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星光如云 主角: 景如云, 傅白城

重生之星光如云 主角: 景如云, 傅白城

第1章 遭遇背叛

夜正浓,月色如水。

景兰烦躁的看了眼墙上的钟,平日这个时间段她早就进入梦乡了,可这会儿却一点也不困,甚至很清醒,房间里是死一般的凝滞。

她才动了动手指,就被殷盛南抓住,他惶恐的说:“阿兰,你听我解释!”

景兰如避蛇蝎一样甩开他的手:“解释什么?”

殷盛南动作一顿:“我……”

“你什么?”景兰嫌弃的看了眼瑟缩在沙发一角满脸惊恐的女人,面无表情的说:“你当我是傻子?你想跟我说什么,说你和这个女人是清白的,你们只是讨论剧本然后讨论到床上去了?殷盛南,你做过的那些事情我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说而已,但你不要得寸进尺了!”

景兰站起身,声音里听不出情绪:“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听,这是我的房子,请你们出去!”

听到景兰要跟自己划清界限,殷盛南立马急了,站起身就要抱住景兰:“阿兰,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是一时鬼迷心窍,我还是爱你的,你要相信我……”

“殷盛南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你能让我看的起你一回吗!”

景兰避开殷盛南,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朝他砸过去,她气的呼吸急促,原本还只是失望,现在更多的是气愤,看着这个曾经和自己亲密无间的男人,她百感交集,但只是一瞬间就被满满的恨意所取代!

她为这个男人付出了所有,几乎全无保留,从二十三岁到三十八岁,她放弃自己蒸蒸日上的事业,带着在娱乐圈打拼下来的所有人脉资本投入他小小的工作室里,整整十五年,她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刚开始的那几年常常会遭人欺辱,为了他她全都忍了下来。

后来,工作室要做大需要资金,为此她到处接戏,只要能赚钱什么角色她都可以演,换来的报酬也全部塞给了他,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钱,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是现在呢?

工作室变成了上市的大公司,她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本以为接下来就是两个人的幸福时光,可他竟然学会了在外面养女人!

娱乐圈本身就是个大染缸,她知道,四十的男人一枝花,可四十的女人却是豆腐渣,她已经不年轻了,不想跟那些个小孩子争风吃醋,所以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为只要两个人好好的就行。

只不过她越是这样对方就越发得寸进尺,不仅迷得殷盛南将她带回家,甚至还盯上了她辛辛苦苦奋斗几十年的事业!

她怎么能不恨!

她简直恨不得杀了眼前这对男女!

“兰姐……兰姐……”大概是景兰的眼神太凶狠,缩在沙发的唐欣欣气若游丝的说:“兰姐,对不起,我是真的喜欢殷大哥……”

景兰厌烦的皱起眉头:“你给我闭嘴,别逼我毁了你!”

景兰十六岁出道,中间换了一家公司,到如今在娱乐圈也算是有二十几年资历的老一辈,更何况她和殷盛南自己的娱乐公司也算是业界笼头,要封杀唐欣欣这么个新人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

唐欣欣颤抖着哭出声音,从沙发上趴下来抱住景兰的腿抽噎道:“兰姐,兰姐我对不起你……我想跟殷大哥保持距离的,可是、可是我忍不住,我那么喜欢他,上次拍电影我们那么长时间一直在一起,我没忍住……”

景兰眼眶红了,一脚将唐欣欣踹开骂道:“你说你贱不贱啊你,你喜欢他什么,一个老男人,他的年纪都可以做你爸你知不知道啊!”景兰说着,自己的眼泪竟也掉了出来,胡乱的摸了把脸说:“你喜欢他是吧,行!我不要了,送给你!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我不管了!”

“阿兰!”殷盛南满目震惊的望着景兰,被她一把拽住道:“殷盛南,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咱俩恩断义绝!明天找个律师过来,公司有我多少股份给我一点点算清楚了,以后在这圈子里别让我再碰见你,否则,见一次我骂你一次!”

殷盛南听景兰说起这话题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立马跳了起来,挣扎着伸出手就要抓她:“不!阿兰,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我们有话好好说,你不要这样!”

景兰拿起遥控器就砸过去,冰冷的声音说:“看吧,你在乎的永远都是钱!别的不说了,我没那个度量一再容忍你,我们好聚好散,另外,我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股份拿回来之后我就出国去呆一阵子,你们该怎么浓情蜜意都好,只有不恶心到我就行!”

殷盛南躲避不及被遥控器砸中脑袋,他有一瞬间懵了:“阿兰,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们不可能了,殷盛南!”景兰说着走到了落地窗前,窗外星光璀璨,她早已无心欣赏:“我最后说一遍,这里是我家,请你们现在马上离开,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殷盛南看了眼唐欣欣,他显然受景兰这番话打击颇深,这个男人别的不行野心却很大,如果景兰撤资拿出股份,那么他的公司立马就会倒闭!

唐欣欣看出了殷盛南眼睛里的绝狠,她打了个冷颤,表情逐渐染上惊慌。

“兰姐、兰姐……”唐欣欣一个前扑抱住了景兰的腿,挂着满脸的眼泪鼻涕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兰姐你也知道公司对殷大哥来说有多么重要,我求你不要这样对他,你要恨的话就恨我吧,都怪我不好……你要和他分手可以,但他爱的还是你啊!”

“啧,还真是情深意重啊!”当下定决心和殷盛南分开之后,景兰心里募得一轻,已经不会再为他们的事情而烦躁了,她抬起唐欣欣的下巴,看着她精致的妆容被眼泪氤氲了满脸,冷笑道:“恨你?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恨你,从今往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至于殷盛南的公司又关我什么事?”

景兰看着殷盛南道:“也是我傻,跟你了十几年,你从来没给过我承诺,我们连结婚证都没有,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事业有成的时候就把我推开,呵呵,我还真是傻啊。”她眯着眼似乎看到了二十来岁的自己,年轻漂亮有资本,那时候的殷盛南还只是一个毫无资历的经纪人,那时候他就对自己十分关心,大概也是有原因的吧。

正因为沉浸在了那一点点小小的好处里,自己就背着巨额的违约金跳槽到了他新开的工作室里,然后呢……十几年如一日的工作着,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景兰回过神的时候殷盛南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她皱了皱眉,正要开口,突然感觉肩膀上被人狠狠推了一下。

“你……”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原本关着的落地窗不知何时被打开,景兰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往下坠落。

抓住扶手的动作慢了一秒,景兰瞳孔募然放大,只觉得从头到脚一阵冰冷,呼啸的风声掩盖了所有的声音……

下一瞬,便是无边的疼痛长伴黑暗。

……

第2章 死亡和新生

像是睡了千万年那么久,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酸痛,景兰动了动手指,脑子里嗡嗡的不知道再吵些什么,无尽的黑暗似乎要将她淹没,但总会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拉回,如坠迷雾般沉浮、跌宕、挣扎……

意识猛地被拉回,景兰挣扎着醒了过来,费了些力气才从床上坐起来,眼前的场景很陌生,但又似乎很熟悉,她疑惑了,这个时候自己不应该在医院吗,怎么会在这个房间?

还真是命大呢,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还能不死……

不!不对!

景兰扶着墙壁站起身的瞬间,看到了对面衣柜宽衣镜里的人——一个陌生的年轻的少女正看着自己。

对方惊诧的微微睁大眼睛,睫毛又长又浓密,苍白的脸颤抖的身体,看起来随时要跌倒。

景兰一惊,抬起手摸上自己的脸,镜子里的少女和自己的动作完全同步!

在景兰明白这是自己的一瞬间,脑袋突然一阵嗡嗡作响,一个个陌生的声音不断响起,她抱着头呻吟一声,痛的呼吸越见急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竟然用假唱欺骗观众,太不要脸了!

——就是,像她这种人还想在娱乐圈混,也不看看自己那副德行,趁早哪来的回哪去吧!

周围一堆人混在一起,嘈杂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渐渐地天地都开始剧烈晃动起来,灯光快速的变换着各种颜色,晃得人眼睛发晕。

眼前忽然出现一个秃顶男人,他拿着一杯满满的酒朝这边笑,一副暧昧的模样:“不给面子了是不是?来,把这杯酒干了……其他的话都好说不是……”

脑内的场景飞快转换,然后是一个有些熟悉的房间,眼前能看到的只有一瓶药,一杯水,以及忽然涌上心头满满的不甘和恨意……

——这明明是一段记忆!这是谁的记忆?

等景兰彻底清醒的时候,一切也尘埃落定,在床头的桌子上找到那一瓶用掉了大半的安眠药后,她终于真正接受自己死亡后又重生这个事实了。

梳理着脑海里的记忆,景兰感慨万分。

景如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受无名叔叔的赞助能够读书,并考上了电影学院,现在不过是一个三流小明星,因为不肯接受潜规则一直是个小透明,前段时间公司将她和另外两个女孩安排成一个组合,刚出道不久,景如云就被传出假唱的绯闻,一向内向的她倍受打击,竟然想到了轻生。

然而景如云死了,景兰却活了过来。

还真是造化弄人!

安眠药的副作用导致景兰现在全身酸软无力,她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眼前的画面是自己被推下楼时那一男一女扭曲的脸。

外面天已经大亮,景兰摸出床头的手机搜索最新的娱乐新闻,心渐渐的沉入谷底。

六月十三号的头条新闻竟然是《娱乐圈一姐深夜坠楼身亡,法医称死者疑似梦游!》?

手机被狠狠砸到墙上立马报废,惨白的墙壁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好一个殷盛南!好一个唐欣欣!

不仅害死了她,还将这一切当成是一个事故,就想如此粉饰太平吗!真是好样的!

景兰黑亮的眼睛微微眯着,长长的睫毛扇子般遮了下来,遮住了淡漠的眼神。

既然大家都认为景兰已经死了,那就这样认为吧,以后她就是景如云!

景兰想,即便再用几十年的时间,她也势必要踏上娱乐圈的顶峰,将那两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绳之以法,将以前失去的东西一一讨回来!

第3章 上节目

景如云已经在后台站了半个小时了,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每个脸上都带着完美的笑容,前面演播厅随时会传来观众们大笑的声音以及主持人隐约的调侃。

“宋导,少女组合还有一个成员没到。”化妆师在站在女导播处压低声音说。

“还有谁没到?”宋念面色不变的问,眼角余光扫过另外两个组合成员,一个在玩手机一个站着发呆,完全没有一点团队合作的样子,早就听说这少女组合内部不和,看来是真的了。

景如云看了眼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玩手机的秦玲,根据脑海里的记忆,还没到的那个应该是夏珺雅了。

“是夏珺雅,她正在来的路上。”见秦玲完全没有理会的样子,景如云淡然回答。

宋念点了点头:“十分钟后到你们上场。”

景如云应了声,拿起早就安排好的剧本又看了一遍,秦玲哼了一声,还没走远的宋念听到皱了皱眉,鬼使神差的又回头看了眼低垂着头站在角落的景如云。

纯黑色的披肩长发,灵动黑亮的眼瞳,话语中淡淡的温和和嘴角恰到好处的笑意,这个女孩,如果能适应圈里环境的话一定会火的,她有预感。

可是,宋念摇了摇头,安排少女组合上节目之前她也看过关于这三个人的报道,这个名叫景如云的女孩还是太年轻,不懂得变通,即便是被说假唱又如何,娱乐圈这种地方,真的可以说成假的,假的也可以说成真的,何必太较真。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最后两分钟夏珺雅终于赶来了,化妆师忙赶过来给她补妆,宋念依旧没什么表情道:“其他两个人都已经到了,大家都在等你一个,为什么不能早点出门。”

夏珺雅脸色有些难看,她昨天玩的有点晚了,早上闹钟响的时候根本就没听到,正要开口解释,被宋念打断:“好了,该你们上场了。”说着,转身在前面带路。

秦玲收起手机走到夏珺雅身边小声说着什么,完全看不出她刚刚还十分不屑的样子,景如云低下头跟在宋念身后,齐刘海遮住了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娱乐圈,永远都会是这个样子,没有黑与白,所有的东西都是虚假,从新人一步步走上最高峰的那个位置,到底经历过什么,只有自己知道。

如今,到了这个身体里,她依然会坚定的走下去,因为她有绝不能后退的原因!

苹果台的娱乐节目收视率极高,请到的嘉宾不乏一些一线大腕,对于那些二线明星来说是很好的上位机会,景如云他们会参加这个节目是因为上个月少女组合刚刚出了一张新专辑,公司想好好宣传一番,就给节目组砸钱塞了她们进来。

其实此时节目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他们上场就是跟本期的特邀嘉宾做个小互动,然后宣传一下专辑,在把主打曲拿出来唱唱而已。

“接下来,就有请我们的三位美女上场!”主持人欢快的声音带动观众的气氛,灯光投射过来的时候景如云条件反射的勾起嘴角,步伐也变得优雅,这条星光之路,终于重新开始了!

她们上台之后先和主持人打招呼,然后快速的和其他明星们问好,最后是面对观众的自我介绍,景如云微笑着和观众们挥了挥手,淡然的站到了最角落,夏珺雅和秦玲则想法设法的和那些明星们套近乎,主持人好几次介绍的话都被他们打断,气氛有些诡异。

第4章 改变

上台之后先和主持人打招呼,然后快速的和其他明星们问好,最后是面对观众的自我介绍,景如云微笑着和观众们挥了挥手,淡然的站到了最角落,夏珺雅和秦玲则想法设法的和那些明星们套近乎,主持人好几次介绍的话都被他们打断,气氛有些诡异。

景如云站在一边看的差点要笑出声来,先不说别的,她们是一个组合,秦玲和夏珺雅挽着手明显是把她隔离在外的,这行为也太天真了,没准明天娱乐报上的一角就会传出“少女组合内部不和”的绯闻,至于内容是褒是贬,都要看娱记们的心情。

再者,苹果台的综艺节目影响巨大,几乎全国人都会关注,她们两个如此光明正大的抢主持人台词,难道就不怕被所有节目封杀吗!?

更何况想跟大腕们拉关系也得看看时机,不论是谁,成名了总会有一些傲气,除非你想被潜规则,否则人家根本不会理会那种没有能力的小角色,身边带个花瓶只会拉低自己的档次!

节目的顺序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整场下来景如云时候总保持这微笑,也只说了几句话,在观众眼中存在感极低,但在主持人和其他明星看来却并非如此。

不同于组合另外两个女孩的活泼,景如云很安静,但却从不出错,就算两外两个女孩刻意刁难,她也能轻松的把话题带回到节目上来,最难得的是她嘴角完美无缺的笑容,不骄不躁,温温和和,似乎一切的不良因素都不能影响到她,节奏全在她的掌握中一样!

景如云自然能够注意到有人在打量自己,但她装作没有发现,无聊的坐在一边当着自己的绿叶。

第三轮抽签游戏输的要给予惩罚,本来就安排好的,让秦玲出错,然后她们就可以唱歌了,当然,出错的人首先唱一轮后副歌部分才是三个人合唱。

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秦玲在她们三个人中唱歌最好,但景如云早就猜到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所以在她抽到那张错误的纸条时,一点也不觉得吃惊。

除了其他不明所以的嘉宾外,主持人和后台的宋念脸色都僵了僵。

她们没想到夏珺雅和秦玲竟然这么大胆,不配合剧本来演也就罢了,如果少女组合不想继续随时解散都行,但让传出假唱流言的景如云去唱歌不是要把她们节目也搞砸了吗!

景如云勾了勾唇角,这两个人真是太愚蠢了,娱乐圈不是可以任性的地方,她们这次下台后绝对完了!

主持人也只是怔愣了一瞬,很快恢复如常,对台下的观众道:“我们的如云真是个文静的女孩子啊,相信大家都迫不及待想听听她的歌声了吧!”她看了眼景如云道:“那么大家就鼓掌欢迎我们的景如云给大家带来这首动听的歌曲——《初见》!”

景如云微笑的接过话筒,不慌不忙的走到舞台中间,其他人缓缓退下,让柔和了的暗色光影打在她一人身上,音乐响起,她缓缓的垂下眼,因为镜头的拉近,长长的睫毛垂下,划过优美的弧度,在眼睑上打出一个隐形。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观众都下意识的将呼吸放轻,主持人趁机回头望了眼编导宋念,却发现她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主持人松了口气。

前奏即将结束,景如云深吸口气,抬起了眼睛,对着镜头露出一个羞涩的温和的单纯的笑容,然后缓缓开口:“第一次遇见你,天空很阴沉,像是要下一场大雪,我望着你,铭记于心……”

在网上看到景如云被怀疑假唱的时候,她就试过自己的嗓子了,如果这个身体主人真的假唱,那么她肯定第一时间主动退出歌坛然后去混演艺圈,但结果却并非那么糟糕,景如云的声线很棒,假唱应该只是有心人刻意刁难她,所以她就一点都不担心了。

“空空的胸膛,空空的痛,想要寻找,却不知丢失了什么……你回首浅笑间……”一遍结束,副歌的部分夏珺雅和秦玲也站了出来,灯光分散到三个人身上,但不可否认的是,所有人的目光仍焦距在中间景如云的身上!

台下的宋念朝主持人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的点点头。

“浮云沧海,所有的眷恋,是曾浅握的双手。”歌声结束,景如云略带伤感的闭了闭眼,她习惯了演戏,在歌声中加入一些表演的成分是最基本的能力。

观众席上,掌声如潮,也有的人在抹眼泪。

第5章 挑衅

“哇!真是好听的歌,感动的我都要哭了有木有!”主持人脸带感慨拍着手上台,节目不出差错真是太好了,而且看编导的意思,对这个新人很满意啊。

所以接下来最后的几分钟,景如云一直被主持人和其他明星围在中间成了关注的焦点,而夏珺雅和秦玲则被放在了边角。

景如云仍旧宠辱不惊的淡淡笑着,聚光灯下能有多少真实,想长久的呆在舞台中央并非易事。

节目录制完成,景如云和夏珺雅等三人准备到后台卸妆,她们是一个化妆间,景如云走在后面,夏珺雅走进房间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顺手将门关了起来,景如云站在原地摸了摸差点被撞到的鼻子。

这不过是个小插曲,看到的人不多,但从舞台上就注意到景如云,一直观察着她的君玮却看到了,他脚步一顿,看样子像是想朝景如云那里走过去。

君玮身后的经纪人也看到了那一幕,他皱了皱眉提醒道:“和裴氏公司负责人约好的时间快到了,司机已经在等着了。”

君玮停顿了一秒钟,景如云已经推开化妆室的门走了进去,他看着合上的房门转身说:“走吧。”

不骄不躁,即便被欺辱被打击也能够保持不变的微笑,不仅有实力且懂得隐忍,看年纪也不过二十左右,是个有潜力的人。

“你说什么有潜力?”隐约听见君玮的嘀咕,经纪人疑惑道。

“没什么。”君玮随口应了声,走出了影视大楼。

景如云不知道已经有前辈对自己产生好感,卸了妆后她们坐上保姆车回到了公司。

刚到公司,经纪人周哲就迎了上来,他已经知道景如云在节目上的表现,所以这三个长相甜美的女孩走过来时,他第一眼就看向景如云,但他却在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即便不是刻意寻找,景如云在这三个人中间也是最突出的,这种情况以前并不存在,似乎只是一瞬间,她就变了,变得耀眼,变得让周围的人全成了陪衬。

“哼,不过是突然走了狗屎运而已,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想在别人面前黑我,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看到夏珺雅脸上的神色,周哲眉头微微一皱,夏珺雅作为艺人来说还算比较有实力,但在镜头之下还缺少些经验,镜头外她的脾气也要改改。

景如云挑了挑眉看向秦玲,她是不太想和这些小姑娘吵,但不代表就愿意背上些莫须有的罪名:“不好意思,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不要妆模作样,要不是你,宋念那女人怎么会对我有那么大的偏见?”

秦玲听夏珺雅竟然口不择言起来,忙拉了她一把,他们现在站的地方是公司外面的办公区域,坐着的都是一些工作人员,见他们进来也都会偷偷的打量几眼,夏珺雅这么大声的喊出来别人肯定听得到。

景如云笑了笑:“这么说昨天晚上玩得太晚差点错过节目的人不是你喽?”

“你!”

“珺雅够了!你想明天让所有人都知道少女组合不合吗?”周哲站出来说道:“你们跟我进来。”说着,转身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夏珺雅哼了一声,抬脚跟了上去,景如云看了眼秦玲,后者偏过头避开她的眼睛也小跑着跟上。

第6章 解散危机

星辉娱乐旗下艺人很多,但一线明星并不多,周哲在公司也干了不少年,对内部的事情知道的不少,坐下后便沉声道:“如云,你在你们三个人里是最稳重的,公司不想看到一个组合的艺人闹矛盾的事情,我希望你们能认清自己的立场,还有……如果这次你们的作品没有得奖,组合就会被解散。”

“解散就解散,反正这个组合也是名不副实。”夏珺雅插嘴道。

“颁奖典礼是什么时候?”景如云问。

“后天下午。”

“我知道了,我会做好准备的。”景如云说:“但是明天我想请一天假,有点事要做。”

“行,你注意点别出什么事。”周哲看向秦玲:“你的意思呢?”

秦玲顿了顿问:“如果组合解散我们是不是就各自发展了?”她说这话代表组合解散这件事很认同,估计也认为肯定会发生吧。

周哲叹口气,他怎么能不明白这三个少女的意思,说:“以后的发展你们不用担心,公司以后会有安排。”

娱乐圈就是这个样子,景如云淡淡一笑,她看得出一直安安静静的秦玲其实比脾气火爆,骄纵蛮横的夏珺雅更有心机,看着这样的秦玲,她不可抑止的想起了唐欣欣,想起那些伪善的嘴脸。

她怕自己维持不住面部表情变得扭曲,便站起来说:“周哥,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还晴朗的天气,中午却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了,景如云穿着一身低调的黑色长裙,带着墨镜,打了辆出租车来到了郊区的墓园。

司机将车停在墓园外见她看着窗外却不下车,便问道:“小姐,你是没带伞吧,这雨看样子还得下一会儿呢,你要是着急的话我这里有伞,可以借你用?”

景如云像是被他提醒刚回神一样,身体震动了下,而后说道:“不用了。”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初夏的雨天气温还很低,景如云像是没有感觉到下雨一样,步履好不受影响的往里面走去。

走了一段路,听到里面传来一些吵杂的声音,这片地方大概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像是要开记者招待会一样,几架镁光灯在路两边排列,因为下雨,为了不让仪器淋雨,便有专门的人打着伞站在一旁,墓园的另一个入口停了不少保姆车和私家车,陆续有人手里拿着白菊打着黑色的雨伞过来,而且还有不少熟人。

景如云冷笑一声,没想到殷盛南竟然会给自己安排这么大的葬礼,甚至还有记者们在全程采访,呵,还真是煞费苦心呢!

看着两边的记者每当一个人走进就对对方大拍特拍的,景如云又觉得自己的自嘲有点可笑,她无父无母,没有亲人,更没有配偶,虽然在圈子里认识的人很多,但最亲近的也只有殷盛南一个,她能有这么盛大的后事还得要感谢他呢。

景如云站在原地,看着一个个生前好友或对手在自己墓碑前沉默,哀痛,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甚至还有人因为她的去世而痛哭不止,景如云很想上去,但脚步却沉重无比,怎么也抬不起来,她站了片刻准备离开,忽然左边传来一阵议论声,她眯着眼睛看过去。

第7章 参加葬礼的人

走在最前头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脸色十分难看,眼睛浮肿,他皱着眉对周围记者的提问一概不理,大步往这边走来,他身后的女人也穿着黑色的短裙,胸前还憋着一朵白色的小花,步履踉跄的跟着他的步伐,紧紧抿着嘴巴,只是时不时的对挤到自己身边的记者露出一个的不怎么好看笑脸。

在看清那两个人的脸时,景如云瞳孔猛地收缩,双手下意识的紧握成全,她呼吸急促,抬起脚就要往那边冲过去。

“殷先生,请问您对景兰的死有什么看法,您和景兰生前关系最为亲密,难道您不知道她有梦游的症状吗?”

“唐小姐,听说此次金像奖的得主应该是景兰的,但在她刚刚去世之后,您就拿到了这个奖项,这幕后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说的秘密呢?”

“唐小姐,据我们调查,您在景兰去世后就一直和殷先生在一起,你们两个是否很久以前就已经纠缠不清了?这和景兰之死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景如云迈出去的脚步猛地顿住,惊讶的看着只顾埋头走路的殷盛南一脚将最后问话的那个记者踹的坐到地上,对方手里的话筒哐啷一声掉在墓碑下的大理石上,发出刺耳的声音,他的动作一下子将周围的人都镇住了,一瞬间,除了淅沥的雨声打在雨伞和地面上嘭嘭的声音外,再听不到其他声响。

“给我收回刚才的话,不论你是谁,不要拿阿兰的死做文章!”殷盛南眼睛里充满血丝,胡子也没有整理,这样瞪着人的样子着实有些恐怖,记者们也觉得自己似乎做的有些过了,都讪讪的住了嘴。

一旁的唐欣欣看着盛怒的殷盛南眼光闪了闪,想跟他说什么,但对方根本没理她,站在景兰墓碑前闭着眼不再说话。

景如云收回脚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幕很好笑,她也确实笑了,只不过她站的远,声音又小,没有人发现。

好一个殷盛南啊!

景如云觉得自己以前竟然没有发现这个男人这么会演戏,这样一来,也不会有人说他对记者动粗,只怕明天的报道对他的描述也是褒义多过贬义,她还真是眼拙,身边一直潜伏着一个演戏绝对在影帝级别的人竟然从来没法察觉,也怪不得她会被害的如此之惨!

虽然殷盛南做出一番痛心疾首的样子,但丝毫不影响娱记们八卦的热情,不能说关于景兰的事,总还有其他的内容,被记者围住的殷盛南并没有呆多久就准备走了,景如云看着他低着头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唐欣欣甚至还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景如云闭着眼,她以为殷盛南走过来的时候她会上去给他一巴掌再踹他一脚,但她却什么也没有做,就这样站着,直到人群都散去,雨也停了。

景如云在墓碑前蹲下,看着照片上熟悉的模样沉默不语,然后将头靠在冰冷的石头上,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打扰,睁开眼睛,眼前站着个青年,景如云皱了皱眉,莫名的觉得这人有些熟悉。

“你和她很熟吗?”意外的,先开口的竟然是对方,景如云愣了愣点头:“嗯,我曾经接受过兰姐的指导。”

她本想说有过一面之缘,但想想自己现在这样子说只见过一面对方也不信,便随便扯了个借口,想来他也不会怀疑。

对方点了点头,似感悟又似怀念的说:“这确实像是她的作风。”

第8章 乔遇其人

这次轮到景如云不明所以了,她确实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和这个男人有过交集,对方似乎没有再开口的打算,过了有一会儿,已经停了的雨又落了下来,而且有越下越大的征兆,青年也没有带伞,景如云提醒他道:“那个,下雨了,你不走吗?”

对方沉默了两秒说:“我看你似乎也没有带伞,我的车在外面,走吧,我送你一程。”

“谢谢。”她认真的说,不管这个人是谁,对方既然是来祭奠自己的,又和那些个趁着机会想上镜的艺人不同,选择在没人打扰的时候出现,算是很有诚意了。

景如云跟在对方身后往外走,拐弯的时候她沉默着回头又看了一眼细雨中静立的石碑。

直到被送回公寓,看到客厅茶几上一本摊开的杂志之后,景如云才猛然想起来这个奇怪的男人是谁!

乔遇,唱歌圈有名的才子,作词编曲全都不在话下,最新专辑蝉联一个月稳坐金曲榜单榜首,圈里有个不成名的规矩,凡是要发专辑的歌星都会自觉地和他发专辑发布时间错开,否则就等着扑街到无人问津吧!

景如云也是以歌星的身份出道,对前辈乔遇十分崇拜和关注,家里买的杂志几乎都有他的身影。

乔遇……将这个名字在心里默默念了几遍,景如云觉得她对这个男人的熟悉感绝对不止是因为以前这具身体的关系,难道前世她也见过乔遇吗,可她前世是在演艺圈发展的,对歌星不是很熟,到底是为什么呢……

第二天,景如云的休假便结束了,中午周哲开着保姆车到公寓门口接他们去参加颁奖,秦玲和夏珺雅一大早就起来化妆打扮,兴奋的不得了,景如云则显得沉稳很多,她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颁奖典礼,以前红毯也走过不少次,更何况她有预感,她们应该没有上台的机会,只要在镜头前意思意思就行了。

保姆车上,周哲从后视镜里看着闭着眼安静养神的景如云目光闪了闪,少女组合不是他唯一带的一个团队,但景如云给他的感觉却比他以往带过的任何一个新人都要成熟的多,他又看了看一旁正在补妆的夏珺雅两人,在心里下了一个在以后改变了他一生的决定。

颁奖典礼果然像景如云想的那样,她们的位置被安排的比较靠后,可见要拿奖是不可能了,令景如云惊讶的是这次入围的还有乔遇的作品,但主持人却遗憾的告诉观众乔遇目前在英国拍摄新专辑的MV,不能赶回来参加颁奖典礼,由他的助理代替他参加。

众人唏嘘不已,最后得奖金曲的人果然是乔遇,景如云看着对方助理上台播放了一段乔遇在英国录制的用来道歉和感谢粉丝的MV,想起昨天带着的大墨镜和当人群离开时才出现的身影,有时间飞跃大半个地球来祭奠自己,却没时间多留一天参加颁奖典礼吗?!

景如云叹了口气,不管对方和前世的自己有什么交集,但现在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她如今已是景如云。

颁奖典礼完毕是个小聚会,供大家吃喝消遣的,只是景如云他们三个却没有时间享受了,典礼一结束就被周哲带回了公司,他们这次的主打曲只获得了个提名,没有拿奖,所以组合就要解散。

重生之星光如云 主角: 景如云, 傅白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35 Second.