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跑,娇妻不要逃 主角: 林婉言, 凌欧文

别跑,娇妻不要逃 主角: 林婉言, 凌欧文

第1章 第三者来挑衅

夜深,墙上的指针已经来到了十一点,林婉言抬头看了一眼,心里五味杂全。

叮,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林婉言的心比这深冬的下雪天都要寒冷,发件人是自己的老公,而主题只有五个字——离婚协议书。

他第一次给她的离婚协议书是纸质的,她看见之后直接就撕碎扔垃圾桶,后来,她就每个月收到邮件,没有内容,没有标题,只有文件。

她也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也不用在浪费A4纸,也不用和她面对面,倒是方便。

林婉言淡然的按下了静音键,将手机放到了办公桌上,这时,她的同事开门提醒道:“婉言,该你了哦。”

“知道了。”

林婉言微微一笑,整理了下桌上的文稿,即刻起身。

她的同事其实很不能理解,像林婉言这样一个有婚姻的人,怎么会还刻意把自己白天的节目调到深夜呢,她老公就不会有意见么?

林婉言穿着干练的职业装,踩着高跟鞋,抬起纤细迷人的小腿凌厉的迈进了播音室。

……

此刻,廖无人烟的马路,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航正缓慢的行驶着。

副驾驶,一个穿着深V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故意伸出了自己白皙又修长的大腿,直接放到了身边的男人的位置,还若有若无的挑拨着。

见男人没有动静啊,女人直接就伸出了纤细的手,解开了男人的衬衫前扣,肆无忌惮的摸了起来,娇滴滴的声音柔软到不行。

“凌总,人家今天不想去酒店,我们去你家好不好啊?”女人伸出指甲轻轻的划着男人健硕的胸肌,再到腹肌,正打算再往下的时候,她的手腕忽然传来一阵刺痛。

凌欧文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扣住了女人的手腕。

“疼……凌总,别这样……我……我就是开个玩笑。”唐莹咬着下嘴唇,忍着痛,委屈的说道。

她果然太看得起自己了,凌欧文是什么人,H市动动手指就可以搞垮几家大企业的狠角色,这样的人物,怎会轻易带一个女人回家。

凌欧文面无表情的撇了她一眼,抓着她的手,将她甩到了一边,“哼,就这点本事,就想爬本少的床。”

唐莹收回脚,不安分的扭来扭去,这狭小的空间内也陷入了一阵安静。

凌欧文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正好11点整,他一边开着车一边打开了收音机,熟练的调到了一个频道,随后里面便传来了一阵温柔如水般的声音。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晚上好,现在是11点,这里是——只说给你听,我是林婉言,今天要和大家分享一则故事……”

听到林婉言这三个字的时候,唐莹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她不就是凌欧文现在的老婆吗?

不过她只是他名义上的太太而已,所以她并不担心。

林婉言主持的是深夜情感节目,15分钟过去了,车内就只剩下广播的声音。

一段抒情的音乐过后,林婉言声音再一次响起。

“欣赏过一段柔美的音乐之后,相信大家都有感触,不知道你是否也有故事想要分享给我呢?欢迎大家拨打电台的热线,XXXXXXXX。婉言一直在这里等你。”

唐莹勾起唇角,随即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串数字,还按了扩音。

下一秒,广播里就出现了唐莹的声音。

“欢迎听众的来电,不知道这位听众有什么故事要分享给大家的。”

唐莹谨慎的看了身边的凌欧文一眼,见他神情淡然,这才大胆的开口,“主播小姐,是这样的,你知道吗?我的姐姐竟然把我的男人抢走了,还一直欺骗我!你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贱的人呢?”

林婉言听了这女人的话之后,脸色顿时一暗,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牵扯了一般。

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相同的遭遇吗?

她的姐姐抢走了她的男人。

就像是她抢走了她妹妹的男人,如果不是她的话,现在被叫做凌太太的人,应该是林云溪……


第2章 女的贱,男的渣

唐莹见电话那头没了声音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主播小姐,你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贱的姐姐呢?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你说这种第三者是不是应该人人唾弃?”

唐莹越说越激动,也说越得意,而凌欧文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什么,一张冷峻的脸直视前方缓慢着行驶着车辆,等待着电话那头的人回答。

林婉言咬着下嘴唇,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淡然的对着话筒说道:“出轨这种事情,只要男的不想,自然可以抵制诱惑,就是来再多女人也没用,现在的对象可能是你姐姐,以后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姐姐或者其他的别的女人。对于这种男人我觉得扔掉一点也不可惜,因为他根本就不值得你付出真心。这位小姐说的如果是真的话,我劝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这段感情,别被一些人渣蒙蔽了眼睛。”

“主播小姐,你的意思是说责任都在于那男的咯,我妹妹那贱人横刀夺爱,难道我还得原谅她不成吗?主播小姐,你这么护着一个第三者,难不成你也是这样的贱人,所以才不觉得有什么错对吗?”唐莹咄咄逼人,显然是故意针对。

而对方的这种反应也是她没料到的。

此刻,林婉言的同事纷纷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他们都屏住了呼吸,紧张着等待着她的回应。

第三者。

这样的贱人。

你也是……

作为主播,什么样的听众,都遇到过,什么样的突发情况,都遇到过,但是这一种,还是第一次。

林婉言紧紧的咬着下嘴唇,心中传来一阵刺痛。

过了许久,她才深吸了一口气,保持着主播该有的素养说道,“既然你的未婚夫已经背叛了你,你应该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是扔掉还是捡起被人碰过的东西,当然,你要是喜欢和别人共用,那我也给不了什么意见,只能劝你心放宽些。”

唐莹打电话本想好好的欺辱对方,没想到却被对方给反呛了,唐莹正欲发怒,凌欧文却从鼻子里发出了一个充满寒意的“哼”字,唐莹脸色大变,以为惹怒了他,随即挂断电话,吓的不轻。

林婉言呆呆的盯着前方,心头顿时一颤,而那一声轻哼……

是他。

是凌欧文。

不会错的。

就算只有他的呼吸声,她也可以立刻感觉到。

午夜12点,正好是林婉言节目结束的时间,外面一片漆黑,寒风簌簌。

她的同事和她一起下班在外面等车的时候忍不住劝慰道,“刚才那女的也真是的,自己男人看不住,还来怪别人,说话还那么难听,你别放在心上,做我们这行当的就是会遇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她就是自己心情不爽,想找人茬。”

“没事,都习惯了。”林婉言轻描淡写的说道。

她主持情感节目也遇到过不少失恋的人,也有很多态度不好的,甚至骂骂咧咧的,她从未有过什么感觉,可是今天的那个女人,确实让她的心有被针扎般的感觉。

因为她知道打电话来的人是谁。

“对嘛,我们早就习惯了,再说了,你这么漂亮又这么能干,你老公也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会是那种人呢?你说是吧。”

呵呵,对她好。

凌欧文对她有好过吗?

他和她结婚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可是在这里,根本就没人知道林婉言是在H市可以翻手覆云,富可敌国的凌欧文的妻子。

他从不会让外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关系,他这么做的原因恐怕是因为日后林云溪回来的时候,他悄无声息的把凌太太换掉,也不会有人知晓,也不会对他的名声造成影响。

没有仪式,没有戒指,没有婚纱,这场婚姻对她而言,就只是多了一个凌太太的头衔而已。

“诶,婉言,出租车来了,你先上吧。”

“啊,好,谢谢啊。”

……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凌家别墅门口,林婉言给了车钱之后,裹紧了外套,瑟瑟发抖的往门口方向走去。

刚到门口,她居然看见大厅里的灯是亮着的!

这个时间,陈妈已经睡了,难道是他?

她名义上的老公——凌欧文。

她算了下,他大概已经有半个月没出现在她面前,出现在这个家了吧。


第3章 赏你的小费

林婉言到门口的时候就已经听见大厅里传来女人娇媚的声音了,她轻轻地推开门,透过门缝,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白花花的大腿,正肆无忌惮的坐在一个男人身上,露着肩膀,香艳无比。

无意间,林婉言的眸子刚好对上了他的目光。

他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寒意。

或许,他的这种寒意,只会针对自己。

那张俊美的脸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仿佛的上帝精雕细琢而出的,只是身边总是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她的心仿佛跳了一下,随后即刻挪开视线,不敢再看,她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了一下,而后若无其事地推开了门,淡然的往前走去。

那个女人自然也看见她了,就在林婉言要上楼的时候,唐莹忽然发出了一阵阵的浪叫,还叫得越来越欢。

林婉言咒着眉头,停下了脚步,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这里是凌家别墅!

而她是名副其实的凌太太。

林婉言凌厉的转身挑了挑眉毛,当红主播的声音果真是好听的不得了。

“堂堂凌家大少爷连开~房的钱都出不起了吗?这要是被外人看见,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她原以为凌欧文不会理会她,没想到他还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然后当着她的面将手伸到了那女人的衣服里,肆无忌惮的摸了起来,而唐莹则是更加的亲密的贴在凌欧文的身上,恨不得和他连为一体。

凌欧文以一个王者的姿态,依靠着沙发上,身上白色的手工高订衬衣领口被解开了几个扣子,露出了健硕的肌肉。

他和她结婚一年,林婉言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和各种女人的花边新闻,不过只有她才知道,这些只不过是他在做戏而已,因为她知道,任何一个女人都抢不走她妹妹林云溪的位置。

包括她。

林婉言以为这么长时间了,她早就应该没感觉了,可是现在她看着这个男人和别的女人搂在一起,他的心还是传来一阵刺痛,她紧紧的咬着下嘴唇,刻意的挪开了视线,因为她怕再看下去,自己会不争气的哭出来。

“哎呀,凌总,那个该不会就是凌太太吧?”唐莹亲密的勾住了凌欧文的脖子,将目光落在了林婉言的身上,眼中还带着登门入室的嚣张与嘲弄。

“哼,她也配叫凌太太。”凌欧文不屑的说道,一双幽暗的眸子里充满了冷漠。

林婉言深深的将指甲嵌进自己的手心,强迫着自己露出微笑。

这就是她的丈夫,结婚一年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的丈夫,难得回来竟然就是为了羞辱她。

林婉言勾起唇角,淡然的上前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是这凌家别墅的女主人,被他们叫做凌太太的人也是我。要是被那些女佣看见,影响多不好。”

她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了一叠钱,“这些钱应该够你们开一间五星级的了。哦,对了,要是有多的话就当给这位小姐的小费了,辛苦你了。”

林婉言的脸上始终挂着温婉的笑容,而她刚才的举动更是显得又宽容又大方,可她这个样子却让凌欧文厌恶极了。

有的时候,他都想上去撕烂她那虚伪的嘴脸,虚伪的笑容。

“小姐,你才是小姐呢!凌总,你看她居然骂我是小姐!”唐莹坐在凌欧文的身上扭了一下,委屈的发着脾气。

呵呵,她骂她小姐,不就是在拐着弯骂他凌欧文是嫖、客吗?

这个女人,简直找死。

凌欧文勾起唇角狠狠的捏了一下唐莹的胸部。

“你不是小姐,你是小妖精。”

然后他又将目光落在了林婉言的身上,只是他的眼神中无比的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酒店去腻了,没意思,房间里也玩腻了,怎么,林婉言,我想和女人试试在沙发上的感觉,也和你有关系吗?你怎么这么爱管闲事。”


第4章 胸也太小了

呵呵。

闲事。

她的丈夫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竟然是闲事,不过对于凌欧文的这种态度,林婉言也早就已经习惯了,即便是他们这一年以来没有见过几次面,可是每一次见面,她都会被他狠狠的羞辱。

好像在他的面前,她就是没尊严的一样。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刚结婚那一天,她没有落红。

然后就是接踵而来的奇耻大辱。

他不断的对他说着各种难听的话,完事之后,还直接甩门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可是……

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林婉言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失去自己的第一次。

林婉言紧紧地握着拳头,漂亮的眉毛皱在了一起,刚才还底气十足的她这一刻竟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了。

心痛。

哪怕林婉言表面装得在若无其事,内心在强大,可是在这一刻,尤其是眼前这一幕,还是很心痛。

“凌总,你看,你太太的眼神好可怕哟,都把我给吓坏了呢,好怕怕。”

就在两个人僵持的时候,唐莹忽然趴在凌欧文的身上声音嗲的不行。

“哦?哪怕?”凌欧文勾起唇角,抬起宽大的手直接滑进了她的大腿内侧,唐莹也顺势发出暧昧的喘、息。

看着眼前的现场直播,林婉言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刺痛和无比的寒冷。

多少次了,她的心就这样被这个男人狠狠的践踏着、撕碎着,也许在他眼里,她就是没有心的吧?

林婉言眯了眯眸子,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然后一副慵懒的姿态,随意的说道:“哎呀,这么晚了,该睡觉了,我还以为今天有什么好戏看呢,没想到和以前一样没劲,你今天带的这个胸也太小了,还没上次那个大呢,还有这颜值也太低了,老公啊,你最近这品位越来越差了呢,我先上楼了。88。”

林婉言说完之后便慢悠悠的走上了楼梯,沙发上的唐莹被气的脸都红了,这个该死的女人说她是小姐就算了,还说她胸小,还说她颜值低,她算什么东西呀!

而凌欧文那双清冷的眸子里却掠过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这个林婉言和他结婚一年,别的没什么长进,倒是嘴巴越来越厉害了。

林婉言一直走上二楼的时候,还可以清楚的听到楼下传来那女人一阵又一阵的娇媚声。

她紧紧的咬着下嘴唇,毫不犹豫的加快了速度。

此刻,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然而她是没想到卧室里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她呢,她一推开门就发现自己自己的床非常的凌乱。

她离开的时候,明明叠的整整齐齐的。

林婉言脸色大变,他们该不会真的在她的卧室里那个了吧……

简直让人恶心到了极点。

林婉言强忍住呕吐的欲望,立刻把所有的被套全部换了下来,扔到了外面,换上了全新的。

最后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了浴室,褪去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婀娜多姿的身材,打开花洒,水珠顺着她细滑的肌肤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林婉言眯着眸子舒服着享受着沐浴,镜子中的傲人酥胸若隐若现,魅惑至极。

雾气漫绕,她张开眸子,等到洗的差不多的时候,她正打算上前去擦去镜子上的雾气洗脸,却忽然发现镜子里似乎多了一个人影,她猛然转过身,正好对上了那双幽暗的眸子,还有那张帅得无法无天的俊脸,而这个人正是刚才在楼下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嬉戏的男人,也就是她的老公,凌欧文。

林婉言被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发出了一阵尖叫。


第5章 照顾我,是你的本分

“啊!凌欧文!你有病啊!你居然偷窥!你进来干什么?出去!”

林婉言急忙拿过浴巾快速的将自己的身体包裹了起来,眼神愤恨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而凌欧文非但没有出去,还直接推开门跨了进来,冷漠的眼神中也染上了一丝异样的炽热。

凌欧文轻蔑地盯着她的身子不屑的说道,“偷窥?林婉言,这里是我家,我是这里的主人,我想看什么,需要和你汇报么,再说了,你身上有哪个地方是我没看过的,遮什么。”

听着他的话,林婉言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虽然她已经强忍着自己,可是眼泪还是顺着她精致的脸庞落下来。

为什么他总是这样狠狠的扎着她的心,难道他不知道她也是人?她的心也会痛吗?

“凌欧文,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你可以出去了!”林婉言抬起眸子,愤怒的嘶吼着。

刚刚沐浴完的林婉言,雪白的肌肤泛着粉红,细碎的秀发沾着脸颊还落着晶莹的水珠,未施脂粉的她竟显得是那么的清新脱俗。

这一刻,凌欧文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妖精,一个绝世尤、物啊,而且她的美貌,一点也不比林云溪差。

可是他就是厌恶她,就是厌恶这个女人装模作样的女人,若不是因为她的话,他的云溪怎会坐牢。

“你觉得你有资格让我出去么?也不想想这里是谁的地盘,一个不干净的女人,再怎么洗,也是脏的。”

凌欧文伸出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捏着她精巧的下巴,一双幽暗的眸子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上了一丝情、欲。

林婉言被迫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痛苦,如果不是林云溪苦苦的哀求她的话,她恨不得立刻就告诉他一年前发生的事情……

告诉他,她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失贞的女人?

她伸出手指紧紧的掐着自己的手心,一直掐到出血,都没有松开手。

忽地,凌欧文一把抓住了她的浴巾,毫不犹豫的将它扯了下来,瞬间,林婉言胸前的风光一览无余,被脱的精光的她,感觉到了一丝恐惧和害怕。

“凌欧文!你不要乱来!”

林婉言像是预料到他下一刻会做什么一样,不由得往后退去,可是浴室就这么点大,她能去哪呢?

“乱来,林婉言,你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伺候我是你的本分,合情合法 。”

下一秒,凌欧文就已经开始脱去他的衬衣,露出他结实的胸膛,然后他勾起唇角,模样邪魅至极。

可是那笑容却让林婉言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凌欧文,就算你是我的丈夫,你也不能强迫我,你这是强、奸,你滚开啊!陈妈!陈妈!”林婉言惊恐的逃窜着。

林婉言正想逃出浴室的时候,凌欧文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接将她抵在了冰冷的瓷砖上。

他的动作十分粗暴,完全没有怜香惜玉之情,即便是把她的手抓红了,他也没有松开。

“林婉言,你搞清楚你的身份。你还真当你是高高在上的凌太太呢,我才是这里的主人,这凌家别墅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命与我,包括你!”

凌欧文紧紧的盯着林婉言赤、裸的身子,随意的扔掉了自己的衣服。

她不得不承认凌欧文的身材真好,健硕的胸肌,完美的人鱼线,还有八块腹肌。

可是这种被强行脱光的耻辱感让她无地自容。

凌欧文随即欺身而上,不允许她的半点反抗。

她绝望了闭上了双眼,眼泪顺着她的脸庞落了下来,是啊,他才是这里的主人,她根本就没有资格抵抗,也抵抗不了。


第6章 一夜的惩罚和噩梦

林婉言疼的牙齿直打颤,却还要听着那个侵略她的男人的嘲讽。

“哼,装什么清纯,你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就像是一个恶魔一样,一遍一遍的把她当成泄、欲的工具,林婉言根本就不记得他在浴室里要了她多少了,最后她实在是腿软,站不住了,凌欧文才把她扔到床上,又要了几次,最后精疲力尽的林婉言实在是困极了,终于还是在不知不觉中睡去了。

“林婉言,你犯的罪,我会让你一一得到应有的报应。”

望着睡去的林婉言,凌欧文似得很是不爽,故意用力的捏了下她的大腿,而她只是皱了皱眉,没有醒来。

大概是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吧,所以才任由他折磨,反正,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凌欧文向来都是一个情场高手,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可偏偏对林婉言这个女人,他总是控不住自己的情、欲,总是忍不住想要占有她。

而凌欧文这种情绪视为对她的惩罚。

对,惩罚,他厌恶这个女人,所以才要狠狠的惩罚她,羞、辱她。

结束之后,凌欧文随意的把林婉言丢在了床上,也不管她现在是什么模样。

重新穿好衣服的凌欧文正打算离去的时候,却忽然瞥见了床上那个赤、裸的吃女人正皱着眉头,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身体还紧紧的卷缩在了一起,像是很冷的样子,可是她实在是太累太困了,连动都动不了。

他又愤恨的转过身来,破天荒的帮林婉言清理了下身,又严严实实的给她盖了被子之后才离开。

第二天,林婉言是从噩梦中醒来的,她仿佛又梦到了一年前的场景,她睁开眸子,天已经大亮,炽热的阳光照的她的眼睛生疼。

林婉言这才发现原来她昨天晚上连窗帘都没有拉,就直接睡了。

而那个人更不会帮她拉窗帘了。

她掀开被子正打算起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快散架了似的,全身酸痛。

再看她的身体,全身赤、裸不说,居然还多了一堆红色的暧昧痕迹。

看到这些痕迹的时候,林婉言才回忆起昨天那个真实的噩梦。

每一次他过来都是按照陆老爷子的吩咐例行公事,而他每一次都会把她当成工具一样拼命的折磨她。

她曾哭着和他求饶,可是最后的结果只会更加的痛苦,所以之后,她索性都不反抗了,反正反抗也没用。

再看床边,还是和往常一样空空如也。

每次折磨完她之后,他都会直接走人,不带一丝的情感,没有交流,没有拥抱,与其说他们是夫妻,不如说更像是仇人。

林婉言艰难的站起身,小心翼翼的走着路,她都不知道昨天晚上在浴室和床上他总共要了多少次?

有的时候她都怀疑他是不是嗑药了,怎么会这么持久呢?

林婉言刚好换好衣服,陈妈就主动送了早饭进来,当然除了早饭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进屋之后陈妈有些为难的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一丝同情和愧疚,其实她昨晚听到她的呼救了,可是这里是凌家,她只是一个佣人,没有凌欧文的吩咐,她实在是不敢过来。

“少奶奶醒了,先吃早饭吧,还有……”陈妈说到一半的时候似乎还有话对她说,可是却戛然而止了。

林婉言拿过盘子里的橙汁喝了一口,然后又将目光落在了盘子里的那一盒药。

她盯着它看了许久,没有说话。

陈妈支支吾吾的在一旁说道:“那个是少爷……”

陈妈实在是不好意思说那个是凌欧文离开前特地吩咐她,要让她看着林婉言吃下的药。

林婉言知道那是什么,没等陈妈开口就直接那白色的药丸吞到了肚子里。

和那药一起落下的,还有她强行逼下来的眼泪。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她的心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刺痛。


第7章 挂名阔太太

林婉言紧紧的捏着手里的杯子,直至关节发白才松开。

其实就算他不说,她自己也会吃的,因为她知道她不属于这个位置。

她现在凌太太的这个身份早晚是要还给林云溪的。

五年之后,她就不属于这里了,也和凌欧文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没有孩子,没有牵扯,是最干净的。

凌欧文只不过为了给他爷爷一个交代,按照他的吩咐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别墅一趟,强迫和她发生关系,然后逼她吃下避、孕药,避免林婉言将来生下凌家的孩子日后发生纠葛。

陈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的觉得不值。

“少奶奶赶紧吃早餐吧,少爷也真是的,少奶奶你长得漂亮,又这么善良,真不知道少爷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林婉言望着丰盛的早餐,瞬间没了胃口。

她摆摆手,露出一丝苦笑,心疼的都快无法呼吸了。

“陈妈,够了,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陈妈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看见号码的时候,陈妈顿时有些慌乱和紧张,她小心翼翼的看了林婉言一眼,随即放下了早餐,假装镇定的说道:“少奶奶,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你先吃。”

然后陈妈就偷偷摸摸的走了。

林婉言心中一阵跃动,隐隐约约觉得是他打来的电话,随即紧跟陈妈的脚步站在了门口,而后听见陈妈站在走廊不远处,用非常轻的声音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少爷放心吧,刚才已经吃掉了了。”

林婉言只觉得身子一下子就僵硬了,心也更加的刺痛。

原来他是来打电话确认了她到底有没有乖乖吃药,呵呵,这种事情他倒是上心的很。

他可真是紧张啊,紧张她会怀孕,会生下孩子,给他造成麻烦这样的话,他心爱的林婉言就没有办法轻松的做凌太太了。

……

林婉言只吃了一点点早饭,换了衣服,就和往常一样去医院看她的父亲了。

虽说林严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可是她还是当起了照顾他的责任。

因为别墅比较偏,她需要走20分钟的路才能坐到公交车,每天都是如此。

陈妈望着林婉言离去的背影,无声的叹息着,这哪里是一个豪门少奶奶呀?过的连她这个女佣都不如,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才回来,出门还要自己坐公交车,就连基本的生活费都要自己去赚,实在是太可怜了。

才刚到林严的病房门口,林婉言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她愣了一下,急急忙忙上前,显得十分焦虑。

“我说弟妹啊,阿严都已经在医院住了一年了,你说你一个女人什么都不懂,也不会管理公司,你捏着那么多股份,要干嘛呀?不如拿来给我,难不成你想看着阿严的公司垮了吗?”说这句话的是林严的大哥,也就是林婉言的大伯林正。

一年前,林严到工厂考察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崩塌,他没能及时逃脱导致残疾,在医院住了一年也没能康复。

而林正就一直想要夺取他弟弟和他弟妹手上的公司股份。

“就是啊,弟妹,你拿这些股份也没用,还不如交给我们呢,你看你又要在医院照顾阿严,哪有什么时间管公司啊,我保证你把股份交给我们,这医药费呀,还有你们的生活费都包在我们身上,哦,对了,还有你儿子的学费。”大伯母姚春花拉着王春丽的手,故作亲切的样子。

王春丽含着泪颤抖的说道:“不行的,我们这一家子就剩下这么点股份了,大哥,大嫂,你们不能这样,现在公司都已经归你们管了……”

王春丽的话还没有说完,姚春花就有些不高兴,“诶,弟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抢了阿严的公司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啊,阿严躺在床上一年了,是谁帮他打理公司,我可都是为了你们好啊,每天累死累活不说,还捞不到一句好话,你无情就别怪我无意了,不交出股份,那阿严的住院费你出啊。”

林婉言在屋外听着那咄咄逼人的话语终于忍不住了,直接破门而入,一双清澈的眸子里充满了愤怒,“大伯大妈,你们什么意思呀,有你们这么大白天的就直接抢钱吗?”

这些畜生,抢了公司不说,现在还要抢他们家的股份,他父亲没出事之前这些人白吃白喝他们家的,居然还不知足,现在,林严一出事,他们就立刻抢走了自己弟弟的公司,当起了老板。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凌太太呀,你妈是怎么教育你的,对你大妈怎么大呼小叫的!怎么,你以为你嫁给了凌欧文就是阔太太了,谁不知道,你就是个挂名的啊?他真正想娶的人可不是你。”

说着,姚春花还轻蔑的望了她一眼。


第8章 继女

姚春花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刃一样,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

是啊,在他们眼里,她林婉言就是一个抢了自己妹妹男人的小三。

随即,林婉言冷笑道:“大妈,不管他想娶的是谁,现在被叫做凌太太的人,都是我,至于挂不挂名,都比你强。”

“林婉言!你真是越来越没家教了,今天不好好教训下都不行了!”姚春花被说的火冒三丈,脸上擦的粉都要浮起来了!

姚春花抬起右手正打算打下去的时候,林婉言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往后退了一步,想借此躲开,然而就在她转身之际,她却在她身后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她诧异的回过头去,发现竟然是她的母亲挡在了她的前头,挨了一巴掌。

“妈,你怎么了嘛?”林婉言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推开了姚春花,只见王春丽的脸上竟然瞬间就红肿了一片,可见那个女人下手有多狠了。

林婉言也怒火中烧,心不由得传来一阵刺痛的,忍不住骂道:“大妈,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凭什么动手打我妈?”

林婉言正打算还手的时候,王春丽却挡在了她的前头,柔弱的劝慰道,“小婉啊,我没事,她可是你大妈,你不可以这么没礼貌的。”

看见王春丽那柔弱的样子,那姚春花就更加的得意了,她出来给林婉言挨了一个巴掌的更好。

林婉言说的对,不管她挂不挂名,她现在都是凌太太,凌家高深莫测,她可不敢得罪她。

反正打她妈,她会更加的难受。

姚春花轻蔑地瞥了他们一眼,故作好心的说道:“哎呀,不好意思不小心手滑了,弟妹没事儿吧,我们今天就先走了,明儿再接着来。弟妹呀,我劝你做人一定要拎得清。走吧,老公。”

说罢,姚春花就拉着林正走了,林婉言紧紧的捏着拳头,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怕他们在回来,确认他们走后,她才放下心,随即心疼地望着脸蛋红肿的王春丽,气愤的说道,“妈,你怎么能让他们这么欺负你呢?怎么样,脸疼吗?我去给你拿点药。”

林婉言急得不得了,可王春丽却含着泪拉住了她,眼里带着一丝责怪和焦急,“小婉啊,刚才是你不对,怎么能和你大妈这么说话呢,现在你爸爸的医疗费还有小华的学费还得靠他们呢,你现在激怒他们,以后他们真的不管我们了,可怎么办呀。”

说到这,林婉言就更加的气愤了,那些钱原本就是属于她继父的,现在全被他们夺了去,反倒是他们变得委曲求全,可是她看见她母亲的模样又不忍心再说了。

“好了,妈,是我不对,你别哭了。”

“云溪啊……我的乖女儿……都是爸爸不好……”忽然,一阵虚弱的声音从病床上传来。

听到昏迷中的林严你发出声音林婉言和王春丽俩人都一阵吃惊,立刻靠近床边去查看他的情况,林婉言坐在他的旁边伏下身子,本想听听他有什么需要没想到却听到了一句让她心如刀割的一句话。

“云溪啊……云溪……就应该让你姐姐去坐牢的,怎么会是你去坐牢呢?我的乖女儿……”

林婉言整个身子瞬间都僵硬了,脸色也变得苍白,原来在她父亲的心里一直都是这个想法的。

是啊,林云溪才是他的亲生女儿,而她只是他的继女,他理应是对她好一些,可是她自认来到林家之后算是乖巧,而且处处让着林云溪,什么好东西都是她的,不争不抢,就连她的母亲,为了当一个好继母。

对林云溪也比对她好上许多,疼爱许多,可为什么她还是得到这样的结果。

王春丽急忙拉着林婉言的手走到了一边的,还拍了拍她的手,劝慰道:“小婉啊,你别多想,你知道的,自从我和你爸爸结婚之后,你爸爸就一直觉得对不起她妈妈和小云,所以一直想补偿她。你别太在意,更何况……一年前,小云的确是因为你的原因才会坐牢的,你爸爸心生郁闷。”

然后她又犹豫的望了她一眼,又极轻的声音对她说道:“过几天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去看看她吧,她一个人在里面应该也挺寂寞的,毕竟是因为你……哎……”

虽然王春丽说到一半,就没有办法继续说下去了,可是林婉言明白她的意思。

她也知道她的母亲和继父都在责怪她,都觉得是她抢走了林云溪的生活,抢走了她凌太太的位置,抢走了她的一切。

是啊,该坐牢的人应该是她呢。

她为什么会在外面呢?

可谁又疼惜过她这一年来生不如死的生活呢?

林婉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点了头,“好,我知道了,我今天下午就去。”

这一年以来,她最怕的,就是看见林云溪。

不过,她也知道,早晚都是要面对的。


别跑,娇妻不要逃 主角: 林婉言, 凌欧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