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梦以成真,却再也无力吐槽。

 事到如今,梦以成真,却再也无力吐槽。

第1章我爱你,你还爱我吗?

一开始,我们从梦境中惊醒,打电话告诉对方,我梦到你出轨了…

那个时候,我们都会笑着苛责对方,你就不盼我点好。

事到如今,梦以成真,却再也无力吐槽。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哪怕想念,再也不见。

……

他说,丝诺…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我说,很喜欢的食物,一旦掉在屎里,要是你你会捡起来洗洗继续吃吗?

结婚半年了,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小三…真的是她。

凌晨三点的时候,他的手机屏幕亮了,是一条短信。

“你跟她说清楚了吗?我受不了了,我怀孕了…”

我从未觉得手机屏幕像现在这么刺眼,不仅刺眼,还扎心。

发来短信的手机号码,很熟悉,熟悉到我可以轻易的说出来,可我不敢相信,这是她发来的,不敢相信他竟然可以每天那么安心的睡在我的身边。

这一刻,我感觉到心很疼,像是被一把刀在来回的割着,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双手抱头,用力地扯着头发,大口大口的呼吸。

我踉跄着拿着他与我的手机,走到了阳台,抽出一支烟,手在抖着,哆嗦着,几次都没能放到嘴里。

拿起自己的手机将那个号码拨了出来,熟悉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我还是不愿意相信,他出轨的对象会是云静。

一条条短信不停地刺激着我的神经,不断挑战着我的忍耐极限。

身体忍不住的颤抖,我用力将烟蒂熄灭在自己手心,又攥紧。

拿着我自己的手机几次拨到父母的手机号上面又退出了界面。

当初义无反顾的离开自己的城市来到这里,他们也劝过我,可我没有听,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我怎么能这么自私的让他们操心。

我用他的手机回复了一条。

“我已经告诉她了,明天下午见面聊吧,学校旁边那家咖啡厅。”

我还是睡不着,不经意的打开了QQ,记得之前加过云静的号码,但因为我很少上QQ,所以就没怎么关注过云静。现在想想真的是后知后觉。

仔细的翻看着空间的浏览记录,云静居然每天都来看我的空间动态。

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个三儿,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默默监视了我这么久,而我却一无所知。

静姐的空间访客,居然也有宋清雨。

她的QQ空间有几个相册是加密码的,部分人可见,我试着输入密码,但每次都是错误。

我爱你,你还爱我吗?

呵呵,多么可笑的密码问题,多像是对我的嘲讽,我的眼睛瞬间被它刺痛。

直觉告诉我,这个相册一定有什么秘密。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知道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老想着去寻找真相,即使那个真相会让你遍体鳞伤。

最后,我还是没忍住,用宋清雨的手机登录了云静的QQ空间。

我相信,云静的空间不会对他受限制的。

果不其然,直接就可以点进去……

我几乎是哭着看完那些照片和说说的。

“他说下雨就要想着他,天总会下雨,他总会出现…”

“他还是爱我的,追到了我所在的学校,可是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

呵呵,从一开始这就是个阴谋。自己被他们联合起来,用心欺骗了这么多年!

“今天我最恨的人死了,可我最爱的人却要结婚了,可惜新娘不是我…”

那一天,正是我结婚的时候,亏我还把她当做最好的姐妹,请她来参加婚礼。

她在我身上喷了她用的香水,说是祝福我,我身上却难受的要命。

记得,新郎吻新娘的时候,宋清雨闻到这个味道,明显地顿住了,又笑着吻得更深。

其实,他当时的笑,只是在戏谑云静的小把戏。他吻我,只是在贪恋云静的味道。

而我,却在自己的婚礼上,被两个人渣当成工具。

这一刻,我彻彻底底地看清了这两个人的为人。一个利用姐妹接近对方的老公。另一个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想坐享齐人之福。

从头到尾,我都像个傻子一样被他们蒙在鼓里。

“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最后一条说说是一个月以前发的,配图照片是一张床照,床上的男人就是宋清雨。

宋清雨裸着上半身,将云静搂在怀里。云静小鸟依人似的依偎着他,笑得甜蜜。仿佛这两个人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忍着恶心将那几张照片发送到了我的手机上,然后默默的删除了所有浏览记录。

删完照片,我就跑到洗手间,趴在马桶上干呕起来。这个与我朝夕相处的男人,原来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而那个温婉善良的师姐原来是个心怀叵测的小三。而他们就是利用我对他们的信任,才成功地欺骗了我。

一个女人,被丈夫和最好的姐妹同时背叛,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一夜,我在阳台上坐到天亮。

第2章谈一谈

“怎么起这么早?”

早上,他起床站在我身边,温柔地揉了揉我的头发,低下头想吻我。

他对我的任何触碰,都让我恶心的想吐,我皱着眉用力推开了他。

“宋清雨,我们聊聊吧。”

他感觉到我在压抑着怒火,身体明显僵了一下,还是点头说好。

我们很难得的一本正经,可他坐在那里却明显的局促不安。

“这件事,怎么处理?”

说着,我把手机递给他,里面是他和云静的床照。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沉默了很久,像是在内心做着什么煎熬的决斗,表情极为纠结。

他却不知道,他越是纠结,我对他越失望。

我不耐烦地看着他,心里却期待他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抿了抿嘴唇,咽下口中的吐沫,声音黯哑地说,“丝诺,是我对不起你。那天我喝多了,以为云静是你。云静哭着求我安慰她,所以,我……是云静勾引了我,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以为云静是我?还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云静身上?真不要脸!

我冷冷地盯着他,没有说话。

看我对他的解释不满意,他一边哀求我,一边抓住我的手往他脸上拍,嘴里不断地说:“是我该死,是我混蛋……”

我的手接触到他滑腻的皮肤,像有无数只蚂蚁从心里钻过,让我恶心的反胃,我迅速抽开了手。

从前温柔体贴的宋清雨,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这么令人厌恶的模样……

“丝诺,我会加倍补偿你的,是我混蛋,我不是人。”

说着,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边保证,一边用脸蹭我的腿。“丝诺,你是我老婆,我只有你这一个老婆。我一时糊涂犯了错,我们好好过日子好吗?我绝对不会再犯了。”

他的回答看似是站在我的立场,可每个字眼都在逃避着他和云静的过去。

我气的拍桌子,“好好过日子,你还有脸说,好好过日子?难道是我不想好好过吗?不想好好过日子的人是你,是你!我瞎了眼才嫁给了你这个混蛋!我要离婚,今天就离婚!”

我随手抓起桌上的烟灰缸,狠狠摔在地上。

哗啦一声,烟灰缸被摔的粉碎。霎时间,玻璃碎片飞溅起来,划破了宋清雨的脸,鲜红的血顿时渗了出来。

第3章见第三者

一股热血上头,我挥手一扫,茶几上的东西噼里哗啦碎了一地,蹲坐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

“宋清雨,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不顾全家人的反对,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你,就是相信你能给我幸福……我为了这个家庭,付出了多少!你怎么忍心这样伤害我?你喜欢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云静,她是我师姐,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下得了手啊……”

我捶胸顿足的大哭,哭的声嘶力竭,喘不上气来。

宋清雨眼神闪烁,不敢跟我对视。

“好啦,不哭了。都是我一时糊涂,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我哑着嗓子,呜咽的问他,“原谅你?我怎么可能轻易原谅你?那云静怎么办?她怀孕了,对吗?孩子是你的?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我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嗓子火烧火燎的疼痛,这个名字曾经是以学姐和朋友的身份出现,可现在居然以小三的身份出现,狗血的像小说一样。

“这,静姐她…一个女人也很不容易,我找个时间去跟她见一面,再给她一笔钱,让她打掉孩子好好生活吧。”

到这种时候,他还在维护云静!我心中猛得刺痛,刚才心里涌起的些许温情瞬间烟消云散。

“不,你去不合适,还是我去吧。”我直起身子,带着不容置疑的冷漠。

宋清雨抬头看了我一眼,又垂下眼眸,算是默认了。

“那就等她把孩子打掉,我们再说我们的事情吧,这段时间让我静静。”

“好。”

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他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神情……

我站起来,转身回房,擦干眼泪,收拾好心情,准备好好打扮一下,下午去见见云静。

下午,我是掐着点儿到了学校旁边的咖啡厅。

这是一家很文艺复古的咖啡厅,看名字就知道是我之前去过,但不是很喜欢的一个地方。

“静姐…”

我到那家咖啡厅的时候,她早就坐在那里了,整个人看上去局促不安,异常紧张。

在我叫她的时候她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尴尬的笑了笑。

“丝诺,你怎么来了…”

之前,我设想了无数的场景,最简单粗暴的扇她一巴掌,然后骂她小三,还是将杯子里的咖啡全部倒在她头上然后让她滚…

可在见到她时,我的眼泪忍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感觉喉口火辣辣的燃烧,我竟说不出话来。

“丝诺…”云静低头沉默了许久,应该是知道那条短信是我发的了。“对不起,我爱他…”

你一个表子也配说爱!

指甲深深的掐进肉中,我用疼痛保持着自己理智,控制自己没有骂出来。

“什么时候的事?”

“我和清雨从小就认识了,高二那年我们在一起了,可是我弟弟和别人打架得罪了当地的黑道,我没有办法才和他分开的。”

原来,他们原来那么小就认识了,她还是他的前女友!

我竟然被他们骗了那么久……

“那他爱你吗?”我了解我宋清雨就像了解我自己,他还是在挣扎和犹豫的,不然他不会放着云静那么多条短信一直没有回复。

“我怀孕了…”云静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倒是直接说出了致命性的筹码。

第4章你才是第三者

我的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因为隐忍的怒意,大脑微微有些上头。

我和宋清雨结婚快半年了,我一直没敢要孩子,就是怕给他太大压力,呵呵…这下倒是来了现成的了。

“丝诺!我知道我有不对的地方,但在这份感情里,你才是第三者!”

我是第三者?现在的小三儿怎么这么猖狂,谁给她的勇气?

“静姐,原来我一直都没看清你啊,当婊子又立牌坊很爽吧?”我嘲讽着她。

“那又怎样?我和清雨已经结婚了,你是有多不要脸,才能做出插足别人婚姻的事?你嫁给一个家暴的老男人,就是为了等你丈夫死了,再来破坏别人的家庭吗?”

我终于还是没有隐忍住,站了起来,准备伸手打她,却听到她朝我吼道。

“丝诺,像你这种家庭优越,生活条件好的女孩知道什么!我和清雨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一个世界的人?她也配!

我不想跟她多说,直接把卡推到她面前。

“这笔钱是清雨让我转交给你的,他说让你把孩子打掉,好好找个爱你的人过日子。密码是你生日,你知道的。”

她愣了很久,眼泪开始打转。

“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的生活中,可是我想留下这个孩子,给我个做母亲的资格好吗?”

她说的楚楚可怜,反而让我变成了不近人情的恶毒女人。可惜,这种白莲花的套路在我身上已经不管用了。

“不可能!”我冷冷的看着她,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就喜欢在别人面前装柔弱。

“我…”她低头沉默了一会,然后抬头,表情变得强势,似乎觉得已经撕破脸皮就没什么好装的了。“我爱清雨,也一定会得到他的。”

我冷笑,这个女人竟然还想要更多。

那好吧,我把卡收了回来,那就没必要浪费这笔钱了。

“你应该知道,他是不会离婚的,你们那些所谓的爱情,也不过是年少无知懵懂时期的情愫,放在现在,一文不值。”

我竭尽全力地嘲讽她,以掩饰我的心虚。其实,我也是没有底气的,我不知道清雨对她的爱有多深,也不确定他对我究竟有没有爱。

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我转身回了家,想等宋清雨回来跟他说一下这件事情。

可还没有等到他下班,门便被急匆匆的打开了。

“文丝诺,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他二话不说上来就扇了我一巴掌,把我打懵了。

我捂着疼得火辣辣的脸,不可思议地看向老公。

他一只手扶着墙,胸口剧烈起伏。

“宋清雨,你他妈疯了吗?”我大声的喊着,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跟静姐见面说什么了?我都答应你不去见她了,你还想怎样?一定要逼死她,逼死我吗?”

第5章惨重教训,失去孩子

什么?逼死她?就今天她和我谈判的态度,我会逼死她?

“这下你满意了,她自杀了现在还在抢救,孩子也没有了,你满意了!”

她自杀了?苦肉计吧。宋清雨宁愿相信那个溅人,也不愿相信我,让我对他彻彻底底寒了心。

我全身无力地依靠在墙上,极度失望地朝宋清雨怒吼。

“我没有逼她,这一切都是她演戏给你看的!”

忽然,他疯了一样冲过来,狠狠掐住我的脖子,眼神无比凶狠。

“我从小和云静一起长大,她受了那么多苦都没有想着过自杀,要不是你刺激到了她,她怎么会走上绝路?”

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了刺激,我隐约觉得小肚子有些坠痛。

“清雨,我肚子好疼…”

我缓缓蹲在地上,小腹一阵阵的抽痛。

却看见门外又闯进来一个人。

那个男人看上去二十二三的样子,一身的痞子气和酒味熏得我头疼。

他一把推开宋清雨,朝我骂道:“臭表子,你害得我姐自杀。我要拿你的命抵我未出生的外甥的命!”

糟了!原来,他是云静的弟弟。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

说着,他突然抓住我的头发就扯了过去,用力一脚踹在我的小腹上,瞬间我感觉整个腹部都开始痉挛。

“宋清雨,求你,救救我…”

肚子里像是有一台绞肉机在拼命搅动,我双手捂着肚子,哀求地看向宋清雨。

可他就那么愣在那里,半天才缓过神来,用力把那个男人推开。“云翼你疯了,你姐还在医院呢,你先去看你姐!”

那个男人对着我的脸呸了一声,又朝着我的肚子补了一脚,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临出门前还将我养在门口的迎宾莲推倒,啪的一声坛子中的水和花四分五裂。

宋清雨居高临下地对我说,“丝诺,这次的事你就当个教训吧,好好休息。”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丝毫没有发现我凌乱的发丝下面已经颤抖的说不出话了。

“清雨,别走…”

他皱着眉在门口站了会,还是头也没回地走了。

我无力的摔在地上,痛苦的颤栗蜷缩着身子,感觉下身涌出大量液体。心底焦急,宋清雨根本不管我,我只能自己拖着身体拨打了110。

救护车赶到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知觉。

醒来以后,医生告诉我说孩子没有保住。

什么?孩子没有了……

警察来录口供的时候,宋清雨焦急了跑了进来,那个时候他应该还以为我是装的吧。

“丝诺,这个时候你就不要给我添乱了好吗?静姐现在刚醒,你又想干什么?”

宋清雨激动的说着,数落着我的不是。

一旁的警察大哥都看不下去了,伸手用力推了他一下。

“先生您太太已经流产,现在孩子没有了,我们会依法逮捕行凶者,还希望安静一下配合我们调查。”

这下他完全愣了,有些站不住的扶着床脚。

我的泪水不停滑落,委屈的看着他。

他一张口就慌乱地解释,“警察先生,这是个意外,我太太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没有行凶者。”

我知道他担心的是云静。云静刚醒,若是弟弟被抓肯定受不了这个打击。

“丝诺,你快告诉警察,这是意外,你是自己摔倒的……”

第6章婆婆的嘴脸,愚昧无知

宋清雨紧张的想要靠近我,而我却突然失控的喊了出来。

“啊!”

瞬间的安静让我们都愣了。

他低头一个劲的说对不起,而我却感觉心死得跟渣渣一样。

颤栗地抬了抬胳膊,指着自己的脸。“警察先生,医院的检查能说明一切,我的脸上还有伤,耳朵…也是嗡鸣的,他们这是谋杀,是谋杀!”

旁边的女警察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冷冷的瞥了一眼宋清雨,安慰的把我抱在怀中。“没事了,没事了…”

你看,多么悲哀啊,等我快崩溃的时候,安慰我的居然是个陌生人。

“丝诺…”

他还想说什么,但强行被警察请出去了。“病人现在情绪不稳定,事实情况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晚上的时候,宋清雨跟公婆都来医院了,带着饭菜带着补品。

我很安静的坐着,没有哭也没有闹。

宋清雨和他爸妈的眼神都注视我,病房里寂静无声,我开口打破了沉默。

“既然大家都在这里,那我就直说了,宋清雨,我们离婚吧…”

宋清雨憔悴的面容愣了一下,猛地站了起来,左顾右盼,有些无所适从。“丝诺…你不要生气了,是我不对。我不是人,我们不离婚好吗?”

我冷笑着说“孩子没有了,你也可以正大光明和爱的人在一起了,不好吗?”

“丝诺,你们两口子何苦闹到这一步。”宋清雨的妈妈抹泪的说着。

婆婆一边说,一边递过来一只碗。里面的饭菜早就凉了,油都结成了一块一块。

我想起刚才在朋友圈里看到的照片。云静晒着婆婆给她送的饭,照片里云静和公公婆婆的画面异常和谐……

公婆当初口口声声地说,无论如何都会站在我这边。可还是把饭菜先送到云静那里了。饭菜也凉了,才轮到我。

我早该清醒了。

我看着宋清雨,目光冷冷的说,“离婚吧,我不要你宋清雨一分钱,我的东西你们也别想带走。”

对这些人,已经没有装下去的必要了。

婆婆听了我的话,皱了皱眉,不满地说,“丝诺啊,你说这些,我们老两口就不乐意了。你什么东西不是我儿子的?结了婚就是共同财产。”

我嘲讽的看着婆婆。什么共同财产,宋清雨要不是娶了我,他能有自己的公司?

从县城出来的孩子连房子都买不起,若不是我爸爸帮我们把房子付清,现在还只能租房子住吧。

宋清雨站起来把我护在身后,“妈,你说什么呢,我不会和丝诺离婚的。”

好一出配合默契,唱作俱佳的好戏。人前是“夫妻情深“,背地里却做出出轨这种丑事,真让人恶心。

我背过身去,不想看他。

“丝诺啊,你也别怪妈说话不中听,妈也是希望你俩好好的。年轻人啊,别动不动就把离婚挂在嘴上。我们清雨这么能干,就算离了婚也有人追的。可这离了婚的女人就像被人穿过的破鞋,谁愿意再穿呢?”

我一听到“破鞋”两个字,怒火蹭一下就窜上来了。也不看看自己家儿子是什么玩意儿,天上地下夸得像个宝似的。别人的女儿就不是人了?凭什么这么侮辱?

“妈您说话别这么难听,也不怕闪了舌头。您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他干了什么您肯定也比我清楚。他都出轨了,我还不离婚,难道等着让你们扫地出门吗?”

第7章影后婆婆

婆婆瞪着我,眼睛快要喷出怒火来,“我儿子我当然清楚,辛辛苦苦的赚钱养家还不是为了你。你家是有几个破钱,也不能仗着这个就让我们清雨抬不起头来!我们家清羽长得帅,有魅力,有小姑娘看上是正常的。再说了哪个男人不偷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个女人不是这样过来的。这要是在旧社会那都是要娶进门的,你要是嫉妒,可是要被休妻的。”

这种时候了,她居然还替他儿子说出这样的话!

婆婆双手叉着腰,抬着下巴,洋洋得意地说教,我恶心的都快吐了。

“你们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我家有钱那也是我爸辛辛苦苦赚来的,不是大街上捡的。我嫁给宋清雨,家里人从来没有看不起他。是你们心里自卑,别把帽子扣在我头上。现在是法制社会,孩子没了,他也是帮凶。不送他去坐牢就是我心好了!”

我腾一下坐了起来,指着宋清雨大声吼着,气得身体不停的颤栗。

“啪!”一声,我重重挨了一耳光,我眼前天旋地转。

耳边顿时嗡嗡直响,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婆婆,那个从我嫁过来就对我甜言蜜语,笑魇如花的女人,她居然…打我?

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我就听到一句更加让我难堪的怒斥责。

“丝诺,你对我妈尊重点儿!”

是我不尊重长辈吗?分明是他们全家欺负我一个人,我感觉一股一股的寒意直钻进骨子里。

我捂着肿痛的脸颊,怨恨地看着宋清雨。

他妈就那么站着,似乎也是气的浑身颤栗,看见我不满的眼神,直接冲过来又想抬手打我。

我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我肯挨你一巴掌,是看在你是宋清雨母亲的份上,现在我们两清了。你再敢对我动手,别怪我不客气了。”

婆婆和宋清雨没想到我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们留,都愣住了。

离婚的事算是今天彻底揭开了,宋清雨和他爸妈想抢我的财产,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还有的闹呢。我要给爸妈打电话,不能孤军作战。

“出去…都出去!”我的话语都有些说不利索了,双手乱摸,四处找手机。

“丝诺,你这是要干什么?”婆婆一看我拿手机也是慌了。

她知道我要给家里打电话,可这种事情要是让我爸妈知道了,那就一定不会有挽回的余地了。

“丝诺,是你妈不好,你先别哭。别着急,你好好和清雨说说。”

从来不作声的公公,此刻也站起来劝我。

我情绪激动,一边拨号,手指一边颤抖。

“丝诺…别让爸妈为难好吗?”

我抬起头,瞪了宋清雨一眼。

是我让他爸妈为难?是他们全家人都在为难我一个人啊!

趁这个空荡,婆婆一把抢走了我手中的手机,把手机紧紧护在怀里。她冷冷地看着我,随时防备着我有什么计划。

“把手机还给我…”

“妈,你抢丝诺手机做什么?”

“你知道个啥,就是离婚也不能让他们讨到好处。现在开始我24小时看着她,啥时候你们和好了啥时候再说!”

我深切觉得婆婆年轻时可能是帮人拐卖妇女卖到大山里的那种人。在法制社会…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真是愚昧无知。

宋清雨沉默地点点头,认同了他妈·的说法。

我气的说不出话来,晃了晃身体,我终于还是眼前一黑的躺在病床上昏了过去。

第8章居心叵测的家人

醒来的时候已经不是在医院了,我睁眼看着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双人床,心底发颤的冰凉。

他们居然趁我昏迷办了出院手续?

“丝诺啊,你醒了?”

推门进来的是满脸堆笑的婆婆,手里还端着热气腾腾的鸡汤。

紧跟在他妈身后的宋清雨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我猜他一定备受煎熬。

“丝诺,来喝点鸡汤补补身子,这小月子和坐月子要一样对待,可不能马虎。”婆婆就像没事人一样的说着,仿佛在医院打我和抢我手机的人都不是她一样。

我撇了下脑袋没有吱声,他妈一个劲儿的朝他使眼色,示意他过来喂我。宋清雨接过了碗,坐在我旁边。

我才不得已开口拒绝,“我不喝,你们没有打死我还想毒死我?这样你们就可以得到全部财产带着云静那小三好好过日子了是吧?”

我勉强将身体撑了起来,把我从医院接出来,抢了我的手机,这是打算囚禁我?

“丝诺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天没亮,妈就起来给你炖汤。你怎么能这么说?”宋清雨皱了皱眉头好像在为他妈鸣不平。

我冷笑,“那还真是谢谢你们了”。

“清雨,好好跟丝诺说话!”婆婆还当起了老好人,低声呵斥着她儿子,表演的有模有样。

真有意思,已经撕破脸皮了,现在又来拼演技。

“我手机呢?”

宋清雨愣了一下,想开口说话却被她妈拦下。

“丝诺啊,你现在身体不好,就别想着手机了。好好养着,日子还是要过的。”

真是无语,这个老女人真以为我没有手机就联系不上外界了?她以为把我关起来我就会乖乖听话了?

我忍不住嘲讽她,“妈你这是想打断我的腿关我一辈子?”

“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全家人忙前忙后地伺候你还有罪了?长辈教训晚辈是天经地义的。打断你腿、关着你都是轻的!弄不好,还要浸猪笼哩!”

婆婆居高临下的指着我的鼻子,扬手就又想打我。

“怎么,你还打我打上瘾了是不是?”

我扬起下巴,斜睨着婆婆。虽然我病着,却并不想在气势上输给她。

“妈,你这是干什么,丝诺受了伤,脑子不太好使,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脑子不好使?我看脑子最不好使的是他们!在法治社会,家暴是可以判刑的。我恶狠狠地瞪着他们。

我看着宋清雨把他妈拖了出去,用力将被子蒙在了头上。

宋清雨是典型的妈咪宝贝,说好听叫孝顺,说难听就是愚昧。我从来没有想过旧思想的妇女会是这么可怕的存在,自己受到封建思想的毒害,还想毒害别人。

更没有想过,我从小被爸妈宠在手心上,有一天会落得这个下场。

用力捂了捂眼睛,我躺在床上失神的望着天花板。

小腹撕裂的疼痛着,泪水也不停的滑落。

要不是宋清雨和云清那两个溅人,我的孩子怎么会保不住!

“妈你消消气,丝诺不听话我来管。”

“你哪管的住她,看她那个猖狂样,恨不得吃了我!先关她两天看看吧,能想明白最好。实在不行,离婚也不能让她把房子啥的带走!”

“可是这房子是丝诺爸爸买的,公司的股份大部分都是丝诺的…”

 事到如今,梦以成真,却再也无力吐槽。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902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