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老公狂爱妻 主角: 林雨霏, 秦慕抉

契约老公狂爱妻 主角: 林雨霏, 秦慕抉

第1章 暮色深深

夏季的深夜,暴风雨愈发的大,酒店总统套房内光线昏暗。

雨滴击打窗户的响声覆盖了女人的娇喘,强烈的闪电光从半开的窗帘照射进来,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胴体像被镀上一层白光,在昏暗的房里显得格外突兀。

林雨霏双手抓着男人结实的后背,暗红色的指甲几乎要掐进了他的肉里,身体不断的迎合着躺在她身上的的男人,叫声越来越强烈。

闪电强光再次照进来,她睁开眼眸注视着身上的男人,如斧刀削过般棱角分明的脸俊美得惊心动魄,散发出来的冷峻气息环绕着她,让她欲罢不能。

缠绵了很长时间,林雨霏在极度痛苦中抵达了巅峰,秦慕抉停下来的那一瞬间,她感觉身体完全没掏空了。

浑身疲惫,大汗淋漓,四肢无力,痛觉遍布周身,感觉连叫的力气都没有,累得很想就这样昏沉的睡去。

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在漆黑的光线中盯着天花板,余光瞥见秦慕抉从床上起身,而后穿上衣物,伸手到床头,打开了灯。

暖色的灯火点亮了极其奢华的总统套房,林雨霏下意识的拉过白色的被褥,遮盖住自己满是吻痕的胴体。

“看都看过了,你还有什么好遮掩的?”秦慕抉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香烟,他倚靠在桌子边,面容冷峻,话语带着暗讽。

林雨霏伸出纤长的手去拿起地上的衣裳,及腰长卷发垂在腰间,好看的身段几乎被秦慕抉揽入眼底。

“答应我的事呢?”起身穿衣,林雨霏的语气不紧不慢,神色淡然。

秦慕抉掐灭手中的香烟,随意挽起白衬衫的衣袖,伸出纤长的玉手拿起桌面上的文件夹,挑出一份合同,拿起笔迅速的签上名字,很是洒脱。

林雨霏穿好衣裳,戴上耳环,伸手理了理及腰的长卷发,优雅的转身,看到他将合同丢到白色的被褥上。

动作洒脱,神情淡漠得不可思议,林雨霏已经习以为常了,她什么都没有说,面无表情的伸手拿起来,准备离开。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份合同了,她为了得到合同,不止一次跟上了这个男人的床。想爬上这张床的女人数不胜数,唯独她爬上了,算是不错了吧?

她总是拿这样的借口安慰自己,每一次结束都是如此,无一例外。

第2章 说什么了?

刚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秦慕抉嘲讽的声音,“这么着急回去,难道是打算跟你老公庆功吗?”

冷漠得不带一丝感情,林雨霏离开的身形忽然一顿,接着缓缓地停下了脚步,拿着合同的手微微一颤。

庆功?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来,真不愧是秦慕抉。

见到她不吱声,秦慕抉绕到她身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凑近她的脸,薄唇微启,“你老公知道你牺牲了这么多吗?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你是用陪睡换来的合同,他会有何感想呢?”

“你想做什么?”林雨霏顿时紧张了,面色铁青,抓着合同的手越发的紧,神色不安,“你到底想要干嘛啊?”

看到这般着急的林雨霏,秦霂抉冷漠的面容上勾起浅笑,“没想干嘛啊!”

林雨霏质问回去,“没想干嘛你为何要说出这样的话?”

“我说什么了?”秦慕抉不以为然。

林雨霏咬唇,他这是在威胁她的意思吗?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陈康奕吗?

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他知道,坚决不能!

尽管林雨霏和陈康奕结婚没有多久,而且两人的感情也不算很好,但是追求家庭美满一直是林雨霏的心愿,何况她那么爱他,不可能让别人轻易就破坏了她的家庭。

包括眼前这个男人,秦霂抉。

他们之间只存在交易,也仅仅如此,绝不能跨界!

愤怒和心虚占据着林雨霏的心脏,姣好的面容被气得鼓鼓的,耳环因为微微颤抖而晃动着,闪出刺眼的光。

林雨霏注视着眼前冷峻帅气的秦霂然,咬了咬牙,一狠心,直接脱口而出,“那你到底要怎样才肯为我保守秘密?”

此话一出,话音刚落,秦霂抉好看的身形微微一顿,神情带着些许错愕。

见到他始终都未出声,林雨霏将语气缓和下来,“我可以答应你一些条件,但是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会尽可能答应。”

“你是在跟我谈条件吗?”秦慕抉薄唇微启,扬起冷笑。

“只要你答应我不告诉陈康奕。”声音坚决得自己都震惊,林雨霏抓着合同的手越来越用力,为了这一切,她可以忍,“我会尽可能的答应你任何条件,但是你以百分之一百的信誉跟我担保,这件事一点风声都不能露出去。”

“居然你如此爽快,那好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忽然从秦慕抉冷漠的脸上扬起,林雨霏顿时心一紧。

他会提什么条件?林雨霏很好奇这一点。

只是无论秦慕抉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林雨霏只有点头的结果。

她除了认命,别无选择,“你说。”

“周末再来我这里一次。”秦慕抉的声音很坚决,深邃的眸子如同藏着巨大的漩涡,深不见底。

林雨霏瞬间眉心一紧,抓着合同的手,指尖几乎要掐入纯白的纸张里,心中如千万层海浪覆盖而来,久久不能平息。

这个男人,还真是用尽手段,可偏偏,她除了送上门之外,别无选择。

多么悲哀的现实,残忍得触目惊心。

第3章 无奈妥协

“怎么样?”秦慕抉微微挑眉,手中把玩着打火机,火花点燃又熄灭,灭了又重燃,如此反复,他就这么玩着,乐此不彼。

看来真的是无路可走了,林雨霏忽然勾起冷冷笑容,心中无数次嘲讽着自己,无数次嘲讽着这落魄不堪的现实。

为了她的丈夫,她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体。

可是那个男人,永远都不知道她为了他到底付出过多少,隐忍过多少。

“我答应你,前提是你必须帮我保密。”林雨霏举起手中的合同,晃了晃,然后坚定的说:“而且,你要发誓说到做到!”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秦慕抉微微勾起的唇角充满了邪魅的气息,俊美得触目惊心的面容让林雨霏看得入神。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确很勾人。

林雨霏甩了甩头,想暂时忘掉眼前这个人,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是因为今晚是新产品的发布晚会,她很想和自己的丈夫一同参加。

走出酒店时,大雨已经停了,独自开车前往目的地,心中难以藏住小期许,能将合同给丈夫,她还是很欣喜的。

哪怕这份合同得来的方式不是很光彩,可她认命了。

林雨霏抵达发布会现场时,发布会已经进行到一大半了,现场布置得很是奢华,采用浅蓝色调,整个场面看上去都非常的温馨。

当下也算是抵达了人潮最多的时间段,林雨霏理了理头发,正揣着合同走进去,原本欣喜的表情在看到台上的那一幕时,笑容顿时僵住了,轻快的步伐也顿时停住了下来。

台上,灯火璀璨,西装革履的陈康奕,在暖色光线里,年轻英俊,举止儒雅,脸泛浅笑,手持话筒,眼神时不时的望向一旁的秘书张晓月。

身穿浅蓝色裙子的张晓月用同样暧昧的目光回视着他,那精致的妆容美得甚是勾魂,微微扬起的唇角尽显妩媚气息。

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空气中都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调笑的面容感染在场的记者,于是话题从新产品转移到了台上的主角身上。

刺眼的光照射着陈康奕,台下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

“请问陈先生,据说您和您身边的这位秘书关系不一般,这是真的吗?”

“对啊,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吗?听说两人在交往是吗?”

“陈先生,那您的妻子林雨霏女士知道这件事情吗?”

“传闻您和林雨霏女士即将离婚,这是真的吗?”

“也有人传闻,你们已经离婚了,请问哪个是真的?打算何时公开说明?”

……

刺耳的话语敲击着林雨霏的耳膜,她默默地站在人群之外,眺望着被众多记者围堵的陈康奕,清澈的眸底忽然泛起了淡淡的白光。

台上的这个男人,跟林雨霏结婚了三年,这三年来,她努力的想要维持两人的婚姻,可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把她给推开。

如今连记者都在这样的场合之下问出了这样犀利的话题,本以为这个男人会有所辩解,可悲的是,他并没有。

第4章 午夜回家

林雨霏目光定定。

那张英俊的面容始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浅笑,没有解释,没有作答,只是淡定的转移了话题,“大家的提问不要偏离新产品好吗?谢谢配合!”

官方的回答让在场的记者都相当扫兴,八卦的人群哪能如此轻易就放过他们呢?现场的气氛被记者推到了最高点,久久无法平息。

“林总……”

肩膀忽然落下一个手掌,轻轻地拍醒了沉思中的林雨霏,她回过神之后,猛然转头,那副受到惊吓的表情让身旁拍她的人很是错愕。

傅章看到林雨霏之后,诧异的问道,“怎么了?林总,我有这么可怕吗?”

“傅总监……”林雨霏下意识的伸手抹掉即将掉下来的眼泪,红着眼眶,神态略显慌张,生怕被对方看见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

“林总,你哭了?”傅章伸手推了推金丝边眼镜,眉头顿时微微皱起,诧异的看着她,表情越发错愕。

“没有!”林雨霏脱口而出,“我刚来而已,外面下雨,你也知道,风很大,我被风吹得眼睛很干涩。”

“原来是这样。”傅章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发布会算是挺成功的,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了。”

“好,我知道了……”林雨霏本想离开,忽然意识到手中的合同,“对了,你帮我把这份合同交给陈总吧!”

“这是……”傅章伸手接过合同,定睛一看,而后抬眸诧异的看着林雨霏,“秦氏集团的合同?”

林雨霏无力的点了点头,“是的。”

“林总,你是怎么做到的?秦先生的合同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拿到的,很多人想签都签不到,你却签了好几回了……”

面对傅章讶异的表情,林雨霏不想多做解释,回应对方一个略显淡漠的笑容,而后转身,最后看了一眼和张晓月站在一起的陈康奕,那谈笑风生的场面让她倍感心酸,而后她迈着轻快的步伐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风很凉,刮过来的时候,林雨霏冷得忍不住微微一颤。

身体冷还有衣服可以遮掩,可是心凉呢?

如果不是一个月前,合作公司的老板卷钱跑了,导致资金周转不灵,最后公司面临破产的结果,林雨霏打死也不会用自己的身体去和秦慕抉换合同的。

林雨霏深知丈夫厌恶自己,一直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帮助,因此她背地里将合同塞给总监傅章,一次又一次的,让他顶替功劳。

陈康奕却永远都不知道,林雨霏在背后牺牲多少,带着多少辛酸周转在秦慕抉那个男人的身边。

而且相处越久越发现,秦慕抉这个男人,碰不得。

回到家之后,林雨霏的思绪依旧沉浸在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里。

室内清冷的光洒满整个房间,她躺在床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保持这个姿势很长时间。

午夜时分,窗外又下起了雨,雨水敲击着窗户,将林雨霏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抬眸看向时钟,殊不知自己竟然躺了这么久。

然而陈康奕,却依旧未归。

本想起身洗个热水澡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男人的说话声,带着醉意。

第5章 出言侮辱

林雨霏一顿,而后迈着轻快的步伐朝着落地窗的方向走去,一眼就看到了司机搀扶着陈康奕,正从车上下来。

她毫不犹豫的转身,接着下楼,神色很是担忧。

打开客厅的灯,司机和陈康奕的身影就出现在大门那端。

“麻烦您了,这么晚了还送他回来……”

礼貌性的声音从林雨霏的口中说出来,伸手一把搀扶住身形高大的丈夫,迈着艰难的步伐扶着他上楼。

“滚,别碰我!”陈康奕却猛的推开林雨霏,两人险些从楼梯上摔下来,好在她的反应够敏捷,才没有酿成惨祸。

恢复平静之后,她继续搀扶着他回房,闻着他身上浓烈的烟酒味,掺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香水味,心里莫名难受。

应该是那个女人身上的香水吧?张晓月……

心痛。

她知道他对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感情了,早该结束的婚姻,唯独她一个人在死撑着。

难受,却不得不隐忍。

因为她还爱着这个男人。

将陈康奕放到床上之后,林雨霏帮他脱去身上略湿的西服,他却猛然起身,跌跌撞撞的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奔去。

呕吐声让林雨霏阵阵难受,她走进去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动作温柔,声音关切,“你还好吗?要不我给你煮醒酒汤喝吧!”

吐完之后的陈康奕清醒了不少,步伐也沉稳了很多,转头低眸看向林雨霏,怒斥道:“滚,不要你管……”

离去的身影是那般的坚决,他躺回床上,林雨霏默默地下楼,亲自给他煮了醒酒汤,浑身都困乏得厉害,但却不得不坚持。

端着醒酒汤上来时,本以为陈康奕已经昏沉睡去,但却未料想到,他又去洗手间呕吐了,这一次倒是比先前要好些了。

他摇摇晃晃的从洗手间出来时,林雨霏赶紧上前搀扶,“喝点醒酒汤吧!”

“你烦不烦?”陈康奕忽然转头大声怒斥着她,眉头紧皱,“我就想问你,你到底烦不烦?”

林雨霏委屈的看着他,眸底暗涌渐起,“我怎么了?”

“怎么了?”陈康奕的脸上忽然扬起了讽刺的笑容,大概是因为喝酒的缘故,眼神格外的迷离,“你怎么了?这句话应该你问问你自己吧?别那么不要脸可以吗?”

“我不要脸?”林雨霏顿时紧张,以为是他知道了她和秦慕抉之间的事情,声音有些心虚,“我哪不要脸了?”

“能不能别装?你不觉得你这个样子真的很恶心吗?”陈康奕薄唇微启,目光带着狠意,“我都不想看到你。”

“你别这样,好吗?”林雨霏伸手触碰他,企图安抚他的情绪。

但却未曾料想,男人忽然一巴掌甩到了她的脸上,好在他喝醉了酒,力道不是很大,林雨霏只是感觉一点疼,可心却瞬间泛起了凉意。

“不识好歹的女人,你别碰我,碰到你,我都觉得浑身恶心。”陈康奕因为过度愤怒的缘故,微微扬起的唇角在止不住的颤抖着。

“康奕,你别这样……我们别吵架好不好?”林雨霏哀求。

第6章 不该娶你

“滚,你给我滚……”陈康奕忽然一把拽过林雨霏纤细的手腕,摇摇晃晃的将林雨霏往大门的方向拖,而后将她推了出去,“别进来!”

林雨霏被他推搡之后,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身体碰撞地面时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我这一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娶了你,林雨霏!”

砰。

剧烈的关门声隔绝了一切,门外安静得只有林雨霏压抑的呼吸声。

到底是为何,他们会走到这般境地?

走廊的灯洒下清冷的光线,大雨还在持续下着,雨滴敲击窗户时发出了清晰的声音,如同落到了林雨霏的心里去,凌乱,久久无法停息。

蹲在地上,将头深埋膝盖,她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不小心就会惊扰到里头的陈康奕。

她处处都为这个男人着想,而他却一直都当她是生命中可有可无的人。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她才起身去客房休息,昏沉睡去之前,天边泛起了吐鱼肚的白光,清晨已经悄然来临。

接近傍晚时分才醒来,睁开双眸,刺眼的光线让她双眸微微泛疼,紧紧地皱着眉头,看向时钟时,瞬间被吓得彻底清醒了。

真是睡到昏天地暗了。

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担忧陈康奕,不知道他是否好些了?

一觉醒来之后,断然已经忘记昨晚丈夫对自己粗暴的模样,猛然起身,旋开客房的大门,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到房门前。

顿时深感紧张,最后倒吸了一口气,将手旋上门把,轻轻地拧开。

果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陈康奕并没有在房里。

有一股强烈的失落涌上心头,林雨霏关上门,缓缓地走进去,打开电脑,习惯性的打开每天都看的新闻网站,没有认真看,而后起身去洗手间洗漱。

回来的时候,无意间瞥了一下头条,顿时被上面的照片吓懵了。

摁在电脑上的手忽然微微一颤,波澜在心头一阵又一阵的泛起。

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内容是新产品发布会很成功的消息,上面还附有一张陈康奕和他的秘书张晓月激动的激吻照片。

如此明目张胆,如此毫不遮掩。

一直都听闻陈康奕和张晓月之间有暧昧关系,但是林雨霏知道他们可能是地下情,可如今在公共场合激吻,让她这个正牌妻子的脸往哪搁呢?

表面看起来很平静的林雨霏,内心却感觉有千万层海浪一同翻滚而来,那种汹涌澎湃的阵势几乎要将她完全给覆盖了。

压抑。

这个男人对她已经毫无半点感情,他们的婚姻其实早已走到了尽头,是林雨霏一直在默默的维持着这段本该结束的感情,本来还存在一点挽回的信心的,如今连信念都已经荡然无存了。

“笃笃——”

敲门声突兀的响起。

林雨霏回神,立刻起身去开门,一打开门就看到了陈康奕母亲那张阴沉的脸。

不等她开口,对方数落的话就砸了下来,“你怎么回事啊你?都睡了一天了,还不起来?你看有哪个人家的媳妇跟你一个德行的?真是不像话……”

第7章 又来训斥

婆婆不满的眼神落入林雨霏的眼底,她除了连声致歉之外,别无他法,“对不起,妈,因为康奕昨晚喝醉了,我照顾他很长时间,所以昨晚根本就……”

林雨霏的话都还没有说完,陈母就抢先了一步,“简直不像话,你别总拿康奕做借口行吗?你要是真的能管得住他,他还会总是往外面跑吗?”

说再多,其实都是林雨霏的错。

听到陈母愤然的话语,想到刚才看到的照片,林雨霏的眼眶微红。

陈母训斥,“我不过是说你两句而已,你委屈什么?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吗?你要是真的管得住他,还会总是出现这样的情况吗?”

林雨霏一个劲的在抽泣着,模糊的双眸一直看向在落数自己的陈母。

全世界都觉得她错了,可是她到底错在哪了?

她为了陈康奕付出那么多,牺牲了那么多,换来的却是这般待遇。

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坚持些什么。

丈夫都已经光明正大的出轨了,而她却还在出卖自己的身体,只为守护他的事业和前程。

想想都觉得可笑。

“雨霏,不是我说你,而是有时候你真的应该好好的反省一下你自己,好好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像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吗?”陈母单手落在另一只手的链子上,来回抚摸着,神色淡漠,“算了,我也不想再说你什么,你好自为之。”

话落,她人迈步下了楼,完全不给林雨霏开口的机会。

林雨霏也不愿再多说些什么,她也不想继续待在这个地方。

多一分钟都感觉会压抑而死。

她连衣裳都不想换了,继陈母之后仓促的朝着楼下走去。

出门之后,她开车一路离开陈家,街上车流汹涌,她的眼泪不断的溢出眼眶,等红绿灯的时候,直接趴在了方向盘上。

殊不知旁边的车里,秦慕抉碰巧去开会需要经过此地,他将这一幕尽揽眼底,豪车里的身形忽然微微一顿,眸底暗涌渐起。

林雨霏的哭声,绝望而崩溃,隔着车窗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秦慕抉抓着平板的手越来越紧。

平板的屏幕上显示着陈康奕搂着张晓月激吻的新闻。

转头再去看向林雨霏时,她已经将车驶了出去,速度飙得极快,秦慕抉眉心紧皱,略带疲倦的面容有些许担忧。

“跟着前面那辆白色的车。”

“秦总,不是去开会吗?”

“不去了。”

白色的车在闹市中转了一圈又一圈,似乎并没有目的地。司机有些犹豫的看着秦慕抉,不确定要不要继续追下去。

然而秦慕抉只是抿唇看着前面的车,脸色阴沉,不发一言。

又开了片刻,前面的车终于转弯进了另一条街道。

这条街道是市内有名的酒吧一条街,现在虽然还没到晚上,大部分酒吧没开门,但是也有少数酒吧开门迎客。

亲眼看着林雨霏从车上下来进了酒吧,秦慕抉脸色沉了几分,正准备下车追过去,却听到前面的司机开口道:“秦总,好像不止咱们跟着这辆车。”

第8章 你们谁敢

秦慕抉抬头,眼神一暗。

司机指着前面一辆银灰色的奥迪道:“刚刚在市区,我就看到了这辆奥迪。”秦慕抉微微皱眉,现在还没到晚上,来酒吧的人本来就不多,更何况还是跟在林雨霏后面出现,怎么可能这么巧合?

思索间,银色的奥迪上已经下来了几个混混模样的人,向着酒吧走去。

酒吧内,林雨霏挑了角落的位置坐下来,神色中难掩疲倦。

侍应生走过来,礼貌的问道:“这位小姐,请问你要点点什么?”

林雨霏的眼中的落寞转瞬即逝,勾唇一笑道:“我要你们这里最烈的酒。”

侍应礼貌应下便离开了,马上,酒就送了过来。

此时酒吧内人少,音乐缓慢而低沉,倒有几分颓靡的氛围。林雨霏垂眸看了一眼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荒凉一笑。

戒指是莲花的形状,正中嵌着一枚小小的钻石。如今看来这枚钻戒未免太过不起眼了,但是这却是三年前的陈康奕投资公司后,用最后的钱买的。

她始终记得那天陈康奕的模样,他的笑容尚且带着几分宠溺,他说:“老婆,等公司的运作稳定了,我一定给你换更大更好的钻戒。”

三年前,陈康奕亲手为她带上这枚戒指时,还是满心欢喜的,她也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可是三年后,公司上市了,陈康奕也成了人人钦羡的陈总,他却忘了当年的话。

呵,只怕他买钻戒,也不再是给她了。想到新闻上的那张照片,林雨霏只觉得心痛如绞。

透明的液体从喉间灌下,热辣的味道将林雨霏呛出眼泪来。

陈康奕,你既然放弃了,我又在坚持什么呢?从20岁以后,我对未来的的期许就只有你,我又该怎么放弃?

一杯又一杯的酒被灌下,林雨霏的意识已经有些朦胧。

“美女,一起玩玩怎么样?”一个痞痞的声音传来,林雨霏抬眸,就见几个混混模样的人已经站在面前。

林雨霏皱眉:“我不认识你们。”

几个混混对视一眼,哄笑出声:“这种事情就是要不认识才够刺激。”说着,为首的穿红衣服的男子已经伸手要拉林雨霏。

“滚啊。”林雨霏抬手一甩,桌子上酒瓶都散落在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一旁的侍应生闻声走了过来,却被几个混混瞪了回去:“看什么看,没见过一起玩的!”

侍应生也不再多问,毕竟这样的事情在酒吧实在太常见。

红衣的混混脸色一沉,冷笑道:“像你这样的一人来酒吧买醉的,不就是等男人,又装什么纯!”

林雨霏只觉得头疼得厉害,也不想再和眼前的人纠缠,拿起包包就准备离开。

只是她才站起来,却被一个混混一推,脚步不稳便向地上倒去,慌乱之中,林雨霏的手压到地上的酒瓶碎片之上,钻心的疼痛让她暂时清醒了一些。

她一只手伸进包内,冷声道:“我不认识你们,你们再不离开我就报警了。”

契约老公狂爱妻 主角: 林雨霏, 秦慕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28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