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长绵绵续姻缘 主角: 皇甫少, 牧晚秋全文精彩片段

情长绵绵续姻缘 主角: 皇甫少, 牧晚秋全文精彩片段

第1章 再次见面

“咚……咚……咚……”牧晚秋一手拿着资料一手端着刚冲好的咖啡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很有节奏的敲了敲面前那扇上好材质的暗红色木门。

因为生病请假两天,回来却被同事告知,自己的顶头上司换了人,还是位绝佳到令办公室所有女性都垂帘欲滴的男人。

想起刚进办公室,小夏描述新任老大的那副花痴样,牧晚秋一时无语,是有多完美的男人才能被称赞成,世间仅有一枚,举世无双的稀世之宝。

真想说一句,国宝大熊猫啊。

再看一眼手里还冒着袅袅热气的咖啡,不加糖,不加奶,这黑咖啡真的能喝的下去吗?只是闻着这麝人的苦涩,牧晚秋不禁皱起了黛眉。

第一印象,这个有怪癖的总裁可能会是个难伺候的奇葩。

“进。”一道干脆利落的嗓音打破牧晚秋对这个新任的所有想象,不过这声音……沉厚而又磁哑……很好听。

很好听,这个字刚传进牧晚秋的大脑,她不禁打了个寒颤,一定是被小夏刚才的垂帘欲滴给迷惑了,不然怎么会因为简洁的一个字,而对门内的新任老大有了……反正不反感啦。

坐在真皮黑色座椅上,如黑曜石般深不见底的眸子盯着手里的简历已经看了许久,简历上的照片让他意味不明的勾了勾性感撩人的薄唇。

没有及时的听到开门的声音,男人有所不悦的皱了皱英气的眉,那双深奥的眸子望向了门口,他很期待那个女人进来后,看到他第一眼的表情。

上好的暗红色门口应声打开,门外走进来的牧晚秋踏进来,第一个动作是微微转身关上了门。

再次转身之际,牧晚秋不着痕迹的做了个深呼吸,毕竟是新任总裁,性格好不好?脾气暴不暴?对她这位秘书满意不满意?

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丢掉这份薪水还不错的工作,所以,淡定,微笑,对新任总裁展现出最佳的牧晚秋。

“您好,我叫牧晚秋,之前是邢总的秘书,因为前两天身体有些不适,所有请假两天。”牧晚秋很职业化的微微笑着,谦谦有礼的介绍自己的同时顺便解释了一下两天没来的原因。

男人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专心的批阅着手里的资料,名牌钢笔在他修长有型的手指上玩转着。

如果说进门之前还对这个人有那么一点儿莫名其妙的好感的话,此时在他骄傲的态度下,已经百分百的磨灭了他的形象。

牧晚秋在心里嗤之以鼻的冷笑,臭屁什么啊,不就是个总裁吗?至于拽成这个样子。

牧晚秋在翻了好几个白眼之后,才想起手里还端着咖啡,往前走了两步,刚想放下手里的咖啡,却在看到上好实木的办公桌上摆着的那个桌牌时……

端着手里的咖啡不禁一抖,差点因为她突然的紧张而掉在地上,她在心里默念着那个陌生且熟悉的名字,“皇甫少擎!”

“嗯?”男人这才带着鼻音轻轻的嗯了一声,抬眸,扬起眉峰深深的看了一眼牧晚秋,抿起了性感撩人的薄唇,似笑非笑。

牧晚秋忽的抬眸,四目相对,牧晚秋险些把端在手里的咖啡直接扔在地上,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的厉害,耳边都是自己急促的喘息声还有慌乱的心跳,脚下的步子下意识往后退了退。

是他……真的是他!皇甫少擎!

牧晚秋拿着资料的手在收紧,文件夹的一角刺疼了她的手心,她这才有了些意识,眨了眨不知所措的大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尽力勾起一抹简单的浅笑,上前一步将还端在手里的咖啡放在了桌上,资料也随后放在他的面前。

“总裁,这是下午三点钟会议的资料。”

皇甫少擎身子慵懒的往后一靠,靠在椅背上,不置一词的瞅着她,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俊脸上看不出他任何的情绪。

这样的他让牧晚秋有些招架不住,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更是看的她浑身发憷,只能在心里感叹,还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在这里都能遇到他。

皇甫少擎,他一个皇甫世家官三代,富四代的四代单传的继承人,跑到她这里一个小公司里来做什么总裁,都富可敌国了还跑来做高级打工仔,这辈子都没想过还会见面的人,竟然就这样的狭路相逢了,她最近的运气可真是够背的。

“牧秘书,看到我……你似乎很紧张啊?我比你之前伺候的邢总看上去凶吗?”皇甫少擎波澜不惊的开口,似是漫不经心的说着,好听的声音在寂静的办公室里蔓延开来。

牧秘书?还有他那双比海都深邃的眸子里,写的是,不认识?

不过,什么叫她伺候的?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不顺耳啊。

他突然的温文儒雅真的很让牧晚秋不适应,她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乱成浆糊了,她看着他,却又不敢看太深,只好讪讪的笑着,“怎么会呢?可能是您比邢总帅太多,我一时间还有点不太适应。”

何止帅太多,邢总是个快五十岁的地中海啊,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好不好。

“奥?”皇甫少擎挑了一下帅气的眉毛,不着痕迹的扬了扬唇,眸底闪过一抹狡黠的光泽。

牧晚秋干笑一下,心里更是紧张。

“那个,总裁,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忙了。”牧晚秋是恨不得下一秒就在他的面前消失匿迹。

皇甫少擎很快的微微点了点头,起身双手合十的放在实木的暗红色办公桌上,“好,去忙吧。”

他这样的干脆,牧晚秋都有些难以置信,就这样了?没什么要说的了吗?

都说欠了的东西是要还的,她牧晚秋欠皇甫少擎一个解释,不管那个时候他有没有真的想过娶她,她都留给他一个难题逃之夭夭了。

牧晚秋走出总裁办公室,木门在被关上的最后一瞬,她不禁抬眸看向坐在里面的人,而里面的人竟然也在看着她,还是用那双深似海的眸子紧凝着她。

牧晚秋的心不禁一怔,呼吸一窒,可能是太紧张,太惶恐,门被她重重的关上,“咚”的一声,似是一把千斤重的铁锤,重重的敲打在她的心上,让她再也不能舒坦的呼吸了。

皇甫少擎想着牧晚秋从进门见到他开始的慌乱无措到出门后的惊慌失措,性感撩人的唇瓣勾起了一抹浅到让人难以琢磨的笑意。

……


第2章 进去洗干净

牧晚秋刚坐在椅子上,身体都没来得及伸直,全身就被一股带着恶臭的酸水给从头浇到底,耳边除了同事们的惊叹声,便是始作俑者刺耳的辱骂声。

“你个狐狸精,这次我泼的是下水道的脏水,要是再让我知道你把狐狸尾巴缠到我老公身上卖弄风骚,我泼的可就是硫酸了,到时候把你这张狐狸皮给毁了,可怪不了别人。”这是最后的警告吧。

这个声音牧晚秋并不陌生,这样的话她也不是第一次听,只是这才,她太过分了。

牧晚秋顺手在办公桌的抽纸盒里抽了几张面巾纸擦了擦狼狈不堪的脸,这才能睁开眼看着面前对她满口脏话,骂骂咧咧的女人。

五十岁的女人,臃肿的身材,泼辣的气质,庸俗的妆容,悲哀,可更悲哀的是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

“你在这个样子,我要报警了。”牧晚秋其实真的很无语,她很想发火,很想为自己打抱不平,可她又觉得那简直太多余。

想一下前任上司邢总那没有身材没有相貌更没有什么气质的模样,她真心觉得,那种男人不值得她背上这样的骂名。

呸呸呸,应该是所有已婚的男人都不值得她背上这样的骂名,她就没想过要和已婚男有任何的勾搭,做人最起码的底线还是要有的。

“你少在这里给我装清高。”说着,一大摞照片被泼妇一般的中年女人从包里拿了出来,如同秋天散落的树叶,哗啦啦的从空中坠落。

“你这样的狐狸精还好意思说报警,我要不是为了我家男人,我早报警把你这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给抓起来了。”女人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掉在桌面上的照片,阴狠的瞪着牧晚秋。

牧晚秋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桌上的所谓证据,照片是她住院的时候,邢总做为即将离职的上司去看了她一次。

周边的同事都跑过来围观,枯燥乏味的办公室因为这一场精彩的正室斗小三而变得异常兴奋,一些本来就看不惯牧晚秋的同事,泄愤似的等着看接下来更精彩的一幕。

牧晚秋其实想要解释,却又觉得百口莫辩,当在别人眼里已经认同一件事情的时候,你想要改变他人的想法,真的很难。

“我只能说,身为一个女人,要真有本事,就回家看好自己的老公,如果我真和邢总真的有什么,你这样对我,我相信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你……还真够不要脸的。”泼妇女人被牧晚秋的话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一个五十岁的女人何止不想管好自己的老公,要能管好,要能抓住他的心,还用的找出来干这样的糗事吗?

“你闹够了没了,都不嫌丢人啊。”一道冷怒暴躁的声音自门口处传来,邢总大步流星的带着一身怒意往她们的方向走来。

“你是来维护她的吗?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都抵不过她这个狐狸精的插足吗?”女人在看到自己丈夫来的时候已有些崩溃,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抽搐。

邢总直接忽略掉自己老婆的失控,对一身狼狈的牧晚秋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又给你添麻烦了。”

牧晚秋摇摇头,没有说话,其实他有些可怜邢总,据她所知,这位邢总似乎并没有什么对婚姻出轨的行为,相反,他很珍惜他的家。

“回家。”邢总托着他的老婆往外走。

“你今天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说清楚,不然我不会放过那个狐狸精的,她有本事勾引你,就要有给自己收场的本事。”女人不甘的挣扎,像个疯子更像个站在大街上撒泼的泼妇。

她还知道这么多人啊?

牧晚秋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她身上的味道让她多一秒都待不下去,再不去洗洗,估计她自己都要吐了。

“啪……”一记响亮的声音在诺大的办公室里产生了回音,牧晚秋闻声不禁转身回头。

女人一只手捂着自己半边脸,哀怨的瞪着面前的男人,邢总忍无可忍的吼道,“别在挑战我的底线,如果你真觉得过够了,如果你就那么希望我在外面找个女人,那我都如你所愿,但现在,你必须给我走,我丢不起这个人。”

邢总老婆被邢总吼的一愣一愣的,想哭却又怕会惹怒他,只好忍着一切情绪跟在邢总身后离开。

牧晚秋如释重负般的吐了口长气,总算结束了。

转身之际,一个不经意的抬眸,对上的竟是那双黑曜石般神秘的眸子,她的心猛然的“咯噔”一下,漏跳了一个节拍。

“……”想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皇甫少擎双手有型的插在剪裁地体的西裤口袋里,站在办公室门口前,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哪里的?从一开始吗?

想到会是那样,牧晚秋不禁的皱了皱眉心,垂眸躲开他那双深邃的眸子,咬了咬唇,自觉此刻的自己很难堪。

皇甫少擎事不关己的往前迈了两步,在稍微靠近她一点儿的地方顿住了脚步,鼻尖闻到刺鼻的味道让他不悦的蹙紧了眉心,“看来牧秘书做到今天这个位置,花了不少心思。”

他揶揄的说道,性感撩人的薄唇勾过一抹嘲讽的嗤笑。

虽然对他的话以及让人生厌的表情很不爽,但谁让他是上司呢,她忍。反正任谁看到刚才那场好戏的全过程,都会那么想她的,她在他的世界里本就是个不堪的坏女人,多一项又何妨。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我做没做是我的事。”

说完,她抬步走向了洗手间,再不洗洗她真的会吐。

皇甫少擎看着她骄傲的背影,心里莫名的烦躁,上前迈了一大步,抓住她细瘦的手腕,直接拖到了他的办公室。

“喂,皇甫少擎,你要干嘛?”牧晚秋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到了办公室她用力的甩开他的手,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皇甫少擎倒是毫不避讳对她的嫌弃,皱眉看了看自己刚才拉着她的那只手,转身在身后的办公桌上抽了两张湿纸巾擦着他那只白净修长的手。

“直接剁掉好了。”她都这个样子了都没怎样,他只是碰了她一下而已,至于吗?牧晚秋站在那里没好气的嘟囔,还不忘对他翻了个白眼。

皇甫少擎倒也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生气,看着她,淡漠的勾了勾好看的唇角,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进去把自己洗干净。”

他要不要如此冷傲?


第3章 总裁白色控

“进去把自己洗干净。”

牧晚秋扭头懒得理他,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他办公室里面有个内置的休息室,不过过去一年她就只进去过一次,也就是那一次,就从此被邢总老婆封上了狐狸精的名号。

那次邢总陪客户喝到酩酊大醉,晚上就没有回家,结果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邢总还在休息室没有出来,牧晚秋敲门里面也没有动静,她是担心邢总大把年纪别在出什么意外,才踏进了那间休息室。

巧合的是,她刚进去没一分钟,邢总老婆就雷厉风行的杀来了,从此……哎……莫名其妙的就成了邢总老婆眼里的狐狸精,小三,坏女人。

“一身臭气的站在那里干嘛呢?”皇甫少擎一脸不悦的拧眉看着她,都不知道她在执拗个什么劲。

“我不进去。”牧晚秋看都没看他,直接拒绝。

“你还想就这个样子上一天班是不是?”皇甫少擎唯一的耐性已快被她耗尽,她再不顺从,他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比如,直接把她扔出去,也或者,直接把她扔到休息室里的浴室里。

“我……我去外面洗手间洗就可以了。”牧晚秋大言不惭的和他呛着,总之不能去那里面洗。

“你确定那样能把现在的你洗干净。”皇甫少擎很不屑的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一番。

虽然他话说的不是很好听,甚至有些难听,她是有多脏,怎么就洗不干净,不过,现在的她的确到了连自己都嫌弃的地步。

“我……我还要去清洁部领一身换洗的衣服。”这才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洗干净又能怎样,再穿上这身衣服不还是一样的臭气熏天。

皇甫少擎有些无语,看来这样的事情没少发生过,还以为她当初逃走是过的有多好,看来也不过如此。

懒得和她多说废话,直接领起她颈后的衣服领子往休息室里拽去,“再啰嗦就直接把你脱光光。”

“你……”敢!后面的那个字,在看到他那双阴鸷的眼眸发出来极度不耐烦和暴躁的信号时,她识时务的闭上了嘴。

还是不要招惹到他的好。

牧晚秋被皇甫少擎像丢垃圾一样扔进休息室的时候,砰地一声,皇甫少擎很嫌弃的关上了那扇门,牧晚秋站在休息室里扫视一圈。

这里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邢总在的时候不是中老年风格的吗?怎么她才两天没上班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还有,霸道总裁不是都喜欢,黑灰色系的吗?显得神秘傲慢还难以接触,怎么她家新任总裁走的是单纯白色系,还是纯白纯白的。

白色的简约欧式电脑桌,白色的矮几,白色的沙发,白色的床,白色的床品,白色的窗帘,连床前的拖鞋都是白色的……

此霸道总裁是白色控吧?不然牧晚秋真想不到该如何解释。

算了,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干嘛浪费自己本就不够用的脑细胞,她撇撇嘴往浴室走去,先把自己洗干净是大事。

站在休息室外的皇甫少擎在听到里面传出的流水声时,好看的嘴角溢出一抹极浅的笑意,让人很难猜透他心里的想法。


第4章 擅自闯进去

慢条不紊的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修长好看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按了几下之后,抬手将手机放在耳际,“帮我去买套女人衣服。”

“……”

“身高,165左右,体重……不到一百斤,三围?还没量过,目测还算标准。”

“……”

“对了,适合工作时穿的,还有,领口不要太低,裙子不能太短。”

“……”电话那段的人真想说一句,要求真多。不过也只能是在心里说说罢了。

……

牧晚秋大概在浴室里洗了三十分钟左右,打量一圈,也就只有一条纯白色的浴巾,算了,出去后打电话给小夏,让她帮她去清洁部领一套暂时穿的衣服送进来就可以了。

浴室门一开,脚下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本着好奇的心态,弯下身子捡起来自己一看,衣服?

没有意外中的喜,倒是惊的厉害,这衣服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能把衣服放在这里的人,除了他皇甫少擎应该不会有其他人了吧?

这个家伙,不会是偷看她洗澡了吧?臭BT。

算了,就算找他算账也要等穿好衣服再说,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白色的收腰裙子,视觉传给大脑后的第一反应,白色控,连送件衣服都是纯白色,也是够了。

牧晚秋大大咧咧的解开了圈在身上的浴巾,刚要从上到下套上裙子,“咔嚓”一声,休息室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了。

气氛有半秒钟的凝固……

“啊……”等反应过来,牧晚秋气的大叫,拿起刚才被她丢掉的浴巾裹住身体,空出一只手来就指着站在门口根本毫无回避之意的皇甫少擎大骂,“那个色……狼,敲一下门,你手会断吗?”

比起牧晚秋,皇甫少擎倒是冷静多了,他倒是很配合的转过身体背对着她,似乎对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体根本没什么兴趣的模样,“这里是我休息室,你穿衣服就不能进洗手间啊?”

呵呵,这人还真够可笑的,合计着,他看光光了她,她吃了亏,他倒还有理啦。

“你明知道我在洗澡还擅自闯进来就是你的不对。”牧晚秋义正言辞的反驳他,慌乱之中已经把裙子穿在身上,无论是裙子的材质穿在身上很舒服,长短也很适中,特别是收腰的设计将牧晚秋的身材更是显得格外婀娜有形。

听到她说话估计她是已经穿好衣服,皇甫少擎漫不经心的转身回眸,眼里的她,很美,白色很适合她。

性感撩人的唇瓣抿了抿,嘴角若有若无的划过一抹意味难明的笑意,看着她吃力的和背后的拉链坐着斗争,他不由自主的走向她……

“你要干嘛?”牧晚秋眨巴眨巴湖水般清澈的大眼睛,不清楚他突然的靠近又是因为什么?

他进一步,她便退一步,皇甫少擎一直将慌乱无措的牧晚秋逼到墙角,再也无路可逃之时,他精神气爽的挑了挑英气逼人的眉毛,嘴角勾起一抹让牧晚秋浑身发憷的笑意……


第5章 没法出这门

“皇甫少擎。”牧晚秋绷着全身的紧张神经喊出他的全名,倔强的双眸瞪着他。

皇甫少擎嘴角略过一抹浅笑,身高的关系,他低头凝视着她,“我是你上司,你觉得这样直接的喊出我的全名,合适吗?”

他是在刻意的提醒着她什么,她懂。但虽然只在职场混了一年,她却也懂了一件事情,敌不动我不动,在他没有说穿之前,她就只配合着他,装作什么都忘了。

牧晚秋勾起嘴角浅浅一笑,有恃无恐的和他直直的对视,“我是您的下属,你觉得这样把我逼到墙角,合适吗?”

小样儿,和他玩躲猫猫,牧晚秋,你还嫩着呢。

“怎么?前任上司没这么对你潜规则吗?可是依我所见,你不止牺牲了这么一点点儿吧?”他冷嘲热讽的说着,不知何时卡在她腰间的一只大手猛地一个用力,似是在发泄着心里隐忍的某种愤怒。

“你……”她不想解释,对于那件事她也无需解释,

对于他的靠近牧晚秋很不适应,她想挣脱,可她只是扭动了一下身体,他扣在她腰间的手就突然用力,本就敏感的她差点没跳起来。

皇甫少擎对于她惶恐不安的反应很感兴趣,她明明就在害怕,却在他面前表现出一副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不怕的模样,他对她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唰……”的一声,牧晚秋背后的拉链干脆利落的被皇甫少擎拉上,大手离开她的身体……

原来他是好心的过来帮忙的,这让牧晚秋很是尴尬,甚至有些无地自容,刚才她的小家子气,显得她好像特希望他能对她做点什么似的。

哎,这次丢脸丢到月球去了。

诡异气氛下的房间里因为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而打破了沉默,牧晚秋自认为不着痕迹的长吐一口气,却没发现,站在她面前的皇甫少擎将她所有表情尽收眼底。

“嗯,嗯,好。”一通电话他就说了三个字就挂掉了,他是有多惜字如金。

……

刚要走出办公室的牧晚秋却犹豫了,看看身上的衣服,倏然间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这个样子要怎么出去吗?

她就那样站在门口,耷拉着脑袋,嘟着小嘴,双手互掐着指腹,像只受了委屈的小白狗。

坐在诺大办公桌前的皇甫少擎没太注意她脸上的表情,正在认真批阅文件的他瞥了一眼突然停下的她,刚才还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怎么现在就差一步之遥却不走了。

“怎么了?”皇甫少擎没有抬眸看她,漫不经心的问。

“我没法出去。”牧晚秋也没打算瞒着他,她是真的觉得这一身出去不太合适,从她敞开这扇门,踏出这间办公室的第一步开始,她在这家公司里的另一个黑历史就诞生了。

皇甫少擎这才放下手里的资料抬眸看她,他不明白她的意思,但看着她委屈的小脸,大概能预想到,她这一出门,就会有大事发生。

“别告诉我是因为你换了身衣服,怕他们……”


第6章 我们不清白?

难怪是总裁,还真是聪明,她还什么都没说,他就都知道了,皇甫少擎的话还没说话,牧晚秋就认可的一个劲的点头。

皇甫少擎都无语了,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揶揄的说道,“人家老婆都找上门了,我看你也没觉得多丢脸,或者有什么不妥的。”

他这人记性怎么那么好,一件事总是挂在嘴边,很没意思好不好。

“我和邢总清清白白。”再不解释都对不起自己的清白,牧晚秋问心无愧、理直气壮的看着他。

皇甫少擎挑眉一笑,玩味的解说她刚才的解释,“奥,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不清白?”

“我们……不是,我和你……”算了,说不清楚,再和他待下去,她非被气死不可。

倔强的转身,用力打开那扇门,再转身,再用力的关上那扇门,总之,委屈的就是那扇被她拿来出气的门了。

好吧,踏出总裁办公室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无数双眼睛都在等着她的闪亮登场,这下她一袭仙气十足的白裙也算是没有辜负他们那么多双眼睛的直视。

牧晚秋就想,她可不可以不要因为和皇甫少擎的置气而走出来啊,她可不可以再重新回去啊?

小夏刚帮牧晚秋收拾好一片狼藉的办公桌,手里拿着牧晚秋的手机,无可奈何的看着牧晚秋,“你的手机,又一次牺牲了。”

牧晚秋看着被脏水浸湿的手机,她只能庆幸有了上次的教训之后,她买的是299的还是充话费赠的手机。

“谢谢你小夏。”牧晚秋感激的看着小夏,上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她帮她收拾的残局,她是唯一一个在办公室里拿真心对待她的朋友。

小夏贼兮兮的一笑,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不是我收拾的,是刚才总裁出来让那几位刚才看好戏的同事收拾的。”说着她瞥了一眼办公室另一个方向。

牧晚秋不太明白的看看小夏,再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些同事正在用非常殷勤的笑容对她笑,这是什么个情况啊?

刚才皇甫少擎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对这些人说了什么?

“你们有奸情?”小夏蹭了蹭她的胳膊,还扯了扯她白色的裙摆。

“我呸,我告诉你,就算我和天底下的男人都有尖情,我都不会稀罕他皇甫少……”擎……“唔唔……”牧晚秋大言不惭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小夏死死的堵住了嘴巴。

牧晚秋挣扎着看着小夏的目光已看向另一个方向,她不由自主的跟着扭头,看到的是……呵呵,大白天的他脸怎么那么黑啊,他是在生气吗?

望着皇甫少擎那双能杀人的黑眸,牧晚秋很怕死的把自己的嘴巴闭紧,如果他的眼神能杀人的话,那么她牧晚秋现在已经死无全尸了。

小夏把堵在牧晚秋嘴巴上的手松开后,对站在总裁办门口的皇甫少擎毕恭毕敬的点了点头,而后像只受了惊喜的小老鼠钻回到自己的洞里去了。

而留下的牧晚秋还在被那双阴鸷的鹰眸死死的盯着,她讪讪一笑,“总裁,有事?”

“你说呢?”


第7章 给我倒杯水

“总裁,有事?”

“你说呢?”皇甫少擎没有温度的眼眸凛起来,下颚绷得紧紧的,已隐含怒意,给人一种无形的畏惧感。

“……”牧晚秋自觉无话可说,她要说什么?她怎么知道要说什么?

“进来。”他臭着脸,冷着声的命令,那是一种不容置喙的威慑力。

牧晚秋无能为力的挪着自己的小碎步,很不情愿的样子,她不是刚出来吗?干嘛又要进去?看他刚才那慑人的眼神,不会是要把她从这三十六层的摩天大楼上扔下去吧?

牧晚秋只觉得额头冒汗,看来这下真的要死无全尸了。

门虚掩着,就好像是他刻意给她留门似的,牧晚秋推门进去,皇甫少擎的视线一直都凝视在电脑屏幕上,根本不屑多看她一眼。

牧晚秋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她站着,他坐着,即使是这样俯视他的角度,那种颇人的君临天下气场的人还是他皇甫少擎。

从牧晚秋现在的角度看,他犀利英气的眉峰,高挺的鼻,还有微薄的唇,据说,唇薄的人都冷情、绝情还薄情,可如她所知,这个男人一直都只钟情于一个女人。

“有什么事情吗?总裁。”他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意思,总不能让她一直这样站着看着他吧,牧晚秋主动先问。

“给我倒杯水。”皇甫少擎眼皮都没抬一下,犀利的眸子一直都定在电脑屏幕上。

“……”牧晚秋差点就把她的小兽脾气给爆发了,让她进来就是为了给他倒杯水?当个总裁就了不起啊,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要麻烦她这个工作很忙很忙的秘书。

“怎么还站那里不动?不愿意?”他这才把目光投向她,一副居高临下的气场。

牧晚秋在心里叽咕,拽什么拽?不就个高级打工仔,但谁让自己没做到他那个位置呢,有些事即使愤愤不平,该做的还是要做地。

牧晚秋眯眼对他笑了笑,微微点头,“好的,马上就去给您倒水。”

看着她极力忍耐他的样子,皇甫少擎真的很想笑,但他比她能忍多了,依旧冷着那张冰山俊脸,“你去哪儿?”

背对着他的牧晚秋狠狠的咬了咬牙,这不是废话吗?继而,她转过身,看着他,陪笑着,“当然是去茶水间倒水啊。”

皇甫少擎意味难明的勾了勾性感的唇角,“我的水杯还在休息室里。”

“奥。”

牧晚秋什么都没说就去了休息室帮他拿专用水杯,看着双手捧着的白瓷水杯,牧晚秋是有些无语的,这个总裁还真是个白色控啊,连水杯都是。

不过,这杯子底部写的是什么,唐代!要不要这么烧包啊?喝着水用个价值连城的古董。

牧晚秋看着手里质地细洁,呈纯白色的唐代白瓷啧啧的摇头,有钱人的世界,她这种市井小民不懂。

牧晚秋再出来的时候,皇甫少擎整个人就堵在休息室的门口,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撑在门框上,嘴角噙着复杂难明的浅笑,深不见底的幽眸紧紧的凝视着她。

“你要干嘛?”牧晚秋双手抱着白色的水杯环在胸口,他干什么突然这个样子?

“你说呢?”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在安静的办公室里蔓延开来,办公室的窗子是敞开的,她都能感觉到他好听的声音传入窗外,空中的鸟儿听到后都醉了。

“……”牧晚秋无语,为什么每次都要反问她,她怎么知道他要干什么?


第8章 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牧晚秋这一天的班上的,是如同煎锅上的生煎鱼,翻来覆去好不容易等到了下班。

趁着皇甫少擎还没有出办公室,她真是溜之大吉,拿着包包,冒着小蛮腰刚要离开,只听到身后传来那熟悉的声音。

“牧秘书每天下班都这么迫不及待吗?”

半弓着身子的牧晚秋深深的吸力一口气,这一次是她真的很想问问他,他说呢?别说他真的不知道她是为了躲谁?

可是,想象很丰满,现实总是太骨感,有些事啊,也只能进攻想象一下。

牧晚秋笑眯眯的站直身子,“总裁,还有事吗?”

皇甫少擎淡漠的看着外柔内刚的她,性感撩人的唇角不着痕迹的抽了抽,“第一,以后你的上司没有离开办公室,身为下属的你,不准离开。”

牧晚秋瞪着他,这绝对是不公平的霸王条款。

“怎么?有意见?”皇甫少擎很欠扁的明知故问。

牧晚秋嘟嘟肉嘟嘟的小嘴,心里还有有所不乐意的问,“那要是你加班到天亮呢?”

“那你就陪我。”皇甫少擎似乎早就知道她的问题,直接回答她。

“那……”不对,什么叫陪一“夜”啊?这个混蛋,这不是明摆着让办公室里的同事想入非非吗。

“第二,今晚我们这一层聚餐,去安排一下。”说完,他已居高临下的转身往办公室里走。

牧晚秋看着他那气势凌人的背影,在回头看看对聚餐满是期待的同事,她瞬间就一个头两个大。

“喂,皇甫少擎,你干嘛不早说,这个时间你让我去哪里定位子啊?”牧晚秋不经大脑的站在原地朝着皇甫少擎的背影喊,她是完全忘了,这是是哪里,他喊的那个是谁了吧?

果然,办公室里很快就嘘声一片,而那个人却是毫不在意她的直呼名讳,还对她来了个魅人心魄的回眸一笑。

安静的办公室里,只听到他说,“牧晚秋,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身份?她真想问问他,她指的是哪一个?

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还是没有找到符合皇甫少擎标准的聚餐地点,这个吃饭的时间,估计只有路边大排档才能坐得下二十几个大人。

那些准备参加聚餐的同事们都已回家打扮,看来是打算盛装出席,牧晚秋头疼的直接把脸趴在键盘上。

皇甫少擎拿着昂贵外套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唉声叹气的趴在键盘上的牧晚秋,他嘴角若有似无的抹过一丝淡笑,这个家伙。

他走进她,牧晚秋却毫不知情,嘴里一边小声的嘟囔着,额头还一下一下的往键盘上敲,“皇甫少擎,你就是故意的,装作不认识我还故意整我,就算你觉得当初我逃走你很丢脸,那也说出来啊,干什么还装大尾巴狼。”

她叽叽咕咕的话皇甫少擎听得并不是太清楚,但大概内容还是能听到的,英气的眉心不由得皱了皱,她的额头这样一直磕下去真的不会破吗?

闭着眼睛瞎想的牧晚秋突然停止了伤害自己额头的动作,预知中的疼痛没有了,自己的额头最后一次落在的不是键盘上,而是一只温暖的大手上。

牧晚秋抬眸,看到的是那张俊美到无懈可击的脸,那双比大海还有神秘深邃的眸子紧紧的凝视着她。

牧晚秋嘟嘟小嘴,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仰头看着他,可怜兮兮的说,“怎么办?我没有订到位子。”她乖乖的样子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真的很像是在和他撒娇。


情长绵绵续姻缘 主角: 皇甫少, 牧晚秋全文精彩片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51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