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风秋画扇 主角: 莫兰, 祁安修

悲风秋画扇 主角: 莫兰, 祁安修

第1章 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她

“莫兰!你给我滚出去!”

祁安修暴躁地掀开被子,手指着门口,对床上一丝不挂的女人怒吼。

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了,上次是偷溜进浴室,上上次是躲在车后座,这次居然直接脱光了躺床上来了。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羞耻?

床上的莫兰眼神一暗,丝毫不介意自己姣好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光洁的双腿交叠着,动作妖娆地伸出一只脚去钩站在床边的祁安修的睡袍。

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从微微敞开的浴袍中露出来的健硕的胸膛。

“我好看么?”

放眼整个A市,谁敢说莫兰不好看?

精致的五官,妖娆的身段,目含情,声带娇,三围傲人,性格火辣直爽,端似一朵娇艳妩媚的玫瑰花。

别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心目中的玫瑰女神,每天都在上演勾引姐夫的背德戏码。

祁安修厌恶地把被子又重覆到了莫兰身上,他实在想不通,像莫莉那么温文尔雅的美好姑娘,怎么会有莫兰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妹妹。

想到莫莉,他的心一痛,眼神里酝酿的黑气越来越重。

“我叫你滚出去你听到没!要不是看在莫莉的份上,你连跟我说话都不配!”

已经习惯祁安修的毒舌和抗拒,莫兰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看着面前俊朗非凡的男人,她嘴角微微一勾,身体在床上弓起,借着柔软的腰部身子立了起来,双腿分开跪在床上,背后的长卷发随着她的动作拂过光洁的背,落在不盈一握的腰间。身前的风光自然被被子挡住了。

看着身体前倾慢慢向他靠近的莫兰,祁安修喉头一紧,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女人贴面的问候。

没能如愿挨到他,莫兰微微嘟起嘴。

“祁安修,我叫你姐夫难道不是更刺激么,呵呵,你在避讳些什么呢,我姐都死了三年……”

讥笑的话语因为一个狠历的巴掌戛然而止。莫兰倒在床上手捂着脸沉默地看着怒不可遏的祁安修,撑着身体的手臂因为疼痛颤抖不已。

祁安修手背上青筋暴起,足以得知他刚刚那一巴掌有多用力。低头看着阵阵发麻的掌心,祁安修心里生出深深的厌倦感。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痛让他的呼吸变得沉重。

这是他第一次打莫兰。

这个女人总是乐此不疲想方设法的揭开他心里的伤疤,也不知道到底是讽刺了别人还是侮辱了自己。

莫兰受了一巴掌,沉默片刻不怒反笑,慢条斯理的下床捡起之前被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优雅地穿上,光脚背对着祁安修站着,长时间的赤身裸体让她感觉森冷。

房间里一时无声,莫兰走到门口,突地发出轻哼的笑声。正准备彻底离开这个令人尴尬的房间,祁安修凛然的声音直直刺向她的心门。

“莫兰,我告诉你,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莫莉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门口迤逦的身影一顿,装作没听见一般消失在了祁安修的视线中。

没有人看见,莫兰美艳无双的脸庞此刻尽是肝肠寸断的泪水。

第2章 悲剧

莫兰慵懒地伏在吧台上,空酒杯在手里百无聊赖地转来转去。

“莫兰你丫的又翘班。”

严卿卿站在吧台里面数落她,手轻巧的一抬又往莫兰的杯子里加满了柠檬水。

莫兰好笑地看着自己的闺蜜,舔了舔嘴唇,把杯子送到嘴边仰头就是一大口。却在下一刻表情扭曲地蜷缩起身子,仿佛喝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你TM柠檬水根本没放水吧!”

牙根和脸颊被酸涩地不停抽搐,莫兰此刻只想把杯子砸到严卿卿头上。

“你丫喝柠檬水的姿势就跟喝二锅头一样豪迈,怎么着要上山打虎啊?”

严卿卿手撑在吧台上说风凉话,嘴里边发出啧啧的嘲笑声,每回这样整莫兰都屡试不爽,偏偏莫兰还是个不会往外吐只会往肚子里咽的,瞧她眼角泪水白花花的样子严卿卿就兴灾乐祸。

终于把口腔里那股强酸感缓和过去,莫兰苦大仇深地复又趴到了吧台上。

“我要不是酒精严重过敏,你这酒吧三天之内就得关门。”

“得了吧,莫美女您可真能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酒吧里三三两两的客人,还没到群魔乱舞的高峰期。

莫兰坐在高脚凳上的屁股配合着腰扭了扭,活动了下酸胀的身子。一番姿势性感妖娆,长腿一抬,牛仔热裤里的蕾丝边隐约可见。

祁安修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幅惹眼的画面,眉头一皱。

背对着他的莫兰当然不知道前天才狠狠给了她一巴掌的男人就在身后,严卿卿却是一眼就看见了。

她眼里闪过一抹晦暗的神色,若无其事的提醒莫兰。

“美女,你要打的虎来了。”

莫兰拿着杯子的手一僵,立马就听懂了严卿卿的暗示,灵活地转过身子,脸上装作惊喜的样子,和祁安修打招呼。

“姐夫,晚上好啊。”

祁安修垂下眼睑,一个眼神都不屑于给她,径直绕过了吧台向里面走去,把避如蛇蝎的举动表现地淋漓尽致。

莫兰左边的脸颊仿佛在隐隐作痛。

外人都道曾经的祁家大少祁安修和莫家千金莫莉是一对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青梅竹马郎才女貌。要不是新婚那晚一场意外悲剧,恐怕两人孩子都能打王者了。

令人啧啧喟叹的,是痴情绝对的祁安修,不顾祁家长辈的反对,硬是给自己坐实了一个祁莫氏未亡人的名头,今年都28了,坚决不再另娶。

莫兰这小妮子比莫莉小两岁,第一眼见到祁安修的时候才两岁半。和小男生打架哭鼻子跑去找姐姐求安慰,就看到了偷偷给姐姐递巧克力的同一个幼儿园大班的祁安修。

小时候的莫家两姐妹就出落得水灵灵了,一个乖巧文静,一个活泼任性。相对莫兰来说,莫莉的甜美可爱更得同龄孩子的喜爱追逐。

整天和男孩子闹得灰头土脸,踩着别人肚子让人叫“老大”的莫兰,不知怎么就独独对斯文整洁安静高冷的祁安修有着充分的好感。

年幼的时光总是过得没那么多深沉的心思的,直到有一天莫兰发现,乖巧柔弱的姐姐已经不需要她这个小两岁的妹妹来保护了,她的身边有一个俊朗意气安全感十足的少年。

再后来,他们就订婚了。

莫兰继续做她的小太妹,只是这个小太妹的心里,却有了姐姐身边的小少年。

第3章 一个巴掌一杯酒

莫兰又重新无精打采地坐回来。

看着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比谁都固执。

就是一个画地为牢的傻子。

察觉到闺蜜的关心,莫兰心里一暖,脸上又扬起娇媚的笑。

“听说今天祁安修的小舅舅刚从国外回来,想必他今天就是来这里聚会的。”

莫兰眼里散发出狡黠的光,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又要惹事了。

“讲道理我也要叫一声小舅的,怎么能不去欢迎他呢?”

莫兰钻进严卿卿的办公室不知道从哪搜出一件兔女郎的制服,大大喇喇就换上了,紧身的粉红色连体背心将她火爆的身材紧紧包裹住,长腿配黑丝堪堪到大腿的位置,整个腿根都是露出来的,屁股中间一个拳头大的兔尾巴毛球,头上粉色的宽大兔耳映地莫兰脸色红润。她翘起臀、部,背对着严卿卿晃了晃尾巴。

作为女人,严卿卿都觉得眼前的画面不忍直视。

祁安修自进酒吧看到莫兰,就一直有股不安感,他甩了甩头,拿起酒杯和身旁的人聊天。

包厢门突然被敲响了,祁安修想是他叫的酒到了。待门打开,却是一个打扮性感暴露的兔女郎。

莫兰端着托盘,一扭一扭地就走到了祁安修面前,弯腰凑近,只要祁安修一低头,就能看到一对呼之欲出的双峰。

祁安修的头一看到莫兰就隐隐作痛,太阳穴的青筋暴起,憋着一股怒气正要发作,莫兰突然开口说话了。

“小舅你好啊,初次见面,我是莫兰。”

本来饶有兴趣看戏的小舅微微诧异,莫兰对着他打招呼,眼神却是直勾勾看着祁安修的。

“莫兰你又搞什么鬼!”

“姐夫刚刚就在外面看到我了,也不叫我进来和小舅打个招呼,真不够意思。”

莫兰跪坐在茶几前,边是向祁安修抱怨,边把酒杯逐个斟满,言行举止间尽是媚意。

祁安修知道莫兰从小就喜欢他,但就算没有她姐姐,他也不可能会喜欢莫兰这样孟浪性感肆无忌惮的女人。以为她这次又是处心积虑地想勾引他,却在下一刻看到莫兰端着酒杯坐到了小舅旁边。

“小舅我敬你一杯,以后在A市多多关照了。”

嘴上说着敬酒,莫兰手上却只拿着一杯酒往他跟前凑,“一个不小心”酒杯没拿稳,液体全洒在了他胸口。

“哎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莫兰就双手贴上了男人被酒水浸透变得透明的衬衫,胡乱在胸膛上揉搓,尽情揩油。

看到这一幕的祁安修胸口一阵郁闷之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莫兰你够了!”

一杯冰凉带着刺鼻发酵味道的液体兜头就淋了下来。

说不清的一种酸涩感在祁安修心里发酵,看到莫兰对着别的男人“惺惺作态”,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莫兰抬手擦了擦脸,眼睛有些刺痛,酒精的激烈味道熏得她想掉眼泪。

两个人静静对峙着,多余的小舅早已借着清理的名头去了洗手间。

“一个巴掌一杯酒,祁安修你不怕以后要还的么?”

祁安修嗤笑,他还真不知道莫兰哪来的自信。

“莫兰,你在我面前,从来都是自找侮辱。”

“能不能少在我面前晃,我祁安修,看着你莫兰,倒!胃!”

第4章 试你,我嫌恶心

莫兰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手放在两边用力簒成拳,关节都微微发白。祁安修一字一顿的话像锋利的刀尖又给她心口添上血淋淋的伤痕。

“你就非我姐不可?情愿为她鳏居一辈子?”

祁安修淡淡的回答“是”,眼里沉淀着化不开的伤痛。

三年前祁安修和莫莉还是一对令人艳羡的未婚夫妻的时候,祁安修对莫兰还是挺友好的,后来一切就变了,莫兰满心以为姐姐死了,她可以连带着姐姐的份一起爱祁安修。哪里知道,这个男人的感情掺不得一点杂质。

偏偏莫兰是个不服输的,从一开始的礼貌拒绝到如今的恶语相向。她敢说是祁安修不识好歹对她不公平么?

她本来就不是公平竞争者,更何况是和一个死人争。

莫兰站在原地低头一言不发,祁安修起身就要绕过她出去。却被一双柔嫩纤细的手臂拦腰抱住了。

背后的女人顶起脚,在他耳边呵气,低低的说话。

“姐夫你试试呗,也许你就发现我比我姐更合适你了。”

热气熏得祁安修耳根处发烫,他转过身,一手捞过莫兰的腰,一手轻捏她的下巴,脸慢慢凑近。

莫兰感觉自己的心快跳出嗓子眼了,不明白祁安修突然扭转的态度。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嘴唇快要挨上的时候,莫兰闭上了眼睛,没有看到祁安修嘲讽的笑意。

“试你,我嫌恶心。”

随即莫兰的身子被推开,狼狈的摔在茶几上,酒杯酒瓶在大力的冲撞下,滚在地上发出尖锐的玻璃破碎声。

莫兰手肘磕在烟灰缸上,片刻就泛出黑紫的淤青。她颜色惨白,的看着再次对他粗鲁相待的祁安修,密密麻麻的难受情绪将她淹没。

我嫌恶心

短短的几个字莫兰听在心里像复读机一样重复播放。看着祁安修走出包厢的背影,她咬牙切齿地冲他喊。

“恶心是么?祁安修,总有一天我要你吐出来的都吃进去!”

祁安修的脚步一顿,觉得有些可笑,他从来不吃不新鲜的东西。不再看狼狈的莫兰一眼,消失在了包厢门口。

严卿卿走进包厢的时候,正看到莫兰捧着自己的脸表情痛苦。刚刚情绪激动她没察觉脸上火辣辣的刺挠感,这会满脸的红色小疙瘩已经全部冒出来了。

好不容易清理了身上的脏污换了衣服,莫兰坐在吧台任由严卿卿给她的脸上药。

“啧啧,从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男人。”

“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严卿卿一句话骂了两个人,语带嫌弃,莫兰听着只是无所谓的笑笑。

酒吧里放着抒情温柔的音乐,细腻的女声和伤感的歌词环绕在莫兰耳边。仰着头闭着眼睛的她,感受着脸上药膏冰凉凉的触感,突然鼻头一酸,白花花的泪就从眼角汩汩的留下来,止也止不住。

怪不得人说年少不听李宗盛,长大方知林忆莲。

“夜已深,

还有什么人,

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

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

你若勇敢爱了就要勇敢分。”

莫兰一生的勇气,都用来爱祁安修了,无止境的追逐和骚扰都已成了习惯,大概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第5章 真是个狐狸精

好不容易等脸上的红疙瘩彻底消失,莫兰已经三天没有去上班了。刚踏进公司,就接收到四面八方传来的异样眼神。

身后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靠近,莫兰转身却劈天盖地地迎来一头文件,纸张轻薄虽然没有很大的感觉,却实实在在吓了莫兰一跳。

“莫兰,你还知道来上班?”

秘书部长韩美抱胸立在她面前,怒瞪着她。

莫兰稍一低头就看到了韩美衬衫扣子大开露出的深邃沟壑,饶有意味地笑了笑,蹲下身子把散落在地上的文件一张张捡起来。

“韩部长几天不见又去哪家医院加了两斤硅胶?发脾气的时候可要注意点,免得一不小心震出来。”

办公室里顿时响起低低的憋笑声。

韩美气得脸色通红,正待教训莫兰,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开了。

“韩美你干什么!能不能跟同事好好相处?莫兰你进来。”

大腹便便的总经理上一刻还在大声呵斥韩美,下一刻就微笑着唤莫兰。

莫兰耸耸肩把文件拍到韩美身上,转身进了办公室。

“真是个狐狸精,肯定没少上总经理的床。”

韩美听到有人窃窃私语的讨论,想着莫兰窈窕的背影,韩美眼里尽是恶毒的嫉妒。

公司里谁不知道总经理偏爱莫兰,不管她犯多大的错都能受到原谅,旷工三天还能得到总经理的笑脸相待,摆明了是场你情我愿的皮肉交易。

若是知道底下的职员这样议论自己,总经理肯定要叫冤。

“莫小姐身体好点了么,需不需要我再批两天假?”

正被员工议论纷纷的总经理此时正狗腿地看着莫兰,笑得一脸谄媚。身娇命贵的莫家二小姐可不需要找他这种小经理来上位。

“谢谢经理关心,我已经没事了。还是好好上班吧。”

看着莫兰妖娆的脸,再保守的穿着也遮盖不住的好身材,总经理有点心猿意马,只可惜有色心没色胆。

莫家人的脸极少受到媒体的曝光,尤其是莫莉莫兰两姐妹,所以普通人不认识也正常。

“今天晚上和祁氏集团有个应酬,莫小姐有兴趣去么?”

“不……祁氏?”

一听到要喝酒应酬莫兰下意识就想拒绝,却敏感地抓住了祁这个字眼。

“我很有兴趣。时间地点发给我,我自己开车过去。”

听到莫兰这么说,总经理松了一口气,暗暗窃喜,有小姨子在,还担心合作谈不成?

只不过,他这个念头却是实打实的糟糕了。

因为堵车的缘故,莫兰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晚了半个小时。

深呼吸一口气,莫兰推开包厢门,脸上娇媚的笑却在看见包厢里只有韩美的时候尴尬地僵住了。

韩美神情慌乱的坐在位置上,不敢直视莫兰的眼睛。

刚刚推门的一刹那,莫兰分明看到韩美往酒瓶里放了什么东西。

她不动声色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连招呼也懒得和韩美打,百无聊赖地坐在位子上玩手机,给严卿卿发短信。

等了片刻,门口一身骚动总经理就陪着祁氏的人过来了。

莫兰抬头一看,果然是祁安修。

第6章 警告

“祁总,这是韩秘书和莫秘书。”

祁安修脸色很黑,他以为莫兰又是用了什么贱法子来骚扰他,听经理这么说微微诧异,原来她是在上班。

“祁总好。”

莫兰跟着韩美一起开口打招呼,仿佛今天就扮演一个本分的秘书陪着老板应酬,坐得也离主位远远地,也没有再跟祁安修搭话。

倒是韩美挺着硕大的胸脯娇滴滴地给祁安修倒酒,看得莫兰眼睛都要冒火。转而又想到刚到包厢里的那一幕,瞬间她就知道了韩美的目的。

看着祁安修四五杯下肚面色不改的样子,莫兰扶额,等会就有他受的了。

祁安修表面一直在和总经理谈合作的事情,实际注意力却全在莫兰身上,敏锐地发现莫兰嘴角戏谑的笑容,他的心里一紧。

等到他发现酒有问题的时候,意识已经涣散的差不多了,手撑在桌面上扶着头,恶狠狠地瞪着莫兰。

莫兰耸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

看时机成熟,韩美得意忘形地抱住祁安修的手臂,大胸脯使揉蹭着。祁安修脸色殷红,眼神慢慢失去焦距。

“祁总你醉了,我送你上去休息吧。”

说着就搀着祁安修的手出去了。

电梯一路往上,将高大的男人扔在床上,韩美揉揉酸痛的肩膀转身去关门却看到了莫兰站在门口。她知道莫兰看到了她下药,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阻止他们喝酒。

“你少管闲事!”

韩美恶狠狠地警告莫兰。

莫兰轻蔑一笑,抬手打了个响指。门外瞬间就冒出两个身高体壮的黑西装保镖一左一右地架住韩美。

“你的事我才不想管,他的事,就不一样了。”

不顾韩美的叫喊,保镖架着韩美出了房门,鬼哭狼嚎的叫骂声逐渐变小。

再看向躺在床上西裤顶着帐篷呼吸沉重的祁安修,莫兰脸一红,走上前去摸了摸他的额头,手下的皮肤滚烫。

“姐夫啊,要不是我你今晚就要失身了。”

祁安修浑身燥热不安,小腹处一股气横冲直撞,憋得他想要低吼出来,募的一只冰凉的手贴上他的额头,舒服得浑身一个激灵。难耐的睁开眼睛,看到女人凑近的十分熟悉的面孔。

莫兰看到祁安修睁开眼睛的时候猛地僵住,她很怕下一秒祁安修就用力地挥开她的手让她滚并说她恶心。

但是祁安修只是用朦胧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仿佛在仔细辨认面前的人是谁。

莫兰松了一口气,迟疑了片刻慢慢俯下了身子。趁着祁安修意识不清醒,偷亲一口不过分吧。

两唇相触的一刹那,莫兰像被电击了一样,心里的快乐炸开了花。正想抽身而去的时候,身体却突然受到禁锢,一个猛烈的翻转,莫兰就躺在了床上。

祁安修双手撑在她的头两边,两腿分开跨坐在莫兰的身上,近在咫尺的呼吸互相交织着,热度滚烫逼人。

莫兰甚至感受到了顶在她小腹处的雄伟。

祁安修的脸很红,注视了身下的莫兰片刻,突然眼神温柔地仿佛要腻死人,表情却痛苦万分。

莫兰张嘴想说话,还没来得及吐出一个音节,祁安修就吻了下来。

第7章 你连莫莉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唇舌唾沫交织的暧昧声音回荡在房间里,莫兰被吻得昏昏沉沉,双手不由自主地钩住祁安修的脖子。

湿润的唇带着爱意一步一步吻过她的眼睛,脸颊,下巴,膨胀的满足感让她以为自己在做梦。

身上温柔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祁安修头埋在莫兰的颈间,嘴里轻声呢喃着,呼吸喷过的地方烧得她的理智寸草不生。

“莫莉……莫莉…….”

听清楚祁安修呢喃的是什么后,莫兰浑身僵住,刺骨的感觉像是被人推进了冰窟。

祁安修还在不停的念着什么。

“莫莉……我好想你,对不起莫莉,是我害死你的。”

刚刚亲热时心里餍足的情绪荡然无存,莫兰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有一个黑洞,正在把她的思想,知觉,血肉,肢骨吸进去,搅得粉碎。

祁安修的动作未停,不停吻着身下滑嫩的身体,双手更探进莫兰的衣服里轻柔地爱抚着。

莫兰木着一张脸一动不动,她在想,以前的祁安修和莫莉是不是也经常这样做着亲密无间的事情,祁安修是不是这样温柔地吻她,身体是不是也这样滚烫,文静羞答答的莫莉会回应么?他们应该很契合吧。

想着想着莫兰就轻轻地笑了,喉咙里压出来的怪异笑声绝望而破碎。汩汩的眼泪顺着鬓角流进了耳蜗里。

她开始抱着祁安修的头发出颤抖得呻吟和甜腻的娇喘声,手指紧紧地拽着他的头发,不顾一切地扎身投进欲望的深渊里。

沉沦。

祁安修醒来地时候头痛欲裂,宿醉让他清晨有股反胃感,稍一缓和过来他就发现了环境的不对劲。

一丝不挂的身体浑浊不堪,汗液和体液混在一起让人十分难受,掀开被子,祁安修被一抹刺眼的红色怔住了。

他的脸色变得阴沉,回想起昨天晚上的酒桌。

那个酒有问题。

思考间祁安修听到浴室传来声音,随即浴室门就打开了,朦胧的雾气四散开来,莫兰身上围着浴巾,发丝湿润的走了出来。

她浑身斑驳的吻痕和激情过后的痕迹无一不在提醒祁安修他们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额头脖颈处青筋暴起,祁安修简直气得浑身发抖,没想到莫兰连下药这么无耻的招数都使得出来。

“很好!莫兰你真是好样的!”

窗外明晃晃的阳光刺得莫兰眼睛发黑,她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就那么看着祁安修安详的面孔到天亮。

此时看着祁安修暴怒面孔扭曲的样子,很明显是认为她给他下了药从而发生了关系。莫兰无所谓地挑眉,根本没有心情解释,反正在祁安修的心里,她不要脸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了,做没做都没差。

见她这副无所谓的样子,祁安修狠狠的咬了咬牙,恨声道:

“莫兰,你连莫莉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一句话就狠狠打中了莫兰的死穴,他知道说什么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都没用,唯独拿她和莫莉比较。

满意地看着脸色惨白的莫兰,祁安修不会去想,一个女人给你的伤害她的资本,就是她对你的爱。

莫兰生生憋住眼泪,收起差点崩溃的情绪,垂眼低低地笑道:“还记得我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把吐出来的吃进去么?”

她抬手穿过湿发,任由水珠滴在地板上。

祁安修脸色铁青,他很是看不惯莫兰不管受到多大的挫折侮辱总是垂眼低笑的模样,太假了,他真想亲手撕开莫兰的面具看看她真正的情绪,看她崩溃的样子。

他继续开口:

“怪我自己不谨慎,以后你走东我绝不走东,你走西我绝不走西,昨天晚上,我就当不小心吃到馊馒头了。”

“另外,少做点补膜手术,伤身!”

第8章 输得一塌糊涂

祁安修决绝的背影仿佛抽空了莫兰的力气,她身体一晃差点摔倒在地。

她甚至绝望的想,如果莫莉没有死就好了,至少祁安修会顾及她的感受。

莫兰觉得,自己更像一个不要命的赌徒,明知道牌局是假,诱惑是真,还不停的拿自尊和爱当筹码,输得一塌糊涂。

严卿卿不止一次地问过她,天下男人千千万,为什么非得是祁安修。

她拿莫莉堵她,天下女人千千万,祁安修为什么非得要莫莉。

结果祁安修用实际行动告诉她,除了莫莉,他真的谁都不要。

多傻啊。

但是莫兰只要一想到彻底放弃祁安修,从此与他再无交集,她就快要窒息。恬不知耻的贴上去是放纵,也是束缚。

莫兰这场感情的难题,无解。

张爱玲说每个男人生命中都有白玫瑰和红玫瑰两个女人。

可她莫兰,既不是朱砂痣,更不可能成为白月光。

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将莫兰从遥远的思绪里拉回来。是莫爸爸的来电。

“莫兰,今晚回来吃个饭。”

父亲威严低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她才恍惚,搬出来这么久,有多久没有回去见过亲人了。

莫家本来幸福美满的家庭自失去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之后便少了很多欢声笑语。莫兰一心想要多接触祁安修,所以早就搬了出来。

这么想来,避风港她莫兰不要,倒是偏要去迎面风雨。

自嘲地笑了笑,莫兰收拾好自己准备去商场给家人挑礼物。

到莫家的时候正好是六点,家家户户菜肴飘香的时间。

莫兰在院子里停好车,旁边却有一辆不属于他们家的车。莫非是有客人?

正待掏出钥匙开门,一只凶恶的大狼狗不知道从哪蹿了出来,对着莫兰狂吠不止,结结实实地把她吓了一跳,跌坐在门口的地上。

“滚开!狗东西!”

真不知道家里为什么要养这种粗鲁的东西,瞧着大狼狗栓着链子够不着她,莫兰松了一口气,正想站起来,面前却伸出一只纤细苍白的手。

手的主人是一个斯文俊逸的帅哥,面上是一种病态的苍白,他怯怯地望着莫兰笑,见莫兰对他伸出的手半天没反应,表情变得担忧,手正要慢慢收回去。

莫兰一把拉着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才发现面前的男人比她要高了大半个头。想着刚刚吼狗粗鲁的样子都被他看见了,不由得有点尴尬。

“你好,我叫莫兰。”

莫兰觉得男人有点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谁。

“你……你好,我是……尹清源。”

尹清源很紧张,说话都不太利索。这个样子落在莫兰眼里有点莫名其妙,难不成他怕她?是她刚刚的样子太凶了?

就在这短暂交流的空挡,莫家院子又来了一辆车。莫兰诧异,爸爸叫这么多客人吃家宴干什么?

当看到车上下来的人时,莫兰僵在了原地,脸色变得晦暗不明。

祁安修心里暗骂,真的是冤家路窄,越是不想见到的人,见面的机会越是多,昨天还在床上水乳交融做着最亲密的事情,今天就要当着岳父岳母的面好好扮演姐夫,怎么能叫人不尴尬。

当看到莫兰又露出招牌的轻笑时,祁安修想侮辱她看她卸下伪装崩溃的样子的想法越来越冲动。

“姐夫,精神不错啊。”

祁安修越是不想和她有交集,莫兰越是要给他添堵。

移开眼神,祁安修不搭话,当莫兰不存在,目光投向了站在莫兰身边的尹清源,却诧异的发现尹清源的眼神暗沉,盯着他的目光专注而深刻。

祁安修莫名觉得有些瘆人。

悲风秋画扇 主角: 莫兰, 祁安修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72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