不一样?

“先用膳!”齐沉渊虽然想立刻站起来,但也不急在一时。

“用膳……”洛洛在心里重复了一遍,瞬间明白了是吃饭,开心的把毛笔朝宣纸上一丢,一蹦一跳的出去,蹦了两步突然想起了王爷不能走路,又用原本的姿势倒退了回来,站在他的旁边,歪着头看着他说:

“要不让人把饭端过来,我们在这里吃?”

齐沉渊顿时明白这个丫头是关心自己走不出去,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于是点了点头。

膳很快上来了,有两个小厮连忙过来把书桌收拾了一下,心里想着王爷还从来没有在书桌上用过膳呢!

洛洛看着满桌子的大鱼大肉,皱了皱眉头,说:“王爷,早上不宜吃这么油腻的食物!而且这么多,怎么吃得完?”

齐沉渊皱了皱眉头,他一向的标准是早上六个菜,中午十个,晚上十二个,从来没有觉得哪里不妥,身为王爷就应该有王爷的仪。

“还有,这些菜都是煮的蒸的,难道没有炒的吗?”

“何为炒?”齐沉渊第一次感觉自己所知道的有限,眼前这女子随口说一样东西,都是他不曾接触过的。

“就是放在炒菜锅里炒啊,你们这里不会连炒菜锅都没有吧?”洛洛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炒菜锅为何物?”

“改天我去找铁匠铸个!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洛洛虽然嫌弃菜太多,还是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虽然不是炒菜的味道,煮的菜也还不错。

齐沉渊压下各种疑问,伸出筷子各样的菜夹了两筷子,然后兴趣乏乏的放下了筷子。

“你怎么不吃了?”洛洛连忙咽下嘴巴里的菜问道。

“本王饱了!”

“哦!”就吃那么一点点?洛洛么有想太多,继续吃饭。

齐沉渊怔怔的看着她吃,心里诧异刚刚口口声声质问自己怎么吃得完的女子,正在狼吞虎咽的吃东西,每一样的菜都不挑剔,不管是青菜还是肉类,全部都收拾的干干净净。

洛洛吃完了之后,捧着胃站了起来,快跑两步走到外面呕的一下就吐了出来。

齐沉渊面色一沉,对着空气喊了一声:“暗影、随风!”

突然出来两团黑色的影子,抬着他坐的椅子飞快的到了外面,他看着洛洛扶着栏杆吐的昏天黑地。

“宣太医!”齐沉渊立刻吩咐,洛洛听到伸手齐沉渊的声音,连忙回头,伸手制止他说:“不用,不用找医生,我是吃的太饱了!”

她苦着脸说着,齐沉渊的额头一阵狂汗。

“我看到那么多菜,怕吃不完就浪费了,所以拼命的吃,可是……”

洛洛也很委屈了,之前她想吃爸爸的饭菜,后来每次爸爸都会让她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吃干净,所以她习惯了全部都吃完,谁知道还会吐!

洛洛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委屈的站在齐沉渊的面前,齐沉渊看到她委屈的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王府的饭菜,不必全部吃完!罢了,日后少上点菜!”

日后少上点菜的消息传到了厨房里,厨房里的人都震惊了。

厨房每日要给王爷做二十八道菜,并且五日之内不可重样,对于厨房的杂役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如今听说少上点菜,给他们减轻的负担可不小的。

“据说,这都是新来的王妃的功劳!”

“王妃真是我们的大福星啊!”

“王妃是我们的大恩人!”一干人等把洛洛给崇拜的如九天玄女一般,身为主角的洛洛却浑然不知。

吃完饭之后,洛洛趴在书桌上,刚刚吃的东西都吐了,吐的胃难受,她伸手捂着胃部。

齐沉渊朝她招了招手,她捂着胃走了过来,无精打采的说:“我胃难受!”

齐沉渊没有说话,倒是让她站在自己的面前,手中一运气,摁在她的胃部,一股暖流从她的胃部荡漾开来,整个人都舒服多了。

“王爷,你好厉害!”

齐沉渊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眸里却多了几份飘飘然。

“牛为何要掀棺材板?”

“哈?”洛洛听到他问牛为何要掀棺材板也愣了,说:“对啊,牛为何要掀棺材板?”

齐沉渊脸色一沉,五官如刀刻的一般,隽美无比。

洛洛突然想起了今天她说的牛顿要掀棺材板,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王爷,你是问牛顿要掀棺材板的事吗?”

齐沉渊想了想,她的原话貌似是这样的 。

“牛顿呢,是我们那个世界的科学家,有一天他坐在苹果树下,有一个苹果掉下来砸在他的头上,后来他就发现了地心引力,所有的物体都逃不了地心引力,所以在天上飞的这件事颠覆了他老人家的认知。他已经死了很多年了,知道了黑哥哥可以在天上飞,当然要掀棺材板,出来跟人理论一番,看看是怎么做到的咯!”

“何为科学家?何为地心引力?死人为何能活过来掀棺材板?”

“……王爷,我这种说法是一种夸张,死人怎么可能活过来?我只是说黑哥哥做了一件不合常理的事!”洛洛一个头两个大了,这个祖宗能不能不这么勤奋好学?


第0008章 好奇宝宝

“你们的世界,没有轻功?”

“没有!哎呦,改天再说这个吧!有木炭吗?”

“李壮,取木炭!”

“是!”李壮立刻去,挑了两框木炭过来。

洛洛看到了两筐的木炭,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说:“我只要一根!”

“啊呵呵,给王爷生炉子用!”李庄挠了挠脑袋,尴尬的说道。

“木炭生炉子容易中毒!不如地龙!”洛洛说着蹦跶过来,伸手取了一根木炭,回来站在书桌前,在宣纸上涂涂画画。

“何为地龙?”

“以后再说!”洛洛顾不着跟他解释地龙,专心的画画。

齐沉渊也没有再问,手里拿着书,时不时的看向洛洛那边,见她一直专心致志的在画什么东西,洛洛画好了之后,又画了一样东西,满意的看了看,转头看向齐沉渊,问:

“哥哥,能找到巧木工和好的铁匠吗?”

“李壮!”齐沉渊喊了一声,李壮立刻进来,问:

“王爷,有何吩咐?”

“去给王妃寻巧木工和好铁匠!”

“是!”李壮想要转身就走,洛洛连忙说:“黑哥哥,你带我去,我刚好有图纸,要跟对方说,这样我们省时间!”

李壮为难的看向齐沉渊,齐沉渊转眸看向洛洛,说:“约法三章!”

“什么约法三章?”洛洛看向齐沉渊问道。

“不可与男子过于亲密!不可晚归!不可露面!”他说着身手丢过来一条帕子,洛洛接住了帕子,皱了皱眉头,说:

“我长的又不丢人,干嘛要蒙住脸啊?”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就是因为你长的不丢人,怕把你人丢了,所以才要蒙住脸的!李壮心里哀嚎了一把,这个小姑奶奶什么都不懂!

齐沉渊又把视线转回到自己的书上,耳朵却在听动静。

“规矩真多!”洛洛拿着帕子盖住了脸,跺了跺脚,跟着李壮出去了。

李壮在前头行,她在后头跟,不远不近刚好隔了大约三米远。

“王妃?”

“王爷不让我跟男的离太近!”

“……”

灵歌匆匆的过来,帮她把头发给盘了起来,把斗笠戴在头上,面纱蒙在了斗笠的外面。

李壮已经在王府的门口备好了马车,洛洛出了王府的门就把齐沉渊的话给丢在了脑后。

她上前去拽住李壮的胳膊说:“黑哥哥,你带我骑马好不好?”

灵歌一头黑线,刚刚答应的好好的……

李壮顿时觉得背后冷汗乱冒,这个小姑奶奶对王爷的命令可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啊,刚刚答应的好好的不跟男子太近,这会儿居然要跟自己共乘一骑。

“王妃,请上马车!”李壮连忙说道。

“黑哥哥,我想骑马!”

“王妃……”

“黑哥哥,我真的想骑马!”洛洛渴望的看着李壮,李壮只好吩咐马夫重新牵一匹马过来了。

“王妃,等会儿你骑着马跟在我后面,我们先去找木匠!”

“嗯,我一定不会乱跑!”洛洛看着李壮直接翻身上马,而自己这马也很高大,怎么也上不去,快哭了。

“王妃,要不直接坐在马车里吧!万一被王爷知道了会生气的!”灵歌一旁说道。

洛洛苦了一张脸,嘴里嘟囔着“我真的想骑马”,却乖巧的去上了马车。

马夫赶着马车走了,洛洛掀开帘子看着外面,哇好热闹。

“灵歌,那个是干什么的?”洛洛指着捏糖人的人问灵歌,灵歌还没有来得及跟她解释,却听见她又看向了别处,问:“那个是什么?”

灵歌全程一句话都不用说,只要听她惊喜的问这个问那个,却又不需要答案。

李壮骑着马,听到了马车里叽叽喳喳的声音,黑脸上多了一些笑容。

马车在一家木工店的门口停了下来。

“王妃,到了!”李壮说道,灵歌先从马车里下来,然后伸手把洛洛给扶了下来。

木工的门做的都比别人多了一些花样,洛洛看了看他们家的门,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是找对了人。

她抬眼看了看门匾,上面写着朱记。

“朱老板在不在?”到了店里,李壮还没有开口说话,洛洛先开口叫了起来。

“哎呦客官,怕是你们是外地来的吧?我们老板不在,几位可有什么事?”店小二立刻上前来,双眼都放着精光。

李壮听说老板不在,心里有些失望,说:“王妃,我们改天再来吧!”

洛洛伸手制止了李壮的话,对店小二说:“我这里有一张图纸,你拿进去给你们老板看看,他要是有本事做,就出来跟本小姐详谈,如果不能做,立刻把图纸还给本小姐,本小姐另找他人!”

洛洛的一句一个本小姐,说的有模有样的,把图纸拿了出来,递给了店小二。

小二见来人看起来不简单,立刻点头把图纸拿了起来往后堂跑了去。

“哦对了,本小姐只有……一盏茶的工夫!”洛洛本来想说只有十分钟,但是想想十分钟他们也听不懂,就故意随后说了一个古人常用的时间用语。

不一会儿,一个年过四十的男人出来了,问:“这张图纸是谁画的?”

“朱老板!”洛洛站了起来,晃了晃身边的老窝子(古代的婴儿床)说:“怎么样?看图纸能看得懂吗?”

朱雀看了看眼前的女子,不过十三四岁,这精密的图纸是她画的?

“你确定是你画的?”

“我们详谈,来,我跟你讲解一下图纸,然后你看看你能不能做!”洛洛招招手,朱雀迟疑了一下坐了过去,两人凑在一起开始讲解图纸。

灵歌很想上前去提醒洛洛注意跟男子保持距离,但是都被洛洛头也不回的伸手推到了一边。

朱雀听洛洛讲图纸,面上越来越多的是不可置信,最后变成了一种偶像式的崇拜!

“朱老板,要是你能做,那么还需要您移驾……”她回头求助的看向灵歌和李壮,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秦王府!”

朱雀再一次看了看她,知道她的东西是给秦王特制的,果然是独具匠心别出心裁!


为了保命,她竭尽全力帮秦王解毒,谁知这一发不可收拾了。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0561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